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死神]白哉_樱の羽翼_派派小说.txt

[死神]白哉_樱の羽翼_派派小说.txt

[死神]白哉_樱の羽翼_派派小说.txt

上传者: 沙子墨
110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8-14 举报

简介:死神白哉同人

《[BLEACH死神]樱の羽翼》作者:冰镇桜の熊熊序:~PRELUDO~文案  两只玩具熊导致的二次穿越。  第一次穿越:因为作者的恶趣味,主角有一身彪悍的灵压,却只有五年的寿命外加一副虚弱的身体  结果:作者被玩具熊困在忏罪宫反省。作为赎罪,要在忏罪宫里完成主角的所有幸福生活后才能被释放。  第二次穿越:因为作者的不甘心,主角被流放到了流魂街。作为补偿,主角保留了一身彪悍的灵压……不过,使用起来不怎么灵活……  结果:作者被延长刑期,忏罪宫多了一个传说。  每当没有月光的夜晚,忏罪宫里都会传来一声凄厉地哀号响彻尸魂界……“啊~为什么又没有月光!”  人们都在传说,忏罪宫里的这个“东西”是要靠月光才能活下去的。  其实,事实也与人们的猜测差不多。差别只在于,需要月光补充能量的不是被关的那个“东西”,而是它随身携带的那台LENOVO锋行。  「仅限月光能发电」  没有月光不能更新会被怨念刑期延长。  它的说法是:原本它自己装的太阳能发电系统和原配的电池板被拆掉了……尸魂界不用电,忏罪宫更不用电……所以,就算有电源线也没有用……T_T……  传闻的存在,困扰着中央四十六室。但是,不论是隐密机动队还是王属特务都无法查明真相……  废话!看不到人,没有灵压,只有说话声,找得到才奇怪呢~就算它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只会穿过它而已……  可怜它还好没有灵力,不会肚子饿……这是它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地方……哦不~还有一个……至少在有月光的时候可以上网~而且,忏罪宫绝对安静、安全!  表问偶为什么在那种地方能够有网络……  因为,偶坚信:中国电信,无处不在!向尸魂界进发~Let’sGo~引子  有一个女孩子,她不喜欢与人交流。  但是,作为一个正常人——至少表面上来看是正常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定会与其他人产生交流。  她认为,无论是谁都会有私心,有了私心就一定会有背叛。她不想被背叛,让自己的心受到伤害。所以,她将真正的自己掩藏在面具下。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包括了她的父母亲人、死党好友,她都带着面具。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到安全。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惟有在她的玩具熊面前,她才会脱下面具,显示出真正的自己。  她相信,只有她的熊熊们不会背叛她。  这天,她正在做着每天睡前必做的事情——与玩具熊们对话。  “呐~大熊、小熊~《BLEACH》里的魂好好玩哦~可惜你们都不是改造魂魄……不过,不要伤心啦~我最喜欢的还是你们哦~即使你们都不能跟我说话……”  抱住,蹭两下,“虽然你们不是那什么名牌泰迪熊,但是你们的质量也很好吔~软软的,冬天的时候最温暖了……啊~说到冬天,我又想起了那个人……不对,他应该不是人了……死人吗?不知道要怎么算啊~为什么他会那么冷呢?一出来就觉得好像是冬天了……虽然还没看完《BLEACH》,不过同人我还是看过不少的,真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子……”  搂住,轻轻地摸摸,“唉~为什么我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好累啊……现在已经20岁了呢~要更加小心不让他们发现其实我很幼稚……为什么人要长大嘛……永远做个孩子不是很好嘛……你们觉得呢?如果我是在《BLEACH》的世界里,只要死掉的时候是小孩子的样子,又有灵力,这样的话我虽然仍旧会长大,速度却要慢很多吧……就像小白那样……不过,你们也要在我身边陪我哟~不然我会很孤单的……”  她无边无际地说着话,然后慢慢入睡。她的手,缓缓放松,手中的玩具熊们掉在了床上……  不对,仔细看的话,应该是玩具熊们自己脱离了她的手。    「啊~灵异事件!」  “闭嘴!敢吵醒她的话看我们怎么对付你!”黄色的小熊狠狠地瞪着我。  「怎么这样……我好歹也是作者大人嘛……」  “哼~你别忘记了,虽然你是作者大人,不过我们却是这个世界的神。是我们把你唤来的,不然你以为你是怎么来的啊?”  「是~是~对不起嘛……不过,其实,我的人她看不见,我的声音她也是听不见的……但是,你的声音她却听得到哦~所以,要吵醒也是你啦~」  ==小熊的脑袋上具线化出一个十字路口。  “好了,它就是这个德行,生气也没有用啊~”白色的大熊摸摸小熊脑袋上那个跳动的十字路口,神奇地把它给摸没了……  「那个……大熊大人啊……为什么你要用‘它’来称呼我啊……偶的名字虽然是熊熊,但偶其实素人呐~」~囧~  “哦?你不喜欢哦?”大熊的嘴角一直呈现完美的弧度,而且有越来越弯的趋势……  「不~不~我怎么会不喜欢呢~我很喜欢~」我用力地点头,让它看见我的诚意。  “好了,言归正传。我们叫你来,是想让你替她安排穿越到《BLEACH》的世界。”小熊说出了它们的目的。  「你们不是神吗?为什么要我来帮她穿越啊?」我疑惑。  “神也不是万能的!穿越这个工作,只有你们这些作者才能做到。神要让谁穿越,就只有召唤来作者,让她或他来编织穿越的世界。而且,她现在也不过是回去罢了……按照你那个设定……”  -_-|||「果然神也不是好当的……」  “一句话,肯不肯?”  「肯~当然肯咯~你们放心,是偶把她弄来这个世界的,当然会负责把她弄回去啦~放心~放心~表忘记了,偶可是那个世界无上的存在啊~一定会让她得到幸福滴~」  “哪来那么多废话。”小熊白了我一眼,我郁闷地飘到墙角画圈圈。  “好了,别欺负它了,怎么说我们和它还算是同类嘛~”大熊拍拍小熊的脑袋,然后一步一摔地来到我旁边……  啊?为什么是一步一摔?它的脑袋里棉花装太多了,所以有点重心不稳罢了……-_-|||  “我们自己本身是可以穿越的,就是不能将穿越这个技能用在别人的身上。所以,我们才召唤了你。想把我们最宝贵的姐姐拜托给你,请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吧。”由于身高不够,大熊只能摸摸我的脚。  那种毛茸茸的触感,应该是很舒服的……但是,我却没来由地感到心惊……  我小心翼翼地确认我的理解,「那个……你们自己本身可以穿越的意思……就是说你们也要一起去吗?」  