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笔记整理(张少康《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笔记——应付考研考博)

笔记整理(张少康《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笔记——应付考研考博).pdf

笔记整理(张少康《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笔记——应付考研考博)

106珠穆朗玛 2011-08-01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笔记整理(张少康《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笔记——应付考研考博)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先秦时期第一章:先秦的文学观念和文学理论批评的萌芽一:先秦的文学观念(文史哲不分诗乐舞合一无明确的文学观念。战国中期前文章主要指学术。战国中期后文学符等。

先秦时期第一章:先秦的文学观念和文学理论批评的萌芽一:先秦的文学观念(文史哲不分诗乐舞合一无明确的文学观念。战国中期前文章主要指学术。战国中期后文学与学术逐渐分离的趋势。)二:文学理论批评的萌芽(保留在《国语》、《左传》等献诗讽谏说观诗知政说。)三:诗、乐、舞三位一体与“诗言志”的提出(先秦时“诗言志”的“志”主要指政治上的理想抱负。战国中期后百家争鸣“志”的含义逐渐扩大。“诗言志”的实质是把文艺看作是人的心灵的表现。与西方的模仿说差异大。)第二章:孔子和儒家的文学观一:孔子以“诗教”为核心的文学观及其对《诗经》的批评(克己复礼之“礼”是融入“仁”的新“礼”。)文学观:以“诗教”为核心政治伦理观念浓厚。文学理论批评:对《诗经》的评论为主。文艺与道德修养:修身必先学诗、学乐(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文艺与政治、外交:借助赋诗(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文学批评的标准:中和之美(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文学的社会作用:“兴观群怨”说(诗可以兴……。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草木鸟兽之名。)文学的内容与形式:以内容为主导形式与内容并重(辞达而已矣)雅乐与郑声:提倡雅乐反对郑声。(斥郑声对后世戏曲、小说等地位不高有影响)二:孟子“与民同乐”的文学观及其文学批评方法论文艺美学思想:与民同乐(在“仁政”与“民本”的思想前提下提出来的以人性善论为哲学基础)文学批评方法:(针对“赋诗断章余取所求”的主观臆断解诗方法而提出)以意逆志(以己之意迎受诗人之志而加以钩考。即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去推测作者的本意)知人论世(解决“以意逆志”的方法。深入了解作者的生平、思想、遭遇等及所处的时代背景)另:“知言养气”说对后世“文气”说有奠基作用。三:荀子对儒家文学思想的继承与发展天行有常自然观对文学思想的影响(人定胜天重视文艺可以产生积极社会效果主张文艺创作从现实出发要创新)明道、言志、抒情相结合的文学观之形式(“道”乃社会政治之道和哲学自然规律之道重先王、后王之道重言志中的抒情)文艺与政治:《乐论》:音乐人心治道“礼别异、乐合同”“以道治欲”(影响汉儒“发乎情止乎礼”及宋儒“存天理灭人欲”)第三章:庄子和道家的文学观一、老子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论(对“象”的论述对创作客体的论述对“虚静”的论述对审美主体提出的要求)君子人南面之术的政治观以“清静”、“无为”为旨趣对文学采取否定态度。就文学观念发展的内在理路而言老子的文学观念与孔子的文学观念正相反对。如果说孔子所提倡的文学即文教企图以西周传留的礼乐文献和礼乐文化来教化人民那么老子所提倡的道学则是道教即以先王传留的道论为旨归来影响人民。老子揭露礼乐文化对社会政治和人的自然本性的戕害为人们理性对待礼乐文化和深入思考儒家文学观念提供了思想武器补充和修正了儒家的文学观念对于中国古代文学观念的发展是有其积极意义的。一、庄子崇尚自然、反对人为的文艺美学思想(追求绝对的“全之美”崇尚天然艺术反对人为艺术)“以全美为工”(司空图语)无乐之乐、解衣般礴、言意之表成为我国古代音乐、绘画、文学所竭力追求的至高境界。二、庄子“虚静”、“物化”的艺术创作论(达到“虚静”进入“物化”状态)“虚静”是庄子所强调的认识“道”的途径和方法同时也是能否创造合乎天然的艺术的关键。三、庄子的“得意忘言”论及其对文学理论批评的影响(《易系辞上》:“书不尽言言不尽意。”)得意忘言、得鱼忘筌说的影响深远尤其是魏晋以后被直接引入文学理论形成了“意在言外”的传统是意境说的基础。四、庄子文艺思想的浪漫主义和象征主义特征(以“卮言、重言、寓言”等不实之言引导人们体会领悟“道”)第四章:先秦百家争鸣中的其他重要文学思想一、墨家的功利主义文学观(其立言有三表表现出尚质重用的文学观念)《诗》、《书》、《礼》、《乐》是不切实用的东西。并不否定文艺的美及娱乐功用但强调文艺首先要服务于功利的目的否则再美也是无用的。“先质而后文”的美学观点轻视美而重功用。但后期墨家在逻辑学、论辩上的贡献对文章写作有积极影响。三表法:故言必有三表。”何谓三表?子墨子言曰:“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于何本之?上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于何原之?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实。