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煮酒点江山》.txt

《煮酒点江山》.txt

《煮酒点江山》.txt

上传者: 菊落青灯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4 举报

简介:\穿越

《煮酒点江山》001章初到异界天风大陆1118年,曼陀罗帝国38年,巴伦西亚终于坐上了那向往以久的皇坐,以曼陀罗三世的身份,接受百官的朝拜。1118年,在天风大陆各国的神官看来,不是一个好年份。东边的苍梧帝国,在三月经历了千年来最大的海啸,而西边的池河和色百两国,矛盾不断升级,大战一触即发。南边的宁南正不断加强的经济入侵计划。而地处中原的曼陀罗帝国,开年第三天,就失去了他们最伟大的开国皇帝--太祖皇帝里杰卡尔德。二月,又送走了二世皇帝拉姆拉克天风1118年,天灾不断,兵刀四起,巨星陨落,山河变色。而也正是这一年,一个不应该出现这在这个大陆的人――出现了。我们的故事,就从这天风1118年,曼陀罗帝国一个叫乐平的小镇开始******马拉戈壁的,这是哪?唐?宋?元?明?清?胡忧张着大嘴傻楞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愣了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胡忧记得自己今天和往常一样,与师父一起出门卖野药。刚逮着个大肥羊,城管就来了。咱是老游击队员了,还能让城管抓住?一声呼哨,与师父两人拿起东西就跑可问题是,怎么跑这来了?这究竟是哪?“喂喂,后生仔,借过,借过”胡忧正发呆呢,突然一辆板车经过他的身边,车上满满当当的装了好些梨,怕得有三四百斤吧。那拉车的大汉脾气似乎不太好,正对着他大叫。胡忧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了路中间,把人家的路给挡着了,连忙闪到一边,让人家过去。板车经过的时候,胡忧长袖一抖,顺了人家一个大梨。这完全是胡忧的习惯性动作,他和师父两人行走江湖,以卖野药为生。有时没生意,也经常改行偷个鸡,摸个狗什么的。好在江湖八大门多少都有些共通之处。胡忧虽然生在‘疲门’,但对别的门道也有所涉猎。总之半饥半饱,游走了大半个中国。疲门主要是行医卖药为生,拜扁鹊为祖师爷。与另外七门--册、火、风、爵、要、惊、飘全属骗人不同,疲门多少还是有些真本事的。它属于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当然了,治得好是你的运,治不好是你的命。胡忧跟师父行走江湖多年,有被奉为妙手神医活菩萨之日,也有被蹋上一万只脚,踩得永不翻身之时。总之是酸甜苦辣全尝过。从七岁父母两双亡,走投无路拜师父学艺到现在,风风雨雨十三年,也算是科班出生吧。不过他们这门人,学的都是野路子,正规医学院出来的人,没人拿正眼瞧他们。他们一生都只能在街边摆小摊,混日子。门里有个口号,一地不留三天。那意思是说,三天过后准得有麻烦。当然,也有一天都呆不住,打马换地方的时候。胡忧早已经习惯了漂泊的生活,在初到此地被惊吓了一把之后,也对这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眼力。胡忧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这里的生活水平大概和中国古代的唐宋差不多,当然,也可能是三国。他读书少,对中国古代人们的生产生活涉猎不多。不过这里应该并不是中国的古代。街上的行人大多穿麻衣、布衣,也有少量穿皮袍的。胡忧和师父出外开档的时候,穿的都是布长袍,所以在这里,并不很显眼。如果穿的是T恤牛仔裤,那问题就有点大了。另外,胡忧还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人民币到这里不好使。他刚才试了一下,拿出十块钱扔到地上,居然没有人捡。这要换到平时,胡忧一定很高兴,这里的人多‘纯’呀。不过现在,他可笑不出来。人民币不好使,那就意味着,他现在身无分文。唯一让胡忧安心的是,这里的语言和文字,他都能懂。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观察了半天,胡忧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来到这里好几个小时了,就只吃了一个梨,还真有些顶不住。翻遍了全身,除了一些开档吸引人注意的药戏道具外,身上什么也没有。连早上吃剩的半块烧饼都跑丢了。不过有药戏道具在,胡忧心里多少也还有些底气。疲门虽然以卖药为主,但是为了吸引人,耍把戏也是有两手的。今天就在这里耍上几手,弄几个铜钱(胡忧已经观察到,这里交易用的是铜钱),也好对付顿饭再说。说干就干,胡忧在一处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找了块空地。江湖生活十几年,对于这些,他是熟门熟路。找块平整的石头,把身上的东西放在石头上,胡忧扯开嗓子,先来段开场白。平时喊开场白的时候,一般都先敲几下锣,好引人注意。不过现在锣也跑没了,就只能干喊了。“各位叔伯兄弟,老少爷们,大爷大妈姑娘婶婶们。小弟初来贵宝地,短了盘缠无法还乡,特来此处借一境之风水,给大家来上几段小戏法。还请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小弟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无论哪朝哪代的人,总喜欢看热闹,加上胡忧选的这地方不错,这几嗓子下去,很快就围上了不少人。胡忧心中暗喜,心说今天这饭钱应该能有着落。人一聚起,就不能让他散了。于是胡忧又继续吆喝道:“那位朋友问了,看你年纪轻轻,你会点嘛?这位朋友问得好!不过我要告诉这位朋友,常言道,姜是老的辣,辣椒还得小的辣。没有三分三,不敢上凉山。没有四两铁,哪敢打半斤刀。小弟今天敢站在这里,自然有几手拿手绝活。那位朋友又说了,你站在这呱叽呱叽说了半天,尽耍嘴皮子,也没见你有什么绝活。既然朋友开了口,咱也别光说不练。下面小弟就先给大家来一手--口吞白瓷片。”胡忧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白瓷片’。胡忧为什么先来这个呢?因为刚才他已经观察到,这个地方也是有瓷器的,所以他决定先来这个,耍别的,他怕人家看不懂。胡忧把白瓷片摊开在手上,在人群前游走一圈,让围观的群众看,以显视他的‘瓷片’没假。