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释尊之超越弥勒九劫(之一).pdf

释尊之超越弥勒九劫(之一).pdf

释尊之超越弥勒九劫(之一).pdf

xj01440714 2011-07-11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释尊之超越弥勒九劫(之一)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試論彌勒信仰與菩薩思想發展的幾個面相悲廣文教基金會董事郭忠生【本文目次】一、前言諸佛平等中的修行平等「釋尊超越彌勒九劫」涉符等。

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試論彌勒信仰與菩薩思想發展的幾個面相悲廣文教基金會董事郭忠生【本文目次】一、前言諸佛平等中的修行平等「釋尊超越彌勒九劫」涉及之問題觀察釋尊與彌勒關係的四種模式「彌勒佛信仰」與「彌勒菩薩信仰」菩薩:聲聞佛典中特殊類型的修道者本文的研究資料二、釋尊成佛所經歷的時劫聲聞果證的時程釋尊成佛歷程的傳說佛出世難《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的超越事緣三、多佛相續、菩薩思想與《阿含經》中的彌勒《說本經》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轉輪聖王修行經》《增一阿含經》的「彌勒下生經」《增一阿含經》其他的彌勒傳說《阿含經》彌勒傳說的比較《增一阿含經》彌勒傳說與竺法護譯《彌勒下生經》《佛般泥洹經》的彌勒信仰南傳佛典《未來事》的彌勒信仰南傳《MAleyyadeva長老事》未來佛的可能性與必然性聲聞佛典中的未來佛未來佛與菩薩佛陀:法的成就者與開示者法的真實不虛正法傳續不絕「法滅」與未來佛正法傳續不絕與未來佛「後釋尊時代」與佛陀論的發展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一、前言大乘佛法是以求證佛果為目標如何成就佛果自然是中心的論題。在聲聞佛法雖以阿羅漢為主要果證但釋尊也被稱為是「法主」佛法是因佛的開示、指導而來對於釋尊如何成佛也相當重視。聲聞佛典中大量的本生事緣多少說明此一情況。另一方面大乘佛法說三世一切諸佛或是現在十方諸佛佛陀的數量可說是無量無邊聲聞佛法也說到過去七佛、廿四佛未來的彌勒佛在具體的數量上雖然沒有大乘佛法那樣但在事理上過去廿四佛之前應該還有佛陀而在彌勒佛之後佛種也不會斷本文所謂的「聲聞佛法」就是一般所稱的「小乘佛法」此一名詞。小乘乙詞是大乘行者對某類型佛法的稱呼原語是Hinayana。因為此語帶有輕視、貶低的意味有些比較敏感的學者避免使用此一語詞。紐西蘭學者PaulHarrison就認為現在通行的一些稱呼如TheravAda、HInayAna、WrAvakayAna、NikAyaBuddhism、SectarianBuddhism似乎都「名實不符」。所以提出”MainstreamBuddhism”這樣的語詞來稱呼「非大乘佛教」(nonMahayanaBuddhism)。參Harrisonnote。但因為Mainstream乙詞意指主流也意謂著非主流同樣帶有評價與比對。本文援用漢譯佛典常見「聲聞」一方面在語意上比較中性而《大毘婆沙論》這類被認為是小乘的論書也常用聲聞菩提之類的用語來自稱阿羅漢的果證換句話說部派行者似乎也自認是聲聞。參考Rueggnote。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絕。在實質上大乘與聲聞佛法關於佛陀的數量不會有太大的差別。在這麼多的佛陀中他們成佛的歷程是不是相同?《大毘婆沙論》引《施設論》說:「一切如來應正等覺皆悉平等」而所謂的平等是指三事:一、修行等謂如一佛於三無數劫修六波羅蜜多得圓滿故證得無上正等菩提餘佛亦爾故名平等二、利益等謂如一佛出現於世度無量百千那庾多眾生令般涅槃餘佛亦爾故名平等大正頁上又參頁中、頁上。在內容上這三種平等可說是諸佛平等的總綱《大毘婆沙論》本身還說到:根平等、戒平等、地平等、所證平等這可看作是三事平等的進一步解說。又《大毘婆沙論》在另一論題下說到諸佛有五種相似:地相似(依第四禪得菩提)、加行相似(經三無數劫修六波羅蜜圓滿)、所緣相似(緣四諦理證菩提)、行相相似(以苦無常等十六行相修聖道)、所作相似(以無漏道力斷自身煩惱及令無邊有情得涅槃)大正頁下-頁上。另外一切如來皆依「樂速通行」證菩提(大正頁下)等等從個別的角度來看諸佛的共同性質這些都可說是還在發展的諸佛、菩薩通論。但大正頁中、頁上所引的《施設論》說是「四波羅蜜」而現存的漢譯《施設論》不是全譯本因為沒有相當的譯文不知那一說正確。以《大毘婆沙論》本身的立場來說以四波羅蜜之說為正解參看大正頁中下。