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藏文前加字__和上古汉语的鼻音前置辅音

藏文前加字__和上古汉语的鼻音前置辅音.pdf

藏文前加字__和上古汉语的鼻音前置辅音

love-needing
2011-10-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藏文前加字__和上古汉语的鼻音前置辅音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民族语文》���年第期藏文前加字!∀#和上古汉语的鼻音前置辅音!薛才德〔提要〕对上古汉语带有鼻音前置辅音的复辅音声母,前人多有构拟。本文用邢公碗先生的语义比较法进行藏文和上古汉语的比较,论证藏文前加字’∀∃所标记的实际语音和上古汉语的弃音前置辅音对应。藏文前加字标记的是藏语声母中的前置辅音。藏文中有一个前加字’∀∃,应该是标记古代藏语复辅音声母中的前置辅音。但这个字母究竟读什么音,历来有不同的看法。因为这个字母在藏文中有三种读音在单独作声母时读∀∃或不发音,如’∀∃∋“光”,拉萨话读∀∃。,”,夏河话读#(在作韵尾时不发音,如‘)∋∗∀∃“喜欢”,拉萨话读∗#,(在作前置辅音时,除了已经没有复辅音的藏语方言外,有复辅音的藏语方言,这个前置辅音一律读与基本辅音同部位的鼻音,如夏河话’∀∃−“虫”读−。,‘∀∃∋∋“待”读∋。,,‘∀∃∋“头”读习�等等。由于藏文前加字所标记的语音和基字的语音基本是一致的,这个字母读三个音,作为前加字和基字的读音不一致,这个前加字所标记的语音就令人生疑,有人认为是浊擦音,有人认为是鼻音。认为浊擦音是根据基字的读音,认为鼻音是参考方言的读音,似乎都有道理。上古汉语有复辅音声母已是定论,对鼻音前置辅音,前人多有构拟,但依据的大多是汉语材料(虽也有人依据汉语和亲属语言比较材料,但往往推测多于实证。本文使用邢公碗先生创造的语义比较法,进行藏文和上古汉语的比较,论证藏文前加字‘∀∃所标记的实际语音和上古汉语的鼻音前置辅音。请看一组例子藏文‘−∗“飞行、翱翔”和−∗现在式“抚摩、搓揉”,这两个义项可以分别跟汉语“奋”和“扣”对应。#飞行、翱翔。《说文·奎部》“奋,辈也。”《诗·邺风·柏舟》“静言思之,不能奋飞。”毛传“不能如鸟奋翼而飞去。”�抚摩、搓揉。《说文·手部》“扣,抚持也。”《楚辞·九章·橘颂》“据青冥而掳虹兮,遂像忽而扣天。”洪兴祖补注“扣,抚也。”现代汉语有成语“们心自问’,。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本文由笔者博士论文的一节改写而成。本人博士论文的指导老师为邢公碗先生,瞿霭堂先生参与指导,谨在此向两位先生表示诚挚的感谢。�汉语上古音从李方桂�!∀#∃拟音系统。藏文用国际音标转写。汉语广州话字音按李新魁等《广州方言研究》标记�略有改动∃。藏语夏河话字音按华侃等《安多藏语口语词典》标记。现代口语里有这个字音,没有这个义项,在这个字音下加一短横。汉语例字下面加个点“·”表示这个字是前人和时贤已经找出的汉语同源字。∗广州∀∗‘’:“奋”夏河’∀∃−∗“飞行,,<=>州一”开>‘’复判留一−∗”扰摩’‘�藏文’∀∃−∗−∗,有两个义项可以分别跟汉语“蟠”和“谩”对应。