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仙剑奇侠传五 全剧情对话.doc

仙剑奇侠传五 全剧情对话.doc

仙剑奇侠传五 全剧情对话.doc

上传者: 道天Ψ巫宸
403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8-05 举报

简介:仙剑奇侠传五 全剧情对话

.仙剑奇侠传五全剧情对话(手打)本对话为甘泉村攻略组手打,你可以随便转载分享,但是必须附带这一段文字声明。by:风吟,lilyhgy与之对应对话仙剑5对话查询器请访问http://ganquan.info/talk/(已做索引,可以快速查询。并且是完整的有NPC对话)*本文档原始格式为pdf你可以利用pdf工具转换为txt等格式。方便查看~对话版权属于《仙剑奇侠传五》游戏版权拥有人或公司所有手打本文档只为方便仙迷交流,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以及其他与著作权法相抵触的地方。否则后果自负,与甘泉村攻略组无任何关系!狂风寨方采薇:呜——方采薇:好半天了,它怎么还不进去啊?姜云凡:嘘——小声点——方采薇:云凡哥哥,这法子管用不管用啊?姜云凡:包在我身上。你乖乖等着,别出声,知道不?方采薇:哦。殷其雷:臭小子,都什么时辰了,还在这玩!方采薇:小鸟等等!!等等!!!姜云凡:老爹你嗓门那么大干嘛,都让你吓跑了。姜云凡:采薇闹着抓鸟都一早上了,这下可好——殷其雷:啊?我又不知道。这——方采薇:呜呜……小鸟都飞走了啦……我追都追不到。殷其雷:乖啊,别哭别哭。今天云凡哥哥要去放哨,改天我让他帮你抓十只回来!方采薇:人家现在就要嘛,呜呜……姜云凡:老爹啊~你看,坏事了吧?殷其雷:臭小子,你找揍是不是!殷其雷:大清早就该你换山口的岗,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姜云凡:咱们是山贼又不是当兵的,搞那么多破规矩干嘛。殷其雷: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皮痒是不是?方采薇:云凡哥哥我也要跟你去~~殷其雷:采薇啊,他是去放哨,就是干站着,一点都不好玩的。殷其雷:山道上有好多怪物呢,有大老虎啊、大猴子啊,可凶可凶了。姜云凡:(小声)我就不信这山上还能有比老爹凶的东西……殷其雷:臭小子,嘀咕什么呢?还不快去!姜云凡:是是是——姜云凡:一个月也看不到几次人影,还天天放哨。姜云凡:唉,赶紧去山口吧。苍木山马成:我的小祖宗,你怎么才来?害我多站了大半天,腿都快折了。姜云凡:没有吧?我这不是来了么。马成:这就交给你了,我得赶紧回去歇歇。(猴子:吱——吱吱————)马成:什么声音?马成:是个姑娘?……这,这世道,连猴子也敢强抢民女啦?姜云凡:不好!马成:嘿嘿,到底是少年人,就是喜欢在姑娘家面前出风头。马成:不对!这么大个的猴子,这是——  过场CG:雨柔被猴子追赶  姜云凡对阵群猴子姜云凡:猴子竟敢在我们的地盘上撒野!今天非把你们的屁股打得更红不可!姜云凡:这些猴子怎么越来越多,情况似乎不太妙啊……姜云凡:呼——姜云凡:该死……这群畜生越来越多……姜云凡:不管,拼了!殷其雷:云凡别怕!老爹来了!!殷其雷:弟兄们,杀!殷其雷:好小子,没伤着吧?姜云凡:呼……呼……还好。这是哪来的怪猴子啊?姜云凡:痛痛痛痛痛!!姜云凡:老爹,没伤也会被你打残啊……殷其雷:不痛你就不长记性!!一个人跟魔猿打架,你嫌命长啊?姜云凡:救人要紧嘛,哪想的了那么多。殷其雷:少给自己找台阶!要不是马成报信报的快,你这条小命就交代在这了!殷其雷:二弟,那姑娘怎么样了?方永思:看来只是昏过去了,没什么大碍。殷其雷:奇怪,这姑娘怎么一个人跑到咱们山里来。姜云凡:……殷其雷:小子,发什么呆,看上人家了?姜云凡:老……老爹你少瞎说!方永思:大当家,咱们还是先把她带回山寨再做打算吧。殷其雷:成,总不能扔着她不管。殷其雷:老马,回寨子把车拉过来。姜云凡:…………狂风寨(屋内)丘老二:大当家,咱们可是跟魔猿干了一场才抢下人来,问她家要点辛苦钱也不过分啊。陈莽:你知道她家在哪吗?再说要是他们当我们绑票,上报官府那怎么办?丘老二:这么麻烦。那干脆把她留下来,我这一把年纪了还没娶媳妇呢!陈莽:那不成,就算要娶,也应该寨主先娶,不如把她留下给寨主当压寨夫人吧。殷其雷:你们这些混小子,别扯到俺身上来。丘老二:就是说嘛,论岁数大寨主都可以当她爹了。还是我比较……钱顺:要我说,云凡也老大不小了,反正年纪也合适,干脆~~~~嘿嘿~~姜云凡:……喂喂喂,我们可是山贼,不是淫贼!都胡说什么呢!?方永思:云凡说得没错。况且我们不知道这姑娘的来历,还是先……??:嗯……方采薇:姐姐?姐姐???:嗯……?方采薇:姐姐你醒啦!??:小妹妹……方采薇:爹!云凡哥哥!殷伯伯!姐姐醒啦!丘老二:啊,那咱们快进去看看。殷其雷:都站住,想干嘛?!没俺的命令谁都不许胡来!殷其雷:二弟、云凡,你们两个跟俺进去看看。??:啊……方永思:姑娘你歇着就是。我们不是坏人。??:我已经没事了。幸亏几位相救,感激不尽。殷其雷:哎,哎,不用来这些客套的,人不是俺们救的,要谢就谢这小子好了。??:多谢公子。姜云凡:啊……我……那什么……殷其雷:云凡,人家姑娘谢你呢。姜云凡:哦哦……方永思:仗义相助是为人本分,姑娘不用多礼。姜云凡:嗯嗯,对对。??:公子救命之恩,雨柔铭记在心。姜云凡:打跑几只猴子,别当什么了不得的事。方采薇:“几只猴子”?我怎么听马叔叔说,他们赶到的时候,你都快趴下了?姜云凡:你听他瞎说!老马就会添油加醋。方永思:姑娘,看你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不知家住何处?为何会孤身一人上山来?唐雨柔:回这位大叔,我叫唐雨柔,家就在山下的青荷镇。殷其雷:青荷镇啊?……那好办。小姑娘你不用担心。尽管在这安心静养,等身体好些后,我叫云凡送你回家。唐雨柔:青荷镇啊?……那好办。小姑娘你不用担心。尽管在这安心静养,等身体好些后,我叫云凡送你回家。唐雨柔:各位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了,我必须到后山找到一件事物。方采薇:后山?后山云凡哥哥最熟了,包在他身上好了!