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005.撒旦新妻十七岁.txt

005.撒旦新妻十七岁.txt

005.撒旦新妻十七岁.txt

上传者: 爆发吧小宇宙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30 举报

简介:好看

您好!您下载的小说来自http://www.27txt.com/pub/linkin.asp?linkid=4968欢迎常去光顾哦!更多内容等着你。本站所有资源全部转载自互联网!请支持正版,版权归作者所有!撒旦新妻十七岁(红袖VIP完结)作者:鬼面蝴蝶作品介绍本文为,上错花轿嫁对郎现代版十七岁的方雨若,为了保住父亲的武馆,和亚洲首屈一指的富豪叶家签定婚约,嫁给传说中奄奄一息,只有半条命的龙家长子为妻,却异外的发现,自己的那个传说中只有半条命的丈夫龙腾,白天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一到晚上,就精神得如同传说里闪烁耀眼的黑暗骑士。是故意伪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古怪的龙家,神秘的帮派,家族的纷争,暗潮汹涌,杀机四伏的,踏入龙家的第一天,方雨若便踏入了一个解不开的秘。本文为上错花轿嫁对郎的代现版,将古代小说和现代小说的写法溶合,并加入一些青春漫画元素的轻小说,搞笑小白,希望大家会喜欢。龙腾,二十二岁,神秘龙家和中国龙两大财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深沉睿智,智谋深远,因为童年时一次意外,决意保护她一生一世。方雨若:中武武馆馆长方长青之女,十七岁,天真可爱,又透着顽皮,为了保住中华武馆,嫁入龙家,小小年纪,便成为风云龙家的少夫人。方君泽:十九岁,身怀绝技,身世离奇,个性孤傲,有着自己心中的悲伤和痛楚。宾腾上岛,日本黑道百合派首领,二十七岁,为人玩世不恭,却有着超出常人的洞察力。龙傲,二十五岁,比龙腾大三岁,却是龙腾的叔叔,因为十年前的一场世故,一直没法让龙腾放下心中的节,最后,两人因为方雨若冰释前嫌,重归于好。1.第一章:比武招亲台北。人来人往车流不息的街市上,忽然响起一阵敲锣打敲的声音来。路上的行人,以为又是哪家超市在搞促销活动,都拉长了脖子,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但是,很快就给一面高高立起的旗帜上,四个大字给吓得瞪大了眼睛。比武招亲?没搞错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二十一世纪哎,居然这有这种事情?一时,好奇心驱使,不少人挤进围观的人群,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人群里,一名身着黑色中山服,四十岁左右年纪,双目有神,长相清瘦,高大挺拔中年男子,见围观的人已经差不多了,不禁一笑,清了清嗓子,学着电视里的镜头,摆出一个端正的姿势,神情凝重的向四周的围观者抱了抱拳。“各位好,在下方长青,是中华武馆的馆主,今天,在这里设下擂台,一不为名,二不为利,更不为财,只因为在下的亡妻,临终前千叮万嘱,一定要给女儿找一个身手非凡的男子做未来的丈夫,现在,小女方雨若,也已经有十七岁了,虽然,离结婚的年纪,还有好么几年,但是,就怕到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所以,今天在这里设下擂抬,只要尚未娶妻,年纪在十七到二十五岁间的年轻人,只要能打败小女雨若的,从今往后,小女雨若就可以和他正式交往,不过,至于今后这姻缘能不能成,哈哈,还是要看两人有没有这个缘份。”中年男子不论不类的话,引得围观的路人一阵大笑。这什么年头了,这人居然用这种方式给女儿招亲,虽然好笑,不过,也挺新奇,一时,就停下步子,来看看热闹。中年男子的话,让围观者的目光投向立在他旁边的一名少女。少女一身银白宽松的练功服,长长的秀发,用一根红绳扎在脑后,细腻得如同剥皮鸡蛋的肌肤,修长的脖子,高挑纤细的身材,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如同黑夜里闪烁的星光,深而明亮,期待的望着围观的人,她十七八岁的年纪,看样子还是一名高中生,不过,甜美可爱的长相,隐隐透着三分英气,还真有那么一点点豪气的感觉。围观的女孩子满脸的不屑。男孩们倒是在心里打了一个忽,这小女孩,长相还真不错呢,要是真有这么一个小女孩做女友,似乎也是件不坏的事情啊。只是,这样一个清秀纤细的小女孩,居然要比武招亲,还真是怪事,这长相,还怕将来嫁不出去吗?可别和男孩子一动手,就起不来了。围观的人,大多是为了看热闹,有几个男孩子跃跃欲试,不过,左右看看,见别人没动静,也就没好意思上台。所以,围观的人虽然不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台。少女一双明亮的眼睛,向台上张望了半天,仍然没有一个人上台过招,忍不住向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小声的嘀咕。“老爸,你说你这法子能行吗?好像不管用哎。”少女一脸的尴尬,这老爸,什么主意不好想,偏偏想出一个比武招亲的鬼主意来,还好自己定力十足,不然,这脸皮早就红过耳根子了。“是啊,是啊,师傅,这法子能行吗?怎么没人上来啊?”见没人上台,立在中年男子身后的几名十七八岁的少年,也围了上来。这几名少年,都是方长青年年收养的孤儿,也是他的徒弟。“师傅,你这法子不行啊,没人理我们啊。”“什么不行,我说行就行。”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狠狠在徒弟们的脑袋上敲了几下,不服输的说。