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从族际通婚看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的关系

从族际通婚看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的关系.pdf

从族际通婚看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的关系

洞庭之水之歌
2011-05-0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从族际通婚看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的关系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从族际通婚看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的关系曹云华Ξ(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广州)关键词族际通婚泰国华人民族关系摘 要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相比,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程度是最高的。本文试图运用民族社会学的基本理论,对族际通婚这一现象进行跨学科的分析与透视,透过族际通婚这一现象,剖析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的关系。中图分类号D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一、相关的理论族际通婚是衡量民族关系的一个重要指标,族际通婚的情况越多,表明各民族之间的社会距离较小,民族关系比较融洽。MartinNMarger认为,“如果少数民族集团的成员与占统治地位的民族集团的成员通婚,放弃他们的民族认同,他们将会不再面临各种偏见和歧视,并且完全被多数民族集团所容纳和接受”。MiltonMGordon也认为,族际通婚,尤其是大规模的族际通婚,是同化的一个重要阶段,一旦实现族际通婚,离民族同化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MiltonMGordon在“同化的性质”一文中,提出同化的七个亚过程的理论,其中一个重要阶段,便是大规模的族际通婚,即婚姻同化。“当我们再次检视同化的一系列变量时,其它几种关系便自己显示了出来。其中一种是结构同化和婚姻同化二者依时间顺序联系十分紧密。这就是说,少数民族群体在基层群体层次上进入核心社会的社交小群体、俱乐部、机构,这会不可避免地导致相当数量的相互通婚。如果民族背景不同的孩子,同属一个游戏群体,后来又同属一个青少年小团体,在大学中同属一个联谊会,而他们的父母又同属于一个乡村俱乐部,且互相邀请到自己家中吃饭,那么这些孩子长大后会互相恋爱、结婚,欢愉之中忘却先前的民族出身,这是完全可能的。一些宗教社团或民族群体的领导人,努力想维持自己群体的民族认同,他们在认识到如上的联系之后,就努力增设青年团体、成人俱乐部和公共机构,并常常将其成员的基础关系完全限定在本宗教或本民族内部。作为结构同化不可避免的产物,婚姻同化如果全面发生,那么少数民族群体就会在较大的东道主社会或核心社会中丧失其民族认同,于是认同同化便发生了”。一些美国社会学学者对对美国多元种族社会条件下的族际通婚进行了大量的个案调查研究,根据G辛普森和J英格尔的调查,当代美国社会存在大量的族际通婚现象,在年的年时间里,美国各民族间通婚的数量几乎增长了一倍,从人增加到人。他们得出结论说,“不同群体间通婚(Intermarriage)的比率是衡量一个社会中人们之间的社会距离、群体间接触的性质、群体认同的强度、群体相对规模、人口的异质性以及社会整合过程的一个敏感指标”。布劳、卢布姆等人在研究了美国个最大城市的族际通婚问题后得出结论说,“小群体内的成员更有可能与群体外的人通婚在具有异质性人口的地区,存在着较高的通婚率,这些异质性至少表现在民族起源、母语、诞生地、行业和职业等方面”。另外一位叫EmoryBogardus的社会学家建立了一套标准来测量美国不同民族之间的社会距离,这套标准包括如下七个指标:愿意通婚成为亲戚愿意结交成为亲密朋友愿意成为邻居愿意成为同事《东南亚研究》年第期                SOUTHEASTASIANSTUDIESΞ收稿日期作者简介曹云华,男,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教授,所长,教育部重点文科基地华侨华人研究所特聘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东南亚经济政治、区域国际关系、华侨华人问题。©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愿意给予公民权仅愿意他作为一个旅客访问我的国家希望将他驱逐出这个国家。根据上述七项指标,可以测量出民族之间的社会距离,或叫亲密度,越是往后,社会距离越大。