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秀色田园.txt

秀色田园.txt

秀色田园.txt

上传者: 秦悠然
4w+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30 举报

简介: 一朝穿越到古代农家,成了出生不久的五丫头。这里山清水秀小桥流水,本以为秀色田园幸福长,谁料远亲近邻麻烦事还真多,这边方歇那边闹,鸡毛蒜皮争不休,都是家穷女儿多惹的,看小女子如何带领全家奔向小康生活……   读者简评:家长里短,种田甜文,好看,姐姐们好萌。

秀色田园作者:某某宝  第一章穿越农家  惊蜇已过,溪水萦绕青山抱的李家村,又迎来了桃花红、梨花白,黄莺鸣叫燕飞来的时节。  溪边地头,随处可见的梨树上,洁白如玉的梨花开得团团簇簇沐着阳光,白得就象去年冬上那场没了膝盖的大雪。溪岸边柳村也跟着悄悄的泛了绿,远远望去,黑褐枝梢上象是蒙了一层青黄薄纱,倒映在清凌凌的溪水中。  李家村最东头有户人家远远瞧去,白墙黛瓦掩映在一大片碗口粗竹林中,竹子刚发了新芽,和着黄黄的竹子杆,黄绿相间,倒有别有一番趣味儿。  三月初九这天早上,天刚蒙蒙亮,青白的晨光映进纸窗,轻柔湿润的晨风从窗缝中透进,轻盈盈的带着香浓甜糜的梨花气息。  老李头的大儿媳何氏醒来有一会儿子了,眼睛直直盯着房梁,寻思着大丫头的夹袄子小了,该抽空改改给二丫头穿;三丫头好动,一双新鞋穿不了多久,又破得快露大脚趾了,今儿得抽空从里面给补上两层,省得让街坊邻里瞧见了笑话;天一里一里热了,四丫头的薄衣裳还没着落呢;五丫头……唉,她想到这里叹了口气,手轻柔的伸到被子里,摸着那小小人儿的后背,入手是孩子纤瘦的脊骨肋骨……神色暗淡下来,这孩子自出生起就没享过一天的福,她心里头憋屈,奶水刚出满月就没了,好在这孩子乖巧安生得很,象是知道家里艰难,给什么吃什么,不哭不闹的,一点也不挑。想到这儿,她又笑了起来。  抬身亲了亲女儿光洁的小额头,手护在她长满浓密黑发的小脑袋上轻轻摸着。  晨光映着她瓷般细白的小脸儿,上面似是渡了一层莹润的光。凑近细看,长而密的眼睫毛一抖一抖的,小嘴微翕着,也不知在做什么香甜的梦。  李薇也早就醒了,到这个时空三个多月,被困在这副初生婴儿的身体里,整日睡了吃吃了睡的,再多的瞌睡也睡足了。  听着身边新任娘亲的叹息,她心头也百般不是滋味儿,若不是自己又个是丫头,李家老两口也不会这么不待见自家娘亲。  猪圈里三头老母猪饿得哼哼直叫,牲口棚里一头牛一头驴比赛似的叫唤,鸡舍里的五六只鸡也应景的扑棱着翅膀“咕咕咕”的叫得欢。  李薇早已习惯农家早晨的独特交响曲。何氏瞧了瞧天色,轻拍着李薇,“乖,乖,起来嘘嘘喽。”  李薇很是配合的睁开眼睛,咧着没长牙的小嘴朝着何氏“咯咯咯”的笑起来,何氏高兴得一把抱起她,亲了又亲,“哎哟,娘的乖女儿,一大早的笑这么欢实,梦到什么好事儿?”用小褥子包着她,下了床,就着臊气冲天的马桶把了尿。  丈夫李海歆也醒了,一边穿衣裳一边笑,“她这么小能听懂什么?”  何氏抱着李薇回了床,解开襁褓,给她穿衣,笑笑,“谁说听不懂,咱家这五丫头可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从生下来就不哭不闹的,屙屎撒尿也知道叫人,比别的孩子少洗了多少尿布,省了多少工夫。瞧这小脸儿白嫩干净的,将来准是个少奶奶的命儿。”何氏给五丫头穿好了衣裳,伸手轻戳她花瓣似的小嘴,“给你爹笑一个。”  李薇很配合的小手挥舞拍打,冲着她爹“咯咯咯”的笑起来,虽然装小孩对她来说还是有点难度,可这是目前她唯一能做的逗他们开心的事儿。  何氏喜得抱着亲了又亲,白了丈夫一眼,“瞧吧,我说她听得懂呢。”  李海歆也稀奇得很,抱过女儿亲了几口,硬硬的胡子茬儿扎得李薇小脸一抽一抽的,新长出的镰刀弯月眉跟着皱巴起来,何氏瞧见又笑出声来。李海歆也笑了,“嫌弃你爹呢。”  堂门屋“咯吱”一声开了,婆婆李王氏扑打着衣裳出了门,捡着肩上的落发,走到西屋南间窗下喊,“春桃娘,还没起呢?”  何氏应了声,麻溜的穿衣下床。大女儿春桃从北间过来,从床上抱起李薇,点她的小额头,“你个小人精儿,一大早的又逗爹娘高兴了?在那屋就听见你笑了。”  李薇对这个外表秀气又能干的大姐十分有好感,冲着她咧着没长牙的小嘴又笑了起来。  “哎哟,还真是个小人精儿,知道谁对你好……”春桃在她的小嫩脸儿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笑起来,“今儿晌午再叫大山去溪里头捞捞,要是能捞出条小鱼来,给我们小妹做鱼汤喝。”抱着李薇出了南间,往北间走去。  何氏梳好头,捡了肩上的落发,在她身后叮咛,“可别再叫大山去了。你大武嫂子宝贝得啥活也不让干,知道了该心疼了。”  春桃应了声。李海歆笑笑,“昨儿下晌的时候,我在南沟那里下了个鱼篓子,今儿说不定就有鱼了。”  何氏催他赶着去看看,若是有鱼,晌午让春桃在家里熬鱼汤给五丫头喝。  李王氏叫完老大家的,又到东屋南间窗下叫老二家的。沉着脸儿拎了水桶添了半桶清水去饮牲口。  何氏出来瞧见她的脸色儿也不多言语,打了声招呼,端水洗了脸,去院外抱柴升火做饭。  水烧得半热,叫春桃过来舀些热水给她五丫头洗脸,李王氏把饮牛桶顿得“扑嗵”作响,进了厨房,“孩子牙巴的恁娇着!”  何氏笑了笑,站身起身子,舀了半瓢子苞谷糁,待春桃端着瓦盆走远了,才说,“也不是娇着她。三月里的天,水还寒着,孩子受了凉,不还得去瞧郎中?!”  二儿媳许氏抄着手进了厨房,倚在门框上,头脸儿望天,“大嫂,我听人说大青山上的送子娘娘庙可神了,我娘家门上有个媳妇儿也是一连生了五个闺女,一直想要个男娃儿,诚心上山求了菩萨拜了神,还特意捡了块送子石头,结果,这最后一胎真是个儿子,长得胖乎着呢。不过……”许氏“咯咯咯”的笑起来,“人家说,这求子一看心诚,二看机缘,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求成的……”  何氏心头微恼,不吭声往灶里添着柴。李王氏更恼,把剥了一半儿的白菜往菜案子上一顿,“还不去喂鸡,给牲口棚添草料!”  许氏背着婆婆,鼻眼朝天的哼一声,扭着腰儿去牲口棚旁边的草料棚里,给牲口上了两筛子轧好的苞谷杆儿,又舀了半瓢子干瘪谷子去喂鸡。  春桃就着温水给小妹洗了脸儿,又叫大妹春兰给那两个也洗洗,逐个给四个妹妹梳了头,姐妹五人清爽干净的出了屋门,领着她们到篱笆墙西北角有两棵高大的梨树下去玩。  何氏从厨房里扭头瞧见,心里头一阵阵酸,又温暖。  白得似雪的梨花瓣飘飘扬扬的打转儿落下,落在几个女儿的头上脸上,在地上洒了一层雪似的白。  团团簇簇的梨花,映着女儿们的嫩脸娇颜,可爱的笑脸儿,让人怎么看心里头怎么舒坦。何氏虽没读过书,也听过几出戏,极象那戏文里的唱词:人面映花两娇艳。  只这一眼便把何氏心里头的没男娃儿的遗憾消去了大半儿。打定主意不去求什么神佛,若是能得了男娃儿最好,若是命里没有,她也不强求。  