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总裁之贴身玩宠.txt

总裁之贴身玩宠.txt

总裁之贴身玩宠.txt

上传者: 冷林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5 举报

简介:总裁之贴身玩宠

看免费VIP章节就来“文学馆”www.wxguan.com<总裁之贴身玩宠>贴身圈套第001章强势森冷她,安聆,二十一岁,父亲是N市十大商业集团之一的董事长安庆洋,自小到大,她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任何有关金钱上的问题,她是父母含在嘴中怕融化、捧在手心怕摔着的娇贵独生女,对于生活,她似乎没有过多的追求。十六岁至二十岁这四年,她被父亲送往英格兰读大学,主修工商管理,毕业后,她便进入父亲的公司担任父亲的副手,她当然知道父亲的用意,父亲是希望未来她能够接管安氏集团。每个人都以为她是安氏的唯一继承人,其实不然,她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妹妹叫冷冰曦,只是由于父母的顾忌,妹妹的身份始终没有被曝光。而妹妹之所以姓冷不姓安,这之间是有缘故的。她的父亲年轻时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偶然间认识了家境颇好的母亲,由于母亲是独生女,母亲与父亲结婚后,外公便将所有财产转予父亲,父亲因此开了一家小型的公司。公司在父母的努力下,风生水起,越来越大,父亲身边亦开始有了莺莺燕燕。但,父亲最爱的人始终是母亲,因为父亲一直认为母亲是他这一生的福星。据她母亲所说,在她出生一年后,有一个年轻女人抱着一个刚刚满月的婴儿来找父亲,毋庸置疑,孩子是父亲的,母亲与父亲大吵了一架,甚至闹至离婚,父亲无奈,只能给予年轻女人一大笔钱,让年轻女人独自离开,婴儿则留在了安家。母亲认为这是安家的丑闻,始终看不惯这个孩子的存在,因此不准孩子姓安,父亲自知对不起母亲,亦不敢多说。如今,她和妹妹冰曦都已经长大,她在安氏工作,冰曦则在一个全球知名的上市公司做行政助理。冰曦与父母的关系并不好,母亲甚至时常漫骂冰曦,冰曦是一位很坚强、很优秀的女孩,记忆中,即使受到再大的委屈,冰曦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或许是父母对她的偏爱,导致冰曦对她的态度冰冷,其实,她很喜欢这个妹妹,她希望她和冰曦能像正常姐妹一般相处,可是目前看来,似乎不太可能。-------------------------------------------------------------安聆坐在客厅的沙发内,她的父亲正与她商量工作上的一些琐事,母亲则拿着今天刚送来的十多套华丽洋装帮她精心挑选,因为今夜会有一场隆重的庆功晚宴。是的,安氏集团将与福布斯排行榜前十位之一的季氏集团合作,能与国际集团合作,那是安氏集团的荣耀,安庆洋甚是欣慰。“小聆,今天这场晚宴,你可得打扮得漂亮些,要知道,季氏集团的总裁今晚会露面,无论他是年迈还是年轻,若是他看上你,我们安氏未来的发展前景便是无可限量。”徐青意细心地叮嘱女儿。徐青意的话打断了父女间的对话,安庆洋年迈五十的和蔼面容上微微划出一抹笑意,“难不成季氏总裁是一个糟老头,你也愿意我们家大小姐嫁给他?”徐青意被丈夫的话逗笑,“你说的哪去了,即便季予漠是个糟老头,他若是看上我们家小聆,铁不定就让我们家小聆做他儿媳妇,结果还不是一样……”“爹地妈咪,你们就别在那瞎想了,你女儿不是天姿国色,若季予漠是个大帅哥,想必他也看不上我。”她不是在自嘲,她知道自己长得并不差,但是,感情是讲究缘分的,她也不会为了家族的利益,贸然将自己嫁了。说到季予漠,其实她还是蛮期待见到这个人的。据说,季予漠这些年一直都呆在国外,季氏集团在三年前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公司,在季予漠的带领下,三年后的季氏集团已经变成世人仰望的国际公司,而季予漠从来就没有出席过任何公共场合,没有人查得到他的背景,亦不知道他的年龄、相貌,外界对于他的唯一所知便是他是季氏集团的总裁。如此优秀的男人,今夜将在晚宴上现身,这将是万众瞩目的一幕。“呵呵,反正我们家大小姐不愁没人要。”安庆洋对自己的女儿甚是有信心,乐呵呵道。安聆已经习惯父母拿她的终生大事做调侃,她微微笑着,干脆不搭话,省的父母没完没了地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这个时候,一抹娇弱的身影出现在安宅的大门前,原本和谐的气氛顿时有些僵硬。冷冰曦的步伐缓缓地朝向楼梯,她的视线中仿佛没有任何人,眼神冷漠疏离。“冰曦!!”四十多岁的徐青意仍风韵尤存,漾着笑意的脸庞瞬间凝固,变得冰冷。冷冰曦止步,但没有将视线移至徐青意。徐青意起身踱至冷冰曦身旁,指着冷冰曦被雨淋湿的职业装,眉心皱起,“你去哪了?你知道今晚的宴会有多重要吗?你搞得这么一身狼狈,你是想让他人知道我们安家对你刻薄吗?快去换衣服,等等去宴会上帮忙!”安聆注意着冷冰曦毫无温度的表情,她起身移至母亲身边,轻声嘟喃道,“妈咪,我的礼服您还没帮我选好,就快出发了,您别耽误时间了。”徐青意横了冷冰曦一眼,随即回到安庆洋身旁的沙发位置继续挑选礼服,安庆洋则保持沉默。安聆正欲开口同冷冰曦说些什么,冷冰曦却已径直迈开步伐,擦肩而过的瞬间,安聆感觉到冷冰曦的身体很烫。-------------------------------------------------------------雨下得很大,安聆换上了华美的纯白洋装,妆容上她喜欢清新淡雅,并没有过多的修饰。幸好晚宴是安排在M市最奢华的“天都”酒店,雨并没有影响晚宴的进行,安聆挽着父母到达晚宴现场时,大部分的宾客已经到场。晚宴是安氏主持的,安庆洋与妻子自然有许多需要应酬的地方,安聆则跟在父母身旁,悉心地认识每一位重要宾客。“安小姐真是漂亮,你们夫妻两可真有福气。”恭维的话自一位宾客口中逸出。安氏夫妇笑得合不拢嘴,徐青意率先道,“我们家就安聆一个孩子,她可是被我们宠坏了……”安聆并不喜欢这种“虚情假意”的奉承,她随意找了一个借口,便安静地移至一旁。父母似乎希望她时刻成为焦点,她其实很反感,但父母对她的宠溺,她无法拒绝。避免太多的宾客与她客套,她刻意挑选了一个不太显眼的位置,端着一杯香槟,她静静地看着宴会上的觥筹交错,衣香鬓影。