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008-蜂云.txt

008-蜂云.txt

008-蜂云.txt

上传者: 夭夭yang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8 举报

简介:卫斯理小说 空间里都是 0分 文件 ,请随意下载!

序----------------------------------------《蜂云》究竟是不是紧接着《蓝血人》在报上刊出的,已经十分难以查考,但大抵是在那个时期。卫斯理一直十分厌恶鄙视情报工作人员,认为那一类人,绝无人性好的一面可言,其一生致力的任务、行动,全部和人性好的一面,背道而驰。《蜂云》十分强烈地表达了这一点,而这种观点,几乎贯彻在所有的卫斯理故事之中卫斯理对特务,是没有好感的!可是,也有着更深一层的追究,可以在文内找到。蜂云的设想也相当奇,但由于是早期的作品,所以外星生物的“外星”,还未曾脱出太阳系的范围,比较上,“小儿科”一些及和《蓝血人》的土星相似,《蜂云》选择了海王星,其实,大可选些几百万光年之外的星座,甚至假设第二宇宙,像后来的一些作品那样。蜂云的结束部分相当可怖,高兴的是,写在大批类似的西方电影盛行之前许多年。第一章地球上的奇迹----------------------------------------这一天,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平常的一天,和其他的日子并没有甚么不同;阳光明媚,秋高气爽。但是对陈天远教授和他的女助手殷嘉丽来说,却可以说是最不平常的一天。陈天远教授是国际著名的生物学家,本来是在美国主持一项太空生物的研究工作的,因为此处一间高等学府的主持人是他的好友,而这间高等学府的生物系又亟需要一位教授,所以了将他聘来的。陈天远教授虽然离开了美国,但是却并没有放弃他的研究课题:“海王星生物发生之可能。”陈天远教授的这项研究工作,可以说不算得十分之复杂,他只需要一间实验室就行了。人类虽然还未到达离地球最近的行星,但是,派出去的飞船,却已经到达了十分遥远的太空,将一些星球表面上的情形,拍摄成照片,汇集成资料,使得地球人对这个星球有深切的了解。海王星距离地球二十七万万哩,若说它和地球有甚么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它只有一个卫星,这和地球只有一个月亮是相同的。由于海王星离开地球很远,在太空探索的计划中,它并不重要,陈天远教授之所以会去研究“海王星生物之可能”,那完全是因为太空署的一项错误所造成的。去年,在该署的主持下,向金星发射了一枚火箭,是准备去搜集有关金星的一切资料的,但是因为计算上极其微小的错误,这枚火箭以及它所携带的仪器,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地到达金星附近,它逸出了飞行轨道,竟不知去向了。当时,全世界的雷达追踪站,都曾协力追踪这枚火箭的下落,但是却没有结果。美国方面,也已放弃了这项探索金星的研究计划,只留下了几个雷达工作人员,在注意着那枚火箭有关的雷达系统。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这枚火箭,始终没有已临毁灭的迹象,这证明了火箭还在太空中飞行,只不过向何而去,不为人所知而已。在七个月后,地球上的雷达系统,突然接到了那枚火箭上所携带的仪器拍回来的大批资料,这一大批资料,是关于一个星球表面上的情形的。太空专家们忙碌了几个月,才研究出这份极其完善的资料,竟然是有关海王星的,那枚火箭在逸出了轨道之后,竟到了海王星的附近。但海王星是不在太空探索计划之内的,于是这份资料便被搁置了起来,直到被陈天远教授发现。陈天远教授审视了这份资料,显示海王星上可能有生物存在。于是,他就按照资料上明记载的气压、空气的成分,海王星表面上的岩石成分、温度,建造了一个实验室。那个实验室,人是不能进去的,因为里面的情形,几乎完全和海王星相同。陈天远教授在建立了这个实验室大半年之后,应聘东来,他将这实验室也带了来,当然,附属于实验室的许多机械,也一齐带来,安装在实验室的旁边。如气压增加仪,温度调节仪等等。这些器械,必须日夜不停地发动,以维持实验室中的一切和海王星表面的情况相似。当然,这些机器在发动的时候,会发出许多噪声来――这也就是为甚么我能够和陈天远教授做邻居的原因。陈天远教授所选择的住处十分僻静,是在郊外。但是在他居处的二十码处,另有一个富人,早就建造了一座别墅。当陈天远教授和他的实验室搬来之后,不到一星期,那个富翁就搬走了,反正他是真正的富翁,绝不止一幢别墅,空置一幢,也根本不放在心上。我在那时候,心情很不好,所以想要找一个地方静养一下,我想起了这个富翁朋友,他想起了那幢别墅,他告诉我如果不是怕时断时续的机器声的话,那幢别墅倒是十分好的休养所在。本来我也是怕吵的,但是我听得近邻者是个知名的学者时,我又变得不怕吵了。我搬到了那幢别墅中,一连七八天,我甚至未曾看到陈天远教授,只看到他那美丽的女助手。他的女助手殷嘉丽,是那间高等学府的助教,年纪很轻,而且美丽得不很像一个助教。那天早上,我正在阳台上享受着深秋的阳光,听到在离我所躺的地方,只不过二十来码子处,发出她尖声的呼叫,我立即一跃而起,循声望去。殷嘉丽正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她双臂挥舞着,从那间密封的长方形的实验室中,冲了出来,向屋子中奔去,口中失声地叫着:“陈教授,陈教授,他出现了,他真的出现了,我看到他了!”我被殷嘉丽的话陡地吃了一惊,“他”是甚么人?难道有甚么歹徒,在袭击殷嘉丽么?我几乎绝不考虑,翻身跃下了栏杆,从很高的露台上跳了下去,身子弹起,便向前奔了过去。当我翻过了陈教授住宅的围墙时,有两个人以充满了奇异的眼光望着我。一个是殷嘉丽,我们不止见过一次了,另一个,是看来神情十分严肃的中年人。那中年人踏前一步,喝道:“你是甚么人?想作甚么?”我知道我自己已造成一个误会了。我连忙道:“我是你们的邻居,刚才我听得这位小姐的高呼,我以为是发生了甚么意外――”我的话还未曾讲完,那中年人和殷嘉丽,便同时发出了“哼”地一声,齐声道:“请你出去!”他们两人下了逐客令,可是又不等我出去,便匆匆地向实验室走去,“砰”地一声,将实验室的厚门,重重地关上。我变得尴尬地站在那里,老实说,我是很少被人这样奚落的。我一个转身,想要离去,但是我又决定等他们出来,好向他们表明,我绝不是他们想像之中那样的人。我刚才设想着我应该怎样措词之际,实验室的门,又被打了开来。我回头看去,只见那中年人――他当然是陈天远教授了――跳着向外走去,我实是难以相信,像他那样的一个学者,神情又是如此庄严的人,竟然会跳跳蹦蹦着向前走过来的。我正在错愕间,他已经到了我的面前,一伸手,按在找的肩上。