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蒙元纸币史料诠释

蒙元纸币史料诠释.pdf

蒙元纸币史料诠释

商羊舞
2011-06-30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蒙元纸币史料诠释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蒙元纸币史料诊释卫月望元史·食货志钞法一条,篇幅未超过千字,而历年印钞之数,即占去全文八综观蒙元一代,从成吉思汗开国到天元十年灭亡,共历年之久。在此漫长的岁月里,蒙古所占之欧亚两大洲辽阔的地域,除个别年份和个别地区曾使用铜钱外,基本上都是用的纸币和金银,作为货币流通的手段。如此重要的事物,在食货志中仅有千余字的记载,未曾记录全貌。为究其竟,特从故纸堆中,检索有关纸钞的记载,并作注释于后,以作研究元代货币史的参考。、行用钞“钞始于唐之飞钱,宋之交、会,金之交钞。其法以物为母,钞为子,子母相权而行,即周官质剂之意也。元初,仿唐、宋、金之法,有行用钞,其制无文籍可考。”元史·食货志钞法,中华版页。蒙初数年,太祖东征西讨,尚未大成,领土未扩,制度未立。在年拔金西京大同,进兵中都北京城下,颁新令。山西、河北、辽宁大部均为所占。年克云中、九原、辽东、辽西诸地。年克居庸、拔琢易,金帝被杀,易主改元。围中都,进兵黄河以北,破金余郡。年,金主南迁开封。此时,金之境内“军兴以来,钱之在官者殊少,民亦无几,军旅调度,悉仰于钞。日之所出,动以万计。”金之钱既不多,蒙初军事住惚,亦未闻铸钱,民间所用惟有钞,其钞为“行用小钞”及“通行交钞”。就在本年金廷曾于上京哈尔滨、西京大同、北京宁城等处置交钞库,行用交钞。不久此数处均为蒙古兵所占,随即于次年明令罢之。所克之处,府库所藏交钞当亦为所得无疑,随得随用,未及命名,泛称“行用钞”亦未可知。巧年克中都北京,金之府库均为蒙古所用,当然工匠亦有为其所俘,这就为制造发行“行用钞”准备了人员及物质条件,其时,耶律楚材降。南伐,攻取金之城邑座,如此广大之域,自需通货流通,无钱而行钞乃是顺理成章之事。故这批“行用钞”不会早于本年,其行使之地当为蒙古所取之处。金占区此时发行的是“贞佑宝券”,南宋行用的是交会子,大家划地为界,各行其“钞”,乃是事实。、博州丝会子公元年,“丁亥。博直兵火后,物货不通,何实以丝数,印置会子,权行一方,民获贸迁之利。”《元史》卷一百五十,何实传。何实是蒙古早年攻占长城以南、黄河以北大片土地后,武功卓著的“行元帅府事”,分管“军事民事”的河北、山东地方行政长官。当时的军事政治情况是南宋偏安于淮河以一南金朝被从中都北京赶到沛梁开封,局促于陕西、河南、安徽中原地带西夏已经灭亡蒙古占有黄河以北的广大地区。这种丝会子发行的地点是山东博州,该处土地肥沃,盛产丝、绵和绢等丝制品。当地适值兵火之后,所谓兵火,亦即宋、金、蒙三方拉锯战之时,商品交易不畅通,货币缺乏。其时金将灭亡,困守开封。山东、河北之大片地区均为蒙古占领,何实在此种情况下,发行一种只能以“丝”为本位和以丝为准备物的会子来“权行一方”,乃是合情合理之事,致使“民获贸迁之利”,从而促进了农业生产的恢复和手工业、商品生产的发展,供应了市场上一种能够流通的货币,故在此时对何实“民敬之如神明。”此时金朝刚刚灭亡,其遗留之钞,未闻作废,故在广大的蒙占区流通的纸币就有“行用钞”、“金之小钞”、“宋之交、会”和“博州丝会子”等形形色色的纸币了。综之,此种“博州丝会子”的发行时间,上限为年,下限为年流通地域为广大的黄河下游地区发行者为该地方行政长官本位及准备物均为丝单位应为两。此种“丝”会子,直接影响到后来的“中统银货”和“制续券与钞中统元宝交钞参行”的“卢世荣绩券”的印制和发行。而发行者何实是将工匠由邢州迁往博州的,因此和其后的“邢州褚币”以及“武仙叛蒙古,据真定,未几复亡”后的“真定银钞”等地方性“纸币”,都是互相影响、互有关系的。、太宗交钞公元年,“太宗火年丙申春正月。诸王各治具来会宴。万安宫成。诏印交钞,行之。”《元史·太宗纪》。“正月。蒙古有于元人名者,奏行交钞,中书令耶律楚材曰“金章宗时,初行交钞,与钱通行,有司以出钞为利,收钞为讳,谓之老钞,至以万贯唯易一饼,民兵困竭,国用匿乏,当为鉴戒,今印交钞,宜不过万锭。从之。”元史》卷一百四十六“耶律楚材传”,《续文献通考》卷九、《续通典》卷十三、《续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八与元史全同。