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三毛流浪记-版本1彩色版.pdf

三毛流浪记-版本1彩色版.pdf

三毛流浪记-版本1彩色版.pdf

上传者: 蓝天白云 2011-07-14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三毛流浪记-版本1彩色版pdf》,可适用于其他资料领域,主题内容包含三毛是个穷孩子。他在农村长大从小就没有了爸爸也没有了妈妈。三毛长得又瘦又小只有脑袋大大的上边就有三根稀稀拉拉的头发人们就管他叫三毛。又穷又苦的三毛没符等。

三毛是个穷孩子。他在农村长大从小就没有了爸爸也没有了妈妈。三毛长得又瘦又小只有脑袋大大的上边就有三根稀稀拉拉的头发人们就管他叫三毛。又穷又苦的三毛没有家没有一个亲人。他来到一片绿草地上羊妈妈带着小羊羔。羊妈妈吃青草小羊羔吃羊妈妈的奶。羊妈妈亲亲小羊羔伸出舌头舔小羊羔的绒毛。三毛看了想起自个儿的妈妈难过地低下了头。三毛来到屋外猪圈里一窝小猪在大母猪身下又挤又叫又打滚还抢着吃奶。鸡窝那边老花母鸡领着一群小鸡遛弯儿一边遛一边逮小虫子吃。花母鸡叨着小虫子大尖嘴对着小尖嘴地喂小鸡。母鸡咕咕小鸡唧唧多快乐呀!三毛看呀看呀他又想起了妈妈难过地托着小下巴。大黄狗带着一群小黄狗过来了小黄狗摇着尾巴晃着脑袋又蹦又跳“汪汪”直叫。小三毛看着看着再也忍不住了轻轻地抱起一只小黄狗流下了眼泪。老黄狗不让三毛抱它的小狗冲着三毛“汪汪”叫还呲着牙想咬他。吓得三毛赶紧放下小狗噌噌噌地爬上了树。树上有个老鸹窝窝里有一只大黑老鸹还有几只小黑老鸹。它们亲亲热热挤在树枝编的温暖的窝里玩。三毛看见了又想起了妈妈。妈妈呀你在哪儿呐。三毛没人亲没人疼没人爱他保护他。三毛止不住地痛哭起来泪水哗哗地往下流三毛好伤心啊。三毛一个人在树上伤心地哭了半天也没有人搭理他。三毛哭累了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唤就趴在树上朝远处看。对面有条河河那边有一片房子还有座高高的古塔。三毛心想那儿准是有很多人家的地方我上那儿要点吃的吧。三毛从树上下来走到河边。河水挺宽三毛把破裤子腿儿往上卷了卷就一步一步趟着水过河。开头河水倒不怎么深可越往里趟水越深连小肚子都没了。河底下又软又滑三毛一急“扑通”一声就摔倒了。这正是一片水深的地方河水一下子就没了他的脖子。“哎呀!救命哪!”三毛一边大声喊一边在水里乱扑腾。刚好有一只打鱼的小木船从这儿过船上坐着一位白胡子老爷爷。老爷爷听见三毛的喊声赶快把船划过去。他把一支船桨伸给三毛三毛赶紧抓住了船桨老爷爷用劲一拉就把三毛拉到了船前。老爷爷的胡子都白了可劲头还挺大呐他伸出胳膊一把就把三毛抱上了船。老爷爷划着小船到了河对岸他指着河岸上搭的一个草棚说:“那儿就是我住的地方”。小草棚是用几根竹杆支起来的上边盖着稻草草棚旁边还有一棵树。三毛从船上下来浑身湿淋淋的从头到脚往下淌水。小风一吹他直打冷战。好心眼的爷爷忙从草棚里拿出自个穿的褂子叫三毛换上。三毛乖乖地换上了老爷爷的衣服又肥又大的褂子一直拖到地上三毛一点也不嫌样子怪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老爷爷轻轻拍拍三毛的头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对他说:“孩子这儿就是你的家啦咱爷俩在一块做伴儿吧。”老爷爷天天驾着小船下河打鱼三毛也跟着去慢慢也就学会了划船。他划船老爷爷撒网打鱼。每天老爷爷就把打上来的鲜鱼拿到市上卖了换回米和菜好做饭吃。三毛也想学撒网打鱼好让老爷爷歇歇。这天他开始学撒网三毛学老爷爷的样子身子一扭又一转使出全身的劲儿把网撒出去了。没想到他使的劲太大了小船一晃悠三毛没站稳一屁股坐下去掉到了水里。那只大网呀你猜怎么着?没撒到河里倒甩到了老爷爷头上一下子把爷爷给罩住了。老爷爷和三毛都开心地大笑起来了。老爷爷和小三毛真比亲爷爷和亲孙子还亲呐!有一天出了事。河东和河西来了几个扛长枪的大兵。他们都冲着老爷爷喊:“嘿!老头儿快把船划过来让我们过去!”老爷爷站在小船上看看两岸的大兵都扛着枪一下子呆了不知该划向哪边。河两岸的这几个大兵嚷着嚷着就互相骂开了。骂着骂着他们就拉开了枪栓顶上了子弹冲着老爷爷叫着“老头儿快过来不过来就开枪了!。”这可吓坏了坐在船头的三毛他抱住老爷爷的腿气都不敢喘。两岸的大兵互相对射起来。子弹在小船上边“嗖嗖”地穿来穿去。啊呀!不好!一颗子弹打中了老爷爷的胸口鲜血从老爷爷的胸口涌出来。三毛忙扑过去想扶住爷爷没扶住老爷爷一头就栽到了水里。水面被血染得一片鲜红鲜红 老爷爷就这样被大兵打死了。三毛趴在船帮上看着浮在河面上的老爷爷大哭起来。老爷爷是多好的亲人呐三毛多么伤心啊。三毛又一次失去了亲人。三毛是个穷孩子。他在农村长大从小就没有了爸爸也没有了妈妈。三毛长得又瘦又小只有脑袋大大的上边就有三根稀稀拉拉的头发人们就管他叫三毛。又穷又苦的三毛没有家没有一个亲人。他来到一片绿草地上羊妈妈带着小羊羔。羊妈妈吃青草小羊羔吃羊妈妈的奶。羊妈妈亲亲小羊羔伸出舌头舔小羊羔的绒毛。三毛看了想起自个儿的妈妈难过地低下了头。三毛来到屋外猪圈里一窝小猪在大母猪身下又挤又叫又打滚还抢着吃奶。鸡窝那边老花母鸡领着一群小鸡遛弯儿一边遛一边逮小虫子吃。花母鸡叨着小虫子大尖嘴对着小尖嘴地喂小鸡。母鸡咕咕小鸡唧唧多快乐呀!三毛看呀看呀他又想起了妈妈难过地托着小下巴。三毛来到屋外猪圈里一窝小猪在大母猪身下又挤又叫又打滚还抢着吃奶。鸡窝那边老花母鸡领着一群小鸡遛弯儿一边遛一边逮小虫子吃。花母鸡叨着小虫子大尖嘴对着小尖嘴地喂小鸡。母鸡咕咕小鸡唧唧多快乐呀!三毛看呀看呀他又想起了妈妈难过地托着小下巴。