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澹澹的味道.txt

澹澹的味道.txt

澹澹的味道.txt

上传者: yyluvian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2 举报

简介:网王同人 完结

本书由网王夏忆坊为您整理制作更多txt好书下载请访问:http://aiwangwang.uueasy.com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网王)淡淡的味道(手冢BG)作者:静世  Chapter1豪华不失幽雅的大厅,被布置地典雅又活泼,大大小小的人有说有笑地聚在一起。这是一个宴会,一个生日宴会,柳生家的小大小姐五岁的生日派对。欢乐的笑声不断地从大厅里传出,一个小小的身影被众人围在一起,笑得异常灿烂,漂亮的稚颜布满喜悦,开心地和周围的人小孩说说笑笑,手舞足蹈地表达自己的心情。可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和那个女孩有几分相似的女孩,祖母绿的眼眸无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这一切都引不起她的注意,她沉醉于自己的世界里。这个角落和大厅形成了两个完全不相关的世界。两个女仆打扮的女子看见那个角落里的小小身影,瞬间八卦之魂燃起。“小二小姐又自己一个人躲在一边了,一言不发的,不会传言是真的吧,二小姐有自闭症?”“这肯定是真的!经常一个人躲在一边,又不和人说话!我听真子说,她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呢!”“小二小姐不会是哑巴吧!?”“谁知道呢!小大小姐和小二小姐是双胞胎,小大小姐人见人爱,活泼开朗的,那嘴可是甜得,连老爷都哄得眉笑颜开的,喜欢得不得了!这个小二小姐啊,整天阴阴沉沉,沉默寡言的。别说老爷了,连少爷和夫人都不待见她呢。”“你看,柳生家有谁把她当小二小姐的,只是一个空名罢了。今天同样是她的生日,有谁记得这个小二小姐呢!”“我看啊,对于外面,别人就只知道小少爷和小大小姐而已。”“小二小姐这个阴沉的性格,谁喜欢啊!让我选,当然是小大小姐啦!而且小大小姐懂事有礼,对下人也不错呢!”“是正常人都这样吧……啊……上原管家看过来!快点干活!”察觉到上原管家的视线,两人立刻招呼客人去了,被捉住在说主人的坏话,就算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姐,也会被受罚的!他们可不想丢了这份优厚的工作!那两个女仆根本就没有顾及主人翁的感受,也没有避忌女孩,因为她们知道整个柳生家根本就没有人会听她的,而且这个小二小姐可能还是一个哑巴,她能够说,再说吧!她们的话并没有引起女孩任何波澜,她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听着这一切,仿佛她们说的是另外其人。眼前五颜六色的头发,眼眸,无论怎么看,也看不出是染色的,他们也不会一直戴着有色的隐形眼镜,他们究竟不是那个世界的人。五年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她还是不能接受,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实!是的,她在逃避!她怕一开口就回不去,不闻不问,只做一个旁观人!可是……已经五年了!其实前两年的时候,柳生家的人还是对她不错的,可是因为她的阴沉和双胞胎姐姐的开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任谁也不喜欢阴沉的性格,久而久之,家人的渐渐疏离,仆人对她越来越轻视,就形成了现在的局面。就算这样又如何呢!当自己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那一刻,她也放弃了他们,她有什么资格去埋怨呢!回去,成为自己现在唯一的意念,唯一支持下去的意念!但是,这个意念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越来越薄弱,难以支撑下去,她该怎么办呢?到时候,她又该何去何从?一辆黑色的宝马在马路上飞驰,而车内坐着柳生家的五口人,后座笑语连连,温馨得让人会心一笑。司机――日谷听着后面欢声笑语,也露出浅浅的笑意,转头看见坐在副驾驶座的小女孩双眼无神地直视着前方,稚嫩的小脸毫无一丝表情,静静地坐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世界,没人走进去,她也不走出来。轻叹一声,虽心存一丝疑惑,然后他专心开车。主人的家务事,只是一个司机的自己并不能多嘴,也无能为力。北海道位于日本北部,面积占全日本的五分之一,是日本四主岛中最北的岛屿,日本第二大岛。8月的北海道,气温介于18~20,不太冷也不太热,气候舒适宜人。今年的暑假,柳生夫妇带着三个儿女前往,柳生绫子的娘家,度过酷热的暑假。柳生绫子,原名德川绫子,德川家并不是富裕的大家族,不过在北海道也颇有名望,也算是名流家族。而柳生皓人和德川绫子是大学同学,相识相恋,进而成为夫妇。柳生绫子有劝过父亲与她同住,方便照顾,可是老人以不舍得土生土长的故乡,而选择留下。德川一明,早年丧妻,只留下一子两女,儿子成家立室后就继承家业,他也乐得轻松把家业丢给儿子,自己享清福。大女德川绫子嫁去了神奈川,二女德川樱子嫁去了大阪,都嫁了一户好人家,他也不劳费心了。因为女儿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找到了托付终身的良人。今天德川一明心情很好,大女嫁出去多年,带着外孙回来看自己,当然高兴了!“老爷,大小姐他们到了。”在德川家做了几十年管家的石狩,微笑地对心情不错的主人,说道。“来了,呵呵!我要亲自去接他们!”德川一明一点也不掩饰脸上愉悦的神情。看着眼前占地颇广的大宅,古朴中透出威严的气势,但是也阻挡不了那生气蓬勃的气息,浓郁的翠绿探出墙头,探寻外面的世界。第一眼看见这间大宅,她就喜欢了,这里的气息和以前的家很相似,温暖的气息!“珂夏,等一下见到外公,不要失礼了,知道吗?”