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梁漱溟.今天我们应当如何评价孔子.pdf

梁漱溟.今天我们应当如何评价孔子.pdf

梁漱溟.今天我们应当如何评价孔子.pdf

上传者: 见周公去矣 2011-06-29 评分 3 0 48 6 216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梁漱溟.今天我们应当如何评价孔子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今天我们应当如何评价孔子梁漱溟孔子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中国古人理性早启文化早熟一贯地好讲情理而孔子则是其关键性的人物。以下将说明之。往者夏曾佑著《中国符等。

今天我们应当如何评价孔子梁漱溟孔子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中国古人理性早启文化早熟一贯地好讲情理而孔子则是其关键性的人物。以下将说明之。往者夏曾佑著《中国古代史》,有云“孔子一身直为中国政教之原,中国历史孔子一人之历史而已”。柳诒微著《中国文化史》有云“孔子者中国文化之中心无孔子则无中国文化。自孔子以前数千年之文化赖孔子而传自孔子以后数千年之文化赖孔子而开”。两先生之言几若一致而柳先生所说却较明确。社会大于个人个人出自社会不能把任何一个人看得太高太大脱离实际。一社会都有其历史背景一切所表现的事物莫不从过去历史演变而来。一切创造莫不有所因袭而成无因袭即无创造。孔子自称“述而不作”是老实话。事物经过亦正是这样的。说“孔子以前数千年文化赖孔子而传”者古先的文化(历史事实、学术思想)不能不靠典籍文字以保有传递于后而传于后的我们这些典籍如诗、书、礼、乐、易、春秋不全是经过孔子之手整理一道用以教人而传下来的吗?其他有些传授是靠人的如射、御、习礼、作乐之类同为当时文化内容同在当时孔门教学之中。从事传习古文化者难说就只孔子一人。但孔子好古敏求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殆为人所不及同时他亦有机会有条件从事于此。试看《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史记儒林列传》及其他载籍(如汉唐史书)诸讲习传布往古学术者非在邹鲁之乡儒家之徒乎?但在农工生产方面当时孔门未加学习这是因劳心劳力社会上必要分工之故。无疑凡我所说的情理和理性充分地寓乎那古经书中却惜学徒们尤其后世学徒们总把功夫用在讲解记诵书文上鲜能回到自家身心生活上有所体认和存养就不能真切地接续发挥理性主义。从汉唐以至清代其代表儒家者不过是经学家而已。宋儒明儒比较能在身心性命上理会孔门之学但亦限于环境条件不能大有所发挥。凡此都缘理性之启文化之熟过早是不能责怪后人的。说孔子以前的上古文化赖于孔子而传者其文化大要即如是其流传也大要即限止于是其功在孔子其过不在后人。说孔子以后数千年文化赖孔子而开者其根本点就在二千五百年来大有异乎世界各方不以宗教为中心的中国文化端赖孔子而开之。或认真说:二千五百年来中国文化是不以环绕着某一宗教为中心而发展的寻其所从来者盖甚早甚早。而其局面之得以开展稳定则在孔子。再申言之:一贯好讲情理富有理性色彩的中国社会文化生活端由孔子奠其基础。试分层作些说明如下:()当周秦之际诸子百家争鸣孔子显然只是一学派的创始者如同老子所代表的道家或以墨子为首的墨家那样。客观上从未被人作宗教看待。()然而这派的学风和其教导于人的十分适合社会需要到汉以后发展流布其在社会上所起的作用却渐渐等若一种宗教。同时亦因历代统治阶层加以利用摹仿着宗教去装扮它。()从本质上说它(儒家)不是宗教而是人生实践之学正如他们所说“践形尽性”就是了。践人之形尽人之性这是什么?这是道德。上文说了道德之真在自觉自律而宗教信徒却接受规范于外与此相反。[附注][附注]宗教可说是一种对于外力之假借此外力却实在就是人自己。宗教中所有其对象之伟大、崇高、永恒、真实、美善、纯洁原是人自己本具之德而自己却相信不及。