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柯南大结局(底稿片段翻写,绝非网络流传版).doc

柯南大结局(底稿片段翻写,绝非网络流传版).doc

柯南大结局(底稿片段翻写,绝非网络流传版).doc

上传者: 七叶雨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7 举报

简介:柯南同人——新兰

《名侦探柯南》终章话之不可思议的命运之轮[解决篇](片段)  某大厦的楼顶上[片段1] 众FBI队员们已经围了上去,他成了所有手枪瞄准的焦点……他已经无路可逃了。“盗一,投降吧,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工藤优作带着贝尔摩德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见到贝尔摩德竟然从FBI的人群里走了出来,黑羽盗一一切都明白了。他苦笑着“看来,我的确太高估我自己了——但是,就算输,我也绝对不会输在你们手上!我只甘心输给我自己”说罢纵身跳了下去所有人都立马敢上前去,只见盗一的身体正飞速的下坠着……——正当大家都以为黑羽盗一必死无疑的时候(包括他自己在内),突然,一道白色的影子,在月光下划出了以道美丽的弧线,并准确无误的接住了黑羽盗一。“怪盗基德!”FBI的队员们惊叫着。连贝尔摩德的眼睛里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糟了!”正向另一栋楼(因为他猜到怪盗基德可能躲在那栋楼上)赶去的柯南只觉得心中升起以股不祥的预感……  黑羽盗一睁开眼睛,只见快斗一脸深沉的奇怪表情,他的视线,始终只是望着前方,没有看着自己。“既然已经错了,就应该有勇气去接受制裁——用放弃自己的生命的方式来逃避,是最懦弱的做法。”快斗终于开口了,但他的目光却依然没有移向黑羽盗一。听到快斗那样生硬的语气,再想想背叛了自己的贝尔摩德还有那总是阻挠自己的工藤优作,黑羽盗一心中就不由得燃起了以团怒火。“我本来没打算找人陪葬,不过……”黑羽盗一说着,将枪口对准了快斗的胸膛。 一声枪响回荡在夜空。快斗只觉得自己胸口一阵剧痛,血顿时涌了出来——只是,他并没有露出太过惊讶的表情,仿佛早料到会如此一样。楼顶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而黑羽盗一也一样惊呆了。任凭鲜血不断浸染着自己白色的衣衫,但快斗依然没有放手——他依然牢牢的紧抓着黑羽盗一,在空中盘旋着,没有坠下去。“不管,你是不是我的父亲……不管,你做错了再多的事……但是,我只知道——在观众们的眼里……你永远都是最伟大的魔术师……”快斗忍着痛楚,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话。他带着黑羽盗一轻轻的降落在码头上,终于倒在了血泊中……   监狱里[片段2](工藤优作来探监的)黑羽盗一:“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来探望我——还能把我当朋友的,恐怕也只有你工藤了。”工藤优作,沉默了片刻:“快斗就是当年你派手下混入医院偷偷抱走的那个孩子——新一的孪生兄弟,对吧!”黑羽盗一,露出一副彻底被打败的神情:“你既然早已经猜到了,又何必再来问我?其实早在17年前,你第一次为他起了‘快斗’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怀疑了吧——我原本以为‘快斗’只是想暗示‘怪盗’而已,但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你想暗示的不仅仅是怪盗,还有‘孔雀石’。你知道孔雀石是5月4日的诞生石,而有希子生产的那天也正好是5月4日……这一点,也是我最近才发现的——真是讽刺啊,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蒙蔽所有人的眼睛,但到头来,被蒙蔽的反而是自己……”【注:日语中“快斗(kaito)”与“怪盗(kaitou)”发音相似,也与“孔雀石(malachite)”的后半部分,(即“chite”)发音相同】工藤优作,沉默了好久,终于吐出一句话来:“其实关于这一点,快斗也早已经发现了。”黑羽盗一微微笑了笑,脸上露出一丝苦涩:“……那孩子,还真是单纯——明明知道是陷阱,却还是一脚踏进来……这点和你一点也不像呢。”工藤优作深吸了以口气,满脸凝重的样子:“是吗……如果不是那样,你也不会有勇气面对自己的错误。”两个人都沉默了,不久后,工藤优作起身,准备离开。“工藤……”黑羽盗一突然叫住了他,那声音里,似乎还带着一丝哀求。工藤优作停下了脚步。“快斗他……现在怎么样了?”黑羽盗一似乎犹豫了一下。工藤优作,没有回答黑羽盗一,反而继续往外走。“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替我向那孩子说一声……‘对不起’”,黑羽盗一又开口了。工藤优作,再一次停下脚步,微微转过头,说:“好的——如果,还有机会的话……”  医院里[片段3]工藤优作推门走进病房,只见面色苍白的快斗带着氧气罩,躺在病床上。病床边的心电仪上现实着一条起伏很小的曲线,表明快斗的心脏还在微弱地跳动,而新一(还是柯南模样的)就守在他床边见到工藤优作进来,有希子连忙站起来“你已经和那个魔术师谈好了吗?”工藤优作脸色沉重,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有希子叹了口气,继续感慨到:“真没想到那个一副绅士模样的魔术师,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说着,又把目光转到快斗身上“真是个可怜的孩子……竟然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伤得这么重——不过话说回来,我一直都觉得这孩子和新一好像呢”柯南(心想):“是啊,我也是第一次怎么近距离的接触基德,没想到,这个总是爱装模作样的家伙居然真的和我几乎一模一样”工藤优作则没有回答有希子的话,他只是径直的走到快斗床前,替他将被子向上拉了拉——就在他的目光停留在快斗脸色的那一瞬间,自己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曾经只有对新一才露出过的表情。柯南(看到了工藤优作的那神情),“爸爸……”他在心中暗自叫到“我们走吧!”,工藤优作替快斗拉完被子以后,直起身子,说道。