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或不爱没关系.txt

爱或不爱没关系.txt

爱或不爱没关系.txt

上传者: 梓言 2011-06-29 评分1 评论0 下载30 收藏0 阅读量151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爱或不爱没关系txt》,可适用于爆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  爱或不爱没关系作者:琴瑟琵琶  谁是剩女!  二十七岁生日当天中午十二点我在最好朋友的婚礼上。  我不是伴娘也不认识伴郎我就坐在角落里喝着味道不符等。

  爱或不爱没关系 作者:琴瑟琵琶   谁是剩女?!   二十七岁生日当天,中午十二点,我在最好朋友的婚礼上。   我不是伴娘,也不认识伴郎,我就坐在角落里,喝着味道不算纯正的红酒,听桌边两个中年女人聊天。   聊的大概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话题,我不喜欢听这些,我继续喝酒,心里想着三四年前的事情。   方睿慈结婚了,我怎么也想不到,我脑子里,她应该是我们宿舍最后一个结婚的,甚至是终身不婚的那种   可她就是结了,最重要的是,她比我小,结婚却比我早!   收到喜帖的时候,我还从没见过准新郎,更谈不上认识。我傻了一会儿,马上给丁璀打电话,又给路苗苗 发邮件,我在QQ里和郑筱萸整夜整夜的说这事,我把MSN名字改成了剩女希瑞,被钟静嗤笑了一把。   我们宿舍六个女生,按照当年夜谈的排行,我该是第三个结婚。可如今呢?   郑筱萸女儿快三岁了,钟静人在国外,老公在国内守身如玉,路苗苗还是和情投意合在一起,至于丁璀, 听说也新结识了男朋友。   今天,最不可能出嫁的书呆子方睿慈结婚了,听说半年前就领证了,新郎是博士。我虽然看不起男博士, 更看不起在读女博士,但是人家结婚了,我没结,孤苦一人,身边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想起男朋友三个字,我没好气,又给自己倒酒,敬了下没有出场的冯纶同志。他在,我美其名曰有个暗恋 对象,把话挑明以后,我们连做个同学都觉得尴尬。他把我织的围巾寄了回来,我转送给院里的看门大爷。   我有点想爆粗口,虽然我不会。   冯纶不是东西,太不是东西。好在今天他不在,他在,我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他女友曾经住在我们同层, 身条顺,罩子靓,胸大也有头脑,男生们好像一直这么形容,我们六个关起屋门边吃西瓜边要嗤笑她,可如今 ,她跟了冯纶,或者说冯纶跟了她。有时候我都想不起她大名叫什么,总是依然按着过去背地里的叫法称她奶 牛。   她的胸真大,我有事恨胸太大的女人,港剧里胸大的女人都没有头脑不是吗?   男人无非都是些肤浅的东西,看身条,看脸蛋,不看知识学问。注重知识学问的,八成外形又是二等残废   这么想,我心里更不平衡。我后悔自己念了研究生,倒不是因为学了文献检索专业,而是因为同校没有几 个看得过去的男生,蹉跎了,岁月没有饶过我,我知道,我二十七岁了,偶尔熬夜过后眼角有细细的纹路了。   我爱过,爱过冯纶,他爱别的胸大女人,不爱我。   我现在不暗恋他,我谁也不喜欢,谁也不在乎。   妈妈总说我自欺欺人,其实她不算懂我的,还是老爸理解我。收到方睿慈喜帖那天,我着实在屋里发了一 下午疯,他听见我乒乒乓乓摔东西,还是笑呵呵的端着盘切好的西瓜近来,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得啦,丫头,吃点西瓜消消火。”   我就爱爸爸这样,什么都明白,什么都不点破,让我还很自尊,也留了最后那点面子。   混成宿舍里最后一名的大剩女,请非所愿,我也无从选择。   古籍处的关处长结婚了,有个四岁的儿子,我再往死里含情脉脉,每天准时给他拿报纸,偶尔一起吃顿浪 漫晚餐,我还是狠不下心去他家里插足。他媳妇不容易,拉扯孩子长大,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喝了两杯还没醉,我给自己倒了第三杯,远处的伴郎新郎渐渐分不太清楚。耳根子边的老女人谈话还在。   我想拍案而起,干净利落的撮合了她们俩的儿女,可我是谁,我自己都没推销出去,我有什么资格倒媒拉 欠?   我踏踏实实坐着,喝了第四杯。一只手支撑着头,发现新郎新娘开始轮桌敬酒了,想坐正身子,修正下形 象。   同屋六个,观礼的只有我。我其实形象不差,很娴淑,很知性。   我和杨宪益先生的夫人同姓,我取了萧乾夫人名字里的字,我的小名和沈从文太太一样。   我喜欢我的名字,别人叫我戴若,若若,爸爸妈妈叫我兆兆,因为我出生昭示了好年景。那一年爸爸评上 了特级职称,妈妈当上先进工作者涨了两级工资,发了二十斤粮票。   “若若……”

第1页

职业精品

(汽车)产品营销策划书范文.doc

HH牙膏营销方案策划书.doc

加班管理人力资源考勤管理系统方案.doc

物品采购管理制度-正式.doc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精彩专题

相关资料换一换

资料评价:

/ 127
所需积分:5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