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诗经·郑风》研究

《诗经·郑风》研究.pdf

《诗经·郑风》研究

duanni071_y5uez
2011-09-11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诗经·郑风》研究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郑硕士论文题目作者姓名学科fJ类专业名称导师姓名、职称学位授予盟位代码研究生学号密级学论文《涛经·郑风》研究孙向召汉语言文学中国古典文献学徐正英教授二oo五年五月内容摘要在《诗经》学研究领域中可谓是百家争鸣了《诗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一直为统治阶级所提倡为历代读书人必读之书所以古时读书人熟悉《诗经》的很多大家见仁见智提出了不少自己的见解。对于《诗经》把它放在文学领域之中它是诗歌但把它放在音乐领域里它又是歌曲包括歌词和曲调。由于传统的学科划分比较严格所以研究文学的往往仅从文学的角度去对《诗经》进行审视而研究音乐的则又往往仅从音乐学的方面去进行研究。一些文学研究者尤其是汉儒和宋儒往往从郑诗的内容上来进行研究把本来表现人的合理的爱情心理的郑诗斥之为淫诗近代以来一些学者又对他们进行驳难认为郑诗的内容是和雅诗不同雅郑有别但并不能就说郑诗是淫奔之诗。尽管近代学者对郑诗文本内容的认识比汉儒、宋儒的传统认识相对客观许多但他们认识《诗经》的角度却是一致的都是仅仅从诗歌内容方面体认《诗经》的价值和特征未能对其进行综合判断。笔者以为只有对《诗经》进行综合研究才能更准确地把握其本质特征。其中郑风是郑国的土风是按照“风、雅、颂”的标准分出的类应该属于编辑的概念郑声是当时当地曲调多用在表现青年男女生活的诗歌内容上本篇论文主要从郑风、郑声与郑诗之关系入手在前入研究基础上对《诗经·郑风》做进一步思考力争更客观地认知其本质特征。本文分为郑风篇、郑声篇、郑诗篇。郑风篇着重探讨郑风中所表现出的古老民俗文化郑声篇着重为“郑声淫”正名郑诗篇主要探讨郑诗的情感美和意境美。关键词诗经:郑风:郑声:郑诗AbstractStudyingintheresearchfieldin“theBookofSongs”maybeletahundredschoolscontend”theBookofSongs”isinthelonghistoricallongriver,recommendbyrulingclassforpastdynastiesbookthatscholarmustreadsoinancienttimesscholarfamiliarwith”theBookofSongs”alotof,everybodyisdifferentpeopledifferentviewsporwardmanyone’sownopinions.Asto”theBookofSongs”putitinpoemamongregionofliteratureputitinsongOilmusicfieldincludingthelyricsandmelody.Becausetraditionaldisciplinedividestrictstudyliteratureisitexaminecloselyto”theBookofSongs”togointermsofliteratureonlyoftenstudymusicgoresearchofgoingonfromrespectofmusicologyonlyoften.Someliteratureresearcher,ChineseConfucianismandRuSongespecially,comeupresearchofgoingonfromcontentofPoemZhengoftendisplayreasonableloveofpeopleallexcessivepoemactually,somescholarsincemodemtimesisitrefutetothemdifficulttogoonthinkPoemZhengcontentdifferentfromrefinedpoemrefinedZhengdifferentbutcannotonsaypoemZhengtheexcessivepoemthatgoesstraight.ThoughmodemscholartoZhengpoemunderstandingtextofcontentthanChineseConfucianismrelativelymuchmoreobjectivetraditionalunderstandingofRuSonghavebuttheanglesthattheyknow”theBookofSongs“areunanimousnamelyallonlyrealize”theBookofSongs”valueandcharacteristicfromthecontentofthepoemfailtojudgesyntheticallyit.Ithou曲tcarriedoncomprehensiveresearchonlyto“theBookofSongs”couldholditsessentialcharacteristicmoreaccurately.ItisamongthemZhengforfolksongofGuoZhenginwindaccordingto”windtherefinedpraise”kindtellingstandardshouldbelongtotheeditor’sconceptZhengShengisthelocalmelodyatthattimeusedinthepoemcontentwhichdisplayedyoungmenandwomen’slifemorepagethisthesisstartwithfromwindZhengShengZhengandrelationofPoemZhengmainly,inforefathersstudyfoundationmakethinkingto”theBookofSongs:HZhengFeng”further,striveforitsessentialcharacteristicofcognitionmoreobjectively.ThistextdivideintoZhengwindpagethepagepoemZheng.WindZhengpageprobeintooldfolkculturethatWindZhengdemonstratesZhengemphaticallyThepageemphaticallyforrectifynamePoemZhengprobeintoPoemZhengemotionbeautywithbeautifulartisticconceptionmainly.【KeywordsTheBookofSongsWindZhengShengFengPoemZheng】I郑重声明V本人的学位论文是在导师指导下独立撰写并完成的学位论文没有剽窃、抄袭等违反学术道德、学术规范的侵权行为否则本人愿意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责任和法律后果特此郑重声明。学位论文作者(签名):孔陶浮歹归笋』月/日引言有关《诗经·郑风》的文章在古代文学和音乐史领域内都有人研究这是因为郑风的出现不仅是在文学领域而且在音乐史上都是一个重要的阶段所以很有必要对其进行综合研究。但由于《乐经》早佚先秦传世文献又很有限所以郑风的研究并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就纵向的研究而言出于维护封建伦理纲常的需要汉儒对郑风多做穿凿附会的解释宋儒则把表现美好情感的诗歌斥为淫奔之诗甚至加以删节。虽然郑声中有不少篇章写了男女爱情但爱情不等于淫奔。这些爱情诗表现的是人们的合理情感。从音乐风格看郑声的出现在春秋时期因为那时已礼崩乐坏周王室趋向衰微诸侯逐渐强大所以确实有郑声乱雅乐的倾向。郑风是新乐其旋律繁复节奏急促多有繁声促节这和儒家“中和”音乐思想明显相悖所以遭到传统势力反对是很自然的。明清以来一些学者已经注意到了郑风的音乐特点如清代马瑞辰在《毛诗传笺通释》~书中曰:“古者声音之道与政通。春秋时政教侵衰淫风渐起郑音好滥淫志卫音趣数烦志子夏谓其皆淫于色而害于德。顾卫宣淫蒸行同禽兽墙茨济恶桑中刺奔。淫风流彳亍较郑滋甚而夫子独日:‘郑声淫’何哉《左传》秦医和告晋候日:‘先王之乐.所以符百事也故有五节迟速本末以相及中卢以降。五降以后不容弹矣。于是有烦手淫声循堙心耳乃忘平和君子弗听也。’服子慎释之日:‘郑重其手而卢淫过。’是知淫之言过。凡事过节者为淫声之过中者亦为淫不必其浮于色也。而涛育其志歌咏其声。诗之失愚乐之失奢二者相因而各有别。卫之淫在诗郑之淫在声也。卫诗之淫在色郑声之淫不专在色也。”可以看出清儒认为郑声之淫是声淫即声音突破了儒家中和风格的限制:郑诗和卫诗的区别在于郑诗是声音过度卫诗是内容过度。总之清儒已经注意到了从音乐方面对郑风进行阐释比汉儒、宋儒进步不小。近代以来一些学者如闻一多、顾颉刚等受西方心理学、文化人类学的影响用新方法、新观念、新视角解读《诗经》得出许多有价值的结论并从人性的角度对郑胍中的爱情诗给予了肯定性评价。近年来有些学者继续在这一领域探索如俞志慧的《一桩陈年公案:“郑声淫”》翟相君的《“郑声淫”辩解》修海林的《古乐的沉浮中国古代音乐文化的历史考察》《郑风、郑声的文化比较及其历史评价》李石根的《郑声和郑风》蔡仲德的《中国音乐美学史》等都从全新视角探讨郑风冰释了人们的许多困惑很有参考价值。本文对《诗经·郑风》的研究是在以上前修和时贤研究基础上进行的在研究过程中坚持以史料支撑观点以理论激活史料适当借鉴前人成果的原则实事求是力戒空泛努力还郑风一个较为客观的真实面貌。第一章郑风·郑声·郑诗郑风是按照“风、雅、颂”的标准分出的类应属于编辑的概念上博简《孔予诗论》称国风为《邦风》与雅、颂相对应就证明了这一点。郑声则属于音乐学的概念。郑诗应属于文本的概念。一、郑风不同于郑诗郑诗属于文本概念是郑风所唱的内容也就是歌词。郑风与郑诗不是完全相同的概念。诗重在文字风重在音调传统的说法把郑风与郑诗等同起来实际上是一种盛解。《说文解字》释风:“八风也东方曰明庶风东南日清明风南方日景风西南日凉风西方日阊阖风西北曰不周风北方曰广莫风东北曰融风风动虫生故虫八日而化。”这些是自然界的气息流动所形成的风人吐纳的气息所发出的声音也叫风自然界与人体通过这种风进行能量交换和信息传递。章必功在《“六诗”探故》一文中他解释“风”是先秦曲调的通名其说是也。笔者认为风是具有诗的语言载体和音乐的形式的统一体。即当时的民歌有词有调。诗是不入乐的风声是当时音乐风格分雅俗两种雅是当时的庙堂之音俗是指各地民歌所用的音乐形式郑风就属于俗的形式。二、郑风和郑声的关系郑风指《诗经》国风中的《郑风》。关于它和郑声的关系一种观点认为郑风的原生形态是±生土长的民歌风谣《诗经》中的《郑风》是经过加工爱的诗乐约产生于西周时期(因为西周前已有采风制)郑声是春秋时产生的新声。郑风产生在前郑声则形成于后.郑风、郑声有着全然不同的行乐方式及文化背景不能混为一谈。。笔者认为郑声是春秋时各诸侯国兴起的民间音乐的代表它包括郑、卫、鄢、邶等国的民问音乐也包括《诗经》的《郑风》在内。“郑声”原是指春秋时代郑国的世俗之乐。如《孟子·梁惠王下》云惠王“直好世俗之乐”清人赵歧注曰:“谓郑声也。”这一世俗音乐从形式到内容如何。