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北虫初探--早秋收虫杂谈----五痴

北虫初探--早秋收虫杂谈----五痴.doc

北虫初探--早秋收虫杂谈----五痴

hsl88819914
2011-06-13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北虫初探--早秋收虫杂谈----五痴doc》,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

老样子无命题和同好聊到哪里是哪里--权作纳凉夜谈.   蟋蟀高人   日前在网上看见朋友有这样的议论.   何为高人?一日与朋友聊天的时候友人的一句话倒蛮值得回味的:"蟋蟀高人--看虫能担底吗?"也就是说他认为在虫拿到手上经细致推敲后其虫何时出斗大约斗多少大送什么场子在场子里假如遇到对方什么东西大体上是什么个打法他可以"托底"了.   高人的虫不输吗?不是.否则他不叫高人而叫圣人了.关键是看毛口直推上风的比例和虫跌了但跌给什么虫?跌要有个跌相.   我本光阴似梭自86年接触北方蟋蟀而来算是有些年份.某略有所感愿献于诸君共戏耳.   杂谈也就不讲究什么体系文章之工整了.胡乱说到哪儿是哪儿其论亦未有定君观之自当三思.   皮壳   那是十来年前吧我和北京数位玩和平局的朋友相识于伏山(此后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至今).某日大胖子刘伟在桌面收虫我坐在边上和他闲聊着.一小年轻跑来递上条深色面大牌架蛐蛐.刘伟看后关上了盖"不要".小年轻不解地问:"这七哩多的大脑袋虫子你都不要?"答曰:(就两个字)嫩皮!   你看北京人说话多简洁单单"嫩皮"两个字概括了北虫去留之大要.   在山东和一些北方玩蟋蟀的朋友处久了对彼拿虫之偏好有了些初步了解.有天津北京济南保定等地.看他们收下的棚里的虫一般有个共同特点--很少看见嫩皮的.   这皮壳老嫩在早秋虫刚出土时怎样区分?   虫刚出土既有皮壳老嫩之分.区分这般的老嫩对有一定基础的蟋蟀爱好者不是问题.但皮壳老要老的高级要似嫩实老这就有一定难度了.有朋友要问:你虫五能把这一眼看穿吗?我老实回答你:看不穿.只敢说看了个皮毛和大概.   要老的高级首先屏弃"坦克车"类硬壳蟋蟀.此种虫貌似"高方阔厚"实者有口而不会受口乃虫家大忌.其特点--虫身高厚翅骨明显头项连接过分紧密.硬壳再加包紧虫身在实战中受不了"撕拉"之口不是项皮爆裂就是吃痛软退.   其次要老的高级虫还得体现出糯相.这个"糯"字北方话很少提及.我进棚收虫时观许多北方蟋蟀朋友拿的虫大致上是"钢则有余而‘糯’不足".糯的关键是--腰挡软(当然要有实肉)外加细肉身.关于这细肉身再补充说下.北虫不象南虫一般不可能长到当初杭虫般细洁相对便可.   再有淡色面之虫亦有讲究.淡而不化浅中有深是为真谛.色化而虫必湿弃之.淡色之虫毛和雾尤重要.可谓之"双保险".一旦毛雾升砂虫赢面就大得多了.这浅和深摆在面前最容易分辨的便是--腿色浅腿斑深脑盖浅顶门深.   又有同好问了:虫五我是色盲偏光闪光外加高度近视1200度!颜色深浅五颜六色我没一个分得清.请问这有办法分清皮壳老嫩吗?   我回答说:有!   如果真有这么不幸但你依旧坚强的为生活而不懈奋斗着并痴迷于虫道的朋友蟋蟀的其他部位你什么都不用看了.就看一个蟋蟀头头上的后脑勺总找得到吧.仅仅看它看多了你就分清了.   牌架   不敢说百分之百一条将虫十之八九有其应有的牌架.   大头大项大六跳算大牌架吧?可以这么说但太笼统.   