(见我旧著《中国文化要义》第一八页)()兹且举孔子如何教人自觉自律的两事例以为明证:例如宰我嫌三年丧太久似乎一周年亦可以了。孔子绝不直斥其非和婉地问他“食夫稻、农夫锦于汝安乎?”他回答曰:“安”。孔子便说:“汝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汝安则为之!”既从情理上说明仍听其反省自决。又例如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孔子亦只婉叹地说:“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指出彼此之观点不同而不作何断案。宗教上总有许多礼儒家同样极重视礼但在孔门竟可以随意拿来讨论改作。这就是理性主义一反乎宗教的迷信与独断(dogmatism)。()据传周公(这是儒家最尊奉的往古圣人)制礼作乐其祭天祀祖以及其他典礼似从古宗教沿袭而来形式少变但精神实质却变了。其变也在大多数人或不觉而在上层人士则自有其理会受用从广大社会来说但起着稳定人生的伟大效用。[附注][附注]参看《中国文化要义》第六章引《苟子》之《礼论篇》和《天论篇》的话:“其在君子以为人道也其在百姓以为鬼事也”“故君子以为文而百姓以为神”。周公的制作是具体事物而孔子则于其精神道理大有所领悟以教之于人。“礼崩乐坏”的话见之甚早殆即指周公当初制作者而说。此具体的礼乐制度保持不了其传于后者有限而由孔门的理性学风及其谆谆以情理教导于人者却能使人头脑心思开明而少迷信固执使人情风俗趋于敦厚礼让好讲情理。两千年来中国对外居于世界各方之间其文化显著异采卓然不群而就它如此广大社会内部说其文化竞尔高度统一者前两千五百年的孔子实开之。以上所说是两千年传统文化的正面亦即其积极精采之一面还必须指出其负面亦即其消极失败之一面。首先要看到它严重的消极性。在社会经济上物资生产力长期俺滞内地农村多不改其自然经济状态。在国家政治上,则融国家于社会天下观念代替了国家观念在内以消极相安为治对外务于防守犹或防守不了。旧著《中国文化要义》曾指出有五大病此消极性而外其一是幼稚:凡古宗法社会、古封建社会之形态迹象往往犹存其二是老衰:历史既久浸浸一切入于僵化凝固徒存形式失其精神如后世所称“名教”、“礼教”者难免成为人生桎梏。其三是不落实:往往离现实而逞理想即以理想代替事实。其四是暖昧而不明爽:如有宗教无宗教是国家非国家是宗法非宗法是封建非封建有民主无民主有自由无自由……既像如此又像如被使人有疑莫能明之感。凡此五病总坐在理性早启、文化早熟。孔子既于此有其功同时就要分担其过。孔子在中国四五千年文化史上为承前启后的关键性人物如上已明。孔子的功罪或其价值如何即视中国文化在世界史上表现出的成功失败而定之。试核论于后文。西人所长吾人所短长短互见各有得失吾人过去两千年的传统文化与西洋近代文化相遇一百多年来节节挫败不能自存被迫变法维新崇尚西学以迄于今是则西人有其所长而吾人大有所短事实甚明。究竟彼此长短何在?“五四”运动中有打倒“孔家店”的呼声而以“塞恩斯”和“德谟克拉西”相标榜大体是对的。但不能抄袭他人文章仍须走自己的道路。旧著《乡村建设理论》曾指明吾人传统文化所短有待吸收近代西人所长以为补充改造者二事:其一曰团体组织又其一曰科学技术。前者相当于德谟克拉西后者亦即塞恩斯似无甚不同。然此文化上补充改造之大业正是对于相沿极久的社会结构、社会秩序作一度根本性的大变革大革命。近代西方科学是反宗教的自由民主是得之于反封建的皆属资产阶级革命之事。其革命是自发性的亦即从身体出发的革命。我说不能抄袭他人文章者。正谓中国不能抄袭资产阶级革命耳。说仍须走自己道路者又何谓乎?要烧得中国自古早有人民为主体的思想信念但在“民有”、“民治”、“民享”三点上并民治(bythepeople的理想亦不见更无论其实施。其病根在依重家族生活而政治一向主于消极无为。今所急待补充者在从散漫进于组织。果从经济生活上学习组织合作团体入手则政治上就能逐渐实现民洽。否则“主权在民”是空谈。人民为主体原属于情理。在团体组成后团体成员(个人)一面应以团体为重而在团体一面则又应以其成员为重此即互以对方为重的伦理情谊。旧日伦理总是此一人与彼一人的关系新的伦理则重点转移在团体与个人关系之间。必如此乃为善于取长补短。