唐雨柔:这……姜云凡:我从小在后山长大。唐姑娘你要找什么?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唐雨柔:……嗯,不知公子可曾见过风亮节?姜云凡:风亮节……后山现在还有住人吗?……听着像是位高手……唐雨柔:是一种草药。因其迎风不倒,颇有古人高风亮节之意,所以得名。姜云凡:哦。姜云凡:迎风不倒……迎风不倒……方采薇:云凡哥哥,会不会是凤鸣草啊?姜云凡:对对对,这种草我知道,就在后山的山崖。唐雨柔:凤鸣草?姜云凡:我娘说这草被风吹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好像凤凰的叫声,还说什么绿草、听凤凰来的,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凤鸣草。唐雨柔:(遥相思,草徒绿,为听双飞凤凰曲……)唐雨柔:凤鸣草,这名字真美。想必令堂是个很有文采的人。唐雨柔:令堂可是很熟悉此处的草药?有机会我想请教一下。方永思:唐姑娘,云凡的母亲已经不在了。唐雨柔:啊,抱歉,我……姜云凡:没关系,都过去很多年了。殷其雷:云凡,你既然知道凤鸣草长在哪里,就跑一趟去采回来吧。姜云凡:嗯。唐雨柔:这……几位不用如此劳烦,我……殷其雷:就这么着。姑娘,你好好歇息,我们不打搅你了。殷其雷:小子,走了。方永思:采薇,你好好看顾唐姑娘,知道吗?方采薇:嗯!爹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料唐姐姐的。(屋外)殷其雷:臭小子,我叫你干点什么事都不情不愿的,姑娘家的事你倒是挺积极啊。姜云凡:你不也叫我去采草……殷其雷:那些魔猿的头头也住在后山顶上,挺厉害的,我看我还是跟你一起去的好。姜云凡:怕什么,老爹。姜云凡:好歹我也跟你学了这么多年功夫。殷其雷:那早上还要我带人去救你!姜云凡:那是我一时轻敌大意而已。姜云凡:你要是不放心,那就再教我一招更厉害的功夫不就得了?殷其雷:臭小子,给根竿子你就往上爬。好吧,老爹我就教你一套刀法,张大眼睛瞧仔细了!姜云凡:哦哦,老爹万岁~~殷其雷:嗯,马马虎虎。方永思:云凡的悟性不错。大哥,你跟他一般大的时候可还不会这招。殷其雷:嗯哼——啊哈哈哈,我的儿子当然不错了——哈哈哈——方永思:云凡,你自个当心着点。姜云凡习得『冽风断』姜云凡:?笛子?……姜云凡:真好听……方采薇:好好听!唐姐姐你好厉害~可不可以教教我啊?唐雨柔:好啊。你这样拿着,食指轻轻地按在这里,然后……方采薇:嗯嗯!姜云凡:唉呀!姜云凡:天不早了。上山的路就在山寨北边,我得赶紧动身,要不天一黑,唐姑娘就回不了家了。猿啼峰姜云凡:嗯?姜云凡:死猴子,滚出来!本大爷这回可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们!唐雨柔:姜公子,是我。姜云凡:咦咦?唐姑娘!你,你怎么在这里?姜云凡:老爹呢?二叔呢?唐雨柔:我是自己来的。姜云凡:采薇这丫头,怎么搞的!唐雨柔:抱歉,我趁她不注意就跑出来了。毕竟采草是雨柔之事,怎好全都劳烦公子。姜云凡:我就知道不能让她去看着你!姜云凡:啊,我不是说要把你关起来,是不该让你乱跑!姜云凡:不对不对,也不是这个意思!唐雨柔:呵呵。姜云凡:……(真……真好看……)唐雨柔:咳。姜公子,雨柔学过一些粗浅医术,还请让我随行,也好有个照应。唐雨柔:而且,我很想看看这种药草生长的地方。姜云凡:不行!姜云凡:都知道危险了,怎么还能让你跟着。唐雨柔:既然如此,雨柔只好自行上山采药。姜云凡:这个更不成!!姜云凡:好吧,我服了你了。你记着,有事就躲到我后面,有危险就自己赶紧跑。唐雨柔:……嗯。姜云凡:(等下回去,非把采薇揍得屁股开花不可。)  唐雨柔加入队伍姜云凡:就是这了。姜云凡:唐姑娘,你累不累?唐雨柔:不碍事。姜云凡:哦。"姜云凡:凤鸣草……凤鸣草……姜云凡:有了!姜云凡:好大的猴子!!一定就是老爹说的魔猿老大了。姜云凡:唐姑娘别怕!站在我身后!唐雨柔:小心。姜云凡:喂!大个子,你就是猴老大?姜云凡:切!吼什么吼?除了欺负姑娘家,你们还有什么本事?姜云凡:哦?怎么,说理说不过就想动手了?姜云凡:要打架,本大爷可不会输给你!!姜云凡:唐姑娘?!姜云凡:危险!你退开!唐雨柔:不。姜云凡:你——啧!姜云凡:喂!大个,你那些猴子猴孙都是我揍的,有本事就冲我来!姜云凡:老爹刚交的那招正好能派上用场!姜云凡:大猴子看招!姜云凡:看来这家伙似乎发狂了!要小心应付!姜云凡:大个,你服不服?姜云凡:这苍木山可是我们狂风寨的地盘,就你们几只猴子也敢在这捣乱?!姜云凡:今天放过你了。不许再伤人,记住没有?要是让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嘿嘿~姜云凡:别。我摘了草就得下山,可管不了你们!这老大还是你自己当吧。姜云凡:怎……怎么了,我说了什么好笑的话吗?唐雨柔:没有。唐雨柔:姜公子似乎与它相谈甚欢。莫非……它是想退位让贤?姜云凡:饶了我吧,一只就够我头大的了,一群还不得要我的命。唐雨柔:呵。唐雨柔:姜公子,可以了。  获得凤鸣草姜云凡:嗯,那咱们下山|吧。唐雨柔:啊!姜云凡:怎么了?唐雨柔:……没事。姜云凡:受伤了?要紧吗?我看看。唐雨柔:姜公子!姜云凡:……姜云凡:我……我不是有意的。姜云凡:我,我……唐姑娘……唐雨柔:扑哧——姜云凡:呵呵……姜云凡:对……对不起。唐雨柔:没关系……唐雨柔:咦?唐雨柔:姜公子,你的手臂在流血……!姜云凡:哦?这个啊?估计是那大猴子抓的。没事,我皮糙肉厚的,不打紧。唐雨柔:生命宝贵,怎可如此轻忽……唐雨柔:姜公子,请让我看一下你的伤。姜云凡:……哦。唐雨柔:魔猿爪上带有黑雾,原本担心有毒……幸好是我多心。姜云凡:哇!唐姑娘,你真厉害!唐雨柔:姜公子过奖了。姜云凡:我要有你一半厉害就好了。山上最缺的就是大夫,有什么头疼脑热的都是能捱就捱。唐雨柔:为什么不去山下镇上医馆找大夫呢?姜云凡:哼,那些家伙,就知道狗眼看人低。唐雨柔:……唐雨柔:苍木山上多药草,若是通晓医理,调制医治寻常疾病的丹药应无问题。姜云凡:可惜寨子里没人懂这个……唐雨柔:简单的调制并不难懂……唐雨柔说明调制之法姜云凡:这样啊……唐雨柔:师父曾说,天地万物,由一而生。万物同源,相化相生。唐雨柔:姜公子要是有了心得,能调制出药草之外的东西也说不定呢。