如果作出第一项选择,那便表明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社会距离,如果选择第六或第七项,那便说明有很严重的社会距离。没有人对泰国和其他东南亚华人与当地民族之间的社会距离进行这种具体的定量分析和研究,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当今的东南亚当地民族,愿意作出第六和第七个选择的人基本上没有,或者说是很少了。至于前五项指标,在各国情况也是极不相同的。二、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历史东南亚华人与当地人通婚的历史可以一直追溯至古代。在东南亚各国,尤其是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早期土生华人社会的形成,实际上就是华人与当地人通婚的结果。在泰国,世纪初期以前的华人男子,一般都是与当地人通婚。据有关方面统计,在年,华人人口占了全国人口(万人)的左右,华人人口之所以占如此高的比重,实际上与族际通婚有关系。“许多移民定居下来,与当地泰族通婚。号称‘洛真’(lukjin)的混血子孙,几乎都自认为华人”。史金纳也认为,“华人移民在暹罗居住年之后,便会有一半的人与当地妇女结婚”。进入世纪之后,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现象有减少的趋势,这主要由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所致:一是土生华人已经发展壮大成为一个独特的社会。在土生华人社会,男女性别比例逐步接近平衡,从而有可能实现内部通婚。二是从中国南移的华人妇女逐步增加,使华人社会男女性别比例悬殊的现象得到逐步改变,导致华人在本民族内通婚成为可能。MichaelRJVatikiotis这样写道,“年间,华人移民蜂拥而来,深深改变了华社的性质。这不但使华社人口激增,也使中国出生华人的比例大为增加。更重要的是,移民的携眷同来,女性移民的入境,使中泰异族通婚走向式微”。三是从世纪初期起,华人民族主义不断发展,在民族主义情绪的作用下,华人如果与当地妇女通婚可能被视为对本民族不忠的一种表现。战后,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现象又逐渐多了起来。造成这种社会现象的原因是非常复杂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文化适应的结果。战后,尤其是在年代之后,华人社会与母国完全隔绝,为了在东道国生存与发展,他们必须从各个方面适应东道国的环境,包括在政治上确立新的认同,在文化上认同当地文化,在生活方式上也基本上当地化,经过几代人的适应,华人后裔已经完全融入当地社会,在这种情况下,族际通婚是很自然的事情。反过来,族际通婚又进一步地促进华人与当地民族的融合或同化。三、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比较与其他东南亚国家比较,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比率可能是最高的。笔者缺乏战后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具体数字,这里援引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在年代初对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和泰国等个国家家庭和生育问题进行的田野调查的有关数据,其中一个数据是被调查者父母亲的民族身份。从被调查者的民族身份,我们可以对战后初期泰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情况有一个大概的了解。这些被调查者的年龄均为已婚的中青年,女性年龄在岁之间,如此类推,这些被调查者的父母亲一般都是战后初期结婚的。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新、马、泰、菲和印尼等个国家华人父母亲的民族身份反映出这个国家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两个特点:当地民族以信仰伊斯兰教为主的国家,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国,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情况比较少见,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尤其是这样而在非伊斯兰教国家,如菲律宾和泰国,华人父母亲中为当地民族的比例相当高,尤其是在泰国。可见,文化,尤其是宗教信仰,是影响族际通婚的一个重要因素。印尼虽然也是一个伊斯兰教国家,但是,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比例却比新马两国要高得多,华人父母亲中分别有和为当地民族。这是由印尼华人社会的特殊性所决定的。