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穿越民国:上海旧梦.txt

穿越民国:上海旧梦.txt

穿越民国:上海旧梦.txt

上传者: 418305561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8 举报

简介:个人比较喜欢的,看过N遍的文

+++++++++++++++++++++++++++++++++++++++++++++++++++++++++++++++++++++本作品由www.94txt.net彼岸TXT电子书论坛【Libra】整理收藏,更多免费小说尽在本站声明:【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穿越民国:上海旧梦》作者:吾心[完结]txt下载文案:[原创小说吧vip完结]一次日食将她带回了七十多年前,回到了那个车水马龙,歌舞升平的上海,平凡的她本欲做一个时代的旁观者,静眼默看着不属于自己的时代,奈何,他,上海的霸主,冷酷无情,却对她伸出了柔情之手,抗拒,徘徊,始终躲不开命运的牵绊,她一次次沉溺在他深情的黑眸中,一次次的迷失在只为她展露的笑容中,看着他伸向她的手,她是否应该握住……【正文】第一章  早上八点,林羿萱把椅子搬到阳台上,接着又抱出来一堆零食,然后戴上日食观测镜坐在椅子上,一边看着太阳,一边“咔叽咔叽”的嚼着零食。  新闻上报道,今天会看到百年一遇的日全食,早在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后,她就颠儿颠儿的跑去买观测镜了。  这一天的到来,她可是期待了好长时间,昨天晚上兴奋地连觉都没睡好。没办法,谁让她从小就喜欢这类天文现象呢?  叔叔在天文台工作,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跑到叔叔工作的地方,蹲在观测镜下看着美丽的星空,看着遥远的星球,顺便幻想一下,在和他们相距几千万公里的地方,也住着和人类相似的物种……  随着太阳一点点的被遮住,林羿萱的嘴巴嚼动的更快了,一袋接一袋的零食被她扔到地上,可是她的视线始终紧紧的盯着太阳。  可是太阳被遮住的面积一点点的变大,林羿萱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难道是因为抬得太久了?  她不舍得低下头,晃了晃脑袋,然后又把头抬了起来。  不一会儿,她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还有些微微的刺痛,怎么回事?难道是观测镜的质量问题?  太阳就剩下最后一点了,林羿萱不舍得低下头,双眼紧紧的盯着太阳,她要见证着五百年一遇的奇迹,绝对不能错过。  头越来越晕了,视线也越来越模糊了,当太阳被月亮完全遮住时,林羿萱就觉得眼前一暗,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  好痛,全身都好痛……  林羿萱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好像被卡车碾过一样,每一个地方都在叫嚣着疼痛,仅仅是勾勾手指的动作就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眼珠转动了好一会,她才费力的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  她呆呆的看着变得有些昏暗的天空,太阳哪里去了?难道日全食还没有过去?她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自己正在看着日全食,接着视线一暗,接下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是自己现在浑身痛的她想大叫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仅仅目前视线能触及的地方,也明确的告诉她,她现在不是待在自家的阳台上,而是……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地方。  她吃力的动了动脖子,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这是她脖子的声音吗?怎么好像生锈了一样?  待她看到周围的情况以后,双眼瞪得大大的,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倏地坐了起来,身子传来的疼痛让她不停地吸着气,天哪!只是这么一个动作,仿佛就要去掉她半条命似的,不过疼痛在她身上盘桓了一会就褪去了,意识到这一点,她忍住痛慢慢的活动着两只胳膊,十分钟过去了,胳膊终于能够比较自如的活动了。  接下来就是两条腿了,刚才的疼痛让她的心脏还在抽搐,她决定休息一下,再进行下一步的“工作”。  长长的吐出口气,她转着头看着周围的情景,这是哪里啊?  她现在的位置是在一个小坡底下,看着自己脏兮兮的衣服,难道自己从上面掉下来了?  接着她的脖子转动了一个比较大的幅度,身后一个趴着的人影落入她的眼中。  那……那是谁?  她用双手撑住身子,才能使脖子扭得不那么费劲。  在她身后不远处,一个人静静的趴在地上,只见他一头短发,穿着一件发污的衬衫,下身是一条长裤,虽然看不到他的样子,但是从他的衣着上来看,应该是个男人。  看着他一动不动,林羿萱用力的咽了口唾液,他……是死是活啊?  “喂……”林羿萱冲他轻声的叫道,那人没有反应。  “喂,那个人。”声音微微提高,还是没有反应。  好奇心驱使着林羿萱起身就想去看,可是刚刚一动,钻心的疼痛又让她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呼呼!忘了两条腿现在还处于罢工阶段了,闭上眼等待着那股疼痛过去,接着她小心翼翼的,紧紧咬住牙关,花了更长的时间,直到满头大汗,两条腿终于能够颤巍巍的站在地上了。  林羿萱慢慢的向地上的那个人走去,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十分厉害。  一步一挪的,林羿萱终于来到那个人面前,看到他的脸,她又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  根本看不清这个人长什么样子,只见他满脸都是血,而且都已经凝结在脸上,看起来颇为恐怖。  犹豫了好一会儿,林羿萱才勉强的伸出手指探到他鼻下,本想快速的收回,但是手指传来的温热气息让她停顿了一下,还有气?那就是没死了。  意识到这一点,林羿萱缓缓的松了口气,蹲下身子,轻轻的推着他的肩膀:“喂,喂,你醒醒,喂……”  她叫了许久,男人一点反应也没有,看了他一会,林羿萱觉得还是先叫救护车吧,接着她在身上摸了一遍,也没有找到手机。  突然她好像想到什么似的,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她……穿的这是什么啊?一件黑色的斜襟的肥肥大大的上衣,下身是一条看不出什么颜色的,刚及脚踝的肥大裤子,她……她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  倏地她抬起头四处望,虽然她处在这小坡底下,但是她感觉到上面应该也是一片空旷,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她抬脚就要往小坡走去,可是还没有迈出去步子,脚踝就被紧紧的抓住了。  