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历代笔记小说017《兵壘》(明)尹賓商 著

历代笔记小说017《兵壘》(明)尹賓商 著.doc

历代笔记小说017《兵壘》(明)尹賓商 著

whiteflog001
2018-09-10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历代笔记小说017《兵壘》(明)尹賓商 著doc》,可适用于语言、文化领域

兵壘  (明)尹賓商著  〈兵壘提要〉  《兵壘》七卷明尹賓商撰。賓商字于皇一字亦庚號白毫子漢陽人。晚更名商今世傳《武書大全》題「尹商編」者蓋亦賓商所纂也。嘗以恩貢授屯留知縣調祁縣忤上官罷。是書統以三十六字言兵曰:「聲」、「煦」、「整」、「先」、「迅」、「羸」、「佯」、「乘」、「靜」、「集」、「因」、「突」、「捭」、「誑」、「肄」、「信」、「必」、「鎭」、「異」、「持」、「誅」、「制」、「變」、「襲」、「合」、「待」、「獨」、「譎」、「紆」、「果」、「分」、「扼」、「寡」、「疑」、「託」、「微」。字下俱有小序申述大意次引史事以證之。小序多採前人論兵之語雖乏獨見庶無橫發空論之弊。所引史事大抵摘自諸經、史、子之文皆有所據且按時序條次頗便披覽。序云:「是編出而胡文忠公《讀史兵畧》之價值減矣。」信非諛辭也。惟述武侯事既據正史本傳復引小說之文真偽相摻殊失蕪雜。「必」下引崔盰破諸蕃事「扼」下載道宗答秦王語皆與所論無涉。雖然其體例之嚴、去取之當究為明人兵家之佳者也。尋以公私書目是書獨見載於《湖北通志》蓋書成於晚明荒亂之際未得廣傳歟?考賓商所撰輯者尚有《武書大全》三十一卷、《閫外春秋》三十二卷亦可謂富於著述矣言兵者勿以遊士撰述目之也。  著錄  《湖北通志.藝文志》:「《兵雷記》明尹賓商撰(《漢川志》)。賓商字亦庚一字于皇漢川人。以恩貢授屯留知縣調祁縣忤上官罷。有雋才喜談兵。京山李維槓序其書。」  顯之  ●目錄  序  〔卷一〕  〈聲〉八則  〈煦〉七則  〈整〉六則  〈先〉七則  〈迅〉七則  〈羸〉七則  〈佯〉十一則  〔卷二〕  〈乘〉十二則  〈靜〉十則  〈集〉六則  〈因〉十則  〈突〉九則  〈捭〉十一則  〔卷三〕  〈誑〉十二則  〈肄〉七則  〈信〉八則  〈必〉七則  〈鎮〉十二則  〈異〉十則  〈持〉七則  〔卷四〕  〈誅〉十八則  〈制〉十則  〈變〉十則  〔卷五〕  〈襲〉十則  〈合〉七則  〈待〉十則  〈獨〉九則  〈譎〉十一則  〈紆〉八則  〔卷六〕  〈果〉八則  〈分〉九則  〈扼〉十則  〈寡〉十則  〈疑〉十四則  〈託〉七則  〔卷七〕  〈微〉十二則  點校凡例  ●兵壘序  雲林主人者(雲林方君幼讀書處自稱為雲林主人)余交以義天香花塢主人者(天香花塢劉君別墅嘗自謂天香花塢主人)余交以神。二主人皆好譚兵接客嘗留學古扶」據正。  〔四十〕「刀」《周書.耿豪傳》作「刃」據正。  〔四十一〕《周書.耿豪傳》「前」下有「者」字今據補。  〔四十二〕《周書.耿豪傳》「若」下有「不」字今據補。  〔四十三〕「楊干」乃「揚干」之訛據《唐太宗李衛公問對》正。  〔四十四〕「來」《通鑑》卷二百三十七作「求」據正。  〈譎〉十二則  忠信薄而後有禮道德廢而後有刑仁義衰而後有兵。兵以正出而譎用之求勝而已。晉文公譎而不正而裒然五霸之雄也。兄齊桓而弟秦穆諸侯王稱最勝焉何必正哉!攷得  段熲為遼東屬國尉時鮮卑犯塞熲即率所領馳赴之。既而恐賊驚去乃使驛騎詐賫璽書召熲〔熲〕於道偽退〔四十五〕潛於還路設伏。虜以為信然乃遣人追熲。熲因大縱兵悉斬獲之。  孔明伐魏國圍夏侯楙於南安。南安西連天水北接安定孔明使其腹心裴緒詐為魏將至安定郡謂太守崔諒曰:「南安圍急特取安定救兵。」貼肉取出文書(汙)〔汗〕皆濕透〔四十六〕不可辯真偽。崔諒起兵離城四、五十里孔明伏兵前後截擊崔諒領百十人從間道逃回。時魏延先期伏安定城側已詐取安定城。  賈逵除澠池令時高幹之反張琰將舉兵以應之。逵不知其謀往見琰。聞變起欲還恐見執乃為琰畫計如與同謀者琰信之。時縣寄治蠡城城塹不固逵從琰求兵脩城。諸欲為亂者皆不隱其謀故逵得盡誅之。遂修城拒琰琰敗。  曹操征關中進軍渡渭。馬超、韓遂數請戰不許因請割地求送任子。賈詡以為可偽許之。操復問計詡曰:「離之而已。」操曰:「解。」韓遂請與操相見操遂交馬語移時不及軍事但說京師故舊拊手歡笑。既罷超等問遂:「曹公何言?」遂曰:「無所言也。」超等疑之。他日操又與遂書多所點竄如遂改定者。超等愈疑自是超、遂搆隙。公乃克日會戰先以輕兵挑之。戰良久乃縱驍騎夾擊大破之遂、超等奔涼州。  六朝(廋)〔庾〕域字司大〔四十七〕少沈靜有名鄉曲為華陽太守。時魏軍攻圍南鄭州中糧少恐眾心潰亂有空倉數十所域手自封題指示將士曰:「此中粟皆滿足支二年但努力堅守。」眾心以安。  馬隆為平虜護軍、西平太守將所領精兵又給牙門一軍屯據西平。時南虜成奚每為邊患隆至帥軍討之。虜據險距守隆令軍士皆負農器若將田者。虜以隆無征討意御眾稍怠隆因進兵擊破之。  趙麻秋攻(抱)〔枹〕罕〔四十八〕晉(昌)〔陽〕太守郎坦欲棄外城〔四十九〕太守張(俊)〔悛〕曰〔五十〕:「棄外城則動眾心大事去矣。」固守大城。秋率眾八萬圍塹數重雲梯地突百道皆進。城中禦之秋眾死傷數萬。張重華以謝艾為軍師將軍率步騎三萬進軍臨河秋率眾距之。艾乘軺車冠白幍鳴鼓而行。秋望而怒曰:「艾年少書生冠服如此輕我也。」命黑{矛肖}龍驤三千人馳擊之。艾左右大擾。左戰帥李偉勸艾乘馬艾不從乃下車据胡床指麾處分。賊懼以為有伏兵不敢進。張(琄)〔瑁〕自間道引兵截其後〔五十一〕秋軍退。艾乘勝進擊大破之。  唐僖宗在蜀有賊首孫喜聚徒數千攻均州刺史呂曄不知所為。都將馮行襲伏兵江南乘小舟迎喜謂曰:「郡人今得良牧眾心歸矣。但公從卒太多民懼剽掠。若駐軍江北獨與腹心輕騎赴之某請為前導告諭州人無不服者〔矣〕〔五十二〕。」喜從之。既渡江軍吏迎謁伏兵發行襲手擊喜斬之。其黨在江北者悉奔潰詔以襲為刺史。  後周將周法尚初自陳來歸陳將樊猛濟江討之。