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doc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

dont
2011-05-15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一)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目录TOCo""hz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魏晋十六国南朝一司马馗妻王氏墓志二赵氾墓志三刘宝墓志四孟□妻赵令芝墓志五李廆墓志六温峤墓志七王康之墓志八高崧及妻谢氏墓志九护国定远侯墓志一○王企之墓志一一王建之妻刘媚子墓志一二王建之墓志一三李缉等五人墓志一四王康之妻何法登墓志一五吕他墓志一六谢温墓志一七田焸墓志一八谢珫墓志一九刘庚墓志及刘頵妻徐氏墓志二○宋乞墓志二一黄法氍墓志北魏二二张略墓志二三宋绍祖墓志二四元荣宗墓志二五赵谧墓志二六员标墓志二七李伯钦墓志二八元淑墓志二九元融妃穆氏墓志三○穆循墓志三一元冏墓志三二杨椿妻崔氏墓志三三高琨墓志三四元睿墓志三五羊祉墓志三六皮演墓志三七杨无醜墓志三八文昭皇后高照容墓志三九刘荣先妻马罗英墓志四○常袭妻崔氏墓志四一郭定兴墓志四二席盛墓志四三杨顺妻吕氏墓志四四高猛墓志四五侯掌墓志四六赵猛墓志四七殷伯姜墓志四八羊祉妻崔神妃墓志四九封□妻长孙氏墓志五○元悫墓志五一高猛妻元瑛墓志五二尹祥墓志五三染华墓志五四韦彧墓志五五侯忻墓志五六王温墓志五七郑胡墓志五八杨暐墓志五九杨侃墓志六○杨昱墓志六一杨顺墓志六二杨仲宣墓志六三杨遁墓志六四杨穆墓志东魏北齐六五羊深妻崔元容墓志六六崔芬墓志六七贺拔昌墓志六八张肃俗墓志六九贺娄悦墓志七○狄湛墓志七一元洪敬墓志七二赵征兴墓志七三张海翼墓志七四张忻墓志七五库狄业墓志七六薛怀儁墓志七七薛怀儁妻皇甫艳墓志七八高殷妻李难胜墓志七九裴良墓志八○裴子诞墓志八一徐显秀墓志八二和绍隆妻元华墓志八三□忝墓志八四李祖牧妻宋灵媛墓志八五李祖牧墓志八六李君颖墓志八七可朱浑孝裕墓志西魏北周八八侯义墓志八九韦彧妻柳敬怜墓志九○谢婆仁墓志九一韦彪妻柳遗兰墓志九二拓跋育墓志九三独孤浑贞墓志九四贺兰祥墓志九五拓跋虎墓志九六王士良妻董荣晖墓志九七拓跋虎妻尉迟将男墓志九八郑术墓志九九大利稽冒顿墓志一○○徒何纶墓志一○一叱罗协墓志一○二田弘墓志一○三王钧墓志一○四韦彪墓志一○五杨济墓志一○六宇文俭墓志一○七若干云墓志一○八宇文瓘墓志一○九独孤藏墓志一一○崔宣靖墓志一一一崔宣默墓志一一二尉迟运墓志一一三安伽墓志一一四封孝琰墓志一一五韦孝宽墓志隋一一六高潭墓志一一七杨通墓志一一八北周武德皇后阿史那氏墓志一一九李和墓志一二○贺兰祥妻刘氏墓志一二一封子绘妻王楚英墓志一二二□高墓志一二三刘鉴墓志一二四王轨及妻冯氏墓志一二五王士良墓志一二六张静墓志一二七韩贵和墓志一二八徐之范墓志一二九徐敏行及妻阳氏墓志一三○崔仲方妻李丽仪墓志一三一裴子休墓志一三二李敬族墓志一三三李敬族妻赵兰姿墓志一三四侯子钦墓志一三五□遵墓志一三六韩邕墓志一三七崔昂妻郑仲华墓志一三八宋忻及妻韦胡磨墓志一三九封延之妻崔长晖墓志一四○羊烈墓志一四一宋循墓志一四二韩景墓志一四三裴子通墓志一四四杨腓墓志一四五赵龄墓志一四六羊烈妻长孙敬颜墓志一四七虞弘墓志一四八吕武墓志一四九苟舜才墓志一五○苏嶷墓志一五一叱奴辉墓志一五二李椿墓志一五三陶蛮朗墓志一五四董季禄妻郝令墓志一五五崔大善墓志一五六梅渊墓志一五七谢岳墓志一五八段威及妻刘妙容墓志一五九张盛及妻王氏墓志一六○罗达墓志一六一元伏和墓志一六二赵长述墓志一六三贺若嵩墓志一六四斛律彻墓志一六五□彻墓志一六六封孝琰妻崔娄诃墓志一六七刘睦墓志一六八独孤罗墓志一六九杨钦墓志一七○王幹墓志一七一杨士贵墓志一七二成公蒙及妻李世晖墓志一七三王基及妻刘氏墓志一七四王季墓志一七五尉迟运妻贺拔毗沙墓志一七六杨宏墓志一七七杨素妻郑祁耶墓志一七八房吉墓志一七九杨氏妻高氏墓志一八○解盛墓志一八一李静墓志一八二李文都墓志一八三魏昇及妻牛玉墓志一八四李虎墓志一八五董敬墓志一八六秘丹墓志一八七成恶仁墓志一八八陈氏妻王氏墓志一八九杨素墓志一九○杨敷妻萧妙瑜墓志一九一王钊墓志一九二高六奇墓志一九三周皆墓志一九四杨氏妻李淑兰墓志一九五王昞墓志一九六元氏宫人墓志一九七吕昙墓志一九八□爽墓志一九九李静训墓志二○○元世斌墓志二○一陈宣帝夫人施氏墓志二○二解盛妻张字墓志二○三李椿妻刘琬华墓志二○四李世举墓志二○五刘士安墓志二○六史射勿墓志二○七王逊墓志二○八姬威墓志二○九韦圆照妻杨静徽墓志二一○阎静墓志二一一甄元希墓志二一二郑謇墓志二一三王德墓志二一四田德元墓志二一五尉仁弘墓志二一六张妙芬墓志二一七刘宾及妻王氏墓志二一八志修塔记二一九韩暨墓志二二○萧球墓志二二一杨矩墓志二二二衙君妻王氏墓志二二三丁那提墓志二二四席德将墓志二二五牛谅及妻乔氏墓志二二六尹家故人妇女王墓志二二七吴弘及妻高氏墓志二二八刘世恭墓志二二九张善敬墓志二三○田行达墓志二三一徐纯及妻王氏墓志存目魏晋十六国南朝一司马馗妻王氏墓志【志阳】惟晋太康三年十一月我王皇妣大妃王氏薨。