于何用之?废以为刑政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此所谓言有三表也。(为了判断人们对事物的认识及其言论文章是否正确)二、商鞅、韩非的法家文学观亦是功利主义反对儒家的仁义礼乐文艺必须服从于法治。“儒以文乱法”。韩非不绝对反对文艺赞成利于法治的文艺。三、《易传》文学观特色“象”和“物”的关系还有言、象、意的关系阳刚与阴柔发展变化的观念修辞立其诚四、《楚辞》的“发愤抒情”说《诗经》为现实主义源头庄、骚为浪漫主义源头从文学思想看这种说法不全对。《楚辞》和《庄子》的文学美学思想有较大差异与《诗经》反倒比较接近是在《诗经》基础上的发展。《诗经》重在“言志”《楚辞》通过抒情来言志。屈原的“言志”仍然重政治抱负。两汉经学时代的文学理论批评一、西汉前期的道家文学观与司马迁的“发愤著书”说《淮南子》比较集中反映了西汉前期道家的文艺观。主要是对先秦老庄的继承和发展但又吸收了儒家思想中的某些成分反映了儒道结合的特点并成为从先秦道家文艺思想向魏晋玄学文艺思想发展的中介和桥梁。《淮南子》崇尚天然之美不否定人为之美。重质重文。肯定“虚静”、“物化”同时认为艺术创作要长期学习积累。认为文艺创作是人的感情的自然流露。既重内容也讲求形式修饰主张两者和谐统一。提出了鉴赏者的主观差异性问题。司马迁在刘安评价的基础上更加突出了《离骚》的“怨”。发愤著书主要是为了达意通道。一是作者的崇高志向与抱负不能施之于事业才借著作作为寄托二是作者的志向就是要总结历史和现实的经验提出系统理论观点写成“一家之言”的著作。一方面继承和发展了孔子诗“可以怨”的思想另一方面也符合道家对黑暗现实极其愤激的特点表现了儒道结合倾向。司马迁的实录精神。二、封建正统文艺观的确立从《礼记乐记》到《毛诗大序》汉儒的儒家文艺观是在先秦儒家文艺观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第一保守性增强了批判性减弱了。崇奉“温柔敦厚”是诗教。第二对先秦儒家文艺观中科学积极进步的内容作了更深入系统的阐述。如明确提出美刺讽谏说对诗歌本质认识的深化把“志”与“情”紧密结合。第三进一步明确文学与现实、时代的关系。如班固言乐府“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第四文艺创作中的“物感”说等。《乐记》:基本思想来自荀子《乐论》音乐的本源:音乐的产生在于人心感物。物心声音乐音乐的作用:文艺对社会政治的重大反作用。声音乐心物(社会政治)音乐的创作:强调音乐创作的真实性。《毛诗大序》是《乐记》在文学方面的具体体现:(看成儒家诗论的总结不太确切虽然总结了先秦儒家诗论但更重要是按照汉代的需要对它进行了改造成为汉代儒家新文艺观的代表性著作)发乎情止乎礼义:明确反映了儒家思想的保守性进一步加强具体发挥了《礼记经解》中的“温柔敦厚”诗教说。讽谏说:明确提出“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六义说:把《周礼春官大师》中的“六诗”说发展为“六义”说。“故诗有六义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情志统一说:进一步发展了荀子《乐论》、《礼记乐记》以来的情志相结合的思想比较明确提出了诗歌抒情言志的特点。汉人论诗实际上是按照自己的需要来解释并不是真正要求对诗的本意作客观探求。如“诗无达诂”说。三、儒家“定于一尊”与扬雄、班固的文学理论批评扬雄以道、圣、经为中心的文学思想反映了封建统治者要求把文学完全纳入其礼教轨道的要求。故一切文章都必须以五经为法式。主张一切模仿圣人如《太玄》模仿《易经》《法言》模仿《论语》。或问:五经有辩乎?曰:“惟五经为辩:说天者莫辩乎《易》说事者莫辩乎《书》说体者莫辩乎《礼》说志者莫辩乎《诗》说理者莫辩乎《春秋》。舍斯辩亦小矣。”这种以五经为法式的文学主张助长了文学创作上的复古模拟之风。其文学主张清楚地反映在其对屈原及其作品的评价。扬雄认为屈原的自沉不符合“发乎情止乎礼义”。认为屈原的浪漫主义创作不符合儒家经典的特点。“过以浮”是说屈原作品文辞华丽不似儒家经典质朴。扬雄也赞扬屈原辞丽而有则文质并茂符合儒家大原则并同情其遭遇。扬雄是古文经学不赞成谶纬神学。扬雄对汉赋早年喜爱晚年多批评否定。《答刘歆书》:“少不得学而心好沉博绝丽之文。”“童子雕虫篆刻”、“诗人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法言吾子》)扬雄认为文是源于心的。班固对扬雄的进一步发展。班固是今文经学支持谶纬神学。主持编纂《白虎通义》把儒学神学化正式确定下来。班固批评屈原对上层统治者的批评违背了“发乎情止乎礼义”的原则“怨”过分了。对司马迁及《史记》的批评也如此。班固不完全否定屈原作品肯定了屈原“离谗忧国”及其作品“恻隐古诗之义”。班固对辞赋评价较高不同于扬雄晚年。认为汉赋是“雅颂之亚”“赋者古诗之流也”赋为古诗的支流符合“润色鸿业”。但对汉赋的华丽淫靡有过批评。班固强调现实主义创作原则:“书曰‘诗言志歌咏言。’故哀乐之心感而歌咏之声发。诵其言谓之诗咏其声谓之歌。故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汉书艺文志》论《诗经》发展了《乐记》和《毛诗大序》中关于文艺和现实关系的论述指出诗歌可以反映社会风俗政治得失。也反映在班固对乐府的论述中:“自孝武立乐府而采歌谣于是有代、赵之讴秦、楚之风。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感于哀乐缘事而发感于哀乐缘事而发感于哀乐缘事而发。亦可以观风俗知薄厚云。”《汉书艺文志诗赋略论》四、王充真、善、美相统一的文学观(积极影响了现实主义创作束缚了浪漫主义创作)东汉前期谶纬神学泛滥桓谭(极言谶之非经)、王充是反对谶纬神学的代表。较多集成了荀子、司马迁、《淮南子》的道家文艺思想。提倡真实反对虚妄。反对虚妄之作并不完全否定文学中的虚构、夸张等。对虚构、夸张实际上采取否定态度。