与东南亚其他国家相比,印尼华人社会表现出两个特殊性:一是中下层华人在全部华人人口中占的比重较高,尤其是生活在农村地区的华人,与当地民族几乎是同样贫困,他们中的许多人没有能力SOUTHEASTASIANSTUDIES                《东南亚研究》年第期©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娶华人女子为妻(一般而言,娶华人女子为妻的费用比较昂贵,娶当地女子为妻的费用则要便宜得多),于是便退而求其次,娶当地女子为妻二是华人在印尼定居的时间比较长,有些已经在印尼定居生活了代或代以上,这些华裔在各个方面都已经完全融入了当地社会,有许多华人甚至已经改信了伊斯兰教,这些华人伊斯兰教徒与当地妇女通婚几乎没有什么障碍。表 部分东南亚国家华人父母亲的民族身份接受调查的人数(人)父亲的民族身份华人 当地民族母亲的民族身份华人 当地民族(占被调查者人数的百分比)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  各国的统计数字中细分为农村和城市及男女,这里取平均数这里说的当地民族,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是指马来族,在泰国主要是指泰族,而在印尼则比较复杂,包括了该国各主要民族,如爪哇族、巽达族、民南加保族等。资料来源:根据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出版的东南亚各国家庭和生育问题系列丛书提供的有关数据整理,该丛书包括如下种:EddieCYKuoandChiewSeenKong,“EthnicityandFertilityinSingapore”,NoorLailybtDato’AbuBakar,TanBoonAnn,TeyNaiPeng,RohaniAbdRazak,“EthnicityandFertilityinMalaysia”,MelyGTanandBudiSoeradji,“EthnicityandFertilityinIndonesia”,MaCeciliaGastardoConacoandPilarRamosJimenez,“EthnicityandFertilityinPhilippines”,SuchartPrasithrathsint,“EthnicityandFertility”,在华人父母亲的民族身份的认同上,母亲属于当地民族的较多,父亲属于当地民族的较少,泰国的情况尤其突出。在泰国,华人父亲属于泰人的只有,而母亲属于泰人的比例则高达,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可能与华人社会的传统习惯有关。在华人社会,父亲是一家之主,主宰家庭的一切,在许多华人看来,只要父亲是华人,不论与什么民族的人结合,其子女理所当然地也是华人。但是,如果华人女子嫁给了当地民族,那么,她的子女当然也就成了其他民族的人了。此外,也与华人妇女的传统婚姻观有关系。对华人女子来说,婚姻是一件终身大事,一般都希望能够找一个经济上比较富裕,能够终身依靠的男人作自己的丈夫,在许多东南亚华人妇女看来,当地民族的男子一般都不能满足她们这方面的要求,她们认为,当地民族男子比较懒惰,没有进取心,对家庭与婚姻没有责任感,喜欢寻花问柳,而华人男子则正好相反。因此,东南亚华人女子一般都愿意从华人男子中寻找自己的终身伴侣。在泰国,华人母亲中有较多的人为泰人,这也与泰国妇女的特性有关。一位泰国华人朋友告诉我,泰族女子有很多长处,例如,长得比较漂亮,性情温柔,对丈夫体贴,有商业方面的天才,可以帮助丈夫理家和进行各种商业活动。我在泰国朱拉隆功大学从事研究工作期间,一些华人男青年对我说,只要有合适的人,他们都愿意娶泰族女子为妻。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比率之所以比其他东南亚国家要高,主要是由如下两个原因决定的:社会流动和社区对各民族间的交往的态度。许多研究族际通婚的学者认为,社会流动性较大的社会,各种族之间的接触增加,种族隔阂和歧视会逐步缩小,因此,族际通婚的情况也会比较多。与其他国家相比,泰国中文学校关闭得最早,也最为彻底,由于华文学校被全部关闭,华人子弟从小与当地民族一起上学,接受教育,参加各种活动。因此,各民族青年在一起互相接触的机会增多,有许多异族男女产生爱情发展到结婚。我在泰国认识的一对族际通婚夫妇,就是大学同学,大学《东南亚研究》年第期                SOUTHEASTASIANSTUDIES©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毕业后结婚组成家庭,婚后家庭生活也比较美满。据我的观察,在泰国,族际之间的交往和通婚所受到的阻力比较小,甚至是受到鼓励的。在泰国上层社会,华人富商子女与当地达官贵人通婚是非常普遍的事情,泰国前总理克立·巴莫的曾祖母便是华人,是拉玛二世的王妃。连国王拉玛七世本人也坦承,皇室有华人血统,“暹罗与中国之民族,固兄弟之亲也。即以现在而论,暹人之血统已与华人混而为一,以至不可分化。暹国之高级长官,无论已往或现在,多属华裔。⋯就朕而言,亦含有华人血统在内”。泰国一位学者告诉我,泰华富商子女与泰国达官贵人的通婚,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政治与商业联姻,泰华富商需要通过婚姻的形式寻找政治靠山,而当地高官则需要财富,两者的联合,实际上是各取所需。