三毛来到屋外猪圈里一窝小猪在大母猪身下又挤又叫又打滚还抢着吃奶。鸡窝那边老花母鸡领着一群小鸡遛弯儿一边遛一边逮小虫子吃。花母鸡叨着小虫子大尖嘴对着小尖嘴地喂小鸡。母鸡咕咕小鸡唧唧多快乐呀!三毛看呀看呀他又想起了妈妈难过地托着小下巴。三毛来到屋外猪圈里一窝小猪在大母猪身下又挤又叫又打滚还抢着吃奶。鸡窝那边老花母鸡领着一群小鸡遛弯儿一边遛一边逮小虫子吃。花母鸡叨着小虫子大尖嘴对着小尖嘴地喂小鸡。母鸡咕咕小鸡唧唧多快乐呀!三毛看呀看呀他又想起了妈妈难过地托着小下巴。三毛来到屋外猪圈里一窝小猪在大母猪身下又挤又叫又打滚还抢着吃奶。鸡窝那边老花母鸡领着一群小鸡遛弯儿一边遛一边逮小虫子吃。花母鸡叨着小虫子大尖嘴对着小尖嘴地喂小鸡。母鸡咕咕小鸡唧唧多快乐呀!三毛看呀看呀他又想起了妈妈难过地托着小下巴。三毛又成了孤儿三毛到哪儿去呢?三毛听老爷爷说过有一个大城市叫上海那儿人多车多房子也多还有好多高楼大厦。三毛想要是能上那儿找点活干不愁没饭吃吧。他一边走一边打听道儿。人家告诉他只要顺着这条大路走就能到上海啦。三毛很高兴他迈开两条小腿甩着两只小胳膊顺着大路向前走。走着走着听见后边有“嘀嘀”的声音。三毛回头一看是一辆小汽车心想坐汽车去上海可比走着快多了。于是他伸开双手把汽车给拦住了。汽车里一个黄脸瘦猴冲着三毛大叫:“干什么?你要找死啊!”三毛吓愣了“我我要去上海!”。那个黄脸瘦猴从汽车里冲出来抡起胳膊打了三毛一巴掌。三毛摔倒了头磕在地上起了个大包。这时汽车里又有一个肥猪似的家伙探出头来咧着大嘴骂了三毛一句。“嘀嘀嘀嘀”汽车“呜”地一声从三毛身边开了过去。地下有一滩泥水汽车轱辘把泥水溅起来弄得三毛浑身上下全脏了。三毛又气又恨心想:这些有钱的家伙真坏呀!他只好甩甩头上的水擦擦身上的泥摸摸头上磕的包含着眼泪接着往前走。三毛走了一段路瞧见前边也停着一辆汽车走近了一看还是那辆汽车。原来车抛锚了。那两个家伙费劲地推着汽车瘦子弯着细腰像只大虾米。胖子肚子又圆又大腰弯不下去直着两条又粗又短的腿直喘气。三毛忍不住笑出了声儿。这两个家伙听见笑声扭头一看是刚才拦车的小孩。瘦猴就走过来说:“喂小家伙过来帮推车!”胖子也说:“小老弟帮帮忙把车推动了带你去上海。”三毛心里恨透了这两个家伙摸摸刚挨了巴掌还发烫的脸蛋,心说:“我才不帮呢!”三毛把头一扬大声说:“我自个儿走不用你们带我去上海。”说完三毛扬头挺胸倒背着手大模大样地走在了汽车前边那两个家伙只好“吭吃吭吃”推着坏汽车跟在后边。三毛来到了上海。啊呀!这么多的人这么高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多各式各样的汽车、人力车、电车。熙熙攘攘的人声、车声又热闹又乱烘烘三毛都晕了。心想在这儿帮人干活还能吃不上饭吗?三毛进了市区看见马路那边一群骑马的警察手举着又粗又大的木头棒子向路口那一大队人冲过去。只见那一大队人都举着一面面红红绿绿的小旗子喊着口号:“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三毛看到那些警察拼命地打举小旗的人还抓走了好些人。心想这就是上海呀?上海就这样啊?天慢慢地黑了街上人散了商店也关门了三毛上哪儿过夜呐?三毛从大街转到小胡同。阴暗的胡同两边屋檐底下早横七竖八躺着好些人全是些没有家的穷苦人已没有他躺的地方了。三毛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合适地方。忽然他看见一个铺子前停了一辆木头小车车把上还靠着一个小铁锹。三毛想:这是干吗用的?拉东西用的吧?甭管它先在这儿睡下再说吧。三毛就躺在这辆小木头车上“呼哧呼哧”睡着了。他太累太困了睡得可香呐什么臭味了什么硌人了他全不知道了。他还做了一个好梦梦到自己睡在一个大大的又厚又软的床上真美呀!就在三毛睡得正香的时候天蒙蒙亮了。来了一个拉垃圾的清洁工人。他没有发现车里有人拿过铁锹掀开垃圾箱盖就铲起垃圾来一锹一锹地往小车上装。刚铲了两三下车上的三毛就被弄醒了。三毛被吓了一大跳从车里“噌”地坐起来叫了声“啊呀!”装垃圾的工人也被三毛的一声“啊呀!”吓了一大跳扭头一看哟小车里坐着的是一个小孩满头满脸的脏土简直像个小脏鬼儿啦。三毛来到上海也没有饭吃啊这更难过啦。大街上倒是什么都有:油条、大饼还有那食品店橱窗里挂着的那些又肥又大的烧鸡和薰肉可三毛只能干看着吃不上口水滴了一地。店铺里飘出阵阵肉香三毛扒着门缝朝里面瞧。正瞧着从门里面走出来一个买东西的人他把门一甩带弹簧的大门一下子弹了回来又厚又宽又重的大门重重地拍到了三毛头上。本来就饿得发慌的三毛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被摔倒了头上立刻起了个大包眼前直冒金星。那个人只看了三毛一眼就只管自己走了。三毛疼得直掉眼泪嘴也磕破了直流血。三毛擦擦嘴站起来腿直打晃头也昏昏沉沉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怎么办呢?三毛瞅见前边有一个人正在往柱子上刷标语。标语上写着什么呢?三毛认不全也顾不上看。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一桶糨糊了。糨糊是面粉打的挺粘糊的。三毛走近闻了闻好像还有股子香味呢。那个贴标语的人拿着纸和刷子到对边马路去干什么去了三毛瞅着那桶糨糊直流口水。他实在饿极了趁那人走远了立刻双手捧起铁桶仰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喝起糨糊来了。糨糊喝到嘴里有点酸味儿三毛一口气就把半桶糨糊全喝了。呆了一会儿就觉得恶心肚里一阵阵地绞着疼疼得三毛头直发晕直想呕吐。贴标语的人回来了看到三毛捂着肚子直“哎哟”又看看地上的桶空了半桶糨糊全没了心里全明白了。