她浑身一颤,加上刚才的冲势,整个人站立不稳的摔在了地上,忍着胳膊上传来的疼痛,她转头向后看去,只见刚才还一动不动的男人,此时一只手正抓着她的脚踝。  林羿萱用力缩回脚,身上的疼痛惹出了她的火气,她回过神来冲着男人吼道:“你干什么啊?刚才喊你不醒,现在想吓死人啊?”  男人轻轻的眨动着眼睑,无力的看向她,眼神中似乎有些疑惑。  看到他的眼睛,林羿萱一怔,好一双黝黑发亮的眼睛,即使满脸的血污,深邃的眼神还是像一汪深潭似的……  林羿萱用力的晃了晃头,现在什么情况啊,她竟然还陷在人家眼神中了,她清了清嗓子,刚要说些什么,就听到上面传来一阵说话声和脚步声,接着一行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第二章  林羿萱呆呆的看着出现的这些人,最前面那个人,留着平头,上身里面穿着一件白色中衣,外面罩着一件青灰色马褂,手上拿着一把枪。  他双眉狠狠的拧着,眼神紧紧的盯着趴在地上的这个男人……和她,在她身后跟着四个个穿着比较简单的男人,在他左边站着一个低头哈腰,有些秃顶,一口黄牙的男人。  只见这个秃顶指着下面说道:“爷,那个人在那里,今天我看到的就是他被人从车子上扔了下来。”  拿枪的这个男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从上面利落的跳下来,接着他后面的几个男人也跟着跳了下来,而那个秃顶似乎比较笨拙,蹲下身子,靠着小坡慢慢的滑了下来。  一行人来到林羿萱面前停住了,为首的那个男人直直的看着她,眼神犀利冰冷,透着些许精明。  看着他的眼神,林羿萱心中一阵胆寒,好……好冷的眼神,即使这样看着,就让人止不住的颤抖,不过最令她讶异的还是他们的穿着,他们的装扮好奇怪呀,怎么像是民国时期的衣着……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这个男人突然蹲下身子,惊得连忙往后撤了一下,整个人坐在了地上。  男人淡淡的瞟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小心翼翼的将趴在地上的男人翻转过来,看清地上这个人之后,男人的脸色微微一变,冰冷的某种掺杂了些许焦虑。  “琛哥,琛哥……”浑厚的声音中透着担心。  满脸是血的男人,微微睁开眼看了看他,又把眼睛闭上了。  看到他把眼睛睁开,拿枪的男人似乎安心了一些,连忙回头说道:“快把琛哥送回车上。”  接着过来一个人,蹲在地上,以背对他们,他小心翼翼的把带血男人放到这个人背上,接着一行人接力似的把整个人拉上了土坡,接着消失在林羿萱的视线中。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现在林羿萱还不能从刚刚看到的情景中恢复过来,他们的穿着太诡异了,这个地方也太诡异了,她不记得在她家附近乃至十公里半径内有这样的地方,有这么一群人,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愣愣的注视着那个土坡,深吸口气站了起来,接着朝土坡走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才气喘吁吁的爬了上来。  当她的两条腿刚刚在土坡上面站住,一双手纳的布鞋出现在她眼中,轻轻咽了口唾液,她慢慢的抬起头,呆呆的看着拿枪的男人去而复返。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片刻之后,他把枪抵在了她的太阳穴上,力道有些大,让林羿萱轻轻皱起了眉头。  “你是谁?为什么会和琛哥在一起?”  她也想知道为什么好不好?忍着太阳穴处传来的疼痛,她抬起头刚想说什么,就看到那个秃顶的男人走过来,一脸谄媚的笑着。  “爷,这丫头是我们村的,是个傻子,连话都不会说,您问不出什么来的。”  “傻子?”男人低声的念着这两个字,凌厉的眼神没有从林羿萱脸上移开,审视意味更浓了。  听到秃顶男人的话,林羿萱也呆住了,傻子?她吗?还有她什么时候成了他们村的人了?不过她选择闭口不语,傻子就傻子吧,谁知道她说了话以后,这个男人会不会一枪把她崩了?  估计她现在的呆愣模样看起来的确像个傻子,男人缓缓的收回枪,不再理她,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了几个……铜板还是什么,扔给了秃顶。  “这是赏给你的,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否则……”  “我明白,我明白,”秃顶连忙点头,就像啄米的鸡似的,“爷请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一个字都不会说。”  男人没有说话,回头又瞥了一眼林羿萱,然后朝不远处的一辆车子走去,接着坐上车子离开了。  看到那辆车子,林羿萱心里窜出一阵凉意,连那辆车子都是那种民国时期才有的老爷车,她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接着映入眼帘的荒凉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稀稀疏疏的几棵大树,加上偶尔的一簇草丛,远处若隐若现的,仿佛是一些房子的轮廓……  “二妞,让四哥哥领你回家好不好?”轻浮的声音传来,林羿萱扭头看到那个秃顶正一脸猥亵的向她靠过来,两眼发出贪婪的光芒。  在他碰到她的手之前,林羿萱倏地从地上站起来,跳到了一边,躲开他的触碰。  对于她伶俐的动作,秃顶似乎有些讶异,他愣愣的看了林羿萱一会,脸上又重新拿挂上了令人厌恶的笑容。  “二妞不让四哥哥碰啊?嘻嘻,四哥哥这里有糖,二妞要不要吃啊?”说完,秃顶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块称之为糖的东西。  林羿萱恶心的看着他手中已经因为体温变形的东西,再对上他一口黄牙,隐隐有些作呕。  她不想多理他,转身就往前走,去哪里她不知道,或许多走一些路能发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还没等她走几步,胳膊就被人紧紧抓住了,接着秃顶窜到了她面前。  “二妞,别走哇,让四哥哥好好疼疼你。”随即伸出一只毛手向她的胸部袭来。  林羿萱一惊,用力的拍开他的手,然后回手给了他一巴掌:“你想干什么?”  似乎没有料到她会反抗或者什么,秃顶一脸的震惊:“你……你……”他结结巴巴的,上下的打量着她。  “你怎么不傻了?”  林羿萱用力甩开他的胳膊,狠狠的瞪着他:“你才是个傻子呢!”  秃顶看着她,震惊的表情渐渐转为惊喜,他不停的搓着双手:“不傻更好,这样更带劲……”  接着就如同饿狼一样向林羿萱扑过来……第三章  林羿萱躲闪不及,被他扑倒在地上,后背重重的撞在地上,疼得他差点岔气。  就在她眼冒金星的时候,听到“哧啦……”一声,接着胸前一凉,她慌忙的睁开眼睛,发现胸前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了,肌肤裸露在空气中。  她惊恐的瞪大眼睛,用力的挣扎着,但是力量悬殊太大,没过多长时间,她的双手就被秃顶紧紧的抓住,然后固定到头顶上。  “嘿嘿……”秃顶一脸银笑的盯着她胸前的肌肤,咂着舌,“如果不是李正两口子一直护着你,你这傻子不知道已经被多少人骑过了,嘿嘿,今天我刘四运气真不错,竟然是第一个给你开苞的男人,小丫头,好好享受吧……”  接着他就俯下身子,脸上林羿萱的胸前靠过来。  看着他越靠越近,林羿萱一边挣扎一边尖叫道:“救命啊!