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中国军傩———贵州地戏

中国军傩———贵州地戏.pdf

中国军傩———贵州地戏

吃苦是享受烦恼是智慧
2011-10-1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中国军傩———贵州地戏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該書得自網絡勿做商業用途歡迎光臨文化人類學論壇http:culturalanthropologyddcombbsphp中国军傩贵州地戏□庹修明贵州民族学院民族研究所内容提要 傩是中国古代重要祭仪,按活动场所与功能,大致可分为民间傩(乡人傩)、宫庭傩(官傩),寺院傩、军傩。军傩是古代军队于岁终或誓师演武祭祀仪式中的戴面具的群队所舞,兼备祭祀、实战、训练、娱乐的功能。贵州地戏是古代军傩的遗存与流变,是中国军队形态与特点保存最为完整的傩戏剧种,其分布不仅地域广阔,而且目前还有三百余地戏活跃于以安顺为中心的各地农村。本文就军傩的源流及安顺地戏的由来,及现存的演出形态和特色,以及中外学术界、艺术界对贵州地戏深厚的文化内涵的关注、考察、研究等诸多方面,作了比较全面深入的述论。关键词 军傩 地戏 源流 形态 研究  地戏是指主要流行于贵州清镇、平坝、安顺、镇宁、普安、郎岱、兴义、长顺等二十多个县(市),以及贵阳市郊区广大农村的一种古老剧种,它属于傩戏的一种军傩。地戏活动的中心在安顺,因此,习惯上叫“安顺地戏”。地戏在贵州有三百多堂,仅安顺就有一百二十五堂。军傩的源流军傩是古代军队于岁终或誓师演武的祭祀仪式中的戴面具的群队傩舞,兼备祭祀、实战、训练、娱乐的功能。军傩一词,虽晚见于“大傩”、“乡傩”,仅在南宋周去飞《岭外代答》里出现,“桂林傩队,自承平时名闻京师,曰:静江诸军傩。”但据《周礼·夏官司马》载:方相氏职属“夏官司马”。“马者,言为武者。”司傩长官虽属巫宫亦属武官。方相氏“执戈扬盾”当为军人。郑玄注《周礼·春官》曰:“傩谓执兵以有傩却也。”“执兵之傩”,亦军傩。方相氏驱鬼要戴上“黄金四目”的面具,面具是保护神的象征,也是人想象中与鬼蜮搏斗的精神武器。面具用于军旅,有振奋士气、护佑士卒、克敌致胜的心理功能。“神头鬼面”在战场上出现能使敌方震摄、恐惧、瓦解。最早将面具用于实战的记载,是东晋的朱伺。据《魏书·朱伺传》云,“夏口之越,伺用铁面自卫。”至南北朝,步朱伺者众,傩俯增添了一项新功能跃兵示武。《魏书礼志》载:“高宗和平三年十二月,因岁除大傩之礼,遂跃兵示武。更为制令:步兵阵于南,骑士阵于北,各击钟鼓以为节度。步兵所衣青、赤、黄、黑,别为部队,盾梢扬戟,相次周回转易,以相赴就。有飞龙腾蛇之度。为函箱鱼麟四门之阵,凡十余法,踞起前却,莫不应节。阵毕⋯⋯各令骑将去来挑战,步兵更进退以相去,南败北捷。”军傩所用面具,最初是铜质的,故有“黄金四目”,“黄金”可能就是指铜质,后为铁面。《北齐书·神武记》载,西魏晋州刺史常孝宽“守玉壁城中,出铁面”。到了北齐,军傩由耀兵示武,渐向舞蹈艺术转化,面具也渐向“刻木为面”转化。据《旧唐书·音乐志》载,“代面出于北齐,兰陵王长恭,才武而貌美,常着假面而对敌。