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元明清文学(二)

元明清文学(二).ppt

元明清文学(二)

wang
2011-05-1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元明清文学(二)ppt》,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清代文学(前中期)清代文学(前中期)《聊斋志异》和清代前期文言小说《聊斋志异》和清代前期文言小说第一节、蒲松龄与《聊斋志异》蒲松龄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山东淄川(今淄博)人。康熙年()《聊斋志异》完稿。二、《聊斋志异》:文言短篇小说集近篇。两类:、杂记简单记录传说异闻如六朝志怪小说之实录篇幅短小、叙述婉曲优美取法唐传奇而又独出机杼的作品。用传奇法而以志怪:纪昀:“今一书而兼二体所未解也。小说既述见闻即属叙事不比戏场关目随意装点……今燕昵之词媟狎之态细微曲折摹绘如生使出自言似无此理使出作者代言则何从而闻见之又所未解也。”鼠戏鼠戏人在长安市上卖鼠戏背负一囊中蓄小鼠十余头。每于稠人中出小木架置肩上俨如戏楼状。乃拍鼓板唱古杂剧。歌声甫动则有鼠自囊中出蒙假面被小装服自背登楼人立而舞。男女悲欢悉合剧中关目。《镜听》益都郑氏兄弟皆文学士。大郑早知名父母尝过爱之又因子并及其妇。二郑落拓不甚为父母所欢遂恶次妇至不齿礼。冷暖相形颇存芥蒂。次妇每谓二郑:“等男子耳何遂不能为妻子争气?”遂摈弗与同宿。于是二郑感愤勤心锐思亦遂知名。父母稍稍优顾之然终杀于兄。次妇望夫綦切是岁大比窃于除夜以镜听卜。有二人初起相推为戏云:“汝也凉凉去!”妇归凶吉不可解亦置之。闱后兄弟皆归。时暑气犹盛两妇在厨下炊饭饷耕其热正苦。忽有报骑登门报大郑捷母入厨唤大妇曰:“大男中式矣!汝可凉凉去。”次妇忿恻泣且炊。俄又有报二郑捷者次妇力掷饼杖而起曰:“侬也凉凉去!”此时中情所激不觉出之于口既而思之始知镜听之验也。异史氏曰:“贫穷则父母不子有以也哉!庭帏之中固非愤激之地然二郑妇激发男儿亦与怨望无赖者殊不同科。投杖而起真千古之快事也!”伟大  民众喜爱被人格和事业的伟大所笼络。但是从来都不喜爱面对伟大。芥川龙之介《侏儒的话》蛇人蛇人东郡某甲以弄蛇为业。尝蓄驯蛇二皆青色:其大者呼之大青小曰二青。二青额有赤点尤灵驯盘旋无不如意。蛇人爱之异于他蛇。期年大青死思补其缺未暇遑也。一夜寄宿山寺。既明启笥(sì)二青亦渺。蛇人怅恨欲死。冥搜亟呼迄无影兆。然每至丰林茂草辄纵之去俾得自适寻复还。以此故冀其自至。坐伺之日既高亦已绝望怏怏遂行。出门数武闻丛薪错楚中窸窣作响停趾愕顾则二青来也。大喜如获拱璧。息肩路隅蛇亦顿止。视其后小蛇从焉。抚之曰:“我以汝为逝矣。小侣而所荐耶?”出饵饲之兼饲小蛇。小蛇虽不去然瑟缩不敢食。二青含哺之宛似主人之让客者。蛇人又饲之乃食。食已随二青俱入笥中。荷去教之旋折辄中规矩与二青无少异因名之小青。炫技四方获利无算。大抵蛇人之弄蛇也止以二尺为率大则过重辄更易。缘二青驯故未遽弃。又二三年长三尺余卧则笥为之满遂决去之。一日至淄邑东山间饲以美饵祝而纵之。既去顷之复来蜿蜒笥外。蛇人挥曰:“去之!世无百年不散之筵。从此隐身大谷必且为神龙笥中何可以久居也?”蛇乃去。蛇人目送之。已而复返挥之不去以首触笥小青在中亦震震而动。蛇人悟曰:“得毋欲别小青耶?”乃发笥。小青径出因与交首吐舌似相告语。已而委蛇并去。方意小青不返俄而踽踽(jǔjǔ)独来竟入笥卧。由此随在物色迄无佳者而小青亦渐大不可弄。后得一头亦颇驯然终不如小青良。而小青粗于儿臂矣。先是二青在山中樵人多见之。又数年长数尺围如碗渐出逐人因而行旅相戒罔敢出其途。一日蛇人经其处蛇暴出如风蛇人大怖而奔。蛇逐益急回顾已将及矣。而视其首朱点俨然始悟为二青。下担呼曰:“二青二青!”蛇顿止。昂首久之纵身绕蛇人如昔弄状觉其意殊不恶但躯巨重不胜其绕。仆地呼祷乃释之。又以首触笥蛇人悟其意开笥出小青。二蛇相见交缠如饴糖状久之始开。蛇人乃祝小青曰:“我久欲与汝别今有伴矣。”