修辩林《郑风郑声的文化【匕较及儿撕史评价》《盘乐研究》年期。《论语·阳货》云:“子日: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这里“雅乐”与“郑声”相对。孔子日:“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郑声是邪僻的、过度的则雅乐是典正的、合度的。《毛诗序》载“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谓之雅。”郑注:“雅既以齐正为名故云以为后世法。”以其为正以其为化感四方之主导正是雅的本义也是它的本质特征。刘勰《文心雕龙·体性》也是以此来论述“典雅”的。其言日“学有浅深习有雅郑”“体式雅郑鲜有反其习”“故童子雕琢必先雅制”。《论语·卫灵公》云:“子日: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始。”作为儒学的开山祖师孔子视“郑声”为淫可见郑国的这种世俗音乐与儒学“乐而不淫”的礼乐准则相悖。淫者惑乱也。孔子之所以视“郑声”为“淫”、是因为“郑声”之歌词情思比较放浪音乐节奏比较浮靡使听之者为之沉湎忘怀。郑声的概念随着历史的发展也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记载季札在鲁观乐时曾提及“为之歌《郑》日:‘美哉!其细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季札所发言论是与其它诸侯国民歌相比较而言可见早期的郑声主要指郑国的民间音乐。《诗经》中郑风共有篇如上文所说只是郑声的一部分是当时宫廷乐官经过筛选、改编从无数郑国民闯音乐中选出的极少一部分民歌。随着影响的扩大郑国民间音乐和卫国民间音乐一起被称为“郑卫之音”代表了当时各诸侯国的民间音乐。再其后就逐渐成为所有民间音乐和俗乐的代名词(有时甚至也包括了夷胡之乐)。后世许多文献中所提及的郑声或郑卫之音均指所有民间音乐。如《乐记》所说“郑卫之音乱世之音也比于慢矣”陈砀《乐书》所说“图论冠以雅部所以抑胡、郑也”朱熹所说“夫以胡部与郑卫合奏犹曰不可”皆是此意。由此看来郑声的概念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郑声概念的内涵有一个发展变化过程基本上是由小到大即由一国之风逐渐扩大最终成为所有民间音乐的代名词。二是郑声的概念有狭义、广义之分狭义之郑声指郑国的民间音乐广义的郑声则指所有的民间音乐。关于郑声的产生年代李石根在《郑声和郑风》一文中引《史记·太史公自序》“自雅颂声兴则已好郑卫之音。郑卫之音所从来久矣⋯⋯”等语此段文戟《中田哥乐学》年期。字是司马迁阐述其著《乐书》的目的他认为当时正统的雅颂之声早已被郑卫之音所取代不利于发挥音乐“移风易俗”的作用所以他才要著《乐书》以正之。所说“自雅颂声兴则已好郑卫之音”是说明自雅乐兴起后就存在对郑卫之音的贪好。也就是说郑声乱雅早己存在(雅颂、郑卫之音并提含有崇雅贬郑的含义)并非说郑卫之音和西周时流行的雅乐同时产生:所说“郑卫之音所从来久矣”是说郑卫之音在汉代以前已有较长的历史并非说郑卫之音西周已流行。所以郑卫之音西周已流行的结论是作者对《史记》原文望文生义的解释。同样的问题在该文中并非一例如将“《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无邪”译为‘‘我所删的三百篇诗概括起来说思想都是纯正的”并据以得出《论语》中有“有关孔子删《诗》的记载”的结论。在古代音乐史的研究中对文献的解释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环节须格外慎重严肃对待。如果随意解释轻率从事就会曲解原文影响研究的科学性和严肃性也不利于学科的发展。郑声的出现对于中国音乐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它冲破雅乐~统天下的局面首次使民间音乐在中国音乐舞台占有一席之地并使不断增强的与各族音乐文化交流的俗乐一直成为中国音乐发展的主流。它强调音乐表现人的情感摆脱礼的束缚并使音乐的文化职能由娱神转向娱人成为表达人民心声的一种重要艺术形式。郑声的兴起也具有重要的美学意义它冲击了旧的审美观念使“节”、“度”、“中”、“淫”等一系列美学范畴得以提出更拉开了历时两千余年的雅郑之争的序幕推动了中国音乐美学史的发展。换句话说中国音乐美学史是在郑卫新声的出现后才开始的是在新声与旧乐斗争的推动下向前发展的。。即使在今日郑声也有着熏要的现实意义它可以使我们进一步思考如何看待新时期音乐的发展如何看待音乐的本质作用。它是把音乐看作封闭、固守的文化艺术还是在加强与外族音乐交流的基础上不断改进、不断完善自身使之得到更快的发展:是把音乐当作纯粹的政治教化工具还是把它作为抒发人们真情至性之艺术创作出感天地、泣鬼神的作品以最大程度地满足人民的精神生活需要这不仅是我们目前需要思考的问题也是迫切期待解决的问题答案是不占而喻的。冉参见蘩仲德《中固占乐美学史》第页人民矗乐川敝丰l年版。一、郑风文化考论第二章郑风篇郑国是周代分封较早的诸侯国原封地在今陕西后郑武公迁至今河南地区。“独洛之东土河济之南可居。”。《史记·郑世家》记载:“郑桓公友者周厉王少子面宣王庶弟也。宣王立二十二年友初封于郑。”《古本竹书纪年》说:“(晋文侯)二年同惠王多父伐郐克之。乃居郑父之丘名之日‘郑’是日‘桓公。”晋文侯二年为周幽王三年。二说虽然有差异但郑始封于西周末是不可移易的事实。《汉书·地理志》云:“本周宣王母弟友为周司徒食采于宗周畿内是为郑桓公。”