眸子不经意地扫过正在宴会上整理餐具的冰曦,她的心莫名有些凉意。她能够理解母亲对冰曦的恨,但,在她心目中,冰曦始终是她的妹妹,她希望一家人能和睦相处。冰曦抬起的眸光不经意与安聆相接,一股冷意在安聆的身体扩散,她移开了视线。她将注意力重新转向正在应酬的父母,蓦地,她见到母亲在听见一位佣人的细语后,脸色骤变,母亲随即走向冰曦。“为什么宴会上的香槟会不够?这不是你负责的吗?”徐青意满腔怒火,却又顾忌形象,尽量压低声音。冷冰曦没有说话。她没有料到宾客如此之多,原先准备的香槟酒远远不够。“你这死女孩,是不是故意要让宴会出错?”徐青意咬牙切齿。安聆见到母亲如此动怒,连忙优雅地移至母亲身旁,“妈咪,你去应酬客人吧!”徐青意气不过,她冷哼道,“你在我们安家吃好用好,我们还供你上大学,你对安家有什么不满?看不过去就滚出安家,找你那狐狸精妈咪去!”徐青意的话刺痛了冷冰曦的心,她缓缓抬眸,冷冷地睨向徐青意,随即将手中擦拭的香槟杯重重一放,继而转身。“青意,发生了什么事?”远处听见响声的安庆洋与宾客同时将视线聚集此处。徐青意意识到失态,连忙笑着圆场道,“没事,只是佣人不听话。”冷冰曦迈着步伐朝向门外,安聆忙追了出去。酒店外下着淅沥大雨,冷冰曦毫无顾忌地步入雨中。雨势太大,冷冰曦在雨中踉跄了一下,安聆亦不顾雨势,冒雨拉住冷冰曦。“冰曦,你要去哪?你的身体好烫!”安聆美丽的脸庞上涌起一丝担忧。天呐,她烧得好厉害!“不用你管。”冷冰曦挣脱开安聆,径直迈开步伐。安聆欲再次追上冷冰曦,熟料,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骤然停在了冷冰曦的身旁。一位司机模样的男人下车,立即扶住了冷冰曦,“冷小姐,上车吧!”冷冰曦似乎在犹豫,因为她不确定车内人的身份。是的,连安聆都感觉到车内坐着一位非同凡响的人,因为某些人有种天生的气场,只要他们出现的地方,空气似乎都会瞬间凝固。安聆不由将视线转向那黑色的优质玻璃,玻璃窗内隐隐透着一股强势森冷的气息,她看不见车内的人。“是我。”一声富有磁性且浑然天成的男性嗓音自车厢内逸出。安聆一愣。她从未听过如此好听的男音。冷冰曦在听见这简单的两个字后,没有丝毫犹豫地上了车。雨点颗颗打在安聆精致的脸庞上,她怔愣地看着车子飞驰而去……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fontstyle='font-size:16px;color:#000000'><u>通过潇湘导购(http://buy.xxsy.net)前往淘宝网购买手机</u></font>,<fontstyle='font-size:16px;color:#000000'>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font>贴身圈套第002章三个巴掌翌日。安聆自二楼步下,发觉自己的父母正满脸忧愁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她已经能够猜到,父母大概是为昨夜季氏总裁没有现身的事而担忧吧!昨夜冰曦离开后,一身被雨淋湿的她狼狈地换好衣服回到宴会,她没有对父母提到冰曦的事,父母亦忙着应酬宾客,然而,直至宴会接近尾声,宴会最重要的主角季氏集团总裁季予漠却没有出现。宾客悻悻然离开了宴会,父母原本喜悦的心情顿时沉入谷底。要知道,季氏总裁是个神秘诡谲的男人,他从来没有出现在公众场合,而此次,他愿意在与安氏的合作庆功宴会上暴露自己的身份,那将是给安氏无限的荣耀,安氏上下皆满心期盼。岂料……安聆移至徐青意身旁,她安慰地拍了拍自己的母亲,“妈咪,像他这样的大人物,大概是有事耽搁了吧,虽然他昨晚没出现,但他一定会给我们安氏一个交代的!”“我们的脸都丢尽了,每个人都认为我们安氏有足够大的面子能够请来季氏总裁,结果……真是空欢喜一场!”徐青意甚是失落。“算了,现在就等季氏表明态度吧,我们干着急也没用。”叹了口气,安庆洋缓缓道。事已至此,他亦无能为力,季氏没有任何交代便缺席了合作宴会,这种情况的发生,通常都是对方临时毁约,他不敢多想,希望情况没有想象得那么糟。“对了,那个死丫头呢?”徐青意突然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蹙起眉问道。安聆当然知道母亲口中的“死丫头”是指谁,她保持沉默。她不会告诉母亲冰曦昨晚离开的事实,她知道母亲得知后,又将爆发一场无法遏止的“战争”。“李嫂,冰曦昨晚没有回来吗?”安庆洋询问一旁的佣人道。“二小姐没有回来。”李嫂如实禀告。“什么?”安庆洋错愕,登时起身。冷冰曦从来没有晚归,更加没有在外留宿过,也难怪安庆洋如此惊愕。“你看看,她现在翅膀硬了,随便说她两句就离家出走,现在还一夜不归,我看八成是和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徐青意冷嗤道。“我和哪个男人鬼混不用你管,青姨!”一声毫不示弱的清脆女音打断了徐青意激厉的言辞。众人登时一愣。徐青意从没有被人如此无礼过,尤其此人还是冷冰曦,她咽不下这口气,双手叉腰立即就踱至冷冰曦面前,怒声道,“你说什么?你一夜未归还有理了?”“战争”一触即发,通常这个时候安庆洋是不会有任何表态的。“妈咪,先让冰曦进去休息一下吧,她昨晚淋了雨。”安聆挡在母亲与妹妹的中间,轻声道。“不用,我是来收拾行李的。”她不用安聆的“假好心”,这一家人没有一个是好人!“收拾行李?”安庆洋不解。“我要搬出这个家,你们可以满意了。”冷冰曦淡漠的眸子直直地瞅着前方。安聆忆起昨夜那道富有磁性的男音及那股强势的气息,她突然感觉冰曦今日的举动,似乎和昨晚的那个男人有关。啪!啪!啪!在安庆洋不解,安聆失神之际,徐青意突然连续甩了冷冰曦三个巴掌!冷冰曦的头被打偏,她白皙的脸庞上是刚刚形成的青淤五指印,鲜血自她的嘴角缓缓溢出。安聆与安庆洋同时吓了一跳,安聆怔愕地瞠大眸,“妈咪,你在做什么?”她第一次以这种责怪的口气同自己的母亲说话。然而,徐青意却没有丝毫悔意,她冷着脸,食指指着厅内大门,“你可以滚了!!”脸颊上火热的痛楚与冷冰曦内心的寒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看起来有任何异状,随即缓缓抬眸。她冷视着徐青意足足有十秒,随即将视线转至安庆洋与安聆,最后,她自顾自地冷冷一笑,笑容诡异阴冷,“这三个巴掌,我会永远记住,未来,我会让你们一一偿还!!”