常击周师金墉城下,勇寇三军,齐人壮之。为此舞以效其指挥击刺之容,谓之《南陵王入阵曲》。”至盛唐,《南陵王入阵曲》经艺人加工,成为一代假面歌舞之冠,亦称“代面”或者“大面”,即是军傩之流变。唐宋时期,是傩仪向傩戏发展的时期。唐段安节《乐府杂录》载,唐代宫廷大傩沿用汉代旧制,但规模大增,方相氏为四人,子多达五百余众,而“百姓亦人看,颇为壮观也”。宋以后,傩仪渐趋衰退,并向边陲地区转移,但作为戏剧的傩,却迅速发展起来。我们可以盂元老的《东京梦华录·驾登宝津楼诸军呈百戏》里,看到“诸军傩”戏的存在。傩仪最迟在宋代已经形成了戏。“⋯⋯忽作一声霹雳,谓之‘爆仗’,则蛮牌者引退,烟火大起,有假面长发,口吐狼牙烟火,如鬼神状者上场。着青贴金花短后之衣,贴金皂裤,跣足,携大铜锣随身,步舞而进退,谓之‘抱锣’。绕场数遭,或就地放烟火之类。又一声爆仗,乐部动《拜新月慢》曲,有面涂青绿,戴面具金睛,饰以豹皮绵绣看带之类,谓之‘硬鬼’。或执杆棒之类,作脚步蘸立,为驱捉视听之状。又爆仗一声,有假面长髯,展裹绿色靴筒,如钟魁像者,傍一人以小锣相拓和舞步,谓之‘舞判’。继有二三瘦脊,以粉涂身,金睛白面如髑髅状,系锦绣围肚看带,手执软杖,各作魁谐趋跄,举止若排戏,谓之‘哑杂剧’,⋯⋯忽有爆仗响,又忽烟火去。散处以青布围绕,列数十辈,皆假面异服,如祠中神鬼塑像,谓之‘抹跄’⋯⋯”贵州地戏是在“诸军傩”的基础上发展形成的,是属于傩戏系统里的一个分支军傩。安顺地戏的由来明王朝建立初期,国内局势极不稳定,元朝残存势力的拼死反抗,边疆“诸蛮”不停地叛乱。云南地处边陲,元残存势力相当顽固,加之又是“诸蛮”世居所在,更是长期动荡。为征服云南,朱元璋于洪武十四年(年)任命颖川侯傅友德率兵三十万远征云南,年底抵达普定(今安顺),旋即赴云南曲靖,在白石江边与元军决战,大胜。云南王梁王巴匝尔斡尔密挚妻子投滇池自杀,云南收复。从出师到取胜,明军仅用百日。安顺素有“黔之腹,滇之喉”之称,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南征军的重要大本营。明初的安顺,居住的主要是布依族、苗族、仡佬族居民,历代留居的是汉民,仅十之一二。随着南征军的屯居贵州,大量汉族人口的南迁,改变了贵州历来“民夷杂处而夷居十八九”的居民成份,和“溪洞山箐,内外隔离”的闭塞局面。为了防范“诸蛮”叛乱,朱元璋令择地建城,在修建城池的同时,明军在安顺、平坝一带,设置屯、堡、卫、所驻扎人马。贫苦出身的皇帝朱元璋说:“养兵而不病于农者,莫如屯田。”屯田的结果,巩固了边疆,养活了士兵,发展了当地经济,及把中原文化带进来。傩文化的主体本是中原文化,早在明军里盛行的融祭祀、操练、娱乐为一体的军傩,和在中原民间传承的民间傩,也随南征军和移民进入贵州,并与当地民情、民俗结合,形成了以安顺为中心的贵州地戏。贵州地戏的传承路线,基本上或主要是沿着南征军的行军路线及屯田驻军分布的,呈现出明显的带状构架,其中心是贵州安顺,并一直延伸到云南澄江县阳宗小屯一带。澄江阳宗小屯的《关索戏》,就与地戏具有相似的特征,同属军傩系列。至于“关索戏”,是流入该地后才定名的,与当地对关羽父子的崇敬有关。有关贵州地戏的地方史料,最早见于明·嘉靖《贵州通志》卷三,“除夕逐除,俗于是夕具牲礼,扎草缸,列纸马,陈火炬,家长督之,遍各房室驱呼怒吼,如斥遣状,谓之逐鬼,即古傩意也。”