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雪月梅

雪月梅.pdf

雪月梅

sunny1987216 2011-07-23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雪月梅pdf》,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主题内容包含雪月梅雪月梅校点说明《雪月梅》又名《孝义雪月梅》、《儿女浓情传》。作者陈朗字晓山(一说字苍明号晓山)别号镜湖逸叟浙江平湖人。他为本书所作自序写于清乾符等。

雪月梅雪月梅校点说明《雪月梅》又名《孝义雪月梅》、《儿女浓情传》。作者陈朗字晓山(一说字苍明号晓山)别号镜湖逸叟浙江平湖人。他为本书所作自序写于清乾隆四十年(公元年)则书亦即成于此时。序中说他其时已“年过杖乡”可知他盖生于康熙五十四、五年之前此书乃是他六十岁前后才完成的作品。《雪月梅》较早版本有聚锦堂刊本、德华堂刊本后于光绪二十七年(公元年)又有上海申报馆石印本(即题为《第一奇书》《儿女浓情传》者实仿聚锦堂本刊印)。此次整理校点系据德华堂刊本参以聚锦堂本进行的。雪月梅自序昔太史公游历名山大川而胸次眼界豁开异境。《史记》一篇疏荡洒落足以凌轹百代。乃知古人文章皆从阅历中出。予也自渐孤陋见闻不广。及长北历燕、齐南涉闽、粤游历所经悉入编记觉与未出井闬时少有差别。今已年过杖乡精力渐减犹幸麓中敝裘可以御寒囤中脱粟可以疗饥。日常无事曳杖山乡与村童圃臾或垂钓溪边或清谈树下午间归来麦饭菜羹与山妻稚子欣然一饱便觉愈于食禄千种者矣!惟念立言居不朽之一生平才识短浅未得窥古人堂奥然秋虫春鸟亦各应时而鸣予虽不克如名贤著述亦乌能尸居澄观噤不发一语乎?因欲手辑一书作劝惩之道。以故风窗雨夕与古人数辈作缘心有所得拈笔记之陆续成篇虽非角胜争奇亦自是一丘一壑。龙门之笔邈乎尚矣!兹不过与稗官野史聊供把玩。良友过读复为校正付之剞劂以公同好。既云自娱亦可以娱人云尔。乾隆乙未仲春花朝镜湖逸叟自序于古钧阳之松月山房。雪月梅《雪月梅》读法太史公云:《诗》三百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作也。经传且然何况稗官野史?作此书者想其胸中别有许多经济勃不可遏定要发泄出来。凡小说俱有习套。是书却脱尽小说习套又文雅又雄浑不可不知。凡作书者必有缘故。《雪月梅》却无缘故细细看去是他心闲无事适遇笔精墨良信手拈出古人一二事缀成一部奇书故绝无关系语。《雪月梅》是有缘故者:见人不信神佛便说许多报应见人不信鬼怪便说许多奇异。真是一片救世婆心不可不知。此书看他写豪杰是豪杰身份写道学是道学身份写儒生是儒生身份写强盗是强盗身份:各极其妙。作书者胸中苟无成竹顺笔写去必无好文字出来。是书不知经几筹画而后成。读者走马看花读去便是罪过。作书者胸中要有成竹。若必要打算筹画而后成苦莫甚焉又何乐乎为书?《雪月梅》却是顺笔写去而中间结构处人自不可及。不通世务人做不得书。此书看他于大头段、不关目处纯是阅历中得来真是第一通人!是书随便送一礼、设一席家常事务细微处无不周到纯是细心。粗浮人何处着想?《雪月梅》有大学问:诸子百家、九流三教无不供其驱使。《雪月梅》写诸女子无不各极其妙:雪姐纯是温柔月娥便有大家风味小梅纯是一派仙气华秋英英雄苏玉馨娇媚。有许多写法不知何处得来?岑秀是第一人物文武全才智勇兼备如桂林一枝、荆山片玉又朴实又阔大又忠厚又儒雅。精灵细腻真是绝世无双。蒋士奇是第一人物武勇绝伦自不必说亲情友谊寻不出一点破绽。刘电是第一人物纯是一片真心待人又有大家气象子美诗:“将军不好武”便是他一幅好画象。殷勇便是中上人物作者亦是极力写出。不知何故?看来总不如刘蒋诸公。华秋英是第一人物历观诸书有能诗赋者有能武艺者有绝色者有胆智者而华秋英则容貌、才华、胆量、武勇无不臻于绝顶当是古今第一女子。有说《雪月梅》好者有说《雪月梅》不好者都不足与论。究竟他不知怎的是好、怎的是歹不过在门外说瞎话耳!有一等真正天资高、学问足而评此书之好歹者有两种亦不必与论。何也?一是目空四海他说好歹是偏执己见、睥睨不屑之意一是漫然阅过却摸不着当时作者苦心。此两种人都不可令读《雪月梅》。有一种假道学村究谓用精神于无用之地何必作此等闲书?试看其制艺诗赋有不及《雪月梅》万分之一者真可付之一噱。《雪月梅》有实事在内细细读去则知不是荒唐。《雪月梅》文法是别开生面别有蹊径。间有与前人同者如造化生物偶尔相似不得为《雪月梅》病。《雪月梅》有庄生之逸放、史迁之郁结、《离骚》之忧愤、《大玄》之奇诡真是第一奇文。乾隆乙未仲春上浣月岩氏谨识于许昌之松风草堂。雪月梅引子诗曰:纷纷明季乱离过正见天心洽太和。盛世雍熙崇礼乐万方字谧戢干戈。妇勤纺绩桑麻遍男习诗书孝友多。野老清闲无个事拈毫编出太平歌。词曰:世事浑如棋局此中黑白纷争。只需一着错经营便觉满盘输尽。祸福惟人自召祸淫福寿分明。劝君切莫使欺心暗有鬼神鉴证。雪月梅第一回岑秀才奉母避冤仇何公子遇仙偕伉俪却说为人在世荷天地之覆载食君国之水土赖父母之养育受师父之教诲所以这天、地、君、亲、师的大恩自当焚顶朝夕必须刻刻存心思所报答。凡为臣尽忠为子尽孝恤孤怜寡济困扶危一切善言善行皆可少报天、地、君、亲师的大德庶几不愧此生若见义不为悠悠忽忽随波逐流混俗和光岂不将此生虚度?况现在的富贵利达皆是祖父的遗泽。