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论六朝时代_妖怪_概念之变迁_从_搜神记_中之妖怪故事谈起.pdf

论六朝时代_妖怪_概念之变迁_从_搜神记_中之妖怪故事谈起.pdf

论六朝时代_妖怪_概念之变迁_从_搜神记_中之妖怪故事谈起.p…

上传者: little没精神 2011-08-11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论六朝时代_妖怪_概念之变迁_从_搜神记_中之妖怪故事谈起pdf》,可适用于外语资料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年月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Dec第卷第期HumanitiesSocialSciencesJournalofHainanUniversityVol符等。

年月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Dec第卷第期HumanitiesSocialSciencesJournalofHainanUniversityVolNo论六朝时代“妖怪”概念之变迁从《搜神记》中之妖怪故事谈起彭 磊(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四川成都)摘 要以《搜神记》中之妖怪故事为考察重点,具体论述了自先秦两汉时代至六朝时代“妖怪”概念发生的变化。在先秦两汉时代,它主要指一种具有预兆性的反常现象在六朝时代,它的概念则与“精怪”的概念逐渐混淆起来,其主要意义则为精怪、鬼魅之类。关键词妖怪精怪概念变迁中图分类号I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收稿日期作者简介彭磊(),男,重庆铜梁人,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级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宋以前小说史、文学史。一、先秦两汉时代“妖怪”概说妖怪,又简称为“妖”,对于中国人而言,是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在许多白话神怪历史小说以及文言笔记小说之中,都可以找到大量妖怪的形象。妖怪信仰,也可以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早、最长久的一种信仰。早在原始时代,人们就已经有了各类的神鬼、精怪之信仰直到近现代时期,各地仍不时有“狐仙”、“五通”之类的妖怪故事涌现。中国的妖怪,数量庞大,品种复杂,其形象又是相当地引人注目,与其他各类文化(如西方文化)中的精灵、魔怪等相比起来,不仅毫不逊色,而且更有自己独特的光彩。那么,“妖怪”究竟是什么在长达数千年的历史中,它的概念又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呢笔者认为,对于“妖怪”一词的概念,可从两个层面来理解。第一个层面是广义的层面。在此层面上,“妖”或者“妖妄”,是对于一种不正常的又带有邪妄性质之现象的泛指。例如在所谓“妖人”、“妖贼”、“妖书”、“妖言”、“妖道”等名称中,“妖”即具有反常、邪妄的意义。第二个层面是特指的、狭义的层面。“妖怪”的涵义,与通常所说的“精怪”之意义是差不多的,皆指一种非人的又具有人的各种特性的、能够变化的灵异性物体。不过,在先秦两汉时代,“妖怪”之概念却并非如此。在先秦时代,“妖”与“妖兆”、“妖祥”之类观念颇为接近,指的是一种反常的又具有某种预示意义之现象。《周礼春官宗伯》中,记载了“保章氏”的任务,是“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以观妖祥以十有二岁之相,观天下之妖祥以五云之物辨吉凶水旱,降丰荒之祲相,以十有二风察天地之和,命乖别之妖祥。”