“而且,我们的用意,本来就不是要用比武招亲这种法子,把雨若嫁出去,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打响我们中华武馆的名气,只要名气打出去了,武馆的生意还能不好吗?”几名弟子点了点头,这倒也是。如果,要是真的比武招亲,把小师妹方雨若嫁出去,他们才不干呢。怎么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就算师傅要嫁女儿,也不能嫁给别人吧,这里还有好几个现成的师兄弟呢,而且,个个长得英俊师气,和小师妹配成对儿,正合适呢。几个少年心痒痒的想着,不禁向小师妹方雨若看了一眼,说不定,再几过年,这漂亮小师妹,真会是自己的妻子呢。2.第二章:麻烦几名少年胡思乱想的向方雨若看去,不料,却给方雨若狠狠一瞪,几名少年嘿嘿一笑,忙将目光移开。方雨若一脸的苦笑,这老爸,都是想的什么鬼主意啊?拿自己开涮,不过,也不能怪老爸。老爸一个大男人,就靠开武馆教摇武艺挣一点小钱,把自己和几个师兄弟拉扯大,也不容易啊。现在自己长大了,能帮老爸分担一点是一点吧。不过,二十一世纪,这可是一个重文轻武的年代。哪家的的孩子,不去学校读书?有几个人会到这咱种传统的武馆来学武啊?尤其是最近,中华武馆生意惨淡,几乎是门口罗雀,做为中华武馆的馆主,方长青是想尽了办法,可是,上门学艺的人,还是少得可怜。没办法,为了武馆的经济收入,为了提高中华武馆的知名度,为了不至于饿肚子。方长青想破了脑袋,终于,想出了这个让女儿和几名徒弟乍舌的馊主意:比武招亲。当然,招亲是假,做广告是真。用自己女儿当招牌,比武招亲这么一闹,他中华武馆的名字,还不成为街头巷尾的闲谈话题,这叫做打不要钱的广告。哎,没法,现在什么事教师讲究广告效应,叫花子包装好了,也能当明星。不过,他方长青没钱,拿不出钱打广告,正好,用这比武招亲为名,给中华武馆打打广告,也不足为奇。况且,就方雨若那身手,哎,有谁想真打败她,哪还真不容易呢。可是,等了半天,却没一个人上台,方雨若和几名师兄弟,忍不住摇头苦笑。还好,这里离她的学校远,不然,给她的哪些同学长见到自己这白痴情形,她可就把脸给丢光了,以后就带着口罩上学吧。方雨若和几位师兄弟互望一眼,算了,没人就没人吧,趁着现在围观的人不少,发点小广告也好。一时,几名少年嘻嘻笑着,将早就装备好了的广告递到围观者的手中。“大家看看,大家看看,我们武馆收费八折优惠了,越早来报名,优惠越多,机不可失,失不在来,快来看看哦。”围观者恍然大悟,原来是以比武招亲为由,来做广告的啊。一时,广告纸张丢了一地,围观者一轰而散。“哎,别走啊,别走啊。”几名少年追着赶着,将广告递到人家手里,可是,人家根本不理。送到手里的广告单,立即给扔在地上。方雨若和几名师兄弟,心里一阵失落,回头见方长青一脸的沮丧,正准备说几句安慰的话。就在这时,几名衣着夸张的男子,推开围观的人群,横冲直撞的来到师徒几人的面前。带头男子,染着一头古怪红发,一走进人群,便用一双小而精亮的眼睛,向方雨若上上下下打量了起来。“啧啧,这小姑娘长得真不耐呢。”红发男子抚着下巴,不怀好意的笑着,忽然,扬起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来,将目光转向方长青。“喂,老头,你刚才说的话可当真?要是我打过了这小丫头,这小丫头就归我?嘻嘻,我正好少个女人呢,这小丫头长得倒是不错,带回家去当老婆,好像还不错呢。”红发男子一脸的得意,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什么人没见过,一个小姑娘,难道还搞不定?这红毛男子,一面说话,嘴里还嚼着口香糖,一看就是街上作非为的小混混,方雨若和几名师兄互望一眼,不禁皱眉,心里都道,麻烦来了。不过,不是自己的麻烦,是这小子的麻烦来了。居然把主意打在中华武馆的头上来了,简直是找死,他们中华武馆,别的没有,这打架的本事,倒是比谁都有。尤其是方雨若,瞧着面前的红发男子,不禁冷笑,嘿,正好没人上擂过招呢,大不了,就拿这小子开涮,让人看看他们中华武馆的厉害。说不定,让这些围观的人见识见识他们中华武馆弟子们的厉害,还真能将中华武馆的名气打出去,到时候,学源广进,那就不用愁了。3.第三章:打架不等方若雨动手,方长青的一名弟子,已经闪身抢身挡在方若雨的面前,双眼剑眉微微扬起。“你不要太过份了?要想和我师妹过招,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方若雨见是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姚进初,不禁一笑,这位师兄,是当年老爸在武馆门外捡到的孩子,比自己大三岁,从小和自己长大,从来不肯让自己受一点委曲,这些师兄弟中,就姚进初和方若雨最好。方雨若一笑,知道师兄又要帮自己出头,不过,对付这种小混混,自己早就挫挫有余了。“嘿,臭小子,你这是活得不耐烦啦。”黄毛向挡在方若雨面前的姚进初上上下下的打量,手指关节捏得格格直响,一副横行霸道的神情。姚进初也僵硬着脖子,一副要动我师妹,先从我身上踩过去的神情。方雨若苦笑一声,拉过挡在身前的姚进初。“师兄,这小子,就教给我吧,我跟着老爸学了这么多年,难道连这小子也打不过,岂不是太丢我们中华武馆的脸了。”“可是……”虽然,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可是,姚进初就是不准别人欺负方雨若。方雨若见他不让,嘻嘻一笑,在他耳边小声说:“师兄,我好久没跟人动手了,这小子就给我过过招吧,要是我打不过,你再帮我。”听方雨若这么一说,姚进初犹豫了一下,终于向旁边让开,不过,将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只要方雨若有事,立即上前拼命的神情。方雨若向红毛看了一眼,呵呵一笑,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好吧,即然这样,那你动手吧。”十七岁的方雨若,本来就长相甜美可爱,红毛看得一阵失神,脸上的神情,也不像开始那样嚣张了。“呵呵,小女孩挺漂亮的,好哪,即然你真要过招,我也只好动手了,你放心好了,我会手下留情的。”