純三月协榇于皇考大常戴侯陵。王孝慕罔极遂逊衮列侍于陵次。以营域不夷乃命有司致力于斯坑役夫七千功。天朝遣使临焉。国卿一【志阴】令二以统事。既克其功大祚宣流上宁先灵下降福休。子子孙孙天地相侔。陇西国人造【疏证】司马馗妻王氏砖质墓志年出土于河南省孟县南庄乡沇河村志石现藏孟县博物馆。墓志拓片图版及录文见《新中国出土墓志》河南卷(壹)图版见上册页录文见下册页又见梁永照《西晋王氏砖志》《华夏考古》年第期。研究文章有周铮《西晋王氏砖志考释》《华夏考古》年第期。志称“陇西国”、“王太妃”知为陇西王太妃墓志。西晋武帝太康三年前后司马泰为陇西王。据《晋书》卷三七《宗室传》司马泰为司马馗之子而司马馗为司马懿之弟“魏鲁相东武城侯”既无晋朝爵位说明他死于禅代之前。据王氏墓志知司马馗谥戴。《千唐志斋藏志》第号司马铨墓志云“自晋高祖宣皇帝弟戴侯馗洎君十五代”。可见司马馗谥戴确然无疑。司马馗既死于魏时故归葬河内温县司马氏家族墓地。王氏死后司马泰奉母与父合葬即所谓“协榇于皇考大常戴侯陵”。其地即今孟县南庄乡一带。司马馗官太常不见于史应当是死后赠官。司马泰扩建墓地所命“有司”照理不是河内地方政府而是他自己的陇西国王府属官墓志称监造官员“卿一令二”志末所谓“陇西国人造”是也。《晋书》卷二四《职官志》王国有三卿:郎中令、中尉、大农。一卿当是指这三卿之一二令则不详所指。司马泰为母亲营葬共“役夫七千功”。这种以石刻文字记录建筑工程所费人力的做法来自汉代的传统。如东汉张景碑有“功费六七十万重劳人功”的句子。北魏宋绍祖墓有一处铭记云“太和元年五十人用公三千盐豉卅斛”。其中“五十人用公三千”公当作功即所费共三千功远少于司马泰为母营葬所费人力。司马泰以陇西王国官员监工则其工人亦当出自陇西故计功不计财(宋绍祖墓铭记则记“盐豉”)。二赵氾墓志【志额】晋故宣威将军赵君墓中之表【志文】君讳氾字淑伯河南河南人也。惟君先裔奕世高宗昔汉室失统九州分崩遂绝先绪湮没韬光。君性恢伟虽险涂炭志节难尚处于忧愍劝务坟典贵义尚和谦己冲人。诚世范之清模积德之遗彦也。少挺灵曜之美质明盛随侯之晖光容观琰茂仪表堂堂。钦明之素令豫应骋庶勋绩允成如昊天不惠。昔年卅有一厥命陨阻。于时遗类幼弱孤微丧柩假瘗遂迄于今。今卜筮良辰更造灵馆北营陵阳之高敞南临伊洛之洪川右带缠谷坐乘首山。游讌夷叔熙会高原廓据崇庸亿载安安。灵魂永昧子孙惋恋攀悼号绝泣血崩伤。宾寮来奔莫不哀酸。刊石作颂其辞曰:穆穆懿德灵挺精英洞颖玄达神鉴孔明。天恣苞粹邴节坚正处浊絜素雪白冰清。仁洽沇穆启式铨平德迈高轨遐闻馨声贤淑含真行与道并。显命龙骧灵魄上征滕扬云霄游神泰清。瞻景望绝仰慕延情附表刻赞勒石书铭。元康八年十月廿一日庚申外甥尹始恭世光世良造【疏证】赵氾墓志不详出土时间与地点今藏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在湖南省博物馆与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联合举办的“中国古代铭刻文物展”中展出照片及拓片图版发表于为该展览而出版的《中国古代铭刻文物》一书中。该书还提供了参考录文及简短考证。此外该墓志拓片又见《书法丛刊》年第期。赵氾墓志额题“晋故宣威将军赵君墓中之表”无盖而有额下有碑座其形制全似汉代墓碑。这是魏晋时期放弃汉代厚葬传统以后国家禁止墓前立碑墓碑向地下转移墓志逐渐发达的历史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墓碑置于墓中故称“墓中之表”而形制规格则模拟墓碑。后来方形、长方形砖质、石质墓志流行起来以后墓碑的形制似乎也没有完全放弃但也逐渐有所变化。区别在于在墓中的放置方式是平置还是立于棺前。源于墓碑的形制多立于棺前故没有志盖且往往自称墓表如吕他、吕宪墓表。后来流行的墓志则是平置于墓室故发展出方形志盖与志石相互紧扣的形制。但即使在后一种墓志流行最广的北朝也还有前一种墓志形制的广泛存在。如山西太原晋源区出土的大量小型北齐墓志下部有榫卯可知原来是立于石座之上的。赵氾墓志虽不详出土地点但从墓志所云“北营陵阳之高敞南临伊洛之洪川右带缠谷坐乘首山”来看赵氾的墓地应当在今河南偃师境内。缠谷应为瀍谷首山即首阳山。三刘宝墓志【志额】晋故【志文】侍中、使持节、安北大将军、领护乌丸校尉、都督幽并州诸军事、关内侯、高平刘公之铭表。公讳宝字道真永康二年正月丁巳朔廿九日□□□。【疏证】刘宝碑形墓志年出土于山东省邹县郭里乡独山村墓志拓片图版见胡新立《西晋刘宝墓志》《书法艺术报》年月日第三版又见佟柱臣《喜见中国出土的第一块乌丸石刻》《辽海文物学刊》年第期。刘宝事迹散见于史。据《三国志》卷三五《蜀书·诸葛亮传》注引《蜀记》有“晋初扶风王骏镇关中司马高平刘宝、长史荥阳桓隰诸官属士大夫共论诸葛亮”云云。刘宝为扶风王司马骏的府官始于从事中郎。《北堂书钞》卷六八“从事中郎”门之“刘道真为扶风王所用”条引《郭子》云:“刘道真尝为司(案司字衍)徒扶风王骏以五百匹布赎之既而用为从事中郎。”