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冰山王爷的废妾》.txt

《冰山王爷的废妾》.txt

《冰山王爷的废妾》.txt

上传者: 嘻嘻2000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3 举报

简介:好看

《冰山王爷的废妾》作者:无意宝宝第一章意外“这个该死的无良老板这回发的什么神经,居然提前结束了出差。”李云边走边嘀咕。给自己的死党打电话想叫她来接机也没人接电话。那家伙在搞什么啊?真是的。连我的电话也不接。转念一想却高兴起来,可以马上回到那个温暖的家,见到那个永远对自己温柔微笑的脸。突然见到自己,他会怎么样呢?开心的将自己抱起来?还是马上去做几个自己喜欢的小菜?到了家门口,掏出钥匙,轻轻的开了门。虚掩着的卧室传来低微的声音,他在卧室!李云轻手轻脚走向卧室,想象着他会是怎么样的表情。走近卧室却听见一阵男人低沉的喘息声,和一个女人的娇声。李云瞬间像被雷劈了一般,因为这两个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了。一个是自己心爱的他!另外一个是自己最信任的她!!!现在自己该做什么?掩面哭泣离去?推门痛声斥责两人?然后自己消失?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存活在世上?记得有杂志特意报导过这类事件,女主怎么样了,好象跳楼了。李云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全身颤抖着。自杀?我自你们两个狗男女的头啊!李云用尽全身力气猛的推开门闯了进去,然后脚下一滑,眼一黑,没了知觉。头好痛,头好痛啊~~~可是为什么我的脸更痛啊?猛的睁开眼睛,正挨上一记响亮的耳光,耳边一个声音震的自己的耳膜发麻。“不嫁也得嫁,死了也要把你的尸体抬到王府!”李云摸着自己异常疼痛的脸庞,看着周围全是古装的一群人,愣了。这是唱的哪出?“老爷,我求求你了,别打了,她好歹也是你的女儿啊!”一个哭天抢地的声音打断了李云的发呆。“女儿?”李云怔怔看着眼前一身肥肉的华服中年男子。“老爷,求你别打了,你看嫣儿已经不闹了啊,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好好劝劝她啊!”肥肉男人旁边是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跪在自己身边哭泣的女人一身寒酸。“哼!三天后若是出了任何问题,你也不用活了。”肥肉男人恶狠狠仍下句话,拥着那群艳丽的女人离去。这是什么跟什么?李云张大了嘴巴。待肥肉男人一群人走远,跪在旁边的寒酸妇人一把抱住李云,哽咽着:“嫣儿,我的傻女儿,这都是命啊,你争也争不过啊。”“您是哪位啊?”李云看着这位算的上风姿犹存的妇人小心开口问道。这回换妇人张大嘴巴惊讶看着李云了。接着便是呼天抢地的哭声:“嫣儿,你装摔坏了头也是没用的啊,三天后出嫁是改变不了的啊。”看着在旁边哭的昏天黑地的妇人,李云的头都大了,只好出声安慰:“我~我确实摔到头了,我真的不记得怎么回事了。你别哭啊,什么事都好商量啊。”妇人一听,停止哭泣,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云,好商量?就是女儿终于答应要嫁了?妇人扶着晕乎乎的李云进了房,见到李云似乎什么都不记得,这才真的信了她的话。忙不迭开始帮自己的女儿回忆起来。穿了?听到妇人说起的这些事,李云终于明白一个事实,就是自己穿越了。穿到一个不知名的朝代。现国名曰沧月,当今天子号奉天皇帝,四海升平,国泰民安。自己的身体叫柳素嫣,妇人是自己的亲娘,也是刚才那肥肉男人的第四个小妾。这么说,那肥肉男人还真是自己现在的爹咯?肥肉男人是个大商人,因为有生意上想得到当朝的木王爷的帮助,所以将自己的女儿嫁过去示好。但是当李云问起自己为什么不愿意嫁的时候,妇人开始支吾起来。在自己再三追问下才知道,自己是嫁过去当个小妾。问为什么众多女儿中为什么就选中自己,妇人只是哭。李云想起那群艳丽的女子在看看眼前妇人的穿着,顿时明白过来。语罢,妇人又开始抱着李云哭天抢地起来:“娘没用啊~又让你跟着走上娘的这条路啊~~~”哭的李云心里烦躁万分,挥挥手打断道:“我知道了,别哭了,三天后我嫁就是了。我头晕,想休息了。”妇人愕然看着眼前的女儿,这真是自己那个历来逆来顺受柔弱的女儿么?也许是因为要嫁为小妾心里烦躁的吧。妇人自己安慰道,便退出了房门,轻轻带上门。屋里的李云此刻脑袋都大了。这叫什么事?自己穿来就要嫁人?还是当小妾?逃跑?跑个头啊,人生地不熟的,怎么生存在这个世界?嫁人?当小妾?好象听说是嫁个王爷,那自己暂时吃穿不用愁了?唉,还是嫁过去等安顿下来再说罢。那个世界似乎是回不去了。既然再给我次在太阳底下呼吸的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只是,后来自己才明白,自己当初的想法有多么的天真。正文第二章出嫁三天很快过去。在这三天里,李云除了吃就是在房里睡大觉,要不就看着门口发呆。已经是春天了啊。李云看着满院纷飞的桃花思绪万千。柳素嫣,这个名字还真不错,李云伸手接过飘落的桃花。以后,我就是柳素嫣。李云将手中的桃花紧紧握住。虽然知道自己是嫁去王府做小妾,但是当她看着粉红的嫁衣和门口两个人抬的小轿,心里还是悱恻了番。正室才可以用大红的喜服和八抬大轿!转头看看自己刚走出的高墙大门,看着门口唯一一个送自己的娘亲,柳素嫣的心一直在往下沉。前面等待我的将是什么?轿子晃晃悠悠了很久,终于停了下来。素嫣勉强睁开眼,自己怎么打起瞌睡来了。从轿子窗帘的缝隙看过去,自己好象是进入一个侧门。小妾嘛,都是从侧门进。素嫣想到此倒一点也不觉难过了。“夫人请下轿。”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素嫣掀开轿帘小心的迈了出去。心中疑惑,叫我夫人,看来这个人不是娶自己的人啊。“夫人请跟我来。”那个好听的温和声音领着素嫣到了一个华丽的屋子,“请夫人在此等候王爷,王爷下朝后即刻会来。”素嫣小声的“恩”了一声,便老实坐在屋中的床上等待起来。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依然没有人来。