牌架的外在表现通常体现在:或超长有力的尾锋[说到尾锋我又变老太婆要罗嗦几句了.尾锋乃蟋蟀血脉所系.虫身有病无病虫体状态如何尾锋会先警告你.说是尾锋要细这不尽然.就北虫来看粗之不粗(粗壮但不粗糙)亦未不可]或超大六跳等等不一枚举.   作为有心人不妨将历年立盆或斗的好的将虫细细观来.头项翅色跳腿包扎...弄来弄去就这么些花头.   到贩子处看虫5分钟看了他50条虫.贩子惊呼"你不会看虫!"   我笑答"来山东旅游的蟋蟀是买几条回去给孩子玩的..."   看看看.去山东要收的是什么虫啊?收什么虫就收那么几个虫拍子.虫色再好没拍子注定了其虫一生苦斗.   成百上千年前辈的经验积累告诉我们不要奢望在众多长相歪里巴几的全小的蟋蟀里拔一条特特大.当然不是说没这个可能而是概率太小.有那点时间精力和心力不如中价或价高点拿上个一两条.再说收太多夭尼刮三的东西今后运输饲养都是问题.   皮色   这里的"皮色"所指是蟋蟀的整体色落.   有人说早秋收虫不用看皮色挑牌架好的只管拿下日后静观其变就是.这话没错.   反正西里糊涂就带回了两三百条虫累死累活打包带到家.送掉一半自己再对操掉一半虫哪条是哪条全不知道.赢了就养着输就仍呗.一个虫季下来人累死钱输掉还没面子.这不是人被虫玩?   正常来说一个人要是上班精养蟋蟀不宜超过二十条.假如脱产至多五十为限.如你不同意我的话可以呀你一人伺候贰百条试试.养虫养虫关键在于观察.没观察哪里来心得?不观察怎么去比较?也就是说除了清洁盆喂食提落雌以外你必须留有充足的时间去看虫.否则旅馆里乐陵的虫贩子房间里虫不算少吧他们岂不是个个火眼金睛了?   话题扯远啦拉回来.早秋在看牌架的基础上再注意皮色出将率将大大提高.   那么哪几种皮色在早秋里看到该引起重视的呢?   深色面一张皮太简单不谈了(说是简单要没一定功底尽挑所谓的深色面拿回家两个礼拜后全给你看颜色).主要还是说说有点难度的淡色和中色落虫子.   在干结度的前提下虫身照雾是为要领.有青中夹灰这一色落更要留意.有许多高级别的斗虫早秋都呈灰青色.比如:栗壳紫栗青花项淡紫银牙淡紫以及正青淡青.   总之早秋看皮张可以提高蟋蟀的出将率减少无谓的开销和精力人也轻松许多.   铺身   是一条斗虫它必天生会走路.   哈哈有人要笑我虫五.这不是废话哪只蛐蛐不会走路?其实不然.虫自出土而入盆哪怕是陶瓷小罐子斗虫和混克拉斯的是有区别的.   收虫时接过小罐打开有如下动态者为不一般.   一 一头顶罐壁其六跳拉直低头似生闷气者.   二 开罐见光虫左右闪进前后扫视者.   此一静一动两大特点非庸碌之辈所有见之宜细观.   蟋蟀会走路和铺身有关系伐?有呀.会走路的蟋蟀一吃草它自然就铺得开.不会走的虫基本是顶不住草一草落在腰裆里是步幅就乱套.这铺不开的虫如何上场.   包扎   讲到包扎不得不顺带说说"铜鼓"项.虫形生就铜鼓项好伐?好格.那为啥有许多看似鼓项的蛐蛐不堪一击?那么请你仔细看看蟋蟀的腰跟上了没?腰没跟上的虫哪怕它项长得再五憨六肿也不可用.   什么样的项最令人放心?套用句北方话叫:"随身脖".真正的鼓项实在是少但真正的随身脖放心用吧.   包扎是虫的发力和受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扎松垮的蟋蟀绝对走不长.   包扎是裹粽子吗将虫包的严严实实?不行.通常包扎过分紧凑的蟋蟀凡斗多用暴夹、球夹、滚夹.虽然看起来过念头但这般两虫紧密接触上风虫也不免无意中"吃到生活"从而导致虫主不敢重用.   理想的包扎是--一眼看上去虫身紧凑的.经过一段时间的饲养慢慢地虫头落下来了又渐渐地虫腰弯得过来了.此种现象既表明虫糯态又预示着蟋蟀离当龄不远了.   那为啥要养到蟋蟀的头落下来呢?