若自身再加培植则子孙之流泽更远若妄作非为损人利己不但上剥祖父之元气下削子孙之荫庇则自身之灾祸亦所难保。故太上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佛经云:“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要知后世因今生作者是。”此乃必然之理。即圣贤的经传亦无非教人以教、悌、忠、信之事然此中愚夫愚妇难以介究。惟有因果之说言者津津听者有味无论贤、愚、贵、贱妇人、女子俱能通晓可以感发善心戒除恶念。今有一段奇文于中千奇百怪到头天理昭彰报应丝毫不爽一一说来可以少助劝人为善之道又见得天地之大无奇不有况情真事实非此荒唐。请静听始末:不但可以清闲排闷且于身心大有裨益即作一因果观之亦无不可。却说这段故事出在明朝嘉靖年间。有一秀士姓岑名秀字玉峰祖贯金陵建康人氏。祖父岑源道官至九江太守。父亲岑如嵩中过一榜因病早亡。寡母何氏抚育成人。这岑公子年方弱冠生得天姿俊雅、禀性温良事母至孝且笃行好学十六岁上即游泮水甚慰母心更喜驰马试剑熟习韬略。尝自谓曰:“大丈夫当文武兼备岂可只效寻章摘句而已!”因此论文之暇便以击剑骑射为乐。家中薄有田产只老仆岑忠夫妇二人相依度日。祖父任九江太守时一清如水宦橐萧条。彼时有一所属县令候子杰因贪赃枉法、诬良为盗招解到府被岑公审出实情据实将该县详参。不料这候子杰恃有内援且与上台有情反揭岑公得赃枉断。上司欲从中袒护又恐难违公论只得将那人重罪减轻含糊结案。岑公见仕途危险且禀性不合时宜遂告病致仕。因此候子杰记仇甚深及岑公致仕后又夤缘权要不及二年行取进京历迁部郎数年之间出为江南巡按。因忆旧仇于未到任之先即暗差心腹来察探岑家动情及闻岑公已故、公子早亡只有公孙在庠孤儿寡妇视同几肉计图泄恨。及到任后屡在各官面前诬说岑公当日勒他代赔官项银八百两现有借券未偿指望属官希其旨意起衅中伤。各官中有知其底里者惟含糊答应而已。内有一府学教授徐元启是岑秀的老师平素最是相得闻知此事即暗地通信与岑生令其早为防备莫至临时失措并教他告游学远出以避其锋。这岑公子亦常听母亲说及此事不料如今正在他治下又有代偿官项之言势必借此起祸。孤儿寡妇何以支持、因与母亲商量:不如依老师之言暂离乡井远避凶锋此为上策。思量惟有母舅何式玉家居山东沂水县之尚义村可以往就欲奉母亲一同前往。岑夫人道:“自你父亲去世你还幼小无知你母舅又多年不通音信近日不知作何光景倘若事出意外他乡外省何处存身?”岑秀道:“母亲不须远虑儿已计及:即母舅处或有他故囊中尚可支持暂为赁寓他方亦无不可。况这巡按官限期一满就要离任待他去后便可回乡。母亲但请放心。”老仆岑忠亦道:“大相公所说甚是况他是一个炎炎赫赫的巡按要来寻起我们的事来如何了得?太老爷在日执法无私不徇情面相交甚少。虽有几个同年故旧已冷淡多年不相关切。倘有不虞之事谁来照应?还是避他的为妙。”岑夫人道:“既如此便依你们前往。自从你外祖父母去世我也时常记念你母舅几番要打发你前去探望因你年幼今趁此前往得与你母舅一会也慰了我夙愿。”当下商量停妥即递了一张告游学的呈子。一面将家中一切托与岑忠照管。母子收细软带了老仆妇梅氏即日雇就船只。岑秀只有一个亲姑娘嫁与本地郑巡厅为妻姑夫已故单生一子名叫郑璞已入黉门为人朴实却有些憨耍惟与岑秀两表弟兄最相友爱。当雪月梅日晚间前往一别次日五鼓即开船前往山东进发。且说这岑秀的母舅何式玉也是世家旧族。父亲由两榜做了一任刑厅在江西任上遂与岑家联姻:后来致仕回家不幸与夫人相继去世。家业虽然不大尚可温饱度日。这何式玉为人潇洒疏放不羁且生平好奇素有胆气。年已二十有七名列黉官因连丁两艰尚未婚取。每念胞姐远嫁金陵姐夫已故几欲往探因家下无人迁延不果。又见仕途倾险遂无进取之念寻常惟民几个好友往还无非以诗酒琴剑为乐。这一日从平日最相知的通家世弟兄蒋士奇家赴席回来时已薄暮。到得书斋已觉微醉呼小僮烹茶来吃了一杯随宽衣解带欲就安寝。忽觉背后似有行动之声即回头看时却见一素袂女郎在后手掠鬓鸦嫣然微笑。何生蓦然看见大吃一惊及细看时生得美丽动人光艳夺目。何生素有胆识自思此女非狐即鬼因定一定神问道:“你是精是鬼?请实说无妨。”女郎笑道:“请问郎君妾如是鬼郎君可畏惧否?”何生道:“人鬼虽殊其情则一。倘情有所钟生死以之何惧之有?且请问小娘子姓名来历。”女郎笑道:“妾实告君我非狐鬼乃谪仙也。只因有过暂谪尘凡与郎君有夙世之缘故不避嫌疑俯就若不见弃且与郎君有益。”何生大喜道:“小娘子真神仙中人今自屈来此只恐我无福消受。总然是鬼亦当相恋何况仙乎!”当时情兴勃然随携手并肩与之宽衣只觉肌香肤滑情荡神迷互抱上床极尽缱绻。何生从未入此温柔乡而今真个销魂矣!因搂颈问其住居眷属。女郎道:“仙凡交接大凡要有夙缘方能会合若使无缘断难相强。至于住居虽有君亦难到问欲何为?”何生道:“闻得亦有狐属之类假托仙名与人为祟者是何缘故?”女郎道:“凡属精灵变幻惑人亦常有之事不足为怪大抵缘至而合缘尽而散。即或其人有夭折伤亡之处原是其人命尽禄绝并非若辈之祟再或其人凶狂淫乱故使若辈促其丧亡。如武三思辈亦是数所使然。倘有人无故伤残若辈自然也有报复之道否则与人交接有益于人处甚多。若其人根基本来深固福禄绵厚则若辈更可益以厚福若其福德浅薄即与之因缘会合亦不能强而益之。”何生道:“据仙姊说来与小生固属有缘但恐我无福以当。将来究竟何以结局?”女郎沉吟未答似有欷歔叹息之意良久乃言:“郎君此时情意虽好其中修短有数不能预定。