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蒋门千金作者贡茶

蒋门千金作者贡茶.doc

蒋门千金作者贡茶

genie1974
2011-09-1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蒋门千金作者贡茶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蒋门千金作者贡茶蒋门千金作者贡茶  打劫糖糖糖  堪堪入夏将军夫人尚婕便叫大丫头穗香带人往库房里找出好些衣料一时请了裁缝来量衣给府里下人各做了两套夏装。又带人上绸缎铺买回时新的料子领了绣娘一起动手想亲自给几位小孙子做新衣。  绣娘悄悄笑道:“少夫人和二少奶奶忙着照看哥儿镇日不得空。夫人倒还得操劳这些事儿实属不易。”  因尚婕大儿媳贺圆去年又产下一位哥儿蒋庄现下才一岁多自然腾不出手来管家。二儿媳陈珠产下蒋青蒋棕两位哥儿后如今肚子里又有了更加劳动不得她。这府里还是尚婕自己管着这会也没法子只笑道:“多子多福她们多生几个我再忙也愿意。”  一时看衣料桃红嫩黄的颜色倒是好看尚婕不由叹道:“这两种颜色若是穿在姐儿身上那该多显眼啊!可是府里唯一的一位姐儿倒扮了男娃养如今只瞧着青哥儿他娘的肚子看看到时生下的是男娃还是女娃了。”说着话挑出玫瑰紫莲花纹的一匹布料道:“这个颜色倒罢了就给玄哥儿白哥儿各做一套衣裳。那起石青睢蓝月白的颜色小娃儿穿起来太素留着给华安他们用罢。”  绣娘手快一会儿功夫却先做出两件奶娃儿的口水围来。尚婕看看天色自己拿了口水围往贺圆的房里去了。到了贺圆房里因不见蒋玄和蒋白在跟前笑问道:“两只小猴儿又往哪儿皮去了?”  “刚才吵着让奶娘领了往园子里去玩想必又摘花折柳糟蹋园子里的东西去了。我只不明白玄哥儿是男娃儿这么皮也罢了白哥儿怎么也皮成这样?”贺圆一提起蒋玄蒋白头都大了捶捶自己的手臂道:“我倒被他们闹的全身酸痛。”  “玄哥儿和白哥儿也五岁多了过些时候可该正经上族学去。府里请的先生教他们识几个字还行论起学识究竟不如族学里的先生。咱们府里的哥儿虽以学武为要也须多读几句诗书在肚子里方能明辨是非。”尚婕说着见奶娘领了蒋庄进来忙把口水围系在他脖子上待奶娘又抱了出去这才回头笑对贺圆道:“你这个做娘的尽娇惯着玄哥儿白哥儿也不妥。”  “玄哥儿还罢了我只担心白哥儿一些。若只把玄哥儿送到族学留着白哥儿跟府里的先生粗识几个字看着又不像。若把白哥儿也一道送去族学又担着心。”贺圆听得尚婕的话笑道:“别的还罢了这换衣如厕等等如何瞒得过人?”  “白哥儿面相虽俊美因她一出生就扮作男娃喂养说话举止和玄哥儿一般无二外间人倒没有疑惑。只她年纪尚小不懂隐瞒这上了族学确是瞒不过去。”尚婕一时沉吟起来半晌道:“罢了过两年再论罢!至不济另请一位先生回府来教他们。”  蒋玄和蒋白本是龙凤胎。蒋白出生时体弱险些保不住太祖母蒋老夫人连夜上子母庙里祈福又求庙里测算精妙的老师傅给蒋玄蒋白测算。老师傅看了蒋玄蒋白的八字沉吟着道:“一个时辰中分时头时中时尾。时头偏硬时中不温不火时尾偏软。现下哥儿在时中出生又他是男娃阳气颇足自然健壮。”说着顿一顿“姐儿在时尾出生兼她是女娃却注定体弱。将军府阳气偏重最宜男娃。姐儿若是男娃就算是时辰尾出生也无碍偏她是女娃只怕……”  蒋老夫人本来担忧听得这个话一颗心吊了起来急急问道:“可有什么法子?”  老师傅点点头道:“法子倒有一个那便是帮姐儿借阳气。”  “怎么借?”蒋老夫人听得有法子恳求道:“还请老师傅直言相告!”  “把姐儿当哥儿一般养自然就借得将军府的阳气。”老师傅低头看看龙凤胎的时辰八字抬头道:“除了将军府众人并跟姐儿关系颇重的人外对其他人只宣称姐儿是男娃。待养到十三岁拣在佛诞日午时换回女装……”  不知道是巧合还真是借阳气的法子有用蒋白倒是保住了。  蒋白的父亲蒋华安因道:“既要把姐儿当哥儿养对外自然宣称将军府是得了一对双胞胎。只是圆姐儿的娘家贺府和她的干娘长公主府那里只怕得说实话。”  蒋老夫人点点头道:“咱们只是给姐儿借阳气又不是真要瞒下她的身份贺府和长公主府的人自然得实话实说。两府里的人也是知道轻重的定不会嚷的人所共知。倒是咱们府里请来的稳婆和奶娘等人你多加打赏把姐儿借阳气的利害说了着她们守一下嘴口。自己府里的下人也嘱一番着他们称姐儿为白哥儿不得提姐儿两个字。”  蒋华安是武将于这些测算上头不感兴趣但这回确是听从了子母庙里老师傅的话才保下蒋白的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自然一一的应了下来。  贺圆对借阳气之说颇有些疑惑待蒋白一岁时却想为她易回女装。谁知女娃的衣裳才上身没多久蒋白就发起烧来直烧了七天方退。贺圆的魂儿差点被吓没了自此后也信了庙里老师傅的话只小心翼翼把蒋白当男娃喂养。养到如今五岁多虽略为纤弱尚算健康合府这才悄悄松下一口气来。  尚婕和贺圆在房里说话蒋玄蒋白却揩了小堂弟蒋青一同端坐在园子里凉亭内凝神听他们的六叔蒋华盖讲故事。一众奶娘和丫头候在凉亭外递茶递水的忙碌着。  蒋白托腮听的入神她今儿与哥哥蒋玄作一样的打扮一头柔软黑亮的头发用红绒绳系着上头缀了两颗珍珠衬的更加眉眼如画俊美非凡。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地过留下买路钱!”蒋华盖这会一手叉腰一手作一个举刀威胁的手势讲到紧张处语气肃杀仿佛他就是故事里那个劫富济贫的山大王。  蒋华盖正讲的口沫横飞抬头却见他的三哥蒋华宏从另一头来了一时闪了闪神待要避开已是来不及了。  “打劫!”蒋华宏听得蒋华盖讲的是一个打家劫舍的故事学山大王的样子蹿进凉亭拦住要跑的蒋华盖伸手道:“乖乖将昨儿新得的那把短剑交出来我就放你一马!”  “没有!”蒋华盖后退一步早蹿出凉亭外几个起落跑的没踪影。