朋友如果你自己逮几条蛐蛐斗着玩玩仅图一乐那这一小段不必太在意.在蟋蟀上有所想法的请留意.现今你的对手绝不是"软柿子"!整天捧着蛐蛐罐送钱的人几乎是没了.而今进得了册子的蟋蟀多多少少有点含金量咱还必须做好遇到"特特大"的准备.要是咱们的虫上去被一嘴打死在册内那是输了钱还被人笑话的.   言归正传:皮张工整、砂雾罩体品级又高外加那只项生得吓死人的虫多用的是什么口?多用的是拎、摇、拉、扯之口.要是咱虫皮张不到位那是根本进不了对方之交口.级别够了交口了.套满口后两虫开始发力.这时问题来了:包扎松垮之虫其力聚得起来吗?包扎过分紧凑的虫上去刚想打暴夹但它腰裆发出的力拎不动对方.其头项连接又实在是紧毫无过度回旋的余地.双方的力量全凝聚在牙和项上造成的结果就是"喀嗒"香瓜子--折了牙或暴了项.   当然牙折项暴的因素尚有许多咱看不到别人的东西但何不在自己虫上要求严一些呢?   下面再瞎聊几句很多爱好者相当喜欢的披子.   南方人说是批子北方朋友一般称翅子或大翅.   有这样一种说法叫做:"十批九不出".意思说十条看好的批子里有九条是不出的.我个人以为这样的说法不是很贴切.至少说明认同这样说法的人对翅子再说夸张点对蛐蛐他了解不够.   这边呢不就批子作全部的展开了仅就包扎部分胡说几句.   看批子的难度应该在看蛐蛐之上.有了拿好蛐蛐的基础再看翅子就不难翅子和蛐蛐是一脉相呈的.翅子对包扎的要求来的更严更高.我们喜欢批子什么?通常说是喜欢批子的霸道和恶相.霸口是建立在有良好的爆发力的基础上的!咱们仔细回顾回顾玩到现在你看见有哪几条走长路的批子是小脚势、穷六爪的?这就告诉我们虫子发力先要抓得住地.力是发了但整体结构松松垮垮中间的消耗就使力的传递打了折扣.好比一台发动机部件连接的间隙大了势能到动能传递转换的效率绝对是不高的.   由此可见批子的包扎更讲究的是平服紧密.   一些小补充:   早秋拿虫虫刚出土如其虫整体合理包扎略有松空不妨压低点价位拿下试养.试养的前提是--虫皮壳未显老、定型虫身尚带水光气未长足者.   早秋大食后淡色面虫后有拖肚不用很担心高级东西它自己会当龄收身.如若横度里出肉基本就枪毙掉了.   关于"头落下来".部分性烈之虫不会自然停步常表现为"打停步".这样的蛐蛐不斗的话是很少表现出糯态的.老样子无命题和同好聊到哪里是哪里--权作纳凉夜谈.   蟋蟀高人   日前在网上看见朋友有这样的议论.   何为高人?一日与朋友聊天的时候友人的一句话倒蛮值得回味的:"蟋蟀高人--看虫能担底吗?"也就是说他认为在虫拿到手上经细致推敲后其虫何时出斗大约斗多少大送什么场子在场子里假如遇到对方什么东西大体上是什么个打法他可以"托底"了.   高人的虫不输吗?不是.否则他不叫高人而叫圣人了.关键是看毛口直推上风的比例和虫跌了但跌给什么虫?跌要有个跌相.   我本人比较赞成他的说法不知诸位以为然否.   顶线   "细、直、透、长"似乎是一直挂在嘴边的要求.如今玩北虫四字箴言有值得探讨的地方吗?   细:果真是细好吗?   --顶线过份细蟋蟀无力.整体皮张粗厚的北虫怎可能用相南虫的眼光去强行要求其顶线细.强求的结果不是拿了先天不足的就是留了干结度不够的.   直:假如拿虫把顶线直作为重点的话那么此具有太大的局限性.   直仅相对某些青、白、黄门之虫而言.如今的北虫白门或可以"直"来取舍外其余皆视虫而定.更有高级青门蟋蟀的斗丝本来就不走直线.   透:此"透"字比较贴切.   斗丝浮也好隐也罢总之以稳为上.比方说看幅书法作品其字虽写在表面却有力透纸背的感觉.   长:我想如下理解来得形象   --头深斗丝长斗丝长头搭小.小结:如今是讲究科学的年代.任何事物只有相对而无绝对.