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话幻想的起源.pdf

童话幻想的起源.pdf

童话幻想的起源.pdf

上传者: little没精神 2011-08-11 评分1 评论0 下载16 收藏0 阅读量534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童话幻想的起源pdf》,可适用于外语学习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浙江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年第期童话幻想的起源玉燕‘金当我把童话幻想的起源问题提到研究日程上来,就意味着试图从发生学的角度,试图通过童话幻想的最初心理发符等。

浙江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年第期童话幻想的起源玉燕‘金当我把童话幻想的起源问题提到研究日程上来,就意味着试图从发生学的角度,试图通过童话幻想的最初心理发生过程去认识童话幻想。自从皮亚杰创立“认识发生论以后,已经没有人怀疑“有必要研究认识的起源”了,普遍相信“对认识的心理发生的研究是进行认识论分析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问题”。他的学说给予我以方法论的启示只有懂得起源才能认识本质,对于认识童话幻想来说也是如此一代又一代的人类学家经心寸一些未开化的土著部族的实地考察确定童话出现在原始社会马林诺夫斯荃在《巫术科学宗教与神话》中,将童话与传说、神话并列为原始社会的三种故事形式,它们只有不同的功能“第一类是说来消遣的,第二类是说得认真而且满足社会野心的,则第三类便不只看作真的,且是崇敬而神圣的。”他的文化功能说,的确抓住和体现了童话、传说和神话的某种夕嘟特征,但是却不能解决童话幻想的产生间题。直到列维‘布留尔的“原始思维”学说和荣格的“原始心理”学说提出以后,我们才有可能去考察童话幻想是如何在原始社会发生的列维布留尔的划时代贡献在于化绍寸原始思维的解释,指出这是与一定社会生活类型相联系的思维类型和思维结构,它有特殊的思维规律和形式。他的阐述精辟而明晰,荣格接受了他的理论影响,以进一步对原始心理作出了研究。从原始思维和原始心枉中我们可瓶寻到童话幻想发生的郭迩。最初,童话幻想起于原始人对夕嘟周围世界茫然无知的心理状态。斯宾诺莎说过“一个想象就是一个观念,这观念表示人的身体现时的情状,而不表示夕嚼物体的性质,并且表示得模糊而不清晰。’心」同样的,童话幻想也并不说明周围世界的性质,它在原始人根本不具备说明世界的能力时即可发生,它只与原始人的心理状态有关。由于对周围世界的茫然无知,两种心理感觉都会在原始人心灵中产生,一种就是列维布留尔所描述的神秘感,另一种就是荣格所描述的认同感。正如列维布留尔所说的那样“原始人的知觉根本上是神秘的,这是因为构成原始人的任何知觉的必不可缺的因素的集体表象具有神秘的性质。’心〕在原始人眼中,周围一切事物都具有神秘的性质和力量,因为他们对一切都不了解,对一切都不可能科学地认识,因此,一切都是神秘的。鸟儿为什么会飞,鱼儿为什么会游,青草为什么会时枯时荣,树木为什么会花开花落,天气为什么冷暖交替,为什么会有刮风下雨、闪电雷鸣,原始人都不知道,只是觉得神秘。同时,他们对自身生老病死的生命现象也茫然无知,产生一种恐惧感。