蒋华宏如何甘心已是追了出去。  “六叔故事还没讲完别走啊!”蒋玄等人急急起身紧跟在蒋华宏身后去追蒋华盖。  “玄哥儿白哥儿青哥儿!”奶娘和丫头一愣神见得蒋玄和蒋白并蒋青跑出凉亭外都怕他们摔着在后边大呼小叫的追赶。  三位小家伙自打去年跟蒋华盖学蹲马步和打一套简单的拳术小腿都颇有力这会绕着花丛跑起来奶娘和丫头一时都追不到他们。  蒋玄见得奶娘在后面赶过来拍一拍手扯着蒋白和蒋青停下来脆声道:“分散待会在月洞门那边会合!”说着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蒋白和蒋青对看一眼也嘻笑着分开方向跑。  “玄哥儿白哥儿!”奶娘和丫头见他们三个分开跑只得也分开去追。只是他们人小身子灵活三两下就钻的没踪没影。  过了一会儿另一处花丛边探出三颗小脑袋警惕的瞧瞧四周确定无人后这才互相击一下手掌兴奋道:“终于把奶娘她们都甩掉了。咱们打劫去!”说着跑到园子里月洞形的门边一字排开站着。  “来了来了有肥羊来了!”蒋青站在最右边由他的角度看去看到李嬷嬷驼着背过来了这会向蒋玄报告道:“老大过来的是一位好下手的老人家。”  “甚好!”蒋玄学蒋华盖刚才的样子点头严肃道:“咱们只求财不伤人命。”  候得李嬷嬷渐渐走近了蒋玄蹿前一步吆喝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地过留下……”  “留下买路糖!”蒋白在后面奶声奶气抢话。  “对对留下买路糖!”蒋玄和蒋青一听蒋白的话重新喊了一遍话。  因这几天蒋玄他们胃口不佳府里请了大夫来给他们瞧了瞧只说是说滞了让府里各人不要给他们吃糖清淡小粥养几天胃口自然就好了。大夫这么一句话蒋玄和蒋白并蒋青却足足四天没有吃到一颗糖。他们倒知道李嬷嬷怀里常藏几颗糖这会不打劫她打劫谁?  李嬷嬷见得只有蒋玄他们几个奶娘丫头一个不在跟前知道又是被他们甩了只抬眼四顾想找一个小丫头去通风报讯嘴里却笑道:“几位大王饶命啊!我交出买路糖就是!”  如出谷黄莺  李奶娘等人正找蒋玄蒋白他们一转头见李嬷嬷匆匆来了不由笑道:“李嬷嬷你这是怎么啦?青天白日的倒一副遭劫的样儿。”  “可不是遭劫了?”李嬷嬷一见李奶娘等人不由拍大腿道:“你们可是找玄哥儿和白哥儿?他们在月洞门那头打劫经过的婆子和丫头呢!我怕他们有个闪失忙忙过来告诉你们的。”  李奶娘一听忙领了丫头飞奔过去月洞门那边却不见了蒋玄他们一时倒真怕他们有个闪失都着急起来。没法子只得令人去告知蒋华安。  蒋玄蒋白他们这会却换了地点打劫都笑嘻嘻道:“李嬷嬷肯定去通风报讯的只是咱们也不笨哪会留在原地等她们捉个正着?”  说着话各自把糖纸剥开把糖含进嘴里。得亏李嬷嬷怀里藏了三颗糖这才避免了分赃不均的惨剧三个山大王这会依然和睦相处有商有量的。  “咯”的一声蒋青把嘴里的糖咬碎了嚼了几嚼没一会糖就融掉了只余一点甜味连渣星子也没有了。不由摸摸腮帮子嘿嘿笑道:“这糖真甜!”  蒋白把糖含在嘴里用舌头顶到腮帮子挥舞白嫩小手下结论道:“打劫来的糖比较甜!”  蒋玄嘴里的糖也嚼碎了这会拿手遮在额角上作远望状“又有肥羊来了小的们作好准备。”他这里说完仔细一瞧来人却慌了神转头喊道:“风紧扯乎!”说着撒腿就跑。蒋青和蒋白也瞧见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却是蒋华安忙紧随在蒋玄身后就跑。  “往哪里跑?”蒋华安一个起落气定神闲拦住三个小家伙顺便把跑得太快收势不及撞在他大腿上的蒋白一捞提了坐在肩头上俯头对蒋玄和蒋青道:“都跟我过来皮得没边了居然打劫李嬷嬷。”  贺圆听得蒋玄蒋白去打劫李嬷嬷只为了一颗糖不由发愁蒋玄还罢了若再任由蒋白这般下去只怕真会养成男娃儿性格。一时跟蒋华安道:“以后每早你们练武只叫人领小玄过去留下小白跟着我学一个时辰的女红。她现下也五岁多了先得学学打络子过些时候学着绣手帕子。毕竟是女娃儿将来寻婆家的话一点针线活不会可是吃亏。”  “不会针线活照样能找个好婆家我蒋华安的女儿谁敢嫌?”蒋华安竖眉道:“再不然到时挑两个针线过人的丫头陪嫁就成了。”  “胡说什么呀?若是将来嫁人别的还罢了她自己的里衣和相公的里衣难道全部让绣娘和丫头做?”贺圆见蒋华安疼着蒋白不舍得让她学针线伸手指戳戳蒋华安的胸口道:“自打我嫁过来你不是非要我亲手做的里衣才穿?”  “那是因为你做的穿起来舒服。”蒋华安一把捉住贺圆的手指把她扯过来搂在怀里低低道:“庄哥儿也一岁多了咱们再生一个罢!”  “我今儿被庄哥儿闹的全身没力气。”  “你不用出半分力只要乖乖躺着就行。”  “……”  见得蒋白模样虽好举止跟蒋玄一个样贺圆终是怕她移了性情每早拨了一个时辰教导她女红又慢慢教她一些女孩子该注意的规矩。蒋白见蒋玄不用学针线自己却要学只是偏着头问贺圆道:“娘哥哥怎么不用学这个?”  “哥哥是男娃就不用学这个。”贺圆见蒋白还有些懵懂搂过来道:“白哥儿你是女娃因为小时候身子弱这才跟哥哥扮成一样当男娃养的。”贺圆细细解释了一遍为何要把她扮成男娃的原因。  蒋白倒伶俐一下就明白自己跟蒋玄不同听得贺圆的解释点头道:“我知道扮了男装就不会生病。”  “是呀可你终究是女娃自然要学刺绣女红。若不然将来换回女装只会舞剑总归不妥。”贺圆笑着摸蒋白的头开始手把手的教她刺绣。  过得几个月趁着蒋华安生辰蒋白花了几天功夫绣了一只荷包送上甜甜笑着说:“祝爹爹福寿安康!”  蒋华安接过荷包一看昧着良心大力赞道:“这绣的苹果真漂亮!”  “爹爹人家绣的是仙桃!”  “哦这个仙桃绣的圆圆的很漂亮!”  “爹爹喜欢就好我明儿再给你绣一条手帕子。”  “小白绣的东西爹爹当然喜欢!”  荷包上那个圆圆皱皱的东西原来是仙桃啊!仙桃要是长成那样子就叫人发愁了!蒋玄递上自己准备的寿礼一探头见到蒋白绣的荷包悄悄吐了一下舌头。却听蒋白过来问道:“哥哥你也觉得我绣的仙桃漂亮是不是?”  