谓二青曰:“原君引之来可还引之去。更嘱一言:深山不乏食饮勿扰行人以犯天谴。”二蛇垂头似相领受。遽起大者前小者后过处林木为之中分。蛇人伫立望之不见乃去。自此行人如常不知二蛇何往也。异史氏曰:“蛇蠢然一物耳乃恋恋有故人之意且其从谏也如转圜。独怪俨然而人也者以十年把臂之交数世蒙恩之主辄思下井复投石焉又不然则药石相投悍然不顾且怒而仇焉者亦羞此蛇也已。《阅微草堂笔记》和清代的文言小说《阅微草堂笔记》和清代的文言小说概况:清代是文言小说的繁荣时期。前期除《聊斋志异》外其他单篇作品大都收录于张潮编辑的《虞初新志》中。清中期掀起了文言小说创作的风潮。此期的文言小说可分为两大类型:、模仿《聊斋志异》而近于传奇形式的作品如:和邦额的《夜谭随录》、沈起凤的《谐铎》、长白浩歌子的《萤窗异草》等、模仿魏晋志怪之作有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袁枚的《子不语》等。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惟纪昀本长文笔多见秘书又襟怀夷旷故凡测鬼神之情状发人间之幽微托狐鬼以抒己见者隽思妙语时足解颐间杂考辨亦有灼见。叙述复雍容淡雅天趣盎然故后来无人能夺其席固非仅借位高望重以传者矣。清代前期的白话小说清代前期的白话小说话本小说:东鲁古狂生《醉醒石》酌玄亭主人《照世杯》李渔《无声戏》、《十二楼》圣水艾衲居士《豆棚闲话》等。李渔(-)及其话本小说:话本小说集:《无声戏》、《十二楼》清代章回小说概述清代章回小说概述陈忱《水浒后传》(康熙年):卷回。董说《西游补》:回。《醒世姻缘传》:本名《恶姻缘》。西周生辑著然藜子校订。回。吴敬梓《儒林外史》。曹雪芹《红楼梦》。引 起 引 起 《四书》中孟夫子说道:君子有三件至乐的事。即使在那极贫极贱的时候忽然有人要把一个皇帝禅与他做这也是从天开地辟以来绝无仅有的奇遇人生快乐那得还有过于此者?不知君子那三件至乐的事另有心怡神悦形容不到的田地。那忽然得做皇帝的快乐不过是势分之荣倏聚倏散的泡影不在那君子三乐之中。那君子的三乐凭你甚么大势劫他不来凭你甚么大钱买他不得。凭是甚么神人、圣人、贤人、哲人有这三乐固是完全若不遇这三乐别的至道盛德、懿行纯修都可凭得造诣下得功夫只是这三乐里边遇不着便是阙略。所以至圣至神的莫过于唐尧、虞舜、禹、汤、文、武、周公、至圣先师孔子都不曾尝着那三乐的至趣。这般难到的遭逢那王天下岂是这个之内?你道那三件乐?第一乐是“父母俱存兄弟无故”。……那第二件的乐处是“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那第三件乐说“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这是君子以道统为重势分为轻虽然还让那第一第二的乐处毕竟还在王天下之先。但是依我议论还得再添一乐居于那三乐之前方可成就那三乐的事。若不添此一乐总然父母俱存搅乱的那父母生不如死总然兄弟目下无故将来必竟成了仇雠也做不得那仰不愧天俯不怍人的品格也教育不得那天下的英才。看官听说:你道再添那一件?第一要紧再添一个贤德妻房可才成就那三件乐事。……不知人世间和好的莫过于夫妇。虽是父母兄弟是天合之亲其中毕竟有许多行不去、说不出的话不可告父母兄弟在夫妻间可以曲致。所以人世间和好的莫过于夫妻又人世仇恨的也莫过于夫妻。    君臣之中万一有桀纣的皇帝我不出去做官他也难为我不着。万一有瞽叟的父母不过是在日里使我完廪使我浚井那夜间也有逃躲的时候。所以冤家相聚亡论稠人中报复得他不畅快即是那君臣父子兄弟朋友之际也还报复得他不大快人。唯有那夫妻之中就如脖项上瘿袋一样去了愈要伤命留着大是苦人日间无处可逃夜间更是难受。官府之法莫加父母之威不济兄弟不能相帮乡里徒操月旦。即被他骂死也无一个来解纷即被他打死也无一个劝开。你说要生他偏要处置你死你说要死他偏要教你生将一把累世不磨的钝刀在你颈上锯来锯去教你零敲碎受。这等报复岂不胜如那阎王的刀山、剑树、硙(wèi)捣、磨挨、十八重阿鼻地狱!第一回 晁大舍围场射猎狐仙姑被箭伤生第一回 晁大舍围场射猎狐仙姑被箭伤生……把这不忍的心扩充开去由那保禽兽渐至保妻子保百姓。