自己家这五个丫头不是她自夸,模样长得俊着呢。  自己熬过这几年的苦,待女儿大了,那还不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到那个时候,也该轮到她硬气一回了。  这么一想,心头便松快了,手脚利索的取下房梁上吊着的竹篮子,里面是昨儿刚蒸好的苞谷饼子黑面窝头还有两个细白面卷子,昨儿午饭时,她记得还有两个整个儿的,这会只剩下一个整个,另一个只剩下小半个。  晚饭是老二媳妇儿做的,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何氏旁的事儿可以不争,可五丫头没奶喝,看尽婆婆的脸色,才得了这点细白面口粮,还被人偷嘴去。脸沉了下来,把馍篮子递到李王氏面前儿,说,“娘,晌午再发一碗细白面吧。”  李王氏正被许氏的话戳得心里头不舒坦,五丫头怀上前,她和前巷子里的九嫂子一道儿上过大青山,也拜了送子娘娘捡了送子石头儿,结果何氏生下来还是闺女。她不信二儿媳不知道这事儿。  了眼馍篮子,心头的火苗更盛,把刚切了一半儿的白菜扔到案上,走到厨房门口冲着正给猪圈里添猪草的李家老三,大声叫嚷,“老三,别添了,见天儿偷嘴吃,还能饿死她!”  顺手抄起棍子,一阵风似的跑到猪圈前,朝着抢食猪草的母猪一顿乱敲,“吃,吃,就知道吃!馋不死你个嘴,猪娃子的食儿你都抢!”  偏巧有一头母猪刚下过小猪崽,护食的很又不肯好好奶猪崽子,李老头只好趁着镇上有集,刚满一个月就拉去卖了。  李海歆拎着两条巴掌长的半大鲫鱼进了院中,眉头一皱,“娘,你干嘛呢?”  李王氏气哼的棍子一扔,“要不是这该死的猪护食儿,也能多卖几个钱儿!”朝东屋恨恨的瞪了眼,扭头去了厨房。  许氏在东屋气得不行,朝老二道:“你瞧瞧你娘,这又是指骂谁呢?”  老二瞪她一眼,“你就消停会儿吧。”下炕汲了鞋子出了东屋。  ――――――――――――――――――――――――――――  第二章五丫梨花  更新时间2011-4-2715:30:44字数:4794  李薇已习惯了李王氏的作派,她与老二家的许氏没一天不叮浜磕碰的,整日价指桑骂槐的斗得欢。偏家里的男人都是闷性子,任你再吵吵,他们也跟没听见似的。  何氏手脚利索的做好了早饭,一如往常,早饭是苞谷糁糊糊,高梁窝头、苞谷糁饼子,两个桌上各放了一小盆儿醋盐腌生白菜,丁点油没有放,还有一碟子黑漆漆的自家腌的大酱。  家里人口多,老李头和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一桌,这边婆婆李王氏领着两个媳妇儿和七个小的。  在李家村,除非特别讲究的人家,或者家里来了贵客,一般都在院中露天摆饭桌。  春桃把李薇交给何氏,又叫三个妹妹坐下,李王氏刚说了句吃饭,老二家的一大一小两个小子便站起来,抓起筷子大口大口夹着菜往嘴里塞,滴拉了一桌子汤水。  李王氏脸儿刷的黑了下来,嘴皮子动了动,也没说什么。何氏朝春桃笑了笑,又叫那三个,“你们也快点吃,吃完饭扫扫院子,帮嬷嬷干点活儿。”  春桃三个文文气气的吃着,何氏给四丫头春杏夹菜,一手抱着李薇用稀糊糊汤将细白面馍泡开,拿勺子碾碎,再一点点喂她吃。  李薇到这里这么久,还没尝过盐味儿,眼巴巴盯着那盘生拌白菜,这会儿她也不嫌那两个鼻涕虫小子恶心了,口水不知不觉流下来,把围嘴浸得湿了一大片。  许氏夹了满满一筷子菜往嘴里送,抬头对上她那双馋巴巴圆溜溜可怜兮兮亮晶晶的大眼睛儿,象小大人一般放着亮光,笑,“哟,你们瞧五丫头!”  何氏一低头也笑了,点她的额头,“瞧这小馋样,饭马上就好!”加紧手里的动作,孩子还太小,得磨得细细的才行。  春桃坐在李薇对面儿,看着妹妹馋巴巴盯着那盆拌白菜,口水长流,小手抬到嘴边儿,划拉一下,把口水拖得老长,太阳照过来,亮晶晶的闪着光,觉得她这小馋样实在好笑,夹了一筷子白菜往前一伸逗她,“小妹想吃这个?”  李薇被人猜中了心事,高兴得手舞足蹈,两只小手朝春桃伸去,咧开小嘴“咯咯咯”的笑起来。  “哎,小妹真想吃这个!”春柳叫起来,也夹了一筷子白菜逗她。  李薇刹那间做出反应,小手向更近的三姐伸去。  这下就连李王氏也被吸引住了,停了筷子,睁大眼睛看着小孙女。老大家的常说这个孩子如何省心如何不一般,往常只当是她又添了女娃儿脸上无光,四处说嘴。不爱哭闹的孩子也不是没见过,也没甚么稀奇的。  可这会儿,她倒有几分信儿老大家的话。  试着用筷子头沾了沾大酱,凑到李薇嘴边儿,“五丫,来吃嬷嬷这个。”  李薇略纠结了下,决定忽视她那满口黄牙和在她口里几进几出的筷子,她也看出来了,这个家里,李王氏才是掌着财政的实权人物,自己要想不被饿死,健健康康的长大,讨她喜欢也是个不错的法子,况且,娘为了给自己争点口粮受了这老太太多少的刮刺闲气。  刹那间心思电转,认定这是个不错的法子。也能让她娘轻松点不是?  舍了春柳转向李王氏,手舞得更欢实,笑得更响亮,腿上用劲儿,挣着身子向她扑去。  小孩子讨大人高兴只需一个笑容,一个简单的动作。李王氏的脸儿霎时笑得如朵盛开的菊花儿,从何氏怀里接过李薇,将沾了大酱汤的筷子伸到她嘴边儿,李薇张口含住,咸!咸得她不由打了个哆嗦。  她挤眉苦脸儿的怪样子,惹得一桌子哈哈大笑。  何氏听人说小孩儿不能吃太咸的东西,忙喂她一口粥,李薇就着勺子喝了一大口,还带着响儿。  何氏喜得合不拢嘴儿,往常这孩子虽也肯吃家常的粥,却没有跟今天这样吃得这么香过。  连着喂了几口粥,李薇又盯上那盆只剩下汤水的白菜盆。  李王氏稀奇的叫老李头,“老头子你来瞧这孩子,哎哟,跟小大人似的,一口菜一口汤,吃得欢!”  李薇今儿下定决心要发挥发挥她这个伪小孩的先天优势,李王氏一叫,她挣着小身子向老李头那边儿看,笑咯咯的伸出小手儿。  老李头也笑了,接过抱在怀中,惦了惦,“哟,这丫头现在可认得人了。”  二姑海棠放下碗,凑近李薇,笑笑,“认得哪个是你三姑不?”  李薇转头朝着三姑海英咯咯的笑,又伸手让她抱。海棠不信才三个月的小孩这么精怪,再问,“哪个是你三叔?”  李薇又转头冲头李家老三李海嵘咯咯的笑着,这下连一向冷脸的李家老三也笑起来,夸赞一句。  何氏接过她,在她小屁股拍了一下,“今儿怎么变成小疯子了?来,吃饭了。”抱着她回桌坐下,喂馒头糊糊吃。春柳见自家小妹的眼还直勾勾的盯着菜汤盆看,用筷子头点了菜汤,塞到她嘴里,李薇心中感激,又冲她咯咯笑了几声。  许氏心里头有些不大高兴,唏哩胡噜的喝完粥,用掌根子抹了抹嘴巴,筷子在手心一下一下戳着,“春峰大姨家的侄媳妇儿家的小儿子也精怪得很,不到三个月都认人了,九个月就会叫嬷嬷爷爷,不到一岁上就会走路了……”  何氏笑了笑没接话。  “爹,五丫还没名字呢。”五丫自生下来,爹娘正眼也没看一眼,他与春桃娘也不敢自做主张,怕惹得这老两口更加不痛快。这会儿趁着一大家子都高兴,李海歆就寻思着把这事儿说说。  果然,李王氏扭过头,催老李头,“吃完饭你去九哥家一趟,让他查查,给咱五丫起个好名字。”  老李头放下粥碗,站起身子,“现成的名字还用他起?”