郑国位于中原右洛左济前华后河食溱洧焉”(《毛诗正义》)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当时郑桓公为了避祸而东迁于郑地时值西周末年“幽王以褒后故王室治多邪诸侯或畔之。”(《史记·郑世家》)东迁的结果便是郑国的建立在新郑商贾的扶持下在虢、郐等十邑之地的基础上建立起来了一个重要的中原古国。郑是东周初经郑桓公以太子身份励精图治到武公夺取了当时居天下之中心的咽喉要地使之处于洛水、济水、黄河、颖水之间西部靠近东周的国都洛阳南与楚交界东与宋相邻东北部是管国和齐国北部、西北部是卫国和晋国。这个地理位簧很自然使郑国成为当时的商业中心它的商业足以“具万方”。(《国语·郑语》)便利的交通条件为郑国商业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因此郑国的商人活跃于秦晋及东都洛阳成为郑国强有利的政治和经济支柱。《左传·昭公十六年》记载郑执政大臣子产的一段话:我先君桓公与商人皆出自周。庸次比耦以艾杀此地斩之蓬蒿藜蓼而共处之。世有盟誓以相信也。日:尔无我叛我无强贾无或梁夺尔有利市宝贿我勿与知恃此挚誓故能相保以至于今。山此可见郑国是贵族和商人共同建立的。商人与郑国的统治者“世有盟誓以相信也”处于特殊的地位商入的利益与国家的利益息息相关。马辽:《史{曲巷五。北京:中挣书局.年门第版贝。清人魏源曾这样描述:三河为天下之都会卫都河内郑都河南⋯⋯据天下之中河山之会商旅之所走集也。商旅集则货财盛货财盛则声色辏⋯⋯((史记·货殖传》“赵女郑姬设形容鸣琴揄长袂蹑利屣目挑心招出不远千里不择老少者奔富贵也。”(K诗古微·桧郑答问》清光绪十三年扫叶山房刊本)“商旅集则货财盛货财盛则声色辏”明确指出了经济发达对文化繁荣的推动以及对文化走向的制约作用。这段话道出了在政治大变革、思想大解放的时代背景下随着生产力向前发展各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也日益频繁由于郑国地处中心交通有着很便利的条件经济和文化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经济上先进的齐、郑等中原国家也同样保存着井田制。”。《左传·僖公三十二年、三十三年》记载了秦晋觳之战中为郑国立功的弦高就是在诸侯国之间经商的大贾。从《左传》所记载郑国的军事和外交活动就可窥见其经济的发达程度。“若出于陈、郑之间共其资粮茌屦”(《左传·僖公四年》)“楚子入飨干郑九献庭实旅百加笾豆六品”(《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宋成公“入于郑郑伯将享之”、“丰厚可也”、“有加”(《左传·信公二十四年》)。从《郑风·丰》“农锦襞衣、裳锦襞裳”《郑风·有女同车》“佩玉琼琚”这些普通劳动人民的着装和家庭生活中即可看出当时社会经济的发达程度。商业的繁荣就必然促进了文化观念的更新郑国享乐之风已初丌端倪商业的繁荣不仅扩大了郑国与各诸侯国的经济、文化交流当时的郑国是中原的交通枢纽与商业中心城市文明迅速发展。城市不仅是商业中心也是郑国上层贵族的集中居住地因而也是郑国的政治、文化中心。由于各级贵族与商贾声色享受的需要大量的歌舞艺人涌向都市。这就促进了城市娱乐活动的开展形成了较为开通的社会风气这就使礼教规范的形成较为缓慢为恋爱婚姻提供了较为自由的环境于是唱出了那么多以女性为抒情主人公的大胆赤裸的情歌。帆仇髓:《中陶史纲萤*椎一心郑国东迁之地是殷商的故地新郑新郑的土著民族是殷商的后裔。殷商是一个注重淫祀喜爱歌舞的社会商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因袭了原始的巫术传统。“殷人尊神率民阻事神先鬼而后礼”随着时代的推移、社会的发展、诸侯的强大周王朝在西周末年逐渐走向衰落它浓缩和积淀了原始人民强烈的情感、思想、信仰和期待表现出热烈奔放活泼浪漫的特色。《郑风》的产生与文化传统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郑风”的情诗又写得十分开放不受约束。“与渊源古老的民间习俗相关显示出强烈的野性色彩率性而泼辣是其显著特征。”o周王朝的政治制度落后商周以来的文化传统发生了变化。新思潮、新文化、新生活在诸侯国中不断产生、发展。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的是在分封较早的诸侯国中一些主要的文化传统观念还是继承下来了。文化机制与上古时代纯朴的原始遗风有着密切的联系。郑国在西周前隶属于商《汉书·地理志》说:“郑国今河南之新郑本高辛氏火正祝融之虚也。”由此可见郑地歼发较早。隆祭祀、重占卜爱好歌舞等殷商文化在这里可谓根深蒂固。周人灭商之后周文化相对于有数百年发展史的商文化而言显得根基薄弱不仅不可能从根本上动摇商文化的根基而且还不得不在~定程度上和~定范围内采取认同的态度因此殷商风俗在殷商文化根基比较牢固的郑国等地绵延不绝。这种古老文化的放荡不羁与充满着的野性以及祭祀、歌舞和男女相会的的风俗为情歌的广泛产生提供了良好的文化氛围和社会基础。这种文化传统在郑国得到了继承和发展。《礼记·乐记》:“郑卫之音乱世之音也比于慢矣。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桑间濮上”的“亡国之音”显然是指殷商遗音。也就是说人们在郑、卫这些姬姓国家的诗风中可以明显地审视出与周礼相异质的生活情调。《汉书·地理志》云:“河内本殷之旧都卫地有桑间濮上之阻男女亦亟聚会声色生焉故俗称郑卫之音。”“桑”、“濮”之“阻”既然是殷人遗迹“亦亟聚会”的“男女”系郑卫的后世居民则是显而易见的。《汉书·地理志》明确地记载了郑卫居民对殷习的遵循。