素嫣终于忍不住躺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却在下巴的一阵剧烈疼痛中醒来。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邪媚迷人的桃花眼,眼底却带着浓浓的讥诮。疼痛是此人死死捏住了自己的下巴。“怎么,等不及本王的宠幸了,都自己爬上床了。”此刻磁性好听的声音在素嫣的耳朵里却是如此的刺耳。看着床上女人的醒来,木王爷放开素嫣的下巴。这个女人就是那个白痴商人的女儿?送给自己的礼物?长的似乎不怎么样啊。自己府上的哪一个妾室不比她漂亮?居然自己爬到床上先行入睡?!!好大的胆子!这个男人就是自己要嫁的什么王爷?素嫣打量起眼前的人来。眼前的人有着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完美的不像话,也许还真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脸上却始终带着讥诮的微笑。长的还真好看,脸部的轮廓竟然是如此迷人。素嫣不禁一怔。木王爷看着眼前怔住的女人,眼中更加鄙视起来,又是一个蠢女人。而且还是别人硬塞给自己的蠢女人!想到此,看着素嫣的眼神更加厌恶起来。素嫣看着眼前人脸上的表情,愣了愣。随即恢复过来,自己是怎么搞的?居然对一个没见过面的男人发起呆来,尽管他就是自己要嫁的人。木王爷看着眼前的女人眼睛很快恢复了清明,不禁冷笑起来,又是这招,这些女人腻不腻?总是用这些无聊的方法来吸引自己的注意。“夫君~~”素嫣照娘亲教给自己的称呼唤道,却被打断。“叫王爷!你真以为自己是我的什么人了?”木王爷嘴角轻微勾起。素嫣看着一脸冷笑的王爷,心中总算明白为什么娘亲提起这个王爷更加支吾起来的原因了。“那王爷,累了么?”素嫣轻声问。“怎么?这么迫不及待?”木王爷笑的张狂起来。这个无耻的女人!“不是,累了就睡觉吧,王爷若是不累,我还累了,夜也深了,该歇息了。”素嫣波澜不经的说道。看着眼前女人的冷淡,木王爷心中更加鄙视。又一个愚蠢的女人,这样的戏我都已经看的腻了。突然,屋里响起一记响亮的耳光声。木王爷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素嫣的脸上,力道之大,打的素嫣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难道没有人教过你对我说话的口气么?”木王爷看着地上的人冷冷说道。素嫣捂住自己的脸,好烫,看来是肿了。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穿来后就一直被人打耳光?恨恨看着眼前高高在上的男人,素嫣心里最想做的就是上前回抽一耳光,这个自以为是的臭男人!但是自己这么做似乎很不明智。在一个陌生的世界,无依无靠,拿什么和这个有权有势的王爷叫板?看着地上柔弱的女人,木王爷露出残酷的笑容:“不说话?看来确实是没人教过你规矩了。”木王爷转过身去,开了房门,冷冷说道:“那么,你就先学好规矩怎么伺候人吧。”素嫣还未明白此话是什么意思,已听见门口的木王爷吩咐道:“来人,把这女人关进柴房。任何人不得靠近。还有不准送饭!”正文第三章生病素嫣看着门口这个可恶男人的背影,长的那么帅,心肠却这样硬。木王爷回过头戏谑的看着地上的女人,现在该求我了吧?哭着上来抱着我的大腿求我。素嫣咬了咬紧闭的嘴唇,抬头愤然看着眼前一脸冰霜的男人。也看到了冰霜男人眼底深处的戏谑。想我求你?哼!素嫣倔强的起身,和门前的男人对峙着。木王爷没有等到想象中的哀求和哭泣,看着眼前瘦弱女子的眼中居然带着深深的轻视!没有看错,是轻视!这个蠢女人居然敢用这种眼神来看我?!木王爷的心里翻起了怒火。用力抓住素嫣的手腕,猛的往外一丢。素嫣柔弱的身子摇晃着跌在了地上。好痛,素嫣皱起眉头,摸着摔痛的小屁股,心中悱恻,这个世界的男人都这么暴力?去就去,不就是柴房嘛?两个身材健壮的丫鬟应声前来,一人架住素嫣的一只胳膊便拖着走了。三月虽然桃花开了,寒风却依然肆虐着。柴房里素嫣缩成了一团,好冷啊。那个变态冰山不是真的想冷死自己吧?“咕咕~”声从素嫣的肚子传来,好象自己出嫁还没用过饭,真是又冷又饿啊。真的好冷,柴房到处有缝隙,冷风顺着缝隙灌进屋里。素嫣再往干草里挤了挤,却似乎无济于事。看着阴暗的柴房,再看看自己身上未来得及换下的粉红喜服,素嫣重重叹了口气。她明白,刚才如果自己跪下去求他,那么自己定不会被关到柴房。可是,自己真的做不出来那样的事。真是自讨苦吃啊。素嫣苦笑了番,翻个身挪了挪身体,想找个更舒服的位子。无奈怎么找来找去都是又冷又硬。最后终于昏沉入睡。好冷,素嫣感觉自己好象掉入了河里一般。一会又觉得好热,仿佛置身在熔岩中。拼命睁开眼睛,外面已经天亮了。想起身,却浑身无力。静静的靠在草垛上,看着窗户外面,素嫣微微叹了口气。那个残酷王真的想饿死自己不成?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再次睡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初到王府的那个屋里。身边坐着个小丫鬟,正在打瞌睡。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却意外摸到一个湿润的毛巾。原来自己是发烧了么?所以残酷王把自己从柴房里放出来?轻微的响声弄醒了旁边打瞌睡的小丫鬟,丫鬟一见素嫣醒来,高兴的笑起来:“夫人,你总算醒了。总管大人说你要再不醒来可就危险了。还好醒了。”“总管大人?”素嫣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小丫鬟。这还是个孩子啊,才13.4岁光景,这么小就给人当了丫鬟。“是啊,总管大人发现你晕在里面,把你抱出来,还叫了大夫来看你呢。”小丫鬟两眼放光,眼中尽是崇拜。“我昏迷了几天?”素嫣问道。“两天两夜了呢。我这就去禀告总管大人。”小丫鬟欣喜的站起身,转身出了门。原来,不是那个冰冷王放自己出来的么?随即苦笑起来,他怎么可能放自己出来?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般天真?“夫人。”耳边响起刚进王府时那个柔和的声音。是他!他就是那个总管大人?!素嫣挣扎着想起来。却被那个柔和的声音制止:“夫人请好生休息。”