准是喝糨糊中了毒。贴标语的人气汹汹地揪着三毛的三根头发指着标语说:“你没看到吗?吃东西要讲卫生苍蝇爬过的不能吃剩菜酸饭不能吃吃了要得传染病!”三毛是饿极了哪顾得上这些。三毛愣在那儿难过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三毛能找什么事干呢?他看到一些穷孩子靠帮着推人力车挣点钱三毛也想试试。他来到一个高坡等着。一辆三轮车过来了车上坐着一个留着背头的先生和烫着发的太太。车到了上坡的地方就慢下来了。车夫猫着腰两腿吃力蹬着车轮怎么也不转三毛赶紧上去帮忙推。mht三毛用手扶住车座后背弯腰、弓腿低头使劲地推。嘿!还真管用车轮子转了。三毛和车夫一起使劲车越跑越快一直朝坡上走去。三毛跟在车后边连推带跑都出了汗。车上的先生、太太高兴了。三毛心想这该多给点钱了吧。车推到坡上就要下坡了车往下溜可快呢!三毛还扒着车蓬架子不撒手。车下得太快了三毛脚底下跟不上两腿悬空身子也飞了起来。三毛吓坏了使劲抓住车蓬架子脑袋都挨着坐车的先生后脑勺了。车上的那个先生不愿意了他冲着三毛叫:“快松手!快松手!”三毛听了心一慌手一松“扑通”一声就从车后头朝下摔到了地上疼得三毛两眼直冒金星。车上的那位太太掏出一张钞票丢给三毛三轮车很快就走远了。三毛摸摸头头上起了一个大包。他含着泪拣起了地上那张钞票。一看是一张不值钱的零钱。三毛心酸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在钞票上。三毛在上海的大街上转来转去他忽然看到街口上一个老爷爷跟前放了两个筐子筐子里坐了一个小孩筐前又各立了一个纸牌。三毛走近一看纸牌上写的是“七万元”和“五万元”。三毛知道这是卖孩子。真想不到上海也有这种卖孩子的事。三毛灵机一动心想我也可以自己卖自己呀!三毛拣了一块硬纸盒子用一块煤碴也写了几个字又把这牌子用麻绳系上挂在脖子上挺着胸脯也站在了筐子旁边。老爷爷挺纳闷就过去一看只见三毛脖子上的牌子写着:“我卖一万元”。三毛卖得真贱。可是站了大半天也没有人来买。老大爷叹口气摇摇头只好挑着两个筐子走了。三毛也只好摘下脖子上的牌子无奈地走了。三毛路过一个大商场玻璃橱窗里摆着各式各样的洋娃娃一个个都穿着漂亮的花衣服。那大洋娃娃上的牌子写着“每个十万元”。好家伙一个洋娃娃卖十万。三毛手拎着“我卖一万元”的纸牌瞪着眼张着嘴心里说:比我三毛还贵十倍呢。三毛心想这么贵的娃娃会有人买吗?三毛正想着从商店里走出一个小男孩留着小分头穿着小皮鞋手里就抱着一个十万元那种的洋娃娃。男孩后边是他的妈妈。她提着小皮包穿着高跟鞋抹着口红正笑眯眯地说:“宝贝这回你可高兴了吧。”三毛整天在街上流浪。一天他转来转去转到黄浦江边。只见那边桥头上来来往往都是人还有汽车、马车、三轮可热闹啦。三毛看得出神忘了饥饿。忽然有个小弟弟跑到河边扶着铁栏杆朝下边看用小手够河岸石缝里长着的一朵小黄花。小弟弟够了两下没够着那朵花就干脆把头探出了栏杆外边使劲够。可他手抓的栏杆不知怎的活动了一下小弟弟往前一栽“呼”地一下就从岸上掉下去了“扑通”一声落到了水里。站在一边的三毛看见了就赶紧一纵身从栏杆上一个猛子扎到了水里去救人。三毛在水里使出全身的劲把小弟弟抱起来然后拼命地向上托起小弟弟把他推到了桥面。恰好在这时小弟弟的父亲赶来他赶紧把三毛拉上了岸不住地向三毛道谢。小弟弟的爸爸一手拉着小弟弟一手拉着三毛回了家。小弟弟的爸爸对小弟弟妈说:“多亏这个小朋友呀是他从河里救出小弟来的。”婶婶伸出大姆指连连夸赞三毛是个勇敢的好孩子。婶婶见两个孩子都湿透了赶紧找出衣裳给他们换。三毛换上一件上衣和裤子连在一块的衣服扣子在背后。这件衣服是小弟的三毛穿着有点瘦。小弟的妈听三毛说几天没吃东西了赶紧端来饭菜让三毛吃。三毛饿极了就大口大口吃起来一会儿就把锅里的饭盘里的菜碗里的汤全吃光了。三毛狼吞虎咽撑得肚子鼓鼓的一扭身衣服背后的扣子全绷掉了惹得叔叔、婶婶、小弟全笑了。三毛和小弟成了好朋友。他就在小弟家住下了。三毛爱干活天天帮着小弟妈妈干事。早晨小弟妈要去浇花三毛忙说:“婶婶让我去吧!”三毛提着灌满水的喷壶刚要去后院小弟捧着一大把花过来说:“三毛你看这花多好啊送给你的。”三毛接过花提着桶来到后院浇花一看就愣住了他手一松拿着的花散落到地上。石头凳上摆着的三盆花怎么光剩下枝子了?甭说准是小弟淘气刚才把花掐下来送给自个儿了。一天下雨了。小弟爸爸请三毛送小弟去上学。三毛很乐意跟小弟去学校看看。他俩打着伞出了门。雨越下越紧三毛怕小弟淋着就把伞遮在小弟头上。这么一来他自己后背就全被雨淋了。小弟怕三毛淋湿就把伞推到三毛头上可这么一来小弟又淋到雨了。两个人推来推去怎么也不合适。三毛想出一个主意他让小弟骑在自己脖子上小弟在上边打伞。这下好了俩人谁都淋不着了。小弟高兴地笑着说:“真好!真好!真是好!”话音刚落三毛“出溜”一下滑倒了。小弟从上边摔下来伞也掉了。两个人浑身上下又是雨水又是泥水成了两个小泥娃娃。穿着又湿又脏的衣服怎么去学校呀!俩人正犯愁云彩缝里慢慢露出了火红火红的太阳。天晴了。三毛手指着太阳说:“我有办法啦。”三毛领着小弟来到一个空木桶跟前那木桶又圆又大。他俩钻进木桶把湿衣服脱下来拧干水搭在一根竹竿上晾着然后再把伞一支盖在桶口上。三毛这主意妙极了谁能瞧得见这桶里藏着两个光屁股孩儿呢!他俩等衣服晒干了就穿好衣服爬出木桶手拉手来到一个大弄堂里。弄堂中间有一座小楼楼上横着扯起一幅布幌子上边写着“私立营业小学”。紧挨学校是一家成衣铺子。小弟指着那布幌子说:“我就在这儿上学”。三毛跟着小弟刚走到校门口一个胖大婶端着盆水冷不丁朝他俩头顶上泼过来。幸亏他俩躲得快赶紧低头往前一钻才没泼着。三毛瞧着校门口满地的脏水心说这儿哪像个学校的样呀!一天正赶上星期日“快乐大戏院”加演一场儿童电影小弟妈妈就让小弟带三毛一块去看电影。