为了让别人深信不疑,胡忧还拉过一老者说道:“这位老伯,你来看看,这是不是家里用的茶壶茶碗打碎的瓷片。”老者看了连连点头,胡忧大叫一声“来咧”,抓起一片大的,一口就吞下去。这瓷片一吞下去,胡忧的脸瞬间就涨红起来,不停的挺胸拍背,装成是被瓷片鲠在喉间难受的样子。人群一看,都有些慌了。有好心的关心道:“小伙子,你怎么样了?”有坏心眼的,暗笑这回有好戏看了。其实胡忧吞下去的不过是一片海螵蛸而已。海螵蛸又叫乌贼骨,这东西色白而质脆,指甲一刮就成粉。江湖人把它做成瓷片状,吞下去跟本伤不了人。胡忧看戏演得也差不多了,于是又大喝一声‘下’,只见那咽喉一动,那块瓷片被吞进了肚子。胡忧收功抱拳,赢得掌声一片。“好。”“再来一个。”胡忧看人群沸腾起来了,心中暗自高兴,得了个‘落地响’。看来今天的饭钱有着落了。才表演了一个,不可能马上就伸手要钱。胡忧在口袋里一摸,摸到条钢丝,本想表演一手气断钢丝,但是一想不行,这地方估计没有钢丝。于是掏出几块石头来,准备来手掌心碎石。他这几块石头到是真的,不过呢,他已经做过手脚了。这石头被他用铁丝划过缝,再用胡葱汁和地榆水泡过,这几种药材对石头有腐蚀作用,他只要找好方位,对着石缝一拍,就能把石头拍开。胡忧借着这股热闹劲,架好石块,装模作样的吸了口丹田气,刚要往下拍。突然人群之中,被人分开一条道,挤进几条大汉。这几条大汉长得人高马大,手臂都快赛过胡忧的大腿粗。其中一个,一进来就嚷嚷道:“围这么多人,还以为有什么好看的。原来是劈石块。来点别的吧。”胡忧看来人不是城管,稍稍安心了下来。这几年被城管追得,他都有心里阴影了,看谁都有些像城管。胡忧是老江湖了,一听来人的话,就知道这几个是来踢场子的。江湖人有江湖人的规矩,每到一地,都得拜码头。也就是给那一带的混混打声招呼送点好。不过胡忧现在身无分文,半子没有,怎么去拜?再说了,初到此地,也不知道这个地方的规矩是怎么样,所以他就想先混个饭钱再说。没想到踢场子的人来得这么快。胡忧对几条大汉比划了几个江湖切口,意思是回头过去孝敬。这是江湖中常有的事,有了这个招呼,一般来人就不会再倒乱了。可那几条大汉完全没有反应,看来这切口到这里不通用,这下胡忧有些为难了。说话的大汉是个急脾气,看胡忧楞在那里,不说话乱比手,不由心火上来,一把抓过胡忧那几块石头,用手一握一开,全抓成了石头渣子,摊开到胡忧的面前说道:“我说来点别的你听到了没有?”胡忧一看,有些傻眼了。这大汉抓去的石头,可不都是泡过药的。那块用来垫底的石头,可是刚才在路边捡的,那硬度可不小。他居然全给抓碎了。这是真功夫呀!胡忧心里嘀咕,脸上却不动声色。这是江湖人最基本的本领。让人一吓,你就面露土色,那这碗饭还怎么吃?胡忧定定神,笑着问道:“不知道这位大哥,想看些什么戏法?”大汉两眼一瞪道:“我管你变什么?总之今天要是不让我瞧出好来,哼哼”胡忧这才知道,原来这大汉不是来踢场子,而是来看戏法的。想看戏法,那就好办了,小爷这里的戏法可多的是!胡忧呵呵一笑道:“既然这位大哥想看,那我就给大家表演一个表演一个”胡忧说到这,有些卡壳了。因为他身上很多道具都跑丢了,现在剩下的这几样,全都是一些表现硬气功方面的道具。以这大汉能抓碎石块的本事,这些他肯定不能满意的。胡忧急得双眼四处乱瞄,突然眼睛一亮,他看到了一个小书童。胡忧平生只爱美女,不好男风,小书童并不是他高兴的原因,他高兴的是小书童手里那副画卷。胡忧一把抢过书童手里的画卷,接着说道:“下面我就给大家表演一个洗字去墨。”胡忧把画卷拿到手里,单手抖开,先给那大汉过了一眼,然后再给众人看。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偷偷拿出一瓶退色灵夹在手里,趁着在人群前走动的时候,暗中把退色灵洒到画卷上。这退色灵可不是胡忧的药戏道具,这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隔壁那个卖假发票的大姐,托胡忧帮带给她老公王老二的。胡忧开摊的时候,没见到王老二,所以这瓶退色灵一直放在他的身上。刚才他看到书童手上的画卷,想起了这东西,一摸还在,于是决定表演这个。退色灵可是现代化的高科技产品,对付这种老古董的水墨画,实在是在简单不过了。胡忧在人群前转一圈回来,对着那大汉一展画卷,画卷已经变成了一张白纸。大汉惊讶的揉揉眼睛,大叫了一声:“好!”围观的众人也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纷纷拍手叫好。那书童也看得入迷,叫了几声好之后,才想起那画是韩老太爷的心头爱,千金不换。这下他可慌了神了,急得都要哭出来。跑上去拉住胡忧哭道:“大师,这画是我家韩老太爷的最爱,你快把它变回来吧。”胡忧正享受众人的掌声呢,听到书童的话,也没往心里去。心说你一幅破画,也值不了几个钱,一会小爷得钱,分你一点,也就是了。于是很随意的说道:“我这洗字去墨法,可是真功夫,变掉就回不来了。你在边上等一下,一会我另送你一幅,包你家老爷乐死。”书童一听急道:“那可不行,我家老太爷这幅画是千金不换的,你必须把它给变回来。”胡忧一听心中顿时火了。心说你这小屁孩子,胆子不小,敢跟小爷玩‘仙人跳’,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小爷可是这行的祖师爷。胡忧这心里一火,决定连画钱也不给这书童,于是忽悠书童道:“不就是变回来吗,行!不过呢,这变回来比较难一点,我施法了之后,你必须要回到家里,才能打开,不然就不灵了。”胡忧说完,又装神弄鬼的跳了几下,然后把画卷好,往书童怀里一塞,说道:“行了,快拿回去吧,你妈叫你回家吃饭了。”胡忧把书童忽悠走了之后,就准备继续表演。他想着事不过三,再表演一个,就该收钱了。可是他正想着下一个来点什么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不但是等着看戏法的人,越来越少了,而且就连那大汉也匆匆忙忙的走掉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其实胡忧不知道,刚才他忽悠那书童的时候,就有人看出他不能把那画变回来。韩老太爷那是什么人?那是这四里八乡的一霸,他外号韩霸天,仗着儿子韩金山是这乐平镇守。在这一带是欺男霸女,无法无天。就前两天,这个韩老太爷还抢了李家十五岁的女儿回去做第十七姨太。李家两老去告官,奈何官官相护,不但没有帮他们做主,反而借机打了李老头一顿板子,李老头是又气又疼,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呢!他家的东西,别说一幅画,就是动了一根针,你都得脱层皮。