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网王]立海皇帝迷情记(原:立海之皇帝是大叔)-咔莎.txt

[网王]立海皇帝迷情记(原:立海之皇帝是大叔)-咔莎.txt

[网王]立海皇帝迷情记(原:立海之皇帝是大叔)-咔莎.txt

上传者: 芮芮
1293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04 举报

简介:

您好!您下载的小说来自www.27txt.com欢迎常去光顾哦!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网王]立海皇帝迷情记(原:[网王]《立海之皇帝是大叔》)  作者:咔莎文案第一部:樱花飘落,一片粉红的四月,穿着崭新校服的新入生们走在通往学校的林荫道上,一个个都充满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就是这样的一个早晨,却有一个灰色的身影在树荫底下缓慢的移动着。当此人肩膀不小心暴露在阳光之下时,整个身体就像触电一样又躲到了阴影下第二部:一个念动,小步和朱雀就回到了正殿大门口,只见厚重的殿门缓慢的开启,阵阵祥云从中溢出,飘散在空气中,一个娉婷少女缓步迈出殿堂……此文女主,被俺设定为大智若愚真小白类型。这是不久前的想法,越写、越觉得离小白越来越远,现在转为感情白痴腹黑型吧……本文灵异向发展的大趋势已定。本人依旧不擅长写感情戏,所以有些偷工减料的地方请多担待啦~尽量在灵异事件中,一点点的提成主人公之间的情感,1V1设定,情敌不是问题!男主不变~在关于伪大叔这点来看,虽然伪,原本但是打算从高中写到大学毕业生活后写出真大叔。但现在看来……很可能还在伪大叔的时候就要完结了吧?又有可能继续……不过随着第二部的开篇……原本的设定会继续下去吧……真伪大叔的时候快到了……出于某种原因,本文正式更名《[网王]立海皇帝迷情记》~标签:网王灵异神怪主角:真田弦一郎、伊集院若水配角:立海众王子及其他少量王子、及部分原创人物其它:立海、真田弦一郎  新生入学  樱花飘落,一片粉红的四月,穿着崭新校服的新入生们走在通往学校的林荫道上,一个个都充满着对新生活的向往……  就是这样的一个早晨,有一个灰色的身影在树荫底下缓慢的移动着。当此人肩膀不小心暴露在阳光之下时,整个身体就像触电一样又躲到了阴影下。  “女儿啊!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走在阳光下~”怨念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嗨嗨……既然您怕晒,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不需开口,声音通过脑波传送。  “打你懂事开始,我就没尽过做妈妈的义务……所以这次我一定会全部补上的!女儿~你只管安心学习就好了……”说着说着,发现女儿的脚步停了下来,“怎么停下来了?乖女儿?”  我看着眼前的阳光无限的校门,无奈的传音:[前面没有树荫了,您该回去了吧?]  “呜呜~~怎么会这样啊!!!”  [回去吧,我没事的,您放心好了。]  “呜呜~~老天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妈妈……您别这样……]  正在头疼怎么说服老妈的时候,忽然天空一个闪雷。喀嚓!!轰隆隆――晴朗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原本欢快的上学路忽然变得嘈杂。  “诶?怎么忽然下雨了?天气预报说的是晴天啊?”“快点跑吧,反正也到学校了。”“讨厌啦!开学第一天就下雨,我没带伞啦~”身边的同学一个个顶着书包朝教学楼跑去。  我依旧站在校门口前曾经的阴凉处,嘴角不自觉的抽搐着。  “老天都听到我的愿望了呢~乖女儿,别发呆了,赶紧过去吧~”妈妈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  [妈妈……您确定您不是怨灵吗?]  “呜呜……妈妈最差也是你的守护灵啦……怎么会是怨灵呢?女儿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我错了。]为了防止怨妇的碎碎念,我决定直接承认错误。  “这才是我的乖女儿~要不要妈妈给你挡雨?”  [请您、务必!不要!!帮我挡雨!!!]淋雨不湿衣服,这种非正常自然现象还是不出现为好!  “女儿啊~不要这么大声说话,要注意形象啊!”  [……我根本就没开口、怕啥米形象问题?周围都是人、又没有魂……!!]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看到妈妈朝教学楼中间那个第一任校长的纪念碑飘了过去,然后……跟长相和纪念碑一样的老人攀谈起来,最后还示意我过去。  走到纪念碑前,妈妈指着我,对纪念碑老人说:“松本校长!这是我女儿伊集院若水,以后这三年请多关照了!”一个鞠躬,“乖女儿,快!跟松本校长打招呼。”  无奈、我朝着松本校长鞠了一躬,传音道:[您好、松本校长,我是伊集院若水,请多关照。]  “呵呵、哪里哪里,真是个不错的孩子。伊集院女士。”  “多谢您的夸奖呢~哦呵呵呵~~”  “快看诶,那个女生朝纪念碑鞠躬诶?”“神经病吧?下雨天不躲雨,还鞠躬?”“呀~真是讨厌呢!假正经!”  ……额头不华丽的出现了几个十字路口。我要忍耐、忍耐……  “好了、赶紧进去吧,别着凉了。”松本校长对我笑了笑,又对妈妈说,“以后可以常来找我喝茶,小若水我会帮你照顾的!”  “真是太感谢您了!松本校长!”  “哪里哪里。”  “女儿,还不谢谢松本校长?”  [谢谢,松本校长。]  “叫我松本爷爷吧~未来的三年请多关照啦!小若水~”  “好的,松本爷爷,请您多指教!”  跟松本爷爷打完招呼,我便不紧不慢的走进教学楼。就在我踏入门栏的一瞬间,身后阳光普照,雨过天晴……  “啊啊~还好及时进来了,要不被照到可不是那么好玩的~”教学楼里到处都有阴影,我便不理会妈妈,让她自己到处飘荡。自己则按照前几天来学校观察时候印象,找到了自己鞋柜。换好室内鞋,就朝走廊过去,去自己的班级。  班级……=口=刚才那场雨让我忘了看班级分班表了。诶,第一天上学就这么倒霉,只能再出去一趟。  很快找到公告牌,知道了自己这一年所在的班级,一年D班。  再度回到自己鞋柜前,却看到奇怪的一幕:妈妈在一个人面前不停的说着什么。  [妈妈,您在干嘛?]我没有上前,只是大声的传音。  “女儿啊~没看我正在忙着跟老师打好关系么!”  打关系!?……您以为跟所有人都跟松本爷爷一样吗?  妈妈鄙视的看了我一眼,继续朝身前的人念道:“老师啊……我女儿就拜托您了!哪天您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您尽管说……”  =口=||怎么跟你说……除非是他OVER了……  “弦一郎,怎么了么?”一个好听的声音打断了妈妈的碎碎念。顺着声音看去,眼前出现一个可以和樱花相媲美的人。  “看!是幸村同学啊!!”