合成系统开启姜云凡:我只要能帮寨子里的人就好了……姜云凡:对了,唐姑娘,你刚才怎么突然……唐雨柔:没什么,小时候留下的毛病,歇一会就好了。姜云凡:下山还有段路……姜云凡:唐姑娘,你坐。姜云凡:唐……唐姑娘,要不你也教我吹笛子吧。我听你给采薇吹了,真好听。姜云凡:啊!姜云凡:那个,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是不小心听到的,真的真的!唐雨柔:呵呵……唐雨柔:姜公子想听什么?我吹一曲给你听吧。姜云凡:我也不懂这个……你喜欢的曲子就行。姜云凡:真好听。姜云凡:就是……奇怪,不知怎么的,会让我想到山风吹凤鸣草的声音……唐雨柔:……姜云凡:唐姑娘?唐雨柔:姜公子说得是呢。唐雨柔:笛奏龙吟水,箫鸣凤下空。古人说笛子的声音就像龙吟,配上凤凰的鸣声,正合适。唐雨柔:那么,子期先生,依你之见,这曲子叫什么好呢?姜云凡:我吗?让我起名吗?唐雨柔:是啊。这首曲子是我新写的,还没有名字呢。姜云凡:文绉绉的名字,我也想不出来……姜云凡:就叫……凤鸣调怎么样?唐雨柔:好的,多谢姜公子赐名。姜云凡:唐姑娘,你听——姜云凡:你……你喜欢不?唐雨柔:嗯。姜云凡:吹啊弹啊什么的,我都不会,只能请你听这个了。姜云凡:嘿嘿,你……你喜欢就好。唐雨柔:嗯……我很喜欢。姜云凡:到了夏天的晚上,还有蝈蝈儿啊,金铃子啊……什么虫子都有,叫的可热闹了。姜云凡:秋天满山都是野果子,被叶子盖住了,有时一不小心踩到还会摔一跤。姜云凡:冬天,冬天……都下雪了,除了打猎一般也不上山了。不过这个时侯,下陷阱抓兔子啊什么的最方便了。唐雨柔:听起来很有趣呢。姜云凡:以后你再来寨子,我带你上山玩。唐雨柔:……姜云凡:唐……唐姑娘,你不愿意没关系。唐雨柔:……不是,我爹他……唐雨柔:姜公子,多谢你。姜云凡:没……没什么。唐雨柔:真的谢谢你。我很开心。姜云凡:天色不早了,咱们下山吧。唐雨柔:嗯。??:竟然一点也不怕魔魈的煞毒???:好有趣的小子~~狂风寨姜云凡:我们回来啦——姜云凡:……?姜云凡:(奇怪,站岗的跑哪去了。要是让老爹知道,他这顿揍是挨定了。)姜云凡:老爹他们多半是在厅里,咱们过去吧。唐雨柔:嗯。狂风寨大厅殷其雷:请个大夫也这么慢?!殷其雷:这几天山上不太平,老郭别出了什么事才好……马成:云凡他们怎么也还没回来,唉!殷其雷:俺去看看!殷其雷:云凡,你可回来了!姜云凡:老爹,出什么事了?殷其雷:你出门没一会,采薇就喊胸口闷喘不上气,接着就……俺们不敢动她,大夫又半天不来……急死俺了!姜云凡:采薇!唐雨柔:殷大叔,请让我来。姜云凡:二叔别慌,唐姑娘的医术可好了,采薇管保没事,肯定不会有事的!方永思:……方永思:怎样?方采薇:唔……方永思:采薇——采薇——方采薇:爹……大伯……云凡哥……方采薇:唔……唐姐姐你回来啦?草采到了没有?唐雨柔:嗯,你看,云凡哥哥很厉害的,采到这么多。方采薇:嘻嘻~~唐雨柔:采薇妹妹患有心疾,怕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病。方永思:是,当年她娘随我一路奔波,身子就一直没好过……唐雨柔:若是后天调理得当,可保平安。平日注意休息,不可劳累。我再开个方子,每天喝上一帖。方采薇:唐姐姐,是说要我喝药吗?……苦苦的,好讨厌……唐雨柔:喝了药,身体好起来,才能长成漂漂亮亮的美人啊。方采薇:我不要变成大美人,不喝行不行?方永思:采薇,听话,这都是为你好。唐雨柔:小孩子讨厌喝药也是常情。我会尽量调整下方子,让味道柔和些的。唐雨柔:来,采薇,姐姐告诉你个秘密。唐雨柔:喝完药呢,就吃一块蜜饯,感觉特别酸甜,很好吃哦。方采薇:真的啊?唐雨柔:嗯。手给姐姐。方采薇:好漂亮的袋子~方采薇:哇,是蜜饯!!!唐雨柔:这是奖励,每天喝完药才可以吃一颗。所以妹妹也要乖乖听爹的话,好么?方永思:唐姑娘,你替小女诊治已经感激不尽了。怎好意思再收你的东西……唐雨柔:方大叔千万别这么说,小女子蒙诸位搭救,大恩无以为报,不过聊表谢意而已。姜云凡:什么人?!郭开:少少少寨主别动手,是我们,是我们!殷其雷:躲在外面干什么?!进来!殷其雷:去了这么大半天,大夫呢!郭开:大寨主,二寨主,青荷镇的那个大大大夫他不在……只能照伙计说的抓了几味药回来。你们看……?方永思:还好,托唐姑娘的福,采薇已经没事了。方永思:倒是你们,这伤是怎么回事?赵平:咳、咳,就是,那个,在山下被狗咬了几口。姜云凡:哪家的狗这么厉害,能把人咬得鼻青脸肿的?殷其雷:又去哪惹事了!让客人看笑话。唐雨柔:殷大叔,不介意的话,请让雨柔诊治一下这两位大叔的伤吧。郭开:姑娘别、别客气,叫大哥就行!殷其雷:嗯——郭开:……大,大叔就大叔吧。方永思:唐姑娘,天色不早了,我们这就送你下山吧。唐雨柔:也不急在这一时。听姜公子说寨里求医不便,雨柔略通医术,请让我略尽绵力,不然我心下不安。方永思:这……殷其雷:哈哈,咱们山里看病是不方便,唐姑娘,那就辛苦你啦!郭开:太好了,姑娘,山里潮气重,我这老寒腿你琢磨着给看看?山贼:姑娘,我这几天总是咳嗽。赵平:姑娘……有治掉头发的秘方么……方永思:……唉。唐雨柔:这位大哥,你得的是风寒,没大碍。照着这个方子吃几剂药就会痊愈的。赵平:谢谢姑娘,你这医术太高明了,真是女华佗。唐雨柔:不敢当,我也只是略知皮毛而已。殷其雷:几十年的旧伤,一到下雨天就又酸又麻,被她一针下去,这就好了大半。不得了,这姑娘真是不得了。方采薇:云凡哥,你有什么毛病,赶紧也让唐姐姐给治一下吧。姜云凡:啊呸,谁有毛病了?你这小乌鸦嘴怎么不让她给治治。殷其雷:哈哈哈……臭小子一身毛病,恐怕治不过来。姜云凡:老爹,我这几天哪得罪你了……帮着采薇损我。马成:大当家,不,不好啦!殷其雷:咋咋呼呼的,慌啥?!马成:我刚出去转转,就看见外面,外面来了好多人,把咱们寨子给围起来了!!方永思:是官兵来了?马成:看样子不像,不过都拿刀拿枪的。殷其雷:……殷其雷:……云凡,你照顾采薇和唐姑娘。殷其雷:老方,咱们出去看看。方采薇:爹……方永思:没事,乖乖呆在这,爹和大伯出去一会。姜云凡:老爹,小心点啊。殷其雷:用得着你操心,你爹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姜云凡:老马,到底是怎么回事?马成:我也糊涂着啊,忽然就冒出一堆人,围着寨子喊打喊杀的。带头的那个穿的挺不错,难道是被咱们抢过,来寻仇的?