法尚遣部曲督韓朗詐為背己奔于陳偽告猛曰:「法尚(步)〔部〕兵〔五十三〕不願降北若得君討之必無鬥者當于陣倒戈耳。」猛以為然引師急進。法尚乃佯為畏懼自保於江曲。猛陳兵挑戰法尚先伏輕船於浦中又伏精銳於古村之北自張旗幟逆流拒之。戰數合偽退登岸投古村。猛舍舟逐之法尚又疾走行數里與村北軍合復前擊猛。猛退走赴船既而浦中伏發入猛船取陳旗幟建周旗幟猛大敗。  唐莊宗時李崧為鎮州參軍。魏王繼岌與郭崇韜伐蜀以崧聰明能文章使掌書記。既破蜀劉皇后聽讒陰遣人之蜀教繼岌殺崇韜人情不安欲為變。崧入見繼岌曰:「王何為作此危事?今遠軍五千里不見咫尺之詔而殺大臣動搖人情是召亂也。」繼岌曰:「吾亦悔之奈何?」崧乃召書吏三四人登樓去梯以黃紙作詔書倒用都統印。明(日)〔旦〕〔五十四〕告諭諸軍人心乃定。  宋太宗在定州一旦倉中給軍糧軍士以所給米黑喧嘩紛擾監官懼逃匿。有四卒以黑米見王德用德用曰:「汝從我當自入倉。」乃往召專副問曰:「昨日我不令汝給二分黑米、八分白米乎?」叱從者杖專副。又呼四卒謂曰:「黑米亦公家物不給與汝曹當棄之乎?汝何敢乃爾喧嘩欲求決配乎!」百拜流汗乃捨之倉中肅然。  金立劉豫為齊王岳飛知劉豫結粘沒喝而兀朮惡豫可以間而動。會軍中得兀朮諜者飛陽責之曰:「汝非吾軍人張斌耶?吾先遣汝至齊約誘至四太子(即兀朮也。)汝往不復來。吾繼遣人問齊已許我今冬以會合寇江為名致四太子于清河。汝所持書竟不至何背我耶!」諜冀緩死即詭服。乃作蠟書因謂諜曰:「吾今貸汝。」復遣至齊問舉兵期刲股納書戒勿泄。諜還〔以〕〔五十五〕書示兀朮。兀朮大驚馳白金主於是廢豫之意益決。  校勘記  〔四十五〕《後漢書.皇甫張段列傳》重「熲」字今據補。  〔四十六〕「汙」《三國演義》作「汗」據正。  〔四十七〕「廋域」乃〔庾域〕之訛據《南史.庾域傳》正。又此則為梁時事當與下則「馬隆為破虜護軍、西平太守」條互乙。  〔四十八〕「抱罕」乃「枹罕」之訛據《晉書.張重華傳》正。  〔四十九〕「晉昌」《晉書.張重華傳》作「晉陽」據正。又此則為晉時事當移置「曹操征關中」條後。  〔五十〕「張俊」乃「張浚」之訛據《晉書.張重華傳》正。  〔五十一〕「張涓」《晉書.張重華傳》作「張瑁」據正。  〔五十二〕《資治通鑑》卷二百五十六「者」下有「矣」字今據補。  〔五十三〕「步」《隋書.周法尚傳》作「部」據正。又此則為隋時事當與上則「唐僖宗在蜀」條互乙。  〔五十四〕「日」《新五代史.李崧傳》作「旦」據正。  〔五十五〕《宋史.岳飛傳》「書」上有「示」字今據補。  〈紆〉八則  疾行無善步疾歌無嫋音疾書無勁畫疾噉無餘甘。天下事固有急之而緩緩之而急者不可不察也。緩則其神必閒神閒則其氣必定氣定則其謀必密謀密則其發必銳。此四者全勝之道也。攷得  秦始皇欲取荊李信用二十萬人而敗自馳如(頴)〔頻〕陽見王翦〔五十六〕。翦曰:「非六十萬人不可。」始皇曰:「唯將軍計。」於是王翦將兵六十萬擊荊。荊聞王翦來乃悉國中兵以拒秦。王翦至堅壁而守不肯戰。荊兵數出挑戰終不出。王翦日休士洗浴而善飲食撫循之。久之王翦使人問:「軍中戲乎?」對曰:「方投石超距。」王翦曰:「士卒可用矣。」荊軍數挑戰而秦不出荊軍乃引而東。翦因舉兵追之大破荊軍。至蘄南殺其將軍項燕荊兵大敗。  建武時妖巫維(氾)〔汜〕弟子單臣、傅鎮等復妖言相聚〔五十七〕入原武城行劫自稱將軍於是遣酇侯臧宮將北軍及(梨)〔黎〕陽營數千人圍之〔五十八〕。賊穀食多數攻不下。帝召問方畧東海王對曰:「妖巫相劫勢無久立其中必有悔欲亡者。但外圍急不得走矣。宜小(延)〔挺〕緩〔五十九〕令得逃亡逃亡則一亭長足以擒矣。」帝即勅臧宮撤圍緩賊賊眾分散遂斬臣、鎮等。  曹操既克鄴袁尚、袁熙逃奔遼東有眾數千。時遼東太守公孫康恃遠不服操破鳥桓或說操遂征之尚、熙可擒。操曰:「吾方使康斬送其首不煩兵矣。」操引兵還康果斬尚、熙傳送其首。諸將或問操:「還而斬尚、熙何也?」操曰:「彼素畏尚、熙吾急之則并力緩之則相(圍)〔圖〕〔六十〕其勢然也。」  魏司馬懿征公孫淵賊保襄平懿圍之。會霖潦大水平地數尺。賊恃水樵牧自若諸將欲取之皆不聽。司馬陳(哇)〔珪〕〔六十一〕曰:「昔攻上庸八部並進晝夜不息故一旬之半拔堅城斬孟達。今(達)〔遠〕來而更安緩〔六十二〕愚竊惑焉。」懿曰:「孟達眾少而食支一年吾將士四倍於達而糧不淹月。以一月圖一年安可不速?今賊眾我寡賊饑我飽雨水乃爾功力不設雖當促之亦何所為。但恐賊糧盡而圍(絡)〔落〕未合〔六十三〕掠其牛馬抄其樵採此故驅之走也。夫兵者詭道賊憑眾恃雨故雖饑困安肯束手?當示無能以安之。取小利以驚之非計也。」既而雨止遂合圍。起土山地道矢石雨下晝夜攻而拔之。  吳將諸葛恪圍合淝新城司馬師使鎮東將軍毋丘儉、楊州刺史文鴛等拒之。儉、欽請戰師曰:「恪卷甲深入投兵死地其鋒未易當。且新城小而固攻之未必可拔。」遂令諸將高壘以(敝)〔弊〕〔六十四〕之。相持數月恪攻城力屈死傷大半。師乃令欽督銳卒趨合榆斷其歸路儉帥兵以為後繼。恪懼而遁欽逆擊大破之。  前趙劉曜遣將討羌大酋權渠率眾保險阻曜將游子遠頻敗之。權渠欲降其子伊餘大言於眾中曰:「往劉曜自來猶無若我何。況此偏師自欲降乎!」遂率勁卒五萬人晨壓子遠壘門。左右勸出戰子遠曰:「吾聞伊餘有專諸之勇、慶忌之捷其父新敗怒氣甚盛。且西戎勁悍其鋒不可擬也。不如緩之使氣竭而擊之。」乃堅壁不戰伊餘有驕色。子遠俟其無備夜分誓眾秣馬蓐食晨具甲掃壘而出。遲明設覆而戰擒伊餘盡俘其眾。  晉穆帝時(叚)〔段〕龕據廣固城〔六十五〕。燕諸將請急攻廣固。慕容恪曰:「用兵之勢有緩有急。若彼我勢敵外有強援恐有腹背之患則攻不可不急。若我強彼弱無援于外當羈縻守之以待其斃。兵法十圍五攻正謂此也。段龕兵尚眾未有離心今憑阻堅城上下戮力我盡銳攻之計數旬可拔然殺吾士卒必多矣。自有事中原兵不暫息吾每念之夜而忘寐何輕用其死乎?要在取之不必求功之速也。」於是為高墻深塹以守之。龕樵采路絕人相食面縛出降。  唐太宗討劉武周江夏王道宗從軍。太宗登玉壁城觀賊顧道宗曰:「賊恃其眾來邀我戰汝謂如何?」對曰:「羣賊鋒不可當易以計屈難與力爭。令眾深壁高壘以挫其鋒烏合之眾莫能持久糧運致竭自當離散可不戰而擒。」太宗曰:「汝意見暗與我合。」軍果食盡夜遁追及介(休)〔州〕〔六十六〕一戰敗之。  校勘記  〔五十六〕「頴陽」《史記.