“好美啊~~”“我就是为了幸村SAMA才继续读高中部的~”  作为立海大完全新入生的我,看到这状况也知道了,眼前美丽的人就是风靡立海大国中部的幸村精市同学。  “好美啊……果然是天之娇子啊!让女儿考这所学校真是明智的选择!”看着妈妈的样子,让我想起来报考选择学校的时候,因为自己所在的国中没有高中部,所以只能选择其他高等部学校。在众多神奈川学校介绍中,妈妈翻到立海大附属高中介绍那页后,瞬间出现我面前,指着幸村精市的照片,让我报考:立海大附属高中。不过当时对幸村同学的相貌并没有太注意,只是觉得立海大高中黑白制服很喜欢,便答应下来。还好自己平时成绩还可以,没费太大力气就考上了。  看着眼前的幸村同学,作为女生,还真是有些自愧不如呢。因为我就是传说中扔到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人。  “精市……不知道怎么回事,走到鞋柜的时候忽然不能动了。”真田冷静的说出了状况。  虾米!?难道是……  “啊~啊~幸村这孩子真是美丽啊~~”  [妈妈!!]  “啥~乖女儿什么事?快说,别耽误我看美丽的人~”  [你是不是对这人做了什么?]我指着被幸村称为弦一郎的人。  “你说老师啊?我只是让他站着听我说话罢了~来回飘很累的素~”  =口=你怎么能这样啊!!  “动不了了?”幸村同学忽然紧张起来,“是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就是动不了了……”  妈妈、您怎么能随便把人家老师定在这里呢!?没办法了,我只好拿出奶奶给我的祖传羊脂玉佛珠戴在左手上。  [妈妈对不起了!!不知道您接下来还会作出什么事情来。为了世间的和平!请您稍微委屈一下吧!]  说完趁妈妈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快步走到两人面前,一个鞠躬:“那个、老师对不起!请原谅!”然后左手在弦一郎这人面前画了一个弧形,心里念着:收!  就这样,妈妈的魂就被我收到了佛珠里。“女儿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啊~我要看美人~~放我出去~~~”不理会妈妈在佛珠里的怨念,无视旁边另外两人异样眼光,我飞快的换好室内鞋,拿起书包朝1年D班的方向跑去。  “那个女生在干嘛?”“不要靠近我们的幸村同学!!”“是刚才那个向校长纪念碑鞠躬的女孩!”鞋柜立刻成为了八卦的舆论点。  “弦一郎……你没事吧?”作为好友,他知道真田被称为老师肯定会受到打击。  “……可以动了。”话题被转移。  “啊、可以动了吗?……难道是那个女生?”知道真田能动了,幸村紧张的心情平静下来。“快上课了,不能松懈,精市。”真田弦一郎不愿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  “呵呵,那个女生好像是新入生,不认识你呢~”刚才那个女生的举动让幸村很在意。  “……”真田只是压低了帽檐不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并排着,一笑脸一黑脸的离开了事故发生地&八卦舆论圈――鞋柜。  榜上有名  [上学第一天就成为焦点人物……妈妈啊!您害我害得不浅呢。]在通往班级的路途中,我开始教育起被关进佛珠的妈妈。  “成为焦点有什么不好?我相信我女儿是金子!迟早都要发光的!”妈妈摆出一个右手握拳的姿势(佛珠里妈妈的所有动作影像会直接传到我的大脑里,就当作玄幻高科技吧)。  [说不过您,总之、您跟我来学校就要约法三章。第一、不能随便使用灵力;第二、不能随便离开我的灵力范围。去哪里要请假和打报告。毕竟这时代法师和驱魔师也是不少的;第三、不能长时间的打扰一个人类。虽然您不觉得,但是您的气息多少还是会对人类造成影响,尤其是意志力薄弱的人。以上三点要是您不遵守,就在‘十八子’(十八颗佛珠的俗称,‘十八’指的是‘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六识)里等到我放学回家吧。]最后有意无意的摸了摸自己左手腕上的佛珠。  “女儿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啊~~”妈妈幻化成哀魂状,只见无数小型妈妈哀魂出现,哀怨系数猛增。(==||)  [要不我叫爸爸来陪我好了,您多在家休息休息。]无视妈妈量的变化,我继续使出杀手锏。  “呜~~我知道啦~你说啥就是啥吧!我全听你的!KUSUKUSU……”瞬间所有小型妈妈哀魂全部跪地KUSU,瞬间泪流成河。看着传到脑海中的立体影像,唯一的感受就是佛珠的密封性真好……滴水不漏!  [您别这样啦。谁叫您平时总是做些奇怪的事情。]见妈妈没有停止KUSU的样子,我只好开口安慰,虽然可以将佛珠中的一切感知隔离,但是我不想,也不会这样做。是的,我曾经怨过、恨过自己的父母。可是现在,我知道他们是一直爱着我的。  听奶奶说过,我的父母生前是野外救援队的成员,在一次实施野外救援的时候遭遇了山体滑坡和泥石流,大自然的力量是无法抗拒的。当时还年幼的我,在大人们说爸爸妈妈不在了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悲伤,只是傻傻的看着比自己还高的灵台上父母的黑白照片,想着他们说好这次完成任务后要带我去迪斯尼乐园玩的约定。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悲伤也慢慢地随时间化去。即使看着父母生前的照片,对他们的印象也变得模糊起来。直到自己十二岁生日,奶奶将爷爷传给爸爸的羊脂玉佛珠带到我手腕上的那一刻,世间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从那一刻起,我看见了……现在样子的父母、从未见过面的爷爷以及其他一些非科学的事物。奶奶告诉我,那是伊集院家的人自古就有的力量,我的爷爷和爸爸也是这样,只是能力不同而已。通俗的来讲就是灵力比较高,还有双阴阳眼。  从那时起就注定了我之后的生活轨迹。  国中的三年间因为灵力刚被激活,我只能在自家的屋子里跟家人聊天。到了现在我已经渐渐掌握了自己的灵力,才能像今天这样带着妈妈出门。不过怕带着‘十八子’太过招摇,于是在今天上学前我把它收了起来,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只能祈祷自己不会因此被打劫……  “KUSUKUS……”现实是残酷的。当我还在烦恼要不要为了自己的耳朵安慰妈妈的时候,那原本打算绕梁三日的KUSU声忽然停止了。伊集院家的九大不可思议之一发生了!  [您怎么了?这样就停下来,太不像您的作风了。还是您已经想通了,决定遵守三条禁令?]安全起见,我还是要问清楚。  “我就勉强同意你的条件吧~”在我刚要撒花庆祝的时候,妈妈万众合一变回正常状态,一伸手不知从哪里拿出了化妆品补起妆来(不要问我为什么魂还要化妆……),嘴里还碎碎念着,“我要保持最完美状态,才会给美人留下好印象。下次直接换成闪亮眼药水算了……”OTL怎么会这样!!难道您刚才都是在演戏吗!?枉我那么费尽心力的想安慰您……我的心真是拔凉拔凉的!  [……妈妈,其实我一直想知道,您为什么对幸村同学那么关注?]幸村精市长的确长的很漂亮,但是妈妈这种少女样的崇拜来的太不可思议了。  “唔……人家不好意思说啦……”梳妆完毕的中年妇魂在佛珠里不好意思的扭动起来。  我一边抖着鸡皮疙瘩,一边想着: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在那里装纯情……这中间肯定有内因!!哼哼~看我拆穿你!  啪――!!物体掉落的声音。  专注与跟妈妈的讨论,我没有注意到走廊窗边站立的人(我跟妈妈的传音在外人看来就像我在发呆梦游),一个冲撞将其手中的笔记本碰落在地上。(没事站在走廊里干吗?俗话说好狗不挡路!天音:人家旁边那么大的空档你不走……若水:……)  “对不起。”我立刻道歉,并蹲下身拾起崭新的笔记本。  在看到笔记本封面赫然写着‘柳秘’这两个大字时(秘字是在圆圈里的),我拿着本的手不自然的颤抖了一下,这个笔记本不会是很重要的吧……  “那个、十分抱歉。”双手供上笔记本,再一次鞠躬道歉。  “啊,不用在意。反正是个新本子,我还什么都没有写。”(=口=)这笔记本果然是什么机密文件吧!“我是一年A班的柳莲二。”  “啊?……我是一年D班的伊集院若水。”对方自报了姓名,我也习惯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女儿啊!互报姓名之后,他就可以直接找你索要赔偿啊~笨啊!”妈妈的声音忽然响起。  [妈妈啊、您当学校是黑社会么?再说柳君看起来也不像坏人啊。](==||)  “坏人又不是看出来的~不过这孩子长的还挺秀气的~哦呵呵~”我#¥……#@,妈妈又在发花痴了。()  “那个……伊集院桑?”  “诶!?是!!”我像是在上课中走神被老师点到了一样。  柳看了看我,不紧不慢的说:“预备铃已经响了。”  (=口=)“虾米!?不是吧!!”我可不想开学第一天就迟到。反应过来后直接朝自己的班级跑去。  “女儿别忘了谢谢人家啊~”妈妈出声提醒我。  对对,我停下来一个转身站定、鞠躬:“谢谢你的提醒,柳君。”说完又继续大步开跑。话说、这好像已经是今天第二次跑步赶时间了,对于不热爱运动的我来说,真是大啊!  ……  ……  柳莲二显然没想到这个刚认识的女生会有这个动作,在原地定格了数秒钟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跑动的身影,心情愉快的打开了那本崭新的笔记本:“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就遇到了可爱的人呢。”  窗外春风拂过,几片调皮的樱花瓣随风舞动,落在了柳打开的笔记本上。原本空白的书页上就这样多了几点粉红和一个名字:伊集院若水。  外国和尚  经过了一波三折的早晨,我终于在级任老师进入班级之前,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一个靠窗边可以看风景的好位置。可是谁想到,级任老师刚进入班级,说了句“我是藤田……”就被匆匆而来的另一名老师给叫了出去。就这样,我们班的早自习成了同学们的自我交流时间。  “呐呐、你是那个学校毕业的?”坐在我旁边的女生侧过身,主动跟我打招呼,“我是井上泽(国中)的,北条琴。”北条琴的声音很好听,长相在班里也算的上是小美女一只,清秀的脸上,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她看着我的时候就好像再说‘让我们交朋友吧’!  “你好,我是龙瑛(学园)的伊集院若水。”我微笑的回应,心里已经把北条琴当成了朋友。  “龙瑛!?那个有名的、专门培养优等生和特长生的龙瑛学园!?”北条琴一脸的崇拜看着我,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龙瑛有那么有名吗?”我一直没觉得龙瑛是那么有名的学校,毕竟它只是一所国中学校,当初自己也是因为离家近才去考得。  “你龙瑛出身竟然不知道!?”看到北条琴的反映,我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只好朝她傻笑。这时一个男生跑进了班级。  “大新闻!!这次外校入学考试排名第一的同学指名要到咱们D班来,老师就是出去处理这件事了。”这条消息使班里的议论声高涨。  “你说的就是那个满分考进来的龙瑛的学生?”“听说是个帅哥呢!哇~~”“咱们这个班很多都是外校考生,本校直升的好像只有三分之一呢。”  我侧耳听着同学的议论,心想原来这次的第一名就是龙瑛毕业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校友了。立海大附属高中在神奈川也算是有名有实力的私立学校,总会碰上几个龙瑛毕业的。  “佑一,你哪来的消息?”打探新闻的男生在北条琴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小琴,你别太小看我了,虽然是初到立海大,但是我打探消息的功夫可是一流的。”叫做佑一的男生自信满满的对北条琴说。  “对了、伊集院,给你介绍,同样来自井上泽(国中)的佐理佑一,算是我的青梅竹马吧。没想这次竟然还分到一班。”北条琴指着佐理佑一,“不过这种人可以无视他。”  “你最后那句多余。”佐理佑一戳了一下北条琴的额头,然后笑的很阳光的对我说,“佐理佑一,请多关照。”  “伊集院若水,你好。”我同样微笑的回应。  “别笑得那么灿烂!白痴!”北条琴挥拳反击。两人就这样小打小闹起来。  一旁的我只是坐在那里微笑的看着,佐理佑一,应该是那种属于阳光的邻家男孩吧~感觉跟北条琴很般配呢,不愧是青梅竹马~呋呋~  唰――班级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人。班里瞬间变得安静起来。此人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然后快步走到我前面的位置上,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我看着身边的人,脑海里飘过一个词:外国和尚。  “和尚……?”北条琴不自觉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只见眼前人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哈哈~~!!”北条琴的一句话,使刚平静下来的班里爆出了无数笑声。很快,教室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喧闹。  在入学手册上,有提到立海大有不少留学生和外籍学生,没想到自己班里就有一位。看着身边同学相互聊天和介绍,我决定跟前面这位同学打好关系,毕竟以后就是相互关照前后桌了。  我伸出手戳了戳眼前的人,他并没有回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在生气?“那个、刚才北条不是有意的,对不起。我叫伊集院若水,以后请多关照。”  说完,前面的人终于转身坐过来,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头说:“ジャッカル桑原,叫我桑原就可以了,请多关照,伊集院同学。”  “请多关照~”看着桑原,我发现原来这位同学刚才是在害羞,真可爱呋呋~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既然打开了突破口,顺便据把身旁的那对青梅竹马介绍给桑原。  “北条琴,刚才对不起!桑原同学!”北条果然是知错就改的好孩子诶~  “没关系,我都习惯了。”桑原摸了摸鼻子,看起来不太擅长跟女生说话。  “和尚~对这女人不用那么不好意思~我是佐理佑一,以后多关照了。”看来我们桑原同学是摆脱不了这个外号了。(==||)  “……请多关照。”  “桑原同学以前是那个学校的?你日语说得不错诶~”北条琴好奇宝宝样,在她看来有个外国同学是件很新鲜的事情。  “你们这群外校来的家伙,竟然连我们立海大附属国中男子网球部的正选队员都不认识!还有脸来立海大上学!”门外一个女声响起,不用说,肯定是立海大的直升学生。  “喂!谁在门外乱叫,有种进来说。”佐理不客气的把门外的女生拉了进来。  “哼、我才不屑进入外校生和直升吊车尾的D班呢~”女生甩开佐理的手,往门外走。  “白鸟弥!我看了分班表,你也是D班的。”一个立海大直升的同学,认出了这个嚣张女生。  “呵呵~那是刚才~我现在已经是A班的了。”白鸟弥玩弄着自己的头发,看着刚才出声戳穿她的同学。  “你能上A班?”  “这要感谢你们这些外校来的家伙,有A班不上,非要来到D班,让老师头疼半天。我只不过是帮老师解决问题,跟那个家伙换班而已。那么、D班的同学们拜拜了~”说完,白鸟弥又鄙视的看了遍班里同学,甩着自己的公主头,转身离开了。  “什么嘛!白鸟那个女人!!”“真是讨厌!仗着自己是立海大小姐就跟网球部正选套近乎。”“她刚才那一番话连桑原同学都骂了!很明显是看不起我们D班!”“不过桑原同学为什么会在D班啊?”  舆论的话题终于绕到了桑原这里。全班的眼光瞬时间在我,不、是我的前面聚焦。这种情况下,桑原同学只好硬着头皮解释:“考试的最后一天我因为发烧缺考……”哦~原来如此,众人明了。  “好了好了,安静!”级任老师终于回来了,“刚才有点事情耽误了,我们现在重新开始自我介绍。我是你们这一年的级任老师藤田正雄,以后大家要好好相处啊!下面开始自我介绍……”  咚咚!敲门声。  “进来。”藤田老师看到来人,接着说,“正好,我来给大家介绍下。这位是这次外校考生考试成绩第一的小野雪……”  小野雪哲一!我吃惊的看着讲台上的人,对方也从进入教室后就朝我行着注目礼。没想到,竟然会是他!我大脑当场当机,他不是去冰帝学园了么?怎么会出现在立海大!?  “女儿啊……这个感觉?难道是那个人?!”妈妈在佛珠里不自然的颤抖起来。  [你的感觉没错,确实是那个人……]看来以后在立海大的日子不会太无聊了……  OH!NOoo――!!瞬间,妈妈的哀怨直冲云霄。  我抬头看着窗外晴朗的天空,跟太阳挥手拜拜。  驱魔师  ――大片乌云滚滚而来。天空渐渐黯淡下来。  “小野雪同学就坐到之前白鸟同学的位置上吧。”藤田老师指着我身后的位置说。  “啥米!!”妈妈还没有从看到小野雪哲一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又被藤田老师再度被击倒。  ――轰隆隆!一阵阵的雷声响起,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告。(不会是台风吧?)  “好久不见,伊集院桑。”小野雪走到我跟前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小野雪君。”  简短的对话后再无交集。在旁人看来,两人的关系只是校友那么简单。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藤田老师在讲台上说着那些万年不变的台词,却没有注意到台下光明正大走神的两只。  “你还是老样子,带着奇怪的东西在身上。”脑海中响起小野雪的声音。他会跟我‘私下’聊天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要随便说人家的妈妈是奇怪的东西!”我用脑波生气的回应。  “别生气,我指的不是伯母。”感觉到小野雪视线的落点:左手腕上的佛珠,“十八子在你手上,不但没有影响到鬼道中的伯母,反而起到了保护作用。”  “这都是拜你所赐。”  一年前的一天,灵力逐渐稳定我,第一次带着妈妈离开家,就遇到了小野雪哲一。他在见到我妈妈后,二话不说就开始攻击,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在学校经常见到的学生会会长小野雪君竟然是一名驱魔师。  当时我的灵力还不能阻止两人的争斗。小野雪身边还有一个老婆婆在帮忙。眼看妈妈被他们一点点逼退,我却毫无办法。最后在他们联手要消灭掉妈妈的那一瞬间,我冲了上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保护妈妈。  霎那间,带在左手上两年的佛珠发出一阵强光,光芒褪去后,妈妈的魂也消失不见了。当时我以为妈妈不在了,伤心地哭了好几天。直到有一天从十八子里听到妈妈的传音,才知道,她是被佛珠保护了,之前一直没有回复我是因为受伤太重……  “那时候我以为伯母是怨灵,所以唐突了。”小野雪郑重地说。  “……唉!这也不怪你。谁叫我妈妈是那个样子。”我摸了摸佛珠,“自从那件事后,每次你们出现,妈妈的状态就会变得奇怪,可能是心中有了阴影。”嘴上虽然这么说,脑海中却显示着妈妈在佛珠中,一边听我们的谈话,一边悠闲喝茶的样子。(=口=)  ――喀嚓!一道闪电劈下。  “你不是去了冰帝么?怎么会考到立海大?”无视刚才的闪雷,我接着问道。  “这个说来话长……不过在此之前,还请伯母先息怒。”小野雪看向窗外,好像被刚才的响雷吓到了。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今天出门没带伞。”  噗――!不用看,妈妈的茶肯定是浪费了。  [妈妈?您没事吧!]多少还是要关心一下。  “我没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野雪的最后一句话。总之,现在应了一句老话:雷声大雨点小,窗外又是春光明媚。  “真是非常感谢。”小野雪礼貌的道谢,“我奶奶现在并不在我身边,请您不用紧张。”  “你确定那老太婆不在!?”妈妈插进话来,但仍小心翼翼。  “妈妈为什么比起小野雪君,更怕他家奶奶呢?”关于这点,我一直很好奇,却又没有机会问。  “是、奶奶刚才在校园里看到学员手册上出现的幸村同学后,就从我身边离开了。”小野雪不紧不慢的回答。  ――喂。(=口=)  “什么!?你不早说!那个死老太婆敢对我的美人下手!”妈妈又开始变身成怨灵状,“小子,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是的。”  ――你们两个!(==||)  “那我就放心了。女儿啊,我要请假!去找那个老太婆!要不谁也不知道她会对美人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不等我答应,妈妈的魂就从佛珠里离开,不知踪影了。  ……  ……  “妈妈……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两人莫名奇妙的对话,和妈妈的忽略让我很。  “伊集院桑不知道么?”小野雪声音听起来有些吃惊的样子。  “啥米?”不解。  “伯母跟奶奶的关系。”  “??”最多是个仇家关系吧?  “……算了,既然伯母不想说,就是不想让你知道。”小野雪忽然停止了传音术,站起来对我说,“走吧,要去体育馆了。”  诶!?我还没反应过来,回神看到身边的桑原、北条琴和佐理佑一都起身往外走去,才意识到早会已经结束,全体学生要去体育馆举行开学典礼了。  “不愧是小野雪君呢~刚才那么长时间传音,还能注意到外界的情况。要是我就不行呢。”发自内心的佩服。  “不、其实我是有人提醒才注意到的。”小野雪走到我身边。  “有人提醒?”我不解,难道这里还有第三个会传音的人?  “看。”只见他一个反手,手心中出现了一个小人,“不论是驱魔师还是阴阳师,最基本的法术:替身小人。在长时间传音的时候,替身小人可以帮我观察周围的变化。”  “真好呢,我就不会这些法术。”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没想到冷面自大的小野雪哲一还会说出这种话,“那就一言为定了!”学会了法术我就不怕你们了。  “嗯。”小野雪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寒光。  并排前行的两个人,各怀心事的朝着体育馆进发。  当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碰巧B班的同学也从教室里出来了,一时狭窄间过道变得拥挤起来。  我对于人多的地方多少有些抵触,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却撞到了后面的人。  “对不起。”我转身道歉,抬头看到的却是,“啊!老师实在是对不起!!”又一个鞠躬,还好现在这里是个墙角。  忽然一阵低气压袭来,喧吵的走廊忽然安静了下来。原本缓慢行进的同学们,都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小野雪也被着洪流给带走了。奇怪了,大家都怎么了?早已习惯妈妈怨气的我,对于这种小CASE低气压具有强大的免疫力。  当拥挤的走廊上只剩下两个人时。  “我不是老师……我是一年B班的真田弦一郎!”真田弦一郎黑着脸解释。  =口=不是吧……我看着眼前的真田君,不久前在鞋柜处还被妈妈拉关系的老师,竟然跟我同年级!?“你真的不是老师?不可能啊……”妈妈也会认错?我右手拖着下巴寻思着,“难道大叔你是复读生?或者是辍学多年重新归校的大龄青年?”我的自言自语成功的让眼前真田君的脸色由青到黑再转白。  “啊!差点忘了~”右手握拳打在左手手心上,“我是一年D班的伊集院若水~请多关照了,真田君。”  “……”  “不管你年纪多大~反正我们现在是同学了。”我一脸终于想通的样子看着真田君。  “你!”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的真田只好瞪着我,我也一脸天真的仰头看着他。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  ……叮铛叮铛~  为什么会有钟声响起?  “糟啦!!”开学典礼要开始了!!反应过来的我拉上真田就朝楼下跑去。呜~早知道刚才就要小野雪教会我‘替身小人’的法术!  “等……”不等真田反应过来,我就拉着他跑到了教学楼门口。可是一出门,我当场傻掉了。  见我停下来,真田愣了下,接着冷冷地说:“体育馆要从走廊另一头过去。”  我慢慢的转过身,弱弱地问:“那现在怎么办……人家不想开学第一天就给老师留下坏印象的说……”声音越来越小,“我该怎么办……呜……”眼泪像决堤一样涌了出来。  “……”从没应付过女生哭泣的真田此刻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安慰眼前的她。只能像木头一样站再她旁边。  “对不起,真田君……”眼泪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看着身旁的真田,我知道要不是因为我,他是不会迟到的……  “没关系。”真田叹了口气,看着眼前跟自己相比娇小许多的女生,想着柳安慰赤也的样子,摸着我的头说,“别哭了。”  “不过你是大叔,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开学典礼了……”无意识的一句话,让头上的动作僵住了,我抬头眼泪汪汪的看向真田――那个群魔乱舞!(=口=||)  真田弦一郎黑着脸,头上的斑马线和十字路口不断出现。  “伊集院若水――!!”  “呜――!!”  真田的吼声和我的哭泣声再教学楼上空回响着――  普罗米修斯  “大叔你干嘛打人家……?”我捂着隐隐做疼的额头,眼泪汪汪地看着真田弦一郎。不理解为什么刚刚还在安慰我的大叔,现在竟然毫不客气的赏了我一颗‘爆栗’。  “是你太松懈了!!”真田青着脸吼道。从来不打女生的他,竟然有灭了眼前这个女生的冲动。长久以来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与年龄不相符的相貌,国中三年从来没有人敢当他的面前提这件事。没想到在高中开学第一天就遇到这么一个不怕死的家伙,而且还是个女生!一想到这里,真田不自觉的握拳,亏平时自己一直在磨练意志力,现在竟为一个女生动气,真是太松懈了!  “?大叔你怎么了?”看到大叔纠结的面部表情,我好心的问,“不会是哪里不舒服吧?”(你打我,我还关心你~我真是好人呢~)  “不要叫我大叔!”真田尚未平稳的心情又躁动起来。  “不叫大叔那叫什么?”很自然的反问一句。我不管怎么想,都觉得真田弦一郎这个人和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就是大叔。  “你……”真田气结,只好就这么盯着我,大脑努力的思考着,如何开导眼前这个顽固的家伙。  “小若水~”这时,耳边响起松本爷爷的声音。看到不远处的纪念碑,松本爷爷正在朝我招手。  “松本爷爷怎么了?”我传音回去。看样子,松本爷爷是有事情找我。  “是这样的……”松本爷爷慢慢的说了起来……  “伊集院?”当真田弦一郎费尽心力的想好要如何纠正某只那太松懈的称呼时,却发现她竟在自己眼前发呆!?头上的十字路口瞬时N次方倍增(--+),于是想也不想,抬手又是一颗‘爆栗’。  “疼!”疼痛感很有效的打断了我跟松本爷爷的传音(我的发呆状态)。同一个地方、被同一个力道弹了两次,我不明白真田大叔是怎么打出来的。我弱弱的看着他,嘟着嘴表示自己的不满,不过想到刚才松本爷爷的话,揉揉自己那可怜的小额头,心想还是先把松本爷爷拜托的事情做了吧。  “那个……我还有事,先告辞了。”鞠躬,转身,离开(在不满我也是很有礼貌的)。  “你要去哪里。”纤细的胳膊被真田拉住。  “诶?”我停下来,一脸莫名的看着看真田。  “你要去哪里!?”真田弦一郎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此刻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拉着伊集院若水,只知道当他反映过来时候已经是现在这个动作了。  “那个啊……我要去找‘普罗米修斯’~反正开学典礼也去不了了。”从来不说假话的我,说出自己的目的。  “……”普罗米修斯?在真田的印象中,这是一个古希腊神话中的名字。  “大叔要一起来么?”真田大叔没有放手的意思,我就好心的邀请他(我人真的很好呢~)。  “我跟你一起去。”真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心中却在怀疑伊集院若水的脑袋是不是被自己打坏了……为了安全起见才决定不能放她一个人去。  “好呀~有大叔跟着我就不怕迷路了~真好~”没看出真田想法的我开心的说着。  “……”放开一脸白痴状的某只,真田接着问,“你要去哪里?”  “呃、我想想,好像是叫什么E……ERROS?……错误回廊?”  一听到这名字,真田的动作僵住了。(0-0?)不知情的我看到真田的样子,心里寻摸着,即将要去的这个地方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大叔你没事吧?”伸出手小心的捅了捅真田。  “……不是ERROS错误回廊,是EROS爱罗斯回廊。”真田黑着脸看着捅自己的伊集院。不知道从哪里听来这个名字的她,应该还不知道EORS回廊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真田内心稍微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带她去呢?  “大叔快走啦~普罗米修斯就在错误回廊那里~”我开始催促真田,“在过一会开学典礼就结束了,我还没想把今天上午的课全部翘掉!就算大叔你多上了几年也不能这样对我啊~”  “我知道了!”(==#)既然答应下来了,就赶紧把这个麻烦带过去,免得夜长梦多,“这边走。”真田无视某只,自顾自的朝目的地走去。  “等等我啦~大叔~~”  待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松本校长坐在纪念碑后的阴凉处,喝着茶对旁边说:“若水她妈妈,咱们这么做,若水会不会不高兴啊?”  “为了我以后能天天见到美人,只好这么做了!”  原本找小野雪奶奶和幸村去的妈妈怎么会在松本校长这里?  话说当若水妈妈离开若水他们之后,并没有直接去找幸村他们,而是跑到松本校长这里喝茶。顺便跟被称作立海大万事通的老校长唠唠家常,打探打探心中美人的资料。  就这么一刻钟的功夫,她就已经了解到幸村美人的基本资料,还有他跟一个叫真田弦一郎的人比较很亲近的事情。  “真田弦一郎?弦一郎……那个弦一郎!?”若水妈妈念着这个有点耳熟的名字,忽然想起早上在鞋柜被自己定住的老师,就被幸村美人称作‘弦一郎’。  (=口=)没想经验丰富的她也有认人不准的时候。竟然把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当成了老师!  看着若水妈妈奇怪的样子,松本校长好心询问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后,笑笑的安慰她说:“没关系的,若水妈妈,弦一郎那孩子不会在意的。”  但是若水妈妈仍旧很的说:“我在意的是我家若水那孩子……”正说着,便看着自家女儿跟真田弦一郎一起出现在眼前。  两人(魂)躲在纪念碑后面偷听着竖起耳朵――  ……  ……  片刻后,只见松本校长无奈的摇头,若水妈妈则是怨灵脱离状的漂浮着。  “怎么办?我还想靠乖女儿通过真田弦一郎接近幸村美人,然后把美人在拐回家……”若水妈妈没力气的摊在了地上。  “我建议你还是用别的方法吧。”松本校长无奈的摇摇头,“虽然通过真田这孩子接近幸村的可能性会高些。”  “我该怎么办啊!!松本校长!!您有没有什么可以改善我家女儿和真田关系的办法?”此刻妈妈的希望全部都托付在立海大万事通的松本校长身上。  “……这个、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松本校长欲言又止。  “没关系!只要能改善关系就好!一切就拜托松本校长了!”不等松本校长说完,妈妈就决定了,不管什么方法,只要能改善关系就好了!  “那……我就试试吧。”  ……  ……  然后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话说松本校长的办法是什么?这个要到很久很久以后才会知道……  ============================================================  补充一点点相关小知识:  普罗米修斯:希腊神话中的KAMI,现在常被比喻成为了他人而宁愿牺牲自己的人。  爱罗斯(ErosCupid,Amor)小爱神,爱与美的女神阿佛洛狄德的儿子,被认为是她在海中泡沫中产下的,相对应于罗马神话的丘比特。是一个手拿弓箭的调皮的小男孩,他的金箭射入人心会产生爱情,他的铅箭射入人心会产生憎恶,他经常无目的地瞎射。  爱丽丝仙境(一)  立海大附属高中某角落的一道拱门前。  “大叔,你确定是这里么?”使劲的揉了揉自己那还不算小的眼睛。  只见真田指了指拱门上方的牌子,便算是回答了。  我努力的睁大双眼,辨识着被藤枝缠绕的艺术字体,感慨万分道:“这里就是爱罗斯回廊啊~”看着眼前的景象,让我忘了自己还身在学校。  爱罗斯回廊的拱门两边竖立着两尊可爱的小爱神射箭姿势的雕像。围墙上挂满了爬山虎,旁边还栽种了不少灌木,其中夹杂着不少尚未成形的小花苞。乍一看去,近三米高的围墙就是一道绿色的屏障。  “一个月后这里就会变成花墙吧~”我掉进了自己的幻想世界,“感觉好甜蜜哦~不知道开得是蔷薇还是玫瑰呢?”比起玫瑰,我更喜欢蔷薇~因为它的花语‘恋的起始、爱的誓约’让我这个尚在单身的小女生期待的很呢~  “是蔷薇。”真田一脸黑线的看着入定状态的我,冷冷的的说,“你不是来找普罗米修斯的么?”  “是蔷薇啊……啊!”真田的提醒,让我想起来这里的目的,“对不起~一时走神了,嘿嘿。不过大叔怎么知道是蔷薇呢?”看真田的样子,不像是会喜欢花花草草的那种人。  “听一个朋友说过,高等部的蔷薇园,就是这里。”没有做过多的解释,“爱罗斯回廊就是这里了,你自己进去找吧。”  “诶~大叔不进去么?都到这里了~”我看着拱门,忽然发现拱门旁边立着一块告示牌。走上前,看到了一小段注意事项:‘注意,此回廊只允许两人同时进入,若不遵守,后果自负。’  “大叔,这里只能两人同时进诶!”指着告示牌,叫住转身欲走的真田。  “你说什么?”真田走过来,看了看到告示牌上的内容,黑着脸吼道:“这算什么?!”  “大叔别气了~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带我进去吧~”我充满期望的睁着自己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脸色发黑的真田。于是乎,关公脸被我纯洁、充满魅力的眼神打动了(在忽略其额头上出现十字路口的情况下)。  “进去后,我就出来,其他的你自己去办!”真田最后的让步。  “欧耶~谢谢大叔~”奇怪,怎么觉得我在诱拐大叔一样?  