三毛可高兴了他长得这么大还没瞧过电影呐!接过小弟妈给的电影票钱拉着小弟一蹦三跳地就往外跑。小弟的妈赶紧后边大声叮嘱:“过马路慢点小心汽车!”三毛和小弟也不知听到没有手拉手一溜烟地往街上跑一口气跑到街头十字路口。路口上的车一辆接一辆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没完没了。还有美国兵开的吉普车乱开乱闯警察也没法指挥交通了。三毛和小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对面的戏院就是过不去。三毛和小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子才从汽车长队里穿过去。到了马路对面买了两张电影票刚进了门找着座位灯就黑了电影开始了。电影叫《苦儿流浪记》说的是穷孩子受苦的事。这个孩子跟三毛一样从小没人疼没人爱到处挨打受气吃不饱穿不暖。三毛看着看着想起自个儿受苦的事来了鼻子一酸就流下了眼泪。“唏!唏!”他擦着眼泪和鼻涕出了声。小弟劝他别哭三毛就强忍着。电影里的苦儿实在太可怜了三毛越看越难过越难过就越忍不住想哭。他实在忍不住了也忘了这是看电影就“哇!”地一声大哭开了哭得眼泪四下里溅像下雨似的。周围的人都不看电影了扭过头转身看三毛。他们哪知道三毛受的苦比电影里的苦儿还苦啊。这天小弟放了学带着三毛出去玩。他们来到一个书摊书架上有好些小人书。小弟告诉三毛这些书得花钱租着看。小弟说完就向摆摊的租了一本小人书坐在小木凳上一篇一篇地看起来。三毛舍不得花钱租书看就到街边看热闹。他走到一棵大树下忽然“蹭”地一下从树上跳下一个孩子。这孩子是头朝下从树上翻着筋斗下来的脑袋“咕咚”一声磕在地上只“哎呀”了一声就昏过去了。三毛被吓了一大跳他挺纳闷为什么他会从树上掉下来?三毛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小孩手里拿着一本小人书书皮上写着“飞侠李四”。原来这小孩是看小人书入了迷也想学侠客练武功就楞从树上往下跳那能不摔坏呀!三毛心想这种小人书真害人小弟不也在看吗?他怕小弟看入了迷也学那个孩子就赶紧跑到书摊前一把夺过小弟手中的书说:“小弟这是坏书快别看了!”他们放下书刚要走那个摆摊的过来了:“哎别走钱交钱!”小弟说:“我不看了还要钱?”摆摊的说“看了一半也得给钱!”说着就拽住小弟伸手要掏小弟的兜儿。三毛一边看着生气了他举起小拳头说:“你租坏小人书还想抢钱真不讲理等着瞧!”摆摊的人还扯着小弟要钱小弟不给。正扯着“嗖”地一声从半空中飞来一块石头子儿石头子上系着一张纸条正好打在摆摊的脑门上。摆摊的两手捂住了脑袋。小弟趁机就溜掉了。摆摊的拣起石头子一看纸条上写着“大侠三毛”。这原来是三毛想出的主意用小人书上侠客扔飞镖的法子治了那个给小孩看坏书的家伙。三毛和小弟回到家小弟的爸爸也下班回来了。他教三毛和小弟用毛笔练习写大字。三毛学得可用心呢!每个字都写得规规矩矩有不认得的字就去问叔叔。小弟见三毛这样认真学也跟着认真学。小弟比三毛小写起毛笔字来不利落手上、脸上蹭得都是黑墨点点逗得爸爸直笑着说:“瞧你都成了小花脸啦!”他俩写完字小弟的爸爸说:“有个国立小学要招生你们俩都去考考吧!”三毛听说让他去上学甭提多高兴了。过了两天叔叔就领他们去考试了三毛考得还真不错老师问他的问题全答上了。学校发榜了三毛挎上新书包和小弟手拉手到学校去看榜。“录取新生名单”上第一名就是三毛。这下三毛可乐坏了他挎着小书包挺着小胸脯迈着大步走进了校门。三毛成了小学生还是考第一名的小学生。小同学们都来看这个考第一的同学大家围着三毛直夸他。三毛上学很努力学习成绩很好。可是班上有两个阔人家的孩子阿福和大宝瞧不起三毛他们嫌三毛穷没有好衣裳。他俩还掏出好吃的在三毛面前显臭美还一个劲地气三毛“你有没有?馋死你!”三毛气得转了转眼珠对他们说:“我有我有我有比你们更好的你们来看吧!”三毛把他们带到课桌前从抽屉里拿出成绩单三毛的成绩单上门门功课都是一百分。三毛对他们说:“我有一百分你们有吗?”这下该轮到大宝和阿福傻在那里了。大宝和阿福愣了半天只得说:“一百分有什么了不起一百分能吃吗?”三毛说:“你们就知道吃真是一对小饭桶。”阿福和大宝一听三毛管他们叫小饭桶就急了。阿福从桌上抄起一个砚台就朝三毛头上砍去。三毛连忙弯腰一躲砚台从三毛头上飞过去黑墨汁却溅了三毛一头。砚台没砍着三毛不巧正打在了从这儿路过的校长头上。老校长捂着头走进教室问他们仨“谁扔的?”三个小家伙看着校长头上的大包知道闯了祸都吓傻了一个劲地说“不不是”“是是”连话都说不利落了。校长知道问是问不出结果的就叫他们仨伸出手来检查。校长一看阿福、大宝的手是干净的再一看三毛的手倒是沾满了墨汁。校长就生气地说:“你干了坏事还赖别人学校不要你这样的学生。”三毛真冤枉呀!这个糊涂校长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把三毛给开除了。穷人家的孩子就是这样到处受欺侮哇!三毛被学校开除了他和小弟都很难过。回家的路上他们低着头默默地走着。忽然“呜!”一辆接一辆大红色救火车从后边开了过来救火车朝三毛他们回家的方向开去。小弟说:“准是那儿着火了快去看看吧!”小弟拉着三毛就跑。等跑到离家不远只见那救火员拿着水龙头正朝小弟家院子喷水呐!三毛一看就叫起来:“小弟是咱们家着火了!”小弟一听吓坏了撒开三毛的手就要过去。一个戴钢盔的救火员拦住了他“小孩别进去危险!”正在这时他们听见旁边有人叫:“小弟!三毛!”他俩扭头一看爸爸、妈妈在对面墙根下蹲着呢。小弟一头扑过去扎在妈妈怀里哭起来。三毛也跟过去叔叔双手拉住他叹着气摇摇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小弟家着了火屋里的东西全烧了这以后日子怎么过呢?