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完结】东宫专属驱魔师:魅世太子妃.txt

【完结】东宫专属驱魔师:魅世太子妃.txt

【完结】东宫专属驱魔师:魅世太子妃.txt

上传者: 365235657
7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6-21 举报

简介:当前资料暂无简介!

南遥国!黄昏时分,金乌尚未西沉,一团乌云便自天边飘来,那速度极快,仿佛是在跟强风赛跑,顷刻间便笼罩了整个天空!南遥国皇宫。一名太监慌慌张张地跑到御书房内,喘着气道:“皇上,淑妃娘娘就要临盆了!”“传御医了没有!”南遥国皇帝南宫岄放下手中毛笔,起身就要赶过去。“已经派人通知御医了!”太监跟在南宫岄身后,太踏出御书房,皇太后的近身宫女也来了。“启禀皇上,太后病情加重,请您速去清宁宫!”宫女跪下道!“这……”南宫岄犹豫片刻,“小魏子好好照顾淑妃,朕晚些一定去看她,摆驾清宁宫!”“是!”小魏子跪下,待南宫岄走远来才敢起身回去,他脚步匆匆,加上天色昏暗,一个不留神与贵妃宫中的小太监撞了个正着。“哟,这不是小李子吗?”小魏子抬起头来,“你这是往哪儿去啊,这么急?”“能不急吗?贵妃娘娘就要临盆了!可孩子迟迟不肯出来,御医说孩子大人只能保一个,你说这事谁能做主啊!我只能找皇上去!”小李子急得直跺脚!“这事可严重了,皇上此刻已经前往太后的清宁宫了,你别去御书房,到清宁宫去!”小魏子指着清宁宫的方向提醒道。“多谢你提醒了!”小李子立即改变方向,急急忙忙地跑向清宁宫!小魏子看着小李子匆匆跑向清宁宫的背影,摇摇头,再抬头看着天上不停翻卷的乌云,一道闪电划过,随后雷声隆隆,大雨倾盆而下!小魏子立即拔腿就跑,还不忘道出自己的担忧:“今天是怎么了,两位娘娘同时临盆,皇太后又病重!”大雨滂沱,电闪雷鸣!皇宫内点起灯火!当小魏子回到淑妃寝宫甘霖殿时,甘霖殿内一片大乱。一只白色的小狐狸在甘霖殿内乱窜,一会儿上桌,一后宫之争02一只白色的小狐狸在甘霖殿内乱窜,一会儿上桌,一会儿钻入椅子低下,宫女太监们在它身后追着它跑,最后被一位老太监打死在刚进门的小魏子脚边!一道闪电闪过,照着带血的白狐,实在是吓人!“这……这……这是……怎么……怎么回事啊?”小魏子结结巴巴地问道。他被吓得不轻,定在门口不敢动,这皇宫里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狐狸了?“淑妃娘娘是个妖怪,竟然生下了一只狐狸,你们看那孽障把我的手咬得……现在都还血流不止!魔族就是魔族,生下来的孩子也是个魔兽!”一名老嬷嬷捂着自己正流血的手道。她是宮里的稳婆,是来给淑妃接生的,却不成想淑妃生下了一只狐狸,一出生就咬了她一口!“桂嬷嬷,我不准你诋毁淑妃娘娘!娘娘虽然是魔族公主,可娘娘为人善良,她的孩子也会是善良的!”小魏子冲到桂嬷嬷身边大吼着,他不容许任何人诋毁淑妃!“善良?那畜生一生下来就咬了我一口,它一生下来就是要喝血的,这样的孩子是善良的!?它可是一只狐狸!”桂嬷嬷翻个白眼,抬头看着甘霖殿天花板说着。“娘娘不可能生下一只魔兽,一定是你们这些人在捣鬼!”小魏子冲到桂嬷嬷身前,抓着她的衣服,“你把小皇子藏哪儿了?”桂嬷嬷说着用另外一只不受伤的手推了小魏子一把,把他推到刚才被打死的白狐身前,闪电再度闪过,白狐身上的鲜血让他不寒而栗,桂嬷嬷的声音传来:“那就是淑妃生下的!”“都吵什么!”淑妃的贴身宫女小如呵斥着,转对一旁的宫女,“去请皇上来,从现在起,甘霖殿内所有人都不得离开,直至皇上到来。”“是!”那名宫女福福身,出了甘霖殿。甘霖殿内的人站的站,徘徊的徘徊,窗外噼里啪啦的雨声此刻显得特别清晰,还后宫之争03甘霖殿内的人站的站,徘徊的徘徊,窗外噼里啪啦的雨声此刻显得特别清晰,还混合着一声又一声雷鸣,让人更加焦急不安。许久之后,南宫岄赶来,看着门边已经咽气的白色狐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淑妃呢?”南宫岄边走向内殿边质问着。“回禀皇上,淑妃生产之后就昏了过去,现在还没醒来!”小如跟在南宫岄身边与她一起前往内殿。“那只狐狸……真是朕的孩子?”南宫岄到内殿看了淑妃之后再度回到外殿中,他指着已经死掉的白狐,众人齐齐跪下!南宫岄的脸上,是极复杂的感情,恐慌、怜惜……那是他和爱妃的孩子吗?“它是淑妃娘娘诞下的!”桂嬷嬷低着头道,可跪在她身边的小魏子却看到了她嘴角不怀好意的笑!“皇上,淑妃娘娘不可能会生出一只狐狸出来的!”小魏子指着身边的桂嬷嬷,“那只狐狸一定是桂嬷嬷带来的!”“皇上明察,就算借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啊!”桂嬷嬷辩解着!“那你刚才为什么笑!”小魏子转对南宫岄,“皇上,刚才奴才看到桂嬷嬷笑得好不得意!她心中一定有鬼!”“桂嬷嬷!”南宫岄怒喝一声,吓得桂嬷嬷趴在地上不敢动,“说,究竟是怎么回事!”“皇上,奴婢的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淑妃娘娘真的生下了一只狐狸!”桂嬷嬷抬起自己的手,“皇上请看,它把奴婢的手咬得现在都还没止住血!”“来人,把他们都关入大大牢!”南宫岄大怒,下着命令,而后又道,“等等,没人赐鸩酒一杯!”不管淑妃生下来的时候什么,真的狐狸也好,假的狐狸好,总之现在没有看到孩子,这件事情就不能传出去!“皇上饶命啊!”桂嬷嬷首先求饶,但是圣旨已下,南宫岄也是铁了心,这件事,绝对不能传出去。后宫之争04“住手!”