又大正頁下說「四波羅蜜」所引的是「契經說」。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三、法身等謂如一佛成就十力、四無所畏、大悲、三念住十八不共法等無邊功德餘佛亦爾故名平等。三事平等中修行等是福慧資糧的因行利益等與法身等是所行與果證。這是無量諸佛的「共相」但諸佛還是有其自身的特點在壽命、種族、身量、名號方面是有差別的。如從另一角度來說這三事中法身平等與利益平等是「諸佛平等」屬於佛陀論的範圍修行平等應該是「菩薩平等」屬於修道論或是菩薩論的論題單純的從此「諸佛平等」的說法就可以看出菩薩與佛陀的內在關連。關於修行平等內容是:經三無數劫(三阿僧祇劫)修六波羅蜜多圓滿。前者是時間來說後者則是修持的內容。這樣的說法在大乘佛法是耳熟能詳的。的確一件事要怎麼作?費時多久?在社會通常觀念總要有大致明白的說法。但是為什麼要三阿僧祇劫?而時間(三阿僧祇劫)與所行(六波羅蜜)有怎樣的關係?本文擬以釋尊的「超越九劫」此一常見的傳說來討論求取佛道的不同面相:一方面超越九劫涉及時間的問題而為什麼超越九劫參看《俱舍論》大正頁中《瑜伽師地論》大正頁上。諸佛平等以及諸佛的差別相形式上看來是相對立的但在佛教思想史上可以看到不同的論述有的側重在平等甚至再往前進一步而認諸佛是一佛有的則雖主張諸佛平等但卻是「諸佛如幻」意義的平等這反而把論述的重點放在諸佛的差別相。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則是說明了所行的內容。「釋尊超越彌勒九劫」是相當普遍的說法出現在不同類型的佛典中大乘佛典不必多說連本質上屬於聲聞佛法的漢譯《增一阿含經》對此也有說明梵本《大事》(MahAvastu)也隱含有釋尊超前得道的說法。另外許多本生類經的傳說也豐富了此一傳說的內容。特別是部派論書也沒有忽略此一傳說嘗試給予解說。部派論書所論述的佛法是以取證阿羅漢為主要目標但《大毘婆沙論》對於佛陀論著墨不少甚至以相當的篇幅討論菩薩的修行。佛陀論與菩薩論有其內在的關聯部派書的菩薩論是否只適用於釋尊?還是逐漸擴及其他菩薩?聲聞佛法討論了成佛的歷程也對菩薩的修行表示自身的意見而在表面上來說這些題材是大乘佛法的中心但此一現象具體的顯示大乘與聲聞佛法之間不管是思想、經典、信仰乃至於日常生活上在歷史上可能的關涉。彌勒將繼釋尊之後在閻浮提成佛這是《阿含經》/《尼柯耶》(NikAyas)已經確立的傳說彌勒是未來佛為什麼要有未來佛?是必然而然(佛典常說的「法爾如是」)彌勒又如何能成佛?在前者佛典有多佛相續的概念這種多佛相續的觀念也是很早出現而且有多樣化的表現。多佛相續意指釋尊不是唯一的佛陀這些相續的多佛之間有怎樣的關係他們之間的同異何在?諸佛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的教法是否相同?思考這樣的問題自然關於到佛陀的性質這可說是佛陀論的範疇。多佛相續固然可說是純理論的推演在聲聞佛法來說與人天關係最密切的只有釋尊與彌勒佛。釋尊住世八十年為有情開示、指導了生脫死的古仙人道即使就世間常情來說釋尊是佛教的「創立者」釋尊在入滅之後弟子信眾心中的感懷後代人即使設身處地恐怕也只能感受一二而已!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釋尊入滅之後佛教不但持續發展而且在修持的方式、信仰的表現思想的發展都有一番「新境界」。世間所說的延續與創新很具體的呈現出來釋尊入滅可說是重要的轉折點。釋尊入滅之後也就是「後釋尊時代」佛教有新的風貌「佛弟子對佛的信敬與懷念在事相上發展為對佛的遺體、遺物、遺跡的崇敬如舍利造塔等種種莊嚴供養使佛教界煥然一新。在意識上從真誠的仰信中傳出了釋尊過去生中的大行『譬喻』與『本生』出世成佛說法的『因緣』。希有的佛功德慈悲的菩薩大行是部派佛教所共傳共信的」(印順法師)。就彌勒信仰來說以現代的角度來看彌勒是大乘與聲聞佛法共認的未來佛既然《阿含經》/《尼柯耶》已預記彌勒成佛釋尊又已入滅有的人自然會期待能在彌勒佛座下學法漢譯《佛般泥洹經》在分配釋尊舍利之後再加入彌勒信仰具體的反應此一現象。而對於釋尊既然注意到其本生的事緣、菩薩的大行、佛功德很自然的也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會把同樣的「真誠的仰信」投射到彌勒身上所以在這新的發展潮流中彌勒信仰也漸次流傳出來。菩薩(BodhisattvaBodhisatta)經常被拿來稱呼求證佛果的修道者一個有情如何經菩薩而成佛是菩薩論的範疇。在《阿含經》/《尼柯耶》中已可看到釋尊說到自己在過去生中是如何修行在釋尊入滅後順著此一方向的發展「釋尊如何成佛」成為當時佛法發展的一個主軸。本來釋尊成佛是此一時期佛弟子所能看到有情成佛唯一的「典範」但在「釋尊如何成佛」進一步成為更廣泛的「一切有情如何成佛」之前在理論上伴隨著彌勒信仰而來的「彌勒如何成佛」應該是一個很好的觸媒或是另一個值得注意的例證。