烧、燃。《说文·火部》“潘,燕也。”《韩非子·和氏》“潘《诗》、《书》而明法令,塞私门之请,而遂公家之劳。”�责骂。《荀子·非相》“榔则不若,倩则谩之。”杨惊注“谩,欺毁也。”可列出对应式“广州∀∗,≅−广州∗−:∗“潘,,夏河−∗∗“谩,,夏河−∗’∀∃−∗−∗“烧、燃’,‘∀∃−∗−∗“责骂’,Α藏文∀∃−∗#−∗现在式,有两个义项可以分别跟汉语“披”和“靡”对应。#分散、分离。《左传·成公十八年》“今将崇诸侯之奸,而披其地,以塞夷庚。”杜预注“披,犹分也。”�没有。《尔雅·释言》“靡,无也。”《书·咸有一德》“天难堪,命靡常。”又,《诗·小雅·节南山》“不吊昊天,乱靡有定。”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广州户扩’:∃∗’’披,,’∀∃−∗#−∗“分离”#−广州Β∃,‘:∃∗Χ“靡,’’∀∃−∗#−∗“没有”Δ藏文‘∀∃−:ΒΕ∗古,有两个义项可以分别跟汉语“批”和“美”对应。#分开。《说文·人部》“批,别也。”《诗·王风·中谷有》“有女低离。”毛传“批,别也。”�美丽。“美”,甲骨文有这个书写符号,像人首上加羽毛或羊头等饰物之形,古人以此为美。《诗·邺风·静女》“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广州Β∃,广州Β∃’−:∃∋Χ“批”∀∃−:ΒΕ∗“分开”:∃∋Χ“美”∀∃−:ΒΕ∗“美丽”∗−ΒΕ>、<Φ藏文’∀∃−:Β∗现在式“遍布、蔓延”,既可以跟汉语“蕃”对应,又可以跟汉语“蔓”对应。《玉篇·卿部》“蕃,滋也,息也。”《左传·嘻公二十三年》“男女同姓,其生不蕃。”《玉篇·卿部》“蔓,延也。”《诗·唐风·葛生》“葛生蒙楚,蔽蔓于野。”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尸广州∀∗气≅−广州∗−:∗“蕃,,’∀∃−:Β−∗“遍布”∗“蔓”‘∀∃−:Β−∗“遍布”藏文’∀∃习−∗“失败、衰亡、破灭、遭殃”,可以跟汉语“崩、莞”对应。《广雅·释话一》“崩,坏也。”《诗·鲁颂·固宫》“不亏不崩。”郑玄笺“亏、崩,皆毁坏也。”又,《尔雅·释话下》“崩,死也。”《书·大浩》“武王崩,三监及淮夷叛。”《说文·死部》“亮,公埃碎也。”《论语·宪问》“君亮,百官总已以听于家宰三年。”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习Γ∗Η叨。。“崩”’。−∗“衰亡、破灭”亮”‘助习−∗“衰亡、破灭”例至例内部都有∗和−两个对应式。在∗式中,汉语的唇塞音声母自然对应于藏文的唇塞音基字,但在−式中,汉语的唇鼻音声母是对应于藏文前加字’∀∃一还是对应于藏文基字唇塞音呢Ι一些学者往往将汉语的唇鼻音声母跟藏文基字唇塞音对应,而不跟藏文前加字’∀∃一对应如全广镇,ϑΔ。如果把例至例内部的∗、−两式结合在一起分析,就会发现例至例Δ都有两个义项,汉语的两个字各有一个义项,它们韵母两两相同或相近,它们的声母,一个是唇塞音,一个是唇鼻音,例Φ和例都只有一个义项,例Φ中的“蕃”和“蔓”是同义字,例中的汉语“崩”和“莞”也是同义字,它们的韵母两两相同或相近,它们不同的仅仅是声母,一个唇塞音,一个唇鼻音。