红毛说着,俯下身子在方雨若的耳边小声说,“放心吧,我会后下留情的。”“不用,你用全力就好。”“哎,的用全力,怕伤到你,我就不忍了,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子,打坏了多不好。”红毛说着,伸手一只大掌,向方雨若有些瘦削的肩膀按了下去。不料,在他手掌刚碰到方雨若肩膀时,方雨若如同一只灵活的鱼儿一般,向旁边一闪,随即,小小的拳头一拳打出。很不幸的,这只看似无力的拳头,不偏不倚的打在红毛的脸上。嘭的一声,在场的人似乎都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气劲在四周汹涌而去。来不及回神,一声惊呼,红毛比方雨若高出半个脑袋的身体,从方雨若小小的拳头下,向后飞跌出去。嘭的一声,尘土飞扬,红毛甚至来不及惊呼,就已经跌在地上,晕了过去。一时,小混混们瞧着这惊人的画面,张大了嘴,半天合不过来。时间,仿佛在一瞬间静止。好在一名小混混反应得快,慌慌张张的跑过去扶起红毛。“老大,老大,你没事吧?”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打掉了牙,红毛狼狈不堪的张大了嘴,有型的红毛,已经给拳毛刮得乱七八糟,如同鸟巢,造型可笑。“他妈的,连我们老大也打,不想活了。”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动手,反正,原来围观的人,见势不妙,全都向后散开,只有中华武馆的弟子们,和一群小混混动起手来,场面混乱,不时有人从混乱中摔跌出去。不过,就是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摔跌出去的人,是那些小混混了。一时鸡飞狗跳,场面壮观,动感十足。4.第四章:神秘男子一群人打得热闹,全然没有发现,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劳斯来斯中,黑色的墨镜下,一名男子如同鹰般的犀利眸子,正透过车窗,远远的瞧着身后不凡的小女孩子,不断向靠近自己的小混混打飞出去。“少爷,你说的就是这个女孩子?”旁边,一名身着黑色西装,轮廓分明,如同刀刻,保镖打扮的黑衣男子,瞧着女孩惊人的身后,有些吃惊,这小丫头的身手,就是自己,说不定也有点难应付。“嗯。”男子瞧着激情挥洒着拳头的少女,头也不回的嗯了一声,黑色的墨镜下,目光犀利如鹰如豹,锐利的目光,仿佛能直厚厚透玻璃,“银狐,三天内,不管用什么方法,我要这个女孩子。”“我知道了,放心吧,少爷,不出三天,我一定会让这小丫头主动送上门来。”“嗯,你看着办吧。”男子缓缓的开口,声音里透出来对这名保镖的信任,竟让这名保镖有些感动,也正是因为男子的信任,这些年来,他才会一直留在他的身边一心不二的为他做事。男子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让他把车开走,忽然,一阵急促的警铃声响了起来。警察得到举报,说这条街上有人打架,立即赶了过来,果然见到大街上一片混乱,一群人正在打架,拿了警棍,忙赶过去阻击。“少爷,警察来了,要不要出手帮这丫头一把。”保镖问。“不用。”男子犀利的目光,望着车外,一直落在方雨若的身上,“以后,她和我在一起,还会遇到更多的危险,如果这么一点小事,也要我出手帮忙,她也没有次格留在我身边,银狐,开车吧,我们回去,不然,他们又要开始怀疑了。”名叫银狐的男子,点了点头,一转方向盘,一个流利的转弯,驾上宽敞的路面,远远离开。方雨若和姚进初,大显身手,将一群小混混打得七零八落。一时,大家都打起了兴,方长青不住喝止,徒弟们没一个人肯住手。尤其是方雨若,虽然,跟着老爸学了这么多年的武术,可是,老爸从来不准她在外面随意出手,好不容易抓住这么一个机会,才不肯放过。一个飞身,旋身直踢,将一名小混混踢得直飞出去,这才萧洒落地,还要动手,却见十几个小混混,全都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她忍不住骂了一句:“真是没用,这几下就起不来了。”话音不落,只听一阵警报声,一群警察,已拿了警棍,向这边赶来。“哎,不好,警察,快跑啊。”一群少年见到警察,这才有点心慌,一片混成中,拿了工具,便要逃跳。一时,一场追逐和逃跑的游戏,在大街上再度展开。三个小时后,警察局。“好了,你们可以走了。”做完笔录,警察终于大发慈悲的肯放他们离开。虽然,打伤的是一群小混混,可是,这群小混混的伤也太重了,不是断了胳膊,就是伤了筋骨,甚至还有几个严重脑震荡。赔偿了医药费,又在警察里坐了半天,一群人从警察局出来,打架时的威风早被此时的垂头丧气所取代。一走出警察局,方长青生气的伸手在姚进初和方雨若的脑袋上狠狠一下。“全怪你们两小鬼,本来还打算靠比武招亲给中华武馆打点广告,没有想到,这一架打下来,光是这群小混混的医药费,也够中华武馆倾家荡产了。”这段时间,中华武馆的收入,本来就入不敷出,这下好了,只怕师徒几人连饭都吃不上了。方雨若和姚进初,自知理亏,吐了吐舌头,一句话敢不敢说,垂头丧气的跟着老爸一起回中华武馆。本来以为,回到武馆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可是,让师徒们没有想到的事,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等着自己。“方先生,对不起,你借的债务已到期,如果三天内还不出欠款,对不起,我们只好没收中华武馆抵债了。”师徒几人回到武馆,几名债主忽然出现,向他们喧告了这这个可怕的事情。加上这一次因为打架的罚款和小混混们的医药陪尝,真的是祸不单行,如果连武馆也没有了……那可怎么活啊。师徒几人面面相觑,没收武馆的事,对他们来说,有如晴天霹雳。5.第五章:祸不单行师徒几人面面相觑,没收武馆的事,对他们来说,有如晴天霹雳。“我说,孙先生能不能宽限几天啊,你一次不是说,还可以给我三个月的时间还情吗,怎忽然这么快啊,是不是弄错了?”