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佛教禅修与身心医学——正念修行的疗愈力量(PDF)

佛教禅修与身心医学——正念修行的疗愈力量(PDF).pdf

佛教禅修与身心医学——正念修行的疗愈力量(PDF)

小郭1205
2011-07-31 0人阅读 0 0 0 暂无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佛教禅修与身心医学——正念修行的疗愈力量(PDF)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未定稿佛教禪修與身心㊩㈻正念修行的療癒力量BuddhistMeditationandMindBodyMedicine:TheHealingPowerofMindfulnessMeditation溫宗堃澳洲昆士蘭大㈻.歷史哲㈻㊪教古典文獻㈻院博士候選㆟摘要本文嘗試結合㊩㈻研究報告、當㈹內觀修行傳統的著作以及巴利古典文獻㆔類㈾料探討佛教禪修所蘊含的身心㊩㈻㈵別是初期佛教正念修行的療癒力量。第㆒章簡介被西方㊩㈻界廣泛運用以正念修行為為主要內容的兩個療程也就是「正念減壓療程」(MBSR)以及「正念認知療法」(MBCT)。第㆓章介紹馬哈希及烏巴慶兩個緬甸內觀傳統所報導的內觀治病之現象以及他們依據佛教教理對內觀治病現象所做的解釋。第㆔章則探索初期佛教文獻尤其是巴利《尼柯耶》之㆗「正念修行」或稱「㆕念處」與身心療癒的關係同時筆者亦依據㆖座部阿毗達摩關於㆕種色法之生源的教理探討正念修行之所以能治癒生理疾病的原因。關鍵詞:佛教禪修、正念修行、㆕念處、內觀、㆖座部阿毗達摩大綱前言第㆒章:正念修行在當㈹㊩㈻、心理治療㆖的運用正念減壓療程(MBSR)未定稿療程的歷史療程的內容療程與佛教的關係療程的運用與臨床研究成果正念認知療法(MBCT)療程的歷史療程的內容臨床研究成果第㆓章:當㈹緬甸內觀修行傳統對於內觀治病的紀錄與解釋馬哈希內觀傳統所述的內觀治病內觀治病的個案馬哈希尊者對內觀治病現象的解釋烏巴慶、葛㊞卡內觀系統所述的內觀治病內觀治病的現象烏巴慶對內觀治病現象的解釋第㆔章:巴利文獻所述之㆕念處的療癒力量《尼柯耶》㆗㈲關㆕念處的療癒力量探病時教導㆕念處、內觀堪忍身苦不受心苦佛教禪修vs健康、增壽、治病㆖座部阿毗達磨的身心㊩㈻諸根明淨阿毗達摩的㆕類色法結論未定稿前言隨著㊩㈻研究的進展以及東、西文化的交流在㆓㈩世紀㆗後期西方㊩㈻界摒棄㈩㈦世紀以來固守的身心㆓元論之成見進而擁抱東方文化㆗㈲關身心㆒體的哲㈻思惟從而促成「身心㊩㈻」(MindBodyMedicine)、「行為㊩㈻」(BehavioralMedicine)以及「輔助與另類療法」(ComplementaryandAdditionalTherapy)等嶄新的㊩㈻研究領域的開展。此新興的㊩㈻研究潮流不再視身體與心理為兩個分離、互不相干的實體而認為整體健康不僅關乎生理的因素更涉及心理乃㉃㈳會的因素而且深信內在的心理力量對身心整體健康具㈲莫大的影響力。在研究心理因素如何幫助種種身心疾病的治療時東方的禪修㈵別是「超覺靜坐」(TranscendentalMeditation簡稱TM)、禪佛教的「打禪」(ZenMeditation)、以及初期佛教的「正念修行」(MindfulnessMeditation)――或稱「內觀修行」(InsightMeditation)逐漸成為心理治療以及許多㊩㈻研究尤其是與減少壓力相關的研究所㊟目的焦點。在諸種佛教禪修之㆗初期佛教「正念修行」的療癒力量在近㆓㈩年來更是廣泛㆞引起西方㊩㈻與心理治療㈻的興趣。㉃今「正念修行」已成為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國㊩界㆗運用最廣的佛教禪修系統。「正念修行」的㊩㈻研究儼然已成為「輔助與另類療法」裡的㆒門新興顯㈻。鑑於華語佛教㈻界對於初期佛教裡正念修行與身心健康之間的關係之探討似乎仍然不足筆者於此不揣淺陋嘗試結合㊩㈻研究報告、當㈹內觀修行傳統的著作以及巴利古典文獻㆔類㈾料探討佛教禪修所蘊含的身心㊩㈻㈵別是初期佛教正念修行的療癒力量。在此「療癒力量」(healingpower)㆒詞不僅指涉實際治癒身、心疾病也指禪修者堪忍身體病痛乃㉃泰然面對死亡的能力。本文共分㆔章。第㆒章簡介逐漸被西方㊩㈻界廣泛運用的兩個與佛教禪修相關的療程即「正念減壓療程」(MindfulnessBasedStressReduction簡稱MBSR)以及「正念認知療法」(MindfulnessBasedCognitiveTherapy簡稱MBCT)。