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国语·郑语》对郑地文化的一段说明:“谢郏之间其冢君侈骄萁民怠沓其君而未及周德。”谢郏之地J下是郑国东迁后的中心地带其民·。未及周牟山:《许绨的义化精神》东方⋯版}I:.年门帮版巩。德”云云表明这是周礼王化薄弱的地区。礼乐制度在西周末至春秋时代的影响还很弱小对青年男女的束缚还不多。郑风大部分产生于春秋时期古老婚俗以顽强的力量在民间沿袭。虽然从周王朝开始进入父权制社会从太王时候起出现了一夫一妻制但在民间的影响还很弱民间还保留着母权制的残余妇女在家庭和生产中还有一定的地位。对偶婚也还存在它是由亚血族群婚制过渡到一夫一妻制中间的一种婚姻制度也可以说是不固定的一夫一妻制。对偶婚的重要特点就是男女还是平权的。~个男性在许多妻中间可以有一个正妻同样一个女性在许多夫中间也可以有一个正夫。这样的婚俗使男女择偶较为自由婚姻也就不稳定。徐华龙《国风与民俗研究》中提到:“春秋时贵族家庭犹保有甚浓重之家长制色彩故男女关系较为通融平辈间、上下辈问皆可发生婚姻关系又‘侄娣从嫁’及。媵’之制度亦说明家长制家庭中保存多婚及群婚的婚姻形态。《诗经》中所载男女关系亦甚随便观郑卫等风可知男女较易结合亦易分散士庶民阶层似尚有对偶婚残余形态。”《周礼·地官·媒氏》说:“中春之月令会男女。”而且“不用令者罚之”提倡男女交会并以惩罚的方式执行。随着周王朝统治的逐渐弱化反叛“周式婚姻”的势力逐渐增强。这种反叛意识在《诗经·郑风》中表现得最为淋漓尽致。他们将其地位对等的婚姻“厚别附远”、“合二姓之好”的政治内涵弃之不顾转而把贪恋美色作为婚姻的首要条件。为了打破“同姓不婚”的限制甚至翁与媳、兄与妹都可以构成公开或私下的婚姻。伴随这种反叛意识局面的出现族姓之间的界限和伦理逐渐消失。同时由于殷商野性婚恋习俗影响最终导致了男女相奔世族在位相窃妻妾。“时既如此即政教荒散世俗流移淫乱成风丽不可止”(《诗经正义》)这种“世俗流移”在很大程度上具有回归殷商旧俗的成分。郑国地处晋、楚大国之间不得不求助于大国求生存。因此郑国入的机智灵活敢于发表意见也是有名的春秋时期曾流行“郑昭宋聋”之说(《左传·宣公十四年》)。郑国人不但善于周旋而且机智善辩长于外交辞令。商人弦高犒秦军的一番真诚之苦加十二头牛足以使秦信服烛之武退秦师也只是靠三寸不烂之舌(《左传·信公三十年》)。孔子曾赞美子产善于辞令为“慎辞”(《左传·襄公二十五年》)。郑人的善于辞令直接影响到了战国时的纵横家有人称予产为纵横家的鼻祖。郑国又是早期法家的发源地子产相国在春秋史上极为有名他的重法、重商以“不毁乡校”的开明政治给郑国带来了二十余年的稳定和繁荣被后人尊为法家鼻祖。在动荡多变的环境中郑国的教育是比较发达的。春秋史仅两处记载官学情况中就有郑国“乡校”一处。而私学的首创者邓析也是郑国人。邓析不仅对郑国法制作出过贡献而且又以诉讼首办私学。以上因素为郑国文化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产生了许多优美的情诗。《郑风》的艺术成就是抒情的热烈率直大胆泼辣循序渐进地把抒发的情感推演至高潮。郑振铎先生说:“《郑风》里的情歌都写的很倩巧很婉秀别饶一种媚态一种美趣。”(《插图本中国文学史》)无论何种感情《郑风》都能真挚地予以自然宣泄同时也都能使人体味到醇厚的品质率直、浓烈、奔放之情溢于言表。我们应该看到的是郑国不仅出现了大胆赤裸表现其情感的诗歌而且郑人在宣传其自身文化上也是大胆而前卫的。这从郑人赋诗上就可见一斑。《汉书·艺文志》说:“古者诸侯、卿大夫交接邻国以微言相感当揖让之时必称《诗》以喻其志盖以别贤不肖而观盛衰焉。”回春秋时诸侯国之间公卿大夫会盟、享燕或其它一些场合常常赋诗以见其志。《左传·昭公十六年》:夏四月郑文卿钱宣子于郊。宣子日:“二三君子请皆赋起亦知郑志。”子赋《野有蔓草》。宣子日:“孺子善哉!吾有望矣。”子产赋郑之《羔裘》。宣子日:“起不堪也。”子大叙赋《褰裳》。室子日:“起在此敢勤子至于他人乎”子大叔拜。宣子日:“善哉子之言是!不有是事其能终乎”子游赋Ⅸ风雨》。子旗赋《有女同车》。子柳赋《箨兮))。宣子喜El:“郑其庶乎!二三君子以君命贶起赋不出郑志皆昵燕好也。二三君子数世之主也可以无·惧矣。”宣子皆献马焉而赋“我将》。子产拜使五卿皆拜日:“君子靖乱敢不拜德!”宣子私觐于子产以玉与马日:“子命起舍夫玉是赐我玉而免吾死也敢不藉手以拜!”郑国六卿为韩宣子饯行时子耋赋《野有蔓草》取其“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表达对韩宣予的久仰子产斌《羔裘》取其“彼其之子舍命不渝邦之t肌州:《汉书》.卷六。北京:中f卢书局年门第i版缸。彦兮”赞美韩宣子的美德子大叔赋《褰裳》取其“子惠思我褰裳涉溱”来表示晋郑交好的愿望子游赋《风雨》义取“既见君子云胡不夷。”表示对韩宣子这样的君子的渴望子旗赋《有女同车》义取“洵美且都”来表示对韩宣子的赞美子柳赋《箨兮》义取“倡予和女”表示郑国愿和晋国和谐共好顺从晋国的心意。他们的赋诗无一例外是“郑风”韩起很高兴地说郑国差不多要强盛了吧!几位大臣用国君的名义赏赐起所赋的诗不出郑国之外都是表示友好之意的。郑国六卿身为小国去迎奉大国的使者六卿赋诗的目的是相同的却能用郑风把很细微的感情准确细致地表达出来充分证明了他们对诗的修养不仅在广度上而且在深度上也有很深的造诣。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赋诗具有浓厚的地方风味也即是“赋不出郑志”。其实“赋不出郑志”在郑人的几次大型的赋诗活动中也有突出的表现。如:襄公二十六年子展赋《缁衣》义取“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希望晋侯能许其求赋《将仲子》义“众言可畏”责备晋侯不明事理襄公二十七年子大叔赋《野有蔓草》取其“邂逅相遇适我愿兮”暗寓子大叔与赵盂初次相见所以是不期而遇。