#Α每例∗、−两式,∗式汉语声母为唇塞音,−式汉语声母为唇鼻音,它们都对应于藏文的前加字和基字’∀∃Κ一Κ代表唇塞音,这种整齐的对应使我们有理由推测−式汉语唇鼻音声母对应的是藏文前加字∀∃一而不是基字’一Κ一。语义比较法同源字对应式不仅列出上古汉语和藏文的语音形式而且也附加列出了现代方言的语音形式。例�、例Α、例Δ和例Φ藏语夏河话的读音清楚地表明藏文前加字∀∃一是一个鼻音。联系藏语的其他方言和亲属语言情况就更清楚了。例如“没有”,普米兰坪∗‘,−。,,,却域∗,,∗,,,贵琼。,,,吕苏∗,,−,,,墨脱门巴∗,仙岛,,。,,,彝武定∗“∋动,‘,傈僳∗,‘∋和,,,哈尼绿春∗,‘∋不。,,《黄》第Φ号。“虫”,藏文‘且−,藏阿力克−。,木雅−。,,≅昌∗�Δ,贵琼−,,∗,,,藏拉萨‘,,墨脱门巴−,缅文,,阿昌∗,‘,傈僳∗,,Χ。,,《黄》第�ΑΦΑ号“吹’,,藏文‘。−∋,普米兰坪‘,Λ,,,错那门巴,,,,纳木兹∀,,,白,,,普米九龙,Φ,独龙≅ΦΦ,载瓦≅Μ‘《黄》第�Φ号。“叫”,藏文’∀∃−∗,道孚−∗,藏拉萨∗‘,,纳西−∗,‘,独龙Ν,,,,彝喜德,,,傈僳。,,《黄》第ΔΑΔ号。“麻子”,藏文’∀∃−∗≅Ε铭,道孚−∗≅Ε∗,却域−∗‘,≅Ε∗,,,扎坝−∗,,≅Ε∗,,,基诺:∗Δ�:,,,藏拉萨∗”≅Ε∗,�,普米九龙−∗,,≅Ε∗,,,木雅−∗,,≅施∗,,,吕苏∗,,≅Ε”,彝南华∗Μ‘≅ΕΜ‘,纳木兹∗,,≅ΕΕ,《黄》第���号。藏文带前加字‘∀∃一加双唇塞音基字的字,在现代方言或亲属语言中,或者保留同部位鼻音加塞音的复辅音声母,或者将一个音节变成两个音节,双唇鼻音同塞音分离,自成一个音节,或者脱落鼻音保留塞音,或者脱落塞音保留鼻音。用相同的方法,我们又发现了下列汉语跟藏文的对应ϑ藏文’∗习“强健、坚硬”,可以跟汉语“梗”和“猛”对应。《广雅·释话四》“梗,强也。”王念孙疏证“梗之言刚也。”《楚辞·九章·橘颂》“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方言》卷二“梗,猛也。韩、赵之间日梗。”《广雅·释话二》“猛,健也。”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广州∗习,‘∗习Χ“梗”’∗习。“强健、坚硬”<−广州∗习’’∗ΗΧ“猛”’∗习“强健、坚硬”Ο藏文’∋∗ΗΕ“光泽、光彩”,可以跟汉语“昌、明”对应。《说文·日部》“昌,日光也。《诗》曰‘东方昌矣。”,《尔雅·释言》“明,朗也。”《易·系辞下》‘旧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Ε巴习#ΒΗΜ’≅:叼“昌”夏河∋叼’:∃叨“明”夏河∋∗习‘∋∗习Ε“光泽、光彩”’∋叼Ε“光泽、光彩”藏文’Β∋Ε∗,有“坚硬”和“无畏”两个义项可以跟汉语“固”和“武”对应。坚硬。《玉篇·口部》“固,坚固也。”《诗·小雅·天保》“天保定尔,亦孔之固。”�无畏《格》。《广雅·释话二》“武,勇也。”《诗·郑风·羔裘》“羔裘豹饰,孔武有力。”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Δ>“广州ΓΠΕ≅−广州斗∗∋“固”夏河≅昌∗:∗邵“武,,夏河≅昌∗’Β∋,∗“坚硬”’Β∋Ε∗“无畏”例ϑ至例也有∗、−两式,∗式上古汉语声母为塞音对应于藏文基字塞音,−式上古汉语声母为唇鼻音对应于藏文前加字‘一。