鬼魅般的冷声散去,冷冰曦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安聆愣在原地,脑中残留的是冷冰曦离去时,凄美脸庞上呈现的坚定与骇然,她的心不由一震。而她永远都不会想到,冷冰曦的这一声冰冷宣誓,将改变她的一生。-------------------------------------------------------------夜晚,安聆优雅地坐在“天都”酒店的VIP高级包厢内,她不时抬手拉高自己低胸的洋装,感觉胸前一片冰凉。她不懂,妈咪究竟是让她来与季氏总裁商讨合作细节,还是让她来做“公关小姐”?下午,当爹地收到季氏对于没有出席宴会而发表的道歉声明时,爹地简直乐翻了天,再得知季氏总裁欲与安氏代表单独商讨未来合作细节时,爹地第一时间便通知了她!为什么爹地妈咪要派她同季氏总裁谈论合作事宜?毕竟以她安氏董事长助理的身份,她不配与季氏总裁亲谈,况且,她的心情并不好。冰曦今日离开,她之所以没有挽留,因为她知道,离开安家,或许是冰曦最好的选择。如果父母安排她来和季总见面,又是为了她的“终生大事”,她想父母又是在白费气力。她不是没有考虑过自己未来的另一半,只是,感情的事需随缘,她相信,爱上一个人便是一辈子,而不是随随便便,建筑在任何利益之上。就在安聆陷入思绪之际,一个满脸圆润,腆着啤酒肚,身传昂贵西装的中年男人奔进了包厢,“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男人在安聆的对面坐下,擦拭着额前的汗水,不断地解释道,“路上堵车,林小姐,真不好意思,第一次约会就迟到!”“呃,你是季总?”安聆试探性地问了句。“什么季总?”中年男人显然不明白。安聆已经能够确定眼前的男人一定是错门了,她微微一笑,“不好意思,你可能找错人了,我并不姓林。”男人仔细斟酌了安聆的声音,再扫了一眼包厢的号码,这才反应过来,最后不得不尴尬起身,“不好意思,我进错包厢了。”安聆依然微笑颔首,不知道为什么,竟舒了口气。男人离开后,安聆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时间已经接近预约时间,她正猜测季氏总裁是否会如约到来时,包厢外倏地传来两声敲门声。安聆抬眸子一看。一位颇有气质,身着职业装的年轻女人正微笑地看着她,“安小姐,我是季氏总裁的秘书周筱,不好意思,我们季总正在参加一个宴会,如果您不介意,我们季总希望与您在宴会上商谈。”-------------------------------------------------------------相信冰,相信此文!此文极其虐心!!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贴身圈套第003章暧昧合作安聆无法拒绝周筱的提议,因为安氏实在太在乎此次与季氏的合作。经过十分钟的车程及搭乘三十层的电梯,安聆终于来到了举办宴会的地址------“帝国酒店”。穿着低胸的洋装,安聆静静地跟随在周筱的身后,她的心莫名感到忐忑不安。季氏总裁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为什么可以三番两次失约?商者不是该具有时间观念的吗?倏地,在一扇雕花檀木大门前,周筱止住了步,她回过身,恭谨道,“安小姐,总裁已在宴会上等候您,您一眼就能认出他,我先失陪了。”说罢,没等安聆有任何反应,周筱已经离开了安聆的视线。安聆站在厚重的檀木大门前,她丝毫听不见宴会中该有的喧嚣与嘈杂,不禁蹙起眉头。为什么周秘书急着离开?为什么周秘书说她一眼就能认出季氏总裁?她和季氏总裁并没有见过面,不是吗?踌躇了片刻,安聆深吸了口气,随即挺起胸推开檀木大门。眼前的画面不知道该说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内,因为,这的确是一场宴会,然而宴会的主题却出乎她的意料。这竟是一场化妆舞会!她的出现没有引起任何关注,舞池中的男女仍旧沉浸在暧昧迷蒙的气氛中,光线忽明忽暗,除了能够分辨出男女,她几乎看不清宴会上的任何一个人,何况他们都穿奇装异服,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周秘书说她能够一眼认出季氏总裁,可是眼前的画面似乎……安聆怔愣了数秒,蓦地,一位侍者模样的男人朝她躬首道,“小姐,如果您是来参加舞会的,请您随我来换衣服。”安聆不可能在此刻临阵退缩,因为季氏总裁可以失约,她却不行。她颔了颔首,随即跟随侍者来到更衣间,这段路程,她不时用眸光扫向舞池中央,但,她的视线中没有任何异样。侍者帮她选择了一套法国中古世纪的露肩白色公主裙,戴着蝴蝶型面具,她步出了更衣室。再次来到舞池,她其实有些紧张,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化装舞会。或许是她华丽的公主外表吸引了舞会上诸多男人,不时有男人伸手向她做出邀舞的姿势,她皆没有接受。究竟舞会中哪一个人会是季氏总裁呢?就在安聆迷惘无措之际,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抹颀长挺拔,身着中古世纪绅士王子装的男性身影,他向她做着邀舞的姿势。安聆抬眸对上男人的眼睛,那是一双炯亮且幽深如潭的黑眸,眸底隐约透着一丝寒意。一股似有若无的男性气息窜入她的鼻翼,她望进他的眼底,竟莫名失了神。如此好闻的男性气息,如此沁人心脾的淡淡古龙香水味,以及他带给她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从未遇到过。------------------------------------------------------------------直到她被他牵手来到舞池中央,一道圆形的光影跟随着他们移动,他们已然成为全场的焦点时,她这才回神。这是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牢牢握着掌心,她感觉到他的温度。倏地,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轻轻地挣开他,“对不起,我不是来参加舞会的,我是来找人的。”原以为男人会识相地放开她,孰知,男人径直将他温热的大手横在她的腰间,他搂着她……他们靠得很近,他独有的男性气息近在咫尺,她甚至感觉到,只要她移动分毫,她就会碰上他的身体……她的心怦怦直跳。“我知道。”