三毛哭了小弟哭了全家都哭了。最后还是小弟爸爸站起来从兜儿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三毛说:“谢谢你救了小弟!现在家里着了火也顾不了你了这点钱你带着吧我们不能在一块住了。”三毛和小弟抱头大哭他俩舍不得分开呀!小弟爸爸叫了一辆三轮车拎着从火里抢出来的一点东西上了车。小弟上了车还拉着三毛的手不松开。三轮车蹬动了三毛还跟在后边追着跑。三轮车越走越远两个小伙伴就这样眼巴巴地分开了。车走得没影了三毛才抽抽噎噎地止住了哭。三毛又一个人站在大街上了。他的家在哪儿呢?他的亲人在哪儿呢?天黑了路灯亮了月亮升起来了现在陪伴他的又只有他自己的影子了。三毛与小弟的家人分开了往后怎么过呢?想来想去三毛想到去卖报。报馆都要雇人卖报谁卖出去的报越多挣的钱就越多。报馆派报的人来了大家一窝蜂涌上去。三毛人小个头小劲儿也小挤了半天才挤上去像抢似的得到一摞报。别人拿了报就撒腿飞跑三毛不知怎么回事觉得很奇怪。三毛拿着报走到街头吆喝着卖。可吆喝了好半天一份报也没有卖出去。一看行人手里都拿着报在看呢。原来别的卖报人抢先把报卖出去了。三毛来晚了谁还买他的报呢。天慢慢黑了三毛的报纸没卖出几份。瞅着街上越来越稀少的行人三毛心里真丧气呀!这报今晚卖不出去明天还有谁要?三毛走到路灯下遇见一个摆五香豆摊的人。那个人买下了三毛的报是论斤当废纸买的。他买去包五香豆那能值几个钱?三毛头一天卖报赔了钱。第二天他早早就来到报馆头一个领到报纸。他拿到报就像赛跑一样来到人最多的车站。“卖报啦!看今天的晚报!”他来得早过路的人都抢着买他的报。一份又一份又收钱又递报。三毛跑了两条街不大一会儿两摞报全卖完了。三毛高兴地坐在路边笑眯眯地点着钱。嘿!头一次挣了钱。三毛一高兴一翘脚哎呀!脚上的鞋全开绽了十个脚指头全露出来了。三毛当上了卖报童总算有了一口饭吃。这天三毛又去报馆等派报。一到报馆看到那些卖报的都推了一辆自行车。这些车是他们借来的或租来的也有自个儿的。骑车卖报肯定要比三毛快了。三毛着急了。这可比不过人家了。三毛忽然看见有一家店出租小孩玩的小车。心想蹬上它也能比两腿跑得快就去租了一辆。他也不管别人笑话手扶着车把一只脚踏在车上另一只脚在地下蹬溜上了街。三毛的小三轮车在街上溜得还真快能赶上骑自行车的了。“不许乱跑!”三毛刚跑到一个十字路口让警察给截住了。警察不让三毛蹬这种车在马路上跑。这一来三毛又争不过那些骑自行车卖报的了。天黑了三毛坐在马路边的电线杆底下路灯照着三毛身边一摞卖不出去的报纸。当卖报童也不容易呀!第二天三毛看见有给人擦皮鞋的。心想:干这个活也行只要有一把椅子一只带脚蹬子的工具箱就行了。三毛拿定主意来到一家旧贷店买了一把藤椅和一只工具箱。箱子是木头钉的脚蹬子是铁打的三毛人小力气小搬不动。他就跟卖旧货的老伯伯说再卖我两个小车轱辘吧!老伯伯给他的工具箱装上一对生锈的铁轱辘。这一下工具箱前边拴一根绳一拉就能走省力多了。三毛头顶着藤椅手拉着工具箱他要去街上热闹的地方给过路的人擦皮鞋啦!他的脖子挺得直直的头上的三根毛从藤椅的窟窿眼里呲出去好像三根不怕风、不怕雨的小草。三毛来到一条热闹大街上这儿人多。他支好摊准备揽活。他双眼紧盯着人家的脚看看穿的是什么鞋。一会儿扭头瞧瞧这边一会儿歪过脸朝那面看看看得眼也花了脖子也酸了。好不容易看见了一个穿皮鞋的人走过来三毛扑过去拉住人家说:“先生你擦皮鞋吗?”“不擦!不擦!”说完那人急忙忙走了。三毛到底又看见一个穿皮鞋的走过来了。三毛又拉住他裤角说:“先生擦鞋吧!”那个人停下来问“多少钱呐?”三毛忙答:“一双鞋一千元。”那人坐到了藤椅上把一千元交给了三毛。三毛赶紧拿出鞋油、刷子、抹布。那人把裤腿往上一拉把三毛吓了一大跳。原来这个人穿的是一双长筒的大皮靴。擦这么双又长又大的皮靴得使多少鞋油?费多大的劲啊!可三毛不能不给人擦啊。这双靴子把三毛的一盒鞋油全使没了。那个人穿着一双擦得亮光光的皮靴走了。三毛心里甭提有多委曲了。三毛慢慢学会了擦皮鞋这行手艺。他给人擦皮鞋不多收钱擦得还特别干净把一双双皮鞋都打得亮光光的人们都愿意找他生意越来越好。他摊子周围常站着好些人有等着让他擦的有看他干活的。三毛干得满头大汗大伙直夸他:“这小家伙能干!”一天下来三毛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可是他心里甜滋滋的。他收了摊把钱搁在箱子里用劳动挣来的钱什么累呀疼呀全顾不上了。到了晚上他就找一个房檐前边带廊子的商店门口过夜。他用绳子把脚蹬子和自己的脚栓在一起这样就不怕箱子被人偷走了。天凉了三毛就用擦皮鞋挣来的钱买了一件衬衣。衬衣下边有两个兜儿。他把存的钱放在兜里又用针线把兜儿缝上。拍拍缝在兜里的钱心想这么着就更保险了。这一天他又到老地方去支摊看见已经有两、三个擦皮鞋的在等客。他们是大人一见三毛就说:“走走走小瘪三这个地方归我们了!”三毛一看他们那种瞪眼咧嘴的凶狠样心想自个儿那惹得起呀!只好带着东西走了。三毛来到街口刚要摆摊一个警察来了大声喊:“滚开滚开这儿不许摆摊!”三毛只好又换一个地方。这儿不热闹人不多找他擦皮鞋的就更少了。三毛守着一个空藤椅只能干着急。哎那边来了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先生脚下蹬着一双皮鞋。三毛赶紧上去恳求地说:"先生擦皮鞋吧才元。”那先生伸出手跟三毛讨价还价:“元不擦。元怎么样?”三毛无奈只好点头同意了。那位先生刚坐下三毛正要给他擦鞋突然从他身后跑来一个大孩子边跑边叫:“警察来了!警察来了!”三毛吓坏了赶紧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对老先生说“今天擦不成了对不起!”