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本的山海经图_关天_怪奇鸟兽图卷_的解说.pdf

日本的山海经图_关天_怪奇鸟兽图卷_的解说.pdf

日本的山海经图_关天_怪奇鸟兽图卷_的解说.pdf

上传者: little没精神 2011-08-11 评分1 评论0 下载198 收藏0 阅读量726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日本的山海经图_关天_怪奇鸟兽图卷_的解说pdf》,可适用于外语学习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日本的山海经图关于《怪奇鸟兽图卷》的解说【日伊藤清司王汝澜译内容提要《山海经》在奈良时代相当于中国的唐代已传入日本,在江户时代相当于中国的明、清时代符等。

日本的山海经图关于《怪奇鸟兽图卷》的解说【日伊藤清司王汝澜译内容提要《山海经》在奈良时代相当于中国的唐代已传入日本,在江户时代相当于中国的明、清时代出版了《怪奇鸟兽图卷。此书绘图作者不详,收有以清代山海经图为底本,加以描摹,施以色彩的山海经图共幅。关键词山海经怪奇鸟兽图卷在江户时代,一位有绘画素养的人画了一部奇妙的画卷。这部传世的手绘画卷题为《怪奇鸟兽图卷》图一。其中有种形态各异的鸟兽相继登场。作者身世不明,但可以断言,这些怪兽奇鸟的来源都是中国大陆,都是江户时代人们从未目睹过的怪异鸟兽。其中的多数曾见于中国的《山海经》。《山海经》的成书远远早于江户时代。它是古代中图一日本《怪奇鸟兽图卷》封面局部国的一种地理志,其中载有栖息于各地山川的奇形怪状的诸神与妖怪。《山海经》成书于何时,尚无定论,可能最迟在战国时代已具原形,至前汉末,已成为具备完整形态的、传世的《山海经》了。据说在此书中,曾有称为《山海图》的妖怪类图画。至于文与画的关系,一种意见认为是图的解说,即先有《山海图》,《山海经》是其图画的说明。另一种意见是附图说,即与前一说相反,认为先有《山海经》,图画的依据乃是经文。文先于画,还是画先于文,尚未解决。但无论如何,在相当于日本古代国家形成期的六朝时代,《山海经》已有图画,郭璞所著《山海经图赞》的存在,可为明证。而令人遗憾的是,此书中的图画并未流传下来,当时的图画是何种形态,已无从了解。《山海经》在奈良时代或更早便传人日本。在奈良市内长屋王邸迹出土的约为天平年间的木简中,有“山海经日大”字样,其背面有墨书的《山海经》经文的片段。由此可知,当时确有一部分人阅读过《山海经》。不仅如此,有学者认为,当时此书有可能作为编纂风土记一类书的参考或者,担任遣唐使的官员及其同行者们前往陌生的中国大陆时,曾把它作为导游的读物。日本的山海经图然而,在其诞生地中国,《山海经》却长期为读书人所忽视,甚至被贴上荒唐无稽之书的标签,很少有人阅读,而长眠于书库之中。可能因此,在日本,与其他从大陆传来的书籍相比,几乎未被提及。及至明代以后,中国学者中才有人注意到此书的价值,加以详注,并配上图画印刷出版。此书在我国里巷之间也颇受欢迎,在江户时代,和刻本的《山海经》日本出的木板书问世,甚至出版了仿制的《和制山海经》,即面向好事者的伪书,并附有图画。名为《怪奇鸟兽图卷》之画卷,可能是在江户时代这一背景下产生的。所绘鸟兽类多为想像上之存在,在动物学的分类上,无多大意义。按此图卷之分类,属于鸟类的种,属于兽类的种图二。