柳生绫子严厉地看着自己最小的女儿。这个女儿不哭不笑,阴阴沉沉的,至今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一点也不会讨人欢心,和奈奈有着天渊之别。这次本来不想带她来的,不过父亲一直都很想见见他们。不能让她在父亲的面前失礼了。柳生珂夏淡淡地点了点头。呵!她在他们的心中,都是失礼丢脸的存在。见状,柳生绫子的蓝眸闪过一丝不耐,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很快就被自家宝贝女儿――柳生真奈,甜美的笑声吸引过去。还是她的奈奈善解人意。德川一明一出门就看见多年不见的女儿温柔地注视着一对粉雕玉琢的紫发人儿,而高大英俊的温文儒雅的紫发紫眸的男子眼神宠溺地看着他们,日谷恭敬地站在他们身后。而最引起他注意的是,那个静静地站在温馨一家五步远的黑发女孩,漂亮的祖母绿眼眸闪着点点的星光,怀念地看着自家的祖宅,不过只是一瞬,那如宝石的绿眸变得暗淡无光,面无表情地看着远方。虽然心存一丝疑惑,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一面笑容地迎接女儿的归来。可是看见他们的互动,他心里的疑惑就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Chapter2翠绿的枝桠耐不住寂寞,想要探索外面神秘的世界,纷纷地伸出墙头。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走廊上,怔怔地看着这片绿意,感受那丝丝微弱熟悉的气息。感觉旁边有陌生的气息,女孩疑惑地看过去,看见一个精神抖数的老人,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不加理会,转头继续盯着那片绿意。这个女孩真的有自闭症吗?德川一明不发一语地观察了女儿一家两天,女儿一家是幸福的,他也很欣慰女儿找到了一个好归宿,而一双儿女也懂事,儿子像父亲温文儒雅,女儿像母亲活泼开朗,这无疑是一家模范家庭。只除了这个女孩!柳生绫子也和他说过她的事情,一出世就患有自闭症,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和家人的关系也越来越疏离。他看得出女儿他们都不喜欢她,而双胞胎姐姐的阳光反衬她的灰暗,遮住了她的天空!可是他不认为这样,这个女孩给他的感觉,她并没有自闭症,只是心事藏得极深,不愿别人窥探。他很好奇,如果那双祖母绿的眼眸盛满光亮的时候,是多么地光彩夺目,真是期待呢!佣人摆放好茶点,德川一明挥手让他们退下,看了石狩一眼。服侍德川一明几十年,两人亦仆亦友,石狩心神领会地退至一边,细心地为主人看守,俗称――把风!悠闲地品茗着香茶,和女孩一同欣赏那片绿意。身边围绕着若有若无的熟悉感,令女孩一愕。脑海里出现和现在同一幕的景象,一老一小的背影坐在庭院里静静地看着同一样的景色,温馨的气息围绕着两人身边。蝉叫的声音,风吹的响声,树叶发出沙沙的乐音,猫儿慵懒地躺在树上,发出舒服的叫声,老人慈祥的私语,小孩欢乐的笑声。每一种声音让女孩怀念却又悲伤。再也听不到了……“夏夏……”瞬间女孩猛然地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呆愕地看着眼前慈祥温和的脸容,和记忆中那张脸容重叠,紧抿的双唇吐出深埋在记忆深处的称呼。“爷爷。”长久以来没有出过声的嗓音,低沉沙哑,却不难听,别有一番风味。德川一明挑眉地看着眼前这个看着自己出神的女孩,小嘴吐出两个字,好像是中文。夏夏被判定患有自闭症,就没有接受过正统教育,更别谈学习中文,而现在她居然字腔正圆地吐出标准的中文语音。一直对中国文化感兴趣,他也学习过中文的!他真的很期待呢!“不是爷爷,是外公才对哦。”德川一明笑着纠正道。黯然地低头,呢喃道:“真的回不去了吗?”回去?回去哪里?而且她为什么这么悲伤?五岁的孩子居然有这么强烈的情绪?这些疑问瞬间闪过德川一明的脑海。“夏夏,有什么心事呢?”他越来越想了解这个悲伤的女孩。那久违的叫唤,令女孩心情不能平复,五年来的担惊受怕,深埋秘密的沉重,回不去的痛苦,一一压在心里,不能和别人说,不被别人了解,面对他们的疏离,她明明知道她没有资格埋怨,可是心里仍然希望有人把自己从黑暗中拉出去,告诉自己一个答案,可是没有!沉醉于在过去,被认为患有自闭症,阴沉不讨喜的性格,不会说甜言蜜语哄家人,不会撒娇,相对于自己,活泼开朗的柳生真奈是一个惹人欢喜的女孩。她以为等待,等到某一天,一觉醒来可以看见那简陋不失温馨的房屋,听见爷爷慈祥的叫唤,一声简单的问候,也会令她觉得幸福。可是每睁开眼还是看见那豪华的房间,听见那冷冰冰的公式化话语,被人无视的感觉不好受,可是她不能融入这个奇异的世界,她融入不了!今天听见那温柔的叫唤,慈祥的笑容,温和的眼神,相似的气息,一一让她恍如隔世。温热的泪水流淌过脸额,绿眸哀伤又有点惊喜怀念地注视着德川一明。爷爷,夏夏回不去了,怎么办呢!?看见女孩只是静静地流泪,不哭不闹,神情哀伤地令人呼吸一窒。德川一明举止温柔地把女孩抱在腿上,轻柔地擦拭着她的泪水,说道:“夏夏是不是有话和外公说呢,外公很乐意做一个聆听者,不收费的哦。”抬头看向他,绿眸闪过一丝迟疑。可以吗?他会相信自己吗?察觉到她的犹疑,德川一明温和道:“无论夏夏说什么,外公都会相信的。”诧异地瞪大双眼,随即心中感到一丝暖意,也释怀。无论他相信与否,都无关系。这个秘密藏在心中太久了,令她感到疲倦也心累。然后女孩淡淡地道出自己那奇异又哀伤的奇遇。水珂夏只是茫茫人海中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女子,如果一定要说出不同,也只是幼年,父母双亡,和爷爷相依为命。水珂夏的爷爷只是一个农民,妻子早逝,留下一子,就是水珂夏的爸爸。他尽心尽力地栽培儿子,希望总有一日儿子有出头之日。而儿子也没有让自己失望,他大学毕业在一家企业做经理,虽然是一名小小的经理,可是也是一番成就。之后儿子――水明浩和媳妇――黄芝在一次北京之旅相识,再次在家乡重逢相恋,然后缔结连理,成了幸福之家。虽然不富裕,却幸福温馨,然后水珂夏的降生,让这个家更加幸福。因为黄芝是孤儿,当水珂夏的到来,她可是最高兴的人,也是最为疼爱小珂夏的人。以为幸福会一直这样延续下去,可是一场意外打破了。