指着篱笆墙边儿两棵盛开得灿烂如雪的梨树,“就叫梨花吧。”  二姑海棠“扑哧”笑了,“这名字起得好。大嫂家桃兰柳杏都有了,再有个梨花也不错。”  李王氏也笑了,“嗯,中,五丫头长得白净,也趁这梨花。老大媳妇儿你说咋样?”  何氏瞄了眼李海歆,见他笑眯眯的,转头看那两棵高大梨树的雪白花朵,白白的花瓣粉红的蕊儿,极象女儿白净的脸儿红嘟嘟的小嘴,默念一遍,也顺口,心下满意,“爹起的名字怪好。就叫梨花吧!”  可怜李薇一口馍馍粥没咽下,就从五丫变成更乡土的梨花。  用完早饭,老李头扛着锄头带三个儿子下地。这时节正是锄草保墒的好时节,老天又作美,前儿刚下了一场春雨,早上起身他去村南头那十亩好田里瞧了瞧,不粘不沾,湿度刚刚好。  春桃过来要抱李薇,哦,现在该叫梨花了。她因存着讨好李王氏把小身子死扭活扭的,不肯让她抱。挣着向李王氏伸出小手,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老大家的五个丫头,只老大春桃小时候跟李王氏亲近些,也是因她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家里稀罕,李王氏狠带过一段时间。后来孩子大了,李王氏又因生女儿生儿子的事儿跟何氏有了摩擦,闺女自然偏向娘,春桃也就跟她疏远了。再后来的这几个丫头,她既没管过,也不亲近。五丫生下来,今日更是第一回抱。  虽然奇怪,心里头却美滋滋的。伸手接过来,抱在怀中亲了亲,“我们梨花想嬷嬷抱?”  李薇回以咯咯咯的笑。  李王氏乐得抱起她向外走,“走,嬷嬷带你去转转。”  看着大姐和另外三个姐姐怔立在桌子旁,黯然受伤的神情,她心里有点堵,想了想又觉得现下最重要的是哄老太太高兴,让自己吃饱饭,让亲娘少受点累,少作点难,四个姐姐对她打心眼里好,她是不可能忘的。便把脸儿埋在李王氏满是头油腥味的衣领中。  梨花被李王氏带走,不止春桃几个难过,就连何氏心里头也觉空落落,就象女儿被人抢去了一般。  “大嫂,愣什么呢,今儿轮到你刷锅喂猪了。”何氏几个的神情让她心头略爽快些。脸儿上带着笑,推了饭碗,拉扯两个儿子进了东屋。进了屋,脸儿便拉了下来,今儿,先是婆婆话里话外的指骂,后是老大家的五丫头哄得老两口连宝贝孙子一眼也没瞧。  “娘,小妹还小呢。”春桃偷偷扯了何氏衣角,手脚利索的收拾碗筷,春兰春柳也帮着收拾。  何氏笑笑抱起一摞子粗黑瓷碗,“把饭桌擦了,带着这几个去玩吧。”进了厨房,洗了碗,就着锅底的剩糊糊,添了大半锅的水,把屋角堆着的白菜帮子白菜根用水洗洗,剁巴剁巴扔到锅里,引了火,一边等水开,顺手把灶下收拾了。婆婆李王氏干活利索,就是太粗粗拉拉,只要她一进厨房,收拾起来得比往常多一倍的工夫。  何氏喂了猪,又饮了牛,见李王氏还没回来,有些不放心,立在院子门口左右张望,也不见人影,不知道婆婆带着梨花去哪家串门子了。  怕孩子跟她不熟,一时新鲜过了,再哭闹起来。  心里七上八下的回了院中,春桃和春兰已把院子打扫干净,今儿轮到老二媳妇儿做午饭,也不用她操这心。猪牛鸡都喂饱了,也安生了,院子里静悄悄的,两个小姑子怕又是躲在堂屋西间里绣花做针线。  她便进屋找出春桃的大夹袄,并一条草绿的新布条,叫春兰过来比比身子,准备今儿趁着这点空儿把这活先做了。  春天里也就这几天闲些,过些天麦苗子抽了葶,大人小孩都得下地拨草,只能趁晚上那点空儿了。  何氏手脚麻利,照着春兰的身量,把大袄子改小,袖口下襟用新布条缀了边儿,让她过来试了大小。朝外面看看,婆婆还没回来。不放心的立到院门口等了一会儿,仍不见人影。  这回心头略安定了些,不回来就说明五丫头没闹人。  瞧瞧日头也该做午饭了,老二家的还躲在东屋没动静。午饭虽不该她做,可一大家子人在屋里,让男人们下晌没饭吃,也说不过去。  想了想,走到东屋南间窗底下叫,“春峰娘,春峰娘!”  听见里头没动静,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听见了故意不应声。又提高音量叫,“春峰娘该做午饭了,咱爹他们快下晌了。”  许氏这才应了声,“知道了。”忙着把手中的绣撑子往被子底下藏。没分家,活一块儿干,饭一块儿吃,连绣花儿卖的钱也归婆婆管着,手里头除了在娘家里攒的那几个,嫁到老李家八九年了,愣是没长一个子儿。  前街的春生媳妇儿刚分了家,就卖鸡蛋卖猪娃儿又卖针钱的,这才两个多月,就赞了四五十个大钱儿了。要想攒点钱儿,只能背着婆婆偷偷的做了拿去卖。  许氏扭着腰儿出了东屋,进厨房瞄了一眼,回身冲何氏喊,“大嫂,你做个早饭咋把柴火都用完了?”  她倚仗着自己生了两个儿子,事事要压何氏一头,家务活儿更是偷奸耍滑的。  该她挑水的日子,她只挑大半缸子,仅够一家人吃喝饮牲口的,晚上洗脸洗脚,都要刮缸根子,她还嘟哝嫌家人用水多,不知道她挑水有多累。  害得何氏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去河里挑水,不然一家人洗脸饮牛做早饭的水都没有。  而轮到何氏挑水的日子,她不是洗衣裳就是洗头的,何氏说她几回,洗衣裳去河边儿洗,离家又不远,那里的水紧着她用。她便能一整天的拿着女儿儿子说事儿,后来何氏再也不说她了。  这倒还罢了,若是哪一天儿何氏挑的水刚好仅够当天用,她就会故意把早饭做晚了,婆婆一说她,她又拿着挑水说事儿。  挑水如此,抱柴也是如此。  春桃知道大婶这毛病,也懒得跟她对嘴,放下绣撑子,往外走,“我去抱柴。”许氏笑了笑,“还是春桃勤快。”扭着腰儿进了厨房。  海棠和海英坐在堂屋西间窗下做鞋。隔窗向外瞄了一眼,嗤了一声。海英气得把箩筐里的剪刀锥子拨拉的得“叮当”响,“又馋又懒的婆娘,也不知道咱娘当初图她的啥?!”  海棠嘘了声,“小声点,别让她听见!”  海英仍是气呼呼的。海棠笑了笑,把白棉绳拉得“丝拉丝拉”响,“你气什么?那两个都不是省事儿的。大嫂子看着面儿,事事不计较,可自从梨花生了后,你没瞧出什么来?”  海英只比春桃大一岁多点,今年还不到十四岁。何氏进门的时候,她才是个不到一岁的小奶娃儿,头一年没有春桃,何氏也是真心的拿她当闺女疼。走娘家回来,有什么好吃的,都记得给她留着。  海英倒也记得她的好。气呼呼的问,“瞧出什么?”  海棠斜了眼窗外,低头使劲儿纳鞋底子,“往常天不亮就起床,院里院外的收拾。现在倒好,回回都得让咱娘叫了才起身。”  海英想了想,“她刚生了梨花,照看孩子呗。”  两人正说着,李王氏抱着梨花回来了,远远就能听到她响亮的“咯咯咯”的笑声。  何氏迎上去,将她接过来,“娘,累着了吧?”又嗔怪梨花一眼,“你个小精怪儿,今儿是咋了,笑得这么欢?!”  李王氏揉着肩膀往院里走,自老二家的二小子会走路后,她就没再抱过孩子,乍然抱了一上午,确实有点累人。  不过五丫笑得欢又乖巧,让她在街坊邻居面前长了脸儿,逗着梨花,“没事。小乖乖,还让嬷嬷抱吧?”  李薇这一上午表演得极卖力,可她才三个月的小奶娃儿,只能做笑和挥舞小手这两个动作,以她现在的小体力,早就透支了,好累,而且她好饿。  小手向厨房伸去,嘴里“咿咿呀呀”的。