还没等三毛扛上藤椅警察就追上来了。他们的大皮靴一下子踩住了工具箱冲着三毛就喊:“小瘪三叫你到处乱摆摊今天要给你点颜色看看!”说着就把三毛的东西全扔在大卡车上一推三毛说:“还不滚就连你一起抓了!”三毛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警察把东西全拉走了他哭了。哭了一阵子三毛也哭累了不哭了。他想起了缝在衣兜里的钱。心想有了这点钱再找点别的活干不愁活不下去。三毛擦干眼泪正在街上走着想找个活干。远处瞅见前边围着一堆人还听见里面敲锣打鼓的声音原来是玩把戏的。三毛挺好奇就从人缝里挤进去看。黑大汉耍完戏就跟人们要钱。三毛这才想起自己兜里的钱赶快从人群里挤出来。三毛出了人堆儿赶紧去摸兜儿。哟!坏了!兜儿空了。兜下边拉开了一个口子兜里的钱全被掏空了。三毛脸煞白浑身直哆嗦。卖报纸擦皮鞋好不容易攒了这么点钱又让小偷偷走了。三毛哭了他哭得真伤心啊。秋天到了天也慢慢凉了三毛能上哪儿去呢?这天晚上街头走来一位戴眼镜的老先生借着路灯看报牌上贴的报纸。报上说政府从美国运来了大批衣服、被子救济中国穷人过冬可甭发愁了。老先生看完叹口气摇了摇头转身要走。忽然他看见脚底下有东西在动他猫腰一看原来是一堆报纸。他刚要伸手拿报纸“哗”地一声响从报纸堆里坐起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孩子光光的脑袋上只有三根毛!原来三毛盖着一大堆报纸在这儿过夜呐!老先生看看三毛摇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走了。老先生走了三毛又盖上报纸睡下了。他刚睡着有个过的人扔了一个烟头正好掉在三毛盖的报纸上。那没掐灭的烟头落到报纸上经小风一吹火星把报纸给引着了这堆报纸越烧越旺火苗把三毛烫醒了。他蹦起来连抓带甩才把那堆着火的报纸推开。三毛想去学拉人力车。三毛找了个拉车的请他教拉车。车夫说学拉车先要练跟车跑。人力车夫在前边跑 三毛在车后边跑。那个拉车的别看岁数大了跑起来还挺快三毛的两条小腿像赛跑似的使劲才能追上他。跑了两条街三毛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咬咬牙还跟着跑。还没到地方三毛已经腰酸腿疼觉得浑身的骨头架子都要散了。头上的汗“哗哗”地流脚底板也磨起了水泡一挨地就钻心地疼。三毛这才懂了拉车是多么费力气的活呀!三毛好不容易跟着车夫把车拉到地方喘过气来。三毛又想试试自己拉车行不行。正想着来了一个雇车的三毛说:“让我来吧!”车夫点点头就叉着腰站在了一边。三毛走到车把中间弯下身子伸手抓两边的车把用劲往上提提了几下提不动。那个车夫说手要抓住车把的前边才行。三毛按照车夫教的把手往前挪了挪使劲往上一提。这下使的劲太大了坐车的是一个大胖子又太沉整个车子往后倒了下去车把撅起来把三毛提得老高老高两腿全离了地。站在一边的车夫赶紧过来双手扶住了车把才没出事。三毛拉车没学成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三毛来到上海的时间不短了可要想找个活挣口饭吃真是太难太难啊!三毛走过一家印刷店看见店门口贴了一张纸上边写着:“本店招收学徒一名”。三毛想我去当学徒吧学点手艺靠自己干活挣饭吃呀!于是他就走进了店堂。三毛找到老板说是要来当学徒。老板见三毛又瘦又小怕他没力气干不了活就说:“当学徒你干得了吗?”三毛赶紧说“老板我什么都能干呐!”正说着身后的手摇印刷机“咔嗒咔嗒”地响起来了。三毛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孩子比三毛大脸上蹭得都是黑油墨大概也是店里的学徒。他一手摇着机器摇把一手往滚筒里放纸。转一下白纸上就印出一片黑字。小学徒的身后还背着一个胖娃娃。老板冲着三毛说:“别看了你要想干就跟我来吧。”三毛跟着老板到了店铺的后院。老板对老板娘说:“喂这是刚来的学徒你看怎么样?”老板娘看了三毛半天说:“你到我们家得听话。”三毛赶紧点了点头。老板娘给三毛派活她带着三毛看了笤帚、尿桶、痰盂说这些全得三毛干不许偷懒耍滑。三毛瞧她那副模样又恨又怕就说:“我都能干!”三毛心想好坏这儿总有吃有住就在这儿忍着吧。就这样三毛就在印刷店留下了。第二天老板娘做饭让三毛烧水。三毛没烧过这种用泥做的小炉子。木柴湿好不容易点着了火就是旺不起来水老也烧不开。老板娘骂他笨蛋连火都烧不好。三毛急了用一根细竹筒吹火。不知怎的火没吹旺倒把炉子里的烟吹了出来。那烟又黑又浓又呛人。老板娘一看就气势汹汹地抡起做饭用的铲子打三毛。可怜的三毛被打得疼极了加上烟呛鼻涕眼泪都出来了。老板娘还不许他大声哭!三毛擦干眼泪忍着疼接着干活。好不容易才算做熟了这顿饭。三毛把鱼呀肉呀炒菜呀端上桌筷子一双双码好侍侯老板一家先吃。肚子再饿也只能站在一边干看着。老板一家这顿饭吃了好半天三毛眼瞅着桌上的饭菜越吃越少等轮到三毛吃的时候锅里只剩一些饭锅巴盘里也只有一些剩菜帮、烂鱼刺、碎骨头碴了。忙活了半天的三毛吃的是菜汤泡锅巴还只有一碗怎么吃得饱呢?!三毛还没吃饱饭又接着干活了。老板娘要睡午觉就让三毛看孩子。老板娘的两个孩子大的才会走路小的刚会站着。三毛才十来岁哪看过小孩子呀!他右手拉着大的左手抱着小的。三毛又吃力又担心真怕摔了这个磕了那个。他带着两个孩子刚走到院里那大的一不留神绊倒了摔了个大马趴就哭起来。三毛赶紧放下小的去扶大的。谁知三毛一蹶屁股去扶大的时候又把身子后边的小的碰倒了小的“哇”地一声也哭开了。这下可好大的、小的一起哭把老板娘哭醒了。她从屋里出来双手叉腰把三毛大骂一顿就让三毛去洗衣服。三毛接过脏衣服和肥皂来到水管子那儿搁上搓板蹲在地上就“吭哧吭哧”三毛怕老板娘嫌他洗不干净就拼命地擦肥皂。一边擦一边搓水盆里冒起了许多肥皂泡沫又白又亮把他自个儿都快没了。