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_汉书_艺文志_浅说

_汉书_艺文志_浅说.pdf

_汉书_艺文志_浅说

sinian556115
2011-10-1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_汉书_艺文志_浅说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第卷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Vol第期JournalofHubeiNormalUniversity(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No,《汉书·艺文志》浅说黄子房(湖北师范学院图书馆,湖北黄石 )〔摘 要〕 本文为评介性论文。文章简介了《汉书·艺文志》成书的过程。说明先由刘向校书编为《别录》,刘歆在《别录》基础上编为《七略》,班固再将《七略》稍加增删而成《艺文志》。文章主要考订了班固增删调整的情况。后一部分简述了《艺文志》的内容,并说明这部书目不仅是中国乃至世界第一部图书目录,而且提供了第一部图书目录分类法,具有巨大的历史价值。〔关键词〕 七略《汉书·艺文志》图书目录图书目录分类影响〔中图分类号〕G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秦始皇赢政是一位杰出的统治者,但也是一个残暴的独裁者。他为了巩固一姓一家的统治而采取的“焚书坑儒”的反动政策,不仅使无数的先秦典籍被焚毁,使上千年的文化传统遭到破坏,也使战国时代百家争鸣的风气从此寝息,以至秦王朝的文化园苑成为一片荒漠。有幸的是统一后的秦王朝只有短短的十五年,民间还存有一些先秦典籍,有些学者人还活着。汉高祖刘邦建立汉王朝,在国家安定以后,即着手收集先秦遗书。《汉书·艺文志》开篇的绪论即说:“汉兴,改秦之败,大收篇籍,广开献书之路。迄孝武世,书缺简脱,礼坏乐崩,圣上喟然而称曰:’朕甚闵然!’于是建藏书之策,置书写之官,下及诸子传说,皆充秘府。至成帝时,以书颇散亡,使谒者陈农求遗书于天下。诏光禄大夫刘向校经传诸子诗赋,步兵校尉任宏校兵书,太史令尹咸教数术,侍医李柱国校方技。每一书已,向辄条其篇目,撮其指意,录而奏之。会向卒,哀帝复使向子侍中奉车都尉歆卒父业。歆于是总群书而奏其《七略》,故有《辑略》,有《六艺略》,有《诸子略》,有《诗赋略》,有《兵书略》,有《数术略》,有《方技略》。今删其要,以备篇籍。”据以上简要的叙述,知汉王朝建国之后,即开始收集典籍,到汉武帝时“建藏书之策,置写书之官。”汉成帝时“使谒者陈农求遗书于天下”,收集先秦遗书,收集来的遗书肯定相当散乱,诏命刘向等人校勘整理。刘向并将每一种书“条其编目,撮其指意,录而奏之”。刘向死后,他的儿子刘歆又承父业,“总群书”而编为《七略》。班固再将《七略》“删其要”而成为《艺文志》。从汉初“大收篇籍”到刘向等人大规模校书历时约一百四、五十年再到班固《艺文志》定稿又历时一百多年,可知这部目录成书何其艰巨。绪论说得明白,《艺文志》是将刘歆《七略》“删其要”而成的。“删其要”者,颜师古注曰:“删去浮冗,取其指要也。”刘歆《七略》中的“辑略”并非书目。据颜师古的解释,“辑与集同,谓诸书之总要。”《艺文志》中每一部分后面都有提要,无疑就是刘歆的“诸书之总要”。不过这些提要不完全是刘歆的原文,是经过班固删改了的。我们现在从这些提要中,可以看到班固增删的痕迹。如《艺文志》绪论中写汉武帝“建藏书之策”,颜师古注引如淳曰“刘歆《七略》曰:外则有太常、太史、博士之藏,内则有延阁、广内、秘室之府。”是刘歆原文较详,班固改为简要的“建藏书之策”。又如“凡易十三家”的提要最后说:“刘向以中古文《易经》校施、孟、梁丘经,或脱去’无咎’、’悔亡’,唯费氏与古文同”。