一场车祸夺去了水珂夏的父母,让爷爷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和媳妇,从此两爷孙相依为命。虽然失去了父母是很难过,可是生活还是要过下去,至少自己还有爷爷这个亲人,十岁的时候,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爷爷过更好的生活。水珂夏也没有辜负爷爷的厚望,也实现了自己当初的承诺,从重点大学毕业,被一家外企招揽。当接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是通知爷爷,可是她也在同一时间接到了噩耗!心烦意乱的水珂夏恐慌地从学校冲出,想要立刻赶到爷爷的身边,陪伴生命垂危的爷爷身边,可是刺耳的刹车声,沉重的撞击声,浑身疼痛宛如被生生地拉扯成几块似的,这些成为了她在那个世界最后的记忆。当再次醒来,一切都变了!悔恨的泪水流淌下来,珂夏愧疚地哽咽道:“我连爷爷最后一面也见不到,我真是不孝,让爷爷孤零零地一个人躺在医院,我想回去,只是回去看一眼也好。”震惊诧异,难以置信,心疼,怜惜,种种情绪冲击着心脏,德川一明一时呆愕地看着怀里悲伤的女孩。想不到居然有这么神奇、不可思议的事情会发生在他的身边。他从来都是一个无神论者,现在这个女孩一言一行都说明她并不只是早熟,而是真真正正一个成人的言行。她是带着记忆重生在他的孙女身上,就算如此又何况,她是他的孙女而已,不是吗?搂紧女孩,温柔地说道:“爷爷不会怪夏夏的!夏夏为了赶到爷爷的身边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爷爷知道了一定不会怪夏夏。因为夏夏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啊!”珂夏震惊地瞪大双眼,怔怔地看着眼前温柔看着自己的老人,她这一世的外公,和爷爷拥有相同温和气息的外公。“真的吗?爷爷真的不会怪我?”她居然在爷爷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她却不在,她真是不孝!“爷爷知道夏夏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他不会怪你的!”轻拍着女孩的后背,轻语道:“孩子,哭吧,哭出来就一切都好了,哭吧。”压抑心中多年的愧疚,担忧,慌乱都因这句话,再也压制不住了,女孩埋首在老人的怀里,呜呜地哭出来。不像小孩嚎啕大哭,不顾任何顾忌的大哭,如小兽悲鸣地低声哭泣,那么地压抑,那么地悲戚。德川一明轻叹一声,手更加地收紧。连哭也不敢放开,完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这些年内她生活得很累吧!不过至少她哭出来了,这是一个好开始!那一场谈话之后,日子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德川一明和珂夏谁都没有提及那天的事情,德川一明应珂夏的要求并没有向其他人提及关于她的事,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他们两人。也经过那件事,德川一明完全把珂夏当成年人看待,暑假这段时间,趁着柳生一家出外游玩,他就和珂夏下棋聊天。柳生一家四口在北海道玩得尽兴,暑假很快就在愉快的时光快速地流逝了,过几天就是回校的日子,而今天就是柳生一家回家的日子。“爸爸,这段时间打扰了,我们玩得很尽兴。”柳生绫子轻笑道:“今天就要回去了,真舍不得呢!”“呵呵!记得下次来探我这个老头就好了。”德川一明呵呵地一笑。“外公才不是老头呢,外公是仙人,长命百年哦!”柳生真奈甜美地笑道。“哈哈!好!好,真奈真是会说话!记得下次来看外公哦!”“奈奈一定会的,对吧,哥哥?”“嗯,我们一定会看外公的。”柳生比吕士微笑道。温文儒雅的俊秀男子温和地笑道:“爸爸,我们有空一定会探望你的。”满意地看着这个女婿,德川一明点点头,目光搜寻到那个小小的身影,笑了笑,说道:“皓人啊,这间大宅就我一个老头子在,怪寂寞的,我想夏夏留下来陪我呢!”此言一出,众人一愕。作为一家之主,柳生皓人说道:“爸爸,珂夏她不喜合群,又不喜欢说话,会……”会失礼于你的。后半句没说,可明眼人都知道。德川一明眼神一冷,瞬间即逝,随即又笑道:“我很喜欢夏夏呢,而且北海道清幽安静,很适合夏夏,也许夏夏可以打开心结呢。”想不到女孩在那个家受到这样的对待,连至亲都是这样,可想而知,那些仆人是如何对待这个不受宠、空有其名的小二小姐。虽然我知道女孩不会介意,可是心里也一定不会好受的,知道她秘密的他,唯一可以让她放松的人。“爸爸,这个也要看珂夏的意思。”珂夏阴沉的性格,不欢不喜,问也是白问,一时的失礼,好过日后的丢脸。柳生皓人蹲在珂夏的面前,笑得温和却疏离道:“珂夏想留在外公这里吗?”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地点点头。见状,柳生皓人一愕,随即皱眉,然后想到什么,笑道:“既然珂夏想要留下,就留下吧,要听外公的话,不要失礼哦。”然后站起来对德川一明笑道:“那就麻烦爸爸照顾珂夏了。”“那当然,夏夏可是我德川一明的孙女。”德川一明意味深长地一笑。看见他的笑容,心里有一股不舒服感,不过很快就消逝,柳生皓人笑道:“那珂夏就麻烦你了。”家长的叮嘱,兄姐的无视,确定了珂夏留在北海道。德川一明温柔地一笑,对淡漠的女孩,说道:“夏夏,回家了。”闻言,女孩一愕,本来空洞无神的绿眸绽放璀璨的星光,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那么地夺目,那么地宜人。准备上车的俊美男孩,不知为何,有股想要回头的冲动,下意识地回过身,看见那夺人心神的笑容,心神一恍,那个笑容一直留在心中,难以忘怀。Chapter3德川家平时安静的氛围,现在变得沸沸扬扬,鸡飞狗跳的,仆人到处走动,忙绿地走来走去。“快点!快点!夏夏的比赛要开始啦!”平时庄严稳重的德川一明,现在却大喊大叫的。石狩嘴角一抽看着这个乱了套的老人,扶额叹息。一扯到小姐的事,老爷就会失去平时的精明,看来小姐是老爷的克星啊!呵呵,不过这样也不错嘛!小姐可是他们的宝呢!“老爷,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你不用急。”