就在经济生活从散漫入于组织的进程中有一点组织引用一点科学技术于生产和生活上因科学技术的利用促进组织的发展组织的发展又转而引进科学技术如是循环推进是我当年的设想其中包涵着农业引发工业工农又互相推进。此不独实现民治之可期抑且工农百业将掌握于社会。避免资本主义成就社会主义。这是在取彼之长补我之短的时候循从高度自觉而行大不同乎过去西洋革命盲目自发的。不待言我的一切设想落空了(有检讨文另见)。然而循乎晚清以来从心出发的民族自救运动卒有近五十年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请看不是更进于高度自觉性吗?其于传统文化的补充改造不是从团体组织(组党、组织统一战线、组织农民互助合作)入手吗?科学技术的吸收融取不是一步一步(大小并举、土洋并举、两条腿走路)接着而来吗?不总是走自己的道路吗?这是由几千年历史背景之所决定中国民族自是不会步趋于西洋资产阶级之路的。读者详审上文“一个分析贯彻全文”和“从物理情理之不同谈到西洋人与中国人之不同”那两段话不难明白近世西洋人正是发挥了理智多所察识于物理而由身体势力过强乃于情理若明若昧同时不难承认中国古人果然是理性早启好讲情理成风而未能致力于物理知识之讲求生产技术大大落后于西人。百多年前鸦片战争后既亟亟翻译西书讲求西学矣直到今天新中国急起追赶所谓世界水平者不仍就是科学技术方面吗?我握笔行文至此适当新中国建立周年前夕(注:年月日)。年间此追赶工程进行之敏捷惊人例如试验氢弹、如卫星游行天际种种成功均不借外人最是出人意表举世为之失色。此岂有他哉?理性早启的中国人头脑焉得不聪明耶?一旦用其聪明于这一方面那便很快地出色当行。以如此优秀民族其社会物质生产力顾迟迟不进千年之后几无异于千年之前者其成就别有所在也流俗自不察耳。吾人之成功何在?即此人多地广在空间上民族单位开拓之大举世莫比非其成功之可见者乎?尤其是以自己独创之文化绵远其民族生命在时间上历史悠久举世所莫及非其成功之可见者乎?正赖有此伟大悠久的根底乃在近百年挫辱之后卒有今天的复兴不是吗?我民族在世界史上有卓异之成功,事实具在不待更说有待说明者其成功之所由来。试一申说之如后。若问此成功何由而来扼要回答那便是肇兴自古的“非宗教性文化”。这文化具体指出大约根本在周公制作的礼乐制度而孔子理性主义的教导仍得以在礼崩乐坏之后略略传衍下来。卒之以教化取代宗教为社会文化中心对于现世人生郑重从事是其特点。此教化非唯取代了宗教而且取代了政治(强力政治)。近二千年间(乱世纷扰之局不计)中国当政者总是积极于兴教化而以消极不扰民为政治铁则。即此取代宗教又取代政治的传统文化陶养得中国人一副性格和作风最能把异族人同化吸收进来拓大其民族单位。大约从上古所谓蛮夷、戎狄后来所谓“五胡”一直到辽、金、元、清不论征服或被征服总是先后都被同化了泯志其族系很少有例外。此最能同优异族人的性格和作风可以两言括之:一曰开明无执又一曰仁厚有容。宗教原是团结人群的但同时它又偏能分裂隔离了人群。欧洲的神学家每谓实现世界人类的和平统一要靠基督教其实就在基督教各教派之间都不见一点显微小的和解可能更谈不到他们与天主教之间天主教与东正教之间了。印度是世界上宗教最盛且多的地方而世界上也再没有象印度社会内分裂隔阂支离破碎那样深刻严重的了。这是为什么?宗教从来是教条主义者而且其教条之所本超绝神秘全在于信仰。信仰此者其势与信仰彼者分家。自己有所固执便无法与旁人合得来。迷信固执既是宗教信徒的恒情则其陷于分裂各立门户岂不是当然之事乎?印度社会之陷于支离破碎全是其迷信固执之结果。事情很明显取代了宗教的中国传统教化养成了好讲情理的民风头脑便开明许多。尽管琐碎迷信流行不绝又渐有外来宗教输入内地却总无关大局。乡间小庙每见关帝、观音一同祀奉知识阶层或好为“三教同源”、“五教(儒、释、道、耶、回)合一”之谈。人们说:“教虽不同其理则一总是教人学好行善的呀。”此可见其直接地信理间接地信教。中国人喜好融通调和。物理存于客观是调和不来的而人与人之间的行事却免不了出以调和。调和融通正亦是一种情理。汉族对于他族杂居者之习俗恒表相当尊重所谓“因其风不易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不强人从我这实是有利于彼此接近同化之一面。更有积极重要的一面在即是:随着日常行事自处待人之间启发人的情理自觉。