白起王翦列傳》作「頻陽」據正。  〔五十七〕「維氾」《後漢書.吳蓋陳臧列傳》作「維汜」據正。  〔五十八〕「梨陽」《後漢書.吳蓋陳臧列傳》作「黎陽」據正。  〔五十九〕「延」《後漢書.吳蓋陳臧列傳》作「挺」據正。  〔六十〕「圍」《三國志.魏書.武帝紀》作「圖」據正。  〔六十一〕「陳哇」《晉書.宣帝紀》作「陳珪」據正。  〔六十二〕「達」《晉書.宣帝紀》作「遠」據正。  〔六十三〕「絡」《晉書.宣帝紀》作「落」據正。  〔六十四〕「敝」《晉書.景帝紀》作「弊」據正。  〔六十五〕「叚龕」乃「段龕」之訛據《晉書.慕容雋載記》正。  〔六十六〕「介休」《舊唐書.宗室列傳》作「介州」據正。  〔《兵壘》卷五終〕  ●兵壘卷六  郢中尹賓商毫翕著    後學黃安劉譽棻、方以南、吳樹芬、周樹藩校勘  〈果〉八則  猛虎之猶豫不如蠭蠆之必螫孟賁之鼠首不如婦孺之橫奔。故曰:需者事之賊也。是以進兵貴果果而勿矜果而勿愎果而勿懈果而勿葸果之為言斷也。斷而敢行鬼神且避之天下無堅敵矣。考得  漢光武西征隗囂至漆諸將多言王師不宜遠入險阻猶豫未決。會召馬援夜至帝大喜具以羣議質之。援因說隗囂將帥有土崩之勢兵進有必破之狀。又於帝前聚米為谷指畫形勢開示眾軍所從道徑往來分析曲折昭然可曉。帝曰:「虜在吾目中矣。」明旦遂進軍至高平第一(地名。)囂眾大潰城邑皆降。  晉劉裕至潼關王鎮惡請帥水軍自河入渭以趨長安裕許之。鎮惡(沂)〔泝〕渭而上〔一〕所乘蒙衝小艦軍士皆在艦內秦人但見艦進驚以為神。至渭橋鎮惡令軍士持仗登岸後者斬。既登即密使人改放舟艦渭水汛急倏忽不見。乃喻士卒曰:「此為長安北門去家萬里舟艦衣糧皆已隨流。戰而利則功名俱顯不利則骸骨不返矣。」乃身先士卒眾騰躍爭進大破秦軍。鎮惡入自平朔門秦王泓出降。  隋軍臨江高熲問薛道衡曰:「今茲大軍江東可克乎?」道衡曰:「克之。嘗聞郭璞有言:『江東分三百年復與中國合。』今此數將周一也主上恭儉勤勞叔寶荒淫驕侈二也國之安危在所寄任。彼以江總為相唯事詩酒三也我有道而大彼無德而小量其甲士不過十萬。西有巫峽東至滄海分之則勢懸而力弱聚之則守此而失彼四也。席卷之勢事在不疑。」熲忻然曰:「得君言成敗之理令人豁然。」  蘇定方率兵討突厥賀魯大雪平地二尺軍中咸請停兵候晴。定方曰:「虜恃雪深謂我不能前進必當憩息追可及。若緩以縱之則漸遠難追。省日兼功在此舉也。」於是勒兵凌雪晝夜兼進。遂至雙河去賀魯所居二百餘里布陣長驅征至金牙山賀魯牙帳所。時賀魯集眾欲獵定方縱兵擊之破其牙帳生擒數萬人。賀魯脫走(拔)〔趣〕石國〔二〕。定方令副將蕭嗣業往石國追賀魯遂擒歸于京師。  梁攻潞州築夾寨會晉王李克用死梁主以為援兵不能來不復設備。晉王存勗與諸將謀曰:「朱溫所憚者先王耳。聞吾新立以為童子未閑軍旅必有驕怠之心。若簡精兵倍道趨之出其不意破之必矣。取威定霸在此一舉不可失也。」乃大閱士卒發(溽)〔晉〕陽軍于黃碾〔三〕伏兵三垂岡。詰旦大霧進兵直抵夾寨。梁軍無斥{土侯}不意晉兵之至將士尚未起軍中驚擾。晉兵燒寨鼓譟而入梁兵大潰失亡將校士卒以萬計。  周以梁士彥持節督晉、絳二州諸軍事後齊主親統六軍圍之獨守孤城外無聲援。賊盡銳攻之樓堞皆盡城雉所存尋仞而已。或短兵相接或交馬出入。士彥謂將士曰:「死在今日吾為爾先!」於是勇烈齊奮呼聲動地無不以一當百。齊師稍却乃令妻妾軍民子女晝夜修城三日而就。帝率師至齊乃解圍。士彥見帝捋帝鬚而泣曰:「臣幾不見陛下。」帝亦為之流涕。帝欲班師士彥叩馬諫曰:「今齊師遁眾心皆動。因其懼也而攻之其勢必舉。」帝從之大軍遂進。及齊平封郕國公。  宋高宗謂宰臣曰:「李寶以一介脫身還朝陛對無一沮懾必能事者。」乃授浙西路馬步〔軍〕副(營)〔總管〕〔四〕令與守臣督海師捍禦。八月次江陰先遣其子公佐謂曰:「汝為潛伺敵動靜虛實毋誤。」公佐受命即與將官邊士寧偕往。寶將啟行軍士爭言西北風力尚勁迎之非利。寶下令敢沮大計者斬。遂發蘇州大洋行三日風甚惡舟散不可收。寶{忄亢}慷顧左右曰:「天以是試李寶耶?寶心為鐵石不變矣。」(酬)〔酹〕酒自誓〔五〕風即止。明日散舟復集。士寧自密州回言公佐已(夾)〔挾〕魏勝得海州〔六〕。寶喜曰:「吾兒不負乃翁矣。」適大風復作海濤如山寶神色不動。風少殺麾兵登岸以劍畫地令曰:「此非復吾境力戰在汝等!」因握槊前行遇敵奮擊將士無不一以當十敵亟引去。勝乃維舟犒士遺辯者四出招納降附聲振山東。勝發至膠西石臼島敵舟已出海口相距僅一山。時北風盛寶禱於石臼神。俄有風自(施)〔柂〕樓中來〔七〕如(鍾)〔鐘〕鐸聲〔八〕眾咸奮引舟握刃待戰。風駛舟疾過山薄虜鼓聲震疊海波騰躍。敵大驚掣舉帆帆皆〔油〕纈〔九〕彌亙數里風浪捲聚一隅窘束無復行次。寶亟命火箭環射箭所中烟焰旋起延燒數百艘。火所不及者猶欲前拒寶叱壯士躍登其舟短兵擊刺殪之舟中。俘大漢軍三千餘人禽(魏)〔倪〕詢〔十〕等上于朝。上喜曰:「朕獨用李寶果立功為天下倡矣。」  康王開大元帥府檄兵會大名。宗澤履(水)〔冰〕渡河見王〔十一〕謂京城受圍日久入援不可緩遂勸王檄諸道兵會京城。又遣書北道總管趙野等合兵入援皆以澤為狂不答。澤遂以孤軍進至衛南度所將寡不深入不能成功。先驅云前有敵營澤眾直前與戰敗之。轉戰而東敵益生兵至前後皆敵壘。澤下令曰:「今日進退皆死不可不於死中求生!」士卒知必死無不一以當百斬首數千級。金人大敗退却數十里。自是憚澤不敢復出兵。  校勘記  〔一〕「沂」《南史.王鎮惡傳》作「泝」據正。  〔二〕「拔」《資治通鑑》卷二百作「趣」據正。  〔三〕「溽陽」《資治通鑑》卷二百六十六作「晉陽」據正。  〔四〕據《宋史.李寶傳》所授職官當為「浙西路馬步軍副總管」據正。  〔五〕「酬」《宋史.李寶傳》作「酹」據正。  〔六〕「夾」《宋史.李寶傳》作「挾」據正。  〔七〕「施」《宋史.李寶傳》作「柂」據正。  〔八〕「鍾」《宋史.李寶傳》作「鐘」據正。  〔九〕《宋史.李寶傳》「纈」上有「油」字據補。  〔十〕「魏詢」《宋史.李寶傳》作「倪詢」據正。  〔十一〕「水」《宋史.宗澤傳》作「冰」據正。又此條乃宋欽宗時事當與上則互乙。  〈分〉九則  善戰者使所常專使敵常分。我專為一敵分為十則此眾彼寡我所與戰者約矣。我之戰地常使不可知則敵所備者多矣。所備者多則我所與戰者又寡矣。