他只是淡淡回应了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怔怔地望向他,昏暗的光线让她看不见他面具下的容貌,他混沌有力的男性嗓音透着一股霸道及与生俱来的冷傲,低沉却是如此富有磁性……她甚至开始想象面具下他的容貌。胸口因紧张而剧烈起伏着,她不由得跟随他的舞步。四周安静得没有一丝响动,整个世界,仿佛只有他们存在。“你是季总?”舞曲将毕的时刻,她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口。对方没有回答,而是让她做了一个华丽的转身,随即绅士地躬身谢舞。这个时刻,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灯光在这一刹那点亮,她摘下面具。在她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男人,等待他摘下那张面具的时刻,他竟出人意料的转身离去。那种肃冷倨傲的感觉顿时消失,她愣愣地看着他离去的高大背影,直到数秒后,众人传来的喧哗将她唤醒。他……真的是季氏总裁季予漠吗?思至此,她连忙提着裙摆追向他离去的方向,熟料,她的眼前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一位侍者拦住了她的步伐,“小姐,请你换下你身上的套装。”安聆顿感有些失落,敛下眸,她同侍者一起到了更衣室。她奇怪偌大的更衣室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因为这个时刻大概有许多宾客等着换衣,不过,她并没有想太多。当她换下套装,身着贴身衣物走进里间欲找出自己的白色洋装时,她突然发现她的洋装与随身小包皆不见了。心一惊,她仔细了翻找了衣柜一番,发现衣柜内没有她的洋装,准确来说,衣柜里没有任何衣饰。她预感不妙,正欲转身穿回化装舞会上的公主着装时,她的眸前登时一暗。一堵高大的人墙挡在了她的面前,她猛然抬眸……眸子对上的,依旧是那张面具,以及那双深如漩涡的幽暗黑眸。下一秒,当她意识到自己光裸的身躯――“啊!”她禁不住尖叫一声,惶恐得欲找遮蔽物遮盖自己的身躯,孰料,她的身体却在这一秒被人打横抱了起来。她本能挥拳敲打对方。“放开我,你究竟是谁?快放开我!!”她再也不受控制地踢打起他来,恼羞成怒道,“快放开我!”天呐,她怎么能够如此“清凉”与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接触?“要谈合作,这就是我的合作方式!”他狂妄暗哑的嗓音刚毕,她已经被扔在一张柔软舒适的黑色大床上。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贴身圈套第004章黑色大床他的身子迅速覆上她的。她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伸手解开她脊背上的内衣扣子。“你是谁?”她无力再去挣扎,因为她的身子被他牢牢禁锢,除了头部能够左右移动,她根本无法动弹。她望着戴着面具的他,如此诡异,如此高深莫测。四目相接,他迷乱了。他从不知道她是一个如此精致的小女人,她拥有一头瀑布般的直顺长发,此刻正完美地铺洒在黑色的大床上,两种黑色混合,带着些许妖娆,些许妩媚。古典型的瓜子脸,长卷的浓密睫毛以及俏挺的鼻子,都在述说她的无辜,然而,一丝怒气却在他的心底油然窜起,他撕开她胸前仅剩的遮蔽物。“放开我,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她冷淡道。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自他幽暗的眸中感觉到一丝戏谑,倏地,他摘下面具,俯首吻上她殷红的唇瓣。那一刹那,她看见了他的容貌。他是一张俊逸到不可思议的男性脸庞,一双墨黑色的眼珠犹如宝石般炯亮,高挺的鼻梁,完美的薄唇,那一棱一角都是那么令人感叹上帝的不公……他的气息与她近在咫尺,似乎在这一瞬间她已经熟悉了他的感觉……不,他究竟是谁?她使劲用手推开他的身子,想挣开他的吻,而他却霸道、狂乱地紧吻着她,不许她逃开他的钳制。他毫不留空隙的吻教她无力招架,她累得失去了气力,最后,只能怒斥他,“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她试图用最后的气力甩开他。他却宛如一道铜墙铁壁压在她的身上,任安聆如何挣脱也挣脱不开。没有任何语言,他吻上她的颈项。“不要!我叫你停下!”她快被他吓哭了。他终于停下了举动看着她。她被他充满情yu的黑眸怔住,尚不及等她惊恐,他的唇已经再次堵上她……他的唇瓣,依旧是那么的冰冷,仿佛没有一丝温度。“不要!”她几乎已经预感到自己的危险,她嘶喊着。他强势的主导着一切,动作看似粗暴却没有真正伤害到她,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即将遭遇的事,她却无法阻止……“不……”挺shen的那一瞬间,他低首封住她冲口而出的尖叫声。……安聆裸着身趴睡在床上,下半身被丝被覆盖,只露出光洁的脊背。尽管已经睡去,她白皙的脸庞上却有未干的湿迹。拥着她,同样chi裸的他,眼神凝聚在她沉睡的脸上。他的手掌抚上她的脸庞,拇指划过她的眼眶,拭去残留在她脸上的泪痕,深邃的眼眸里是某种不知名的感觉。他没有想过这是她的第一次,不可否认,她的身体吸引到他了!他微微勾起唇角,随即拥上她的腰……-------------------------------------------------------------痛……安聆自全身酸痛中醒来,感觉她的骨头仿佛要被拆散。她本能地欲坐起身,下体立刻传来一阵强烈的酸疼,被子顺势滑落至腰际。乍见自己chi裸,她当场倒抽了口气。“我怎么会……”蓦地,她想起了昨晚,想起了那场化装舞会,想起了那个神秘的男人,想起了昨夜所发生的一切!天……她第一时间拉紧自己胸前的被子,她侧首望了一下身侧的男人。记忆中那张刀削斧刻般的男性俊逸脸庞窜入她的脑海,她咬着唇望着他,此刻他安静地沉睡着,仿佛昨晚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随意……她开始摇头,泪水在这一瞬间滑落,她无声地抽泣……他究竟是谁?她一夜未归,她该如何向父母交代?“混蛋!混蛋!!”她埋首于膝中,不断地咒骂道。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男人!!