若把这忍心扩充开去杀羊不已渐至杀牛杀牛不已渐至杀人杀人不已渐至如晋献公、唐明皇、唐肃宗杀到亲生的儿子。不然君子因甚却远庖厨?正是要将杀机不触于目不闻于耳涵养这方寸不忍的心。所以人家子弟做父母兄长的务要从小葆养他那不忍的孩心习久性成大来自不戕忍寿命可以延长福禄可以永久。当初山东武城县有一个上舍姓晁名源。其父是个名士名字叫做晁思孝每遇两考大约不出前第。只是儒素之家不过舌耕糊口家道也不甚丰腴。将三十岁生子晁源。因系独子异常珍爱。渐渐到了十六七岁出落得唇红齿白目秀眉清。真是何郎傅粉三分白荀令留裾五日香。只是读书欠些聪明性地少些智慧若肯把他陶熔训诲这铁杵也可以磨成绣针。无奈其母固是溺爱这个晁秀才爱子更是甚于妇人。十日内倒有九日不读书这一日还不曾走到书房不住的丫头送茶、小厮递果未晚迎接回家。如此蹉跎也还喜得晁源伶俐那“上大人丘乙己”还自己写得出来。后来知识渐开越发把这本《千字文》丢在九霄云外专一与同班不务实的小朋友游湖吃酒套雀钓鱼打围捉兔。晁秀才夫妇不以为非。幸得秀才家物力有限不能供晁源挥洒把他这飞扬泄越的性子倒也制限住几分。《儒林外史》《儒林外史》吴敬梓(-)字敏轩号粒民、文木老人、秦淮寓客。安徽全椒人。程晋芳《怀人诗》十八首之十六:“外史纪儒林刻画何工妍!吾为斯人悲竟以稗说传。”《儒林外史》现存的最早刻本为嘉庆年()卧闲草堂的巾箱本回。《儒林外史》假托发生在明代的故事楔子中写元明易代时王冕的故事正文主体故事则起自明宪宗成化(-)末年迄于明神宗万历年()。惺园退士《儒林外史序》引:“慎勿读《儒林外史》读之乃觉身世酬应之间无往而非《儒林外史》。”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第篇《清之讽刺小说》:“……迨吴敬梓《儒林外史》出乃秉持公心指擿时弊机锋所向尤在士林其文又戚而能谐婉而多讽于是说部中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第一回《说楔子敷陈大义借名流隐括全文》: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这一首词也是个老生常谈。不过说人生富贵功名是身外之物但世人一见了功名便舍着性命去求他及至到手之后味同嚼蜡。自古及今那一个是看得破的!老子: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临江仙》杨慎《临江仙》杨慎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感兴二首》其一白居易《感兴二首》其一白居易吉凶祸福有来由但要深知不要忧。只见火光烧润屋不闻风浪覆虚舟。名为公器无多取利是身灾合少求。虽异匏瓜谁不食大都食足早宜休。《论语·阳货》:子曰:……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庄子·山木》: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有惼心之人不怒。《红楼梦》《红楼梦》一、曹雪芹:“生于繁华终于沦落”名霑字梦阮号雪芹。满州正白旗人。《红楼梦》本名《石头记》。最初以回抄本的形式在社会上流传这些抄本大都有脂砚斋、畸笏叟等人的评语又称“脂评本”。乾隆五十七年程伟元刻本增加了后续的四十回共一百二十回改名叫《红楼梦》。张爱玲:有人说过“三大恨事”是“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第三件不记得了也许因为我下意识的觉得应当是“三恨红楼梦未完”。小时候看红楼梦看到八十回后一个个人物都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起来我只抱怨“怎么后来不好看了?”后续四十回的作者高鹗(约-约)字兰墅别署红楼外史汉军镶黄旗人。曾官内阁中书、翰林院侍读。