素嫣抬头看着眼前温柔的男子。这个温文尔雅的好看男子就是王府的总管?虽然不及那个变态的残酷王好看,但是却另有一番独特。“谢谢总管。”素嫣轻声说道。“其实王爷并非故意为难夫人,只是一时生气。希望夫人不要介怀。”总管依然温柔说道。素嫣一听,脸色一垮,别过头去,冷冷说道:“是,我明白了,不会介怀。”听着床上人儿不冷不热的回答,总管叹了口气,悄悄退出了房门。那么柔弱的身子,却如此反抗王爷,难道不知道王爷是怎么样的人么?素嫣听着门口总管在吩咐刚才那个小丫鬟好生照顾自己,不由的心生好感,虽然他帮那个变态王说好话,但是其实他心地是不错的吧。而且还是他将自己放了出来。小丫鬟高兴的推门进来,见到素嫣想下床,连忙阻止道:“夫人想做什么,吩咐一声就行。现在夫人身子还弱,不宜下床的。”“我~`我想喝点水。”素嫣小声说道。“夫人这些小事叫小草便是。”说罢,名唤小草的这个小丫鬟倒了杯水递给了素嫣。“小草为什么这么小就来王府做丫鬟呢?”素嫣喝着水,看着脸蛋红扑扑的小丫头,好奇问道。自己这个年龄的时候似乎还在父母面前撒娇呢。“因为家里要养弟弟,就把我卖了。爹娘喜欢弟弟,不喜欢小草。”小草大大咧咧说道,轻松的口气似乎在说别人家的事一般。素嫣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小丫鬟。这个世界似乎也是异常的男尊女卑吧。正出神的想着这些,门突然被用力踢开。门口出现的那张绝美的脸,怒气冲冲,除了那个变态王还有谁?正文第四章受辱这个变态王!素嫣冷冷的看着眼前暴怒的男人。“谁放你出来的?”变态王冷冷的说道。“禀告王爷,是总管大人见夫人发起高烧,所以将夫人放了出来。”一旁的小草连忙说道。“谁允许你说话了?现在的奴才还真是大胆。”变态王看也没看一边的小草,“来人,把这丫鬟带下去,二十大板。”“你!你怎么可以随便就打人?!”素嫣恼怒的说道,这个冷血的男人,居然下令打这么个小孩子。“三十大板。”变态王阴冷的说道。素嫣立刻禁声不再说话,眼睁睁看着来人将小草拖了下去。小草始终一句话未说,只是满眼复杂的看了看素嫣。她在怪我多嘴为她求情却让她多挨了板子么?素嫣心里后悔起来,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变态王看着素嫣的眼神一直看着门外,直到小草的身影消失,心中大怒起来,居然又不正视自己!想到此处,上前用力抓住素嫣的手臂将她从床上扯了下来。看着地上狼狈的柔弱人儿,变态王心里一怔,自己怎么搞的,一点小事却总发这样大的火。好痛,这个混蛋是不是男人啊?这样欺负一个生病中的女人!素嫣摇晃着起身,勉强稳住身形。这个臭男人只会欺负女人!素嫣恨恨的看着眼前的美男子,有一张绝美的脸又能怎么样?这样恶劣的性格,有女人真的喜欢他才真是瞎了眼!看着素嫣眼里深深的不屑,木王爷是真的怒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以这种眼神来看自己。仿佛自己是蔽履,欲弃之而后快!哪个女人不是哀求自己的宠幸?哪个女人不是对自己投怀送抱?木王爷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屋里响起:“你似乎忘记自己只是我的小妾!也似乎忘记做为一个小妾该做什么。”看着变态王的眼神瞬间冰冷,往自己逼过来。素嫣心里警铃大作。这个男人他,他不会是想?素嫣反射性的往后退去,现在自己还这么虚弱,难道他想在这个时候?“现在知道怕了?”木王爷脸上露出危险的冷笑。“你想做什么?”素嫣颤抖的声音出卖了自己有多害怕。木王爷满意的看着眼前发抖的柔弱女子,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粗暴的抓过素嫣的手腕,往床上狠狠一丢,邪笑道:“今天就教教你怎么伺候夫君。”“夫君?”素嫣揉着自己疼痛的手腕冷笑,“记得王爷开始就说过不准我叫夫君,难不成王爷的记性这般不好?”刚说出这番话,素嫣立刻就后悔了。看着木王爷那冰冷的眼神,素嫣惊慌的再往后退去。他的大手猛的一伸,捉住惊慌无措的素嫣,将她按倒在床上,结实的胸膛紧紧贴住了素嫣胸前的柔软,嘴唇里吐出阴冷的话:“今天就让你知道该如何伺候你唯一的男人。”“不!放开我。”素嫣心中恐慌,对上他冰冷的双眸,背脊已然凉透,难道他真的想~~~?“好笑,你居然说不?你有什么资格说不?”他微微勾起嘴角,稍微一用力,素嫣身上的衣服便被撕去了一大半,露出了粉色的肌肤,“你只是别人送给我的一个玩具。懂么?玩具而已。”“放开我!”素嫣拼命挣扎起来,“你这个禽兽。”“啪”的一声在屋中响起,素嫣又挨上了一记响亮的耳光。“禽兽?哼哼~~~这个称呼还真是新奇。”木王爷连连冷笑着。手却没有停下来,很快将素嫣仅剩的衣物全部剥去。顿时屋中一派春光。没有任何的前奏,他直接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钻心的疼痛淹没了素嫣。眼泪不受控制扑簌扑簌的掉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穿来后就要受到这些不公的待遇?为什么自己要被这个不认识的男人这样的侮辱?为什么?!!看着身上喘着粗气的男子,素嫣在心中狠狠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对你千倍万倍的报复!意识却渐渐模糊起来,好痛,好痛。不知道过了多久,素嫣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已经穿戴好衣物。而木王爷在一边冷冷的看着自己。旁边的丫鬟端着碗浓浓的黑色药汁。“喝掉。”王爷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素嫣疑惑的看了看丫鬟手里的药,再看着丫鬟眼里的不屑,顿时明白过来。轻轻接过碗,猛的往嘴里灌起来。“咳~~”因为喝的太急反而呛着了。喝完后将碗递给丫鬟,至始至终没有抬头看床前的男人一眼。丫鬟看着脸色铁青的木王爷,战战兢兢退出了房门。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妾室这样的喝药。哪个不是对着王爷撒娇不肯喝?木王爷看着眼前无视自己的女人,心里顿时怒火滔天!居然这样喝药,仿佛怀上自己的孩子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喝完药居然翻身就睡了过去。