不要……走开……”双手也在他的钳制下疼痛不已。  听到她的叫声,刘四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更兴奋了:“对,对,你叫吧,就这么叫吧,反正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嘿嘿……啊!”  话还没有说完,刘四惨叫一声,从林羿萱身上翻滚了下来,倒在一旁抱着头不断的尖叫着。  林羿萱连忙坐起来,拢好衣服,看到对面站着一个身材敦实,长相一般,此时一脸暴戾的人。  只见他看了林羿萱一眼,脸上的怒气更甚了,他大步朝秃顶走过去,抓起他的前襟,照着他脸上就是一阵猛揍,不一会,秃顶的脸上已经挂满了鲜血,他不停地叫着,流出来的血染红了他的满口牙齿。  秃顶如同一条布袋似的,软软的挂在男人手中,叫声也越来越弱,但是男人仿佛还不解气似的,铁般的拳头没有任何收回的趋势。  他一边挥舞着拳头,一边吼道:“刘四,你个畜生,二妞这样的娃子你也欺负,连个傻妞你都不放过,老子今天就废了你!”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是否装死的秃顶,连忙睁开眼睛,虚弱的叫道:“李哥……我错了……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李哥……你饶了我吧……”  男人瞪着眼睛,冲着秃顶又是一阵狂揍,直到他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男人又朝他踢了几脚。  在秃顶几乎奄奄一息的时候,男人终于听到狂暴的拳头,冲着秃顶狠狠的啐了一口。  “刘四我告诉你,以后你如果再敢打二妞的注意,我就让你变成太监!”  他又狠狠的踢了秃顶一脚,然后转身朝林羿萱走来。  看着他逐渐的走进,林羿萱紧抓着衣服往后退,虽然刚才她看到的情景,似乎是这个男人为了她揍得秃顶,但是……但是先前经历的那一幕还是让她心有余悸,看到这个陌生男人走过来,心里的还是警戒起来。  男人走进林羿萱,她防备的眼神让他一愣,心里闪过一道什么,不过当他看到她被撕开的前襟时,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连忙脱掉身上的褂子给她披上,然后拉着她的手往前走。  “二妞不怕,有李哥和嫂子护着你,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他转头冲林羿萱笑了笑,“你嫂子刚刚蒸了些荠菜,等着你回去吃呢!”  看着他亲和的笑容,林羿萱愣愣的没有一丝反应,此时他的表情不同刚才,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没有暴戾,没有凶狠,仿佛就像一个憨厚朴实的乡下人,他……刚才的样子是为了她吗?  一阵感动涌上她的心头,虽然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有这么一个“李哥”和还没有见过面的“嫂子”护着她,至少她还不至于太难过。  走了快二十分钟,一路上他们谁也没有说话,穿过那片荒坡,走到了一处破败的土房前面,李哥推开门拉着她进去了,接着喊道:“小云,二妞回来了。”  不一会,从屋里走出了一个个子娇小,但是肚子高高凸起的女子,她不是很美,但是却有一股恬静的味道,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髻,颊边松散下一些头发,一件青色斜襟褂子,下面是一条肥大没有任何美感的裤子,她的穿着和林羿萱先前看到自己的穿着类似。  女子用手扶住后腰笑着朝她走过来,随着她越走越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打量了一会林羿萱,转头问男人:“正哥,发生什么事了?”  男人用水抹了几把脸,脸上又浮出些许怒气:“是刘四那畜生干的缺德事。”  “什么?”女子一愣,接着眼神中挂满心疼,走过来紧紧的抓住林羿萱的手,“二妞,你……你……”  “二妞没事,只是衣服破了,你帮她补补吧。”男人走过来,扶住女子的肩膀说道。  女子看了看林羿萱,又看了看男人,似乎在揣度着什么,最后点点头,拉着林羿萱往屋里走去。  走进屋里以后,好一会林羿萱才能适应屋里昏暗的光线,屋里的墙壁有些发黑,还贴着几张看不出样子的墙画,低矮的小木桌上点着一个小小的煤油灯,周围放着几碗……黑乎乎的东西,她不知道那是什么。  女子走到一个炕边,端着一个小簸箩走过来,里面放着一些针线,她冲着林羿萱笑着说道:“二妞乖,把衣服脱掉,嫂子给你补补。”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想想刚才在土坡处见的那一幕,林羿萱好像明白了什么,她抬头看向女子:“现在是什么年份?”  “哐――”簸箩掉在地上,女子一脸呆滞的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说道,“二妞,你……你……”  不理会她的震惊,林羿萱紧紧的抓住她的手,急切的问道:“现在究竟是什么年份?”  “民……民国十六年……”第四章  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林羿萱,一场日食让她回到八十多年之前,回到了那个动荡的年代,回到了这个叫二妞的身上。  照顾她的人时李正和王小云,二妞本是他们邻居的女儿,两年前,她的家人都在一场瘟疫中死了,孤零零的剩下她一个人。李正和王小云为人善良,就把她接到了家中,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是他们对她也是不错的。  二妞小时候本来不傻的,只不过十岁那年有一天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等家里人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变成了一副呆呆的模样,村里的人都说她中邪了,被迷了心智,如今的二妞已经十八岁了,周围的人这个年龄一般都结婚了,因为她是个傻子,再加上现在每一家的日子都过得十分艰难,谁也不想多添一张只吃不干的嘴,所以即使是村里最穷的光棍也没有把她娶回去的打算。  不过虽然是这样,村中的汉子打她主意的倒是不少,以为她是个傻子,都想从傻子身上偷点腥吃,二妞的爹是个暴脾气的人,一般没人敢惹,所以那些人也就是肖想一下,顶多伸手摸两把,也没人敢真正把她怎么了,可是自从只剩下她一个人之后,这些人倒是放开了胆子,李正怕她出什么事,一般情况下总会有他或者王小云陪在身边,所以那些人也只能看着眼馋,找不到机会下手,  没想到这次一眨眼的功夫二妞就不见了,李正出去寻找的时候,就看到了在小土坡发生的那一幕,怒气狂升,狠狠的揍了一顿想染指二妞的人。  对于她的意识变得清醒,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差别,李正和王小云确确实实是吃惊了一把,不过他们也没想太多,二妞变成傻子或许就是受到了惊吓或者碰到什么,也许是这次惊吓让她恢复了,总之她的正常对李正和王小云来说,是开心大于惊讶。  不过周围的邻居倒是什么说法都有,最多的就是二妞又碰到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让那东西指点了一下,才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有的甚至还跑到她面前,问她看到的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帮他们和下面的人说说话,听到他们的想法,林羿萱不由的缩了缩肩,她如果真的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早吓死了好不好。  “二妞,歇会吧。”一只温柔的手抓着袖子轻轻为她擦着额头上的汗。  林羿萱抬起头对上王小云亲切的笑容,经过着一段的相处,她发现王小云的性格就和她的笑容一样,温和亲切,善良,是个非常朴实的女人,一个非常爱丈夫爱这个家的女人,刚开始的几天,她特别黏王小云,只有跟在她身边,她心中那种刚来到这个时代的惶恐感才会消失。  林羿萱笑着摇了摇头:“嫂子,我不累,把这些东西洗干净,好给宝宝做尿片啊。”  差不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宝宝就该出世了,她们费了好大力气,收集了一些破布破衣服,打算洗干净之后给宝宝做尿片。  现在王小云的身子已经非常不方便了,所以林羿萱就把力所能及的事情全包了,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在照顾这个身体的主人,既然她现在占据着这个身体,有能力做一些事情,理所应当回报他们。  林羿萱低头看着水中的倒影,也许由于一直遭受光照的原因吧,这个二妞的皮肤有点黑,有点粗,脸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小小的,整张脸上最让人难忘的就是那双眼睛了吧,大大的,睫毛长长的,现在加上她已是“清明”人士,所以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透着些许调皮和笑意。  “我要到山上去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她们两人同时转过头去,看到李正束着腰带,扎着绑腿,双肩背着一个竹筐,里面放着大刀和斧子,他笑盈盈的看着她们,“现在是野兔抱窝的时候,运气好的话,可以多猎几只野兔,回来好给大家补补。”  说完,他满脸温柔的看向王小云的肚子,眼中蓄满了疼惜。  王小云走到他身边,帮他整了整衣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前襟:“小心,早点回来。”  “嗯。”李正用力的点点头,冲她笑了笑,看了林羿萱一眼后,朝门外走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王小云还站在原地静静的凝视着。  看着她微微勾起的嘴角,林羿萱涌动着一股说不出的情意,李正是这个村里数一数二的好手,也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但是在王小云面前他却甘愿化为绕指柔,他们十分爱对方,一直以来,在林羿萱的想法中,在这个动乱的年代,许多人的结合多数是为了传宗接代吧,可是他们之间的情意却是那么明显。  低头看到林羿萱含笑的眼神,王小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笑了笑说道:“如果今天正哥能带只野兔回来,我给你做一道好菜。”  林羿萱用力的点点头:“好啊!”  可是直到太阳下山,他们也没有等到李正回来,就在王小云担心不已的时候,隔壁和李正一起去山上的邻居匆匆的跑了进来。  “李哥家,李哥他……掉下山崖了。”  话音刚落,王小云如同雷击一般,僵在原地,接着缓缓的跪在地上,昏了过去。  林羿萱和邻居小心翼翼的把她抬到床上,然后问明了情况。  原来今天他们在山上找到了几个野兔窝,其中一只野兔特别大,李正二话没说就追了上去,就在他刚刚抓住野兔的那一瞬间,他脚下那一大片土地突然塌了下去,李正也跟着掉到山崖下去了,他站的那块地方可能是因为前几日的连绵雨松动了,今天有了些震动就塌了下去。  他们在周围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能够下到山崖的地方,只好无奈的回来了。  李正掉下山崖,生死未卜,邻居们也都帮忙,每天都会去那周围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到山崖下的方法,而王小云自从醒了之后,就一直呆呆的,一句话也不说,甚至连东西也吃不下去,林羿萱简直就急坏了。  就这样持续了四天,李正还没有找到,但是王小云却感到了阵痛,孩子……要出世了。  痛了整整两天,王小云生下一个女娃,她经常泪流满面的抱着不停啼哭的女娃:“二妞,正哥还没有回来吗?还等着他给娃子取名字呢,他怎么还不回来?”  这么长时间了,李正一点消息也没有,所有人都有凶多吉少的认知,只不过从来没有人说出来罢了。  “……希望,”林羿萱紧紧握住她的手,“嫂子,叫她希望吧……”第五章  希望,在一片慌乱中来到了这个世界,她承载了我们所有的希望,对李哥,对未来。  “呃――”包裹中的希望挥舞着小手,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林羿萱,这是一个单纯的灵魂,不懂得这个世界的清苦、无奈和伤痛,她已经四个月大了,圆圆的眼睛中开始有了好奇。  她裂开还没有长牙的小嘴,圆滚滚的小手在林羿萱的脸颊上拍打着,发出兴奋的“咿呀”声。  林羿萱俯下身子在她头上轻轻印下一吻,然后直起身来,转头看着呆呆的坐在门槛上的王小云。  头发凌乱,松松垮垮的披散在身后,两眼无神,直直的看着门外,微风吹过,颊边松散的头发轻轻飘动着,有的挂在了干涩的唇角。  生下希望没几天,不管林羿萱怎么阻止,怎么劝,都没有办法让她乖乖的待着炕上,只要她一个不留神,王小云就会拖着虚弱的身体,走到门槛处坐下,痴痴的凝望着门口的方向。  林羿萱压下心中涌上的酸涩感,她拿了一件衣服走到王小云身边,把衣服披在她身上,蹲在她身边看着她。  “嫂子,外面起风了,你现在身体不好,回屋里坐着吧。”  王小云依旧是一动也不动:“二妞,正哥为什么还不回来?”  听到她每天都要问上十几遍的问题,林羿萱深吸口气,强扯起嘴角:“嫂子,……李哥他……他快回来了,如果他看到你现在的模样,一定会伤心的。”  王小云似乎没有听见似的,依然是那种心神虚浮的模样:“二妞,正哥好厉害的,山上的野猪,他自己都能猎到接着扛回来,正哥手也很巧的,每次外面野花开的时候,正哥都会为我编一个花环,我戴上之后,正哥就会说我很漂亮,正哥很疼希望的,他每天都在趴在我肚子上和希望说话……”说到这里,她倏地打住了,转过头来,紧紧抓住林羿萱的手,脸上一片激动之色,“二妞,正哥为什么不回来,他说过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的,现在希望才刚刚出生,他怎么就可以不见了,他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等他,我和希望一直都在等他,他为什么不回来啊……”  说完,她松开林羿萱的手,掩面痛哭起来,双肩不断的耸着,一声声的痛苦的呜咽从指缝中泻出……  仿佛感觉到妈妈心中的悲苦似的,炕上躺着的希望,也跟上发出了一声声的啼哭,小手小脚也在不停的舞动着。  林羿萱用力的抹去脸上的泪水,看了王小云一眼,没有说什么,起身走到炕边,小心翼翼的抱起希望,轻轻的晃动着,片刻之后,啼哭声终于停了下来,苦累的希望沉沉的睡了过去,小嘴不时的咂吧几下。  林羿萱坐在炕边,愣愣看着这张不识愁滋味的小脸,然后慢慢抬起头看向门口依然在不断抽泣的王小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希望,希望,这个家的希望在哪里?