石狩笑道。“怎么可以不急!?这可是夏夏的决赛呢,DV准备了吗?”这可是夏夏打决赛,怎么可以马虎呢!?“已经准备好了。”小姐打决赛也不是一两天的事,还这么紧张,果然小姐是老爷的克星啊!“订了庆祝的酒店了吗?要正宗的中国菜,要适合年轻人玩乐轻松的,知道了吗?还有……”“老爷,一切都准备好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石狩从容地指了指古董钟。“石狩,备车,出发!”偌大宽敞,可以容纳三千人的篮球馆,声势浩大,热闹非凡!球场上红白色的两队气势如虹,各不相让,势均力敌,而观众席上的人们各自为自己的队加油呐喊,篮球馆的气氛可是达到高/潮。平时喜静的德川一明也被这种气氛感染,他兴奋专注的目光紧盯白衣的7号,看着她在球场上活跃的表现,出色的球技,冷静的判决,和队友默契的配合,一一表示女孩走出了心结,也渐渐地长大。当初把她留下的决定是对的!“老爷,小姐很开心呢。”石狩看着女孩精准地投了一个三分球,笑着和队友击掌,笑道。这个女孩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当初刚来的时候宛如没有生命的娃娃,不欢不喜,无爱无喜,随时都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似的。他也看到柳生一家对她的态度,不亲近,疏离。而女孩对此没有任何一丝情绪波动,宛如这一切对她无关,她只是一个旁观者。老爷留下她,其实他很诧异,也很奇怪。不过他知道老爷有他的想法,而相处了多年,看着女孩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绿眸渐渐有了光彩,他心感欣慰。小姐终于像一个平常的孩子了,不过她还是很安静,静静地坐在一边看书,却有安详的气息,让人感到舒适。德川家上下都很喜欢这个静如止水,动如脱兔的女孩,不骄不傲,完全没有千金小姐的陋习,是一个令人爱怜的可人儿。“呵呵!夏夏不愧是我的孙女,传得好!”看见女孩背后一个传球,传给自己的队友,然后她的队友轻松得分。听见石狩的话,笑道:“夏夏开心就好,开心就好!”“是啊,只要小姐开心就好。”这个女孩开心就是他们心中最大的愿望。“呵,这么多人疼夏夏,夏夏可能会被我们宠坏呢。”“老爷也想宠坏小姐吧。”几十年的交情,又怎会不知道他的所想呢!“可是夏夏都不给机会,太失败了。”德川一明脸色一垮。“呵呵,小姐是一个好孩子呢。”看见自家老爷吃瘪的样子,石狩强忍着笑意。“我挺想她耍耍坏,让我操心一下,一点都不像小孩子。”德川一明咕噜道。虽然知道她的灵魂是成人,不过现在她是自己的孙女,还是小孩子,在他眼中,她就是一个小孩,都不向外公撒娇,太不厚道了!“是老爷想小姐对你撒撒娇吧,小姐真的很成熟啊!”也是这点更加惹人怜爱。“撒娇是小孩的专利,被撒娇是外公的专利。”德川一明强硬道。呵呵!老爷还真像小孩子!‘哔!’哨声响起,预示着比赛结束,瞬间篮球馆爆出热烈的掌声。德川一明倏地看向球场上,看见白色球衣的女孩们兴奋地叫喊着,年轻的脸上洋溢着兴高采烈的神情。他了然一笑,自豪道:“不愧是我的孙女!”“小姐赢了呢,真是精彩的比赛!”俏丽短发的美丽女孩――明川由美抱着黑发女孩――柳生珂夏,上蹦下跳,兴奋地叫着,“夏夏,我们赢了!赢了!我们是冠军!哇!万岁!”柔顺地黑发扎成利落的马尾,如祖母绿的眼眸闪着同样兴奋地光芒,笑道:“是啊!我们赢了!”“庆祝!一定要吃一顿好的!”绿发萝莉的女孩――神宫罗亚举手表示自己的意见。一手压在绿发女孩的头上,笑得爽朗的红发英挺女孩――德川紫葵,取笑道:“你就只会吃!”“吃得是福嘛!夏夏,是不是?”神宫罗亚问一直温和注视着她们的黑发女孩。“是啊。”“夏夏,你就不要再宠坏她了,再吃下去,她就动不了。”德川紫葵不满自家堂妹拆自己的台。柳生珂夏笑道:“吃多了,不怕啊!多运动就可以了。”“哇!夏夏不带这样的!”罗亚哭丧着脸。被队长听到,自己还可以活着出去吗?想想都恐怖啊!“哈哈!夏夏说得好,让罗亚多多运动一下,就不怕肥了嘛!”由美幸灾乐祸道。“由美,你表害我啊!”罗亚叫道。“谁害你了,小罗亚?”温柔魅惑的嗓音在四人身后响起,顿时罗亚汗毛竖起,僵硬地转身看着笑得温柔,却令人背脊发凉。“队……队长!”“哎呀,看来小罗亚不想见到我呢,真伤心。”嘴里说的和神情完全不一样,绝美的容颜扬起让百花失色的笑容。对别人来说,是天使的笑容。对熟识名古屋恋歌的人来说,这是绝对是恶魔的笑容。罗亚一颤,讨好地笑道:“怎么会呢!我可是很高兴见到队长的,呵呵!”“哦,听到小罗亚这么说,真是开心呢,那么下星期的训练就奖励小罗亚,翻倍吧,加油哦,小罗亚。”名古屋恋歌妩媚一笑。只有名古屋恋歌对别人的惩罚说得好像恩赐一样,顿时罗亚只有哭的份。呜呜!队长,翻倍会死人的!其他人都给她一个‘你安心去吧’的眼神。哀怨看着他们。你们太没人性了!呜呜!“夏夏,小葵,恭喜你们得到冠军。”德川一明温柔地看着黑发女孩和红发女孩,笑道。“谢谢爷爷。”紫葵笑道。惊喜地看见老人的到来,珂夏笑着迎上去,笑道:“外公,谢谢。”对他身后的石狩,轻轻一笑,“石狩爷爷,谢谢你能来。”“小姐表现得很出色呢。”石狩温和道。“呵,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珂夏微笑道。由美一手勾住珂夏的脖子,“夏夏说得好,没有忘记我们嘛!”“夏夏才不会像你这样没心没肺呢。”紫葵吐糟道。罗亚挽着珂夏的手臂,甜甜地笑道:“对啊,夏夏是最重情重义的!”虽然有时会黑她们。看见孙女和她们相处得这么融洽,德川一明心感安慰。这孩子终于走出心结,愿意接纳其他人,融入这个世界了。“为了庆祝你们得冠,我已经在XX酒店订了房,大家一起去吧。”德川一明笑道。“XX酒店?那可是最正宗的中国菜耶,很出名的!夏夏的外公,真的可以吗?”罗亚惊呼道。那里也是很贵的!“当然!你们可是夏夏并肩作战的队友,那么你们赏脸吗?”“当然赏脸!我非常乐意,十分乐意!”罗亚兴奋地差点跳起来。其他人也十分高兴听到这个消息,不过还是要队长下决定的。名古屋恋歌有礼地笑道:“那就有劳德川老先生了,谢谢老先生的款待!”“呵呵!你们叫我德川爷爷就行了,石狩,去备车吧。”“是,老爷。”“德川爷爷请客,你们应该要说什么呢?”恋歌挑眉地看着自己的队员。众人浑身一颤,立刻恭敬地对着德川一明,一鞠躬,喊道:“谢谢,德川爷爷!”德川一明赞赏地看了恋歌一眼。这个女孩挺有领袖之风,不错!不错!