类似这种现象在菲律宾也是很普遍的。文化的差异性。一般而言,两个民族的文化的差别悬殊很大,换一句话来说,就是两种文化具有较高的异质性,那么,两个民族之间必然会有较大的社会距离,相互通婚的可能性也就比较小。两个民族的文化差别悬殊不大,甚至比较接近,也就是说,两种文化的异质性较低,那么,两个民族之间的社会距离就比较小,相互通婚的可能性则比较大。这种一般规律在东南亚各国也是同样存在的。在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信仰同样的宗教,生活方式也基本上类似,文化上也比较接近,加上佛教对异教徒持较为容忍的态度,于是,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现象便比较普遍。而在马来西亚和印尼,华人文化与当地民族文化的异质性较大,伊斯兰文化对华人文化有较强烈的排他性,加上伊斯兰教对异教徒持较为强烈的排斥态度,因此,这些国家的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现象比较罕见,但也不是说没有,只是比较少罢了。我在马来西亚吉兰丹州访问时,专门访问过当地负责婚姻登记事务的官员,他告诉我,华人与当地人通婚的事例很少,一年难得遇到几宗。当地华人也不愿意跟穆斯林结婚,我在吉兰丹州的一位华人朋友告诉我,如果有那个华人与当地人结婚,他便把这个人从当地华人社会中剔除出去,再也不把他(她)看作是华人社会的一员。的确,按照伊斯兰教的规定,异教徒如果与穆斯林结婚,他(她)便必须皈依伊斯兰教,生活方式也必须全部伊斯兰化,就连死后举行葬礼,也必须完全按照伊斯兰教的规定,这在许多华人看来,是断然不能接受的。在一些极端的伊斯兰教徒眼中,与华人通婚也被认为是一件不可想像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吃猪肉的华人是异教徒,他们很脏,与之通婚,将会玷污真主。一位印尼华人妇女这样写道,“就我个人来说,只因为我是华人,信仰不同的宗教,我也有了三次与原住民青年谈恋爱失败的经历。有对原住民夫妇听到他们的儿子与我谈情说爱,竞昏厥了过去”。四、华泰通婚的原因、过程与结果如前文所述,在东南亚国家中,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的比率是最高的,华泰通婚有悠久的历史,族际通婚既是两个民族长期友好和睦相处的结果,反过来又极大地促进了两个民族之间的融合。华人问题学者史金纳等人认为,在战后,泰国华人移民的第一代、第二代与当地民族通婚的情况并不多见,只是一些个别现象,到了第三代之后,随着同化程度的提高,族际通婚的现象也逐渐变得日益普遍。这个结论看来是符合实际情况的。Coughlin,RichardJames在年代对个泰国华人家庭进行了调查研究,他得出结论说:“在我选择的个第一代移民家庭中,与泰人通婚的案例是非常少的。这些家庭的丈夫和原配妻子,都是在中国出生的。在这些移民家庭中,有个第二代的儿子和个第二代的女儿已经结婚。在第二代已婚的子女中,与泰人或中国南方其他方言群的人通婚的案例非常少。在个第二代已婚儿子中,只有人娶的是泰族姑娘。在个第二代已婚女儿中,没有一个人嫁给泰人。也就是说,在个已婚的第二代华人中,与泰人通婚的只有例”。到了世纪年代,战后初期出生的一代人,主要是移民后裔的第三代人成长起来并且逐步进入结婚成家的年龄,这时,两个民族通婚的现象开始变得普遍起来。台湾学者戎抚天对年月日到月日之间泰国华文报纸《世界日报》刊登的则结婚启示进行了分析,得出如下结论:华人本民族内通婚的有例,占。族际通婚的有例,占(其中华人女性嫁给泰人的有两例,华人男子娶泰族女子的有例),另外例没有办法确定其对象的民族身份,占。戎抚天认为,在这身份不明的例中,SOUTHEASTASIANSTUDIES                《东南亚研究》年第期©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有很多一定是通婚的。因为,华人多少总觉得和当地人结婚,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尤其是把女儿嫁给外国人”。另一位学者BoonsanongPunyodyana于年代末对曼谷和吞武里两个地区的位华人的抽样调查也得出基本相同的结论。在抽样调查的位华人中,岁的占了,岁的占了,岁的占了,岁的占了,岁及以上者占了。BoonsanongPunyodyana把这位被调查者分成如下三个群体:第一个群体,受过较少教育的从事商业活动的非政府雇员第二个群体,在泰文学校与大学读书的学生,他们受过较多教育,年龄较轻第三个群体,受过较好教育的政府公务员。以下各表反映的就是抽样调查的有关问题和结果:表 被调查者家庭中拥有泰人成员的比例被调查者第一个群体第二个群体第三个群体人人人有(占被调查者的百分比)没有  资料来源:BoonsanongPunyodyana,“ChineseThaiDifferentialAssimilationinBangkok:AnExploratoryStudy”,CornellThailandProjectinterimReportsSeriesNumberPublishedbyCornellUniversity,Ithaca,NewYork,March从表可以看出,第三个群体中拥有泰人成员的比例相当高,几乎达,而第一个群体则相对要低一些,只有,三者平均约为。