所虑郎君福禄浅薄恐有中变然此时尚早不必过计。”何生亦不复问。两个枕上欢娱绸缪备至。初则宵来昼去继而终日不离。僮仆辈亦无嫌避皆以仙娘称之。后来朋友辈知道凡请见者惊心夺目无不以为神仙中人亦有固请一见而终不与见者何生亦不能强。惟世交蒋士奇到来便十分敬重教何生款待尽礼常说他是端人正士后来功名富贵未可限量。至于操作井臼、女红中馈之事无不尽美。真同伉俪恩爱异常。两月之间腹已有好年余即产一女。何生甚喜遂无他娶之念。仙姊亦云:“郎君若能矢志不移尚当为郎图一后嗣。”何生亦喜而唯唯。大凡人生在世富贵穷通、寿夭鳏孤俱有定数非人可能逆料。假若何生矢志不移与这仙姊始终偕好生子续嗣岂不完美、总因少年情性初时得此丽人便如获至宝迨后习以为常便觉司空见惯又兼有三朋四友口舌呶呶有的道:“你是个名门旧属岂可不选门当户对正经婚娶乃与一妖异为偶岂不被人笑话?”有的说:“他虽然美好终不知他来历日后恐难保始终。”有的说:“总然与你生育子女到头来人知道是妖异所生谁肯与你联姻婚配?”似此众口呶呶、言三语四把一个何生弄得没了主意。这日因与心腹世交蒋士奇商及此事要他定个主见。这蒋士奇是个豪迈之士见他问及便道:“情之所钟固不能忘。但夫妇为人伦之始原不可苛如今当正娶一房为嫡。他果是仙流必不见妬如此则情义两尽。”何生听了只是点头自此遂有另娶之念。这仙姊亦早知其意只做不知听其动作而已。却说何生有一族叔何成年将望六一生不务正业惟以嫖赌为事以致家业荡然目前又无儿女只夫妻两口度日。何生的父亲在日亦常常周济与他无如到手即空难填欲雪月梅壑。及到何生手里虽不能如光人看顾斗米束薪亦屡屡照拂。自何生有了仙姊他从不能一见心中愧恨。如今知道何生有人劝他婚娶这日走来说起:城中黄员外家有一女儿生得如花似玉年才二九女工针黹无一不精又是独养女儿妆奁甚是丰厚这头亲事我知详细不可错过。何生因知他是个荒唐的人难以凭信因随口应道:“承叔父好意但婚姻大事尚容打听明白再烦叔父为媒。”当日就留何成酒饭而去。次日何生因往相好处探访这头婚事果与何成所说不差因思:若即请他作媒恐又生出别故不若竟烦蒋兄为媒万无一失。当时主意已定即央请蒋士奇作伐。那黄员外与蒋土奇又是相好知何生是世族人家且人物风雅便已应许。选日行聘、择吉婚娶诸事已备。直到行聘前一日何生归家对着仙姊欲言不语自觉抱渐欲待不说事已成就欲待说出又恐见怪。正是:只因自不坚情意莫怪人多说是非。究竟不知何生如何说出来?仙姊果否允从?且听下回分解。雪月梅第二回拆姻缘仙姊失仙踪病膏肓家人弄家鬼却说何生将复娶的事婉曲告诉仙姊备言不得已的缘故。仙姊笑道:“这事我已尽知。从前原曾说过‘数皆天定不可预期’。今郎既已另娶正宜燕尔新婚。我若在此恐新人疑忌难以相安。”因将怀中女儿乳哺一饱递与何生道:“这是你一点骨血转嘱新人善为抚育便如妾在一般。”言毕抽身便走。何生一把拉住道:“仙姊意欲何往?”仙姊道:“‘缘至而聚缘尽而散’。我早已言过何必再问!”遂绝据而去。转瞬间形迹已杳。何生怀抱此女若失魂魄半晌方能移步。回到房中看见遗簪剩珥芳腻犹存倍增惨切。但事已至此悔亦无及。因着家僮即雇觅乳母抚育此女。况明日又是行聘吉期诸事匆冗。幸有蒋生常在这边事事照料。这何成因为不要他做媒心中大不快活因想日常还要仰赖些柴米度日不敢使气只得前来帮忙。到了次日行聘过去那边也有回盘礼数不必细说。择定第三日迎娶到第二日女家即发妆奁过门。到了迎娶这日自有许多亲友邻里到来贺喜。午间亲迎花轿到门拜堂合卺已毕款待亲邻。席散之后回房细看新人虽不及仙姊的容光美丽亦有几分姿色动人。一宵佳景不表。这黄小姐亦知有奇遇之事因向何生问其始末。何生一一细述:“如今现生一女已有三周取名小梅。”随呼奶娘抱来观看却生得粉妆玉琢酷肖其母。黄氏虽抚养了一回心中暗想:这终究是个怪种大来谅无好处。随递与奶娘略不经意。这何生自娶黄氏之后看其形容动止不及仙姊远甚又见他不亲爱小梅未免心中郁郁且常常思想仙姊的风流蕴藉、动止随心便象出神的一般。黄昏初时不大理会后来见他光景知他想念仙姊因将言语盘诘何生未免把衷曲吐露。黄氏大不快意道:“你既如此贪恋妖妇又何必另娶我来?不如找寻着他同他一处去了的好。”何生虽不回言心中更觉不悦。这黄氏每日“妖精长”、“妖精短”的聒噪小梅抱在面前也全不采觑。一日晚间夫妻两个正在房中絮聒黄氏道:“我从不曾听见有仙人肯与凡人成亲的。他不过是个妖孽你却念念不忘。幸亏他去得早若在身边只怕连性命也要送在他手里了。如今留下这个妖种恐怕大来还是个祸根哩!”何生尚未回答只听得黄氏“哎呀”一声几乎跌倒在地端的是被人脸上打了一掌。分明听得有人说道:“我奉娘娘法旨在此察听你这贱婢甚是不贤!我娘娘与你并无嫌隙你何故屡屡恶言伤犯?小姐虽非你养也是何郎一点骨血你视同膜外全无一些恩义情实可恶。以后好好照管我小姐便罢倘生歹心教你性命不保!”黄氏明明听得对面说话眼中却不见形影。何生亦大骇异正欲动问已觉杳然。黄氏脸上被这一掌打得红肿了半边吓得魂魄俱失。半晌不能言语。何生过意不去将她搂在怀中再三抚慰。自此以后黄氏再不敢提起“妖精”两字女儿虽不十分看顾亦不敢以阴毒相加。茬苒流光不觉又过了数载。谁知何生命中无子黄氏也竟无喜信。小梅已是九岁聪慧过人四五岁上父亲教他读书写字过目了然。女工针黹之类一看即会有如夙习。何生珍爱过于掌珠。更有一桩奇异:凡与何生往来亲友一见面就知他的贤愚贵贱、寿夭穷通屡屡向父亲指说某人可以亲近、某人只宜疏远。且常愁父亲寿数不永并乏后嗣母亲又不得见面时时暗中零涕不已。