“没弄错,我们老板,是这么说让你在天天内把五百万还清,我们就只有收这家武馆抵债了。”“什么,五百万?”方长青及弟子们都瞪大了眼睛。”爸,你什么时候借过这么多钱啊?”方若雨瞪大眼睛,向方长青问。方长青向女儿看了一眼,一时,也不知从何答起。“孙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只借了五十万,什么时候变成五百万了?”“没弄错,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闹经济危机,利息长了。”姓孙的男人仰起下巴,一脸狗看看人的神情,冷冷开口。“就算是利息长了吧,也不至于忽然间从五万长到五百万吧!”方长青一脸的质疑,也是一脸的担心。“什么不能,我们老板说能就好,好了,我懒得跟你废话,三天不还钱,就等着我们来收武馆吧。”姓孙的男人话音不落,一挥手,带着大群手下,便向外走。中华武馆的几名弟子,尤其是姚进初和方雨若,早看这人不惯,见他一脸飞扬跋扈,狗眼看人的神情,立即挽起袖子,要追上去前教训一下他。却给方长青喝住:“你们几个,都给我站住,少给我惹事了行不?”“爸。”方雨若虽然不甘,不过,瞧着老沉着的脸色,跺了跺脚,“爸,你看那个坏蛋,那么嚣张,你都不让我们去教训一下他。”“你们几个小东西,不要以为,有几下子,就天不怕,地不怕了,这些人咱们惹不起啊。”方长青一脸的苦恼,无是一脸的无奈,人在江湖中,霸道的人是得罪不起的。“师父啊,刚才那些人,好像是高利贷哎,你什么时候找高利贷错了这么多钱,好可怕啊。”不知谁忽然这么一问,一时,几名弟子都向方长青投去了质问的目光。方长青一愣:“你们用这种眼神看我干嘛,你们以为,我想借啊,武馆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你们几个臭小子,又只会生事,你们要吃饭,要上学,让我上哪找钱去,所以我就……”方长青说到这里,轻轻叹了一口气。听方长青一翻话,几名弟子面百相觑,一时头不语,师父都是为了他们,他们除了生事,却一点忙也帮不上。方雨若和姚进初互望一眼,同时走了上去,拉住方长青的胳膊。“爸,你为什么不早说,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就算武馆的收入不好,我们也可以帮你啊,你怎么向高利贷借钱啊,这些高利贷没有良心的,一但惹上,一辈子也还不清。”方雨若抱着老爸的胳膊,泪水光闪烁。“是啊,师父,其实,你给我们说,我们可以帮你的,大不了,我们像那些技术团一样,到街上摆摊卖艺,总有办法的。”姚进初一脸的感赞,自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若不是师父收养,他早死了。其余弟子一听,也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说要帮方长青挣钱,场面感人,催人泪下。“是啊,师父,我们可以帮你的,我们可以到街上去卖艺,事情总会有争决的方法的。”一时,方长青给一群热泪盈眶的少年围在中间,中年的他,也忍不住即感动,又感慨,虽然,平时对这些弟子是严利了一点,不过,心里还是爱他们的。武馆收入不好,眼见几名弟子和女儿的学费,又要交了,可是,这钱一点着落也没有,才异想天开的向高利贷借钱,本来以为,武馆的生意一好,就马上还上,可是,哎,没有想到,武馆的生意不便越来越坏,收入没有不说,还给高利贷逼债,要没收武馆。方长青的心里不好受,听弟子们嚷着,明天就去街上卖艺挣钱,虽然很感动,可是,也不由得担心,五百万啊,哪是他们几个小孩子卖艺就能还上的。一时,方长青抬起头来,望着中华武馆那面有些破旧的招牌,神情堪忧。6.第六章:来者不善一时,方长青抬起头来,望着中华武馆那面有些破旧的招牌,神情堪忧。第二天,一群少年,还真的到街上摆摊卖艺去了,学着电视里的样子,大展身手。只是,看得人不少,给钱的人没有几个,最后,还因为拥挤街道,给市民造成不便,给警察赶走。这钱,可真是不好挣啊,一群入世不深的少年,第一次发出这样的感触。两天下来,挣的钱啊,别说五百万,就是五百也还有一个遥远的距离。明天,就是还钱的最后期限,几名少年无精打彩的回到武馆,刚迈进门口,便听方长青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对不起,你们请回吧,就算我方长青再没能力,也不会为了钱,把雨若给你们,你回去,叫他死了这条心吧。”“哼,方先生,如果你同意这合约上的条款,对你绝对是有益无害,不但可以保住武馆,还可以得到一笔数目不小的资金,另外,龙家的名头,我想方先生不会没有听过吧,如果方小姐嫁入龙家,我想,今后,没人再敢跟方家做对。”“是,就是因为我太清楚了,所以,就算是陪上我这把老命,我也不会同意的,更何况龙家少爷……”方雨若听到房里老爸和人争吵,是在谈论自己,忍不住想,难道又是自己不小心惹了什么祸,债主找上门来了?方雨若和师兄姚进初望了一眼,走进房里。一迈进大门,就见厅里,一名男子在坐在厅里,和方长青淡着干什么。方长青一脸的恼怒,黑衣男子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来,见到方若雨,犀利的目光闪了一闪,立起身来。“你就是方若雨方小姐?”黑衣男子一身笔挺名贵的黑色西装,剑眉星目,轮廓分明,如同刀刻,看人的眼神,隐隐透着一股慑人气势,身边站着两名手下,衣着气势,也不同一般。方雨若一愣,不记得家里认识过这样的人啊?“是啊,我是方雨若,你是谁啊?”不知为什么,方雨若见到厅里的几名陌生男子,心里竟有些隐隐的不安。黑衣男子回头向方长青看了一眼:“方先生,即然我们谈论的是方小姐,同不同意,我还看是问问方小姐的意思。”虽然,他是对着方长青说话,不过,语气里却只是告之,而没有征求他的意见的意思。不等方长青开口,轻轻扬了扬溥锐的唇锋,缓缓开口。“是这样的,我们少爷,想帮方先生尝还欠下的这笔巨款,甚至,还可以帮助方先生出资,将中华武馆的名气打出去,不过,我们的条件是……”说到这里,黑衣男子忽然不说,瞧着方雨若扬唇一笑。“条件是什么?”