……优作、有希子、柯南都陆续向病房门口走去就在快要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突然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他回头望了望床上的那个往日的对手“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是一个会被轻易击败的对手——即便这次,也一样……”柯南在心中暗自说着,然后也跟着优作和有希子一起离开了   《名侦探柯南》终章话之最终决别[事件篇](片段)医院[片段1]“黑羽盗一在狱中神秘死亡,贝尔摩德也神秘失踪了——难道他们是串通好的吗?难道贝尔摩德只是假意投靠FBI?​​——可恶!现在剩下的唯一线索就只有他了!”柯南,一面思索着,一面飞奔向病房。但是当他推开房门来到房间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却让他惊呆了——房间里的警卫、医生,全部昏睡着,病床上已是空空如也——他竟然也消失了!“怎么可能呢?基德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而且从昨晚到现在,也不过过了十几个小时而已——对于一个正常人而言,有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康复并逃走吗?难道说他和那帮人也是一伙的吗!”在短短的几十个小时内,已经发生了太多是事情——柯南已经感到自己越来越混乱了。工藤优作也跟在柯南之后赶到了,当看到这一片狼藉的病房,同样的惊呆了。但不一会儿便从惊讶中晃过神来,向病床走去,在床上搜索了一番,终于在枕头下面找到了一张扑克牌,那是基德极少使用的一张牌——红心K。“红心K?红心代表圣杯也就是Sangreal,而Sangreal这个单词的重要组成部分‘Sang’在西班牙语里,却有着‘鲜血’的含义……‘血色的复仇’?——难道黑羽盗一的死,和他有关?”看着那种红心K,柯南不由得在心中推测着。柯南抬头看来看自己的父亲,却只见工藤优作正盯着那张扑克牌上的红心,伫立着……眼神中露出一丝摸不透的深沉。正当柯南想要问父亲究竟想到了什么的时候,警察却也赶到了——他们自然是为眼前的场景大为惊讶。“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优作?”目暮警官一脸疑惑的想从工藤优作哪里知道些什么,可是工藤优作却像完全没听见似的毫无反应。“优作?”目暮以为工藤优作思考的太投入,于是又叫道。“要阻止他……”优作突然用沉重的语气说道——只是他的表情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他的神情依然是叫人捉摸不透。“啊?”目暮警官反而被工藤优作突然蹦出的这句话搞得莫名其妙。“快斗恐怕是扮成新一的样子,去追踪那帮黑衣人了,必须阻止他——他一个人,是无法与他们对抗的!”工藤优作亮起手中的那张牌,严肃的说道。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柯南在内……《名侦探柯南》终章话之最终决别[疑惑篇](片段)某废弃工厂的地下室[片段1]“你应该清楚该怎么做吧——如果你不想这小鬼脑袋开花的话……”GIN,将枪口指向地上的柯南,冷冷的说道。“哼,难道你们就只会用这样的手段吗?”黑羽快斗讽刺的说道。“你爱怎么做,是你自己的选择——但是他的性命,就掌握在你的手上。”GIN,并没有被快斗的话刺到,而是略微的掰紧了扳机,继续要挟道。“可恶,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使用任何道具!”柯南在心中抱怨着,自己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快斗沉默了片刻,最终只有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了那枚磁片,放在地上,然后缓缓的站起来,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GIN将脚踩在柯南身上,然后用枪打烂了地上的磁片,然后将枪口对准快斗,冷笑着说道:“好了,小子,你已经没有存在的理由了——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身上留着那个自命清高的推理家的血。”说着他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等等,他不是工藤新一——这件事和他完全没有关系!”柯南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哦,你终于肯开口了——小鬼,以为你刚刚一直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工藤新一么?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救那小子而自暴身份——看来你们这对孪生兄弟,感情还真不错啊!”GIN嘲讽道。“什么——孪生兄弟!”柯南对GIN那样的形容感到无比的惊讶。“住口!你不要再说了!”快斗突然像发怒了一般,大吼道。“哦——看来这个名侦探好像还完全不知情呢?怎么,临死都还要隐瞒自己的兄弟么——黑羽快斗,不,应该是‘工藤快斗’!”GIN冷冷说着,对准快斗的心口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快斗被子弹的冲击力弹出了一米多远的距离。“基德!”柯南大叫着,他有太多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GIN再次将手枪移到柯南的脑门上——“下面该轮到你了,小鬼”柯南并没有半点惧色,反而对GIN质问道:“快说——你刚刚说的‘孪生兄弟’究竟是什么意思!”GIN不屑的说道:“哼,我可没闲工夫跟你解释——你如果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到下面,亲自去问他吧!”正当GIN,要对柯南开枪的时候,突然从不远处飞来一张扑克,准确的打掉了GIN的手枪——快斗,竟然没有中枪?原来他是早有准备,穿了防弹衣。“啊?”GIN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便又一张扑克牌向他脚边射去,GIN也不由得后退了几步。柯南也顺势向旁边滚了两圈,然后离开从地上爬起来——放出足球,向GIN踢去。GIN被柯南的足球踢中,坐倒在墙角。