原始人有他们特有的思维方式,即感觉到人类的生命现象与周围的事物之间存在着各种神秘的联系,周围的事物在支配着、影响着人的生命,认为自身的生老病死是某些事物产生神秘作用的结果,是通过某些神秘的方式、神秘的途径进行渗透的结果。这种思维方式被列维布留尔命名为“互渗透”。这样,在原始人看来,周围的许多物体是有灵性的、神圣的东西,具有超自然的力量,从而形成拜物的感情倾向。当原始人赋予周围事物以超自然属性的时候,他们其实就是在作童话幻想。也就是说,原始人对周围事物的虚幻的心理反映,是今天被称为童话幻想的最初形式。或者说,原始人对周围事物的心理感觉,经过了长期的进化、文学的冶炼、研究者们的归纳,才出现童话幻想这一术语。作为童话来说,它与神话、传说的幻想实质是相同的都是关于超自然力的幻想,但具体体现却不同。在传说中,这种超自然力量体现在英雄的身上在神话中,体现在神的身上而在童话中则体现在各种各样的主人公身上,并不限于神和英雄,更多的主人公是有灵性的动物、植物和无生物。而英雄出现在神的后面,神是拜神教的产物,拜神教出现在拜物教的后面。在神灵观念尚未明确之前,原始人才会把某些特定物体当作具体意志的物体而加以崇拜,随着人们抽象概括能力的增长,从物体或身躯明确分开来的神灵观念逐渐产生,这时,人们崇拜的对象才不再是物体本身,而是以为主宰这些物体的精神实体,即神灵。可见,最早的超自然力的幻想属于童话范畴,童话幻想是人类最初的幻想,它先于神话幻想而发生。我们再来看看原始人对周围世界的认同感。荣格指出“这种经过心灵动向的投影而带来的认同意为把自己看作和某人是同一体行为创造了一个世界,人不但在心理上,而且在形体上都包容在这个世界里,和世界融为一体。他不是世界的主宰,而是其中的一部分。”这就是说,在原始人的心理感觉上是物我不分、万物一体的,并不认为人与动物、植物、无生物完全属于不同的类别,而认为是同一的,甚至是共生的,物即是人,人即是物,物可以同时是人,人也可以同时是物,相互之间的属性在通过各种方式神秘地互渗着。这样一种思维当然是童话幻想的本源,因为童话幻想就是打破人与动物、植物、无生物之间的界限的想象,对于原始人来说,不存在什么打破的问题,而是本来就认为如此不是他们的有意识的想象,而是他们感知世界的特殊方式。这种认同感、同一感、共生感,也是童话拟人化幻想的最初来源。原始人通过心灵投射活动随时随地会赋予周围事物以人的属性,这样,在原始社会里,一切事物都染上了人类精神的因素,在原始人的心理内涵中都会被拟人化。开始完全是无意识的,后来就渐渐形成“由己及物”的推想方式,正如休漠所说的那样“人类有一个普遍的趋向,就是将所有的生物都认为和他们一样,而把他们所熟知的性质推想到它们身上。’,〕这种推想方式的结果就是拟人化,给无生命的东西以生命,给无人格的东西以人格,从而构成童话幻想的主要特征。在原始人的思维领域中,梦几乎与周围的外部世界、自身的生命现象占有同等重要的位置也因为其不可知而感到神秘,也把它纳入具有同一性的感觉世界之中。而梦的独特色彩又使他们产生新的崇拜和信仰弗洛伊德在《梦的解释》中说道“构成梦的所有材料得自于经验,这些材料被再生或记忆在梦中这一点至少可以被接受为无可争议的事实。”诚然,梦对经验的再生或记忆是支离破碎、变化莫测的,已经发生荒诞的变异和经过离奇的组合因此,梦实际上是生活经验的幻想式的心理反映,然而,原始人却把它当作真实的存在,把它当作未来的预兆、引、警告,深信不疑,视为神圣的指路明灯。当神灵观念确立以后,又把梦作为神明和精灵与人类联系的途径、方法、内容,我们中国人称之谓“托梦”。梦中事物的荒诞变异和离奇组合,就成为童话变形幻想的基础之一,做梦就成为进入童话幻想境界的方式。