攷得  越王勾踐伐吳軍于江南吳王軍于江北。越王中分其師為左、右軍以其私卒君子六千人為中軍。明日將戰及昏乃令左軍銜枚沂江五里以須又令右軍銜枚踰江五里以須。夜中乃令左軍、右軍鳴鼓中水以須吳師聞之大駭曰:「越人分為二師將以夾攻我。」乃不待旦亦中分其師將以禦越。越王乃令其中軍銜枚潛涉不鼓不譟以攻之吳師大敗遂圍吳。  吳入伐州來(楚邑。)楚薳越帥師及諸侯之師奔命救之吳人禦諸鍾離。吳公子光曰:「諸從于楚者眾而皆小國也。畏楚而不獲已是以來。吾聞之曰:『作事威克其愛雖小必濟。』胡、沈之君幼而狂陳大夫齧壯而頑頓與許、蔡疾楚政。楚令尹死其師熸(火滅為熸軍無人氣勢也。)帥師多寵政令不一。七國同役而不同心帥賤而不能整無大威命楚可敗也。若分師先犯以胡、沈與陳必先奔。三國敗諸侯之師乃搖心矣。諸侯譁亂楚必大敗。」吳子從之。戊辰晦戰於雞父。吳子以罪人三千先犯胡、沈與陳三國爭之。吳為三軍以(擊)〔繫〕於後〔十二〕中軍(先)〔從〕王〔十三〕光帥右掩餘帥左。吳之罪人或奔或止三國亂。吳師擊之三國敗獲胡、沈之君及陳大夫。舍胡、沈之囚使奔許、蔡、頓曰:「吾君死矣。」師譟而從之三國奔楚師大奔。  項籍圍漢王於(榮)〔滎〕陽〔十四〕漢將紀信詐降而漢王得出走入關收兵欲復東。轅生說漢王曰:「漢與楚相距(榮)〔滎〕陽數歲漢常屢困。願君王出武關項羽必領兵南走王深壁勿戰令(榮)〔滎〕陽、成皋間且得休息。而韓信等亦得安輯趙地連燕、齊君王乃復步(榮)〔滎〕陽未晚也。如此則楚所備者多而力分漢得休息。後與之戰破楚必矣。」漢王從之果引兵南。漢王堅壁不戰終以此敝楚。  宋柳元景為隨郡太守既至而蠻反斷驛道欲攻郡。郡內兵少糧仗(久)〔又〕乏〔十五〕元景設方略得六、七百人乃分五百人屯驛道。或曰:「蠻將逼城不宜分眾。」元景曰:「蠻聞郡遣重(戊)〔戌〕〔十六〕豈悟城內兵少?且表裏合勢於計為長。」會蠻垂至乃使驛道兵潛出其後戒曰:「火舉馳進。」前後俱發蠻眾驚擾投鄖水死者千餘人斬獲數百郡境肅然。  梁將王僧辨討侯景與陳霸先會白茅(溝)〔灣〕〔十七〕進克姑熟次蔡州。景登石頭城望官軍盛不悅。密謂左右曰:「彼軍上有如堤之氣不可易也。」因率鐵騎萬人聲鼓而進。霸先謂僧辯曰:「善用兵者如常山之蛇首尾相應。賊今送死欲為一戰我眾彼寡宜分其勢。」僧辯然之乃以強兵勁弩攻其前輕銳蹂其後大兵衝其中。景遂夜潰棄城而遁。  隋契丹入寇營州〔詔〕韋雲起(詔)護突厥兵往討之〔十八〕啟民可汗發騎二萬受其處分。雲起分為二十營四道俱引。營相去各一里不得交雜聞鼓聲而行聞角聲而止。自非公使不能走馬三令五申之後擊鼓而發。軍中有犯約者斬紇十一人持首以徇〔十九〕。於是突厥將帥來入謁之皆膝行股戰莫敢仰視終立功焉。  唐築鹽州城慮為吐蕃掩襲詔劍南節度使韋皐發兵深入吐蕃以分其勢。皐命將董、張芬出西山及南道破峨和城凡平堡柵五十餘所。城之二旬而畢。其後贊普北寇靈朔又令皐出兵深入。乃命將一出三奇路一出龍溪石門路一趨吐蕃維州城一趨(雞棲)〔棲雞〕、老翁城〔二十〕一趨故松州一出(鴉)〔雅〕、邛、黎、巂路〔二十一〕一過大渡河入蕃界一進攻昆明城。自八月出軍齊入至十月破蕃兵十六萬生擒六千斬首萬餘級。轉戰千里藩軍連敗。  唐憲宗討吳元濟以李愬檢校左散騎常侍決死戰射殺其將賊乃走。或勸取吳房愬曰:「不可。吳房拔則賊力專不若留之以分其力。」  晉安重榮反以杜重威討之。與重榮遇再擊之不動懼欲退。指揮使王重胤曰:「請公分銳士擊其左右翼重胤為公以契丹直衝其中軍。」重威從之。鎮人稍却官軍乘之遂大潰。  校勘記  〔十二〕「擊」《左傳》昭公二十三年作「繫」據正。  〔十三〕「先」《左傳》昭公二十三年作「從」據正。  〔十四〕「榮陽」《漢書.高帝紀》作「滎陽」據正下同。  〔十五〕「久」《宋書.柳元景傳》作「又」據正。  〔十六〕「戊」《宋書.柳元景傳》作「戌」據正。  〔十七〕「白茅溝」《陳書.高祖本紀》作「白茅灣」據正。  〔十八〕《資治通鑑》卷一百八十「詔」字在「韋雲起」三字前據乙。  〔十九〕以上三句《資治通鑑》卷一百八十作「有紇干犯約斬之持首以徇。」「紇十一」疑為「紇干」之誤。  〔二十〕「雞」、「棲」二字互倒據《舊唐書.韋皐傳》正。  〔二十一〕「鴉」《舊唐書.韋傳》作「雅」據正。  〈扼〉十則  人之有吭呼吸通焉性命繫焉。或其吭則扼五官不靈安能掉運四體不仁安能展布鮮有不僵者矣。吾與敵旗鼓相聞審其何處為背何處為吭因拊而扼之敝敵之善策也。攷得  袁紹軍廣武曹操出兵戰不勝。眾少糧盡百姓多叛與荀彧書欲還許以致紹師。彧報曰:「紹悉眾軍聚官渡欲與公決勝敗。公以至弱當至強若不能制必為所乘是天下之大機也。且紹布衣之雄耳能眾人而不能用。以公之神武明哲而輔以大順何向而不濟?今穀雖少未若楚漢在(榮)〔滎〕陽、成皋間也〔二十二〕。是時劉、項莫肯先退者以為先退則是屈也。公以十分居一之眾畫地而守之搤其喉而不得進已半年矣。情見勢竭必將有變此用奇之時不可失也。」操乃堅壁持之擊燒其官渡運穀糧車數千乘。又以輕兵襲燔其烏巢屯輜重萬餘乘。紹遣騎救烏巢操大破之斬淳于瓊等張郃、高覽皆降。紹軍大潰紹及子譚奔還。  宋雝州羣蠻反以沈慶之為建威將軍率柳元景等二萬餘人伐沔北諸山蠻八道俱進。慶之取五渠頓破隖以為眾軍節度。前後伐蠻皆山下安營以迫之故蠻得據山為阻於矢石有用以是屢無功。慶之乃會諸軍於茹丘山下謂眾曰:「今若緣山列斾而攻之則士馬必損卒難禽剪。今令諸軍〔各率所領以營于山上出其不意諸蠻必恐恐而乘之可不戰而獲也。」於是諸軍〕並斬山開道〔二十三〕不與蠻戰。鼓譟上山衝其腹心先據險要。諸蠻震擾因而圍之莫不奔潰。  隋天和中除達奚長儒渭南郡守。後與烏丸軌圍陳將吳明徹於呂梁陳遣驍將劉景率勁勇七千來為聲援軌令長儒逆拒之。長儒於是取車輪數百繫以大石沉之清水連轂相次以待景軍。景至船艦礙輪不得進。長儒乃縱奇兵水陸俱發大破之。  隋楊素之子玄感與蒲山公李密深交。帝方事征伐玄感自言世荷國恩願為將領。帝喜寵遇日隆頗預朝政。至是命玄感於黎陽督運乃選運夫少壯者得五千餘人篙(稍)〔梢〕者三千餘人〔二十四〕。刑三牲誓眾乃勒兵部分。玄感陰遣召李密及弟玄挺。密至玄感大喜問計。密曰:「天子出征遠在遼外去幽州猶隔千里。公擁兵出其不意長驅入薊扼其咽喉高麗聞之必躡其後。