在这些怪异鸟兽中,除二成之外,大部分与《山海经》之绘画一致。无须重申,清代问世之图并非古已有之的绘画。这些绘画曾以何种媒体为依据,并不清楚,很可能有些古代的印象传至明、清而图像化了。可以认为,大部分是明代或清代有绘画素养的人,读了《山海经》的经文而凭想象绘制的。另一方面,与其说是日本的有识者读了《山海经》的经文推测而绘,不如说可能是以清代问世的《山海经》图为底本,加以描摹,施以色彩的图三。绘画相当细致,每图皆有墨书的怪异鸟兽名称,并附有草书的简短说明。其说明大概是从《山海经》及其他书刊的有关记事摘录的。中国清代出版的《山海经》绘画中,有相当多的蛇、晰蝎等爬虫类及以鱼类水栖动物为基础的妖怪。而此图卷中,除二三龙蛇外,几乎无上述内容。作者可能因此名之为《怪奇鸟兽图卷》。此《怪奇鸟兽图卷》主要模仿了清代的《山海经》绘画,但并未全部摹绘。与清代《山海经广注》及《山海经存》所附怪鸟异兽相比,不超过其半数,可能是从上述书刊适当选用的但基于何种图二日本《怪奇鸟兽图卷》验虞局部图三日本《怪奇鸟兽图卷》亮筷局部中匈降史衰如年第期观点选择的,则不甚明了。从图卷之解说词内容看,决非学问之作,但也不能视为全凭兴趣而选了一些奇特之物。所未录用的鸟兽之中,也有不少奇形怪状的。现行本《山海经》中未登场的怪鸟奇兽之画,在此图卷中收有十余种。如臀膏、白泽、福禄、酋耳、天犬等。这些鸟兽并非作者读了文献而凭想象所绘,很可能是以某些绘画为底本而绘制的。其中,也许包括了曾见于六朝以前乃至汉末以前的古《山海经》中,而未载人现在《山海经》的、有关所谓佚文之绘画。倘若如此,此图卷则可称为珍贵资料了。如上所述,此图卷之主要依据是《山海经》。然而,把各图与经文仔细比较,则有相当的差异。尤其是解说词。例如“阳山有神蛇,名曰夫库依”,而《山海经》称“太华之山,有蛇,名曰肥谴”。图卷称其栖息处为阳山,当是依据晋代郭璞注“汤之时,此蛇见于阳山之下”,而误记为蟹缝,并读为夫库伊。肥谴乃正确名称,其同名同类的肥随的栖息地是源于浑夕山的嚣水河,而非太华山。据此,就容易理解了。些鼠的解说词是“在夫库山,有名为志搜之鸟”,《山海经》中则为构状山。构字应为构字、伏字应为状字之误写或误读。稿的解说词是“出现时,其国多主”,显然文句有漏写之处。假如是认真读过《山海经》而写的,至少会避免此类错误。此外,也有几则怪异鸟兽解说词是现行《山海经》文本中所没有的。由此想象,怪鸟奇兽之绘画,在江户时代当已问世,此图卷之作者把它摹写下来了。我对于江户时代的绘画,知之甚少。此书作者生于江户时代的哪一阶段,是何许人物,全然不明。此人似乎汉文造诣不深,而且不善思考,如上述之例。解说词中有不少明显的错误与误读。如把膏膏读为“构库了”,尚可理解而把毕方鸟栖息的章峨山误为卑方栖息的义肖山,相柳图四误读为“搜摇库”,拂拂所在之袅阳国误写为东阳国等,则值得考虑了。这是作者的图四日本《怪奇鸟兽图卷》相柳局部疏忽呢,还是作者对于反复摹写中产生严重错误的书刊,未加审订而依样摹写的呢按柳田国男的解释,所谓妖怪,乃是已失却神威的诸神的沦落形态。从,隆奇鸟兽图卷》之内容推测,作者似为好事者。所载录的鸟兽之多数,大体为柳田所谓妖怪之类,或视为珍奇鸟兽而乘兴录之。作为其底本的《山海经》的怪鸟奇兽,大多如前所述,成为各地镇守山月之鬼神,即“地方诸神”而为当地人所敬畏,成为信仰与祭祀的对象。这些神灵,随着时代推移,也有荣枯盛衰,形态异常的怪异诸神逐渐淡化。落魄的它们常出没于乡里,以变态为武器,专门威吓世人而沦为所谓妖怪了。