如《论衡》对神话传说的批判。增善消恶有补世用。说明文章不是了炫耀文辞而是为了“劝善惩恶”。认为文章的内容形式要表里一致、内外相符。批判了汉赋追求形式之美。反对复古提倡独创。反对文学语言艰深古奥提倡通俗易懂。五、王逸对《楚辞》的评论与东汉后期文学理论批评的发展称《离骚经》。不同意扬雄、班固对屈原的批评认为《离骚》不违背“温柔敦厚”之旨也没有超出礼义规范。王逸认为《离骚》的艺术特点源于《诗经》两者是一致的。“依诗取兴引类譬喻。”《楚辞》继承了《诗经》传统。王逸对屈原的高度评价重新确立了屈原及其作品在中国文学史的崇高地位。使其与《诗经》并驾齐驱。东汉后期文学理论批评文学的独立与自觉逐渐形成。说魏晋是文学自觉时代不太确切。因为汉人分“文学之士”与“文章之士”虽文章的概念比较广泛但比先秦的“文化”之“文”要窄。如《汉书艺文志》已将“诗赋略”独立出来。汉代出现了众多文论著作。各种不同文体在汉代基本形成了。魏晋玄学与文学理论批评的新发展一、玄学的兴起与文学观念的变迁儒教衰落玄学兴起。文学观念发生变化:(玄学是援道入儒以道为本倡名教以自然为体以名教为用)文学创作主题的变化:汉代受经学影响主题为政治教化和美刺讽谏为中心汉末魏初转变为写个人悲欢遭际抒发个人情感感慨现实动乱。社会政治主题个人内心世界文学思想:言志缘情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批评中特别重视体现作家特殊的创作个性。重视文学创作本身的特点与规律研究(玄学思想在认识论以寄言出意、得意忘言为基本方法王弼《周易略例明象》)以无有体用为中心的玄学思想在认识论上以寄言出意、得意忘言为基本方法。玄学家认为无是体有是用有并非无但可以有来象征无体会到了无之后又必须舍弃有而不能拘泥于有。这种认识方法就具体表现在玄学家关于言、象、意关系的论述中。王弼《周易略例•明象》:“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尽意莫若象尽象莫若言。言生于象故可寻言以观象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意。意以象尽象以言著。故言者所以明象得象而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而忘象。犹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也。然则言者象之蹄也象者意之筌也。是故存言者非得象者也存象者非得意者也。象生于意而存象焉则所存者乃非其象也。言生于象而存言焉则所存者乃非其言也。然则忘象者乃得意者也忘言者乃得象者也。得意在忘象得象在忘言。故立象以尽意而象可忘也重画以尽情而画可忘也。”二、曹丕《典论•论文》的时代意义(宣告了经学时代文论批评的暂时告终以玄学思想为主导的新文论批评的开始)作家的才能与文体的性质特点之关系。(《典论•论文》的中心)(以七子为代表指出作家的才能各有所偏而通才是极少的。)曹丕也研究了不同类型文体的特点:“夫文本同而末异盖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诗赋欲丽。此四科不同故能之者偏也唯通才能备其体。”强调作家个性对文学创作的重要意义提出了“文以气为主”的著名论断。即要求文章必须有鲜明的创作个性。曹丕对文章的价值给予了从未有过的崇高评价。(“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要求持一种比较客观的、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去批评文学。(批评贵远贱近、文人相轻、暗于自见)曹植不如曹丕重文章但其认为文学批评者本人要有高修养和创作能力才能批评他人。且重民间文艺。三、嵇康的《声无哀乐论》及其在六朝文论发展中的意义声无哀乐说从对音乐本身理论的阐述出发认为音乐本身无感情否定了儒家以《乐记》为代表声有哀乐的基本文艺思想是中国文艺思想发展由经学时代向玄学时代转变的重要标志。声无哀乐论的提出与当时玄学思想有十分密切的联系。玄学家认为言与象、象与意之间不是一种等同的关系而只是一种寄托的关系言象只是得意之筌蹄。从玄学本体论的角度说玄学家把道与物、无与有的关系看做是一种体用关系。声无哀乐论的提出重视了对音乐艺术形式美的研究同时也推动和促进了当时整个文艺领域对艺术本身特征的探讨。四、陆机《文赋》论文学的构思与创作)(着重探讨文学内部规律之文学创作如何进行艺术构思是《文赋》探讨的重点问题)首先陆机论述了作家在构思前应当具备一些什么条件才能使艺术构思得以顺利进行。他着重强调了玄览、虚静的精神境界和知识学问的丰富积累两方面内容。陆机十分强调灵感的作用他称之为“应感之会”。《文赋》提出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各类文体的特征及其艺术风格。“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碑披文以相质诔缠绵而凄怆。铭博约而温润箴顿挫而清壮。颂优游以彬蔚论精微而朗畅。奏平彻以闲雅说炜晔而谲诳。”《文赋》对创作过程中的具体表现技巧问题也作了很多分析。对于文学作品的艺术美陆机提出了五条标准这就是应、和、悲、雅、艳。应即丰赡之美和刚健的骨气悲鲜明强烈的爱憎感情雅纯正格调艳是对形式提出的要求。张华提倡“新声”和陆云以“清”作为文学评论的美学标准。五、葛洪倡导繁富奥博的文学观与美学观(葛洪前期以儒家思想为主后期以道家思想为主。文艺观主要在《抱朴子》外篇)葛洪竭力提高文章的地位和价值明确主张德行与文章并重把曹丕的文章价值观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要求人们重视艺术技巧提高艺术水平。对贵古贱今的传统观念进行了尖锐批评鲜明地提出了今胜于古的主张。他认为文学的发展也是从质朴到华丽逐渐演进的因此讲究艳丽、雕饰也是一种进步的表现。在对待文学语言的看法上他认为应当以雕饰华丽的当世之文来统一文学语言弃去方言土语。葛洪认为美是一种客观存在它有自己质的规定性。