刘宝曾任吏部郎见《世说新语》“任诞”门之“刘道真少时常渔草泽”条。据墓志刘宝葬于晋惠帝永康二年()其最高官爵为“侍中、使持节、安北大将军、领护乌丸校尉、都督幽并州诸军事、关内侯”。其中“安北大将军”比较可疑因为非宗室而四安将军加大在晋初似乎没有它例。西晋任护乌丸校尉者一般带安北将军号。刘宝生前将军号应当是安北将军墓志加大可能并非实情。《隋书》卷三三《经籍志二》史部有《汉书驳议》二卷云:“晋安北将军刘宝撰。”今中华标点本《汉书》卷首有颜师古《汉书叙例》备列诸家《汉书》注释亦云:“刘宝字道真高平人晋中书郎河内太守御史中丞太子中庶子吏部郎安北将军。侍皇太子讲《汉书》别有《驳议》。”颜师古详列刘宝历官终于安北将军。《太平御览》卷三九二引《郭子》“刘道真少时”条小字注曰:“刘宝字道真高平人安北将军。”由此可知刘宝最终的实际职务应当就是安北将军、领护乌丸校尉。刘宝任安北将军、领护乌丸校尉的时间很可能在晋武帝末年。西晋的第一任护乌丸校尉是卫瓘一直到太康初年才离任见《晋书》卷三六《卫瓘传》。卫瓘之后很可能是严询。《晋书》卷三《武帝纪》太康三年:“三月安北将军严询败鲜卑慕容廆于昌黎杀伤数万人。”按照惯例驻幽州的最高军事长官(或为宁朔将军或为安北将军)一般领护乌丸校尉。严询之后是唐彬见《晋书》卷四二《唐彬传》。唐彬之后是张华见《晋书》卷三六《张华传》。张华于武帝末年回到洛阳。史料中可以考见的接下来一位护乌丸校尉是刘弘。《晋书》卷六六《刘弘传》:“张华甚重之由是为宁朔将军、假节、监幽州诸军事领乌丸校尉。”但是没有说刘弘任职的时间。据郦道元《水经注》卷一四“鲍邱水注”引《刘靖碑》刘弘出任护乌丸校尉的时间是晋惠帝元康四年()。在张华与刘弘之间大约有六、七年时间是谁在担任护乌丸校尉呢?很可能就是刘宝。张华很看重刘宝陆机曾经咨询张华洛阳人士中有谁值得拜谒张华就推荐了刘宝见《世说新语》“简傲”门之“陆士衡初入洛”条。张华离任时推荐刘宝继任有较大的可能性。西晋历任护乌丸校尉一般带宁朔将军或安北将军(卫瓘资历极高是例外)都督幽州诸军事(卫瓘加督平州)未见有兼督并州者。刘宝“都督幽并州诸军事”较为特别也许是墓志刻写的问题并州或当作平州。刘宝的家世难以详考。《世说新语》“赏誉”门“刘万安即道真从子”条注引《刘氏谱》曰:“祖奥太祝令父斌著作郎。”刘万安即刘绥。由此可知刘宝的父亲是刘奥。晋惠帝永康元年()四月赵王伦发动政变次年正月九日篡夺皇位。赵王伦的王朝只维持了四个月就被齐王冏等推翻惠帝复位同时改元永宁。赵王伦篡位之后改元建始所以永康二年只在年初行用了九天。但刘宝墓志仍称永康二年可能是因为距离较远没能及时得到赵王伦改元的消息(中间只隔了二十天)。当然也可能是刘宝家故意沿用永康年号对赵王伦的篡位不予认可。刘宝此时埋葬说明他极可能死于此前一年即永康元年。永康元年赵王伦发动政变时洛阳上层死难者很多包括张华、裴頠这样的重臣。如果刘宝也同样死于这一事变墓志中沿用永康年号就更加可以理解了。四孟□妻赵令芝墓志【志文】永嘉三年十一月廿一日丁卯中尚方散都尉孟□妻赵令芝年廿丧【疏证】孟□妻赵令芝砖质墓志年出土于河南省洛阳市汉魏洛阳故城现存洛阳墓志拓片图版见王木铎《洛阳新获砖志说略》《中国书法》年第期。赵令芝死于晋怀帝永嘉三年()二十岁则其生年当在晋武帝太熙元年亦即晋惠帝永熙元年()。西晋有中、左、右三尚方属少府见《晋书》卷二四《职官志》。散都尉不见于史当属于当时所谓“散官”。《晋书》卷四七《傅玄传》傅玄上疏提到“散官众而学校未设”并说“前皇甫陶上事欲令赐拜散官皆课使亲耕天下享足食之利”。所谓“赐拜散官”当是傅玄所谓“赐拜不在职者”。《初学记》卷一○引臧荣绪《晋书》称晋武帝“又置美人、才人、中才人以为散职”。少府各署之散都尉或即此类员外增置之散职。五李廆墓志【志文】燕国蓟李廆永昌三年正月廿六日亡【疏证】李廆砖质墓志年月出土于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解放路与云飞街交叉路口东南部的前燕墓墓志拓片图版见辛发、鲁宝林、吴鹏《锦州前燕李廆墓清理简报》《文物》年第期。简报作者称李廆墓是迄今唯一有准确纪年的前燕墓葬。李廆不见于史。永昌是东晋元帝的年号。但永昌元年()的闰十一月十日(己丑)元帝死第二天明帝即位。永昌二年()三月一日明帝改元太宁。因此元帝的永昌年号行用于太宁元年三月以前不存在永昌三年的官方纪年所谓永昌三年实为太宁二年()。李廆墓志的纪年反映在明帝改元大半年之后慕容鲜卑所控制的辽东、辽西地区没有获得江东地区的正式通知。慕容廆在晋元帝时期与江东政权联系密切因而得以加官进爵获得很大的政治利益对于慕容鲜卑在辽东辽西地区扩展势力、建立政权有重要的作用。元帝时期最后一次联系见于《晋书》卷六《元帝纪》太兴四年:“十二月以慕容廆为持节、都督幽平二州东夷诸军事、平州牧封辽东郡公。”据同书卷一○八《慕容廆载记》:“裴嶷至自建邺帝遣使者拜廆监平州诸军事、安北将军、平州刺史增邑二千户。寻加使持节、都督幽州东夷诸军事、车骑将军、平州牧进封辽东郡公邑一万户常侍、单于并如故丹书铁券承制海东命备官司置平州守宰。”据《资治通鉴》卷九一裴嶷受命出使在太兴二年()到达建康是三年三月。