不然,也可以改变它们的奇怪外貌,转化为人的形态而享受大众的祭祀了。然而,其中也有例外。有的鸟兽正因其怪异形态,而升华为颇为神圣的存在。最有代表性的是被奉为四神、四灵的龙和麒麟。它们很早就成为皇帝的象征。无比神圣的龙有九似,即头似驼,角似鹿,爪似鹰,身体的各部位由九种鸟兽虫鱼合成,是无与伦比的奇形怪状的存在。麒麟也一样,体似璋,尾似牛,头上有一角,也是奇怪的合成兽。比翼鸟与龙马也属于这个范畴。中国的怪鸟奇兽呈两极分化状态,一方面是日本的山海经图狰狞的妖怪,另一方面则是灵鸟瑞兽。如上所述,《山海经》在千数百年前已传入日本,并有人阅读。降至近代,又有日本刻本流布,乃至出版了,隆奇鸟兽图卷》。但所绘鸟兽多局限于趣味性绘画的范围,在日本社会文化中并未扎根。其原因不能简单作答。总之,可能由于中国的妖怪,乃是由鸟兽鱼虫构成身体各部位而存在的复杂的合成动物。中国人爱好人工修饰之物,日本人的气质则安于淡泊,其文化的差异,在两国的妖怪中也可见一斑。中国的妖怪未能在日本社会文化中扎根,但也有例外,如九尾狐。此妖怪不仅迷惑过中国帝王,也曾化作名为玉藻前的美女,使日本的鸟羽帝陷于苦恼。结果它在东方的下野之国杨木县的那须野原野被杀。这就是流传至今的杀生石传说。妖怪类原本是在民间俗信中保存下来的,因此,有关的文字与荒唐绘画之输入,当然不会在日本社会中深深扎根了。其结果是,有些读书人与为政者接受了来自中国的祥瑞思想,惟独与此有关的龙凤之类的瑞兽、灵鸟也就在日本社会保存下来了。那末,中国人所敬畏的怪神与出没于里巷的妖怪,是否从未传入日本,或不曾长期流传呢决非如此,来自大陆的怪神与妖怪确存在于日本。在谈到它是何等存在之前,要先交代一点。此,怪奇鸟兽图卷》之主要底本《山海经》中的怪鸟奇兽,或此图卷所采录的、其他古文献中登场的怪鸟奇兽,不过是实际存在于各地的怪神、妖怪中的极少部分。无缘托于文人之笔或载于文献而存在于民间的却是无数的。那些怪神妖怪们不是通过《山海经》,而是通过大陆与日本的时断时续的人员往来,以及不见于记录的文化交流传人日本的,应为数不少。如载于《古事记》、《日本书纪》的多头多尾八股大蛇,即其一例。故事、传说及里巷杂谈中出现的独眼一足妖怪,或长颈妖隆,也是例证。“切舌雀”故事中贪心的老太婆背着的大柳条箱中有不少妖怪。如果调查一下它们的户籍,会怎么样呢其原籍在中国的,肯定不限于一目小僧和长脖妖怪吧。《怪奇鸟兽图卷》纵厘米,长米,是成城大学图书馆的藏品。在施彩的各画上部,有草体墨书的名称及解说词。虽尚无确证,执画笔者与墨书解说词者,当为同一人。有关解说词之解读,由成城大学民俗学研究所研究员矶部洋子负责。各图之解说是在原解说词的基础上,加以敷陈、正误,并力求附上原解说词之出典。出于《山海经》的,则在文末附上篇名,如《西山经一》是《西次一经》之略。出典在《山海经》以外的,也尽可能附上出处涉及过多的,则举代表性书名。一些太简单的解说词,由于检索困难,就难于写明出处了。作为此,怪奇鸟兽图卷》之绘画参考,载人了清代汪级的《山海经存》全九卷之图。汪级长于绘画,是景德镇官窑陶瓷的绘画工匠。在《山海经存》的绘画之外,为了比较参考,还载人了若干汉代考古学遗物上的有关绘画。最后,在郭璞理应见过的《山海经图》之外,还存在若干同类的山海经图。关于这一点,可参照中国社会科学院马昌仪教授著的《古本山海经图说》山东画报出版社,年。再者,在江户时代,此《怪奇鸟兽图卷》之外,也可能有同样的画集。