眼看大祸就要来了,谁还傻傻的呆在这里?万一惹祸上身,上哪哭去?胡忧这边还没想明白呢,就见远处一片尘土飞扬,那书童带着大队人马杀回来了。胡忧一看这情形,马上就猜到了个大概。祖师爷有言,风紧--扯呼。http://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002章奇遇胡忧是长期在第一线跑给城管追的人,对于跑给别人追这一方面,他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胡忧知道,这镇上是没地方躲的,看那些百姓一个个怕得要死的样子,就知道没有人会冒险收留自己这么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现在唯一的出路,只能往山里跑。“马拉戈壁的,今天真是晦气呀。小爷又不是属马的,怎么到哪里都被人追。”胡忧边跑边愤愤不平的在心里骂道。跑了一阵,胡忧就已经跑出了镇子.在进山之前,他偷空回头瞄了一眼,赶紧加速。就这么一会工夫,居然有几个人已经距离胡忧不到30米了。要知道胡忧见机不妙,撒腿跑的时候,他们都还在百米开外呢。他娘的,这些人都是吃什么长大的,跑得这么快。说起这个,胡忧想起一个问题,这个地方的人,似乎和自己以前生活的地球不太一样。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地球,反正这里的人,似乎在身体上,都比自己要强壮。那个能抓碎石块的大汉就不说来,这几个追上来的人,也不简单。要知道自己能跑可是练出来的,跑是自己的强项,以前只要自己放开脚步跑,能追上自己的人可不多。可是后面这些人,有些还穿着厚甲衣,居然这么快就能把距离拉近70多米,这可是不可想像的事呀。这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镇子,就有这么多能人,看来这个地方可不好混,以后凡事要小心才行。胡忧来到这里,还没吃过饭,肚子空空的耍了好几个把戏,现在又被人追,渐渐的,体力就有些跟不上了。后面的人似乎不存在体力的问题,其中一个扛着把大刀的家伙,离胡忧已经不到10米。胡忧心里清楚,如果那家伙把刀扔掉,50米内,肯定会追上自己。怎么办?胡忧不断的在想着这个问题。这些人可和城管不一样,城管要的是钱,而这些来势汹汹的家伙,很可能要的是命。胡忧正跑着,突然踩着一个泥坑,脚一滑,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狗吃屎。好在反应快,伸手在边上一颗树上借了点力,这才站稳。就这么一耽搁,那个扛大刀的已经追上来了。那愣子二话不说,轮刀就照着胡忧的脑袋劈下来。看那大刀,明晃晃的让人心寒,冷嗖嗖的要人亲命。这一刀如果劈实了,胡忧当场就得一分为二,死无全尸。“马拉戈壁的,这里杀人不犯法的吗?”胡忧了也不知道自己眼看就要送命了,怎么还能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许是胡忧命不该绝,眼看着那大汉的刀就要劈到的时候,那大汉突然脚一滑,一头栽在地上,看来那坑是觉得只绊胡忧一个人不公平,所以它把大汉也绊一跟头。生死一瞬间,眼看要死,又来了活命的机会。胡忧顾不得擦身上的冷汗,甩开大步就跑。这回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跑得那个快呀!见过火车吗?胡忧觉得自己现在的速度,比那提了速的火车还要快。胡忧现在已经到了慌不择路的地步,反正他也不知道哪是哪,总之是有路跑路,有山上山。有妞?现在小命要紧,妞就顾不上了。胡忧虽然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后面的人追得很紧,跟本没有停下来休息有可能。跑着跑着,前面的路是越来越小,到后面,他几乎是蹋着半人多高的草,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滚。又跑了一阵,前面大山挡道,除了一个山洞外,已经没有路了。江湖有云,逢林莫进,遇山洞就更不能进。一般的山洞,大多都是死洞,一但跑进去,机本上就算是放弃逃跑的机会了。不信这话的前辈,十有八九,都成了瓮中之鳖。做了王八不算,而且是还被人捉住的活王八。前头已无路,后又有追兵,怎么办?胡忧急得是汗如雨下。据后世史书记载这段的时候,写的是累的。其实胡忧自己知道,这里面,吓的成份占多数。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又稀里糊涂的死在这里,连个坟头都弄不到。清明重阳也没个烧香的,我胡忧这辈子,混得是不是惨了点。后面追赶的人,似乎也知道胡忧现在面对的状况。知道胡忧是跑不了啦,他们也放慢了步子,慢慢的跺步上来。猫抓老鼠,重在一个‘戏’字。时间有的是,慢慢玩就好了。蝼蚁尚且偷生,胡忧也不是甘心坐以待毙的人。他的眼睛不时的在山洞和人群间来回扫过,脑中计算着两种结果。看刚才那大汉出手的样子,自己被他们抓住,很可能是九死一生。即使是侥幸不死,断手断脚脱层皮,那是肯定的。而这个山洞,黑漆漆,有阵阵凉风吹出,看起来不像个死洞。自己跑进去,只要躲过这一难,然后远走它乡,那就屁事没有了。一个是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中,一个是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似乎选择起来,不是那么难。胡忧正想要赌一把,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后面有一个人喊话了。“小子,前面就是迷魂洞,人畜进入,十死无生。你还不乖乖下跪求饶,让我们绑了回去,交由老太爷发落,说不定还能留你一条小命。”胡忧听得这话,也犹豫了。看他们气定神闲的样子,这十有九八,说的是真话。人畜进入,十死无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可是束手就擒,自己活命的机会又有多少呢?胡忧正在犹豫,那边又传来一段话,让他没有必要犹豫了。只听那个拿大刀的大汉说道:“小子,你毁了韩老太爷的画,害得韩老太爷当场吐血。活你是肯定活不了啦,乖乖的跪下,让我张黑子砍下你的人头回去交差,我保证给你留个全尸。”“老黑,你”陈有财不满的叫道。他刚才使计想要先稳住胡忧,好抓个活的,回去领赏。没想道被张黑子把实话给说了出来。张黑子大嘴一撇,说道:“我张黑子为人顶天立地,决不会像你这般偷奸耍滑。