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面上,现出了狂喜的神情,他大声道:“朋友,它出现了!”这句话他是用英文说的,所以我知道他说的是“它”而不是“他”。我还未及问,陈天远教授又已道:“朋友,不管你是甚么人,你恰在这时候出现,请来分享我们的一份快乐,你来看,你来看!”他一面说,一面拉着我,向实验室走去,我不知道陈天远教授发现了甚么,使得他如此兴奋,对我的敌意完全消除了。他一直将我拉进了实验室,我一跨进门去,是一间小小的工作室,一架十分大的显微镜,正放在工作桌上,而殷嘉丽则正在显微镜前观察着。她听到了脚步声,却并不回过头来,道:“教授,它分裂的速度十分惊人,相互吞噬――”陈天远道:“你让开,让我们这位朋友看看。”殷嘉丽侧了侧身子,她美丽的眼睛,瞪了我一眼,我报以一个微笑,来到了显微镜前,我先看了看显微镜的倍数,是三千倍的。我凑上眼睛去,我看到了几个如同“阿米巴”变形虫也似的东西,正在蠕动着、分裂着,数字一倍一倍地在增加,越来越多。但是相互之间,却也拚命在吞噬,转眼之间,便只剩下了一个,而那一个,又开始分裂,不到几秒钟,又到了成千成万个,相互间仍然吞噬着,到最后,又只剩下了一个。这样的一次循环,大约不到二十秒钟,而那种微生物,在吞噬了其它之后,它的体积,看来已大了许多。它们吞噬的,可以说是它的本身,这种生长的方式,的确是闻所未闻的。我看了大半分钟,才抬起头来,道:“这是甚么东西?”陈天远教授“哈哈”大笑起来,道:“你听听,他说这是甚么东西,哈哈,这个‘甚么东西’将是地球上的奇迹。”我在那时,对于陈天远的实验课题,也还一无所知,我耸了耸肩,道:“那算是甚么?要用三千倍放大镜才能看到的奇迹?”陈天远教授瞪着我,我刚准备再问时,殷嘉丽已道:“教授,我们该去报告国际太空生物研究协会了。”陈天远点头道:“不错,朋友,你该高兴今天看到了这种生物,因为它是海王星上的生物。”殷嘉丽又提醒陈天远:“教授,你不该和陌生人讲太多的话。”陈天远挥了挥手,道:“不错,朋友,你该离开这里了!”我虽然不愿离开,还想进一步满足我的好奇心,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却也不能不走了。我保持着礼貌,向后退开了两步,但是我的好奇心,却又使我停了下来,明知可能碰钉子,仍然问道:“我所看到的,究竟是甚么?是原形虫,还是变形虫?”陈天远教授有些悲哀地摇了摇头,那显然是因为我自作聪明的问题,在他听来是太幼稚了。他再度拍了拍我的肩头,道:“朋友,我很难向你解释得明白的,你机缘凑巧,看到了世界上还没有人见过的海王星上的生物,就应该很满足了,走吧!”我更奇怪了:“海王星上的生物?这是甚么意思?”陈天还不再回答我,向我连连挥手。我心中想,反正我暂时也不准备搬走,就在贴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怕不明白么?于是我就退了出来,陈天远和殷嘉丽两人,又进了那间实验室。我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用一具长程望远镜去观察陈天远和殷嘉丽两人的行动,我发现他们两人十分忙碌,到了下午,我命人自市区送来的“偷听器”已经送到了。这种小巧的偷听器在英美各国,已普遍为商业间谍所使用,能够在对街的大厦中,偷听到对面大厦中的秘密交谈,如今我用来偷听陈天远教授和殷嘉丽的交谈,当然这是大材小用了。只可惜,偷听器是利用特殊灵敏的装置,将微弱的音波放大,所以才能听到人耳所听不到的声音的,所以在我听到陈天远和殷嘉丽交谈的同时,实验室旁的机器声,也变得震耳欲聋,使我听不十分清楚两人的交谈声。我听了两三小时,总算也知道了不少有关陈天远教授的事,这就是我写在篇首的那些。同时。我也知道我在显微镜中看到的那种反覆地进行“分裂――吞噬”运动的微生物,是存在如同海王星表面情形完全一样的实验室中所产生的。我虽然无所事事,但是我在明白了这些之后,我的好奇心也满足了,这并不是使我感到兴趣的事情。当晚,我一早就睡了,在有规律的机器声中,人似乎更容易入睡。我不知道我在被那一声惊呼声惊醒的时候,我已睡了多久,我所可以肯定的是,那下惊呼声发出之后不到一分钟,我已经向声音发出的所在,奔了过去。那一下凄厉,恐怖的惊呼声,是从陈天远教授的住处发出来的,我直奔到他住所的围墙之外,我听得在围墙之上,发出一种呻吟声来。当我抬头向上看去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人,双手抓住了围墙上的铁枝,身子正在摇曳不定,自他的背后,鲜血正汩汩而下。呻吟声当然是那人发出来的,刚才那下惊呼声,自然也是那人所发的了。我刚想喝问间,那人的手一松,整个人,便已经跌了下来,我连忙赶向前去。时间正当在清晨,天色十分黑暗,当我赶到那人面前的时候,那人动了一下,勉力以双手撑起了身子,向我望了过来。老天,我见过不少死人,受伤的人,或临死的人,但是我从来未曾见到过一个人在临死之际,面上露出了如此恐怖的神情。他面上的肌肉,全都作着不规则的扭曲,而且在簌簌地抖动着。他的眼中,放射出恐怖之极的青光,他的喉核,如同跳豆也似地跳动着,发出了极其难听的“咯咯”之声。他只向我望了一眼,撑住身子的手便软了下来,倒在地上,死了。我连忙俯身去察看他背上的伤痕,依我的经验来看,他似乎是被一柄刃口十分窄,但是刀身十分长的尖刀所刺死的。他死了,当然是被杀的,那么凶手呢?凶手可能就在附近,我不应该毫不警惕!正当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突然有甚么东西,触及我的肩部,我的反应十分快,立即反手向肩后抓去,我握到了一条毛茸茸的手臂。我立即一俯身,想将握住的那人自我头顶摔过来,跌倒在地上。可是,那条手臂,却以一种异乎寻常的大力一挣,挣了开去。我大吃了一惊,心想这一次,可能是遇到劲敌了,我连忙转过身来。当我转过身来,定睛向前看去时,我不禁呆了,而且觉得秋夜似乎出于意料之外的凉,令得我有毛发直竖的感觉!不要以为在我的面前是出现了甚么三头六臂的怪物。所以我才如此的,绝不是,如果在我的面前是兀立着甚么怪物的话,那么我第一个反应将是想到如何去对付它,而不是怕它!可是如今在我眼前,却是甚么也没有!我陡地一呆,以背靠墙而立,我想到那个死者临死之前,脸上那种恐怖的神情,我的心中,更是骇然。我靠墙立了不一会,便听到陈天远所养的狗,奇异而恐怖地呜呜叫了起来,接着,围墙内的屋子便着了灯,那当然是陈天远教授起来了。我不想多惹是非,所以我连忙向我自己的住号奔去,翻进了围墙,我觉得我的手上,似乎黏有甚么东西,当我摊开手掌来的时候,我更其愕然。在我的手掌中,黏有三四根金毛。或者说是金刺,金光闪闪,硬而细,那当然是我刚才抓住了那条手臂时黏在我手上的了。世界上哪一种人――包括喜马拉雅山的雪人在内,手臂上是有生这样的金毛,而又力大无比,来去如风的呢?