元帝任命慕容廆“监平州诸军事、安北将军、平州刺史”应当在三月之后不久。裴嶷北归也必在同一年。那么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使江东政权要在一年之后就大大提高慕容廆的官爵呢?一方面由于北方形势发生重大变化石勒控制了冀、并、幽、兖的绝大部分疆域对江左的威胁越来越大东晋需要在石赵的背后树立牵制力量另一方面也许是更重要的原因江东政局发生了严重的分裂王敦与元帝之间展开了争夺实际权力的较量。如果提升慕容廆官爵的遣使在改元以前那么使者不可能把改元的事传达到辽东辽西而在王敦兴兵以后元帝不会再有余裕向慕容廆遣使而王敦也不会急于把改元的事情通知辽东辽西。因此元帝向辽东遣使并不在太兴四年冬而是在永昌元年春。也许给慕容廆提升官爵的决定是在前一年年底作出的但是使者离开建康却应在永昌元年年初。这样使者把改元永昌的事一并传达到辽东辽西慕容鲜卑所控制的地区遂奉行永昌年号。明帝即位之后到太宁二年底江东陷入更严重的纷争以王敦病死和他的集团失败告终。纷扰之下东晋朝廷向遥远的辽东辽西派遣使者的可能性很低。而同时石赵夺取了青州进一步切断了慕容集团与东晋政权之间的联络渠道。这样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到东晋改元十个月之后慕容集团犹奉永昌年号。六温峤墓志【志文】祖济南太守恭字仲让夫人太原郭氏。父河东太守襜字少卿夫人颍川陈氏夫人清河崔氏。使持节、侍中、大将军、始安忠武公并州太原祁县都乡仁义里温峤字泰真年卌二。夫人高平李氏夫人琅耶王氏夫人庐江何氏。息放之字弘祖息式之字穆祖息女膽息女光。【疏证】温峤砖质墓志年月出土于江苏省南京市下关区郭家山。墓志拓片图版及录文见南京市博物馆《南京北郊东晋温峤墓》《文物》年第期。据《晋书》卷七《成帝纪》温峤死于晋成帝咸和四年()四月。又据墓志温峤卒年为四十二岁则其生年当在晋武帝太康九年()。温峤字泰真文献中往往写作太真。据墓志作泰真是。《晋书》卷六七《温峤传》不载其祖父姓名。由墓志知其祖父为温恭字仲让。温峤的父亲墓志云名襜字少卿《晋书》云名憺。襜字应是憺字的异写。《晋书》称温峤的母亲姓崔。据墓志知清河崔氏是温憺的后妻温憺前妻颍川陈氏可能早死。关于温峤的三个妻子亦见史书。《晋书》卷二○《礼志中》:“骠骑将军温峤前妻李氏在峤微时便卒。又娶王氏、何氏并在峤前死。”三个妻子是否可以并称夫人涉及国家礼制相关官员加以讨论陈舒主张夫贵妻荣三妻并得称夫人。但后来“赠王、何二人夫人印绶不及李氏”。李氏死得早而且是在温峤微时。据《文选》卷三七刘越石(琨)《劝进表》李善注引王隐《晋书》温峤于晋愍帝建兴五年(即晋元帝建武元年)为刘琨使于江左奉表劝进。这一年温峤三十岁应当已经成婚。李氏(李暅女)应当就是温峤在北方时所娶而且早死。过江以后温峤逐渐显贵先后联姻江左高门琅琊王氏(王诩女)和庐江何氏(何邃女)。朝廷追赠夫人印绶有王、何而不及李氏其各自家族在江东政局中的不同地位应当起了重要作用。《世说新语》“假谲”门有“温公丧妇”条记温峤娶其从姑刘氏之女为继室。刘孝标注引《温氏谱》仅载温峤娶李氏、王氏和何氏不见有刘氏认为此条记事“虚谬”。后人有疑所谓刘氏者温峤从姑之姓非姑女之姓。清人李慈铭云既是温峤从姑必姓温所谓刘氏应是从其夫姓其女姓刘无疑。根据温峤墓志其前后所娶三个妻子中并无刘姓者可见《世说新语》这一条并非事实。但江东士林流传温峤娶妻的故事也反映温峤渡江以后的婚姻问题曾经受到关注。七王康之墓志【志文】永和十二年十月十七日晋故男子琅耶临沂王康之字承叔年廿二卒。其年十一月十日葬于白石。故刻砖为识。【疏证】王康之砖质墓志年出土于江苏省南京市北郊象山东晋王氏家族墓地墓志照片及拓片图版见南京市博物馆《南京象山号墓清理简报》《文物》年第期。同时出土的还有王康之的妻子何法登墓志亦收入本书请参看。王康之死于晋穆帝永和十二年()二十二岁故其生年当在晋成帝咸康元年()。据王康之妻何法登墓志王康之在世时只育有一女故他去世后何氏养兄临之子绩之。清理简报认为临之应当是何法登之兄是不对的。何充无子见《晋书》卷七七《何充传》。临之应当是康之之兄养兄子以为嗣在当时是普遍现象。而王临之据宋人汪藻《世说叙录》中的《琅邪临沂王氏谱》是王彪之的儿子。据此知王康之乃是王彪之之子。到目前为止南京象山已经发现的王氏墓葬已经有十一座(参看王建之墓志疏证)。从墓志内容看这些墓主人都是王彬的子孙。可以肯定象山王氏家族墓地基本上就是渡江的琅琊王氏中王彬一支的家族墓地。这对于我们了解琅琊王氏在江东的家族分化、家族制度有很大的帮助。现依据象山前后所出王氏墓志并参考文献排列王彬一支世系如后:八高崧及妻谢氏墓志【高崧墓志】晋故侍中、骑都尉、建昌伯广陵高崧泰和元年八月廿二日薨十一月十二日窆。【高崧妻谢氏墓志】镇西长史、骑都尉、建昌伯广陵高崧夫人会稽谢氏永和十一年十二月七日薨十二年三月廿四日窆。【疏证】高崧及妻谢氏砖质墓志二方年出土于南京市栖霞区仙鹤观东晋高崧家族墓地号墓墓志出土情况及拓片图版详见南京市博物馆所撰发掘简报《江苏南京仙鹤观东晋墓》载《文物》年第期页。