此时,快斗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对GIN说道:“你真的以为,我会毫无准备吗——只是如果不让你松懈的话,就没有机会击倒你罢了!”GIN看着他们两人渐渐逼近,脸上露出了愤恨和极不甘心的神情——他悄悄掰下了背后墙上的按钮,只听“轰”的一声,从侧面墙壁的缝隙里,垂直伸出了一道钢制的门阻隔了他们与GIN之间的道路。“可恶,竟然还有机关——明明只差一点,就可以抓到他了!”柯南猛捶着那块钢制的机关门,很不甘心的大叫起来。门的对面,可以清楚的听到GIN踉踉跄跄的脚步声——看来他是逃跑了。“现在不是抱怨这个的时候——看样子,他是想把我们困在这个地下室里。我们必须想办法出去,把这个重要的证据交给警方。”快斗,说着,又拿出了一张和刚刚被GIN打烂的那张完全一样的磁片。“这张磁片,不是……(被GIN毁掉了吗)”柯南很疑惑的问道。“我会那么傻,真的把这么重要的证据交给他吗?”快斗,一边说着,一边将磁片收起来,脸色也不由得沉了下来,“像这样庞大而秘密的组织,在警方抓住组织的头目以后,通常都会对其他组织成员宽大处理——一方面,鉴于某些组织成员是被逼无赖;另一方面,是不想一起社会骚动。但是,尽管组织的头目的确是做过很多法律所不允许的事情,可事实上,GIN所犯下的非法勾当才是真正的数不胜数——然而到了最后,他们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甚至不惜亲手干掉自己的老大,将自己曾经所犯下的罪行全部都推在他的身上……”快斗说着,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丝愤怒。“看来我果然没错——黑羽盗一会莫名其妙的死在狱中,并不是意外,也不是畏罪自杀,而是被GIN在暗中强灌了毒药!”柯南在心中推理着。“这么说,你留下的那张‘红心K’——‘血色的复仇’指的是要找到GIN的犯罪证据,将他绳之以法,为被杀害的黑羽盗一报仇,是吗?”柯南说出了自己的推理,“因为……那个魔术师终究是你最崇敬的人。”快斗苦笑着,回答道:“的确,魔术之所以会那么精彩,是因为观众们不愿意去揭穿魔术的谎言——因为只要谎言一旦被揭穿,本质也就彻底改变了。但是,魔术师的地位却不会因为被揭穿的谎言而在观众的心目中被抹去……”“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扮成我的样子呢?还有,GIN说我和你是孪生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柯南好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大概GIN是想说‘我们像孪生兄弟一样,是一对命中注定的对手’吧——总之,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还是先找找出路从这里出去吧!”快斗敷衍着,并马上调开了话题,似乎根本不想让柯南知道任何事情。……两个人都沉默了,就这样默默的寻找着出路,天色越来越晚了,地下室的路越来越暗了,柯南打开了手表型手电筒在前面探照着突然,一个黑影从他们身后飞扑过来,柯南和快斗都被吓了一跳连忙向一旁闪避。柯南顺势用电筒照去——原来是一只黑色的猫。“猫!”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惊叫起来。“那么说,出口就在这附近吗!”柯南在心里琢磨着。“快追上它——这附近一定有可以出去的地方!”快斗也大喊起来。快斗和柯南追逐着那只黑猫一直到了一个通风口前,通风口的盖子上烂了一个洞——原来那猫就是从那个小洞里出去的。快斗麻利的打开了通风口的盖子,借着柯南的手电筒向里面看来看,却只能看到这个通道在不远处拐了个弯,其他的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我说,名侦探,你进去探探路吧!”快斗对柯南说道。柯南摆出一副极不情愿的表情:“干嘛让我去!”“拜托,这么细小的通风口,当然是你这个小鬼头进去会比较方便嘛!——我们分头行动,我继续留在这边找出口,而你就去那边找找看啊。”快斗说道。柯南没有快斗反驳的理由,只有乖乖的钻进了通风口,心里还闷闷不乐的暗自嘀咕道:“就会瞎掰,明明这种事情你比我拿手。”“哦,对了!”快斗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又将刚刚爬进通风口的柯南抱了出来“想想让你这小鬼去冒险还是不放心啊——这个,你穿上吧!”快斗说着,脱下自己的防弹衣套在柯南身上。“那你呢?”柯南惊讶的问道。“连全世界警察都无可奈何的怪盗,会那么容易栽在那群黑衣人手上吗——我倒是担心,你又有什么三长两短,害我得和你一起倒霉。”快斗说着,故意摆出一副很轻蔑的样子。“哼,你这家伙——都什么时候了,还那么喜欢装模作样。”柯南明白了快斗是一番好意,于是也轻蔑的笑了笑,“好吧,即然这样,那就作为回礼,把这个送给你吧!到时候,无论谁先找到出口,也都不会失去联络。”说着,柯南也掏出自己的侦探臂章交给了快斗。快斗接过侦探臂章也轻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小鬼名侦探有时候也想的挺周到的!”听到快斗的话,柯南只是微微是笑了笑,然后再一次的爬进了通风口里,在心中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也会这么在意这个家伙——难道只因为我们是宿命中的对手吗?”《名侦探柯南》终章话之最终决别[解决篇](片段)某废弃工厂地下室的某个秘密囚室里[片段1]“贝尔摩德,你怎么了!”看着贝尔摩德满脸痛苦的表情,柯南连忙问道。“如果你一直认为APTX的实验只是刚刚开始,那就大错特错了。其实早在小半个世纪以前,这个实验计划就已经开始暗中筹划了,而APTX-4869也只是实验的极小一部分而已。尽管实验的前部分的进程,连我也并不清楚,但是…我却是这个实验早期计划的一部分…….”贝尔摩德忍着痛苦,对柯南说道。“计划的一部分?”柯南显得很不解。“因为我也是这个实验计划的实验品…….”贝尔摩德说。“什么?!”柯南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的表情,似乎的完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最初筹划这个实验,其实只是为了仿照‘潘多拉射线’,找到可以令人的所以细胞保持在幼年时期活性的方法而已,实验的方式,也不仅仅只限于药剂——而我,则是被植入了一颗类似‘潘多拉’的仿制晶体。尽管这个晶体的确是让我的细胞全部保持在了活性状态,让我不再衰老;但是,我却必须定期服用特制的药剂,否则便会虚耗致死——这也是,我为什么迟迟无法离开组织的原因……”贝尔摩德终于道出了自己的苦衷。“啊?那么,你……”柯南突然明白了,因为贝尔摩德离开组织以后,就再也无法服用那种特制的药剂,所以她的时间也不多了。