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pdf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pdf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pdf

上传者: 铁木日真 2011-07-31 评分 3 0 7 1 31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马克思序言我在《德法年鉴》上曾预告要以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形式对法学和国家学进行批判.在加工整理准备付印的时候发现把仅仅针对思符等。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马克思序言我在《德法年鉴》上曾预告要以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形式对法学和国家学进行批判.在加工整理准备付印的时候发现把仅仅针对思辨的批判同针对各种不同材料本身的批判混在一起十分不妥这样会妨碍阐述增加理解的困难。此外由于需要探讨的题目丰富多样只有采用完全是格言式的叙述才能把全部材料压缩在一本着作中而这种格言式的叙述又会造成任意制造体系的外表。因此我打算连续用不同的单独小册子来批判法道德政治等等最后再以一本专着来说明整体的联系各部分的关系并对这一切材料的思辨加工进行批判。由于这个理由在本着作中谈到的国民经济学同国家法道德市民生活等等的关系只限于国民经济学本身所专门涉及的范围。我用不着向熟悉国民经济学的读者保证我的结论是通过完全经验的以对国民经济学进行认真的批判研究为基础的分析得出的。不消说除了法国和英国的社会主义者的著作以外我也利用了德国社会主义者的著作。但是德国人在这门科学方面内容丰富而有独创性的创作除去魏特林德著作外就要算《二十一印张》文集中赫斯的几篇论文和《德法年鉴》上恩格斯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在《德法年鉴》上我也十分概括地提到本着作的要点。只是从费尔巴哈才开始实证的人道主义和自然主义的批判。费尔巴哈的著作越不被宣扬这些著作的影响就越扎实深刻广泛而持久:费尔巴哈著作是继黑格尔的《现象学》《逻辑学》以后包含着真正理论革命的唯一著作。同当代批判的神学家相反我认为本着作的最后一章即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剖析是完全必要的因为〔XL〕这样的工作还没完成-不彻底性是必然的因为批判的神学家毕竟还是神学家就是说他或者不得不从作为权威的哲学的一定前提出发或者在批判的过程中以及由于别人的发现而对这些哲学前提发生怀疑于是就怯懦地不适当地抛弃撇开这些前提而且仅仅以一种消极的无意识的诡辩的方式来表现他对这些前提的屈从的恼恨。仔细考察起来在运动之初曾是一个真正进行因素的神学的批判归根到底不外是旧哲学特别是黑格尔的超验性被歪曲为神学漫画的顶点和结果。历史现在仍然指派神学这个历来的哲学的溃烂区去显示哲学的消极分解即哲学的腐性分化过程。关于这个饶有兴味的历史的判决这个历史的涅墨西斯我将在另一个地方加以详细的论证。第一手稿工资〔I〕工资决定于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敌对的斗争。胜利必定属于资本家。资本家没有工人能比工人没有资本家活得长久。资本家的联合是很通常而卓有成效的工人的联合则遭到禁止并会给他们招来恶果。此外土地所有者和资本家可以把产业收益加进自己的收入而工人除了劳动所得既无地租也无资本利息。所以工人之间的竞争是很激烈的。从而资本、地产和劳动三者的分离只有对工人来说才是必然的、本质的、有害的分离。资本和地产无须停留于这种分离而工人的劳动则不能摆脱这种分离。因而资本、地租和劳动三者的分离对工人来说是致命的。最低的和唯一必要的工资额就是工人在劳动期间的生活费用再加上使工人能够养家活口并使工人种族不致死绝的费用。按照斯密的意见通常的工资就是同“普通人”即畜类的生活水平相适应的最低工资。对人的需求必然调节人的生产正如其它任何产品生产的情况一样。如果供给大大超过需求那末一部分工人就要沦为乞丐或者饿死。因而工人的生存被归结为任何其它商品的存在条件。工人成了商品如果他能找到买主那就是他的幸运了。工人的生活取决于需求而需求取决于富人和资本家的兴致。如果供给的量超过需求那末价格构成部分(利润、地租、工资)之一就会低于价格而支付结果价格构成的一部分就会脱离这种应用从而市场价格也就向作为中心点的自然价格靠近。但是第一在分工大大发展的情况下工人要把自己的劳动转用于其它方面是极为困难的:第二在工人从属于资本家的情况下吃亏的首先是工人。因此当市场价格向自然价格靠近时工人无条件地要遭到最大的损失。正是资本家把自己的资本转用于其它方面的这种能力才使得束缚于一定劳动部门的工人失去面包或者不得不屈服于这个资本家的一切要求。〔II〕市场价格的偶然的和突然的波动对地租的影响比分解为利润和工资的价格部分的影响小而对利润的影响又比对工资的影响小。一般情况是有的地方工资提高有的地方工资保持不变有的地方工资在降低。当资本家赢利时工人不一定得到好处而当资本家亏损时工人就一定跟着吃亏。例如当资本家由于制造秘密或商业秘密由于垄断或自己地段的位置有利而使市场价格保持在自然价格以上的时候工人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其次劳动价格要比生活数据的价格远为稳定。两者往往成反比。