我自己问着自己,却找不到答案。我回到了卧室不久,便听到陈天远教授发出了怒骂声。殷嘉丽白天来工作,晚上是不在的,晚上,只有陈教授和一个男仆,我听到这个高级知识分子。生物学的权威以可怕的粗犷之语咒骂着,也不知他在骂甚么人。二十分钟后,警车到了。作为贴邻,我如果装着甚么都不知道,那未免说不过去,所以,我披起衣服,又走了出去。在陈天远住宅的外面,到了三辆警车,其中有一辆,是有着探照灯设备的,这时正在大放光明,我立即知道事情十分不寻常,因为一件普通的凶杀案,警方在接获报告之后,是断然不会出动那么多人的。我还未曾走到警车旁边,便被两个便衣人员拦住了去路――这更证明我的猜想不错,普通的案件,根本不必出动便衣人员。我说明我是附近别墅的住客,那两个便衣人员则“有礼貌”地请我回去睡觉,只当甚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就在这时候,我看到新近升了官的杰克中校,驾着一辆电单车,赶到了现场!杰克的出现,更使我觉得事情比我预料中更要重大,因为杰克是秘密工作组的组长,我曾和他打过交道,那时他还是少校。如果不是事情关系重大,而且牵涉到国际间谍纠纷的话,他是绝不会在午夜亲自出动的。我不想被杰克发现我也在这里,因为上次我和杰克所打的交道,并不愉快,而且,我有一个宗旨,我绝不牵入任何间谍特务斗争的漩涡之中。我抱定这个宗旨是有道理的,那是因为,再凶恶的强盗、匪徒,他总还是人,在他的内心,总还有一丝人性。唯独特务、间谍,那却是绝无人性的“特种人”。唯其绝灭人性,而始能做特务,这种没有人性的“特种人”,我是一直抱着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的。所以,我便遵从了那两个便衣人员的劝告,退回到卧室中。然而,我用那具长程望远镜,和那具偷听仪,伏在窗口,向前看着,我仿佛置身于现场一样。可是那些工作人员,却只是做事,而绝不出声。我看到十来个人,里里外外地搜索着,几乎将每一根草都翻了过来。而那个死者,则被抬上黑箱车,由四个武装人员保护着,风驰电掣而去。我又看到杰克的面色,十分紧张,他除了发出简单的命令之外,甚么话也不说。声音最大,说话最多的则是陈天远教授。他穿着睡袍,挥舞着双手,涨红了脸,以英语向杰克中校咆哮着:“此地的治安太差了,我在从事那么重要的实验,怎可以没有人保护?如今,我刚有了一些成功,就甚么都毁了,一个小偷,毁了震惊世界的巨大成就,发生在由你们管理治安的城市中,可耻,可耻,这真是太可耻了!”杰克中校绝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但是这时,他却只是铁青着脸,并不发作。他冷冷地道:“如果你成功了一次,你就可以成功第二次的。”陈天远更是怒气冲天,他大声叫道:“胡说!胡说,这是完全没有知识的话!你知道我在实验的是甚么?我所实验的是别的星球生命的形成,你当我是在学爱迪生试制电灯泡么,你――”陈天远的咆哮,突然停了下来。他总不是自愿停下来的,他的话,是被一下尖厉,可怖之极的惨叫声所打断的。陈天远和杰克中校两人,这时正在围墙之内,而那下惨叫声,则是从围墙之外发出来的,所以他们两人,不知道墙外发生了甚么事。我的望远镜本来是对准了他们两人的,那一下惨叫声传入我的耳中,我立时想起了那下将我自酣睡中惊醒的惨叫来。两下惨叫声,当然是发自不同的两个人,但是其恐怖、凄厉,令人毛发直竖则一。在那瞬间,我的心中,实是奇怪之极。第一下惨叫声,是那个死者发出来的,如果说,如今在有着三十个以上的警方人员工作着的现场,还会有凶杀案发生的话,那实是太不可思议了。然而,不可思议的事,竟然发生了。我一听到了那一下惨叫声,立即转过望远镜,向发出惨叫声处看去。几乎是在同时,一盏探照灯灼亮的光芒,也照到了发出声音的地点。那地方是一个十分深的草丛,我可以说是第一个看到,究竟发生了甚么事情的人。我看到一个便衣探员,倒在草地上,他的手正竭力想伸到背后去,去接住他背后的伤口,可是,他的手臂却不够长。从他背后伤口处流出来的鲜血,将半枯黄的草染得怵目惊心。而使得我双手发软,几乎连望远镜都跌下去的,则是那个便衣探员脸上的那种恐怖绝伦的神情。他的眼珠,几乎要凸出眼眶来,而他的口角,则可怖地歪曲着,流着发出泡沫的涎,他的手指起着痊挛,他的身子,则在缓缓地滚动。我一眼看出这人活不长了,我连忙去观察四周围的情形。那草丛离公路并不太远,而在草丛的四周围,又全是平地,在那些平地上,虽然有些土坑,但却也难以藏得下一个人。探照灯已将周围的一切照得通明,我相信我听到声音和看到那死者,相隔不会超过四十秒钟,可是这时在我目力所及的范围,却看不到凶手。我从望远镜中,看那探员背部的伤口,可以看得十分清楚,那是一个深而狭小的伤口,一定伤及内脏,要不然,那探员不会在惨叫一声之后,便立即死去的。那凶手实在太大胆了!我几乎怀疑这是一个狂人,因为没有一个正常的人,会在警员密布的情形下,去杀死一个探员的。如果那不是一个狂人的话,那么这个凶徒,就可能是一个身手灵活之极,而心思又缜密、狠辣到极点的人,他杀那个探员,是有意在向警方示威。虽然我一听到声音,便立即循声去看,探照灯也立即照到了行凶的现场,但所谓“立即”,至少也有二三十秒,二三十秒对身手特别敏捷的人来说,是可以奔出一百多公尺的了。那么,那凶徒就可以在没有探员的路面中穿过,隐入路对面的草丛中,然后从容离去。一想到这里,我又想起,在我发现第一个死者的时候,曾有人在我的背后偷袭,而当我转过身来时,凶徒却已不见了。毫无疑问,那向我偷袭的人,一定便是连杀两个人的凶徒了。看杰克中校和许多探员忙碌的情形,他们显然是一无所获。但是我却掌握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线索,那便是:我曾经握住那凶徒的手臂,而当那凶徒挣脱时,我手心留下了几根金色的毛。那当然不是亚洲人,没有一个亚洲人会有看这样金色的体毛的。我如今不知道那凶徒是欧洲人还是美洲人。但是我很容易知道,我有一个朋友是十分成功的人种学家,他会告诉我,有这样体毛的是甚么地方人,这是一项极其重要的线索。我心中暗自决定,如果杰克中校来求助于我的话,我就将这个线索供给他。我从望远镜中看到杰克中校的情形,他几乎要疯了,青着脸在拚命踢着草丛,和草丛中的石块。这也难怪,任何人都会像他一样:他在率领着数十个探员办案时,其中的一人,被人所杀!警务人员一直忙到天亮,还未曾收队回去,我则早已躺在床上,思索着这件事,和审视着那几根金色的硬毛。到了清晨六时,突然响起了急骤的门铃声,我由于要清静,连仆人也没有用,我只得下去开门,我一开门,四个彪形大汉便冲了进来,其中一个则取出了证件,道:“警方特别工作组。”另一个立即取出了手铐,我连忙问道:“这算甚么?”那人冷冷地道:“你被捕了。”他一面说,一面取出手铐,便向我的手腕铐来。我不禁大怒,道:“我为甚么被捕?”我一面说,一面陡地一翻手腕,反将对方的手腕一压,只听得“拍”地一声响,那只手铐反而铐到了那个探员的手上!