不過旬日資糧皆盡其眾不降則潰可不戰而擒此上計也。」玄感不能用。  唐初劉黑闥據洺州秦王統兵進討阻洺水列營以拒之分遣奇兵斷其糧道。黑闥數挑戰王堅壁不應以挫其鋒。黑闥城中糧盡王度其必來決戰預壅洺水上流謂守隄吏曰:「我擊賊之日候賊半渡而決水堰。」黑闥果率步騎二萬渡(水洺)〔洺水〕而陣〔二十五〕與官軍大戰賊眾大潰水又大至斬首萬餘級溺死者稱是。  秦王率師討劉武周江夏王道宗從軍。王登入壁城觀賊顧道宗曰:「賊恃其眾來邀我戰汝謂何如?」對曰:「羣賊鋒不可當易以計屈難以力爭。令眾深壁高壘以挫其鋒。烏合之眾莫能持久糧運致竭自當離散可不戰而擒。王曰:「汝意見暗與我合。」後賊果食盡夜遁追及敗之。  李光弼代郭子儀為朔方節度使。光弼以河東騎五百馳東都謂賊方闚洛當扼虎牢東出河上檄召兵馬〔二十六〕。會滑汴節度使許叔冀戰不利降賊思明乘勝西嚮。光弼敦陣徐行謂留守韋陟曰:「賊新勝難與爭鋒欲詘之以計。然洛無見糧危疆難守公計安出?」陟曰:「益陝兵公保潼關可以持久。」光弼曰:「兩軍相敵尺寸地必爭。今委五百里而守關賊得地勢益張。不如移軍河陽北阻澤、璐勝則出敗則守表裏相應賊不得西此猨臂勢也。」遂悉軍趨河陽。與戰中潬西破逆黨斬千級。  李懷光為晉、絳節度使引眾城長武據原首臨涇水以扼吐蕃空道自是不敢南侵。  後周韋孝寬率眾攻壽(春)〔陽〕〔二十七〕並拔之。初孝寬到淮南所在皆密送誠款。然彼五門猶為險要陳人若開塘放水即津濟路絕孝寬遽令分兵據守之。陳州刺史吳文立果遣決堰已無及。於是陳人退奔江北悉平。  周故臣李筠起兵執監軍(李)〔周〕光遜〔二十八〕殺澤州刺史張福據其城。從事閭丘仲卿說筠曰:「公孤軍舉事其勢甚危雖倚河東之援恐不得其力。大梁甲兵精銳難與爭鋒。不如西下太行直抵懷、孟〔塞〕虎牢〔二十九〕據洛邑東向而爭天下計之上也。」筠不能用。帝遣石守信等分道擊之。勅曰:「勿縱筠下太行急引兵扼其隘破之必矣。」  校勘記  〔二十二〕「榮陽」《資治通鑑》卷六十三作「滎陽」據正。  〔二十三〕引文刪節過簡致文意不通。今據《宋書.沈慶之傳》補回「今令諸軍」與「並斬山開道」間所缺三十一字以貫串上下文。  〔二十四〕「稍」《資治通鑑》卷一百八十二作「梢」據正。  〔二十五〕「水」、「洺」二字互倒據《舊唐書.劉黑闥傳》正。  〔二十六〕《新唐書.李光弼傳》自「檄召兵馬」與「會滑汴節度使許叔冀戰不利」間尚有四十六字茲錄於下以備參詳:「〔檄召兵馬〕使張用濟用濟憚光弼嚴教諸將逗留其兵。用濟單騎入謁光弼斬之以辛京杲代。復追都將僕固懷恩懷恩懼先期至。〔會滑汴節度使許叔冀戰不利〕」  〔二十七〕「壽春」《周書.韋孝寬傳》作「壽陽」據正。又此條乃北周時事當移置「宋雝州羣蠻反」則後。  〔二十八〕「李光遜」《宋史.李筠傳》作「周光遜」據正。  〔二十九〕《宋史.李筠傳》「虎牢」上有「塞」字今據補。  〈寡〉十則  兵貴精不貴多此常言實至言也。夫以隆準公之天授而淮陰止許其將十萬則馭眾之難豈不然乎!曹孟德以八十萬敗于周郎劉先主以七十萬敗于陸遜苻堅以百萬敗于謝玄眾不足恃果然矣。寡則勢易聯也寡則心易合也寡則力易并也寡則械易具也寡則饟易庀也寡則動易聚也寡則歸易同也。班以三十六人定三十六國斯善用寡者之神手也。考得  漢(范廉)〔廉范〕為雲中〔太〕守〔三十〕匈奴大入塞烽火日(逼)〔通〕〔三十一〕。吏以眾少欲移書傍郡求救范不聽自率士卒拒之。日暮令軍士各交縛兩炬三頭爇火營中星列。虜遙望火多謂漢兵救至大驚。待旦將退范乃令中軍蓐食晨往赴之斬首數百級虜自相轔藉死者千餘人自是不敢復向雲中。  魏程昱守甄城兵僅七百人。操聞袁紹往黎陽將南渡欲以兵(三)〔二〕千益之〔三十二〕。昱不肯曰:「袁紹擁十萬眾自以所向無前。今昱兵少必不來攻。若益以兵則必攻攻則必克。」紹果以昱兵少不屑攻。操謂賈詡曰:「程昱之膽過于賁、育矣。」  曹公出濡須步騎號四十萬臨江飲馬。孫權率眾七萬應之使甘寧領三千人為前都督。權密勅寧使夜入魏軍。乃選健兒百餘人徑詣曹營拔鹿角踰壘而入斬首數十級。北軍驚駭鼓譟舉火如星寧已還入營作鼓吹稱萬歲。權喜曰:「足以驚駭老子否?聊以觀卿膽耳。」月餘北軍便退。  魏六鎮擾亂(叚)〔段〕永遂老幼避地中山〔三十三〕。後赴洛陽拜殿中將軍。時有賊魁元伯生率眾西自崤、潼東至鞏、洛所在為患。魏孝武遣大都督匹婁昭討之昭請以五千人行。永進曰:「此賊既無城柵唯以寇抄為資安則蟻聚窮則鳥散取之在速不在眾也。若星馳電發出其不虞精騎五百自足平歾。若徵兵而後往彼必遠竄雖有大眾無所用之。」帝然其計命永代昭以五百騎往。永覘所在倍道兼進破平之。  竇建德率眾十萬救洛陽秦王世民將驍騎五百出武牢〔東二十餘里〕〔三十四〕覘建德營。(東去二千餘里)緣道分留從騎設伏。比至賊營纔餘四騎與之偕進。謂尉遲敬德曰:「吾執弓矢公執槊相隨雖百萬眾若我何!」賊游兵遇以為斥候也。秦王大呼曰:「我秦王也!」引弓射之斃其一將。賊以五、六千騎逐之從者咸失色。秦王曰:「爾旦前行〔三十五〕我自與敬德殿後。」於是按轡徐行賊至則引弓射之輒斃一人。賊懼而止止而復來如此再三每至必斃。秦王前後射殺數人敬德殺十許人追者不敢復逼。秦王誘入伏內伏發合擊破之。  唐馬璘從李光弼攻賊于洛陽賊將史朝義眾十萬陣北邙山旗鎧照日諸將疑未敢擊。璘率部士五百薄賊屯出入三反眾披靡潰去。光弼壯之曰:「吾用兵三十年未見以少擊眾有雄捷如馬將軍者!」  李晟為右(將軍)〔軍都將〕〔三十六〕會吐蕃寇靈州李抱玉授兵五千以擊之。晟辭曰:「以眾則不足以謀則多。」乃請千人繇大震(靈)〔關〕趨臨洮〔三十七〕屠定秦堡執其帥慕容谷鍾虜乃解圍去。  唐秦宗權數為朱全忠所敗恥之悉力攻汴州。其將張晊屯於北郊秦賢屯於板橋各有眾數萬列三十六寨連延二十餘里。全忠謂諸將曰:「賊蓄銳休兵方來擊我謂吾兵少長懼止於堅守而已。今出其不意先擊之。」乃親引兵攻秦賢砦。將士踴躍爭先賊果不備連拔四砦斬首萬餘級。  唐浙西裨將王郢作亂石鑑鎮將董昌募鄉兵討賊表錢鏐偏將擊郢破之。是時黃巢眾已數千攻掠至臨安。鏐曰:「今鎮兵少而賊兵多宜出奇兵邀之。」乃與勁卒二十人伏山谷中。巢先鋒度險皆單騎鏐伏弩射殺其將巢兵亂鏐引勁卒蹂之斬首數百級。鏐曰:「此可一用耳。若大眾至何可敵耶?」乃引兵趨八百里。八百里地名也。告道旁媼曰:「後有問者告曰:『臨安兵屯八百里矣。』