这小子害得韩老太爷吐血,死是肯定的,你又何必骗人家。”胡忧虽然听不到两人后面的对话,但是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他心里是这样想的,跑进这个山洞,跑得了,是个机会,跑不了,也不过是被抓回去,多受些苦而已。横竖都是死,赌一把了。胡忧就是这么一个人,有得选择的时候,他经常会犹豫。一但下定决心,他就不会再乱想太多。歇了几口气,胡忧认真的看了这些追上来,想要他命的人,把他们和那个姓韩的都记在心里之后,头也不回的冲进山洞。胡忧埋头在山洞里跑了十多分钟,回头看没人追了,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扶着石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穿的衣服早已经湿透,脚在发抖,手也在抖,汗水大颗大颗的滴落在地上,跟不要钱似的。“马拉戈壁的,累死小爷了。”在三确定安全了之后,胡忧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坐了好一会,胡忧才把这口气给缓了过来。把湿衣服搭在肩上,胡忧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脚还有些微微的抽筋,他实在是不想起来。但是口干得太难受,嗓子眼都快冒火了,坐不住呀。从口袋里找出打火机,打开打火机上那个微型的小电筒,一个裸女图出现在了洞壁上。胡忧平时不吸烟,他之所以花了二十多块钱买这个火机,完全是看中了这个加装在火机上,一点亮就有裸女出现的小电筒。这个可是胡忧的最爱,每天晚上不看上几眼,觉都睡不香。有了光,胡忧这才观察起这个山洞来。洞内怪石嶙峋,石柱、石笋千姿百态,月奶石、边光石、石英石,记述着几十万年前的历史流痕,自然界的鬼斧神工。山洞里很多地方的石头都会发出微微的光,被胡忧的小电筒照上去,更是五光十色的,非常的漂亮。漂亮是漂亮,可是胡忧现在没有心情来欣赏这些。刚才逃命的时候,还不觉得。可是现在安全了,他的心就开始嘀咕了。总觉得光线照不地的黑暗中,一阵阵阴风袭来。如果电池用光,会不会困在洞中?如果一脚踩空,会不会跌落进无底深渊?胡忧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可心里却无法控制这种情绪。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胡忧这才慢慢的把情绪给平静下来。借着微弱的灯亮,胡忧小心的往来路退出去。走过一条不算长的通道后,眼前的景像,让他傻眼了。此时横在胡忧面前的,是好些挫落不一的山洞。每个洞口大小都差不多。黑咕隆冬的,像张开血喷大口的恶魔一样,正等待着胡忧往里钻。胡忧刚平静的心,一下又跳到了嗓子眼。下意识的回头,好嘛,后面也是一排的洞。胡忧不停的叫着要‘冷静’,可是死亡的阴影,却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强压下心中的恐惧,胡忧仔细的把每个洞都检查了一遍,想找出一星半点,自己来时的线索。想法是好的,可是结果却是让人失望的。足足一个多小时过去,胡忧除了忙出一身冷汗之外,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这下完了。”胡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里把那个死命追自己的城管,前后十八代直系的,旁系的女性亲属全骂了个遍。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跑到这个连朝代都分不清的地方,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被人追杀到这个该死的山洞来。胡忧心神恍惚的回忆起自己短暂的一生。钱:似乎从没有过,名:落了个江湖医生的徒弟。人生无外追名逐利,自己似乎什么也没拥有过。“唉,这个地方看来是有皇帝这种职业的,如果这次不死,有机会咱也去报名看看能不能选上。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嘛。”胡思乱想了一会,心情平静了很多。索性全身放松的在地上躺了起来。刚躺了没一分钟,胡忧从地上跳了起来,侧耳仔细的听着什么。刚才躺在地上的时候,因为耳朵贴地的关系,他隐隐听到了水声。凝神了好一会,胡忧的嘴角露出了笑意。边听着,边往前走。穿过其中一个山洞之后,水滴声变得更加清晰了。又走了大约五六分钟,一个小水池,出现在了胡忧的电筒光内。“太好了。”胡忧高兴的叫了起来。这算是他今天遇上的第一件好事吧。尽碰倒霉事,也应该转转运了。胡忧快步来到小水池边,这水池不太,也就和一个洗脸盆差不多,称作水洼应该更贴切些。水池与地面平高,中间凹进去一点,浅浅的存了一指多深的水。水是由上面的石缝落下来的。水滴打在池子里,频率不高,声音很清脆。刚才那一通跑,出了很多汗,现在口干得厉害,急需补充水份。可是他围着水池转了三圈,都没敢喝池里的水。因为这池子里的水,在小电筒的照射下,呈现出乳白色的样子,而且用手试了一下,这水摸起来像牛奶一样,滑滑腻腻的。“这水会不会有毒?”这是胡忧考虑最多的问题。虽然能活着出去的机会渺茫,可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能多活一分钟,谁愿早死一分钟。这水不喝,自己至少还能活三天,喝了,恐怕直接就得见阎王。也不知道这里归不归阎王管。正考虑着要不要喝一口试试,突然这尿还急了。胡忧心中那个骂呀,那边水还没喝呢,这边就先得放水。人有三急,憋是憋不住的。本想找个东西,把尿装起来,实在不行,喝点自己的尿,还能多顶几天。可是找遍全身,都没有找到个容器之类的东西,山洞里除了石头外,也没有可以装尿的。这下胡忧有些为难了。“可惜呀,早知道装个瓶子在身上就好了。”胡忧舍不得就这样把确定能喝的水给浪费掉,想了想,干脆尿到那池子里得了。那池水这么少,又这么粘黏,用尿冲淡点,说不定能喝。胡忧觉得自己的想法挺不错的,就决定这么干了。当即一解裤子,拉出小胡忧,对准目标,微一使劲,一条水线,就从龙口射出来。这泡尿憋得有些久,量不少。小池子里的水,眼看就涨了起来。胡忧美得都有心想哼上几句。突然,只见洞里白光一闪,速度非常快。胡忧还没来得急反应,就感觉到小胡忧如刀扎般的疼痛,低头一看,一条拇指粗,三尺来长,通体雪白的蛇,张口死死的咬在小胡忧的脑袋上。