在物价腾贵的年代工资因对劳动的需求下降而下降因生活价格提高而提高。这样二者互相抵消。无论如何总有一定数量的工人没有饭吃。在物价便宜的年代工资因对劳动的需求提高而提高因生活数据价格下降而下降。这样二者互相抵消。工人还有一个不利的方面:不同行业的工人的劳动价格的差别比不同投资部门的利润的差别要大得多。在劳动时个人活动的全部自然的、精神的和社会的差别表现出来因而所得的报酬也各不相同而死的资本总是迈着同样的步子根本不在乎实际的个人活动如何。总之应当看到工人和资本家同样在苦恼时工人是为他的生存而苦恼资本家则是为他的死钱财的赢利而苦恼。工人不仅要为物质的生活数据而斗争而且要为谋求工作即为谋求实现自己的活动的可能性和手段而斗争。我们且举社会可能所处的三种主要状态并且考察一下工人在其中的地位。(1)如果社会财富处于衰落状态那末工人所受的痛苦最大。因为即使在社会的幸福状态中工人阶级也不可能取得像所有者阶级所取得的那么多好处“没有一个阶级像工人阶级那样因社会财富的衰落而遭受深重的苦难”。〔III〕(2)现在且拿财富正在增进的社会来看。这是对工人唯一有利的状态。这里资本家之间展开竞争。对工人的需求超过了工人的供给。但是第一工资的提高引起工人的过度劳动。他们越想多挣几个钱他们就越不得牺牲自己的时间并且完全放弃一切自由来替贪婪者从事奴隶劳动。这就缩短了工人的寿命。工人寿命的缩短对整个工人阶级是一个有利状况因为这样就必然会不断产生对劳动的新需求这个阶级始终不得不牺牲自己的一部分以避免同归于尽。其次社会在什么时候才处于财富日益增尽的状态呢?那就是一国的资本和收入增长的时候。但是这只有由于下述情况才可能:(a)大量劳动累积起来因为资本是累积的劳动就是说工人的劳动产品越来越多地从他手中被剥夺了工人自己的劳动越来越作为别人的财产同他相对立而他的生存数据和活动数据越来越多地集中在资本家的手中。  (b)资本的积累扩大分工而分工则增加工人的人数反过来工人人数的增加扩大分工而分工又扩大资本的积累。一方面随着分工的扩大另一方面随着资本的积累工人日益完全依赖于劳动依赖于一定的、极其片面的、机器般的劳动。随着工人在精神上和在肉体上被贬低为机器随着人变成抽象的活动和胃工人越来越依赖于市场价格的一切波动依赖于资本的运用和富人的兴致。同时由于单靠劳动为生者阶级的人数增加。〔IV〕工人之间的竞争加剧了因而他们的价格也降低了。在工厂制度下工人的这种状况达到了顶点。(c)在福利增长的社会中只有最富有的人才能靠货币利息生活。其余的人都不得不用自己的资本经营某种行业或者把自己的资本投入商业。这样一来资本家之间的竞争就会加剧资本家的积聚就会增强大资本家使小资本家陷于破产一部分先前的资本家就沦为工人阶级而工人阶级则由于这种增加部分地又要经受工资降低之苦同时更加依赖于少数大资本家。资本家由于人数减少他们为争夺工人而进行的竞争几乎不再存在而工人由于人数增加彼此间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反常和带有强制性。正像一部分中等资本家必然沦为工人等级一样。由此可见即使在对工人最有利的社会状态中工人的结局也必然是:过度劳动和早死沦为机器沦为资本家的奴隶(资本的积累作为某种有危险的东西而与他相对立)发生新的竞争以及一部分工人饿死或行乞。〔V〕工资的提高在工人身上引起资本家般的发财欲望但是工人只有牺牲自己的精神和肉体才能满足这种欲望。工资的提高以资本的积累为前提并导致资本的积累:因而劳动产品越来越作为某种异己的东西与工人相对立。同样分工使工人越来越片面化和从属化:分工不仅导致人的竞争而且导致机器的竞争。因为工人被贬低为机器所以机器就能作为竞争者与他相对抗。最后正像资本的积累增加工业的数量从而增加工人的数量一样由于这种积累同一数量的工业生产出更大量的产品于是发生生产过剩而结果不是有很大一部分工人失业就是工人的工资下降到极其可怜的最低限度。这就是对工人最有利的社会状态即财富正在增长、增进的状态所产生的后果。然而这种正在增长的状态终究有一天要达到自己的顶点。那时工人的处境会怎样呢?(3)“在财富已经达到它可能达到的顶点的国家工资和资本利息二者都会极低。工人之间为就业而进行的竞争如此激烈以至工资缩减到仅维持现有工人人数的程度而国家的人口这时已达到饱合所以这个人数不能再增加了。”超过这个人数的部分注定会死亡。因此在社会的衰落状态中工人的贫困日益加剧在财富增进的状态中工人的贫困具有错综复杂的形式在达到繁荣顶点的状态中工人的贫困持续不变。〔VI〕但是既然按照斯密的意见大多数人遭受痛苦的社会是不幸福的既然社会的最富裕的状态会造成大多庶人的这种痛苦而国民经济学(一般是私人利益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又会导致这种最富裕的状态那末国民经济学的目的也就在于社会的不幸。关于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关系还应指出工资的提高对资本家说来可以由劳动时间总量的减少而绰绰有余地得到补偿工资的提高和商品利息的提高会像单利和复利那样影响商品的价格。现在让我们完全站在国民经济学家的立场上并且仿效他把工人的理论要求和实践要求比较一下。国民经济学家对我们说劳动的全部产品本来属于工人并且按照理论也是如此。但他同时又对我们说实际上工人得到的是产品中最小的、没有就不行的部分也就是说只得到他不是作为人而是作为工人生存所必要的那一部分以及不是为了繁衍人类而是为繁衍工人这个奴隶阶级所必要的那一部分。国民经济学家对我们说一切东西都可用劳动来购买而资本无非是积累的劳动但他同时又对我们说工人不但远不能购买一切东西而且不得不出卖自己和自己的人的尊严。