尚不见南征军习武征伐仪礼与当地民俗相融合的迹象。到了清康熙十四年(年),这一现象已根植民间,《贵州通志》卷二十九,有一段很具体的描绘:“土人所在多有,盖历代乏移民。在广顺、新天者(寨)与军民通婚姻,岁时礼节皆同。男子间贸易,妇人力耕作,种植时,用歌相答,哀怨殊可听。岁首则《民族艺术研究》年 第期近山魈,还村屯为傩,男子装饰如社火,击鼓以唱神歌,所至之家饮食之⋯⋯。”康熙三十一年《贵州通志》卷三十,刊印了一件《土人跳鬼之图》,图后附有一段文字,画面上的地戏场面,与今天的安顺地戏演出几乎一样。清道光七年(年)刘祖宪修《安平县志》卷五《风土志》载,“元宵遍张鼓乐,灯火爆竹扮演故事,有龙灯、狮子灯、花灯、地戏之乐。”地戏一词开始出现,沿用至今。地戏演出安顺地戏在春节期间演出二十天左右,称为“跳新春”,是岁终新正的聚戏活动,与逐疫、纳吉礼仪一起举行。地戏演出时,村口或醒目的地方要插上一面大红旗,旗上绣着很大的“帅”字,表示这个村子里今天要演出地戏,也有纳吉之意。演出由“开财门”、“扫开场”、“跳神”(演故事)、“扫收场”四部分组成。演出前,要将存放脸子的木箱(柜)从神庙或存放人家里抬出来,举行庄严的开箱仪式,请出脸子。有的村子还要举行祭庙、祭桥、祭水等仪式,尔后才开始演出。开财门之前,开财门之前先要“下四将”,即由四员大将表演“杀四门”,驱赶四方妖邪。“开财门”由演员扮成剧中人物。到村寨里各家各户门前说“吉利话”,主人家则备果品迎候,一来表示对角色的尊敬,二来以祝互吉。尔后,燃放鞭炮送客。“扫场”是一种打扫演出场地的祭祀仪式,也是军傩主要特征之一。因为演出夺关斩将,必留下许多阴魂,是不能不预先祭奠一番的。然后也含有扫除各种邪魔,保村寨平安,演出顺利之意。主持这项活动的是“麻和尚”和“土地公公”,演员们以领唱、齐唱方式,唱驱赶妖魔、扫除病邪和祭奠阴灵的段子。有时也要杀鸡宰鸭用禽血祭扫。目前,这一过场,正逐渐淡化。地戏的正戏演出叫“跳神”。交战双方的君主或主帅先坐在园场地营房位置,有戏唱戏,无戏看戏。演员们站在圆场地边缘上,然后“出马门”亮相,自报家门。戏从“朝王”开始,入朝面君,报告敌方已发兵进攻,君王听后,求良将拒敌,情节于是步步展开。由于搬演的是双方交战,地戏剧目只有武戏,没有文戏,更没有生活小戏和公案戏,只演“正史”,不演旁杂剧目,连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西厢记》、《水浒传》,也没有改编引入。地戏演出程序,宋运超先生在《祭祀戏剧志述》里,概括为八项:一、“开脸”:择黄道吉日,由“神头”率演员去神庙,在寨主主持下,从箱子中请出珍藏的“脸子”(面具)后,进行用鸡血(象征生命的复活)给“脸子”“开光”的仪式演员戴是“开光”后的“脸子”,即为“神”而非人了,故不称演戏而称“跳神”。二、“参庙、辞庙”:“神”之中的“一号人物”居中,其余一字而排开唱:“庆祝七月中元节,将爷引兵来参神参玉皇、阎罗、罗汉、土地、孔子等,求其保佑无病、无灾、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三、“扫开场”:由两个小童分戴红、蓝“脸子”,手持扇、帕(花灯也用此道具)雀跃入场,在喧闹的锣鼓声中,边唱边舞,跳完祝吉舞蹈后,念:“和合二仙,两手把住肩,有人侍奉我,财宝万万千⋯⋯一对童儿来相请,奉请将爷下教场。”