“丁酉公元年,太宗九年。楚材奏令一衡量,给符印,立钞法,定均输,布递传,明释券,庶政略备,民稍苏息焉。”同上》卷一百四十六,页。这二年金国灭亡,宋与蒙古划界分治,军事上蒙古东征高丽、西征西域、南伐宋朝,连连取得胜利,将宋、金原占有的陕西、甘肃大部攻占,迫使宋将退入四川以自保。经济上,在长城内外,河北平原早为蒙古所占有,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时蒙古略定中原,诸事草创,宋子贞仿前代法,纠察官吏,收将校之部曲户为民,使其赋税归于州县”,变原先割据之下的割据,改而为州、县统治。使“民得苏息,咸以为便。”此时博州的丝会子,北方的行用钞,河南金人遗留之小钞及宋之交、会等纸币,仍在部分地区流通行使。而被攻占的陕西、甘肃一带,原来公私行使的是铁钱和通行的金之陕西西路平凉府三合同交钞、陕西东路京兆府,即今西安五合同交钞、宋之四川交子铁钱为本位、关外银会子以银为本位,流通于陕南各州军境内、兴元府铁钱会子今汉中,以铁钱为本位,以及陕西铜钱交子、关子以铜钱为本位,流通于陕西部分地区等纸币。此时蒙占区政局稳定,军事胜利,生产得到恢复,经济形势有所好转,又在其辖区进行了人口普查工作。初次发行通行各地的纸币,宰相鉴于金之专以“交钞”愚百姓,导致亡国的教训,规定初次印刷不宜超过万锭。这一批交钞发行于年,结束于年实行币制改革,统一货一币之时。、各道褚币公元年,宪宗元年。“辛亥。各道以褚币相贸易,不得出境,二三岁辄一易,钞本日耗,商旅不通。揖请立银钞相权法,人以为便。”元史》卷一百四十七,史揖传。“元年岁辛亥。各道各以褚币贸迁,例不越境,所司较固取息,二三岁一更易,致虚耗元胎,商旅不通。公腾奏皇太后,立银钞相权法,度低昂而重轻,变涩滞为变通”。王挥秋涧先生大全文集》史公神道碑铭。各道以褚币相贸易,此事完全可以肯定,因金亡至此已历年,黄河以北广大平原为成吉思汗占领也已年,有些地方休养生息,政治安定,商品生产开始发展,贸易增多,货币需求量自然也随之而增。此种“各道褚币”其名称究竟为何,已“简策失书”。但此时蒙古既无国号,亦无年号,连其“国无君者数年”,可以想像其票面应有“各道”之名,形制是“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地方流通券。、宪宗交钞其时“宪宗时公元一年,立交钞提举司,印钞以佐国用。”续通典》食货、钱币、元。“宪宗三年年夏,立交钞提举司,以佐经用。”《续文献通考》卷九页,钱币考·元钞。此事元史·宪宗纪失载。但是在《世祖纪中记为“癸丑夏,又立交钞提举司,印钞以佐经用。”此时金与西夏早已灭亡,黄河以北、四川、云贵均为蒙古所攻占,南宋局促于半隅之地,无所作为。宪宗刚立,锐意更新庶政,其时包银之制方行,但在民无银的情况下,“仍听民输他物,以五方土产各异,随其产而赋,则民便而易足,遂以为定制。⋯⋯置经略司于汁,分兵屯田。镯儒户兵赋。蒙古杨惟中等至河南,加意振伤,杀官吏之贪酷者。籍汉地民户。害叮河东盐池以供军食,屯田凤翔。”以改革整顿经济。其时宪宗既要统一政令,更新庶政,故于本年夏立“交钞提举司”,以总其事,完全有此必要与可能。但此时宪宗是在都城和林办公,是否曾另外发行新的交钞,不得其详。不论其曾否重新发行新的交钞,但此时之“交钞”上面盖的“蒙哥国玺”是有记录的事,其票面纪年应为蒙哥汗牛儿年年,癸丑是无疑的,因此时既无国号,亦无年号,宪宗之名是死后才追送的溢号。关于宪宗交钞地记录尚有卢布鲁基即于公元年宋理宗宝枯元年,元宪宗蒙哥三年由君士坦丁堡东来,在其游记中说“中国通用的货币是用棉纸,大小如手掌,上面的印文,如蒙哥的国玺。”玉里《,遥远的中国》第二册页。在《鲁不鲁乞东游记中是这样记载的契丹指蒙古人与汉人和泛指蒙古以东的中国本土的统称通常的钱,是一张棉纸,长宽各有一掌之宽,他们在这张纸上印有条纹,与蒙哥汗印玺上的条纹相同。”出使蒙古记》所附《鲁不鲁乞东游记》,年社会科学社版。一据以上两条记载,汉译虽然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威廉·鲁不鲁乞是法国国王路易九世派往东方的使节,于月日到达哈拉和林附近的蒙哥的营帐所在地。随即于年阳历月日被召见。并停留在其地。于月日到达哈拉和林,停留到月日左右,领了蒙哥给路易的回信离开和林回国。