从郑人的赋诗中即可看出其对“郑风”是非常热爱和推崇的。郑人赋诗不仅具有外交上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在宣传本国特色文化。郑人尊崇郑风从他们的赋诗中就可看到其独立的外交意识。这种独立的意识在《左传》的开篇就表现的相当显著。“郑师合以攻之王卒大败。祝聃射王中肩”消除了宗室争夺权利的内患(《左传·桓公五年》)甚至连周天子也不放在眼里。郑人赋诗多出于“郑风”“郑风”又多为“言情”之作。郑人取情诗用于严肃的外交场合来调节国与国、君与臣之间的关系。如昭公元年郑子皮赋《召南·野有死麇》之卒章襄公二十六年郑子展赋《缁农》、《将仲子》襄公二十七年郑子展赋《召南·草虫》:昭公十六年晋韩宣子请郑国六卿赋诗等。在诸侯矛盾日趋尖锐的当时外交辞令有一言定鼎或一言兴邦之功言语的得失关系着国家的兴亡。郑人的诗并不是随意的有感而发而是出于一定的政治和外交目的的。郑人引用情诗以喻其志显得轻松愉快。把这些言辞通俗情感炽烈韵趣天然的诗转用于隆重的贵族礼宴场合就很能委婉得体地表达友好之义。透过这一段从容不迫的应对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其独立的外交和政治思路。综上所论郑国商业的发达、经济的活跃带来了人们思想上的进步政治上表现出较为开明的色彩外交方面的独立的意识法家、纵横家先驱的出现以及教育、私学的发展都使郑人有着大胆、开放的意识。对于一个地处大国夹缝中的小国来说有如此开明的政治氛围所有这些都直接影响到了《郑风》的内容和创作风格。我们认为过去对《郑风》爱情和婚姻诗的批判和污蔑是不符合生活的实际与历史的真实的《郑风》中热辣爱情诗歌的出现决不是偶然的而是时代和历史赋予它的历史使命也是郑国劳动人民生活的真实再现。二、令会男女与临水祓禊中原文化是华夏文化发祥地也是数千年来中华各民族文化相互融合汇聚的中心场所中原汉族文化的不断丰富是由于四周辽阔地域中的各族文化源源不绝汇入的结果。而中华文化传统之承上起下从未中断则是由于深深植根于黄河中下游优越的自然地理环境之中足以经受抵御任何外来的摧残。正是在这种得天独厚的环境中华夏子孙们创造了在世界上独树一帜、丰富多彩的中原文化。在《郑风》二十一篇作品中有不少反映中原文化的思想观念.其中令会男女临水祓禊表现得尤为突出。郑国的风俗是商周及上古多年来形成的风尚和习俗的具体体现是上古及商周浓厚的文化积淀。男女自由恋爱和婚配等这样的原始婚俗在当时还是被认可的。上古风俗仲春之月人们有在水边“招魂续魄”、“祓除不祥”、“求神生予”的风俗“男女聚会讴歌相感”(《五经异义鲁论》)这是人们聚会的日子。(一)令会男女所谓“令会男女”《周礼·地官·媒氏》日:“媒氏掌万民之判。⋯⋯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此即统治阶级以官方形式制订并颁布的礼制性规定以仲春二月为民间婚姻月凡婚龄期未婚男女必须通过会男女的节目自相择偶成婚若无故不得违之。“仲春会男女”及祭高襟的习俗相袭不衰。“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也玄鸟至至之同以大牢祠于高襟。”在后代便成为三月上巳节临水祓禊的风俗。在这个时候男女交往非常开放和自由使女性没有顾忌和禁忌唱出的情歌热情奔放继承上古神话的女性特点服从自己的意志和情感无掏无束大胆泼辣。统治阶级之所以定期举行此俗笔者以为原因有二:第一从周代社会本身的实际情况来看由于战争和政治的失当常常造成“男女失时”不能按时婚配生育国多旷男怨女思不期而遇。如《野有蔓草》序云:“君之泽不下流民穷于兵革男女失时思不期而会。”为使男女能消除这种旷怨情绪按时成家立室增加人口以充军备、生产统治者只得以官方形式制订此礼俗维系婚姻使宜时顺势不至于使矛盾扩大影响国计民生之全局。另一方面天灾流行时如饥馑病疫、灾荒等亦造成男女婚配失时人El骤减作为权宜之计统治阶级只得以行政手段干涉民间婚姻以缓解矛盾使男女各成家立室安居乐业繁育人口。第二从前代社会婚姻制度之影响来看周代社会虽然基本上实行了一夫一妻的配偶婚制作为后代封建礼教婚姻基础的婚姻观念亦开始萌芽如“娶妻如之何匪媒不得”、“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齐风·南山》)。那种“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之幽会密期已为“父母国人”所贱(《孟子·滕文公》)。但周代社会毕竟去古未远新的婚姻观念还未根深蒂固上古婚姻遗风仍然顽固地存在着而且影响颇为巨大。如齐襄公“淫乎其妹便是古代亚血族群婚制的遗存而且其淫乱行为致使‘姑姊不嫁’。于是令国中民家长女不得嫁响及于全国民以为俗可见当时婚姻观念何等近古。齐桓公亦同于襄公“好妇人之色妻姑姊妹而国中多淫于骨肉。”(《新语·无为篇》)宣公死后其庶长子顽又与宣姜私通生下三男二女。很明显此亦即上古氏族社会亚血族群婚观念之影响即后来意义上的“转房婚”。诸如此类现象数不胜数包括统治阶级内部盛行的媵妾制诸侯一娶九女而诸娣从之的婚制亦有上古群婚观念的渗入。既然如此统治阶级便为会男女之俗找到了思想基础的道德依据民间亦顺理成章地接受并执行在此期澍不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青年男女亦可私订终身结为伴侣。会男女之俗一般于仲春月举行郑玄注日:“仲春阴阳交以成昏礼顺天时也。”古人很讲天入感应以为三月之时阳气勃发阴阳和合万物繁育人问于此时亦应顺天应时而婚配嫁娶生儿育女从而使人类与自然界之问互帽感交两相促进。郑风中的《褰裳》、《溱洧》生动的反映了这种风俗。《汉书·地理志》说:“七狭而险山居谷汲男女亟会故其俗淫。”