我可以说不是吗?蒋玄见蒋白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终是不忍心说实话只得胡乱点头道:“嗯很漂亮!”  “既然哥哥也觉得好下回咱们生辰互送礼物我也绣一只荷包送你。”蒋白极开心笑的小嘴角翘翘的。哈哈女娃就是天生的手巧随便绣个荷包都有人抢着要。我决定了一定要好好的学刺绣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  呜呜我不想收到那么丑的荷包呀!蒋玄暗暗后悔刚才违着良心夸那只荷包漂亮了!  蒋白见得蒋玄的样子嘻嘻笑着道:“哥哥你听得我要亲手绣荷包给你高兴坏了吧?还有两个月就是咱们生辰我会好好绣的一定绣出一个比送给爹爹还漂亮的荷包。到时你把零碎东西放到荷包里天天挂在腰上可威风了!”  蒋玄瞧一眼蒋华安见他已是把零碎东西放进蒋白绣的荷包里把荷包挂在腰上了。这会不由默默泪了我不要像爹爹这样在腰上挂一个那么丑的荷包啊!  因得了蒋华安的赞赏蒋白欢快的学着绣荷包这天早起又做了一回刺绣这才换了衣裳领了人往练武厅去。才到练武厅却见得厅外站了许多眼生的人。因将军府众人痴武时有武将过来跟蒋华安等人切搓武艺蒋白见来了许多人倒也不以为意恰好蒋华盖出来不由上前问道:“六叔今儿来的是谁?好多人呀!”  “玄色衣裳那位是安东王、大红衣裳那位是蜀西王、石青色衣裳那位是晋南王。”蒋华盖见蒋白来了笑道:“玄哥儿青哥儿已见过他们了你也快进去见见。以后他们就要和你们一起学武了。”  原来南昌国与北成国联姻南昌国公主嫁与北成国三皇子唐至礼为正妃育有三子。今年初唐至礼之子唐世成来南昌国拜见崇昭皇帝这个外祖父执礼甚恭又上表欲与几位表兄弟谈文论武崇昭皇帝自然应允。  谁知因现下太平盛世南昌国渐渐轻武重文皇孙们只顾读书颇有些荒废武学之举诗书一道倒能与唐世成论个高低武学一道却不是对手。  崇昭皇帝见唐世成不过八岁小儿却文武双全一下把自己几个皇孙比了下去心下颇为不快。  太子和二皇子等人这会也懊悔平日不为儿子们寻个高明的武师学艺致使失色于唐世成面上无光。待唐世成一走一时都忙着寻觅武师回府教导儿子们武艺。  后来二皇子府里的幂僚提了一句说道学武最好之去处莫过于将军府。又说道将军府众儿郎最是醉心武学一会走路就开始练武他们府里五六岁大的哥儿一拳就能打倒一个文弱书生若是跟着将军府这些哥儿练武大家争竞着进益最快云云。  二皇子一下意动寻太子把幂僚的话说了。太子也点头道:“此话甚有理。”因禀了崇昭皇帝。崇昭皇帝便道:“既如此每月中旬便把正充秋波及眺飞送到将军府学武罢!不必劳师动众只着将军府诸人平常待之即可。”一时宣了蒋华安进宫面嘱了几句话便叫顾正充他们出来拜师。  安东王顾正充今年八岁是太子嫡长子。因他是皇长孙性子又颇为沉稳崇昭皇帝最为重视。  蜀西王顾秋波是二皇子嫡长子今年七岁深得其父喜爱。  晋南王顾眺飞是三皇子嫡长子今年六岁自小说话讨人喜欢当今皇后甚为宠爱。  却说蒋华安听得蒋白的声音也忙让她进去见过顾正充他们。  顾正充虽为皇太孙性子温厚见蒋白行礼忙道:“不必多礼我们跟着少将军学武也算是少将军的徒弟以后咱们就是师兄弟了。”  顾秋波和顾眺飞见得蒋白的模样却互视一眼:早前就传闻将军府白哥儿长的像女娃如今一见果然!真造孽将军府哥儿一向威武不知道怎么就出产了一个娘娘腔?听听这声口脆生生的像出谷黄莺叫人听了直打颤。  谁绣的荷包  因顾正充他们跟武师学过一阵子的功夫蒋华安便要考较他们学的如何一时叫蒋玄下去和顾正充对招叫蒋白和顾秋波对招。蒋青自然和顾眺飞对招。  让我和他对招?顾秋波刚刚还和顾眺飞暗暗嘲笑过蒋白这会站到她跟前瞧了瞧他纤弱的个子忍不住横了手掌在自己胸口比了比。坏笑着瞥一眼蒋白嘿嘿还没我胸口高想和我打?看待会不把你打得哭鼻子?  蒋白早瞧见顾秋波的动作鼻孔里暗暗哼一声:以为高我一个头就能轻易打倒我了?瞧瞧这副拽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若不是瞧着我就能收拾了你爹爹怎么会任由我下场子?  顾秋波度着自己一个指头就能摁倒蒋白感觉这样子胜之不武半俯下头居高临下道:“你使什么兵器?”一伸手就把这白豆芽一样的小娃给打哭了总归不好意思啊!还是让他拿个兵器比划几下再下场罢!  蒋白转身往兵器架上取了自己平日用惯的木剑右手挽一个剑花剑尖一点柱在地下下巴枕在剑柄上脆声道:“你想空拳和我对招吗?”你要敢托大我待会就让你满地找牙去!  “我使枪!”顾秋波见蒋白挽了一个剑花暗暗道:挥这么一下就以为我会怕了你?心里嘀咕着转身在兵器架上取了一杆木枪掂了掂分量挥了一下觉着趁手了这才回身道:“开始!”  他们说话间顾正充顾眺飞已和蒋玄蒋青打上了。太子和二皇子给顾正充顾眺飞请的武师自然授了他们真功夫无奈喂招时怕伤及这些皇孙哪里敢出力打?蒋玄蒋青小孩子自然没那么多顾忌又兼他们每日练武一个不小心就挨打这会和顾正充顾眺飞对打自然使出和蒋华盖等人喂招的狠力只一会就把顾正充和顾眺飞逼到墙角。蒋华安见得胜负已分便喊了停手。一转头却见蒋白一剑过去顾秋波横枪一挡伸右腿一扫想绊倒蒋白。蒋白力气虽不及顾秋波大身子却灵活这会腿一缩避开他的腿却顺了腿势去绊他的左腿。顾秋波右腿未收回左腿不稳被蒋白狠力一扫一个趄趑晃了晃身子。蒋白见顾秋波身子不稳左手肘敲在顾秋波手腕上右手剑尖一挑只听一声响顾秋波手里的木枪一下脱手掉在地下。  “好了胜负已分!”蒋华安拍拍手止了蒋白和顾秋波的争斗。  哈哈今儿真是威风了一把!蒋白心情爽极了。因自己力小体弱每逢和蒋玄蒋青喂招十回倒有九回是败的那个若有一回胜了多是自己使诈。没想这一回真刀实枪的胜了。这会儿得意的仰高了头瞥顾秋波叫你小看我!哼!  顾秋波郁闷极了自己真是大意失荆州啊!若不是大意早把这个一脸得意的小娃摁倒在地了。  