同期封二还刊登了墓志志砖的照片。发掘简报认为号墓为高崧及妻谢氏的合葬墓并对墓志内容作了考证、研究。高崧事迹见于《晋书》卷七一《高崧传》。本传叙高崧历官不见镇西长史与骑都尉。简报认为此镇西应指镇西将军谢尚甚是。《晋书》卷八《孝宗穆帝纪》永和十一年“冬十月进豫州刺史谢尚督并冀幽三州诸军事、镇西将军镇马头”至升平元年“夏五月庚午镇西将军谢尚卒”。可知从穆帝永和十一年()十月至升平元年()五月的时间内镇西将军一职由谢尚担任。而高崧妻谢氏墓志称谢氏死于永和十一年十二月葬于次年三月正是在谢尚为镇西将军的时期之内可见这时高崧正随谢尚北镇寿阳。本传记高崧为侍中之后“是时谢万为豫州都督疲于亲宾相送方卧在室。崧径造之……崧便为叙刑政之要数百言。万遂起坐呼崧小字曰:‘阿酃!故有才具邪!’”显示高崧与谢万关系相当亲密。又《晋书》卷七九《谢安传》:“征西大将军桓温请为司马将发新亭朝士咸送中丞高崧戏之曰:……安甚有愧色。”高崧为御史中丞亦未见载本传。这些材料显示高崧与陈郡谢氏关系甚深。这和他在东晋荆扬的斗争中站在建康朝廷一边协助简文帝对抗桓温似乎也是一致的。高崧妻谢氏墓志称高崧曾为谢尚镇西府长史更加揭示了高崧与谢氏集团的历史渊源有助于理解他后来的政治立场。九护国定远侯墓志【志文】护国定远侯祖籍建昌以北边有警仗节孤征驰逐沙漠坠骑被虏。建元二年四月朔一日身故。军士负土以瘗焉。【疏证】佚名护国定远侯墓志出土时间地点不详藏河南省洛阳市古代艺术馆拓片图版见李春敏《十六国汉护国定远侯墓志》《文物天地》年第期。李春敏根据墓志中的建元年号定为十六国汉国刘聪建元二年()墓志。王素则认为应是十六国前秦苻坚建元二年()墓志见《前秦建元二年护国定远侯墓志考释》《文物天地》年第期。今从王说。据王素考证志主护国定远侯某参加了苻坚建元元年()前秦建节将军邓羌所指挥的对匈奴刘卫辰的木根山之战并且很可能在战场被俘后刘卫辰军败才得归前秦。王素也怀疑他的将军号(护国将军)和封爵(定远侯)都可能是死后追赠的。一○王企之墓志【志文】晋故前丹杨令、骑都尉、琅耶临沂都乡南仁里王企之字少及春秋卅九泰和二年十二月廿一日卒三年初月廿八日葬于丹杨建康之白石故刻石为志。所生母夏氏。妻曹氏。息女字媚荣适庐江何粹字祖庆。息男摹之字敬道。【疏证】王企之砖质墓志年出土于江苏省南京市北郊的象山东晋琅邪王氏家族墓地详见南京市博物馆《南京象山号、号、号墓发掘简报》《文物》年第期。发掘简报附有墓志拓片的图版和释文。胡舜庆、姜林海《南京出土东晋王氏四方墓志书法评析》一文也附有墓志拓片的图版和录文载《书法丛刊》年第期。同时出土的墓志共有五方石志三砖志二除王企之墓志外还有王建之夫妇墓志。简报录文把王企之释作王仚之案企之字少及名、字意义相关作仚误。王企之死于晋废帝太和二年()三十九岁故其生年当在晋成帝咸和四年()。据夏金虎墓志王企之是王彬和夏金虎之子妻为彭城曹曼女曹秀姜。墓志所说的葬地“丹杨建康之白石”即今象山。东晋南朝史籍提到建康城北边的“白石”胡三省说:“白石垒在石头东北峻极险固。”胡注是依据《晋书》卷六六《陶侃传》所载侃部将李根的话李根说:“查浦地下又在水南唯白石峻极险固可容数千人贼来攻不便灭贼之术也。”墓志中所说的王氏墓地所在的白石(今象山)是否建康城北的军事要害白石垒还很难说。一一王建之妻刘媚子墓志【志文】晋振威将军、鄱阳太守、都亭侯琅耶临沂县都乡南仁里王建之字荣妣故夫人南阳涅阳刘氏字媚子春秋五十三泰和六年六月戊戌朔十四日辛亥薨于郡官舍。夫人修武令乂之孙光禄勋东昌男璞之长女年廿来归生三男三女二男未识不育。大女玉龟次女道末并二岁亡。小女张愿适济阴卞嗣之字奉伯。小男纪之字元万。其年十月丙申朔三日戊戌丧还都。十一月乙未朔八日壬寅倍葬于旧墓在丹杨建康之白石。故刻石为识。【疏证】王建之妻刘媚子墓志年出土于南京市北郊的象山东晋琅邪王氏家族墓地详见南京市博物馆《南京象山号、号、号墓发掘简报》《文物》年第期。发掘简报附有墓志拓片的图版和释文。胡舜庆、姜林海《南京出土东晋王氏四方墓志书法评析》一文也附有墓志拓片的图版和录文载《书法丛刊》年第期。同时出土的还有王建之和王企之墓志。刘媚子墓志分别有砖志与石志砖志内容全同石志而略有省文今只录其石志。刘媚子死于太和六年(即简文帝咸安元年是年十一月改元刘媚子死于六月在改元以前故犹称太和六年)五十三岁故其生年当在晋愍帝建兴三年()。刘媚子的籍贯发掘简报误释为“南阳湦阳”。六朝刘氏有南阳涅阳一望南阳有涅阳县无湦阳县。一二王建之墓志【志文】晋故振武将军、鄱阳太守、都亭侯琅耶临沂县都乡南仁里王建之字荣妣故散骑常侍、特进、卫将军、尚书左仆射、都亭肃侯彬之孙故给事黄门侍郎、都亭侯彭之之长子本州迎西曹不行。袭封都亭侯。州檄主簿、建威参军、太学博士、州别驾不行。长山令、廷尉监、尚书右丞、车骑长史、尚书左丞、中书侍郎、振威将军、鄱阳太守春秋五十五泰和六年闰月丙寅朔十二日丁丑薨于郡官舍。夫人南阳涅阳刘氏先建之半年薨咸安二年三月甲午朔十四日丁未迁神其年四月癸亥朔廿六日戊子合葬旧墓在丹杨建康之白石丹杨令君墓之东。故刻石为识。二男未识不育。大女玉龟次女道末并二岁亡。小女张愿适济阴卞嗣之字奉伯。小男纪之字元万。建之母弟翘之见庐陵太守小弟朔之前太宰从事中郎。