“的确……”贝尔摩德苦笑着,似乎对即将降临的死亡没有丝毫的畏惧——因为她知道,即便畏惧,结局也是无可避免的。柯南沉默了……“其实,我并不算是很成功的实验体,因为‘潘多拉’所放出的射线,是可以让被照射的人,全部细胞保持在最活跃的活性状态——也就是说可以将人所有的身体机制发挥到极致,无论体力、脑力或者是视力、听觉,甚至是身体自身的康复能力,都会远远超于常人……但是植入我体内那个晶体除了让我不再衰老以外,根本就没有发挥出其他任何作用……”贝尔摩得又开口了。“那么——只要将你体内的晶体取出来,不就可以避免这一切了吗!”柯南立刻急切的说道。“没用的,在晶体被植入人体一段时间后,便会自动的渐渐消失掉,进而融入每一个细胞——就好像食物被渐渐消化掉一样,是没有可能再取出来的。”贝尔摩得再度苦笑,不知道是在叹息自己的命运,还是在嘲笑柯南的天真。“难道就没有方法可以让你完全摆脱那种药物吗?”柯南急切的问道。“除非是可以找出全部的实验资料和真正的潘多拉之石,才有可能研制出一次性完全摆脱药物束缚的方法——但是,要知道在组织核心资料库的计算机上,少说也有上千条的密码口令,高层的组织成员都只是各自知道一部分的密码,可以访问到不同部分的资料而已,光是要破解所有口令密码就已经是难上加难;即便真的有人能有这个能耐取出全部的资料,但是‘潘多拉之石’却是连组织花了几十年时间都没能找到的,难道凭个人的力量,可以在短时间内找到它?——所以,还是放弃吧!”贝尔摩德回答着柯南的质疑,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的无奈。“的确……这些事情即便真的可以做到,也都是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的。”柯南在心中暗自叹息着。“其实,你也是一样,不要以为sherry可以研制出让你的身体恢复原状的药品——其实那都只是暂时的。即便她自己可以完全记得APTX-4869的实验成分,但是如果不配合实验资料的话,她也一样没可能研制出让你身体完全恢复原状的药物。就算组织完全破灭,要想解开电脑上的所有口令,只怕也得花不少工夫吧!——更何况,按照组织的一贯作风,如果组织真的要面临破灭,到时候他们一定会将所有资料一并毁掉,根本不会让那些资料有落到警方手里的机会。”贝尔摩德继续说着。“可恶,难道说,要想拿到资料,就只能趁组织落入警方手里之前偷偷的潜进去!”柯南心里这么想着,连脸上也露出了一副愤愤不平的表情。贝尔摩德仿佛看透了柯南的心思,她说道:“几乎每一个实验体都想摆脱自己的命运,但是想要突破层层守卫进入核心资料库却不是那么容易的——组织内部也曾经有人混入过资料库,但由于在电脑上多次输入了错误的口令,所以引发了警报系统——最终的结局是成了枪弹下的祭品。”“难道说,你们组织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实验体都必须借助药物才可以暂时维持吗?”柯南突然问道。“能够算作成功的,应该只有一个人吧!因为晶体在他体内实现了和‘潘多拉射线’几乎完全一致的效果,而且也不需要任何药来维持——但是人类的细胞机能终究是有极限的,长期让所有细胞保持在活跃状态,那么他的寿命也会大大的缩短。我们曾经预算过,他的存活时间最多也就只有20年左右……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才又决定开发APTX-4869这种药剂,为的就是提高细胞机能的最大极限,好让人在被成功植入晶体以后也依旧保持和正常人一样的寿命……不过,说起来还真是巧——这项案例的首次成功却又偏偏发生在了你身上,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贝尔摩得幽幽的说道。“冥冥之中的安排?”柯南被贝尔摩德的话弄得一头雾水,露出满脸疑惑。看着柯南满脸不解的样子,贝尔摩德也不由得感到很惊讶:“怎么,你父亲一点也没有跟你提到过吗?——那个被成功植入晶体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的孪生弟弟啊!”“什么?!”柯南惊讶万分,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孪生?——基德!是基德吗?GIN也曾经这么说过……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柯南也突然想起了,GIN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看到柯南怎么激动的样子,贝尔摩德也被吓了一条,不过马上有恢复过来,继续说道:“看来,那个推理家果然没有向任何人提起——真是的,我还以为他至少会告诉你和有希子……”“这些都不重要——但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和他会是孪生兄弟!”柯南实在迫不及待的想解开这个迷。“或许,连有希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当年产下的是一对孪生兄弟吧!因为那个时候,假扮成医生为她接生的人正是我,我偷偷抱走了后来出生的那个婴儿以后并没有告诉你父母那是一对孪生兄弟,所以你父母也毫不怀疑的以为他们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贝尔摩德道出了当年事情的真相。“但是,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为了寻找幼年的实验体吗!”柯南显得有些愤慨。“其实我们之所以会在婴儿身上打主意,只是为了想要要挟你父亲,让他利用他的能力协助组织寻找‘潘多拉’——毕竟我们遇到过太多像你父亲那样自命清高的人。而这样的手段,组织也不是第一次使用了……通常情况下,组织都会以各种手段偷偷抱走孩子,在将实验晶体植入孩子体内以后才将孩子还回去……只是到那个时候,孩子必须得定期服用组织里特制的药剂才可以维持生命——像那种越是不在乎功名利禄自命清高的人,就越是会在乎亲情,为了可以定期得到药剂让他们的孩子继续活下去,他们就不得不归顺于组织,任组织所摆布。这样,组织即有了新的实验体,又增加了为组织效力的人,对组织而言是一举两得的事。不过……”听到贝尔摩德解释到这里,柯南已经完全明白了,他接着贝尔摩德的话继续推理道:“……不过,你们没有想到植入基德体内的晶体会是那么的成功,跟本就不需要任何药剂来维持——所以组织想要利用他来要挟我父亲的手法就完全行不通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组织经历了那么多实验,才终于有了一个这么成功的例子,组织必须要将他好好保留下来,所以黑羽盗一才以他父亲的身份收养了他,而他自己也毫不知情……”柯南说着语气也变得越来越沉重。