从汉语的角度来看,例至例−式汉语声母’一和例ϑ至例∋−式汉语声母’一没有什么不同。从藏文的角度来看,情况就不一样了。例至例−式藏文前加字和例ϑ至例∋−式藏文前加字,藏文是用不同字母来表示的,它们肯定有所不同。根据藏语现代方言格桑居冕和亲属语言比较,可以认定藏文前加字’∀∃一是跟基字塞音同部位的鼻音,具有可变性,随基字塞音发音部位的变化而变化。例如“这”,藏文‘∀∃∋∃,藏阿力克∋。,藏夏河∋。,景颇,,≅∗∃,,,藏拉萨≅∃‘,,普米兰坪‘,,吕苏≅Β,,,纳木兹≅Ν,,,白,‘《黄》第�Δ�号。“发抖”,藏文’∋∗,藏巴塘∋∗,,,藏阿力克∋∗,藏拉萨≅∗‘,,缅文≅,,独龙∗,‘∋∗,,,阿昌∗Α,,载瓦∗,,,纳西脚,,《黄》第Α�Α号。“光滑’,,藏文’。∋娜,藏夏河∋补−,贵琼∋(∗”,藏拉萨≅(∗‘,,,,墨脱门巴∋卿,错那门巴,,≅Ε∃”,木雅∗,,∗,,《黄》第�Αϑ号。“缝”,藏文‘血ΕΒ,吕苏∋秘,,∋秘,,,错那门巴≅Ε∃,,。,,:∗,,,白≅Ε。‘,,克伦≅Ε∗,,,彝南华全,‘,彝撒尼∗,《黄》第Α�Δ号。“对”,藏文’∀∃∋∋,藏阿力克≅夕,吕苏Β,,∋,,,勒期Ν,‘,错那门巴∗,,≅(,,,,道孚习∃习∃,彝南华习∗,,,彝撒尼习里,,《黄》第�ΔΦ号。“盖”,藏文’∀∃∋Β−Ε,藏夏河习∋Β,藏拉萨Β,,,却域,,≅。,,,普米兰坪,,,载瓦习∋,,,浪速习�,,,,勒期习,,《黄》第ΑΑ号。“卡住”,藏文’兔∗∋,藏巴塘习∋∗尹,错那门巴∋∗ΑΦ,博嘎尔络巴∗∗,彝武定少,,嘎卓∗,Φ,傈僳Η,,,哈尼墨江。∗,,山Β,,《黄》第ΔΦ号。从敦煌汉藏对音材料中,我们同样发现藏文前加字∀∃一是一个与基字塞音同部位的鼻音。如在藏译汉音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中,藏文‘∋()∗对汉字“灭”,藏文‘∋(对汉字“蜜”,藏文‘,对汉字“乃”,藏文’,∗对汉字“涅”,藏文‘−对汉字“五”,藏文‘,对汉字“碍”,藏文’)对汉字“眼”。根据李荣先生的《切韵音系》,“灭”是中古明母薛韵开口三等字,可以拟音为‘)“蜜”是中古明母质韵开口三等字,可以拟音为’,“乃”是中古泥母海韵开口一等字,可以拟音为’“涅”是中古泥母屑韵开口四等字,可以拟音为’,“五”是中古疑母姥韵合口一等字,可以拟音为‘加“碍”是中古疑母代韵开口一等字,可以拟音为’。)“眼”是中古疑母产韵开口二等字,可以拟音为‘习)。而汉语塞音声母字,藏文则用单辅音塞音字来对音。既然一些汉字的’一声母可以跟藏文前加字’一对应,那么,一些汉字的’一声母和’习一声母也可能跟藏文前加字’一对应。例如�周季文《藏译汉音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校注》,�语言研究》!∀年第期。�藏文’∀∃∋−∗现在式,有两个义项可以分别跟汉语“沓”和“纳”对应。#伤口愈合。《小尔雅·广言》“沓,合也。”《楚辞·天问》“天何所沓Ι十二焉分Ι”王逸注“沓,合也。言天与地合会何所Ι”�缝纫古。《论衡·程材》“刺绣之师,能缝帷裳。纳缕之工,不能织锦。”章炳麟《新方言·释器》“今淮南、吴、越谓破布牵连补缀者为纳头,亦谓刺绣为纳绣。