http://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003章出困胡忧从十五岁被一唱戏的‘飘门’女子骗去了童子鸡,先后跟好几个女人玩过,特别是跟一专作假画的‘册门’女子关系不错,那女人不但教他识字,还教他很多春宫秘技,实战对练。胡忧早就品尝过当真男人的滋味,现在让他当大内总管,他哪肯干。为了保住小胡忧,他双手死死的掐在白蛇的七寸上。天大地大,小弟弟最大。谁敢伤害小弟弟,胡忧就敢剐了它。就算它是白素珍也不行。当然,如果它能变成人形,胡忧还是很乐意让它咬两下的,前题是力气不能太大。一人一蛇之间的战斗,就这么打响了。那白蛇是死死的咬住小胡忧,半点不松口。而胡忧则是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硬掐住白蛇的七寸,不救出小弟弟于蛇口,至死不休。蛇属淫邪之物,咬胡忧这条白蛇,你别看它不大,它可是蛇中之王者,有个很好听的名字--雪里红。雪里红是上古时期留下来的异种,相传是龙与蛇一夜春风的后代。雪里红和别的蛇类不同,它不是卵生,而是胎生。它刚出生时为红色,也就一尺来长,拇指粗。但是它生长得非常快,只用几个月的时间,它就能长到两三米长,手臂那么粗。到成熟期的时候,它能达到十几米,水桶粗。然而成熟之后,雪里红就不再长大,反而是慢慢的变小。它变小的速度与长大的速度刚好相反,每十年,才能缩小一寸,而且逐年减缓,颜色也会从火红慢慢的变淡。据奇异志记载,它最终会变回出生时的大小,而颜色成雪白色。缩小到一定的程度,雪里红就会找一个集天地灵气,并能够孕育出奇宝‘光影果’之地,定居下来。每日以自身的灵气,滋润光影果核,直到光影果出世。至于它为什么要这么做,据神秘的有关部门解释,那是因为雪里红要夺宝重返天界。至于是不是真有其事,那就不得而知了。胡忧此时身体像火一样热,神智也开始模糊起来,要不是依靠着手上一枚戒指死死的顶住雪里红的七寸,他的小弟弟可能早就离家出走了。胡忧全靠着心中一股信念在支撑着。他并不知道,那小小的池子,已经发生了变化。其实当胡忧把尿尿进池子的那一瞬间开始,池水就开始翻腾起来。只是一开始并不是那么明显,胡忧也没注意。后来动静越来越大的时候,他全部的心神早已经放在和雪里红较劲上,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没有心情去管。翻腾的池中,出现了一个小光点。光点像一颗种子一样,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当那果实生成的那一刻,整个山洞全亮了起来。果实呈半透明状,在漂浮在水面上,高速的转动。它,就是光影果。胡忧终于支持不住,倒了下去。脑袋不偏不移的,刚好砸在那光影果上。光影果暴发出更强耀眼的白光,一分为二,在胡忧入水的一瞬间,闪入了杜啸天的眼中,消失不见了。眼看着胡忧的脸就要埋进那池乳白色水里,雪里红恐惧的想要退缩。可是已经不醒人世的胡忧,依然死死的掐着它,让它半点也动弹不了。雪里红两只如芝麻大小的眼睛里,射出了绝望。它苦守光影果已经整整一万年了,眼看还有最后一天,光影果就要瓜熟蒂落。到时候它只要吸收了光影果的精华,就可以化身为龙,从而龙啸九天。在这里,不得不说,胡忧的运气真是太好了。雪里红乃天下毒物之首,巨毒无比。平日里,别说是被它咬着,就算是碰了一下,都会直接中毒而死。但是今天,是光影果成熟的前一天,雪里红为助光影果成形,把全身的精华,都注入聚灵池里,所以现在是它出生之后,唯一最虚弱的时刻。不然胡忧别说是小弟弟,他连命都早没有了。有好运的,就有倒霉的。雪里红这次扮演的就是倒霉蛋的角色。它在胡忧出现之前,就已经躲了起来。如果让它过了今天,不说是一个胡忧,就算是一万个胡忧,它都可以一瞬间让他们灰飞烟灭。哪想到胡忧的一泡尿,居然提前把光影果催生出来。雪里红感觉到了光影果的异动,不得不拼死出来,保护自己的胜利果实。胡忧的嘴已经干得裂出了血丝,倒在池水里之后,他感觉倒了丝丝清凉,于是本能的大口喝着池里的水。至于这水究竟能不能喝,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胡忧每喝下一口池子里的水,咬着他小弟弟的雪里红就会剧烈的颤抖一下。昏迷过去的胡忧并不知道,如果不是他心血来潮恶搞的在池子里撒尿,他就不会被雪里红报复性的袭击。他更不知道,因为他的尿改变了池水的特性,催生了‘光影果’,才使他捡回了条小命。他更不知道的是,此时池水里很蕴含的能量,对没有得到光影果的雪里红来说,是致命的。七天七夜。胡忧整整昏睡了七天七夜才醒过来。这是注定被遗忘的七天七夜,胡忧没有手表,也没有日历,他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这么长的时间,他更不知道,这七天七夜,他的身体,一直像太阳一样,发出道道光茫。还好他是在无人的山洞里,要是在外面让人看见,他肯定被人当怪物给打死了。“嗯。”胡忧呻吟一声,还懒懒的不想睁开眼睛,反正师父还没来叫,再躺一会再说。这一觉睡得好爽,还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居然梦到自己穿越了,那应该是古代吧。在梦里,自己耍把戏,接着被人追杀躲进山洞,还让一条蛇给咬了小鸡鸡。等等,这床怎么睡得那么怪。虽然是十块钱一晚的大平铺,也不可能这么搁人呀,而且还这么凉。阴风阵阵的,像在山洞里一样。“啊”山洞里回响起胡忧杀猪一般的声音。“不是梦那我的小弟弟”想到这里,胡忧马上低下头。小胡忧的情况和胡忧倒下去的时候差水多,小脑袋还被那白蛇雪里红死死的咬着。“马拉戈壁的,还咬着呢!完了,完了,这下真要当大内总管了。”胡忧脸色苍白的自言自语。“咦,这蛇好像不动了。不会是死了吧。”胡忧大着胆子捅了那白蛇一下,那白蛇没有任何的反应。“真死了?”胡忧有些不太敢相信的自语道。难道说自己的功夫见长,把这蛇给日死了。胡忧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不过这个现在不是重点。现在首先要做的事,先把小胡忧给弄出蛇口再说。雪里红咬得非常紧,胡忧花了好些时间,才把小兄弟解救出来。小兄弟是出来了,可是胡忧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有四颗蛇牙,深深的镶在了小胡忧的脑袋上。这个地方长牙,那可真是要命了,胡忧想把它们给拨出来,可是它们却像是生来就长在那里一样,与那地方的肉,紧紧的连在一起,一拔肉都生疼。“马拉戈壁的,弄成这样,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胡忧被这一结果,气得差点吐血。