“看来,你的推理能力一点也不输给你爸爸——事实的确就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贝尔摩得说。柯南沉默了,在心中暗自叨念着:“那个家伙,原来就是我的孪生弟弟…..难怪爸爸那个时候会知道他是假扮成了我的样子,原来那张红心K中的‘sang’不单单只是代表鲜血,还有‘血缘’的意思,而KS也正是我名字的首字母缩写”……柯南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但那笑容中却充满了苦涩,仿佛是在嘲笑着自己,竟然一直以来都被蒙蔽了。某实验所门口[片段2]清晨的天空还沉睡在朦胧中,大批警察已经赶到了实验所前,而实验所此刻却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柯南也从警车上跳下来,看着熊熊的烈火,柯南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难道基德还在里面!”——他立刻打开了眼镜上的追踪器,“只要他还将那枚侦探臂章带在身上的话,就一定可以找到他!”眼镜上显示出的红点的位置,果然是在实验所里面——柯南想也没有多想,立刻冲进了火焰包围的实验所里。“柯南!”小兰也刚刚从警车上下来,对着向实验所冲去的柯南大喊。见柯南头也不回的冲进了实验所,小兰正想要追过去,却被目暮警官阻止了:“你留在这里,还是我去吧!”说着,目暮警官也追着柯南冲进了实验所。优作、和小五郎也陆续的从警车上下来。看着目暮冲进火海,优作微微皱了皱眉头。柯南依靠着眼镜上显示的位置一边在火焰中飞奔着,一边心想:“原来基德那个时侯其实早已经知道出口的所在,之所以要让我到通风口另一边去,其实是想支开我,以便独自混入组织的核心资料库盗取实验资料。他之所以将记录了GIN的犯罪证据的磁片也放在了给我的那件防弹衣口袋里面,是因为早料到自己行动一定会有危险,所以才将那些重要的证据转交给我——可恶,难道是因为知道自己所剩时间不多,所以认为自己牺牲掉也没有关系吗!——绝对不可以!”柯南终于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快斗,只见快斗正捂着中弹的腹部,一手扶着墙踉踉跄跄的在火焰中艰难的前行着。见到柯南气喘吁吁的来到自己面前,快斗显得惊讶不已,他苦笑着说道:“你这小鬼真是傻乎乎的,这样冲进来又能有什么用,如果逃不出去的话,只会多一个人葬身在这里。”“的确……就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如果你逃不出去的话,我也会跟你一起葬身在这里。所以现在,你必须更努力的想办法逃出去——因为现在,掌握在你手上的,不再单单只是你自己一个人的性命。”柯南答道。听了柯南的回答,快斗依然笑着答道:“你这个小鬼,有时候的确很不讨人喜欢……”只是他此刻的笑容已经不像刚才那般苦涩。“柯南”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原来你们在这里!”原来是目暮警官已经赶到了,他打量了柯南身后的快斗,只见他肩上、腹部还有膝盖都受了枪伤,于是马上蹲下身来,对快斗说:“你上来吧,我们一起逃出去。”快斗先是一愣,然后晃过神来,摇摇头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柯南见快斗不肯让目暮背,于是故意装出天真的口气,对快斗说:“大哥哥,你还是让目暮警官背你吧——这样我们也可以快点逃出去哦!”快斗对柯南的这种语气感到很无语(一头汗)——“这家伙,装出一副天真模样的时候,还真可怕!”他心里这么想着,但还是乖乖的俯在了目暮警官背上。目暮警官背起快斗,带着柯南一起向外逃着,眼看着已经越来越接近出口,却被一根突然斜倒下的木柱挡住了去路。三人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都不知所措。“这里已经出不去了,得另外想办法了!”目暮说道。“这么大的火势,要重新寻找出口只怕已经来不及了!”柯南在心中暗自捉摸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装作天真的语气对目暮警官说:“地下室在地底下,火应该不会烧到那里吧!”“不行,地下室虽然不会着火,但也没有足够的空气——更何况,也说不定有组织的人会躲在里面”快斗说道。“现在也只能先避一避再想其他办法了。”目暮警官也认同了柯南的说法,于是带头向地下室跑去。实验所地下室[片段3]虽然只是一个地下室,但也并不简陋,基本的实验设备都一一具备——甚至还有一台电脑。目暮警官将快斗放在座椅上,开始在环视四周,接着开始四处走动巡视起周围的情况来。看到目暮警官走远,快斗也踉踉跄跄的走到电脑前,打开电脑坐了下来,然后在电脑上迅速的操作着些什么。“我说你,到底在干嘛?”柯南疑惑的问道。“没什么,只是给那个和同命相怜的小姐姐发一封邮件而已。”快斗故作神秘的说道。柯南马上明白了,原来快斗发送给灰原的正是组织的实验资料,于是惊讶的问道:“你不是刚刚被组织的人发现了吗?难道他们没有毁掉你拿到的资料吗?”快斗说:“因为组织害怕实验资料信息泄露,所以那台装有资料的电脑并没有联入互联网,所以他们只是以为我又是将资料拷贝到了磁盘里,于是毁掉了磁盘——但是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我却是将资料通过组织内部的局域网发送到了这台电脑上。”“哦——也就是说,你混入这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其实你早将这里的情况摸的一清二楚,之所以敢把资料藏在这里,也是因为可以确定这台电脑很少用人使用,对吧!”柯南推理道。“看来你还真是很了解我耶!”快斗说道。“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盗取组织的实验资料呢——你明明知道这里这么危险!”柯南似乎急切的想要快快的亲口说出真相,但他的语气中却带了一丝关怀。快斗略微笑了笑,答道:“既然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我当然是要站在你这边啦。更何况我也答应过一个人要帮你——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只要说道,就一定是要做的。