她的希望又在哪里?  ******************  林羿萱把药罐端到一旁的石墩上,接着起身站到一边,闭上眼睛用力咳嗽着,好一会儿,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酸酸的还是有些疼,刚才烟熏得太厉害了,又咳了几声,她用袖子擦去眼角的泪水,然后把熬好的药小心的倒进碗里,轻轻的吹了吹,接着就往屋里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仿佛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咳出来似的,一声接着一声,甚至来不及换气,下一波的咳嗽声又响起。  一个月前,一场来势汹汹的感冒让王小云倒了下来,折腾了许久,感冒终于好了一些,可是她又咳嗽起来,每天都咳的特别厉害,在帮她整理的时候,林羿萱总会发现带血的帕子,看着上面有些发污的血,不好的预感在她心头盘桓。  在这个不足三十户的小村里,连一个大夫也没有,好多人都因为贫困离开了,到邻居家去询问,他们说在具这里十六里的另外一个村里可能还有大夫,安排好一切后,她徒步走了十多里路到了另外一个村子,一番询问之后,她见到了一位牙齿都快掉光,视线严重模糊的“大夫”,即使她有再多的疑问,却不愿放弃唯一的机会。  请这位大夫去看病是不可能的了,她把王小云的情况说了一下,这位大夫就颤巍巍的从一个桌子底下拉出一个坛子,从里面拿出了几包草药递给她,告诉了她每次用的量和熬药的方法,就再也不说什么了,看着手中的药,她犹豫了半天,终于拿了回来。  她又拿着药去询问邻居,后者用力点点头,让她放心熬药就行了。考虑了许久,她才下定决心用这些药。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药的确有效,王小云的咳嗽轻多了,可是……可是最近似乎又不行了,帕子上的血也越来越多了。  她深深吸了口气,用力的褪去脸上的担忧和心疼,然后努力的扯起嘴角,大步走了进去。  当她看到倚在炕头的王小云,苍白毫无血色的面容时,脸上的笑容差点挂不住,她拍了拍脸颊,现在嫂子身体已经这个样子了,她不能再垮掉,不能再让她感到担心了。  吸了吸鼻子,她故作轻松的说道:“嫂子,药熬好了。”她把碗放到一旁的凳子上,坐到炕边,温柔的扶起王小云,轻轻的拨开她脸旁的头发,接着把药端到她的嘴边。  “嫂子,吃药吧。”  王小云缓缓的睁开眼睛,好一会儿略显浑浊的视线才定在她脸上,她轻轻喘着气,低头看着面前的这碗药,摇了摇头,又闭上了眼睛。林羿萱愣了一下,又轻声叫道:“嫂子?”第六章  王小云沉默了许久,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神茫然着,没有任何焦距。  林羿萱把碗端近她嘴边:“嫂子。”  王小云轻叹口气:“二妞,现在村子里的人又走了一部分是吧?”  林羿萱顿了一下说道:“嫂子,他们有的是去投靠亲戚去了。”  王小云微微勾起嘴角:“呵,慢慢的都会离开的,在这个地方,只能靠天吃饭,老天不顺心的话,我们也只有等死的份,原来这个村里的人好多啊,现在……却只剩下这么一点人,终究有一天,所有人都会离开这里的,人越少,活的越难。”  她闭上眼轻轻的喘息了一会,接着睁开眼睛看着前面靠墙的一个桌子:“在那边的抽屉里,有哥哥寄来的信,上面有他在上海的地址。他三年前去了上海,最后一封信是七个月前寄来的,他说他在上海的一个厂子里帮工,已经混的不错了,我想……以后可以去投靠哥哥,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活下去了。”  林羿萱点了点头:“好,等嫂子身体好了,我们就去上海。”  王小云轻轻的摇了摇头,她看着炕边摇篮里的希望,嘴角挂起一抹温柔的笑:“二妞,希望是个很乖的孩子,她不会乱哭乱闹,直到找到哥哥之前,你能帮我照顾她吗?”  林羿萱看着希望,这是她见过的最乖的一个婴儿,除了饿的时候,会啼哭几声,其他时候都是用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或者睡觉,从来不会让人觉得心烦。。  林羿萱记得她表姐家的那个孩子,一天基本上就是从早抱到晚,只要放下他,他就会哭个不停,所以表姐那段时间简直就快被孩子折磨的烦死了,希望和那个孩子比起来来,真的是乖太多了,比许多孩子都要乖,她很喜欢希望,当然会照顾她,只不过……王小云的这几句话让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感觉她像在……  “嫂子,我当然会好好的照顾希望,不过嫂子也要快点好起来哟,看着希望长大,嫁人……”  王小云轻轻的笑着,没有再说什么,低头开始喝药。  照顾王小云躺下睡着后,林羿萱静静的站在炕边凝视着她,心中沉甸甸,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让她透不过来气。  “呃――啊――”希望的咿呀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稳了稳神,转身朝希望走去,她蹲在摇篮边,轻轻的逗弄着希望,抬头向王小云看去,屋外的阳光找不到炕边,形成了一片阴影,见状,她心中的郁结更深了。  她低头温柔的抚摸着希望的脸颊:“希望,一切都有希望对不对?”  “哦――呀――”希望抓住她的手指放进小嘴里嘬起来,小脚不停的踢来踢去。  林羿萱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慢慢的晃动着摇篮……  **********************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都是阴雨连绵,林羿萱看着已经所剩无几的粮食和木柴,无力的靠在墙上。  家中的粮食和木柴原来都是李正忙活,现在他已经……,再加上王小云现在病的十分严重,这个家的所有胆子都落在林羿萱身上,可是……在这种环境之下,她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弄到粮食,这个家里已经没有几个钱,所以没有办法向寥寥无几的村民购买粮食,而木柴都是李正以前去山上砍的,前段时间,是她去捡的的树枝,可是现在一连下了几天的雨,已经没有树枝可以捡了。  她低吟了一声,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落到这种环境里,也从来没有想过她们的日子会过的这么清苦。  可是,不管怎么样,她已经来到这里了,而且,如果不是李正夫妇的话,她恐怕更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下去了,所以即使再苦再难她也会努力的活下去,尽自己最大的照顾王小云和希望,现在她只盼望老天爷快点晴天,或许她可以去找一些可以吃的野菜,否则,过不了几日,她们真的开始挨饿了。  她走到灶边,看了看米缸中最后的一点米,叹了口气,开始煮粥,王小云现在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几乎吃不下什么东西,当然也没有奶水喂希望,这几天,她都是用米汤喂希望的。  她熟练地添水,生火,下米,做了这么久,她已经非常娴熟了,以前在家的时候,她用煤气灶烧壶水,有时候就会被烫到,惹来老妈又生气又心疼的怒斥……  脑中满满的全是对家人的思念,她用力的抹着泪水,手上的动作却没有间断,不停的往灶里面添着木柴,眼神呆呆的看着灶洞里跳跃的火,眼前浮现的都是她曾经的一切一切……  她刚刚把粥和汤盛好,就听到希望传来啼哭声,一般她是不怎么会太在意,小孩啼哭也是正常的事,但是这次希望的哭声似乎歇斯底里了一些,她愣了一下,连忙跑了过去。  “希望,希望……”她抱起希望轻轻的晃动着,可是希望的哭声没有减弱,小脸涨得通红,双手双脚挥动的厉害。  林羿萱把她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任何异样,可是她还是不停的啼哭,林羿萱没有办法,只好抱着她走向炕边,或许王小云可以有什么办法。  随着她的靠近,她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最后两条腿仿佛灌了铅似的,再也走不动了。  只见王小云斜斜的靠在炕头上,手垂在炕边,脸已经变成了青灰色。  林羿萱呆呆的看着她,泪水慢慢蓄满了眼眶,接着顺着眼角滑了下来,她缓缓的低下头,看着啼哭的希望。  “妈妈走了,你知道了,是吗?你在为妈妈哭吗?”第七章  在邻居的帮助下,林羿萱葬了王小云,她抱着希望,呆呆的蹲在王小云的坟前,茫然和丝丝恐慌占满了她整颗心。  在这个动荡的年代里,在这个贫苦的环境下,她发现生活真的是好难,连日来的雨把今年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庄稼全淹了,村里又搬走了几户人家,现在整个村子剩下不到十户。  在二十一世纪,虽然也有人过的清苦,但却不会出现饿死人的情况,可是现在……,她重重的叹了口气,如果还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的话,她的生命真的会以饿死结束,很……无奈的一种死法。  抱着希望,她回到了家中,坐在炕边呆呆的想了好半天,关于未来,关于她和希望,突然王小云曾经跟她说的话回响在脑海中,她连忙走到桌旁,打开抽屉翻找着,几封放的平平整整的信映入眼帘。  看着上面的地址,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的拆开了信,有些吃力的读着一行行歪歪扭扭的字,从信的内容上看,王小云的哥哥似乎是个憨厚朴实的人,她拿着信思量的半天,或许可以去上海投靠他。  考虑了半天之后,她终于决定去上海找他,同时她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即使无法投靠他,她也可以在上海找些事做,应该能养活她和希望。迅速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和一些尿片,带上了家中所剩无几的钱,第二天她抱着希望就出门了。  来到渡口,她花了绝大多数的钱买了船票,又用剩下的钱买了一些饼干,从这里到上海坐船要四天的时间,路上她和希望只能靠这些饼干维生了,至少饼干泡一泡,希望也可以吃。  她会努力的撑过着几天,到了上海,找到了王小云的哥哥,或许一切就会好一些。  看着船慢慢的驶离岸边,林羿萱说不出心中是个什么滋味,留恋?茫然?她弄不清楚,她低头轻轻吻了一下希望,微微的勾起嘴角:“希望,我们去上海。”  屋漏偏逢连夜雨,林羿萱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说的就是她现在的情况,她乘坐的船刚刚开出半天,不知怎么就撞到了暗礁上,船一边吃水,一边靠岸,终于在船快要沉没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爬上了岸边。  看着慢慢沉下去的船以及跪在岸边嚎啕大哭的船主,林羿萱无奈的叹了口气,到上海还有这么远的路,现在她身无分文,该怎么办?这个问题让她无力的靠在一个树旁,太阳穴处隐隐作痛,她闭上眼睛,无力感深深攫住她的心。  “呃――”软绵绵的小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她睁开眼,看到希望正瞪大双眼,乐呵呵的看着她,小手在她脸上不停的摸来摸去。  林羿萱看了她好一会,缓缓的笑了:“希望,你在安慰我吗?呵呵,我现在真的很彷徨,不过,我会努力的活下去的,因为……希望一直都在我身边啊!”  仿佛听懂了她的话似的,希望小手用力的拍着,小嘴里兴奋的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  看着她,林羿萱深吸口气站直了身子,她怎么可以这么沮丧,不是说上帝为你关闭一扇门,同样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就算没有门,至少还有窗户,虽然生活这么艰难,但是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在努力的活着,他们可以做到,她也可以。  她重新抱了抱希望,笑着说道:“那我们就徒步走到上海吧,不管有多难,我也要好好的把你带到上海。”  **********************  两天过去了,林羿萱紧皱双眉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双脚传来钻心的疼痛,顾不得查看双脚的情况,忍着不断涌上来的眩晕感,她连忙从水壶里倒出一些水在瓶盖里,然后掏出饼干,一点一点的泡着,接着小心翼翼的喂着希望。  看着希望咂吧着小嘴,林羿萱轻轻的勾起嘴角,这两天来她一直抱着希望走着,偶尔会停下来休息一下,喂喂希望,晚上她会找一个能遮身的地方住一晚,然后接着上路。  现在连她都非常佩服自己,没想到曾经走夜路也会提心吊胆的自己,现在竟然敢夜宿野外,甚至连一点灯光都没有的地方,这是不是就是人的一种潜能,不是我们没有,只不过从未被激发。  花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候,她才喂完希望,她把希望安放在一个石板上,闭上眼休息了一下,待那股眩晕过去之后,她才接着才小心的脱下鞋子,检查着脚上的伤。  走了两天多的路,脚上已经磨了一层水泡,有的已经烂了,碰到之后,疼的她的心直哆嗦,她看到旁边有一条小水沟,起身就想走过去清洗一下伤口,可是她刚站起身,猛烈的眩晕袭了上来,她眼前一黑,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  “咚!”额头传来一阵剧痛,接着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好舒服,好柔软,也好温暖,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好像回到了家中,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一般。  她晃动的眼珠,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好像被黏住了一样,怎么也睁不开。  她回来了吗?从那个时代回来了吗?  “萱萱,吃饭了!”温柔的声音传来,她心中立刻充满了惊喜,妈妈,是妈妈的声音,这是不是说明她已经回来了?  她用力的想要睁开眼,抬起双手,可是身子却没有一点力气,妈妈,拉我一把……  “呃――咿――”一个口齿不轻的声音在她脑中响起,希望,是希望,她在哪里?如果她回来的话,那希望怎么办?她会怎么样?她还在石板上躺着呢,她会不会饿,会不会哭?希望,希望……  想到这个名字,一股浓浓的不舍涌上她的心头,她用力的晃着头。  “希望!”她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第八章  林羿萱胸膛剧烈的的起伏着,额头传来浓浓的眩晕感,身子一时支撑不住,又倒在了床上。  