【疏证】王建之砖质墓志年出土于南京市北郊的象山东晋琅邪王氏家族墓地详见南京市博物馆《南京象山号、号、号墓发掘简报》《文物》年第期。发掘简报附有墓志拓片的图版和释文。胡舜庆、姜林海《南京出土东晋王氏四方墓志书法评析》一文也附有墓志拓片的图版和录文载《书法丛刊》年第期。同时出土的墓志还有王企之墓志和王建之的妻子刘媚子墓志。象山是琅邪王氏家族墓地。六十和七十年代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曾在同一墓地发掘了七座王氏墓出土墓志若干可见其发掘简报。这些墓志又见于《南京出土六朝墓志》赵超《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也收有录文(页)。年南京市博物馆又在象山清理了第号墓出土王康之夫妇墓志(《南京象山号墓清理简报》《文物》年第期。关于象山所出墓志对于王彬一支人物世系的重要价值请参看本书所收王康之墓志。王建之死于晋废帝太和六年(即简文帝咸安元年是年十一月改元王建之死于闰十月在改元以前故犹称太和六年)五十五岁故其生年当在晋元帝建武元年()。正如发掘简报所指出的王建之墓志所云“建之母弟翘之”就可以证实宋人汪藻《世说叙录》中的《琅邪临沂王氏谱》(简报误作《世说新语·王氏族谱》)所谓“翘之彬子”肯定是错误的。《琅邪临沂王氏谱》漏王建之墓志弥补了这一空白。一三李缉等五人墓志【李缉墓志】砖正面晋故平南参军湘南乡侯广平郡广平县李府君讳缉字方熙。夫人谯国谯县陈氏。砖侧面升平元年十二月廿日丙午【李繤妻武氏墓志】砖正面晋抚军参军广平郡广平县李繤故妻颍川郡长社县武氏砖侧面升平元年十二月廿日丙午【李繤墓志】晋故宜都太守魏郡肥乡李繤宁康三年十月廿六日【李繤妻何氏墓志】夫人东海郯县何氏【李摹墓志】砖正面晋故中军参军广平郡广平县李摹字仲山。砖侧面升平元年十二月廿日丙午【疏证】李缉等五人墓志(五方)年出土于南京东北郊吕家山西南麓的三座东晋墓葬中出土情况及墓志拓片的图版见南京市博物馆的发掘简报《南京吕家山东晋李氏家族墓》《文物》年第期。王志高、胡舜庆《南京出土东晋李氏家族墓志》一文附有拓片图版和录文载《书法丛刊》年第期。李缉墓志出土于一号墓李繤及武氏、何氏三墓志出土于二号墓李摹墓志出土于三号墓。李繤妻武氏入葬时间(晋穆帝升平元年即年)早于李繤入葬时间(晋孝武帝宁康三年即年)达十八年可见武氏先亡。李繤与何氏两志书法、志砖形制都很接近可能是同时制作的而李缉墓志、武氏墓志与李摹墓志志砖形制、书法风格及下葬时间又完全一致透露出吕家山的这三座李氏家族墓是升平元年同时砌筑的前此已故的三人分别建墓同日入葬(或迁葬)李繤及其后妻(也可能是妾)何氏死后入武氏之墓合葬。因此升平元年主持营葬的很有可能就是李繤本人。李缉墓志称“府君”又有“夫人谯国谯县陈氏”的话显然也是夫妻合葬墓李缉可能是李繤的父亲而李摹根据名字看应当是李繤的兄弟。在武氏墓志中称李繤为“广平郡广平县李繤”李缉和李摹墓志都著籍贯为广平郡广平县而李繤墓志则称“魏郡肥乡李繤”怎么理解这一差别呢?发掘简报认为这是侨郡县土断的反映并分析此时以原广平郡籍并入原广平郡所辖的肥乡县而肥乡县改隶魏郡这一分析是准确的。具体地说晋哀帝兴宁二年()由桓温主持的“庚戌土断”是这一著籍变化的关键。李氏墓志在庚戌土断前后显著的著籍差异给认识土断和黄白籍问题提供了新资料。在庚戌土断之前已经有晋成帝咸康七年()“实编户王公已下皆正土断白籍”的重要土断政策。庚戌土断之后又有刘裕主持的“义熙土断”南京市南郊出土的宋乞墓志的著籍反映了义熙土断带给南渡侨民著籍方式的变化。而广平李氏在庚戌土断前后著籍的变化也反映了咸康土断与庚戌土断的不同内容因此是非常有价值的资料。李摹墓志上有志盖性质的刻字砖砖面中央刻有两个“晋”字上下相对。此砖与墓志砖相扣为后世志盖之雏形。一四王康之妻何法登墓志【志文】晋故处士琅耶临沂王康之妻庐江潜何氏侍中、司空文穆公女字法登年五十一泰元十四年正月廿五日卒。其年三月六日附葬处士君墓于白石。刻砖为识。养兄临之息绩之。女字夙旻适庐江何元度。【疏证】王康之妻何法登砖质墓志年出土于江苏省南京市北郊象山东晋王氏家族墓地墓志照片及拓片图版见南京市博物馆《南京象山号墓清理简报》《文物》年第期。同时出土的还有何法登的丈夫王康之的墓志亦收入本书请参看。何法登死于晋孝武帝太元十四年()五十一岁则其生年当在晋成帝咸康五年()比她丈夫王康之小四岁。王康之死时何法登才十八岁后来守寡生活了三十三年。王康之未仕而早死故墓志称为“处士君”。据墓志何法登之父为“庐江潜何氏侍中、司空文穆公”(潜当即灊字之讹写清理简报误文穆为“父穆”)即何充。《晋书》卷七七《何充传》充死后“赠司空谥曰文穆”。王康之无子故何法登养康之兄临之子绩之为嗣。何法登之女夙旻嫁庐江何元度。据《晋书》卷九三《外戚·何准传》何元度是何充的弟弟何准的孙子于何法登为侄孙。一五吕他墓志【志文】墓表弘始四年十二月乙未朔廿七日辛酉秦故幽州刺史略阳吕他葬于常安北陵去城廿里【疏证】吕他墓志七十年代出土于陕西咸阳市渭城区密店镇东北原畔因农民取土而偶然发现年入藏西安碑林博物馆。