全书真实地记录了当年蒙哥的各种情况,其中就包括他们亲眼见到的“宪宗交钞”。二、此钞形制长宽各约一掌,则为长方形,约火厘米左右,与后来的中统元宝交钞壹拾文的面幅约略相同。质为棉纸,与马可·波罗所记相同。印玺之文,与蒙哥的国玺相同,不过一译为印文,一译为条纹。说明鲁不鲁乞当时既见过此种交钞,也曾见到蒙哥的国玺复信上即盖国玺。三、鲁氏所见之钞,其时为年底到年初,“三年,冬十二月,帝驻哗汪吉地”。《元史》卷三页,宪宗纪。此汪吉即。亦即今之翁金河。其地在伏尔加河至哈拉和林之间,距和林约马行日路程。四、在这样遥远和荒漠的草原中,他能见到“交钞”的样子,更说明此种“钞”是可以在蒙古所有的领国中行使的一种纸币无疑的了。、邢州褚币公元年,“壬子宪宗二年,世祖居潜邸,以刘肃为邢州安抚使。肃兴铁冶,行褚币,公私赖焉。”元史》卷一百六十,刘肃传。“邢州褚币”其发行时间不会早于公元年,下限为中统元年统一币制为止。发行主持人刘肃,其时任邢州河北邢台商榷使,主管商业贸易、铁矿的开采冶炼、收购、发卖等事宜。此币之本位及名称均不详。质量只知为纸褚而非丝织、绩织。此币当与年前何实所发行的“博州丝会子”有关,因博州发行是以丝为本位的“会子”,其兑换准备物即从邢州迁去的织匠局所织之丝制品。故此种“褚币”之准备物,极可能为“铁引”,因宋、金在此十几年前所发之纸币即有“钱引”以钱为本位,可以兑钱。“盐引”即“盐交钞”,以盐为准备物,可以随时提食盐变卖牟利“茶引”即“茶交钞”,是以茶为准备物,也是凭票即取的变相纸币。“元初之铁,以邢为盛”,邢州尚为“邢窑”所在地,所产之瓷器,行销元之境内外,所以邢州发行“褚币”完全有必要与可能。、燕京宝钞公元年,“宪宗以布智儿为大都行天下诸路也可札鲁忽赤,印造宝钞。”《元史》卷一百二十三,布智儿传。宪宗成吉思汗四子托雷之子,姓学儿只斤,名蒙哥。年被推为皇帝。布传中之“大都”应为“燕京、中都、大兴府”,故址在今北京城之东南方。一部分与今外城相叠。“宝钞”一词是初见,南宋、北宋之纸币,记录中未用此词。金只有贞佑宝券、兴定宝泉两种带“宝”字的纸币,其余尚有“交钞”等种。元初即有“行用钞”、“交钞”等多种纸币流通于各道、州、府、县之中,但尚未将“宝”与“钞”二字相连,至此年才出现“宝钞”二字,为后来的“至元通行宝钞”、“大明宝钞”、“大清宝钞”等纸币名称开创先例。根据以上资料,故知此种“宝钞”之名称当为“燕京”或“中都”不能是大都,宋镰一误记宝钞。因当时蒙古既无国号,亦无年号,故知钞面应以地名而名之。行使范围为“行天下诸路’‘。本位应为“银两”,此时金之钱已很少,元之钱未闻铸,其辖区通行者大部分为银与钞。‘钞’,各有“专区”,“例不越境”,而布智儿此时的官职是“行天下诸路”,其“印造宝钞”既要通行于天下,就要有可以天下通行之通货,此非“银”而无其他,至于“以丝为本”及以其他为本的各种准备物,都无法与“银两”相比。发行机关当为“燕京等处行尚书省。”、关中褚币公元年,“岁癸丑,世祖忽必烈受京兆分地,夏,遣王府尚书姚枢,立京兆宣抚司,以李兰汉杨惟中为使,关陇大治。又立交钞提举司,印钞以佐经用。”《元史·世祖纪。“癸丑。世祖在潜邸,受京兆分地,杨惟中宣抚关中,召商挺为郎中。兵火之余,八州十二县,户不满万,皆惊忧无聊。挺佐惟中,进贤良,默贪暴,明尊卑,出奄滞,定规程,主符责,印褚币,颁律禄,务农薄税,通其有无。期月、民乃安。诛一大猾,群吏咸惧。且请减关中常赋之半。明年,惟中罢,廉希宪来代,升挺为宣抚副使。”元史·商挺传》。京兆交钞与关中褚币,时间地点均同,当为一事而记录之角度不同所歧,前者略而后者详。此“褚币”之正式名称,或为“京兆交钞”,因其时尚无国号和年号,“陕西行中书省”之名称还未建立,故不可能是其他。、京兆盐券公元年,“宪宗封宗亲,割京兆隶世祖潜藩,时汪世显宿兵利州,扼四川拎喉,以规进取,数万之师仰哺德辉,乃募民入粟绵竹,散钱币,给盐券为直,陆挽兴元,水槽嘉凌,未期年而军储充羡,取蜀之本基于此焉”。元史》卷一百六十三,李德辉传。“岁癸丑,先朝封周亲,割京兆隶潜藩,择廷臣可理赋者,使调军实,实出公从宜使,辟故真州总管高逸民自佐。时汪忠烈公始宿兵利州,扼四川铃喉,规进取,数万之师,仰哺于公,乃募民入粟绵竹,集币散之,或给盐券,使归京受直,陆挽兴元,水潜嘉陵,一年而钱粟充于军中。”《元文类》卷四十六,中书左皿李忠宣公行状。“岁癸丑。又奏割河东解州池盐以供军食,立从宜府于京兆,屯田凤翔,募民受盐入粟,转潜嘉陵。”元史·世祖纪》。