版本版本分抄本和刊本两个系统:、抄本回多有脂砚斋等人的评语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简称“脂本”。属于这一系统的现已发现十余种其中较重要的有甲戌本、乙卯本、庚辰本、戚本。、刊本回由书商程伟元先后两次用木活字版印行乾隆年()本称为“程甲本”乾隆年()本称为“程乙本”。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飞鸟各投林》词: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自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好了歌跛足道人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好了歌註甄士隱好了歌註甄士隱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蛛絲兒結滿雕樑綠紗今又糊在蓬窗上。說什麼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昨日黃土隴頭送白骨今宵紅燈帳底臥鴛鴦。金滿箱銀滿箱展眼乞丐人皆謗。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訓有方保不定日後作強梁。擇膏粱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扛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桃花扇·餘韻·離亭宴帶歇拍煞》: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晓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张爱玲《红楼梦魇》自序张爱玲《红楼梦魇》自序那几年我刚巧有机会在哈佛燕京图书馆与柏克莱的加大图书馆借书看到脂本红楼梦。近人的考据都是站着看来不及坐下。至于自己做我唯一的资格是实在熟读红楼梦不同的本子不用留神看稍微眼生点的字自会蹦出来。……红楼梦被庸俗化了而家喻户晓与圣经在西方一样普及因此影响了小说的主流与阅读趣味。这两本书在我是一切的泉源尤其红楼梦。红楼梦遗稿有“五六稿”被借阅者遗失我一直恨不得坐时间机器飞了去到那家人家去找出来抢回来。现在心平了些因为多少满足了一部分的好奇心。收在集子里的除了“三详”通篇改写过此外一路写下去有些今是昨非的地方也没去改正前文因为视作长途探险读者有兴趣的话可以从头起同走一遭。我不过是用最基本的逻辑但是一层套一层有时候也会把人绕糊涂了。我自己是头昏为度可以一搁一两年之久。像迷宫像拼图游戏又像推理侦探小说。早本各各不同的结局又有“罗生门”的情趣。偶遇拂逆事无大小只要“详”一会红楼梦就好了。我这人乏善足述着重在“乏”字上但是只要是真喜欢什么确实什么都不管也幸而我的兴趣范围不广。在已经“去日苦多”的时候十年的工夫就这样掼了下去不能不说是豪举。正是:十年一觉迷考据赢得红楼梦魇名。鲁迅:《红楼梦》是中国许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这名目的书。谁是作者和续者姑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在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证成多所爱者当大苦恼因为世上不幸人多。鲁迅《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它那文章的旖旎和缠绵倒还是其次的事。但是反对者却很多以为将给青年以不好的影响。这就因为中国人看小说不能用赏鉴的态度去欣赏它却自己钻入书中硬去充一个其中的脚色。所以青年看《红楼梦》便以宝玉黛玉自居而年老人看去又多占据了贾政管束宝玉的身分。满心是利害的打算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了。