本來釋尊與彌勒如何成佛固然可以說各有因緣莫為計較但也可以把二者合併觀察甚至把它普遍化嘗試找出相續多佛的「成佛之道」。「釋尊超越彌勒九劫」顯示兩個人在菩薩行的階段有所重疊甚至可能一起修學這樣來談論超越九劫才有意義。那麼釋尊與彌勒在本生中有怎樣的關係數量不少的漢譯本生類經中有好一些釋尊與彌勒一起出現的傳說就是此一傾向的表現。釋尊為什麼能超越呢?在漢譯資料中本文選取六種釋尊超越的事緣:「投身飼虎」()、「一偈讚佛」()、「殺賊救同僚」()、「抒大海水」、()、「以身施獸」()、「兔王投火」()這已可看出傳說的紛歧而即使同一事緣也有不同的版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本情節各異此一現象如何理解呢?在解釋上可以看成文學敘述筆法的變化但這也涉及該個集出者或傳述者想要表達一定的見解。特別是本生類經的教化目的往往涉及教理的思想在佛法的修證體系裏例如一般所說的戒定慧三增上學或是大乘佛法所說的六波羅蜜(甚至部派所說的四波羅蜜)這些不同的事緣應該可以加以歸攝給予理論上的說明多樣性的釋尊超越事緣反應佛教修證理論在釋尊入滅後的「新境界」裏也有一席之地本文將嘗試解釋這六種事緣所顯示的修證理論的發展與變化。「超越九劫」雖然是一個單純的事實描述但經過分析則含有豐富的「概念群聚」。「超越」是指什麼?這涉及比較的問題而比較的本身往往涉及量化或價質取捨《阿含經》/《尼柯耶》本已說到特定的行為有「福增」的效應也說到「福德校量」。這樣的概念在《般若經》固然常常說到同時也表現在一般大眾信仰的陰騭文、功過格或是「功德簿」的作法上面(只不過這是比較後出而且是在中國、緬甸、錫蘭等地區)。既然「超越」可以從量化的角度來理解為什麼不從智慧或福德上來論述而以「九劫」此一時間概念來說明?而釋尊成佛比「預定時程」提前了九劫可說是成佛的速度大大的超前那麼這「預定時程」究何所指釋尊得以超越九劫是否意指這樣的「預定時程」只是一種參考值。「劫」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此一時間概念在佛教有多樣性的意義窺基就說:劫有九種。一般說來佛出世難既然是稀有難得一方面顯示佛陀出世彌足珍貴另一方面則說是「久久」才有佛陀到底是多久呢?隨著相續多佛的傳出這些前後相續的各個佛陀究竟各是在何時(「劫」kalpakappa)出現西元六世紀的南傳《佛種姓經注》說到南傳廿五佛出世的時間排序而漢譯佛典除有現在十方佛外也信受賢劫千佛與賢劫五佛這也涉及時間排序的問題如果以彌勒佛出世為觀察的重點時間排序的問題對有些信眾來說就顯得非常重要本文將從「劫」的不同意義討論這種諸佛出世的時間問題。彌勒佛既然是未來佛一般也認定彌勒現在是以菩薩的身份而在兜率天上那麼彌勒在兜率天作什麼?這種未來彌勒佛與現在彌勒菩薩雙重的身份以及信眾對佛、菩薩的信仰並不相同所以彌勒信仰的內容可以分成「彌勒佛信仰」與「彌勒菩薩信仰」而彌勒菩薩信仰更可以信眾的立場再進一步細分。這類的區分一方面顯示佛弟子信仰的多樣性同時也呈現菩薩道的不同面相。如果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菩薩由發心求佛菩提歷經修持種種法門達到一生補處的行位再進而成佛在這四重要時點中釋尊與彌勒的關係可以從不同角度來觀察。在超越九劫的事緣中釋尊與彌勒都是菩薩但更往前推則有二人誰先發心的問題。在《瑜伽師地論略纂》卷一《卍續藏經》第冊頁中。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阿含經》/《尼柯耶》中釋尊是佛而彌勒是菩薩二者的關係主要是表現在釋尊給彌勒授記。至於彌勒佛與釋尊也是佛陀論的問題在文獻與理論上可以看到傳法、釋尊的遺法弟子(依釋尊的教法修持但還沒有解脫生死)的問題這是就教法的延續來看先後出世二佛之間的關係但如果把諸佛立於平行的地位則是諸佛異同之處的問題但在佛典所見的種種諸佛異同實質上有相當部分是在說明菩薩的異同本文所說諸佛三事平等中有二事平等屬於「菩薩平等」即是其例。另一種比較突兀的關係則是彌勒比釋尊更早成佛這顯然與本文題目「釋尊超越彌勒九劫成佛」的說法大異其趣反應佛陀論的另一種發展而且多少可看作是彌勒被超越的一種「平衡報導」。在現代的佛學論述裏南傳佛教也就是錫蘭(以及緬甸、泰國)所流傳的是上座部佛教是傳統上被大乘佛法歸為「小乘」的聲聞佛法這種大乘、聲聞的二分法固然有其意義也反應相當程度的「歷史事實」基於此一角度的理解往往側重在二者分立甚至相互抗衡的緊張關係。但一味和合的佛法因世諦流布而有各自的發展彌勒信仰又是大乘與聲聞所共許的「通教」彌勒菩薩所表現出來的無疑是大乘與聲聞共許的「成佛之道」本文嘗試介紹一除本文註所說明本文以「聲聞(佛法)」代替所謂的「小乘」外如果涉及錫蘭或東南亞(中南半島)佛教的全部或一部即泛稱為「南傳(佛教)」。