方若雨一心想帮助老爸保住武馆,虽然,听这人的语气,明知道他的条件,可能有什么古怪,可是,还是忍不住问,“倒底有什么条件?”“我们的条件是,方小姐得签下合约,嫁进龙家。”7.第七章:不速之客“我们的条件是,方小姐得签下合约,同意嫁给入龙家。”“什么?”方雨若和姚进初,还有几名弟子,瞪大了眼睛,同时惊呼。“开什么玩笑,你们是什么龙家,开出这种无聊的条件,我们小师妹才十七岁,什么嫁人不嫁人的,太过份了。”姚进初第一个沉不住气,其他弟子也跟着纷纷开口。“是啊,这是什么条件,我看,你还是快走吧。”“对,我们才不会为了钱,把小师妹卖了。”方长青点了点头目,对弟子们的表现,十分赞同。他从黑衣男子的身后,转到他前面,缓缓开口。“听到了没有,你回去,就向龙家的人说,他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我方长青再没出息,也决不会做出卖女儿的事情来。”男子轻轻扬唇,对主长青的回答,似乎也并不意外。不过,他们不没有搞清楚龙家的势力,只要龙家看上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手的。黑衣男子面对中华武馆从人的不满,也不动气,一双犀利的目光,投向方雨若。“方小姐,我是ChineseDragon集团的财务总监,ChineseDragon,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听过这个名字吧,刚才的问题,你可先不用回答,明天天黑前,如果想通了,就到台北国际广场的ChineseDragon总部大楼来找我,只要说出银狐的名字,就可以了。”“还是快走吧,我们管你是什么,我们不会同意的,别想打我小师妹的主意。”姚进初一脸的恼怒。男子向姚进初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扬了扬唇,不以为意,已经带着两名走下,大步离开。“天啊,ChineseDragon啊,师父,刚才那个人,居然是ChineseDragon的人啊。”忽然,一名弟子大呼小声的说。“是啊,师父,你怎么会和ChineseDragon的人的关系,他们怎么会提出这么古怪的要求啊?”一时,弟子们纷纷围住方长青,问长问短。方长青皱着眉头,一时,也知从何说起,轻轻叹了一口气,丢下问长问短的弟子们,转身回房。弟子们瞧着方长青离开,一时,都不知道,方长青什么时候和ChineseDragon有联系,而且,ChineseDragon还派人来,提出这样一个古怪的条件。要知道,ChineseDragon是台北最大的金融公司,其经营的产业,不下上百亿,不但在台北,甚至是整个中国,连日本,美国,ChineseDragon的势力也不可小窥。而刚几那名男子所说的龙家,应该就是ChineseDragon中国龙的创建人叶天翔的独女叶澜沁夫家。叶澜沁和丈夫龙庭,十五年前,在一次事故中意外身亡,只留下一个儿子龙腾,也就是叶天翔的独孙,现在也是ChineseDragon的唯一继承人。而龙家,在台北,也是赤赤名的豪门世家,虽然,表面上以经济娱乐餐饮为主的正经商人,可是,网络报纸上却早有流传,龙家在移民台北生活在美国是,曾是华人最大组织“龙帮”发起人,世世代代,都会在龙家最优秀的子孙里,挑选出“龙帮”的首领,来管理这个庞大得势力几乎遍布全球的华人黑帮组织。而当年,叶澜沁和龙庭出事时,留下的独子龙腾,才七岁,因为特殊的身份背景,和错宗复杂家族的内部关系,几乎从生下来开始,龙腾就是娱乐媒体的关注焦点。但是,自从叶澜沁和龙庭出事,意外身亡后,忽然传出消息,七岁的龙腾也身患怪病,无法外出,整日呆在龙家那座堪为壮观的豪宅中,从此和外界失去了所有联系。如今,算起来,这个龙腾应该有二十二岁了,有人从互联网上发布过有关龙腾的最新消息,说这个失去双亲的天之娇子,因为身患怪病,几乎已经奄奄一息了。刚才,那个自称是ChineseDragon名为银狐的人,提出给中华武馆尝还借债,却要让方雨若嫁入龙家,不知,他们要方雨若嫁的对像,是不是这个龙腾。如真的是,那他身为龙家和叶家两大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为什么偏偏会一个小小武馆馆主的女儿,提出这种古怪要求,还有,方长青和龙家,又有什么关系,所有的事情,都像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迷团,无法解开。8.第八章:命运ChineseDragon集团总部大楼。一间明亮而宽敞的私人办公室里。一名男子,坐在张真皮沙发里,背对着银狐,目光透过一张宽敞明高的落地玻璃窗,从五十层的楼层上,以一种居高监下的姿态,俯瞰着整个城市的风景。他额前细碎的长发,透明落地玻璃窗的阳光中,起起落落的飞动,衬托着面上深刻的线条,更加有型。银狐恭敬的立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旁边,从他的位置向男子望去,只能看到男子高大挺拔的背影。“怎么样,中华武馆那边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男子的语气,云淡风轻,却隐隐透着一股威慑人心的霸气。“虽然,现在还没有同意,不过,放心吧,只要我们加大力度,不怕他们不同意,我相信,明天天黑前,方若雨一定会到这里来找你的。”真皮沙发上,男子轻轻点头。“嗯,这样最好,这个月十五,我一定要她嫁进龙家。”“是,手下一定会办妥的。”银狐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问出心中的疑惑,“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选中这个女孩子,虽然,这小女孩子长相是不错,可是,天下漂亮的女孩子多得是了,她只是一个小小武馆馆主的女儿,这样做,倒底有什么用。”“有什么用。”