赵平:笑话,咱都快俩月没开荤了,寻的哪门子仇?唐雨柔:姜公子……姜云凡:唐姑娘放心,不管出什么事,我一定送你平安下山。赵平:就是就是,有我“九金连环大砍刀侠”赵平在,他们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砍一双!唐雨柔:……姜云凡:……姜云凡:你们呆在屋里,千万别乱跑,我出去看看。方采薇:云凡哥,大伯叫你别出去的。姜云凡:没事,我就去瞧一眼。唐雨柔:……狂风寨唐雨柔离开队伍失去凤鸣草方永思:唐庄主,我狂风寨一向与你青荷镇井水不犯河水,不知今日庄主大驾光临,意欲何为?唐海:哼。唐艺:还装蒜?两个贼小子,鬼鬼祟祟地在镇子里到处转,当我们是吃闲饭的啊?早查清楚了,一个叫郭开,一个叫赵平,是你们的人不是?方永思:寨中确是有叫这名字的两人,但也未必就是几位所说的贼小子。他们怎么了?唐研:废话什么,搜!殷其雷:站住!殷其雷:唐老爷,要是这两小子惹事,俺们一定会重重责罚。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带这么多人来,是打算跟俺狂风寨火拼不是?唐艺:哈!还“重重责罚”呢,贼喊捉贼,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唐艺:分明是你们绑走了大小姐,还有胆派人下山要赎金。快把人交出来,要是伤了她一根头发,定让你们整个山寨鸡犬不留!方永思:大小姐?我狂风寨并不曾干过劫掳女子这等伤天害理之——方永思:(啊!)唐海:殷其雷,你们之前也算安分守已,我也就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唐海:哼,现在居然敢欺到我唐海头上来了。唐海:放了我女儿,不然我就荡平狂风寨。姜云凡:姓唐的,少瞧不起人!唐海:!!你……殷其雷:云凡!!你跑出来干什么!回去!!姜云凡:老爹,他也太狂了,当咱们狂风寨好欺负的么!殷其雷:滚回去!!姜云凡: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方永思:云凡,别惹事,别忘了你娘临终的交代。姜云凡:……哼!!方永思:唐庄主,此事说来话长,你既不愿听我们解释……唐雨柔:爹!姜云凡:唐姑娘,你……唐艺:大小姐!果真是大小姐!唐研:好啊,这下看你们还怎么抵赖!唐海:柔儿,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伤你?唐雨柔:爹,让你担心了。女儿上山采药遇到了野兽,是姜公子他们救了我——唐海:你马上给我回去,这儿爹自会处理。呆在这儿,辱没自己身份。唐雨柔:……是。唐雨柔:爹,不要为难他们。唐雨柔:姜公子、两位大叔,真是对不住。唐雨柔:雨柔告辞了。唐海:……唐海:今天这事就先算了。唐海:我们走。姜云凡:唐老爷,不是说要杀个鸡犬不留么?方永思:云凡。唐海:哼。殷其雷:郭开!赵平!两个混账东西都给我过来!赵平:……大当家的,我们也不知道事情会闹成这样啊。郭开:是啊是啊,我们只是打听下唐姑娘是哪家人,怎么知道会被唐海盯上。赵平:我是想,唐姑娘要真是哪里的大小姐,咱们救了她,要点赏钱也不过分啊。殷其雷:要钱?你这是要大伙的命!姜云凡:我们救了唐海的女儿,他起码该说声谢吧?怎么救了人反倒被当成坏人,太不讲理了!殷其雷:你也有份!多大的人了,就知道打架,一点脑子都没有!姜云凡:我——方永思:都别争了。天都快黑了,晚饭也该做好了。都先去吃饭吧。姜云凡:我吃不下!殷其雷:二弟,别管他。这小子脑子一根筋。殷其雷:走走,都回去!方永思:……唉……姜云凡房间姜云凡:……好饿,不知道厨房里还有没剩饭。姜云凡:啊啊,饿死了!都怪那个死财主!活剥皮!姜云凡:说了不吃了!方采薇:云凡哥?方采薇:你好凶,好吓人,呜呜呜——姜云凡:好啦,是我凶——是我不好——方采薇:嘻嘻。方采薇:嘿嘿,云凡哥饿了吧?看这个!姜云凡:哇!大肉包子!姜云凡:嗯嗯……真好吃!姜云凡:总算活过来了!方采薇:云凡哥,你干嘛不吃饭啊?是跟大伯赌气吗?姜云凡:……呸,我才没那个闲心。方采薇:小心眼~~羞羞~~姜云凡:你说什么~~哼哼,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方采薇:你再凶,这个我就不给你啦!姜云凡:笛子?姜云凡:(雨色轻风意,柔情怜花殇……)姜云凡:(……这是唐姑娘的东西?)方采薇:这是唐姐姐落下的,咱们什么时候拿去还给她吧?方采薇:正好去唐姐姐家玩嘛~~姜云凡:她家……姜云凡:那种财主家,有什么好玩的。方永思:采薇你在里面吗?方采薇:爹?!我不在!姜云凡:……方永思:天黑了还瞎跑。别缠着你云凡哥哥啦,赶紧去睡吧。方采薇:哦。姜云凡:云凡,你还没想通吗?姜云凡:不就是咱们被人平白欺负了吗?方永思:咱们狂风寨的兄弟,都是沙场上九死一生闯出来的,老殷的功夫怎样,你再清楚不过,咱们真会怕了唐家?姜云凡:那……方永思:争一时之气,和寨子的平安,哪个更要紧?方永思:云凡,记着,你可是少寨主。姜云凡:二叔。姜云凡:我想明白了。可是,我还是觉得我没错。方永思:我并没有说错的是你,可随着性子去做“有道理”的事,也未必就是对的。方永思:凡事多思量思量。姜云凡:嗯。我明天就去给老爹赔罪,不知道他会不会又揍我……方永思:哈哈,你以为采薇送的包子是哪来的?要是过意不去,给老殷弄点好酒,就什么都好说了。姜云凡:好酒啊……正好过几天就是老爹生日,唔,哪天不放哨就下山看看。姜云凡:还有笛子……这么漂亮的笛子,弄丢了,她一定很难过……苍木山姜云凡:听说青荷镇酒坊的醉仙酿是难得的好酒,要是弄一坛回来,老爹非得把嘴乐歪了不可。姜云凡:不过,还是先把笛子还给唐姑娘吧。青荷镇??:小伙子,等一下!姜云凡:???:这个呢,其实老夫今天算了一卦,卦象所言,沿着青荷镇往北走,就有好运。我走着走着,就遇到你了。??: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清奇,满面红光,定是个大富大贵之人——姜云凡:停停停!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姜云凡:你想干嘛???:什么叫非奸即盗?!我墨甲师持身清正,江湖上那是人人景仰的,你竟然对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口出不逊!