理性主义者正是以人所自有的理性来领导人而不是其他。自觉自律良不易谈(十分不易谈)却是孔孟之为教其祈向在此。凡此所云同化者正不外使人有他自己而非舍其自己以从我此其所以同化力之强乃莫可比也。从上叙说开明无执已经联及于仁厚有容。这是指中国人的性格和作风宽宏和厚、善能容物。中国社会组织建筑在伦理情义联锁关系上(见前文)伦理关系涵括着所有相遇之人在内彼此间主要以相与之情代替相对之势。数千年来除战国时代见有富国强兵的思想外人们总是希望天下太平。天下是没有边界的而国与国之间却有对立性乃至对抗性。前者代表通而不隔之心后者代表既分且隔之身。异族相遇相处其易于同化融合于我者岂不在此乎?全欧洲的人口数量、土地面积与我相埒我则浑融一事而欧洲却分为大小数十国。欧人在经济生活上水陆交通上彼此往来密接相依却不能统合为一大单位者其身近而心不近也。寻人经济落后甚远交通不便之极却在文化上高度统一政治上亦以统一为常者是所疏远者其身耳心理精神有其通而不隔者在。不是吗?[附注]关于我民族单位之所以拓大无比主要在其文化上同化力之高强吸收融合了许多外族同时更有助其成功的种种因素条件此不具论。唯其民族单位拓大是以其民族历史易得延续久长同时亦正以其民族生命绵历之久乃日益拓大两面互为因果卒有今天的局面。既然中西比较长短互见从古到今成败不一则为其绝大关键人物的孔子功过如何不已昭然可睹乎?过分抑扬贤智不为。从马克思主义阶级观点审查孔孟之道(上)目前批孔运动中一般流行意见我多半不能同意。即如认为孔子护卫奴隶制之说便不合事实。其说殆误于社会发展史分划五阶段为世界通例而不知其不可泥执。世界史上各方各族不经过奴隶制阶段者其例既非一而如我所见中国社会的历史发展盖与印度同属于马克思所谓亚洲社会生产方式者尤其有殊于一般。于此问题我写有《试论中国社会的历史发展属于马克思所谓亚洲社会生产方式》一专文请参看。然而孔孟所处之时代其为中国社会早进入阶级分化之时则事实甚明。且在此阶级社会中孔孟皆身居统治者一方面亦甚明白。阶级社会中人从乎其所在阶级便有其一定之阶级立场。社会总是在阶级矛盾斗争中发展前进这就演为社会发展史。发展先是逐渐演进的必待发展到一定时际乃由渐变而突变爆发革命。当革命时期固守其统治阶级立场行事乃所谓反动派(反革命)。平常时期各阶级各循其阶级立场行事通常多是阶级斗争势所当然。阶级的分化及其存在一出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必要其阶级斗争推动着社会前进则为历史发展规律凡此皆马克思经典著作所指示社会科学上的物理。世界历史在其漫长自发性阶段罔非在表演此物理而已。古代中国是否独外于此通例如我所说理性早启好讲情理者应就孔孟验之。现在且来审查孔孟之道。这里说的孔孟之道特就现在批判孔孟怎样处世那一面审查论定之。实则孔孟自有其根本学问在其立身处世不过其学问之可见于外者非其全面尤未深及本源。我另有《东方学术概观》一书论述儒、道、佛三家之学须请参看乃得。如所周知古语所云“君子”、“小人”即今指统治者(治人者)被统治者(治于人者)两阶级而言。孔孟既均身居治人者一方其将如何治人呢?孔子对门人有如下的问答: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已以敬。曰如斯而巳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已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见《论语》)门人一问、再问、三问孔子总回答君子重在修己就是了更无其他词意十分决定。在对人方面只用一个“安”字而安人之道则在修已。说“修己以敬”明见其心思力气用在自己一面而非向外用力用在对付他人。后来见于《孟子》书中者有如下的话: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君子之守修其身而天下平。显然其意思完全一致的不过字面上用修身替换了修己。《礼记》中《大学》全篇恰在申说这一道理。其作者已不可考但从其书内“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那说法来看其立言已离开阶级地位恐怕出于时代较晚的儒者之手在发挥其理想。