综上所述,最初的童话幻想是原始人处于对周围世界、对自身生命现象、对梦茫然无知的情况下发生的,他们对周围事物有着神秘的感觉和认同的感觉,从而赋予周围事物以灵性和人性的色彩,他们用互渗的思维方法将周围事物与人的生命现象神秘地联系起来,把人与外部事物视为一体,把荒诞的梦与起初真实的存在视为一体。因此,最初的童话幻想与其说是意识的,倒不如说是无意识的,而其成长和发展则要靠意识的力量。到了比较晚期的原始社会,图腾的标志、禁忌的风俗,渐渐地形成。它们都建立在原始拜物的基础上。原始人们由拜物而进一步把某种动物、植物或无生物作为自己氏族和部落的图腾标志,认其为自己的祖先。当他们认为某些事物是神秘力量的来源或具有神秘力量来源的传导作用时,就会产生畏惧心理,把它们作为禁忌的对象,严禁触犯它们。图腾和禁忌的产生,表明原始人已经开始寻求保护自身的方法,他们的原始思维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显然与前一阶段由于茫然无知而产生恐惧及认同的感觉、产生心灵投射式的幻想不同,带着明显的意识性。他们意认侄应该借用某些动植物的力量来为自己壮胆,意识到可以通过不去触犯某些事物来避免灾难,虽然这些是毫无现实实现可能性的幻想,但是却已经是有目的、有企图的幻想。图腾和禁忌,都是童话幻想的结晶,都是童话幻想的对象,也都成为童话幻想的载体。图腾动物实际上是最初的童话形象,其特征是灵性、人性、物性三者的融合,这种特征由于其符合审美性而固定为童话形象的传统。至于禁忌,温德特说捌良清荤“禁忌只不过是一种存在于禁忌物体内的‘对魔鬼力量的恐惧’之实体化罢了,,‘〕禁忌的对象实际上就成为魔鬼的化身,具有魔法的力量,当然也是最初的童话形象能够体现魔法的形象,而魔法也变成童话幻想的专利品。当积象了一定的生活经验,唤起了理性求知欲以后,原始人的原始思维就从图腾和禁忌的阶段到达万物有灵的阶段。万物有灵是一种思想,也是一种信仰,是原始人对自身及周围事物浑然一体的感觉所作出的解释,认为一定有一种构成人和天下万物的生命及精神的东西存在着。在中国,这个生命的本源被称为“精气”。《易系辞上脱“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晋干宝《搜神祀卷六》说道“妖怪者,盖精气之依物者也。气乱于中,物变于外。”中国的“精气说”和“妖怪说”非常符合克雷特在《印度尼西亚的万物有灵论》中归纳的两个连续的发展阶段“一个是,人格化的灵被认为是赋予每个人和每个物动物、植物、园石、星球、武器、用具,等等,使他它们有灵性另一个阶段在这一个之先,那时还没有进行人格化,那时,好象有一个能够到处渗透的弥漫的本质,一种遍及宇宙的广布的力量在使人和物有灵性,对人和物发生作用并赋予他它们以生命。”囚这两个阶段可称为“精灵说”和“万物有灵说”,或者’‘万物有灵论”和“前万物有灵论”。中国的“精气说”最初只是确认天地之间有生命的本源精气存在,后来发展成“妖怪说”,服胃精气依附在物体上就成妖怪,即已经赋予各种存在物和客体以人格化的灵性。妖怪原有的属性与人格化、灵性融合一刊本,构成中国最早的童话形象的特征。中国的妖怪即是西方的精灵。精气说产生妖怪说,即如万物有灵说产生精灵说一样。妖怪之成为中国最早的童话形象,即如精灵成为西方最早的童话形象一样。不过,中国的妖怪特别发达,其名目之多,其形象之丰,非西方能比,尤其是妖怪自身属性一物性之鲜明,亦非西方能比。在晋代张华所撰的《博物志,卷三》中描述了一个越地冶鸟的形象,集图腾动物、禁忌对象、妖怪于一身,足以证明我在上面月滋的最初的童话幻想经历的历程越地深山有鸟如鸿,青色,名曰“冶鸟”。穿大树作巢如升器,其户口径数寸,周饰以土圣,赤白相次,将如射侯。