清代中期的长篇小说清代中期的长篇小说夏敬渠《野叟曝言》李百川《绿野仙踪》李汝珍《镜花缘》屠绅用文言写的《蟫史》陈球以四六文作的《燕山外史》等。清代前中期的戏剧清代前中期的戏剧传奇(续明代部分):第三阶段:传奇的繁盛期(顺治年-康熙年-)。、李玉为代表的苏州剧作家群为戏班演出而编剧写戏、吴伟业、尤侗等士大夫文人的案头创作、李渔(《笠翁十种曲》传奇)等贴近市井风情者。第四阶段:衰落期(康熙年-嘉庆年-)。代表人物:蒋士铨(《红雪楼九种曲》)、唐英(《古柏堂传奇》种)、黄图珌(《雷峰塔》)等。第五阶段:尾声(道光元年-宣统年-)。第一节、苏州剧作家第一节、苏州剧作家李玉(?-?)字玄玉号苏门啸侣、“一笠庵主人”。吴县人。剧作家写有多种传奇今存余种。另有《北词广正谱》。明亡前有“一笠庵四种曲”:《一捧雪》、《人兽关》、《永团圆》、《占花魁》合称“一人永占”另有《千钟戮》、《万里缘》、《清忠谱》等。《千钟戮》:【倾杯玉芙蓉】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四大皆空相。历尽了渺渺程途漠漠平林垒垒高山滚滚长江。但见那寒云惨雾和愁织受不尽苦雨凄风带怨长。雄城壮看江山无恙谁识我一瓢一笠到襄阳。第二节、洪昇与《长生殿》第二节、洪昇与《长生殿》洪昇(-)字昉思号稗畦钱塘(今杭州)人。《长生殿》(出)。第一出传概第一出传概 【南吕引子·满江红】〔末上〕今古情场问谁个真心到底?但果有精诚不散终成连理。万里何愁南共北两心那论生和死。笑人间儿女怅缘悭无情耳。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看臣忠子孝总由情至。先圣不曾删郑、卫吾侪取义翻宫、徵。借太真外传谱新词情而已。【中吕慢词·沁园春】天宝明皇玉环妃子宿缘正当。自华清赐浴初承恩泽。长生乞巧永订盟香。妙舞新成清歌未了鼙鼓喧阗起范阳。马嵬驿、六军不发断送红妆。西川巡幸堪伤奈地下人间两渺茫。幸游魂悔罪已登仙籍。回銮改葬只剩香囊。证合天孙情传羽客钿盒、金钗重寄将。月宫会、霓裳遗事流播词场。唐明皇欢好霓裳宴杨贵妃魂断渔阳变。鸿都客引会广寒宫织女星盟证长生殿。【南吕一枝花】不提防余年值乱离逼拶得岐路遭穷败。受奔波风尘颜面黑叹衰残霜雪鬓须白。今日个流落天涯只留得琵琶在。揣羞脸上长街又过短街。哪里是高渐离击筑悲歌倒做了伍子胥吹箫也那乞丐。 第三节、孔尚任与《桃花扇》第三节、孔尚任与《桃花扇》孔尚任()字聘之一字季重号东塘、岸堂自称云亭山人。孔子的第六十四代孙。“孔尚任”取名根据《论语·泰伯》中曾子所云:“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康熙年()九月康熙皇帝玄烨首次南巡。孔尚任御前讲经陈说《大学》首节。甚得玄烨褒奖从优额外授为国子监博士。《鹧鸪天》晏几道《鹧鸪天》晏几道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桃花扇小识桃花扇小识传奇者传其事之奇焉者也事不奇则不传。桃花扇何奇乎妓女之扇也荡子之题也游客之画也皆事之鄙焉者也。为悦己容甘剺面以誓志亦事之细焉者也伊其相谑借血点而染花亦事之轻焉者也私物表情密缄寄信又事之猥亵而不足道者也。桃花扇何奇乎?其不奇而奇者扇面之桃花也桃花者美人之血痕也血痕者守贞待字碎首淋漓不肯辱于权奸者也权奸者魏阉之余孽也余孽者进声色罗货利结党复仇隳三百年之帝基者也。帝基不存权奸安在惟美人之血痕扇面之桃花啧啧在口历历在目此则事之不奇而奇不必传而可传者也。人面耶?桃花耶?虽历千百春艳红相映问种桃之道士且不知归何处矣。康熙戊子三月云亭山人漫书《桃花扇》:“桃花扇底送南朝”《桃花扇》:“桃花扇底送南朝”借复社名士侯方域和秦淮名妓李香君的悲欢离合展现了南明弘光朝从建立到彻底覆灭的滑稽而可悲的历史闹剧。“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惩创人心为末世之一救”。人物:侯方域、李香君、阮大铖、杨龙友、左良玉、马士英、史可法、李贞丽、苏昆生、柳敬亭、弘光帝、张道士等。