《中庸》一篇同收在《礼记》中其作者据传为子思。子思是孔子之孙而学于孔子之门人曾子者。《大学》、《中庸》两篇精神气息既若相通相合则可能为时亦不相远。在《大学》修身的词旨既贯串全文不必计其字面出现的次数。修身的词句在《孟子》书中凡三见在《中庸》凡九见在《荀子》书中则著有《修身》篇。看起来修身即修己成为儒家前后数百年间通行的“术语”亦为其根本观念。然而此通行于儒家学派的思想道理实在不合干一般阶级社会内居于统治地位者的通例。修己或云修身的含义可分从立身行已和处世待人两面来说它。自己一面要精神收敛集中在自家身上由此即进入儒家根本学问所谓“慎独”其中有不可穷尽的学问在非此所及详。其处世待人一面即上文所说不向外用力者《论语》、《孟子》中多有明证:季康子问政。子曰政者正也子师以正孰敢不正。苟正其身矣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季康子患盗。问于孔子。子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如何?子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以上均见《论语》。如此之类甚多不再举。其在《孟子》书中则有如下例: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矣。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仁者如射。射者正己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以射箭为喻来说明反求诸己之理最见其不向外用力之旨趣。试问一般阶级社会内居于统治地位者岂能这样行事呢?奴隶主对待奴隶固不能这样封建领主对待农奴亦不能这样资本家对待工人都不能这样。工人若罢工资本家即以闭厂来还击总之是阶级斗争彼此相交以力。然孔孟儒家却明明反乎此通例。若问儒家是否能践行其思想主张到底呢?事实恐怕很难行其志。这就是法家所以出来大行其道之故。然而秦亡汉兴之后的两千年仍然落归儒家的天下至少思想界如此。思想界上儒家居主位事实上总是很难行得通或者说半通不通。此即我夙常说周孔以来的中国文化是人类文化的早熟导源则在古人的理性早启盖有远在周孔之前者。人是活的不是死的。高明的人其自觉能动性更强。但非所论于一般社会的一般人。一般社会是有其从低级到高级之次第发展规律的。马克思主义从社会生产方式的发展来阐明社会之次第前进:从无阶级到阶级分化又将从阶级分别对立而到阶级消泯完全见到了事实真际。但此却见出马克思本人自觉能动性之高强早起出了其本阶级立场。孔孟之道实不合于一般阶级社会内居于统洽地位者之通例。这不外是其人自觉能动性之高强不局限在一般阶级立场就是了。但孔孟之道既非孔孟二人之事而是很大一学派导源自古流行很远那么不能不说古中国人聪明太早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不可思议。古中国从社会经济上不能不有劳心劳力的阶级分化却其分化不那么谿刻僵凝(较为松散活动此与其淡于宗教为一事)其阶级立场之矛盾对立就不甚(缺乏集团而家族生活偏胜)。加以其间优秀特出分子(如周孔)更发挥其通而不隔之心在因袭中有创造以化导乎众人这便成为卓然有异于世界各方的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卓异之点可以指数者甚多而言其总纲则在以富有理性的教化代替了迷信独断的宗教如世界他方者指其表现在社会结构间者则在其社会阶级非固定成形而是贵贱贫富上下流转相通。不合于阶级社会通例的孔孟之道所以出现在此。它既是阶级不固定之果更重要的是阶级不固定之困。马克思主义的伟大精神就在其破除一切教条主义。凡执着于社会发展史五阶段说者无见于中国社会历史发展属于马克思所谓亚洲社会生产方式者不可能于中国社会文化有认识不可能懂得什么是孔孟之道。于此而言批判孔孟只能是卤莽灭裂脱离了马克思主义。从马克思主义阶级观点审查孔孟之道(下)我所以多半不能同意时下流行的批孔意见既经概括地从根本上陈说于前段此段则分就一些具体问题来说一说。