可见,妖祥之类,乃预示性之事物。这种观念,与其时所流行的“天人感应”的观念有着密切的联系。到了汉代,妖怪又被纳入了当时盛行的阴阳五行学说、灾异说、符命学、图谶学等神秘主义学说之中。这些学说,也应该是由“天人感应”的观念衍化、发展而来。班固在《汉书五行志》中指出:执政者如果政事不修,就会引起五行失序,上天就会借各种“妖孽”来予以警告,倘统治者仍不重视,则最终会引起灾变的降临。这种“妖孽”与“精怪”之概念仍有着相当大的差距。所谓“精怪”,一开始是与巫术信仰中的鬼神观念结合在一起的,主要是指“鬼魅”、“百物”一类的灵异性的非人之生物。其实,在很早的时候,“鬼”一词正含有物魅、精怪之义。章太炎在《文始》卷中说:“鬼,亦疑是怪兽,由声入喉,即孳乳为鬼。鬼夔同音,当本一物。”章太炎认为,鬼与精魅诸物,实皆一类,此种提法甚有道理。据此可见,先秦时期的“妖怪”与“精怪”不仅在概念上有甚大的区别,而且属于两个不同的神秘信仰之系统:“妖怪”属于官方所倡导的以“天人感应”为核心内容的阴阳五行说之神秘主义系统“精怪”则属于在民间长期流行的巫鬼信仰之神秘主义系统。二、从《搜神记》看六朝时代“妖怪”概念之变化到了六朝时代,“妖怪”之观念则与“精怪”逐渐混淆、融合起来。六朝志怪小说中有许多的关于“妖怪”的记载,在这些故事中,本来带有吉凶预兆之意味的“妖”,也常常被用来指代一些鬼魅、精怪之类。此种情形,在六朝志怪之代表作干宝所作的《搜神记》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搜神记》广泛收录了自汉代至东晋时期民间所流传的各种神仙鬼怪之故事传闻,较为集中地反映了此时期人们的各种神怪意识。依笔者看,这些妖怪故事,大致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妖怪故事多见于今本《搜神记》卷、卷、卷。它们中大多数又见于《汉书》、《续汉书》、《晋书》以及《宋书》中的《五行志》。这一类妖怪故事所体现出来的“妖怪”之概念与两汉时代的灾异说、阴阳五行说之“妖怪”概念则几乎没有分别,其所指皆是带有预示性的反常现象。在卷开始的“妖怪”篇中,作者干宝就明确地谈到:妖怪者,盖精气之依物者也。气乱于中,物变于外。形神气质,表里之用也。本于五行,通于五事。虽消息升降,化动万端。其于休咎之征,皆可得域而论矣。可以看出,在干宝的意识中,妖怪是“本于五行,通于五事”,属于“休咎之征”一类。此种观念,与汉代刘向、班固等人借妖怪察五行之次序讨论社会之灾变的观念,实为同类。这样一种“政治败坏五行失序妖怪出现灾害降临”的逻辑,有着浓厚的神秘意味。如卷之“武库飞鱼”条曰:太康中,有鲤鱼二枚现武库屋上。武库兵府,鱼有鳞甲,亦是兵之类也。鱼既极阴,屋上太阳,鱼现屋上,像至阴以兵革之祸干太阳也。及惠帝初,诛皇后父杨峻,矢交宫阙。废后为庶人,死于幽宫。元康之末,而贾后专制,谤杀太子,寻亦诛废。十年之间,母后之难再兴,是其应也。自是祸乱构矣。鱼出现在武库屋上,应该是一种反常的现象。但是,这很可能是一个偶然性事件,或者是一个恶作剧。然而,在当时的所谓“妖怪学家”的解释中,鱼的鳞甲成了兵革的象征。“至阴”之鱼见于屋顶,则又成了“至阴以兵革之祸干太阳”之象征。这个反常的“妖怪”现象,也就成为晋代贾后干政而祸乱天下的预兆一种相似性的、带有极强神秘意味的类比。在《搜神记》中,这一类因比附而出现之“妖怪”,可说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详而列之,则可分为体现在穿着妆饰上的“服妖”、体现在人身上的“人妖”、体现于歌唱舞蹈上的“歌舞之妖”以及体现在各类动植物身上的“木妖”、“马妖”、“牛妖”等。例如卷“三足驹”条,则记述了所谓的“马妖”:汉哀帝建平三年,定襄有牡马生驹三足,随群饮食。《五行志》以为:马,国之武用。三足,不任用之象也。总的来说,这些妖怪故事,种类虽然繁多,但它们所指代的,则大多为一种蕴含有甚强的政治意味又具有预示性的反常现象。