墓表圆首带座表身与表座以榫臼相接形如小碑当初应当是竖立于墓中入葬时间是后秦姚兴弘始四年十二月()。关于此墓表的形制、文字内容及相关历史问题已经有两篇文章专门探讨:一李朝阳《吕他墓表考述》《文物》年第期页二路远《后秦〈吕他墓表〉与〈吕宪墓表〉》《文博》年第期页。两篇文章都附有墓表拓片图版。此外吕他墓表的拓片图版还可见于《碑林集刊》第五辑图版页、《文博》年第期封三。路远一文把吕他墓表与吕宪墓表结合起来研究比较有启发。案吕宪墓表出土于清光绪年间辗转流落到日本旧金石著作多有著录北京图书馆亦藏其拓本。赵万里《汉魏南北朝墓志集释》未收吕宪墓表可能是认为墓表不属墓志其形制内容较接近墓碑。这影响了后来著录墓志的学者如赵超《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也不收吕宪墓表。可是随着对墓志渊源研究的深入我们知道魏晋时代的墓表是墓志尚未定型时一种可能的发展方向。“表”与“志”意思也很接近。所以应当把这样的墓表看作墓志的形式之一。路远一文附有吕宪墓表的拓片图版今据以迻录其表文于下:墓表弘始四年十二月乙未朔廿七日辛酉秦故辽东太守略阳吕宪葬于常安北陵去城廿里除了文字布局(六行行六字而吕他墓表五行行七字)略有区别外两墓表的形制、书法完全相同。显示吕他与吕宪同日下葬葬地也当在同一处。所以路远推测吕宪墓表亦出土于咸阳市渭城区密店镇之东北其地北距汉高祖长陵约一公里南去汉魏长安城不足十公里恰当汉里之二十里。吕他为吕光弟于后秦姚兴弘始三年()降后秦。吕宪史书无徵唯《太平御览》卷四三九引崔鸿《后凉录》(案即《十六国春秋》之《后凉录》):“建中将军、辽东太守吕宪妻符(案符当作苻)氏年十五有姿色宪率自杀。”这个辽东太守吕宪当即墓表主人吕宪。据此吕宪是自杀的(还存在一个可能即上引《后凉录》文字中的率字乃卒字之讹)。其官衔“辽东太守”究竟得自哪一个政府?路远认为后凉和后秦都不曾辖有辽东和华北因而吕宪的辽东太守和吕他的幽州刺史都不可能得自后凉和后秦而应当得自前秦。这个看法是错误的。分裂时期各割据政权象征性地设置自己并不实际控制的地区的州郡长官十分常见。比如后秦姚兴时就以东晋降臣袁虔之为广州刺史、以司马国璠为扬州刺史、司马叔道为兖州刺史姚泓时有徐州刺史姚掌、并州刺史尹昭具见《晋书》之卷一一七、一一八和一一九。吕他、吕宪为后凉降将姚兴命以远方虚无之刺史、太守完全符合当时通行的做法。再说吕他、吕宪死于以秦为国号的后秦其殡葬并非草率随意墓表的写刻当然要经过后秦官员的审查且极有可能是由后秦政府直接经办的这种情况下墓表上的“秦”当然不可能指前秦。吕他、吕宪身为降将降后一年同日入葬其为暴死可想而知至于死因已无可考。即使是姚秦迫杀从其墓表形制及书写看也决不是“显诛”死后还是略享哀荣的。一六谢温墓志【志文】晋故义熙二年丙午岁九月■县都乡吉迁里谢温字长仁□□□十一月廿八日□丹杨郡江宁县牛头山。祖攸散骑郎。祖母颍川庾氏讳女淑。父讳玙母河东卫氏。□□伯讳珫豫宁县开国伯。叔讳球辅国参军。姊讳□适太原温楷之。外祖讳准□□□关内侯。□讳□□□□□□□父讳简之散骑郎。凝之左将军、会稽内史。【疏证】谢温墓作为谢氏家族谢攸一支家族墓地的组成部分与谢珫墓前后同地发掘谢温墓志出土于谢温墓。墓志拓片及参考释文均见南京市博物馆、雨花区文化局《南京南郊六朝谢温墓》《文物》年第期。本录文对原简报释文的个别误释文字作了订正并据图版恢复了行句格式加了标点。墓志中的“义熙二年丙午岁九月”(年)当是墓主谢温的卒年及葬年。据墓志谢温字长仁是谢珫弟谢玙之子不见于史。谢温墓志书写凌乱随意远逊谢珫墓志所述家世亦甚简略。但也提供了一些新资料比如谢玙妻河东卫氏之父为卫准而谢温姊嫁太原温楷之等。太原温氏当是温峤一族。墓志中的温楷之很可能就是东晋末年桓振的部将温楷温楷效命于桓玄集团桓氏败北奔后秦终入北魏。其事迹见《晋书》卷一○《安帝纪》义熙元年、卷七四《桓振传》、卷八五《刘毅传》等又见《魏书》卷三《太宗明元帝纪》泰常二年、卷三七《司马休之传》等等。温楷为温峤从子。而温峤二子名放之、式之放、式两字与楷义近故温楷又名温楷之的可能性极大。结合谢珫墓志所显示的谢氏婚姻关系可以知道几乎东晋门阀政治中的所有重要门户如琅邪王氏、高平郗氏、太原温氏、颍川庾氏、谯国桓氏、太原王氏、陈郡袁氏、陈郡殷氏都是谢氏的婚姻之族。谢温墓志的最后两行应当是叙述谢温之妻的郡望及父祖。最后一行的“□凝之”显然是王凝之琅邪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的兄长官左将军、会稽内史。所以“父讳简之”就是指谢温的岳父而王简之应当就是王凝之的儿子。这样王凝之娶谢温的祖姑母谢道韫谢温又娶凝之孙女。从墓志图版看第一行所残损的部分大约不会超过十个字恰好够写上日期干支和“豫州陈郡阳夏”这几个字而不够如宋乞墓志那样在祖籍之前写上受“扬州丹杨建康某乡某里”所领这和谢珫墓志是一致的与谢涛墓志有所不同。一七田焸墓志【志文】唯大夏二年岁庚申正月丙戌朔廿八日癸丑故建威将军散骑侍郎凉州都督护光烈将军北地尹将作大匠凉州刺史武威田焸之铭【疏证】田焸砖质墓志年出土于内蒙古乌审旗境内墓志拓片图版见上海博物馆编《草原瑰宝内蒙古文物考古精品》。