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论医疗机构对危急患者的强制缔约义务

论医疗机构对危急患者的强制缔约义务.pdf

论医疗机构对危急患者的强制缔约义务

akepoppy
2011-07-3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论医疗机构对危急患者的强制缔约义务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第卷�第期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Vol,No年月JournalofDalianMaritimeUniversity(SocialSciencesEdition)Jun文章编号:�()��论医疗机构对危急患者的强制缔约义务郭�鸣(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武汉�)摘要:通常情况下,医疗机构与患者之间是医疗合同关系。为使患者得到及时的医治,从维护患者的生命健康权益考量,对于危急患者,医疗机构负有强制缔约义务,非有正当理由,不得拒绝患者的请求。医疗机构所负有的强制缔约义务是法定的民事义务,在医疗机构违反该义务且给他人造成损害时,应该承担缔约上的过失责任。关键词:医疗机构强制缔约先合同义务中图分类号:D�����文献标志码:A�OnforcedcontractingobligationofmedicalinstitutiontopatientinimminentdangerGUOMing(InstituteofInternationalLaw,WuhanUniv,Wuhan,China)Abstract:Normally,thereisamedicalservicecontractbetweenmedicalinstitutionandthepatientInordertosafeguardthepa�tient�slifeandhealth,andcurethepatientintime,themedicalinstitutionhastheforcedcontractingobligationtopatientinim�minentdangerTheyshouldn�trefusethepatient�srequestwithoutproperreasonTheforcedcontractingobligationofmedicalinstitutionislegalcivildutyThemedicalinstitutionshouldtakeresponsibilitiesofthecontractingnegligencewhenonebreachestheobligationandcausesdamagetoanyotherper�sonKeywords:medicalinstitutionforcedcontractpre�contractobligation近年来,医院以危急患者所带费用不足拒绝救治,引起患者伤重不治的事件屡见报端。举典型事件言之:年月,农民工王某腹痛难忍,被送往北京同仁医院。因王某身无分文,院方拒绝予以救治,不久王某死在医院。事情发生后,王某亲属以北京同仁医院为被告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年月,此案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法院认为:农民工王某不应被送到同仁医院救治。理由是同仁医院不是定点救治机构,坐落在北京市东城区、由民政部门办的龙夫医院才是救治弱势群体的定点医疗机构。因此同仁医院对王某之死不承担任何责任。就本案而言,同仁医院是否对王某之死承担民事责任的关键,在于同仁医院是否负有强制缔约义务。而欲明确医疗机构是否负有强制缔约义务,必须明确医疗机构与患者之间的法律关系。很显然,若医疗关系的主要性质并非契约关系,那么,所谓医疗机构的强制缔约义务就失去了依据。因此,判断医疗关系的性质,就成为确定医疗机构是否负有强制缔约义务的前提。以下对此予以分析。��一、医疗机构与患者之间的法律关系的性质��所谓医疗关系,是指医疗机构或医生与病人之间所构成的法律关系。在我国,对于通常情形下医疗机构与患者在诊疗过程中产生的医治关系的法律性质,学者存在不同的认识。概括而言,有以下几种学说。一是公益说!。该说认为,多数医疗机构均是政府实行一定的补贴并严格限制服务价格的公立非营利性机构,其福利色彩较浓,医疗机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经营者,医患关系应由行政法予以调整。二是医疗消费说!。此说认为患者至医院就诊是一种接受服务!的行为,医院从事的是提供服务!