也就是说,几乎有一半的人回答自己家中有泰人成员。换言之,在一半左右的华人家庭中,长辈或晚辈或本人中有异族通婚的情况。表 被调查者的子女或兄弟姐妹与泰人结婚的情况被调查者第一个群体第二个群体第三个群体人人人有(占被调查者的百分比)没有  资料来源:同上。表进一步证实了前表所反映的情况,即华人与泰人通婚的情况是比较普遍的,在第三个群体中更是如此。表 在选择配偶时是否考虑民族的因素被调查者第一个群体第二个群体第三个群体人人人必须是华人(占被调查者的百分比)必须是泰人泰人或华人都没有什么不同  资料来源:同上。《东南亚研究》年第期                SOUTHEASTASIANSTUDIES©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表表明,在第一和第二两个群体中,仍然有较大比例的人把是否是华人作为选择配偶的一个重要因素,回答选择配偶必须找华人的比例第一个群体为,第二个群体为,而第三个群体这方面的比例则比较低,只有。回答必须以泰人作为选择配偶对象的比例,以第三个群体为最高,约占了五分之一,第一和第二群体都比较低,分别为和。三个群体中,不以民族身份作为选择配偶的依据的比例,第三个群体最高,第二个群体次之,第三个群体最低。上述情况与笔者在泰国作研究工作期间个别访问的结果基本上是相同的。在我访问的受过较高教育的华人青年中,大部分人都表示不把民族身份作为选择对象的依据,只要对方合适和有爱情,不论其是华人或泰人,都是可以接受的。而在唐人街居住的文化教育程度较低的华人青年中,则有比较多的人表示要选择华人作为自己的对象。表 如果你的子女或兄弟姐妹或最亲密的亲戚与泰人结婚,   你持什么样的态度被调查者第一个群体第二个群体第三个群体人人人完全同意(占被调查者的百分比)基本同意无所谓基本不同意完全不同意  资料来源:同上。从表可以看出,基本不同意或完全不同意自己的子女、兄弟或亲密亲戚与泰人结婚的比例,以第三个群体为最低,第一个群体中则有四分之一多,第二群体只占,三个群体中均有一半或一半以上的人对此持无所谓的态度。第三个群体中有较多的人持同意或基本同意的态度,占了一半以上,第二群体略少于第三个群体,第一个群体最少,但也差不多有五分之一。BoonsanongPunyodyana最后得出结论说,“第三个群体对异族通婚持赞成的态度,各方面的数据也表明,这个群体的华人或他们的子女、兄弟亲戚与泰人之间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大量的通婚现象。此外,第三个群体中有较多的人回答他们的家庭中有泰人成员,这也可以被视为是异族通婚的结果。第二个群体的华人与泰通婚的情况处在第三个群体和第一个群体之间。在是否与泰人通婚的态度或行为选择上,第一个群体与第三个群体正好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第一个群体的华人比较倾向于选择本民族的人作为自己或女子、兄弟或亲戚的配偶”。史金纳在分析世纪大量华人与泰人通婚这一现象时指出,“语言和贫困是当时华人与泰人通婚的唯一障碍,除了矿工与领取工资的劳动者外,几乎所有的移民都因为商业方面的原因而掌握了一些泰语,大多数移民在这个国家居住几年之后便与泰人没有什么差别了。双方在宗教信仰方面也没有很大的悬殊,大多数华人男子都非常愿意使自己适应泰国的佛教形式。事实上,也存在几个方面的诱因促使泰国妇女嫁给华人。在泰国本地人中,擅长于商业活动的不是男子,而是妇女毫无疑问,当地妇女的商业才能对勤奋的华人男子来说是大有裨益的。⋯⋯华人男子一般都能够找到当地最好的姑娘与自己结婚,因为与当地男子相比,华人能够出得起更大的价钱,更加善待和体贴自己的妻子。此外,与当地女子结婚对华人来说也是有很多好处的,可以帮助他更好地在当地立足。一个华人商人,如果有一个当地妻子,便可以帮助他更好地了解和适应当地的风俗习惯,据说在早期,华人如果娶当地女子为妻,就能够更容易获得贷款。况且,SOUTHEASTASIANSTUDIES                《东南亚研究》年第期©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与当地女子结婚的费用比与华人女子结婚的费用要低得多。” 史金纳还认为,在当时,只要职业和经济条件允许,华人移民总是娶当地女子为妻,这已经成为一个规律,因为华泰通婚不存在任何社会障碍。“华人与泰人在种族特征,甚至在身体外表方面都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如果说有一些差别的话,那就是华人的皮肤比纯种的泰人更白一些”。用史金纳当年总结历史上华泰通婚的原因来解释战后华泰通婚的情况也许有点太过于牵强附会,但是,笔者认为,史金纳当年的上述各种解释大部分仍然还是适用的。如果说,当年还存在语言和贫困方面的障碍的话,那么,对于现在的的华人与泰人青年来说,他(她)之间从谈恋爱到结婚建立家庭几乎不存在任何障碍。目前,从宗教信仰,到语言、文化、生活方式、风俗习惯等各个方面,华人与当地人几乎都不存在什么差别。在这种情况下,族际通婚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通婚,是泰国华人融入泰国当地主流社会的结果,拿社会学的理论来解释,就是指社会化。何谓社会化它是指“在特定的社会与文化环境中,个体形成适应于该社会与文化的人格,掌握该社会所公认的行为方式”。