顾正充等人一个照面就被五岁多的蒋玄等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自是暗暗惭愧倒憋足了劲学艺一心要找回场子。  日子过的飞快很快过了两个月。这天却是蒋玄蒋白的生辰。一大早起来蒋白就兴冲冲把绣好的荷包拿出来强行给蒋玄挂在腰上笑嘻嘻道:“花了我几天功夫呢可不准摘下。”  蒋玄瞧瞧蒋华安腰上挂那个荷包再瞧瞧自己腰上挂这一个心内感叹:虽然隔了两个月时间还是能瞧出爹爹和自己腰上挂的荷包出之同一个小娃之手啊!要说略有不同那就是自己腰上挂的荷包崭新一点据说是仙桃的图案红一点。  “哥哥你这是第一次在生辰收到荷包吧?不用太感动啦!”蒋白把右手架在蒋玄肩膀上左手伸到他跟前道:“如果还是感动的受不了就把你得的玉板指送给我当寿礼好了。”  因蒋玄学射箭蒋华宏便把一只玉板指送与他。玉板指倒不是十分难得难得的是尺寸颇小蒋玄套上手指刚刚好自然十分喜欢。蒋白见了也想拥有一只众人却笑道:“你只学一套越女剑现下又不学射箭要玉扳指何用?”蒋白一时只得作罢这会却亲热的俯在蒋玄耳边道:“哥哥你一定舍不得那只玉板指的对不对?我有一个好主意咱们就轮着戴一戴好了。”  “你又不学射箭戴玉扳指作什么?”蒋玄把蒋白的手掌拍下略略无奈。  “我不学射箭但是学刺绣呀!”蒋白伸过手指在蒋玄跟前一晃道:“我不喜欢戴的那只顶针想拿玉板指当顶针用用。”  第二日早上蒋白戴着玉扳指学刺绣蒋玄戴着顶针学射箭去了。  顾正充等人倒是一早就来了顾秋波眼尖见得蒋玄腰间多了一个丑荷包不由取笑道:“玄哥儿这是哪个丫头做的荷包丑成这样?”  “你说谁呢?”蒋白今天戴着玉扳指绣荷包感觉极不顺手待要换回一只顶针一时又找不到尺寸那么小的想了想便跑来练武厅想跟蒋玄把顶针换回来。谁知一到就听到顾秋波的话小小心里一下就生气了。顾正充还好这个顾秋波和顾眺飞常常爱嘲笑自己这会居然说自己绣的荷包丑。仗着自己是皇孙就能乱批评人了吗?  “我说绣荷包的那个人呀!”顾秋波拍拍自己腰上挂着的宫制荷包坏笑着瞥一眼蒋白“你不要说那只荷包是你绣的!”  “哼!”蒋白鼓起腮帮子瞪一眼顾秋波“蹬蹬”跑过去拉了蒋玄到另一边脱下玉扳指跟他把顶针换回来套在手指上一个转身跑了。临走瞥一眼顾秋波腰上挂的荷包一边生气:下回再和这个小子对招剑下可不再留情一定要刺破他挂着的那只荷包看他还得意不?  顾秋波见蒋白气乎乎的跑了不由摸摸鼻子嗨这白哥儿不单样子像女娃脾性儿也有些像。他这里摇着头却见顾眺飞凑上来道:“你瞧见没有玄哥儿今儿腰上挂的荷包跟少将军腰上挂的荷包是一个样的。我猜着那是将军府祖上传下来的荷包。不定里面放了什么好东西的。若不然谁会挂那么丑的荷包?”  “这不可能吧!少将军挂的那个荷包虽说不新了看着也不像是祖上传下来的。玄哥儿挂这个针脚颇粗一看就知道是新做的。瞧着应该是府里女娃学刺绣初初做出来的东西。我三姐两年前学刺绣绣出的荷包正是这个样子的。”顾正充听得顾秋波和顾眺飞讨论瞧瞧站在远处拉弓的蒋玄笑道:“我三姐那会绣的荷包可比玄哥儿腰上挂的这个还丑。”  “只是有一个问题将军府全是男娃哪来的女娃学刺绣?”顾眺飞听得顾正充的话托着下巴道:“想不通啊想不通。”  “将军府虽没有女娃可是却有一个特别像女娃的男娃。”顾秋波嘿嘿笑道:“你们别忘了宫里刺绣功夫最好的人可是莫公公却不是莫嬷嬷。”  顾秋波说的莫公公却是宫里司绣房的太监进宫时才八岁性子阴柔天生喜欢穿针引线于刺绣一道上极有天份比司绣房的宫女绣的还好。司绣房的莫嬷嬷因他是同乡又兼着姓氏相同索性收了他为徒弟。不过数年莫公公的刺绣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绣的比莫嬷嬷还要精美。现下已不再做其它活只专为皇子们绣袍子了。  听得顾秋波的话顾正充和顾眺飞对视一眼这会都猜出顾秋波指的像女娃的男娃就是蒋白两个脸色颇有些古怪低声道:“将军府自来出英雄这会出一个娘娘腔还喜欢刺绣只怕不欲为外人道咱们只作不知便是也不必多问了。”  “你们瞧见没有玄哥儿早上过来手上套了一只做针线用的顶针。度着喜欢刺绣这事儿的不止白哥儿一个怕玄哥儿也……”顾秋波怜悯的瞧瞧站在远处的蒋玄“玄哥儿的爱好虽与人不同咱们也不要歧视他。有时候爱好这东西自己也控制不来的。”  顾眺飞抚额道:“咱们与他们一场师兄弟倒是想法子把他们引上正途是正经。他们这会还小度着还改的过来。”  “怎么引?”顾秋波这会坏坏的一笑歪头道:“他们像女娃就让他们像女娃去说不定将来一起上战场他们还能给咱们缝缝补补的这不正好么?”  “咱们明儿不是要跟着大人去狩猎么?照我说就把玄哥儿和白哥儿捎上让他们领略一下击杀猎物那种热血沸腾。”顾正充挥手道:“上了狩猎场的谁个不是英姿勃发?正好去去玄哥儿和白哥儿的女气。”  秋波那一转  “娘你觉得我绣的荷包漂亮吗?”蒋白手里捏了一个准备年下向长辈“献帛”表孝心时敬上的荷包这会想起顾秋波说丑荷包时的神情信心开始动摇跑到贺圆跟前道:“爹爹说我绣的荷包很漂亮可是刚才蜀王说我给哥哥绣的荷包丑的很。”究竟谁的话才是真的?  咳要不要说实话呢?贺圆看着蒋白手里的荷包再看看她饱含期待的眼神有些纠结了。咱家娃儿欢欣鼓舞的学绣荷包这容易么?蜀王那小屁孩干么要嫌她绣的丑?才六岁的娃儿能绣成这样也就罢了。这会若是说她绣的丑会不会打击她学刺绣的信心?可是若说她绣的漂亮又实在说不出口。  “小白你正式学刺绣才半年能绣成这样在爹爹和娘的眼里已经很厉害了。”贺圆搂过蒋白温言细语道:“就像学功夫一样你能打败蜀王是因为你学的时间比他长。这刺绣也一样只要学的时间长了自然绣的更漂亮。”  蒋白歪着头想了想道:“娘我会用心学刺绣的一定要绣出一个比蜀王那个挂在腰上还漂亮的荷包。”  “好有志气。娘支持你!”贺圆虎摸蒋白的头以示鼓励又捏捏她的小手笑道:“这两年跟着你爹爹和叔叔学功夫身子倒是壮实了些。今儿天这么冷小手倒热乎。”  