又,“凡乐六家”提要最后说:“刘向校书,得《史记》二十三篇,与禹不同,其道浸以益微。”这些文字都是班固语气,都放在提要之后,显现班固增加的。特别突出的是“凡小学十家”提要中,历叙周秦以来诸家小学著作之后,提到杨雄作《训纂编》顺续《苍颉》,然后说:“臣复续扬雄作十三章,凡一百二章,无复字,六艺群书所载略备矣。《苍颉》多古字,俗师失其读,宣帝时征齐人能正读者,张敞从受之,传至外孙之子杜林,为作训故,并列焉。”颜师古注引韦昭曰:“臣,班固自谓收稿日期 作者简介 黄子房,女,湖南娄底市人,湖北师范学院图书馆馆员。··也。”班固把自己增加的目录特别加以说明。可以看出,凡班固所加的文字,总放在提要的最后。由此可知,这些提要,原是刘歆的《辑略》,班固只是有所增删而已。至于整部目录,哪些是《七略》原有,哪些为班固增删调整,班固都用小字注明了。(刘歆书目六略,即“六艺略、诸子略、诗赋略,兵书略、数术略、方技略”,班固皆省去“略”字,只称“六艺、诸子、诗赋、兵书、数术、方技”,但他在最后总计时交代,“大凡书,六略三十八种”,仍称为六略。本文为叙述方便,仍用刘歆六略原名。)班固增删调整情况如下:《艺文志》“六艺略”中“凡书九家,四百一十二篇”,后面小字注:“入刘向《稽疑》一篇。”颜师古注:“此凡言’入’者,谓《七略》之外班氏新入也。其云’出’者与此同。”这条注非常重要,它告诉我们,“凡书九家”的书目,班固只增加了刘向《稽疑》一篇,其他都是《七略》原有的。“入”是增入的意思。与上述情况相同的还有“凡礼十三家,五百五十五篇”,后面小字注:“入《司马法》一家,百五十五篇。”意即“凡礼十三家”中有班固增加的《司马法》一家。又,“凡小学十家,四十五篇,”后面小字注:“入扬雄杜林二家二篇。”应作“入扬雄杜林二家各二篇”,即目录中的“扬雄《训纂》一篇、扬雄《苍颉训纂》一篇、杜林《苍颉训纂》一篇、杜林《苍颉故》一篇。”又“诸子略”中“右儒五十三家八百三十六篇”,后面小字注:“入扬雄一家三十八篇。”即目录中“扬雄所序三十八篇”,此班固所增。又,“右杂二十家四百三篇”,后面小字注:“入《兵法》。”然杂二十家目录中没有《兵法》,疑即其中的“《吴子》一篇”(吴起兵法),此亦班固所增。又,“诗赋略”中“右赋二十一家二百七十四篇”,后面小字注:“入扬雄八篇。”目录中有“扬雄赋二十篇”,班固增入的必在这二十篇之内。由此可知,《艺文志》中的书目,班固所增,仅有上述诸篇而已。(其中“礼”部增加的《司马法》还是从“兵书略”转过来的,见后。)除此之外,全系刘歆《七略》原编。班固“入”之外,还有“出”和“省”。所谓“出”,指某一书目从这个部分移出,转入另一部分,出于此而入于彼,亦即调整之意。如“诸子略”“凡诸子百八十九家四千三百二十四篇”,后面小字注:“出《蹴鞠》一家。”在“兵书略”中“右兵技巧十三家百九十九篇”,后面小字注:“入《蹴鞠》也。”可知即将《蹴鞠》一家由“诸子略”移到“兵书略”。又,“兵书略”“右兵权谋十三家”。后面小字注:“出《司马法》入礼也。”意即“兵权谋”中的《司马法》移入“六艺略”的“礼十三家”中以上两例“出”乃出此入彼之意非常明白。但“六艺略”中“凡乐六家百六十五篇”,后面小字注:“出淮南、刘向等《琴颂》七篇。”只有“出”没有表明“入”于何处。我们只能作猜测性解释,“淮南、刘向等《琴颂》七篇”移入了“诗赋略”,包含在“右赋二十家”的“淮南王赋八十二篇”、“刘向赋三十三篇”之内。古代“颂”与“赋”是相通的。所谓“省”,为减省删除之意。“兵书略”中“右兵技巧十三家百九十九篇”,后面小字注:“省《墨子》,重。”查“诸子略”墨六家中有“《墨子》七十一篇”。可知小字注的意思是《墨子》在“兵书略”中重出,故删去。“六艺略”中“凡《春秋》二十三家九百四十八篇”,后面小字注:“省《太史公》四篇。”此四篇必系重出,实包含在《春秋》二十三家“《太史公》百三十篇”之内,故删去。又,“兵书略”中“兵书权谋十三家二百五十九篇”,后面小字注:“省《伊尹》《太公》《管子》《孙卿子》《鹖冠子》《苏子》《蒯通》《陆贾》《淮南子》二百五十九种。”