社会化有如下几大特点:个人的社会化是以其生物的遗传素质为基础的,有些动物由于长期生活在人类社会中,也能够掌握某些类似于人类的行为方式,但它始终是动物而不能够变成人人的社会化过程也是个性化的过程,也就是说,虽然环境相同,但却会出现完全不同个性特征的人个体的社会化具有某种共性,一般而言,同一国家、同一民族的人,都会存在一些共同的心理倾向,例如,我们常常说的国民性、民族心理等。社会化的基本内容包括:教导基本生活技能,教导社会规范,指点生活目标和培养社会角色。社会化的过程贯穿于人的一生,也就是说,一个人从婴儿开始,经过儿童期、青年期、成年期到老年期,都在不断地进行社会化。可见,儿童与青少年时期的社会化对一个人的文化适应产生最为关键的作用。在儿童与青少年时期,家庭、学校和同龄集团对一个人的文化适应产生的作用最为重要,“家庭、学校和同龄集团依然是传播文化的基本工具,尽管家庭的影响在工业化社会中已大为削弱。家庭从本质上讲是趋向保守主义的。家长倾向于把自己从长辈那里学到的传给后代。⋯⋯学校是传播文化的第二个基本工具。学校正是为这种目的而建立起来的专门机构。⋯⋯家庭和学校虽然是两大文化媒介,即传播文化的基本工具,但它们不是仅有的媒介。儿童的社会化有一部分是在家庭和学校以外进行的。首先,有一种通过接触身边环境、村庄、街道,通过阅读书籍、报纸、刊物、连环画,当前特别是通过电影和电视而完成的分散型社会化。其次是通过诸如同地、同村、同学校的同学和伙伴等自发集团实现的一种社会化。这种集团在儿童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它们形成以本身特有的标准、价值和角色为基础的真正集体”。社会化的基本理论告诉我们,泰国华人与当地人通婚这一普遍现象,是泰国华人儿童与青少年的社会化过程与特点所决定的。战后,泰国政府关闭了全部中文学校,华人子女与泰人一起上泰文学校,一起接受泰文学校教育,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基本上都是华泰同校。华人子女,尤其是唐人街以外的与泰族混杂居住的华人家庭,其子女从小就与泰人一起,相处甚为融洽,甚至是亲密无间。加上大多数时期泰国政府对已经加入泰国国籍的华人实行与泰人一视同仁的政策,华人在从政、从军及就业中也与泰国当地人没有什么差别,两个民族之间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偏见和歧视,从而为异族男女交往和结合扫除了各种障碍,铺平了道路。泰国学校在同化华人,促使华人青少年完全适应泰国文化和环境方面扮演了主要的角色。在年间,美国学者AlamEdwardGuskin曾经对曼谷市间泰文中学的名男女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包括华泰两个民族),了解泰国学校在华人青年学生社会化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AlamEdwardGuskin得出结论说,“与其他形式相比,这些学校在同化华人青年方面可能扮演了最为重要的角色。⋯⋯虽然它们的管理者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AlamEdwardGuskin认为,泰文学校在同化华人青年方面主要发挥了如下八个方面的作用:对中华文化采取完全不理睬的态度。所有泰文学校几乎都无视它们的华人学生的中华文化背景,还坚决反对在学校中举行关于中华文化的任何形式的讨论。语言方面的局限性。校方要求学生在学校只能使用泰语。华人青年学生一般都只会说方言,不谙华语普通话,加上华人青年学生都是由各个方《东南亚研究》年第期                SOUTHEASTASIANSTUDIES©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言群组成的,因此,泰语便成了不同方言群学生之间交往的共同语言。泰国当地教师成为华人青年学生行为模式的典范。学校教师在学生行为模式的培养和形成过程中起非常重要的作用。华人学生从小在泰文学校接受教育,泰国当地教师便理所当然地成为华人学生仿效的楷模。他们的行为、生活方式和理想信念都对华人学生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对华人行为的各种限制。在学校,华人青年不允许说中文和保留华人的行为及风俗习惯。学校当局要求所有的学生,不论是华人还泰人,都必须像泰国人一样。对不遵守校方规定的华人学生不提供各种奖励。华人学生如果在行为方式和习惯等方面严重违规,将会受到各种处罚。要求所有华人学生采用泰文名字。穿着统一的校服。总之,泰国当地学校从小就向华人学生灌输这样一种观念,他(她)是一个泰人,他(她)必须是一个泰人,他(她)已经成为一个泰人。在经历了中学这样一个重要的社会化过程之后,大多数华人青年学生便基本上完成了被同化的过程。正如另一位美国学者Katz所说的,“一个华人小姑娘在她还非常小的时候,并不一定很想成为一个泰人,但是,随着她的年龄的不断增加,她在这方面的欲望便越来越强烈。多岁的华人姑娘从不把自己打扮成像一个华人,她们也不再使用筷子吃东西。如果她们不开口说话,你几乎无法辩认出她们是华人,因为她们说话仍然带有华人的口音。