的行为,从而医患关系是一种消费者和经营者的关系,应该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三是侵权行为说!。该说认为,医疗卫生事业属于社会福利事业,医疗单位与患者之间并不存在平等的合同关系,医务人员职责职权建立在法律或有关规章的基础上,而不是当事人约定的结果,医务人员过失造成患者身体上的损害即构成侵权行为。四是医疗合�∃年颁行的∀广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中明确规定,患者也是消费者。收稿日期:��作者简介:郭�鸣(),女,武汉人,博士研究生E�mail:gmsohucom同说!。此说认为,患者至医院按规定支付医疗费用,医院接诊,表示同意为其提供医疗服务,就达成了医疗服务契约关系,其实质为双方法律行为。本文认为,由于医疗关系具有复杂性,因此,对于医疗机构与患者在诊疗的过程中产生的医疗关系,并不能简单地判断其性质。在大陆法系国家或地区,在法学上通常将医疗关系分为以下种。()医疗契约关系。即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与患者之间的契约关系。该关系经由当事人的自由意思而成立,即医疗合同或诊疗合同。医疗合同的成立与一般的合同一样,经过要约和承诺达成合意而成立,即患者提出医疗的要约,医务人员接受要求即承诺,医疗合同便得以成立。医疗契约以医疗行为为核心,所谓医疗行为,是指由医生利用药物、器材、手术等方式,包括问诊、检查、检验、诊断等准备或辅助行为,以恢复病患之健康、除去患者身体上的伤害,或以矫正其身体之缺陷、残障为目的的诊疗行为。整形、堕胎或为移植或实验之目的,而对患者身体所采取的、足以影响其健康或身体之完整状态的措施,也被视为医疗行为。()无因管理关系。在医疗法律关系中,也有因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对患者事实上的医疗法律行为而产生的医疗法律关系,这种情形构成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与患者间的无因管理关系,如医务人员在医院外发现患者而加以治疗,或者医务人员对自杀未遂而不愿就医者予以救治等。()强制医疗关系。是指国家基于对国民生命和身体健康的维护,分别对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与患者科以强制诊疗与强制受诊义务,如强制戒毒、强制身体检查等。此为公权力的行使,在性质属于政府的行政行为。本文认为,从民法理论和实践上看,在无因管理和强制医疗之外,医疗机构与患者之间应该属于平等的以医疗行为为内容的法律关系,其符合民法上的契约的要件和特征。换言之,在通常情形下,医疗机构与患者在诊疗过程中产生的医治关系在性质上属于契约关系,即医疗契约关系。医疗契约乃是以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提供特殊的技能、知识及技术为内容的契约。从大陆法系大多数国家或地区的立法来看,医疗契约均为无名契约,如德国、日本、我国台湾地区等,医疗契约的规定散见于医事特别法、行政法乃至程序法中。唯一例外的是荷兰,经过修订的∀荷兰民法典#将医疗契约直接纳入民法典,∃以民事基本法的形式规定医疗契约关系的各项内容,从而使医疗契约成为典型契约。由于荷兰法上的医疗契约业已有名化,因此医疗契约在性质上属于一种独立的有名合同,对其性质已不存在疑义。通常情况下,医疗契约因患者寻求医疗机构的诊断、治疗或其他医疗服务行为,而医疗机构同意对患者施以医疗行为的合意而成立。因此,在医疗契约的订立过程中,患者是要约人,而医疗机构为承诺人,医疗契约为诺成契约。与一般契约相比,医疗契约的特殊之处在于,患者通常是通过挂号!方式作出要约的意思表示。此处所指的挂号包括书面、口头、电话以及互联网等多种方式,均可以构成要约。患者作出的要约经医疗机构表示接受后,即构成医疗机构的承诺!,医疗契约即告成立。在特殊情况下,病患可能未经挂号就直接接受了医护人员实施的医疗行为,如紧急求诊的病患尚未挂号,医护人员就立刻施以紧急救护或者在私人开设的诊所,并未设立挂号制度,医生对于前来求诊的患者直接实施诊疗。这类情形,患者虽无挂号作为双方医疗合同成立的凭证,但在医疗机构对患者实施主要诊治行为时,患者表示接受的,医疗契约同样予以成立。��二、医疗机构负有强制缔约义务的立法基础��所谓强制缔约,是指依据法律规定民事主体负有与他人缔结契约的法定义务,非有正当理由,不得拒绝缔结契约。强制缔约制度实质上是对缔约人缔约自由的限制。从强制缔约制度产生的背景来看,其产生于世纪末世纪初。这是因为,自世纪晚期以来,随着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先后进入垄断阶段,在很多领域大幅度地减少了竞争,经济上的强者与弱势群体之间的力量不均衡的趋势愈来愈明显,处于劣势的一方在某些情况下很难实现其缔约自由。