四、“朝廷”:小童“扫场”毕,剧中正反四员将官同时出场起舞驱邪并吟诗。五、“设朝”:就是讲史、演史,把未演出的古史和将演出的史实,以及看戏的人三者联接起来,起导入演出的作用。“设朝”后进入戏剧演出。六、“跳神”:即地戏演出。七、“扫收场”:由戴“脸子”的峨眉山和尚与南天门土地对唱:“口是心非扫出去,一团和气扫进来多灾多难扫出去,清吉平安扫进来坏人坏事扫出去,正大光明扫进来⋯⋯和尚拜土地,年年大吉利土地拜和尚,年年大兴旺。”八、“封箱”:“扫场”结束,“神头”念念有词,放好“脸子”后“封箱”,送回神庙珍藏,以待来年再次请“神”。中国军傩贵州地戏地戏剧目与唱腔地戏演出的剧目、本子又叫“地戏谱”,“谱,布也,列年事也。”地戏具有以史为线索的性质。民间艺人有“戏叙史册”之说,陶关地戏队大旗上就有这四个字。按历史年代编排,现存剧目有,《封神演义》、《大被铁阳》、《东周列国志》、《楚汉相争》、《三国演义》、《大反山东》、《四马投唐》、《罗通扫北》、《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粉妆楼》、《郭子仪征西》、《残唐》、《二下南唐》(飞龙传)、《初下河东》、《二下河东》、《三下河东》《九转河东》、《二下偏关》、《八虎闯幽州》、《五虎平南》、《五虎平西》、《岳飞传》、《岳雷扫北》等,全是唱朝代兴衰的战争故事,构成军傩最主要特色。地戏是移民带进贵州的,移民中以屯军及军属为主体,其职业心态、军旅生活使移民推崇尚武精神,热爱战争中所涌现的英雄及其传奇故事,特别是那些出身士卒、在战争中成长为主帅的英雄,更有特殊的亲切感。诸如:薛仁贵、狄青、秦琼、岳飞、关羽、张飞这类人物。故而剧目中“不吉利”的情节,农民们是避而不演的,如“三国戏”只演到刘备进西川,封五虎上将为止,“走麦城”是不演的。《岳飞传》只演到朱仙镇而不演风波亭。一般唱本都以凯旋、团圆为结局。地戏剧目反映的时代是从商周到明朝,上下三千多年,但以唐宋战争故事为主流。一出戏一般分为十几本,每本又分若干回目。有学者对安顺演出最多的剧目进行调查,前十位是:《三国演义》、《薛丁山征西》、《反山东》、《四马投唐》、《三下河东》、《五虎平南》、《杨家将》、《薛仁贵征东》、《五虎平西》、《说岳》。地戏以第三人称叙事说唱本为剧本演出,唱本中并不标明“唱”“白”的字句,唱和白的前面也不标明谁唱、谁说,这种唱本不是圈子里的人很难看懂为演出剧本,犹如说唱本或阅读的本子。地戏唱本最老的版本为清代安顺五经文堂所刻的木刻本,但已难见到。现在农民所用的为手抄本,多为民国年间所抄。近年来油印本流行,在安顺地摊上也能买到,但不够准确、规范。由台湾《民俗曲艺丛书》出版、由帅学剑编《贵州安顺地戏剧本选》(剧本校订本),是第一本公开出版发行的本子。地戏剧本的文体是第三人称为主的叙事说唱。韵文句式是以七言为主体,兼及一些十字文,少数的五言,平仄宽松,要求不严,接近口语。对自是半文半白的散文,生硬而陈旧,但用得不多,一般用以连接剧情。剧本结尾或事件告一段落有诗云一类的赞语,起概括、强调、总结的作用。有人认为地戏说唱本形态正是戏剧由说唱衍变而来的证据。地戏的唱腔,《贵州通志》称之为“神歌”。