贺圆正说着杏仁进来道:“少夫人莫奶奶领了少爷和姑娘来了正往前头见老夫人呢!”  杏仁嘴里的莫奶奶却是蒋老夫人弟弟的孙媳妇。蒋老夫人娘家兄弟侄儿等也是军中出身颇有声望。谁知近年来太平武将渐渐不受重视莫家小一辈的既没有战功可立也就不如先前威风。莫太爷因道:“莫家众人只会舞刀弄枪只是现下太平却该让小一辈的读读书若有聪颖的也让他从科举出身在朝堂上争争气可不是比到边疆受苦强些?”因了莫太爷这句话莫氏族中便延请了名师教导子弟。因莫家本来不是诗礼人家出身族中子弟多不喜读书的倒把先生气走了好几个。谁知三房孙媳妇莫奶奶所出的一双儿女名唤莫若平莫若慧的却与莫氏其它子弟不同自小喜读书这却喜坏了莫太爷自是疼爱无比。莫太爷又令莫奶奶常时领了莫若平和莫若慧来将军府走动多见见人。莫奶奶这会却是领了他们兄妹送年礼来了。  杏仁说着话上去帮贺圆换衣裳又另拿了一件披风出来给蒋白穿上一边道:“平少爷慧姑娘嘴儿可甜了见着我也连连赶着叫姐姐叫人不疼也难!适才我在老夫人房内听得老夫人问及说道早前就听得平少爷能填诗作对倒有些不信的样儿。谁知平少爷即时就作了一首诗老夫人这才信了。喜的无可无不可除了见面礼之外又给了平少爷一块玉鱼儿和一条腰带。慧姑娘呈了她亲手绣的荷包和一对鞋子俱绣的精巧老夫人也赞呢!”  “平哥儿才九岁就会作诗了倒是厉害。”贺圆也颇喜欢莫若平和莫若慧这会领了蒋白往蒋老夫人的正房去。才到房门外见得莫家几个丫头站在帘外穿着崭新鲜艳站的垂直知道这几个却是莫奶奶自己□出来的倒比莫家其它丫头要懂礼些。  见得贺圆领了蒋白来了几个丫头忙矮身行了礼又揭帘子让她们进去。一进房便见蒋老夫人拉着一个男孩儿说话。因蒋老夫人房里烧了地龙男孩儿除了披风这会脚穿黑靴身着锦袍衬的眼若秋水眉如远山端的好一个清秀少年正是莫若平。另一边坐着一个女孩儿却是莫若慧。莫若慧今年七岁生的白白净净性格乖巧这会见得贺圆和蒋白进来了忙站起来行礼。  一时间大人说话蒋白便拉了莫若慧到一边去嘀咕又摸摸她腰上挂的荷包悄悄道:“慧姐姐你这荷包是自己绣的吗?”  “是啊上个月才绣的。白哥儿喜欢这个荷包?要是喜欢我送给你回去另外再绣一个好了。”莫若慧见蒋白端详她的荷包不由抿嘴笑了。这个白哥儿生的水秀偏又喜欢一些姑娘家的东西自己每回来了就爱问些自己身上穿的戴的叫什么名目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姑娘家呢!  见莫若慧说着就要摘下荷包蒋白忙按住她的手笑嘻嘻道:“慧姐姐你教我怎么绣出这个图案就行了。”  “你要学刺绣?”莫若慧吃了一惊喃喃道:“男娃儿该练武习文去怎么……”  “嘘!”因贺圆嘱过学刺绣不要告诉人蒋白这会摇摇莫若慧的手不让她说下去只俯耳过去道:“这是我个人爱好慧姐姐别告诉人。”  “男娃儿爱好刺绣?”莫若慧低低嚷了一句忍了下面的话。心下寻思将军府没有男娃只怕是看白哥儿生的弱不知不觉把他当女娃养了养的性子古古怪怪居然要学女娃儿做刺绣。幸好他年小这个可能是一时贪玩料着过一阵子就丢在脑后了。  莫若平不见蒋玄蒋青在跟前听得还在练武厅那边便笑道:“我在府里时倒是晚间才练武的。这会就过去瞧瞧玄哥儿他们练的什么功夫。”  “已着人请他们过来了你只安生坐着罢!”蒋老夫人笑道:“每日里早起练功夫这个时辰也差不多散了。因安王蜀王他们这阵子在府里跟着练武这才散的晚些。”  说起顾正充顾秋波他们莫奶奶自是上心顺着蒋老夫人的话头探问了几句。  莫若平见蒋白和莫若慧还在嘀咕一时凑过去说话听蒋白向莫若慧说起跟顾正充顾秋波等人习武时发生的趣事不由笑了过一会瞧瞧大人不注意忍不住悄悄问蒋白道:“蜀王的名字真叫秋波?”  “是啊!”蒋白见莫若平似笑非笑的样子不由问道:“这名字很好笑么?”  “怎当她临去秋波那一转。”莫若平不由自主掉了一句文笑吟吟解释了这名话的意思。  蒋白听完莫若平的话小手托着腮侧头瞅了莫若平和莫若慧一眼道:“瞧瞧我秋波转的对不对?”  “哈哈……”见得蒋白滑稽的样子莫若平不由笑了拍掌道:“白哥儿你这是横了我们一眼哪里是秋波一转?”  白哥儿真有趣!莫若慧不由笑的直不起腰来忍不住伸手去捏蒋白的脸蛋见他衣裳乱了又伸手给他整了整。  一时蒋玄和蒋青也来了几个孩子倒笑笑闹闹的。蒋老夫人因留莫若平和莫若慧住两天又笑对莫奶奶道:“度着你年下忙乱留不得你。平哥儿和慧姐儿难得来一次倒是住几天再回去。放心到时叫华盖送他们回去保准妥妥当当又赶的及过年。”  莫奶奶因听得顾正充顾秋波等人在将军府里学艺心思早活动开了。若是自家儿子能交结上皇孙前途就光明一半了。女儿虽小性子乖巧若能讨得蒋老夫人和尚婕欢心将来的婚事得她们出一把力比自己在府里费心强的多。论起来莫家是蒋老夫人的娘家蒋老夫人在一日自然看顾莫家一日。只是蒋老夫人年事已高也看顾不了几年。还得让女儿多些讨尚婕的欢心皇孙倒是攀不上玄哥儿是长子长孙将来只怕是等皇上赐婚的。现下慧姐儿大着白哥儿一岁又与他投缘女大一抱金砖……莫奶奶想到这里知道蒋老夫人喜欢人有话直说的这会笑着应道:“学里倒是放了假现下他们回府也是调皮。老夫人留他们住几日平哥儿正好跟着玄哥儿他们习几天武松松筋骨。少夫人刺绣上头最是出色若能让慧姐儿跟在旁边拈针引线的也有些进益。正是求之不得呢!”  “我不过留他们住几日你倒顺杆儿上爬让平哥儿和慧姐儿学艺来了。”蒋老夫人有几次要撮合自己娘家的姑娘给蒋华宏想让莫家和蒋家关系更密切些。无奈蒋华宏就是不答应只得作罢。现下想着自己年事已高莫家却一日不如一日还得趁着机会拉扯一把。莫若慧看着不错若能跟将军府联亲许了蒋玄或是蒋青蒋家自然还会看顾莫家自己对娘家兄弟们也算有一个交代。  莫奶奶听了蒋老夫人的话自又是笑着回了几句。待得用了午饭便先行回去留下莫若平和莫若慧在将军府。蒋玄自是兴奋的提起顾正充他们要捎带他和蒋白去狩猎的事。蒋华安听得蒋玄的话笑道:“我像你这个岁数倒是跟着父亲和叔叔去狩猎了。明儿二殿下三殿下领人狩猎我跟你二叔也去的你和安王蜀王他们在后头跟着倒是无碍。