那个探员陡地一呆,一时之间,几乎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会是事实!我趁机向后退去,就在这时,杰克中校在门口出现了,他大声叫道:“卫斯理,不要拒捕!”我站在一张沙发旁边,怒道:“杰克,你凭甚么捕我?”杰克冷冷地道:“谋杀,连续的谋杀!”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你以为作晚发生的凶案,是我所为的?我杀了人还在这里不走?你有甚么证据这样说?”杰克十分有把握地笑了笑,一挥手,一个便衣人员捧着一卷纸,走了进来,杰克冷冷地道:“你自己看吧,不必我来解释了。”那便衣人员将这张纸摊了开来。那是一张经过微粒放大的照片,足有一码见方,照片中是我的那幢别墅,从角度上来看,一望便知照片是在陈天远住宅的墙外所摄的。从那张照片上可以看出,别墅的二楼,我做卧室的房间,有着微弱的灯光,而在窗口则有着一个人,手中持着一具长程望远镜,在窗槛上还有着一具仪器,稍具经验的人,一眼便可以看出那是一具偷听仪。而那个人,虽然背着光,而且在经过超度的放大之后,从照片上看来,人的头部轮廓,也显得十分模糊,但是如果退后一步,站得远些。还是清晰得可以使凡是认识我的人都认出是我来。我不禁尴尬地笑了笑,道:“这算甚么?难道你不看到我手中的望远镜么?”杰克中校像是正在发表演讲似地,挺了挺身子,道:“科学足使任同犯罪行为无所遁形,昨晚,我们利用红外线摄影,将周围的环境全部拍摄了下来,然后带回去研究,卫先生,想不到你的尊容竟在照片上出现,那实是使我不胜讶异之处。”我摊了摊手,道:“这又有甚么值得奇怪之处?我本来就住在这里的,半夜有了声响,我难道不要起来看一看么?”杰克中校冷笑道:“尤其是,你自己就是声响的制造者。”我大声道:“杰克,你弄错了,我绝不是谋杀犯,譬如说,凶器呢?没有凶器,我如何杀人?我如何杀了人之后,又回到屋子来,不错,我是看到了现场的一切,但是我这就等于杀人了么?”杰克中校的面色冰冷,道:“卫斯理,你不必再狡辩了,他们给你的凶器,一定使你有狡辩的余地,无论你将之藏在甚么地方,我都能搜出来的。”我更是莫名其妙了,杰克中校口中的“他们”,是甚么意思呢?他以为我是受甚么人指使的呢?但不论如何,我都觉得这个时候,我如果听凭杰克中校逮捕的话,那我未免太吃亏了,因为事实上,我甚么也没有做过。而且,我还决定,非但要逃脱逮捕,而且还要根据几根金毛的线索,自己去寻找凶手――至于那个线索,由于杰克对我如此之不客气,我已决定不供给他,让他在错路上去兜一些圈子。我心中刚一有了决定,已看到杰克转身过去,挥手在命令便衣探员,冲到楼上去搜索。这是我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早已在等着这个机会的,这也就是为甚么我刚才退到了一张沙发旁边的原因。我的身子猛地一矮,将那张形状怪异的新型沙发,用力掀了起来,向前抛了出去!这张沙发不论是不是抛得中杰克,都足以引起一场混乱了。而所引起的这场混乱,不论是大是小,都足以使我身子打横,撞破玻璃窗,而穿出窗去,倒在草地上了。我在草地上陡地一个打滚,跃了起来,向前冲去。然而,我只冲出了两步,便停了下来。而且,我还自动地举起了双手!我实是未曾料到杰克会调动了那么多人来包围我的,当我跳出窗子,在草地上滚动,以为可以逃出他的逮捕之际,在我的前、后、左、右,足足出现了一百多个武装警员!我一点也不夸张,足有一百多个武装人员,那么多久经训练,配备精良的武装人员,是足可以去从事一场武装政变的了,所以,当我服服贴贴,自动停下来,并高举双手之际,我心中充满了自豪感。杰克中校的冷笑声,从我的后面传了过来,道:“卫斯理,当我们在照片上认出是你的时候,你想,我们还会照普通的办法处理么?”我被那么多武装人员围在中心,但我的态度颇有些像表演家,我缓缓地转过身去,向站在窗前的杰克,微一鞠躬,道:“多谢你看得起我。”杰克命令道:“带他上车!”一辆黑色的大房车,驶进了草地,在我的身边停下,车门自动打开,我向内一看,便知道这辆车子是经过精心改造的。它的车厢,变得只能容下一个人,其余的地方,当然被防弹的坚固的金属占去了,而车门厚达二十公分,从外面看来,仿佛有着车窗玻璃,从里面看来,根本没有窗。而在车厢中,也看不到司机在甚么地方。这种车子显然是用来运送要犯的,如今要运的要犯自然是我了。老实说,我的心中仍未曾放弃逃走的打算,但至少途中逃跑这一个可能是取消了,怎能在这样的一辆车子中逃出去?而这时候,我也知道,事情绝不如我所想的那样简单!因为,运送一个涉嫌谋杀的人犯,是绝不需要如此郑重其事的!那么,我到底是被牵进了一件甚么样的大事的漩涡之中了呢?我一面弯身进了车厢,一面苦心思索着。我才在坐位上坐下,车门便“砰”地一声关上,我推了推,车门纹丝不动。而且,在车厢中,也找不到可以开启车门的地方,当然,车门是由司机控制的,我根本没有可能打开这该死的车门来逃走!我坐在车中,只觉得车子已经开动,我自然无法知道车子向何处驶去,情势既已如此,我也只得暂时安下心来,这当真可以说是飞来横祸。我试图整理发生的一切,但我的脑中却乱得可以。因为在事实上,我几乎甚么都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有两个人被神秘地杀死了,如此而已。车子行了足有半小时,还未曾停止,我开始去撼动车门,这等于是将溺毙的人去抓一根草一样,一点用处也没有。我弯着身子,顶着车顶,站了起来,又重重地坐了下去,如是者好几次,我这样做,纯粹是无意识的发泄,可是在三四次之后,我发觉车厢中这唯一的坐位,十分柔软。我心中一动,连忙转过身,用力将坐垫,掀了起来。座下有着弹簧,我用力将所有的弹簧,完全拆除了下来,结果,我造成了一个相当大的空洞。我卷曲着身子,尽量使自己的身子缩小,小到不能再小。在那么小的空间中能藏下一个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但是英国的学生既然能做到六十三个人挤在一辆九人巴士中,当他们挤在九人巴士中的时候,每个人所占的空间,绝不会比我这时更多些。我再将坐垫放在我的头上,我立即感到窒息和难以形容的痛苦。我知道,我虽然躲了起来,但是未必能够逃得出去。然而总算有了希望。再说,就算不能逃脱,一打开车门的时候,杰克中校一定会大吃一惊,这混帐东西,让他吃上一惊,又有甚么不好。而我还可以在人们的心理上博一博,当杰克发现我不在的时候,他一定向种种高深复杂的问题上去猜想,甚至可能以为我是侯甸尼再世,绝不会想到我是用最简单的藏身方法:躲在椅子下藏身起来的。如果杰克中校不搜索车厢――这是十分可能的,因为车厢十分小,一览无遗――那么我便有机会脱身,不受他无理的纠缠了。我心中越来越是乐观,那一些不舒服,也就不算得甚么了。在我躲起来之后大约七八分钟,车子便停了下来。我听到了钥匙相碰的叮当声,这辆车子的车门,一定要经过十分复杂的手续,才能打得开来。