时下流行的批孔言论总是指斥孔孟代表着一种“复辟”、“反动”、“倒退”的运动这在表面上似乎是基于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而言其实往往违反了马克思主义而不自知。如像大骂孟子“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劳力者食人劳心者食于人”即为一好例。在我们今天正向着混除劳心劳力的阶级分别前进要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时候信乎要求劳心劳力合一那是不错的。但你不能以此责备于数千年前的古人。相反地在古代那时劳心劳力的分工原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最初最必要又最大的一步。恩格斯《反杜林论》中就古希腊罗马奴隶制社会讲出的那一段话难道没看见吗?杜林对奴隶制怎样发生为什么存在在历史上起了何种作用全不理解而只对奴隶主的暴力发其高度的义愤恰是徒有情理而不达于物理。在他冒昧出来反马克思之时当然遭到恩格斯的反驳。请问现在的人责骂古时的孟子这与杜林的“义愤”有何区别?莫以为求公平讲正义不计时间不计空间不计一切条件都是要讲求的。那样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恰是反马克思主义。《孟子》书中的许行要“贤者(贤统治者)与民并耕而食”不要“厉民以自养”正是这样好心肠人他却是在开历史的倒车终于是搞不成的事情。劳心劳力分工原是社会经济上往古大进步属于宇宙自然演进过程而求公平讲正义则属于人为的伦理过程(请回顾第二段前文)。伦理过程后于宇宙自然过程情理后于物理。如我前文所指出西洋人一直在顺物理走而独中国人自古好讲情理。好讲情理的孟子对许行的弟子陈相把经济上所以必要分工的物理讲得十分明白(请看《孟子》原文)正见出其非常高明通达。今人于此反加以诟病真乃昧昧!“君子劳心小人劳力”的话原非发于孟子而是传之自古。古史如《左传》、《国语》等书皆有可证请参看我近著《试论中国社会的历史发展属于马克思所说亚洲社会生产方式》一文便知。孟子不过述古即此可见非孟子一人之高明通达而早在古先中国人便一样通达了。这又证明我所说古中国人理性早启文化早熟的那个话。我们祖先既好讲情理又通过物理确实其聪明过人但凡事有得就有失不可知其一不知其二。观于孟子以通功易事来说明劳心劳力的分家其非奴隶主与奴隶严重对立的社会固不待言抑且未见深刻的阶级矛盾这样阶级斗争便为之缓和社会发展为耽误延宕。后来两千多年的历史落于长期淹滞、盘旋不进者正由此早熟之为病。时下批孔运动是由批林引起来的。因“克己复礼”像是林彪念念在心的大事时论便集中批判孔子的“克己复礼”认为孔子是要复周礼林彪要复辟资本主义。林彪搞复辟不足论误以为孔子怀抱复古倒退思想则不容不辩。“克己复礼”是孔子答颜渊问仁所说的话。“仁者人也”“我欲仁斯仁至矣”。诸弟子之间仁皆就个人自己生活修养而问不涉及社会制度。孔子回答的话亦各就其人而指点之不涉及社会制度。把“复礼”解释为要复周代之礼全然不对。此其一。理性主义者一以理性为依归实事求是何有所执着。孔子虽重视礼文礼文却以情理为其内容。此即是说:礼文的本质在情理。情不足而装饰以繁文得节是最有害不过的。孔子说“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又说“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试看《论语》内有关文与质的那些说话就可明白。孔子认真在情理上而断不执着于任何徒有其表的礼貌仪文又何必定要恢复周代之礼?此其二。然而孔子钦佩周公深爱其礼乐制作自属事实。这正因吾族文化早熟(如我所说)其制作含义深厚可为典则而来。又须知儒墨诸家各思“以其道易天下”托古改制是其恒情。康有为著有《孔子改制考》一书其言未可全信却亦足各参考。此其三。时论既误解“克己复礼”为恢复周礼又误指周代为奴隶制社会便谓孔子身当奴隶制封建制交替之际出而卫护奴隶制自属误上加误。孔子之时是阶级社会却非是奴隶制的近撰《试论中国社会的历史发展属于马克思所谓亚洲社会生产方式》一文辩之甚明请参看。