带了弓箭去若是手快还能猎一只兔子山鸡的带回来让大家尝尝鲜。”  “爹爹我带什么兵器去比较好?”蒋白一听狩猎想着自己还没开始学射箭难不成拿着木剑去追杀兔子和山鸡?  蒋华安嘱完蒋玄听得蒋白的话把手放在她头上摸了摸道:“你还小狩猎不适合你。”  “我只比哥哥小半个时辰。”蒋白不服气指控道:“上回到尚府去拜寿也只让哥哥去不让我去。”  “小白过来娘跟你讲讲道理!”贺圆见蒋白愤愤不平只得拉过去道:“你跟哥哥不同狩猎那地方不适合你去。还是跟着慧姐儿在家玩罢!”  不让我去我不会偷偷的去吗?蒋白翻个白眼仰首阔步走了。  咱们戒了罢  蒋白虽然想偷偷跟着蒋华安等人出门狩猎无奈她年小婆子丫头看的紧哪里有机会偷溜出去?只得眼睁睁看着蒋玄随了蒋华安和蒋华宽出门只气得跺脚而已。  贺圆见蒋白气乎乎的便笑道:“小白你不过想出门子逛逛不若跟我到贺府去一趟罢可有两个多月没见着你外祖母了。”  蒋白一听要到贺府去这才有了一点喜色。外祖母那里有许多小玩意每次过去总能得到一两件好玩的比外头买的更为新奇。更兼外祖母肚子里有很多闻所未闻的故事听的人神往到贺府去倒是不错的主意。  却说顾正充顾秋波等人不见蒋白跟来狩猎不由问蒋玄道:“白哥儿怎么没有跟来?”  “白哥儿自幼体弱禁不得冷风。我娘不让他来怕他有一个闪失。”蒋玄笑道:“他倒是想偷偷跟来只是人多眼杂哪里瞒得过人?”  “我说你娘也太小心了养的他像个女娃。”顾秋波摇摇头道:“过了年宫里要选伴读我还想让他当我的伴读呢就他这个身子骨只怕打熬不住。”  蒋白这会倒随贺圆到了贺府唐至萃一见她来了一把拉住道:“现下学里放假信哥儿就念叨着要上将军府寻你玩呢这会来了正好。”说着就领了蒋白去跟贺信之贺侪之他们玩让贺圆和贵姐自在说话。  “听得大伯娘要辞了管家之职让娘管着家这是真的么?”自打贺老太爷和贺老太太去世后虽然还是大房管着家家下各房却渐渐不服生了一些闲话。李缮眼见自己镇压不下二房却生了抽退的心思只与三房的太太商量想让贵姐管家。因相公贺年现任着钦天监监正大儿子贺词娶的是北成国公主女儿贺圆嫁的是将军府少将军二子和三子娶的也是世家之女现下贺府诸人谁个不尊着贵姐三分。一说让贵姐管家府里众人自然赞成。贵姐却没有应承。这会听得贺圆相问悄悄道:“老太太原先陪嫁的几家绸缎庄因各房入了股份现下账目一团乱各房只嚷着要查账大房这是趁乱想退身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我我怎么会答应?你爹爹这个钦天监监正之位名声好听实则俸禄不多咱们三房单靠着你爹爹的俸禄却是入不敷出的。去年你两位堂舅来了却是要在京城贩些物事跟了船出海去我索性把私已银子全拿了出来托他们也买了物事出海去卖却跟着他们赚了一笔。现下拿了本钱那利钱我只让他们再贩买东西出海去买。幸好如此三房吃穿用度还是如常。大房和二房媳妇孙子的人口渐渐繁多外头看着风光内里却已是尽了。现下二房嚷嚷着要把绸缎庄变卖了好分家只是大太太不答应极力拖着而已。”  看看四下无人贵姐又拉了贺圆悄道:“今年天气特别冷皇上又犯了疾你爹爹前儿进宫见了观了一下气色只说皇上最多再拖半年。过了年只怕朝局有变你嘱华安万事小心些。”  “我说护送皇孙们到将军府学艺的护卫怎么人数越来越多呢原来是这样。”贺圆这会不由冷笑了“看来是宫里的人不放心将军府借着护送皇孙们学艺之事先把将军府看住了。朝内重文轻武还不是皇上自己默许众人打压武将所致。莫家已被打压下去了现下轮到蒋家了么?”  贵姐和贺圆叙着话蒋镇却在书房与蒋桔道:“莫家已没落了但还有尚家呢皇上如何不忌?”  皇后娘家是尚家而尚婕是皇后的堂妹兼之现下太子妃也是尚家人崇昭皇帝只怕自己一去将军府手握兵权与尚府连成一气朝堂会成为尚家的天下这当下自然要打压将军府。将军府不给尚家撑腰尚家便如无牙的老虎不足为惧。  蒋桔点点头道:“皇上要打压尚家自然就要重用沈家以取平衡。沈家是二皇子妃的娘家虽历来低调自打沈愿之辞官携了李茜归隐祖居倒又出了几位少年俊杰现有大房的沈永阳和三房的沈永顺在朝为官。听得沈永阳大儿子沈天桐也是自小聪颖不亚于当年的沈愿之。倒是尚家小一辈的却没什么杰出人物着实令人失望。”  “我倒见过沈天桐两次确是不亚于当年的沈愿之听得二皇子已递了话过了年就要召沈天桐进宫给蜀王当伴读。太子那边自然要召尚家儿郎或是玄哥儿青哥儿进宫给安王当伴读的这回却避不过去。”  因崇昭皇上病着各府里渐渐得了消息过年时便不敢大肆庆祝将军府更是低调草草过了年。到得三月崇昭皇上便驾崩了国丧期间顾正充等人自然守丧不再来将军府学艺。到得五月太子登基改国号仁元。一时封太子妃尚如贞为皇后又封了顾正充为太子为怕尚家外戚坐大朝臣方面却重用沈家儿郎以抗衡尚家。  八月份将军府接到旨意让蒋玄和蒋青进宫当太子顾正充的伴读。又另在沈府中选了沈六柏和沈天桐给蜀王顾秋波当伴读。  待选了伴读顾正充等人依然于每月中旬到将军府学艺沈六柏和沈天桐身为顾秋波的伴读也随行到将军府去。现下新皇登位大局已定众家王侯倒不怕站错了队自然要让自家儿郎来将军府交结太子顾正充。于是安平侯和镇南侯也各自把孙子送来将军府学武。唐至萃听得消息自然鼓动贺词把大儿子贺信之也送到将军府。一时间将军府济济一堂全是皇孙贵族。因全是十岁上下的少年人一时顾不得尊卑大家师兄师弟胡乱称呼着倒是热闹。  尚婕因少女时跟沈天桐的祖母沈夫人不对盘两个一直有些嫌隙这会听得沈夫人的孙子沈天桐伴着蜀王顾秋波来将军府学艺不由跟蒋镇嘀咕道:“他们沈家世代为文官不是最瞧不上武将的么怎么也来学艺了难不成沈家文状元想得武状元也想得?”  蒋镇也知道尚婕的心结笑道:“沈六柏和沈天桐是蜀王的伴读自然要跟来将军府的。他们虽是文官之后闲时也习武拳脚虽比不上玄哥儿青哥儿看着也虎虎生风颇能唬人呢!你要还生气当年的事偷偷叫了玄哥儿进来让他下次和沈六柏沈天桐对打时手下不要留情给他们狠狠来几个让他们知道当年他们的祖母得罪你这会却要报在他们身上。”  