伐木见此树,即避之去或夜冥,人不见鸟鸟亦知人不见己也,鸣曰咄咄上去,明日便宜急上树去,鸣日咄咄下去,明日便宜急下,若使去但言笑而不已者,可止伐也。若有秽恶及犯其止者,则虎通夕来守,人不知者即害人。此鸟白日见其形,鸟也,夜听其鸣,人也。时观乐便作人悲喜,形长三尺,涧中取石蟹就人火间炙之,不可犯也。越人谓此鸟为越祝之祖。冶鸟是越祝之祖,又不可犯,显然带着远古时代图腾崇拜的印痕和禁忌的色彩,同时,它已是一个精灵形象,是山的精灵中国的山妖,掌管着树木砍伐的权威,善于变化,夜里会发出人声,听音乐时会象人一样动情而或悲或喜,会变成三尺长的人到人间去找火烧石蟹吃。这位人鸟互变、三位一体的精灵形象,作巢于树,守护山林、作弄人类,指挥山虎,喜欢音乐,感情丰富,嗜食石蟹,是一个审美内涵极丰富的童话形象集中了原始人童话幻想的方方面面。这个形象经过历代文人记载以后,得到不断的流传和发展中国的“精气说”不但解释了妖怪的来源,而且揭示了所谓的“变形原理”精气在内部运动,物体的外形就会发生变化,精气从这一物体转到另一物体,这一物体就会变成另一物体。这与原始人在梦中所见的“变形现象”一拍即合,对变形的存在真实性深信不疑,兴趣也越来越强,对变形的幻想也越来越丰富所以,最早的童话都有变形的基因,形成变形的审美模式,基于形象的变异性会产生强烈的审美效果。前面所举的越地冶鸟就是一个具有变形能力的形象,而在《山海经》中则早就记载过四个变形再生的故事炎帝之女女娃溺死东海后变成衔石填海的精卫鸟炎帝的另一个女儿女尸死后化为可以使人服后媚于人的二草,追赶太阳的夸父渴死后把自己的手杖变成桃林为人解渴与夭帝争雄的刑天被断头后把双乳变成双目,把肚脐变成嘴巴,依然挥舞干戈。这四则故事一直被称为神话,其实,也可以称为童话,因为它们是变形童话之祖,对后代童话发生了很大的影响。理性的求知欲不但使原始人确立万物有灵和精灵的信仰,而且使他们产生解释自然现象的愿望和欲求,进入了神话幻想的阶段,把他们所认识的自然现象作为人格化的神。神话幻想意味着原始思维向更高的思维类型过渡,整个世界在原始人心中,不再是浑沌一片,而有了体现威力的、应该敬奉的主宰,人与物之间、物与物之间的神秘互渗也不再直接发生,而间接地通过神来实现,神变成了超自然力的化身、神秘互渗的中介。与无边无际的漫游于天下万物的童话幻想相比,神话幻想无疑具有集中性,忙其集中,原始人才有明确的精神寄托的对象,神才有权威性、庄严性,才凝聚着原始人的愿望,才成为原始人的信仰和宗教,这些色彩都是童话幻想所没有的神话幻想显然已经不同于童话幻想,是原始思维向一个新的更高的方向发展的结果,是原始思维新阶段的产物。但是,童话幻想的基因已经深深地植根于神话幻想,同时,也渐渐地湮没在神话幻想之中被神话幻想所掩盖由神话幻想所建立起来的神话系统是如此强大致使后人只知古有神话,而不知古有童话。只有精细的学者,象本文开头提到的马林诺夫斯基,才将神话和童话区分开来,列维布留尔也极为明确地并列提到神话和童话,指出“那些通过神话和童话世代相传的集体表象”,会引发原始人的“情感浪潮”。〔」中国的神话学者袁坷也提出包括童话在内的广义的神话概念。如果作个比喻的话,那么,在神话出现以后,童话幻想就仿佛是隐藏在神话幻想中的一个不易觉察的默默无言的精灵,却得到了培育和滋润。当神话日渐衰微以后,这个精灵依然存在,孕育出童话,因此,有些学者误以为童话是神话的渣滓,岂不知这正是童话幻想的回归。在回归以前,童话幻想已经经历了一段长长的历程,而在神话中的寄身是它值得怀念的一段岁月也许实际的例子更能说明神话幻想的进化和童话幻想的回归,这里试举一例。