心想自己干得这么起劲老板娘该满意了吧。谁知老板娘走过来一看肥皂就剩那么点了又把三毛痛骂了一顿嫌他肥皂用多了。老板娘骂够了又让三毛去收拾鱼。三毛先刮鱼鳞。正刮着从外边进来一只老母鸡叨起桌下边一棵青菜就跑了。三毛看见了放下手里的鱼就追了出去。三毛把鸡轰走了拣回菜来一看鱼不见了。只见一只猫正躲在桌上大罐子旁边啃鱼呢。三毛气坏了他抄起一个硬木刷子就朝大花猫打了过去。可谁想到刷子打偏了没打着猫却打倒了罐子。“哗啦”一声罐子碎了罐子里的油洒了一地。老板娘听见声音赶了过来一看三毛把罐子打碎了也不问问怎么会事拣起那个硬木刷就往三毛头上砸去把三毛的后脑勺砸了一个大包。要吃晚饭了老板却让三毛去送货。老板指着墙上的地图告诉三毛把东西送到哪儿。好家伙这一趟从西头到东头沿着黄浦江得走老远老远呐。老板还叫他快去快回。没法子三毛只好饿着肚子扛着货出了店铺。这捆东西看着不多扛的时间长了怪沉的。走了一段三毛扛不动了就用手提着。提着提着提不动了三毛又扛着。扛着提着来回倒。三毛脚也走肿了。出了一头大汗。三毛好不容易把那捆东西送到拿了收据往回赶。刚一进店门老板就嚷开了“这么晚才回来你跑到哪儿去了?”三毛指指自己的双脚对老板说:“路太远了我的脚都肿了。”老板鼻子哼了一声一把接过收据叼着烟嘴回屋去了。三毛肚子饿得咕咕叫赶紧到厨房去吃饭。一看人家早吃完了。三毛掀开锅盖看看里面全是空的连饭锅巴也吃光了。累了一天连晚饭都没吃上这学徒的日子可真是难过呀!晚上三毛就睡在楼梯底下。这是一个四方口钻进去甭说站连坐着脑袋都会碰到上边的楼梯板子。三毛在底下铺上一层稻草当褥子没有盖的阿牛就把自己的垫子给了三毛当被子。楼梯旁还放着痰盂、马桶又臭又脏。三毛和阿牛每天都要干到很晚才能睡。这天晚上三毛刚躺下就听到耳朵边有“蟋蟋嗦嗦”的声音。他扒开稻草一看“嗖”地一声从稻草里窜出一只老鼠。三毛借着楼道灯光再往里一看嗬!还有一窝小老鼠呐!一天晚上阿牛先睡了。三毛见阿牛铺上放着一本书书皮上印着“光明世界”。三毛翻开看里面有好些画画上说的都是“光明世界”里的故事这个世界明亮亮美极了!三毛一看就放不下来了。三毛正看得入神老板从楼上下来看见三毛在楼梯灯下看书就气汹汹地说:“什么时候了?还开着灯。”说完就“啪”的一声把电门关了。电灯灭了楼道里一片漆黑。三毛等老板上楼走了就推门出去。门外有路灯他想借路灯把这本书看完。看着、看着忽然听到对面黑影里有人低声说:“不许动把钱拿出来!”三毛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一个蒙面人正用手枪顶着一个穿长袍的胸口呐!三毛心里“怦怦”跳心想这不是强盗在劫人家的钱吗?他不敢呆了急忙夹上书溜进大门用手把门栓上。他越想越气什么“光明世界”这个世上一点光明都没有。他把书皮撕了两半丢到了一边。老板想喝水叫三毛沏茶。三毛赶紧到厨房提来了开水壶。三毛个子小踮着脚尖也够不着桌上的茶杯。老板就是不动手他叫三毛站在凳子上倒水。三毛沏完茶老板让三毛把刚踩过的凳子擦干净自己抽着烟喝着茶还指手划脚让三毛干这干那。老板想喝酒又叫三毛去打酒。外边刮着风树叶都吹掉了三毛穿着一件小褂把酒瓶抱在怀里冷得他索索抖。路边的小树都被人围起了干稻草怕过冬冻坏了。三毛心想我还不如小树呐小树有人疼可有谁疼我呀。三毛打了酒往家走。到了店里冷得他上牙打下牙浑身发抖都站不稳了三毛的手都冻木了。酒瓶子还没递到老板手里就掉在了地上。酒瓶“叭”地一声碎了酒洒了一地。老板二话不说上去就踢了三毛几脚。三毛被踢倒了身上、头上都磕破了老板还骂“死东西你还敢哭。”老板走了阿牛帮三毛扫净了地上的碎瓶渣子。三毛含着泪指着墙上的温度计说:“阿牛哥你看已经零下几度了我还穿着单衣呐!”阿牛也是穷苦人家孩子。他拉着三毛来到小屋把自己身上穿的一件粗线织的背心让三毛穿上。他还找了一条自己的长裤交给三毛说:“这条裤上半截烂了你想办法补一补穿上吧。”三毛拿着阿牛给的裤子想了个办法。他把上半截烂的剪了把自己的短裤缝上去。短裤是深色的阿牛的长裤是浅色的三毛也顾不上好看难看了反正能穿就行。他刚穿上这条接好的裤子老板娘又叫他啦。“哎来了。”三毛一边答应一边撒腿就跑。他怕去晚了挨骂。没想到这条裤子缝得不结实他使劲一跑裤腿接头开了线三毛只好用手提着跑到老板娘跟前。老板娘是让他给胖小子套件小夹袄。胖小子穿得多暖和呀!三毛呢?穿的破裤子还露着膝盖儿呐!这天晚上他睡着后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拣了一件虎皮大衣毛茸茸的又漂亮又厚实三毛可乐了。三毛正要把皮大衣穿上哎呀!从皮大衣领口里一下子钻出来一个大老虎脑袋。老虎呲着牙张着嘴要咬三毛。三毛“啊”地一声被吓醒了。三毛睁眼一看什么皮大衣、大老虎哇都不是。原来是一只大花猫“喵呜!喵呜”地伏在他身上叫唤呢。三毛在印刷店好些日子了。老板、老板娘叫他干这、干那就是不让他学印刷手艺。只有阿牛趁老板不在时偷偷地教三毛怎么开机器怎么踩踏板怎么往滚筒里放纸。三毛很用心也很机灵看了几回也试着自己动手干了。开头三毛还有点手忙脚乱的样子。阿牛就说:“别慌慢慢来。”三毛试了几回就差不多能开机器印东西了。一回三毛正摆弄机器没注意老板进来了。老板扯着嗓子就喊:“谁叫你动的快去给我磨石版去!”老板把三毛推到院里让三毛把印东西的石版给磨平。石版又冷又硬天冷、水凉三毛劲又小。他跪在地上磨呀磨累得头上直冒汗。磨完石版老板又叫三毛去送货。三毛提着一摞印好的卡片正走在街上忽听见一家铺子传出广播的声音:“庆祝‘四四’儿童节”原来解放前四月四号是儿童节。三毛一听是讲儿童的事就扭过头去。他见铺子柜台上放着一架收音机广播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广播里说:“我们要爱护儿童。”