这样,由于时代的变迁,坚持契约自由即契约正义的古典契约法,随着社会经济条件的变迁,遭遇到严峻的挑战。正如学者所言:法律上所谓契约自由,在现实生活中,成为社会上强者之专制的自由以及社会上弱者之专制的服从。!为确保民事主体的意志决定自由,避免私法自治形同虚设,并保障作为公民基本权利的缔约自由权的实现,对某些民事主���������������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卷�∃荷兰于年颁布了∀医疗服务法案#,具体规定病人在医疗关系中所享有的各项权利,以及可能导致医疗责任的各项侵权的情形。该法案于年被收入∀荷兰民法典#第七编具体合同!之中,并易名为医疗服务合同!。体缔约自由予以限制,并施加强制缔约义务就成为立法上的必然选择。强制缔约制度就是在当事人之间的均衡性动摇的情况下,为保障某些民事主体的缔约自由权的实现,不得不对某些民事主体的缔约自由权进行的强制性干预的结果。可以说,在新的历史条件之下,强制缔约制度的产生,对古典契约自由原则进行了必要的矫正,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契约自由与契约正义之间的鸿沟,在法律上为那些难以实现其缔约自由权的民事主体提供了支持。依据传统的契约自由原则,医疗机构或医生对患者并无救助的义务。尽管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不容许医疗机构和医生漠视患者的身体健康而不予救治,然而,在法律未明文规定医疗机构负有与患者订立医疗契约的义务的情况下,救死扶伤对医疗机构而言仍仅仅是一个道德义务而非法律义务。但是,在人身权受到广泛保护的背景之下,为使患者得到及时的医治,从维护患者的生命健康权益考量,许多国家或地区的法律都规定医疗机构负有强制缔约义务,非有正当理由,不得拒绝患者的请求。这正是强制缔约制度的具体表现形式之一。如我国台湾地区医师法!第条规定:医师对于危机之病症不得无故不应招请或无故延迟。!药剂师法!第条规定:药剂师无论如何,不得无故拒绝药方之调剂。!助产士法!第条规定:助产士不得无故拒绝或迟延助产。!医疗法!第条第项规定:医院、诊所遇有危急病人,应即依其设备予以救治或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不得无故拖延。!精神卫生法!第条第项规定:精神医疗机构应提供病人积极适当之治疗,不得无故拖延。!日本∀医师法#第条第项规定:从事诊疗之医师,在诊察治疗之请求存在的场合,若无正当事由,不得拒绝该请求。!我国∀执业医师法#第条规定:对危急患者,医师应当采取紧急措施进行诊治,不得拒绝急救处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条规定:医疗机构对危重病人应当立即抢救。对限于设备或者技术条件不能诊治的病人,应当及时转诊。!从保障自然人人身权和实现患者缔约自由的角度考量,应该认为,医疗机构对于危急患者应该负有强制缔约的义务,非有正当理由不得拒绝。由于强制缔约义务是法律对民事主体施加的与相对人缔结契约的义务,因而只有医疗机构与患者之间的医疗关系是因医疗契约引起的情形,医疗机构所承担的才是强制缔约义务。因此,对于强制医疗的情形,如强制戒毒、强制身体检查等,由于此类行为是国家基于对公民生命和身体健康的保护而对患者实行的强制性的诊疗,性质上就是一种行政行为。因此,即使医疗机构负有诊疗的义务,也并非强制缔约义务。��三、医疗机构负有强制缔约义务的主要情形��依据我国∀执业医师法#第条的规定,医疗机构负有强制缔约的义务。对此,有以下两个问题值得研究。其一,是否所有的医疗机构都负有强制缔约义务医疗机构是医生执行医疗业务的机构,鉴于医疗业务特殊的专业性和技术性,医疗机构的设立必须经过卫生行政部门的审批和资格认证。就医疗机构的分类来说,医疗机构既可能是法人,也可能是由一个医生单独经营的非法人机构。我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并未对医疗机构依民法上的法人为标准作上述分类,仅仅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中对医疗机构按医疗业务作出了分类。∃既然法律科以医疗机构负有强制缔约义务,则所有的医疗机构都应当负有强制缔约义务。有观点认为,由于医疗机构负有强制缔约义务,因此当患者前往医疗机构就诊时,医疗机构无正当理由不得拒绝患者就诊。这一认识显然值得商榷。从以上对医疗契约的分类来看,可以认为,医疗机构对于以健康检查为目的的健康检查契约,以及具有特殊目的,如美容、整形等特殊医疗契约的订立,并不负强制缔约的义务。不仅如此,就是对于普通的医疗契约,依据法律的规定,医疗机构也仅仅对危急病人和危重病人负有强制缔约义务。