小熊点点头,“没错~我们怎么可能让姐姐一个人去那个危险的世界嘛~如果是《网王》也就算了,可是她要去的是《BLEACH》,是那个有蓝染Boss的《BLEACH》吔!我们怎么放心得下嘛……虽然姐姐都知道剧情,而且姐姐不是笨蛋,可是我们还是不放心……”  「其实,她去的那个世界也不完全是那个《BLEACH》世界吧?那是偶创造出来的独立空间呀~所以,如果你们想的话,我完全可以把蓝染变成好人的说……」  小熊一挥手,否决了我的提议,“不用了,就这样吧。改动太多的话,谁知道修正程序最后弄出个什么最终Boss来。”  -_-|||「对哦……还有那个修正程序……那她在这个世界的痕迹怎么办?而且你们两个是这个世界的支柱吔~你们一离开,这个世界不就崩溃了吗?」  “全部抹掉!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们腻了,这个世界的人只有姐姐一个是值得我们珍惜的!”小熊非常坚定地回答我。  “等姐姐找到了她的幸福,我们再重新创造一个新的世界来玩好了。”大熊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  「唉~」我叹了口气,「你们还真是……自私?无私?算了,谁让偶那么稀饭你们捏~帮你们咯~而且……就当是还你们人情好了……」具现化出那台已经被偶折腾得破破的LENOVO锋行,在上面新建一个Word文档,然后开始在文档里编织那个属于我的《BLEACH》世界……第一卷:TRAPASII01初来乍到  好吵!嘈杂的声音不停地侵袭着我的耳朵。  我睁开眼睛,却被映入眼帘的摆设给吓了了一跳。  木制结构的房子、纸式的拉门、榻榻米……怎么看怎么像是日本风格,而且还是古日本的风格……  可是,我记得很清楚,我的房间是最普通的公寓式啊~我那白色的墙壁、满满的书架、干净的书桌都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我心神不定的时候,吵醒我的杂音又传了过来。  “真讨厌!家主大人为什么要娶她嘛~那么多的贵族女子让家主大人挑,却偏偏挑上个贱民。真不甘心!哼~要我服侍她,办不到!”  “可是,虽然长老们不同意,家主大人还是娶了。再怎么说,家主大人的命令更重要吧~而且,家主大人既然娶了她,就不会任她被欺负的……”  “罗嗦!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去告密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会私下给她教训的,让她明白,不要以为嫁给了家主大人,就能命令我!”  ……  这个是日语吧?当初,要不是因为想第一时间看到“他”的消息,我也不会去报暑期班学日语了。即使因为这难得的积极,得到了妈妈赞助的学费……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情形还真是像“他”啊……  “家……家主大人!”慌张的声音,恭敬中夹杂着一丝害怕。  “下去吧。”清冷的声音,很耳熟……  像“他”……这个念头一出现,我自己也觉得荒唐,这是不可能的……  我用力地摇了摇头,没有注意到门被拉开,又被拉上。  “怎么了?绯真。”  他呼唤的那个名字,像一块巨石从天而降,将我砸得头昏眼花。  “白……哉……”轻声呼唤着那个因为天天在心中念叨,已经熟悉到极点的名字。  看着停在我眼前的那双脚,我不敢抬头,生怕一抬头,梦就会醒。  他没有否定我的呼唤,而是蹲了下来,“没事吧?”  那牵星箝、那银白风花纱……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面容,虽然冰冷,却可以感受到他的担心。  我再也承受不了这个刺激,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哎呀呀~这孩子~亏我让你醒来第一个见到的就是男主角,你居然给我昏过去了~真是不华丽~不过,放心吧~你有的是时间和白菜相处~晚安咯~小紫惑~表怪我,只有趁那两只还没来,我才能欺负你一下啊~嘿嘿~帮你开了个头,以后就要靠你自己啦~我会在一旁好好看戏滴~」  然后,我飘到白菜身边,「不过……残念啊~看得到,摸不到~」看着穿过白菜俊美脸庞的手,我只有无奈叹气的份。  「还是安静地在一边看戏吧……要好好隐藏自己,不然被那两只发现我的设定……哼哼~」我提醒着自己。    第二天,我醒过来,发现屋子里就剩下了我一个。  打开门,发现空无一人。  这就是下马威吗?  我笑了笑,转身回屋里,换下身上的亵衣。  奇怪~昨天穿的,应该是“白无垢”吧?  看了看手上刚换下来的衣服,我疑惑。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情~现在最重要的事,还是把目前的状况整理一下吧~  换好衣服,我走到屋外,坐在屋檐下。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风偶尔吹过梅树的声音。  我记得,之前我的确是睡在我自己的房间里的。然后,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这里。而且,昏倒前,还看见了“他”:朽木白哉。  我用力掐了自己的手一下,“痛~”  抬起手,看着手上那个小小的“月牙”,“看来不是在做梦了……那么,现在的情况是:我碰到了传说中的穿越!而且,是最没痛苦的睡梦穿。”  我下了第一个结论。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应该是穿到了《BLEACH》里。昨天,我还听到了他叫我‘绯真’来着……”  眼角瞥到一小潭水,我往那里挪去。  探出头……  果然是那张和露琪亚一样的脸,绯真。  “那么,穿越的类型是灵魂穿。”我下了第二个结论,“不过,MS绯真本来就是死人了的说……”  不管了,先那么算吧~目前的情况是:我睡梦中穿越到了《BLEACH》,成为了绯真。而且,还是在新婚之夜穿的。  重新坐回屋檐下,“等等~新婚之夜……那不就是说……我只有五年可以活?!”    「晕~」我蹲在一旁,听到了她的最后结论,倒在了地上,「我还以为她至少会担心一下自己的贞操问题……没想到……她却想到了这里……」-_-|||  “为什么我是一个人穿来的……大熊~小熊~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吗?好想你们啊~”  「果然很依赖那两只嘛~」看到她突然哭得淅沥哗啦,明知道碰不到,我还是忍不住飘过去,拍拍她的头……  咦?!居然能碰到啊~残念~我要摸白菜啦~  “谁?!”她停止哭泣,抬头往我这里看来。  当然,她是看不到我的。  「等它们处理掉那个世界,就会来找你的。