随手抓起扔到一边的死蛇,‘啪’的一声,就抽打在地面上。不能拿小胡忧来出气,他只能拿雪里红的尸体来出气了。胡忧把蛇尸当成鞭子,看到什么地方硬,就抽向什么地方。不把它打成烂泥,怎么出这口恶气。疯狂的乱抽了十多分钟,胡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头的愤怒,也慢慢的消了。虽然被镶上了四颗蛇牙,但总好过做大内总管了。随手把死蛇给扔到地上,刚想再蹋上一万只脚,让它永不翻身。但是只踩了一下,胡忧就愣住了,因为雪里红不但没有像胡忧想的那样,被抽成了稀巴烂,反而是一点事都没有,依旧完好如初。胡忧不敢相信的把死蛇捡起来,嘴巴越张越大。像刚才那么抽打,就算是条牛皮,都抽断了。可是这白蛇居然连点皮都没有伤。“不会吧,这难道是件宝贝?”胡忧正发呆着,突然,他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自己一直没有开电筒,为什么会看得那么清楚?难道是谁把灯给开了?接连的打击,让胡忧脑子有些乱。想找一个地方,坐下来好好想一下。走了几步,感觉到小胡忧凉凉的,还随着脚步不停的晃动。刚想把裤子给穿上,第三个问题又来的。“马拉戈壁的,小爷身上的衣服呢?我的美人打火机呢?我的裤子鞋袜呢,我的药戏倒具呢,我的”胡忧终于再一次晕倒在地上。这次晕的时候不长,只过了几分钟,他就醒了过来。不得不说,他的抗打击能力还是不错的。认命的坐在石头上,胡忧清点着自己的家当。身上是不用看了,全身上下,一丝一线一布条都没有剩下。跟着自己穿越的东西,除了手上一枚师父给的戒指外,什么也没有了。三尺来长的死蛇一条,传说祖师爷留下来的破戒指一枚。这就是胡忧现在所有的家当。“这日子可怎么过呀。”胡忧仰天长啸。“咦,那池水也不见了?”喊了一阵,口有些渴,想喝点水,才发现那小池水也没了,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个坑。怪事多了,也不差这点,爱怎么地怎么地吧。胡忧只是微微的奇怪了一下,也懒得想了。晃着蛇鞭(胡忧给雪里红起的名字),晃着小胡忧(这个不用介绍了吧),在山洞里乱转了起来。现在眼睛亮了,山洞很多原来看不到的地方,都能看得很清楚。走着走着,胡忧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山洞里的小洞很多,但这些小洞怎么看都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很多地方,都有釜凿过的痕迹。发现这一点之后,胡忧仔细的观察每一个洞口,终于有了新发现。那就是每一个洞口的右下角,大约半人高的地方,都写有几个字。虽然年代久远了,字迹已经很模糊了。但是胡忧还是能看出来,上面写的是一些汉字。看到这些汉字,胡忧顿时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这些汉字,在别人眼里,恐怕就算是看到了,而且还认识这些字,也不能看明白写的是什么。因为这些都是用江湖暗语,而且还是江湖八大派里,疲门的专用暗语写的。上面明确的记载了出去的方法。“奇怪了,这里难道也有我们疲门的人?”胡忧自言自语的说道。想了一阵,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胡忧也懒得想了。按着暗语上的方法,他很容易就出了山洞。http://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004章一丝不挂破镜催归客,残阳见旧山。王富贵,人称豆腐王,干的是那卖豆腐的营生。小本生意,仅能糊口,对不起富贵之名。二十三岁那年,娶妻张氏,两口子一个做豆腐,一个卖豆腐,日子虽苦,但还算过能去。只可惜成亲十年,一直也没个孩子。王富贵今天和往常一样,在集上卖豆腐。因为买卖不是很好,所以回家比往日晚了些。怕家中妻子惦记,于是就决定抄小路回家。小路要经过一片树林,加上路不是太好走,所以虽然路程会近些,但是却不大有人走。王富贵赶着回家,不觉的脚步有些快。在经过草丛的时候,王富贵突然感觉到脚上踩到了什么东西,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就觉得脚上一麻,摔倒在了地上。直到这时,他才看到,一条七步断肠蛇,从脚边窜出。胡忧出得山洞,发现洞外是片树林,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从另一个洞口出来的。对于这个,他到没有太过在意,没死洞里,已经是万幸了,哪还计较从哪出来的。胡忧现在全身上下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小风一吹,还真有些凉意。因为不知道这里的人对流氓的态度怎么样,胡忧走得有些躲闪。按他的话说,别没死在山洞里,反到被人当流氓打死,那就太冤枉了。走了一会,胡忧发现这条路,除了自己之外,跟本就没有其它人,于是胆子也大了许多。晃着手中的蛇鞭,晃着小胡忧,这斯走得到挺萧洒。小胡忧被雪里红咬了之后,比原来大了很多。不过每每想到上面的那几颗蛇牙,他就一阵阵的郁闷不已。以前到是听说有钱人喜欢入珠,可是没听说谁入牙的。也不知道这几粒小东西,会不会影响到以后的性福生活。胡忧正走着,突然听到前面传来哭声。发现前边有人,他的第一反应是先躲起来。“马拉戈壁的,这听着像是男人在哭。哭来哭去,老是一个调,太没意思了。”胡忧听出是男人的哭声,就决定绕路过去。要是换了是女人,他也许还会去看看。但是男的,他可没有心情去管一个男人为什么哭。刚准备绕路,胡忧又停了下来。心说我这是要往哪走呢。这光着个屁股,也不是个事。都一天没吃东西了,(他并不知道自己晕了七天)肚子饿得咕咕叫,总得想办法找点东西吃吧。想到这吃饭,胡忧又有些摇头。好不容易开了个档,耍了几手把戏,眼看要有饭钱了,却被人家追得躲到山洞里,还弄成这副模样。这有衣服的时候,都没弄到吃饭钱,现在光着身子,那就更难弄了。干脆过去看看那家伙哭什么,要是能帮上他点忙,说不定他能送小爷身衣服,再管顿饱饭,岂不是再好不过?想到这里,胡忧觉得是个办法,于是就决定这么干。他先偷偷的躲在树后,观察了一下情况,发现是一个中年男子独自在那哭,边上扔着副挑头,没有旁人,也没有女人。胡忧这才跳出来,说道:“老兄,哭什么呢?”王富贵被毒蛇咬了,知道自己命不长久。想到自己家中的妻子,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不由就放声哭了起来。