人们审美观点的差异是因为审美主体的主观爱好不同所致客体的美和主体的美感是不应当混同为一的。南北朝时期一、玄佛合流与南朝文学理论批评的繁荣佛教的流行及其对文学理论批评的影响首先从言意关系上进一步深化了玄学的言不尽意论佛教形神观之流行对艺术创作上的形神论有深刻影响。(形神关系实质心物关系。《文心雕龙》“情以物兴”、“物以情观”正是吸收了儒家和玄佛对心物关系的论述)佛经翻译、转读、因明学等的影响二、沈约与声律论的历史地位使得诗文创作的声律之美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但是规则过严束缚了文学的健康发展。《“四声之目”的发明时间及创始人再议》文学遗产年第期。(高认为“四声之目”应始于刘宋之末由王斌首创而非沈约、周颙等。)三、对文学特征的探讨与文笔之争魏晋曹丕、陆机等人对“文”的理解比先秦两汉的文学观念要窄得多但仍然包含艺术文学和非艺术文章。南朝的文笔之争即是为了区别文学与非文学。《文心雕龙总术》:“今之常言有文有笔以为无韵者笔也有韵者文也。”当时很流行。但稍后的萧统、萧绎等不用是否有韵区分文笔而是有新标准。萧统《文选序》的选文标准:“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沉思”即刘勰的“神思”指艺术想象“翰藻”是华美辞藻。四、“芙蓉出水”与“错采(彩)镂金”南北朝时期出现了两种对立的美学观。钟嵘《诗品》卷中引汤惠休对颜延之诗评:“谢诗如芙蓉出水颜如错采镂金。”实质是一种为自然之美一种是雕饰之美。南朝文艺思想比较重视自然之美。但从创作看两种艺术美都有突出表现。儒家比较推崇雕饰之美重人为加工重实描、用典、辞藻故儒家思想较重的文艺家大都重雕饰之美。道家及玄学提倡自然之美倾向于传神重神似而轻形似重发挥虚。《人间词话》言“隔”与“不隔”雕饰在“隔”自然在“不隔”。总趋势提倡自然之美有更突出地位。五、刘勰及其不朽巨著《文心雕龙》(刘勰的思想以儒家为主兼有佛道)清末刘毓崧认为成书约在年体大思精之作。(典出范晔《狱中与诸甥侄书》:“此书行故应有赏音者。纪传例为举其大略耳诸细意甚多。自古体大而思精未有此也。”)共五十篇总体分上、下篇。上篇:五篇总论二十篇文体论下篇关于创作、批评及历史发展、作家修养等。《文心雕龙》的文学思想体系:论文学的本质和起源(《原道》道是内容文是形式。道是普遍规律是哲理性的自然之道但狭义到人文是指社会政治之道。)论文学的构思与创作(《神思》、《物色》、《隐秀》等心物关系即主客体关系、隐是意秀是象、虚静助神思、言意关系)论文学的风格与体裁(《体性》、《定势》、《才略》)《体性》言作家个性形成:才、气、学、习《体性》言八种文学风格:典雅、远奥、精约、显附、繁缛、壮丽、新奇、轻靡《才略》言才能风格和时代有关。《明诗》到《书记》用五分之二篇幅叙述三十四种文体实际涉及六七十种文体。论文学作品的“风骨”(风清骨峻和辞采华美是刘勰对文学作品精神风貌美与物质形式美的要求。)论文学作品的写作技巧(《总书》《附会》《熔裁》《声律》《章句》《丽辞》《比兴》《夸饰》《事类》《练字》《指瑕》等近四分之一篇幅)论文学的批评与欣赏(《知音》)“凡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故圆照之象务先博观。”文学鉴赏有六观说:“是以将阅文情先标六观:一观位体二观置辞三观通变四观奇正五观事义六观宫商。斯术既形则优劣见矣。”一般靠六观关键在“见异”看到作家作品的独创性。论文学的历史发展及其与时代的关系(《原道》《征圣》《宗经》讲“通”《正纬》《辨骚讲“变”》通变思想即继承与革新思想贯穿全书。)(文学与时代有关如建安文学之慷慨悲壮与战乱频仍有关。文学与统治者的提倡与否有关如建安文学与曹氏父子的喜爱文学有关)《文心雕龙》在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发展史上的地位与作用对齐梁以前的文学创作的经验和文学理论批评的全面系统总结。创造了一系列美学范畴与文论概念。如神思、意象、隐秀、风骨、通变等。对古代美学与文论发展有深远影响。白居易的写实诗歌理论源自《情采》《时序》《明诗》等司空图、严羽等意境说与《文心雕龙》有关梅尧臣、张戒等对“隐秀”说的发挥主张言外之意古代浪漫主义文论的核心内容“幻中有真夸不失实”等最早见于《辨骚》公安派“性灵”源自《原道》。公安派复古在“通变”基础上发展。六、钟嵘的诗论专著《诗品》(约成书于年)钟嵘在《诗品序》中尖锐批评了当时滥用典故、排比声律之弊。钟嵘以“直寻”为核心的文学思想(特别是三篇序中提出来较为系统的关于诗歌本质、特征以及诗歌创作与鉴赏批评的理论概言之感情论、自然论、风骨论、滋味论)诗歌的本质是表现人的感情(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文学是人的性灵之表现思想非始于钟嵘如刘勰已经说过但钟嵘则强调诗歌是体现人的性灵的从这个角度看他与明清“性灵说”联系更紧密。指出了造成诗人性情摇荡的原因是由于外界事物对诗人的感发触动即“物之感人”。钟嵘的感情论既摆脱了儒家经学的束缚又没有泛情主义的弊病。诗歌创作以自然为最高美学原则(贯穿于《诗品》始终)对当时追求文辞藻饰之美不满提倡自然之美。突出表现在中品、下品序中对当时创作中追求堆砌典故和讲究苛繁声律的弊病的批评上。批评了当时以沈约为代表的永明声律派。以怨愤为主要内容的风骨论(论五言诗以建安文学为最高典范认为诗歌要“风力”“丹彩”)建安具有慷慨悲壮的怨愤之情在艺术表现上有十分鲜明的特色风力建安文学中的许多著名诗篇都是直接书写即目所见真实自然无矫揉造作之弊。建安文学重神似而不重形似建安文学在艺术形象的塑造方面有十分明朗简洁的风格而没有纤巧雕饰的弊病。诗歌必须有使人产生美感的滋味钟嵘最早提出以“滋味”论诗使其成为古代文论中的基本审美范畴。如何有滋味?利用赋比兴。(“故诗有三义焉:一曰兴二曰比三曰赋……宏斯三义酌而用之干之以风力润之以丹彩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是诗之至也。”)