接着,我听到了“格勒”一声,车门被打开了。刹那之间,十分寂静,一点声音也没有。静寂大约维持了半分钟,便是两声惊呼,和一连串的脚步声、哨子声(他们大约以为我逃了出去,想召集人来围捕我,要不然我实是想不出在这样的情形下狂吹哨子有甚么作用)。再接下来,便是“拍拍”声和杰克中校的咆哮声。“拍拍”声可能是他正用力以他手中的指挥棒在敲打着车子,他高叫道:“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而在他的声音之后,另有一个听来毫无感情,冰冷的声音道:“中校,我看不到车厢中有人。”杰克叫道:“是我亲自押着他进车的。”那声音又道:“别对我咆哮,中校,如今车中没有人,这是谁都看得见的事。”杰克没有别的话可说,只是不断地重复道:“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那声音道:“中校,你说已经擒住了对方的一个主要工作人员,我已向本国最高情报当局呈报,但如今我只好取消这个报告了,中校,你同意么?”我当然看不到杰克中校的面部表情,但是他的声音,听来却是沮丧之极,道:“我……我同意取消这报告,上校先生。”上校先生,原来那人的地位还在杰克中校之上,那一定是情报总部来的了。第二章卷入肮脏特务纠纷----------------------------------------为甚么呢?为甚么出动杰克中校还不够,另外还要出动一个上校呢?我被指为“对方的主要工作人员”,这“对方”又是何所指呢?我正在想着,只听得“砰”地一声响,车身震了一下,车门已关上了。接着,便听得杰克的一下怪叫,车子又向前驶去,随即又停了下来。我听到前面司机位置处有开门关门的声音,那显然是司机将车子开到了车房之后又走了。我感到狂喜,如此顺利地便脱出了杰克的纠缠,这真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我连忙顶开坐垫,钻了出来,几乎想要哈哈大笑。我才一钻出来,便不禁呆了一呆。车厢中一片漆黑,我立即想到,我虽然瞒过了杰克,但是我却自己将自己关在车厢中了。这车厢是打不开门的,我如何能出去呢?我要高声呼叫,让杰克中校像提小鸡似地将我从车厢中提出来么?我当然极之不愿,要不然,我那么辛苦躲起来作甚么?我扳开鞋子的后跟。在我来说,鞋跟是杂物的储藏箱。这时,我取出一支小电筒,按亮了之后,仔细地审视车厢中的情形。不到三分钟,我就熄了电筒,以免浪费用电,因为我发现是没有法子打开那道门的。我试用拆下来的弹簧去撬前面司机的位置,希望可以爬出去。但是隔绝我和驾驶位的,是极其坚硬的合金,根本没有希望。过了半小时,在满身大汗之后,我喘着气,我发现我的呼吸,越来越是困难,那当然是这个密封的车厢中的氧气快要用尽了。如果我再不出声的话,我一定会窒息而死的!我的心头不禁狂跳了起来,正在拚命地想着,如何才能不要太难堪地召人来打开车门之际,忽然听得车外传来了杰克中校的声音,道:“你已经试过了许多办法,打不开车门,是不是?”我呆了一呆,才知道原来杰克中校早已站在车子之外了!那当然是我开始用弹簧去撬门时,发出了声响,有人去报告他的。我不出声,在开始,我是觉得无话可说,但接着,我抑觉得,如果我不说话,却是一个好办法。杰克不迟不早,在我呼吸困难的时候出声,那当然是他也知道车厢内的空气,不可能供我永远呼吸下去的。他是绝不肯让我窒息在车厢中的,因为我是他提到的“对方的主要工作人员”!我决定不出声,会使杰克以为我已昏了过去。他显然是想我哀哀恳求他打开车门,以免窒息而死,但我却料定了他绝不愿令我死在车中,所以可以不出声。这在我如今的情形来说,实在是“精神胜利”之极,因为不论是我出声求杰克打开车门,还是杰克怕我死去而打开车门,我都将落在杰克的手中,逃不出去。杰克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卫斯理,你想逃脱,只怕没有那么容易了,你可知道车厢中的空气,只能供你呼吸多久?你如今已接近昏死的边缘了。”杰克估错了,如果是常人,这时可能已昏了过去。而我则不同。这并不是说我是甚么超人而是我受过严格的中国武术训练之故。中国武术中的“内功”,最重要的一环,便是学习如何控制呼吸,如何在几乎不呼吸的情形之下,使得生命不受威胁。当然,人总是要呼吸的,但是我常可以比常人更多忍耐些时候。这时,我估计我还可以挺半小时左右,而不昏过去。杰克在车外,不断地冷嘲热讽,他显然是要我出声,可是又过了三四分钟,杰克却停止了说话,道:“快拿钥匙来,快!”从他急促的声音之中,我可以看到,他是以为我已经昏过去的了,一个因缺乏氧气而昏过去的人,如果不立即获得氧气,是很快就会死亡的,这就是杰克的声音,变得如此焦急的原因。我将身子略挪了挪,使自己靠近车门,将头靠在垫背上,闭上了眼睛,十足是昏了过去的样子。我才摆好了这一个姿势,车门便被打了开来,我听到了杰克的咀咒声,同时,我双眼打开了一道缝,只见杰克一面探头进车厢,一面粗暴地伸进手来,想将我拖出去!哈哈!杰克上当了!就在杰克的手,碰到我的手腕之际,我突然一翻手,已经将他的手腕抓住,紧接着,我猛地一扭,杰克无法不顺着我转扭的势子转过身来,而他的手臂,也已被我扭到了背后。我的左手一探,已将他腹际的佩枪取了过来。杰克中校发出一连串可怕的詈骂声,那是我从来也未曾听到过的“外国粗言”。我用枪指住了他的背部,将他推出了一步,我也跨出了车厢。那是一间车房,还停着别的几辆车子。几乎在每一辆车子的后面,都有武装人员持枪在瞄准着我出来的那辆车子。那当然是杰克中校的布置,可是这时候,那些武装人员看到了他们上司被我扭转手臂,以枪顶背的情形,个个都呆若木鸡。我自觉得意地笑了一笑,道:“对不起得很,我只能用这个方法来对付你。”杰克咆哮道:“你逃不出去的,全世界的警务人员、秘密工作人员都将通缉你。我摇了摇头,道:“你太糊涂了,我完全是一个无辜的人,你却要将我逮捕,当我是谋杀者,我除了自卫之外,还有甚么法子?”杰克试图说服我,道:“那么,你为甚么不等待公正的审判?”我冷笑了一声,道:“照如今的情形看来,我似乎被你们当作特工人员了,我还能得到公正的审判么?你快召一个听命令的司机来,我要你陪着我离开这里,别试图反抗。”杰克的面色发青,他还没有下命令,一个身子十分矮,面目普通之极的中年人,已经匆匆地走进车房来,他直来到我的面前,道:“久仰久仰,是卫先生么?”他一面伸出手来,似乎想和我握手。从他的声音上,我便认出,他正是来自情报总部的高级人员,那个曾毫不留情地申斥杰克的上校。我望着他伸出来的手,道:“对不起,上校,我一手要执住你的同事,另一手要握枪,没有第三只手来和你相握了!”他“噢”地一声,收回手去,道:“听说国际警方的纳尔逊先生是你的好朋友,是不是?”我点了点头,心中不禁黯然。纳尔逊的确是我的好朋友,但是他却已经死了。那位上校道:“我想,我们也可以成为好朋友的,因为纳尔逊先生也正是我的好友。”我冷冷地道:“或者可能,但不是现在,我想离去了,你不会阻拦我吧?”