李王氏一上午也摸着她的脾性,知道她是饿了,笑得更欢,“我们梨花真是精怪得很,知道厨房有吃的。”扭身向厨房走,走到一半儿,拐向鸡窝,回身笑着,“看看鸡下蛋了没,中午给我们梨花炖蛋羹吃!”  ……………………………………………………  第三章鸡毛蒜皮  更新时间2011-4-2812:33:27字数:2395  老李头家的六只母鸡是前年春上抱的小鸡喂大的,现在正是产蛋的高峰期,一天能收三四只蛋,婆婆李王氏指着鸡蛋换钱,对这些鸡蛋护着紧着呢。整个家里只有老二家两个小子能隔个十天八天的吃上一个。  何氏听婆婆说要给梨花炖蛋羹,心里头又酸楚又高兴,把女儿的小脸亲了又亲。  李王氏伸手摸进鸡窝,顿时眉开眼笑,“哟,今儿这鸡也勤快,有六个呢!我们梨花有口福了!”  在大梨树下和春柳一块儿玩土找斑鸠的春杏,瞧见嬷嬷捧着鸡蛋进了厨房,猛的站起身子,往厨房跑。  春柳一把抓住,往回拉,绷着小脸儿低声喝斥:“娘平时咋说的?不准学那眼皮子浅的,见点儿好吃的就不走动路!丢人现眼!那是给小妹吃的!”  四岁的孩子正是贪嘴的时候,也听不懂什么大道理。可是见三姐黑着脸儿,春杏眼泪汪汪的又回到大梨树下,蹲着玩土,头不时的看向厨房。  何氏把梨花给春桃抱着,自己进厨房给婆婆帮忙。  春桃抱着梨花,摸着她瘦得肋骨根根分明的后背,向西屋走去,声音柔柔细细的,“梨花饿了吧?一会有蛋羹吃!”又让春兰把正玩土的两个叫回来,带着去洗洗手,一会儿该吃晌午饭了。  老二媳妇儿许氏坐在灶下烧火,瞧见婆婆手中的鸡蛋,眼骨骨碌碌转了几转,一撅屁股站起来,风似的冲到院门口,拉长音调喊:“春峰、春林嘞~~~~,回家吃饭了!嬷嬷晌午给你们炖蛋吃咧~”  这老二媳妇儿……李薇那叫一个无语!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几抽,在心中翻了几白眼,穷不丢人,穷得下三儿才叫丢人!  春桃见她小嘴一撇一撇的,象是看人笑话的模样。轻捏白嫩的小脸儿,低声逗她,“我们梨花也看不惯她那样,嫌丢人对不对?”大姐春桃刚过了十二岁,说话细声细气,性子也柔顺乖巧,见谁都是笑眯眯的,听见不好听的话,也只是别别头不理人。李薇来了这么些日子还没听过她在背后笑话哪个呢。  很配合的又撇拉一下小嘴儿。  这时李王氏从厨房里出来,大声喝斥许氏,让她回来烧火!瞧着许氏脸上悻悻的神情,三姐妹心照不宣的笑起来,春杏不懂,见姐姐们笑,她也笑,李薇更是拍着小手“咯咯咯”笑得响亮。  姐妹五人在西屋南间窗下笑得前附后仰的。声音清爽脆嫩,象初生的小黄鹂,婉转啾鸣。  许氏心里恼婆婆只记着给梨花炖蛋,忘了自己两个儿子,又臊李王氏不背脸的大声喝斥,恨恨瞪过来一眼。  春柳止了笑,一手指着李薇,扬声喊,“嬷嬷,梨花听见大婶喊蛋,口水流了老长呢~~~”  李王氏在厨房笑应了一声,“精怪馋丫头!蛋羹一会儿就好!”  李薇用眼神控诉三姐,她虽然馋鸡蛋,好歹也是大人了,哪里有流口水!污蔑!如果真有口水,那也是控制不住好不好?!  春桃偷偷打了春柳一下,笑骂,“鬼丫头,跟谁学的?!”  春柳嘻嘻的笑着,稀疏的黄头发扎了两个辫子打着晃儿。  院外“噔噔”跑进来两个小子,正是许氏的两个儿子春峰春林。老大比春柳小点,也快八岁了,整日里跟着大街上的那帮小子们撵鸡打狗,不干点正经活儿。老二春林今年四岁多点,不知道是小时候受落下病根儿还是怎么的,浓黄的鼻涕长年流,还吸拉吸拉的。  两人不知在哪里玩得混身灰不突突的,头脸上都是土。春林鼻子以下的半张脸,黑呼呼的一片。恶心得李薇心头一阵阵的抽,早上她还吃了这个鼻涕虫小子沾过的菜汤呢。  “春柳,大山说下午还去下鱼网子,你去不去?”春峰喜欢跟住在巷子口的大山玩,大山喜欢找春柳玩儿。  大山娘与何氏本是同一村的闺女,在娘家时交情相厚,嫁到李家村又做了近邻,更是亲上加亲,平日里比一般的街坊走动的更多一些。  春峰跑过来,春林跟在他屁股后面也跑过来,站在李薇不远处,鼻涕一吸一吸的。  春柳撇过头,“还不去洗洗,脏死了。”  许氏在厨房里听见,把柴火撇拉的“啪哧啪哧”作响。何氏伸出头喝斥春柳:“怎么跟弟弟说话呢!”  李王氏打了两个蛋,用两个小粗碗分装,一碗放了猪油,另一碗只添了温水,放在篦子上隔水蒸。她本没打算给老二家的两个小子吃的,许氏这一叫,就不能不做了,否则那两个护食儿的小子肯定撒泼刷赖的哭闹。  叫何氏看着火,出了厨房,拉着春峰春林去洗脸儿。  李薇前世虽然命运不济,生在农家,父母早亡,爷爷奶奶不疼爱,是舅舅把她养大的,妗子偶尔也给脸色看,刮刺几句,可是也没怎么饿着她。舅舅疼她,背着妗子买过不少好东西给她吃。所以她从来不知道鸡蛋的香味儿竟是如此诱人。  压过甜糜的梨花香,浓烈的猪圈牛棚气息,盖过炊烟味儿和清水煮白菜的味道,盈盈满满的充斥着整个大院子。  她看见春杏的小鼻子一抽一抽的,不时偷偷回头瞄厨房。心中酸又感叹,这副小身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晌午时,老李头带着三个儿子下地回来。老三手里捧着破瓦盆,里面有四五条不足成人手掌长的小鱼,说是给李薇熬鱼汤喝的。李薇心里头奇怪,往常这个三叔冷着脸儿,对谁也不闻不问的,对自己家的几个姐姐更是没看见似的,今儿竟能想着带鱼回来给自己。莫非真是早饭时自己的卖力表演的结果?  春峰春林不依,缠着三叔也要,李家老三说已下了两三个鱼篓子,下午再去看看,若是有了,都给他们。  两个小子在饭桌上就哭赖起来。许氏刮刺老三偏心,气得老三午饭没吃完就摔了筷子,杠着锄头又下地了。  午饭后略歇了会儿,男人们又下地干活。  临走时老李头说猪圈牲口棚里都该清一下,过些日把临着河摊的那块荒地平平,上些农肥,种点菜什么的。  许氏心里头不痛快,推说头痛的毛病又犯了,要去屋里头躺会儿。  海英帮着大嫂何氏收拾碗筷,嘴里嘟嘟哝哝的骂许氏偷懒耍奸。  何氏笑了笑,老二媳妇儿进门八年多,除了第一年勤快些,后面这些年她哪天不是这样?跟这样的人,若是事事都计较生气,那还不得气死。  安抚了三小姑两句,去西屋看看五丫。  此时,来到这个时空吃了第一顿合心饭的李薇,已在西屋南间的炕上心满意足的睡去,只是,在意识朦胧前,四姐春杏那馋巴巴的可怜小模样还不停的在眼前晃动着。  ………………………………………………………………  第四章梨花百天(一)  更新时间2011-4-299:54:32字数:3593  李薇得了讨好李王氏的甜头,愈发的粘着老两口。又受三叔捉鱼回来的启发,顺带讨好她两个姑姑。  李家院子里从早到晚都能听到她响亮的“咯咯咯”的笑声,只要她不睡着,就整日这么笑。  何氏觉得五丫头这些日子不正常,往常不声不响的,这几天小疯子似的笑得欢,心中寻思着,别将来长成个小疯丫头才好,与丈夫李海歆、婆婆李王氏把担心说了,李王氏想了想,说可能是梨花生下来没正经拜过神。  何氏想想也是,梨花洗三那日,婆婆公公不高兴,一应拜神礼都没全。  