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XX酒店出发。Chapter4古朴庄严的大宅门前,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翘首远望,垫高脚尖,看着路的尽头,每逢车辆的引擎声传来,他漂亮的紫眸发出璀璨的光亮,可是车从身边呼啸而过,那光亮就变得黯淡。远处再次传来车辆的引擎声,而路的尽头出现一辆黑色奔驰,男孩期待地看着飞速奔来的车,而当车停在他的面前,一直紧抿的双唇,立刻绽放出灿烂地笑容。同队员一起庆祝了这次胜利,尽兴而归,而她们也相约明天去富良野赏薰衣草,来一段胜利之旅。今晚可要好好休息一下呢!珂夏一边想着明天要带些什么,一边下车。刚走下车站稳,就被一股猛力撞得后退了一步,后背靠在车门上,稳住身子。“夏夏,你回来啦!我等你很久了!”稚嫩的嗓音在珂夏的怀里,委屈地响起。扶住男孩,听到他的话,珂夏温和地笑道:“珞珞,要叫姐姐。”嘟起嘴说道:“才不,夏夏,夏夏!”闻言,珂夏也懒得纠正了。“怎么来了?”这个男孩是她的亲弟弟――柳生璎珞,是她留在北海道的第二年出世的。在他四岁的时候,柳生一家再次来探望外公,不知为何,这个小子喜欢粘着她,怎么甩也甩不掉!柳生一家那年到来,他们并没有任何接触,因为她早已加入了篮球俱乐部――幻影,他们来游玩,而她要参加训练,而这个小子却跟着参加训练,粘得紧。柳生夫妇也奇怪自己的小儿子一来到北海道就不喜欢粘着自己,却喜欢跟着石狩东跑西走的,他们一点也没有想到她这个被留在北海道五年的女儿。因为她每次训练的时候都是石狩接送,多次抗议都被驳回,她只好无奈地接受,所以柳生一家才没有想到自己这里。而他们离开的那天,她也没有去送行,当天她去了比赛,可是被这个小子怨了很久呢!“放暑假了啊。”他可是求了爸爸妈妈很久,他们才答应在上原管家的陪同下让他来北海道的,今年他七岁了呢,才不用人陪呢!“那珞珞做完暑假作业了。”珂夏问道。“当然做完了啊!我答应夏夏的!”每次放暑假都要规划好暑假的计划,首要的是一定要做好暑期作业。“很棒呢。”珂夏夸奖道。听到最喜欢的夏夏夸奖自己,璎珞开心地抱着珂夏上蹦下跳。夏夏夸他呢!嘿嘿!“小珞和妈妈他们一起来的吗?”德川一明问道。樱子回来,怎么也不通知自己一声呢?璎珞炫耀地手舞足蹈,“我自己来的哦,厉害吧!”看着眼前的男孩一面‘夸我吧!快点夸我吧!’的神情,的确很想如他所愿,不过……“珞珞不能抢了上原管家的功劳哦。”璎珞诧异地看着珂夏,问道:“为什么夏夏会知道?”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站得挺拔如松的中年男子,温和地一笑。转身怒视着上原,不满地叫道:“上原管家,你干嘛出来啦!?夏夏都不夸我了!”说完,不满地嘟起嘴。“珞珞!”珂夏严厉地一喝。委屈地低下头,呐呐道:“我错了。”“哪里错了?”“我不应该对上原管家不满,不应该怪罪他……”拉着她的衣角,委屈地看着她,“对不起,夏夏。”“应该对上原管家说。”走到上原面前,深深地一鞠躬,真诚道:“上原管家,对不起。”震惊地看着眼前小小的身影,难以置信,柳生家最受宠,骄傲的小二少爷居然向自己低头道歉。随即反过来,他立刻扶起男孩,慌乱地说道:“小二少爷,上原担当不起啊!上原没有怪你,快点起来吧!”见男孩执意地不起来,他只好说接受他的道歉。听到他的话,璎珞跑回到珂夏的身边,小心翼翼地问道:“夏夏,我道歉了,而他也接受了。”轻柔地揉着他的头,笑道:“珞珞做得很好,记住不要迁怒别人,知道吗?”“嗯!知道了!”璎珞重重地点点头。“夏夏,不要站在门口了,快点进去吧。”德川一明来到珂夏身边,笑道。这丫头比赛完又和队友疯玩了一个下午,一定很累的了,明天还说要去富良野旅游,今晚一定好好休息才行。“小珞也好好休息,坐了飞机这么久一定累了,进去吧。”“嗯,外公。”“是,外公。”经过上原身边的时候,珂夏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牵着璎珞走进屋内。这个就是小二小姐吗?几年不见,小二小姐的变化很大,不再阴阴沉沉,笑容温和静幽,颇为宜人。而在柳生家可以呼风唤雨的小二少爷居然对女孩千依百顺,太难以置信了!被德川一明强推回房里休息,珂夏唯有无奈地接受,外加一条尾巴――柳生璎珞。看见珂夏收拾着行李,不解地问道:“夏夏在做什么?”怎么他一来到,夏夏就收拾行李了,难道夏夏不想见到自己吗?想到这,璎珞立刻红了眼眶,满面落寞地看着她。是什么时候自己会喜欢粘着她,跟着她身边的呢?四岁那年,爸爸妈妈带着哥哥姐姐和他一直来北海道探望外公。来到的第一天,就在后院的榕树下见到那倚树而眠的女孩。柔顺的黑发随风而飘,秀丽的脸容柔和而安详,翠绿的树叶飘落在她身上,是那么地安详,惬静,令人想亲近一点。他不知不觉地走到女孩的跟前,突然很想见见她睁开眼睛的样子,会是怎样?仿佛察觉有人靠近,女孩缓缓地睁开双眼,漂亮如祖母绿的眼眸好像藏着整个银河系,璀璨夺目,移不开眼。然后那双明亮的绿眸渐渐地失去光芒,变得黯淡无光,一点也不漂亮。想要再次看见那藏着整个璀璨的银河系的眼眸,他天天缠着她,看她打篮球,看她静静地看书,看她和队友嬉闹,看她对着外公温和地笑着,突然他有点妒忌外公。在柳生家,他可是最受宠的柳生璎珞,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没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后来他更加变本加厉地缠着她,连爸爸他们去游玩,他也不去了。可是她总是淡淡的样子,只是温和地看着他胡闹,直到他不满那个明川由美经常和他抢她,他才会辱骂明川由美的,却被她呵斥了!她居然为了那个明川由美骂他,她居然敢骂柳生家的最受宠爱的他!太可恶了!他才不要理她了!可是一想到她不理自己,心里又很难受!他跑了出去藏在一个树林的草丛里,难受地掉眼泪。他才不是哭了!才不是为了被她骂就难受得哭了!才不是!头顶传来温热轻柔的触感,他诧异地抬头看见她温和地看着自己,轻声地说道:“每个人都应该受到尊重,不能因为自己的不满迁怒别人,这是不对的。我知道璎珞是一个好孩子,等一下要和由美道歉,知道吗?”“你不是讨厌我吗?”“不讨厌哦,姐姐很喜欢璎珞呢。”“真的吗?”“真的。”得到肯定的答案,他欢呼地抱着她,开心道:“我也最喜欢夏夏了。”“要叫姐姐。”“不,夏夏!夏夏!”被他无赖的行径逗笑,她温和地笑了。