好!很好!柳素嫣!我们以后多的是时间。我们慢慢玩,不着急。――――――――――――――――――――――――――――――――――――――――-正文第五章废妾自那晚木王爷怒气冲冲从素嫣的屋里离开后,就再没来过。三天后一脸苍白的小草出现在素嫣的屋里,素嫣惊喜的上前握住小草的双手。小草却冷冷抽出自己的手:“夫人~~~”素嫣打断小草的话:“对不起,是不是还在气我为你求情却多受了惩罚,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那么变态的人!”“嘘!”小草赶紧捂住素嫣的嘴唇,低低的急促说道,“夫人,你不想活拉?这样说王爷!”“他就是变态,居然下令打你,你还这么小。”素嫣拿开小草的小手。“嘘,夫人,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了,别再说了,奴婢求你了!”小草着急的快哭了出来。“知道了,只要你不生气了我就不说了。”素嫣瞪大眼睛看着小草。“是是~~夫人。”小草无奈的看着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素嫣这才从小草口里得知,变态王这几天没来骚扰自己是进了宫去,和皇上商议什么要事去了。这也让素嫣乐的清闲,身体也在这几天慢慢恢复起来。坐在门前的阶梯前,看着院中盛开的花朵,素嫣的思绪万千。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来到这?为什么自己会遇到个这么变态的男人?痴痴的想着,连身后响起的脚步声也没有注意到。木王爷回府后就直接来了素嫣的青莲阁,自己也不懂为什么回府就想先见到那个无视自己的女人。看到素嫣时,她正在看着满院的百花发呆,微风拂来,将她的青丝轻轻吹乱。露出一张苍白却恬静的脸。那么专注的在想着什么呢?为什么看似如此柔弱的身体却那么倔强的反抗着自己,不肯屈服?难道自己真的如此没有魅力?“看来你还很有闲情逸致啊,在赏花。”素嫣身后响起那个冰冷而危险的声音。素嫣却连头也没回,淡淡说道:“恩,是啊。”下一刻,素嫣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猛的提了起来,对视着那双邪媚的桃花眼,眼底的怒火几乎就要喷薄而出。素嫣露出淡淡的讥诮笑容:“怎么?王爷又要动手?也是,欺负女人本来就是你的拿手好戏。”感觉抓在自己衣领的手慢慢松了下来。“王爷~~~”一个娇嗲的声音传来。素嫣偏头看见一个浓妆艳抹的火辣女子扭着腰款款走来。“怡香你怎么来了?”木王爷冷冷问道。“人家想王爷了啊,听闻王爷回来了就来见王爷了。”唤怡香的妖艳女子靠了过来,身体紧紧挨着木王爷。“是么?”木王爷肆虐的笑起来,大手一环,抱过怡香的蛇腰,搂在了怀里。“王爷,你好讨厌~~还有人看着呢。”怡香扭捏着,将脸欲埋向木王爷的怀里,想努力羞红脸,无奈怎么也憋不红那张胭脂过厚的脸。素嫣冷冷看着眼前的两人,真是好笑。这在演的什么戏?看着素嫣眼里的不屑,木王爷心里又是滔天的怒火,这个女人,这是什么眼神?仿佛将一切都看的穿一样。“柳素嫣!看到夫人还不行礼?”木王爷阴冷的说道,“你还是没学会规矩啊。”在木王爷怀里的怡香惊讶疑惑道:“她就是王爷新纳的素嫣妹妹啊?”“同为妾也要行礼么?”素嫣不卑不亢的问道。“同为妾?”木王爷嘴角挂起一丝冷酷的笑,“谁说你是本王的妾了?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本王的妾,只是一个丫鬟,一个暖床的丫鬟。”一语既出,怡香惊讶,素嫣淡然。就这么突然的,木王爷废了刚纳进府不久的第五个小妾。这个消息在当天晚上便传遍了全府。素嫣淡然的微笑着,给怡香行了个礼,便随小草去了总管那报道。看着远去的素嫣,木王爷心里涌起一丝挫败,到底怎样才会让她屈服?“怡香,你认为本王的相貌如何?”木王爷回头看着怀里的美人问道。怡香虽诧异木王爷为何如此发问,却依然认真回答道:“王爷是当今最好看的人。”“那怡香爱本王么?”木王爷嘴角翘起。“妾身当然爱王爷,胜过自己的生命。”怡香大肆表达着自己的爱意。这个完美的男人,完美的脸,完美的身材,有权有势,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木王爷看着怀里这张洋溢幸福满足的脸,心中却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猛的推开怡香,“你先回去,本王晚上再来找你。”一听这话,怡香欢天喜地的离去了。――――――――――――――――――――――――――――――――――――――――――正文第六章不是好欺负的素嫣擦着桌子,眼神却痴痴看着窗外树上的小鸟。无意中穿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除了彷徨,还是彷徨。现实不是想象的那么天真,想起以前看的小说什么太妹闹王府,真是天大的笑话。如果有人敢莫名其妙指着一个王爷的鼻子骂街,那么现在铁定是在监狱里。最后连尸体都找不到。想靠着自己前世的一点知识去谋生,更是天真的想法。如今连走出这个大门都是不可能的事。穿越女就很了不起么?古人并非都是傻瓜!男女平等在这根本就是个没人敢讲的笑话!!素嫣深深的叹了口气,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逃离这里?问题是该怎么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向往自由。宁愿做一只没有脚的小鸟,一直飞,迎向太阳一直飞。死的那刻便是自己落地的时候。又想起那晚自己所受的侮辱,素嫣狠狠咬了咬嘴唇。一定要逃!“喂,那边的,擦桌子的那个。”一个尖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象是在叫我?素嫣茫然抬头,看见一绿衣裳的丫鬟叉着腰瞪着自己。“看什么看?就是在叫你!”绿衣裳的丫鬟提高音调,“把水给我端过来。”素嫣嘴角扯起一丝冷笑,虽然知道这些人都是来落井下石的,不过也快了点。没有理会绿衣裳丫鬟的叫嚷,素嫣依然低头擦着桌子。见素嫣居然毫不理会自己,绿衣裳的丫头气急败坏的冲了过来,一脚踢向素嫣旁边的水盆,怒叱道:“你聋了啊!”素嫣看了看地上的水,心里叹了口气,又得再擦过了。