别伤心了~」虽然知道她听不到,我仍旧安慰她。    “好奇怪~突然间不那么伤心了……好像肯定它们一定会来一样……”我看着正前方,虽然空荡荡的,却觉得自己并不孤单……  “你哭了?”远远传来白哉的声音,一转头,他却已经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是瞬步呐~果然很快~“你到底怎么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怪怪的。”  “没事~真的没事~”我伸出手,抱住他的腰靠了上去,“我只是觉得,我现在好幸福~可是,我又好害怕这只是一场梦。等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坐在我身旁,搂住我的肩头让我靠在他身上,“不是梦。我就在你的手里,不是吗?”他拍拍我放在他腰上的手。  “白哉……”  “嗯?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想这么叫叫你。”  “你喜欢就叫吧。”他轻轻地揉了揉我的头发。  “白哉……”你喜欢的是原来的绯真吗……  “嗯。”  “白哉……”可是,你喜欢的那个绯真已经不在了呢……  “嗯。”    「啊~温柔的白菜啊~萌~」我趴在一旁直盯着白菜流口水,「小紫惑啊~放心吧,有我保证,白菜喜欢的肯定是你而不是绯真~HOHO~」  抬起头,看见转角处站着一个侍女。她一会爱慕地看着白菜,一会愤恨地瞪着小紫惑。  「如果想做什么,就像我一样,趁着那两只还没来快做。不然……嘿嘿~当然啦~我也不是后妈。所以,如果你太过分的话,我也不会不管滴~」虽然知道她听不见,我还是要声明一下。  这样,以后我才可以问心无愧地做一些改变来保护她、保护我自己。要知道,那两只如果生气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滴~    晚餐时,侍女们被白哉遣了下去,只剩下了我和他。  “即使你不会饿,也尝尝看味道吧。”他给了我一只碗,里头盛了一些菜。  我看了看色香味俱全的菜色,拿起了筷子。  “咳~咳~好辣~水!”55555~我怎么忘记了白哉最喜欢的就是辣了~而且,明明没有闻到辣椒或芥末的味道啊……  看见面前出现的杯子,我接过,一口气喝下。  “谢谢……白哉~你是故意的!”看到他微微翘起的嘴角,我恍然大悟。  被我抓了个现成,他并没有收起微笑,反而笑得更明显了。我被他的笑容给迷得神魂颠倒,要知道,以前是根本看不到这样的画面的~  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你总是很安静,让我有抓不住你的感觉。现在这个比较活泼的样子,才能让我感到安心,你就在我身边。”  “白哉……”你居然在向我解释……我扑进他怀里,“以后有我在,你不会再寂寞了~即使以后我被迫离开了,也一定会回来的!”  想到我只有五年的生命,我又感到了黯然。  不管了,既然穿了一次,我一定会想办法再穿第二次的~无论如何也要回来~  “绯真……”怎么样~很感动吧?我期待着他下面的话,“我没办法用餐了。”  ~囧~“讨厌~破坏气氛~你就不会稍微感动一下吗?”我噘起嘴,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他的怀抱。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即使长老们如何反对,我也不会放开你的。”他摸摸我的头。  虽然觉得这个动作让我很像一个小孩子,我还是很喜欢他摸我时那种温暖的感觉。  不过,白哉啊~长老们我才不怕,我担心的是命运啊~它才是分开我们的真凶呐~  用完餐,白哉唤来侍女收拾。他则牵起我的手,拉着我出门去了。  “白哉?”我疑惑地看着他。  “餐后散步。”一边回答我,一边慢慢地走着。  以他的步伐来说,真的是很慢了~谁让我们之间的身高相差了将近20公分啊~  走在瀞灵廷的街道上,不时会遇到或偷瞄、或正大光明看白哉的人。这些人里头有男有女,男的崇拜,女的爱慕。  “朽木副队长好!”几个身穿死霸装的死神向白哉行礼。  “嗯。”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这是他们所看到的白哉吧?冰山~  “他们是六番队的死神,正在巡逻中。”这是我眼中的白哉,会温柔地向我解释。  不过,白哉的温柔怕是吓到他们了~看他们那吃惊的表情,我必须要用很大的自制力才能控制住自己的面部神经。  “你们好……啊~”正想向他们问好,却被身后一股力量撞到。我控制不了我自己,踉跄着向前方摔去。  眼看着就要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我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  身体停了下来,并没有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而是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白哉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没事了。”  “谢谢~”我抬起头,对着他甜甜地微笑。  “见过朽木大人~”一个比我还要甜腻的声音从我原来站的地方传来。  我一看,是个身高比我高,胸部比我大的艳丽型女子。  “水见小姐,你撞到我的妻子了。”又恢复了冰山的性格,而且有向火山发展的趋势。  “哎呀~因为见到了朽木大人,想快点过来打招呼呢~是我卤莽了~”她转动着媚眼,就是不看我。  又是个爱慕白哉的女人~看来应该还是个贵族呢~瞥了眼她身后的侍从,我下了结论。  “既然招呼也打过了,那我们就先离开了。”白哉这回连头都没点,直接牵着我的手就离开了那里。  仿佛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白哉~你不喜欢她吗?”我抬起头看着他。  “为什么这么问?”他停下脚步,也看着我。  “因为你走得好快,好像见到了虚……不对,白哉你见到虚的话一定会迎战而不是离开……反正就像是遇见了你讨厌的东西那样~”我很无辜地看着他,又很无辜地瞥了那位水见小姐一眼。  “被你发现了啊……你果然很了解我。”声音不响,但足以让她听到。  “朽木白哉!”她气得直跺脚。  啊啦啊啦~看你还装淑女啊~破功了吧~敢撞我,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我拉着白哉往前走,转过头冲那女人吐吐舌头。  “绯真。”  “嗯?”我看向他。  “我被你带坏了。”  ~囧~“你本来就是这样的!别冤枉我~”这回轮到我跺脚了。