如果由于本图卷之复印刊行,有众多读者,进而发现埋没至今的同类图书,当为望外之喜。本文作者为日本《怪奇鸟兽图卷文唱堂株式会社年版所撰前言。此文副题为作者原题,现在的题目为马昌仪所拟。日本的山海经图狰狞的妖怪,另一方面则是灵鸟瑞兽。如上所述,《山海经》在千数百年前已传入日本,并有人阅读。降至近代,又有日本刻本流布,乃至出版了,隆奇鸟兽图卷》。但所绘鸟兽多局限于趣味性绘画的范围,在日本社会文化中并未扎根。其原因不能简单作答。总之,可能由于中国的妖怪,乃是由鸟兽鱼虫构成身体各部位而存在的复杂的合成动物。中国人爱好人工修饰之物,日本人的气质则安于淡泊,其文化的差异,在两国的妖怪中也可见一斑。中国的妖怪未能在日本社会文化中扎根,但也有例外,如九尾狐。此妖怪不仅迷惑过中国帝王,也曾化作名为玉藻前的美女,使日本的鸟羽帝陷于苦恼。结果它在东方的下野之国杨木县的那须野原野被杀。这就是流传至今的杀生石传说。妖怪类原本是在民间俗信中保存下来的,因此,有关的文字与荒唐绘画之输入,当然不会在日本社会中深深扎根了。其结果是,有些读书人与为政者接受了来自中国的祥瑞思想,惟独与此有关的龙凤之类的瑞兽、灵鸟也就在日本社会保存下来了。那末,中国人所敬畏的怪神与出没于里巷的妖怪,是否从未传入日本,或不曾长期流传呢决非如此,来自大陆的怪神与妖怪确存在于日本。在谈到它是何等存在之前,要先交代一点。此,怪奇鸟兽图卷》之主要底本《山海经》中的怪鸟奇兽,或此图卷所采录的、其他古文献中登场的怪鸟奇兽,不过是实际存在于各地的怪神、妖怪中的极少部分。无缘托于文人之笔或载于文献而存在于民间的却是无数的。那些怪神妖怪们不是通过《山海经》,而是通过大陆与日本的时断时续的人员往来,以及不见于记录的文化交流传人日本的,应为数不少。如载于《古事记》、《日本书纪》的多头多尾八股大蛇,即其一例。故事、传说及里巷杂谈中出现的独眼一足妖怪,或长颈妖隆,也是例证。“切舌雀”故事中贪心的老太婆背着的大柳条箱中有不少妖怪。如果调查一下它们的户籍,会怎么样呢其原籍在中国的,肯定不限于一目小僧和长脖妖怪吧。《怪奇鸟兽图卷》纵厘米,长米,是成城大学图书馆的藏品。在施彩的各画上部,有草体墨书的名称及解说词。虽尚无确证,执画笔者与墨书解说词者,当为同一人。有关解说词之解读,由成城大学民俗学研究所研究员矶部洋子负责。各图之解说是在原解说词的基础上,加以敷陈、正误,并力求附上原解说词之出典。出于《山海经》的,则在文末附上篇名,如《西山经一》是《西次一经》之略。出典在《山海经》以外的,也尽可能附上出处涉及过多的,则举代表性书名。一些太简单的解说词,由于检索困难,就难于写明出处了。作为此,怪奇鸟兽图卷》之绘画参考,载人了清代汪级的《山海经存》全九卷之图。汪级长于绘画,是景德镇官窑陶瓷的绘画工匠。在《山海经存》的绘画之外,为了比较参考,还载人了若干汉代考古学遗物上的有关绘画。最后,在郭璞理应见过的《山海经图》之外,还存在若干同类的山海经图。关于这一点,可参照中国社会科学院马昌仪教授著的《古本山海经图说》山东画报出版社,年。再者,在江户时代,此《怪奇鸟兽图卷》之外,也可能有同样的画集。如果由于本图卷之复印刊行,有众多读者,进而发现埋没至今的同类图书,当为望外之喜。本文作者为日本《怪奇鸟兽图卷文唱堂株式会社年版所撰前言。此文副题为作者原题,现在的题目为马昌仪所拟。日本的山海经图狰狞的妖怪,另一方面则是灵鸟瑞兽。如上所述,《山海经》在千数百年前已传入日本,并有人阅读。