她轻轻拥起被子,来到床畔,发现一套价值不菲的昂贵西装正躺在地上。她记得,昨晚在更衣间看到他时,他的衣着已经不是那套“王子”装,所以,这是他的西装!!她不顾一切地搜遍他西装的所有口袋,终于让她发现一个皮夹!然而,当她打开皮夹,发现里面存在的身份证件时,她足足怔愣了数秒,眸光亦变得呆滞。好些秒,她才回神,缓缓转首看着正沉浸在睡梦当中的俊逸男人,喉间的哽咽令她捂住了嘴。难怪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强势气息,难怪他的每一个动作皆是那么的霸道,难怪他能道出他所谓的“合作方式”……季予漠!他居然就是季予漠?他怎么能够如此年轻?他怎么能够如此不可一世?他怎么能够如此不顾及他人的感受?“混蛋!!”她咬着唇咒骂了两声,但却不敢大声逸出口。缓缓支起酸痛的身躯,她一步一步朝浴室走去……浴室内已经有人准备了一套紫色的V领洋装,她紧咬着唇瓣,任由唇瓣溢出鲜血……他根本就是早有预谋!!他有意三番两次失约,就是为了让她参加这个化装舞会,他的目的是那么的明显,为什么她丝毫没有察觉?冰凉的冷水浇灌在她身无寸缕的身躯上,她使力用手搓揉胸前以及颈上,甚至身体上每一次处的吻痕,她愤恨,她恼怒,她甚至想要不顾一切揪起床上那龌龊的男人……但是,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理智的!她会考虑自己所做决定后的每一个后果,所以,她知道,此刻她什么都做不了……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清楚,他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因为他周身所散发的男性肃冷气息,便已经透露他的不凡,她只是没有想过他就是季予漠……拭去身体、脸颊与眼角的水痕,她深吸了口气,随即换上一旁的紫色洋装。尺寸竟是如此合适!她打开浴室的房门,路过那张充满魅惑的大床时,她怔怔地盯着那张俊庞,眼眸再次感觉到酸涩。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贴身圈套第005章配合默契安聆没有回安宅,而是径直来到“庆洋”公司。她是父亲的副手,公司虽然没有安排给她繁重的工作,但是每一件工作却是至关重要的。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助理小甜已经为她端来了一杯咖啡,“安小姐!”“谢谢。”她坐在办公室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似有些疲惫。“您不舒服吗?”小甜发现安聆的气色不对,而且安聆今日的紫色洋装亦不符合她平日上班的职业装,不禁令小甜有些讶异。“我没事,你下去吧!”安聆抬首对小甜扯出一抹笑,随即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她一向喜欢浓郁的咖啡,却没想过咖啡此刻的苦涩竟不及她心底苦涩的万分之一,她好想哭……放下咖啡,她趴伏在桌上小声抽泣,她觉得自己好委屈……就在安聆忘我的沉浸在情绪当中时,她办公室的电话却骤然响起。她拭去眼泪,深吸了口气,随即接起,“你好,我是安聆。”“小聆,妈咪总算听见你的声音了,你怎么一晚上没回家?手机也关机?还有……”徐青意一阵铺天盖地的担忧与责问刺激着安聆此刻麻木的头皮,她轻声道,“对不起,妈咪,我没事,昨晚我……”她顿了顿,“我只是和朋友出去玩了,因为太晚,所以没有回家!”安聆从来都没有在父母面前撒谎,徐青意自然是将安聆的话当真,她随即询问安聆道,“你昨晚去见季氏总裁的事,最后怎么样?你见到他了吗?他是怎样一个人?”提起这个人,安聆脑中残留的便是昨晚的一幕幕……她极力顶住哽咽,坚定道,“我没有看见他,他失约了!”她不会告诉母亲昨晚发生的事,她知道,只要她告之父母季予漠对她所做的一切,父母一定不会让她受这种委屈,他们必定会与季氏撕破脸皮,然而,安氏与季氏的合作一直是父母梦寐以求的事,若是失去了这份合作,那么原本将一切希望寄托在季氏的安氏,便会照成无法弥补的损失。“怎么又失约了?”徐青意的嗓音中透露着极其浓烈的失望。“妈咪,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忙着做事了。”她害怕母亲继续追问下去,因为她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人。“好,你爹地也快到公司了,有什么事,你就和你爹地商量吧!”“恩。”松了口气,安聆快速地挂上电话。都怪那该死的男人,她恨透他了!!不就是失去一块薄薄的膜吗?这并不会影响她的生活,是的,一点都不影响!!安聆坐直身躯,随即翻开桌面上的文件,正欲进入一天的工作时,小甜抱着一束超大的香水百合进入办公室。安聆蹙起了眉头。“安小姐,有人送了一束鲜花给您。”小甜将百合放在办公桌上,随即将花束中的卡片递予安聆。安聆并没有想太多,随即将卡片打开。自小到大,她的身旁不乏有追求者,收到花束亦是常事,然而,从来没有人会明目张胆地将花送至公司,这个人会是谁呢?卡片上赫然显示着一排字迹。昨夜的你就像百合一般纯洁,我想见你------季予漠。卡片的结尾还附上了今晚见面的地址与时间,安聆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随即恼羞得将花束扔进了垃圾桶。小甜被安聆这过激的举动吓坏,弱弱道,“安小姐,怎么了?”“我没事,你下去吧!”放柔声音,安聆竭力控制住自己心底的怒气。这该死的男人,他该下地狱去!!-------------------------------------------------------------安聆一直工作到夜幕降临,她当然没有心思去赴季予漠的约,她的心烦乱不安。由于司机已经下班,站在路旁,她只能自己乘计程车回家,然而,当她伸手欲拦下一辆计程车时,她的后方突然驶来一辆昂贵的私家车,并且在她的身旁停下了。随即车门被打开,自车上走下一位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他恭谨地弯着腰对安聆道,“安小姐,季总有请。”安聆当然知道这个“季总”指的是谁,她冷冷地瞅着那男人,“请你转告你们总裁,我不会和他就这么算了的!”说罢,安聆径直迈开步伐。“安小姐,季总是想和你谈安季合作的事,安小姐是想放弃合作吗?”黑西装男人对着安聆的背影道。季予漠果然知道揪住安聆的弱点,安聆顿时止住步,脑袋迅速流转。