寝宫门外传来了太后的声音,虽然声音有些虚弱,但还是带有不容反抗的威严!“母后!”南宫岄立即上前取代近身宫婢搀扶太后坐下,“您怎么不在清宁宫歇着!”“出了这么大的事,哀家歇得住吗?”太后看着低着头跪着的宫女太监们,“淑妃真的生下一只狐狸?”“回太后,是的!”桂嬷嬷道。太后闻言,立即一口气上不来,把其余的人下吓得手忙脚乱。南宫岄连忙自宫女手中拿来药丸,给她服下。许久之后,太后才缓过来,靠在椅背上下了懿旨:“传哀家懿旨,将淑妃打入冷宫,任谁也不能放她出来!”“母后!”南宫岄当场跪下,“此事尚未查清,您把雨儿打入冷宫,朕该怎么办?”“你要气死哀家吗?”太后指着门口的狐狸尸体,“她端木雨本就来自幽梵谷,她是魔族,生出个人也就罢了,可你看看她生出个什么东西来!你要玷污皇室血统吗?”“母后,大不了朕今后就不让雨儿怀上孩子,您别将她打入冷宫!”太后此刻正在病中,南宫岄不敢反抗,只能求情!“哀家知道你喜欢她,可她是魔族,哀家不处死她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转对自己带来的嬷嬷,“现在就给哀家把淑妃抬到冷宫去!”“母后!”南宫岄大惊,站起身,指着已经行动的几个嬷嬷,“你们谁敢动淑妃!”几个嬷嬷才跨出的一步,又定在原地不敢动了!“还不快去!”太后呵斥几个嬷嬷!“是!”嬷嬷们领懿旨往内殿而去。太后看着南宫岄,“你自己琢磨着,这件事情,你能压得下去吗?她是魔族,如今又生了只狐狸出来,你想要整个南遥国百姓造反吗?”“魔族有好也有坏!”南宫岄道,“母后忘了雨儿还救过您的命吗?”“岄儿,哀家不是个忘恩负义后宫之争05“岄儿,哀家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但是在整个非梵大陆上,魔是百姓最畏惧的一族,你可知道一天有多少人死在魔兽手中?你那么宠着她,有朝一日哀家不在了,你是不是要立她的孩子为太子,你要一个半魔来统治南遥国吗?”“朕不让她怀上孩子不就好了吗?”南宫岄让步,“如果贵妃生下儿子,朕马上就立贵妃为皇后,立她的儿子为太子。母后可以放心了吗?”贵妃是太后的亲侄女,立太后的侄女做皇后,太后该满足了!“哀家不想让你成为一个昏君,不管你立谁为皇后,哀家不左右你,但是今日哀家非把端木雨……打……打入……冷宫!”太后说着,又一口气不上来,南宫岄见状,两头为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几个嬷嬷把昏迷中的端木雨抬走!而后,太后刚吃好药,一名小太监跑进来,正是黄昏时与小魏子撞在一起的小李子。“启禀皇上,太后,大喜了,贵妃娘娘生下了一位小皇子!”小李子眉开眼笑,好不开心!“真是个小皇子!?”太后大喜,这个消息对太后而言可比灵丹妙药还好上千万倍!“是小皇子没错,那哭声可大着呢!”小李子见太后站起身来,立即上前搀扶一把。“哭得大声好,哭得大声有力气!是个强壮的孩子!”太后喜道,“岄儿,淑妃的事就交给几位嬷嬷去处理,你随哀家看小皇子去!”“朕没心思!”南宫岄正颗心都系在淑妃端木雨身上,小皇子的出生也吸引不了他!“那好,你就在这儿呆着,哀家看孙儿去!”太后说着,领着众人离去,整个寝宫只有南宫岄一人。南宫岄狠狠的一拳捶在柱子上,没有实权,连自己的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冷宫风雨未停,雷鸣依旧,冷宫只点一盏孤灯,昏暗中,木床上已经昏迷的淑妃端木雨后宫之争06冷宫风雨未停,雷鸣依旧,冷宫只点一盏孤灯,昏暗中,木床上已经昏迷的淑妃端木雨小腹又传来疼痛,一次次阵痛让她自昏迷中恢复意识。端木雨睁开,她记得她在生产,怎么?还没生出来吗?为什么还是阵痛依旧!她转头看着四周,这是什么地方,如此破烂,并不是她的寝宫!“小如!”端木雨叫着近身侍女,却不得回应,她用手撑地,起身看着破旧的冷宫,再叫一声,“小如!”“娘娘!”小如抱着一床被子进来,“您醒了!”“这是哪儿?”端木雨忍着小腹传来的阵痛,看着小如把被子盖在她身上。“娘娘,这是冷宫!”冷宫内的光线太暗,小如并没有发现端木雨的异样。“为什么?我没有犯错……啊……”端木雨不解,她在后宫一向安分守己,为什么要把她打入冷宫。“娘娘,您怎么了?”小如扶着端木雨躺下,这才发现她脸上满是痛苦,“娘娘,您哪儿不舒服,您不要吓奴婢!”“孩子……”端木雨的手紧紧的抓着被子,发泄小腹传来的疼痛。“孩子?”小如一个头两个大,孩子不是被打死了吗?在就是那白色的狐狸,难道……小如猛地站起来,离得远远的,就怕端木雨魔性大发……“啊……”床上的端木雨大喊一声,一道闪电闪过,一声声雷鸣传来,冷宫内传来了声声啼哭,一个紫眸男婴出世……“小如……快找把剪刀来,剪短脐带!”耗尽所有力气的端木雨争开眼,虚弱地躺在床上,她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仿佛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是!”小如很快找来剪刀,放在灯上烤了烤,颤抖着手,剪短了脐带,才用襁褓把小皇子包起来。后宫之争07“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端木雨撑着身体坐起来,接过小如怀中的孩子,并不理会身体传来的不适。“恭喜娘娘,是个小皇子,您有救了!”小如喜道。“太后为什么要把我打入冷宫!我做错了什么?”端木雨不解,但是可以肯定南宫岄却对不会辜负她,将她打入冷宫的一定是不喜欢她的皇太后。可是,她在后宫一向安分守己,皇太后又是以什么借口将她送到冷宫的,连南宫岄都阻止不了?