七字一句,主角一气唱完,其他演员重复最后三个字,音色清越,高亢,地戏唱腔中,平调用得最多。平调又称普调、普板,粗扩拙朴,易记易学,极易普及。地戏的唱腔,近似安顺地区山歌、花灯的调子及川剧的高腔。这种一人唱、众人和的唱腔及打击乐伴奏的形式,与弋阳腔十分接近。“弋阳腔”是古代声腔、剧种。元代起源于江西弋阳一带。特点是一人独唱,众人帮腔,只用打击乐器伴奏。明代嘉靖时流行于今南京、北京、湖南、广东、福建、云南、贵州等地。由于善于与当地语言和民间曲调结合,在它的直接和间接影响下,产生了不少新的剧种,形成了一种新的声腔系统,一般称为“高腔”。清代以来,独立的弋阳腔剧种反而衰落、绝迹。安顺屯堡人的祖籍正是弋阳腔流行地域,屯堡人受弋阳腔的影响,懂得弋阳腔的唱法和特点,并引进地戏是顺理成章的。地戏唱腔古典朴实,简单中也强调变化,有平调、喜调、悲调之分,也有“传十字”、“吟诗”和“对话”等唱法。“传十字”用于书信来往,因唱词多为十字句而得名。“吟诗”用在描述主将上阵前披挂打扮的句子,开头往往用“赞白”二字启动。“对话”几乎与对白相同,用于叙述对话的地方。地戏伴秦的乐器,只有一锣一鼓。相传地戏传入贵州时就是如此,因为,那时还是军队的演武操练,当然只有军锣、战鼓。这两件家什使了数百年不变,是因为它与地戏热烈质朴的气氛非常协调。鼓点是军傩的“指挥”,丰富严整而已逐渐形成“套数”,有“催战鼓”、“行军鼓”、“聚将鼓”等诸傩多名目。《民族艺术研究》年 第期地戏角色安顺地戏,正规演出只准男演员参加,没有女性。角色有文将、武将、老将、少将、女将还有道人、小军、丑角。虽然已初具种种角色,尚无成熟戏剧中生、旦、净、末、丑等行当,属于标准的“农民戏剧”,武将是剧中梁柱,最受观众仰慕。由于军傩的性质,决定武将在地戏中的中心地位,是最受器重的角色。这些角色被神化和美化为星宿下凡,神通广大,武艺高超,并赋以神奇经历,深为乡民仰慕。地戏里的女将,包括丫环、小姐,都是由男演员扮演,没有女性参加演出。道人是个专门的行当,名目繁多,有铁板、飞钵、鱼嘴、乌龟、水牛等道人,他们都是一些魔法非凡的角色,或修炼成道或助主夺取天下或依仗魔法助主兴兵。这些角色的出现渲染了地戏的神秘氛围和怪诞的色彩。丑角主要是“老歪”,是一个戴歪嘴面具的角色。唱本中没有一句他的台词,全凭演员临场发挥,是个滑稽可笑的角色。小军又叫“小军老二”,角色往往由小孩子来扮演,出场的机会比较多,临场锻炼,长大后升演主将,这是地戏传承的一种好办法。“小军”动作简单、自由、可临场发挥。地戏里的动物由演员扮演,是独立的角色,有白虎、松鼠、赤兔马、呼雷豹等。用人扮演动物,是地戏角色的一个角色。地戏的布景道具等都很简朴,这是农民戏剧的特征之一。布景就地取材,常以桌子、树枝、竹竿之类代替。桌子象征高山、关隘,几张桌子搭成高台,插满树枝,即成《封神演义》里的神界。道具中最常用的兵器和脸子,兵器是木制的刀枪剑戟,短小轻捷,便于在小圆场里挥舞。地戏在道具使用上充分体现农民的不拘一格,如《三国演义》中张飞,本该使用丈八蛇矛,但到了安顺,刀、剑、矛、枪,拈着什么顺手就使什么。鞭炮、魔术弹、黄烟,意味着道人斗法布片、旗子一招,就钻天入地了战败者要摘下面具,置于地上,观众立刻知道这是首级已被斩下。武打是地戏的灵魂。只因演武戏,则每戏必打,每场必打。仅《征西》一台戏就有十六个关口,数十个战阵。