很明显,这一类妖怪故事中的“妖怪”,与两汉时代属于阴阳五行学观念之“妖怪”应当是一脉相承的。第二类妖怪故事,则多分布在卷、卷、卷等的鬼神、精怪类故事中。笔者之所以将这类故事也称为“妖怪故事”,是因为在这一类故事中,已经出现了许多将鬼魅或精怪称呼为“妖”、“妖怪”的例子。如前所述,鬼魅与精怪的性质本来甚为接近。由此可知,在这一时期“精怪”与“妖怪”之概念,已经开始融合了。如在卷的“张汉直”条中,“鬼物”与“妖物”之含义,已经基本融合又如在卷的“刀劳鬼”条中,也将“刀劳鬼”称作了“妖物”。除此之外,还有将动物、植物性精怪直接称为“妖”或“妖怪”者。如卷“葛祚碑”条云:吴时,葛祚为衡阳太守。郡境有大槎横水,能为妖怪,百姓为立庙,行旅祷祀,槎乃沈没不者槎浮,则船为之破坏。在这里,那根被奉祀的木头显然应算一木精,但文中则直接呼之为“妖怪”了。卷的“谢鲲”条,也将谢鲲在亭中所遇到的那个鹿怪所化的黄衣人称作“妖怪”。卷之“五酉”条,亦有将动物性精怪称作“妖怪”的例子:孔子厄于陈,弦歌于馆中。夜有一人,长九尺余,着皂衣高冠,大咤,声动左右。子路引之,没手仆于地,乃是大鳀鱼也。长九尺余。孔子曰:“此物也,何为来哉吾闻物老则群精依之,因衰而至。此其来也,岂以吾遇厄绝粮,从者病乎夫六畜之物,及龟蛇鱼鳖草木之属,久者神皆凭依,能为妖怪,故谓之五酉。五酉者,五行之方,皆有其物。酉者,老也,物老则为怪,杀之则已夫,何患焉或者天之未丧斯文,以是系予之命乎不然,何为至于斯也!”年                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第期此文则借孔子之口,阐述了与卷“妖怪”论迥然相异的一种“妖怪”之观点。孔子说:“夫六畜之物,及龟蛇鱼鳖草木之属,久者神皆凭依,能为妖怪,故谓之五酉。”据此论述,则龟蛇鱼鳖草木等本来常常与“精怪”之概念联系起来的动植物之类,皆可被称为“妖怪”了。在这里,虽然妖怪与五行(“五酉”)之类观念仍然还有着一些联系,但其“休咎”之特性,则已无处可寻了。综而言之,在《搜神记》一书中,“妖怪”之涵义已经呈现出一种多重性:其一,即预兆性其二,即精怪鬼魅之特性。这样一种多元化倾向的出现,说明“妖怪”概念已经开始与“精怪”概念相融合。这种倾向在六朝的其他志怪小说中也有着相当多的例证。比如《太平广记》卷“(鬼且)鬼”条引《录异记》云:鲿鱼状如鳢,其文赤班,长者尺余。豫章界有之,多居污泥池中,或至数百,能为(鬼且)鬼,幻惑祅怪,亦能魅人。其污池侧近所有田地,人不敢犯。此处,“祅怪”即应是“妖怪”,其所指则为鲿鱼精,是(鬼且)鬼之类。又如在《广记》卷所引曹丕的《列异传》“费长房”条中,鳖精被称为“魅”,但同时也被称作“妖”,就此亦可见出“妖”与“魅”、精怪意义的结合。另外,如《幽明录》之“丁譁”条,亦将“妖魅”连称。这一类现象的大量出现,足以说明六朝时代“妖怪”之主要涵义,已逐渐由官方的灾异、阴阳五行说领域转入了巫术体系中的鬼魅、精怪信仰领域。三、对“妖怪”概念变化的原因探析六朝时代之“妖怪”概念,之所以逐渐与“精怪”概念混淆、结合起来,与当时整个的社会、文化背景以及人们的各类信仰、意识的变化是分不开的。依笔者看,“妖怪”概念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变迁,其原因大致有三点:其一,二者概念之结合,其主要之原因则在于这一时期官方神学的衰落。东汉大一统王朝的覆灭,使汉代官方神学中流行的、以吉凶预示为核心内容的阴阳五行学、妖灾说、图谶学在统治者那里逐渐失去了市场,“妖”概念中预示政治吉凶之意义也就渐渐淡化了。其实,妖异图谶说之所以能在汉代获得统治者的青睐,原因在于它对现实政治有所助益。一方面,它使统治者的具体政治措施得到了一个名为“天意”的评价、监督系统另一方面,它也使统治者的绝对权力有了一个来自上天的、名为“天命”的终极神圣的依据。光武帝刘秀起兵夺取政权,其“君权神授”的依凭在于几句“刘秀发兵捕不道,四夷方集龙斗野,四七之际火为主”的谶言。