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些流傳於上座部佛教環境中的彌勒信仰以顯示大乘與聲聞在發展上固然是同源異流同時卻也始終有足以銜接二者的介面不但是錫蘭等地的上座部佛教是這樣在說一切有部的《大毘婆沙論》裏談到彌勒(慈氏)的地方雖然不多但可能背後可以看出豐富的含意本文也嘗試略作推論。總之如果以「釋尊超越彌勒九劫」為基點可以看到佛陀論的不同面相。這包括佛陀的特勝以及緊接而來的就是諸佛的關係而這樣的關係除靜態的把諸佛並列而觀察諸佛異同之外更可以在多佛相續的脈絡底下來理解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之間所呈現出來具體的、動態的關係彼此如何互動。佛陀論固然是可以單獨成為一個大論題但其與菩薩思想本質上有難以切割的方法結果(或原因目的)的牽連關係。在菩薩思想中彌勒菩薩還在成佛之道上向前努力這對有志於菩薩行的信眾來說應該是最佳的範例那麼彌勒發心、修持、得到授記乃至預想中的成佛情狀在理論上、情感上都是關心的所在而此一「母題」(motif)雖因在大乘佛法漸次流行中傳出許多菩薩例如文殊、觀世音、普賢等等使彌勒菩薩的地位沒有那麼突出、特殊但這同時也具體顯示與無量諸佛連帶一起的無量菩薩。另一方面彌勒菩薩的修學歷程又表現為多元面貌的菩薩信仰佛弟子因自身的理念也對彌勒菩薩或彌勒佛有不同的期待彌勒菩薩也不吝給予回應。再回到本文的主題「釋尊超越彌勒九劫」這是在無量菩薩中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以佛弟子最熟悉的二位菩薩分別看出他們同行同願以及二人的「競爭」關係(至少在一分佛弟子與佛典集出者有這樣的想法)。多元的菩薩信仰本來就反應不一樣的價值考量但菩薩畢竟均以求佛果為目標自有其共許的部分此一部分除可以在理論上給予說明外也表現在多樣化的釋尊超越事緣之中以及彌勒被超越的「平衡報導」。如果把眼光再轉回到佛陀論那麼釋尊與彌勒佛之間的異同無非也是延續自菩薩思想。釋尊超越彌勒九劫而「提前」成佛其事緣一定是發生在釋尊與彌勒都還是菩薩的階段那麼此二位菩薩除這層關係外是否還有其他的因緣?如果從佛典常見的「四句分別」來推論再參考佛典的傳說釋尊與彌勒的關係可分成四種模式。A釋尊與彌勒菩薩:釋尊以佛陀的身分與彌勒見面這可能是佛典最先說到的模式而二者見面的因緣主要是釋尊給彌勒菩薩授記確認彌勒將緊接在釋尊之後於此人間成佛教化眾生這是多佛相續的具體例證與授記有密切關係的是所謂的「付法」或「傳法」。付法是期盼佛法能傳續不絕利樂有情而佛典以不同的方式來表達此一信念有的透過具體「信物」的交付有的則是釋尊直接的授予不一而足。這一些都在表達佛弟子對正法傳續的殷切之情。授記、付法固然是釋尊與彌勒菩薩關係中最特出的部分但彌勒菩薩所以能有這樣的殊榮應該曾受教於釋尊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所以彌勒在釋尊座下聽法這在佛典雖是再平凡不過之事卻有不能忽視的意義。B釋尊與彌勒佛:彌勒將緊接在釋尊之後成佛在人間看來這是「極為久遠」以後的事情但佛言不虛此事確定會發生理想中帶著真實那麼彌勒佛的世界是怎樣?彌勒佛要開示怎樣的佛法?佛弟子自然急切的想要有所認識。如果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多佛相續的觀念在佛法來說不但有其理論上的必然性事實上也是《阿含經》/《尼柯耶》早就確認的傳說那麼佛與佛之間有怎樣的關係?佛與佛之間是否完全相同?釋尊與彌勒佛無疑是具體的例示這是佛陀論的重要課題。C釋迦菩薩與彌勒菩薩:釋尊在菩提樹下成正覺之前以現在的理解就是菩薩的身分從事理上來說應該可以推測:釋尊還是菩薩時彌勒菩薩也已經準備好要得到授記。換言之在釋尊的最後身彌勒也在最後三身的位階二人同是菩薩但在此階段似乎沒有二人見面的傳說。但是在菩薩思想發達之後就可以看到釋迦菩薩與彌勒菩薩二人經常一起出現這主要見諸本生類經依漢譯《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彌勒菩薩是在釋尊成佛之後才上生兜率天「準備成佛」(大正頁下)。但依南傳的《未來事》所說在釋尊還沒成正覺之前彌勒菩薩已在兜率天(Meddegama見本文)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本文所要討論的釋尊超越彌勒九劫只是其中的一項。發心求佛道可方便的說是菩薩修行的起點。從發心在三無數劫中修六波羅蜜(本文諸佛修行平等)既是菩薩成佛的歷程如果觀察釋迦菩薩與彌勒菩薩的互動透過具體事例應該可以看出菩薩修行的若干特點反面來說從菩薩思想的發展應該可以檢視這些事例的傳說究竟要傳達什麼旨趣。