武打总的说来分“主将”及小军两套,主将有八个套路:“操刀”、“挡刀”、“追刀”、“两飞脚”、“三飞脚”、“摆劈亮翅”、“前甩后甩”和“扇子戏”。小军套路要亲切多了:“猪拱鼻”、“背背篓”、“捡石头”、“插秧”、“小牛擦痒”、“打背板”、“敲九棍”、“刺咽喉”、“分比脚”、“围城”。两套武打套路不可搀杂混用身份在那儿摆着呢!地戏演员都是农民,戏装也多由农民自备。其实,所谓戏装,不过是在日常生活服上加上一条“战裙”。而“战裙”也往往由演员自家妻子手缝。当然兴致好的,会细细绣上各种图案。讲究的演员,腰间多佩饰物:鱼、如意、香包、扇袋,上绣各色图文吉语。这些饰物,与角色身份无关,为演员的爱人所赠。很可能作小牛擦痒的小军佩一精美荷包,而亮翅的大将腰下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安顺风习,青年男子扮地戏,实为一种充满吉喜的荣誉,缝制战裙的夫人作为观众站在场外,自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地戏演出,有如军事行动,严整肃穆,绝不许懒散嬉闹,很受村民敬重,且视为村寨兴旺的标志。村寨演出组之间经常互访,切磋剧艺,联络感情。在互相迎接仪式上,要“摆谜语阵”,村民都踊跃参加,气氛甚为欢乐和谐。在贵阳市郊和安顺地区有不少布依族村寨,那里也有地戏演出。《贵州古代史》载:“在都匀府、安顺府、南笼府一带的布依族,从屯兵那里学会了在平地上表演的‘地戏’,春节时用布依语唱(有的也用汉语)。服装和汉族穿的大致相同。”布依地戏有剧本、服装、脸子。唱腔采用布依族喜爱的七言民歌和十言酒礼歌,汉族观众多时也用汉语唱。戏装与汉族相同,但另有一套本民族的服装和佩饰乐器除汉族地戏用的锣鼓外,还有布依族的月琴、洞萧、铜锣、铜鼓等。除布依族外,苗族、仡佬族农民对地戏也很喜爱,许多村寨都吸收搬演汉族地戏。六百年前征伐屯田的原旨,想来早已没入缓缓流淌的历史长河。中国军傩贵州地戏地戏的面具地戏的脸子,是神化了的英雄面具。英雄崇拜是祖先崇拜的衍进,晚于鬼神崇拜。无论从崇拜的对象、面具的造型,以及它所表述的内容和形态看,地戏面具应晚出于傩堂戏面具。地戏面具同时具有神格和人格。安顺等地有专门从事脸子雕刻的艺人。村寨演出班于新购置的面具,未经法事前,可以随便放置,视为木雕:一经点将封号,即为神物。“开光”是将面具升华为“神”的仪式,由雕匠主持。先将脸子郑重陈列在神龛上,然后杀一只大公鸡,以鸡血点在脸子上,同时念动开光词,赋脸子以生命。地戏演出时,演员无一例外都要戴上面具。地戏面具的戴法与傩堂戏不同,先用青纱长统套头将头包住,置面具于额头之上,而不是象傩堂戏那样戴在脸上,这是便于武打。面具用丁香木或白杨木精雕细刻而成,作工讲究,神态生动。面具由面孔、帽盔、耳子三个部分组成。面相分文、武、老、少、女五类,俗称“五色相”。除主将外,还有小军、道人、丑角、动物等类别。诸多面具中,武将面具最复杂,可细分为少将、老将、女将、番将、正派将军、反派将军等。面具五官造型,形成了一定的程式,如眉毛必遵循“少将一枝箭,女将一棵线,武将烈如焰”之说嘴的刻法有“天包地”与“地包天”两种眼则是“男将豹眼圆睁,女将凤眼微闭”。地戏面具和耳子雕刻独具匠心。