。」巢眾至聞媼語不知其地名皆曰:「嚮十餘卒不可敵況八百里乎!」遂急引兵過。  岳飛善以少擊眾。賊黃善、曹成等合眾五十萬薄南薰門。飛所部僅八百眾懼不(敢)敵〔三十八〕。飛曰:「吾為諸君破之。」於是左挾弓右運矛橫衝其陣。賊亂大破之。  校勘記  〔三十〕「范」、「廉」二字互倒據《後漢書.郭杜孔張廉王蘇羊賈陸列傳》正。又「守」上有「太」字今據補。  〔三十一〕「逼」《後漢書.郭杜孔張廉王蘇羊賈陸列傳》作「通」據正。  〔三十二〕「三千」《三國志.魏書.程昱傳》作「二千」據正。  〔三十三〕「叚永」乃「段永」之訛據《周書.段永傳》正。  〔三十四〕《資治通鑑》卷一百八十九「出武牢」三字下有「東二十餘里〕五字據補。下文「東去二千餘里」六字疑即涉上文誤衍今刪。  〔三十五〕「爾旦前行」《資治通鑑》卷一百八十九作「汝弟前行」。  〔三十六〕據《新唐書.李晟傳》李勗所任職官為「右軍都將」據正。  〔三十七〕「靈」《新唐書.李晟傳》作「關」據正。  〔三十八〕《宋史.岳飛傳》「不」下無「敢」字據刪。  〈疑〉十四則  疑事無名疑行無功天下未有疑而不敗者也。狐疑必化為狼疾狼疾必化為鼠竄鼠竄必化為魚爛彼自化也。孰使之化?有府疑者也。疑之久而認以為真疑之極而執以為然雖欲不敗不可得已。攷得  漢景帝時匈奴入雁門、上郡。李廣為上郡守嘗從百騎出卒遇匈奴數千騎。廣所從百騎皆大恐欲馳還。廣曰:「吾去大軍數十里今走匈奴追射我必盡。若我留匈奴必以為大軍之誘必不敢擊我。」令諸將曰:「前!」未到匈奴陣二里所皆下馬解鞍。其騎曰:「虜多且近即有急奈何?」廣曰:「彼虜以我為走今皆解鞍示不走用堅其意。」匈奴有白馬將出護其兵廣上馬與十餘騎奔射殺之而還解鞍令士皆縱馬臥。會暮胡兵終怪之不敢擊夜引去。詰朝廣乃歸其大軍〔三十九〕。  後漢廉范為雲中太守會匈奴大入塞范自率士卒拒之。虜眾盛不散會日暮令士皆交縛兩炬三頭燃火。虜遙見火多謂漢救兵至待朝將退。范令軍中蓐食晨往擊之斬首數百級虜自此不敢向雲中。  諸葛亮屯陽平遣魏延并兵東下惟留萬人守城。司馬懿率廿萬眾拒亮與魏延軍相錯(徑至六十里所)〔道徑至前當亮六十里所〕〔四十〕。偵候白懿說在城中兵力弱將士失色。亮意氣自若敕軍中偃旗仆鼓開四門掃地却灑。懿疑其有伏引軍(此)〔北〕趣山〔四十一〕。亮謂參佐曰:「司馬懿謂吾有彊伏循山走矣。」候邏還白如亮所言。  曹操爭漢中運米北山下黃忠以為可取趙雲隨之。忠過期不還雲將數十騎輕行出圍迎視忠等。值操兵大出雲為操前鋒所擊且鬥且却。操軍敗已復合雲陷敵還。操軍追至牙將張翼欲閉門拒守。雲大開營門偃旗息鼓。操軍疑有伏引去。雲雷鼓震天以戎弩射之操軍驚駭自相蹂踐墮漢水死者甚眾。先主明旦自至雲營圍視昨戰處曰:「子龍一身都是膽也!」  文聘歸曹操操以為江夏太守委以邊事假節。與夏侯尚圍江陵聘別屯石陽。孫權自將數萬眾卒至。時大雨城柵崩壞人民散在田野未及補治。聘聞權到思惟莫若潛默可以疑之。乃敕城中人使不得見又自臥舍中不起。權果疑之語其部黨曰:「北方以此人忠臣也故委以此郡。今我至而不動此不有密圖必有外救。」遂去。  吳孫堅少時與父共(戴)〔載〕船至錢塘〔四十二〕會海賊掠取(賣)〔賈〕人財物〔四十三〕方於岸上分之行旅皆住船不敢進。堅謂父曰:「此賊可擊請討之。」父曰:「非爾所圖也。」堅行操刀上岸以手東西指麾若分部人以邏遮賊狀。賊望見以為官兵捕之即委財物散走。堅追斬得一級而還。  魏文帝至廣陵吳人大駭乃臨江為疑城。自石頭至于江乘(架)〔車〕以木(幹)〔楨〕〔四十四〕衣以韋蓆加采(石)〔飾〕焉〔四十五〕一夕而成。魏軍自江西望見甚憚之遂退。  翟遼死〔四十六〕子釗代立攻逼鄴城慕容農擊(定)〔走〕之〔四十七〕。慕容垂引師伐釗于滑臺次黎陽津釗于南岸距守。諸將惡其兵精咸諫不宜濟河。垂笑曰:「豎子何能為?吾今為卿等殺之。」遂徙營就西津為牛皮船百餘艘載疑兵列仗溯流而上。釗先以大眾備黎陽見垂向西津乃棄營西距。垂潛遣慕容鎮、慕容國於黎陽津夜濟壁於河南。釗聞趨白鹿山。農追擊盡擒其眾釗單騎奔長子。  魏攻濟南太守蕭承之帥數百人拒之。魏眾大集承之使偃兵開門。眾曰:「賊眾我寡奈何輕之?」承之曰:「今懸守穹城事已危急若復示弱必為所屠惟當見強以待之爾。」  西魏宇文泰與東魏高歡戰于邙山趙貴為左軍若于惠為右軍。歡兵萃左軍趙貴等戰不利。會日暮歡進兵攻惠惠擊之皆披靡。至夜惠引去歡騎復來追之。惠徐下馬顧命廚人營食。食訖謂左右曰:「長安死此中死有以異乎!」乃建旗鳴角收敗軍徐還。歡追騎疑有伏兵不敢逼。  唐永王璘拒命肅宗使中官(啖延宗)〔啖廷瑤〕招討之〔四十八〕。判官李銑以廣陵步卒三千同出于瓜步洲廣張旗幟耀乎江津。璘登埤望之竟日始有懼色。其夕銑令多燒火人執兩炬以疑之。隔江望者兼水中之影一皆為二。璘軍人以火應之。璘懼遂宵遁。  劉鄩拒晉以晉兵盡在魏州晉陽必虛欲以奇計取之乃潛引兵自黃澤西去。晉人怪鄩軍數日不出遺騎覘之無斥候者城中亦無烟火但見旗幟循堞往來。晉王曰:「我聞劉鄩用兵一步百計必詐也。」更使覘之。乃縛旗於芻偶之上使驢負之循堞而行。得城中羸老者詰之云軍已去二日矣。  後周齊王憲大舉伐齊憲為前鋒守雀鼠谷。時陳王純屯千里徑宇文椿屯鷄棲原宇文盛守汾水關并受憲節度。憲密謂椿曰:「兵者詭道汝可伐(柏)〔〕為菴〔四十九〕令兵去後賊猶致疑。」時齊主分軍萬人向千里徑又令其眾出汾水關自率大兵與椿對。會有敕追(憲)〔椿〕還〔五十〕率兵夜返。齊人果疑(柏)〔〕菴為帳幕翌日始悟。  宋開寶中伐金陵王師自荊渚乘戰艦而下以黃州刺史王明領戰艦為江路巡檢。偽將朱令贇自湖口領兵十五萬沿流而下將焚采石浮梁直抵金陵為援。令贇朝夕且至明乃密遣人於州浦間多立長木若帆檣之狀。令贇望見疑我襲其後逗留不進。於是移檄請軍生禽令贇。  校勘記  〔三十九〕此則蓋節引自《史記.李將軍列傳》惟與原文略有出入。  〔四十〕「徑至六十里所」《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裴注作「道徑至前當亮六十里所」原文節引過簡今據補。  〔四十一〕「此」《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裴注作「北」據正。  