这么一想,她心里头有点慌,忙去九叔家看了个吉日,买了纸刀子打了钱儿,又让春桃绞了些红纸分别夹进去,分给炕神奶奶、厕神、井边的青龙神、磨盘边的白虎神、猪圈边的宝神、羊沟口的屋祚、小儿神烧了,又到两棵大梨树下拜了梨园神。  李薇被她娘何氏这一遭弄得有点发懵,听着她嘴里念念叨叨的,心下黯然,过犹不及啊!  装小孩装到恰如其份,还真的挺难!这些天反正她也累得够呛,于是纸钱一烧完,她便很配合的沉默了下来。  二姑海棠抱着她,看那喜钱儿刚烧完,梨花的小脸儿就拉了下来,小嘴打着哈欠,连叫大嫂过来看。  何氏这一看,心里头才定下来,忙接在怀里抱着哼着小曲哄她睡觉。  虽有这么一个小插曲,但是她这几天的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每日李王氏给她炖一个蛋,她爹下晌也不忘去看看下的鱼篓子,每次下地回来,能带回来多则四五条,少则一两条巴掌长的小鱼,冷着脸儿不喜欢说话的三叔也时不时带回来一些。  大姐春桃除了每天绣花带三个妹妹,又多了一项活计,便是每天给李薇炖鱼汤喝。  她舍得用柴,吃饭早饭便开始炖,这是李薇上午半晌的加餐。大火烧开,小火慢炖,直直熬炖上一个时辰,三碗水变作一碗汤,鱼肉大半儿都炖化在锅里。鱼汤炖得白白的,香浓扑鼻。  吃了午饭后,她又开始炖下午半晌的加餐。那柔细认真不急不躁的模样,让李薇心里头格外感动。  许氏刮刺过她几回,嫌她用柴多,二姐春兰便带着春柳和四姐春杏,每日到村子南头的槐树林里去捡柴。把个许氏气得不轻,何氏知道了,抱着三个女儿哭了一场。她爹也黑着脸儿训了李家老二一通,老二不知咋跟许氏说的,那天晚上即将入睡之际,东屋传来许氏的嚎啕大哭,连带还有两个小子惊天动地的哇哇大哭,听声音似是许氏打了两个孩子。气得很少发火的老李头在立在院中发了一通的脾气。  日子就这样在苦涩又温暖中一天天过去。  转眼到了三月十五,这天是梨花百天的日子。事实上三月十六日梨花才满整一百天儿,但是要避着死人的百日上坟,忌讳给小孩子整一百天儿庆贺,都是在九十九天上过。  一大早老李家的院子里便热闹起来。李薇心里头笑着,她从出生到现在,第一回这么受重视。  因是早产大半个月,姥娘家没来得及送催生礼。出生当日李王氏一听又是个丫头,吊着脸子出了产房。  洗三儿更是走了走过场。  出生六天,两个舅舅妗子来送汤米,李王氏也只给整治一桌不带丁点荤腥的宴。  堂屋当门吃着宴,何氏抱着她在屋里无声的哭。四个姐姐偎在何氏身边儿,个个神情黯然。春杏眼里头蓄满眼泪打着转儿,春柳低头着,眼睛时不时的偷瞄向窗外,李薇看得清楚,她眼里射出的是怨恨的光!大姐和二姐沉默着,两人一左一右坐她娘身边,小手轻拍何氏的背,无声的安抚。  送走娘舅,孩子爹李海歆进了西屋,见这情形,眼圈也红了红,赶春桃几个出去,把母女二人揽在怀里,劝人的话也不会多说,只说月子里哭对眼睛不好,省得落下病根儿,莫哭了。  也就是那次,她才突然放下了对穿越这件事的心结,对自己的新家人亲近起来。  有了送汤米这档子事儿,她满月时,何氏嘱咐两个弟弟,千万要找些事儿绊住她娘,莫让来了闹心……于是她的满月礼也如之前那样走了个过场。  有了之前的几宗事儿,梨花百天儿,何氏心里头本就没想过,还李王氏主动提出来的。  前两天就开始准备着,今日更是连男人也不让下地了,在家里招呼客人。街坊四邻得了李王氏的招呼,大山娘和另外两个手脚利索的媳妇儿来帮忙。  李薇穿着崭新的粉色绣花小夹袄儿,浓密黑黑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被三姑海英用红头绳扎了个朝天辫儿。李王氏直笑好看,说象年画里的娃娃。可李薇却悲催的不行,这个形象……  何氏把她用被子围着,放在大梨树下的木塌子上,让春兰看着她。  梨花已凋谢,新绿的叶子扑棱了一树,阳光从枝叶缝隙间洒下,点点金光在她头上脸上跳跃着。  春桃跟在何氏后面里里外外的忙活,上身儿是三姑海英穿旧的梅子红色旧衫,下身是一条青色旧长裙,外面是一条半新的水色绣花儒裙儿。手脚轻盈,嘴角噙着笑意。  李薇的眼跟着她的身形来来回回转动,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大姐长得很好看。只是黄瘦了些!  春杏手里拿着一串绿莹莹的榆钱儿,在她面前一晃一晃的逗着她玩儿。李薇配合的咧了咧嘴,这个四姐这些日跟着她喝了不少的鱼汤,好象长胖了一点点,小脸圆润润的,一笑起来两个酒窝,也挺好看。  有了这个发现,她又去看春兰和春柳。一样的细眉,一样的圆眼睛,秀气的小鼻子。只是春兰的脸型略长些,嘴唇习惯性轻抿着,象她沉默的性子。春柳脸型略圆,眼神灵动,更衬她活泼的性子。  为了给梨花过百天,李王氏破天荒的叫李家老三去割了两斤肉,打了五六斤豆腐,拿出二十只鸡蛋和五六斤细白面来。又让李海歆去打了几斤酒。  李家日子艰难她也是知道的。李王氏这些天抱着她,出去跟人唠闲话,又跟两个姑姑私下里念叨,让她对这个家的了解又深了一层。  无非是李家老三已十八岁,马上得说亲事,二姑海棠也十六了,马上也要嫁人,三姑海英虽然不到十四岁,也等不了两年了。  只靠土里刨碴办这三宗事儿,也是真让人作难!  李薇正感叹着,院门外人影闪过,她定眼一瞧,却是自家姥娘、小姨和两个舅舅妗子,正想着要不要做点什么提醒一下,春柳已欢呼一声迎了过去。  冲着院内大喊:“嬷嬷,娘,我姥娘小姨舅舅来了!”  春杏也把手里的榆钱往她怀里一扔,溜下木塌,朝来人跑去。  “哟,亲家母,亲家舅舅,怎么来的这么早!”李王氏在围裙上擦着手,笑着从厨房里出来。  李薇大舅舅把提着的礼包递过去,何氏接了。  李薇姥娘上前抓着李王氏的手,笑着说,“还是不怕老嫂子给孙女过百天,累着了,早些过来帮帮忙!”  李王氏忙叫大儿子出来,又叫海棠招呼客人。领着进了堂屋,脸上笑得一朵花儿,摆摆手,“能累着啥!大饽饽昨儿就蒸好了,今儿就剩下做几样菜。她姥娘可别嫌寒酸!”  李薇姥娘笑着说哪里,又与她拉扯闲话儿。  何氏把娘家兄弟妹妹带来的礼给李王氏瞧。李王氏看那里头有两包子蜜角子,一篮子鸡蛋,约摸着有四五十个,一块靛蓝棉布,两块花布头,两双虎头鞋,两双轻便小夹鞋,一件小花夹袄儿,一件小花褂子。  李薇姥娘拿了那块靛蓝棉布,说,“这块儿是给老嫂子的。”李王氏接在手里,沉甸甸的一块儿,寻思着应该能做两件新衫。满脸的笑意,直说她姥娘太客气外道!  李薇姥娘笑了笑,又说两包蜜角子是给几个孩子备的,打趣般的指着被小姨抱在怀中的李薇,笑,“今儿是她过百天儿,这些东西都是给她的!”  李薇眼睛一直骨骨碌碌看着众人的脸色儿。她出满月的时候,姥娘家来人搬月子,跟着何氏在姥娘家住了几日,母女私下念叨也不避她,李薇知道姥娘对李王氏十分不满意。  无非是因为之前姥娘家送来的鸡蛋都被李王氏充了公,自己娘整个月子里只吃着十来个,上次也有两块花布头,何氏还在她耳根边儿念叨着给大姐春桃和二姐春兰各做一件新衣呢,结果也被李王氏拿去说给两个小姑做新衫,等春桃春兰大了些,还可以接着穿。  姥娘这一通话,可是暗示着这些剩下这些东西,都是给自家女儿的,让李王氏莫打什么主意。  