D釋迦菩薩與「彌勒佛」:這應是比較突兀的說法在形式上釋尊還是菩薩而彌勒已經成佛是時間的倒錯而且顯然與「釋尊超越彌勒九劫」的說法鑿枘不入但在佛典中確實可看到這樣的說法既然是「時間倒錯」卻又傳說出來要傳達怎樣的想法如何給予理論的說明?廣義的說所謂的「彌勒信仰」可分為二種:彌勒佛與彌勒菩薩的信仰二者雖然都是以彌勒為對象但彌勒佛是「未來事」而彌勒菩薩在兜率天則是「現在事」。彌勒佛還沒到來就成為佛弟子心中的憧憬彌勒菩薩還沒有成佛卻為佛弟子所崇信。可見「彌勒佛信仰」與「彌勒菩薩信仰」二者相關卻各有不同的意趣。佛典所見「彌勒菩薩信仰」的類型至少可以歸納為三種:一、信眾期盼能在來生往生兜率天這雖與佛法人天信仰中以一定善行受天趣福報的概念極為類似但動機可能並不相同。「彌勒菩薩信仰」的往生兜率天主要目的在聽法修學人天福報的轉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生天趣純是基於業報理論的享受天樂。二、信眾期盼此生就能前去兜率目的在請問法義諮疑解惑。三、信眾祈求彌勒菩薩示現在前或是為其解厄開運或單純的想要親見神聖的容貌。但這三種類型的「彌勒菩薩信仰」並不是相互排斥的擇一關係。不管是彌勒佛信仰或是彌勒菩薩信仰都是對彌勒其人有所期待或是祈求而這只是菩薩思想的一個面相。干潟龍祥()對菩薩有這樣的分類:A大眾系()小乘系B上座部系A行者自覺之菩薩()大乘系釋迦菩薩B信仰對象之菩薩一般願之菩薩特殊願之菩薩這樣的分類相當程度的反應出各類佛典不同菩薩的意義但其中把釋迦列入大乘菩薩自然會引起這樣的疑問:「小乘」不談釋迦菩薩嗎?而這樣的問題正可以看出大乘、「小乘」菩薩思想發展的共通部分換言之在菩薩思想發展可以脫離大乘與「小乘」分立的架構而在此意義底下可以把菩薩簡單的分為:一、行者自覺之菩薩二、信仰對象之菩薩。而且所謂行者自覺或是信仰對象只是觀察角度不同而來的差別一個菩薩多少兼有此二性質。以彌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勒菩薩來說他是大乘與聲聞佛典共認的人物(假定《阿含經》/《尼柯耶》所說的彌勒佛在成佛前就稱作彌勒菩薩而實際上似乎沒有不一樣的假設)他目前還在為圓成佛果而努力而其努力的內容除自身的證悟外也當然要莊嚴佛土成熟眾生就是因為嚴土熟生使信眾更有動機把菩薩當成信仰的對象。這樣的情況在觀世音菩薩也是如此一般都把觀世音當成是消災解厄救苦救難可說是信仰對象的代表但其本身也在成佛之道上邁進《阿彌陀三耶三佛薩樓佛檀過度人道經》就說他(她?)將在阿彌陀佛入滅之後成佛(大正頁上)換句話說觀世音也是未來佛。行者自覺或是信眾信仰的對象分別呈現菩薩不同的面相。再進一步說信眾之所以把彌勒當成信仰的對象其實也是具有此二面相有的信眾之所以信仰彌勒是基於本身自覺的修證想要諮疑解惑有的則是單純的期盼彌勒的救苦救難。前面所說的「彌勒信仰」就是此二面相的進一步發展。從「彌勒菩薩信仰」的內容看來菩薩也被看成是一特殊類型的修道者菩薩本身既還是求證佛道的修道者也是度化眾生的「聖者」。在現存的《阿含經》/《尼柯耶》已經出現「菩薩」的用語更重要的是使用菩薩乙詞的經文往往是在敘述佛陀的修道階段修道者經由菩薩道而成佛這樣的概念在聲聞佛典已隱然可見。菩薩思想固然是大乘佛法的主軸但被認為是以聲聞佛法為主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的部派佛教對於菩薩思想的探討甚至是實踐也有相當豐富的內容。部派的法義論集《異部宗輪論》就說到菩薩論的相關問題:菩薩是否還是異生?菩薩轉生惡趣?菩薩與煩惱菩薩之入胎與出胎等等。《異部宗輪論》所說的菩薩到底是專指釋尊還沒成佛的階段還是兼指過去六佛在修道時的身份?甚至泛指一切有情?或許有不同的解釋但佛教義學已經注意到一個有情成佛之前的情況是很明顯的。在這個脈絡之下菩薩論應該不是大乘佛法所特有的。由結果來看原因那麼《阿含經》/《尼柯耶》乃至於律典出現菩薩的用語也就不足為奇。說一切有部的根本論典《發智論》提到:「齊何名菩薩?答:齊能造作增長相異熟業。得何名菩薩?答:得相異熟業。如說:慈氏!汝於來世當得作佛名慈氏如來應正等覺」。雖然很簡短但從《大毘婆沙論》對此一問題的疏解可知涉及的問題繁多。姑以「齊何名菩薩?」這個問題的形式意義來說《發智論》認為一個修道者要到「得相異熟業」的階段才能稱作是菩薩而所舉的例子參看平川彰-比較簡要的見印順法師-的討論。大正頁上異譯《八犍度論》大正頁下。印順法師說:「《發智論》本沒有注意這些論題(按:指佛菩薩功德)僅在〈見蘊〉中說到『齊何名菩薩』『世尊依不動寂靜定而般涅槃』(大正頁上)」。關於《大毘婆沙論》的此一論題可參河村孝照的整理。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就是釋尊給彌勒授記說一切有部認為在此之前的彌勒是不能稱為菩薩的。