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宛如朝露百合般清新宜人的笑容。现在夏夏不要他了吗?一想到这个可能,他伤心地低下头,捏紧了拳头。他不要!自从知道夏夏是自己的亲姐姐,他真的很开心,因为亲人就不用分开了。可是那个暑假也让自己知道柳生家并不待见这个姐姐,更加让他下定决心要保护夏夏,不让她受到伤害,可是现在不要他了,怎么办?被那边的低气压影响到,珂夏不解地看过去,敏感地察觉到那个小小的身影正在伤心。这个小子又怎么了?小小年纪的就这么多愁善感的,真是感情丰富!放下正在收拾的行李,坐在他的身边,揉着他的头顶,问道:“怎么了,像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猫似的?”像猫咪一样享受头顶舒服的抚摸,呐呐地说道:“人家才不是猫呢。”看见他口不对心的样子,失笑一声。这小子真可爱!“夏夏,你收拾行李做什么,离开吗?”璎珞小心翼翼地问道。把他抱进怀里,笑道:“珞珞害怕我离开吗?”靠在她的怀里,点了点头。夏夏是他的亲人,为什么要离开?平时就很难见到她了,他在神奈川,而她在北海道,想见面都这么难了,平时都是电话联络。如果她离开了,那会不会永远见不到,他不要!轻弹他的额头一下,轻笑道:“傻瓜,姐姐明天只是去旅游,和由美他们。”闻言,璎珞的紫眸瞬间绽放璀璨的光芒,笑得见牙不见眼。“傻笑什么呢?”“因为夏夏不会离开我,高兴了就笑啦!”“就你有理。”轻刮他的鼻子一下,笑道。“嘿嘿!当然!”Chapter5一日之计在于晨。青春洋溢的早上,晴空万里的蓝天,天气晴朗,是一个适宜出游的日子。幻影球队赢得了这届的冠军,为了慰劳队友长久以来的努力,所以来一段富良野之旅。“这个小子怎么在这里!?”由美指着笑得一面灿烂的黑发紫眸的俊美男孩,怒吼道。“当然去富良野啊。”璎珞一副‘这还用问吗?笨蛋!’的神情。被蔑视了!被蔑视了!被蔑视了!由美怒视着这个嚣张的男孩,然后冲上去挽着珂夏的手臂,娇声道:“夏夏,这个小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在神奈川的吗?”好不容易清静了三年,这个小子又走出来和她抢夏夏,不可饶恕!看见这两个冤家,珂夏轻笑一声,“他来过暑假的。”“臭小子,你早不过暑假,迟不过暑假,现在才来过暑假!警告你,夏夏是我的!”由美凶神恶煞地瞪着他。“夏夏才不是你的!是我的!”璎珞不甘示弱地吼回去。“臭小子……”“大婶……”夹在两人中间的珂夏,只是温和地笑着。一见面就吵,真是佩服他们!其他人都见怪不怪地站在一边看戏。从第一次见面起,这两个人就因为珂夏的所有权成为了冤家,每次见面都吵个不停,而珂夏永远都是温和地看着,宛如长辈对后辈的宽容。恋歌轻点着朱唇,嘴角扬起魅惑的笑意,红眸闪过狡黠的光芒,笑道:“再不上车,就丢下你们哦。”闻言,众人立刻冲上车。开玩笑!难得一起去旅游,怎么可以错过呢!因为座位的关系,两个冤家又掀起新一轮战争,最后在终极BOSS名古屋恋歌的灿烂笑容,两人只能哀怨地看着她坐在珂夏身边,然后乖乖地坐好。没办法!她可不想被/操/死!由美怕怕地想到。队长姐姐笑得好可怕啊!璎珞打了个寒颤。轻抚着珂夏细致的脸蛋,轻佻一笑“夏夏真是受欢迎呢。”并没有被她痞子的动作影响,珂夏轻笑道:“可比不上恋歌。”“真无趣,夏夏都不配合我。”每次都只是温和地看着,真想看看她变脸的样子,一定很有趣。“恋歌又在想坏主意。”“夏夏,你不要这么了解我,好不好?”哀怨地看了她一眼。“嗯,我考虑一下。”珂夏认真地点点头。无力地扶额,一副‘被你打败’的样子。每次想看她变脸,却每次都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无力招架。也只有她可以清楚地看清自己的想法,了解自己,呵!这种感觉不赖呢!富良野市是北海道上川支厅辖区内南部的一个城市,是北海道内知名的观光城市。曾经为日剧《来自北国》(北の国から)的故事地点。富良野盆地由火山爆发冲积而成的平原与丘陵。周围有大雪群峰,树海和河流。而其阿依努语的“臭气熏天的炎焰”,原因是流经富良野的河流从上游流下来,水含硫磺臭气。经过百年的开发,当地人起名“富良”,喻为丰饶的大地,气候四季分明,农业牧业发达,也是观光旅游名胜。富良野有绚烂多彩的四季,冬天水蒸气结成的水珠晶莹闪亮,春天路边到处盛开着观音莲,夏日也有芬芳的薰衣草,秋日有满山的红叶。所以夏天来到富良野,一定不能错过芬芳的薰衣草。富良野又分为上富良野、中富良野、富良野市和南富良野,虽然JR富良野线的火车会经过这一路线的各个小站,但是想要真正亲近图片上的花田里和农园,还是得要骑车或开车才行。虽然上坡路段不少、骑来颇为辛苦,但是能亲近一片片色彩缤纷的田园景观,所有的汗水与辛苦也就是值得了。上富良野的日之出公园,是日本最初种植薰衣草的地方,也是每年七月下旬的周末举行薰衣草祭的场所。而他们刚好赶上薰衣草祭的举行,所以刚到了富良野,他们就租自行车往上富良野的日之出公园出发。一路玩闹照相聊天的,也不觉得辛苦,道路上可以看见一群人愉快地骑着车。突然一道身影快速地从他们身边冲过去,当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道黑影再次返回来,居然能够和骑车的众人并肩齐驱。众人诧异他的耐力和速度。红发男孩跑在珂夏的身边,问道:“这位姐姐,请问一下,四天宝寺往哪里走?”闻言一愕,珂夏诧异地看着男孩,低呼道:“你要去四天宝寺?”“嗯,姐姐知道吗?”男孩重重地点头。还没有等珂夏回答,坐在自行车后座的璎珞,鄙视道:“四天宝寺可是在大阪,你居然来到富良野问四天宝寺在哪!”这个人也太强了吧!闻言,男孩大叫道:“什么!?这里不是大阪吗?”听到他的话,众人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然后他们都停下来,决定解决这只迷途小羔羊的事!“你是四天宝寺的吗?”珂夏问道。“嗯,今天网球部训练,迟到了会被白石骂的!”男孩一面惨淡地喊道。“白石?”脑海里闪过一丝念头,随即问道:“你认识白石藏之介吗?”男孩惊讶地看着她,“你也认识白石!?”珂夏轻轻一笑,“他是我表哥。”“耶!我怎么不知道白石有个表妹,他太坏了!居然不告诉我!白石的表妹,我是远山金太郎,四天宝寺一年级,是网球部成员!”“远山君,我是柳生珂夏,很高兴认识你。我先帮你联络表哥吧。”