那位上校,不愧是一位老练之极的秘密工作者,他不动声色,身子让开了半步,道:“当然可以,希望我们能再见。”我道:“我们当然会再见的,因为我必须向你们指出,你们是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那位上校声色不动,道:“欢迎,欢迎。”他挥手道:“朗弗生,你来驾车,使这位先生可以舒服地离开这里。”一个年轻人应声而出,走到了一辆汽车面前,打开了车门。我仍然抓着杰克,将他推到了那辆汽车前,两人一齐进了车厢。那叫作朗弗生的年轻人上了前面的汽车,车子驶了出去,我看到那是一幢十分宏伟的花园洋房,驶出了花园,我立即认出那是郊外的甚么地方,我也知道,在驶上了公路之后,约莫廿分钟,便可以到达市区了。朗弗生转过头来问我:“到哪儿去,先生?”我道:“到最热闹的市区去,我要在那里下车。”杰克喃喃地道:“你走不了的,你绝走不了的!”我懒得再去理睬他,车子迅速地向市区驶去,比我预期的还快,已到了市区最繁盛的地方。我是在清早被杰克弄醒的,如今回到市区,已是九时左右。我吩咐朗弗生在一条最热闹的马路上停了下来,然后,我打开车门,窜出车厢,迅即消失在一条横街之中。当然,我知道我们的车子一定是受着跟踪的,但至少,他们不知我将在何处下车,等他们跟着追上来时,我已可以逃脱了。我穿过了两条横街,在一个食物摊前,坐了下来,喝了一杯咖啡,察看着我周围的人,似乎没有人在注意我,我喝了咖啡之后,又去挤公共汽车,漫无目的地走着,最后来到了公园中。我该到甚么地方去呢?在我平时所到的地方,一定已挤满了密探。我不能回家,也不能到那个别墅中去,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如何进行我的侦查工作呢?我不进行侦查,又如何使我自己,恢复清白呢?我在公园的木椅中坐了许久,才决定了如下的步骤:我决定先去访问陈天远教授,他在大学中任教,我可以到大学中去找着他!一小时后,我已在大学的会客室中了。我在会客室中等了五分钟,陈教授没有来,进来的是他的女助手殷嘉丽!殷嘉丽一见到我,便怔了一怔,道:“原来是你,你来作甚么?”我竭力想使自己的态度表示得友善些,我站起身来,道:“殷小姐,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见陈教授,请你转达我的请求。”殷嘉丽摇了摇头,道:“我怕你不能见到他了。”我陡地吃了一惊,道:“你……你这是甚么意思?”殷嘉丽皱起了她的两道秀眉,道:“陈教授失踪了!”我本来已准备又坐下去的了,可是一听得殷嘉丽那种说法,我又陡地站了起来,道:“他遇到了甚么意外?他可是――”我本来想说“他可是也被神秘的凶手所杀了么”,但是我却没有讲出口来,因为我越来越感到其间事情的复杂和神秘。殷嘉丽道:“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陈教授是一个脾气十分古怪的人,他对于他所从事的实验,十分重视,可是昨天晚上,实验室却遭到了破坏,他可能受了极大的刺激,便不知去做甚么去了。”我连忙道:“警方不知道么?”殷嘉丽道:“知道,我早上到陈教授住宅去,才知道发生了变故,而且发现陈教授不在,所以我立即通知了警方,他们已在调查了。”警方要调查陈天违失踪一事,当然会到这间大学中来的,我觉得我不适宜再在这里逗留下去了,我起身告辞,殷嘉丽和我一起走出会客室,在走廊中,殷嘉丽和我分手,道:“再见了,杨先生。”我猛地一呆,道:“我不姓杨。”殷嘉丽忽然一笑,竟不理会我的否认,转身走了开去,我望着她婀娜窈窕的背影,不禁呆了半晌,杨先生,她叫我杨先生,那是甚么意思呢?我想了一会,想不出甚么道理,便向大学门口走去,出了大学,我变得更茫无头绪,更加无从着手了。陈天远到甚么地方去了呢?希望他还在人间,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是这一连串神秘事件的中心人物!我漫无目的向前踱去,一路上想着陈天远失踪之谜,然而,我的耳际,却总像是仍响着殷嘉丽对我的称呼一样。“杨先生”,她叫我“杨先生”,那究竟是甚么意思呢?她在这样叫我的时候,面上还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神情来,这又是为甚么呢?会不会这个称呼,是一个暗号,是一种联络的信号呢?我当时是怎样回答的?我说:我不姓杨。那当然不是殷嘉丽预期中的答案,所以她立即不再和我说甚么了。如此说来,殷嘉丽在这一连串神秘的事件中,又担任着甚么角色呢?我在街角处站了下来,呆想了许久,又以手敲了敲自己的额角,觉得去怀疑殷嘉丽那样美丽、年轻而有学问的少女,简直是一种罪过。可是,我的心中尽管这样想,我人却又向着大学走去,我先打了一个电话到大学中去找她,等她来听电话时,我只是浓重地咳嗽了一声,并不出声。她也沉默了一会,然后,我听得她以十分低,而且听来十分诡秘(那也有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的声音问:“杨先生么?”又是“杨先生”!我没有作任何回答,便放下了电话。我在大学门口对街的一株大榕树旁等着,约莫过了半小时,我看到殷嘉丽走出来,有一个年轻的绅士送着她,那位年轻的绅士可能是她大学中的同事。他们两人并肩向前走着,我则远远地吊在后面。直到这时候为止,我还不知道我自己为甚么要跟踪殷嘉丽。然而,我却觉得事有蹊跷――这可能是直觉,但在茫无头绪的情形下,些微的蹊跷,便可能是一个大线索的开端。我一直跟在两人的后面,过了几条马路,殷嘉丽和那年轻绅士分手了,独自一人向前而去,又过了十几分钟,她走进了公园,在一张长椅上坐了下来,取出书来观看。我离她廿左右,站在树下,又等了近半小时,殷嘉丽仍在看书。我正觉得无聊,要起步离去之际,突然我看到了一个人,向前走来。我连忙转过身去,不让那人看到。那人自然是认识我的,我也认识他,他有上十个化名,但是最适宜他使用的名字,该是无耻之徒。他是一个印度人,身形矮小,面目可憎,只要有利可图,贩毒、走私、出卖真假情报、做买凶杀人的经纪,一句话,无论甚么事,他都做。而这时候,他穿着十分整齐的衣服,推着一辆婴儿车,车上有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以致他看来像是退休的老祖父!这家伙,我们姑且称之为阿星,他正向着殷嘉丽坐的长椅走来。他一出现,我便知道这一个多小时来,我并不是白等的了。我将身子藏得更严密些,阿星慢慢地走着,向着车中的婴儿微笑,殷嘉丽俯首看书,绝不抬起头来。如果殷嘉丽是约定了和他在这里相会的话,那么殷嘉丽已经可算是老手了!阿星来到了殷嘉丽所坐的长椅之前,停了一停,他像老鼠一样的眼睛四面打量着,足足有两分钟之久,他并不坐下来。我的心中暗叫糟糕,我想,那一定是我已经给他发现了,他们可能临时中止这次联络。但阿星在张望了两分钟之后,终于在长椅的另一端坐了下来,我听不到他们的交谈声,但我看到他们在交谈,这已经够了,他们交谈了只不过两分钟,殷嘉丽便站起身来,走了。