眼见素嫣完全无视自己,绿衣裳的丫鬟恼羞成怒,抓起盆子高高举起。哼!素嫣这回真怒了。看来还真是人善被人欺。不与她计较居然还想把水泼在自己身上。同样是丫鬟也想这么欺负人。素嫣腾的站起来,死死看着眼前的人,眼神发出骇人的光芒,一字一句慢慢吐道:“你试着泼下来看看!”看着素嫣冰冷的眼神,绿衣裳丫鬟竟开始胆怯起来。转念又想,怕什么?她已经是个被废的妾!再说是自己主子吩咐这么做的。想到此,气势又嚣张起来,猛的把水一泼,趾高气扬道:“泼的就是你怎么了。”素嫣缓缓抹了一把脸上的脏水,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猛的一巴掌挥出,狠狠打在了丫鬟的脸上。顿时,丫鬟的半边脸肿的老高,五个手指印清晰异常。丫鬟被打的蒙了,捂着脸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呸!”素嫣狠狠的啐了口,“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也是个丫鬟,有什么资格来打我?”心里却暗爽起来,原来抽人耳光这么解气。把手放在背后还能感觉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哼!我可不是好欺负的!“啊~~~!!!”挨打的丫鬟终于回过神来,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不可置信的指着素嫣,结结巴巴道:“你~~你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我是谁么?”“难不成你也是给王爷暖床的丫鬟?”素嫣一脸戏谑的冷笑。丫鬟一征。“既然不是,那难道你是王爷的哪个妾室?不过不该穿成这样啊。”素嫣围着丫鬟转起圈打量起来,嘴里发出啧啧的不屑声。绿衣裳丫鬟的脸气的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和自己身上绿色的衣裳成了好看的对比。绿衣裳丫鬟使劲一跺脚,丢下句:“你等着。”便气冲冲的离去了。素嫣将双手环在胸前,冲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我等着呢。”不想,远处一双深沉的眼眸将一切收到眼底。突然,素嫣背心一阵发凉,暗想,莫非这么快就要感冒?还是赶快去换身衣服。一个冰冷突兀的声音传来:“想不到你如此有暖床丫鬟的自觉啊,呵呵。”素嫣一个哆嗦,因为这个声音太熟悉,熟悉的可怕。那个变态王,没有感情一般的冰冷残酷的变态王!!!我没听见!我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素嫣装做什么都没听见一般,掂着脚尖就想溜走。身体却突然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耳边是那个变态王冰冷的声音:“怎么,小东西,想装做看不到本王?你可知道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声音不带一丝的波澜,却让素嫣听的心惊肉跳。正文第七章陷害声音不带一丝的波澜,却让素嫣听的心惊肉跳。素嫣想像刚才一样抽丫鬟那般也狠狠的抽这个变态王一耳光,但是她明白,那是想想。如果付出这样的行动结果会怎么样。“怎么会呢?见过王爷。我只是怕自己一身脏水污了王爷的衣裳。”素嫣尽量压低声音做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来。木王爷有些惊讶起来,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驯服起来?再看看素嫣握紧的拳头在微微颤抖,顿时明白过来。“小东西~差点被你给骗了。”木王爷捏住素嫣的下巴,猛的将素嫣的脸掰正。迎见一双依然带有深深鄙视的眼眸。“呵呵~”木王爷轻轻笑出了声,这才是她。就想着这个小刺猬怎么可能这么快对自己屈服。“王爷,容奴婢告退,换身干净的衣裳再来伺候王爷。”素嫣咬着牙一字一句慢慢说道。“半刻钟后我在书房如果没见到你~~~”王爷在素嫣的耳边轻轻吹着气,柔柔的说道,“那么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的哦。”素嫣背心一阵一阵的发冷,低着头,一言不发,退着离去。这个变态王!素嫣回到和小草住的屋子,恨恨的脱下衣服,使劲搓了又搓。你等着,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要你求饶。拿出干净的衣裳,却自己又叹了口气,唉~~~要变态王求饶,这个理想还真是遥远。半刻钟是嘛?还早,先偷懒会,躺会先。摸了摸不算柔软的枕头,素嫣咚的一下跳上床。却被一个硬硬的东西胳的生疼。“什么东西?”素嫣龇牙咧嘴的摸出床单下的硬物。是一块碧绿通透的玉佩!素嫣顿时愣了,脑袋飞快运转,这个画面好象很熟悉!是非常的熟悉!接下来!接下来就是有人来捉脏!啊!我被人陷害了。我XX他全家!素嫣此刻毫无淑女形象的蹦跳着,将陷害自己的人骂了全家加祖宗二十八代。素嫣猛的蹦下床。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屋外已经响起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俨然还有刚才被打的那个绿衣裳丫鬟尖刻的声音。这块玉佩一看就是上乘的,那个丫鬟不可能有这么贵重的东西!难道?素嫣眼睛一转,已经明白过来,定是绿衣裳丫鬟背后的人指使她来找自己的茬。没想到被自己抽了耳光,所以现在出这手来陷害自己。这些愚蠢的女人,就不会搞点其他的花样?素嫣在心里深深鄙视这些争风吃醋的愚蠢女人。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愚蠢的办法却很有效。看看屋子周围确实没有可以藏玉佩的地方。丢到窗外?外面的人势必马上就看到。真倒霉啊!素嫣想仰天长啸了。屋外吵吵嚷嚷的一群人已经闯进了屋。绿衣裳的丫鬟肿着半张脸走在前面,眼神毒辣的恨不得立刻吃了素嫣。后面是个打扮妖娆的美丽女子,努力掩饰的端庄仪态却被眉间暴露的一点点狰狞破坏殆尽。“喂!”绿衣裳女子恶狠狠指着素嫣的鼻子。素嫣冷冷的看着作态的这群人,有些想吐,也有些悲哀。