许久之后,她才又慢慢睁开眼睛,用手撑住身子,缓缓的坐起来。  看着房间里的摆设,她愣住了,这里是哪里?淡淡的光线透过厚重的丝绒窗帘射进来,在角落里有一个檀木的雕花梳妆台,床头有一盏很古朴的一盏台灯,照拂着晕黄的色调,她糖的着是一件雕花的大床。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她重新躺回床上,额头上传来一阵一阵的痛,现在她非常确定这不是她的房间了,她应该还是在这个时代,只是……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希望!这两个字倏地闯进她的脑海中,她猛地坐了起来,翻身下了床,又是一阵眩晕,身子一晃,在加上双脚传来的疼痛,她跌跪在地上。  用手抚住额头,她闭上眼睛,轻轻喘息着,待眩晕感过去之后,她慢慢的站起身子,转头朝梳妆台的镜子看去,只见她头上缠了一圈纱布,在额角处还渗透着些许血迹,她身上已经换上淡黄色的睡衣,料子似乎还不错,是谁救了她?  顾不得想的太多,她抬脚向外走去,刚打开门走了几步,一到楼梯出现在她面前,她扶着扶手往下走了几步,就听到一个温柔的甜美的声音和孩子依依呀呀的动静。  她怔了一会,连忙脚步踉跄的下了楼,刚走到楼下,她就看到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女孩坐在沙发上,在她的一侧,躺着正舞动着四肢,不停咯咯笑着的希望。  看着希望没事,她吊着的心才算踏实了下来,连忙朝她们走过去:“希望!”  可是她刚迈出去一步,一个男人从侧面走过去,飞快的挡在她面前,她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相貌一般,但是给人的感觉相当冷硬,相当的……不好惹。  林羿萱看着他深吸口气问道:“你想干什么?”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双眼中发出犀利的光芒,探究意味甚浓,林羿萱感觉到自己好像被放到X光下面一样,非常不舒服,她紧紧的皱起眉头,刚想推开这个男人,就听到男人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  “飞虎,你不要挡住人家呀!”  男人头微微往后撇了撇,接着一步跨到了一边,给林羿萱让出了路。  林羿萱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接着朝着沙发走过去。  她看着女孩,一头黑发如瀑布一般披散在身后,头顶上固定了一个鹅黄色的发夹,身上是同样颜色的连衣长裙,腰身高高的束起,更显身材窈窕,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皮肤白皙,脸颊两侧有着一对可爱的小酒窝,樱桃小口微微嘟着,她看起来不仅漂亮,而且相当的可爱。  林羿萱冲女孩笑了笑,点点头,接着弯下腰,轻轻抱起了希望,温柔的在她脸上吻了一下,笑容满面的叫道:“希望……”  看到她,希望也好像十分开心,两只小手不停的轻拍着她的脸颊,小嘴里也不停的发出咿呀声。  “她好可爱哟!”女孩看着她们,开心的说道。  林羿萱转头看向她,女孩有一双非常真诚的眼睛,只是这样看着她,林羿萱也能感觉到心中慢慢滋生的好感。  她看着女孩笑着说道:“是你救了我们吗?”  女孩点点头:“那天我和飞虎出去,回来的路上听到有孩子哭的声音,就循声找了过去,看到你倒在路边,头上流了好多的血,我们就把你们带回来了。”  闻言,林羿萱转头看向仍然站在楼梯口的飞虎,刚才心中产生的一丝不愉快也消失了,她对飞虎笑了笑,然后转向女孩说道:“谢谢你们。”  女孩轻轻的摇了摇头,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了希望不甚很清晰的吐出一个“马”字,接着她看到林羿萱瞬间僵在了那里。  林羿萱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她深吸口气低头看着怀里的希望,轻轻的叫道:“希望,你刚才说什么?”  希望瞪着黑亮的双眼,小手放在嘴里砸吧着,不再出声,林羿萱着急把她的手拉开,也不管她听不听得动,又问了一边:“希望,希望,再说一遍。”  等了好一会儿,希望一点动静也不肯发出来,只是伸着小舌头,咧着嘴不停的笑着,最后她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抬起头看向女孩。  女孩看看希望,又看看她,迟疑了一下问道:“这是你的孩子吗?”  林羿萱一愣,然后缓缓的低下头看着希望,嘴角越弯越大,她用力的点点头:“不错,我是她妈妈,她是我的女儿,叫希望。”  仿佛为了响应她的话似的,希望这时又发出了一声“马”,这次十分清晰。  又是一阵怔愣,许久之后,林羿萱轻轻拥住了希望,笑道:“对,我是妈妈。”  女孩惊讶的看着她们,小嘴微微张开,接着笑着说道:“看起来,你比我大不了多少,没想到已经做妈妈了,她叫希望?我好喜欢她啊!”  林羿萱看着她点点头,一副自卖自夸的样子:“她很讨人喜欢哟!”  看着被林羿萱逗弄的笑个不停的希望,女孩迟疑的伸出手,轻声说道:“我可以再抱抱她吗?”  林羿萱点点头,把希望递给了她。  接过希望以后,女孩一边用手轻轻的戳着希望的小脸,一边抬头对她笑着。  过了一会她抬起头说道:“我叫何亚琳,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林羿萱点点头:“林羿萱……”第九章  从那天开始,林羿萱和希望就暂时住在了何亚琳这里,因为她头上和脚上有伤,再加上身无分文,的确没有办法上路,何亚琳问起她的情况的时候,她只是说家乡闹灾,没有办法继续生活了,要去上海投奔亲戚,正好过几天何亚琳也要去上海,她就让林羿萱和她一起。  经过几天的相处,林羿萱了解到,何亚琳是上海人,到这里来是为了替她母亲给外公外婆上坟,飞虎是她的保镖,此次随她前来的除了飞虎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保镖和她的奶娘刘妈。上完坟之后,她就让飞虎安排回上海的事了。  林羿萱刚从厨房里端着点心走出去,就看到何亚琳在逗着希望玩,虽然只相处了几天,但她看的出来,何亚琳是一个非常单纯、可爱又善良的女孩子,她对希望也很好,特地派人去给希望买奶粉和饼干,而且听刘妈说,那些都是上等货。每次喂希望喝奶的时候,何亚琳比她都积极,她会亲自给希望泡牛奶,然后坐在一旁,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惊喜的看着希望。  从她的性格、生活还有仪态上,林羿萱能判断出她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千金,一个不骄纵又很善良的女孩,每个人都会喜欢吧。  她端着点心走过去,放到桌上说道:“亚琳,吃点心了,刘妈刚做好的。”  何亚琳笑着应了一声,把希望放在沙发上,然后坐直身子,拿起一块点心小口的吃着,动作有说不出的优雅。  林羿萱坐到沙发上,轻轻的把希望抱起来,看到她希望又开始兴奋的拍着手,嘴里不停的叫道:“妈……妈……”这段时间来她还是只会说这个字,而且只对她说,不过发的音准确多了。  接着她拿起刚刚连同点心一块端上来的奶瓶,小心翼翼的开始喂起她来。  何亚琳轻笑着看着不断努着嘴的希望,然后喝了口茶,看着林羿萱问道:“羿萱,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我们明天就回上海,飞虎已经在火车站安排好了。”  