于是乎我蹦蹦跳跳的拉上真田打开了那道被绿衣缠绕的拱门――  诶!?这是什么?进入回廊后,我跟真田都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了:一个巨大的心形花园!!我们站的地方是一个高台,从这里看下去,整个爱罗斯回廊的景象尽收眼底。  设计这个花园的人的品味――“真俗!”我跟真田异口同声。(难得的默契啊~)  “你已经进来了,我就先出去了。”看到这景象,真田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走。  看着转身离开的真田,我只好自己往前走,因为说好的,只要进来就可以。可刚走两步,我就跑回去拉住还没走远的真田,不怕死的说:“大叔!你还不能走!”  真田有些动怒的看着我:“又怎么了!?”  在大叔的威严下,我弱弱指着前方不远处:“入口在那里的素……”  真田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向下的箭头标明着‘此处为入口’的字样。  我好像听到了大叔磨牙的声音!?(0.0||)我抬头看着他:“大叔?你还好吧……”我知道你牙好……别咬我的素……  “走吧!”  ……  ……  就这样,在真田大叔的‘带领’下,我们走到了入口前――  箭头的指向,是一条大约有四米长的台阶,很陡,以及恰好可以让两人同时通过的宽度。  ‘走到下面再上来,就可以离开这里了。’真田心想。要说他为什么会抵触这个地方,除了回廊自身展现出的‘桃色’信息,大部分还是来自学校里的八卦流言。他――真田弦一郎,虽然不八卦,但不代表他听不到。  国中部每次社团活动后(社团活动时候是禁止参观的),围绕在队友身边的女生,很大一部分都会邀请他们到这个爱罗斯回廊来。据莲二的分析,是因为高等部校园里流传的能从回廊里走出来的两个人,就会成为命中注定的情侣。不过每年可以走出回廊,可谓少之又少。进去过的学生,不论通过与否,都不愿意再回想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回廊中到底隐藏着什么,除了建造它的人:立海大学院董事长:星野好造之外,便无人知晓。  真田没有探索真相的心情,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如果伊集院若水第一时间说出要来这里,他就不会答应一起过来。毫不犹豫的一脚踏上了台阶。  看着真田大叔往下走去,我也快步跟上。不经意间,注意到入口箭头背后写着几行小子。待我稍稍停顿了数秒看完上面所写的事情,只听到大叔一声惊呼“啊――!!”  我诧异的走到台阶前,呆住了。此时的台阶已经不再是台阶,而是变成了滑梯样子。由此可以想象的到,真田走着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子。看着横尸在‘滑梯’下大叔,我虔诚的在胸口画了个十字,然后双手抱拳祈祷着。  “伊集院!你给我下来!!”一路滑下去的真田,好不容易直起身子,朝站在上面祈祷的我怒吼道。  “额、我知道了。”看到愤怒状态的大叔,我条件反射似的,立刻滑了下去。  “等!等下啊――!!”还没站稳的真田,看着越来越近的我。  “哇~~”“啊~~”  咚――的一声,无差别碰撞。大叔再次横尸,我则是压在大叔身上完好无损。  抬起头,恰好对上真田的脸,紧闭的眼睛,纠结的眉头,还有那长长的睫毛――  ‘呃,大叔的皮肤看起来很不错啊……’没等大脑反应过来,手已经摸上了他的脸(=口=)这是光明正大的吃豆腐吧?呆滞中,听到被压在身下的人发出痛苦的声音,让我迅速的从震荡中回过神来。  “大叔!!你千万别挂掉啊!!”吃豆腐的手,改拽着他的衣领,不停的摇晃。  “别晃了……我没事。”被晃得回过神的真田抓住我的手制止说,“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是……”我留恋的从真田身上下来(不忘回味刚才的手感///),跪坐再他旁边,“真的没受伤?”  真田一手托着头,一手支地,勉强坐起来,平静的说:“没事。既然你已经下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呃――那个……”我看着状态很不好、情绪很不稳定的真田,犹豫着。  “怎么了?难道你受伤了?!”见我的样子,真田关心道(谁说大叔对女生冷淡的~)。  “不是……我很好、只是……”横竖都是死,一咬牙我,“其实、大叔你一时半会出不去了。”  ……  ……  没有回应,我深刻理解真田现在的心情,慢慢地解释说:“这台阶变成滑梯装维持两个小时才会恢复原状。这个高度你想跑上去也有难度的说……”看着近乎直角的坡度和高度,“我们现在就相当于掉到了坑里。”  “嗯……”半天回了一个字,果然这次打击不小。  看着半痴呆状的大叔,我好心建议道:“要不大叔就跟我进去找普罗米修斯吧……”  “好吧。”真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浮土,看向眼前的道路,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这次换作我痴呆了,没想大叔这次如此痛快。  看着我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真田毫不留情的弹了我的额头说:“走吧。”  捂着额头,仍然没有完全回神的我,呆呆的跟着真田向回廊深处走去。  看着真田背影,我纠结着大叔为什么没有生气呢?不会是因为我摸他的原因吧?OTL  ――恐怕这个问题只有真田他自己才知道吧~  爱丽丝仙境(二)  “接下来怎么走?”一个三岔路口面前,真田停下了脚步。  “诶?”一路上十分乖巧的跟着真田走的我,完全没注意被他带到了什么地方。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还身处在回廊里,“难道大叔你迷路了?”  “……”沉默,没有回应。  “不用沮丧~”我拍着真田的背说,“我们是来找普罗米修斯的,又不是来找出口的。”  ‘找到之后,还是要出去的。’真田嘴角抽动的看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的我,“你打算怎么找?”  “已经找到了哦~”看着真田石化的样子,让我想起某电影中的一个说法:只要面部没表情,皱纹就会很少(恩、这也是个保养的办法,怪不得他皮肤那么好)。  “在哪里?”经过半天的相处,已经慢慢适应了我的处事方法的真田,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我指着身后的小水池说:“就是这里。”  记得松本爷爷跟我说,在回廊的三岔路口前有个小水池。池子里什么都没有,当然也没有水。只要把池子里装满水,就能找到普罗米修斯了。不过至于怎么装,松本爷爷却没有说。  按照回廊里的思考模式,我围着池子走了一圈,便发现了‘使用说明’。真田在跟我一起看完后,本无表情的脸变得更加没有表情。  ‘使用说明’:  若想继续走下去,就请将池子里的水灌满。灌满方法如下:  一、使用旁边的跷跷板,两人一上一下的杠杆式把地下的水抽压到池子里。  