盐券不是正式纸币,北宋时名为“解盐交钞,盐交钞,交钞”,一直代替纸币行使于陕西、甘肃、青海等地,此种盐券,实即“解盐交钞”,其作用与方法亦完全相同,只是时间推移,对象不同而已。元史·世祖纪》之文,从传而来,而辉传则抄自“行状”故事出一源。“解盐交钞”即盐券,其发行是为支持对四川的作战而发的,其具体办法是忽必烈征云南,行军至临挑今甘肃省兰州之南的临桃县,命令汪世显到利州今四川广元县筑城,屯田以作夺取四川的准备,而这些军士是要吃、要穿、要用的,军需供应怎么办,当时陕、甘两地,被蒙古所占时间不长,社会还不十分安定,生产还没得到恢复和发展,要把粮食物资翻山越岭押运到四川去,事实上有一定的困难。当时有人建议一、命令汪世显在一利州的兵士们开荒种地,以其收入养兵备战。二、是命令汪氏以其所领兵丁和民夫修筑利州城墙,作永久居留之计。三、是将河中府解州今山西运城盐池划归忽必烈的京兆管辖,即以解盐收入,充作军费开支。四、是将军需品运到广元以作攻取四川的准备。但只有末一条不易办到。此时有人就想到并建议李德辉,调原来的真州今江苏扬州总管高逸民解决此问题,真州自古产盐,宋代即以此地之盐产发行“东南盐交钞”或“两淮盐券”以支持对辽、金作战。商挺上任后的解决办法,即发行“京兆盐券”解盐交钞,先将此种“盐交钞”印妥之后,送交广元之汪世显或部下收管,然后出示招募商贾或富民,设法将军粮运到广元交纳,然后由利州发给运输商人以盐券,此“钞”在北宋时其面额为每张六贯,可以凭票到解州盐池领盐‘一席,重斤,再运到指定地区豫、晋、陕去出卖,这是一本数利之举,过去几百年一直实行这种办法,在边境“纳粟”,领取“茶、盐交钞”,再到产地取盐、茶贩卖,其法叫做“入中”,元朝也一直在用此法向上都及哈拉和林“输粟”,至于具体到每张盐券之面额和应领食盐之数,及每石粮食究应给“钞券”若干,则随时随地而异。因为这种“钞券”是不记名、不挂失、只认票、不认人,当时不取盐,可以长期储存的一种有固定面额的票证,实际也是“纸币”一种。其“入粟绵竹,陆挽兴元,水潜嘉陵”,具体路线是招募商人,在关中平原和汉中盆地产粮之区,收购粮食,顺嘉陵江直放广元,谓之“水嘈嘉陵”。另一路汉中之粮则由陆路起运,经勉县、宁强翻山越岭而达广元,谓之“陆挽兴元”今陕西汉中,当时叫兴元府。这一条陆路就是诸葛亮当年的“木牛流马”运粮之路。现今四川之广元,当时叫作利州,也叫绵谷,故谓之“入粟绵竹”。领取“盐券”,“使归京受直”,此法商人两头得利,其益很高,皆争为之,故“一年而钱粟充于军中”,为蒙古之攻“取蜀之基,本于此焉”。此法既叫“入中”,亦名“飞挽”,在汉武帝征西南夷,开焚道,取夜郎时即行之,后世并未间断此法,为汇兑及纸币之一种起源。因与本年“印钞以佐经用”有关,故论证之。、真定银钞公元年中统元年,“攫刘肃为真定宣抚使,时中统新钞行,罢银钞不用。真定以银钞交通于外者,凡八千余贯。公私嚣然,莫知所措。肃建三策一曰仍用旧钞,二日新旧兼用,三曰官以新钞如数易旧钞,中书从其第三策,遂降钞五十万贯。”元史·刘肃传》。在《续文献通考》卷九·钱币考中亦有相同之记载,但续通考晚出,当为引用肃传之文。又在《元史》卷一百二十五·布鲁海牙传中,是这样记录的“世祖即位年,择信臣宣抚十道,命布鲁海牙使真定。中统钞法行,以金、银为本,本至乃降新钞。时庄圣太后已命取真定金、银,由是真定无本,钞不可得。布鲁海牙遣幕僚邢泽往谓平章王文统曰昔奉太后旨,金银悉送至上京,真定南北要冲之地,居民商贾甚多,今旧钞既罢,新钞不降,何以为政。且以金银为本,岂若以民为本。又太后之取金帛,以赏推戴之功也,其为本不亦大乎。文统不能夺,立降钞五千锭,民以为便。”真定旧钞不会早于年之前。“八年年,诏印交钞行之”,事见“太宗交钞”条。“真定以银钞交通于外,凡八千余贯。遂降钞五十万贯”。“银钞之价顿亏”。“文统不能夺,立降钞五千锭,民顿以便。”此事前后相歧,试释之,“真定南北要冲之地,居民商贾甚一多,今旧钞既罢”。“真定以银钞交通于外,凡八千余贯。”“交通于燕、赵、汉、唐、邓之间,数八千余”。此“数八干余”、“凡八千余贯”,均不确。真定既为南北要冲之地商贾居民甚多,当其时“各道褚币,例不越境”。而此真定银钞,却可通行于外及燕大都路,治今北京市、赵广平路,治今邯郸市、唐东昌路,今山东聊城,或为唐州,在今河南唐河县、邓即泰安州,治今山东泰安或邓州,治今河南邓县,不论山东也好,河南也好,总之此种银钞是可以越境使用的,其流行范围如此广阔,再加真定本路所辖各州府县,地域相当辽阔,西交山西,北邻保定,南接顺德,东通河间。