《褰裳》描写了女子责备情人变心的诗。“子惠思我襄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人。”这是男女之问大胆戏谑的表现在这位女子身上深刻的体现自主的斗争性。我们还应该看到的是此时女主人性格的鲜明特色在没有得到情人的热烈的爱情时她表现出了怨怒情绪和决绝态度而没有任何感伤相反却表现出积极的乐观和自信的形象丝毫不为情感所圃是一个敢爱敢恨的烈性女子。她的婚姻观念显然是从原始群婚制发展而来的以性爱为基础的自由恋爱婚制。《溱洧》描写了郑国三月上巳节青年男女在溱河、洧河岸边游春的情形:“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茼兮。女日:‘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以外洵耔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这是一首著名的风俗诗。《韩诗》说:“三月上巳之辰于两水上招魂续魄拂除不祥故诗人愿与所说者俱往观也。”《齐诗》云:“郑男女亟聚会声色生焉故其俗淫。”《鲁诗》亦云:“郑国淫辟男女私会于溱洧之上。”按当时的习俗这~天宫民都要在东水中洗掉宿垢祓除不祥。这首诗就是描写郑国这一节日的盛况《溱洧》本身并没有描述祭祀的场面而是侧重写了这场盛大的集会中男女杂沓狂欢极乐相谑馈赠以示定情的青春喜悦溱水与洧水两岸春水涣涣人来人往男女青年互相笑谑传神地再现了一群青年男女相聚、趁此机会表达爱情的热烈场面。溱洧自然成了郑国情歌的发源地。对于此诗的意旨《毛传》、郑《笺》皆以为刺淫以为郑男女会于溱洧而相约为淫乱之行莫之能救。独韩诗以为此为郑国特定之俗“郑国之俗三月上巳之R于两水(溱水、洧水)上招魂续魄拂除不祥故诗人愿与所俱说者俱往观也。”《后汉书》薜君注盖持韩说亦云:“郑国之俗三月上巳桃花水下之时于溱、洧两水之上招魂续魄秉兰革祓除不祥。~秉兰”是因为兰是一种吉祥的宜予的香草。《尔雅翼》:“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古以为生予之祥。”“药”与“约”同音恋人们在离别时互赠芍药作为婚约的表示。马林诺夫斯基在《巫术·科学·宗教与神话》一书中指出:在某些民族的意识中潜在着一种以花草媚人的巫术动机向情人赠花草就是对他(她)旅行恋爱巫术。《溱洧》中的情人在分别时互赠芍药的用意可能就是用这一特殊的礼物来维护信约和约束他们的爱情。现代一些诗学著作皆以为此诗所写为郑国会男女之俗。程俊英《诗经译注》说:“这是描写郑国三月上巳节青年男女在溱洧河岸旁游春的诗。上巳是指三月上甸的巳日。按当时习俗这一天官民都要在东流水中洗掉宿垢祓除不祥名为修禊。⋯⋯这首诗就是描写郑图这一节F的盛况传神地再现了一群青年男女相聚趁此机会表达爱情的热烈场面。”可见此诗魅力非同寻常。余冠英《诗经选》说:“这诗写三月上巳之辰郑国溱洧两河春水涣涣男女在岸边欢乐聚会的盛况。节目的气氛是很浓厚的。”陈铁镔《诗经解说》说:“《郑风·溱洧》就是反映仲春之月会男女的一篇诗。”方玉润说:“在三百篇中别为一种开后世野游艳诗之祖。”古代在上巳节青年男女到郊外踏青修禊参加盛大集会男女在自由接触中就可以表达真挚的爱情以求进一步结合。我以为视此诗为淫诗的汉代学者们太拘泥于汉代伦理道德、封建教化观念不免有些偏颇。而韩诗及当代学者之见更符合周代的礼制风俗与郑国的实际情况。郑国男女溱洧之会正合《周礼·地官·媒氏》仲春会的礼制三月桃花流水之时青年男女们会于溱洧两岸游春观景嬉戏追逐互赠兰革芍药畅叙爱慕之情。郑国会男女除了服从周朝统一规定外还有其特殊性的原因。先秦时宋、卫、陈、郑四国被视为火房据阴阳五行观念推测这西国最易发生火灾。《左传·昭公十八年》载:五月(周历相当于夏历三月)“戊寅风甚。壬午大甚宋、卫、陈、郑皆火。”以五行理之五月“壬午”火盛永弱所以回禄肆虐水不盛火而走火成灾。因此四国每于春季特别注意防火郑国尤甚因其地处火正祝融之墟更易失火因而每值三月。火星于黄昏跃出地平线时郑国人便于上已祓禊水上以水禳火。一般水火相遇火不敌水然火盛水弱之时则水不胜火因而必须于水盛火弱之时以水制火。三月上巳日桃花水发“涣涣”而流水势正盛其时火正处于萌芽状态根据《周易·既济》卦“要”坎水处外离火处内“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预防之。”即此时禳灾可告成功。因此郑人常于此日男女会于溱洧临水祓禊’以禳除火灾”。这一天郑入亦于河上行“五行嫁娶法”火神嫁水神郑国以人间恋爱模仿天神之嫁娶以娱神媚神。以上分析可见郑国会男女还有些深刻的宗教、哲学原因。因此那种视《溱洧》为淫诗的观点未免有些偏颇不符合郑国的实际情况。我们应该把它视为一种古老的与宗教、哲学混合生长的先秦文化更具有科学性。郑国会男女之俗带有乞予的目的。在地广人稀、饥馋灾疫流行、科学技术落后的古代繁衍人口、生儿育女成为战胜自然、发展生产、维系生存、种族延续刘衲棠请童工婚俗I义fJ.:海帅范人学学报.().的必要条件和保障。子嗣繁盛、人丁兴旺便成为先民们的一种愿望和追求久而久之形成为固定的观念、习尚。诗中云男女相约手秉兰草末则互赠芍药。据《尔雅·释草》:“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古以为生子之祥”互赠兰草取其宜子孙之意加之水滨祓禊本身有祓除无子之疾以求有子之目的。因而祈予之意十分显明。至于芍药《本草纲目·草木》卷十四日:“主治:强五脏补肾气治时疾骨热妇人血闭不通⋯⋯治女人(妇科)一切病胎前产后诸疾”通血解闭、补肾壮气此亦为益怀妊之药与祈子关系密切。由此可见郑之会男女亦服从于《周礼》会男女之最终目的繁衍子嗣、增长人口。