却说人生修短自有定数。这何生到了三十六岁上忽然抱病日渐沉重。延医服药总不见效。这小梅天性孝顺十来岁的女儿竟与大人无异见父亲病重日夜服侍衣不解带。黄员外夫妇也来看望朋友中惟蒋士奇无日不至请来各处名医调治吃下药去如石投水毫无功效。淹缠枕席两月有余惟小梅日夜饮泣不离左右。何生恹恹一息自知病入膏肓谅难医治思想:此身不曾做得一些事业又与仙姊半途分拆未能接续宗嗣雪月梅只有胞姊一人又远绝音耗族中又无可托之人黄氏少年无出谅不能守女儿伶仃孤苦依傍无人。想到此处肝肠寸断一手捏住小梅哽咽不能出声半晌说得一句:“苦了我儿了!”长叹一声便淹然而逝。小梅哭得昏晕在地黄氏也号哭了一场便收泪料理衣衾等事。此时何成因见侄子病重也日日在此相帮照料。幸喜棺木是蒋士奇早已为他备就不致临时慌促。这何成早有凯觎之心今见侄子已死黄氏年少家中无主他就乔当家起来事事专主而行。黄员外夫妇自女婿病时常来看望后来见病势沉重黄媪就在此住下帮女儿照管。今见女婿已死家中无人又见这何成事事专主素知他是个无行之人谅来没有出豁暗与女儿商量:“你青春年少又无子息守亦无益不如早为之计。”黄氏亦早怀别抱琵琶的念头听了母亲的说话恨不得即时改嫁只为生人耳目难掩且挨过断七再作理会因暗得细软之物陆续运回。小梅总然眼见亦不敢作声。这何成已看在眼里肚内寻思:我的老婆儿又是个病废之人不能前来照管倘黄家母女将财物细软席卷去了我又无稽查岂不成了“糟鼻子不吃酒”枉担着虚名了!此时正在热丧难以开口又不能捉他破绽。只得隐忍不言。挨到首七就便开吊。素常往来的亲朋邻里都来吊唁少不得做些佛事并款待亲邻。过了三七就择日出殡葬在祖茔诸事草草完结。惟小梅日夜哭泣甚是狼狈。孑然孤弱痛痒谁关?时光迅速已至断七。这日黄员外备了桌席到来烧纸何成就将他留下。坐谈间何成就开口道:“我侄儿不幸身亡又无子息侄妇正在青春相守亦非常计。如今遗下这个女儿到大来虽是别家之人也还要与他留个地步。不知亲家意下如何?”黄员外未及回答这黄媪早从里边出来说道:“亲家说得甚是有理。我女儿年少又不曾生育总要守节亦无倚靠的人。方才你老人家所说要与你孙女留个地步倒象我们有甚么欺心的意思。但是我家陪嫁妆奁仍当取去其余是何家的物件一些不动。你老人家点收明白好与你孙女作地步。你两老口也好相依过日岂不两便?”何成道:“这话虽如此说但里边的箱笼物件不是我老拙多心需要检点个明白。是你们陪嫁之物听凭取去。其余丝毫不得拿动俱要留与这侄孙女过活的。”黄媪笑道:“说得极是如今就请进去检点检点大家释疑。”当下何成进去点看也知细软早已运去却没有对证稽查难以争执。看来不过剩得些寻常首饰、散碎银两并衣穿等件。看罢只说得一声:“我家侄儿难道只留下这点东西不成?”黄氏便接声道:“你侄儿本无遗积自从病起至今这请医服药、衣衾棺槨、开表发殡、待人请客也不知用去了多少银钱!这都是你老人家亲眼看见难道是假的?”黄媪又接口道:“你老人家不信连我女儿的箱子都打开来看一看省得疑心!”何成明知看亦无益便随口道:“这也不必。”此时在何成的意思不若教他今日就搬了出去省得另日又多一番周折。这黄员外亦有此意却一时不好出口。倒是黄媪说道:“今日既已说明省得你另日又要过目不如就搬了出去倒觉两便。”何成听说正中心怀便道:“亲母说得甚是爽利倒是这般的好!”当下就吩咐黄宅带来的家人将应搬之物尽行搬去。晚间叫了两乘小轿到来。黄氏不免向灵前号哭了几声又在头上拔下两根簪子递与小梅做个纪念。此时小梅如天打雷惊一般哑口无言只是悲泣。黄氏遂拜辞何成同黄媪上轿去了。黄员外亦作别归家。这黄氏后来再酸了个浮浪子弟把妆奁所有弄得罄尽呕气而亡。自不必说。却说这何成自黄氏搬去就如拔了眼中钉甚是快活。次日就把他病老婆搬来同住将房中所有尽行搜括在身边把些言语哄骗小梅。这小梅虽然年幼心中却十分明白但事势如此亦无可如何常对镜看见自己目前气色不利暗自悲泣而已。这何成手头有了些东西旧时毛病复发不是去续旧娼便是去寻熟赌。你想这有限的东西如何禁得他挥洒?及银钱用尽便将首饰衣服变卖。后来连家伙什物也渐渐变卖尽了雪月梅就思量要变卖地土。原来何氏所遗地土下及两顷先将契券质银嫖赌后来就找卖与人。本来值十两一亩的地不过卖得个六折。银钱到手仍在赌场、妓馆中撒漫而去。日往月来不觉又是三个年头将家中所有弄了个罄尽。此时小梅年已十三看见这般光景虽在何成面前劝过多次犹如耳边风全不理帐。又不及半年把房屋也变卖了另租了一间小屋搬去居住。这病老婆又死了买棺盛殓之外一无所有。再过两个月看看弄得衣食不周就思量到小梅身上来了。正是:饱暖不禁淫念起饥寒便觉盗心萌。不知何成如何结果?且听下回分解。雪月梅第三回小女郎生骗别家乡老杀才冥报填沟壑却说这小梅见何成这般光景忍气吞声苦楚万状。何成见小梅哭泣自己觉得渐愧因思:不如把与人家做了养媳离了眼睛到也清静。又想:富户人家是不要养媳的若把与穷人小家又无些指望不若卖与大户人家做了婢妾倒还有些道路。主意已定就托人打听。适逢其会有一个浙江王孝廉进京会试中了进士回来打从山东经过因家中有个女儿留心要买一个伶俐丫鬟服侍。这沂水县知县是他举人同年至交因便道来拜就留在宾馆中住下。因主人有了买丫头的口风他跟随的家人都已知道。这王进士意中以为山东地方虽有卖的丫头但恐没有清秀人物欲往苏、杨州去买以此不十分在意。这日往县中赴席回馆天已傍晚。他老家人禀说:“有个姓何的他有个侄孙女因不能度日情愿将他出卖说道人物生得甚好。”王进士道:“明日且叫他来我看一看再说。”家人答应就与何成说知。