这是迄今所出赫连夏唯一的墓志。对墓志中“大夏二年”年号问题的研究请参看三崎良章《“大夏纪年墓志铭”に见える“大夏二年”の意味》《早稻田大学本庄高等学院研究纪要》第号年月。志主田焸在赫连夏的历官中有建威将军、散骑侍郎、凉州都督护、光烈将军、北地尹、将作大匠、凉州刺史。都督护不见于史可能是从督护发展起来的。北地太守改称尹说明赫连夏的统治中心统万城地区在其行政区划中属于北地郡故改北地太守曰北地尹。由此墓志知赫连夏设有凉州刺史很可能与其向西方的经营有关。一八谢珫墓志【志文】第一砖宋故海陵太守散骑常侍谢府君之墓志永初二年太岁辛酉夏五月戊申朔廿七日甲戌豫州陈郡阳夏县都乡吉迁里谢珫字景玫卒即以其年七月丁未朔十七日癸亥安厝丹杨郡江宁县赖乡石泉里中。珫祖父讳奕字无奕使持节都督司豫幽并五州扬州之淮南、历第二砖淮南、历阳、庐江、安丰、堂邑五郡诸军事镇西将军豫州刺史袭寿子祖母陈留阮氏讳容字元容。攸字叔度散骑侍郎早亡母颍川讳女淑。长伯寄奴次伯探远并早。伯讳渊字仲度义兴太守袭封万夫人瑯琊王氏。叔讳靖字季度散侍太常卿常乐县侯夫人颍川庾。叔讳第三砖豁字安度早亡。次叔讳玄字幼度散骑常侍、使持节、都督会稽五郡诸军事、车骑将军、会稽内史康乐县开国公谥曰献武前夫人太山羊氏后夫人谯国桓氏。次叔讳康字超度出继从叔卫将军尚袭封咸亭侯早亡。长姑讳韫字令姜适瑯琊王凝之江州刺史。次姑道荣适顺阳范少连太子洗马。次姑道粲适高第四砖平郗道胤散骑侍郎、东安县开国伯。次姑道辉适谯国桓子民使持节、西中郎将、荆州刺史。长姊令芬适同郡袁大子散骑侍郎。次姊令和适太原王万年上虞令。次姊令范适颍川陈茂先广陵郡开国公。妹令爱适瑯琊王□之。弟玙字景琡早亡夫人河东卫氏。次弟球字景璋辅国参军夫人瑯琊王氏。长子宁字第五砖元真驸马都尉、奉朝请妻王即珫第二姊之长女。次子道休早夭。次子奉字刚真出继弟玙妻袁即珫夫人从弟松子永兴令之女。次子雅字景真妻同郡殷氏东阳太字仲文之次女。次子简字德真妻瑯琊王氏太尉咨议参军缵之三女女不名。珫夫人同郡袁氏讳琬。夫人祖讳勖字第六砖敬宗太尉掾。父讳劭字颖叔中书侍郎。琬外祖讳翼字稚恭使持节、征西将军、荆州刺史。珫本□次叔玄东兴侯改封豫宁县开国伯。大宋革命诸国并皆削除惟从祖太傅文靖公□庐陵公降为柴桑侯。玄后苻坚之难功封康乐县开国公余□□南□建昌豫宁并□徐州。【疏证】谢珫砖质墓志出土于南京市雨花台区铁心桥乡大定坊司家山东晋南朝的谢氏家族墓地发掘简报见南京市博物馆、雨花台文化局《南京南郊六朝谢珫墓》《文物》年第期简报附录了墓志拓片的图版和释文。墓志砖共有六块分置棺床前左右两壁的底部文字单面阴刻六块砖上的文字合拼而成完整的墓志。发掘简报的参考释文有多处误释兹据图版予以更正并加标点原志文字有明显的漏衍如谢裒爵万寿子墓志叙谢奕袭爵时作“寿子”而谢渊袭爵时又单称“万”谢靖散骑侍郎简作“散侍”诸如此类简报附参考释文以意增补的部分今皆一从墓志之本来。第一砖最后三字与第二砖最初三字错误重叠今亦照录不予更正。第六砖第二行叙袁琬外祖漏其姓氏(庾)此类问题在墓志中还有多处说明当时对墓志刻写不太重视。此外第六砖最后一行残损难以辨认只好照录简报所附参考释文。墓志详述陈郡谢氏谢奕子谢攸一支为历来各种史料所未备。案《晋书》卷七九《谢奕传》只说奕有三子:泉(渊)、靖、玄。同书同卷《谢尚传》称尚“无子从弟奕以子康袭爵早卒”。同书同卷《谢玄传》载玄上疏自称“臣同生七人凋落相继惟臣一己孑然独存”。是文献中谢奕子存名者四人。而谢珫墓志叙奕子凡八人:寄奴、探远、渊(字仲度)、攸(字叔度)、靖(字季度)、豁(字安度)、玄(字幼度)、康(超度)。谢渊、谢攸、谢靖三人的字显示寄奴和探远二人之中必有一人夭亡过早所以没有被计入兄弟排行中正合于谢玄所谓“同生七人”。谢珫之名不见于史。但是今本《晋书》卷七九《谢玄传》:“以勋封康乐县公。玄请以先封东兴侯赐兄子玩诏听之更封玩豫宁伯。”而这两个爵位正合于墓志中的谢珫可见《晋书》的“玩”乃“珫”字之误。墓志不仅载明谢奕八子和谢攸三子的名讳、官位还载明各自妻族的郡望只是不录这些妻子的名讳及其父名而谢奕三女及谢攸四女则详载其夫婿姓名郡望。可是对墓主谢珫夫妻子女社会关系的记录就详细得多。谢珫与夫人袁琬都是追至祖父只是妻族要简略些妻族的父辈只及父母不及伯叔。由于袁琬外祖父庾翼名位显赫被特别提及算是例外。谢珫诸子的妻族都写上父名显然要详细很多。墓志反映的谢攸一支父祖子女婚姻方面的社会关系大可补史料之阙。今据墓志分作世系图示如下:、​ 谢奕子女三、谢珫子女一九刘庚墓志及刘頵妻徐氏墓志【刘庚墓志】彭城郡吕县司吾令刘庚之墓【刘頵妻徐氏墓志】晋彭城吕县刘頵之妻徐氏【疏证】刘庚砖质墓志与刘頵妻徐氏砖质墓志年分别出土于镇江市谏壁砖瓦厂黑山湾M及M两座东晋墓葬墓葬发掘及墓志出土有关情况详见镇江博物馆的发掘简报《江苏镇江谏壁砖瓦厂东晋墓》《考古》年第期。简报附有墓志的拓片图版并进行了深入分析。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370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