头盔上的装饰分龙凤饰、星宿饰、吉祥饰等男盔一般饰以龙纹,若隐若现,有头有尾,对称严整之下变化多端。图案有“二龙抢宝”、“十八金龙”等。女盔常用凤纹装饰,飞舞回旋,优美华丽,图案有“凤翔牡丹”、“双凤朝阳”等。地戏里的重要角色,大都是天上星宿下凡。有着很多传说故事。艺人们于是发挥想象,令面具直接述说。如岳飞的头盔上雕一只大鹏金翅鸟薛仁贵的头盔饰以白虎金兀术头盔和鼻子上都有火龙樊梨花头盔则须以玉女装饰。吉祥饰物多取谐音,也有索性直书其上,如《四马投唐》中程咬金面具的头盔是一只蝙蝠,翅膀下面有两枚古钱,额顶帽沿上有一个寿字,合起来即为“福(蝠)寿双全”。地戏面具的耳翅是活动的,常饰以龙风和各种吉祥花草。就技法而言,地戏脸子多为浅浮雕与镂空相结合,精细却不繁琐:色彩上用贴金、刷银的亮色,以及红、绿、蓝、白、黄、黑,几乎没有一种颜色不可拿来用上。有的面具还要镶嵌上玻璃片,华丽堂皇,十分了得。地戏面具是根据“地戏谱”提供的线索和民间有关此类人物传说来雕刻绘制的。这些英雄人物在流传中已趋定型,并有大量文字、图画、雕刻、脸谱可供参考,加之一堂地戏面具可多达百余面,实难避免雷同。地戏面具已日趋程式化,脸谱化,工艺化,渐渐少了傩堂戏面具那种个性与灵气。地戏的研究进入八十年代,随着中国傩学的兴起,傩戏、傩文化热的到来,贵州地戏以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学术和艺术价值,引起中外学术界、艺术界的关注。贵州地戏走出家门,吸引了数十个国家和港台学者、艺术家来安顺考察、交流、旅游,并邀请地戏到海外演出和展览,其中有三次影响最大。年月至月,安顺地戏应法国秋季艺术节组委会的邀请,赴巴黎参加第十五届巴黎秋季艺术节,同时举办演出和展览两项活动,之后,又赴西班牙首都参加第二届马德里艺术节。安顺地戏出访西欧天,演出场,观众多人次,面安顺地戏面具在巴黎郭安博物馆展出天,观众达余人。蓬皮牡总统夫人及法国文化界、艺术界、新闻界的知名人士、专家、学者五百多人出席了首演式。演出剧目《薛丁山征西》中《三擒三放》片断,引起欧洲艺术界强烈反响。年月,贵州安顺地戏团应台湾财团法人施合郑民俗文化基金会等邀请赴台展演。内容为:《民族艺术研究》年 第期詹家屯地戏团全省巡回演出六场民间工艺雕匠杨正坤面具雕刻表演安顺地戏面具展览同时还播放地戏在安顺屯堡演出的实况录相。几个项目交相辉映使参观者立即进入贵州屯堡文化的氛围。在台湾期间清华大学艺术活动中心等还组织了讲演会、座谈会,两岸学者、艺术家、研究生对安顺屯堡文化、地戏进行了广泛的学术交流。年月日至月日,应日本学术振兴会和早稻田大学演剧博物馆的邀请,贵州民族学院傩文化研究中心庹修明教授、陈玉平讲师及安顺地区博物馆馆长李业成赴日本讲学、考察,同去的还有安顺蔡宫地戏队演员作现场表演。月日,早稻田大学校长奥岛孝康接见了中方来访人员,之后演出地戏《大破金光阵》和《三擒三放》次日地戏队又在青山学院大学校园演出《锁阳大战》。此后,出访学者还作了三次专题演讲。与地戏在海外演出、展览、交流同步,地戏的研究硕果累累。中外学者发表研究地戏的文章有几百篇之多,专著、图册主要有:高伦《贵州地戏简史》(贵州人民出版社)、沈福馨《贵州安顺地戏面具》(民族出版社)、沈福馨《安顺地戏》(贵州人民出版社)、省文联编《安顺地戏论文集》(文化艺术出版社)、沈福馨、华年《安顺地戏脸子》(湖南美术出版社)、台湾清华大学艺术中心编《贵州腊染及地戏面具》(艺术中心出版)、省文联《贵州安顺地戏调查报告集》(台湾《民俗曲艺丛书》)、帅学剑《贵州安顺地戏剧本选》(台湾《民俗曲艺丛书》)等。