以如此广阔之地,商贾居民如此之多,其发行之钞仅八千余贯,完全不符合当时实际情况,其时“一贯同白银一两”,五十两为锭,以此折合,才余锭,不要说交通于外,就是一州一县甚至一户商贾也可能有钞余锭。元史》此处有脱漏,钞似应为八十余万贯,十讹为千,而又脱万字。又有“遂降新钞五十万贯”,故知”八千余贯”之数必错。“以新钞易旧钞”之法既被采纳,遂降新钞,两者之数,一五十,一八十,相差不远,“银钞旧钞之价顿亏”与“中统新钞行”,两两相较,如其数相同,则中统新钞与真定银钞之兑换比例为一比六,与“顿亏”之词亦合。本来中统新钞是“本至始降新钞”,即拿来多少金银,换给多少中统元宝交钞。可是真定之金、银已被太后提走,无本,领钞五十万贯。也就是说开始发行之初,就已发出“空头钞”。五十万贯折合一万锭,而中统元年年岁印中统钞,锭,其中就有无本之钞。难怪以后愈演愈烈,“钞不值钱”,这才是当今皇帝他妈,提走“发行准备金”,主持其事的中书“不能夺”,“遂降新钞”,也只好徒唤奈何了。此时,蒙古同样是既无国号,亦无年号,其旧钞之名当为“真定路银钞”。、中统丝交钞“世祖中统元年公元年,始造交钞,以丝为本,每银五十两,易丝钞一千两,诸物之直,并从丝例。”元史》卷九十三·食货志·钞法。此钞是以丝为本位,其面额当然仍是丝,如以中统和至元两钞为例,,其次当为二钱、三钱、四钱、五钱、一两、二两、三两、四两、五两、十两等十种,如折合成现钱,则为十、十五、二十、二十五、五十、五百、一百、一百五、二百、二百五十文。显然比中统与至元要小,作为“元宝钞”之辅币,也过小,自然要被淘汰。再加上既然其本位为“丝”,兑现当然也是“丝”,丝为原材料、为商品,分作“一丝一缕”而织物则可以,如拿钞兑“丝”,“条分缕析”,越分越乱,材料不成材料,商品不成商品,成为“乱麻”一堆而变废品矣,试想有谁愿意将自己辛辛苦苦换来的“价值符号”变成废物,弃而无用呢其被淘汰乃必然之结果。如果真的有人愿意将钞兑成“丝”来作“储藏之手段”,那也不如白银与现钱,丝易霉毁变烂,想卖也不是易于脱手之物,诸般相比,淘汰乃是必然。故于七月又发行了新钞。、中统银货公元年中统元年,“又以文缓织为中统银货。其等有五日一两、二两、三两、五两、十两。每一两同白银一两,而银货盖未及行云。”《元史》卷九十三·食货志·钞法。“又以续织为中统银货,每一两同白银一两,而银货未及行焉”。《元文类》卷四十,引经世大典序》。此钞并未正式发行。一、中统元宝交钞前人及时贤研讨考证此事者甚多,著述文章既繁且黔,为节篇幅,仅录一则以供研究。“中统二年正月。谕告如下省府钦依印造到中统元宝交钞,拟于随路宣抚司所辖诸路,不限年月,通行流转,应据酒税、盐、醋、铁等课程,并不以是何诸科名差发内并行收受,如有诸人贵元宝交钞,从便却行赴库倒换白银物货,即便依数支发,并不得停滞。每两止纳工墨钞三分外,别无克减添搭钱数。照依下项拟定元宝交钞体例行用,如有沮坏钞法之人,依条究治施行。据此须议出给者。诸路通行中统元宝,街下买卖金银、丝绢、缎匹、解斗一切诸物,每一贯同钞一两,每两贯同白银一两行用,永为定例,并无添减。壹拾文、贰拾文、叁拾文、伍拾文、壹佰文、贰佰文、叁佰文、伍佰文、壹贯文省、贰贯文省原注文省如七十足陌、八十足陌,若使用铜钱便省官司利益,钞文故先作文省二字。“仍于库司门首张挂,省谕诸文,各令通知”。王挥秋涧先生大全文集》卷八十,中堂纪事。记录此布告之人“王挥,卫州人,父天铎,金正大初,仕至户部主事。浑有材干,中统元年,选至京师,上书论时政,攫为中书省详定官。二年寻兼中书省左右司都事。治钱谷等,咸究所长,同僚服之。”《元史》卷一百六十七,王挥传。故元初之钞法,大都出自二王及其同僚之手,事属可靠。至于此钞之形制,另文研讨,将刊于本期中。、各路白贴子公元年,中统二年正月,谕告如下“各路元行白帖子,止勒元发官、司、库、官、人等,依数收倒,毋致亏损百姓,须管日近收倒尽绝,不再行使原注仍在库、司、门首张挂,省谕诸人,令各通知。王挥《秋涧先生大全文集》卷八十,中堂纪事。此事仅见,亦出自王氏在中书省任职时的日记中,在同一谕告中,原文为“各路元行旧钞及白帖子”,因是两种不同性质之“纸币”,故析而为二,关于各路之释,已见《各路旧钞》条中。此处之白帖子,有别于各路旧钞,“钞”为官府所发,从北宋初年发行之“交钞”开始,如“交钞,解盐钞,三路交钞,东南米盐钞,东北一分盐钞,茶钞,茶交钞,两淮茶钞”等。一般非官方所发行之“纸币”,名称亦多,此处名之为“白帖子”者,以示缺少官府所盖之大“红”印信而言,以“帖”与“钞”相别,乃私人发行之纸币。