栖霞山白云庵里张道士:“呵呸!两个痴虫你看国在那里家在那里君在那里父在那里偏是这点花月情根割他不断么?”试一出先声试一出先声康熙甲子八月【蝶恋花】(副末毡巾、道袍、白须上)古董先生谁似我?非玉非铜满面包浆裹。剩魄残魂无伴夥时人指笑何须躲。 旧恨填胸一笔抹遇酒逢歌随处留皆可。子孝臣忠万事妥休思更吃人参果。 日丽唐虞世花开甲子年山中无寇盗地上总神仙。老夫原是南京太常寺一个赞礼,爵位不尊姓名可隐。最喜无祸无灾活了九十七岁阅历多少兴亡又到上元甲子。尧舜临轩禹皋在位处处四民安乐年年五谷丰登。今乃康熙二十三年见了祥瑞一十二种。(内问介)请问那几种祥瑞?(屈指介)河出图洛出书景星明庆云现甘露降膏雨零凤凰集麒麟游蓂荚发芝草生海无波黄河清。件件俱全岂不可贺!老夫欣逢盛世到处遨游。昨在太平园中看一本新出传奇名为《桃花扇》就是明朝末年南京近事。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实事实人有凭有据。老夫不但耳闻皆曾眼见。更可喜把老夫衰态也拉上了排场做了一个副末脚色惹的俺哭一回笑一回怒一回骂一回。那满座宾客怎晓得我老夫就是戏中之人!(内)请问这本好戏是何人著作?(答)列位不知从来填词名家不著姓氏。但看他有褒有贬作春秋必赖祖传可咏可歌正雅颂岂无庭训!(内)这等说来一定是云亭山人了。(答)你道是那个来?(内)今日冠裳雅会就要演这本传奇。你老既系旧人又且听过新曲何不把传奇始末预先铺叙一番大家洗耳?(答)有张道士的《满庭芳》词歌来请教罢:【满庭芳】公子侯生秣陵侨寓恰偕南国佳人谗言暗害鸾凤一宵分。又值天翻地覆据江淮藩镇纷纭。立昏主征歌选舞党祸起奸臣。 良缘难再续楼头激烈狱底沉沦。却赖苏翁柳老解救殷勤。半夜君逃相走望烟波谁吊忠魂?桃花扇、斋坛揉碎我与指迷津。 (内)妙妙只是曲调铿锵一时不能领会还求总括数句。(答)待我说来: 奸马阮中外伏长剑巧柳苏往来牵密线侯公子断除花月缘张道士归结兴亡案。 道犹未了那公子早已登场列位请看。第一出听稗第一出听稗崇祯癸未二月【恋芳春】(生儒扮上)孙楚楼边莫愁湖上又添几树垂杨。偏是江山胜处酒卖斜阳勾引游人醉赏学金粉南朝模样。暗思想那些莺颠燕狂关甚兴亡!【鹧鸪天】院静厨寒睡起迟秣陵人老看花时城连晓雨枯陵树江带春潮坏殿基。伤往事写新词客愁乡梦乱如丝。不知烟水西村舍燕子今年宿傍谁?小生姓侯名方域表字朝宗中州归德人也。夷门谱牒梁苑冠裳。先祖太常家父司徒久树东林之帜选诗云间征文白下新登复社之坛。早岁清词吐出班香宋艳中年浩气流成苏海韩潮。人邻耀华之宫偏宜赋酒家近洛阳之县不愿栽花。自去年壬午南闱下第便侨寓这莫愁湖畔。烽烟未靖家信难通不觉又是仲春时候你看碧草粘天谁是还乡之伴黄尘匝地独为避乱之人。(叹介)莫愁莫愁!教俺怎生不愁也!幸喜社友陈定生、吴次尾寓在蔡益所书坊时常往来颇不寂寞。今日约到冶城道院同看梅花须索早去。【懒画眉】乍暖风烟满江乡花里行厨携着玉缸笛声吹乱客中肠莫过乌衣巷是别姓人家新画梁。【前腔】王气金陵渐凋伤鼙鼓旌旗何处忙?怕随梅柳渡春江。(末)小生宜兴陈贞慧是也。(小生)小生贵池吴应箕是也。(末问介)次兄可知流寇消息么?(小生)昨见邸抄流寇连败官兵渐逼京师。那宁南侯左良玉还军襄阳。中原无人大事已不可问我辈且看春光。(合)无主春飘荡风雨梨花摧晓妆。第四十出入道第四十出入道……(旦)这柳、苏两位不避患难终始相依更为可感。(生)待咱夫妻还乡都要报答的。(外)你们絮絮叨叨说的俱是那里话。当此地覆天翻还恋情根欲种岂不可笑!(生)此言差矣!从来男女室家人之大伦离合悲欢情有所钟先生如何管得?(外怒介)呵呸!两个痴虫你看国在那里家在那里君在那里父在那里偏是这点花月情根割他不断么?【北水仙子】堪叹你儿女娇不管那桑海变。艳语淫词太絮叨将锦片前程牵衣握手神前告。怎知道姻缘簿久已勾销翅楞楞鸳鸯梦醒好开交碎纷纷团圆宝镜不坚牢。羞答答当场弄丑惹的旁人笑明荡荡大路劝你早奔逃。 (生揖介)几句话说的小生冷汗淋漓如梦忽醒。……【南双声子】芟情苗芟情苗看玉叶金枝凋割爱胞割爱胞听凤子龙孙号。水沤漂水沤漂石火敲石火敲剩浮生一半才受师教。(外指介)男有男境上应离方快向南山之南修真学道去。(生)是。