“娘娘,一个时辰之前,你说您肚子疼,奴婢看您是要生了,就将桂嬷嬷请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您的床上跑出白色的狐狸来,桂嬷嬷说那狐狸……是娘娘生下来的……”小如说着,眼里又溢出泪水来。“就因为这样,太后把我打入了冷宫!?”端木雨深邃的紫眸闪过一丝愤怒,“我虽然来自幽梵谷,可是我魔族的皇族,不是魔族的动物,我们是魔族的人,跟一般的魔物不一样,试问你们人类有人生出一只动物来吗?魔族人是魔族人,魔兽是魔兽,这怎能相提并论,划为一类?”“娘娘您别激动,如今您不是生下小皇子了吗?小皇子是个人,明早奴婢就托人去给皇上带信儿,他知道了一定会接你出冷宫……”“小如!”小如话还为讲完,端木雨猛地抓住了她的手,一脸紧张的看着窗外越来越猛烈的狂风与暴雨。“娘娘您盖好被子,别着了凉!”小如用另外一只给端木雨拉好被子。“小如!”端木雨不安地把小皇子交给她,随即倒在了床上,“你现在就带孩子走,藏起来,不准让皇上知道,以后你想办法叫百里玫巫女进宫,把孩子交给她!告诉她一定要帮我养大这个孩子……快……快走……”“娘娘……”小如抱着沉睡中的小皇子,再看看屋外的暴雨,不知道端木雨是怎么了。后宫之争08“快走,我娘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端木雨望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风和雨,心急如焚,娘一定是知道她要生孩子才会出谷而来,如今她身在冷宫,万一让娘看到一定会将她和孩子带回幽梵谷,她回去不要紧,可孩子要是被带回去,今后就别想再出来了。“是……是……”小如是听过端木雨将幽梵谷的事情的,幽梵谷现在正缺个继承人,小皇子要是被魔后带走,今后就别指望能回来。小如撑着伞,她只是个宫女,如今又跟端木雨一起被打如冷宫,此刻她只能带着小皇子到冷宫里的其他院子躲一躲。雨水噼里啪啦地打下来,小如一手抱着新生的小皇子,一手撑着伞,一路往冷宫内的另外一座空院子跑去,跑着跑着,眼前突然多出了一双脚,一道闪电闪过,照着眼前的人,她披着一件深紫色斗篷。小如将视线往上移,看到了一双魅惑人心的紫眸。“魔……魔后……”小如节节后退,魔后却站在原地不动。风雨中夹着魔后不紧不慢的声音:“他是我外孙,把他给我!”“魔后娘娘,我们娘娘不希望您把孩子带走!”小如跪在泥泞的小路上,祈求着,这个孩子是端木雨出冷宫的唯一筹码,若孩子被魔后带走,端木雨再也没有离开冷宫的机会了。“这可由不得她!”魔后一挥手,小如怀中的孩子便到了她手中,魔后披上斗篷,把孩子藏在斗篷里,消失在黑暗中!“魔后娘娘……”小如看着四周,哪里还有魔后的影子,小如急忙跑回端木雨所在的院落,端木雨也不见了踪影……**********此去经年**********此生未离**********意外事故01现代是夜夜空浩渺,群星璀璨。一轮明月似玉盘,月光清凉,夏风徐徐。一块方形黑布飞速旋转于星空之下,越过明月,极为诡异。夏风中传来哒哒的高跟鞋踏地的声音,一身简便黑衣的沈冰昙跑在郊外的高速公路上,追着那块方形黑布急速奔走。夜色中,长发随风飞扬,几缕发丝划过脸颊,在她绝美的脸上滑动,似有若无地覆盖了犀利的眼眸。有几缕还陷入紧闭的两唇之间,将原本绝美的容颜点缀得更加妖娆,更加魅惑人心。她是沈冰昙,驱魔界的第一人,在驱魔界,她称了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她妖娆似长在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无叶相称也绽放属于自己的辉煌。片刻之后,黑布开始在沈冰昙头顶盘旋。公路上,沈冰昙停下,没有抬头,只是听着周围的声音。黑布飞得太高,她跳到最高点也无法触及。无奈她抬起头,看着头顶盘旋的黑布,估计着它与她的距离。黑布并不打算离开,而是在挑衅她。“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沈冰昙手拿这金色的驱魔棒,在无车的高速路上随意走动,驱魔棒的另一端反复敲着她的左手掌心。“%#@¥&……”黑布发出奇怪的叫声,沈冰昙听得出来,它挑衅她,“怎么样?你手中的驱魔棒打不到我。你的爷爷,你的爸爸,都打不到我……”“是吗?”沈冰昙嘴角一勾,弃了驱魔棒。她沈冰昙是驱魔界的第一驱魔师,于她而言,驱魔,不一定就非得用驱魔棒。双掌合十于胸前,十指交叉,竖起食指和中指,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月光下,沈冰昙集中所有的注意力。片刻之后,她相触的四根手指指尖均亮起金光。沈冰昙抬头,举手,左右两手分别在头顶横着画出两个半圆,仅一秒间,两个半圆合成了一个直径为一分米的金色光圈。意外事故02光圈合成瞬间,便快速地飞向沈冰昙头顶的黑布,黑布躲避不及,被光圈打到。金色光圈带着极强大的力量狠狠地撞在黑布上。原本还迎风张开的黑布立即泄了力气,连大风也吹不起,只挂在光圈上,光圈被黑布裹着,带着惯性快速地往某个方向飞去,而后,光圈在黑布里炸开。“&%#@$……”星空下传来怪叫声,惨烈至极,也透着强烈的愤恨。顷刻间,原本得意忘形的黑布碎成了无数片碎片,被风吹着,落在了高速路上。沈冰昙不屑一笑,右手捡起地上的驱魔棒,空出的左手捡起跌落在右肩上的黑色碎片,放在唇边,吹走了它。而后,她闭上眼睛,集中所有的注意力,风中,除了身后传来的机动车声音外,还有翅膀扇动的轻微声响。靠近了,靠近了,它渐渐靠近了……十几秒后,沈冰昙猛地睁眼。