不待李王氏变了脸色,她就“咯咯咯”的笑着,欢喜的往那堆东西上扑。反正她现在就是不懂事儿的小屁孩一枚,护东西谁也说不着她。  李薇小姨是家里老幺,今年十四岁,在家里哥哥疼着,嫂子让着,性子也泼辣些,比姐姐能说得出口,把小花袄儿拎起来,脆生生的笑着,“都说姑的裙子,姨的袄儿,妗妗的花鞋穿到老!大娘,你瞧我挑这花布颜色咋样?”  小姨把话岔到这上面儿,李薇心中直喊岔得好,岔得妙!趴在姥娘带来的那堆东西上咯咯咯笑得愈加响亮!  李王氏脸色变了变,强笑着夸了句挺好。又推说厨房里有活儿,让何氏陪着说话儿,脚步匆匆的出了堂屋。  何氏带着娘和小妹两个弟媳妇儿去了西屋,进屋便说,“娘,来就来吧,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李薇姥娘把她从小姨怀中接过来,抱在怀中逗着,白了女儿一眼,“带东西是给我们乖梨花吃的。”  何氏笑了笑,又问两个弟媳,怎么没把孩子带来,跟着一起热闹。何氏自己嫁的人家整天鸡飞狗跳的,可两个弟媳都是明白事理儿又温顺的,还有个在镇上读私塾的小弟,更是懂礼温顺,一大家子生活得和和美美的。  两人都说,孩子皮得很,来了净添乱!  几人说了些闲话,何氏要去厨房帮忙,叫春桃春兰过来陪着姥娘。临去前又笑瞪李薇小姨一眼,“你个鬼丫头,怎么知道梨花姑姑不给做裙儿?”  李薇小姨吃吃的笑了,了眼窗外,“就她那样眼里只有闺女没媳妇儿的,不用猜就知道。”  李薇两个妗子笑了起来。  ………………………………………………………………  第五章梨花百天(二)  更新时间2011-4-309:27:23字数:3854  到了快晌午,已出嫁的大姑挺着七个月的大肚子,带着三个小子来了后,李薇趴在她小姨怀里咯咯咯的笑着,还真是没做裙儿!  大姑看她笑得欢实,欢喜得不行,进屋与各人打了一圈儿招呼,出来张手要抱,李薇有点想躲她。听她娘念叨过,这个大姑和李王氏长得象,性子也象,干活粗粗拉拉的,出门走戚也不说把自己个收拾得利索点儿。  今儿李薇一见,才知道她娘说的话一点都不夸张。她头发梳得倒周正,只是上面满是油垢,离老远都能闻到那股子味儿,黑瘦的脸上,一块一块儿的黄色,牙缝里塞着一片菜叶子,随着她的嘴张张合合,在众人眼前一闪一闪的,她小姨扭头闷笑,也没人去提醒她。袖子领口磨得黑油亮!  可是她不知道这个大姑的心事儿,一连生个三个小子,如今肚子这个,怕又是个小子!她日夜都想着要个闺女!也稀罕小女娃儿!  李薇这会已换上小姨新做的花布小袄儿,把小脸衬得粉粉嫩嫩白生生的,比四月里盛开的粉杜鹃花还要好看!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象一两岁的孩子那样有神儿!  大姑不顾她的轻微反抗,把她抱在怀里,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笑笑:“我们梨花的小模样真招人疼!和大姑归家吧?!”  李薇眼巴巴的瞅着大姐。春桃走过来,细声细声的打了招呼,又笑笑,“梨花沉着呢,别累着大姑了,我来抱吧。”伸手要接她。  梨花大姑闪身儿躲过,看了春桃一眼,“没事,我不累。梨花乖,大姑给你找个好玩的。”说着,抱着她到院子口的大榆树底下摘榆钱儿。  嘴里不住的逗弄李薇,说的最多的就是:和大姑归家吧?  李薇被她身上的味儿熏得不行,扁扁嘴,皱着小眉头,哼叽起来。春桃就在不远处,听见妹妹哼哼,紧着跑过来,说,“梨花饿了吧?姐姐带你喝鱼汤。”  李薇连喝了多少天的鱼汤,这会更想喝肉汤!满院子飘着的肉香味儿馋得她的口水控制不住直往下流。  止了哼叽,向大姐伸手,眼直勾勾的盯着她。  春桃伸手抱过。梨花大姑第一见她这么精怪,稀奇的直亲她的小嫩脸儿。李薇躲又躲不过,急头小脸通红,额上沁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本家的叔叔婶子大娘嫂子过来恭贺,大多是按亲疏远近,或者按以往礼单记的数量送上了鸡蛋,就放在堂屋西间儿的大簸箕里面。  李王氏与何氏二人在里面数了数,一共是一百二十个鸡蛋。两人又对了对来人的名字与数量,确认无误,才出了西间儿。  晌午饭做好,在堂屋当门给男人们摆了一桌,女人们在堂屋北间里坐着。  由李王氏陪着李薇姥娘一家子、李薇大姑。何氏、许氏与两个未出门的小姑子,与着一帮孩子们在院中的大树下吃着。  李家难得改善一回生活,春峰春林两个抢着那盘儿加了少许肉沫的炒白菜。春柳见春杏眼巴巴的盯着肉,站起身子把几乎趴在盘子上的春峰使劲儿一推,“还让不是让人吃饭了?!”  春峰被她推了一个趔趄,嘴咧了咧,不甘心的扑过来要抢那盘儿菜,被春柳死死架住手臂。  许氏嘴里塞满了菜,一时出不了声,只拿眼狠狠盯着春柳!  春兰一声不吭站起身子,乘机把盘子端过来,在里面快速翻拉着,小手又快又准,把里面的肉沫挑出来,头也不抬扔到春杏碗里。  一连挑了五六块小肉丁儿,又把盘子往桌子中间一推。整个过程快得让人忘了言语,一桌子人见鬼似的盯着她,她只是轻抿着嘴唇,然后埋头吃饭。  李薇惊得目瞪口呆,张大了小嘴。她不爱说话的二姐啊,一出手竟是如此不凡!  惊了一会儿,众人齐声大笑起来。就连许氏也忘了刚才正想喝斥春柳!  “哎哟,二丫头!”她习惯性的用掌根子擦了擦下巴沾的菜汤汁,咯咯的笑着,“这是谁教你的?!”  何氏也是又气又笑的,伸手拍了春兰一下,“自小她的脾气就怪着呢。”  又喝斥春柳让着弟弟些!  大姐春桃忙把那盘白菜推到春峰春林兄弟跟前儿,这二兄弟又把那盘白菜护在身下,对抢起来。  何氏今日心里头高兴,想跟人叙叨叙叨话儿,指着埋头吃饭的春兰,又笑着说,“这姐妹五个,就数她小时最难侍候!……别的孩子再闹人,夜里头也能睡会儿。就她……就是不能往炕上放,只能搭在肩头,你看她象是睡着了,往炕上一放,后背刚沾上炕板,小竹哨一般就叫起来了,还响亮的很。我那会儿只能夜夜把她半搭在肩头,靠着炕头眯那么一会。你大哥还说她将来肯定是有性子的,谁知道愈大愈闷了……”  海棠海英含笑听着。许氏撇着嘴,一对三角眼,往上不停的翻着,也说她家的春峰春林更是闹人,生这两小子,她四五年儿,一个囫囵觉都没睡过。  李薇也跟着在心里撇嘴,李王氏也跟人唠过,她那肩膀疼就是抱春峰春林两个落下的病根儿,许氏只管生只管奶孩子,其他的事儿一应不管不问。只是哪个说的更接近真象,她就不知道了。  春杏用手护着碗里二姐刚给抢来的肉,小脑袋左右瞄了一圈儿,抱着碗往春桃那边儿送。  春桃笑了,推她的碗,“小杏吃吧,大姐不吃。”  春杏看看春兰,春兰低头吃饭不看她。  她又去看春柳,春柳往她碗里瞧了一眼,一筷子下去,夹了块儿最大的,“让我吃这个?”  春杏小脸皱巴了一下,咬了咬小嘴,没说行,也没说不行,默默转身,又看向窝在何氏怀里的李薇。  李薇心里乐翻了天,这个小四姐脸上既想装大方又不舍得的纠结表情实在太可爱了。  春柳把她的身子扒拉过来,肉块儿扔进去,戳她额头,“让就让,不让就不让,瞧你这小样儿!”  春杏顿了一下,好象是想了想,然后果断扭头,趴在饭桌埋头碗中吃了起来。  