依据经验外加"视虫而定"方可提高出将比例.   北虫总径   若干年前北虫初到沪上便即扬名立万.上海玩蟋蟀的前辈为了讨得北方虫相虫之大要不惜痛下血本大展"糖衣"攻势终讨得三字总决:"一张皮!"   --拿北虫要拿"一张皮"的.   这看似简单的三个字实在在每个南方玩家的心中根据自身玩虫的资历对其理解是不同的.   看看我们所走过的误区或许对诸位有帮助.   起先按照南虫择虫要求我们首先屏弃脏身之虫.在南方蟋蟀生到脏不拉几通常非种不纯正就是出土之所不干结.这样拿回的北虫什么现象呢?虫软不会发口或发口无力.   随后不管粗细了拿虫皮壳优先.整体情况有所改善但几年中北虫不走长路的现象一直捆扰着我们.水土不服?说来朋友们可能不信为了想当然的帮蟋蟀克服"水土不服"的毛病我由乐陵带了4只装满每桶25斤的塑料壶装满了马颊河的河水带回上海!外加4只特大号蟋蟀筐子...路上就我一人照应那才叫个"爽"字.经过几年的折腾事实证明:蟋蟀只有晕车现象所谓"水土不服"完全是人为的吓想.   如今粗细结合粗中有细是对北虫"一张皮"最好的注解.   碰到过吗?蟋蟀生的全好就是不会斗没口.称之为"文将军"直呼天意不出...那是北虫生的太细腻无钢性了.   太粗呢?蟋蟀走的好好的三路、两路夹单忽而莫名其妙被对方夹一夹再见了(当然夹单的因素有很多.太粗也是其中之一).   在拿“一张皮”前咱们必须知道些什么?   (系列小文名为杂谈实则"拉讲".既然拉讲为保持口语化以及"一次成形"原汁原味的特色文中有言语不通、错别字处我不修改了.所谓:东一棒头西一榔头反正意思差不多就行.诸位将就啦)   话说当年沪上玩家费了老大心思由北方虫友处讨得北虫三字真经"一张皮".回头到家静思:这话咱南方朋友中不早有所得?不过南方人说的是:虫要一路色到底既虫要身首一色为高.   北方朋友玩北方虫那是有了深厚积淀的.南方爱好者想要全盘照般一是高者未必肯挖心掏肺的吐露心得二来即便说了点实要东西由于对北虫接触少咱也不一定立时三刻就能见效.看来南方朋友想玩北虫走自己的路在所难免.必须也一定要自己摸索.   好话说回来.结合我们的经验在拿“一张皮”前咱们必须知道些什么呢?   "干".就一个字.   不论是哪路蛐蛐什么地方的虫.虫干了就会斗斗口就辣.什么品级呀虫色呀全部靠边站.这一条虫如果虫身不干结再"整皮一色"全都是假的落下去戳一戳就跑的.如果虫身干结即便是混色面杂色虫它照样有口子说不定还咬个你死我活的.   因此凡玩虫"干"字为先.   有朋友要问:就这么简单?就一个字?是呀.就一个干字.   拿北虫要求其实不少.可仅仅一个"干"字够咱仔细琢磨琢磨的.   时下有许多朋友喜欢在山东拿深色面的蟋蟀.暂不说在宁津地区单单是宁阳平心而论早秋花了点钞票单独拿的深色面虫里有几条是养上三五天虫色就花掉了?又有几条到了秋分后虫色非但不动而且越走越浓的?   所以说又回到老声长谈上:干度没把握好钞票浪费不少.   对于这个干字有人描述了说是要象深秋树上掉落的枯叶经过秋风风干后的情形般入手即碎!对这是干没错.可这不是早秋要去拿虫所要求的"干".也就是干过头变枯了.   早秋蟋蟀刚蜕壳通常的皮色要求是:润而不化干而有光.即便是虫体略带水光也是正常的.   玩虫会看干湿是基础.有了深厚稳健的基础后面的方感小菜.如若干湿不分其战绩终究是脚高脚低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了.   关于色、光   色.   有朋友说早秋拿蟋蟀不用看色.   确实早秋大面积大范围粗收的时候可以适当忽略或是叫放宽些对蟋蟀虫色的讲究(三块五块拿虫时也根本来不及让你仔细端详).但有一点我们要注意的:早秋蟋蟀刚撂壳其虫色已经存在.