钟嵘对历代五言诗人的评价(人计上品人中品人下品人)将五言诗人分为两大系统以《诗经》、《楚辞》分别为源头。风、骚并提。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诗经》小雅:(少)阮籍怨雅而温柔国风:(多)怨雅而悲壮古诗重气较质朴陆机辞采华茂曹植文辞华丽谢灵运认为受《楚辞》这个系统影响的五言诗人更多:李陵、班婕妤、王粲、曹丕、嵇康、应璩、陶潜(中品)在分析诗人的创作特色时有精到见解既指优点也指缺点。七、颜之推与北朝文学理论批评(南朝缘情尚文北朝宗经重质、风骨《颜氏家训文章》:文章源出五经重作家人品较重文辞华美不满扬雄否定辞赋调合南北文学思想)唐(盛唐时期的文学创作受佛老思想影响较为突出中唐时期主要体现儒学复古)AAAA、初盛唐的文学理论批评一、反齐梁文风中的两种不同倾向对齐梁乃至整个六朝文学持根本否定态度(李谔、王通、王勃为代表以儒家“诗教”出发主张汉儒经学文艺观)批评与赞赏并存批评过于追求形式华艳的文风也肯定其成就与积极影响(魏徵、令狐德棻等唐初史学家)魏徵《隋书经籍志》肯定屈、枚、司马相如等《文学传序》肯定齐梁作家、并批评齐梁文学之宫体诗对齐梁文学评价是沈约《宋书谢灵运传论》的继续。二、刘知几《史通》对文学理论批评发展的影响(《叙事》、《载言》、《载文》、《言语》等)文史的异同:认为是不同部门不能用文学的虚构、夸张写史。实录精神:对《史》《汉》中的文学作品持否定态度。对白居易诗歌理论有深刻影响对小说创作和小说理论的启发:有关历史人物传记的原则影响了小说理论叙事三要点:简要、用晦、反对妄饰。刘不反对小说。主张书面语与口语的统一。三、陈子昂的兴寄论与风骨论(《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兴寄论:针对诗歌提出:“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与儒家美刺比兴说不同要求诗歌创作在审美意象内隐含有深刻的思想切中齐梁文学之弊。强调继承“汉魏风骨”:“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似钟嵘的“建安风力”但少了其过度强调“怨愤”更重刘勰之“梗概多气”情调。直接启发了殷璠“声律风骨均备”说。一是反对齐梁文学的描写内容要求有济世安民的社会内容。二是反对齐梁文学重辞藻、典故等要求生动的艺术形象。以风骨为主辞彩为辅。兴寄为艺术表现手法风骨为诗歌审美理想。其主张在《感遇诗》三十八首有体现。盛唐诗人大都以“汉魏风骨”为审美理想。但陈子昂诗歌轻视南朝文学的形式技巧过分古朴复汉魏传统多吸齐梁新变少。四、李白崇尚自然清新的诗歌理论亦批评六朝文学弊病提倡兴寄与风骨又重视吸收六朝新变。充分肯定风骚传统。言“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非否定绮丽乃言绮丽普遍。赞成谢朓“余霞…澄江…”之绮丽清新的六朝诗歌优点。赞成江淹、鲍照“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艺术美理想是“清真”。要求清丽与自然高度统一正是盛唐诗歌艺术美理想的体现。五、殷璠的兴象论和王昌龄的诗境论(《河岳英灵集》是盛唐诗歌选本《吟窗杂录》本《诗格》)殷璠的兴象论:标举“兴象”反对“轻艳”。在《序》和《集论》中批判齐梁以来“理则不足言常有余都无兴象但贵清绮”的形式主义诗风力主内容形式并重声律风骨兼备。他选录的标准是:“既闲新声复晓古体。文质半取风骚两挟。言气骨则建安为传论宫商则太康不逮”。对诗人评论亦多有精辟见解。特推崇王昌龄。要有风骨要有“神来、气来、情来”要有声律之美王昌龄的诗境论:三境说(物境、情境、意境)、三格说(生思、感思、取思)。两说是否为王昌龄作待考证。因为空海《文镜秘府论》未引用。关于诗歌创作十七势的论述是对艺术技巧的总结。王昌龄的诗境论把诗歌意境创造提到一个非常突出的地位。影响了皎然、刘禹锡、司空图等人。六、杜甫的《戏为六绝句》及其论诗歌创作之“神”(文学思想中要求文学表现民生疾苦为民请命。)重视提倡《诗经》传统主张写实社会。“转益多师是汝师”的前代文学继承态度。欣赏陶潜、鲍照、庾信、四杰等。“神”:文学要有风骨方能传神创作构思若能进入灵感状态即可写出传神之作。真实自然是作品传神的关键。作家的知识学问与创作有关。神化水平乃长期的积累与精心的钻研。BBBB、皎然、白居易与中唐诗歌理论的发展(皎然乃谢灵运十世孙)一、皎然《诗式》与中唐对诗歌意境特征的探讨(《诗式》约作于年间卢盛江认为在年定稿。有三个类型多个版本卢认为《诗议》定稿于年)罗根泽认为《诗议》偏重于论格律《诗式》偏于提示品式。皎然诗论中最重要的是他对诗禅合一的诗歌意境的创造及其特征的论述其“取境”实际就是说诗歌意境的创造。意境的创造是决定诗歌艺术水平高下的关键。具有象外之奇言外之意。论诗重“明势”动态之美。真率自然无人为造作痕迹。论诗风格十九字。忠、节、闲、达、逸、远等。总的重诗境和禅境的统一以自然真率为最高标准。不同意陈子昂对诗歌发展的“文章道弊五百年”看法强调文学发展史上的“复”与“变”。上承殷璠、王昌龄下开司空图。《诗式》《诗议》是唐代探讨诗歌创作法式艺术技巧和诗歌格律这类著作中最有成就的著作。二、白居易的诗歌理论(对白居易有直接影响的是杜甫、元结均提倡儒学复古主义主张诗歌表现民生疾苦。)白居易文学思想较为复杂前期主要是干预现实后期主要是书写闲情逸趣。前期主张影响较大。强调诗歌创作要起到“救济人病裨补时阙”的积极社会作用。建立在儒家民本思想的基础上。“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是白居易在其《新乐府序》的主张。《与元旧书》评论历代诗歌发展以干预现实为标准。对楚辞、建安、六朝诗歌评论不高肯定陈、李杜少数篇章。宋魏泰、张戒出于儒家正统诗教否定《长恨歌》创作方法上要体现“直书其事”的“实录”精神。不符合儒家诗教原则有较大突破。渊源《史记》实录直源《史通》。白居易认为实录要:要求真实性、政治学、典型性、晓畅易懂的艺术形式。