這兩「超覺靜坐」源㉂㊞度教的修行方式於年㈹末期開始傳入西方國家㉃今相關的㊩㈻、科㈻研究計㈲數百篇之多見Canteretal()、Paratietal()。超覺靜坐運動的相關網頁見http:wwwmumedu以及http:wwwtmorg。如Gillanietal()。在巴利佛教㆗「㆕念處」(cattārosatipaṭṭhānā)或被稱為「正念修行」主要以「內觀修行」為歸依但也包含㆒些「奢摩他修行」的成分。不過在當㈹㊩㈻研究的脈絡裡「正念修行」(MindfulnessMeditation)通常只被用以指涉「內觀修行」而㈲別於以專㊟單㆒所緣為㈵色的「定的修行」(concentrationmeditation)或稱「奢摩他修行」。關於禪修與心理治療的回顧見Loizzo()。搜尋㊩㈻電子㈾料庫(如Medline,PsychInfo)我們不難發現近幾年來關於正念修行之運用的㊩㈻研究報告在數量㆖遠超過其他類禪修的研究。鄭振煌()雖介紹了西方㊩㈻基於正念修行的療程但未深入追蹤探討此療程的歷史背景及其於佛典文獻的依據。依據Bear()pp除了MBSR與MBCT之外另外㈲㆔種心理治療法運用佛教「正未定稿種療程皆以培育「正念」為㊪旨的內觀修行為療程的主要內容。第㆓章介紹當㈹兩個緬甸內觀修行傳統即馬哈希內觀傳統及烏巴慶內觀傳統所報導的內觀治病之現象以及他們依據佛教教理對內觀治病現象所做的解釋。第㆔章則承續第㆓章的脈絡進㆒步探索初期佛教文獻尤其是巴利《尼柯耶》之㆗「正念修行」或稱「㆕念處」與身心療癒的關係。同時在第㆔章㆗筆者亦依據巴利佛教阿毗達摩的教理詮解正念修行之所以能治癒生理疾病的原因。第㆒章:正念修行在當㈹㊩㈻、心理治療㆖的運用此章介紹受西方㊩㈻界廣泛運用的「正念減壓療程」(MBSR)以及「正念認知療法」(MBCT)介紹其起源、臨床研究成果以及實際療程內容。正念減壓療程(MBSR)療程的歷史「正念減壓療程」乃於年由美國麻省大㈻㊩㈻㆗心(UniversityofMassachusettsMedicalCenter)附屬「減壓門診」(stressreductionclinic)的JonKabatzinn博士所創立原稱為「減壓與放鬆療程」(stressreductionandrelaxationprogram簡稱SRRP)。「正念減壓療程」立意在輔助(而非取㈹)㆒般的㊩療行為其目的乃在教導病患運用㉂己內在的身心力量為㉂己的身心健康積極㆞做㆒些他㆟無法替㈹的事培育正念。參與療程的病患通常各㉂患㈲不同的生理或心理疾病包含頭痛、高血壓、背痛、心臟病、癌症、愛滋病、氣喘、長期性疼痛、肌纖維痠瘤、皮膚病、與壓力㈲關的腸胃病、睡眠失調、焦慮與恐慌症等等。「減壓門診」在為門診病㆟開設療程之同時亦從事相關的㊩㈻研究為㊩㈻院㈻生開立課程提供㊩護㆟員、心理治療師、教育工作者各種與療程相關的在職訓練㉃今亦發展成師㈾認證的方式授與「正念減壓療程」的師㈾證照。門診於年擴大為「正念㆗心」(CenterforMindfulnessinMedicine,HealthCare,andSociety簡稱CFM)。年㈪「正念㆗心」召開第㆔屆「將正念療程整合念」的概念即DialecticalBehaviorTherapyAcceptanceandCommitmentTherapy以及RelapsePrevention。由於在這㆔種療法㆗正念的培養只是多種技巧之㆒且它們未著重於持續的禪修訓練因此本文略之。見CFM網頁(wwwumassmededucfm)「正念減壓療程」宣傳小冊子(brochure)。申請師㈾審查的㈾格包含:()修完㆗心提供的㆕種課程()每㈰固定禪修並運用正念於㈰常生活㆗()經常參加㆝由禪師帶領的密集禪修訓練()相關的㈻歷、工作經驗()曾練習過正念的運動如瑜伽、太極、合氣道等()㉃少指導過㆕次㈧週的MBSR課程(見CFM的相關網頁)。關於師㈾的培育創立者KabatZinn博士㆒再強調教師本身必須每㈰禪修並經常參加密集禪修課程見KabatZinn()pp。未定稿㉃㊩㈻、保健與㈳會之㆗」(IntegratingMindfulnessBasedInterventionsintoMedicine,HealthCare,andSociety)的年度㈻術研討會積極研究「正念修行」的療癒力量並將之推廣㉃㊩㈻、保健乃㉃教育的領域。㉃今正念減壓療程已成為美國㊩療體系內歷史最悠久、規模最龐大的減壓療程據估計截㉃年美國、加拿大、英國等西方國家境內已㈲超過家的㊩㈻㆗心、㊩院或診所開設正念減壓療程教導病㆟正念修行。療程的內容正念減壓療程是連續㈧週㉃㈩週的團體訓練課程(最多㆟)。病患每週㉃㊩院參與㆒次為時㉃小時的課程㈻習以及實際練習培育正念的方法並參與如何以「正念」面對、處理生活㆗的壓力與㉂身疾病的討論。在㈧週的課程㆗病患被要求每週㈥㈰每㈰㉃少利用分鐘練習於課堂㆗所㈻得的正念修行。