⋯她们渴望成为泰人的动机是多方面的,例如,为了避免受到朋友的歧视,能够被学校和各种组织所接受,能够有机会上学,能够有机会获得各种专业工作,能够有机会与泰国上流社会的男子结婚和完全融入泰国主流社会,等等”。美国学者JirawatWongswadiwat在他撰写的一本叫《泰国华人大学生的心理同化》的著作中也阐述了类似的观点,他这样写道,在、年代,泰国华人与当地人通婚的现象增加了,其中主要原因,是因为年青一代能够自主地选择自己的伴侣,他们有机会在学校和在社会上与异性交往。“当华人与泰国当地青年的行为方式和价值观变得越来越一致时,族际通婚自然就增加了”。“我们发现,同辈集团对华人学生是否选择泰国当地姑娘作为伴侣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如果这位华人学生的同辈集团中泰人朋友多过华人朋友,那么,他对与泰人通婚持更加积极的态度。我们对几家大学的一些系的调查结果均证明了这一点。⋯调查还发现,如果这位华人学生的同辈集团中所有的朋友都是泰人(或者是华人与泰人朋友相等),到了大学四年级的时候,这位学生更加愿意与一个泰国当地人结婚而不是华人”。在泰国,华泰通婚是同化的结果,越来越普遍的族际通婚反过来又进一步地促进了同化,两者互为因果,互相促进。华泰通婚家庭及其子女的情况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从历史到今天,泰国社会中经济政治文化精英人物中有许多都出自华泰混血儿。“目前的国会,约有的议员是商人,其中多数是中泰混血儿后裔”。“年的政府内阁成员人,有中国血统的占Π以上,包括总理察猜春哈旺上将和几位副总理、部长与部长助理在内。高级军政官员中有中国血统”。泰国文化名人披耶阿努曼拉查东(公元年)是一位华泰通婚的混血儿,他的中文名字叫李光荣。他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我的父亲姓李,母亲姓叶,都是泰籍华人,在曼谷出生。我的曾祖父名叫李扎,是中国广东潮州人。他的妻子是泰人,她叫什么名字,老家在哪里,我都不清楚。据说她起码生了六个孩子,其中的一个叫李板,大约是长子,就是我祖父。我祖父也是娶泰女为妻,祖母是挽依康那里的人。她生了四个孩子,二男二女相继出世,我的父亲是长子。至于我母亲那边的情况,我知道的不多。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外公也是潮州人,娶的是皇宫大象码头那一带的一位泰女为妻”。从这段记录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披耶阿努曼拉查东是一个典型的混血儿,其曾祖母、祖母和外祖母都是泰人,这样的出身并不影响他后来在各个方面的发展,相反,正好是这种背景,使他能够完全融入泰国主流社会,并且挤进泰国上流社会。到了晚年,披耶阿努曼拉查东成为泰国文化界杰出人物,先后担任了泰国艺术厅厅长、暹罗学会主席、泰国中央学术研究院委员、历史和考古委员会主席、历史和考古文献出版委员会主席、朱拉隆功大学客座教授、艺术大学校长等重要职务。披耶阿努曼拉查东的许多著作,如《泰国民SOUTHEASTASIANSTUDIES                《东南亚研究》年第期©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俗论文集》、《泰国传统风俗》等书在泰国和许多国家都有重大影响。披耶阿努曼拉查东之所以对泰国文化作出如此巨大的贡献,可能与他的混血家庭有直接的关系。一般而言,混血家庭的文化都是比较多元化的,正是这种多元文化的家庭背景,为披耶阿努曼拉查东后来的文化成就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正如专门研究泰国华人问题的学者段立生教授所说的,“因为自古以来,各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便是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的。从披耶阿努曼拉查东获得成功的事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他身上有多种文化的影响和融合。当少年的披耶阿努曼拉查东留着一条中国式的小辫子,居住在华人区,怀着好奇心理参加各种场合的中式祭典和观看潮州戏的时候,中国文化就对他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及至稍长,他能用英文阅读以后,西方文化就像潮水般地涌入他的脑海后来他与挚友卡巴滴合作翻译印度古代用梵文或巴利文写的文学名著,不可避免地要接受印度文化的影响他作为泰国人,自幼受到泰国传统文化的熏陶教育,他的勤勉好学促使他成为泰国传统文化的当然继承者。在此基础上,他又巧妙地借鉴其它民族的文化,从而使泰国的传统文化得以发扬光大”。泰国政界和商界名人许敦茂(公元年月日出生),泰国名字叫巴实·干乍那越,也是中泰混血儿,许曾经先后担任过泰国多届内阁的重要官员,包括主管经济、工业与金融事务的副主任(革命团时期),商业部长、司法部长、内阁副总理等职,曾经当选为上议院议员。在商界担任的重要职务有先进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盘谷银行董事、副董事长和董事长等。