一桌子人又笑了起来,李薇更是乐得不行,笑得十分响亮。  “哟,什么事儿这么高兴?”从李家院门外转过来瘦小干巴的老太太,崭新的靛蓝色衣衫,同色的大宽档裤,裤脚收得紧紧的,用月白色的家织粗布绑了腿,显得很是干净利索。一手拎着满满一篮子鸡蛋,另一手还抱着一卷花布。  “五婶娘,你这是打哪儿来啊?去哪家走亲戚啊?!”何氏抱着梨花起站身子打招呼,又叫春桃,“快,去帮你五奶奶提着。”  春桃匆匆跑过去,将篮子接了,放在院中木架子上。  何氏又招呼她,“五婶娘快来坐。晌午饭没吃呢吧?!”  这干巴老太太是老李头出了五服的同宗弟媳李高氏,住在村子正中间儿,与李家离得远,又出了五服,平时里也没什么人情来往。  不过,她家二儿子和儿媳在村里开着个小货栈,何氏常去买针线,跟她倒也熟识。  李高氏咧着皱巴巴的嘴,伸手戳李薇的小嫩脸儿,笑着:“可不是打哪里来的。是有人托了我来给你家梨花送百天礼来啦。这是一百个鸡蛋和两丈花布。”  李王氏在堂屋北间听到有人来,出了门,听到她这话,很是诧异。  看看春桃娘也是一脸的迷惑,更加奇怪。笑着问:“她五婶子快说说是哪家托的?”  李高氏笑了笑,手往西边指了指,“是西头临河住着的佟家媳妇儿!”  她一说是这个,何氏也明白了,可是又不全明白。虽然与这佟家媳妇儿有些渊源,可梨花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表示一下,怎么突然送了这么重的礼,而且还是托着五婶娘来送的。  李王氏也知道这个佟媳妇儿,是个外来户寡妇带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去年冬上,刚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大儿子一大早去场里抱柴,碰上这母子二人在场里麦秸剁上挖了个洞避风雪。后来就请他们家里来暖和暖和。  这个佟媳妇儿说自己丈夫过世,族人欺她孤儿寡母的,被逼得带着儿子净身出户。求老大家的帮着在村子里找个落脚的地方。  李海歆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他爹正是李家村现任的里正。就帮着这事儿说了说。经他在中间这么一说合,佟家媳妇儿便就李家村安了家。  何氏因这一层关系,倒也去过几趟,瞧瞧他们过得如何。比一般人的与她略亲近些。  李高氏笑着站起身子,扑打两下衣裳,笑着对何氏说,“那佟媳妇儿让我给你带个话。说因她一向不出门,村子里的事儿知道的也少,连梨花啥时候生了都不知道,今儿也是碰巧去货栈买布,听有人说起来,才知道梨花过百天儿。让你别怪她礼疏!她出门不方便,就在货栈里现买了,让代她把礼送到。”  何氏摆手笑笑,“哎呀,这个佟家妹子,非亲非故的,就是知道了,也不用送这么重的礼呀。”  李高氏也知道当时那母子二人能在李家村安家,是何氏与李海歆帮着办的,拉着何氏的手说了一通好人有好报,与李王氏笑着说了几句闲话,夸梨花长得好,推脱两人的留饭,便家去了。  李薇小姨把那筐子鸡蛋拎了拎,脆生生的笑道:“真沉!是装实的,这下梨花有鸡蛋吃了!”  许氏把筷子拿在手中,一下一下戳着手掌心,盯着那筐子鸡蛋和花布,双眼放光,“俺春林这阵子也瘦了,也得补补。”  何氏不接她的话,从李薇小姨手里接过筐子,拽过那卷花布,往堂屋西间儿走。李薇看见她小姨偷偷的瞪了自家娘亲一眼。  李王氏见老大家的把礼送往西间儿,脸上的又笑容多起来了。招呼她们坐下赶快吃饭,自己也去了西间儿。  与何氏二人把佟媳妇儿送来的鸡蛋数了数,正正好一百个!  把那花布展开瞧了瞧,何氏一眼就认出这是五婶娘小货栈里最贵的那种布。这么大块儿的布料,往少里说也得三百个钱儿!  李王氏笑得合不拢嘴儿,“这个佟媳妇儿当时光看那身打扮,就象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出手还真大方!”  何氏皱了皱眉头,盯着那鸡蛋花布出了一会儿神,才说:“娘,吃人家多少还人家多少。礼尚往来不就这回事儿么?就怕回头她有个什么事儿,咱们还不起!”  她光从婆婆的脸上就能瞧出她心里在想什么,用一句话说,街坊邻里送的礼是要还礼的,这个则不须还!  果然,李王氏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讪讪的道,“兴许是送的谢礼呢。”  何氏笑了笑,“娘,你还不知春桃爹的性子?这礼咱可不能白收!”  李王氏想了想,心里头有些烦,“先放着,等人都走了再说。”说着站起身子出了南间儿。  何氏也跟着出去,到院中接着用饭。  许氏一见她过来,笑得格外殷勤,“大嫂,快来吃饭吧。”  李薇嘴角抽了抽,这个老二家的不是看上那鸡蛋了,就是看上花布了。要么是两样都看上了!  何氏笑着入了座,招呼大姑家的三个小子多吃点儿。  …………………………………………………………………………………………………  第六章鸡蛋风波  更新时间2011-5-113:37:15字数:5109  五月PK求粉红中~~~新书冲榜,求推荐票子~~~~~~~~~~~~~~~~  …………………………………………………………………………  用了过午饭,男人们歇了一会儿,仍扛着锄头下地下干活儿。草已锄了一遍儿,今儿是去收拾地沟子,把缺口补一补,等浇水时就省劲儿了。  李薇姥娘与何氏在屋里头叙了一会儿闲话,挂家里地里一摊子事儿,就家去了。  送走李微姥娘舅舅,何氏抱着她和几个女儿回到院中,见许氏左手端右手倚靠在东屋门口,眼直直盯着紧闭的堂屋门儿,婆婆李王氏和三个小姑子都不在院中,只有大姑子家的三个小子和春峰春林几个在打闹着玩。  院中桌上一片狼藉,也没人收拾。  许氏瞥眼看见她,轻手轻脚一溜小跑过来,二话不说推着何氏进了西屋。  “春峰娘,有事儿啊!”何氏不喜欢她这贼头贼脑的作派,顺手把李薇交给春桃,让她们出去玩儿。  许氏斜身从窗子向外瞄了眼,低声跟何氏说,“我刚才看见咱娘把他大姑领到西间儿里去了。大白天的门和窗子都上了,说不定是给她闺女塞好东西呢。”  许氏说的好东西无非是今儿街坊四邻送来的鸡蛋和佟家媳妇儿送来的鸡蛋花布。何氏想,反正自已娘家送到的东西都放在西屋了,剩下那些东西,日后回礼也得婆婆操办着,给谁不给谁,她也做不了主。去争这个,只能给自己添气受!  就摆摆手,“他大姑家也艰难着呢,孩子多地少,给点就给点吧。”  许氏眼儿一瞪,一把住抓何氏胳膊,推心置腹的劝,“大嫂,话可不能这么说。日后给人家回礼,还不是咱们两家拼死拼活的干出来的?娘把好东西都搬给她闺女,咱们不成了白给她闺女填饥荒?”  见何氏脸儿上仍淡淡的,她眼睛骨骨碌碌转了几下,又说:“梨花过百天儿,她大姑连件裙儿都不做。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再说,你看那两丈长的花布,花色儿好,颜色也好,正好给春桃春兰做衣裳穿。春桃也十二岁了,现在打扮着,将来能许个好人家呢……”  何氏心里头倒