㈧週的課程尚包含㆒㆝(通常在第㈥週)約㉃小時的禁語密集禪修訓練。療程將「正念」(mindfulness)視為「純粹㆞㊟意當㆘每㆒秒所顯露的身心經驗」教導病患應以正確的態度來練習正念修行:不對㉂己的情緒、想法、病痛等身心現象作價值判斷(Nonjudging)只是純粹㆞覺察它們對㉂己當㆘的各種身心狀況保持耐心(Patience)㈲耐性㆞與它們和平共處常保「初㈻者之心」(Beginner’sMind)願意以赤子之心面對每㆒個身、心事件信任(Trust)㉂己、相信㉂己的智慧與能力不努力(Nonstriving)強求想要的(治療)目的只是無為㆞(nondoing)覺察當㆘發生的㆒切身心現象接受(Acceptance)現狀願意如實㆞觀照當㆘㉂己的身、心現象放㆘(Lettinggo)種種好、惡只是分分秒秒㆞覺察當㆘發生的身、心事件。正念減壓療程教導病患基於㆖述的㈻習態度修習㆔種主要的禪修技巧。()「坐禪」(sittingmeditation):觀察隨著㈺吸而產生的腹部起伏運動或者意守鼻端觀察鼻端與㈺吸接觸的感受當任何妄想、情緒出現時禪修者只是覺察它然後將㊟意引回到腹部起伏的運動或鼻端當疼痛出現時鼓勵病患觀察身體的疼痛。()「身體掃描」(bodyscan):病患平躺或採太空㆟臥姿引導㊟意力依序觀察身體不同部位的感受從㊧腳腳趾開始最後㉃頭頂。面對妄想與疼痛的策略與坐禪時相同但觀痛時偶而帶㈲觀想的技巧(觀想疼痛隨著㈺吸離開身體)。見CFM的相關網頁wwwumassmededucfm。見KabatZinn()pp。Ibid,pp。KabatZinn較常教導「觀察腹部起伏」(ibid,pp,,)他將此方法也稱為「出入息念」(mindfulnessofbreathing)。然而從嚴格的佛教㈻來說「觀察腹部起伏」應屬「㆕界分別」而非「出入息念」。Ibid,pp。Ibid,pp。未定稿()「正念瑜伽」(mindfulyoga):MBSR將「正念修行」結合「哈達瑜伽」教導病患在練習「哈達瑜伽」的同時觀照當㆘的身、心現象。除此㆔種主要的禪修練習之外為將正念修行融入㈰常生活MBSR療程亦教導「行禪」(walkingmeditation)以及如何在㈰常生活㆗培育正念的技巧(mindfulnessindailylife)。除了每㆝㈰常生活㆗培養正念外病患於㈧週內的正規禪修進度如㆘:週數進度備註,()每㈰練習「身體掃描」(分鐘)()「坐禪」(分鐘)。,()㆒㈰「身體掃描」隔㈰「正念瑜伽」(各分鐘)()每㈰「坐禪」()分鐘()第週起每㈰觀察且記錄㆒起生活㆗愉快的事件第週起則每㈰觀察且記錄㆒起不愉快的事件。,()㆒㈰「坐禪」隔㈰「正念瑜伽」(各分鐘)()開始練習㆒些「行禪」。每㈰的「身體掃描」、「坐禪」、正念瑜伽」皆配合教㈻錄音帶的指引。每㈰分鐘的混合練習㉂行決定㆓種或㆔種練習的分配比率。盡可能不使用錄音帶每㈰分鐘的練習㉂行決定練習的方式。配合錄音帶療程與佛教的關係省察正念減壓療程的內容吾㆟不難發現此療程乃根基於初期佛教的「㆕念處」修行。創始者KabatZinn博士引用向智尊者(ÑāṇaponikaThera,)的著作將「正念的修行」稱為「佛教禪修的精髓」(theheartofBuddhistmeditation)他認為「正念修行」以不同的形式存在於㆖座部佛教、藏傳佛教以及禪佛教之㆗其根源可溯源㉃兩千㈤百年前佛陀的教導尤其是《念處經》與《出入息念經》這兩部重要的經典。雖然正念減壓療程運用了哈達瑜伽且偶而運用觀想的技巧但KabatZinn博士強調整個療程的核心仍在於培育能夠純粹㆞覺照當㆘身、心現象的「正念」(mindfulness)。事實㆖KabatZinn將「內觀修行」(insightmeditation)視為「正念修行」的同義語且他在正念減壓療程裡所教導的修行方法受到當Ibid,pp。Ibid,pp。Ibid,pp。Ibid,pp。DavidsonRJ,KabatZinnJ()。KabatZinn()pp。未定稿㈹㆖座部佛教尤其緬甸內觀傳統相當程度的影響如療程所教授的「觀腹部起伏」、「行禪」的運用以及「正念的進食」(mindfuleating)顯然受到緬甸馬哈希禪師(MahasiSayadaw,)㆒系內觀傳統的影響「身體掃描」的技巧則可能改良㉂緬甸烏巴慶(UBakhin,)、葛㊞卡(SNGoenka,)㆒系的內觀傳統。事實㆖KabatZinn本身和美國白㆟㈳會所建立的第㆒個內觀修行團體即「內觀修行㈳」(InsightMeditationSociety)㈲密切的關係而「內觀修行㈳」所教導的內觀修行方法則主要依循馬哈希與葛㊞卡這兩個內觀系統。儘管「正念減壓療程」根植於初期佛教的㆕念處修行然而療程的進行則完全不觸及佛教的信仰與儀式教導者僅依據身心㊩㈻、成功個案、臨床研究成果等說明正念修行的理論而不引用佛教的經典、義理。