阳光中,男子不经意的扬了扬溥唇,幽深的目光,不自禁的闪了几闪,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紧皱的眉心忽然展开,透出一抹温馨的神情,“这个,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方若雨签下那份合约,尽快嫁进龙家。”夜深人静。中华武馆的弟子们,早已睡下。练功房里。方雨若挥舞着手中握着棍子,还在老爸的指点下,继续练功,纤瘦的身影,灵动而轻盈,轻快得如同飞掠的燕子。忽然,一个纵高,手中的长棍自上而下,纵身击落,在宽敞的大厅里,发现巨大的撞击声。方长青轻轻点头,脸上挂着欣慰的笑意。方雨若扬唇一笑,收起长棍,迈步向方长青走去。“老爸,你说,我刚才那一招,怎么样啊?”“勉强过关。”方长青对女儿的进步,即不夸讲,也不打击。“什么啊,什么叫做勉强过关。”方雨苦仰头一笑,轻轻拂了拂耳边的长发。“明明就是很好啊。”她一面说着,坐到老爸的身边,这才发现,老爸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给一片愁苦代替。“老爸,你是不是又在武馆的事担心了,老爸,你不用担心,我们总会有办法的啊。”方长青苦笑一声,看着像及了亡妻的女儿。“我不是在为武馆担心,我是在为你担心。”方长青愁眉不展的说。“为我?”方雨若一愣,“为我什么,爸,你难道是因为今天白天那件事情在担心啊,呵呵,不用担心,什么狗屁龙家,别以为有几个钱就得意,我才不会答应那种无理的要求呢,我们一定可以想到办法还钱的。”方长青若笑,轻轻抚着女儿秀丽的长发。“若雨,这个世上的事情,还有很多你不明白。”龙家,决对不是她一个小女孩心里想的那么简单,他相信,这一次债主这么急着没收武馆,急着让他还钱,不然就没收武馆一事,只怕也是龙家在背后搞鬼。当初,他以为那件事后,就会永远的脱离那些复杂的事情,没有想到,命运还是没有这么轻易放过他,甚至现在还找上了自己的女儿,龙家还上门提出这种要求。想到这里,方长青不自禁的叹了一口气,有时候,连他自己也在想,如果命运真的不放过自己,是不是该勇于面对,只是,经过那件可怕的事情后,他再也没有办法去面对那些事了。不过,为了女儿,和几个收养的弟子,也许,他真的该放下这些年坚守的孤傲,找当年的那些朋友,也许,五百万,对于他们今时今日的地位来说,已经不是问题了。9.第九章:逼债第二天,方长青放下面子,准备找以前的朋友,借些资金,可是,一连走了好几个地方,也没有借到一分钱。方长青苦笑,即然是龙家在背后操作此事,他早该想到,就算当年的交情还在,这些朋友,也不敢借钱给他,跟龙家做对,不是找死吗,只是,他不明白,龙家为什么非要雨若嫁过去,虽然,当初他是和龙家有一点关联,不过十五年不曾见面,他们忽然找上自己和雨若,有什么用意?不由得方长青担忧。他早和龙家已经恩断义绝了,那件事情发生后,他一直窝居于此,于世无争,难道,这样他们还是不肯放过自己,让自己平平静静的度过一生。想到这里,方长青不禁苦笑,算了,不就是武馆吗,大不了将武馆抵押出去,他决不能让女儿雨若去家龙,龙家,决对是一个常人无法想像的事非之地。回到中华武华武馆,武馆里已经闹成一片。几名弟子和来收帐的几名男子,箭拨弩张,一副紧张气氛,似乎随时都要动手。看样子他再不回来,只怕这些年轻气盛的小鬼们,就要和收帐的人打成一片了。方雨若见老爸回来,忙上前拉住方长青的胳膊。“老爸,你总算回来了,这些人,说是还不了钱,马上就没收武馆,怎办啊?”方雨若一脸的着急。“哼,怎么,收武馆又怎么样,欠债还钱,天经地仪,难道不还钱,我还不能收武馆吗,方长青,你的钱准备好了,不然,我真的要不客气了。”一时,弟子们的目光,都向方长青投去。方长青苦笑一声,几乎不敢看弟子们的目光,不过,该面对的总该面对。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向前走了几步:“你们把武馆拿去吧。”“什么?”方雨若和其他的弟子们同时惊呼,“不是吧,真的把武馆给他们,爸,那我们以后怎么办啊?”方长青仰起头来,向弟子们一笑。“没有武馆,我们可以到街边擂摊卖艺,再不行,师父到外面去做事,一定不会让大家饿到的。”方长青说着,把目光投向收帐的几人,轻轻一笑。“几位听好了,虽然,我方长青没有本事,可是,还是请几位回去转告龙少爷,我家雨若没有嫁入龙家的福气,还是请他打消这个主意吧。”方长青仰然的话,立即得到弟子们的支持,向收钱的人投去愤怒的目光。姚进初上前一步,赞同的点了点头,回头瞧着方若雨,和其他弟子都说。“对,就是出去干活,我们也不会让师妹去龙家的。”“是吗?”收帐的几人听方长青这么一说,不禁好笑,“老头子,你还真有自信啊,不过,你以为把武馆低押给我们,就可以了事了吗?”带头来收帐的孙姓男子,拍了拍手,回头向一名手下扬唇。“把他带上来?”方长青及几们弟子们,正不知道他要玩什么花样,只见两名手下带着一名少年走进厅中。那名少年一脸是伤,嘴角边破了一块,方雨若一时没回过神来,直到那少年抬起头来,才一声惊呼。“三师兄,你这是怎么了?”这名少年,竟是中华武馆的三弟子凌俊。少年一脸的伤,瞧着中华武馆的弟子们,一脸的愧疚。“对不起,师父,我对不起你。”方若雨见他一脸的伤,终于,沉不住气了,冲到那名孙姓男子的面前。“喂,你收帐就收帐啊,我们都同意把中华武馆给你了,你任什么打人啊,快放了他。”“好啊,放了他可以。”孙姓男子嘿嘿一笑,伸手抚了抚额角的长发,“不过,你们得给他还钱,只要还清他欠下的一百万,马上就放人。”“什么,一百万。”中华武馆长弟子们一声惊呼,“三师兄什么时候欠下你们一百万了?”“嘿嘿,你们信问他,问他是不是昨天在我们赌场里赌钱,输了一百万给我。”“什么?”一时,中华武馆的弟子们一脸的怒愤,纷纷潜责,大家都在为中华武馆的事情担心,他居然跑去赌钱,还欠下这么大一笔钱,太过份了,一时,众弟子向凌俊投去愤怒目光。“凌俊,你太让师父失望了,我们大家,都在为保住武馆努力,你却跑去赌钱,你……你该让我怎么说你才好。”终于,连一向沉着镇静的方长青,也忍不住发火了。“师傅,对不起。”终于,凌俊一脸的愧疚,跪倒在地,“师父,对不起,我一个朋友说,最近手气不错,只要我跟着他押注,就一定可以赢钱,我也只是想赢一点钱回来,帮武馆度过难关,可是……没有想到……”没想到,一输就输得这么惨,还欠下一百万。