三、元稹的诗论与“元和体”的文学思想(《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序》与《与元九书》论诗相仿元早两年写。)对秦汉魏晋诗歌较多肯定对两晋文学基本肯定对沈宋律诗贡献充分肯定。元和体成就(元白诗中的次韵相酬的长篇排律和包括艳体在内的流连光景的中短篇杂体诗)别创新辞:千字排律以诗代书晓畅通俗。风情宛然:近体格律对偶。元和体影响大中下层效仿。书写性灵、歌颂爱情、感情真实、格调清新从文学思想看对儒家传统诗教是一个重大突破。CCCC唐代古文理论与韩愈、柳宗元的文学思想一、唐代古文理论的产生与发展隋文帝提倡古文、李谔、王通等人的鼓吹却无多少实际效果。陈子昂、萧颖士、李华、独孤及、元结、韩、柳等都是在政治上颇有理想、关心社会民生的士人。文风发生重大变革的重担由韩柳等承担。二、韩愈的文学思想(《原道》《答李翊书》《送孟东野序》《荐士》《调张籍》)李翱、皇甫湜等弟子。《原道》言古道乃正统儒家之道。提出了文以明道、注重实用的思想。内容、技巧并重不因袭拟古。《答李翊书》:“惟陈言之务去”。文学创作是“不平则鸣”的产物。《送孟东野序》:“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把“善鸣者”分为不同类型。“不平”是广义的不仅指作者遭遇等还有“道”之不行“意”之不通。不平则鸣思想是对孔子诗“可以怨”和司马迁“发愤著书”说的继承和发挥对宋以后的文论产生重大影响。如对欧阳修《梅圣俞诗集序》“诗穷而后工”的影响。对历代诗歌发展的批评主要在《荐士》《调张籍》两首诗中。重在儒家的风雅比兴要求诗歌乃集人工与天然于一体的雄奇怪伟的艺术世界。认为文学是在内心激情翻腾下的创作虚静淡泊不利创作。要注重精神修养人品文品统一。三、柳宗元的文学思想(《寄许京兆孟容书》《答韦中立论师道书》《杨评事文集后序》)刘禹锡、吕温等友基本与韩愈一致柳在“文以明道”的总纲领论述更明确。在山水游记、传记散文、讽刺寓言等成就很大。柳所谓道不仅是儒家之道是以儒家为主博取诸子百家的道。“道”本五经之“原”重“道”的现实性。区分诗歌和非文学文章。重人品文品统一。重内容与形式、思想与艺术的统一。提出古文认为今文文章可以超过古文反对盲目崇古。刘柳没有受到复古思潮的影响使文学朝更科学的方向发展。DDDD司空图与晚唐五代的文学理论批评一、晚唐五代文学理论批评的几个主要流派中唐文学思想是以提倡儒学复古主义为中心的其核心在于中兴唐室。所以诗歌理论和散文理论都以儒家民本、仁政作为其思想基础具有明显的社会功利目的。贞元、元和之际宦官专权、藩镇割据、党争激烈、改革派失败纷纷被贬中兴无望文学思潮逐渐转向个人抒情、追求艺术之美。晚唐时期这种倾向更明显。主张缘情绮丽文学寓感伤于风情之中寄性灵于华艳之间以杜牧、李商隐为代表。(杜牧肯定《离骚》的社会意义。《答庄充书》要求“理”的主导下做到“理”与“辞”的完美统一。杜牧不满元和体。推崇李杜韩柳。李商隐提出“以自然为祖元气为根”的创作思想强调言志缘情抒写性灵。《李贺小传》赞李贺。)提倡隐逸冲澹文学系忧愤于山水田园之作含怒骂于江湖隐逸之篇以皮日休、陆龟蒙为代表。追求超逸的诗味诗美潜心艺术意境的创造以司空图为代表。文学思想上皮陆与司有许多相同之处。宣扬纵情声色的闺阁香艳文学以韩偓、欧阳炯为代表。赵崇祚《花间集》是对《香奁集》的进一步发展。晚唐五代的诗歌选本韦庄《又玄集》韦縠《才调集》。刘昫《旧唐书元稹白居易传论》赞赏华艳骈俪文学。二、司空图论诗歌的“味外之味”、“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司空图后期佛老思想占主要地位)诗歌主要书写隐居生活、闲情逸趣比较单薄。其诗歌理论主要是对陶渊明、王维等山水田园诗的创作经验的总结。唐代诗人中司空图最推崇王维、韦应物。《与李生论诗书》在钟嵘“滋味”说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味外味”问题并举例二十四联诗例。认为诗歌意境创作必须做到“思与境偕”。《与极浦书》概括出“象外之象景外之景”论。戴容州(叔伦)云:“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前也。”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岂容易可谈哉?蓝田日暖良玉生烟是指朦胧美。虚实结合、利用象征。司空图关于诗歌意境创造及其审美特征的论述影响深远。如苏轼、严羽、王士祯等。《二十四诗品》是否为司空图作有争议陈尚君和汪涌豪“司空图《二十四诗品》辩伪”提出《二十四诗品》作者是明代怀悦。至少为元人所著。形象地概括和描绘出各种诗歌风格的特点而且从创作的角度深入探讨了各种艺术风格的形成对诗歌创作、评论与欣赏等方面有相当大的贡献。这概括的二十四种诗歌风格是:雄浑冲淡纤秾沉着高古典雅洗炼劲健绮丽自然含蓄豪放精神缜密疏野清奇委曲实境悲慨形容超诣飘逸旷达流动每一品都体现老庄虚静恬淡、超尘拔俗的精神情操与理想人格与“象外之象景外之景”有共同之处。三、晚唐五代的诗格和诗句图(唐代诗格等的出现与科举考试有很大关系)上官仪、崔融等的诗格著作已经亡佚。王昌龄《诗格》、皎然《诗式》《诗议》晚唐五代的诗格类著作内容不同于初唐盛唐时的著作不是专门讲对偶、格律、声病等而是比较多地论述了诗歌创作中的许多具体艺术技巧其中也涉及了一些重要的艺术理论问题虽然深度不够甚至显得死板、机械但有一定作用。论言志与缘情如王玄《诗中旨格》。论六义如题名贾岛《二南密旨》。论内外意如题白居易《金针诗格》。论诗歌创作中的物象如释虚中《流类手鉴》。论诗歌中意境的描写如桂林淳大师《诗评》题白居易《金针诗格》。论诗歌的题材、体裁与风格。如释齐己《风骚旨格》论诗歌的情、意、事和趣、理、势等。如题名贾岛《二南密旨》。其他有关诗歌的格律与技巧。如题王昌龄《诗中密旨》宋A、苏轼和北宋前期的文学理论批评一、北宋初期的时文与古文之争宋代文学思想基本沿袭中唐以来偏重社会教育作用和偏重艺术美两大派。北宋初期儒学复古主义有了新发展逐渐演变为宋明理学。理学和禅宗对文学影响很大理学把文学当作宣传礼教的工具重道轻文。禅宗和庄学结合追求超脱现实、玲珑透彻的艺术境界强调含蓄深远的艺术境界。