降至近代,又有日本刻本流布,乃至出版了,隆奇鸟兽图卷》。但所绘鸟兽多局限于趣味性绘画的范围,在日本社会文化中并未扎根。其原因不能简单作答。总之,可能由于中国的妖怪,乃是由鸟兽鱼虫构成身体各部位而存在的复杂的合成动物。中国人爱好人工修饰之物,日本人的气质则安于淡泊,其文化的差异,在两国的妖怪中也可见一斑。中国的妖怪未能在日本社会文化中扎根,但也有例外,如九尾狐。此妖怪不仅迷惑过中国帝王,也曾化作名为玉藻前的美女,使日本的鸟羽帝陷于苦恼。结果它在东方的下野之国杨木县的那须野原野被杀。这就是流传至今的杀生石传说。妖怪类原本是在民间俗信中保存下来的,因此,有关的文字与荒唐绘画之输入,当然不会在日本社会中深深扎根了。其结果是,有些读书人与为政者接受了来自中国的祥瑞思想,惟独与此有关的龙凤之类的瑞兽、灵鸟也就在日本社会保存下来了。那末,中国人所敬畏的怪神与出没于里巷的妖怪,是否从未传入日本,或不曾长期流传呢决非如此,来自大陆的怪神与妖怪确存在于日本。在谈到它是何等存在之前,要先交代一点。此,怪奇鸟兽图卷》之主要底本《山海经》中的怪鸟奇兽,或此图卷所采录的、其他古文献中登场的怪鸟奇兽,不过是实际存在于各地的怪神、妖怪中的极少部分。无缘托于文人之笔或载于文献而存在于民间的却是无数的。那些怪神妖怪们不是通过《山海经》,而是通过大陆与日本的时断时续的人员往来,以及不见于记录的文化交流传人日本的,应为数不少。如载于《古事记》、《日本书纪》的多头多尾八股大蛇,即其一例。故事、传说及里巷杂谈中出现的独眼一足妖怪,或长颈妖隆,也是例证。“切舌雀”故事中贪心的老太婆背着的大柳条箱中有不少妖怪。如果调查一下它们的户籍,会怎么样呢其原籍在中国的,肯定不限于一目小僧和长脖妖怪吧。《怪奇鸟兽图卷》纵厘米,长米,是成城大学图书馆的藏品。在施彩的各画上部,有草体墨书的名称及解说词。虽尚无确证,执画笔者与墨书解说词者,当为同一人。有关解说词之解读,由成城大学民俗学研究所研究员矶部洋子负责。各图之解说是在原解说词的基础上,加以敷陈、正误,并力求附上原解说词之出典。出于《山海经》的,则在文末附上篇名,如《西山经一》是《西次一经》之略。出典在《山海经》以外的,也尽可能附上出处涉及过多的,则举代表性书名。一些太简单的解说词,由于检索困难,就难于写明出处了。作为此,怪奇鸟兽图卷》之绘画参考,载人了清代汪级的《山海经存》全九卷之图。汪级长于绘画,是景德镇官窑陶瓷的绘画工匠。在《山海经存》的绘画之外,为了比较参考,还载人了若干汉代考古学遗物上的有关绘画。最后,在郭璞理应见过的《山海经图》之外,还存在若干同类的山海经图。关于这一点,可参照中国社会科学院马昌仪教授著的《古本山海经图说》山东画报出版社,年。再者,在江户时代,此《怪奇鸟兽图卷》之外,也可能有同样的画集。如果由于本图卷之复印刊行,有众多读者,进而发现埋没至今的同类图书,当为望外之喜。本文作者为日本《怪奇鸟兽图卷文唱堂株式会社年版所撰前言。此文副题为作者原题,现在的题目为马昌仪所拟。

职业精品

(汽车)产品营销策划书范文.doc

HH牙膏营销方案策划书.doc

加班管理人力资源考勤管理系统方案.doc

物品采购管理制度-正式.doc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精彩专题

相关资料换一换

资料评价:

/ 6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