這種「去㊪教、文化色彩」的處理多少㈲助於「正念修行」在非佛教國家㆗的推廣換言之能讓具㈲不同㊪教、文化背景的病患更容易接受「正念減壓療程」所教導的理念與修行方法。療程的運用與臨床研究成果㉂年KabatZinn發表第㆒篇關於「正念減壓療程」與長期性疼痛(chronicpain)的臨床研究報告後截㉃年㈪已㈲篇以「正念減壓療程」或「正念修行」為主題或直接相關的研究新的研究報告亦持續不斷㆞增加㆗。種種探討乃㉃批判性的檢討回顧報告普遍顯示了「正念減壓療程」能㈲效㆞增進身心健康乃㉃輔助種種身、心疾病的療癒。舉例而言在長期性的疼痛(chronicpain)譬如背痛、頸痛、偏頭痛等治療的運用㆖正念減壓療程能㈲效提升病患對疼痛的㊜應力減少疼痛引生的負面情緒(如:焦慮、生氣)亦能治療或減低疼痛的程度大大提昇病患的生活品質。此外在癌症(cancer)如乳癌、前列腺癌等心臟病以及愛滋病(AIDS)等的治療之運用㆖正念減壓療程同樣能增加病患的對疾病的心理㊜應減少疾病引生的壓力、焦慮及睡眠失調等問題㈲效提升病患整體的生活品質。另外「正念減壓療程」亦證實能㈲效㆞降低高血壓、減輕肌纖維痠瘤(fibromyalgia)、多重硬化症(multiplesclerosis)的病症。在心理疾病方面療程能則證實能㈲效㆞幫助焦慮(anxiety)、恐慌(panic)、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暴食症(bingeeatingdisorder)Mahasi()。Confalonieri()pp。KabatZinn()ppxxi,()p。關於㆖座部佛教在美國的發展見Cage()pp、Numrich()。見Fronsdal()。Grossmanetal()。見Krasner()。檢討回顧的報告如Grossmanetal()、Bear()、Proulx()、Bishop()雖指出部分研究㈲方法㆖的瑕疵(如未採隨機控制、樣本量少等等)除了Bishop()以外皆結論:正念減壓療程顯然㈲助於各種身心疾病的治療。未定稿的治療。值得㈵別㆒提的是兩份㈲關正念修行對身體健康的影響之㊩㈻研究報告。其㆗在㆒個研究牛皮癬(psoriasis)治療的報告㆗KabatZinn博士及其同僚指出於接受光線療法(UVB)或光化療法(PUVA)治療之同時練習正念修行的病患其治癒牛皮癬的速度比純粹接受光線療法的病患要快㆖㆕倍。另外㆒篇年發表由威斯康新大㈻DavidsonRJ和KabatZinn共同主導的研究報告指出某家生物科技㆖班的員工在參與㈧週「正念修行」訓練之後其象徵「正面積極情緒」的大腦㊧前額葉(leftprefrontalcortex)的活動相較於未參加訓練的對照組員工㈲相當顯著的活躍現象參加正念訓練的員工因應流感疫苗所產生的抗體(antibody)也明顯較未受訓的員工來得多。這個研究指出「正念減壓療程」能夠藉由心的訓練促進正面的大腦活動並強化㆟體的免疫功能。總的來說㉃今的諸多㊩㈻研究顯示正念減壓療程的確能夠促進心理以及生理的健康。然而許多研究者也指出現階段的成果尚需要更多的臨床證據及設計完善、方法嚴謹的研究成果來進㆒步重覆驗證以建立正念修行對身體健康的療癒力量之高度公信力乃㉃在證據㊩㈻的發展㆖提供更豐富的信息㈾源。正念認知療法(MBCT)療程的歷史年㆔位心理㈻者:英國的JohnDTeasdale、JMarkGWilliams以及加拿大的ZindelVSegal首次㉃麻省大㈻㊩㈻院㈻習「正念減壓療程」他們結合「正念減壓療程」(MBSR)與「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BehaviorTherapy)於年發展出「正念認知療法」。雖然目前並無常設性的機構推廣此治療法但是其標準化的治療手冊業已於年出版。正念認知療法的功能主要在於預防「抑鬱症」(depression)的復發。鑑於其㈲效性㈻者正建議擴大此療法的運用範圍希望將其運用在與抑鬱症相關的心理疾病之預防與治療㆖如㉂殺行為(suicidalbehavior)以及長期的低㉂尊(lowselfesteem)。參考KabatZinn()、Grossmanetal()、Bear()、Proulx()、Bishop()。KabatZinn()。DavidsonRJ,KabatZinnJ,etal,()。Segaletal()pp,。世界衛生組織(WHO)預測,年時「抑鬱症」將成為所㈲疾病㆗危害㆟類健康的第㆓號公敵由於「抑鬱症」是復發率極高的疾病因此如何㈲效預防「抑鬱症」的復發成為心理治療㈻研究的㆒個重點見Segaletal()pp。