直隶谓粗缝曰纳。”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Ε∗口=“沓”’∀∃∋−∗“愈合”“纳”’∀∃∋−弹“缝纫’,藏文’∀∃Β∋Ε∗达》,有两个义项可以跟汉语“阂”对应。#阻止。《集韵·德韵》“阂,碍也。”汉焦赣《易林·咸》“树柱阂车,失其正当。”�关闭。《说文·门部》“阂,外闭也。”《广韵·代韵》“阂,五溉切。”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广州丝Ο’∋“阂”‘∀∃Β∋Ε∗“阻止”广州习旦旦’。。∋“阂”‘队Β∋Ε∗“关闭”∗−记<�,藏文’∀∃∋∗《格》,有两个义项可以分别跟汉语“角”和“狱”对应。争斗。《广韵·觉韵》“角,竞也。”《尉缭子·武议》“夫将提鼓挥袍,临难决战,接兵角刃,鼓之而当,则赏功立名。”�口角。《说文·狄部》“狱,确也。”朱骏声通训定声“狱,讼也。”陆德明释文引卢植曰“狱,相质毅争讼者也。”《诗·召南·行露》“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Ι”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习:角”夏河≅∗肠∗‘∀∃∋∗“争斗”狱”夏河≅∗Γ∗‘∀∃∋∗“口角”Α,藏文’队−∗,有“背叛、反对”和“损害”两个义项可以分别跟汉语“违”和“危”对应。#背叛、反对。《广雅·释沽二》“违,倩也。”“违”字《说文》作“韦”。《说文·韦部》“章,相背也。从外口声。兽皮之韦可以束,枉庆相韦背,故借以为皮章。”甲骨文“韦”书写形式为二止或三止,前进方向相反相违而隔口相对。口似非声符而指城邑。“韦”字象巡行城邑之外,有包围之意。《书·尧典》“吁Θ静言庸违,象恭滔天。”�损害。《左传·昭公三十一年》“若艰难其身,以险危大人,而有名章彻,攻难之士将奔走之。”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Γ∗#Μ习∗∃Μ∋Ρ>=∋习Γ>=∋“违”“危”‘∀∃−∗“背叛、反对”’∀∃−∗“损害”Δ藏文’∀∃#“和气、谦和”和’∀∃#−∗“弄”,这两个义项可以跟汉语“和”和“玩”对应。#和气、谦和。《广韵·戈韵》“和,顺也。”《左传·文公十八年》“高辛氏有才子八人⋯忠肃共兹,宣慈惠和。”�弄《格》。《说文·玉部》“玩,弄也。”对应式扩嘿Γ么<Η,’舀’ΡΣ孟∋Γ∗习Γ∗“和”“玩”!∀∃#“和气、谦和”∀∃#−∗“玩,,巧藏文’##:−∗“失误”和’∀∃:“伪品”,这两个义项可以分别跟汉语“过”和“伪”对应。#失误《格》。《广雅·释沽三》“过,误也。”《周礼·地官·调人》“凡过而杀人者,以民成之。”�伪品。《荀子·性恶》“其善者伪也。”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广州ΓΕ’Γ∗“过,,∀∃:−∗“失误,,<−广州习∗∃“’习Γ:∗“伪”‘∀∃:“伪品”藏文且∗现在式“阻拦”,可以跟汉语“拒”和“御”对应。《广韵·语韵》“拒,捍也。”《孙子·九地》“是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小尔雅·广言》“御,抗也。”