尚婕听得蒋镇的话要笑不笑的横他一眼道:“我不过抱怨一两句又不是真个要为难他们小孩子你倒护上了。”  “我要护自然护着你别的人与我什么相干?”蒋镇暗暗滴汗据说沈夫人当年对自己有意可自己连她相貌也没瞧清楚之后各自男婚女嫁并无干连现下大家都一把年纪了夫人还吃醋呀?  “你要敢护着外人看我不把你……”尚婕人老宝刀未老这会把蒋镇堂堂将军只一推就推在床上。……  不知不觉又是年底蒋玄腰上换了另一个崭新的荷包顾秋波见了悄悄拉了他到一边道:“玄哥儿你这个荷包可比去年挂着那一个好看些了。只是跟我这一个相比还是太粗劣了。”说着摘下自己腰上的荷包贴在蒋玄腰侧跟他挂着那个荷包相比较着嘿嘿笑道:“你一个男娃喜欢刺绣也罢了居然自己绣了荷包挂着也实在……”  “谁说是我自己绣的?”蒋玄这下急了跳着脚道:“我堂堂男子汉怎么会去拿针引线的?你别乱说。”  “不是你自己绣的哪是谁绣的?你娘以前是参加过南北绣品大会的绣女刺绣了得人人皆知闭着眼睛绣出来也是精美的绣品自然不可能绣一个这么丑的荷包。若说是你们府里的绣娘绣的那更加不可能。谁家府里会请一个连荷包也绣的如此丑的绣娘?你要说是小丫头绣给你的也不可能。绣的这样小丫头怎么好意思拿出来还让你挂腰上?”顾秋波忍了一年的话这会全喷了出来诚恳劝道:“玄哥儿咱们男娃儿自然是拿枪弄剑诵书练字的这穿针引线绣荷包的是女娃儿的事情咱们就戒了罢!”  蒋玄见得顾秋波误会荷包是自己绣的一急之下脱口道:“真不是我绣的是……”要死了怎么被人一试探差点就把小白供了出来?蒋玄这会“咳”一声道:“反正不是我绣的。”说着走开了。  “我就说玄哥儿英气勃勃定不会爱好刺绣这个事儿若说爱好这个事儿的定是白哥儿无疑这会信了吧?”沈天桐在兵器架后转了出来笑吟吟道:“白哥儿虽跟玄哥儿是双胞胎兄弟他那举止说话可是一派姑娘家作风看着真别扭。这荷包定是他绣的无疑了。”  顾正充也从兵器架后转了出来抖抖衣裳道:“咱们没有亲眼见到他绣荷包可不兴马上就下结论。”  “想亲眼见到这也容易。”沈天桐拍拍手道:“咱们偷偷往针线房瞧瞧就是这爱好刺绣的总离不了跑到针线房去拿针拿线的。”  用拳头说话  文官与武官在朝内总有那么一些不对盘蒋家是武官沈家是文官虽则之前蒋华安和沈愿之有些私交无奈族中其它子弟互相敌对时有冲突。蒋家子弟自认为武官要保家卫国比文官更重要些颇有些看不上文官一见沈家子弟自是要哗笑之说道酸儒什么的。沈家子弟却瞧不上蒋家子弟只说蒋家子弟除了习武其余礼仪规矩皆不知粗人一个与其说话有理说不通等等。  这回蜀王选伴读选了沈家大房沈永阳的六儿子沈六柏又选了六房沈永沪的大儿子沈天桐沈家自是引以为荣。只是听得他们要随蜀王顾秋波进将军府学艺沈家家主沈永阳却是不放心嘱了许多话。  沈天桐头上两个哥哥不上一岁就没了待母亲生下了他沈夫人忙着人抱到自己跟前养着小心照顾所幸养到这么大聪明俊秀自是百般疼爱。听得沈天桐要随蜀王进将军府想起自己旧时和尚婕一段恩怨自也不放心千叮万嘱沈天桐只担忧他在将军府会吃暗亏。候得沈天桐每日回府只是细问将军府诸人言行举止。因听得蒋白不同于蒋玄蒋青练武时马马虎虎倒爱和丫头调笑玩闹有些儿纨绔子弟的习气不由暗暗冷笑:尚婕你自以为事事压我一头只怕这孙子一辈不给你争气。若是将军府长房出一位窝囊废那才叫大快人心。因嘱沈天桐多些留意蒋白的举止。沈天桐虽不明白祖母的用意却也答应下来。这当下怀疑蒋白爱好刺绣自然想要证实此事。  沈天桐既是提出到针线房瞧瞧顾秋波便假说自己穿来的袍子和顾正充对招时被他的枪挑破了要到针线房寻绣娘补上。蒋华盖一听顾秋波爱惜身上的袍子略有些诧异金的银的砸坏了也不顾居然可惜一件袍子要补上?只怕是练武闷了想四处逛逛找不到借口这会拿袍子说事来了。总归还是小孩子在宫里拘的太紧到了这儿还拘着也是难过就让他们自己逛逛好了。一边想着便吩咐人来带顾秋波往针线房去。  “我们来了将军府这些时候府里道路也熟不用人领了。”顾正充凑过来道:“是我把他的袍子挑破的由我护送他过去针线房就成了。”  “我是伴读也理当护送蜀王过去针线房。”沈天桐一心要证明荷包是蒋白所绣自然也不放过机会见顾正充和顾秋波往前走他也忙跟上了。站在练武厅外的护卫见顾正充等人出了练武厅自然也忙忙跟上一时呼啦一片人浩浩荡荡往针线房的方向而去。  “后边一些人可得打发掉。他们跟着还偷瞧什么呀?”顾秋波提醒顾正充凑过去道:“咱们练了几年功夫就发愁没有机会施展手脚呢!若真有宵小之辈咱们自己也就打发了倒用不着他们。再说了将军府这个地方寻常的人也进不来。现下又是大白天安全的紧。”  顾正充点点头道:“由得他们跟着到了园子那头再打发。若是这会打发了府里有人瞧见咱们自己走动身边没有护卫只怕就要嘀咕了。”  几个人说着话待到了园子这才让护卫在园子里候着只说要在园子里逛逛不想有人跟着。待打发了护卫顾正充等人这才分辨了一下方向避过将军府的丫头婆子悄悄潜往针线房。  绣娘等人平素在针线房做针线自然喜欢光线明亮因此针线房四面有窗。这会顾正充沈天桐在小角门处的窗下捅了一个小洞往针线房里瞧。顾秋波不耐烦和他们凑在一处瞧自己另捅了一个小洞凑上去看。只见蒋白坐在针线台旁边和绣娘说话绣娘应了几句笑着道:“少夫人现在又有了喜可不能太过操劳。听得今儿描鞋样子我得过去少夫人房里帮忙。”  “你去吧我自己待着就行。过会儿还要往练武厅去呢!”蒋白见绣娘出去了低头见手边一个荷包只差几针就好了一时拈了线穿过针眼绣了起来。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蒋白咬断线头举起绣好的荷包端详着嘴里念叨着前几天学来的《木兰辞》幻想自己就是花木兰这会准备代父出征临行给家里每人绣一个荷包手里这个是绣给心爱的老娘的。呜好悲壮啊!