因为从法律对医疗机构施加强制缔约义务的立法宗旨来看,其是为了保障危急病人和危重病人能够与医疗机构缔结医疗契约,以挽救其生命,或者恢复其遭受严重疾病侵袭的身体健康。所谓危急病人和危重病人,是指病人的病症若不及时医治就会有生命危险的患者。显然,如果患有普通疾病的患者请求订立医疗契约,医疗机构也负有强制缔约义务的话,即使有必要,在第期���������郭�鸣:论医疗机构对危急患者的强制缔约义务�����������∃我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条规定了医疗机构的类别:(一)综合医院、中医医院、中西医结合医院、民族医医院、专科医院、康复医院(二)妇幼保健院(三)中心卫生院、乡(镇)卫生院、街道卫生院(四)疗养院(五)综合门诊部、专科门诊部、中医门诊部、中西医结合门诊部、民族医门诊部(六)诊所、中医诊所、民族医诊所、卫生所、医务室、卫生保健所、卫生站(七)村卫生室(所)(八)急救中心、急救站(九)临床检验中心(十)专科疾病防治院、专科疾病防治所、专科疾病防治站(十一)护理院、护理站(十二)其他诊疗机构。!现阶段也不具现实可能性。其二,医疗机构负有强制缔约义务之情形,医疗契约的成立有无特殊性探讨医疗契约强制缔约的方式,须明确医疗契约的当事人。医疗契约的当事人可分为医疗机构与患者两个方面。就医疗机构而言,一般认为,患者进入医院,应以医疗机构为医疗契约的当事人。此时主治医生则是医院的使用人或履行辅助人。但若患者于就医时特别指定应诊医生,则应认为医生和医院同时为医疗契约当事人。但是,在个人开业的诊所,医疗契约之一方当事人,应为该诊所的医生。医疗契约的订立过程一般表现为患者前往医疗机构挂号就诊,医疗机构接受患者就诊,从而产生医疗契约关系。有观点认为,患者方为要约人,即患者方的挂号行为是要约行为,医方为承诺人,则医方以接受挂号、发给挂号单为承诺。这一认识显然值得商榷。依据要约的基本特征,要约的内容必须具体确定。所谓具体!,是指要约的内容必须具有足以使契约成立的主要条款所谓确定!,一方面是指要约的内容必须明确,另一方面是指要约在内容上必须是最终的、无保留的。挂号!显然不能满足要约的这一特征,因为有些患者在就诊时甚至连自己的病情都不知晓,将患者的挂号行为视为要约,有悖常理。本文认为,基于医疗机构承担着救死扶伤的社会职责,其所承担的强制缔约义务是医学伦理法律化的结果。因而,应该将医疗机构的设立本身视为公开要约。相应地,患者就诊时的挂号行为则是对医疗机构公开要约的承诺。就患者本人而言,若其具有完全行为能力,则医疗契约当事人为患者本人若患者于疾病发作而不能为明示之意思表示时,医疗契约也可以默示或意思实现的方式,承认契约之成立若患者为无行为能力人或限制行为能力人,在监护人或其他法定代理人陪同之时,则契约当事人为监护人或其他法定代理人。特殊之情形,是患者不省人事或无意识或精神错乱之时,医疗契约当事人如何确定在夫妻间之一方,因另一方昏迷,而将其送往医院治疗者,一般见解认为,此时夫妻之一方基于日常家事代理权,可以代理患者与医院订立医疗契约在近亲关系,如双亲与成年子女或其他近亲属,在一方陷入昏迷,而另一方将其送往医治者,一般见解认为,此时送往医治的近亲属一方是医疗契约当事人,与医院订立的是为第三人利益契约若送往医治的是患者的朋友、加害人或其他无关系之人,笔者认为,在此情形下,患者的朋友、加害人或其他人与患者之间构成无因管理。若管理人以自己的名义成立医疗契约,则管理人同时构成无权代理行为,但患者必须承认该无权代理行为,以免除管理人的债务,即患者与医疗机构为医疗契约的当事人若管理人以患者的名义成立医疗契约,则管理人与医疗机构为医疗契约的当事人,当然,患者应负有清偿债务的义务。而且,自患者知晓该事情而予以承认者,适用委任关系之规定。但是,在此情形下,医疗机构与患者之间通常不可能构成无因管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医疗诊疗技术的专业性和复杂性,以及疾病种类的多样性,医疗机构有下列正当理由的,可以拒绝危急病人和危重病人的缔约请求。第一,明显超出医疗机构的诊疗能力。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医疗机构所从事的诊疗行为越来越专门化,对于一个专业性非常强的医疗机构而言,危急病人和危重病人所患疾病明显超出其诊疗能力的,该医疗机构可以拒绝患者的请求。例如,对于一个身体遭受严重创伤的危急病人,以整形和美容为主要诊疗范围的医疗机构当然不应负有强制缔约义务。但是,为避免贻误病情,该医疗机构应当及时对危急病人进行转诊。除医疗机构限于设备或者技术不能对危急病人和危重病人进行诊疗的情况外,其不能以其他原因,如医疗机构的设立性质是公立的抑或是私立的,或者患者身无分文等理由,拒绝危急病人和危重病人的缔约请求。就前述案件而言,既然同仁医院负有强制缔约义务,因而北京东城区法院的判决理由显然是不能成立的。