〔四十二〕「戴」《三國志.吳書.孫破虜討逆傳》作「載」據正。  〔四十三〕「賣」《三國志.吳書.孫破虜討逆傳》作「賈」據正。  〔四十四〕「架以木幹」《三國志.吳書.孫破虜討逆傳》作「車以木楨」據正。  〔四十五〕「石」《三國志.吳書.孫破虜討逆傳》作「飾」據正。  〔四十六〕「翟遼死」至「釗單騎奔長子」一段原緊接上則「遂退」二字後而不提行。惟此段文字實自成一則今據全書體例另起新行以別之。  〔四十七〕「定」《晉書.慕容垂載紀》作「走」據正。  〔四十八〕「啖延宗」《舊唐書.玄宗諸子列傳》作「啖廷瑤」據正。又以廣陵步卒三千出瓜步洲者當為判官評事裴茂非李銑也。  〔四十九〕「柏」《周書.齊煬王憲列傳》作「」據正下同。又此條為北周時事當移置「西魏宇文泰與東魏高歡戰于邙山」則後。  〔五十〕「憲」《周書.齊煬王憲列傳》作「椿」據正。  〈託〉七則  自玄女授書黃帝師之以殄蚩尤而神道設教兵家遂尊用為奇計矣。奇則不泥常而出于非常。非常者常人之所駭而走也。小說載孔明五出祈山令關興結束扮天蓬神像手執七星皂旛步行軍前典午氏詫其作怪。蓋赤壁鏖兵時孔明嘗披髮跣足祭風于南屏山上。自古英雄慣作此伎倆矣。寧獨隆中龍哉!攷得  齊田單守即墨令城中人食必祭其先祖于中庭飛鳥悉翔舞城中而下食。燕人怪之。單復宣言曰:「神來下教我。」又曰:「當有神人為我師者。」有卒曰:「臣可以為師乎?」(因)因返走〔五十一〕。田單起引還東向坐師事之。卒曰:「臣欺君誠無能。」單曰:「子勿復言也。」因師之。每出約束必稱神師。眾心乃安終擊破燕軍。  陳勝、吳廣起兵欲收人心謀以其眾為天下倡迺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勝、廣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眾耳。」迺書帛曰「陳勝王」置人所罾魚服中。卒買魚烹食得書已怪之矣。又令廣之次所旁叢祠中夜篝火作狐(嗚)〔鳴〕〔五十二〕呼曰:「大楚興陳勝王。」卒皆夜驚恐。朝日卒中往往指目勝、廣因而號令眾遂從之。  劉裕討慕容超圍廣固城數月不拔。或說裕曰:「昔石勒將石季龍攻曹嶷瞻氣者以為澠水帶城非可攻拔若塞五龍口城必自陷季龍從之而嶷降。慕容恪圍(叚)〔段〕龕〔五十三〕亦如之而龕降。降後無幾又震開之。今舊跡猶在可塞之。」裕從其言。於是城中男女患腳弱疾者大半。時有蒼鵝飛入帳坐眾咸驚愕。其將胡蕃獨賀曰:「蒼者胡色也鵝者我也。胡虜歸我之徵。」眾大悅。將攻城諸將咸諫曰:「今往亡之日兵家所忌。」裕曰:「我往彼亡吉孰大焉。」命悉登城遂平廣固。  晉將李矩守(榮)〔滎〕陽〔五十四〕漢劉暢率兵攻之。矩奉牛酒詐降暢不復設備。矩謀夜襲之兵士皆疑懼。矩乃遣其將郭誦禱于子產祠使巫揚言曰:「東里有教當遣神兵相助。」眾皆踴躍爭進。乃使勇敢千人夜掩擊暢營斬首數千級暢僅以身免。  隋李密破宇文化及還士卒皆疲倦。王世充恐乘其敝擊之恐眾心不一乃假託鬼神言夢見周公。乃立祠於洛水之上。遣巫宣言周公欲令僕射急討李密當有大功不則兵皆疫死。世充兵多楚人信妖言故以感之〔五十五〕。眾皆請戰遂破密。  顏真卿以殿中侍御史出為平原太守。安祿山逆狀牙孽真卿度必反陽託霖雨增埤濬隍料丁壯儲廥廩。日與賓客泛舟飲酒以紓祿山之疑。果以為書生不虞也。祿山反河朔盡陷獨平原城守具備使司兵參軍李平馳奏。玄宗始聞亂歎曰:「河北二十四郡無一忠臣耶?」及平至帝大喜謂左右曰:「朕不識真卿何如人所為乃若此!」  唐議討蔡詔李光顏以一軍當一面光顏乃壁激水洄曲。初賊晨壓其營以陣眾不得出。光顏毀其柵將數騎突入賊中。往反一再眾識光顏矢集其身如蝟。子攬馬鞅諫無深入光顏挺刃叱之。於士爭奮賊乃潰。又敗賊於郾城死者什三數。其甲凡三萬悉畫雷公符、斗星署曰:「破城北軍。」郾守將鄧懷金大恐其令董昌齡因是勸懷金降請〔且來請曰:「請〕公攻城〔我〕舉火求援援至公迎破之(即)〔我〕以城下〔五十六〕。」(先)〔光〕顏許之〔五十七〕。賊已北昌齡、懷金率諸將素服開門待光顏入域〔五十八〕。  校勘記  〔五十一〕《史記.田單列傳》「因」字不重文據刪。  〔五十二〕「嗚」《史記.陳涉世家》作「鳴」據正。  〔五十三〕「叚龕」乃「段龕」之訛據《晉書.慕容超載記》正。  〔五十四〕「榮陽」《晉書.邵續傳》作「滎陽」據正。  〔五十五〕「感」疑當作「惑」。  〔五十六〕《新唐書.李光顏傳》「其令董昌齡因是勸懷金降請」與「光顏許之」間本作:「且來請曰:『城中兵父母妻子皆質賊有如不戰而屈且赤族。請公攻城我舉火求援援至公迎破之我以城下。』」今僅於「請公攻城」前補「且來請曰請」五字「舉火為援」前補「我」字校「即」為「我」以順文意。  〔五十七〕「先顏」乃「光顏」之訛據《新唐書.李光顏傳》正。  〔五十八〕「域」疑當作「城」。  〔《兵壘》卷六終〕  ●兵壘卷七  郢中尹賓商毫翕著    後學黃安劉譽棻、方以南、吳樹芬、周樹藩校勘  〈微〉十二則  沛公鬥智曲逆出奇。高出九天深藏九地。陰計成功羣策絀力。策莫密于間莫妙于間。凡遣間指縱必極幽隱雖死弗得漏吾密雖黠弗得測吾妙。是故轆轤箕斗吐欱風雲驅使神鬼燖擘英雄。《易》曰:「精義入神庸詎知神之所以不神乎!庸詎知不神之所以神乎!」嗟夫!水以載舟亦以覆舟藥能生人亦能殺人。微哉微哉!非聖智不能用也。考得  宮他亡西周之東周盡輸西周之情於東周。東周大喜西周大怒。馮睢曰:「臣能殺之。」君與金三十斤。馮睢使人操金與書間遺宮他曰:「告宮他事可成勉成之不可成亟亡來。事久且泄自令身使因死。」人告東周之候曰:「今夕有姦人當入者。」候得而獻東周東周立殺宮他。  漢陳平欲間霸王與范增乃畫增像懸於密室奉事之并遺增金四百觔俱在。於是詐報霸王漢欲降羽使虞子期入探消息。平引致密室故使見像與金子。子期驚疑回報霸王遂不聽范增計。  更始遣李軼、朱鮪將兵號三十萬與武勃共守洛陽。光武拜寇恂為河內(大)〔太〕守〔一〕馮異為孟津將軍統二郡軍以拒朱鮪等。異乃遺李軼書引天命存亡之符商周廢興之事欲其覺悟成敗轉禍為福。軼報異書曰:「軼本與蕭王首謀造漢惟深達蕭王願進愚策以佐國安人。」軼自通書之後不復與異爭鋒故異因得北攻天井關拔上黨兩城。又南下河南成皋以東諸縣斬武勃軼又閉門不救。