这何成于路就想了个诡计到家哄骗小梅说道:“过两日就是清明节了你该收拾收拾到你父亲坟上烧张纸也是你一点孝心。明日又是观音庵妇女们胜会我与你顺便同去随喜随喜那里都有素斋款待的你早些起来梳洗。”小梅道:“爹爹坟上理应去烧纸观音会上我是不去的。”何成道:“你不知这观音庵菩萨最灵又且好个去处!烧香的妇女们不知有多少哪一个不去?祈祷真真有求必应!你也去祈祷祈祷自身消灾延寿也好。”小梅只是不应一宿无话。当晚何成已想到:这妮子一去必然相中拼着出脱一乘轿钱抬了他去省得叫他走路作难。算计定了次日一早就去叫了一乘小轿到来逼着小梅梳洗又叫他穿件青布衣服罩了旧孝衫。只说先到坟上烧纸骗得小梅上轿。这轿夫已是何成与他说明白的一直竟抬到宾馆前歇下。何成便去与那老家人说知进去通报。正值王进士在厅前闲步见说是领了头来相看的就吩咐:“着他进来。”家人传出这何成就叫小梅出轿。小梅看时并不是什么观音庵倒像个大户人家的宅第又见何成与那管家模样的人在那里鬼头贼脑的说话心中早已知道不好便对何成道:“这是甚么去处?叫我到来作甚么?”何成此际谅难再瞒只得实说道:“这是王老爷的客馆。他家有个小姐要你去做个陪伴的人一生吃着不尽省得在家忍饥受饿。不是我忍心相弃实是过活不来恐怕苦坏了你故此寻这个好去处安顿你是我一片好心。”一面说着一面就拉他进去。这小梅到此竟气得面色蜡黄牙缝里半个字也迸不出来。到得厅前王进士一见心中甚喜遂吩咐家人:“问他要多少身份?”何成就对他老家人道:“我也是名器人家只因穷苦难度不得已将他出卖。只要老爷另眼抬举就是他的造化小老也得放心。烦你老人家在老爷面前帮衬帮衬。若得五十两银子也就够我的结果了。”老家人替他回了这话王进士笑道:“这十来岁的女子哪里就值这许多银子?念他是个穷苦之人给他二十两银子多了不要。”这何成又再三诉苦求添方应许了三十两银子。原来何成已预先约下官媒写就了身契当时只填了银数押了花押人价两相交割。此时小梅知是骗他出来卖身已经成交又恼又苦放声大哭昏晕在地。那何成已是得了银子开发媒人、轿夫一直去了。王进士见小梅哭倒在地即叫老家人王朴慢慢扶他起来。王朴道:“你如今落了好处不要啼哭了。我家老爷、夫人、小姐做人都是最好的。你到府中决不难为你包管受用不尽省得跟着他忍饥受饿的过日子。”王进士也见他不像个小家模样因问道:“你家中还有何人?祖父在日作何生理?”小梅见问带哭说道:“我的祖父也是作官的父亲是个秀才。”遂将家事一一诉说了一遍。王进士道:“据你说来也是个旧家子女我自然另眼看待你。你雪月梅那叔祖既是个无行之人跟着他终无好处。幸喜卖在我家倘把你卖到个不尴尬的去处又当如何?你从此放心再不要啼哭了。”小梅听了这番言语又看见王进士面貌是个仁厚的人才住了哭声。王进士又吩咐老家人与他做些衣服添换。不日辞了沂水县令就安顿小梅坐在行李车上起身回家。原来这王进士讳翼表字云翔祖贯浙江湖州府德清县人。家在碧浪湖村居住离府不远是个极清幽的去处。夫人华氏原是江南旧家因父亲任湖郡别驾时与王家对下这门亲事。夫妻同庚四十只生一女小字月娥年方十四生得姿容秀媚聪慧过人夫妻甚是钟爱。家中虽非巨富却也丰实有余。此番中了进士回来却是富贵两全的了。这且按下。却说何成得了这宗身价回到家中觉得孤栖冷落不免再到赌场中热闹热闹谁知赌运不好又输去了几两心中懊恨。这日还家已是一更时分开锁进门到得里边上床就睡。转侧间见一青衣人手持铁索喝道:“娘娘叫拿你去回话!”不由分说锁住项颈牵了就走。脚不点地来到一个去处。但见松杉交翠水绕山环当中一条石子嵌成的道路。过了一座白石小桥望见一所巍峨甲第高耸云表。到得门首只见一个长髯使者喝叫:“带住!”即转身进去通报。不一时只听得里面有人传呼着:“将何成带进!”这何成心惊胆颤不知是何所在被几个青衣人揪到丹墀下跪着偷眼望见殿上挂着一颗斗大明珠光耀如昼。有十数个侍女宫妆打扮簇拥着当中一位金冠霞帔的女仙不知是何山圣。只听得那女仙喝道:“你这厮一生贪花爱赌作孽多端鬼蜮居心全无人气!你那兄嫂、侄儿待你的情意不薄你怎么趁你侄子一死骨肉未寒就逼侄妇改嫁?将他所遗产业资财花费罄尽又将他伶仃孤女骗卖与人为婢。似你这等人面兽心说来令人发指!我已深知不必更问!”喝令青衣人:“将这厮捆翻先打一百背花!”下面一声答应将何成衣服剥去绑缚手脚。两个青衣人各执一条虎筋鞭从背上对打将下来痛彻心骨。何成已知这女仙就是小梅的母亲无可强辩只是喊叫:“娘娘饶了狗命。”直打至三十鞭上面喝叫:“放起!”女仙道:“鞭背不足以蔽辜可与我将这厮叉落油锅里去!”须臾见阶下油鼎沸腾四个青衣人各执着托天叉将他叉起往油锅里一丢。这何成大叫一声忽然惊觉正是三更时分便觉浑身发烧脊背上红肿起来疼痛异常叫号之声不绝。及至天明原来背脊上生出一个大背疽来又无人看觑。左邻有个莫老者听得叫号过意不去走来看视见他合卧在床背上赤肿如盘料是背疽因说道:“你怎么就生出这个大毒来?须请个医生来看治才好。”何成自知性命难保亦不回答将手在头边摸出那包赌剩的身价来尚有二十来两递与这莫老只说得一声:“求你替我买口棺材埋葬了便感恩不尽!”莫老人接了银包明晓得是卖小梅的身价估量买棺盛殓以及埋葬尚还有余不若请个医生来与他看治看治。倘苦医得好时也是一桩好事便道:“你且放心我先去与你请个医生来治一治。倘有不测这棺衾殡葬的事都是我与你料理便了。”何成点了点头。这莫老人果然去请了个外科先生跟着一个背药箱的到来一看便道:“这是个背疽须先用围药把四周围住使毒气不致散漫内用攻托之药调治但急切不能见效。”