睁眼的同时,她也猛地朝某个方向挥出手中的驱魔棒,挥出去的驱魔棒狠狠地打在空气中。似乎碰到了什么,沈冰昙挥出去的驱魔棒停在她身前的空气中,片刻之后,金色的驱魔棒上凭空沾上了些许红色的鲜血。“&¥#*#%¥&……”一只巨大的蝙蝠现了身,随后落在了沈冰昙身前。仅仅一棒,只是一棒,她解决了它!沈冰昙眼盯着躺在身前不停抽搐的巨形蝙蝠,嘴角扬起了微笑。蝙蝠彻底死了,她的心也畅快了。十二年前,她的爷爷,她的爸爸,都被这只蝙蝠吸干了身体里的每一滴血,今天,她是终于报了仇了。“啪!啪!啪!”身后传来鼓掌之声,“不愧是驱魔界的第一驱魔师……”“李先生是否满意?”毕竟来人是客户,沈冰昙笑着转身,却在见到来人之后收起了笑,“是你!”“满意,很满意!沈冰昙,我们又见面了!”李成斌走向沈冰昙,对她伸出手,“你的驱魔方式还是跟以前的一样特别!”意外事故03“那个光圈!?你不是见过很多次了吗?”沈冰昙看着他的手,并没有伸出她的手。李成斌并不以为意,看着她的手上的驱魔棒,那根金色的驱魔棒,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在月下。她的驱魔棒从来就不跟其他驱魔师的一样。沈冰昙出身驱魔世家,自小便学会了一般的驱魔术。可是在她十二岁生日那一天,她爷爷送给了她一根驱魔棒,当夜,她便意外地召唤出刚才所用的金色驱魔棒。但那个时候,金色驱魔棒很快便消失了。后来,她发现金色驱魔棒的威力比一般驱魔棒的威力要大上很多倍,随着她驱魔经验增长,她用这根特别的驱魔棒也用得越来越顺手,而驱魔棒存在的时间也就越来越久,除非她要它消失,否则它就会坚持到驱魔行动完成之后。而今晚的这只蝙蝠太厉害,所以才会耗上这么久,幸好她没退步,若是在驱魔棒消失之前没打死蝙蝠,后果不堪设想。李成斌看了一眼沈冰昙空空的双手,“还有那根驱魔棒!”沈冰昙翻个白眼,走向停在不远处哈雷摩托车,“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李成斌转身看着已经走过他身边的沈冰昙,“你是个平凡人,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能力……”一个平凡的人,怎么可能让手指放出金光,并凭空画出一个驱魔光圈?而其他的驱魔师,都是依靠外界的力量驱魔,唯独她沈冰昙,依靠的是自身的力量,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力量。沈冰昙的的确确是个平凡人,可她却能做到平凡人做不到的事情。高跟鞋踏地的声音停止了,沈冰昙转个身,“明天把钱打入我的账户,至于其他,我并不想知道。”“冰昙!”李成斌小跑到她车边,握上正扭动着哈雷羊头手柄的玉手,“你是否知道你出生的时候,天上有上百颗星星排成了意外事故04“冰昙!”李成斌小跑到她车边,握上正扭动着哈雷羊头手柄的玉手,“你是否知道你出生的时候,天上有上百颗星星排成了一个八芒星的图案?”“就如你所言!”沈冰昙闭了一会儿眼,“那个时候我刚出生,我怎么会知道!”“但是我知道,据我所知,今夜十二点之后,天上的星星会再度排成八芒星,我……”“担心我?如果我在签合约之前,我知道跟我签约的人是你,纵使你出一千倍的价钱,我也不会签字!没有那纸合约我也会杀它,驱魔费你爱付不付,总之我不会成为你的实验品。”沈冰昙冷道。十二年前,李成斌救了她,因此她欠了他一条命。可后来她发现她救她是想研究她,研究她与一般驱魔师的不同之处!所以她恨他!“冰昙!你相信我,我研究星相这么多年了,你绝对是带着不同寻常的力量出生的,过了今夜十二点,就是你二十四岁的生日了,整整两个十二年啊,你应该明白什么叫物极必反,我是在担心你!”十二,是个代表程度的数字。在李成斌眼中,十二代表着强大的力量,沈冰昙就是在十二岁的时候成为了驱魔界的第一驱魔师,并且一直位居第一不变。而现在,再过几分钟,沈冰昙就二十四岁了,李成斌一直有这样的直觉,在沈冰昙二十四岁的本命年中,她将会遇到双十二的力量。双倍的力量是强大的,十二年前沈冰昙大难不死,就证明那一年的本命年她是顺利的,而今年呢?她是否能承受双十二的力量!“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沈冰昙冷漠依旧,犀利的眼盯着李成斌,他害怕的放开了手。发动摩托车,沈冰昙绕过挡在她车前的奔驰跑车,扬长而去。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不测,也都比被李成斌研究的好。这个世界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意外事故05这个世界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活着,或是死去,她都听天由命!让她活,她就活着,让她死,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因为她坚信,一个不怕死的人,是不会那么短命的!“冰昙……”李成斌叫着她的名字,最后无奈地上了自己的车,跟在沈冰昙身后。城中,钟楼的钟面上,秒针走到了“12”的位置,与时针、分针重叠。“当当当……”钟声响起,打破了夜的宁静,传得好远,传到了郊外的沈冰昙耳中。因为不是特殊的日子,故而没有人会为这一刻欢呼。但是,依旧有人会庆祝这一刻!“沈冰昙……”沈冰昙抬头看着璀璨的星空,对自己道了声,“生日快乐!”浩渺的星空,斗转星移,转瞬之间,一个八芒星完美无缺了!