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念叨到这句时蒋白放下荷包顺手在针线台上拿了一块黄色的布碎放在左手掌心内右手拇指和食指捏在布碎中间一提其余三只手指一按一旋把布碎旋成一朵花的样子。一时捏着布碎在手里瞧了瞧猫着腰把自己偷偷藏在针线房的一面小铜镜拿了出来歪着小脑袋左照右照笑嘻嘻举起右手捏着的布碎在鬃边比划了一下作一个贴花黄的动作把布碎按在鬃边带笑的小脸憋出一个愁绪满怀的表情悠悠叹了一口气道:“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伏在窗外的三位儿郎瞧的清楚蒋白内着大红棉袍外穿了一件银鼠大氅这会右手按着小碎布贴在鬃角上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不由各各捂住嘴只怕一个忍不住就要笑出来。  “噗!”顾秋波头一个忍不住一下就发出笑声来才一笑就知道糟了撒腿就跑。顾正充和沈天桐瞧着蒋白对镜作出的种种女儿娇态同样差点忍不住笑出来这会听得顾秋波笑出声音来知道不好也忙跟着他撒腿就跑。  不得了好好一个男娃跑来针线房做荷包还对镜贴花黄整个怀春少女状这个样子被咱们瞧见了还不得恼羞成怒?还是快跑吧!顾正充和顾秋波这两年在将军府学艺跟着蒋玄蒋白师兄师弟的乱叫熟的不能再熟也知道蒋白看着柔弱又爱作些娇态一旦发起脾气来连蒋华安蒋华盖等人也要哄着的可不能轻易得罪。两人同个心思跑的更快。  可怜沈天桐之前一门心思读书练武不过强一下身况且来将军府的日子短下盘功夫哪有顾正充顾秋波稳只一会就被顾正充顾秋波抛的远远的心道要糟。果然只听蒋白的声音在身后娇喝道:“沈天桐你给我站住!”  沈天桐只想追上顾正充和顾秋波让他们分担这次偷窥的风险这会怎么肯站住自然是继续跑。待跑进园子里眼看着顾正充和顾秋波的身影在前头一闪正感觉有希望追上时却觉得袍角一紧分明是被人扯住了一时停了脚步用力扯回袍角。谁知蒋白跑的快身子还没收住被沈天桐一扯一个趄趑直接朝沈天桐扑去。  沈天桐眼看着蒋白直扑过来条件反射的一闪却忘了自己的袍角还在蒋白手里他这一闪却带动蒋白身子一旋。蒋白脚步不稳只掀紧沈天桐的袍角想要定住身子。不想沈天桐一闪之后脚步也不稳被蒋白这一掀直直就栽向蒋白身上。  “哎哟!”蒋白闪避不及直接被沈天桐扑倒在地下。眼看着沈天桐惊愕的脸近在咫尺羞恼交加、气愤莫名、小屁屁明显疼痛难当的蒋白想也不想直接用拳头说话了。  稍迟一些时候俊俏的沈天桐脸青唇肿的回府去了。  “你是蜀王的伴读谁斗敢把你打成这样的?”沈夫人见沈天桐连眼角也肿了自然连连追问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算起来你却是蜀王的表哥他就没有护着你一些?”  因见沈天桐一声不吭沈夫人无奈只得吩咐丫头把跟着沈天桐出门子的小厮叫来细问。小厮不敢隐瞒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少爷跟着太子爷和蜀王爷去逛园子不让我们跟着。后来太子爷和蜀王爷在另一边跑来说道少爷和将军府的白少爷在园子里打起来了少爷脸上着了白少爷两拳。”  “是为了什么打起来的?”沈夫人大怒好你个蒋华安居然纵容儿子打我家孙儿没天理了。这会拍桌道:“蒋家打量沈家没人了吗?若不给一个说法看我不告到皇后跟前去?”  小厮见沈夫人震怒吓的小腿直抖颤着嗓子道:“少爷脸上着了两拳这是明处大家都看得到。听得那白少爷身上着了少爷好几拳腰带都被少爷扯断了伤的不定比少爷还严重些呢!”  “我就说桐儿今年九岁了一过了年就十岁怎么可能被一个七岁的小孩子欺负?”沈夫人一听蒋白身上着了几拳形势并不是一面倒脸色稍霁挥手让小厮下去这才进去看丫头给沈天桐上药。一时又吩咐人拿熟鸡蛋给沈天桐敷眼角的乌青只咬牙道:“好好一张脸打成这样明儿怎么见人?你爹你娘跟前你倒是开口说说话也让他们宽宽心。若不然只怕趁着年下进宫请安你娘就要往二皇子妃跟前哭诉去了。咱们占了理自然得哭诉若不占理闹了出来倒是不好。”  沈天桐“嗯”了一声过一会才道:“就说我跟蒋白对招他收势不及打在我脸上就行了。”  沈天桐懊恼着呢自己当时脸上着了两拳正要回手谁知蒋白把自己一推往旁边一滚避过自己的拳头。自己伸手去扯他倒扯断了他的腰带拳头还没落到他身上将军府众人都赶来了。蒋白一见人来了倒先哭诉起来说道身上着了自己几拳腰带也被自己扯断了这会身上痛的很说完还假装“咳”了几声泫然欲滴。自己大着他两岁又高了他一个头这会脸青唇肿的若当众说自己被他打了却没有打着他无论如何说不出来只得吃了这个哑巴亏。  待躺到床上沈天桐暗暗发誓以后不能光顾着读书倒要多费些时间学武有朝一日定要狠狠凑蒋白一顿!  腹黑小蒋白  “小白被打了哪儿?”贺圆听得蒋白和沈天桐打架自然让人把她叫进房细问待见得她新得的银鼠大氅脏了一大片腰带也断了不由吓了一跳挺着肚子拉蒋白过去在她身上又按又捏的问道:“哪个地方痛?让娘看看。”  “娘没事儿你不用担心!”蒋白眼睛骨碌碌看一下四周见丫头们没有在跟前便悄悄俯在贺圆耳边道:“沈天桐没打着我我怕爹爹责备假说也被他打了。他比我大比我高比我壮自然不好意思说打不过我灰溜溜回府去了。”  “你呀你!”贺圆一听不由失笑一时捏蒋白的脸颊小声道:“蒋家一向和沈家不和自打沈愿之辞官沈家和蒋家更加敌对现下你打了沈天桐怕沈家要借题发挥呢!你还得装几天病只说被打的内伤了要好生养几天伤乖乖陪我在房内学刺绣罢!”  一说刺绣两个字蒋白想起自己在针线房内的举动被沈天桐瞧了去一时又羞恼起来:沈天桐你要是不把这个事情说出去你扯断我腰带之事就此作罢。要是把我对镜贴花黄的举止说出去看我不再次打得你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90

蒋门千金作者贡茶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