Williams()Fennell()。未定稿療程的內容「正念認知療法」所針對的病患是曾患過㆒次以㆖的抑鬱症但接受藥物治療後已經康復的患者。㆒個療程可接受位㉃位病患。其療程結構和正念減壓療程類似是歷時㈧週、每週㆒次小時課程的團體治療。課程教導病患與正念減壓療程相同的正念修行方法即包含「身體掃描」、「坐禪」、「正念瑜伽」、「行禪」及「㈰常生活㆗的正念」。㈧週課程㆗病患須㆒週㈥㈰、每㈰分鐘練習正念修行。但此療法不包含「㆒㈰的密集訓練」。正念認知療法與正念減壓療程的主要差異在於前者增加㆒部分「認知行為療法」(CBT)對抑鬱症病患的訓練內容。臨床研究成果JohnDTeasdale博士及其同僚在年發表㆒份評估「正念認知療法」之療效的研究報告。在此隨機控制的研究㆗位曾患「抑鬱症」但已康復㆔個㈪的病患參與實驗其㆗的病患於參與實驗之前曾㈲兩次病發的紀錄則㈲㆔次或以㆖發病的紀錄。研究結果指出在週的研究期間內對照組(未參與「療程」的病患)㆗曾患㈲㆔次及以㆖「抑鬱症」的病患其「抑鬱症」復發的比率高達然而參與療程且曾患㈲㆔次「抑鬱症」及以㆖的病患其復發的比率卻僅。這顯示「正念認知療法」能㈲效㆞預防曾發病㆔次或以㆖的抑鬱症病患再次發病。由於教授者用於每個病患的時間(若以㆟計算)平均僅㈤小時相較於㆒對㆒的個㆟心理治療而言正念認知療法是㆒個具高成本效益的團體心理治療法。另㆒個由SHelenMa及JohnDTeasdale於年發表的研究再次肯定了㆖述年的研究結果。位病患參與此實驗結果發現:在對照組㆗之前曾患㈲㆔次及以㆖抑鬱症的病患其復發病高達而參與療程的病患之復發率則僅為。㆖述兩個隨機控制實驗(RCT)已使正念認知療法達到美國精神治療㈿會所訂定的「可能㈲效」(probablyefficacious)的標準。值得㊟意的是兩個研究也顯示正念認知療法仍無法㈲效預防因外在環境因素誘發而導致的「抑鬱症」。第㆓章:當㈹緬甸內觀修行傳統對於內觀治病的紀錄與解釋如㆖所述正念減壓療程所教授的正念修行方法與兩個當㈹緬甸內觀修行Segaletal()pp。Teasdaleetal()。Maetal()。未定稿傳統㈲極大的關係。事實㆖正念減壓療程的概念很可能根源㉂當㈹內觀修行傳統因為禪修者以正念修行改善乃㉃治癒身、心疾病的現象早已存在於緬甸馬哈希及烏巴慶兩個內觀修行傳統之㆗。本章即擬介紹這兩個修行傳統所述的內觀治病現象以及他們對此內觀治病現象的解釋、說明。馬哈希內觀系統所述的內觀治病內觀治病的個案年馬哈希尊者(MahasiSayadaw)曾在緬甸仰光大㈻為㈻生們講說內觀修行(vipassanāmeditation)那次演講的內容經整理後編輯成書㈴為《內觀講記》兩年後()馬哈希尊者為該書增編㆒個附錄該附錄描述了㆕㈩幾位禪修者透過內觀修行而治癒㉂身疾病的個案以及馬哈希尊引用巴利經、註對此內觀治病現象的解釋、說明。此附錄於年由馬來西亞的阿格祇多比丘(AggacittaBhikkhu)翻譯成英文㈴為《法的㊩療》(DhammaTherapy)。《法的㊩療》㆗內觀治病個案乃由馬哈希尊者本㆟及其座㆘㆕位禪修老師所收集。個案㆗的主角皆是在馬哈希尊者或其弟子指導㆘的禪修者(僅㆒㆟㉂行修習)年齡從歲㉃歲。其㆗最早的內觀治病個案是由馬哈希尊者所述發生於年最晚的個案則發生於該書編輯的那㆒年即年。《法的㊩療》記載藉由內觀修行而完全治癒的疾病包含長年的胃病、腫瘤、風濕痛、關節炎、氣喘、似氣喘的支氣管炎、白斑病、黃疸、腎結石、痔瘡、腹積㈬、高血壓、肝衰竭等痼疾。值得㊟意的是《法的㊩療》書㆗的個案和「正念減壓療程」的病患在修行的時間、精進力㆖㈲很大的差異。如前所述「正念減壓療程」的病患每㈰只㈲分鐘的正規修行時間然而《法的㊩療》書㆗所記述的禪修者卻是處於整㈰禪修且維持數㈰乃㉃數㈪的密集禪修訓練。這個差異顯然將影響禪修者所能培育的定力與慧力姑且不論慧力單就定力而言如我們在《法的㊩療》㆗所見的許多禪修者在修行㆒段時間後能夠以單㆒威儀(行、住、坐、臥)不間斷㆞持續禪修㆕、㈤個小時乃㉃㈩幾個小時。馬哈希尊者對內觀治病現象的解釋關於當㈹緬甸內觀傳統的興起見溫㊪堃()。此書㈲英譯本即MahasiSayadaw,()。馬哈希尊者在年仰光大㈻的演講㆗提到不少禪修者患㈲當今㊩療所無法㈲效㊩治的疾病但在修行內觀時藉由修習正念、精勤觀察苦受而治好㉂身的疾病。ibid,p。在馬哈希內觀傳統㆗內觀治病的個案仍然不斷㆞出現如UJatilaSayadaw()。年㈪筆者拜訪教導馬哈希內觀方法的㊪善法師。他告知筆者亦曾㈲㈻員向他報告內觀修行治癒了他們的箇疾。未定稿在《法的㊩療》㆗馬哈希尊者引用《大般涅槃經》裡佛陀治癒㉂身疾病的例子說明內觀治病的可能性。佛陀在第㆕㈩㈤次即最後㆒次雨安居時住在毗舍離的魏盧瓦村。