这九家书目可以在“诸子略”中一一找到,《伊尹》《太公》《管子》《鹖冠子》见于“诸子略”道家,《孙卿子》《陆贾》见于“诸子略”儒家,《苏子》《蒯通》见于“诸子略”纵横家,《淮南子》见于“诸子略”杂家故班固将这九家书目从“兵书略”删去。由此可知,《艺文志》全部书目基本上全是刘歆《七略》所原有,班固只是增加、调整或删去很少的一部分。也由此可知,《汉书·艺文志》的原编者是刘歆(刘歆又原于乃父刘向),班固只是作了一些增删和调整。但班固并没有欺骗我们,在《艺文志》的绪论中他说明了刘歆“总群书而奏其《七略》”,他本人只是“删其要以备篇籍”。前文已引颜师古的解释,所谓“删其要”,就是“删去浮冗,取其指要也。”《艺文志》全部书目分为六略。第一,六艺略。六艺,本指六经,是战国时代儒家的经典。但“六经”之名,却始见于《庄子·天运》孔子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天运》老子与孔子的对话,对儒家是否定的,孔子之时也没有“六经”的说法,但《诗》《书》《礼》《乐》《易》《春秋》称为“六经”必为战国时代儒家所尊崇。《史记·滑稽列传》谓孔子曰:“六艺于治一也,《礼》以节人,《乐》以发和,《书》以道事,《诗》以达意,《易》以神化,《春秋》以义。”这个“曰”的虽不可能是孔子,但足以证明汉人称六经为“六艺”,汉代典籍中通常言“六艺”都指六经。然《艺文志》中“六艺”却更多达九个部分,即“易、书、诗、礼、乐、春秋、论语、孝经、小学”。这是儒家把所尊崇的经典都归之“六艺”“六艺”成了儒家经典的代称,故“序六艺而有九种”。其中有几点需要说明。(一)“易、书、诗、礼、春秋”五种都有经书,而“凡乐六家”中没有《乐经》,只有《乐记》。(戴圣、刘向把《乐记》二十三篇中的十一篇编入《礼记》,余十二篇亡佚。)先秦有不有《乐经》,今文学家认为本无《乐经》,所谓“乐”是《诗经》的曲谱古文学家认为本有《乐经》,为秦始皇所焚毁。这个问题成了一个未能解决的谜。(二)儒家尊崇孔子,故《论语》得列为经。(三)“小学”中《史籀》等字书算不··得经书,把“小学”著作纳入“六艺”,说明我国古代对文字训诂的重视。唐代将《尔雅》列入十二经也是出于这种认识。第二,诸子略。提要说:“诸子十家,其可观者九家而已。”九家即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和农家。班固认为小说家乃“街谈巷议、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故不属于“可观者”之列。第三,诗赋略。古代第一部文学著作是《诗经》,儒家把《诗经》奉为经典,又把它当作政治教材,列入了六艺。把辞赋和一般歌诗编为“诗赋略”。凡赋七十八家、歌诗二十家。屈原赋二十五篇列于赋家首位,知汉人即以屈原为“辞赋之祖”。第四,兵书略。提要说:“兵家者,盖出于古司马之职,王官之武备也。《洪范》八政,八曰师。孔子曰为国者’足食足兵’,’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明兵之重也。”正是因为“明兵之重也”故单列“兵家”。随着图书分类的改进,到晋代“兵家”纳入“诸子”,《隋书·经籍志》兵家列入“子”书。第五,数术略。包括天文、历谱、五行、卜著之类的内容。第六,方技略。主要是医药方面的典籍,还有神仙养生方面的内容。据全志总计,“大凡书,六略三十八种,五百九十六家,万三千二百六十九卷。”这是当时国家存在的全部书籍。不排斥民间可能仍有《艺文志》所未曾登录的图书,但纵使有也不会很多。有个存疑的问题要说明一下。《艺文志》每略的各个部分书目数量都有小计,每略最后又有总计。但这些计量往往同实际数目不符。颜师古作注时即已发现,他在绪论末尾注曰:“其每略所条家及篇数,有与总凡不符者,转写脱误。年代久远,无以详知。”每略各个部分都有提要。前文已经说明,这些提要就是刘歆的“辑略”,颜师古称之为“诸书之总要”,班固稍有增删。