而且,取出实验资料,也不仅仅只是为了帮你,更是为了帮助所有那些不幸成为实验体的人……潜入这里,固然是危险,但是当组织的人听说我知道潘多拉的下落的时候,不管是信还是不信,他们都会留下活口问个明白,这样我就又可以为自己赢得不少时间——毕竟,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啊!”“潘多拉?!”当柯南听到快斗这么说的时候,不由得大为吃惊,“这只是缓兵之计吗?还是……”“不是……其实我早已经拿到了‘潘多拉’,只是为了掩饰,才继续行窃。尽管我一直面在组织面前宣称自己一定要赶在他们之前拿到‘潘多拉’,毁坏他们的计划。但事实上,我自己很清楚,一旦‘潘多拉’得手,组织也一定会想方设法将它从我手中夺走;即使我自己真的有那个能耐可以守得住‘潘多拉’,但是也未必不会殃及到周遭的人。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像往常一样,把已经得手的宝石再送出去——这样组织便会以为那颗宝石并不是我要找的‘潘多拉’,也就不会再打那颗宝石的主意。”快斗解释道。“啊?那真正的潘多拉是……”柯南急切的想要知道。快斗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说道:“现在还不能说。”然后,快斗有放大声音,喊道,“警官先生,周围已经查看好了吗?”快斗的问话把柯南一惊,只见目暮警官从实验架后面走出来,说道:“啊……看来我们还得在这里呆一会了。”柯南对目暮警官这异常的举动实在是很不解,于是不由得在心中怀疑道:“目暮警官?难道他刚才是在偷听吗!——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好了——我可没有时间瞎耗了!”实验架后面,又传来了一个阴沉的声音,那个声音里面透露着一股特有的寒意——那是GIN的声音。三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只见GIN也从实验架后面走了出来,手中的枪,正指向柯南和快斗。目暮警官立刻拦在了GIN面前,对GIN大喊道:“等等!”“怎么,BEER?难道说现在你又改变主意,打算站在他们那边了?”GIN冷冷的问道。“BEER?难道说,目暮警官也是组织的成员!”柯南猛然间明白了,原来GIN那伙人之所以可以轻易的潜入囚室杀死黑羽盗一,并得知贝尔摩德的行踪,都是因为有目暮给他们做内应。“我……我们还不知道潘多拉的所在!”目暮警官找借口说道。“哼,我已经猜到‘潘多拉’在哪了,等料理完这两个小子——随时都可以去杀了那个女人把宝石抢过来。”GIN轻蔑的说道。快斗听了GIN的回答不由得愣住了——因为他知道,GIN的确已经猜出潘多拉的所在了。而柯南却是满心的疑惑——“女人?会是谁呢?”目暮再也找不到借口,但却依然挡在GIN面前,“既然已经知道了‘潘多拉’的所在,又何必还要杀了他们——他们只是孩子啊!”GIN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对目暮说道:“看来你果然是警察当得太久已经昏了头了——如果你不想让你儿子继续活下去的话,我也可以顺便送你一程。”他说着,把枪口指向了目暮。听见GIN那么说,柯南便立刻明白了——“原来组织也用了目暮警官的儿子来做实验体,以此威逼目暮警官与他们合作——真是太过分了!”。柯南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面对着GIN冷冷的枪口,目暮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他当然想让自己的儿子继续活下去,但是身为警察的自己却又无法容忍GIN当着己的杀害两条无辜的生命……正当目暮感到进退两难的时候,突然一根细小的东西飞向了GIN——那是柯南射向GIN的麻醉针!但是出人意料的是,GIN中了柯南的麻醉针以后,竟然没有被麻醉!“小子!你找死!”GIN显然被柯南惹怒了,他又将枪口掉转对准柯南的额头——死亡的气息弥漫了整个地下室……柯南愣住了,面对GIN即将扣动扳机的手枪,柯南想不出任何可以抵抗的举措——时间就仿佛在那一刻凝固了……“快躲开!”——就在枪声回荡在地下室的前一刻,快斗将柯南扑倒在身下……殷红的血从快斗背上喷涌而出……快斗只觉得一股强烈的剧痛在一瞬间由背部串向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本已重伤的他,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快斗!快斗……”柯南激动的大叫着,眼眶也不由得变得湿润了——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惊慌和害怕——因为他害怕这个血脉相连却没能相认的弟弟,会因为自己而再也无法醒来。“砰、砰”,还没等柯南晃过神来,GIN又对着这边开枪了。目暮警官也不再犹豫了,他冲上前去,死死的按住GIN的手枪,两个人在昏暗的地下室内搏斗了起来……“你该投降了——GIN!”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地下室入口传了过来——那是茱蒂老师的声音。原来外面的火势已经基本被扑灭,而警察和FBI听到枪声以后才立刻找到了这里。“嗖~~”一颗子弹向GIN飞来,打伤了他的胳膊——GIN的手枪掉落在了地上。“嗖~~”又一颗子弹向GIN飞来,打伤了GIN的腿部——GIN失去平衡跪倒在地。目暮趁此机会顺势将GIN制服,扭过他的手臂,给他戴上了手铐。几名FBI和警察也立刻冲了上去——GIN终于被押走了。工藤优作也从人群中挤了进来,一眼就发现了角落里的柯南和快斗。他立刻冲了过去,看见快斗满身的伤痕,露出了一脸惊忧表情,他扶起快斗靠在怀中,探了探——还有气息。“快、快叫救护车!”优作焦急的对着剩余的警察们大喊。“爸爸……”快斗虽然依然昏迷着,但是他的嘴里却是这样叨念着。听见靠在自己怀中快斗这样的声音,优作先是一惊,随后又露出了忧愁的神情。柯南则在一旁沉默不语,看着地上快斗留下的血迹,他的眼泪终于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到了地上。他双手支撑着地面,手掌却握得像拳头一般。柯南回忆起过去自己和基德一次又一次对决的场景……当时的自己,一心只是想着如何胜过这个对手,却从来没有想过应该去了解这个对手……甚至连怪盗基德一直在暗中帮助自己,自己都全然没有察觉这其中的端倪。“还有一个谜题,你解的开吗,名侦探?为什么我要变成工藤新一的样子出现,去解救一个棘手的敌人呢?”——柯南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怪盗基德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他好懊悔,如果自己可以早一点发现真相,早一点联手对抗组织的话,或许就可以避免更多无谓的牺牲。