、大元通行宝钞此钞大小面额不同者十张,均出自孟麟的泉布统志》中,有文有图,兹录其钞面之文,以供研究。“大元通行宝钞。制钱壹拾。户礼二部,奏准印造,民便使用,大元宝钞与铜钱通行使用,假造立斩,告捕者赏银贰百两,如地方官隐匿,罪亦同之。至元年月日。”钞虽可疑,,其事为真。《元史·食货志》中,仅有中统、至元二种,但本文已辑录到数十种之多。故记此而存疑,以待实物和资料的发现,不能以一二人之文,冒然否定余种古钞之存在。一、大元军晌宝钞此钞正史无载,亦出自孟麟的《泉布统志》中,谓得自邑人浙江绍兴陶堰南二房之手,为明末藏品。但此书所载之余种纸币图样,有人谓除一张大明壹贯外,其余“全为膺品”。现录其钞面之文如后,以供研究。“大元军响宝钞。户礼二部奉旨印造兵丁使用,制钱五百,钞与钱通行,大元宝钞,白旗标,支应局,钱粮、官、军营通伤钞纸。倘有伪造者,当军立斩,逢须军营串纠成造,如首告者,当即军营赏给银贰伯两,如该军营隐匿,罪亦同之。至元年月日。”、中统厘钞公元年至元十二年,添造厘钞。其例有三,曰二文、三文、五文。十五年年,厘钞不便于民,复命罢印。元史》卷九十三·食货志·钞法。此钞之名当然仍是“中统元宝交钞”,此为更小之辅币。但不久厘钞即行废止。发行及废止“厘钞”之原因甚多,如元代使用之货币计有黄金。以两计,值白银十两,钱二十贯。白银每两值钱二贯。钞与钱等值,一贯钞,法定值钱千文。而钱最小单位为“文”。蒙古初年,市场流通之金、银及钱,并不很多,货币还没贬值,钞票发行的也还不是太多,十四年只发了万锭,所以其时通货还没膨胀,物价相当稳定,市场计价均以“钱文”计算,大宗交易始以金银来计。而当时发行之钞,最小者为十文。以致“得钞一张不管是从十文至二贯哪一种,扯拽不开,若买物还钱,则不肯另贴,欲尽钞买物,则多无所用”。“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展转较量,生受百端”,即困难百般。再加新得江南之地,在宋朝统治下,钱分数种,有铜有铁,钞有多样,交会及关,钱有当二、当三、当五、折十诸般。此时旧之钱钞并未禁断,其钞到至元之后余年,新政府虽早已明文禁止使用,但有些地方仍在暗中流通。再加本年二月,中央政府己经决定“以中统钞易宋交会”之策略,故发行此种更小面额之“钞券”,兑回贫穷之民手中持有的“交会关”,以收罗人心,也是发行之一因。仅仅印制发行了年或许多一点,“以不便于民,复命罢印。”此乃遁词之一半,“不便于官”乃是实情。“今所在官,关到钞本甚少,小钞极少”,“宜于印造料例内斟酌,多降下六料另钞,发随处官库,仍令提点正官,厘勒库官,库子人等,常川开库,听从人户随意倒换,毋致权势之家搀倒。”下六料之交钞即一十文、二十文、三十文、五十文、一百文、二百文种尚且印造很少,不往下颁发,更何况再小之二、三、五文钞票呢。根本原因很明显,名义上“中统元宝交钞以金银为本,本到钞降”,不给空钞,实际情况不是那么一回事,就在本年为了军事需要,为了支援前线,已经另立两处印钞局,“开动印钞机器”加紧印刷,源源不断送往前线,哪还谈得上什么“以金银为本”呢。所以“刷子一刷,两贯既成”,可买白银一两,可购谷三石三斗三升,足够二个人吃一年。如印“二文”一张,要印千次才能抵作白银一两。“两利相权取其大”,从皇帝到库子都知道这一条,自然就嫌麻烦,“于官方不便”,找个借口而罢之,乃顺水推舟之事,何乐而不为呢“于民不便”确是理由之一半。因为法令规定于“钞库内倒换昏钞,每一两要取工墨三分。”“多要工本,库官吏人等,令人于街市添搭工墨,转行倒换”呢。试想这种“二文、三文、五文”的小票流转的迅速,磨损的快,拿上烂票去换,还要收你的官定“工墨钱”。一卜卜“不便”者确实不便,当时兑换烂票的机构并没有现在的普遍,“行用库”全国才有处,拿上一张烂票要跑几百甚至千里之远才能兑换,这大概只有傻瓜才干,所以于民确有不便。象咱们内蒙古西部广大之州县及草原,仅丰州设有一处行用库,还是“籍口”没银没钞,“数天开库一次,或只开半天”,“对兑钞者百般刁蹬勒难”。这些都是“与民不便”,而且是“史”《元典章》有记载的事。惜此种二、三、五文之中统元宝交钞小票,尚无实物发现,记此留待有心人去寻找、去发现。公元年,八。公元年,祖九。、中统元宝钞畏吾儿版“至元十七年三月辛未。立畏吾境内交钞提举司”。元史》卷十一,世祖“至元二十年三月辛巳。立畏吾儿四处释及交钞库”。