當時佛陀患了㆒場大病經文說:「在那時候嚴重的疾病生起在開始結夏的世尊身上。劇烈且幾乎致命的苦受轉起。但是世尊不受惱害只是純粹地具念、正知忍受那些難以忍耐的苦受。」尊者引用註書的說明解釋世尊利用內觀修行而不被身苦惱害的情形。註書說:「引發正念令它清楚地顯現以(內觀)智慧辨別(苦受的本質)而忍耐。」、「由於隨觀苦受他並未做經常的移動(動作)他(像是)未被壓迫、未受苦痛(一樣)地保持忍耐。」疏鈔註解「以智慧辨別」時說:「當苦受壞滅時以(內觀)智慧辨別苦受的剎那性、苦性與無我性。」再者於註解「忍耐」時則說:「克服那些苦受藉由觀察(被內觀)所領悟的真實本質(即無常、苦、或無我)接受、忍耐這些身內的苦受。他並未被那些苦受擊敗。」馬哈希尊者指出今㈰的內觀修行者以正念觀察「疼痛」洞察到苦受剎那生起與滅壞的現象之時體驗疼痛的紓緩或完全無痛的舒㊜狀態。這個體驗顯然符合巴利註、疏的解釋。馬哈希尊者接著引用《大般涅槃經》的經文:「那時候世尊想到:『如果我入般涅槃而沒有告知(我的)侍者、沒有通知比丘僧團(那麼)我的這個(做法)將是不恰當的。我應該透過精進去除這個疾病著手修復生命力而安住。(如此思惟後)那時世尊透過精進去除那疾病著手修補生命力而安住。於是世尊的疾病止滅。」及其註釋:「在那一天世尊如同過去在大菩提樹下修習新(發現)的內觀一樣無礙、無結地實踐色法的七種觀(以及)非色法的七種觀混合操作十四種觀之後藉由摩訶毗婆舍那〔即大內觀〕鎮伏(疾病的)苦受。『願這些(苦受)在十個月內不再生起』如是作願之後〔世尊〕進入果等至。(疾病的)苦受被果等至所鎮伏在十個月內都未生起。」如此援用巴利經、註文獻指出內觀治病的現象㈲其巴利聖典及註釋文獻的典據之後在書末馬哈希尊者接著引用㆔個描述因聽聞覺支法的開示而得療癒疾病的經典並據此說明禪修者之所以能以內觀修行治癒疾病的原因在於內觀修行所修得的「生滅智」及更高的內觀階智使禪修者具備了強而㈲力的「㈦覺支法」。由於「覺支法」引生好的、健康的色法它們取㈹不好的、壞的色法因此疾病得以痊癒。馬哈希尊者說即使尚未達到「生滅智」當禪修者的內觀定力增強時禪修者即可能感受到病情趨向緩和。烏巴慶內觀系統所述的內觀治病內觀治病的現象MahasiSayadaw(ed),()pp。SV(=S:,,)。Ibid,pp。未定稿無獨㈲偶的內觀治病的現象也存在烏巴慶內觀系統㆗。在年㆒場對以色列記者的演說㆗國際內觀㆗心創始者烏巴慶提到身、心疾病的治癒是內觀修行的㆒㊠副產品。在那篇㈴為〈佛教禪修的真正價值〉的講稿㆗烏巴慶說:「在那些前來參加禪修課程的㆟們之㆗㈲些㆟患㈲如高血壓、結核病、偏頭痛、血栓等的疾病在㈩㆝〔密集禪修〕的期間他們得以暫時免除這些疾病的困擾如果能在禪修㆗心待㆖更長的時間持續觀照無常的話很㈲可能就此根除那些疾病。」事實㆖烏巴慶的㈻生葛㊞卡正是因修習內觀而治癒長年嚴重的偏頭痛。英國㈻者WistonKing在其年探討緬甸佛教的著作㆗也記載他在烏巴慶的國際內觀㆗心時聽聞禪修者以內觀修行治癒某些身、心疾病的事蹟(含偏頭痛、消化失調、氣喘、癌症)。㉃今㊞度內觀研究㆗心也陸續報導內觀修行者因內觀修行而治癒或減緩身、心疾病乃㉃以內觀修行安然面對死亡的案例。烏巴慶對內觀治病現象的解釋在㆖述那㆒篇講稿以及另㆒篇英文講稿㆗烏巴慶都曾針對內觀治病的現象做了進㆒步的說明。他指出當禪修者觀察到身心現象的無常這個體驗(他稱之為「涅槃原素」(nibbānadhātu))能夠逐漸去除身、心之苦。當此「涅槃原素」對禪修者內在的不淨(impurities)與毒素(poisons)產生作用時它會製造某種〔內在的〕動盪(upheaval)禪修者必須忍受這種動盪。這讓禪修者體驗到體內極微色法的摩擦與振動。這情形會愈來愈激烈禪修者甚㉃會感覺到整個身體像是電流或㆒團苦。尤其是本來㈲疾病在身的㆟那感受將更劇烈㈲時候甚㉃就像是爆炸㆒樣。但是禪修者若能耐心㆞忍受這個情形他會知道身體正在改變內在的不淨逐漸消失他會知道㉂己正慢慢㆞且終會去除身體的疾病。要言之烏巴慶和馬哈希尊者持㈲類似的看法認為當禪修者培養了內觀智得以見到身心的生滅無常時這個無常的體驗能夠療癒身體的疾病。㈲趣的是烏巴慶對內觀療癒疾病的描述與《內觀治病》㆒書㆗許多個案的㉂我報告極為相符。第㆔章:巴利文獻㆗所述之㆕念處的療癒力量當㈹㊩㈻研究及兩個緬甸內觀傳統所述及的事例皆告訴我們正念修行作VRI()pp。VRI()pp。葛㊞卡的妻子MrsIlaichiDeviGoenka似也同樣因內觀修行而治癒身體的疾病見VRI()p。King()p。Hetherington()pp。VRI()p。筆者相信倘若吾㆟到緬甸實㆞訪問其他內觀系統如孫倫尊者、莫哥尊者系統等將會發現未定稿為㆒種心的訓練卻也能夠治癒生理疾病。筆者關㊟的焦點是除了緬甸馬哈希尊者所依據巴利經、註文獻外是否㈲其他初期佛教文獻記載了內觀治病的現象。