“可恶!——我什么时候……尽过一个做哥哥的责任!”柯南猛捶着地面,在心中狠狠的指责着自己。《名侦探柯南》终章话之最终决别[完结篇](概述、片段)(前半部分故事情节概述【以柯南的口吻】)灰原参看快斗传给她的实验资料成功研制出了APTX-4869的解药,将我的身体变回了原状,但是她自己却放弃服用解药,说经历了这么多以后,宁愿自己继续做回一个小学生。至于目暮警官那边——其实爸爸早就怀疑他也是组织的成员,只是一直没有说破罢了。因为爸爸知道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这次回去,他也只字未提——在大家的心目中目暮警官依然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好警官。听说他这次因为抓捕GIN立了大功,不久以后还会被迁升呢!当然,那些被植入晶体的实验体也必须解救,所以必须找到“潘多拉”——我们找到了一个叫做“古烟惠”的女明星,而“潘多拉”就隐藏在怪盗基德以前送给她的那枚戒子上的“绿之梦”宝石里面。而关于怪盗基德和组织——由于考虑到可能会引起社会上不小的恐慌,所以在爸爸的建议下,警方决定对外界宣称“怪盗基德已死”;而对于组织的事情则是完全保密。园子那家伙听说怪盗基德死亡的消息以后,不仅敌视起我们这些侦探来,还疯狂的学习起了射击、魔术、滑翔等,说是要成为怪盗园子,继承基德的遗志,玩死那些害死基德的警察和侦探,为基德报仇——女人,有时候还真是恐怖耶!而和叶那边,则是我最无法面对的,我实在没有办法把真相告诉她……最后,我只好用服部的声音告诉她,说服部会去海外修学,很长时间都不会再回来——希望时间可以抹去她对服部的记忆吧!至于快斗……因为他其实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怪盗基德,毕竟他的活动时间只有一年左右,而且由他所窃取的物品几乎全部都及时归还了——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犯罪记录。而且他会以“怪盗基德”的身份出现,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与组织对抗,从情理上来说,都是可以被原谅的。更何况,他还从组织手上成功守候住了潘多拉,并获得了组织的实验资料,可以说是功不可没。所以最后,几乎所有相关机构的人员都一致认为他根本没有量刑的必要。不过那个家伙,这次好像已经昏迷了好几个星期了。按照医生的说法:因为背部的那一枪刚好打中了他的脊梁,可能是因此影响到脑部的关系。不过我依然很奇怪,他既然因为实验晶体的关系具有远远超于常人的康复力,为什么这一次过了这么久还没完全康复?对此医生也无法解释,只是说,有可能是因为上次的伤原本还没完全康复,而这次又受了重伤,所以才不会像以前那样康复得那么快。在快斗昏迷的这段期间里,我只要有空,几乎每天都会去探望他。倒是爸爸却从来没有去探望过快斗,但却每天都不忘记向我打听快斗的情况——我知道,爸爸也有自己的苦衷,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那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去探望那家伙——医院病房[片段1]“他怎么样了?”新一正要进去病房里面,刚好碰到刚刚给快斗做完检查的医生。医生回答道:“哦,他的伤势已经基本康复的差不多了——不过可能是因为大脑的意识还是有点混乱,所以仍然在昏迷中。”新一推开门走进病房,来到快斗床前,正拿过椅子准备坐下的时候……却发现快斗竟然睁开了眼睛,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啊,你终于醒啦!”新一的语气和神情中毫不掩饰的透露出自己的欣慰和激动。快斗从床上坐了起来,却依然直愣愣的盯着新一……好不容易才吐出这么几个字——“你……是谁?”“啊?”听到快斗这样问自己,新一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他也不知道此刻自己心里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就好像过去侦探第一次遇见怪盗一样那么陌生。“我……”新一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自己竟然一把搂住了快斗,紧紧的拥抱着他——这个时候新一才发现,原来那些好不容易才找回的东西,自己真的不愿意再失去——“我是你哥哥!”新一沉重的答道。新一的这个举动倒是把快斗吓得一惊,紧接着快斗的眼睛眯成半月形(汗),说道:“喂,不要搞得这么夸张好不好——我不过是看到你突然变得那么热情,想要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而已。”听到快斗那么说,新一也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真的是很尴尬,他抽搐一般松开快斗——“诶……?”新一的眼睛同样眯成了半月型,仿佛自己被耍了一般,整得满头是汗。医院的走道上[片段2](新一用轮椅推着快斗在走道上散着步)“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这个名侦探,突然变得这么热情,还真叫人很不适应额!”快斗开玩笑的说。“是啊……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弟弟,而且还是为了我才受了重伤的份上,谁会有事没事来理你这家伙!”新一也开起玩笑来。“你可别误会哦,我当时只是看着你被枪指着还傻愣愣的站着,想让你快点趴下而已——我可没有想过要帮你档子弹哦!就像那次你从楼上摔下去,我也只是想到要去救你,没有想过你会恩将仇报的拿麻醉针来射我一样。”快斗故意逗趣的说道。“呵呵,呵”快斗的话让新一很无语,他在心中暗自嘀咕道:“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说话还是那么刻薄。”“不过……你怎么知道你一定是我哥哥?也说不定我才是你哥哥呢——还好你现在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如果你还是个小鬼头的样子,却说你是我哥哥,那可真是可笑了!”快斗继续说着。“拜托——连贝尔摩得都这么说耶!”新一的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却深吸了一口气,对快斗说道:“算了——随你吧。”