有经验的老玩家此时根据蟋蟀的整体搭配、干结度可大致推测出虫色今后的走向.推测而非确定、绝对.   那么早秋论色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呢?   --起一个定虫的辅助作用.当一条大价格的虫子放在你面前为了决定取舍就要看看这虫子虫色如何呀今后会不会走色?日后虫的泛色走向是不是高级...等等.   早秋看色对初玩虫以及旅游、散心为主收虫为辅的朋友来说意义不大.   光.   凡虫都有光.光并无神秘可言.虫子底色浓厚不一所起的光头也不一样.   大致上是底板不够的虫先起浮光.江南地区所养的北方秋虫正常情况下早点的白露后晚些的秋分后蟋蟀光头开始上来了.另外还取决于养房的平均温度、干湿度、饲料等.   水光:蟋蟀无底色无密度你看下去自然就是水光多了.   豪光、宝光:底色浓厚紧密度高某些特定角度下光的折射外加蟋蟀盆里水碗中水的细微蒸发就形成了"豪光、宝光".说穿了这没什么奇怪和不可思议的.   每一条身体健康到了成熟期都会比原先更多的分泌出一些油脂.灯光下我们看起来蟋蟀比原来反射光多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开光、升光的过程.   了解了些蟋蟀油脂分泌的周期无非是对蟋蟀的出斗、成熟期有更好的把握而已.   因此虫色决定了虫高级与否光决定了虫是高峰期否.老样子瞎聊聊.东一棒头西一榔头说到哪是哪.   转眼以至八月初心急的朋友开始动手了.老实讲玩蟋蟀玩的是资格和耐心.尽量少做无用功把精力集中在刀刃上我认为最妥.   闲话少说直接谈虫.   关于暗门   说句不中听的话只有在蛐蛐一道上是“盲头”才会一味追求暗门.   所谓暗门:前人在玩赏蟋蟀的过程中对蟋蟀某些不为人留意的部位作出的一些总结.是辅助判断一条虫高级与否的手段.   看虫要分主次.干老、整皮、大格局为先其次再讲究色落的高级度.一般相虫至此也有个六、七分了.再要细腻些想派派大用场的可看看某些细小搭配以及特定部位长的如何(也就是暗门了).   学看蛐蛐暗门实在不难指出部位反复多看看自然就记下了.倒是要学会看蟋蟀的干老度、大格局相对来说比较难.正因为如此相当多的朋友舍远求近急于速成.   须知虫之道速成不来.说有时间、有精力、有信心、能吃苦、不怕脏...等等等等.就是有一点最重要--有恒心没?   通常而言如有真人指点学者本人亦有天赋外加悉心钻研的话大约十年为一小成.如君不信尽可当我虫五放屁看过笑过便罢.   急功近利朝三暮四为玩虫者大忌!要的是一颗“平常心”.   话说回来暗门乃小道先将相虫四字箴言“干、老、细、糯”吃透吃细才是真.   骨相之说   大多数的蟋蟀只要是大方向生到了其细小部位也基本也跟上了.大方向拿对了即便暗门诸处略有不足那是可玩.反过来暗门即便生的再好但大方向不对充其量是一莽汉.   蟋蟀一经撂壳便有了骨相之说.   大致上一条虫收来是什么分量至其成熟可出斗时又回到这个分量上.期间的份量上涨仅仅是个过程.   骨相之说并不神奇.神相之谈亦不离奇.   蟋蟀的骨相说白了在于:头型、身桶、包扎以及各部位的衔接(连接).理论上对一条高级斗虫的要求是--有肉处必须要有肉无肉处最好不要半点肉.   了解些蟋蟀的骨相还有助于推测蟋蟀皮壳的厚薄程度乃至牙的坚硬度!   看骨相就是看虫会不会发力看虫有口没口.通过一条虫的表面现象结合它的硬件的构造去猜测(推测)它是否发得出力.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每条虫既然它开口去斗了从它本意出发它一定是想战胜对手.