墨甲师:今天就治你个不敬尊长之罪,快快交出十文罚金来。姜云凡:……说这么多还不是要钱……墨甲师:什么要钱!老夫视金银如粪土,怎会稀罕你的财物!墨甲师:不过要是你心甘情愿地孝敬,老夫也就只好勉为其难地收下这些阿堵物了。姜云凡:(他都一把年纪了,脑子好像也不太正常,怪可怜的。)姜云凡:给,去买个烧饼吧。失去一文钱墨甲师:一文钱!老夫一言九鼎,十文就是十文,不可坏了信誉。姜云凡:(……看来他脑子确实有点问题,还是别和他纠缠了。)墨甲师:竟敢无视我!!那老夫就只好替天行道,修理你这颗冥顽不灵的脑袋了!姜云凡:——!!这、这是什么戏法?墨甲师:怎么样?服了吧?姜云凡:(今天真是强盗遇见了贼祖宗了,打嘛打不过,跑都跑不掉啊……)墨甲师:你不用怕,只要乖乖听话拿出罚金,老夫是不会跟小辈一般见识的。姜云凡:(啊,对了。这家伙见钱眼开,又死要面子,嘿嘿~)姜云凡:前辈神功盖世,晚辈佩服,这十文钱自然该孝敬的。墨甲师:很好很好,孺子可教。姜云凡:不过,晚辈想见识一下前辈别的功夫,开开眼界。要是能让我心服口服,别说十文铜钱,就是十两银子也不在话下。墨甲师:十两!!银子!!墨甲师:不不,老夫是说,老夫内外兼修,你想见识什么功夫,尽管提!姜云凡:那我把这十个银元宝分别扔出去,前辈后发先至,把它们都捡回来,自然没有问题吧?墨甲师:考我轻功?哈哈哈,老夫当年可和盗圣比试过——姜云凡:(送您老几块石头当零花钱,慢慢找去吧,我可要先走一步了。)唐府大门姜云凡:被那个怪老头耽误了不少时间,这下可得赶紧了。姜云凡:(这里就是唐家吧。)唐研:站住!唐府宅邸,不得乱闯。送菜的走边门!哼,一点规矩都不懂。姜云凡:你说谁是卖菜的?!我是来见唐姑娘的。唐研:什么?唐姑娘??……你、你是说我家小姐!?!唐研:我家小姐是何等人物,我都没见过几回,你是什么东西,开口就说见小姐?!姜云凡:(……算了,看在唐姑娘的面子上,不和他们计较。)姜云凡:两位大哥,其实我有件东西,要还给唐姑娘。唐研:!!!你你你,你怎么会有我家小姐的东西!我都没有!!唐究:嘘,别吵了,上官公子来了!上官弟子:让开让开!姜云凡:(二叔叮嘱过,不能闹事。可恶……)唐究:“还东西”,你骗谁呢?我看是想来偷东西的吧!这几天我们唐家有大事要办,你别来找麻烦了。唐研:快走快走。姜云凡:(混账!狗眼看人低!要不是……哼!)姜云凡:走就走,谁稀罕!唐研:居然连个小混混都敢打大小姐的主意。唐究:……大哥,你说上官公子这事能成吗?唐研:人家可是四大世家的人。能攀上这门亲事,可是唐家的福气。唐究:我看老爷好像不大乐意啊。唐研:……谁知道老爷怎么想的。再说小姐回来后就发烧了,老爷急着去请医仙,哪还顾得上这个。咱们就是看门混口饭吃,管那么多干嘛。唐究:……说的也是。青荷镇姜云凡:唐家的人,一个个都鼻孔朝天长!气死我了!姜云凡:呼……不跟他们一般计较。哼,先给老爹买酒去,笛子的事以后再说。酒坊姜云凡:掌柜的。宋知书:……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姜云凡:……掌柜的?宋知书:……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姜云凡:(可恶,连卖酒的都看不起我!)姜云凡:买酒!!!宋知书:啊……抱歉,抱歉,读书至乐,不觉忘形。小生宋知书,敢问客官有何见教?姜云凡:我说……买酒……给我来一坛醉仙酿。宋知书:这个……客官,这可着实难为小生了。姜云凡:这有什么好为难的,难道怕我给不起钱?宋知书:这个……其一,小生只是小小一个账房,并非掌柜。其二,小店所有的醉仙酿都已经被定下了。姜云凡:定下了?全部?!宋知书:正是。近日唐府有贵客来访,小店的好酒全被订下。下一批货恐怕要等两月之后了。姜云凡:……姜云凡:两月之后也太晚了。宋兄,我老爹今天做寿,就想喝口醉仙酿。能不能帮忙匀一坛?一坛就行。宋知书:……好吧。兄台孝心可嘉,待小生去向掌柜求个情吧。宋知书:掌柜,有位客官想要买醉仙酿。酒店老板:醉仙酿?你读书读傻了?我不是说过这些酒都已经被唐府订下了,少一坛也不行。酒店老板:富贵,还有旺财!把这些醉仙酿都给我搬到唐府去。宋知书:掌柜的,恕小生多言,那位客官买酒,是为给自己父亲祝寿,这份孝心着实难得……酒店老板:孝心?孝心能换几个钱?再说了,得罪了唐家,你担当得起吗?酒店老板:那边的!手脚利落点,砸坏一坛你一辈子都赔不起。姜云凡:……宋知书:这位客官,实在是抱歉,小生……宋知书:咦,人呢?酒坊门外姜云凡:唐家没有一个好东西!!姜云凡:……姜云凡:(……不对!除了唐姑娘。)姜云凡:你们不卖给我,哼哼,好——那本大爷就自个儿去“拿”。唐府(夜)姜云凡:嘿嘿,进来了。姜云凡:唐海这么有钱,还以为一定有很多护院什么的,怎么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姜云凡:不知道酒窖在哪里。姜云凡:(这些屋子看着挺漂亮的,应该是主人家住的。唐姑娘不会是就住这吧……)姜云凡: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找酒窖要紧。姜云凡:咦?咦咦咦!这什么鬼鸟!姜云凡:嘘!嘘!走开!??:倒~~姜云凡:唉?死了???:胡说~~本姑娘的“要你睡你就醒不了”可是上好的迷药,不伤身的~~~外面那些看家小娃儿不都还睡的好好的~~姜云凡:哦。多谢……姜云凡:哇!!……你,你……??:哦呵呵呵,惊艳了吧~~哎呀,那也怪不得你~本姑娘江湖第一大美人镜花姑的名号,可不是白得的。姜云凡:……噗——哈哈!江湖第一大美人!!真是美死了!!镜花姑:哼哼,小娃儿很有眼光,嘴也挺甜。你乖乖听话,赶紧带我去见你们家大小姐。姜云凡:大小姐……见唐姑娘?你要干嘛?!镜花姑:哼,唐雨柔号称江南第一美人,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有几分姿色。镜花姑:当然,只要能及我五分颜色,也就配得上这名头了,呵呵呵~姜云凡:……小的是外院打杂的,对内院不熟,还是麻烦您自己找吧。镜花姑:小娃儿倒是挺忠心~~就算你家小姐长的没我美——那是自然的——我也不会笑话她么,呵呵呵~~镜花姑:可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只好让你跟这扁毛畜牲一起睡一觉咯~~姜云凡:(不好对付……要是惊动唐家的人那可就惨了。)