雖然說一切有部認為菩薩還是凡夫(異生)但顯然是極為特殊的凡夫。《大毘婆沙論》認為《發智論》討論這問題的目的是:「為斷實非菩薩起菩薩增上慢故而作斯論。所以者何?有諸有情以一食施或以一衣或一住處乃至或以一楊枝施或受持一戒或誦一伽他或一攝心觀不淨等便師子吼作如是言:我因此故定當作佛。為斷如是增上慢故顯雖經於三無數劫具修種種難行苦行若未修習妙相業者猶未應言我是菩薩況彼極劣增上慢者!」(大正頁下)。換句話說《大毘婆沙論》認為《發智論》所以要討論這問題就是在斷除有人的自我膨脹單憑一個微細善行就自我肯定「定當作佛」。這樣的論旨在大乘佛典也是沒有忽略例如《十住毘婆沙論》就提到這樣的問題:「問曰:汝說無上道相時種種因緣訶罵空發願菩薩、自言菩薩、但名字菩薩若是三不名為菩薩者成就何法名為真菩薩?」(大正頁下)空發願菩薩、自言菩薩、但名字菩薩分類比《大毘婆沙論》還細(但論文並沒有明確的分別)這三種雖有菩薩之名但無有其實而《十住毘婆沙論》認為所謂真實菩薩是要具足三十二法(大正頁下-頁上)標準雖沒有《發智論》那麼高也不是輕易可得。《大寶積經》的〈摩訶迦葉會〉則說到「自稱菩薩」(大正頁上)這一些都顯示名實不符的情況給佛教帶來的困擾。《發智論》說的雖簡略但如果從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其背景來看在《發智論》的時代或許問題沒有如《大毘婆沙論》、《大智度論》的時代那麼嚴重但可能已經發展到不得不給予回應的程度了。除了可從《發智論》的設問來推想菩薩思想外說一切有部四大論師之一的法救也提出相當「前衛」的菩薩思想(印順法師-印順法師-)更重要的是在部派論師中有一些被認為是「聲聞身而菩薩心的大德」除法救外還有慈世子、婆須蜜(此三位都是西元前的大德)、馬鳴僧伽羅叉、彌多羅尸利、祁婆迦比丘(印順法師-)。而依目前學界的通說大乘是在西元紀年前後興起的說西元前後的大德是「聲聞身而菩薩心」正意謂著所謂的「菩薩」在當時已成為特殊類型的修道者再從《舍利弗阿毘曇論》所描述的「菩薩人」(大正頁上-中)都可以看出菩薩論是當時普遍的論題。《大毘婆沙論》關於菩薩的論義雖然主要可見諸卷-卷(也就是在疏解「齊何名菩薩」的問題)但在許多地方也論及菩薩特有的問題例如:菩薩起順抉擇分(頁下-頁)、菩薩六根猛利(頁中)、菩薩的善業(頁中)、菩薩觀十二緣起(頁中、頁下-頁上)、菩薩的身力(頁上-頁下)、菩薩之夢(頁上-下)、菩薩起三惡尋(頁上-頁上)、菩薩正知入母胎(頁下-頁上)、菩薩中有之身量(頁中-下)、菩薩中有是否穿衣服(頁中-下)、菩薩中有入胎的情況(頁下)、由菩薩得梵音相及其所引發關於聲音性質的爭論(頁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聲聞佛典中的菩薩是特殊類型的修道者還可以從不同角度來觀察。依Skilling(a-)的研究清辨(Bhavya)的《思擇炎》(TarkajvAlA)第四品〈入聲聞真實品〉(WrAvakatattvAvatAra)在討論禮敬菩薩的問題時引聖上座無畏山寺部(AryaSthaviraAbhayagirivAsins)的作品而說聲聞也認為應該禮敬菩薩。此一問題涉及菩薩的性質連帶的什麼人應該禮敬菩薩。清辨認為除諸佛陀之外一切天人都應禮敬菩薩而無畏山寺部的作品也同意此說。雖然清辨所引無畏山寺部的作品現今不傳但Skilling(a-)則引用南傳《佛種姓經》第二品第頌來說明此頌是在釋尊以Sumedha的身分得到然燈佛授記之後在場之人的反應:「諸佛子(jinaputtA)都右繞向我行禮天人阿修羅恭敬的行禮後離去」。更特殊的是《佛種姓經注釋》(BuddhavaMsaaTThakathA)還進一步說連然燈佛與四十萬漏盡者(阿羅漢)也都以花、香供養Sumedha菩薩(參Horner)。在《佛種姓經》裏「然燈佛授記」只是釋尊以Sumedha的身下-頁中)、菩薩不受卵濕及化生(頁上-下)、菩薩天眼的性質(頁下)、菩薩入滅盡定(頁上-下)等等。雖然這些大部分是以釋尊為主的討論但顯然已經把菩薩看作是一特殊型態的修道者。依Hornera應為第頌又參Horner。參看《漢譯南傳》第冊頁。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分而開始修持菩薩道可說是菩薩道的初行者(更不用說《論事》主張釋尊在從兜率天下降時即使在當生就要成佛這樣身份的菩薩還是凡夫)竟然能受漏盡阿羅漢的禮敬可見即使在聲聞佛法裏菩薩也是非常特殊的修道者。用特殊的角度來看待菩薩《大毘婆沙論》也有事例(大正頁中):有位樵夫入山遇到大雪幸經大熊的照料才保全生命樵夫離去之前大熊並未要求回報只求樵夫替它守密。樵夫在途中遇到獵人竟貪圖熊肉而指點熊的所在大熊就遭害。樵夫在分肉時遭「順現法受業」雙手脫落。獵人在知道原因後也責怪樵夫恩將仇報也不敢保留熊肉送到僧伽藍。「時僧上座得妙願智則時入定觀是何肉則知是與一切眾生作利樂者大菩薩肉尋時出定以此事白眾。