作为玩虫人的你我来说所要做的就是在众多蟋蟀里寻找各部位结合最完美者.   现在引申出一个问题.早秋可爱的蟋蟀贩子为了突现手上是蛐蛐头大连接紧凑人为的给虫扣食.不信你去看旅馆里去拿虫十只里有九只叫你感觉头、脖都不小.以前庄稼汗在地头逮完虫基本都给蛐蛐喂上几粒玉米以期虫子撑大些能卖上个好价.如今可好干脆不喂或是喂以仅够维持活着死不了的分额让买家造成视觉偏差.   想测试下你自己拿虫的眼光吗?   虫一到手稍做调理后即喂以大食.两天后看虫子不走龙型还和你当初拿来差不多者说明你基本功不错.反之要是一棚虫里大食后散架多的你则是“吃老农民的药了”.   骨相联系到蟋蟀牙的硬度?   没错.举例一只黄蟋蟀蜡光照体骨相甚佳其牙必坚!蟋蟀是一个整体有道是:窥一斑而知全貌.硬是要找找理论依据的话--现代全息学科或对此有较全面科学的解释.   我们所要追求的.   后秋虫已定型.一条大将我想十有八九逃不出这里诸位的眼睛.而早秋里去伪存真拿捏好虫的骨才是目前我们最需要探讨的.   深色面暂且不说借用网友所说的不要放过淡色面的“薄皮硬壳”虫才是真本事.   神相(神像)之说   此说似难实易不过有驳历来玩虫定论耳.   虫神高虫必备.美女的举手投足轻颠薄怒无不令人赏心悦目大将蟋蟀亦然.东施效颦越做越假.垃圾虫摆谱摆死都不象.   虫入了盆(罐)只要对小环境熟悉并且适宜其生存了虫就会有许多自然的动态表现出来.虫的高级与否虫态也有区分.   那和玩虫定论有何背?   历来凡虫谱或是先辈一再告戒:虫须静养少看.静养当然不错可少看...少看了怎了解虫的变化?少看怎把握虫的神态?   因此只要不常去有意无意的撩拨逗弄蟋蟀开盖看虫又有何妨(看虫须注意灯光的温度).   虫养伏了只要不受惊很少会乱蹦即便开着盖也不会跑.有次我搬东西不小心掉在盆上.结果盖子敲碎盆裂了而里面虫却站那儿基本未动.   神有静态动态之分.   简而言之:定要立有立相动走要有走相.如朋友你有了一定的玩虫饲虫经验请回想一下上风多的蟋蟀哪只是藏头畏尾之辈...   后续   秋事来临之季写了三篇小文自娱.余虫道初浅所知所学甚有皮毛之感或有缪误亦是难免.故一再言此乃“初探”未有定论.   小文既出自有褒贬.网络世界众口难调.高深者见之笑曰:肤浅.初玩者看后叹曰:不知所云...深里去似有买弄之嫌况玩虫之人留有余地乃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浅了呢我自己也感到平淡外加索然无味.   所以三篇系列的立意便成了--浅尝辄止.   我本人认为就刚玩蟋蟀的朋友来看内容是稍微深了点.不过也未必要完全搞明白毕竟是玩着开心就好.职业选手呢也请网开一面放我虫五条“生路”走走请别打破沙锅问到底本人也就只是这么点含金量不必再掂量了.   今年许多朋友关心我问及何时去山东.我回答说八月十号上下去吧大约待十天上下.由于住房条件的限制今年只能是一条都不养(这情况估计明年有所改变新居明年入住至时强烈欢迎朋友们来我处欢聚).   既是一只不养去山东和何意?我有两件事今年正好利用不养蟋蟀的机会必须要做.一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年年去山东已成惯例权当一年的休假散散心.二是去搞次关于蟋蟀的科学试验.万一不幸被我搞成的话...还是等有了结果再说吧.   今年轻松我和虫二都住在泗店盼望着和网上全过各地的蟋蟀爱好者在齐鲁大地欢聚!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12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