懒惰的土地所有者的地租大都占土地产品的三分之一忙碌的资本家的利润甚至于两倍于货币利息而剩余部分工人在最好的情况下挣得的部分只有这么多:如果他有四个孩子其中两个必定要饿死。〔VII〕按照国民经济学家的意见劳动是人用来增大自然价值的唯一东西劳动是人的能动的财产而根据同一国民经济学土地所有者和资本家(他们作为土地所有者和资本家不过是有特权的闲散的神仙)处处高踞于工人之上并对工人发号施令。按照国民经济学家的意见劳动是唯一不变的物价可是再没有什么比劳动价值更具有偶然性、更受波动的了。分工提高劳动的生产力增进社会的财富促使社会日益精致同时却使工人限于贫困并变为机器。劳动促进资本的积累从而也促使社会福利的增长同时却使工人越来越依附于资本家引起工人间更剧烈的竞争使工人卷入生产过剩的疯狂竞赛中而跟着生产过剩而来的是同样急剧的生产衰落。按照国民经济学家的意见工人的利益从来不同社会的利益相对立而社会却总是必然地同工人的利益相对立。按照国民经济学家的意见工人的利益从来不同社会的利益相对立(1)因为工资的提高可以由劳动时间量的减少和上述其它后果而绰绰有余地得到补偿(2)因为对社会来说全部总产品就是纯产品而区分纯产品对私人来说才有意义。劳动本身不仅在目前的条件下而且一般只要它的目的仅仅在于增加财富它就是有害的、造孽的这是从国民经济学家的阐发中得出的结论尽管他并不知道这一点。按照理论地租和资本利润是工资的扣除。但在现实中工资却是土地和资本让给工人的一种扣除是从劳动产品中给工人、劳动所打的回扣。在社会的衰落状态中工人遭受的痛苦最深重。他遭受特别沉默的压迫是由于自己所处的工人地位但他遭受压迫则由于社会状况。而在社会财富增进的状态中工人的沦落和贫困化是他的劳动的产物和他生产的财富的产物。就是说贫困从现代劳动本身的本质中产生出来。社会的最富裕状态这个大致还是可以实现并且至少是作为国民经济学和市民社会的目的的理想对工人说来却是持续不变的贫困。不言而喻国民经济学把无产者即既无财产又无地租只靠劳动而且是片面的、抽象的劳动为生的人仅仅当作工人来考察因此它才会提出这样一个论点:工人完全和一匹马一样只应得到维持劳动所必需的东西。国民经济学不考察不劳动时的工人不把工人作为人来考察它把这种考察交给刑事、司法、医生、宗教、统计表、政治和乞丐管理人去做。现在让我们超出国民经济学的水平试以前面几乎是用国民经济学家的原话所作的论述中来回答以下两个问题:(1)把人类的最大部分归结为抽象劳动这在人类发展中具有什么意义?  (2)主张细小改革的人不是希望提高工资并以此来改善工人阶级的状况就是(像蒲鲁东那样)把工资的平等看作社会革命的目标他们究竟犯了什么错误?劳动在国民经济学中仅仅以谋生活动的形式出现。〔VIII〕“可以肯定地说那些要求特殊才能或较长期预备训练的职业总的来说已变得较能挣钱而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学会的那种机械而单调的活动的相应工资则随着竞争而降低并且不得不降低。但正是这类劳动在劳动组织的现状下最为普遍。因此如果说第一类工人现在所挣得的是五十年前的七倍而第二类工人所挣得的和五十年前一样那末二者所挣得的平均起来当然是以前的四倍。但是如果在一个国家里从事第一类劳动的只有一千人而从事第二类劳动的有一百万人那末就有99900人并不比五十年前生活得好如果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同时上涨那末他们会比以前生活得更坏。而人们却想用这种敷浅的平均计算在关系到居民人数最多的阶级的问题上欺骗自己。此外工资多少只是估计工人收入的因素之一因为对衡量收入来说更重要的是要把他们获得收入的有保障的持续性估计进去。但是在波动和停滞不断出现的所谓自由竞争的无政府状态下是根本谈不到这种持续性的。最后还应注意过去和现在的通常劳动时间。最近二十五年来也正是从棉纺织业采用节省劳动的机器以来这个部门的英国工人的劳动时间已由于企业主追逐暴利〔IX〕而增加到每日十二至十六小时而在到处还存在着富人无限制地剥削穷人的工议权利的情况下一国和一个工业部门的劳动时间的延长必然也或多或少地影响到其它地方。”(舒耳茨《生产运动》第65页)“然而即使所谓社会一切阶级的平均收入都增长这种不真实的情况属实一种收入同另一种收入的区别和相对的差距仍然可能扩大从而贫富间的对立也可能更加尖锐。因为正是由于生产总量的增长并且随着生产总量的增长需要、欲望和要求也提高了于是绝对的贫困减少而相对的贫困可能增加靠鲸油和腐鱼维生的萨莫耶特人并不穷因为在他们那种与世隔绝的社会里一切人都有同样的需要。但是在一个前进着的国家生产总量在大约十年内与人口相比增加了三分之一而工人挣得的工资仍和十年前一样多他们不但不能保持过去的福利水平而且比过去穷三分之一。”(同上第65-66页)但是国民经济学把工人只当作劳动的动物当作仅仅有最必要的肉体需要的牲畜。“国民要想在精神方面更自由地发展就不应该再当自己的肉体需要的奴隶自己肉体的奴仆。因此他们首先必须有能够进行精神创造和精神享受的时间。劳动组织方面的进步会赢得这种时间。的确今天由于有了新的动力和完善的机器棉纺织场的一个工人往往可以完成早先100甚至250-350个工人的工作。在一切生产部门中都有类似的结果因为外部自然力日益被用来加入〔X〕人类劳动。如果说为了满足一定量的物质需要必须耗费的时间和人力比现在比过去减少了一半那末与此同时在不损害物质福利的情况下给精神创造和精神享受提供的余暇也就增加一臂。但是在我们甚至从老克伦纳士自己领域中夺得的虏获物的分配方面仍然取决于像掷骰子那样盲目的、不公正的偶然性。法国人有计算过在目前生产状况下每个有劳动能力的人平均每日劳动五小时就足以满足社会的一切物质利益尽管因机器改进而节省了时间工厂中奴隶劳动的时间对多数居民说来却有增无已。”(同上第67-68页)“从复杂的手工劳动过渡首先要将这种手工劳动分解为简单的操作。