宋元明清文学思想发展的基本特点之一是这两种文学思想交叉发展、融合。宋代道学家的文学思想江西诗派意欲改变重道轻文的倾向。苏轼、严羽等注重艺术审美特征承继司空图文学思想。这两派并非绝对对立而是互有吸收。五代文体是学李商隐的。北宋初期的古文与时文之争根本上就是重政教和重艺术之争。首先柳开、王禹偁继承韩柳提倡古文批评时文但未成气候。北宋古文提倡者大都诗文并论与唐不同。西昆体实际是对时文的继承和发展。石介最早反对西昆体提倡儒家经世致用的诗文但其过于强调儒家礼教开理学家文论的先声。二、欧阳修的“穷而后工”论和梅尧臣的“平澹”论(欧为宋代文学和文学思想发展的奠基者)欧阳修对白、韩重社会功用和皎、司重文学审美都有所吸收较为全面。最有价值的是继韩“不平则鸣”提出了“穷而后工”愈穷而愈工。(自《梅圣俞诗集序》)主要指政治穷达之穷非单指生活困穷。《六一诗话》赞赏李、韩柳、梅苏等既重功用又重艺术。梅尧臣与欧阳修比较一致。其主要论述在《六一诗话》引梅“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最有价值的是推崇诗歌“平澹”。是精心锤炼而无人为痕迹、由极工极巧而至天生化成的理想境界。这继承了皎然的“诗有六迷”之“淡泞”说。王安石受政治思想影响部分继承先秦法家文学思想强调实用但也不否定艺术形式和技巧。三、苏轼的文学思想和创作理论(北宋最重要的文学家和文学理论批评家《答谢民师书》《文说》《净因院画记》《诗颂》《评韩柳诗》)由于政治上的挫折苏轼受佛老思想较大在文学思想和创作理论上受庄学和禅学的影响很深。赞成“穷而后工”重在生活穷困。主张文学创作要“有为而作”发乎自然。最重要的贡献是研究文学创作本身的艺术规律。受庄禅影响很深十分钦佩司空图的诗歌理论如“味在咸酸之外”。以“澹泊”、“远韵”为最高境界。论艺术创作中的“知”与“能”的关系(苏谓之“道”和“艺”即事物固有特点规律和艺术方式要知之深善于能)论艺术构思中的“虚静”与“物化”(构思时要进入虚静物化境界要“了群动”要“纳万境”)论艺术想象和形象捕捉(“妙想”时善于灵感萌发兴会奇妙景象)论形象塑造的“随物赋形”和生动“传神”(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常形”“常理”合乎自然造化为最高标准)论艺术创作中的法度和自然(“无法之法”乃最高法最自然法欣赏庄子的“天籁”之美)论艺术意境的创造(推崇“象外之象”“言外之意”并发挥了“平澹”论)苏辙:论文气认为“文不可以学而能气可以养而致”《上枢密韩太尉书》自然和社会的观察和实践是养气的最好方法补充了儒家之气。四、道学家的主理抑情文学观及其影响(二程并不是不懂文学而是从理学思想出发)周敦颐《周子通书文辞》提出“文所以载道也轮辕饰而人弗庸徒饰也况虚车乎?”认为“文”是“道”的载体之所以为文是为了将道传得更远。邵雍与周观点相近。二程又发展了周的思想。提出“作文害道”“学诗妨事”的偏激主张。把写文章说出玩物丧志。朱熹……对文学创作中的“情”与“理”的关系作了错误判断强调理而否定抒情提倡言志反对缘情。在文学创作的思想和艺术关系亦即“质”与“文”的关系上重质轻文重思想轻艺术。在文学观念上复归到古代文学和非文学混同为一的状态抹煞了文学和非文学的界限。否定了文学的具体性和现实性将其变为抽象的理学心性义理的图解。将文学与现实隔开。B、黄庭坚和北宋后期的文学理论批评一、黄庭坚的文学思想和创作理论(推崇周敦颐受理学影响以儒为主揉合佛道。诗歌创作为奇峭清新风格并具有散文化倾向。乃宋诗典型代表。对待道和文的关系同欧苏不同周程)(理、学、法)肯定诗歌“忿世疾邪”的怨刺作用但要求不可过分必须符合温柔敦厚之旨。反对愤激怒骂(诗论倾向与党争有关)提倡诗歌创作要“以理为主”有精博的学问为基础此乃其文学思想与创作理论的核心之一。“夺胎换骨”(惠洪《冷斋夜话》)“点铁成金”(《答洪驹父书》)是体现黄上述文学思想的具体创作方法。王若虚认为是剽窃。讲究严密的法度是黄文学创作理论的核心之一。与苏轼无法之法相对主张严格遵循法度。二、江西诗派的形成与北宋诗话的发展(江西诗派的形成与发展对北宋诗话的发展起了重要促作用。)严格讲《六一诗话》是最早的诗话。北宋的诗话除了《六一诗话》还有惠洪《冷斋夜话》(论诗多称引元祐诸人以苏黄为最然书中有假托伪造之弊)、范温《潜溪诗眼》(散佚多着眼于诗法技巧体现了江西诗派的诗学旨趣)、叶梦得《石林诗话》(以禅宗妙境比喻诗歌开严羽先声强调“意与境会”注重描写即目所见“初日芙蕖”“弹丸脱手”为诗歌理想境界)比较有价值。三、北宋的词论和李清照的《论词》(又名《词论》)(北宋除了《论词》其他论词比较零散)苏认为诗词本质一样以诗为词喜豪放但不排“清新婉丽”。晁补之肯定苏词。《论词》的中心是围绕婉约、豪放两派的争论而展开的。李清照认为“词别是一家”主要理由是声律运用不一样。词声律要求非常严格要严于诗。不赞成“以诗为词”。C、南宋文学理论批评的新发展(继承北宋比较重视对文学特征的探讨对违背艺术规律的倾向作了尖锐批评)一、吕本中的“活法”论和朱熹的文道一贯论吕本中(《紫微诗话》《童蒙诗训》)提出“活法”说(自(《夏均父集序》))遵守法度而又超越法度富于变化又不离本宗。是为了救江西诗派之弊。“活法”之运用必须靠“悟入”由“识”到“悟”对严羽有启发。吕调和苏黄。朱熹:不贬斥否定文学。主张文道一贯文即是道。“道者文之根本文者道之枝叶。”强调诗歌创作要把义理放在第一位反对离开义理的纯技巧并非不要艺术技巧。强调主体修养“虚静”的重要性。论诗重法度强调学习古人要求做到“气韵高古”“笔力老健”。对诗歌历史发展有论述即“三变”说体现了复古思想并贬斥律诗。二、陆游论“工夫在诗外”和杨万里的“去词”、“去意”论陆游:《示子谲》:“我初学诗日但欲工藻绘中年始少悟渐若窥宏大。……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不能只在技巧下功夫要首先重视品德修养有爱国热情要博观要实践。批评江西诗派之字字有出处。反对雕琢、奇险崇尚自然天成注重凛然气骨。杨万里:师法自然以无法为法以自然为法。好诗须去词去意而后有真正诗味在。“以味不以形”重文学社会教育作用。三、南宋诗话的繁荣与张戒的《岁寒堂诗话》南宋诗话占两宋诗话十分之六、七。