看着旁边的跷跷板,我是没意见,不过真田的脸色就很难看了,此条PASS!  二、使用跷跷板旁边的拉力器,两人两边同时用力即可。  这条看着不错,我走过去,拉了一下,没动静。又使出吃奶的力气,还是没动静……此条PASS!  三、坐着、等待老天下雨……  “这都是些什么方法!!真是太松懈了!”真田别扭着走到旁边的饮水池,冲了冲脸,让自己冷静冷静……  等、等等,饮水池!?难道这次又是?  我仔仔细细的把使用说明看了个遍,终于在某处非常不起眼的地方看到一小行字:‘如果以上几点两位都不满意地话,用饮水池的水就好了。’果然是这样(==||)  “大叔~给。”我很快在饮水池的后面找到一根水管,交到真田手上,“用这个,给池子灌水吧~”指了指饮水池。  真田接过水管,愣了三秒后,毫不犹豫的插在饮水器上,往池子里注水。我则是坐在跷跷板的一边,自娱自乐。  很快,水池被注满。  “接下来我们只要等普罗米修斯自己过来就好了~”我朝真田招招手,指着跷跷板的另一端,“大叔过来坐~”  ……真田站在原地,盯着我。我触电似的感受到了,他视线中的刀光剑影。算了、大叔不喜欢我也不强求(==||)  沙沙沙沙――身边的灌木丛中忽然发出一阵响声。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真田已经站到了我的身边,低声说:“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被真田挡在身后的我,再一次看着他的背影发呆,大叔难道是在保护我吗?脑海里一根飘荡已久的弦,慢慢地被拧紧了。  “大叔……”眼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事?”真田小心地观察着身边的草丛,回应道。  “你看池子中间……”我指着刚刚被注满水的池子,“有什么东西升起来了。”  原来池子被注满水后就会触动某种机关,池子中央的机关就会出现。眼前慢慢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盒子,我好奇的走了过去。  “小心一点,可能还有机关。”身后真田提醒着。  “嗯。”小心的走到盒子跟前,打开――看清里面的东西后,我惊呼道,“这是!?”  “怎么了?”就当真田被我的惊呼声分散注意力的时候,一直隐藏在草丛里的气息迅速的朝他逼近。  我拿起盒子中的东西,转身后恰好看到真田被什么扑倒的一幕。  “大叔――!!”  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迅速――  瞬间一只巨大的生物已经趴在了真田身上。  “喵~~”  ……  ……  “好大的一只猫啊~”(=口=)我蹲在被压倒的真田身旁(话说今天真田跟地面接触好几次了,而且都是被压倒==||),忽然意识道,“……普罗米修斯?”  “喵~”大猫仰起粗粗的脖子,把脖子下铭牌亮了出来。  “Prometheus,果然没错呢,终于找到你了。”这样松本爷爷交代的事情就完成了~“大叔~它就是我要找的普罗米修斯~你快起来啦~”  “找到就好,唔……”真田一边说着,一边很努力的坐起来,可是试了很多次,仍然被小米(后文就用小米代表普罗米修斯,不再解释,也别问我为啥~就是有爱)压在身下……这猫怎么会那么沉,就像一尊大佛,内心不断纠集。  “大叔被小米压坏了吗?”看着真田半天没有起身,我不禁有些慌张,立刻把小米从他身上抱了下来。  看着我将小米轻松的抱在怀内,真田也慢慢坐了起来。  ‘伊集院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看她纤细的胳膊,不可能抱得动那么沉的猫……’真田心想,‘难道刚才只是我的错觉?’  “……伊集院。”结束思考的真田,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为小米捏

[网王]立海皇帝迷情记(原:立海之皇帝是大叔)-咔莎.txt

[网王]立海皇帝迷情记(原:立海之皇帝是大叔)-咔莎.txt

上传者: 芮芮
1293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9-04 举报

简介:

您好!您下载的小说来自 www.27txt.com 欢迎常去光顾哦! 附: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网王]立海皇帝迷情记(原:[网王]《立海之皇帝是大叔》)  作者:咔莎 文案 第一部: 樱花飘落, 一片粉红的四月, 穿着崭新校服的新入生们走在通往学校的林荫道上, 一个个都充满着对新生活的向往…… 就是这样的一个早晨, 却有一个灰色的身影在树荫底下缓慢的移动着。 当此人肩膀不小心暴露在阳光之下时, 整个身体就像触电一样又躲到了阴影下 第二部: 一个念动, 小步和朱雀就回到了正殿大门口, 只见厚重的殿门缓慢的开启, 阵阵祥云从中溢出, 飘散在空气中, 一个娉婷少女缓步迈出殿堂…… 此文女主,被俺设定为大智若愚真小白类型。 这是不久前的想法,越写、越觉得离小白越来越远, 现在转为感情白痴腹黑型吧…… 本文灵异向发展的大趋势已定。 本人依旧不擅长写感情戏,所以有些偷工减料的地方请多担待啦~ 尽量在灵异事件中,一点点的提成主人公之间的情感,1V1设定,情敌不是问题!男主不变~ 在关于伪大叔这点来看,虽然伪,原本但是打算从高中写到大学毕业生活后写出真大叔。 但现在看来……很可能还在伪大叔的时候就要完结了吧?又有可能继续…… 不过随着第二部的开篇……原本的设定会继续下去吧……真伪大叔的时候快到了…… 出于某种原因,本文正式更名《[网王]立海皇帝迷情记》~ 标签:网王 灵异神怪 主角:真田弦一郎、伊集院若水 ┃ 配角:立海众王子及其他少量王子、及部分原创人物 ┃ 其它:立海 、真田弦一郎   新生入学   樱花飘落,一片粉红的四月,穿着崭新校服的新入生们走在通往学校的林荫道上,一个个都充满着对新生 活的向往……   就是这样的一个早晨,有一个灰色的身影在树荫底下缓慢的移动着。当此人肩膀不小心暴露在阳光之下时 ,整个身体就像触电一样又躲到了阴影下。   “女儿啊!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走在阳光下~”怨念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嗨嗨……既然您怕晒,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不需开口,声音通过脑波传送。   “打你懂事开始,我就没尽过做妈妈的义务……所以这次我一定会全部补上的!女儿~你只管安心学习就 好了……”说着说着,发现女儿的脚步停了下来,“怎么停下来了?乖女儿?”   我看着眼前的阳光无限的校门,无奈的传音:[前面没有树荫了,您该回去了吧?]   “呜呜~~怎么会这样啊!!!”   [回去吧,我没事的,您放心好了。]   “呜呜~~老天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74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