但是最初只有一部分单调的重复的操作由机器来承担而另一部分由人来承担。根据事物的本性和一致的经验可以说这种连续的单调的活动无论对于精神还是对于肉体都同样有害。因此在机器工作同较大量人手间的简单分工相结合的状况下这种分工的一切弊病也必然要表现出来。工厂工人的死亡率较高尤其表明了这种分工的弊病〔XI〕人们借助于机器来劳动和人们作为机器来劳动这两者之间的巨大差别并没有受到人们的注意。”(同上第69页)“但是在各国人民未来的生活里通过机器起作用的盲目的自然力将成为我们的奴隶和奴仆。”(同上第74页)“在英国的纺织厂中就业的只有158818个男工和196818个女工。朗卡斯特郡的棉纺织厂每有100个男工就有103个女工而在苏格兰甚至达到209个。在英国里子的麻纺厂中每100个男工中就有147个女工在丹第和苏格兰东海岸甚至达到280个。在英国的丝织厂中有很多女工在需要较强体力的毛纺织厂中主要是男工。1833年在北美的棉纺织厂中就业的除了18593个男工以外至少有38927个女工。可见由于劳动组织的改变妇女就业的范围已经扩大妇女在经济上有了比较独立的地位男性和女性在社会关系方面互相接近了。”(同上第71-72页)“1835年在拥有蒸汽动力和水力动力的英国纺织厂中劳动的有8-12岁的儿童20558人12-13岁的儿童35867人13-18岁的儿童108208人当然机械的进一步改进使人日益摆脱单调劳动操作促使这种弊病逐渐〔XII〕消除。但是资本家能够最容易最便宜地占有下层阶级以至儿童的劳动力以便使用和消耗这种劳动力来代替机械手段正是这种情况妨碍机械的迅速进步。”(舒耳茨《生产运动》第70-71页)“布鲁姆勋爵向工人大声疾呼:’作资本家吧!’不幸的是千百万人只有通过糟蹋身体、损害道德和智力的紧张劳动才能挣钱勉强养活自己而且他们甚至不得不把找到这样一种工作的不幸看作是一种幸运。”(同上第60页)“于是为了生活一无所有者不得不直接地或间接地替有产者效劳也就是说要受他们的摆布。”(见魁尔《社会经济的新理论》第409页)“佣人-月钱工人-工资职员-薪金或报酬。”(同上第409-410页)“出租自己的劳动”“出租自己的劳动换取利息”“代替别人劳动”。“出租劳动材料”“出租劳动材料换取利息”“让别人代表自己劳动”。(同上〔第411页〕)〔XIII〕“这种经济结构注定人们去干如此低贱的职业遭受如此凄惨沦落之苦以至野蛮状态与之相比似乎也是王公的生活了。”(同上第417-418页)“一无所有者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卖淫。”(同上第421-〔422〕页)捡破烂者。查.劳顿在《人口等问题的解决方法》(1842年巴黎版)一书中估计英国卖淫者的数目有6-7万人。“品德可疑的妇女”也有那么大的数目。“这些不幸的马路天使的平均寿命从她们走上淫荡的生活道路算起大约是6-7年。因此要使卖淫者保持6-7万这个数目在联合王国每年至少要8-9千名妇女为这个淫秽的职业献身也就是说每天大约要有24名新的牺牲者或者每小时平均要有一名新的牺牲者如果这个比例适用于整个地球那末这种不幸者的人数势必经常有150万人。”(同上第229页)“贫困的人口随着贫困的增长而增长最大量的人在极端贫困的状况下挣扎彼此争夺着受苦受难的权利1821年爱尔兰的人口是6801827人。1831年增加到7764010人也就是说在十年中间增加了14%。在最富裕的伦斯特省人口只增加8%而在最贫困的康诺特省人口反而增加21%(《在英格兰公布的关于爱尔兰的统计调查摘要》1840年维也纳版)。”(毕莱《论贫困》第一卷第〔36〕-37页)  国民经济学把劳动抽象地看作物“劳动是商品”价格高就意味着对商品的需求很大价格低就意味着商品的供给很多“劳动作为商品其价格必然日益降低”这种情况之所以必然发生一部分是由于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竞争一部分是由于工人之间的竞争。“出卖劳动的工人人口不得不满足于产品的最微小的一份关于劳动是商品的理论难道不是伪装起来的奴隶制的理论吗?”(同上第44页)“大企业家宁可购买妇女和儿童的劳动只是因为这种劳动比男子的劳动便宜。”(同上)“工人在雇用他的人面前不是处于自由的卖者地位资本家总是自由雇用劳动而工人总是被迫出卖劳动。如果劳动不是一瞬间都再出卖那末它的价值就会完全消失。与真正的商品不同劳动既不能积累也不能储蓄。〔XIV〕劳动就是生命而生命如果不是每天用食物进行新陈代谢就会衰落并很快死亡。为了使人的生命成为商品也就必须容许奴隶制。”(同上第49-50页)可见如果劳动是商品那末它就是一种具有最不幸的特性的商品。然而甚至根据国民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劳动也不是商品因为它不是“自由交易的自由结果”。(同上第50页)现存的经济制度。“既降低了劳动的价格同时也降低了劳动的报酬它造就了工人却贬低了人。”(同上第52-53页)“工业成了战争而商业成了赌博。”(同上第62页)“单是加工棉花的机器(在英国)就完成8400万手工劳动者的工作。”(同上第193页注)工业直到现在还处于掠夺战争的状态:“它像大征服者那样冷酷无情地浪费那些构成它的军队的人的生命。它的目的是占有财富而不是人的幸福。”(毕莱同上第20页)“这种利益<即经济利益>如果听之任之就必然要互相冲突它们除了战争再无其它仲裁者战争的判决就是使一些人失败和死亡使另一些人获得胜利科学在对抗力量的冲突中寻求秩序和平衡按照科学的意见:连绵不断的战争是获得和平的唯一方法这种战争就叫作竞争。”(同上第23页)“为了卓有成效地进行这场工业战争需要有人数众多的军队这种军队能调集到一个地点不惜牺牲地投入战斗。