南宋诗话评诗句论法则逐渐增多理论色彩越发浓厚。比较有系统的宋诗话大都产生于南宋。批评江西诗派以禅喻诗……《岁寒堂诗话》《韵语阳秋》《白石道人诗说》《沧浪诗话》《对床夜语》《岁寒堂诗话》:浓厚道学家倾向主张温柔敦厚的诗教以《毛诗大序》为基本指导思想。贡献:对诗歌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有比较正确的认识批评江西诗派的弊病强调内容第一而不是技巧第一但也重艺术技巧。“言志”与“咏物”的关系:言志为主咏物是为了言志不能为咏物而咏物。意识到了意境创造与用事、押韵等文字技巧之间的关系用事、押韵等要服从于意境创造的需要。四、南宋的词论胡寅推崇苏豪放词不喜柳词。《题酒边词》:“及眉山苏氏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婉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而逸怀浩气超然乎尘垢之外。于是《花间》为皂隶而柳氏为舆台矣。”当时对苏词的最高评价。王灼《碧鸡漫志》是比较完整的词曲论著。提出词即古代乐府。高度评价苏词推崇豪放派不否定婉约派亦充分肯定。批评柳永、李清照。认为柳“浅近卑俗”李“闾巷荒淫”。王受传统儒家礼教影响。南宋后期围绕辛弃疾词的讨论提倡豪放派词的理论主张较为突出。刘克庄《辛稼轩集序》批柳永竭力推崇辛弃疾。刘辰翁《辛稼轩词序》高度评价苏辛。D、严羽《沧浪诗话》和诗禅说的发展(一生隐居不仕)(针对江西诗派的弊病提出一系列理论。以禅喻诗强调“别才”“别趣”以“妙悟”和“兴趣”为中心师法盛唐)一、论“别才”“别趣”(王国维说严羽“兴趣”和王士祯“神韵”及王国维“意境”实际上是一回事)反对以学代诗诗歌创作不能只靠书本学问需要诗人有不同于学者的特别才能。诗歌和说理文章不一样有特别趣味。认为理应该隐含于“意兴”之中。“不涉理路不落言荃”乃指不要拘泥于语言文字。清人冯班批驳二不说。严羽对诗歌艺术特点归纳为“兴趣”二字“盛唐诸人惟在兴趣”诗歌要含蓄深远韵味无穷。“羚羊挂角无迹可求”“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并非直接来自司空图主要来自禅宗。二、论“妙悟”诗歌“兴趣”要靠“妙悟”来领会获得。实质是强调诗歌自身特色从主客体关系、心对物关系说是直感的默契而不是理性的认识。“妙悟乃为当行乃为本色。”以禅喻诗并非始于严羽但严有较大发展:诗禅说是从反对江西诗派角度提出来的。严的诗禅说有较完整的体系。三、论“以盛唐为法”重在兴趣以妙悟言诗。认为盛唐诗歌是兴趣的最突出典型。有浑然一体的整体意象美即有“羚……无……”有韵味深长的朦胧含蓄美有不落痕迹的自然化工美有抑扬顿挫的格律美。《沧浪诗话诗评》:“南朝人尚词而病于理本朝人尚理而病于意兴唐人尚意兴而理在其中汉魏之诗词理意兴无迹可求。”缺点:完全强调师法前人而不是师法自然忽略了向现实生活学习。金元金元的文学理论批评(进一步扩展了宋代从苏轼到严羽一派的文学思想对形神关系、情景关系、自然与法度关系等作了进一步探讨并对江西诗派的弊病作了尖锐批评。)一、王若虚的“自得”论和“形神”论(推崇苏轼的文学思想对黄庭坚及江西诗派提出尖锐批评。)提出了“与元气相侔”的“自得”说。感情真切、形式自然的天生化成之作。对苏轼的形神论作了比较准确的阐述。传神为主形神并重。山谷:人工之奇东坡:天工之妙。二、元好问的《论诗绝句》(提倡元气自然反对雕琢批评江西诗派)和王若虚一样认为诗歌乃是人的“元气”之自然流露应该体现人的真情实感。在体现元气、真情的基础上比较欣赏风云壮阔的英雄气概作品不太喜欢缠绵悱恻的作品。体现了北方文学风貌。诗歌创作主张自然天成而无人工之迹清新秀丽而无雕琢之弊。认为诗歌于“情性之外不知有文字”必须“寄妙理于言外。”指唐人和苏轼诗正是这样的佳作。从上述思想出发对江西诗派进行批评。指出其丧失了清新自然之美。三、方回《瀛奎律髓》的“格高”论和情景合一论(《瀛奎律髓》集选诗(专选唐宋两代的五、七言律诗)、评点、诗话为一体)元代承继江西诗派文学主张的是方回但有纠正改造之功。文学思想与苏轼、严羽接近。论“格高”:纯正的思想内容和老成的艺术境界之融合论情景合一:反对简单划为一句景一句情。强调“景在情中情在景中”。进一步发挥范晞文的思想并给王夫之很大启发。诗歌之美贵在自然天真不在语言工拙和学问深浅。四、张炎论词的“清空”和“意趣”(《词源》乃其晚年之作传统认为其乃格律派实际其与司、苏、严较近更重视词意境的创造)清空:“词要清空不要质实”注重虚境作用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姜以清空为胜吴以质实为长。意趣:清空和意趣不可分。注重格律反对豪气词认为缺乏含蓄。提倡自然之美提倡本色语。五、小说、戏曲理论批评的萌芽小说:小说戏曲在唐宋时期逐渐发展但理论批评落后于创作相关批评比较零星。宋代开始有比较自觉的小说批评。洪迈《夷坚志》《容斋随笔》中:对唐人传奇作了很高评价。(“唐人小说小小事情凄惋欲绝洵有神遇而不自知者与诗律可称一代之奇。”)元代小说理论批评比宋代有所发展一是评点的萌芽二是对话本的批评。宋末元初刘辰翁《刘须溪批评九种》中评点《世说新语》被认为是小说评点之滥觞。明许自昌认为在小说评点上李卓吾之前刘辰翁最重要。宋末元初罗烨《醉翁谈录》中关于小说评点:小说艺术的社会教育作用小说家并非浅薄之辈而是才华横溢、感情丰富的人。说话艺术对听众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戏曲:乃综合艺术此处仅探讨文学部分的理论。周德清《中原音韵》重点讲戏曲语言也讲究押韵、用事、对偶等。钟嗣成《录鬼簿》记载戏曲作家及其作品。元末明初杨维桢在戏剧理论批评有较大影响认为戏剧中的曲子应该具有诗词传统之美这样可以提高戏剧的美的水平。并认为戏剧有讽谏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12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