《诗·小雅·常棣》“兄弟阅于墙,外御其务。”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广州二Λ‘’∋Γ:∗∋Χ“拒”夏河。广州:Λ‘‘习Γ:叼“御”夏河。’∀∃∋∋∗“阻拦”’∀∃∋∋∗“阻拦”∗−之<ϑ藏文‘∀∃“分际、界限”,可以跟汉语“限、垠”对应。《小尔雅·广话》“限,界也。’,《管子·山权数》“置四限高下。”《说文·土部》“垠,地垠也。”《楚辞·九章·涉江》“霞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现代汉语有“万里无垠”等词语。这样,可以列出对应式’∋Χ“限,,’∀∃“界限,,’功。“垠”’∀∃“界限,’四在上述ϑ例对应式中,汉语和藏语存在着语义或语音的多层对应关系,它从一个新的角度证明了这些用于比较的字是同源字,从而也就有力地证明了汉语和藏语之间的亲缘关系。而汉语和藏语声母鼻冠音Τ同部位塞音系列严整的两两对应关系说明,不但古藏语声母有’Κ一、�’一、‘习一等系列,而且上古汉语�或前上古汉语∃声母也有’一、’一、’习一等系列。同时还证明了藏文前加字’标记的是与基字同部位的鼻音。陆志韦先生�!:∃认为上古汉语声母存在鼻冠音<同部位塞音的系列。他将上古明母拟为=>一和‘∋一,上古泥母拟为‘一和‘一,上古疑母拟为’沙一‘邢一。严学窘和尉迟治平先生�!∀∃对上古汉语声母鼻冠音<同部位塞音系列作了进一步的论证。他们所依据的大多是汉语内部的材料。张谢蓓蒂和张现先生�!∃也认为上古汉语声母有鼻冠音<同部位塞音系列,他们所依据的主要是汉语和藏语的比较材料,使用的是“语音语义单层对应”的历史比较法,这样,不可避免,推测的成分就比较大。他们认定藏文前加字’一是个鼻音,当汉语一个鼻音声母字跟藏文带前加字’一<塞音基字的字对应时,就推测这个汉字的鼻音曾经是鼻冠音,在这个鼻音后曾带有一个已失落了的同部位的塞音当汉语一个塞音声母字跟藏文带前加字’一<塞音基字的字对应时,就推测这个汉字的塞音前曾经带有一个已失落了的同部位的鼻冠音。本文运用语义比较法,每个例子都有)、∋两式,除例、例∀和例!外,在)、∋两式中,上古汉语的声母都是同部位的,)式为塞音声母,∋式为鼻音声母,它们分别对应于藏文作为基字的塞音和作为前加字的’一。这就大大提高了上古汉语�或前上古汉语∃存在鼻冠音<同部位塞音系列推测的可信度。尤其当)、∋两式中的上古汉语为同一个字或同一个谐声偏旁时,这种推测的可信度就更高了。如例,上古汉语“阂”,有两个义项,两个读音都对应于藏文同一个字‘且≅,Α�>)∃例,“限”和“垠”是同义字,它们都从“良”得声,都对应于藏文同一个字‘≅,可见,“阂”和“良”的上古声母当是’习一无疑了。既然藏文的前加字’跟上古汉语的鼻音前置辅音对应,它标记的应是鼻音而不是蚀擦音也是确定无疑的了。在藏文声母系统中,鼻音既可以出现在单辅音中,又可以出现在二合辅音和三合辅音中,出现在复辅音第一个位置上的鼻音有’一和‘一两个。陆志韦先生将上古汉语鼻音声母仅�大写字母代表鼻音后同部位的塞音。拟为鼻冠音Τ同部位塞音系列一套似乎是过于简单了。至于汉语厦门话中古明母字大多读唇塞音声母,中古疑母字大多读舌根塞音声母,很可能是类推作用造成的。主要参考文献北京大学中文系语言学教研室编《汉语方音字汇第二版》,文字改革出版社,Ο年。