姜云凡:好好,你看见那边的房子没,那就是小姐的屋子……镜花姑:好,咱们走~~姜云凡:唉?您去就好,我还有活呢。镜花姑:你走了,谁来评判我和她谁更美啊~~姜云凡:(这人虽然说话颠三倒四,功夫可不差……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唐雨柔房间内小翠:小姐,你还不歇息?唐雨柔:反正还不困,就随便写写,你先去睡吧。唐雨柔房间外镜花姑:嗯,是小姐的屋子没错。姜云凡:(……不是吧,瞎说竟然就说对了……)镜花姑:小娃儿,你这是干什么?姜云凡:二叔说过,女孩儿家的屋子,不能随便看的……镜花姑:哟~小娃儿还害羞~~镜花姑:真不看?那我自己看咯~~姜云凡:不看!唐雨柔房间内小翠:小姐,这几天你都憔悴了好多,还不多歇着。哼,都怪那些可恶的山贼。唐雨柔:他们从魔猿手里救了我出来,怎么会是坏人?小翠:哼,小姐你就是心肠好,还帮着他们。我看哪,就算真是他们救了你,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唐雨柔:……翠儿,爹不相信我的话,难道连你都不信么?小翠:可、可是,一想到小姐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我就……呜呜——唐雨柔:唉……好了好了,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小翠:小姐你就是心眼太好,给人骗了都不知道。唐雨柔:是,是——不是还有翠儿在么,谁欺得了我啊?小翠:嗯嗯,翠儿一辈子都要保护小姐。姜云凡:(……原来唐姑娘一直都在帮我们说话……)小翠:对了小姐,上官公子今天来了哦。唐雨柔:嗯。小翠:小~姐~你怎么都不关心嘛~~他说不定是未来的姑爷啊。唐雨柔:我……唉……小翠:小姐不喜欢上官公子?还是——小姐另有意中人?姜云凡:(……)唐雨柔:……别瞎说。小翠:可是那位上官公子,听说也够得上文武双全。至于相貌嘛……上回在欧阳府,咱们也亲眼见过不是?唐雨柔:是么,不记得了。小翠:小姐要睡了?桌子我来收拾。小翠:咦?小翠: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小翠: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小翠: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于我归说?小翠:朝生暮死?小翠:小姐,你这几天怎么老写这么不吉利的东西啊。小翠:还说那些山贼没亏待你,呜呜,太可恶了,竟然欺负小姐你……我这就去跟老爷说,让他灭了那什么黑风寨还是狂风寨的!唐雨柔:翠儿,别闹了,我在山寨真的没受委屈。只是现在爹不让我出门,无聊的很。那些字就是调墨色浓淡,胡乱涂写的而已。小翠:那小姐是烦心提亲的事?唐雨柔:……算是吧。小翠:小姐如果不愿意,就和老爷说说,想个办法回绝了他嘛,老爷一定会听小姐的。唐雨柔:爹……可得罪了上官家,爹在关外的生意就毁了一多半。小翠:生意算得了什么,老爷最疼小姐,才不会为了几个钱就让小姐难过。唐雨柔:虽然是这样,我终究不想让爹为难……小翠:嗯,那咱们就出墨水题难死他们好了。唐大小姐亲自选夫婿,想求亲只有先答上了才行。既然提亲的谁都答不出来,也就不算没面子啦。小翠:就像刚才小姐写的,“采采衣服,麻衣如雪”啦,还有什么蜉蝣啦,让人去猜,他们一定不知道!唐雨柔:呵呵,傻丫头,那是《诗经》上的诗,大凡读书人都晓得。小翠:哦……唐雨柔:不过你说的也许是个办法……让我再想想。唐雨柔房间外镜花姑:没想到世间竟有这种才貌双全的女子……可惜跟我比还是有一段差距。姜云凡:(……你是说脸皮的厚度吧……)姜云凡:对,确实和您老人家很有差距……镜花姑:胡说!我哪里老了!这叫成熟,懂吗?镜花姑:你看,多年来我这张小脸蛋一直保持白嫩嫩的~~姜云凡:……镜花姑:她怎么会在这里?!??:谁?!镜花姑:啧!唐雨柔:师父?小翠:外面没人呀。小姐定是太累,听错了。唐雨柔:嗯……姜云凡:(好险好险——)姜云凡:(那个疯女人都走了,我可不能再偷听下去了。赶紧去找酒窖。)酒窖外姜云凡:嗯,有股酒味,八成就是这儿了。姜云凡:黄,黄狗成精了!!姜云凡:……还是个偷酒的黄狗精,有意思~姜云凡:不对!可不能让它把醉仙酿偷走了!快追!酒窖姜云凡:住嘴!!!姜云凡:那是本大爷先看上的——姜云凡:哼哼,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狗命在,把酒留下来!姜云凡:(好机会!)??:痛痛痛痛痛——姜云凡:好痛!姜云凡:死畜生!??:给我回来!??:……姜云凡:……??:……呜。好不容易在这里设下了迷幻蛊阵要抓住臭大黄的,这下好了,大半天的功夫全被你毁啦!姜云凡:喂喂,小丫头,你少倒打一耙。要不是你突然冲出来,狗精能逃出我的手心???:敢再叫我一声小丫头,我现在就让你挂掉!??:咦咦?!有人来了!好多人!姜云凡:闹出这么大动静,聋子才听不到。傻了吧???:哼,那是你没本事逃掉。姜云凡:不见了!!这是什么妖法?!??:才妖法呢!连隐蛊都不知道,大笨贼!姜云凡:喂喂,小丫……女侠,咱们也算是同路的,你就带我一块走吧——姜云凡:女侠?女侠?!还在吗?唐家护院:来人啊!酒窖门被打开了!有贼!!唐家护院:大胆毛贼,竟然把脑筋动到唐家来!快进去搜!姜云凡:(糟糕,怎么办!唐海早看我们不顺眼,要是被他抓住,肯定会趁机……)姜云凡:咦!姜云凡:这个坛子……难道……唐家护院:这,这是怎么搞的!!唐家护院:完了完了,老爷非大发雷霆不可!姜云凡:(嘿嘿,活该~~~)姜云凡:(不过还是得赶紧离开这儿,要不他们追进来就惨了。)姜云凡:(哼哼,这个唐海,肯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然没事建条密道玩吗?)晴碧坡姜云凡:——!!(糟糕,没想到这里也有埋伏!)??:好香,好香!咱酒肉童行走江湖多年,从没闻过这么纯正的酒香!姜云凡:(吓我一跳,原来是个酒鬼。)酒肉童:小哥,等~等等等一下!姜云凡:干嘛?酒肉童:咱看你鬼鬼祟祟地从唐家出来,嘿嘿,你一定就是——姜云凡:(露馅了?)酒肉童:离家出走的唐大少爷!