此其四。上文曾说农工生产劳动不在孔门教学范围之内如《论语》所载孔子曾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之讥时论因即引此以批孔。读者知道我们今天进行教育改造那是必要学生参加生产劳动的但此岂所以追论数千年之往古?大可注意者倒是在孔门毫无贱视生产劳动的形迹(如像古希腊罗马那样)门人既以学农学圃为请孔子则回答说:“吾不如老农”、“吾不如老圃”古中国人之高明通达不于此可见乎?批孔漫及于后儒类如所谓“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仁、义、礼、智、信)”者皆出自后儒其在近两千年的传统文化社会秩序是起着莫大作用的。若论其利弊得失乃至孔子的功罪可分三层来说:三纲五常的老话在今天中国早无从谈起从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以来早经抛弃然而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它在过去两千年起着莫大作用这一客观事实谁能否认?任何事物(社会礼俗在内)总为人所需要而后存在。它存在而且存在如此之久就证明它有用有合于社会需要。它曾长期地维持着社会秩序让人们从事生产和生活。我民族生命之无比绵长我民族单位之无比拓大未始不有赖于此。那么它所起的作用是好是坏呢?可能有得亦有失且由人去论定吧。假如说它是“吃人礼教”起着坏作用孔子亦不任其咎。正如同一切学马克思主义者若陷于教条主义的错误马克思绝不任其咎那么后世所形成的礼教又何得归罪孔子?孔子是理性主义者反对教条主义已说明于前文。再掉转来说世间一切错误一切偏执太过之行事皆从正确引起来的真正通达的人又何必为儒家规避谴责以上为第一层。“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这是孟子明白说过的话凡旧日读四书的人都念过的。你把吃人礼教和孔孟之道作为一事岂得谓平?如其孔孟之道就是吃人礼教吃人礼教就是孔孟之道则数千年来中国人早被吃光死光又岂能有民族生命无比绵长民族单位无比拓大之今日?显见得孔孟之道自有其真中国民族几千年实受孔孟理性主义(非宗教独断)之赐不过后来把生动的理性活泼的情理僵化了使得忠孝贞节泥于形式浸失原意变成统治权威的工具那就成了毒品而害人。三纲五常所以被诅咒为吃人礼教要即在此。情理何由而僵化了呢?此即由情理的礼俗化。当一种情理(例如忠或孝)被看成是有用的好东西群求其通行而成为风尚由风尚而形成礼俗。一切礼俗法制都是社会生活所必须资藉的方法工具。它总有某种程度的固定性和形式化乃便于依据循从那亦就开头僵化了。然礼俗形成之初活气未大失还是好的日久机械化、惰性加重便有积重难返之势。末流所至或竟尔不恤人情有大背情理者。此社会文化老衰之为病任何个人难负其责讵可责怪于往昔贤哲?相反地正为往昔贤哲倡导了理性自有僵而不死者在为其后复苏的根本乃出现三钢五常的老话被抛弃的后来局面。此不独辛亥革命宣传得力于明儒黄黎洲《明夷待访录》不独“五四”运动的孕育和发生端赖蔡元培(进士、翰林)之主持北京大学试数看以往历史上革新变法的人物孰非读孔孟书的儒士。今必以腐儒陋儒那些偏执欠通之人代表儒家以复辟倒退、反动等罪名强加于儒家岂足以服人?

类似资料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精选资料

热门资料排行换一换

  • 基辅级.pdf

  • 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申请书.doc

  • Strategic Market…

  • 日本翻译史概要.pdf

  • 与“众”不同的心理学:如何正视心…

  • 第五版人民币假币识别要点.pdf

  • 第二套人民币,你,了解多少?.p…

  • 第四版人民币:被忽略的收藏价值.…

  • 第三套人民币纺织女工伍角券的四大…

  • 资料评价:

    / 7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