元史》卷十二,世此钞之正式名称仍应为中统元宝交钞,但其时蒙古国书八思巴文已经颁行,而此钞又在畏吾儿境内流通,故其钞面之上,中间两旁应有畏吾儿文与八思巴文并列,以示区别,犹如“至正印造,中统元宝交钞”之上的汉文与八思巴文并列一样。、卢世荣绩券公元年,“至元二十二年正月壬午。卢世荣奏自王文统诛后,钞法虚弊,为今之计,莫若依汉唐故事,括铜铸至元钱,及制绩券与钞参行。因以所织缓券上之。世祖曰便益之事,当速行之。”《元史》卷二百零五,卢世荣传。卢世荣是昙花一现之人物,骤被攫用,锐意改革,其所行有些是合情顺势的,有些则“有违众意”。再加其本人是凭贿赂从阿合马的后门而进入政界,后因贪污被废,此次则由桑哥的举荐进入中央政府,他吹牛过大,有些事是很难很快的办到,再加他改革涉及的面过宽,网过密,得罪的人也多,他引用私人,培植私党,骤参省政,执政不到天,就被弹劫,撤职查办。不论其在货币改革中的功过如何,但确留下两件记录,一是“括铜铸至元钱”,此事前人和时贤研讨者甚多,不在本文范围,故从略。二是制续券此券未传于世,其制不详,但必有所本,不会凭空而起。“世荣居中书未十日”即奏“自王文统诛后,钞法虚弊。”中统元宝交钞之“虚弊”,即通货过于膨胀,导致“百物踊贵”之因很多,读过于“王文统被诛”乃是遁词。先看一下统计数字即知。中统元宝发行年后,其累计数为,锭。第二个年中,累计为,,锭,再从至元十七年年到卢世荣上台的年中,又发行了,,锭。后年约等于前年的倍,又后年约与后年之数相当,至此年一共发行了,万余锭之多,通货急剧膨胀,货币急需改革,乃理所当然,不管谁来上台,都是势在必行。王文统诛之在前,但其统一币制,发行新币,收毁旧币之绩不可灭。王氏为有元一代之纸币奠定了基础。卢世荣也被诛,但其后年,币制仍然更改,再次发行新币,与旧币并行,但已被贬为“以五直一”了,卢氏改革乃发行“至元通行宝钞”之先声。通货膨胀亦非卢氏之过,就一在弹动卢氏之罪状中,并未列入“铸至元,制续券”两条。其可能性有二,一是或未来得及实行和推广,二是顺乎情理而非罪。王文统在中统元年所实行的币制改革中,就有“以文织缕,为中统银货”之记录。此事虽未推行开,但应有档案可查,卢氏不但有所闻,而且有准备,不然刚上台不到夭,就能织出“样券”呈供皇帝,忽必烈看后,高兴地说,既方便又有益的事,赶快实行。此券虽未传,但可以肯定其面值要比中统元宝交钞大得多,因纸币印刷得快而续券织造得慢,钞版伪造者多,而能“织绩为文”的人少,只有官府的一些“匠役”才有此技能。如果面值与纸币相同,那还是二五换一十,等于没改,皇帝也不会采纳。此种因人废事,虽然暂时拖了一下,但再过年,币制还是不得不改,只是换了另一人而已。此券之名称、尺寸、颜色、文字、印章等均已无所考,但当年既有样券呈上,皇帝又命速行,卢世荣正在红的劲头上,大权在握,天内能织出样券,其后不会不积极地筹备织造和颁发一部分样券与实物给各路府州县,故应有实物存在。就像清朝的“祺祥通宝”和“大清银行百元券”,虽都未正式发行,却有实物传世一样。故记此以待有心人去寻找。、中统元宝交钞泉府司版公元年,“至元二十三年十一月。以张煊、朱清并为海道运粮万户,赐钞印。”《续文献通考》卷九·钱币考·元钞。“元海运自朱清、张璧始,岁运江淮米三百余万石,以给元京,四五月南风起运,得便风十数日即抵直沽交卸。朝廷以二人之功,立海运万户府以官之,赐钞印,听其自印,钞色比官造加黑,印朱加红,富既坍国,虑其为变,以法诛之”。“国朝初,朱张二万户以通海运功,上宠之,诏赐钞印,令自造行用,自是富倍王室,及败,死于京。”叶子奇草木子》卷三下,杂制篇、页。“天子以张煊、朱清能治海槽,拔为万户,赐钞印,富遂敌国。”《元书》卷二十四·食货。“初通海运,立运粮万户三以壁与朱清、张煊为之。”《元史》卷一百六十六·罗壁传。朝廷赏赐给朱、张二人以印刷钞票之版,让其印刷自用,事已肯定,形制与大都所造之中统元宝交钞相同,其名亦应相同,但其颜色加黑,印色更红而己。其上应还有其它暗记以示区别。、至元通行宝钞古今中外,论著此钞极繁且多,为节篇幅,不再赘述。仅刊壹伯文拓片一张以供研究。、大德新钞公元年大德二年,“郑价夫论钞法曰国初以中统钞五十两为一锭者,盖则乎银锭也,以银为母,中统钞为子,既而银不可行,遂以至大钞为母,小钞为子。今以至元一贯准中统五贯,是以子胜母,以轻加重,以后胜前,非止于大坏极弊,亦非吉兆美徽也。今救弊之策,宜增造大德新钞,与至元兼行,则国家日富,百姓日殷隆古之治,将复见之。”《元文类》。此议未曾实行,但自至元二十四年年发行“至元通行宝钞”之日起,至此年内并未再印发过“中统钞”。