是的,她有什么可逃避的?她失去了贞操,这件事已经无可挽回,假若安氏又失去了与季氏合作的机会,那么受损害的依旧是安氏……“好,我去!”折回步伐,安聆钻进了车厢。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想到自己即将面对季予漠,安聆便有种莫名的紧张感。黑西装男人带她来到M市一家有名的奢华酒店。远远地,她已经看见一抹颀长挺拔的背影站在酒店偌大的落地窗前,窗下是繁华都市夜晚的车水马龙。黑西装男人随即退下,此刻,显然被人有意包下的整个酒店楼层,只剩下他与安聆。愈靠近他,她愈加能够感觉到他的气息。什么时候,她已经能够如此轻易的识别出他?站在他的身后,猛然发觉自己一米六五的身高只及他的肩膀,他大概有一米八以上吧!季予漠仿佛感觉到安聆的存在,他转过身,手里端着一杯红酒,黑眸带着些许的迷蒙半眯着看着她。他的样子她虽已印刻在脑中,然而,当他英俊无比的脸庞再一次呈现在她面前时,她的心竟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昨晚……”季予漠的嘴角正勾着似有若无的弧度。“季总,如果你是想谈安季合作的事,现在就可以开始,如果你有别的事,我想我还有其他事要忙。”倏地,她别开头。相信以“人面兽心”这个词语来形容眼前的男人,实在是贴切极了!“你放心,我们的合作会如昨夜一般配合‘默契’,我已经派人和你的父亲商谈,此刻,我只想和你谈谈。”坐在酒店为贵宾刻意准备的沙发上,季予漠双腿闲若地交叠,轻饮了一口红酒。季予漠的表情如此“轻浮”,安聆心底压制的委屈与怒火再也无法控制,她走到季予漠面前,伸手便欲给季予漠一个巴掌,孰料,她伸出的手臂却在前一秒被人牢牢截住!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贴身圈套第006章夜有时间他依旧噙着一抹笑意,大手攥紧着她。安聆试图甩开他的手,然而她越反抗,他的劲就越大,最后她在手臂愈发的生疼中放弃了挣扎。她狠狠瞪着眼前俊逸的男人,“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放开我!”昨晚发生的事,她已经打算“忍气吞声”,他还想要怎样?季予漠悠然一笑,随即轻轻放开她的手臂,她立即跳离,与他拉开距离。“记住,我不喜欢‘动手’的女人,尤其是我的女人。”季予漠将红酒放在沙发旁的茶几上,随即直起身,眸光暗沉,斜睨着她。“谁……谁是你的女人!!”安聆皱眉,气愤道。在她没好气的说完这句话后,只见季予漠淡然扬高唇角,薄唇勾勒出一完美弧度,他的笑,犹如夏日里的微风令人倍感舒适,然而,安聆却感觉到一丝危险正朝她靠近。发觉他的步伐正朝她靠近,她的心不知是因紧张或是恐惧,此刻正剧烈跳动,她觉得他就像一只饥饿的捷豹,而她就是他即将捕获的猎物。她本能转身欲快速离去,孰料,下一秒,她柔细的腰肢却被人由后霸道地环住,一股好闻的男性气息环绕她周身,他的首抵在她的肩上,同时嗅着她颈畔的幽香,她很容易便感觉到他身体的热度。她再也无法委屈自己,手肘使力抵触着他,冷声道,“季予漠,你最好放开我,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她“忍气吞声”,不代表她好欺负!然而,季予漠却将她没有一丝缝隙的禁锢在怀中,他在她耳畔呼着气,柔声道,“我倒想看看,你怎样‘不放过’我?难道你愿意拿安氏与季氏的合作做赌注?”“是,安氏在意与季氏的合作,但,如果你继续在我面前自鸣得意,我会说服我的父母放弃与季氏的合作,骤时,我会不惜将你昨晚对我……总之,松开你的手!!”她开始用手扳开他环着她腰的大手,孰知,依旧是徒劳无力。季予漠轻嗤一声。“你我都该知道,季氏与安氏此次的合作是安氏绝处逢生的唯一机会,我是个商人,我很清楚安氏此刻的状态,你觉得,你所说的话具有说服力吗?”安聆的身子重重一震,她的眉心顿时呈现难解的困惑。怎么会?季予漠怎么会知道安氏的困境?是的,外界只知道安氏是M市十大商业集团之一,却不知道,安氏近两年由于经营不善早已出现财务危机,只是安庆洋不断以挖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苦苦支撑着自己努力了大半辈子的事业,才没有让外界得知这件事,而此次,安氏用尽一切办法,终于得到与季氏合作的机会,安庆洋几乎孤注一掷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这次合作上,如果合作失败,安氏集团便意味着走向末路……这便是安聆之所以“忍气吞声”的原因!“你究竟想怎么样?”他简直就是一个恶魔!“我要你做我的女人!”他盛气凌人地宣誓着,仿佛早已料想到这种结果。“你真卑鄙!”这句话,她几乎自牙缝中迸出。他自若地在她的颊边落下一吻,随即松开她,淡淡一笑,“决定权在于你,我希望明晚会是一个浪漫的夜晚。”抛下这句话,季予漠单手插着裤袋,昂然的身躯径直远离了安聆的视线,而安聆却是看着这个妄自尊大的男人咬牙愤愤。-----------------------------------------------------------夜已深,安聆疲累的回到家中,原以为父母早已休息,孰料,她刚一进门,便见到坐在沙发上满脸笑意的父母,她顿感诡异。“小聆啊,快到妈咪身旁,妈咪有话对你说!”徐青意摇手示意安聆到她身边。安庆洋则漾着笑,沉默不语。安聆来到父母身旁,皱眉问道,“妈咪,发生了什么事?”徐青意乐得合不拢嘴,“你啊,昨晚既然是和季总裁在一起,为什么要隐瞒妈咪?”“呃。”安聆瞪大眼眸。天呐,父母该不会是知道……“今天我们在季氏集团见到季氏总裁了!!”徐青意的眼底尽是兴奋,“他长得可真不是一般的俊,而且很有礼貌,像他这样年轻有为,修养颇好的大集团总裁,要是能成为我们的女婿……那真是太好了!”徐青意仿佛已经预见到那一幕。“修养颇好?”安聆脑中出现无数个问号。试问,像季予漠那种肮脏、龌龊、下流、卑鄙的小人,居然会得到父母如此多的赞赏?她简直无语。安庆洋点头,接话道,“是啊,今天白日,他特意邀请我们去季氏,原来,他这几次并不是故意失约,而是每一次他都被公司的重要会议耽搁,他亲自向我们赔罪了,他还说昨晚和你……”安庆洋话没说完,安聆却已经提前打断,紧张道,“他说什么?”这该死的男人,未免太会演戏了吧?他根本是闲得要命,否则怎么会有时间去参加什么化装舞会?“季总说昨夜和你聊了一整夜的合作事宜,他对你很满意,他还说近期会有许多合作上的细节要和你谈,他工作太忙,可能只有夜晚有时间,所以,今后他会和你经常加班!”