然而,汉代的统治者们或许没有意料到,妖灾、图谶之学虽然可以提供“君权神授”的依据,但“五行循环”、“五德终始”的观念却又给那些图谋篡位的野心家们提供了借口。如王莽篡汉之时,便极力提倡五德、符命之说,借所谓的“齐郡新井”、“巴郡石牛”以及哀章的“金匮策书”之类的妖妄之言,来证明自己以新朝取代汉,乃是上天命令他以“五德”中的土德取代汉的火德。这样,篡位阴谋就因“天命”而合法化。同样,东汉末年,魏文帝曹丕接受汉献帝之禅让,也是借着“五德终始”、符命、祥瑞说来实现其改朝换代之野心。可见,这些图谶、“妖异”之言,实在是颠覆政权的工具。因此,妖异图谶之学,对于历代统治者而言,是一把双刃剑。政治越是不稳定,它的消极功能便越明显。故此,从晋代开始,后世的君主便吸取了教训,一而再地称图谶之学为“妖妄”、“妖书”,对之加以禁绝、销毁。例如,《晋书武帝纪》曰:“泰始三年十二月禁星气谶纬之学。”到了第二年,依凭妖异图谶之说取代了魏朝的晋武帝司马炎,正式将此条禁令列入了其所颁布的《泰始律》中。这种对于图谶、天文星气之学的禁止,是一种对于妖祥、灾异之说的沉重打击。此后,在十六国时代,又有后赵石虎的禁止星气、图谶之学,前秦苻坚的严禁老庄、谶纬之学南北朝时代,宋代的孝武帝刘骏、梁代的武帝萧衍以及北方的魏孝文帝拓跋宏,均曾经禁止过谶纬之学。这一次次的禁止说明,统治者对于所谓的妖异、图谶之学,已经是惧怕、憎恶远大于喜好了。由于这样一种普遍的惧恶心态,虽然后世仍不时有人向朝廷提倡五行、五德之学,但在君主那里,却再也不能引起如汉光武帝那样的热情在知识分子那里,也不能再引起如董仲舒、刘向、班固等人那样的兴趣了。虽然后世史官在修史时,仍不忘要写所谓的“五行志”,但那已经沦为了一种习惯、形式,对于现实政治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在这样的情形下,妖灾祥异之说便不可避免地式微下去,“妖怪”作为一种灾变之预示的意义,则逐渐淡化,转而与民间盛行的“精怪”、“鬼魅”意义结合起来。其二,民间道术与巫鬼信仰的蓬勃兴起,是二者概念混合之另一个重要原因。本来,先秦两汉时期,巫鬼之说在民间已盛。如两汉时期,“淫祠”的盛行,已经触犯了官方乃至知识阶层的神学理念,故受到斥责与打压。从史册上所记载的一次次的禁绝、压制,可以看出“淫祠”在当时的数量之多以及传衍的范围之广:据《后汉书》记载,第五伦曾到会稽禁“淫祠”,“其巫祝有依据鬼神诈怖愚民,皆案论之”宋均到辰阳、九江禁治巫觋,“为立学校,禁绝淫祀”栾巴到了豫章,“悉毁房祀,翦理奸巫”。另外,东汉应劭彭 磊:论六朝时代“妖怪”概念之变迁《风俗通义怪神篇》中也有关于巫风盛炽的记述:“会稽俗多淫祀,好卜筮。民一以牛祭,巫祝赋敛受谢。民畏其口,惧被祟,不敢拒逆。是以财尽于鬼神,产匮于祭祀。或贫家不能以时祀,至禁言,不敢食牛害。或发病且死,先为牛鸣。其畏惧如此。”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官方正统神学压力的削减,巫术风气则愈加昌盛。随着佛教的传入以及民间道教组织如太平道、五斗米道的兴起,神怪之说遂畅行于天下。六朝时代所出现的许多鬼神志怪小说,正是此种传闻的盛行,导致文人创作关注的结果。在巫鬼之风与民间道教的双重影响下,社会上出现了一大批以预示吉凶、驱鬼捉妖为主要职业的所谓“道术之士”。如东汉末年的左慈、于吉、葛玄、管辂,晋代的郭璞等。这些人的出现,进一步推动了卜筮、禳除、劾鬼、祛魅等巫术观念在社会上的流行。此时,皇权的衰落,使“妖怪”之观念遂逐渐与民间的卜筮、驱鬼、除魅等道术相结合,其中较为抽象的预兆性、灾异性已经大为减少,而实物化的精鬼怪魅之特性则越来越突出。比如,《搜神记》卷“管辂”一条中,记载了管辂为王基家除魅而筮卦之事:非有他祸,直官舍久远,魑魅罔两,共为怪耳。儿生便走,非能自走,直宋无忌之妖,将其入灶也。夫神明之正,非妖能害也。管辂由“卜筮”而发现妖怪,说明了“妖”与吉凶预兆观念仍有牵缠。同时,所谓“宋无忌”应当是火之精灵,而称之曰“妖”,则表明妖与“魑魅魍魉”等精怪之概念已经开始混和。