她们活着是为了什么呢?为了争那点可笑的宠?还是为了践踏别人的尊严来维护自己的尊严?“来找这个?”素嫣猛的将手中的碧绿玉佩狠狠摔在地上。眨眼,原本流光溢彩的美玉就成了几块。所有人张大了嘴巴,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良久,绿衣裳丫鬟身后的妖娆女子才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我的玉佩!!王爷在我生辰时候送我的碧心玉佩!你这个该死的贱人!”喊罢,妖娆女子已经不顾仪态猛的扑了上来。素嫣开始一见妖娆女子的哭天抢地,乐的心里笑开了花,活该,拿自己那么喜欢的贵重玉佩来陷害自己。正阴笑的抽搐,却见那妖娆女子已经不顾仪态冲自己扑了过来。素嫣大吃一惊,第一反应是英勇的迎上前去,结果当然是和妖娆女子扭成了一团。待两人扭成一团,妖娆女子被抓的发丝凌乱众人才反应过来,死死抓扯素嫣的头发,手腕将素嫣拖开。众人掐的掐,踢的踢,将素嫣推倒在地。小心扶起妖娆女子,仔细为她理好散乱的头发。搬过凳子,服侍她坐下。“贱人!”妖娆女子坐好后就立刻左右开工抽起了素嫣的耳光。素嫣晕头转向,却依然瞪着眼睛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看什么看?这个贱人,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本让王爷一回府就先去你那。给我扒光她的衣服!”妖娆女子眼睛冒着绿光,歹毒的说道。正文第八章恐怖的女人众人犹豫起来,虽然是自己主子的命令,但是素嫣毕竟是个伺寝丫鬟。而且现在明显是自己的主子气的晕了头,没有理智的下了这个命令。眼见众人的犹豫,妖娆女子更是气急败坏,尖着嗓子怒喊着:“你们的胆子都大了是不是?都不把我放眼里了是不是?是不是也要学她这个贱人连我也打?”众人还是畏缩着不敢动手,要知道木王爷的性格喜怒无常。无端废了这个妾不代表下人们也可以随意欺辱她。“反了!都反了!!”妖娆女子已经快被气疯了,今天第一次被个丫鬟反抗,现在众人居然无视自己的命令。她腾的猛然起身,自己走到素嫣的身边,一脚狠狠踹向被强迫跪下的素嫣的下体。素嫣心里把这个愚蠢的女人骂了十万八千次,拼命挣扎着想闪开。无奈身边几个丫鬟死死的按住了她,结结实实挨了这一脚。好痛!素嫣眉头紧皱起来,这个女子还真是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看着闷哼了声的素嫣,妖娆女子总算露出了进了屋后的第一个笑脸。“蠢女人。”素嫣不屑的小声啐了口。“你说什么?!”妖娆女子高声尖叫起来,“你这个贱人敢骂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说罢,真的用手撕起素嫣的嘴巴。真倒霉!痛死了,怎么老遇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事。素嫣痛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却只能用杀人的眼光看着眼前这个面部已经狰狞的女人。“骂啊!你刚才不是还骂我么?现在骂啊!”妖娆女子已经有些陷入了疯狂,死命撕着素嫣的嘴巴。我骂~~~你以为我不想骂你啊?我话都说不出来怎么骂。素嫣晃动着自己的脑袋,企图挣扎开在自己嘴上的咸猪手。待妖娆女子累了,坐了下来,死死看着面前嘴巴肿起的素嫣。“呸,你这个丑女人。”妖娆女子呸了一口,“她们不敢脱是吧?我来。”说罢,挽起自己的袖子真的要准备扒素嫣的衣服。这下素嫣真的有些慌了,这个愚蠢的女人还真想扒光自己来羞辱?“主子~~”旁边绿衣裳的丫鬟怯生生的开了口。她明白自己的主子就是很冲动,一听到怡香说王爷刚回府就去找了这个女人,就沉不住气了。那个怡香明显是想利用自己的主子来为自己出气。如果最后王爷要怪罪也怪不到她的头上。那个阴险的女人,总是这样摆布自己的主子。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屡屡发生。想到此,她虽然怕自己的主子责怪,但是还是鼓起勇气开了口。“怎么?碧儿,你也要违抗我么?”妖娆女子瞪起眼睛看着自己的贴身丫鬟。“不敢!主子!”唤碧儿的丫鬟忙不迭澄清,“主子,她偷了您最心爱的玉佩,那是王爷送您的礼物啊。禀告王爷后再做定夺也不迟啊。”妖娆女子愣了愣,想起王爷喜怒无常的性格顿时冷静下来。虽然自己现在很想羞辱眼前这个女人,但是如果王爷怪罪下来……“哟,雨嘉妹妹这是怎么拉?怎么搞的这样狼狈啊?”门口传来一个讥诮的声音。是怡香!上次在自己园子里见过的那个火辣女子,怡香。素嫣抬头看着门口那抹红衣。雨嘉脸上尴尬起来,没有答话。“难道?!雨嘉妹妹不会是被这个废妾给打了吧?”怡香用袖捂住自己的红唇,故做惊讶道,“天哪,这天难道要塌了?!居然有下人敢打主子了!”听着怡香尖酸刻薄的言语,素嫣暗道不好。这个女人分明是来落井下石的。唤碧儿的丫鬟心中也连连叫起苦来,这个女人分明是来害自己家的主子。明知道自己家主子咽不下那口气,而且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也未免太巧了。唤雨嘉的妖娆女子突的转过脸,狠狠看着还跪在地上的素嫣,脸孔扭曲起来,一个伺寝的废妾而已,我还处置不了么?素嫣看着眼前女子的脸越来越扭曲,冷汗直冒。她明白女人一旦失去理智将是多么恐怖。雨嘉冲上前,扯住素嫣的头发猛的往后拉:“你这个贱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你。”一边的碧儿见事不好,忙拉住自己主子的手苦劝道:“主子~”话音未落,脸上已经结结实实挨了一耳光。“滚!连你也想违抗我么?”碧儿一怔,捂住脸黯然退到了一边。“给我抓紧了她。”雨嘉森然吐出句话。“嗤~”的一声,雨嘉猛的撕开素嫣身上的衣服。“住手,你这个蠢女人!”素嫣用尽力气喊道。不要!为什么我要受这样的侮辱?“哟,看这丫鬟,居然骂雨嘉妹妹你啊~”门口那个声音适宜的冒出句话。素嫣无力的挣扎更是引起了雨嘉的凶性,更加用力撕起了素嫣的衣服。“贱人,贱人!!!”雨嘉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素嫣拼命的挣扎着,眼睛狠狠的看着周围每一张脸,她要记清楚,记清楚这里的每一张脸!