闻一多日:“结子的欲望在原始女性是强烈得非常强到恐怕不是我们能想像的程度。””再借社会学观点看。宗法社会是没有个人的一个人的存在是为他的种族而存在的一个女子是在为各族传递并繁衍生机的功能上而存在着的。如果她不能证实这功能就得被好的侪类贱视被好的男人诅咒以致驱逐而尤其令人胆战的是据说还得遭祖宗的谴责。环境的要求是法律甚至环境的权威超过了法律。(二)临水祓禊。会男女期间还有另一古老的习俗办与求子有关那便是祓禊。所谓“祓”《说文》云:“除恶祭也”即一种除灾祈福的宗教活动《生民》所谓“克獯克祀以弗(祓)无子。”所谓“禊”《广雅》解作:“祭也”:《集韵》日:“除恶祭。”“上巳祭名”可见“禊”与“祓”义同:那么“祓禊”合而言之为一种除邪祟祈福佑的祭祀活动。其实祓禊的方式不止祭祀一种还有斋戒、沐浴等。上古较为常见的可能是沐浴。古代民俗三月上巳日常于水滨洗濯去宿垢邪秽以求洁净福祉。后世亦有沿袭《后汉书》云:“三月上巳宫人皆洗濯祓除为大契。”当然祓禊的目的亦因人而异因事而异这里我们主要谈~谈祓禊求子。古人以为不生子也是一种病气“在祭高襟之时顺便在河里洗洗手洗洗脚或干脆跳到河里洗一个澡他们相信这样便可以得子。”。简狄生契大概与此有关。《史记·殷本纪》云:“殷契母曰简狄有某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而吞之因孕生契。”《列女传·母仪传》:“契母简狄者有某氏之长女:当先之时与其妹娣浴于玄邱之水有玄鸟衔卵过而堕之五色甚好简狄与其妹娣竟往取之简狄得而吞之遂生契焉。”此处之‘‘行浴”与‘‘浴于玄邱之水”。《阐一多伞集》.第负.生活·读书·新知二联书店’孙作厶.诗绎恋歌发微【A】诗始J州代社会研究【M北京:中牛书局.孙作云先生以为是祓禊即简狄姐妹浴于水中以祓除不育之病气而求子的活动。这样看来祓禊之俗古已有之不仅限于周代。那么先民为何以水祓除求子呢我想这得从水的原始文化意义上来寻求答案。在原始先民的眼中水是万能的是诞生人类与万物的本源。云南乌蒙山彝族的彝文典籍《六祖史诗》中有载:“人祖水中来我祖水中生”。哈尼族创世神话有云:“相传远古年代世界只有一团混沌的雾这团雾无声无息地翻腾了不知多少年代才变成无边无垠的海洋从当中走出来一条看不清首尾的大鱼。大鱼见世间上无天下无地空荡荡冷清清便把右鳍往上甩变成天i把左鳍往下甩变成地把身子一摇从脊背里送出七对神和一对人。世间才有了天和地有了神和人。”藏族创世神话说:“天地未形成时什么也没有后来逐渐出现了大海⋯⋯在海面上飘浮着一层蒙蒙的雾气四面八方刮着风。慢慢地大风和雾气才使大海中积起了许多硬块这些硬块又聚在一起成了大地。”类似这种水生人、生万物的神话传说好多民族都有。汉族中亦有这种水为万物本原的观念。《管子·水地篇》云:“人水也:男女精气和而水流行。”“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诸生之宗室也⋯⋯万物莫不尽其几复其常者水之内度适也。”管子所言大概是上古水崇拜观念的遗留。水既然是诸生之源先民自然鬻向水去索取生殖力祈求人类自身的繁衍慢慢地以水为主题的生殖习俗形成了祓禊求子大概属其中一种。周代祓禊于三月会男女时举行。《郑风·溱洧》就写了这种习俗。《周礼·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郑玄注日:“岁时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水上之类衅浴以番薰草沐浴。”沐浴时用香蕉草前述《溱洧》诗中所用为兰草、芍药其意在祈子。此外以香草濯浴还可避邪除秽。上所言兰草陆机《草木疏》云:“其茎叶似药草泽兰广而长节节中赤高四五尺可著粉中.’藏农著书辟白鱼。”《神农本草经》亦记曰:“(兰草)有杀盅毒辟不祥”的药效。祓禊求子之俗在后代演变为三月巳日魏以后改作三月三其求子的原始意义始终延续着。《汉书》:“武帝即位数年无子。平阳主求良家女十余人饰置家。帝祓霸上还过平阳主主见所侍美人帝不说。既饮讴者进帝独说子夫。”可见武帝上巳祓禊是为求子。到后来去古既远其义渐陨才衍化为一般的士民游乐。大概是因为简狄吞燕卵生契的传说后代三月上巳礼俗中有“曲水浮卵”游戏。大概是把鸡蛋之类煮熟放入水中漂流人们于F流等着以瓢舀取而食之。晋张协《祓禊》:“游鱼浚于渌波玄鸟鼓翼于高云⋯⋯浮素卵以蔽水洒玄醪于中河。”晋潘尼《三月洛水作诗》:“I临岸濯素手涉水搴轻衣⋯⋯羽觞乘波进素卵随流归。”后来有以枣代卵之俗。梁萧子范《三月三日赋》:“飞玄翩之土燕夺丹胸之山雉⋯⋯洒玄醪于池沼浮绎枣于泱池。”瘐肩吾《三月侍兰亭曲水宴》:“踊跃祯鱼出参差绛枣浮。”今民尚有嫁女妆奁中陪送红枣的习惯。枣子谐“早子”早生贵子之意。还有吃喜糖与红皮鸡蛋之俗但远古图腾感生与要求子嗣繁衍的内涵早已失却而成为喜庆的附加意义了。祓禊求子除了在汉族中广为流传外一些少数民族地区中亦广泛存在。云南永宁纳西族有喝水洗浴的乞子习俗。久婚不育的妇女须巫师、丈夫和伴娘陪同来到有水的山洞先由巫师施行巫术然后乞子妇和伴娘跳入水中洗浴。浴毕乞子妇还要来到一种叫做“久木鲁”的石头旁喝水。“久木鲁”意即乞子石尖端有凹坑坑内积满了水。巫师拿着一根空心竹管插入水中让乞子妇由管端吸饮三次而告结束。据说经过如此洗浴、饮水后的妇女就能怀孕生育。。其他如傣族的泼水节、哈萨克族的踏水订婚仪式、彝族的泼水送亲等习俗中都或明或暗地蕴含着上古先民向水乞求生殖力以水祓禊求子的遗风可见这种习俗影响的广远深刻。以上便是我对“会男女”、“临水祓禊”两种古代习俗的分析。至如今时隔久远年月迢遥这砥种习俗的原貌虽已无法窥见然而作为一种古老习俗一种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10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