秀色田园.txt

秀色田园.txt

上传者: 秦悠然
4w+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30 举报

简介: 一朝穿越到古代农家,成了出生不久的五丫头。这里山清水秀小桥流水,本以为秀色田园幸福长,谁料远亲近邻麻烦事还真多,这边方歇那边闹,鸡毛蒜皮争不休,都是家穷女儿多惹的,看小女子如何带领全家奔向小康生活……   读者简评:家长里短,种田甜文,好看,姐姐们好萌。

秀色田园 作者:某某宝   第一章 穿越农家   惊蜇已过,溪水萦绕青山抱的李家村,又迎来了桃花红、梨花白,黄莺鸣叫燕飞来的时节。   溪边地头,随处可见的梨树上,洁白如玉的梨花开得团团簇簇沐着阳光,白得就象去年冬上那场没了膝盖 的大雪。溪岸边柳村也跟着悄悄的泛了绿,远远望去,黑褐枝梢上象是蒙了一层青黄薄纱,倒映在清凌凌的溪 水中。   李家村最东头有户人家远远瞧去,白墙黛瓦掩映在一大片碗口粗竹林中,竹子刚发了新芽,和着黄黄的竹 子杆,黄绿相间,倒有别有一番趣味儿。   三月初九这天早上,天刚蒙蒙亮,青白的晨光映进纸窗,轻柔湿润的晨风从窗缝中透进,轻盈盈的带着香 浓甜糜的梨花气息。   老李头的大儿媳何氏醒来有一会儿子了,眼睛直直盯着房梁,寻思着大丫头的夹袄子小了,该抽空改改给 二丫头穿;三丫头好动,一双新鞋穿不了多久,又破得快露大脚趾了,今儿得抽空从里面给补上两层,省得让 街坊邻里瞧见了笑话;天一里一里热了,四丫头的薄衣裳还没着落呢;五丫头……唉,她想到这里叹了口气, 手轻柔的伸到被子里,摸着那小小人儿的后背,入手是孩子纤瘦的脊骨肋骨……神色暗淡下来,这孩子自出生 起就没享过一天的福,她心里头憋屈,奶水刚出满月就没了,好在这孩子乖巧安生得很,象是知道家里艰难, 给什么吃什么,不哭不闹的,一点也不挑。想到这儿,她又笑了起来。   抬身亲了亲女儿光洁的小额头,手护在她长满浓密黑发的小脑袋上轻轻摸着。   晨光映着她瓷般细白的小脸儿,上面似是渡了一层莹润的光。凑近细看,长而密的眼睫毛一抖一抖的,小 嘴微翕着,也不知在做什么香甜的梦。   李薇也早就醒了,到这个时空三个多月,被困在这副初生婴儿的身体里,整日睡了吃吃了睡的,再多的瞌 睡也睡足了。   听着身边新任娘亲的叹息,她心头也百般不是滋味儿,若不是自己又个是丫头,李家老两口也不会这么不 待见自家娘亲。   猪圈里三头老母猪饿得哼哼直叫,牲口棚里一头牛一头驴比赛似的叫唤,鸡舍里的五六只鸡也应景的扑棱 着翅膀“咕咕咕”的叫得欢。   李薇早已习惯农家早晨的独特交响曲。何氏瞧了瞧天色,轻拍着李薇,“乖,乖,起来嘘嘘喽。”   李薇很是配合的睁开眼睛,咧着没长牙的小嘴朝着何氏“咯咯咯”的笑起来,何氏高兴得一把抱起她,亲 了又亲,“哎哟,娘的乖女儿,一大早的笑这么欢实,梦到什么好事儿?”用小褥子包着她,下了床,就着臊 气冲天的马桶把了尿。   丈夫李海歆也醒了,一边穿衣裳一边笑,“她这么小能听懂什么?”   何氏抱着李薇回了床,解开襁褓,给她穿衣,笑笑,“谁说听不懂,咱家这五丫头可跟别的孩子不一样, 从生下来就不哭不闹的,屙屎撒尿也知道叫人,比别的孩子少洗了多少尿布,省了多少工夫。瞧这小脸儿白嫩 干净的,将来准是个少奶奶的命儿。”何氏给五丫头穿好了衣裳,伸手轻戳她花瓣似的小嘴,“给你爹笑一个 。”   李薇很配合的小手挥舞拍打,冲着她爹“咯咯咯”的笑起来,虽然装小孩对她来说还是有点难度,可这是 目前她唯一能做的逗他们开心的事儿。   何氏喜得抱着亲了又亲,白了丈夫一眼,“瞧吧,我说她听得懂呢。”   李海歆也稀奇得很,抱过女儿亲了几口,硬硬的胡子茬儿扎得李薇小脸一抽一抽的,新长出的镰刀弯月眉 跟着皱巴起来,何氏瞧见又笑出声来。李海歆也笑了,“嫌弃你爹呢。”   堂门屋“咯吱”一声开了,婆婆李王氏扑打着衣裳出了门,捡着肩上的落发,走到西屋南间窗下喊,“春 桃娘,还没起呢?”   何氏应了声,麻溜的穿衣下床。大女儿春桃从北间过来,从床上抱起李薇,点她的小额头,“你个小人精 儿,一大早的又逗爹娘高兴了?在那屋就听见你笑了。”   李薇对这个外表秀气又能干的大姐十分有好感,冲着她咧着没长牙的小嘴又笑了起来。   “哎哟,还真是个小人精儿,知道谁对你好……”春桃在她的小嫩脸儿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笑起来,“今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22166
    2.2MB

    一朝重生到农家,看小桥流水青山傍, 本以为秀色田园幸福长,谁料远亲近邻无数个。 这边方歇那边闹,鸡毛蒜皮争不休, 都是家穷惹的事儿,看咱小女子带领全家奔小康。[立即查看]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离婚之后,再遇到前夫卓阅,尤宝珍简直恨得咬牙切齿,他居然没有落魄,他居然没有堕落,他居然还升官发财,他居然还无数美女在怀!尤宝珍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她拼死拼活舍皮卖脸地混来混去,居然还是让他给比了下去…… [立即查看]

  • 过尽千帆阅女无数的叶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最后会被时萧这个小丫头给收拾了,最不可思议的他还甘之如饴。用娟子的话诠释时萧,那就是一个爱装嫩装纯的白目女,偏偏走了狗屎运,竟然逮到了叶驰这样一个钻石龟闪婚了…… [立即查看]

  • 4604
    1.3MB

    谁说到了古代就得过单调落后的‘蛮荒’生活,一技在手,天下我有,照样是想看电影看电影,想玩游戏玩游戏。深宫内院的女人们,自去宫斗宅斗,我只管闲暇时候,带着鲜花般的众美人,欢欢乐乐,悠哉游哉地看戏听曲儿…… [立即查看]

  • 好看穿越文文。。。。。。。。。。。。。。。。。。。。。。。。。。。。[立即查看]

  • 好看穿越文文。。。。。。。。。。。。。。。。。。。。。。。。。。。。[立即查看]

  • 好看穿越文文。。。。。。。。。。。。。。。。。。。。。。。。。。。。[立即查看]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693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