三毛挺好奇以为里面装着人在说话呢就扒着收音机小窗格子往里看。掌柜的看到这么个穷孩子扒在收音机上冷不丁地打了三毛一个耳光还说“滚!”三毛没防备“咕咚”就栽倒了。三毛赶紧爬起来看着散了一地的卡片全沾上土弄脏了他怎么给人家送去啊。三毛只好一张一张拣起卡纸又带回印刷店。老板见三毛没把东西送到还弄得这么脏气极了连踢三毛几脚还喊了一声“滚!”就把三毛从店里赶了出去不要他了。老板又在店堂门口贴上一张纸还是那句话:“本店招收学徒一名。”三毛离开了印刷店他经过那家有收音机的铺子时广播里还在说:“我们要爱护儿童”三毛这个穷孩子在那个社会有谁爱护呢?冬天到了树上的叶子都掉完了。街上有钱的阔太太穿着厚厚的翻毛大衣双手揣在皮袖筒子里还牵着两只小狗。一只小狗罩着花布衣另一只小狗还套着毛线衣。它们的脖子上戴着项圈和小铃铛跟在女主人后边跑起来叮零当啷直响。三毛呢?只穿了一件单衣他冷得直缩着肩膀那有钱人家的狗都比他强啊。旧社会人不如狗啊!三毛走到一家有钱人的屋外边隔着大玻璃看见屋里的胖老爷正抱着胖小子在热烘烘的暖气跟前玩呢!胖小子手捧着冰琪淋在吃热得直冒汗。人家不仅有暖气还有电炉子而窗外的三毛呢正站在雪地里冻得直发抖哇!肚子饿身上冷谁管呀!三毛被赶出印刷店又开始到处流浪了。一天他在街边拾到了一个钱包这钱包是一个老先生蹲下系鞋带时不小心从兜里掉出来的。三毛打开钱包一看原来是老先生一月的工资。三毛赶紧追上去一边追一边喊:“先生你的钱包掉了。”老先生听见有人叫一回头见是个孩子。三毛气喘吁吁地说:“先生你的钱包丢了吧!”老先生一摸裤兜吓得身上一抖连夹的书也掉下来了。“啊!我的钱包丢了!”三毛赶紧把钱包递给老先生说:“别着急钱包在这儿呐!”老先生一边夸三毛拾金不昧好一边从钱包里取出几张钞票给三毛。三毛看那老先生一身旧衣服就摇摇头说:“先生我不要。”说完就很有礼貌地冲老先生点点头转身就走了。老先生实在太喜欢这个穷孩子了。他看见三毛穿得这么单薄赶紧走到街边小杂货摊上买了一件旧的长裤和上衣追上三毛说:“孩子这两件衣服送你快穿上吧!”三毛接过老先生给的衣服只觉得心里热乎乎的忙给老先生深深鞠了躬两个人才分了手。三毛穿着老先生送的衣服觉得暖和多了。他走到街口看到墙根蹲着一个要饭的穷孩子光着身就穿一件小裤衩缩成一团浑身索索发抖。三毛知道挨冻的滋味立刻把自己一件线背心脱下来送给那个穷孩子。他俩正在递衣裳时走来一个穿大皮袄的阔老爷他嫌三毛挡住了他的路就抡起木杖把三毛扒拉到一边。三毛气得使劲瞪了他一眼。那阔老爷挎着太太鼻子里哼哼着从三毛跟前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三毛把线背心给了那个穷孩子往前走了几步又看见一个穷孩子也光着身子冻得坐在地上直哭。好心的三毛又脱下身上那件短袖衬衫送给了他。三毛刚要走又听见有人哭。他扭头一看那边地下躺着一个要饭的旁边跪着一个又黄又瘦的老头。掀起草席一看原来躺着的是一个冻死的穷孩子。上海的街头有多少穷人在受苦啊!三毛看到街上有穷孩子拣烟头攒多了就卖给卷烟卷的小摊贩换钱。三毛想这倒也是个挣钱的办法。他就找张纸卷成一个筒一边走一边找丢在地上的烟头。街上人多吸烟的也不少。一会儿三毛就拣了不少烟头。他光顾着快点拣没注意有的烟头还没有灭。一个烟头上的火星把纸筒引着了差点烫了三毛的手。三毛拣烟头心太急他看见地上没烟头了就盯住走路抽烟的人等人家抽完了把烟头一丢就赶紧拣起来。就这样他低头找抬头看跑来跑去累得直冒汗。三毛跟在一个抽烟人的后边跟了好长一段路。可是等那人抽完烟随手一扔烟头烟头掉进了阴沟铁箅子里了。三毛白白跑了一段冤枉路。三毛拣烟头跑的路多了脚掌磨起了水泡。他没有鞋穿呐!他去旧货摊上看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双他能买得起的鞋。三毛从一个拣破烂小孩的筐里发现了一双女人穿的破高跟鞋就用便宜价把它买了下来。这双鞋后边有两个很高的跟三毛才不会穿着它满世界跑拣烟头呢那多累多寒碜呀。三毛请拣破烂的小孩把高跟起了下来这一来高跟鞋成了平底鞋穿在脚上还挺合适。三毛有了这双鞋跑起路来舒服多了。这天三毛正在街上拣烟头瞅见一位柱着竹棍儿的老爷爷过马路腿一软摔了一跤竹棍子也扔了出去。路边上有几个过路的人他们看见老爷爷摔倒了不光不把老人家扶起来还笑嘻嘻站在一边瞧热闹。三毛赶紧过去扶起老爷爷。三毛扭过脸生气地瞪着那些瞧热闹的人一吐舌头心里骂道:“没有良心的家伙!”三毛搀着老爷爷过了马路老爷爷往墙上一靠直喘粗气。三毛一问才知道老爷爷有两天没吃饭了。三毛尝过挨饿的滋味。这么大年纪了天又冷肚子又没食多难过呀!他赶紧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大饼这是三毛留着当晚饭吃的。他把大饼的一半给了老爷爷想自己留一半。老爷爷接过大饼三口两口就吃了下去。三毛见他实在太饿了就把自己舍不得吃的那一半大饼也给了老爷爷。三毛宁肯自己饿着也要帮助这个老爷爷。天快黑了三毛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可他的饼都给了老爷爷自已没的吃了。三毛走过一个烧饼摊喷香的烧饼直钻鼻眼。他一手摸摸肚子一手掏掏兜儿全是空的。三毛馋得呀“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三毛盯着烧饼直发楞他没注意身后有个人正盯着他看呢!这人长得又黑又壮一脸黑胡子楂儿。三毛在摊前站了一会刚要走这个黑大汉叫住了他:“

职业精品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32
禁止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