其中“六艺略”提要较为详赡,内容主要是简述经传产生和传承的情况。所述经的产生有的并不可靠,如谓《易》“人更三圣”,即伏羲画八卦,文王作经,孔子为“彖、象、系辞、文言、序卦之属十篇”,都不可能是事实。又如“《书》之所起远矣,至孔子撰焉”,也不可信。有的当然是准确的。如谓“《论语》者,孔子应答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接闻夫子之语也。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夫子既卒,门人相与辑而论撰,故谓之《论语》。”这论断是正确的。提要所述汉代传承情况,则是可信的纪录,是研究经传的重要资料。“六艺”最后的总要,简要地表述了刘歆、班固的学术观点,主张治学要“存其大体”,反对支离破碎地解释经义说“五字之文,至于二三万言”,“幼童而守一经,百首而后能言”,认为这是“学者之大患”,是很精辟的见解。其他各略,提要只作简要的交代。《艺文志》不仅是我国古代第一部大型的图书目录,而且提出了第一部图书目录分类法。实际上在世界上也是第一部。《艺文志》成书于汉章帝建初年间(公元),早于德国人吉士纳年编著《万象图书分类法》约一千五百年。在图书史上文化学术史上都有划时代的意义。这种分类法实际在汉成帝时代即已成形。成帝命刘向校“经传、诸子、诗赋”,任宏校“兵书”,尹咸校“数术”,李柱国校“方技”,书目分为六略即已确定。刘向“条其篇目”,所编目录,颜师古注和其他书中都称为《别录》,然《隋书·经籍志》著录“《七略别录》二十卷,刘向撰。”可知“七略”之名实始于刘向,刘歆整理时,去掉“别录”二字,只称“七略”班固纳入《汉书》,称为《艺文志》,志中保持了这个分类法。《艺文志》的辑录实始于刘向刘歆,但班固的功绩也不能否定。他毕竟做了“删其浮冗”的工作,而且有所增删调整。更重要的是把这部书目纳入了《汉书》,作为十志之一,开史籍列入图书目录的先河,对后世编写史书起了模范的作用。后人编写历史或地方志都仿《汉书》体例,编辑书籍目录,形成一个优良的传统。正史中《隋书》《旧唐书》称为《经籍志》,《新唐书》《宋史》《明史》称为《艺文志》。清人又为其他各史补辑了不少“艺文志”专著。《艺文志》的存在对考订先秦汉代的典籍,研究古代学术源流有极大的价值。王鸣盛《十七史商榷》卷二十二引清人金榜说:“不通《汉书·艺文志》,不可以读天下书。《艺文志》者,学问之眉目,著述之门户也。”可见前人对这部书作了多么高的评价。《艺文志》所提的图书分类法对后世也有极大的影响。西晋武帝时荀勖编,《中经新簿》,将图书目录分为“甲部”,相当于“六艺略”“乙部”,相当于“诸子略”“丙部”,著录史书。《七略》、《艺文志》没有“史书略”,将《春秋》三传、《国语》、《战国策》、《太史公书》纳入“六艺略”,设立史书部是晋人所创。“丁部”,相当于“诗赋略”。(《中经新簿》已亡佚,其分类法见于《隋书·经籍志》。)唐代房玄龄等编《隋书·经籍志》,图书分类确立为“经、史、子、集”四部。“经部”相当“六艺略”,“史部”据晋人所创建立,“子部”相当“诸子略”,“集部”包括“诗赋”和各种别集、总集。魏晋之际,文学进入自觉的时代,文人创作了大量文学作品,出现了许多别集,这是图书目录“集部”创立的客观背景。“经、史、子、集”的分类持续到二十世纪,其始源则是《汉书·艺文志》。参 考 文 献司马迁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后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隋书M北京:中华书局,(责任编辑:胡兰芳)··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3

_汉书_艺文志_浅说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