许还多次荣获国王颁赐的各种奖励,包括:一、二、三等皇冠勋章,一等和二等白象勋章,一等大绶白象勋章等。许敦茂还对年中泰建交作出重大贡献,他首先冲破各种障碍,于年率领泰国乒乓球代表团到中国访问,为后来的两国官方的接触铺平了道路,被人称为“泰国的基辛格”。据资料记载,许敦茂是在泰国出生长大的第三代华人,其祖父名字叫许发,在拉玛四世的时候从中国广东饶平县来到泰国定居,当时的年龄约为岁左右。许发在泰国定居后娶了一个泰国姑娘为妻子,生下三男三女,长子叫许得胜,便是许敦茂的父亲。泰国华人杨行撰写的许敦茂传记中这样写道,“许发娶的妻子名为娘扁,是世代居住在泰国的土民(即泰国本地人,东南亚各国华人习惯于把当地人叫土人作者注),娘家就在挽喃表普然村。许发和娘扁两口子同舟共济,为谋生而拼搏,生意日渐兴旺,到后来还开设了一家火砻(即碾米厂作者注),办了个小杂市,并育有三男三女,他们分别是:许得胜、娘巫、娘细、乃陶、娘修和巴干”。美国学者CristinaBlancSzanton于年曾经在泰国东南亚部的Chonburi府的一个叫SriRacha的小市镇进行过田野调查,该市镇当时一共有人,经济比较发达,是一个二战后才发展起来的新兴城市,大部分人都是从泰国其他地方迁来的移民(占),只有的人是当地出生的,另外有的人是直接从中国移民来的。这个小市镇有许多中泰混血儿,所以,CristinaBlancSzanton选择这个地方进行田野调查。他一共选择了人作为调查对象,其中有泰人人,占,华人人,占(其中中泰混血儿人,在中国出生的华人人)。调查结果表明,绝大多数华人都是从事工商业活动,或者各种专业工作,而当地的泰人中有一半以上从事非熟练或半熟练劳动。华人,尤其是中泰混血儿在当地的社会经济地位属于中上层。CristinaBlancSzanton这样写道“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当地的泰人或中泰混血儿都喜欢把华人定义为从事商业活动者或成功的商人。换一句话来说,在这个市镇,辨别市民是华人还是泰人的一个重要依据,是他所从事的职业,华人一般都是成功的商人或有成就的企业家。”“在民族身份的认同方面,社会经济地位最高和最低的中泰混血儿都认同自己为泰人,只有极少数的非常富有的第二代华泰混血儿商人是例外。而中等地位的华泰混血儿一般认同自己为华人”。CristinaBlancSzanton在调查中还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即华泰混血儿一般都喜欢与自己的同类通婚,这类通婚的比率随着代间的增加而减少。第一代的华泰混血儿中的娶同类女性为妻,第二代降至,第三代和第四代降至。也就是说,到了第三代、第四代之后,华泰混血儿的华人特性越来越少,他们已经逐渐融入当地主流社会,与泰人通婚的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障碍了,于是族际通婚的现象便日益增加起来。在一般的情况下,泰国男子很少娶华泰混血女子为妻,这可能与社会经济地位有关,因为,华泰混血女子的社会《东南亚研究》年第期                SOUTHEASTASIANSTUDIES©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经济地位较高,而处于较低地位的泰国男子当然很难娶到她们,但是,如果出身名门望族的泰国男子,要娶华女或混血女子为妻还是不难的。在泰国,经常可以听到某某富裕的华商的千金嫁给泰国某高官或名门望族的新闻。【参考文献】MartinNMarger,“RaceandEthnicRelationsAmericanandGlobalPerspectives”,PublishedbyWadsworthPublishingCompany,Belmont,California,p米尔顿M戈登,“同化的性质”,载于马戎编《西方民族社会学的理论与方法》,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年,第页。G辛普森,J英格尔,“族际通婚”,载于载于马戎编《西方民族社会学的理论与方法》,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年,第页。同,第页。MartinNMarger,“RaceandEthnicRelations:AmericanandGlobalPerspectives”,PublishedbyWadsworthPublishingCompany,Belmont,California,p潘翎主编,崔贵强编译:《海外华人百科全书》,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年出版,第页。GWilliamSkinner,“ChineseSocietyinThailand:AnAnalyticalHistory”,publishedbyCornellUniversitypress,Ithaca,NewYorkp同,第页。转引自陈健敏著,“泰国的华侨华人”,载于泰国《泰中学刊》年号,第页。林堂·劳伟,“一位印尼华裔妇女的自述”,转引自周南京等人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0

从族际通婚看泰国华人与当地民族的关系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