異見其信效具以奏聞。光武故宣露軼書令朱鮪知之。鮪怒遂使人刺殺軼。  周瑜與曹操相持於赤壁蔡瑁為水軍都督瑜患之。適操遣蔣幹過江說瑜瑜遂偽為瑁書置書劄中。與幹痛飲佯醉同臥帳幕中瑜詐睡熟。幹寢不成寐因起間閱書劄得瑁降書默袖以歸。操見之遂誅瑁。  杜預鎮襄陽簡精銳襲吳西陵督張政大破之。政吳之名將也恥敗不以實告吳主。預欲間之乃表還其所獲。吳主果召政還。  魏爾朱榮使大都督侯淵討韓樓配卒甚少。淵廣張軍聲多設攻具帥數百騎深入。去薊百餘里值賊淵潛伏以乘其背大破之虜五千人。皆還其馬復縱使入城。左右皆諫淵曰:「我兵少不可力戰為奇計以間之乃可克也。」度其已至帥騎夜進。昧旦叩其城門。樓果疑降卒為內應遂走追擒之。  東魏將(叚)〔段〕琛等據宜陽〔二〕遣刺史牛道(常)〔恆〕煽誘邊民〔三〕。南兗州太守韋孝寬患之遣諜人訪獲道(常)〔恆〕手迹令人偽作與孝寬書論歸(疑)〔款〕之意〔四〕。又為落燼燒迹若火其書(若)〔五〕還令諜人送于琛營。琛得書果疑道(常)〔恆〕有所經略皆不見用。孝寬乘其猜阻出奇兵襲而擒之。  隋長孫晟為奉車都尉以突厥攝圖、玷厥、阿波、突利等各擁強兵數姓和同難以力任或可離間乃上書。高祖遣太僕元暉出伊吾道使詣玷厥賜以狼頭纛謬為恭敬禮甚優。玷厥使來晟令引居攝圖使上。反間既行果相猜貳。  唐王童之因士眾不樂徙涇州煽惑為亂。或以告(叚)〔段〕秀實〔六〕且曰:「候嚴警鼓為約矣。」秀實召鼓人佯怒失節曰:「每更籌盡必來報。」於是每更輙延數刻。至四更畢而曉亂不能作。告者又曰:「今夜將焚草場期救火者同作亂矣。」秀實嚴警備。夜半火發令曰:「軍中行者皆坐坐者勿起。救火者斬。」童之居外營請人救火不許。明日斬之。  (卭)〔邛〕州牙將阡能叛〔七〕詔以高仁厚為都招討使指揮使帥兵討之。仁厚至德陽楊師立遣其將鄧君雄據鹿頭以拒之。仁厚列寨圍之。君雄夜出勁兵掩擊城北寨副使楊茂言不能禦帥眾棄寨走諸寨聞之皆走。越直薄中軍仁厚大開寨門設炬照之自帥〔士卒〕為兩翼〔八〕伏道左右。賊見門開不敢入還去發伏擊之大奔。仁厚念諸棄寨者誅殺甚眾乃密召孔目官張韶曰:「爾(連)〔速〕遣數十人分道追走者〔九〕自以爾意諭之曰:『僕射幸不知汝曹速歸來旦牙參如常勿憂也。』」韶素名長者眾信之至四鼓皆還。惟茂言走至張把追及之。仁厚聞諸寨漏鼓如初喜曰:「悉歸矣!」詰旦諸將牙集以為仁厚誠不知也。坐良久謂茂言曰:「昨夜聞副使身先士卒走至張把有諸?」曰:「聞賊攻中軍左右言僕射已去遂策馬騎隨。既而審其虛乃復還耳。」曰:「仁厚與副使俱受命天子將兵討賊若仁厚先走副使當叱下馬行軍法代總軍事然後奏聞。今副使既先走又為欺罔理當何如?」茂言拱手曰:「當死。」仁厚曰:「然!」命左右扶下斬之諸將股栗。仁厚乃召昨夜所獲俘虜數十人釋縛縱歸。君雄聞之懼曰:「彼軍嚴整如是又可犯乎!」自是兵不復出。其後君雄斬師立出降。  知環州軍事种世衡偵知野利王者、天都王者為元昊腹心之將最所親信欲間之而難其人。清(城名)有僧王光信趫勇善騎射習知番部山川道路。世衡察其堅朴可用誘令冠帶因出師以獲賊功白于帥府。表授三班階職改名嵩充指揮使。又為力辦其家事凡居室騎從之具無不備。嵩既感恩世衡反以他事掠治之械繫數十日極其楚毒嵩終不怨。居半年世衡召嵩語曰:「吾將使汝戒汝勿言。其苦有甚於此者汝能為我卒不言否?」嵩泣而允。世衡乃草野利書膏蠟致衲衣間密縫之。仍祝之曰:「此非濱死不得泄。若當泄時當言負恩不能成將軍之事也。」又以畫龜一幅、棗一部遺野利。野利見棗龜笑种曰:「使君年已長矣何以戲為?」度必有書索之。嵩自左右又對無有野利乃封信上元昊。元昊召嵩并野利詰問遺書。嵩堅執無書至箠楚極苦終不說。又數日私召至其宮仍令人問之曰:「不速言死矣。」嵩終不說乃令曳出斬之。乃大號而言曰:「空死不了將軍事吾負將軍!吾負將軍!」其人急追問之。嵩於是褫袖衣所書進。入移刻命嵩就館而陰遣愛將假為野利使使世衡。世衡疑是元昊使未即相見只令官屬日即館舍勞問。問及興州左右則詳近野利所部多不悉。適擒生虜數人世衡令於隙中密覘之。生虜因言使者姓名果元昊使。乃引見使者厚遣之。世衡度使者至嵩即還而野利死報矣。  世衡既殺野利又欲并去天都。因設祭境上書祭文:「於叛述二將相結有意本朝悼其垂成而失。」其祭文雜紙幣中有虜至急爇之以歸。叛字不可遽滅虜得之以獻元昊天都亦得罪。世衡又嘗以罪怒一番將杖其背僚屬為請皆莫能得。其人仗已即奔元昊元昊甚親信之。歲餘盡得其機密以歸。  校勘記  〔一〕「大」《資治通鑑》卷三十九作「太」據正。  〔二〕「叚琛」乃「段琛」之訛據《周書.韋孝寬傳》正。  〔三〕「牛道常」《周書.韋孝寬傳》作「牛道恆」據正下同。  〔四〕「疑」《周書.韋孝寬傳》作「款」據正。  〔五〕《周書.韋孝寬傳》「書」下無「若」字據刪。  〔六〕「叚秀實」乃「段秀實」之訛據《舊唐書.段秀實傳》正。  〔七〕「卭」《資治通鑑》卷二百五十五作「邛」據正。  〔八〕《資治通鑑》卷二百五十五「帥」下有「士卒」二字今據補。  〔九〕「連」《資治通鑑》卷二百五十五作「速」據正。  〔《兵壘》卷七終〕  ●點校凡例  底本為《中國兵書集成》影印清光緒三十三年鉛印本亦即是書傳世之惟一版本。  二.是書雖無別本對校惟所引史事多採自諸經、史、子之文本次點校即以是書內文與引書原文對勘為主。  三.古人引書不甚嚴謹或全引或節引。校對以保留原貌為上是書內文如屬全引則作細校如屬節引則除明顯錯訛外一般不作校補。若有節引過簡致文意不明者則酌情依引書原文增補。  四.凡有所校補則於句末標出校碼。內文錯字、衍字用小字括以( )號校正、增補之文字括以〔 〕號。原書之雙行小字注文則括以( )號字體大小改與正文相同。是書統以三十六字為綱故校勘記附於每一字之史事引證之後以便尋檢。  五.古體字、異體字、俗體字一律徑改不另出校記。  六.影本模糊難悉處均不妄補仍守古人闕疑之例以囗別之。  七.卷末附提要、著錄以備讀者參詳。  顯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64

历代笔记小说017《兵壘》(明)尹賓商 著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