海外学者对贵州安顺地戏研究有浓厚的兴趣和积极性,以与贵州民族学院合作为例:年月,贵州民族学院民族研究所与日本“中国民俗研究会”签订了“关于共同进行贵州傩文化及民俗研究的协议书”。根据协议,进行了三次学术交流及联合考察,在日本出版了调研成果《中国少数民族面具》(日文)。安顺地戏是考察的重点,广田律子教授多次到贵州,她的专著《鬼の来た道》就有安顺地戏章节。由台湾清华大学王秋桂教授主持的“中国地方戏与仪式这研究”计划,是一个以文化人类学为重点的多学科研究计划,参加这个研究计划的有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学者,也有英、美、法学者。该计划年启动,历时年,在十几个省(区)进行,计划成果已列入台湾《民俗曲艺丛书》出版,共八十册,二千多万字。这是近十年傩学调查研究最重大的成果,开创了汉学研究新领域,为当代学者所瞩目,王先生到过贵州八次,每次都要到安顺考察地戏,指导调研工作。《丛书》八十册,地戏就有两册。“中国西南民间仪礼与艺术”是日本早稻田大学演剧博物馆与贵州民院傩文化研究中心合作的研究课题,历时三年,已接近完成。成果之一《 面·傀儡· 面剧》(日文)已经出版,另有两册结题报告文集也即将在日本出版。课题日方执行人稻叶明子八次来贵州考察,每次都要去安顺实地考察,很快成了日本研究贵州地戏的著名学者。地戏剧本简单,故事情节粗糙,道具简陋、单调,服装简便无华。加之只有“武戏”没有“文戏”,表情达意有很大局限,比起京剧、川剧、越剧等逊色得多。那么地戏为什么能引起中外学者、艺术家如此浓厚的兴趣和关注呢这是因为地戏有着极其丰厚的文化内涵。地戏的学术价值大于审美价值,研究价值大于观赏价值。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曲六乙先生认为:“地戏的主要价值在于:它是至今仍然活跃在戏台上,并且仍有一定生命力的戏曲‘活化石’。”“对于研究戏曲发展史、戏曲剧种学以及中国傩戏的起源与流布,地戏可以提供一些珍贵的活资料。”(《贵州地戏简史》序)中国民俗学会理事长钟敬文教授指出:“最近一段时间,许多人都在饶有兴味地谈论中国美术馆展出的一批‘中国戏剧活化石’,这就是贵州民间傩戏面具展览。”内中原因是“它打开生活在现代都市社会的人们的眼界,启动着民俗、戏剧和宗教等多种人文学科研究者们的思路,也为如何办好各种民俗博物馆提出了有意义的课题。”(《傩戏论文选》)王春晓先生《论地戏价值系统》(载《安顺地戏论文集》)对地戏主要价值系统进行分析和归纳,并列表说明。(编辑 苏 青)中国军傩贵州地戏該書得自網絡勿做商業用途歡迎光臨文化人類學論壇http:culturalanthropologyddcombbsphp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9

中国军傩———贵州地戏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