哭得正高兴呢,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话,不由哭声一顿,看向来人。只见这来人长得眉清目秀的,除了眼睛贼了一些外,还真有些书生样。只是他身上没穿衣服,手里抓了张大树叶这是什么意思?王富贵被胡忧这奇怪的样子给弄愣了,都忘记了回答胡忧的问话。胡忧等了半天,看这中年人不但不回话,反而老往自己的下身瞄,心里老大不高兴。有心懒得理他,可是又舍不得能吃一顿的机会。于是强忍着不满,又问了一句:“我说老哥,天都快黑了,你还不回家,跑这哭什么?”胡忧本来想接着说是不是家里死人啦,可是想到这个人很可能是自己的米饭班主,于是把难听的话给收了回去。王富贵听到胡忧的话,这才想起自己命都快没了,还有心情关心别人穿不穿衣服!大嘴一咧,又哭上了。“哇”胡忧见这家伙又哭,火大了。张口就骂道:“有事说事,人死鸟朝天,你哭屁呀哭。”“呜呜呜小兄弟你说得没错,我是要快死的人了,呜我被蛇咬了命不长久临死之前,我想求你给我老婆带个话,来生做鬼,我报答你”马拉戈壁的,做鬼报答我,你够坏的呀。胡忧气得差点给王富贵一脚,不过他很快笑了起来。嘿嘿,这饭有着落了。江湖里混的人,变脸比翻书快,胡忧更是各中好手。眨眼之间,他马上就做出了一副非常关心王富贵的神情,急急的说道:“被蛇咬了?咬哪了,快让我看看。你这人,怎么不早说。”王富贵知道自己是被七步断肠蛇咬的,古语有云,七步之下无活口,这说的就是七步断肠蛇。他跟本没想过胡忧能有办法救自己,所以看到胡忧,只不过是想着让他帮带句话,让老婆知道,自己死了。现在看胡忧这么激动的样子,才把裤管给拉起来,让胡忧看。胡忧看到王富贵的脚,也大吃了一惊。王富贵的整条腿都黑了,腥臭的毒水,正在往外冒。暗想着怪不得这家伙哭呢,被这么毒的蛇咬到,不遇上我,你是必死无疑了。行走江湖之人,一般对蛇都有一套办法,特别是他们以行医为主的疲门。(当然,被蛇咬小弟弟除外)像这样的蛇毒,以前他和师父也见过几次,大体知道应该怎么治。“你这个不好弄呀!”胡忧虽然知道怎么治,而且有一定的把握,但是说话的语气,却让人听着很担忧。这是江湖规矩,也是胡忧他们师徒俩一惯的做法。为了利益最大化,就算是遇上个普通的感冒,他们也会说很难治。因为只有难治,才好多要钱。要是随随便便就治好了,谁会多给你钱。王富贵很认命的说道:“我是被七步断肠蛇咬的,我知道我活不了啦。唉,这都是命呀。”这治病也不能老吓人,总是得给人一些希望的。胡忧一听这话,赶紧说道:“这位老哥,你也不用太担心。以前我们村就有人让这种蛇咬过,说不定我能治。”“你能治?”王富贵的眼睛一下的亮了起来。能活着,谁愿死呀。家里还有漂亮老婆呢。有了希望的王富贵,一下就不同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道:“小兄弟,求你救救我吧,我王富贵如能活得一命,一定会重重的谢你的。”胡忧心说,我等的就是你这话。只见这斯一拍胸口,大气凛然的说道:“你放心好了,我就是豁出这条命不要,我也要治好你。”胡忧说着就伸手过去,想要看看具体的情况。王富贵一朝被蛇咬,看到胡忧手上的蛇鞭,一下就大叫起来:“啊,蛇!蛇!”胡忧这才想起自己手上的蛇鞭,心说怎么忘记把它藏起来了。胡忧刚想到把蛇藏起来,只见白光一闪,手上的蛇不见了。“我靠,没这么邪吧。”胡忧愣愣的看着自已的手。妙手空空还没练到这一步呀,怎么就没有了?“小兄弟,小兄弟”王富贵见胡忧半天没个动静,心里担心的叫道。“啊”胡忧惊醒过来,把蛇鞭的事扔到一边,回头再想也不晚。先把这饭主给弄好了再说。胡忧转身过来,对着王富贵的脚仔细一看,不自觉的‘咦’了一声,差点一屁股做在地上。因为他这一看,没看到王富贵脚上的肉,直接看到他的脚骨。“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明明还有肉的。”胡忧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双眼不自觉的又往自己的手上看。这一次,他首先看到的,是自己带在右手的戒指里,有条蛇在里边。“这不是我的蛇鞭吗?”胡忧又是一愣,心说我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这里怎么这么奇怪。“小兄弟小兄弟”王富贵看胡忧又在那发愣,不由叫道。他已经在心里对这个老是发愣,上街还不穿衣服的年轻人,产生了怀疑,该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胡忧突然跳起来,急急的把手伸到王富贵的眼前问道:“老哥,你看我手里的这个是什么?”王富贵疑惑的左看右看说道:“这个不是戒指吗?”“你仔细看看,戒子里边有什么?”胡忧说着,手到移得更近些。“戒指里面?”王富贵不解的说道:“戒指里面能有东西吗?”“怎么没有,这里面明明有一条”胡忧说到这里,打住了。因为他也没能再看到戒指里的蛇。揉揉眼睛再看,看不到。转头再看王富贵的脚,只能看到那肿得黑亮正冒黑水的脚,看不到里边的骨头了。“奇怪了。”胡忧看看手上的戒指,又看看王富贵的脚。他确信刚才自己绝对没有眼花,可是怎么就看不到了呢。胡忧边想着心事,边给王富贵治伤,不由得有些心不在焉。几次弄得王富贵哇哇大叫。好不容易把毒血排出来之后,胡忧站起来说道:“老哥,你等我一会,我去弄些药。”王富贵现在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点点头,表示知道。胡忧躬身钻进林子里,没一会抓了几味拔毒的草药回来。王富贵看到胡忧手上的东西,瞪大了眼睛,嘴唇抖得说不出话来。胡忧双手不停的搅动,把药汁挤压进从王富贵的挑头找到的一个小碗里。弄了小半碗药汁,一半倒在王富贵的伤口上,一半让他喝下去。王富贵直到把药汁喝下去了之后,才一脸激动的说道:“小兄弟,你是游医?”江湖医生一般也被人称作游医,对于这个称呼,胡忧也没在太过在意。他还在想着刚才看到的事,没注意到王富贵的眼神,很随意的点点头,表示承认。王富贵看胡忧点头,显得更加的激动,他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有救了。王富贵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呢?这话还得从头说起。胡忧现在所处的地方,乃是天风大陆七大帝国之一,曼陀罗帝国治下的云州乐平镇桐木岭。天风大陆治病的门类大体分两种。一种是术士,一种是大夫。术士的治病方法,主要是一些念咒语,跳大神之类,他们一般不用药。而用药的呢,则被称为大夫。术士和大夫,是两个相互对立的职业。他们斗了千年,谁也压不了谁一头。