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白哉原来也是腹黑一族啊~    「HOHO~原来被厚厚冰层所覆盖的是这样一颗白菜啊……真是没想到呐~五年以后,恐怕有好长一段时间看不到温柔的白菜了呢……」  我跟在他们后面慢慢地飘,琢磨着五年后要怎么收场。那两只肯定会要我再安排一次穿越的,现在先考虑起来,省得以后麻烦~  02洞房花烛  我因为没有灵力,所以用不着进食。  但是,白哉却会每天准时回家用餐。他吃他的,我陪着他,有的时候尝尝那些特地为我做的不辣的菜。  不过,偶尔还是会尝到超级辣的东西。  那个时候,白哉就会很“体贴”地递给我一杯早就准备好的水。  当然,如果他不是笑得那么明显的话,我会更感动……-_-|||  饭后,则是惯例的散步啦~  幸福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我和白哉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没有摆宴,却来了一堆不速之客。  八番队的京乐队长、伊势副队长,十二番队的浦原队长、握菱副队长,十三番队的浮竹队长、志波副队长,以及隐密机动队总司令四枫院夜一。  当然,这些人都是自我介绍后我才“认识”的。  白哉对于他们的到来,似乎很不高兴。  “啊啦~白哉小弟,你的脸很臭哦~”夜一拍拍白哉的肩。  “你们是故意的吧?”白哉横了她一眼。  “唉~去年因为山爷的命令没办法来,只好在今年补咯~”京乐队长非常没形象地横卧在地上喝酒,伊势副队长则跪坐在他身边严格控制他的酒量。  “咳~”浮竹队长还没开始说话,咳嗽倒先来了,“朽木副队长,你每天带着夫人在瀞灵廷散步,现在可是传遍十三番队了。那些死神们都在抱怨,他们的妻子听说这个消息后怪他们不够体贴呢~”  “那是他们的问题。”白哉还是那副冰山样。  一直没开口,只是和京乐队长喝酒的浦原笑着走过来。  他的笑容让我有不好的感觉……-_-|||  “朽木副队长、朽木夫人,我敬你们一杯,”他递给我们两杯酒,“这一杯酒,一年前就该敬了,现在补上~”  我看了白哉一眼,迟疑地接过酒杯。  白哉虽然也接过了杯子,却没有要喝的意思。  “这样吧~敬完这杯,我们就立刻离开。”浦原笑眯眯地开条件。  白哉看了他一眼,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看来,他真的很想让他们走啊……  浦原看着我,“朽木夫人?”  我看了看白哉,没什么不良反应。他应该不会有什么坏心吧?这么安慰自己,背上却不停地传来毛毛的感觉。    我不停地拍着小紫惑的背,想阻止她喝。  不过,似乎没什么效果……  看着她和白菜一样一饮而尽,我只能无奈地送她一句:「自作孽,不可活哟~」不过,「嘿嘿~有好戏看了~」转念一想,我又开始贼笑。  我目送一行人离开,浦原走在最后。  他在离开的那一刹那转过身,对白菜和小紫惑小声说:“你们还不是真正的夫妻吧~”  然后,就看见白菜的脸开始有结冰的趋势,小紫惑先是茫然,然后瞬间通红。  “哈哈哈哈~”浦原得到肯定的答案,笑着离开,留下了想始解千本樱的白菜和不知所措的小紫惑。  「浦原这家伙,还真是恶劣啊~」一想到之后的好戏,我立刻飘往白菜和小紫惑的卧室。    被浦原这么一搅和,今天的餐后散步被迫取消。  我被白哉拉着回到卧室,“今天不去散步了吗?”说实话,我还挺喜欢餐后散步的说……  白哉看着我,无奈地说:“你要让所有人都看见你的红脸吗?”叹了口气,“就算你想,我也不肯。这样的风情,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白哉……”听到他后面那近乎告白的话,我肯定我脸上的温度又上升了。  回到房间,白哉跪坐在书桌前处理文件,我坐在一边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想起以前看动画的时候,看到雏森桃这样看着蓝染的背影,我就觉得好悲哀。  她看不见一直在她身边的小白,却一味追逐着那个幻影。当她向小白挥刀的时候,小白一定很伤心吧……  不想、不要、也绝对不会对白哉拔刀相向!  “为什么一脸的悲伤?”白哉处理完文件,走到我身边。  “不想、不要、也绝对不会对白哉拔刀相向!”我看着他,说着我心中的决定。  “说什么傻话呢?”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戳戳我的额头,“怎么这么烫?”他皱起眉,直接将手掌贴在了我的额头上。  “好凉~”我蹭蹭白哉的手心,“好舒服~”  “你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白哉很严肃地问我。  我摇摇头,“只是觉得越来越热而已。白哉你的手好冰哦~”  白哉看了我片刻,咬牙切齿地吐出一个名字:“浦原喜助!”  “嘎~嘎~终于发现了~嘎~嘎~成为真正的夫妻吧~嘎~嘎~”从窗外飞进来一只长得非常丑的鸟,绕着我和白哉做圆周运动。  “该死的……”白哉瞪着那只鸟。  “不可以说粗话~”我捂住白哉的嘴。  白哉拉下我的手,问那只鸟:“如果不做……会怎么样?”  “嘎~嘎~不会怎么样~嘎~嘎~只是会越来越热~嘎~嘎~明天太阳升起时复原~嘎……”还没叫完,那只丑鸟就被白哉用千本樱给分尸了。  白哉拎起它的尸体,丢出了门外。  “白哉……”虽然我觉得越来越热,脑袋却很清醒。  那只丑鸟的意思,应该是……“我被浦原队长下药了……”即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说……  何况,以前互联网上可是泛滥啊~  “嗯,那个家伙……”白哉很生气。  “白哉……那个……为什么……你……不抱我呢?我们结婚都已经一年了呢……”趁着今天这个机会,问出了一直在我心中的疑惑。  反正,我现在的脸已经很红了……  “笨蛋!”他弹了我的一下。  “疼~”我捂住额头,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他将我轻轻推倒在榻榻米上,俯下身,温柔地轻咬我的唇,又用舌描绘着我的唇形。  我想回应他,所以伸出我的舌试探着触碰他。  “你在诱惑我吗?”白哉的声音低沉了许多。  我看着他,“不可以吗?”  “可以,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他拉开我的衣服,然后又褪下自己的,让我们两个裸裎相见。  “冷……”一直包裹在衣服里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让我不禁颤抖。  “小妖精……你真漂亮……”他一边向我解释,一边用他的手游走于我的身体之上。从我的锁骨开始,点燃一簇又一簇的火焰,“那天你昏倒以后,我请来了四番队的卯之花队长。她说因为你没有灵力,所以如果要在瀞灵廷里生活,就必须要好好保养身体。任何一点小的伤病,都可能会要了你的命。