莫老道:“就烦先生一治该多少药资即当奉上。”这先生应允便开了药箱取出围药道:“须用鸡子清调和敷在四周。”又撮了一服煎药交与莫老[道]:“如法煎服我明日再来看视。”说毕作辞而去莫老先送了他二百文开箱钱。遂与他如法调治先将围药敷好又煎药与他吃了这何成只是哀呼狂喊不止。到晚来与他带上门回家去叫了个小厮过来在外面打个地铺与他看门。谁知这何成已是命断禄绝号叫到半夜里已鸣呼哀哉了。那小厮睡到天亮起来不听声响走进里边一看却见直挺挺死在床上了慌忙跑回去通知了莫老人。幸亏这莫老人是个忠厚长者知他亲族无人因会同街坊邻佑一力与他买棺盛殓抬在义冢地上埋了还谢了医生五钱银子。所余下多又与他做了个羹饭买些纸锞烧了就请同事邻佑吃了一钟雪月梅方散。此事若遇了个没良心的人就将银子藏下弄条草席卷去埋了也是有的。这就是恋赌念嫖不成材的结果。此话叙过不提。如今且说这岑公子自那日奉了母亲水陆行程将及半月有余。这日到了沂水县地方就问到尚义村来。正是:那堪狭路逢仇敌难得他乡遇故知。不知岑夫人母子到来作何着落?且听下回分解。雪月梅第四回失胞亲访旧遇贤东重世谊留宾报故友却说这尚义村共有二三百户人家。凡有名目者一问便知。岑公子车辆到了村口便下车来向一老年人揖问道:“这村中何宅在哪里居住?乞为指示。”那老者道:“这村中有两三家姓何的不知你问的是哪一家?”岑公子道:“是何式玉家。”旁边有一少年冷笑了一声道:“这何式玉家已断根了你问他怎的?”岑秀听得吃了一惊正要动问这少年是何缘故这老者便道:“你这相公声音好像江南人这何式玉想是令亲了?”岑秀道:“正是家母舅但不知如今怎样光景?”老者叹口气道:“你令母舅去世了好几年如今家中没有人了!”岑秀听得惊问道:“如今他住宅在哪里?”老者道:“他宅子久已属别人了。”这何氏夫人在车中分明听得此话不觉泪落如雨。岑秀又问道:“但不知这里还有他家亲族么?”老者道:“他家别无亲戚只有一个族中叔子去年也死了。你要知他家的细底只有前面那高大墙门有旗竿的蒋宅是与你令亲最相知的只去问他家就知始末。”岑秀谢过老者即向车边来禀知母亲。岑夫人带泪道:“我已听得了如今在这途路中又无个栖身之处。我却知道你外祖父在日与这本村中蒋公是垂发相交自幼同进学后来都出去做官。他公子与你母舅又是同窗弟兄。我们小时节都是通家往来的。他公子的面貌我还记得。方才那老人家所说蒋姓莫非就是他家?你可再去问声他家可是做过淮安二府的么?”岑秀复去问那老者果然就是这蒋家。岑夫人道:“既是他家如今我们在这客途进退两难不如竟去投他或者有个栖身之处再作商量。”岑秀遵命就随车辆步行进得村来。到了蒋家门首停住车辆岑秀整整衣冠走进墙门。只见一个老儿在门凳上打盹。岑秀上前拍了他一下这老儿醒来看着道:“你这小相公是哪里来的?”岑公子道:“从江南来的你家少爷可在家么?”那老儿道:“我家只有一个大爷没甚么少爷。”岑秀笑道:“就是大爷可在家么?”老儿道:“我家大爷今早约了一班朋友去打猎去了不知到多咱才回来。你问他怎么?”岑秀听说心中想道:如此不凑巧!又问道:“你大爷既不在家中还有何人?”老儿道:“还有个老奶奶、大娘子在家。”岑秀道:“可有小相公么?”老儿道:“有个小相公在学堂里读书。”又问:“有几岁了?”老儿道:“有八九岁了。”岑秀听了到车边一一说与母亲知道。岑夫人道:“他家老奶奶我自小相随大的做人极是要好。你竟去叫他通报:我们姓岑从江南来探亲的就是了。”岑公子依命去与那老儿说知那老儿见有女眷在车中就依言往里去通报。不一时看见里面走出一个仆妇同一个大丫头来问道:“老奶奶问说:‘可是这里何式玉大爷的姊姊么?’”岑公子道:“正是。”那丫头即转身进去。没多时只见里面走出一位六十上下的老婆婆来一手扶着丫头背后一位中年妇人、一个十六七岁的齐整女子跟着出来口中只叫:“有请。”岑公子即到门外同梅妪搀扶母亲下车。进得门来这老婆婆已迎到仪门口了。岑夫人一见认得正是蒋家婶子多年不见鬓发斑白。岑夫人道:“婶婶可还认得我么?”老婆婆道:“哟啰怎么不认得?我记得送你出门时你只得二十来岁你如今已是半老的人了。”一面说着话就拉了岑夫人的手同到厅上。岑夫人问道:“这两位想就是大娘子母女了。”老婆婆道:“这个是媳妇。这个是老身内侄的女儿因他十来岁上没了父母就在我身边过活的。”岑夫人道:“原来是苏家的姑娘。”因指着岑秀道:“这是你老人家的侄孙儿了。”老婆婆道:“好个小相公。”当下岑夫人就请老婆婆坐了拜见。老婆婆道:“哟啰我又弯不倒腰不能回礼只行常礼罢。”岑夫人不肯一定要磕下头去老婆婆叫媳妇搀住只受了两礼。然后与大娘子平磕了头随叫岑公子过来拜见因自己将老婆婆搀住叫岑公子叩了四叩起来又与蒋大婶叩见蒋大娘子要还礼岑夫人一把搀住也受了两礼。老婆婆叫内侄孙女与岑夫人磕头岑夫人也还了两礼又与雪月梅岑公子平见了礼。然后梅妪与仆妇、丫头们彼此叩见过了。婆媳二人让岑夫人坐下。岑公子侍立母侧。蒋婆婆道:“小相公你且去把车上行李检点明白叫小厮元儿先搬卸在东厢房内。”又吩咐老家人:“叫车夫在耳房里歇息管待酒饭牲口牵在后槽喂养明日打发他起身。”一面吩咐丫头看茶端正便饭就请岑夫人到里边上房相叙。岑夫人看见老婆婆还是当年一般亲热心中才得放怀遂一同到内室来坐下。老婆婆便道:“你多年没有音信老身时常记念。自你父母亡后你兄弟虽娶过两个弟妇只生得一个女儿又不在了。不想他少年夭折说来真是可伤。你可惜来迟了几年不得相见了!”岑夫人满眼垂泪道:“总因天南地北不幸良人早逝遗此一子年纪幼小不能前来探望以致多年不通音信。