“真的有啊,八芒星……”沈冰昙看着明月附近清晰可见的八芒星,而后,她耸耸肩,“有没有都无所谓。”才低下头的沈冰昙顷刻间便感受到了不对,她无法动弹了,仿佛被人施了定身咒。大脑可以思考,意识也很清醒,唯独不能动弹,连眨一下眼皮都是奢望,更别说控制飞速行驶的摩托车了。迎面,一辆大卡车驶来,沈冰昙依旧急出了细汗,而大卡车的伺机就跟没看见她一般,根本不打算让开,也不打算刹车。追着沈冰昙而来的李成斌见状着急万分,那是一吨重的卡车了,沈冰昙向来喜欢飚车,以她的速度撞上去还得了?“不长眼睛吗?看不到冰昙吗?”李成斌心急如焚,转着方向盘朝卡车开去,摩托车太小看不见是吧,这是奔驰跑车,你该看得得见了吧。昏昏欲睡的卡车伺机终于踩下了刹车,可,为时已晚……月光下,一辆奔驰跑车前的摩托车以极快的速度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沈冰昙的世界狠狠地摇晃几下……而后,她的摩意外事故06月光下,一辆奔驰跑车前的摩托车以极快的速度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沈冰昙的世界狠狠地摇晃几下……而后,她的摩托车倒在卡车旁,车轮还在转。而车上的她却狠狠地撞在大卡车的挡风玻璃上,再重重地落下。她戴了安全帽,所以伤得不重,可她依旧不能动弹,她无助得看着天上星星,它们排成一个八芒星,一起发着光,一闪一闪。她感觉到有人抱起了她,她看到了李成斌,他很着急,在喊她的名字,可她什么声音也听不见,只看见他一张一合的嘴唇。她的意识渐渐消失……只是,沈冰昙不解,她并非死于车祸,她死于什么?什么样的力量让她无法动弹……这个世界有太多奇异的力量了。**********此去经年**********此生未离**********非梵大陆,一个在二十一世纪没有任何记载的时空!山郊野外,草地上躺着一个衣着破旧的小女孩,她的头下,有一大片的血迹,周围也有厮打过的痕迹……烈日下,女孩儿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冰昙渐渐恢复意识,阳光照得她眼睛发痒,她睁开眼,看了一眼这个世界,又马上闭上了。蓝天白云,骄阳似火,鼻尖还可以清晰地闻到混在风中的青草芳香。许久之后,冰昙想起意识消散之前发生的事情。她记得,记得在她生日那天发生了意外,她浑身僵硬……不可动弹……她的摩托车撞上了高速路上的大卡车……然后……冰昙用手撑着地面,坐起身,看着周围陌生的荒郊野岭。而此刻的她,正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虽然还是黑色,却不是她之前的衣服,这套衣服就像……就像是古代的衣服。身上传来了疼痛,手臂上也是,冰昙挽起衣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上满是大大小小的鞭伤,有的已经结了疤,手当朝太子01身上传来了疼痛,手臂上也是,冰昙挽起衣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上满是大大小小的鞭伤,有的已经结了疤,有的却还有鲜红依旧。此刻汗水流出,带着身体里的盐分,流过身上的伤口,很辣,很疼。她什么时候挨打了,又是谁敢打她?冰昙张开双手,这是她的手,连掌纹都是熟悉的。可这双手,却又不是她的手,因为这双手太小了,这不是一个二十四岁女人的手掌。后脑隐约传来疼痛,百里优伸手摸去,湿湿的一片,她转身,原本她所躺的草地上有一大片血迹,而她的手上,也是红红的鲜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冰昙望着四周,周围死一般的沉寂,只有虫鸣,以及溪水流过的叮咚声。她不是应该在医院吗?她记得,李成斌抱走了她,他没有把她送到医院?而这里……又是哪儿?大脑深处传来了微疼,冰昙的抱着头,她感受得到有某种意识正企图侵占她的大脑,那是另外一个人的记忆。“呃……”冰昙痛苦的呻吟,抱着头倒在了草地上。刺眼的阳光照得她睁不开眼,而她,仿佛是在宇宙中漂浮,甚至跌入了黑洞,那份大脑深处的记忆,侵占了她的意识,由不得她拒绝……仿佛被洗脑了一般,她渐渐知道了自己身在何处,这个地方,叫非梵大陆,一个她从未听说过的世界。她是死了,可她的意识还继续存在着,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灵魂学吧。她的灵魂,在这个人与魔混住的非梵大陆里,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存活。她不叫冰昙,而叫……百里优!这个身体,原来是叫百里优的……而百里优……是逃跑到这荒郊野外的。至于逃跑的原因……她叹口气,算了,他们过他们的阳光道,她走她的独木桥。百里优站起来,走到附近的溪水当朝太子02百里优站起来,走到附近的溪水边,蓝天白云在溪水中定格,水中的骄阳煞是耀眼。她却只震惊于溪水中的影像,那是十二岁的沈冰昙啊。百里优双手摸着自己的脸颊,水中的面容如此稚嫩,她整个人缩小了一半,唯独那一双眼,还是属于冰昙的,大大的眼,微微上扬的眼角,勾勒出凡人没有的妖娆。那是她的眼!犀利依旧,冷漠依旧。犀利,因为她要除魔。冷漠,依旧因为她要除魔。她是魔的克星,魔杀死了她全家,她立誓要杀死所有的魔。所以,她必须用一辈子来除魔。一辈子,至死方休!这不,她又感受到了魔物在靠近,这是身为驱魔师的直觉,也是救命的直觉。身为驱魔师,如果不在魔物靠近之前发现魔物,那么就把握不了杀死魔物的良机,随时都会丧命,因为,魔物是见人必杀的。