眾皆驚歎共取香薪焚燒其肉收其餘骨起窣堵波禮拜供養」。此一事緣在說一切有部的菩薩思想裏要給予解說比較周折。說一切有部認為修道者要到「能造作增長相異熟業」以及「得相異熟業」的階段才能得菩薩之名而且《發智論》所以要說到這兩個其實所差無幾的條件(能造作、增長得)是要顯示「菩薩名或由證得其餘勝法欲顯即由相異熟業得菩薩名不由餘法故作斯論」(大正頁上)可說是不允初發心菩薩勝過漏盡阿羅漢這是大乘經論常見的論題參看《大智度論》的限縮性解說大正頁下-頁上。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許其他的解說。《大毘婆沙論》再進一步解釋「修妙相業」的修道者(也就是菩薩)具有「捨五劣事得五勝事」的特性其第一項就是:捨諸惡趣恒生善趣也就是說菩薩不會生為畜生一定生在人、天善趣。但在這則事緣大熊被說成是「與一切眾生作利樂者大菩薩」就與說一切有部本身的菩薩思想有所出入。另外僧眾為大熊的遺骨起塔供養也可以思考。在《阿含經》/《尼柯耶》經常說到有四種人可以起塔供養:如來、辟支佛、阿羅漢、轉輪聖王而其中的「阿羅漢」乙項有的經文作「聲聞弟子」。本來起塔供養可說是對被供養者德行或智慧的肯定只不過這種肯定有其教化上甚至修持上的意義在此則事緣中僧眾為一個生在惡趣之凡夫(菩薩)立塔也是把菩薩看成特殊類型的修道者。為什麼已得果證者要禮敬被看作是「凡夫」的菩薩應該有其用意而不是在事相上求其高下。南傳《彌蘭陀經》就說到一項依《僧祇律》的傳述教團曾經因在行人必經之處起「聲聞塔」引起信眾的議論釋尊規定:起塔之前應先經大眾決議。而在決議前的報告事項時要說到亡僧是否證得四沙門果。為這樣的聖者起塔固無問題。但其他的僧眾包括持律法師或是「營事德望比丘」如果「是人持戒賢善多供養僧執事有勞應與起塔」(大正頁中)。亡僧是否起塔由僧團決議是僧事僧決的一環而決議的標準除傳統的修證成就外還包括一般的德行以及對僧團的貢獻。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疑問:證得預流果的在家眾為什麼要禮敬出家的凡夫?經文說這是基於二十法與二外相(《漢譯南傳》冊頁-Horner-)主要的精神不外乎是出家眾本身之德行以及所擔負的教化工作以現代的角度來說基於出家眾本身的專業素養以及社會的專業分工即使還是凡夫仍可受在家預流者的恭敬、供養。本來從修證位階來說預流者顯然高於凡夫甚至在六念法門的念僧「僧是四雙八輩賢聖僧是念成就戒、定、慧、解脫、解脫智見的無漏功德者。如出家而沒有達到『向須陀洹』就不在所念以內。反而在家弟子如達到『向須陀洹』雖沒有到達究竟解脫也是念僧所攝所以古有「勝義僧」的解說。換言之在世俗的律制中出了家就有崇高的地位而在實質上在家賢聖勝過了凡庸的出家者。這是法義與律制間的異義」(印順法師)。可見在不同的脈絡之下對於其身份的評價也可能有所不同意趣。整體來說有些部派雖認為菩薩還是凡夫但顯然不是一般意義的凡夫。在漢譯經典中現存的彌勒教典有九部另外中國經錄中也有一些「著錄」但現今已失傳的彌勒教典。這些現存的彌勒教典可以歸納為:「本願」、「上生」、「下生」三個系統。顧名思議「本願」是彌勒菩薩發心乃至修行菩薩道六度萬行的階段「上生」則是描述彌勒菩薩修行即將圓滿確定會成佛而上生到兜率天還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有佛弟子求生兜率天的條件等種種「下生」是說明彌勒從兜率天下降出家、成佛說法教化以及當時的自然、社會與人環境等等的情況(幻生法師)。其中又以「下生經」的「版本」最多漢譯有《彌勒下生經》(T)、《彌勒下生成佛經》(T鳩摩羅什譯)、《彌勒下生成佛經》(T義淨譯)、《彌勒大成佛經》(T)、《彌勒來時經》(T)此一情況也反應在其他語文中的「彌勒教典」現代歐美佛學著作泛稱之MaitreyavyAkaraNa(「彌勒授記」)主要是指「下生經」如Lamotte(-)說:「MaitreyavyAkaraNa有好幾個傳本彼此之間差別不是很大有一些被編入《阿含經》與律典有些則單獨流通」除了漢譯本外還有梵本、西藏譯本以及多種中亞語言譯本(幻生法師)這麼多樣性的傳本所謂「差別不是很大」應該只是指主要的情節在敘述上其實還是有許多有意義的差異反應出集出者的用心。另外Lamotte所列的MaitreyavyAkaraNa的各種傳本獨缺南傳佛典但事實上南傳佛教也有多樣化的彌勒信仰在形態上與漢譯「下生經」傳達相同的旨趣。以上的這些經典可以稱之為「基本彌勒教典」。但如果不從經典名稱來觀察而從經典內容所要表達的意旨來說本願、上生、下生分別代表菩薩從發心到成佛的重要階段對一個菩薩來說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各有意義也是必經的歷程。