不料我兄弟遭此不幸不知何故竟致家产尽绝?”说到此处泪落如雨。老婆婆道:“你且免愁烦。但是你母子此番到来一定别有事故?”岑夫人就将避仇原委说了一遍:“如今身在客途进退两难因想这咱只有婶婶与母亲一般自小相随的故一竟到来看望婶婶又好问兄弟家中的事故。”老婆婆道:“说来话长且慢慢的讲。”此时日已西坠只见一个小学生从外边进来蒋大娘子道:“这是小儿放学回来。”叫过来与岑大姆磕头。岑夫人看这小学生生得十分清秀因问:“你今年几岁了?”答道:“我今年九岁了是属龙的。”岑夫人笑道:“好个伶俐的学生我明日送你两件东西顽耍。”这边丫头已端上饭来蒋大娘子就叫儿子:“去外边请你岑家大哥进来一同吃饭。”这小学生往外就跑不一刻早把岑公子拉到后边。蒋婆婆对岑夫人道:“今日你大兄弟不在慌促中便饭不要见怪。”岑夫人道:“婶婶说哪里话只是倒来搅扰。”婆媳二人就陪他母子用过了饭一同坐下叙谈。此时正是上灯时候只见外边报着:“大爷回来了。”岑夫人正站起身来只听得外边一直大笑进来道:“何家大姐姐想是从云端里送将下来了!”及一见面彼此俱惊容颜非昔。蒋士奇已长了长须若不说明一时尚难识认原来蒋士奇与何家姊弟自小至长通家往来时时见面的如今隔了二十多年自然面颜非昔。当时一一见了礼。蒋士奇道:“大姊同令郎不远千里而来定有事故!”岑夫人就将避仇探亲的原委又备细说了一遍因道:“若不是有老婶婶贤母子这里真是举目无亲了。”蒋士奇道:“大姊放心这是梦想不到你们来的!我母亲时常记念你只因我家下无人不能远出探望。可惜何家兄弟壮年夭折实出意外。其中情节甚多一言难尽。料得途路辛苦且歇息几天慢慢再说。”又看着岑秀道:“我看世侄青年俊秀便历练长途将来定能克绍书香。”岑夫人道:“他今年十六岁已经进过学了。”蒋士奇道:“可喜!可喜!将来云程万里正未可量。”岑夫人道:“他年幼无知还要尊长教诲才是不要如此说。”蒋士奇道:“这也是实话。我这东边书房颇觉清静大姊是知道的。如今里边又添盖了三间若不嫌简亵大姊与贤侄就可在内居住里边书籍颇多又不妨大侄的诵读。后边侧门贴近这上房清茶淡饭俱可在此同餐。若大姊嫌不便就着丫头送过去用亦可。”原来蒋士奇也有个胞姊比岑夫人小一岁若在时已有四十二岁了。幼时与岑夫人同学针黹如亲姊妹一般极相亲爱。自岑夫人出嫁后不及一年得病而死。岑夫人却是知道的。如今这老婆婆见了岑夫人如见女儿一般十分亲热便道:“你大姊且在我房里安歇几时我要与他叙叙旧话。小相公在东书房恐怕冷静可叫元儿在那里伺候要茶要水俱可到里边来取。蒋士奇听母亲说了当时就叫小厮家人将行李俱搬在东书房后间又叫小厮丫头们在那里安排床帐。收拾被铺完备遂叫元儿打着灯笼先同岑公子过书房来观看果然见里边图书满架庭前花木扶疏。后面隔着一个大园子另是三间住屋甚是清雅床帐桌椅件件齐备侧边有一小门即通着上房院子。岑秀感激不尽道:“途路难人蒙老叔大人骨肉之爱不知将来何以为报!”蒋士奇道:“我与你母舅三世通家情同至戚今日到来实是难得以后再莫说这客话。贤侄可安心在此读书等仇人离任便可回乡以图青紫。”坐谈之间岑雪月梅秀又问起母舅家的事故。蒋士奇遂将何生遇仙姊起及生小梅又另娶黄氏以至病亡遭何成败坏缘由细细说了一遍:“后来因我有事往省城去了。月余回来谁知他竟将你表妹骗出去卖与了个浙江过路的新科进士闻说姓王得了他三十两银子回来次日就生了个大背疽叫号了一日一夜被毒气攻心死了也算是日前的报应!”岑秀听了始末甚是伤惨又问:“我这表妹叔爷自然是见过的不知有几岁了?”蒋士奇道:“你表妹虽只得十一二岁聪慧过人能识人贤愚贵贱且生得十分秀丽可惜如今不知下落!”说话之间蒋老夫人婆媳同了岑夫人从后边转到书房中来观看。岑夫人道:“我记得从前没有这三间内室的。”蒋士奇道:“正是。皆因上房边邻着空园不大谨慎因此添盖了这三间。”岑夫人见房中事事齐备感谢不尽。又坐谈了半晌蒋士奇道:“贤母子途路辛苦请早些安息。”吩咐元儿在书房小心伺候又吩咐丫头掌灯叫大娘子送岑夫人到老母房中去了这老婆婆原与内侄孙女同房有两张床铺如今岑夫人来了却好一房居住。蒋士奇前后照料已毕然后自己回房歇息。次日清晨起来便问岑公子所雇车价。岑公子正要自己给发蒋士奇道:“不必如此计较我如数给发他去便了。”当日内外设席与他母子接风洗尘都不必细说。岑夫人夜来已听蒋婆婆细说何家始末根由甚是伤感不已。自此岑夫人母子在蒋家居住如同至亲一般并无半点客气相待。岑公子朝夕诵读甚是适意。这小学生却与岑公子有缘偏要在书房里与岑公子同睡岑公子早晚教他读书写字甚是聪明自放学回来便在书房一刻不离。蒋大娘子亦甚欢喜。里面苏小姐因自小没了母亲又拜岑夫人做了干娘十分亲爱。原来这蒋士奇父亲做过一任淮安司马虽是书香世家他却中了武举生得八尺五六身材熊腰虎背阔面长须河目海口两臂有千钧之力精通武艺晓畅兵机。只为老母年高、家务难卸因此不思进取日逐飞苍走黄、驰射击剑为乐。接待亲朋极重肝胆义气。后来知岑公子也能骑射击剑气味相投常常讲究些兵机战策叔侄十分敬爱。这正是:此日习成文武艺他年货与帝王家。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雪月梅第五回携娇娃外室庆生辰遇奸徒长江遭陷害话分两头不提岑公子母子安居蒋家。且说江南六合县荻浦地方是个临江去处。有一老秀士姓许名绣字俊卿原是书香旧家妻房金氏已经病故年已五十有六并无子嗣只生一女。因生他前一夜夫妻梦见下了一庭香雪因此取名“雪姐”年方十五生得轻盈窈窕美慧异常。