这种军队的士兵所以能够忍受强家在他们身上的重担既不是出于忠诚也不是由于义务只不过为了逃避那必不可免的饥饿威胁。他们对自己的长官既不爱戴也不感恩。长官对自己的部下没有任何好意。在他们眼中这些部下不是人仅仅是以尽可能少的花费带来尽可能多的收入的生产工具。这些日益密集的工人群众甚至没有信心会有人经常雇用他们把他们集合起来的工业只是在它需要他们时才让他们活下去而一旦能够撇开他们它就毫不踌躇地抛弃他们于是工人不得不按照人家同意的价格出卖自己的人身和力气。加在他们身上的劳动时间越长越令人痛苦和厌恶他们所得的报酬也就越少可以看到有些工人每天连续紧张劳动十六小时才勉强买到不致饿死的权利。”(同上第〔68〕-69页)〔XV〕“我们确信-那些调查手工织布工的状况的委员们也会相信-大工业城市如果不是时时刻刻都有健康人、新鲜的血液不断从邻近农村流入那就会在短期内失去自己的劳动人口。”(同上第362页)资本的利润一.资本〔I〕(1)资本即对他人劳动产品的私有权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呢?“如果资本本身并非来源于盗窃和诈骗那末为了使继承神圣化仍然需要有立法的协助。”(扎伊尔第1卷第136页注)人怎样成为生产基金的所有者?他怎样成为用这些生产基金生产出来的产品的所有者?根据成文法。(扎伊尔第2卷第4页)人们依靠资本例如依靠大宗财产的继承可以得到什么?“继承了大宗财产的人不一定因此直接得到政治权利。财富直接提供给他的权力无非是购买的权力这是一种支配当时市场上拥有的一切他人劳动或者说他人劳动的一切产品的权力。”(斯密第1卷第16页)因此资本是对劳动及其产品的支配权。资本家拥有这种权力并不是由于他的个人的或人的特性而只是由于他是资本的所有者。他的权力就是他的资本的那种不可抗拒的购买的权力。下面我们首先将看到资本家怎样利用资本来行使他对劳动的支配权然后将看到资本的支配权怎样支配着资本家本身。什么是资本?“一定量的积累的和储存的劳动。”(斯密第2卷第312页)资本就是积累的劳动。(2)基金资金是土地产品和工业劳动产品的任何积累。资金只有当它给自己的所有者带来收入或利润的时候才叫作资本。(斯密第2卷第191页)二.资本的利润“资本的利润或赢利与工资完全不同。二者的差别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资本的利润完全决定于所使用的资本的价值尽管监督和管理的劳动在不同的资本之下可能是一样的。其次在大工厂这方面的劳动完全委托给一个主管人这个主管人的薪金同他监督如何使用的资本〔II〕并不保持一定的比例。尽管这里的资本所有者的劳动几乎等于零他仍然要求利润和他的资本保持一定的比例。”(斯密第1卷第97-99页)为什么资本家要求利润和资本之间保持这种比例呢?“如果资本家从出卖工人生产的产品中除了用于补偿他预付在工资上的基金所必须的数额以外不指望再多得一个余额他就不会有兴趣雇用这些工人了同样如果他的利润不同所使用的资本成一定的比例他就不会有兴趣使用较大的资本来代替较小的资本。”(斯密第1卷第96-97页)因此资本家赚得的利润首先同工资成比例其次同预付的原料成比例。那末利润和资本的比例是怎样的呢?“如果说确定一定地点和一定时间的通常的、平均的工资额已经很困难那末确定资本的利润就更困难了。资本所经营的那些商品的价格的变化资本的竞争者和顾客的运气好坏商品在运输中或在仓库中可能遇到的许许多多意外事故-这一切都造成利润天天变动甚至是时刻变动。”(斯密第1卷第179-180页)“尽管精确地确定资本利润的数额是不可能的但是根据货币利息仍可大略知道这个数额。如果使用货币得到的利润多那末为使用货币所付出的利息就多如果使用货币得到的利润少那末付出的利息也少。”(斯密第1卷第181页)“通常的利息率和纯利润率之间应当保持适当的比例必然随着利润的高低而变化。在  英国人们认为相当双倍利息的利润就是商人所称的正当的、适度的、合理的利润这些说法无非就是指通常的普通的利润。”(斯密第1卷第198页)什么是最低的利润率呢?什么是最高的利润率呢?“资本的最低的普通利润率除了补偿资本在各种使用中遇到的意外损失必须始终有些剩余只有这种剩余才是纯利润或净利润。最低利率的情况也是如此。”(斯密第1卷第196页)〔III〕“最高的普通利润率可能是这样的他吞没大多数商品的价格中地租的全部并且使供应的商品中所包含的工资降到最低价格即只够维持工人在劳动期间的生活的价格。在工人被雇用从事劳动时人们总得设法养活他们地租却可以完全不付。例如在孟加拉国国国的东印度贸易公司的经理们。”(斯密第1卷第〔197〕-198页)资本家除了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利用微小竞争的一切好处之外还能用堂堂正正的方式把式场价格保持在自然价格之上。首先如果那些在世场上销售商品的人离市场很远就利用商业秘密这就是说对价格变动即价格高于自然价格保密。这种保密可以使其它资本家不致把自己的资本投到这个部门来。其次利用制造业秘密这种秘密使资本家可以用较少的生产费用按照同样的价格甚至比竞争者低的价个供应产品从而获得较多的利润。-(以保密来欺骗不是不道德吗?交易所的交易。)-再次把生产限制在特定的地点(例如名贵的葡萄酒)以至有效的需求永远不能得到满足。最后利用个别人和公司的垄断。垄断价格是可能达到的最高价格。(斯密第1卷第120-124页)可能提高资本的另一些偶然的原因。新领土的获得或新行业的出现甚至在富国也往往可以提高资本利润因为它们可以从旧行业抽走一部分资本缓和竞争减少市场的资本供应从而促使这些商品的价格提高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商品的经营者就能够对贷款支付较高的利息。