能从大阪迷路到北海道的,让他自己回去,都不知道会不会迷路到外国去呢!“小夏真好!比白石好多了,小夏叫我小金就可以!”远山金太郎自来熟地笑道。看见他明亮的笑容,清澈无垢的红眸清澈见底,没有一丝杂质,一下子让人难以讨厌,甚至喜欢。他是一个单纯的孩子,不讨厌呢!大阪这边因为某个路痴正在焦头烂额的时候,从部长的网球部里传来清悦的铃声,瞬间所有的目光集中他的身上。白石从容不迫地掏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嘴角扬起温柔的笑意,接通电话,温和地说着话。而其他人却震惊地看着自家部长温柔似水的神情。从来没有见过部长这么温柔的神情呢,难道那个电话是女朋友打来的?哎呀呀!部长,你这是重色轻友啊!小金还在迷路当中呢!“夏夏,居然打电话给我,少有哦。”【我前天不是才打过电话给表哥吗?】“比赛赢了,恭喜。”【对我这么有信心?】“当然,有其兄必有其妹嘛!”【你这个黄婆卖瓜――自卖自夸哦。】“哎呀,夏夏可是比瓜可爱多了!”【不够你说,说正事了。你在找一个叫远山金太郎的男孩吗?】闻言,白石一愕,“他在你那里?”这个小金居然迷路到北海道,破纪录啊!【嗯,我在富良野遇到他的。】“这个小金这次居然去了富良野。对了,夏夏怎么在富良野?”【幻影赢得冠军,所以来游玩庆祝的。今晚我们会在上富良野的日之出公园夜宿。】言下之意,你快点来带你的队友!“那夏夏帮我看着那个小子,我立刻过去。”现在去,晚上应该可以赶到。【嗯,好的,那今晚见了。】“嗯,拜拜。”挂了电话,白石露出诡异的笑容,吓得本来听八卦的人立刻跳离三尺远。部长好恐怖啊!被众人推了出来,千岁千里强忍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问道:“白石,怎么了?”难道和女朋友吵架了?“已经知道小金的下落了。”千岁惊讶地说道:“在哪里?”“富良野。”闻言,众人惊呼一声,“什么?”这次居然去了富良野,小金,你可以更强一点!察觉大家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珂夏笑道:“我表哥会从大阪过来。”然后对小金说道:“小金,你就先跟着我们吧,今晚表哥就会到了。”“太谢谢你,小夏!”小金欢呼地跳起来。于是小金就加入了他们的队伍,经过一阵商量,小金就由紫葵带着,然后众人就浩浩荡荡地往日之出公园出发。盛开的薰衣草将整个富良野染成一大片紫色,浅紫到深紫,成了薰衣草不同的嫁衣,不少新人也会选择在此时成婚,白色紫景,非常烂漫。之所以选择每年7月27日,上富良野就会在日之出公园举行薰衣草祭,是因为这是开花最茂盛的一天。上富良野的花园是富良野薰衣草发祥地,亦是日本最早和最广的薰衣草花田,不同于其他的薰衣草花场,它一直保持着一种原生态的景观,每年一到初夏时,整个丘陵的斜面坡即被整片的紫色覆盖,薰衣草的味道飘扬在小镇的上空。薰衣草的味道真是难形容,不像玫瑰那般迷惑,不如茉莉那样甜美,带着一点点木香,是人生中的某种半梦半醒的状态,淡到了极处,又刻在心底。而今天他们刚好遇到了一对新人在这片紫色海洋里举行婚礼,身穿白纱的新娘和白色礼服的新浪,满面幸福地在神父面前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结成连理。他们静静地站在一边也能感受到那满溢的幸福,珂夏情不自禁地按下快门,把这些美满的画面拍下。是夜,整个上富良野地区的民众将会拉着灯车,在主要的街道间穿梭,镇上的主妇则聚集起来负责夜晚派对。倒是年轻女孩纷纷穿着紫色的夏季和服,等着邂逅爱情,成为薰衣草的一道风景。在薰衣草的香味中可以欣赏一年一度的烟花大会,以及享用北海道最好的啤酒花酿制的新鲜啤酒。璀璨的烟花在空中绽放朵朵娇艳的花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小金还兴奋地蹦蹦跳跳,在这片欢乐的气氛下,白石终于来到接那只迷途羔羊了,而外带着一群容貌出色的少年。看见熟悉的人,小金兴高采烈地扑向白石,却被他拆绷带的画面,立刻刹车,惊恐地摆手道:“白石,不要!我下次不敢了!不要用毒手!不要!”熟知详情的人都闷笑不已,而对此毫无所知的人,却看得一头雾水。当知道实情后,他们都大叹,居然还有这么单纯的人存在,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一拳打在小金的脑袋上,说道:“下次再迷路这么远,就让你自己自生自灭!”对这个问题儿童,简直弄得他头大!“那么在大阪里迷路就可以吗?”阴测测一笑,一扬手臂,说道:“你说呢。”“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小金惊恐地蹲下抱头。见他被镇压住,白石来到珂夏的身前,笑道:“这次麻烦夏夏了,这个小子一时不看着就会闯祸,真不令人省心。”“呵,可是表哥很喜欢操心呢。”那眼中淡淡的宠溺,是不容忽视的。“唉,没办法啊!谁叫我是这群问题儿童的部长呢!”白石一面‘苦命’的哀怨神情。“部长这样说,太伤我们的心了。”千岁戏谑道。是表妹不是女朋友啊,真可惜呢!听到自家部长诋毁自己,他们都七嘴八舌地反击,然后不知为何珂夏他们也加入战争,最后四天宝寺也加入他们的旅游队伍,一行人浩大地游玩富良野。也缔结了他们之间的友谊。Chapter6“小夏,要来哦!明天我会同越后那个怪物打比赛哦,你要来看比赛哦!一定要!不要忘记了哦!”小金兴奋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回响,想忘也忘不了。她站在羽田机场上,脑海里响起前几天小金每天几个电话地打过来,提醒她去看比赛。有时小金真的很难缠呢,不过很可爱!“夏夏,为什么一定要看他的比赛?”璎珞不满地嘟起嘴。他叫夏夏回来这么多次,夏夏都不答应,这次居然因为那个路痴小子回来,他不喜欢那个小子!“珞珞吃醋了?”珂夏好笑地看着他嘟起可以挂油瓶的嘴。“才没有呢!”璎珞扭过头不理她。“我们是到东京,不是去神奈川哦。”所以没有必要吃这种醋。“但是夏夏……”都不回家?难道是因为爸爸妈妈他们吗?轻柔着他的头,笑道:“现在我很幸福哦,有外公,珞珞,紫葵他们在我身边,足够了。”他们对她不闻不问,她并不怪他们,因为是她先选择离开的。“我会一直在夏夏身边!”璎珞拉着珂夏的手,坚定道。“那由美可会哭的哦。”珂夏狡黠一笑。“我才不会把夏夏给她呢!”一听到敌人的名字,他就乍起毛,捍卫道。