安庆洋如实传达。“爹地,你们不会是希望我能被他随传随到吧?”安聆瞠目,无法置信地问道。“这有什么不可,年轻男女多多相处,这样才能培养感情嘛!况且,你和季总看起来那么匹配!”徐青意对自己的女儿那是相当有信心。“爹地妈咪,季予漠他根本就是一个……”未脱口的话因为心底的某种顾忌哽在喉咙,安聆只能无奈地撇首。“小聆,爹地妈咪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我们的安排,但是,安氏的情况你也清楚,我们不可能得罪季氏,何况,你只是和季总谈合作,未来若是不喜欢季总,我们也不会勉强你,但在合作期间,你至少该配合季总……”徐青意的长篇大论让安聆头皮发麻,父母根本就是想将她“推”向季予漠的怀抱,可是,他们又怎会知道,季予漠所谓的配合,远远不止工作上的配合……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fontstyle='font-size:16px;color:#000000'><u>通过潇湘导购(http://buy.xxsy.net)前往淘宝网购买女装</u></font>,<fontstyle='font-size:16px;color:#000000'>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font>贴身圈套第007章放她一码安氏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与季氏的合作上,她不可能向父母道出实情,因为她不想父母失望。而且,她相信季予漠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像他这种倨傲狂妄的大男人,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向来是手到擒来,她愈是反抗,愈会挑起他对她的兴趣,所以,她只能选择“臣服”。而这所谓的“臣服”亦不是那么简单,季予漠若是不让她好过,她亦不会让季予漠好过!想通这些事后,安聆便将季予漠的事摒除脑后,她开始烦恼一直隐藏在她心底的另一件事。按下公司的内线,她的助理小甜第一时间便踱入办公室。“安小姐,什么事?”小甜人如其名,长相甜美可人,但是,她的性格却与她的长相大相径庭,因为小甜其实是一个工作极其谨慎、认真的人。“我让你派人去查的事,怎么样了?”安聆放下手边的工作,正色道。“安小姐,很奇怪,您告诉我冷小姐之前是在一家全球知名的上市公司做行政助理,我找人调查了M市所有的上市公司,然而,这些公司皆没有冷小姐的工作记录。”她已经花钱通过特殊渠道去调查,结果一无所获,如果安小姐没有弄错,那便是冷小姐所在的公司刻意隐瞒了冷小姐的工作记录。“那我让你去查的车牌呢?”她记得载冰曦离开的那辆阿斯顿马丁的车牌号。“那辆车的车主是一位外籍商人,具体背景查不到。”小甜如实道。安聆俊秀的眉心登时深锁。怎么会查不到呢?冰曦她究竟去了哪?那个载冰曦离开的男人又是谁?她清楚的记得那个男人的声音------森冷骇人,他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王者气场,令人生畏。想起那男人的声音,安聆不由得联想起季予漠来。她第一次在化装舞会上看见季予漠的时候,她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甚至于他的声音,她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但是,季予漠绝对不会是载走冰曦的那个男人!她与季予漠接触不多,但从他的言行举止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邪魅危险且火热的男人,这点从他时刻扬着那抹似有若无的笑意中便可得知,而载走冰曦的那个男人,她唯一的感觉便是“冷”,那种冰凉刺骨、毫无温度的“冷”,这完全与季予漠的个性相反。安聆轻声叹了口气,随即道,“你继续去查,有消息再通知我吧!”她无法找寻到冰曦,想必冰曦自己亦不想让她知道行踪,也罢,她已经在冰曦的帐户中汇入了一笔钱,安家亏欠冰曦太多,希望这小小的弥补能让冰曦过得好一些。“好的。”小甜退身。----------------------------------------------------------------夜晚。偌大的厅内,季予漠坐在宽敞的真皮沙发上,他的西装外套被随意搭放在沙发的靠背,领带已经被他拉松,他靠着沙发,一手横放在沙发的靠背,一手则执着手机,黑眸凌厉半眯。“她怎么样了?”季予漠俊肄的脸庞此刻毫无温度,语调中透露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王者威仪。“总裁,冷小姐在美国的情况并不乐观,医生说她还要住院观察几日,而且冷小姐一直在呼唤您的名字,您是不是要……”对方显然不敢多言,仿佛多说一句话,都要鼓起很大的勇气。“我自有分寸,派人好好照顾她!”薄唇淡淡逸出。“是。”季予漠结束了通话。室内没有开灯,他幽暗的黑眸在妖娆的夜中愈发诡谲森冷,将视线直直投向前方,思绪沉浸了片刻,他随即起身,来到珍藏着数种昂贵的红酒柜前,他正欲拿起空杯为自己倒酒,房门外突然传来一记敲门声。预感到来人,他的唇角很自然地勾起弧度,他刻意站在门畔,而没有急着打开房门。敲门声一开始是富有规律的,但到最后,或许是因为来人等得极不耐烦,敲门声竟越来越响亮,而他隔着门,几乎都能感觉到来人的怒气。他在适合的时机打开了房门,而满腔怒气无处发泄的安聆拍门的手一空,整个人毫无预警地向前倾,就在她纤柔的身躯即将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时,她的腰身被人适时揽住,熟悉好闻的男性气息包裹着她,首无预警地靠在他的怀中,他欲将她打横抱起,孰料,她提前一秒发现他的动机,她使力挣脱开他。季予漠微偏着头,弯着唇,好整以暇地望着她。安聆深吞了口气,脸色冷淡,平静道,“季予漠,我真的很奇怪,凭你的身份,我相信比我优秀、比我美丽的女人比比皆是,况且我们并不认识,为何你要选中我……”“我偏偏只想得到你!”他以玩味的语气说着,却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气势。