在此数年中“印者多,烧者多,流转广而钞法通。”《四库全一书总目提要。就在此后之年中,亦再未印中统钞。郑氏之建议虽未被采纳,却为以后发行“至大银钞”准备了舆论。、大德纸标公元年大德二年,“郑价夫论钞法略谓古者怀十钱而出,可以醉饱而归,民安得不富。今怀十钞而出,虽买水救渴,亦不能敷,民安得而不贫,即此已为明验。夫,钞云一百文,乃百铜钱,今民间称为一钱,一贯文乃千铜钱,民间称为一两,是一钱准为百钱十钱准为千钱也。今穷山僻壤,钞既难得,或得十贯一张望按元钞无十贯者,此为郑氏夸大之词,扯拽不开,若买物还钞,则不肯另贴,欲尽钞买物,则多无所用,展转较量,生受百端,民安得不贫。禁钱之不便有三,一则见有废钱,日渐消毁,弃有用之物为无用之铜。二则市井贸迁,难以碎贴,多用盐包、纸标、油漆木牌,阻滞钞法,莫此为甚。三则往来旅途,无用小钞,或留质当难折,或十钱之货不得五钱之物,或应买一钱之物,只得尽货兑换,此农商之通不便也。”《元文类》。此仅寥寥“多用纸标”四字,却为我们画出当年市场辅币缺乏,找零困难,被迫采用变通方法,使用盐包,或用油漆木牌以代“钱”用,使用“纸标”也是应付之一法。此法与蒙古早年各路行使的“白帖子”相类似,亦为私人商店铺号所发之小额纸币以代钱找零之用,盖因小钞太少而不易得,中统厘钞早就停罢,中统钞也已停印年之久,贸易不便而兴起的一种办法。看来此事并非一时一地之权宜。今再录一段与此有关资料,以供研究之用。公元年大德元年,“杭之豪民十家,入贿于官,大为酿务,高其估而专其利,酒日薄恶,公变其法。张省四凭其豪富,凌轩府县,肆为奸利,自刻木牌与交钞杂行民间,实侵货币,与国争利。”元文类卷五十九,页,平章政事忙兀公神道碑。杭州张省四“自刻木牌”以代钱行使,与郑价夫所列之“油漆木牌”和“多用纸标”为同一性质,均因钱少钞大,无法找零而起。、至大银钞公元年,大德十一年五月“甲申,皇帝继位于上都。十一月丁卯,阔儿伯牙里言更用银钞铜钱。便命中书与枢密院、御史台、集贤、翰林诸老臣集议以闻。”公元年,“至大二年七月乙未。乐实言钞法大坏,请更钞法,图新钞式以进。诏与乞台普济、塔里不花、赤因铁木儿、脱虎脱集议以闻。九月庚辰朔,颁行至大银钞。诏曰昔我世祖皇帝既登大宝,始造中统交钞以便民用,岁久法堕,亦既更张,印造至元宝钞,逮今又复二十三年,物重钞轻,不能无弊。乃循旧典,改造至大银钞,颁行天下。至大银钞一两准至元钞五贯、白银一两、赤金一钱。随路立平准行用库,买卖金银,倒换昏钞。或民间丝绵布帛赴库回易,依验时估给价。随处路府州县设立常平仓以权物价,丰年收来粟麦米谷,值青黄不接之时,比附时估减价出巢,以遏沸涌。金银私相买卖,及海舶兴贩金银、铜钱、丝、绵、布、帛下海者并禁之。平准行用库,常平仓设官,皆于流官内锉注,以二年为满。中统交钞诏书到日,限一百日内尽数赴库倒换。茶盐酒醋商税,诸色课程,如收至大银钞以当五。颁行至大银钞二两至一厘,定为一十三等,以便民用。”“己亥。尚书省臣言今国用需中统钞五百万锭,前者尝借支钞本至千六十万三千一百一锭。今乞罢中统钞,以至大银钞为母,至元钞为子,仍拨至元钞百万锭以给国用。”“十月戌寅。御史台臣言至大银钞始行,品目繁碎,民犹未悟,而又兼行铜钱,虑有相妨”。《元史·武宗纪》。公元年,“至大三年二月丁卯。尚书省臣言昔至元钞初行,即以中统钞本供亿及销其版,今既行至大银钞,乞以至元钞输万亿库,销毁其版,止以至大钞与铜钱相权通行为便,从之。”“十一月辛巳。尚书省臣言今岁已印至大钞本一百万锭,乞增二十万锭及铜钱兼行,以备侍卫及鹰坊急有所需,从之。”《元史·武宗纪》。“至大三年,印至大银钞一百四十五万三百六十八锭。”元史·食货志》钞法·岁印钞数。公元年,“至大四年三月庚寅,仁宗即皇帝位。四月丁卯诏曰,我世祖皇帝参酌古今,立中统至元钞法天下流行,公私蒙利五十年于兹矣。比者尚书省不究利病,执意变更,既创至大银钞,又铸大元、至大铜钱,钞以倍数太多,轻重失宜,钱以鼓铸费给,新旧态用,曾未再期,其弊滋甚。爱咨廷议,允协舆言,皆愿变通,以复旧制。其罢资国院及各处泉货监提举司。买卖铜器,听民自便。应尚书省已发各处,至大钞本及至大铜钱截日封贮,民间行使者,赴行用库倒换。十二月辛卯。遣官监视焚至大钞”。元史,仁宗纪》。“十月壬辰,诏收至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16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