雨嘉的脸越发狰狞起来,肆虐的大笑起来。屋中突然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爱妾这是给我上演的哪出啊?”声音轻轻的,却冷的像千年冰魄,瞬间冻结了屋中所有人的动作。――――――――――――――――――――――――――――――――――――――――正文第九章求饶?淡淡的声音却如同千年冰魄冻结了屋中所有人的动作。“王~王爷。”刚才还满脸狰狞的雨嘉瞬间变的温柔可人起来,乖巧的站起身,柔情万种的迎上去,只是颤抖的声音显示出心里的不安。“这,是在做什么?”木王爷还是口气淡淡的懒散问道。“这个丫鬟偷了王爷送我的玉佩。我最宝贝的碧心玉佩啊。”雨嘉此刻哀怨的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这个贱人见事情败露了还把玉佩给摔坏了。”木王爷听到贱人两个字时,眉头微微皱了皱。只是瞬间那么轻微的动作,以至于没有人看见。地上跪着的素嫣发出一声冷哼,讥讽的看着眼前的人。默默的整理着自己已经褴褛的衣衫,演吧,演吧,变态王,我看你怎么处理。又是那种似乎能看穿一切的眼神,又是那种讥诮的态度。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看着地上狼狈的素嫣,木王爷一怔。木王爷轻轻拣起地上已经摔成几块的美玉,看着素嫣的脸,眼神变的如漆黑的夜空般深邃起来。不是她!自己为什么这么肯定,不知道。但是他就是知道,她绝对不会偷雨嘉的玉佩。不过,这摔玉佩嘛,还真像是她的风格。将破碎的玉佩把玩在手里,木王爷意味深长的看着一脸不屑的素嫣,轻佻的开口问:“你,还有什么说的?”“我没拿。”素嫣云淡风轻的吐出三个字。嚣张的态度让一旁的雨嘉更是抓狂,她开始有些不顾形象的大声呵斥道:“贱人!还说不是你偷的,现在人赃据获!”木王爷却突然绽放出一个绝伦的笑容,富有磁性的声音轻轻回荡在屋中:“柳素嫣,你可知道偷窃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我说了,我没拿过。”素嫣还是淡淡的说道,口气里却已是不耐的坚定。“偷窃的人王府可以自行处置,处以鞭笞。”木王爷露出蛊惑的笑容,慢慢蹲了下来,在素嫣的耳边轻轻的,以只有她可以听的到的口气说道,“求我,求我我就相信你没拿过。”素嫣的脸色倏变,无耻!堂堂王爷居然无耻到这个地步!居然威胁自己。素嫣咬紧银牙,一言不发。求他?他给自己的侮辱还不够么?为什么要对他低头?但是!鞭笞!好象会很痛啊。抽个几十鞭下来我还有命不?这个该死的变态王,他的神情根本就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根本就是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蠢女人陷害自己的。现在却拿这事来威胁自己。素嫣抬起头愤恨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无耻!!!木王爷看着素嫣眼里的怨毒目光,玩味的笑了起来。小东西,你是求我呢还是送掉自己的性命呢?自己还真想看看这个倔强的小东西屈服的一面。自己卑鄙么?呵呵,好象还是第一次这样对待一个女人。她是第一个对自己这般毫不做伪的排斥甚至是厌恶。越是倔强,越是想看到她屈服的恹恹模样。想到此,木王爷嘴角的弧线越来越明显。素嫣舔了舔自己干涸的嘴唇,看着笑的像一只骚狐狸的变态王,心里做着强烈的斗争。是,自己是很要强,但是小命好象也满重要。这些曾经羞辱过自己的人,怎么能就这样便宜了她们。突然,素嫣咚的一声将头靠在地上,双手伏地,口里突兀的断断续续干嚎着:“王~~~~爷~~~~啊~~~~~我~~~~~求~~~~您~~~~拉~~~~~”木王爷整一哆嗦,被这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屋子里所有的人顿时全部石化,因为这个腔调似乎有那么点,有那么点哭丧的感觉。众人当然不敢说出口,只是诧异的看着素嫣怪异的举动。素嫣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依然卖力的鬼叫着:“王~~~~~爷~~~~~啊~~~~您~~可得~~得为我~做主~~~啊~~~~我~~可是~~无辜~~的啊。”王爷的脸已经绿了,这个腔调不是哭丧的是什么?!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混帐!混帐!!我还没死,就开始为我哭丧。真有你的,柳素嫣。现在自己该说什么好?木王爷现在又好气又好笑。更加玩味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女人,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地上的素嫣依然低着头在卖力的哭着丧,丝毫没感觉到木王爷那危险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一直探究着。正文第十章修罗素嫣低着头鬼哭狼嚎着,不用看也知道那个变态王恐怕脸都绿了。现在我是求你了,看你怎么办?素嫣忍住嘴角越来越明显的弧度。“好了,起来。”木王爷闷声制止,“如果你是被冤枉的,自然会给你个交代。”“谢王爷~~~~~”素嫣拖长声音鬼叫着起身。叫的木王爷一身的鸡皮疙瘩。雨嘉捏紧的手心全是汗,柔柔的凑上前去,轻言细语对着王爷撒着娇:“王爷,您可得也为我做主啊,那是我最心爱的玉佩啊。”木王爷面无表情,不着痕迹的推开身边的雨嘉,淡淡问道:“玉佩什么时候不见的?”“昨天就不见了。”雨嘉低着小心说道,却用眼角瞟着木王爷的脸。“昨天?”木王爷低低笑起来,“爱妾可是记错了时间?昨天什么时候?”雨嘉的口气开始着急起来:“昨天下午就不见了呢。”“昨天下午?”木王爷看了看手中的碎玉,再看了看一边瞪着自己的素嫣,“昨天下午你可知道本王和谁在一起?”雨嘉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头,昨天下午木王爷回府就去找了那个该死的贱人!“不是,妾身记错了,是今天,今天不见的。”雨嘉忙不迭的说道。素嫣往上翻了翻白眼。“呵呵~”木王爷忍不住笑出了声,却笑的雨嘉背心一直发凉。