由此可知,民间道术以及巫鬼信仰之勃兴,与“妖怪”概念向“精怪”概念之靠拢,是有密切联系的。其三,“妖怪”与“精怪”概念之结合,还在于二者的涵义本来就有着微妙的联系。汉代的所谓“妖怪”,意指具有预兆性的反常现象。在民间传闻中,许多具有祸害性的精怪,也带有一定的预兆性。如“旱魃”,《山海经》中称为“女魃”,是黄帝之女。就字形看,应属精魅之类。民间的信仰认为它一旦出现,则预示着大旱灾的来临,这样它又带有了妖灾性。又如在汉代记载精怪的专著《白泽图》中,记载有大量的精怪,而其中的许多精怪即具有预示祸害的特性。如对于“老鸡”这一类精怪的记述,共有三条:夜呼长妇名者,老鸡也。马屎涂人户防之,不防之,死煞则已。鬼夜呼次妇口口口口也。黑身白尾赤头,以其屎涂人好器,煞之则矣。一曰涂灶。鬼夜呼少妇名者也,老鸡也。小身白头黄衣下黑,以其屎涂好器。煞之则已。一云涂灶。可见,这种名为“老鸡”的精怪,乃一种呼喊妇女的鬼魅。但其呼喊具有吉凶之预兆性,要防止凶灾的来临,就必须以马屎涂“好器”。与之同类的还有“云阳”:山大树有能语者(非)树语也。其精名云阳,呼之则吉。这个“云阳”的精怪之出现,则为一种吉祥的预示。此种带有预示性的精怪,在本书中还有“五色鸡”、“钩注”、“游光野童”、“四激”、“升卿”等。这些精怪所带有的预示灾祸之特性,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政治意义,但与百姓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在“预兆”这一点上则可以和“妖怪”互为渗透。随着六朝时代民间巫鬼、道术之说的兴盛,这一类“精怪”概念便极容易与官方神学中具有预示性的“妖怪”之概念互相融合。综而言之,在六朝时代,由于统治者对于图谶、灾异学说的打击,以及民间巫术信仰的兴盛等种种原因,人们心目中的“妖怪”与“精怪”这两种原本有着甚大距离的概念开始逐渐融合在了一起。到了唐代,这种融合便基本完成了。从此,“妖怪”的主要含义,就变得与“精怪”几乎等同,而其早期的那种预示吉凶的特征反而成为了较为次要的特征。于是,“妖精”一词,也就成了自唐代以后传统文化中的一种稳固而广泛的称谓。参考文献 阮元十三经注疏M北京:中华书局,: 刘仲宇中国精怪文化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干宝搜神记M北京:中华书局, 李昉太平广记M北京:中华书局,: 范晔后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 应劭风俗通义校注M北京:中华书局,:责任编辑:吴晓珉(下转第页)年                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第期参考文献 朱自清南京M丁帆江城子名人笔下的老南京北京:北京出版社,: 李欧梵上海摩登一种新都市文化在中国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邓启东豁蒙楼上话南京M丁帆江城子名人笔下的老南京北京:北京出版社,: 胡兰成民国女子M子通,亦清张爱玲评说六十年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 陈惠芬“到底是上海人”与上海城市认同J社会科学,(): 张子静,季季我的姊姊张爱玲M上海:文汇出版社, 张爱玲女作家聚谈会M陈子善张爱玲的风气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 诸荣会风生白下M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叶兆言烟雨秦淮M广州:南方日报出版社,: 