酒肉童:乖乖把酒窖的位置说出来,你私会隔壁家小姐的事,咱就不声张出去。怎么样,很义气吧?姜云凡:……姜云凡:好,我告诉你,沿着这密道走进去就能到酒窖,你快去吧。酒肉童:哦哦!果然爽快!姜云凡:……怪人天天有,今天特别多。姜云凡:唉,也不知道那狗精跑哪去了,本大爷的酒还没拿回来呢。姜云凡:狗精的声音?好像是从东边传来的。姜云凡:嗯?好香的酒味~姜云凡:不好!我的酒……姜云凡:(哇!狗精!还有狗精的妖怪主人!!)姜云凡:不许喝!??:怎么?难道这酒里有毒?姜云凡:江湖规矩,到手的买卖,见面分一半。这醉仙酿是这狗精从我眼皮底下偷走的,自然有我一份!??:哦,原来如此。??:哈哈哈哈,照你这么说,酒是黄狗兄偷的,你尽管找它商量好了。姜云凡:——姜云凡:不管怎么样,按道上的规矩,见者有份,好歹留一坛给我。??:好说好说,等老道喝完,两个坛子都给你。姜云凡:你耍我啊!??:嗝儿——要命可以,要酒,那是万万不能……姜云凡:好!说理你不听,非逼本大爷动手!姜云凡:看招!??:气势虽足,架势却是一塌糊涂,空有个壳子,可惜——可惜——姜云凡:可恶!!我就不信连只狗都打不过!!??:(这气息……)??:阁下原来是魔道中人,我倒是看走眼了。姜云凡:什么魔道?!臭妖怪,本大爷今天跟你拼了!??:……??:哈哈,少年人,你的功夫稀疏平常,都不是黄狗兄的对手,还想抢酒?凭我多年的看人眼光,你真不是个当坏人的料。姜云凡:哼,本大爷的功夫,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再说它都成精了,我打不过有什么奇怪的。??:哦?黄狗兄,你什么时候成妖精了?姜云凡:我管它是什么!敢抢本大爷的酒,我就跟你没完!别以为你多当了几年妖怪我就怕了。刚刚的不算,再来一场!??:哈哈哈~初生之犊不畏虎。小兄弟,你挺有意思!有趣,有趣——这口,老道非干了不可——??:咕嘟咕嘟——??:好酒——嗝儿——咦?见底了。姜云凡:啊!喝光了!完了,完了,这下拿什么给老爹祝寿啊。??:你刚才打得那么无聊,我不喝点酒解闷的话,实在看不下去啊。再说,反正你也输了,酒自然也是我的了。姜云凡:……姜云凡:老酒鬼!你要是讲道义,就拿这狗赔我!姜云凡:(看门也将就,总不能空手回去。)??:哈,小兄弟,看你的年纪,怕是当大黄的跟班都不够格。??:……不过……??:老伙计,就麻烦你看顾他一阵吧。??:小兄弟,你的修为尚浅,只怕大黄不肯听你的。看在同是好酒之人的份上,我就传你几招。姜云凡:哦?不是高招的话,我可看不上。??:那就要看你的悟性啦。半个时辰后??:记得,心澄如镜,抱元守一。姜云凡:……好奇怪,心里一下觉得好平静……??:你戾气太重,日后必伤及自身。此心法你持之以恒每日修炼,可保你一生受用不尽。??:(这小子,一次就学会了啊……)??:(今日之事,不知是利是弊……)姜云凡:一生万物,万物归一——姜云凡:收!姜云凡:哈哈,这招好玩。封印系统开启姜云凡习得『御犬袭』姜云凡:老酒鬼,学了你的功夫,是不是要叫你师父啊???:别,不过是一坛酒的彩头罢了。姜云凡:哦。姜云凡:对了,我在酒窖遇到个凶巴巴的小姑娘,说要抓大黄,你认识不???:唉呀,头疼。这丫头还不死心啊???:酒喝光了,老道也要走了。??:小兄弟,日后你要是遇上什么麻烦,不妨到蜀山找我。姜云凡:嘿嘿,我能有什么麻烦。倒是你,小心大黄不在,自个去偷酒让人给抓了——??:哈哈,多谢小兄弟提醒。??:一剑青云意,一壶酒中仙,老道去也——姜云凡:哇——!!!姜云凡:老酒鬼!道长!!我不要这黄狗了,你教我站在剑上飞吧!姜云凡:走了……姜云凡:这么帅气的功夫,要是能学到,要十坛、一百坛酒,我也愿意啊……姜云凡:唉,都这时辰了,老爹他们搞不好都喝上了。姜云凡:还是赶紧回去吧。??:站住!姜云凡:这个声音……酒肉童:臭小子,别想溜!咱听信了你的话跑去酒窖,啥都没有,就一帮龟孙子看到咱就喊打喊杀的。镜花姑:还有陷害本姑娘,害本姑娘被草谷,啊不,追草谷追了半天~~墨甲师:再加上老夫的十个银元宝!墨甲师:竟敢欺骗鼎鼎大名的黄山三怪,要罚,要罚!姜云凡:黄山三怪?……噗——姜云凡:(原来这几个疯子是一伙的,这下麻烦了。)姜云凡:哈——原来三位前辈就是名震天下的黄山三怪,久仰!久仰!我家里还有点事就先……墨甲师:嗯——孺子可教。小子,既然你如此崇拜我们……墨甲师:好!老夫决定收你为徒了!姜云凡:啊?!镜花姑:嘻嘻,行啊~这小子长得还不错,收来当徒弟也不算丢人。姜云凡:(谁要有你这种师父就很丢人了……)墨甲师:既然三妹这么说,那就好办了。喂,小子,难得我们心情好,还不快跪下磕头?姜云凡:等等,我可没答应!酒肉童:怎么?不愿意?酒肉童:你不愿意,咱就揍到你愿意为止!姜云凡:(这三个家伙,说也说不通,打又打不过……)姜云凡:(不过他们躲了这半天才出来……)姜云凡:三位前辈,不是我不想答应,只是有个大大的难题——镜花姑:长辈说话,小娃儿别插嘴~~墨甲师:三妹,咱们身为长辈,要心胸宽广。墨甲师:能当我们黄山三怪的徒弟,老夫知道你心里高兴,桀桀桀。小娃儿,你说。姜云凡:刚才飞走的那个道士,你们也都看见了吧?酒肉童:一贫道人?当然看见了,不然我们早出来了。镜花姑:咳咳——我们那是怕他被咱们黄山三怪的名头吓到~~姜云凡:对,一贫,一贫道人。我刚刚拜他为师了,所以你们来晚了一步。酒肉童:啥!酒肉童:大哥,咱们的徒弟被抢走了,咋办?墨甲师:按江湖规矩,徒弟在没得到师父同意前,不能拜入别派门下。这个么……镜花姑:我看,咱们直接把这小子打晕扛回去,谁能知道?呵呵~~姜云凡:喂喂,你们黄山三怪不是武林中的大人物吗?不会这么不讲江湖规矩吧。墨甲师:……酒肉童:……镜花姑:……墨甲师:嗯,说得好,我们黄山三怪向来是最看重武林规矩的。墨甲师:不过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们既然说要收你做徒弟,自然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墨甲师:二弟,三妹,咱们这就去找一贫理论,要他把这小娃儿让给咱们。酒肉童:可是咱们又打不过他……镜花姑:咳!咱们那是不好意思以多欺少~~~要是拿出真功夫,就算蜀山七圣一起上,也不是咱们对手~~姜云凡:(蜀山七圣?老酒鬼的来头听着还挺大。)墨甲师:桀桀桀,小娃儿,你就在这等着,你三位未来师父去去就回!