大道才知是浓情悔认真。(副净领生从左下)(外指介)女有女界下合坎道快向北山之北修真学道去。(旦)是。回头皆幻景对面是何人。(老旦领旦从右下)(外下座大笑三声介)【北尾声】你看他两分襟不把临去秋波掉。亏了俺桃花扇扯碎一条条再不许痴虫儿自吐柔丝缚万遭。白骨青灰长艾萧桃花扇底送南朝不因重做兴亡梦儿女浓情何处消。续四十出余韵续四十出余韵戊子九月[西江月](净扮樵子挑担上)放目苍崖万丈拂头红树千枝云深猛虎出无时也避人间弓矢。建业城啼夜鬼维扬井贮秋尸樵夫剩得命如丝满肚南朝野史。在下苏昆生自从乙酉年同香君到山一住三载俺就不曾回家往来牛首、栖霞采樵度日。谁想柳敬亭与俺同志买只小船也在此捕鱼为业。且喜山深树老江阔人稀每日相逢便把斧头敲着船头浩浩落落尽俺歌唱好不快活。今日柴担早歇专等他来促膝闲话怎的还不见到。(歇担盹睡介)(丑扮渔翁摇船上)年年垂钓鬓如银爱此江山胜富春歌舞丛中征战里渔翁都是过来人。俺柳敬亭送侯朝宗修道之后就在这龙潭江畔捕鱼三载把些兴亡旧事付之风月闲谈。今值秋雨新晴江光似练正好寻苏昆生饮酒谈心。(指介)你看他早已醉倒在地待我上岸唤他醒来。(作上岸介)(呼介)苏昆生。(净醒介)大哥果然来了。(丑拱介)贤弟偏杯呀![净)柴不曾卖那得酒来。(丑)愚兄也没卖鱼都是空囊怎么处?(净)有了有了!你输水我输柴大家煮茗清谈罢。(副末扮老赞礼提弦携壶上)江山江山一忙一闲谁赢谁输两鬓皆斑。(见介)原来是柳、苏两位老哥。(净、丑拱介)老相公怎得到此?(副末)老夫住在燕子矶边今乃戊子年九月十七日是福德星君降生之辰我同些山中社友到福德神祠祭赛已毕路过此间。(净)为何挟着弦子提着酒壶。(副末)见笑见笑!老夫编了几句神弦歌名曰[问苍天]。今日弹唱乐神社散之时分得这瓶福酒。恰好遇着二位就同饮三杯罢。(丑)怎好取扰。(副末)这叫做“有福同享”。(净、丑)好好!(同坐饮介)(净)何不把神弦歌领略一回?[副末)使得!老夫的心事正要请教二位哩。(弹弦唱巫腔)(净、丑拍手衬介)[问苍天]新历数顺治朝岁在戊子九月秋十七日嘉会良时。击神鼓扬灵旗乡邻赛社老逸民剃白发也到丛祠。椒作栋桂为楣唐修晋建碧和金丹间粉画壁精奇。貌赫赫气扬扬福德名位山之珍海之宝总掌无遗。超祖祢迈君师千人上寿焚郁兰奠清醑夺名争墀。草笠底有一人掀须长叹:贫者贫富者富造命奚为?我与尔较生辰同月同日囊无钱灶断火不啻乞儿。六十岁花甲周桑榆暮矣乱离人太平犬未有亨期。称玉斝坐琼筵尔餐我看谁为灵谁为蠢贵贱失宜。臣稽首叫九阍开聋启瞶宣命司检禄籍何故差池。金阙远紫宸高苍天梦梦迎神来送神去舆马风驰。歌舞罢鸡豚收须臾社散倚枯槐对斜日独自凝思。浊享富清享名或分两例内才多外财少应不同规。热似火福德君庸人父母冷如冰文昌帝秀士宗师。神有短圣有亏谁能足愿地难填天难补造化如斯。释尽了胸中愁欣欣微笑江自流云自卷我又何疑。  (唱完放弦介)出丑之极。(净)妙绝!逼真“离骚”、“九歌”了。(丑)失敬失敬!不知老相公竟是财神一转哩。(副末让介)请干此酒。(净咂舌介)这寡酒好难吃也。(丑)愚兄倒有些下酒之物。(净)是什么东西?(丑)请猜一猜。(净]你的东西不过是些鱼鳖虾蟹。(丑摇头介)猜不着猜不着。(净)还有什么异味?(丑指口介)是我的舌头。(副末)你的舌头你自下酒如何让客。(丑笑介)你不晓得古人以《汉书》下酒这舌头会说《汉书》岂非下酒之物。(净取酒斟介)我替老哥斟酒老哥就把《汉书》说来。(副末)妙妙!只恐菜多酒少了。(丑]既然《汉书》太长有我新编的一首弹词叫做[秣陵秋]唱来下酒罢。(副末)就是俺南京的近事么?(丑)便是!(净)这都是俺们耳闻眼见的你若说差了我要罚的。(丑)包管你不差。(丑弹弦介)六代兴亡几点清弹千古慨半生湖海一声高唱万山惊。(照盲女弹词唱介) [秣陵秋]陈隋烟月恨茫茫井带胭脂土带香骀荡柳绵沾客鬓叮咛莺舌恼人肠。中兴朝市繁华续遗孽儿孙气焰张只劝楼台追后主不愁弓矢下残唐。蛾眉越女才承选燕子吴歈早擅场力士签名搜笛步龟年协律奉椒房。西昆词赋新温李乌巷冠裳旧谢王院院宫妆金翠镜朝朝楚梦雨云床。五侯阃外空狼燧二水洲边自雀舫指马谁攻秦相诈入林都畏阮生狂。春灯已错从头认社党重钩无缝藏借手杀仇长乐老胁肩媚贵半闲堂。龙钟阁部啼梅岭跋扈将军噪武昌九曲河流晴唤渡千寻江岸夜移防。