第二,如果医疗机构的门诊患者已超过该医疗机构所能接受的能力,医疗机构也可以拒绝危急病人和危重病人的缔约请求。��四、医疗机构拒绝危急患者所应承担的民事责任��既然医疗机构所负有的强制缔约义务是民事义务,而且是法定的民事义务,那么,在医疗机构违反强制缔约义务且给他人造成损害时,就应该承担民事责任。理论界对于强制缔约的义务人违反强制缔约义务时可能承担的民事责任的性质,认识并不一致,主要有以下几种学说。第一,侵权责任说。我国台湾地区学者大多认为,负有强制缔约义务者,非有正当理由,致相对人遭受损害,当事人之间虽不因之而当然成立契约关系,但义务人应该向相对人承担���������������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卷�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第二,缔约过失责任说。有学者认为,负有强制缔约义务的人,在违背强制缔约义务时,可能构成缔约过失责任。第三,独立责任说。该说认为,违反强制缔约义务所产生的是一个独立的责任类型。理由在于,强制缔约义务的设立是为使公共服务部门履行其应尽的社会职能,以满足人民基本的生活需要,且强制缔约在相当程度上体现着对社会弱者的救济,因而违反强制缔约义务的承担方式主要是强制契约的订立,这与侵权责任的承担方式主要是赔偿损害完全不同。笔者认为,强制缔约义务实质上是先契约义务。在相对人与强制缔约义务人因为缔结契约而进行的接触中,由于义务人负有强制缔约的法定义务,因此,相对人完全可以基于对法律的信赖,而与之形成特别的信赖关系和忠诚关系。甚至可以认为,与基于诚实信用原则产生的一般的先契约义务相比,基于法律明文规定的强制缔约义务使义务人与相对人之间形成了更紧密的忠诚关系和信赖关系。既然如此,强制缔约义务人在与相对人进行缔约磋商的过程中,更应该负有照顾、保护、通知、说明等义务。如果存在正当理由拒绝相对人的缔约请求,义务人应该及时对相对人予以说明或者通知相对人,以避免相对人的合理信赖遭受损害。由此可见,强制缔约义务在性质上属于基于法律明文规定的特殊的先契约义务。在强制缔约义务人非有正当理由故意或过失拒绝与相对人订立契约,即违反先契约义务而给相对人造成损害(如信赖利益的损害等)时,该义务人即应该承担缔约上的过失责任。既然强制缔约义务属于先契约义务,则在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违背强制缔约义务时,应该适用我国∀合同法#第条关于缔约上过失责任的规定,以保护相对人的利益。∀合同法#第条规定: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该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假借订立合同,恶意进行磋商()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从我国司法实践来看,已经有依∀合同法#第条的规定,使强制缔约义务人对因其违反强制缔约义务而受有损害的相对人承担缔约过失责任的判决。参考文献:杨耕身医院对民工见死不救的惊人理由!N潇湘晨报,黄茂荣债法各论(第一册)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赵�戎,汪令来消费者委员会也管医疗纠纷N羊城晚报,黄明耀审理医疗民事纠纷案件的几个问题J人民司法,():拉德布鲁赫法学导论M米�建,朱�林,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出版社,:柳经纬,李茂年医患关系法论M北京:中信出版社,邱聪智民法研究(一)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黄丁全医事法M台北:元照出版社,:王利明合同法研究(第一卷)M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王泽鉴债法原理∋基本理论债之发生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杨崇森私法自治之流弊及其修正M��郑玉波民法总则论文选辑(上)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屈茂辉,蒋学跃我国强制缔约义务制度探析N人民法院报,第期���������郭�鸣:论医疗机构对危急患者的强制缔约义务�����������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5

论医疗机构对危急患者的强制缔约义务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