而她,亦是如此,杀魔不眨眼!捧一捧溪水洗了掉了脸上的尘土,百里优双掌合起,集中注意力,再张开手,一根一尺长的金色驱魔棒便悬浮在两掌之间。百里优抓起悬浮在身前的驱魔棒,在她碰到它的瞬间,它立即变成了三尺长,金光闪闪,是魔族最畏惧的颜色。几匹骏马自远处奔来,在烈日下扬起滚滚尘土,尘土被风吹散,飘得好远。为首的南宫宴一身戎装,剑眉入鬓,双目犀利有神,紧紧地盯着前方,他胯下的骏马也跑得飞快。一名小女孩猛地自旁边冲出来,南宫宴立即拉住缰绳,骏马扬起前蹄,一声马鸣直冲云霄,传得好远。百里优站在南宫宴的坐骑前,抬头看着骏马扬起的前蹄,毫不畏惧。骏马上的南宫宴拉紧缰绳,盯着这个衣着破旧却有些眼熟的小女孩儿,她凌乱的发丝被风吹到脸上,她手中的驱魔棒金光闪闪。她,是个巫女?当朝太子03不仅是个巫女,还是非梵大陆上最强的金极巫女!?只不过年纪有些小,应该只算是有潜力成为巫女的小女孩儿而已吧。南宫宴仔细地打量着她,她头上,衣服上,都沾着泥土和草屑,唯独那张脸是干干静静的。弯弯的浓眉下,一双星目煞是好看,眼角眉梢微微上扬,把那双眼勾勒得极妖媚,若此刻不那么犀利的话,她绝对是个讨喜的女孩儿,南宫宴并不因为百里优此刻的落魄打扮而厌恶她。只是,南宫宴不解,那样可以穿透一切的犀利眼神,怎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小女孩眼中?南宫宴将视线移往下,看到了她微挺的小鼻子,下面的薄唇嘴角微微勾起,看上去很调皮。可此刻的她,却比他还严肃!她是把他当成了魔物了吗?她的能感应到他?就在南宫宴打量百里优的同时,百里优心中猛然一惊。她之前感应到的魔物不见了,它消失于瞬间。她,感应不到它的存在!魔物若是逃跑,她最多渐渐感应不到它。可它竟然凭空消失了!这怎么可能?是它的魔力太强还是她的感应有误?她的感应能力不会出错,那么……她曾听说有些魔力强大的魔物会隐藏自身的魔力,从而让驱魔师感应不到它的存在。但是她从未遇到过这样的魔物,而这样的魔物,也只是个传说,从未有驱魔师遇到过这样能力强大的魔。百里优抬头,视线扫过眼前的所有人。为首的南宫宴拉着缰绳看着她,那眼神仿佛是在试探她,百里优沉思着,他为什么要以那样的眼神看她,在试探她的感应能力?冰昙眯眼等着他们,自服饰看,他们的应该是个将军。她刚才就明明感应到魔物就在这个方向,而唯一的生物就是他们这几个人。如果人是不魔,那就只能是那几匹马。当朝太子04可就竟那一匹才是魔?“这里没有你要找的魔!”南宫宴嘴角一勾,对这个女孩儿起了兴趣,居然有巫女把他当成了魔物了。“大胆草民,还不闪开!”南宫宴身后的一名随从纵马上前,手中马鞭一扬,就要朝百里优打去。百里优轻轻一闪,躲过了那一鞭。冰昙学的是他们家驱魔师专门的武功,飞檐走壁,攀爬下坠,都不在话下。虽然刚穿越而来,还不大适应这个遍体鳞伤的娇小身体,可对她的影响并不大。“草民?”居然叫她草民?他们究竟是什么人?百里优闪过一边,看着这几个人。他们一身戎装,难道是他是个将军?“身手不错!你是巫女?”南宫宴问道,话语中透着对她的赞赏。她手中的驱魔棒能坚持这么久,足可见她驱魔的能力不低。而她能感应到这一方有魔物,这说明,她应该是个巫女。小小年纪,就成为了巫女?还有如此敏捷的伸手!不简单,实在是不简单!“巫女?”百里优在脑中搜索,在南遥国,她百里优还不算是个巫女,“巫女谈不上,只不过是会驱魔而已!”“会驱魔而已!?”南宫宴略微的吃惊片刻,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说,在整个南遥国,会驱魔就等于是个巫者。而她,居然说她不是个巫女,只是会驱魔而已!而已啊!这口气,好像并不把驱魔巫者放在眼里啊!“你究竟叫什么?”南宫宴再度开口,他似乎见过他,却又没了印象。“百里优!”百里优答道,问个名字而已,她并不吝啬。“百里优?”南宫宴转头看着身边的人,“这个名字挺耳熟的!”“是百里府的人!整个非梵大陆,只有巫女百里玫的女儿叫百里优!”身边的随从答道。“她就是那个传说中会成为非梵大陆当朝太子05“她就是那个传说中会成为非梵大陆上第一驱魔巫者的女孩儿,百里优!”闻言,南宫宴看着百里优以及她手中的金色驱魔棒,此刻她依旧在四周找寻魔物,他微微一笑,赞道,“也不愧对于这个‘优’字。”南宫宴并不怀疑百里优的身份,因为她手中的驱魔棒就证明了一切。百里优听得出他话中的赞扬,可此刻,她没时间打理他们。因为,远处有一个黑色的影子闪过了她的视野。“居然有牛魔!”百里优握紧手中的驱魔棒,没想到这非梵大陆上的魔是处处可见啊!随随便便一头牛就有可能是魔!而此刻,那头牛魔,正以极快的速度朝他们奔来。金属摩擦的声音传入耳中,南宫宴身边的随从一起拔刀,调转马头,护在南宫宴身前。百里优见状退到一旁,这些人只是普通人,却敢对魔力强大的牛魔拔刀相向,难道他们就不知道一般的兵器是伤不了魔的吗?而最主要的是,他们并不像二十一世纪的人那样怕魔,反而要与魔一战到底。百里优靠在一旁的树上,既然他们要自己对付牛魔,那她就先不要出手,她到想看看他们本事是否跟他们的胆量一样大。她悠闲地看着他们与牛魔打斗,几个回合打下来,他们这几个身经百战的将士反倒吃了亏。百里优不屑一笑,他们哪是魔的对手?普通人就是普通人,纵使武艺非凡也未必就是魔的对手。百里优将视线移到为首的南宫宴身上,此刻,撞到了那几个随从的牛魔正朝他撞去。危险逼近,骏马受惊,南宫宴拍着马脖子,安抚着它,看样子他根本就不打算向有驱魔能力的她求助。而百里优还不打算出手,她刚才感应到的并不是牛魔,而是更强大的魔,所以她想看看究竟她刚才感应到的魔去了哪儿!牛魔越来越近,南宫宴的骏当朝太子06牛魔越来越近,南宫宴的骏马畏惧至极,嘶叫一声后扬起前蹄。