不等凌俊把话说完,孙姓男子已经走到方长青的面前,嘿嘿一笑。“方先生,不是我故意为难你,不过,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仪的事情,你欠下的五百万,算是用中华武馆抵押,可是,这小子欠下的一百万,一个小时内,还不出来,我就剁掉他双手的手指,你就看着办吧。”孙姓男子一面说着,眉心一凌,向身后两名手下一挥手。“给我拆馆!”10.第十章:决心孙姓男子一面说着,眉心一凌,向身后两名手下一挥手。“给我拆馆!”两名手下,架着梯子,在方长青和一群弟子的面前,攀上武馆的大门,将那一面中华武馆门口的招牌拆了下来,嘭的一声,在地上砸了一个粉碎。弟子们满脸的愤怒,若不是方长青喝住,只怕早就上前动手打人了。方长青双手负背,面无表情,可是,方雨若仍然清楚的看到,在那面中华武馆的招牌砸碎的时候,方长青眼角的肌肉,狠狠的痛苦的抽动了一下。孙姓男子嘿嘿一笑:“现在,把中华武馆所有的东西都给扔出去,还有,一个小时内,不拿出一百万,我就把这小子的手指全都剁掉。”“师父,救我啊,救我啊,我不想当残废,师父,我对不起你,你一定要救我啊。”凌俊听他这么一说,即后悔,即害怕,忍不住呜咽起来。虽然,凌俊赌钱欠下一百万的巨款,方长青非常生气,可是,毕竟他还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弟子,都是没父没母的孤儿,这些年来一后带大,早将他当成自己的儿子看了,怎么能看着他给人将手指剁掉。方长青痛苦的笑了一声,忽然,抬起头来,决绝向姓孙的男子望去:“他不过是一个孩子,你要剁掉他的手指,也没有用,要剁,就剁我的手指吧。”“什么,老爸,不要啊。”方雨若给老爸的话吓了一跳,扑进方长青的怀里呜咽。“老爸,你怎么能让他们剁掉你的手指,不行,我不能让他们这么做啊,不行的。”方长青伸手轻轻抚着女儿秀丽的长发,一脸的无奈。“雨若,你总不能让我看着俊儿被他们剁掉手指吧,虽然,他赌钱是不对,可是,要我这个当师父的,看着他下半辈子残废,让我怎么忍心,他是你的三师兄,你也不忍心吧,老爸年纪大了,就算没有手指,但是,我还有一双脚,我就不信,你老爸会饿死。”一时,中华武馆的弟子们,又是愤怒,又是无奈,只有围着方长青,呜咽起来。孙姓男子瞧着师徒几人抱头痛哭,微微冷笑。方雨若瞧着满脸悲痛的老爸,又瞧着给打得一身是伤的三师兄,还有砸碎在地上的中华武馆的招牌,还有收帐的几人脸上不屑的冷笑。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当女儿的好没用,从小老妈就丢下自己去了别一个世界,老爸将自己一把拉扯大,多不容易啊,现在长大了,不但没有帮上老爸的忙,反而常常给老爸惹麻烦。她知道中华武馆是老爸一生的心血,虽然,他答应把武馆抵押出去,可是,刚才看到老爸痛苦的神情,方雨若心里就好难过。还有三师兄凌俊,虽然赌钱不对,可是,师兄妹从小一起长大,她早就把他当成兄长看了,怎么能忍心看着他被人剁掉手指,下半生在残废中度过。方雨若想到这里,看着愤怒的师兄弟们,忽然,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狠狠抹了一把眼角浸出来的泪水,趁着大家不注意,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走去。现在,也只有那个法办,可以解决这些难题了,就算是自己小小牺牲一下,也决不能看着老爸失去自己的心血,让三师兄变成残废。ChineseDragon集团总部大楼,明亮而宽敞的私人办公室里。坐在沙发里的男子,抬腕看看了表上的时间,英挺的眉微微皱起。“已经这么晚了,中华武馆那边怎么还没有消息?”立在一边的银狐皱着眉头,都计划好了,本来以为万无一失,可是,这么晚了,中华武馆的人还没有一点消息,他跟在男子的身边,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对于男子安排下来的任务,从来没有失策过,这一次,可别栽在一个丫头的身上才好啊。一时,银狐对面男子的质问,额前凌乱的长发下,竟有一种汗颜的感觉。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办公室里尴尬的寂静。银狐接过电话,崩紧的神情,忽然松懈下来,向坐在沙发上的男子一笑,激动的开口。“方若雨已经同意签定那份协议了,她马上就会过来。”11.第十一章:古怪合约“方若雨已经同意签定那份协议了,她马上就会过来。”坐在沙发上的男子,虽然表情仍然是一派云淡风清,但是,眸低深处,却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银狐,我现在还不想让她见到我,还是你你去跟她交涉吧,把条件给她说清楚。”银狐点了点头。“好,我想她也该到了,我马上就去。”银狐答应着出门,吩咐接待小姐。“等一下,如果有一个叫方若雨的女孩到公司来,直接让她来我折公公室。”瞧着银狐离开的背影,转过椅子,端起桌上一杯咖啡,轻轻喝了一口,溥锐轻扬,让他轮廓分明的脸型,看起来更增添了一抹不凡的帅气。十分钟后。ChineseDragon集团总部大楼的另一间办公室中。方雨若来到ChineseDragon集团总部大楼,说出自己的名字,就有一位长相亮丽的接待小姐,将她带到这间办公室。方雨若一走进这间办公室,就有一种豪华时尚,但是又不落俗的感觉扑面而来。这种办公室的装潢设计,只在电视里见过,方雨若忍不住好奇,向这个陌生的空间里张望。“方小姐,你来了,我提出条件,考虑得怎么样了?”直到办公室前那张转椅中男子沉着有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方雨若才将目光投向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身上。虽然,只见过一次,不过,这种独特的气势,及凌厉的长相,却给方若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是昨天到武馆来提出那个古怪条件的银狐。