父亲开馆训蒙他也自小随学一经诵读过目不忘。许俊卿因中年丧偶家业淡薄也就不思再娶只望招个女婿养老终身。原有个老家人殷勤却是祖父手里的人到俊卿时已是三辈帮家料理历练老成因此当做亲人看待已经病故。留下老妇林氏就是女儿乳母自金氏亡后就像母女一般相伴过日。他有一子名叫殷勇自小膂力过人且生得魁梧状貌刚猛非常却是欺强扶弱、惯抱不平。俊卿因自己无子原有意要承继他为子也曾在他母子面前说过却因林媪现在称呼不便是以蹉跎未就。雪姐自小就与他兄妹相称。及到了十四五岁上俊卿一来为家计淡薄二来看他不象个念书本的样子惟恐他在家惹事因他有个胞叔殷俭向在京口开张杂货生意因此就叫跟他叔子在外边学习生理将来好为度日之计。这殷勇虽然猛烈异常却天性至孝一年也五七次回家带些东西来看望母亲、雪妹。这许俊卿岳家就在观音门外居住只隔二十来里江面若遇顺风片时可到。岳父金公已故只有岳母并妻舅金振玉夫妻两口。这金振玉也是旧族人家。他有一堂叔金琏是个一榜知县却在城里居住。金振玉家只靠几亩祖父留下的田产过日。其时是岳母的七十整寿许俊卿备了几样寿礼预先一日留下林嫂看家他同了女儿雇船渡江来与岳母拜寿。船到了岸俊卿携了寿礼同女儿缓步行来不上半里路就到了金家。金振玉正在门首看见姐夫同甥女到来心中甚喜遂迎上前来一同到家直进内室。这金婆婆见了女婿同着外孙女来与他拜寿欢喜之至。父女先见过了常礼然后把寿礼呈上。金振玉道:“姊夫来了就是何必又费礼物!”俊卿道:“岳母古稀大寿不过聊表孝敬之意自己至亲谅不嫌亵。”当下收过了礼就摆上现成酒肴款待。俊卿就借花献佛满斟一杯请岳母上坐先磕头暖寿。金婆婆不肯坐一手接了酒杯雪姐在旁边搀扶住了金振玉陪着姊夫叩了四叩起来郎舅们又见过了礼。然后雪姐与外祖母叩了寿又与母舅、舅母叩过方才就坐。这金大娘子见过礼就往里面料理会了。这里至亲相聚饮酒中间不过叙些家常事物。金振玉道:“明日未免有些亲友邻里来拜寿姊夫正好与我陪待陪待。”当下郎舅二人先吃了饭就同到外面来商办明日之事。这里边金大娘子就出来陪雪姐吃饭对雪姐笑道:“外甥女几时不见竟长成了好象个美人儿明朝须要选个才貌双全的郎君才配得过。”把个雪姐羞的要不得。老婆婆道:“正是呢!须要寻个书香旧族有才有貌又要有品行的才好。我这个外孙女儿是不肯轻许人的。”大家说说笑笑容易到晚。又吃过了晚酒俊卿就在外边套间安歇雪姐与外祖母同睡。一宿无话。次日大家一早起来就有厨司进门。盥洗毕堂前烧香点烛家中先拜了寿就料理待客酒席。当日也有好些拜寿的亲友邻里俊卿一一代为收发礼帖接送陪待。整整忙了一日直到起更时才得散席。里边也有几位拜寿的女眷们见了雪姐无不称赞也到晚间才散。他叔子金琏因不在家差老家人送了一分大干礼来也留他酒饭赏使早打发去了。又过了一宵次日俊卿因家中无人用过早饭就进来与女儿说:“外婆、舅母谅来不肯放你就回去的你且在这里住下我先回去过几日再来领你。”老婆婆还要留女婿再住一天俊卿道:“家中只有那老妈子在家诸事不便况且教了这几个学生不便长放馆的。”当下作辞起身。金振玉也款留不住就送到江边。适遇便船俊卿作辞上船正值顺风不及半时已到家了。转眼间不觉又过了十余日。这日许俊卿记挂女儿因自己有事不得过江打发林嫂雪月梅去接女儿回来。这林妈妈是时常往来的就搭着便船前往金家金家婆媳又留住了两天。这日金振玉原要自己送甥女过江适因他叔子打发家人来请去说话他一者原叫家中再留甥女住几天二者知林嫂是时常往来的因此不以为事。谁想金振玉去了雪姐恐父亲独自在家挂念连早饭也等不得吃只吃了几个点心同林妈一定要拜辞起身回家。婆媳再留他不住只得一同送出门外来。老婆婆道:“若没有便船就可转来。”雪姐与林嫂一边答应已是去了。婆媳两个着他转了弯才转身心中甚是怏怏不舍。这雪姐与林妈千不合万不合要回来也是冤家相遇数莫能逃却说这江边有一船户姓江名涛排行第七绰号混江鳅生得黑瘦长身两臂有数百觔膂力又且伶牙俐齿专会骗人。现在弟兄五个。江大、江三已死。那江二绰号分水牛更是凶勇江四叫做穿山甲江五绰号就地滚娶妻郎氏赛花与江七和娘一同居住这郎赛花原是枪棒教师的女儿颇有几分姿色且有一身出色的武艺那江六叫做青草蛇:俱非良善之辈常与盗贼合伙且暗吃海俸作倭寇线索原是中洋村人。这对江仪真口有个财主姓曹名壮字伟如年方四十家私巨富是个二府前程。娶妻尤氏悍妒非常成亲二十年来并不曾生育又不许男人娶妾略有看得过的婢女亦不许容留近身。这曹伟如亦无如奈何其时因选了直隶广平府同知原不要带家眷赴任以便署中娶妾。这尤氏却比他更滑早已猜着他心事偏要一同赴任。曹伟如曾暗托一个表兄龚监生在外边相看人家女子冀图带往任所又恐不合己意必要亲自过目。因此常有媒婆载着人家女子到龚家来相看也曾坐过这江七的船只故江七知道曹家娶妾之事无如看过几个总不合式。这日适值林嫂同着雪姐到江头搭船江七一眼觑定雪姐好个标致人物因想:曹二府若看见这个女子再无相不中的。心中计较便迎上前来道:“妈妈是要雇船的么?”这林妈看这船户似觉有些面善好像是熟识的因答道:“正是要到荻浦去的。”江七道:“恰好我的船正要到获浦去载客是顺便的。请先上船我到市上去买壶茶就来开船。”林妈看见船中无人又是个便船心下甚喜便道:“你要多少船钱?”江七道:“这是顺便的船不拘你老人家给几十文钱就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35
仅支持在线阅读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