事已至此,她知道与他多说无益,于是,干脆道,“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你必须保证安氏能够正常营运,一年后,安季的合约期满,我希望大家好聚好散。”她的眼神没有一刻停驻在他的身上。“你就如此肯定,未来,你不会爱上我?”他的眸底隐隐带着质疑,漾着笑的俊颜闪过一丝狡黠。“不会!”她坚定道。一定不会!他转身移至酒柜,为彼此斟了一杯红酒,他递予她的手中。“我说过今晚会是一个浪漫的夜晚,而红酒是最好的……”他刻意放慢言语的速度,同时以迷蒙的视线凝睇着她。安聆终于有些紧张,她原本就是假意“臣服”,本想和他约法三章,但是,此刻,她竟不敢直视他的双眸。“季予漠,今晚我还没有……准备好……”第一次与一个男人谈论此事,尴尬与脸红自然是无法避免,但她必须硬着头皮说,因为她暂时还没想到合宜的办法敷衍他。“今后我都不会强迫你。”他的语气极其认真,俊颜褪起了方才的轻浮与流气,“你可以走了!我需要你的时候,相信你会出现在我面前。”季予漠的态度,令安聆显然有些意外,几秒后,她拎起包包,瞬间消失在季予漠的视线当中。季予漠望着安聆离去的背影,冷嗤一声,随即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两分钟后,他拿出手机,俊逸的脸庞毫无表情,眼眸淡漠,冷声道,“半个小时后,我要去美国!”----------------------------------------------------------------相信此文的亲们,表忘记留下脚印哦!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贴身圈套第008章送你回去安聆这几日都在提心吊胆,她想着如何与季予漠“和平”的展开拉锯,她甚至害怕手机上传来的每一条简讯,然而,奇怪的是,季予漠这几日并无动静,她舒了口气的同时,仍在为自己的未来犯愁。安庆洋正在开会,安聆满脑子繁琐的思绪,根本难以集中精神,安庆洋注意到自己女儿的一举一动,会议结束后,他将安聆叫进了办公室。“小聆,近日工作怎么没精打采的?有什么烦恼吗?”记忆中,她的女儿甚少有烦忧,而且,在她心中,工作永远都是第一位,而,近日她的举动却有些反常。“爹地,我没事。”她甜甜朝父亲一笑。“你是不是在想冰曦的事?”知女莫若父,“爹地知道安家亏欠冰曦很多,这些年,她受了很多苦,而我这个做父亲的却无能为力,毕竟,这是我年轻时犯的错,我无法指责你妈咪……”“您也不必自责,或许对于冰曦来说,离开是她最好的选择。”她之所以寻找冰曦,并不是希望冰曦能重回安家,她只是想知道这个妹妹是否过得好。“恩。”安庆洋重重叹了口气,“希望冰曦不会怨恨我们。”他这两个女儿,个性天差地别,冰曦内心强劲好胜,安聆则温淡如水,但,一直以来,他从来都没担心过冰曦,因为他知道,冰曦知道该如何争取她想要的,而安聆却很单纯,他深怕有天他的宝贝女儿会因个性而受伤害。与父亲谈完后,安聆正欲回自己的办公室继续工作,这个时候,父亲的办公室门外突然传来秘书的阻止声,“周总,周总,请您容我同董事长说一声……”秘书话未说完,周正业已经气势汹汹地窜入了办公室,“安庆洋!”安庆洋见到周正业,脸色瞬间一暗,随即起身,勉强扯出一抹笑,“周总,什么事如此急切?”安聆亦不解地看着这一幕。“因为多年与安氏合作,我相信安氏的信誉,所以年前我帮你自央行借贷了一亿八千万,你答应年中以百分之十的利息归还予我,但是,如今时限已过,银行开始向我逼债,但你却没有一丝想要还我的意愿,我甚至听闻安氏内部早已经营不

总裁之贴身玩宠.txt

总裁之贴身玩宠.txt

上传者: 冷林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5 举报

简介:总裁之贴身玩宠

看免费VIP章节就来“文学馆”www.wxguan.com <总裁之贴身玩宠> 贴身圈套 第001章 强势森冷 她,安聆,二十一岁,父亲是N市十大商业集团之一的董事长安庆洋,自小到大,她从来就没有考虑 过任何有关金钱上的问题,她是父母含在嘴中怕融化、捧在手心怕摔着的娇贵独生女,对于生活,她似乎没有 过多的追求 十六岁至二十岁这四年,她被父亲送往英格兰读大学,主修工商管理,毕业后,她便进入父亲的公司 担任父亲的副手,她当然知道父亲的用意,父亲是希望未来她能够接管安氏集团 每个人都以为她是安氏的唯一继承人,其实不然,她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妹妹叫冷冰曦,只是由于父母 的顾忌,妹妹的身份始终没有被曝光 而妹妹之所以姓冷不姓安,这之间是有缘故的 她的父亲年轻时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偶然间认识了家境颇好的母亲,由于母亲是独生女,母亲与父 亲结婚后,外公便将所有财产转予父亲,父亲因此开了一家小型的公司 公司在父母的努力下,风生水起,越来越大,父亲身边亦开始有了莺莺燕燕 但,父亲最爱的人始终是母亲,因为父亲一直认为母亲是他这一生的福星 据她母亲所说,在她出生一年后,有一个年轻女人抱着一个刚刚满月的婴儿来找父亲,毋庸置疑,孩 子是父亲的,母亲与父亲大吵了一架,甚至闹至离婚,父亲无奈,只能给予年轻女人一大笔钱,让年轻女人独 自离开,婴儿则留在了安家 母亲认为这是安家的丑闻,始终看不惯这个孩子的存在,因此不准孩子姓安,父亲自知对不起母亲, 亦不敢多说 如今,她和妹妹冰曦都已经长大,她在安氏工作,冰曦则在一个全球知名的上市公司做行政助理 冰曦与父母的关系并不好,母亲甚至时常漫骂冰曦,冰曦是一位很坚强、很优秀的女孩,记忆中,即 使受到再大的委屈,冰曦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或许是父母对她的偏爱,导致冰曦对她的态度冰冷,其实,她很喜欢这个妹妹,她希望她和冰曦能像 正常姐妹一般相处,可是目前看来,似乎不太可能 -------------------------------------------- ---------------- 安聆坐在客厅的沙发内,她的父亲正与她商量工作上的一些琐事,母亲则拿着今天刚送来的十多套华 丽洋装帮她精心挑选,因为今夜会有一场隆重的庆功晚宴 是的,安氏集团将与福布斯排行榜前十位之一的季氏集团合作,能与国际集团合作,那是安氏集团的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93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