林羿萱点点头:“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明天可以上路了,”她顿了一下,真诚的说道,“亚琳,谢谢你。”  她真的很感谢何亚琳,如果不是她的话,她和希望现在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何亚琳把茶杯放在桌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羿萱,你不要总是把谢挂在嘴上嘛!我想这也是我们之间的一种缘分吧,或许冥冥之中是上天的一种安排呀。”  林羿萱点点头:“也许吧,老天让我遇到你这个贵人。”  何亚琳轻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待希望喝完牛奶之后,林羿萱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等她打了嗝之后,就把她抱在臂弯里,哄着她睡觉了。  何亚琳静静的看着她的动作,眼底荡着柔柔的笑:“羿萱,明明你只比我大一岁,为什么我感觉你比我稳重多了,只是这样看着你,我就觉得很踏实。”  听了她的话,林羿萱愣了一下,接着笑道:“或许……”她低头看着希望,“是因为我已经有了希望的缘故吧。”  呵呵,她只能把这个当成原因解释给她听,难道告诉她,她实际上来自未来,当时的年龄已经二十三岁了吗?她不认为她能够接受,而且解释起来也很麻烦,而她就是个怕麻烦的人。  闻言,何亚琳托着下巴,嘟起嘴巴好奇的说道:“女人生了孩子之后真的有这么大的改变?”  林羿萱好笑的看着她,长长的叹了口气:“等你以后有了孩子就知道了。”  何亚琳用力点了点头:“好,以后我一定要生个和希望一样可爱的孩子。”  林羿萱看着她希翼的小脸,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先做黄包车到了火车站,然后在飞虎和其他两名保镖的护送下上了火车。  他们一行人排除希望这个小家伙之外,还有六个人,何亚琳自己坐一侧,林羿萱抱着希望和刘妈坐一侧,而飞虎和另外两个保镖坐到了和他们相对的另一边。  待坐定之后,林羿萱长长的舒了口气,终于坐上去上海的车了,她活动了一下有些酸涩的肩膀,看着眼神正停留在窗外的何亚琳,笑了笑,然后转头不期然的对上了飞虎探究的眼神。  如果是刚开始的话,她或许会对他的这种眼神反感,但是想出了这段时间以后,她发现,飞虎虽然外表冷冷的,不拘言笑,但也是个非常细心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打理的妥妥当当的。  她扬起嘴角对他笑了笑,接着就若无其事的把眼光转向了窗外,没有再去理会他此时会是什么表情。  火车行驶了七个多小时,终于在傍晚的时候到了上海,下了火车之后,林羿萱看着有些拥挤的人潮,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一直以来,虽然知道自己回到了八十多年前,但是周围接触到的人非常少,直到这会,看着这么多民国时期的人,看着他们那时的打扮,听着他们的叫嚷,一种真正置身于民国的感觉才慢慢涌了上来。  “羿萱,你怎么了?”何亚琳走了几步看到她没有跟上来,连忙回头找她。  “啊?”林羿萱一愣,接着轻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有些不习惯。”  何亚琳笑着点点头:“住一段时间就会习惯的,对了,你要去什么地方?”  林羿萱想起信封上的地址,就说了一遍,听完之后,何亚琳点点头说道:“那好,我……”  还没等她说完,一个身穿紫色长衫,微微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就走到她面前,恭敬的说道:“小姐,你们到了。”  看到他,何亚琳欣喜的挽住他的胳膊:“陈伯,你来接我们啊?”  陈伯笑着摇了摇头,眼神充满宠爱:“不是我,是大少爷,现在大少爷在外面等着呢。”  “大哥也来了?”何亚琳更开心,转身就要往外冲去,接着她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回头揽住林羿萱的肩膀,“羿萱,我们走。”  林羿萱看到他们的阵势,本不欲和她去见什么大少爷,奈何何亚琳根本不听她的拒绝,一直揽着她,她只好无奈的移动着脚步……第十章  林羿萱和何亚琳刚走出火车站,就看到在路边停着一辆黑亮的老爷车,两个身穿灰色马褂的人站在车边。  他们看到何亚琳,连忙恭敬的冲她鞠了个躬,然后打开了车门,接着一个身穿黑

穿越民国:上海旧梦.txt

穿越民国:上海旧梦.txt

上传者: 418305561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8 举报

简介:个人比较喜欢的,看过N遍的文

++++++++++++++++++++++++++++++++++++++++++++++++ +++++++++++++++++++++ 本作品由www.94txt.net彼岸TXT电子书论坛【Libra】整理收藏,更多免费小说尽在本 声明:【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 《穿越民国:上海旧梦》作者:吾心[完结]txt下载 文案: [原创小说吧vip完结] 一次日食将她带回了七十多年前, 回到了那个车水马龙,歌舞升平的上海, 平凡的她本欲做一个时代的旁观者, 静眼默看着不属于自己的时代, 奈何, 他,上海的霸主,冷酷无情, 却对她伸出了柔情之手, 抗拒,徘徊,始终躲不开命运的牵绊, 她一次次沉溺在他深情的黑眸中, 一次次的迷失在只为她展露的笑容中, 看着他伸向她的手, 她是否应该握住…… 【正文】 第一章   早上八点,林羿萱把椅子搬到阳台上,接着又抱出来一堆零食,然后戴上日食观测镜坐在椅子上,一边看 着太阳,一边“咔叽咔叽”的嚼着零食。   新闻上报道,今天会看到百年一遇的日全食,早在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后,她就颠儿颠儿的跑去买观测镜 了。   这一天的到来,她可是期待了好长时间,昨天晚上兴奋地连觉都没睡好。没办法,谁让她从小就喜欢这类 天文现象呢?   叔叔在天文台工作,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跑到叔叔工作的地方,蹲在观测镜下看着美丽的星空,看着遥 远的星球,顺便幻想一下,在和他们相距几千万公里的地方,也住着和人类相似的物种……   随着太阳一点点的被遮住,林羿萱的嘴巴嚼动的更快了,一袋接一袋的零食被她扔到地上,可是她的视线 始终紧紧的盯着太阳。   可是太阳被遮住的面积一点点的变大,林羿萱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难道是因为抬得太久了?   她不舍得低下头,晃了晃脑袋,然后又把头抬了起来。   不一会儿,她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还有些微微的刺痛,怎么回事?难道是观测镜的质量问题?   太阳就剩下最后一点了,林羿萱不舍得低下头,双眼紧紧的盯着太阳,她要见证着五百年一遇的奇迹,绝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319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