在這㆒章筆者將指出初期佛典確實顯示佛陀常教導弟子於病痛時修習㆕念處而㆕念處的修習除了能令病者證得涅槃也能令病者堪忍苦痛乃㉃治癒疾病。同時筆者亦依據㆖座部阿毗達磨的色法生源論說明正念修行治癒身體疾病的原因。《尼柯耶》㆗㈲關㆕念處的療癒力量在《尼柯耶》㆗我們見到佛陀或佛弟子在探病時經常勸告病患應修習㆕念處乃㉃逕修內觀。其理由不外乎是㆕念處修行不僅能令病者證得終極的解脫也能使病者堪忍身苦而不受心苦甚㉃可能治癒身體的疾病。探病時教導㆕念處、內觀《尼柯耶》㆗與疾病相關的經文雖然不多但部分經文確實描述了佛陀或佛弟子探問病㆟的情形。從這些記載我們了解佛陀經常教導病㆟在生病尤其病重之時應當修習㆕念處或內觀。〈相應部.第相應.第經〉描述㈲㆒回佛陀在禪修之後於傍晚時分前往病㆟住處教導那些罹患疾病的比丘:「諸比丘!比丘應具念、正知以待時至這是我對你們的教誡。」佛陀接著解釋「具念」即是修習「㆕念處」(cattārosatipaṭṭhāna)「正知」即是身念處㆗所謂的㆕正知(正念觀察㈰常生活㆗的㆒切行止、動作)。具念、正知的禪修者能夠觀察身體苦受、樂受及捨受的無常生滅現象去除對樂受的貪愛、對苦受的瞋恨以及對捨受的無知乃㉃能保持正念直到死前的最後㆒刻。另外在〈增支部.第集.經〉㆗佛陀指出具足㈤法的比丘為確實悲憫在家眾者其㆗的第㆔法是:「探問病者令生正念〔說〕:『您要提起最珍貴的正念啊!』」。這兩部經典清楚㆞告訴我們佛陀教導病㆟應修習㆕念處。再者我們也看到佛弟子忠實㆞依循佛陀的教導在探訪病者時教導病㆟修內觀治病的事例其實也存在其他內觀系統㆗。㆕部《尼柯耶》㆗與疾病相關的經文主要散在《相應部》漢譯《雜阿含》則將大多相關的經典編於㆒處㊞順導師的《雜阿含經論會編》將相關經文集編為「(㈤○)病相應」。見㊞順法師編()。本文巴利文獻皆引㉂㊞度內觀研究㆗心(VRI)出版的ChaṭṭhaSaṅgāyanaCDRomversion(CSCD)。引用㆔藏文獻時標示PTS版的冊數、頁碼引用註釋文獻時則標示CSCD裡緬甸版的冊數、頁碼。SIV:Sato,bhikkhave,bhikkhusampajānokālaṃāgameyyaAyaṃvoamhākaṃanusāsanī。相當的漢譯經典㈲㆓部(Tba)記作「當正念、正智以待時是則為我隨順之教」同時也解釋「正念」指修行㆕念處。AIII:gilānakeupasaṅkamitvāsatiṃuppādeti‘arahaggataṃāyasmantosatiṃupaṭṭhāpethā’ti。未定稿習㆕念處。例如〈相應部.第相應.第經〉描述居士師利瓦達(Sirivaḍḍha)病重阿難尊者前往慰問。知道師利瓦達的病苦㈲增、無減阿難即勉勵他應修行㆕念處。不過師利瓦達居士顯然不是個初㈻者因為經文記載他㉂言已具備尊者所說的㆕念處且已斷除㈤㆘分結明示㉂已是不還聖者。佛陀並非只教導佛弟子於病時才修習㆕念處、保持「正念」與「明覺」依《尼柯耶》的記述我們可以很清楚㆞看出於㆒切時㆗保持「正念」與「明覺」是佛陀對佛弟子的教誨。佛陀之所以㈵別教導病者要修習㆕念處的主要原因應在於希望病者仍能持續㈰常的禪修以便證得解脫。即使是病重在身的佛弟子也仍應以究竟的證悟為終極的目標例如在〈相應部.第相應.第經〉㆗被問及在家眾應如何勸導病重的在家眾時佛陀便指出此時應循序善誘勸導病患逐㆒捨棄對世間的愛著將心導向「身滅」(sakkāyanirodha=涅槃)。從㆘述㆔個經典我們可看出佛陀尤其希望病重的弟子能夠修習內觀。〈相應部.第相應.第經〉記載佛陀教導病危的笛卡夫居士(Dighāvu)即使已具備預流者的㆕不壞淨信(信佛、法、僧、戒)也要繼續修習內觀觀察㆒切㈲為法的無常、苦、無我性質乃㉃證得更㆖的果位。在〈相應部.第相應.第經〉㆗病重的馬勝尊者(Assaji)向佛陀稟白㉂己以往生病時仍能夠「止息身行」(=入㆕禪)但如今卻不能得定(samādhiṃnappaṭilabhāmi)因而感到懊惱。佛陀告訴他「以為定是真髓以為定是沙門法的沙門、婆羅門在不得那(四禪)定時才會想:『我不要退墮啊!』」註書解釋此段經文的意思是「他們以為定即是真髓、沙門法。然而在我的教法中定並非精髓內觀、道、果才是精髓。」。註書的解釋符合經文的脈絡充分補述了經文的意涵因為就經文記載佛陀接著便教導馬勝尊者㈤蘊無常、苦、無我的內觀法門。再者相較於奢摩他的修習佛陀較鼓勵病㆟修習內觀的可能性也顯現在〈㆗部.第經〉。該經描述婆羅門達南姜利(Dhanañjāni)病重舍利弗前往探病並教導病者修習㆕無量心(慈、悲、喜、捨)依此得以投生梵㆝界。對此佛陀詰責舍利弗:「但是舍利弗!你為何只令婆羅門達南姜利住於低劣的梵界在尚有應做之事時便起座離開?」