Υ−∃,ΡΦΟ,ςΩ∃#∋∃Ε≅’ΦΞ∗∋#∃Ε≅=∀Ω∃一Ψ∃−Β≅∗<祀Χ∃Β∗#Υ∗∃ΕΕ,ΖΒ≅∗ΩΒ∃∗Ζ脚ΩΒΒΕΟ格桑居冕《藏文字性法与古藏语音系》,《民族语文》年第期。格西曲吉札巴《格西曲札藏文辞典》,法尊、张克强等译,民族出版社,ΟΦ年。胡坦《藏语的语素变异和语音变迁》,《民族语文》ΟΔ年第Α期。一《略谈规则与例外》,《民族语文》Α年第Δ期。华侃、龙博甲《安多藏语口语词典》,甘肃民族出版社,Α年。黄布凡《藏缅语的“马”与古汉语的“胧”》,《中央民族学院学报》Ο年第�期。黄布凡主编《藏缅语族语言词汇》,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年。李方桂《上古音研究》,商务印书馆,Φ�年。李新魁等《广州方言研究》,广东人民出版社,Φ年。陆志韦《古音说略》,载《陆志韦语言学著作集一》,中华书局,ΟΦ年。瞿霭堂《藏语的复辅音》,《中国语文》Φ年第期。《藏语动词屈折形态的结构及其演变》,《民族语文》ΟΦ年第期。《汉藏语言历史比较研究的新课题系属问题及其他》,《中国社会科学》ΟΦ年第Φ期。全广镇《汉藏语同源词综探》,台湾学生书局,∴年。孙宏开《藏缅语复辅音的结构特点及其演变方式》,《中国语文》ΟΦ年第期。《原始藏缅语构拟中的一些问题以“马”为例》,《民族语文》Ο年第期。邢公碗《汉台语比较研究中的深层对应》,《民族语文》Α年第Φ期。《汉台语舌根音声母字深层对应例证》,《民族语文》Φ年第期。《汉苗语语义学比较法试探研究》,《民族语文》Φ年第期。《汉藏语研究的意义和方法》,在汉藏语系研究理论方法问题研讨会上的发言,Φ年。于道泉主编《藏汉对照拉萨口语词典》,民族出版社,ΟΑ年。严学窘、尉迟治平《汉语“鼻一塞复辅音声母的模式及其流变》,《音韵学研究》Ο年第�辑,中华书局。张谢蓓蒂、张混ΨΒΒ∗Ε∗#∃,Β)Ω≅=∃≅∃∗#Ε∀Ζ∃∗一∗,Ψ∃−Β≅一Κ∗,∗)Υ∃ΒΕΒς⊥ΒΕ#≅∀Η而Ε∃Ν∃)ΒΒ∀∗ΥΒΒ≅∃⊥Β#∗≅∃Ε∃Ιϑ《史语所集刊》第Δϑ本第Α分,台北。王辅世汉译本载《汉藏语系语言学论文》,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语言研究室,Ο�年。张怡荪主编《藏汉大辞典》,民族出版社,ΟΦ年。赵秉漩、竺家宁编《古汉语复声母论文集》,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Ο年。ς−Ε≅∗Β≅ΨΒΨ∃−Β≅∗#Β≅≅ΒΓ∃ΒΦ≅∗ΕΒ∃−Β)∀∃Ε≅∗≅ΒΒΕΒ)ΒΕ∗≅∀Β#Ε≅ΒΕ∃∗Β∃Β≅Ψ∃−Β≅∗≅∗即Β,≅Β∗≅)ΒΕ≅∗≅Ε≅ΒΒΒ印)ΒΒΒ−Β≅ΓΒΒ≅ΒΒΕ∗≅∗Β)−Λ≅ΒΒΕΒ)∀∃∃Ψ∃−Β≅∗∗)≅Β∗Ε∗#ΒΕ∗≅ΒΕΒ)∃∗Β∃Β≅Υ∃ΒΕΒ,−∗ΕΒ)≅ΒΕ卿∗≅∃ΒΒ∗∃ΕΒ≅)ΒΒ∗≅Β)−ΛΖ⎯∃∋Υ心罗∗·通信地址�⎯ΔΑ上海祁翔路号上海大学中文系

VIP免券下载文档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7

藏文前加字__和上古汉语的鼻音前置辅音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