虽然,她不喜欢坐在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很帅气。“好,我答应你们,不过,你得先帮我老爸保住武馆,还有不准让那帮人伤害三师兄,我才能答应。”银狐点了点头,凌厉的眼中,透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我相信,在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他们已经没事了。”毕竟,他的用意在于方雨若答应签下这项合约,而不是伤人。“好。”方雨若点了点头,“那我答应你的要求。”银狐一笑,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主子为什么看上这小女孩,不过,这小女孩的义气,他到是很喜欢。“好,即然这样,你就先看看合约吧。”银狐着说让秘书拿来一款合约,放在方雨若的面前,点了点头。“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会向你说明。”方若雨点了点头,翻开合约,只见合约上这样写道。甲方:方雨若已方:龙腾原来,果然是让自己嫁给那个传说中的病秧子龙腾,不禁叹了一口气,继续向下看去。1、从即日起,已方为甲方还清欠下的巨款,并给甲方家中一笔相应的资金,帮助甲方经营的中华馆脱离困境。2、甲方由已方安排,在合适的日期嫁入已方家中,其生活日常,得由已方安排。3、如果在婚期内,已方的生命如果出现什么状况,此合约可以作废,甲方离开已方家里,还是留在已方家中,可以自由选择。方雨若看到这里,不禁一愣,这是什么条件,这么古怪,难道这个龙腾真的像传达说中的一样,病入膏肓,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才会加上这么一条,嘿嘿,看样子,这个龙腾还真有点自知之明。不过,这样也好,反正他已经命不久矣了,就算自己真的嫁给他,到时候,嘿嘿,自己给他再添上几拳,踢上几脚,一不小心,他一命乌呼,自己就可以回家了。想到这里,方雨若点了点头,就这么办,再看下面的条款,似乎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最后是合约日期和当事人签名。总体看来,这份合约,虽然有些古怪,不过,除了让自己嫁入龙家,好像于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利的要求。银狐见她读完,扬了扬唇。“怎么样,如果方小姐没有什么异意的话,就可以在这里签字了。”银狐说着,伸手精瘦修长的手指,在当事人签名处轻轻一点。方雨若迟疑了一下,反正,这

005.撒旦新妻十七岁.txt

005.撒旦新妻十七岁.txt

上传者: 爆发吧小宇宙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30 举报

简介:好看

您好!您下载的小说来自 http://www.27txt.com/pub/linkin.asp? linkid=4968 欢迎常去光顾哦!更多内容等着你。 本站所有资源全部转载自互联网!请支持正版,版权归作者所有! 撒旦新妻十七岁(红袖VIP完结) 作者:鬼面蝴蝶 作品介绍 本文为,上错花轿嫁对郎现代版 十七岁的方雨若,为了保住父亲的武馆,和亚洲首屈一指的富豪叶家签定婚约,嫁给传说中奄奄一息,只有半 条命的龙家长子为妻,却异外的发现,自己的那个传说中只有半条命的丈夫龙腾,白天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一到晚上,就精神得如同传说里闪烁耀眼的黑暗骑士。 是故意伪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古怪的龙家,神秘的帮派,家族的纷争,暗潮汹涌,杀机四伏的,踏入龙家的第一天,方雨若便踏入了一个解 不开的秘。 本文为上错花轿嫁对郎的代现版,将古代小说和现代小说的写法溶合,并加入一些青春漫画元素的轻小说,搞 笑小白,希望大家会喜欢。 龙腾,二十二岁,神秘龙家和中国龙两大财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深沉睿智,智谋深远,因为童年时一次意外, 决意保护她一生一世。 方雨若:中武武馆馆长方长青之女,十七岁,天真可爱,又透着顽皮,为了保住中华武馆,嫁入龙家,小小年 纪,便成为风云龙家的少夫人。 方君泽:十九岁,身怀绝技,身世离奇,个性孤傲,有着自己心中的悲伤和痛楚。 宾腾上岛,日本黑道百合派首领,二十七岁,为人玩世不恭,却有着超出常人的洞察力。 龙傲,二十五岁,比龙腾大三岁,却是龙腾的叔叔,因为十年前的一场世故,一直没法让龙腾放下心中的节, 最后,两人因为方雨若冰释前嫌,重归于好。 1.第一章:比武招亲 台北。 人来人往车流不息的街市上,忽然响起一阵敲锣打敲的声音来。路上的行人,以为又是哪家超市在搞 促销活动,都拉长了脖子,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但是,很快就给一面高高立起的旗帜上,四个大字给吓得瞪大了眼睛。 比武招亲? 没搞错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二十一世纪哎,居然这有这种事情?一时,好奇心驱使,不少人挤进 围观的人群,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人群里,一名身着黑色中山服,四十岁左右年纪,双目有神,长相清瘦,高大挺拔中年男子,见围观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56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