阿星在长椅上伸懒腰,看情形他是准备在殷嘉丽走远之后才离去的。我轻轻地向前走去,直到来到了长椅后,他仍然没有发觉,我绕过了长椅,来到了长椅的前面,俯身去看车中的婴儿,然后道:“多可爱的孩子啊,阿星,你和这纯洁的孩子在一起,不觉得太肮脏么?”阿星僵在长椅上,鼠眼突出,一时之间,不知说甚么才好。好一会,他才结结巴巴地道:“卫斯理,我……是有同伴一起来的。”我冷笑了一声,道:“你的同伴可能在我的背后,但是,我不怕,你又有甚么办法呢?”阿里翻着眼,道:“好了,我不欠你甚么。”我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道:“阿星,你欠每一个人的债,你是一个肮脏的畜牲,居然以人的形状活在世上,这就使你对每一个人欠情。”阿星的面肉抽动着,他几乎如同在呻吟一样,道:“你要甚么?”他一面说,一面伸手进入上衣的襟中,我由得他伸进手去,但是当他想拔出手来之际,我却将他的手腕抓住,拉了出来。他手中握的并不是枪,而是一只如同打火机也似的东西,由于我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腕,以致他的五指不得不伸直,而那打火机也似的物事,也“拍”地一声,跌到了地上。那东西一跌到地上,“的”地一声,便有一根尖刺,突了出来,不消说,那一定是含有剧毒的杀人利器了。我仍然握着阿星的手腕,一手又将那东西拾了起来,向阿星扬了一扬,道:“被这尖针刺中,死的形状是甚么样的?”阿里面色发青,道:“不……不……这里面储有足可杀死数百人的南美响尾蛇毒液,我……送给你,送给你,你将它拿开些。”我哈哈一笑,道:“是毒蛇的毒液么?”阿星道:“是的,一点也不假。”我道:“那太好了,像你这种畜牲,正应该死在毒蛇的毒液之下!”我将那尖刺渐渐地移近他,他的头向后仰,直到仰无可仰,他面上的每一丝肌肉,都在跳舞,他口中“咯咯”作响,也听不出他要讲些甚么。远处有人走了过来,我将毒针收了起来,一手搭在他的肩头上,和他作老友状,道:“你听着,我问甚么,你答甚么。”阿星颈部的肌肉大概已经因为恐惧而变得僵硬了。他竟不知道点头来表示应承。我问道:“殷嘉丽是甚么人,你和她联络,又是为了甚么?”过了好久,阿星的头部,才回复了正常的姿势,他的声音,变得极其尖利,像鸭子叫一样,道:“不关我事,我只不过受人委托,每隔三天,和她见面一次,看她是不是有东西交给我,我便转交给委托我的人,如此而已。”我冷笑了一声,道:“委托你的人是谁?”阿星瞪着眼,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收了钱,便替人服务。”“你倒很忠诚啊,那么你同委托人怎样见面呢?”阿里眨着眼,我又取出了那毒计,在他的面前,扬了一下,他连眼也不敢眨了,忙道:“每次不同,这一次是在今天下午三时,在一个停车场中,他是一个皮肤白皙的胖子,是欧洲人,穿极其名贵的西装,戴着钻石戒指。”“好,那么殷嘉丽今天有没有东西交给你?”阿星哀求道:“卫斯理,我如果甚么都说了出来,我一样活不了的!”我对这家伙绝不怜悯,因为他早该远离人世的了。我冷笑道:“贵客自理,我以为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你至少可以多活上几小时,是不是?”阿里叹了一口气,道:“有……这便是她交给我的东西。”他的手哆嗦着,从衣袋中,摸出了一样东西。一时之间,我几乎以为那又是一件特种的杀人利器,因为那并不是我预料中的文件、纸张或照片菲林,竟是一粒女装大花钮子!我瞪着眼,道:“阿里,你想早几小时入地狱么?”阿星的双手按在那粒大花钮子上,旋了一旋,大花钮子旋开,成了两半,在钮子当中,藏着一卷和手表的游丝差不多的东西。我一看便知道那不是缩影菲林,而是超小型的录音带。这种录音带,放在特殊设备的录音机上,便会播出声音来,用来传递消息,当然是十分妥当的。但如今我得到了这卷录音带,可说一点用处也没有。本来,我希望在殷嘉丽交给阿星的东西上,立即明白殷嘉丽所从事的勾当。但如今这个愿望是没有法子达到的,因为这种超小型的录音带,只有特种录音放音的设备,才能将上面的声音播出来。这种设备,除了特务机构、情报机构之外,民间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如今,我是一个“黑人”,必须为我自己的安全,四处躲避,如何还能够去找一套这样的设备?但是我还是将这东西接了过来,放入袋中。我站了起来,道:“阿星,你听着,今天下午是我去和那个胖子见面,不是你!如果我见到你的影子,那便是你进地狱的时候了。”阿星连连地点着头,像是巴不得我有这种话讲出来一样。这又使我警惕起来:那个胖子可能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家伙,我和胖子相会或有危险,所以阿星才那么高兴的。我不再理阿星,绕到了阿星的背后,面对着阿星,向后退去,然后,迅速地离开了公园。我知道我这时在做的,是违背我一贯信条的事,那便是:卷入了肮脏的国际特务纠纷之中。但是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我有甚么法子不继续下去呢?我出了公园,买了信封、邮票,将钮子中的超小型录音带寄到了我租用的邮箱中,杰克中校可以搜遍我的住所,但这只邮箱是我用我的商行经理人的名义租用的,十分秘密,他一定无法知道的。我断定这卷录音带十分重要,但由于我目前无法知道录音带中的内容,所以我便将之放在一个妥善的地方。我又和那位学人种学的朋友通了一个电话,这家伙,他在听我说了我抓住在背后向我偷袭的人之后,手上黏上几根金黄色的硬毛一事之后,竟哈哈大笑了起来,说我一定是喝醉了,宿醉未醒!我气恼地挂上了电话,在街头游荡着,直到三时左右,我才来到阿星所说的那个停车场中。我的行动十分小心,因为阿星可能已将一切全都告诉那胖子了,那么,我来到停车场中,无疑是在走进一个圈套。而且,阿星也充任警方的线人,他当然知道警方也在找我,他也可能通知警方。阿星这人是甚么都做得出来的,但我也知道他怕死,这时候,他多半已经收拾细软,离开了本地了。我到停车场的时候,是二时五十八分,恰好在三时正,一辆名贵的房车,由一个口衔雪茄,身穿名贵服装的欧洲胖子驾着,驶了进来。那胖子专心驾车,目不斜视,在他和停车场职员打交道的时候,仿佛他此来只是为了停车,绝无其他任务一样。我以前未曾见过这个胖子,但是我的观察如果没有错的话,这个胖子是属于冷酷无清,思想灵敏的那一种人。他停好了车子,绝不停留,便向外走去,我连忙跟了上去。在停车场口,我和

008-蜂云.txt

008-蜂云.txt

上传者: 夭夭yang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8 举报

简介:卫斯理小说 空间里都是 0分 文件 ,请随意下载!