而抱你的话,你的身体会在开始的一段时间内很虚弱……”  “是这样啊……可是……白哉~我想……被你拥有呢……”我咬着唇,说了出来。  “别弄伤自己……”他抚过我的唇,使我放松下来,“乖~”  见我放开了唇,他再次吻了上来。撬开我的牙关,探了进来。他的舌灵活地游走,刷过牙龈的时候,让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唔~”  白哉稍稍拉远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一条银丝连接着我们,要断不断,在烛光下闪现着暧昧的光芒。  与我对看了我几秒,他转移了阵地,向我的耳垂袭去。  “啊~”被含住了……  他轻咬着,我感觉到血液正在不停地往脸上、耳朵上涌,好烫~  放开了我的耳朵,他沿着我的脖子,一点一点往下。  脖子、锁骨,一直来到我的胸前。  含住我胸前的一朵红梅,他啮咬着,手也没有放过另一朵,揉捏轻捻,没几下就挺立了起来。  离开了我的胸口,他没有停下来,继续着他的探索。  从胸口到小腹,然后滑落到腰的右侧。一路往下,经过大腿、小腿,到达脚踝。握住我的脚踝,他弯起我的右腿,微微拉开,他的人,就处在我的双腿中。  我看向他,只见他微笑着,同时又带了点……色情?  我的脑袋已经一片糨糊,无法思考。  只能靠着感官,来感觉他的手贴着我的左脚踝,从内侧一点一点往上抚摸。  他的手心因为长期握刀而留下的茧,带给我一阵酥麻的快感,让我不由自主地叫出声,“嗯~啊……”  “啊~白哉……”他的手来到了大腿内侧,有意无意地逗弄我的花瓣。我感到一阵紧张,并拢了我的双腿,夹住了他的手。  听说,第一次很疼……  “没事的,让我看看你……”白哉用他的声音引诱我。  虽然有些紧张,不过想被白哉拥有的念头更强烈。  我咬咬牙,闭上眼睛,慢慢打开了我的双腿。  我的一切,都呈现在他的面前了……  “害羞了吗?小妖精,看着我。”他的一只手抚过我的脸颊。  我缓慢地睁开眼,发现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瞳孔中映出的不知道是烛光,还是别的什么……  “白哉……”被他那炙热的眼神看着,我觉得自己好像快要烧起来了。  “呵呵~害羞了呢~”他坏心地轻笑。  “唔~”感受到异物的入侵,我本能地想合拢双腿。  不过,被他阻止了。  “很难受吗?”见我又咬住了唇,他停下了我身体内的手指,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来“解救”我的唇。  我调整着呼吸,“还好……只是……不习惯罢了……”  “如果你习惯的话,哭的就是我了……”白哉俯下身,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说完,再次含住了我的耳垂,轻轻啃咬。  那种微微的刺痛,让我感受到了又一股快感。  他的手指在我的甬道中轻轻旋转,然后拔出,“你看,都湿了……”  “啊……”看着那根沾满蜜汁的食指,一阵火热从小腹升起,不适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空虚的感觉。  我忍不住轻轻挪动了我的身体。  “适应了吗……”察觉到我的动作,他再次进入我,同时增加了一根手指。  这次,没有不适,只有被充实的满足。  “嗯~哈~白哉~啊……”他一边扩充着我的小穴,一边用另一只手与唇在我身上点火,种下一颗颗小巧的草莓。  承受着白哉施下的魔法,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不断地侵袭着我的感官。的  我不自觉地仰起头,双手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  眼前一片迷朦,很安心。是因为白哉的缘故吗?  “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白哉的声音唤回我的注意力。  我看向他,“白哉……嗯……”他的离开,让我感到一阵空虚。  想要被填满~我的内心在叫嚣。  “马上就满足你……”我感觉到一股火热抵在我的穴口,“会有点疼。”  “嗯……”我点点头。  “啊~”身体好像要被贯穿了……果然很疼啊~  白哉在进去以后没有马上动,而是停在了下来。用他的魔法来缓解我的不适,让我适应他的存在。  疼痛退去,留下一个念头……好想被更加深入……  “嗯~”我无意识地蠕动,下身紧密的结合感让我倒抽一口冷气。  “小妖精……”白哉的声音似乎很痛苦。  我看向他,发现他一脸忍耐。  他在等我适应……  “白哉……我没事……你……你……动吧……”我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道。  听了我的话,他开始缓缓律动。  很小心,很缓慢……如此一来,我的感觉反而更加清晰。  感受着他进出我的身体,摩擦遍每一个角落。  “嗯~白哉~快……快一点~”再也无法忍受那种甜蜜的折磨,我催促他。  “小妖精……”他抓住我的小腿,将它们环在他的腰上。  环着他结实的腰,感受他的节奏。快感一次比一次强烈,向我扑来……    就在我快要攀上天堂之际,他却停了下来。  “白……哉……不要……”我不解地看着他。  他坏心地曲解我的意思,“不要?所以我停下来了哦~”  “白哉~”怎么在这种时候开始腹黑啊~囧~  “要吗?要的话,就说出来……说出来,我就满足你哦~”他又开始在我耳边诱惑我了。  “我……我……你……”我断断续续地说着。  “听不见哦~”他不肯轻易放过我。  怎么这样~明明你自己也……感受到身体内正在不断长大的火热,我的脸又开始发烫,“唔~白哉~我好难受……帮帮我……”实在说不出口,我只能装可怜。  “唉……你啊~”虽然明知道我是装的,还是心软了。  他叹了口气,再次律动了起来。“哈~嗯……嗯~啊~”这么令人脸红的呻吟,真的是从我的口里发出来的吗……我捂住嘴。  “让我听你的声音,不然……”他又停了下来。  威胁我……不过,真是现在的死穴啊……我放下了手,呻吟声又再次传了出来。  “白哉……”随着他的律动,我的小穴开始一阵收缩,“啊~不行了……白哉~”我尖叫。  他也在同时加快了抽送,在我达到云端的那刻,一股热流被洒在我身体的深处……  好暖……身体暖暖的……  与之前的火热不同……只是一种单纯的温暖……  让人觉得好幸福……  而且,有白哉的味道呢~好想睡哦~感觉好安心……  “还是累到你了……睡吧……”朦胧中,是白哉温柔的声音与他温暖的怀抱。  真没想到,我会在20岁就结婚……嫁的还是这样一个原来根本不可能的人……    看到白哉脱下死霸装,我捂着鼻子,仰面躺在了地上,「太刺激了啦~」滚来滚去,「没想到,白菜那瘦瘦的身板居然这么有料~」  感觉到鼻腔内又是一阵热流涌动,「不行~不能再想了~还是出去吧……不然,我就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因为流鼻血过多而死的人了……」我向墙角滚去,然后穿墙而出。  