因为术士有老祖宗传下来的九门异法,里面记载着各种治病的法术。而大夫则有师传的药王录。药王录里有108种药材的功用。通过这108种药材,大夫可以配伍出可不计其数的药方。还有一种人,也能治病,但是他们却不在这两大系统之内。他们被人称为游医。游医治病,没有一定的法门。他们可能用法术,也可能用药材,但是他们最常用的,却是药王录里没有记载的药草。游医用的东西,大多信手拈来。脚下的泥,草木的根,锅底的灰,山上的石头,甚至是尿液,他们都能拿来做药。游医因为没有正统的祖师爷,所以游离于两大系统之外。术士和大夫,都看不起他们,也不屑用他们使用的方法。甚至连很多经过游医验证确实有用的药草,他们也都不屑一顾。觉得一但用了,那就是有辱师门老祖。天风大陆的游医很少,因为很难得到官方的重用。但是老百姓却对他们又爱又恨,爱是因为他们的药,往往都能收到奇效,而且收费相对便宜。而恨呢,则是游医里边很多都是骗子,很难分辨出谁有本事,谁是乱来的。所以王富贵知到胡忧是游医之后,才会这么激动。这也因为王富贵是个老实人。他根本没想过胡忧会骗他,理所当然的,认可了胡忧。不然要是换另外一个人,也许就不敢喝胡忧的药了。胡忧的药很有效,不一会,王富贵就已经能够小心的站起来了。王富贵拉着胡忧的手,激动的说道:“小兄弟,要不是你,我王富贵这条命,就丢在这树林里了。没别的说的,上家喝酒去。我让老婆把家里的老母鸡给炖了。好好感谢感谢你。”胡忧一听有吃了,人也精神了起来。这地方的怪事太多了,再想也没用。爱怎么样,怎么样吧。“王老哥,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胡忧笑着说道。“应该的,应该的。”王富贵边说着,边担起挑头,这做买卖的东西,可不能扔。http://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005章豆腐西施王富贵脚上有伤,又挑着东西,所以走得不是很快,不时还要停下来歇歇。胡忧是个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主,他跟本就没有帮王富贵挑东西的觉悟。王富贵几次欲言又止要说话,都被胡忧把话头给抢去了。他就怕王富贵说出让他帮挑担子的话。再远的路,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两人终于来到了小王庄,王富贵的家就快到了。眼看就要进庄了,王富贵停了下来。有些话他必须得跟胡忧说,不然进到庄子里,胡忧很可能会被打出来。因为什么呢?因为胡忧没穿衣服。王富贵对于这个救命恩人,还是很尊敬的,他不知道胡忧是不是不喜欢穿衣服,所以说话带着商量的语气:“小兄弟,就快要进庄了,你看你是不是把衣服穿上。你要是实在不喜欢穿衣服,咱到家里再脱,行吗?”胡忧这斯的神经,有时候是比较大条,或是不要脸的。他都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是光着身子,被王富贵说起,他才想起这茬。“我靠,都让人看光了。”胡忧暗骂道。他也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没衣服穿,才光身子。于是接着王富贵的意思,装作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个,好吧。不过,我身上没带着衣服。”王富贵二话没说,就从自己身上拔下件衣服来,递给胡忧:“小兄弟,你先穿我的吧。”胡忧看了王富贵一眼,没有接过他的衣服。这王富贵卖了一天的豆腐,衣服上浓烈的汗味都能把胡忧给薰死。这衣服他是打死也不

《煮酒点江山》.txt

《煮酒点江山》.txt

上传者: 菊落青灯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4 举报

简介:\穿越

《煮酒点江山》 001章 初到异界 天风大陆1118年,曼陀罗帝国38年,巴伦西亚终于坐上了那向往以久的皇坐,以曼陀罗三世的 身份,接受百官的朝拜。 1118年,在天风大陆各国的神官看来,不是一个好年份。东边的苍梧帝国,在三月经历了千年来 最大的海啸,而西边的池河和色百两国,矛盾不断升级,大战一触即发。南边的宁南正不断加强的经济入侵计 划。而地处中原的曼陀罗帝国,开年第三天,就失去了他们最伟大的开国皇帝--太祖皇帝里杰卡尔德。二月 ,又送走了二世皇帝拉姆拉克 天风1118年,天灾不断,兵刀四起,巨星陨落,山河变色。而也正是这一年,一个不应该出现这 在这个大陆的人——出现了。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天风1118年,曼陀罗帝国一个叫乐平的小镇开始 ****** 马拉戈壁的,这是哪? 唐?宋?元?明?清? 胡忧张着大嘴傻楞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愣了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 胡忧记得自己今天和往常一样,与师父一起出门卖野药。刚逮着个大肥羊,城管就来了。咱是老游击 队员了,还能让城管抓住?一声呼哨,与师父两人拿起东西就跑 可问题是,怎么跑这来了? 这究竟是哪? “喂喂,后生仔,借过,借过” 胡忧正发呆呢,突然一辆板车经过他的身边,车上满满当当的装了好些梨,怕得有三四百斤吧。那拉 车的大汉脾气似乎不太好,正对着他大叫。 胡忧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了路中间,把人家的路给挡着了,连忙闪到一边,让人家过去。板车经过的 时候,胡忧长袖一抖,顺了人家一个大梨。 这完全是胡忧的习惯性动作,他和师父两人行走江湖,以卖野药为生。有时没生意,也经常改行偷个 鸡,摸个狗什么的。好在江湖八大门多少都有些共通之处。胡忧虽然生在‘疲门’,但对别的门道也有所涉猎 。总之半饥半饱,游走了大半个中国。 疲门主要是行医卖药为生,拜扁鹊为祖师爷。与另外七门--册、火、风、爵、要、惊、飘全属骗人 不同,疲门多少还是有些真本事的。它属于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当然了,治得好是你的运,治不好是你的命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549
所需积分:2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