牵着他往外走,但笑不语。珞珞,谢谢你!球场上宛如王者般站立的少年,面对强敌都从容不迫,而他对面的少年慵懒地站在那里,眼眸里的犀利不容忽视。而球场两边分别站立着两个高大的少年,一个兴奋地捧着笔记,一个不甘地看着场上的两人。而珂夏来到这里就看见这奇怪的一幕。牵着璎珞来到四天宝寺的看台,就受到小金热烈的欢迎。“小夏,你来啦!怎么这么晚,这已经是第一双打了,下场比赛是我哦!幸好赶得上!”小金拉着珂夏的手,滔滔不绝地说着。在一旁的璎珞看不惯自己的姐姐被抢,拉开小金,把珂夏挡在身后,怒视着那个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的家伙!不解地搔搔后脑勺,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这个宛如母鸡护小鸡的小孩。他怎么了?“呵呵,小金要好好看学长的比赛哦,珞珞也是,看比赛也是一种学习。”珂夏温和道。“哇,小夏好厉害哦!”然后把视线看向球场激烈精彩的比赛。“我喜欢的是篮球啊。”璎珞不以为然道。“每种运动都有相通,可以互相学习的地方,珞珞要认真看哦。”“嗯,我会认真看的!”夏夏说的就是有道理!“还是你有办法,三言两语就搞掂小金了,他每次都要我出非常手段才能镇住呢。”白石看着坐在前面认真看比赛的两个男孩,笑道。而璎珞这个小子也只听她的话,柳生家可是对这下子千依百顺的!“其实表哥的非常手段也是不错的。”珂夏戏谑道。想起自己绑着绷带的理由,一头黑线,咳了几声,“咳咳,非常人用非常手段。”“赢了。”知道他尴尬,转移话题道。“对我这么有信心?”“回报你对我的信心啊。”珂夏理想当然道。一手按在她的头上,温柔地笑道:“谢谢呢。”“呵呵,不客气。”可是轻松的气氛很快就被落在千岁场地上的黄绿色小球打破了,偌大的记分牌清清楚楚地写着青学VS四天宝寺――7:6四天宝寺输了!一股低气压围绕着四天宝寺众人,然后小金天真的话打破了。“呐,我呢?白石,我还没有上场,小夏还没有看我的比赛呢!”小金咋呼地叫道。难得小夏来看他比赛,而且他还没有跟那个叫越后的怪物打一场呢!看见小金这样,白石他们低落地说道:“小金,对不起,我们……已经输了。”“不要!我不要!我要和那个怪物比赛!我要给小夏看比赛!”小金吵闹道。看见白石举起右手也不停歇。“小金!”白石脸色难看地看着他。输了比赛,他们任何一个都不好受!“我就是要比赛!我不要!”“小金,你真的想比赛吗?”珂夏明白白石他们心里的难受,连安慰小金的事也变得这么艰难,他们这一刻也只想静一静纾解心里的难过。单纯的他,只想和强敌比

澹澹的味道.txt

澹澹的味道.txt

上传者: yyluvian
109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22 举报

简介:网王同人 完结

本书由网王夏忆坊为您整理制作更多txt好书下载 请访问:http://aiwangwang.uueasy.com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网王)淡淡的味道(手冢BG)作者:静世    Chapter 1 豪华不失幽雅的大厅,被布置地典雅又活泼,大大小小的人有说有笑地聚在一起。 这是一个宴会,一个生日宴会,柳生家的小大小姐五岁的生日派对。 欢乐的笑声不断地从大厅里传出,一个小小的身影被众人围在一起,笑得异常灿烂,漂亮的稚颜布满 喜悦,开心地和周围的人小孩说说笑笑,手舞足蹈地表达自己的心情。 可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和那个女孩有几分相似的女孩,祖母绿的眼眸无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 这一切都引不起她的注意,她沉醉于自己的世界里。 这个角落和大厅形成了两个完全不相关的世界。 两个女仆打扮的女子看见那个角落里的小小身影,瞬间八卦之魂燃起。 “小二小姐又自己一个人躲在一边了,一言不发的,不会传言是真的吧,二小姐有自闭症?” “这肯定是真的!经常一个人躲在一边,又不和人说话!我听真子说,她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 句话呢!” “小二小姐不会是哑巴吧!?” “谁知道呢!小大小姐和小二小姐是双胞胎,小大小姐人见人爱,活泼开朗的,那嘴可是甜得,连老 爷都哄得眉笑颜开的,喜欢得不得了!这个小二小姐啊,整天阴阴沉沉,沉默寡言的。别说老爷了,连少爷和 夫人都不待见她呢。” “你看,柳生家有谁把她当小二小姐的,只是一个空名罢了。今天同样是她的生日,有谁记得这个小 二小姐呢!” “我看啊,对于外面,别人就只知道小少爷和小大小姐而已。” “小二小姐这个阴沉的性格,谁喜欢啊!让我选,当然是小大小姐啦!而且小大小姐懂事有礼,对下 人也不错呢!” “是正常人都这样吧……啊……上原管家看过来!快点干活!” 察觉到上原管家的视线,两人立刻招呼客人去了,被捉住在说主人的坏话,就算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姐 ,也会被受罚的! 他们可不想丢了这份优厚的工作! 那两个女仆根本就没有顾及主人翁的感受,也没有避忌女孩,因为她们知道整个柳生家根本就没有人 会听她的,而且这个小二小姐可能还是一个哑巴,她能够说,再说吧! 她们的话并没有引起女孩任何波澜,她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听着这一切,仿佛她们说的是另外其 人。 眼前五颜六色的头发,眼眸,无论怎么看,也看不出是染色的,他们也不会一直戴着有色的隐形眼镜 ,他们究竟不是那个世界的人。 五年了……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 她还是不能接受,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实! 是的,她在逃避!她怕一开口就回不去,不闻不问,只做一个旁观人! 可是……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207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