「虽然隔音效果差了点……那也比在现场看着好点……」卧室内不断传来的呻吟,与白菜欺负小紫惑的声音,让我的脸开始阵阵发热。  “可恶的女人!”角落边,两个侍女在那里拉拉扯扯。  “心合,快点走吧~被家主大人发现的话会被惩罚的!”一个正在努力拉着另一个。  “哼~家主大人现在被那个女人迷得晕头转向,哪里会发现我们!”听着那一阵阵呻吟,她的脸不断变红。  不过,是气红的。  「天玉……吗?」看着我的LENOVO锋行上显示出的名字,我冷笑,「要想做什么坏事了吗?真是期待啊~」  03麻烦不断  “唔~”我睁开眼,旁边没人。  我摸了摸,很凉。  看来,白哉已经去六番队了。  “夫人,您醒了?”一个挺耳熟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  我转过头,是一个侍女。圆滚滚的眼睛,一亮一亮的。  “你是……”  “奴婢是天玉静合,这是我妹妹心合。家主大人吩咐我们在这里等夫人醒来,请夫人先去沐浴。”她向我行了个礼。  “麻烦你们了。”我刚要下床,却听到一声抽气和一声冷哼同时响起。  “啊~夫人~衣服……”静合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地看着我,脸红了起来。  “哼~真不知羞耻~”心合站在另一边,她的眼睛是狭长的狐狸眼。  “心合!”静合的呵斥一点威力都没有。  “干什么~我又没说错!不过是和家主大人睡了一次,就迫不及待地显示她身上的战绩了!”  我终于想起来了,她们不就是一年前在门外说要给我下马威和劝阻的人嘛~  没有多说什么,我接过终于反应过来的静合递给我的亵衣,我跟着她去沐浴。  坐在木桶里,我让她们先下去了。  还是不习惯有人在啊……  擦洗着身子,看到那一颗颗小草莓,我的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浮现昨晚的情形。  “啊~变色女了啦~”我拍拍自己的脸,小声警告自己:“不可以再想了!”  洗浴完毕,我跟着她们两个往茶室走去。  一路上,我从姐姐静合那里知道了接下来等待我的,据说是长老会特地为我找来的礼仪老师。  茶室。  我跪坐在榻榻米上,面前同样跪坐着一排看起来很严厉的礼仪老师。的b2eeb7362ef8  “绯真夫人,请允许我向您介绍一下这几位。”一把年纪的黑泽管家很恭敬地跪坐在我和那排老师中间。  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他对我是否有不满。  或者,也许是掩饰的比较好?  至少,一路上遇到的其他侍从都有明显的敌意。还是他们根本懒得掩饰?  我向他点点头,“麻烦你了。”  他从左边开始一个一个介绍:“第一位是山崎夫人,她负责教导您基本礼仪;第二位是水见夫人,她负责教导您茶道;第三位是中岛夫人,她负责教导您花道;第四位是宇多田夫人,她负责教导您音律。”  “从今天开始,每天由一位夫人为您上课,第五天您可以休息,请绯真夫人认真学习。”说完,管家向我们行了个礼,只留下了山崎夫人与我的两个侍女,与其他几位一起离开。  “绯真夫人,按贵族等级,我们这些中下等贵族是无法与四大贵族之首的朽木家相提并论的。您作为朽木家的家主夫人,出身于流魂街,希望您能好好学习我们教给您的东西,不丢朽木家的脸。”她一本正经地告诫我。  “是,我知道了。”我点点头。  “那么,今天就请绯真夫人练习跪坐吧。”一句话决定了我今天的坎坷。  我按照她的示范,跪坐在茶室里,不准移动,她也这样陪我跪了一天。  直到她离开,白哉回来,我仍旧跪坐在那里……  “绯真……绯真?”白哉见我没反应,走过来推推我。  我就像洋娃娃一样顺势倒在了地上。  “绯真?!”这下可把白哉吓到了。  “好吵~”我继续趴在地上向他抱怨。  白哉扶起我,“长老会的礼仪老师今天来了?”  “是啊~今天是山崎夫人的基本礼仪课:跪坐。”我靠在白哉的身上,满意地看到心合怒视我。可是又因为白哉的命令,她只能远远地站在一旁。  “刚才叫你怎么没反应?”白哉已经习惯我的懒了,搂着我问。  “哦~我在发呆啦~因为要一直跪着,很无聊呀~不过,脚好像麻掉了……”  发呆是我的强项,以前我也经常在上课的时候发呆,表面上看起来却很认真。  当然,没有被抓包也要归功于大学老师不爱点名回答的习惯啦~至少,自从我进了那个大学以来,碰到的都是不爱点名的老师……-_-|||  “脚麻了?我帮你揉揉。”他调整好我的姿势,让我靠在他的胸膛上,替我按摩……好舒服~“辛苦你了……”  “没什么啦~听说她们是长老会找来的以后,我就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不过,只要有白哉你在,面对任何刁难我都不会退缩的~”  “绯真……”  第二天,是水见夫人教的茶道。  出现的可不止她,还有那个在散步时见过的水见小姐。  心合是我的侍女,但是在水见小姐来了以后,她就完全丢下我,去服侍那位了。好像她才是她的主子一样……  看着水见家带来的侍从们轻蔑的眼神,我在内心做了鬼脸:想给我难堪?哼~你们还MADAMADADANE~这个世界上能伤害到我的只有白哉一个人……  静合倒是一直在我身边,不过因为她软弱的性格,也没什么用……  “绯真夫人,请先看一遍我的示范。”水见夫人从头给我示范了一遍。  “绯真夫人啊~下一次上课的时间正好是贵族小姐与夫人们的女子聚会呢~虽然您出身流魂街,不过既然嫁入了朽木家,也应当要参加吧?”  水见小姐,别以为你用扇子遮住了脸,我就看不见你的坏笑了。  “如果有空的话,我一定会前往的。”  整整一天就这样在虚伪地奉承中过去。  晚上,白哉处理公文,我向他汇报今天的学习。  “白哉~水见小姐邀请我参加贵族女子聚会呢~”  “那个啊……并没有规定一定要参加。不想去的话可以不去……”  “唔~白哉果然对我最好了~”我微笑,“不过,我要去~嘿嘿~不然就看不到精彩的好戏了~”  “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白哉走到我旁边用修长的手指戳戳我。  “讨厌~人家没有打什么坏主意呢~人家只是在想反击的方法啦~不能一直被欺负而不还手啊~”我捂着被戳到额头,说得义正词严,“啊~白哉~你在摸哪里……嗯~”白哉的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伸进了我的衣服里。  “工作完成,该休息了,夫人……”  第三天,轮到中岛夫人的花道课了。  “绯真夫人,花道讲究的是一种意境。学习花道对于我们贵族女子来说,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陶冶性情,使本身更显高贵气质。现在,请先插一盆花让我看看。”她推过来一大束各式各样的花、一把剪子、一只花盆。  我完全叫不出那些花的名字……  唉~只能靠感觉来了……  终于,我的处女作出炉了。  “绯真夫人的本性很活泼吧……”她看着我的作品,良久才给出评语……~囧~  “请多指教~”我向她一鞠躬。  傍晚,白哉一回来,就被我的作品给逗乐了,“这是你今天的学习成果吗?”他指着那盆花。  我蹲在角落画圈圈,“是啊……中岛夫人说我本性很活泼……”  “活泼很好啊~我就喜欢你那么活泼……”他摸摸我因为郁闷而低着的头,“就放在卧室里吧。”他一手拿起那盆花,一手牵起我,回房。  “白哉,你喜欢什么花?”  他停顿了一下,“桔梗。”  “桔梗?长什么样子?”  “就是这个。”他指着花盆中央鹤立鸡群的那朵紫色的花。  第四天,是宇多田夫人的音律课。  她没有教我认识琴弦,而是直接弹了一首曲子,然后让我重复一遍。  我不是天才,自然无法听一次就过耳不忘。  更何况,我根本不喜欢古典音乐……  于是,今天的成果就是,我的手臂上多了N条红痕。  夜晚来临,白哉趁我意乱情迷的时候脱下了我的衣服。  “绯真……”他轻抚那几条红痕。  “疼~”突然出现的刺痛,让我忍不住叫出声。  白哉起身离开,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只造型古朴简单的瓶子。  他轻轻执起我的手,然后从瓶子中倒出些液体,替我擦在伤口上。冰凉的感觉慢慢渗入我的肌肤,原本的疼痛随之消失。  “难为你了……”擦完药,他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你的身上,只能留下我的印记……”  悠悠的声音,却让我有抓狂的冲动……“白哉~”~囧~  “我要开动了……”  “啊~”  第五天,终于能休息了~  现在看来,这四个礼仪老师中除了中岛夫人没有表现出敌意、山崎夫人非常严格地要求我以外,其他两个……  “绯真夫人。”是管家黑泽龙太郎。  “有什么事吗?”  “夫人要不要喝茶?”  “喝茶?”  “是的,去茶室喝茶。”语气不强硬,却很有压力。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灵压?我好像从来没感觉到白哉的灵压嘛~不仅白哉,其他人的灵压我也都没感觉到过……难道是因为我没有灵力的关系?  收回思绪,“那就麻烦你了~”  跟着他来到茶室,一套茶具早已经摆在了那里。  他遣退了静合与心合,开始茶道表演……  一遍之后,他告退而出。  这个管家……  我看着他离开,在心底微笑。  又是一个学习周期。  因为我明天要参加那个女子聚会,山崎夫人决定先恶补我的行走姿势与待人接物的礼仪。  于是,我在茶室里来回走了一个上午,递出接收了一个下午……还好以前就习惯了演戏,难不倒我~  今天白哉回来的有些晚,不过有给我的礼物。  我用今天的“学习成果”接过来,打开,一件深紫色的振袖出现在我面前。  “都没送过什么礼物给你,今天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觉得挺适合你的,所以就买下了。”白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向我说着晚归的原因。  我翻到和服的腰带上,一朵独特的莲花印赫然入目。那印记是瀞灵廷最有名的衣铺:莲居的独家标志。  而莲居,在六番队到朽木家的相反方向……  这些是中岛夫人在教我花道的时候告诉我的,说是身为贵族,必须要知道的东西……-_-|||  “谢谢白哉~我好喜欢~”心里暖暖的,即使他只是把我当成了绯真也无所谓!  我在心底告诫自己。    「HOHO~白菜居然在冒冷汗呐~嘿嘿~白菜会突然想到送礼物,是有哪位高人指点过了吧?居然能让白菜开窍~佩服~」我躲在角落里偷笑。  「明天……快点到吧~好期待小紫惑的反击哟~」我向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虽然她看不见……  04贵族聚会  贵族女子聚会当日。  水见母女先来朽木家接我,然后一起前往聚会地点:四大贵族的四枫院家。陪着我一起去的,除了静合和心合以外,还有黑泽管家。  用他的话说是“为主人介绍各位贵族夫人与小姐,是管家的工作之一。此外,听从家主的命令,也是管家的工作之一。”  “欢迎光临四枫院家~”四枫院家的家主:四枫院夜一站在门口迎接我。  为什么说是我?明明还有水见母女呢~那是因为她接下来的表现……-_-|||  “哎呀呀~让四枫院的家主大人亲自迎接,真是受宠若惊啊……”先下车的水见夫人用扇子遮住“血盆大口”,骄傲地看着周围的其他贵族女性。  水见小姐也是遮着半张脸,抬头挺胸,好不高贵。  但是……夜一直接绕过她们来到我的面前,“绯真,可以叫你绯真吗?”  我点点头,“就连白哉您都是叫小弟的,当然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嘿嘿~欢迎你来四枫院家~”她拉住我的手,笑得不怀好意,然后凑到我的耳边轻声说:“白哉小弟那天晚上对你很温柔吧~”  “夜……夜一大人~”我的脸一定是“唰”得一下红了。  “呵呵~叫我夜一就好了~我们进去吧~”  走进茶室,一大堆的贵族女子与她们的侍从映入我的眼帘。  “各位,这位就是朽木家的家主夫人:朽木绯真。”夜一的介绍一出口,原本还比较嘈杂,至少一片嗡嗡声的茶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绯真夫人,请允许我来介绍一下在场的各位。”黑泽管家一本正经地站在我身旁。  “麻烦你了。”我微微点头。  N久之后,终于全部介绍完毕。  除了管家加重语气介绍的几位,我都没记住……-_-|||  “那么,就请绯真夫人为我们表演一下茶道吧。”被加重过的横川夫人与水见夫人在用眼神交流过以后,向我提出了第一个要求。  “恭敬不如从命。”我接过夜一递给我的茶具,开始表演……  在将碗递给今天的主人:夜一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水见母女以及其他数位夫人与小姐那扭曲的脸。  哈~想整我?没门~  幸亏以前因为好奇,在网上查过相关的资料,再加上那天黑泽管家的“示范”……  夜一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茶,然后将茶碗放下,眼神中透着赞赏。  “茶道表演过了,接下来的是音律。”横川夫人迅速收拾好表情,提出了第二个要求。  我环顾了一下,宇多田夫人果然不在。  难怪当时听黑泽管家介绍的时候,都没有听到呢~是什么原因导致她居然缺席?她应该是很期待我出丑的吧……  不过,音律啊……我对那些日本古典音乐真的没什么研究呢……  看着眼前的琴,我沉默。  “绯真的音律和花道都才刚学,教花道的中岛夫人不也说过,现在绯真还无法完美地表现花道的精神吗?音律也是一样的。你们诸位又有谁能在才上过一次课的情况下完美表现呢?”夜一开口为我解围。  “我们也没让她完美表现啊~只是表演一下而已嘛……”横川夫人不死心。  “很抱歉,花道我的确无法完美表现,音律也是……不过,如果一定要在这两个里挑选一样的话,我选择音律。有不好的地方,还请各位多多包涵。”我向她们欠了欠身,又向夜一表达了感谢,然后把手放在琴上,开始自弹自唱。  佯装冰冷的样子  其实有着比谁都火热的心  是个让人无法憎恨的家伙呢  早早出门的每天  你的笑颜还有温柔突然消失不见了  笨拙的我  你温柔的视线  将我包围  在这个世界上某个小小的角落里  感谢让我们邂逅的奇迹……  停下抚琴的手,我再次欠身。  一片安静。  “是在唱白哉小弟吧?”夜一不愧是瞬神,第一个反应过来。不过,MS没什么逻辑关系……-_-|||  “真的呢~和朽木大人好像啊……”  “是啊……听说朽木大人在面对夫人的时候就是那个样子的……好温柔~”  几个年轻的小姐开始切切私语。  “很抱歉,各位夫人小姐。绯真夫人必须回去了,我们就先告辞了。”黑泽管家向各位行了个礼,示意我可以离开了。  太棒了~我在心底欢呼。不过,表面上还是要伪装一下的~  我端庄地向她们行礼,“告辞。”  钻进马车的那刹那,一句话飘入了我的耳朵,“很好听的歌。”  我转过头,却只看见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害我还以为是幻听……-_-|||  回到朽木家,我独自一人坐在卧室门外的屋檐下。  看着瀞灵廷的蓝天,朵朵白云幻化来幻化去,变成了大熊和小熊。这是我休息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  “哟~怎么在发呆呀~”  “夜一?!聚会……”我吃惊地看着她,然后注意到她身边的那个身影,“这位是……”  “聚会?你这个主角都走了,聚会当然就散了咯~她是蜂梢绫,现在一直跟着我行动。”  蜂梢绫?那不就是砕蜂?!我仔细一看,的确呢~现在的轮廓比起我看到过的那张二番队队长的脸要柔和许多的说~  “你好。”我向她打招呼,不过可没希望她会睬我……  “你好。”吔?居然回答我了~  我瞥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晕,她的视线锁定的是夜一称赞的表情。  我就说嘛~她怎么会回我呢~都是因为夜一呀~  “呐~呐~今天你唱的那首歌是自己写的吗?”夜一好奇地问我。  “呃……算是吧……”要解释起来好麻烦的说……对不起了~原作者……  “写的好贴切呀~我就说他是个外冷内热的家伙吧~”夜一笑得很奸诈。  “夜一……”  “嗯?”  “那天……为什么……浦原队长……”  “哦~下药是吧?”  “嗯……”浦原的性格虽然恶劣,可也不是会无缘无故做这种事的人……  “是为了救你啦~”夜一坐到我旁边,砕蜂也跟着她从墙头下来,站在庭院里。  “因为你本身

[死神]白哉_樱の羽翼_派派小说.txt

[死神]白哉_樱の羽翼_派派小说.txt

上传者: 沙子墨
110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8-14 举报

简介:死神白哉同人

《[BLEACH死神]樱の羽翼》 作者:冰镇桜の熊熊 序:~PRELUDO~ 文案   两只玩具熊导致的二次穿越。   第一次穿越:因为作者的恶趣味,主角有一身彪悍的灵压,却只有五年的寿命外加一副虚弱的身体   结果:作者被玩具熊困在忏罪宫反省。作为赎罪,要在忏罪宫里完成主角的所有幸福生活后才能被释放。   第二次穿越:因为作者的不甘心,主角被流放到了流魂街。作为补偿,主角保留了一身彪悍的灵压……不 过,使用起来不怎么灵活……   结果:作者被延长刑期,忏罪宫多了一个传说。   每当没有月光的夜晚,忏罪宫里都会传来一声凄厉地哀号响彻尸魂界……“啊~为什么又没有月光!”   人们都在传说,忏罪宫里的这个“东西”是要靠月光才能活下去的。   其实,事实也与人们的猜测差不多。差别只在于,需要月光补充能量的不是被关的那个“东西”,而是它 随身携带的那台LENOVO锋行。   「仅限月光能发电」   没有月光→不能更新→会被怨念→刑期延长。   它的说法是:原本它自己装的太阳能发电系统和原配的电池板被拆掉了……尸魂界不用电,忏罪宫更不用 电……所以,就算有电源线也没有用……T_T……   传闻的存在,困扰着中央四十六室。但是,不论是隐密机动队还是王属特务都无法查明真相……   废话!看不到人,没有灵压,只有说话声,找得到才奇怪呢~就算它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只会穿过它 而已……   可怜它还好没有灵力,不会肚子饿……这是它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地方……哦不~还有一个……至少在有 月光的时候可以上网~而且,忏罪宫绝对安静、安全!   表问偶为什么在那种地方能够有网络……   因为,偶坚信:中国电信,无处不在!向尸魂界进发~Let’s Go~ 引子   有一个女孩子,她不喜欢与人交流。   但是,作为一个正常人——至少表面上来看是正常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定会与其他人产生交流。   她认为,无论是谁都会有私心,有了私心就一定会有背叛。她不想被背叛,让自己的心受到伤害。所以, 她将真正的自己掩藏在面具下。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包括了她的父母亲人、死党好友,她都带着面具。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到安全。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惟有在她的玩具熊面前,她才会脱下面具,显示出真正的自己。   她相信,只有她的熊熊们不会背叛她。   这天,她正在做着每天睡前必做的事情——与玩具熊们对话。   “呐~大熊、小熊~《BLEACH》里的魂好好玩哦~可惜你们都不是改造魂魄……不过,不要伤心啦 ~我最喜欢的还是你们哦~即使你们都不能跟我说话……”   抱住,蹭两下,“虽然你们不是那什么名牌泰迪熊,但是你们的质量也很好吔~软软的,冬天的时候最温 暖了……啊~说到冬天,我又想起了那个人……不对,他应该不是人了……死人吗?不知道要怎么算啊~为什 么他会那么冷呢?一出来就觉得好像是冬天了……虽然还没看完《BLEACH》,不过同人我还是看过不少 的,真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子……”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07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