木王爷对她的宠爱她是知道的,但是她也知道木王爷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之间耍心计,明争暗斗。她不要!不要成为另一个芑妃。那个好不容易爬上王妃宝座的女人,因为被王爷发现她是……结局居然是……现在心里开始后怕起来,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一听怡香那个臭女人说王爷一回府就来找这个丫鬟,自己就沉不住气来。原来她就是想利用自己来为她出气,自己却站在一边看戏。狠狠看了眼在门口一副低眉顺眼的怡香,雨嘉恨的咬牙切齿起来。“爱妾怎么发现玉佩不见了就知道一定在这?”木王爷永远是淡淡的懒散口气,却是这副口气听的雨嘉心惊肉跳起来。“因为~因为有人看见她鬼鬼祟祟进过我的房。”雨嘉结结巴巴说道。素嫣忍不住翻起变态王的白眼起来。木王爷忍住笑,看着素嫣:“你有什么要说的?”“奴婢从昨天才贬为丫鬟,没出过青莲阁,只去过下人房和王爷的书房。其他地方不认识路。”素嫣尖着嗓子冷冷憋出一句话,再补充道,“王爷可以做证。”木王爷偏过头,看着身子有些颤抖的雨嘉,口气已经霍然阴冷:“爱妾可是听清楚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些女人永远不知道满足?为什么总想着打压别的女人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是~是碧儿说,她说看到这个女人进过我的房间,然后我的玉佩就不见了!”雨嘉努力稳住身形,试图用最后的说辞来说服王爷。一旁的碧儿脸色瞬间变的惨白,猛的跪下身去,使劲磕着头,嘴里却一直喊着:“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奴婢是看错了看错了。”“闭嘴!”木王爷此刻的脸阴沉的骇人。够了,这些女人真的把自己当傻子来耍么?“来人,都拖下去。”木王爷森然吐出一句话。拖下去?啥意思?素嫣看着进来的侍卫将满屋子的女人一个个全拖走。“王爷,饶命啊~~~”屋子里全回荡着一个腔调。雨嘉扑上前来,紧紧抱住王爷的大腿,苦苦哀求着:“王爷,饶了我吧……”话音未落,木王爷已经粗暴的一脚踢了上去,正中雨嘉的胸口。雨嘉如破碎的布偶般往后飞去,口出喷出鲜血在空中划过长长的血线。为什么?为什么这些蠢女人总想玩弄自己?木王爷的脸狰狞的恐怖。木王爷转过头冷冷看着门口发抖的怡香,吐出一个字:“滚!”又是一个自以为聪明的蠢女人罢!素嫣傻傻的看着这一切,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恐怖的男人!当初把自己关柴房看来还是很轻的惩罚了。根本就是把人命当儿戏。他不是人!不是人!是恶魔!那张绝美的脸此时在素嫣的眼里却是修罗,地狱来的修罗!――――――――――――――――――――――――――――――――――――――――――――――-正文第十一章才刚开始素嫣的脑袋此刻一片空白,只是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变态王转身冷冷的看着她的时候,素嫣才猛然打了个哆嗦,怯怯迎上变态王的目光。“你,害怕了?”变态王的嘴角上扬起来。“我~我为什么要害怕?”素嫣嘴硬道,已经苍白的脸色却暴露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变态王不再言语,伸手一把拉过素嫣,大步往外走去。素嫣紧闭上眼睛再猛的睁开,怕什么?自己干嘛要害怕?回头看了看在地上的雨嘉,心中复杂万千。其实也是个可悲的女人吧。只是为了眼前这个冷酷男人的宠爱,做出这样愚蠢的事。地上的雨嘉嘴角在不断冒出鲜血,怕是进的气比出的多了吧。素嫣终于领悟到,在这个现世,女人不能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该挑战男人的智商和耐心,特别不该挑战眼前这个有钱有权的恐怖男

《冰山王爷的废妾》.txt

《冰山王爷的废妾》.txt

上传者: 嘻嘻2000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3 举报

简介:好看

《冰山王爷的废妾》 作者:无意宝宝 第一章 意外 “这个该死的无良老板这回发的什么神经,居然提前结束了出差。”李云边走边嘀咕。给自己的死党 打电话想叫她来接机也没人接电话。那家伙在搞什么啊?真是的。连我的电话也不接。 转念一想却高兴起来,可以马上回到那个温暖的家,见到那个永远对自己温柔微笑的脸。突然见到自 己,他会怎么样呢?开心的将自己抱起来?还是马上去做几个自己喜欢的小菜? 到了家门口,掏出钥匙,轻轻的开了门。虚掩着的卧室传来低微的声音,他在卧室!李云轻手轻脚走 向卧室,想象着他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走近卧室却听见一阵男人低沉的喘息声,和一个女人的娇声。李云瞬间像被雷劈了一般,因为这两个 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了。 一个是自己心爱的他!另外一个是自己最信任的她!!! 现在自己该做什么? 掩面哭泣离去? 推门痛声斥责两人? 然后自己消失?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存活在世上? 记得有杂志特意报导过这类事件,女主怎么样了,好象跳楼了。 李云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全身颤抖着。 自杀?我自你们两个狗男女的头啊! 李云用尽全身力气猛的推开门闯了进去,然后脚下一滑,眼一黑,没了知觉。 头好痛,头好痛啊~~~ 可是为什么我的脸更痛啊? 猛的睁开眼睛,正挨上一记响亮的耳光,耳边一个声音震的自己的耳膜发麻。 “不嫁也得嫁,死了也要把你的尸体抬到王府!” 李云摸着自己异常疼痛的脸庞,看着周围全是古装的一群人,愣了。 这是唱的哪出? “老爷,我求求你了,别打了,她好歹也是你的女儿啊!”一个哭天抢地的声音打断了李云的发呆。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373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