(斯密第1卷第190页)“商品加工越多商品越变成加工对象商品价格中分解为工资和利润的部分就比分解为地租的部分增长的越大。随着商品加工的进展不仅利润的数目增大了而且每个后来的利润总比先前的利润大因为产生利润的资本〔IV〕必然越来越大。雇用织工的资本必然大于雇用纺工的资本因为前一种资本不仅要补偿后一种资本和利润而且要支付织工的工资而利润必定总是同资本保持一定的比例的。”(第1卷第102-103页)由此可见在对自然产品加工和再加工时人的劳动的曾价不是使工资增加而是一方面使获利资本的数额增大另一方面使每个后来的资本比先前的资本大。关于资本家从分工中得到的好处后面再讲。资本家得到双重的好处:第一从分工第二从一般加在自然产品上的人的劳动的增长。人加进商品的份额越大死资本的利润就越大。“在同一社会与不同工种的工资相比资本的平均利润率更接近于同一水平。”(第1卷第228页)“各种不同用途的资本的普通利润率随着收回资本的可靠性的大小而不同。利润率随着风险增大而提高尽管二者并不完全成比例。”(同上〔第226-227页〕)不言而喻资本利润还由于流通手段(例如纸币)的简便或低廉而增长。三.资本对劳动的统治和资本家的动机“追逐私人利润是资本所有者决定把资本投入农业还是投入工业投入批发商业的某一部门还是投入零售商页的某一部门的唯一动机。至于资本的哪一种用途能推动多少生产劳动〔V〕或者会使他的国家的土地和劳动的年产品增加多少价值他是从来不会想到去计算的。”(斯密第2卷第400-401页)“对资本家来说资本的最有利的使用就是在同样风险的条件下给他带来最大利润的使用。这种使用对社会说来并不总是最有利的。最有利的资本使用就是用于从自然生产力中取得好处。”(扎伊尔第2卷第130-131页)“最重要的劳动操作是按照投资者的规画和盘算来调节和指挥。而投资者所有这些规画和操作的目的就是利润。然而利润率不像地租和工资那样随社会的繁荣而上升随社会的衰退而下降。相反地利润率很自然在富国低在穷国高而在最迅速地走向末落的国家中最高。因此这一阶级的利益不像其它两个阶级的利益那样与社会的一般利益联系在一起经营某一特殊商业部门或工业部门的人的特殊利益在某一方面总是和公众利益不同甚至常常同它相敌对。商人的利益始终在于扩大市场和限制卖者的竞争这是这样一些人的阶级他们的利益决不会同社会利益完全一致他们的利益一般在于欺骗和压迫公众。”(斯密第2卷第163-165页)四.资本的积累和资本家之间的竞争“资本的增加使工资提高但由于资本家之间的竞争又有使资本家利润减少的趋向。”(斯密第1卷179页)“例如一个城市的食品杂货业把所需的资本如果分归两个食品杂货商经营那末他们之间的竞争秽史双方都把售价’降到比一个人独营时便宜如果分归二十个〔VI〕杂货商经营那末他们之间的竞争会更剧烈而他们结合起来抬高他们的商品价格的可能性也变得更小。”(斯密第2卷第372-373页)既然我们已经知道垄断价格是可能达到的最高价格既然资本家的利益甚至按照一般国民经济学的观点看来是同社会利益相敌对的既然资本利润的提高像复利一样地影响商品的价格(斯密第1卷第199-201页)-所以竞争是对抗资本家的唯一手段根据国民经济学的论述竞争既对工资的提高也对商品价格的下降产生有利于消费公众的好影响。但是只有当资本增加而且分散在许多人手中的时候竞争才有可能。只有通过多方面的积累才可能出现许多资本因为资本一般只有通过积累才能形成而多方面的积累必然转化为单方面的机类。各个资本之间的竞争扩大各个资本的积累。在私有制的统治下积累就是资本在少数人手中的积聚只要听任资本的自然趋向积累一般来说是一种必然的结果而资本的这种自然使命恰恰是通过竞争来为自己开辟自由的道路的。我们已经听到资本的利润同资本的量成正比。因此即使一开始就把蓄谋的竞争完全撇开不谈大资本也会按其量的大小相应地比小资本积累得快。〔VI〕〔VIII〕由此可见完全撇开竞争不谈大资本的积累比小资本积累快得多。不过我们要进一步探讨这个过程。随着资本的增长资本利润由于竞争而减少。因此遭殃的首先是小资本家。资本的增长和大量资本的存在以一国财富的日益增进为前提。  “在财富达到极高程度的国家普通利润率非常低从而这个利润能够支付的利息很低以致除了最富有的人以外任何人都不能靠利息生活。因此所有中等有产者都不得不自己使用资本经营一种实业或参与某种商业。”(斯密第1卷第〔196〕-197页)这种状态是国民经济学最喜爱的状态。“资本和收入之间的比例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决定着勤劳和懒惰的比例:资本占优势的地方普通勤劳收入占优势的地方普通懒惰。”(斯密第2卷第325页)在竞争扩大的条件下资本使用的情况如何呢?“随着资本的增加生息信贷基金的数量也必然不断增长。随着这种基金的增加货币利息会日益降低(1)因为一切物品的市场价格随着物品数量的增加而降低(2)因为随着一国资本的增加新资本要找到有利的用途越来越困难。不同资本之间就产生了竞争一个资本的所有者千方百计夺取其它资本所占领的行业。但是如果他不把自己的交易条件放宽一些那末他多半不能指望把其它资本排挤掉。他不仅要廉价销售物品而且往往为了寻找销售的机会还不得不高价收购物品。因为用来维持生产劳动的基金逐日增加所以对生产劳动的需求也与日俱增:工人容易找到工作〔IX〕而资本家却难以找到他们能够雇用的工人。资本家的竞争使工资提高利润下降。”(斯密第2卷第358-359页)因此小资本家必须在二者中选择其一:(1)他由于已经不能靠利息生活而把自己的资本吃光从而不再做资本家(2)亲自经营实业比富有的资本家贱卖贵买并且支付较高的工资因为市场价格由于价定的激烈竞争已经很低所以小资本家就陷于破产。相反如果大资本家想挤掉小资本家那末与小资本加相比他拥有资本家作为资本加所具有的对工人的一切优越条件。