李今张爱玲的文化品格M子通,亦清张爱玲评说六十年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责任编辑:林漫宙OntheNarratesaboutNanjingbyZhangAilingCHENXushi(SchoolofChineselanguageliterature,NanjingNormalUniversity,Nanjing,China)Abstract:ThereasonthatoldcityNanjingoccupiesasmallspaceinZhangAiling’sliteratureworldliesinherdirectandindirectrelationwiththecityThenaturalandhumanlandscapesof“Nanjing”inhernovelsunfoldsimplicityandgentilityofoldNanjing,but“Nanjing”isedgedby“Shanghai”“Nanjingpeople”aredegenerate,sluggish,andconservativeontheotherhand,theyarehonestandelegantThisisrelatedwithNanjing’shumanitiestraditionThereisacontrastexistencebetween“Nanjingpeople”and“Shanghaipeople”,whichnotonlyindicatesNanjingisscenerydifferentfromthemodernmetropolis,Shanghai,butalsoexplainsZhangAiling’sdiversevalueorientationKeywords:ZhangAilingurbancultureNanjingShanghai(上接第页)TheInterpretationoftheAlterationoftheConceptof“YaoGuai”Discussionofthe“YaoGuai”StoriesinthefictionSouShenJiPENGLei(CollegeofLiteratureandJournalism,SichuanUniversity,Chengdu,China)Abstract:“YaoGuai”isasortofrelevantconceptinthetraditionalliteratureandcultureinChinaFromtheperiodofPreQinDynastyandHanDynastytotheperiodofSixDynasties,theconceptof“YaoGuai”experiencedaseriesofalterationsIntheperiodofPreQinDynastyandHanDynasty,“YaoGuai”chieflymeantakindofabnormalphenomenonwhichhasthecharacterofforetasteinSixDynasties,itsconceptbecamemixedupwiththeconceptof“monster”graduallyItschiefmeaningisclosetothatofmonster,demonorghostWithaconcentratedinvestigationofthestoriesof“YaoGuai”inthefictionSouShenJi,thispaperparticularlydiscussestheindicationsofthealterationswiththeanalysisofthecontemporarybackgroundofthesocietyandcultureKeywords:YaoGuaiMonsterthealterationofconcept陈绪石:论张爱玲的南京叙事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5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