琼花劫到雕栏损玉树歌终画殿凉沧海迷家龙寂寞风尘失伴凤徬徨。青衣衔璧何年返碧血溅沙此地亡南内汤池仍蔓草东陵辇路又斜阳。全开锁钥淮扬泗难整乾坤左史黄。建帝飘零烈帝惨英宗困顿武宗荒那知还有福王一临去秋波泪数行。  (净)妙妙!果然一些不差。(副末)虽是几句弹词竟似吴梅村一首长歌。(净)老哥学问大进该敬一杯。(斟酒介)(丑)倒叫吃寡酒了。(净)愚弟也有些须下酒之物。(丑)你的东西一定是山肴野蔌了。(净)不是不是。昨日南京卖柴特地带来的。(丑)取来共享罢。(净指口介)也是舌头。(副末)怎的也是舌头?(净)不瞒二位说我三年没到南京忽然高兴进城卖柴。路过孝陵见那宝城享殿成了刍牧之场。(丑)呵呀呀!那皇城如何?(净)那皇城墙倒宫塌满地蒿莱了。(副末掩泪介)不料光景至此。(净)俺又一直走到秦淮立了半晌竟没一个人影儿。(丑)那长桥旧院是咱们熟游之地你也该去瞧瞧。(净)怎的没瞧长桥已无片板旧院剩了一堆瓦砾。(丑捶胸介)咳!恸死俺也。(净)那时候疾忙回首一路伤心编成一套北曲名为[哀江南]。待我唱来!(敲板唱弋阳腔介)俺樵夫呵!  [哀江南][北新水令]山松野草带花挑猛抬头秣陵重到。残军留废垒瘦马卧空壕村郭萧条城对着夕阳道。  [驻马听]野火频烧护墓长楸多半焦。山羊群跑守陵阿监几时逃。鸽翎蝠粪满堂抛枯枝败叶当阶罩谁祭扫牧儿打碎龙碑帽。  [沉醉东风]横白玉八根柱倒堕红泥半堵墙高碎琉璃瓦片多烂翡翠窗棂少舞丹墀燕雀常朝直入宫门一路蒿住几个乞儿饿殍。  [折桂令]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箫。罢灯船端阳不闹收酒旗重九无聊。白鸟飘飘绿水滔滔嫩黄花有些蝶飞新红叶无个人瞧。  [沽美酒]你记得跨青溪半里桥旧红板没一条。秋水长天人过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  [太平令]行到那旧院门何用轻敲也不怕小犬哰哰。无非是枯井颓巢不过些砖苔砌草。手种的花条柳梢尽意儿采樵这黑灰是谁家厨灶?【离亭宴带歇拍煞】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副末掩泪介)妙是绝妙惹我出多少眼泪。(丑)这酒也不忍入唇了大家谈谈罢。(副净时服扮皂隶暗上)朝陪天子辇暮把县官门皂隶原无种通侯岂有根。自家魏国公嫡亲公子徐青君的便是生来富贵享尽繁华。不料国破家亡剩了区区一口。没奈何在上元县当了一名皂隶将就度日。今奉本官签票访拿山林隐逸只得下乡走走。(望介)那江岸之上有几个老儿闲坐不免上前讨火就便访问。正是:开国元勋留狗尾换朝逸老缩龟头。(前行见介)老哥们有火借一个?(丑)请坐!(副净坐介)(副末问介]看你打扮象一位公差大哥。(副净)便是!(净问介)要火吃烟么小弟带有高烟取出奉敬罢。(敲火取烟奉副净介)(副净吃烟介)好高烟好高烟!(作晕醉卧倒介)(净扶介)(副净]不要拉我让我歇一歇就好了。(闭目卧介)(丑问副末介]记得三年之前老相公捧着史阁部衣冠要葬在梅花岭下后来怎样?(副末)后来约了许多忠义之士齐集梅花岭招魂埋葬倒也算千秋盛事但不曾立得碑碣。(净)好事好事只可惜黄将军刎颈报主抛尸路旁竟无人埋葬。(副末)如今好了也是我老汉同些村中父老检骨殡殓起了一座大大的坟茔好不体面。(丑)你这两件功德却也不小哩。(净)二位不知那左宁南气死战船时亲朋尽散却是我老苏殓了他。(副末)难得难得。闻他儿子左梦庚袭了前程昨日扶柩回去了。(副净)你们不晓得那些文人名士都是识时务的俊杰从三年前俱已出山了。目下正要访拿你辈哩。(副末)啐征求隐逸乃朝廷盛典公祖父母俱当以礼相聘怎么要拿起来。定是你这衙役们奉行不善。(副净)不干我事有本县签票在此取出你看。(取看签票欲拿介)(净)果有这事哩。(丑)我们竟走开如何?(副末)有理避祸今何晚入山昔未深。(各分走下)(副净赶不上介)你看他登崖涉涧竟各逃走无踪。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69

元明清文学(二)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