序---------------------------------------- 《蜂云》究竟是不是紧接着《蓝血人》在报上刊出的,已经十分难以查考,但大抵是在那个时期。卫斯理一 直十分厌恶鄙视情报工作人员,认为那一类人,绝无人性好的一面可言,其一生致力的任务、行动,全部和人 性好的一面,背道而驰。《蜂云》十分强烈地表达了这一点,而这种观点,几乎贯彻在所有的卫斯理故事之中 ──卫斯理对特务,是没有好感的!可是,也有着更深一层的追究,可以在文内找到。 蜂云的设想也 相当奇,但由于是早期的作品,所以外星生物的“外星”,还未曾脱出太阳系的范围,比较上,“小儿科”一 些及和《蓝血人》的土星相似,《蜂云》选择了海王星,其实,大可选些几百万光年之外的星座,甚至假设第 二宇宙,像后来的一些作品那样。 蜂云的结束部分相当可怖,高兴的是,写在大批类似的西方电影盛 行之前许多年。 第一章 地球上的奇迹--------------------------- ------------- 这一天,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平常的一天,和其他的日子并没有甚么不 同;阳光明媚,秋高气爽。但是对陈天远教授和他的女助手殷嘉丽来说,却可以说是最不平常的一天。 陈天远教授是国际著名的生物学家,本来是在美国主持一项太空生物的研究工作的,因为此处一间高等学府 的主持人是他的好友,而这间高等学府的生物系又亟需要一位教授,所以了将他聘来的。 陈天远教授 虽然离开了美国,但是却并没有放弃他的研究课题:“海王星生物发生之可能。” 陈天远教授的这项 研究工作,可以说不算得十分之复杂,他只需要一间实验室就行了。 人类虽然还未到达离地球最近的 行星,但是,派出去的飞船,却已经到达了十分遥远的太空,将一些星球表面上的情形,拍摄成照片,汇集成 资料,使得地球人对这个星球有深切的了解。 海王星距离地球二十七万万哩,若说它和地球有甚么相 似的地方,那就是它只有一个卫星,这和地球只有一个月亮是相同的。 由于海王星离开地球很远,在 太空探索的计划中,它并不重要,陈天远教授之所以会去研究“海王星生物之可能”,那完全是因为太空署的 一项错误所造成的。 去年,在该署的主持下,向金星发射了一枚火箭,是准备去搜集有关金星的一切 资料的,但是因为计算上极其微小的错误,这枚火箭以及它所携带的仪器,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地到达金星附 近,它逸出了飞行轨道,竟不知去向了。 当时,全世界的雷达追踪站,都曾协力追踪这枚火箭的下落 ,但是却没有结果。 美国方面,也已放弃了这项探索金星的研究计划,只留下了几个雷达工作人员, 在注意着那枚火箭有关的雷达系统。 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这枚火箭,始终没有已临毁灭的迹象,这 证明了火箭还在太空中飞行,只不过向何而去,不为人所知而已。 在七个月后,地球上的雷达系统, 突然接到了那枚火箭上所携带的仪器拍回来的大批资料,这一大批资料,是关于一个星球表面上的情形的。 太空专家们忙碌了几个月,才研究出这份极其完善的资料,竟然是有关海王星的,那枚火箭在逸出了轨 道之后,竟到了海王星的附近。 但海王星是不在太空探索计划之内的,于是这份资料便被搁置了起来 ,直到被陈天远教授发现。陈天远教授审视了这份资料,显示海王星上可能有生物存在。于是,他就按照资料 上明记载的气压、空气的成分,海王星表面上的岩石成分、温度,建造了一个实验室。 那个实验室, 人是不能进去的,因为里面的情形,几乎完全和海王星相同。陈天远教授在建立了这个实验室大半年之后,应 聘东来,他将这实验室也带了来,当然,附属于实验室的许多机械,也一齐带来,安装在实验室的旁边。如气 压增加仪,温度调节仪等等。 这些器械,必须日夜不停地发动,以维持实验室中的一切和海王星表面 的情况相似。 当然,这些机器在发动的时候,会发出许多噪声来——这也就是为甚么我能够和陈天远 教授做邻居的原因。 陈天远教授所选择的住处十分僻静,是在郊外。但是在他居处的二十码处,另有 一个富人,早就建造了一座别墅。 当陈天远教授和他的实验室搬来之后,不到一星期,那个富翁就搬 走了,反正他是真正的富翁,绝不止一幢别墅,空置一幢,也根本不放在心上。 我在那时候,心情很 不好,所以想要找一个地方静养一下,我想起了这个富翁朋友,他想起了那幢别墅,他告诉我如果不是怕时断 时续的机器声的话,那幢别墅倒是十分好的休养所在。 本来我也是怕吵的,但是我听得近邻者是个知 名的学者时,我又变得不怕吵了。我搬到了那幢别墅中,一连七八天,我甚至未曾看到陈天远教授,只看到他 那美丽的女助手。 他的女助手殷嘉丽,是那间高等学府的助教,年纪很轻,而且美丽得不很像一个助 教。 那天早上,我正在阳台上享受着深秋的阳光,听到在离我所躺的地方,只不过二十来码子处,发 出她尖声的呼叫,我立即一跃而起,循声望去。 殷嘉丽正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她双臂挥舞着,从那间 密封的长方形的实验室中,冲了出来,向屋子中奔去,口中失声地叫着:“陈教授,陈教授,他出现了,他真 的出现了,我看到他了!” 我被殷嘉丽的话陡地吃了一惊,“他”是甚么人?难道有甚么歹徒,在袭 击殷嘉丽么? 我几乎绝不考虑,翻身跃下了栏杆,从很高的露台上跳了下去,身子弹起,便向前奔了 过去。 当我翻过了陈教授住宅的围墙时,有两个人以充满了奇异的眼光望着我。 一个是殷嘉 丽,我们不止见过一次了,另一个,是看来神情十分严肃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踏前一步,喝道:“你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50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