南宫宴纵身跃起,弃了坐骑,于空中拔出佩剑,尖端朝牛魔刺去。剑尖抵在牛魔的牛头,却刺不进牛皮,佩剑打了弯,南宫宴借着这股力量跃身到了百里优身边。“你……”南宫宴看着她手中的驱魔棒,它居然还没有消失!在非梵大陆上,驱魔巫者的灵力越高,所召唤出来的驱魔棒就能坚持得越久。从她出现到现在,也应该有两刻钟了吧。她的驱魔棒居然能坚持那么久,两刻钟啊!他记得,百里优可是十二年前出生的啊,十二岁就能让驱魔棒坚持这么久而不消失?“闪开!”百里优用驱魔棒推开他,快速地朝正奔向她的牛魔奔去。她再不出手,这些人今天就死定了。艳阳下,娇小的身影凌空跃起,金色的驱魔棒反射着阳光,重重地打在牛魔头顶。仅仅一棒,只是一棒!“哞……”牛魔惨叫一声,应声而倒,重重地砸在地上,扬起尘土无数。百里优落在牛魔身边,看着它虚弱的喘着气,挣扎片刻之后,咽了气。随即,百里优的头却传来晕眩,这个身体很虚弱,自她刚才醒来她就感觉到自己就跟几天不吃饭一般,加上刚才那一棒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此刻的身体竟有些吃不消了。“呃……”百里优双腿一软,倒在地上。她爬起来,甩着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南宫宴一直在注视着她,从她那一声“闪开”开始,他就对她另眼想看了,虽然他不是个驱魔巫者,但对付一个牛魔,还难不倒他。可那个丫头居然想要保护她,那语气并不容他拒绝。小小的一个丫头,竟然毫不犹豫地冲向庞大的牛魔,那个成竹在胸的背影深深地触动了他心底的某根弦,她并不认识他,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当朝太子07小小的一个丫头,竟然毫不犹豫地冲向庞大的牛魔,那个成竹在胸的背影深深地触动了他心底的某根弦,她并不认识他,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却冒险救他!那不是其他匪贼,可是攻击力极强的魔兽啊!南宫宴解下披风,走到百里优身边,俯身用披风裹住她,再抱起她。“你干什么?”百里优在他怀中挣扎,突然落入一个陌生的怀抱,导致百里优神经紧绷,可此刻的她已经耗尽了所有力气,她的挣扎挣脱不了他对她的束缚。“你救了我,我又岂会让你一个人倒在这荒郊野岭!”南宫宴霸道地抱紧她,把她放在他的马背上,手不小心碰到了她身上的伤。“嘶……”百里优叫出声。“你身上有伤!”他看到了她脖子上的鞭痕,后脑的头发上还结着血块。他挽起她的衣袖,看到她手上的鞭痕。眉头紧皱,南宫宴的心,传来了不舍。“我没事!”百里优拉下自己的衣袖,非梵大陆上的人似乎并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他翻身上马,坐在她身后,搂紧她,开口问道:“你是百里府的人吧,你娘叫百里玫,外公叫百里无极,对吗?”“你是谁?怎么会知道?”百里优很吃惊,这个她大脑中没有印象的人居然知道她的今生的身份。“哈哈哈……我是谁?你不认识我?”南宫宴哈哈一笑,五年不呆在南瑶城,如今人不知道“南宫宴”这三个字属于谁?“我为什么要认识你!”百里优不屑,爱说不说。“我叫南宫宴,记住的我的名字!南宫宴!”南宫宴像下达军令一般命令着。她记住了他的名字,不是因为这个名字有多特别,而是因为他话中透着的那份不容抗拒的力量。背后的南宫宴继续说道:“据我所知,你娘是位金极巫者,你外公很宠爱她,甚至都不愿意将她嫁出去,当朝太子08“据我所知,你娘是位金极巫者,你外公很宠爱她,甚至都不愿意将她嫁出去,于是让你爹入赘百里家。而你,据说是带着你娘的灵力出生的,你可是你外公的宝啊,居然有人敢打你?”在南遥国,百里家是驱魔世家,几乎每一位姓百里的人都有驱魔的能力,只不过灵力强弱不同罢了。而在驱魔世家,灵力是代代相传的,每当家里有一位驱魔巫者去世,十二年之内,家里必定会有一位婴儿带着他的灵力出生。而百里优的母亲百里玫,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非梵大陆上的第一驱魔巫女,在非梵大陆上,巫者根据驱魔能力分三个等级,金极、红级和白级。最高一级为金极,最低一级为白级,红级居中!而百里玫,就是个金极巫女!但是,不仅红颜薄命,还天妒英才,她在二十岁生百里优的时候难产死掉了。而百里优,就被认定为是带着她母亲的灵力出生的,因为那一晚的星空出现了一个由星星排成的八芒星,八芒星在非梵大陆上,是最强的驱魔能力。百里优因此备受百里无极宠爱,简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是,世事多变化,好事总是要多磨!在驱魔世家,每个孩子的十二岁诞辰都是最重要的,在百里优十二岁诞辰那天,百里无极给她举办了灵力测试仪式,全遥城的富豪都参加了,连南遥国的皇帝南宫岄都移驾百里府,只为参加她的灵力测试仪式。而她,却在仪式上让众人失望,她召唤不出驱魔棒,这就证明她没有灵力。是的,百里优天生没有驱魔灵力,她让所有人都失望,包括宠爱她的外公,他在却定她召唤不出驱魔棒后立即离开了百里家,没有留下任何叮嘱,一去就是一个月,至今都还不知道他身在何处!百里家的人都以为百里无极再也不管百里优,没有了当朝太子09百里家的人都以为百里无极再也不管百里优,没有了百里无极的宠爱,她生活自此由天堂跌入地狱,但是温婉柔顺的百里优逆来顺受,并不反抗,最后连命都丢了。可是,此时此刻的百里优已经不是以前的百里优了,百里优就是冰昙,冰昙就是百里优。