对他来说较少的利润可以由大量的资本来补偿他甚至可以长久地容忍暂时的亏损直至小资本家破产直至他摆脱小资本家的竞争。他就是这样把小资本家的利润积累在自己手里。其次大资本家总是比小资本家买得便宜因为他的进货数量大所以他贱卖也不会亏损。但是如果说货币利息下降会使中等资本家由食利者变为企业家那末反过来企业资本的增加以及因此引起的利润的减少会造成货币利息下降。“随着使用资本所能取得的利润减少为使用这笔资本所能支付的价格也必然降低。”(斯密第2卷第359页)“财富、工业、人口越增长货币利息从而资本家的利润就越降低。利润尽管减少资本本身却不但继续增加而且比以前增加的更迅速。大资本利润虽低但比利润高的小资本一般也增长得更迅速。俗语说得好:钱能生钱。”(斯密第1卷第189页)如果像在假定的那种激烈竞争状态下所发生的那样利润低的小资本同这个大资本相对立那末大资本成把们完全压垮。在这种竞争中商品质量普遍低劣、伪造、假冒、普遍有毒等等正如在大城市中看到的那样都是必然的结果。〔X〕此外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之间的比例也是大资本和小资本的竞争中的一个重要情况。“流动资本就是用于生产食物、制造业或商业的资本。只要它仍然留在所有者手中或者保持原状它就不会给自己的所有者带来收入或利润。它不断以一种形式用出去再以另一种形式收回来而且只有依靠这种流通即依靠这种连续的转化和交换才带来利润。固定资本就是用于改良土地购置机器、工具、手工式工具之类物品的资本。”(斯密第2卷第197-198页)“固定资本维持费的任何节约能意味着纯利润的增长。任何企业家的总资本必然分成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只要资本总额不变其中一部分越小另一部分就越大。流动资本用于购买原料、支付工资和推动生产。因此固定资本的任何节约只要不减少劳动生产力都会增加生产基金。”(斯密第2卷第226页)从一开头就可以看出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的比例对大资本家要比对小资本家有利的多。最大的银行家所需要的固定资本只比最小的银行家略多一些因为二者的固定资本都只限于银行办公的费用。大土地所有者的生产工具决不会按照他的土地面积而相应地增多。同样大资本家所享有的比小资本家高的信用就是对于固定资本即一笔必须经常准备着的货币的相当大的节约。最后不言而喻凡是工业劳动高度发展的地方也就是几乎所有手工劳动都变成工厂劳动的地方小资本家仅仅为了拥有必要的固定资本把他的全部资本都投入也是不够的。大家知道大农业的劳动通常只占用不多的劳动人手。与较小的资本加相比在大资本积累时一般还发生固定资本的相应的集中和简化。大资本家为自己〔XI〕采用某种对劳动工具的组织方法。“同样在工业领域每个工场和工厂就已经是相当大一批物质财富为了生产的共同目的而同多种多样的智力和技能实行的广泛结合凡是立法维护大地产的地方日益增长的人口过剩部分就会涌向工商业结果正如英国那样大批无产者主要聚集在工业领域。凡是立法容许土地不断分割的地方正如在法国那样负债的小所有者的数目就会增加起来这些小所有者由于土地进一步分割而沦为穷人和不满者的阶级。最后当这种分割和过重的负债达到更高程度时大地产就会吞掉小地产正像大工业吃掉小工业一样而且因为相当大的地产重新形成大批不再为土地耕作所绝对需要的贫穷的工人就又涌向工业。”(舒耳茨《生产运动》第〔58〕-59页)“同一种商品的性质由于生产方法改变特别是由于采用机器而发生变化。只是由于排除了人力才有可能用价值3先令8便士的一磅棉花纺出350束总长167英里(即36德里)、价值为25基尼的纱。”(同上第62页)“四十五年来英国的棉纺织品价格平均降低11/12并且根据马歇尔计算相同数量的制品在1814年需要付16先令而现在只值1先令10便士。工业产品的大落价既扩大了国内消费也扩大了国外市场因此英国棉纺织工业的工人人数在采用机器以后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从4万增加到150万。〔XII〕至于工业企业家和工人的收入那末由于厂主之间的竞争加剧厂主的利润同他们供应的产品量相比必然减少了在1820-1833年这一期间曼彻斯特的工厂主在每匹印花布上所得的总利润由4先令11/3便士减少到1先令9便士。但是为了补偿这个损失生产量更加增大了。结果在某些工业部门有时出现生产过剩破产频频发生在资本家和雇主的阶级内部造成财产的波动不定和动荡这种波动和动荡把一部分经济破产的人投入无产阶级队伍同时常常不得不突然实行停工或缩减生产而雇佣劳动者往往是深受其害。”(同上第63页)“出租自己的劳动就是开始自己的奴隶生活:而出租劳动材料就是确立自己的自由劳动是人相反地劳动材料则根本不包括人。”(贝魁尔《社会经济和国民经济的新理论》第411-412页)“材料要素如果没有劳动要素就根本不能创造财富在材料所有者看来材料所以具有创造财富的魔力彷佛是他们用自身的活动给材料加进了这种不可缺少的要素。”(同上)“假定一个工人的日常劳动每年给他平均带来400法郎而这个数目足够一个成年人维持最起码的生活那末这等于说一个每年拥有2000法郎利息、地租、房租等等收入的所有者在间接地迫使5个人为他劳动10万法郎则表示2500人的劳动。”(同上第412-413页)从而3亿法郎(路易-菲利普)表示75万工人的劳动。  “人们制定的法律赋与所有者以使用和滥用即随心所欲地处置任何劳动材料的权力法律并不责成所有者始终及时地给那些一无所有的人提供工作并且始终给他们足够的工资等等。”(同上第413页)“对生产的性质、数量、质量和适时性的确定是完全自由的对财富的使用和消费以及对一切劳动材料的支配是完全自由的。