就此角度來說彌勒教典就不限於這上面所說的那幾部經赤沼智善(-)所列出的部與彌勒有關的佛典可說是「廣義的彌勒教典」此一意義底下的彌勒教典最大的特色在於增列許多傳統上被歸入小乘的經典也就是說聲聞經典(及南傳佛典)也試著呈現彌勒的菩薩志業乃至下生成佛(但赤沼智善還是以「大乘經典」為標題討論彌勒經典)。如果再順著此一方向就是「最廣義的彌勒教典」只要有彌勒此一角色的就可歸入。這三類的佛典「基本彌勒教典」的數量與名稱已經固定可以看出鮮明的彌勒形象。「廣義的彌勒教典」在範圍上或許是可得確定但也可看作是一開放的系統從赤沼智善所列出的那些經典有一些內容就可以補充彌勒信仰的內容而在較宏觀的角度呈現多元的彌勒信仰。「最廣義的彌勒教典」太過廣泛甚至沒有分類的必要目的只在與「廣義的彌勒教典」作對照之用。那一些經典應該歸入此類一定是見仁見智。在分類的背後多少帶有價值衡量以及對經典內容的認知與判斷。長期以來「大乘與小乘」一直是佛學論述甚至是信仰歸屬的在某個角度來說彌勒信仰既是還在形成的階段其發展的空間就相當寬廣。《彌勒經遊意》提到這樣的問題:「問:既有彌勒成佛經耶?無釋迦成佛經耶?答:理應有之但未見之。但現釋迦結勸因緣故偏明之」。並把「古釋迦牟尼」的預記以及然燈佛授記看作是「釋迦成佛經」(大正頁上)。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重要指標。以「彌勒基本教典」來說中國古德在講學著述彌勒經典時大都觸及《彌勒下生經》等究竟是大乘還是小乘經典(本文稱為「聲聞佛典」)的問題。之所以會有這些疑義就是在《阿含經》/《尼柯耶》已確認彌勒佛將是釋尊之後的佛陀(本文-)而「上生」與「下生」系統中的經典確有「可能」屬於聲聞佛法若干成份如在《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中優波離問「此阿逸多具凡夫身未斷諸漏此人命終當生何處?其人今者雖復出家不修禪定不斷煩惱。佛記此人成佛無疑此人命終生何國土?」(大正頁下)常被引為「上生經」是聲聞經典的經證。這樣的疑問反應出來的事實至少有:隋唐之際判教之風相當興盛每部經典都要在各自所建立的體系中給予定位而在定位的過程裏呈現出解讀者的價值衡量以及對經典內容的認知與判斷。另一方面則可看出「彌勒基本教典」內容兼有大乘與聲聞教法。而「『法』是在先的無論是信仰行儀修行方法深義的證悟傳說的、傳布的、傳授的都是先有『法』的存在孕育成熟而集出來的。一種信仰儀制修行的教授不是憑個人編《彌勒經遊意》(T)大正頁下-頁上《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疏》(T)大正頁上-中《彌勒上生經宗要》(T)大正頁下-下《三彌勒經疏》(T)大正頁下-頁上。正觀雜誌第二十一期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寫而有總是比經典的集出為早的」(印順法師-)這一段話雖然是針對大乘經的集出而說但大致上可看作是佛典的一項通則。彌勒經典既兼有大乘與聲聞的「法」如果釋尊成佛是此一時期佛弟子所能看到有情成佛唯一的「典範」那麼彌勒菩薩成為彌勒佛就是一個正在形成的典範又是聲聞與大乘行者所共同崇信的對象那麼聲聞佛法如何看待對彌勒菩薩成佛?又如何表現彌勒佛信仰?以宏觀的角度來說這是在釋尊入滅後佛教整體發展中一個不能忽視的環節。基於這樣的理解本文將以南傳佛教及漢譯聲聞佛典釋尊佛傳、本生類經(也就是「廣義的彌勒教典」)以及部派論書的敘述為對象嘗試從不同角度來推論可能的線索只在必要時使用大乘佛典作為討論的依據。二、釋尊成佛所經歷的時程一個修道者開始入手修學佛法到底要經過多久才能成就這樣的問題可說是在情理之中。但所謂「開始入手」在佛法裏可能有不太一樣的理解一般未得解脫的有情「於無始生死無明所蓋愛結所繫長夜輪迴生死不知苦際。諸比丘!譬如狗繩繫著柱結繫不斷故順柱而轉若住、若臥不離於柱。」在《雜阿含經》第經大正頁下。《雜阿含經》〈無始相應〉(第釋尊之超越彌勒九劫(之一)生死輪迴中很難說那一個起點是開始而在這中間如有某些善行就可生在天趣與人趣(也就是善趣)在善趣中可能因修學佛法而種下趨向解脫的善因但如果還沒來的及解脫超生脫死又因酬報宿緣而繼續生死輪迴。在佛法這樣的生死觀裏那一個時點是修道的起點是難以確定的。雖然如此所謂的過去、未來與現在三世是認識、表達世間諸法的重要範疇在一般生活經驗中人的活動或起心動念多少是在「時間帷幕」之前進行所以時程的長短、速遲也是修道過程中常被提到的指標。《大毘婆沙論》說諸佛都是經三阿僧祇劫修六(或四)波羅蜜圓滿。相對的在聲聞佛法一個得到初果的聖者「極七往返」也就是最多經過二十八有就可以證得阿羅漢。另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18
仅支持在线阅读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