在二十一世纪,她是驱魔界的第一人,如今,在非梵大陆上,她也一定会跟她母亲一样,是最第一驱魔巫女。“打我的人是舅父舅母,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个废物,白白独占了外公十二年的宠爱,到头来,却是个没有半点驱魔的灵力废物。”她坐在他身前,说得很平淡,不痛不痒,仿佛是在说一件跟她不相关的事。“废物!?”她是废物?刚刚一棒击毙牛魔的小丫头,此刻居然在他面前自称废物?南宫宴低眼,看着他身前的后脑,不禁眉头紧皱。她后脑的伤还有微微的鲜血流出,她一定伤得很重,可是她看上去,却只是有些虚弱。若不是她击毙牛魔之后瘫倒在地,他根本就不知道她身还有这么重的伤,甚至,是致命的伤。“以前的百里优是个废物!”百里优看着不远处的遥城,淡淡地说道,“但是现在的……”南宫宴等着她把后面的话说完,却发现她整个人往一边倒去。南宫宴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把她抓入怀中,原来她突然晕了过去。抱紧她,南宫宴放慢了速度,不希望她再颠着了。遥城,千年帝都,南遥国国都,汇集了千年灵气人气,遥城那摄人的威严气势是其他城池无法比拟的。刚抵达城门,还没进城,南宫宴就看到一个一身红衣的男子出来。“太子殿下!这丫头……”红衣男子下马,看着南宫宴怀中与他不协调的百里优,走近了才认出她来,“百里优!”“凰炫,回宫再说!”南宫宴看了一眼怀中的昏迷不醒的百里优,他不能把当朝太子10“凰炫,回宫再说!”南宫宴看了一眼怀中的昏迷不醒的百里优,他不能把她送回百里家。此刻,她手中的驱魔棒已经消失,他也不忍心再把她叫醒,让她在百里家所有人面前,证明她有驱魔的灵力。因为他知道,她后脑上的伤太重,他不确定她现在的状况,所以不能冒险。刚进宫门,南宫宴将百里优交给了慕容凰炫,“替我把她带回东宫,让御医给她看看,我去见父皇!”“嗯!”慕容凰炫没有多问,他抱着依旧昏迷不醒的百里优回到东宫。东宫里,御医正在替百里优把脉。“真是奇怪!”御医摇着头,“老臣从未见过这般怪事!”“怎么样?”慕容凰炫看着已经被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的百里优,她躺在床上,眼,依旧紧闭着。在御医来之前,他已经看过她后脑的伤了,那是被魔物攻击后留下的致命伤,如果他猜得没错,那只伤害了百里优的魔物一定不简单,连他这个红级巫者也未必能除得去。“百里小姐身上有大大小小的鞭伤,新的旧的,估计连身上都是!”御医命宫女将百里优翻过身,为她剃掉了后脑上伤口附近的头发,“但是最重的伤在后脑上!老臣没见过有人后脑伤成这样还能活的!”“她没事?”慕容凰炫求证着,南宫宴看上去很在意这个丫头,现在宫女们将她梳洗干净,她比起刚才那样子来,要讨喜多了。“脉象很稳定,只是身体太过虚弱,好好补补,等后脑的伤痊愈之后便好!”御医给百里优处理了伤口之后,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吩咐宫女道。御医背起药箱,正准备走,南宫宴便回来了,太监们将他领到百里优所在的寝室,脚还没踏进门,南宫宴的声音便传来,“她怎么样?”“参见太子殿下!”寝室内的人,包括慕容凰炫,都跪下行礼。“免礼!”南宫当朝太子11“免礼!”南宫宴走到床边,看着依旧双眼紧闭的百里优,“她怎么样了?”“回禀太子殿下,她并无大碍,好好调养一段时间,等后脑的伤好了便再无大碍!”御医背着

【完结】东宫专属驱魔师:魅世太子妃.txt

【完结】东宫专属驱魔师:魅世太子妃.txt

上传者: 365235657
7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6-21 举报

简介:当前资料暂无简介!

南遥国! 黄昏时分,金乌尚未西沉,一团乌云便自天边飘来,那速度极快,仿佛是在跟强风赛跑,顷刻间便笼 罩了整个天空! 南遥国皇宫。 一名太监慌慌张张地跑到御书房内,喘着气道:“皇上,淑妃娘娘就要临盆了!” “传御医了没有!”南遥国皇帝南宫岄放下手中毛笔,起身就要赶过去。 “已经派人通知御医了!”太监跟在南宫岄身后,太踏出御书房,皇太后的近身宫女也来了。 “启禀皇上,太后病情加重,请您速去清宁宫!”宫女跪下道! “这……”南宫岄犹豫片刻,“小魏子好好照顾淑妃,朕晚些一定去看她,摆驾清宁宫!” “是!”小魏子跪下,待南宫岄走远来才敢起身回去,他脚步匆匆,加上天色昏暗,一个不留神与贵 妃宫中的小太监撞了个正着。 “哟,这不是小李子吗?”小魏子抬起头来,“你这是往哪儿去啊,这么急?” “能不急吗?贵妃娘娘就要临盆了!可孩子迟迟不肯出来,御医说孩子大人只能保一个,你说这事谁 能做主啊!我只能找皇上去!”小李子急得直跺脚! “这事可严重了,皇上此刻已经前往太后的清宁宫了,你别去御书房,到清宁宫去!”小魏子指着清 宁宫的方向提醒道。 “多谢你提醒了!”小李子立即改变方向,急急忙忙地跑向清宁宫! 小魏子看着小李子匆匆跑向清宁宫的背影,摇摇头,再抬头看着天上不停翻卷的乌云,一道闪电划过 ,随后雷声隆隆,大雨倾盆而下! 小魏子立即拔腿就跑,还不忘道出自己的担忧:“今天是怎么了,两位娘娘同时临盆,皇太后又病重

第1页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资料阅读排行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578
所需积分:1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