《山海经海夕日匕经》记道“钟山之神曰烛阴,视为昼,膜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狡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这位名叫烛阴的自然神,竟然既掌管时间,又掌管季节、天气,既起太阳神的作用,又起四季神的作用,还起风神的作用,但却不称为太阳神、四季神、风神,而称为山神,可见,它由山精脱胎而来,尚未被赋予单一的神力。其神性的基础和出发点则是人性,根据人对昼夜、冬夏的器官感觉推断而来,通过用人的主观行为解释客观现象来造就神,拟人化和超自然力的结合变成了神化。而其形体更有综合的特点,是图腾动物和人的混合再加上夸张而成,这条长着人面、身子长干里的红色巨龙,既残留着原始人世代积累起来的图腾崇拜的信仰,又注入了新的神灵祟拜的信仰。当这些信仰消失以后,它的形象也随之发生变化。在晋郭璞的《玄中记》中己道“北方有钟山焉,山上有石首如人首左目为日,右目为月开左目为昼,开右目为夜,开口为春夏,闭口为秋冬。”长着人面的巨龙,已经演变成一块象人面的石头,当然不再具有神的威严,却具有童话般的奇异的意趣,神话的外壳蜕去后,童话幻想的精灵跳了出来。正因为神话对童话幻想起到了保存和培育的作用,所以我们今天才可能到神话的殿堂中去探寻童话的踪迹。曾经有人把神话称为“永远扯不完的松紧带”,什么人都可以扯上一段为自己所用,那么,通过对童话幻想发生起源的考察,我们也完全有理由从这根松紧带上扯下一段为童话所用了,不过,那的确有物归原主的意味在内。注释〔〕转引自《西方思想宝库》第页,吉林人民出版社年版。〕〕列维布留尔《原始思维》第页、页、页,商务印书馆年版。〕荣椒探索心灵奥秘的现代人》第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年版。〔〕〔〕弗洛伊拟图腾与禁忌》第”页、页,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年版。责任编样陈顺宣浙江师大比较文学研究中心成立暨首届研讨会在我校举行年月日,浙江师大比较文学研究中心成立大会暨首届研讨会在我校举行。来自上海、杭州等地的专家、学者贾植芳、夏仲翼、谢天振、万莹华、盛子潮等亲临大会表示祝贺,乐黛云、章培恒、孙景尧先生及有关单位发来贺信贺电该研究中心由中文、外语两系十余位在教学科研上崭露头角并有志于比较文学研究的宵年学者组成。主任阮向阳,副主任杜卫、梅新林,秘书长赵光育。大会共收到十余篇论文,论文涉及中西诗学、中夕陕学关系、跨学科和翻译研究论文有杜卫的《中西比较文学中的阐发研究》,陈力强的《参照文化中西诗歌中的“原型”比较》,陈兴伟的《意识论与格式塔》,阮忆的《影响与接受》,汪亚明的《生命挣扎的绝叫与生命洪流的奔泻》,梅新林的《外国文学译介与现代新文学建设》,陈晓云的《中西电影形态与功能的差异》。在下午举行的首届研讨会上,与会的专家学者围绕“比较文学与中夕陕化交流”,以中外文学的影响研究为焦点展开了热烈讨论。浙师大比较文学研究中心的成立,对于促进师大比较文学研究和教学、提高科研水平,推动文学研究思维方式和批评方法的转变无疑具有特殊意义秋敏山人

职业精品

办公室及车间人员考勤制度暂行管理办法.doc

公司考勤管理制度-关于公司考勤-全勤奖-事假-病假-婚假等各项事宜的详细规定。.doc

小公司企业实用考勤制度.doc

公文收发及管理制度.doc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精彩专题

相关资料换一换

资料评价:

/ 4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