姜云凡:(一贫道长,您神功盖世,对付这三个小角色一定没有问题,我可先开溜了。)青荷镇姜云凡:可算脱险了。姜云凡:嗯?闲人甲:哪呢哪呢?闲人乙:榜就在酒坊那。闲人乙:快走,别让人抢了先!王皓:云凡!王皓:小祖宗,你这一天一夜跑哪去了!大伙都快急死了!姜云凡:别提了,我遇到三个疯子,好不容易才脱身。先不说这个,镇上这是怎么了?王皓:你是不知道,大消息——唐家大小姐招亲了!!姜云凡:啊?!你说什么?!王皓:唐家一大早就贴出了榜文,不管什么人,只要能过关,就能跟唐大小姐提亲!王皓:唐家那么有钱,就算是母猪也有人娶啊,更别说唐大小姐人又漂亮心地又好——王皓:…………(口沫横飞)王皓:喂!云凡?云凡?!姜云凡:皓哥,我还有点事,等下再回去。你先回寨子跟老爹和二叔说一声吧。王皓:你还要干啥?大当家气还没消呢,担心他打断你的腿!姜云凡:这个……王皓:哈,我知道了,你是要去试试运气是不是?不错,这事要是能成,咱们狂风寨就发达了——姜云凡:我——王皓:没问题,我这就回寨子报平安,你赶紧到酒坊看榜去!姜云凡:喂——唐家护院:各位,只要是身家清白,没有妻室的适龄男子,只要能通过考验,都可以提亲,再由我家老爷甄选。闲人甲:唐家怎么忽然想到招亲啊?闲人乙:嘘——我跟你说,前几天,镇上不是来了好些江湖人么?闲人甲:对对,一个个拿刀拿枪的。尤其是穿黄衣服的那些,简直是凶神恶煞。闲人乙:轻点声!就是那些江湖人,非要跟唐老爷提亲,唐老爷可不乐意。这次招亲,八成是唐家用来搪塞他们的。闲人甲:哦~~老兄,你真是见多识广。闲人乙:嘿嘿,过奖过奖。姜云凡:……姜云凡:呸!想什么有的没的!姜云凡:老爹的寿辰也过了……唉,还是先回寨子再说吧。姜云凡:(要是能帮上忙就好了。)狂风寨姜云凡:老爹,我回来了——姜云凡:奇怪,怎么又没人……姜云凡: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狂风寨大厅姜云凡:这,这怎么回事?!姜云凡:你是谁!你对老爹他们干了什么!姜云凡:快说!??:我猜得没错,你果然死不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小兄弟,你这么凶巴巴的,姐姐一害怕手一抖,地上这些人可就无药可解啦。姜云凡:……你对他们下了毒???:这是眠蛊,只有姐姐我才能解。要是你乖乖听话,我就把他们还给你,怎么样?姜云凡:你想干嘛?你要是敢伤害他们,我就跟你拼命!??:哎哟,好凶的眼神。你放心,只是去救个人罢了。姜云凡:你这么厉害,干嘛不自己去???:怎么?不爱去?没事,我数到三,你不答应,我就杀一个人。反正这里人多,一时半会的估计也杀不完,你大可以慢慢考虑。??:那就从这个可爱的小妹妹开始咯?一、二……姜云凡:别动手。我听你的就是了!??:当真?骗人可是不对的哟。姜云凡:我全寨子的性命都捏在你手里,我敢骗你?!??:很好,很乖。你过来。姜云凡:要救什么人???:跟我去一个地方,等到了再告诉你。姜云凡:好,走就走。不过你得保证会给我解药!??:……放心,只要你老实听话,姐姐我可是很好相处的。人界山洞上方??:我要你救的人叫血手。从那下去,找到他,带他出来。姜云凡:这种鬼地方……你不是要我去送死吧???:这个么,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不会死。姜云凡:猜?人命关天,你居然用“猜”的?要是我死了怎么办?!??:一条命换几十条命,这么好的事儿,你总得冒点险不是?姜云凡:……啧……我找到人以后,怎么上来???:你把他带回这里,喊一声,我就用千里丝拉你上来。要是找不到,那就……嗯,你自己知道咯。姜云凡:(看来这次在劫难逃了,怎么办……?)??:怎么,是不是在盘算着把我推下去,趁机逃跑?真不巧,眠蛊这小玩意,可是只有下蛊的人能解呢。姜云凡:好,我进。姜云凡:但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行~你替姐姐办完事,姐姐就放过那些山贼。要不要我发个毒誓来听听???:——!姜云凡:怎么???:哼,妖女毒影,就知道你会来这里,快把本教的圣物还来!毒影:小妹子,又是你呀?你们巫月神教追了我三个月都没办法,就你一个人?啧啧,姐姐都不忍心欺负你啦。??:你当本姑娘是吃素的?看看你脚底下。毒影:这是……??:认出来了?这周围都被我种满了爆裂蛊,你要是想跑,第一个炸死你!姜云凡:喂喂,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我不管,不要把我扯进去成不成!谁要和她一起被炸死啊?!??:你谁啊???:咦?!是你!上次坏了我大事的大

仙剑奇侠传五 全剧情对话.doc

仙剑奇侠传五 全剧情对话.doc

上传者: 道天Ψ巫宸
403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8-05 举报

简介:仙剑奇侠传五 全剧情对话

. 仙剑奇侠传五全剧情对话 ( 手打 ) 本对话为甘泉村攻略组手打,你可以随便转载分享,但是必须附带这一段文字声明。 by: 风吟 ,lilyhgy 与之对应对话仙剑 5 对话查询器请访问 http://ganquan.info/talk/ ( 已做索引 , 可以快速查询。并且是完整的有 NPC 对话 ) * 本文档原始格式为 pdf 你可以利用 pdf 工具转换为 txt 等格式。方便查看 ~ 对话版权属于《仙剑奇侠传五》游戏版权拥有人或公司所有 手打本文档只为方便仙迷交流,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以及其他与著作权法相抵触的地方。否则后果自负,与甘泉村攻略组无任何关系! 狂风寨 方采薇:呜 —— 方采薇:好半天了,它怎么还不进去啊? 姜云凡:嘘 ——小声点 —— 方采薇:云凡哥哥,这法子管用不管用啊? 姜云凡:包在我身上。你乖乖等着,别出声,知道不? 方采薇:哦。 殷其雷:臭小子,都什么时辰了,还在这玩! 方采薇:小鸟等等!!等等!!! 姜云凡:老爹你嗓门那么大干嘛,都让你吓跑了。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98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