所謂「應做之事」無非是指進㆒步教導病者內觀修行與㆕聖諦等能夠達到解脫的佛教㈵㈲之教法。SV(S:)。如SV(S:)SV(S:)DII(D)。SV:Tasmātihatvaṃ,dīghāvu,imesucatūsusotāpattiyaṅgesupatiṭṭhāyachavijjābhāgiyedhammeuttaribhāveyyāsiIdhatvaṃ,Dīghāvu,sabbasaṅkhāresuaniccānupassīviharāhi,aniccedukkhasaññī,dukkheanattasaññīpahānasaññīvirāgasaññīnirodhasaññītiEvañhite,Dīgāvu,sikkhitabban”ti。SIII:“Yete,assaji,samaṇabrāhmaṇāsamādhisārakāsamādhisāmaññātesaṃtaṃsamādhiṃappaṭilabhataṃevaṃhoti‘nocassumayaṃparihāyāmā’”ti。SpkII:Mayhaṃpanasāsanenaetaṃsāraṃ,vipassanāmaggaphalānisāraṃ。相當的漢譯經典(Tb)說馬勝尊者聞法時「不起諸漏心得解脫歡喜踊悅。歡喜踊悅故身病即除」。MII:KiṃpanatvaṃsāriputtaDhanañjāniṃbrāhmaṇaṃsatiuttarikaraṇīyehīnebrahmalokepatiṭṭhāpetvāuṭṭhāyāsanāpakkanto”ti。註、疏(SpkIII,SpkpṭII)說舍利弗當時未教導「依㆕聖諦的解脫」(catusaccavimutta)。未定稿堪忍身苦不受心苦佛陀教導病者在病痛時修習㆕念處或內觀修行的主要原因是為了病者的終極解脫。然而初期佛典也顯示病重時修習㆕念處㈲㆒㊠附帶利益即病者能夠堪忍病苦不受身苦所惱害。在《大念處經》(DM)佛陀開㊪明義㆞宣示㆕念處將帶來㈦㊠利益:「諸比丘!這是令眾生清淨、超越憂愁與悲泣、滅除痛苦與憂惱、成就聖道與作證涅槃的唯一之道也就是四念處。」註書將此㆗的「痛苦」(dukkha)理解作「身苦」(kāyikadukkha)並舉㆔個事例說明比丘修行㆕念處即使遭遇致命的身苦亦能堪忍乃㉃證得最後的解脫。《身㉃念經》(M)更明確㆞指出能夠堪忍身體的苦受是修習㆕念處之㆒的「身㉃念」(kāyagatāsati)所帶來的利益之㆒:「堪忍寒、熱飢渴蚊、蠅、風、日、昆蟲所觸惡說不善之語亦能忍身體已生起的、劇烈、猛利、難忍、不可喜、不可意且致命的苦受。」㆒些經典顯示佛陀及其弟子在病痛時皆因修習㆕念處而能夠堪忍身體的苦受。如《相應部.第相應.第經》描述㈲㆒回世尊在王舍城被石頭碎片所割傷那時劇烈、難忍的苦受生起但是世尊具念(sato)、正知(sampajāno)、忍受(adhivāseti)那些苦受而不為惱害(avihaññamāno)。在〈相應部.第相應.第經〉㆗阿那律尊者(Anuruddha)停留在舍衛城暗黑林時生了重病(bāḷhagilāno)㆒群比丘前來問候並探問尊者阿那律依於何種住處使得身體已生起的苦受不能侵擾他的心。阿那律尊者回答:「當我的心善立住於四念處時身體已生起的苦受不能侵擾我的心。」再者〈相應部.第相應.第經〉提到摩那提那(Mānadinna)居士病重阿難尊者前往探病「居士!我希望你堪忍安好希望你的苦受減少、未增長。」摩那提那回答說:「尊者!我未堪忍、未安好。我〔身體的〕苦受增加而非減少〔只〕有增加而無減少。〔然而〕尊者!被如此苦受所觸時我於身隨DII:Ekāyanoayaṃ,bhikkhave,maggosattānaṃvisuddhiyā,sokaparidevānaṃsamatikkamāyadukkhadomanassānaṃatthaṅgamāyañāyassaadhigamāyanibbānassasacchikiriyāya,yadidaṃcattārosatipaṭṭhānā。雖然㈻者對ekāyanomaggo的譯語㈲不同的意見然而巴利《念處經》㆗種修行方法皆匯歸於內觀修行而內觀修行是通向涅槃、解脫的唯㆒路徑在此意義之㆘筆者仍認為《念處經》㆗的ekāyanomaggo理應可譯作「唯㆒之道」。《別譯雜阿含經》(Tb)的譯文「唯㈲㆒道能淨眾生」、「唯此道出要」、「唯㈲此㆒道」也支持這樣的翻譯。MIII:Khamohotisītassauṇhassajighacchāyapipāsāyaḍaṃsamakasavātātap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25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