每个人都可以只考虑他自己的个人利益随心所欲地自由交换自己的物品。”(同上第413页)“竞争不过是任意交换的表现而任意交换又是使用和滥用任何生产工具的个人权力的直接和合乎逻辑的结果。实质上构成一个统一整体的这三个经济要素-使用和滥用的权利交换的自由和无限制的竞争-引起如下的后果:每个人都可以按照他乐意的方式在他乐意的时间和地点生产他乐意生产的东西他可以生产的好或坏、过多或过少、过迟或过早、过贵或过贱没有人知道他能否卖出去、卖给谁、如何卖、何时卖、在何处卖。买进的情况也是如此。〔XIII〕生产者既不知道需要也不知道原料来源既不知道需求也不知道供给。他在他愿意卖和能够卖的时候在他乐意的地点按照他乐意的价格卖给他乐意的人。买进的情况也是如此。他在这一方面总是偶然情况的玩偶是强者、宽裕者、富有者所强加的法律的奴隶一个地方是财富的不足而另一个地方则是财富的过剩和浪费。一个生产者卖得很多或者卖得很贵并且利润丰厚而另一个生产者卖不出去或者亏本供给不知道需求而需求不知道供给。你们根据消费者中的爱好和时兴去进行生产可是当你们准备好提供这种商品的时候他们的兴头已经过去而转到另一种产品上去了这一切情况的必然结果就是连续不断的和范围日益扩大的破产失算、突如其来的破落和出乎意料的致富商业危机、停业、周期性商品滞销或脱销工资和利润的不稳定和下降财富、时间和精力在激烈竞争的舞台上的损失或惊人的浪费。”(同上第414-416页)李嘉图在他的书(地租)中说:各国只是生产的工场人是消费和生产的机器人的生命就是资本经济规律盲目地支配着世界。在李嘉图看来人是微不足道的而产品则是一切。在法译本第二十六章中说:“对于一个拥有2万法郎资本每年获得2000法郎的人来说不管他的资本是雇100个工人还是雇1000个工人都是一样的。一个国家的实际利益不也是这样吗?只要这个国家的实际纯收入、它的地租和利润不变这个国家的人口有1000万还是有1200万都是无关紧要的。”德.西斯蒙先生说(第2卷第331页):“真的就只能盼望国王孤伶伶地住在自己的岛上不断地转动把手通过自动机来完成英国的全部工作了。”“雇主用只够满足工人最迫切需要的低价格来购买工人的劳动对于工资不足或劳动时间过长他不负任何责任因为他自己也要服从他强加给别人的法律贫困的根源与其说在于人不如说在于物的力量。”(〔毕莱〕同上第82页)“英国许多地方的居民没有足够的资本来改良和耕种他们的土地。苏格兰南部各郡的羊毛因为缺乏就地加工的资本大部分不得不通过很坏的道路长途运送到约克郡去加工。英国有许多小工业城市那里的居民缺乏足够的资本把他们的工业产品运到可以找到需求和消费者的遥远市场上去。这儿的商人〔XIV〕不过是住在某些大商业城市中的大富商的代理人。”(斯密第2卷第382页)“要增加土地和劳动的年产品的价值只有两种办法:增加生产工人的人数或者提高已被雇用的工人的劳动生产率两种情况都几乎总是必须增加资本。”(斯密第2卷第338页)“因为按照事物的本性资本的积累是分工的必要的前提所以只有资本的积累越来越多分工才会越来越细。分工越细同样数目的人所能加工的原料数量也就增加得越多因为这时每个工人的任务越来越简单所以减轻和加速这些任务的新机器就大量发明出来。因此随着分工的发展为了经常雇用同样数目的工人就必须预先积累和从前同样多的生活数据以及比从前不大发达时更多的原料、工具和器具。在任和生产部门工人人数总是随着这一部门分工的发展而增长更正确地说正是工人人数的这种增长才使工人有可能实现这种细密的分工。”(斯密第2卷第193-194页)“劳动生产力的大大提高非有预先的资本积累不可同样资本的积累也自然会引起劳动生产力的大大提高。资本家希望利用自己的资本来生产尽可能多的产品因此他力求在自己的工人中最恰当地进行分工并把尽可能好的机器供给工人使用。他这两方面成功的可能性如何〔XV〕要看他有多少资本或者说要看这个资本能够雇用多少工人。因此在一个国家里不仅劳动量随着推动劳动的资本的扩大而增加而且同一劳动量生产的产品也由于资本的扩大而大大增加。”(斯密同上第194-195页)因此出现了生产过剩。“由于在更大规模的企业中实行更大数量和更多种类的人力和自然力的结果在工业和商业中生产力更广泛地联合起来。到处主要的生产部门彼此已经更密切地结合起来。例如大工厂地主也力图购置大地产以便他们的工业企业所需要的原料至少有一部分不必从他人手中得到或者他们结合自己的工业开办商业不仅为了销售他们自己的产品而且为了购买其它种类的产品并把这些产品卖给他们的工人。在英国那里一个工厂主有时拥有10000-12000个工人不同生产部门在一个主管人的领导之下的这种结合这种所谓国家中的小国家或国家中的属领已经屡见不鲜。例如伯明翰的

类似资料

编辑推荐

46中国现代化的区域研究:湖南省(1860-1916) 张朋园.pdf

45近代日本在华文化及社会事业之研究 黄福庆.pdf

FruitfulSites-Clunas.pdf

第一期-如何在网上找客户.pdf

净宗心要.pdf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精选资料

热门资料排行换一换

  • 危险化学品建设项目安全监督管理办…

  • 中国古代生活丛书:中国古代的商人…

  • 康熙字典.清·张廷玉主编·康熙五…

  • 水晶易表教程.pdf

  • 康熙字典.清·张廷玉主编·康熙五…

  • 康熙字典.清·张廷玉主编·康熙五…

  • 康熙字典.清·张廷玉主编·康熙五…

  • 跑步人生-跑步圣经.pdf

  • [《文昌帝君阴骘文》研习报告].…

  • 资料评价:

    / 29
    所需积分:2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