听到新一这样说,快斗却又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我们能做兄弟的,也只有在这里的这段时间了——等出院以后,你依然是你的工藤新一,而我也仍然还是我的黑羽快斗……”新一沉默了,因为新一心里也很清楚这其中的缘由——他实在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毕竟,爸爸也算是世界级的知名人士,如果突然多出一个儿子来,就定然会引起各界媒体的关注——在他们不断的追问和调查下,就很有可能会扯出有关怪盗基德,还有黑衣组织的事情……那样,警方隐瞒住真相的那份苦心,就全部都白费了——正是因为早料到会这样,所以当初才不得不隐瞒——有些事情,的确让它永远成迷反而会更好……”。快斗继续说着,语气是那样的深沉,但是表情竟然是出奇的平淡,就仿佛只是在讲述着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新一知道,快斗平淡的表情其实只是一种掩饰——因为对于曾经身为怪盗的他而言,掩饰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新一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因为事实,的确就正如快斗所说的那样——优作之所以不敢来医院里探望快斗,也是因为害怕会遭到别人的怀疑,当然,也怕遭到有希子的怀疑,毕竟有希子对这件事,还毫不知情。或许,真相可以被隐藏,但优作在意快斗的那份心却是完全掩饰不住的——优作并不是不想认快斗,而是不能……空气顿时变得凝重了……“对了,除了我以外,也还有一个女孩经常来看你,你知道么?”新一想要打破这种沉重的气氛,于是掉转话题说道。“女孩?”快斗先是一惊,然后连忙问新一,“她是叫‘青子’吗?”新一先是一愣,然后答道:“不,她说她是叫‘红子’。”“哦,这样啊……”快斗的语气显得有些失落,但又仿佛是舒了一口气。(正当快斗和新一在谈话的时候,红子也来了。红子告诉快斗,说自己已经接受了白马的追求,打算开始与他交往。其实红子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因为她知道,自己这样一直纠缠着快斗,只会让快斗更加的苦恼——既然明知道快斗的心不可能属于自己,就不如让给快斗自由。但是,她却希望快斗就这件事情可以亲口给予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可是快斗对红子接受白马的事情却没有任何的表态,他反而告诉红子,说自己出院以后会离开这个地方,很久都不会再回来……)医院的走道上[片段3]“你……真的打算,出院以后就离开这里吗?”工藤新一听到刚才快斗和红子的对话以后,不由得疑惑道。“啊——是啊,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快斗很平静的回答着。“但是……”新一不由得想起了那天贝尔摩德在地下室对自己说的话,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却欲言又止——要知道,快斗是所有实验体中的一个例外,所以也无法用像拯救其他实验体那样的方法来挽留住快斗的时间。“你是想说,我被成功植入晶体以后,我的时间也已经大大的缩短——所以我所剩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对吗?”快斗很快猜到了新一心中所想的事情,但他的语气却依然那么平静。“你……”看到快斗如此的冷静,新一感到很惊讶。“其实我最初,只是觉得晶体带给我的,绝不会全都只是有利的方面,必定会有它的弊端——不过是在窃听了你和贝尔摩德的对话以后,才知道那个‘弊端’究竟是什么。”快斗继续说着。“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新一问。快斗微微笑了笑,说道:“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是最不喜欢被命运所摆布的——既然我有能力帮助你,还有其他成为实验体的人,当然也一定可以找到方法帮助我自己。”听到快斗这么说,新一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知道,快斗只要是说到的,就一定会做到。“那你离开这里以后,还会回来吗?”新一问道。看到新一依依不舍的样子,快斗故意逗趣说道:“怎么,难道说我这个对手要离开,你这个名侦探会感到很寂寞?”新一也微微的笑了笑,答道:“啊——是有点舍不得啊,毕竟,我们这‘命中注定的对手’还没有分出高下呢!”快斗长长的舒了口气,说道:“好吧!十年、二十年之后……不论过多久,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们一定可以分出高下的。”新一又笑了笑,说道:“是吗?那我一定会等着那么一天。”……注:《柯南》终章话一共有3大块,每一大块又分了事件篇、疑惑篇、解决篇(最后一块的多了一个“完结篇”)这三小块。(也就是,结局一共分了10集来写)这里讲述的内容是第二大块的第三小块和第三大块每个小块的内容(即终章话的第6-10集)的部分内容。所讲述的多个片段,虽然都是分开的,但是情节依然可以联系的上。

柯南大结局(底稿片段翻写,绝非网络流传版).doc

柯南大结局(底稿片段翻写,绝非网络流传版).doc

上传者: 七叶雨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7 举报

简介:柯南同人——新兰

《名侦探柯南》终章话 不可思议的命运之轮[解决篇](片段) 某大厦的楼顶上 [ 片段 1] FBI 队员们已经围了上去,他成了所有手枪瞄准的焦点…… 他已经无路可逃了。 “盗一,投降吧,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工藤优作带着贝 尔摩德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见到贝尔摩德竟然从 FBI 的人群里走了出来,黑羽盗一一切都 明白了。他苦笑着“看来,我的确太高估我自己了——但是,就算输, 我也绝对不会输在你们手上!我只甘心输给我自己”说罢纵身跳了下 所有人都立马敢上前去,只见盗一的身体正飞速的下坠着…… ——正当大家都以为黑羽盗一必死无疑的时候(包括他自己在内), 突然,一道白色的影子,在月光下划出了以道美丽的弧线,并准确无 误的接住了黑羽盗一。

第1页

相关资料推荐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41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