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伤寒论临证指要-刘渡舟

伤寒论临证指要-刘渡舟.doc

伤寒论临证指要-刘渡舟

2208009
2011-04-2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伤寒论临证指要-刘渡舟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伤寒论临证指要刘渡舟伤寒论临证指要第一章辨非论第一节(伤寒论)--中医之魂(伤寒论分后汉人张机所著。张机字仲景南阳郡涅阳人。生卒年代约为公元年年。他目睹当时疾疫广为流行死亡惨重激发他"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的心情产生了著书立说救人济世的伟大志愿。中医学自秦汉以来不断地发展与完善积累了丰富的医学文献。班固在(汉书艺文志)总结出来(医经)与(经方)两大门类。可谓炳耀千古之巨著。在(医经)类里有(黄帝内经)十八卷(外经)三十七卷以及扁鹊白氏、旁篇等著作。这些书主要论述血脉、经络、脏腑阴阳表里的生理病理变化。还罗列了针砭汤液等治病方法。所以本书的内容与现在的中医学基础理论极相近似。在(经方)类里有(五脏六腑痹十二病方)(风寒热十六病方)(五脏六腑疝十六病方)、(五脏六腑疸十二病方)、(妇人婴儿十九卷)以及(汤液经法三十二卷)等。这些书除讲求病证外还对草、石药物的性味配伍治疗进行了阐述它为复方治病用于临床奠定了基础。张仲景继承了(医经)与(经方)的学术成就推广了六经辨证临床价值制定了理法方药的治疗体系。并在继承的同时结合自已的经验和见解做到了发扬光大与推陈出新。他将伤寒与杂病共论汤液与针炙并用这就打破了(素问热论)的六经只辨伤寒的局限性。张仲景六经辨证的实质是以人体的脏腑经络营卫气血的生理病理变化做为辨证的客观依据又以阴阳表里、寒热、虚实的发病规律做为辨证的纲要与指针。因此无论伤寒、杂病和它们互相挟杂的复杂问题都能用六经辨证方法概括而无遗。六经辨证的理论经仲景建立以后中医才掌握这一武器而与西方医学相抗衡并且出神人化立于不败之地。更值得一提的是(伤寒论)能够在千百种的药物中选择了最有效的药物和最适当的剂量组成具有最高疗效与惊人贡献的方剂这在其它医学之中很难做到。举例而言桂枝汤仅五味药它具有解肌驱风、调和营卫调和脾胃、调和阴阳的独特作用但组方与剂量又很严格。如果此方的剂量芍药大于桂枝之上则就不叫桂枝汤而叫桂枝加芍药汤则为治疗太阴病腹满时痛而设如果桂枝的剂量大于芍药之上则就不叫桂枝汤而叫桂枝加桂汤则治疗"奔豚"气上冲胸之证。这就看出本书无论药味和剂量做到如此严格地步所以才称它为经方。实际上经方具有规范性、标准性科学性和实践性的特点。由上述可见辨证论治的开山是张仲景他在中医领域里的影响极为深远如晋之王叔和唐之孙思邈金元时期之刘、李朱张清之叶天士吴鞠通等人无不服膺仲景之学而后方有所建树。据统计在中医学典籍中惟(伤寒论)注家为最多见仁见智蔚成洋洋大观既丰富了仲景学说又推动了中医学术不断发展。中医之经典著作如(内经)、(难经)等书如果不精通(伤寒论)之学则难窥其项背。所以我认为(伤寒伤)乃是中医学之魂此亦事有必至理有固然事实如此而何疑之有第二节(伤寒论)祖本探源陈世杰曰:(伤寒杂病论)实为万世群方之祖。自叔和尊尚以后年岁久远错乱放失者屡矣。宋治平初命诸臣校定其目有三:一曰(伤寒论)二曰(金匮要略方论)三曰(金匮玉函经)。(金匮要略方论)序:”张仲景为(伤寒卒病论)合十六卷今世但传(伤寒论)十卷杂病未见其书或于诸家方中载其一二矣。翰林学士王洙在馆阁日于蠹简中得仲景(金匮玉函要略方)三卷。上则辨伤寒中则论杂病下则载其方并疗妇人。……然而或有证而无方或有方而无证救治疾病其有末备。……今又校成此书仍以逐方次于证候之下使仓卒之际便于检用也。"我们从宋臣说的仍以逐方次于证候之下这句话上分析(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方论)原书的体例和框架也都是"上则辨伤寒下则载其方的格局。宋臣为了仓卒之际便于检用他们便援引唐本孙思邈(伤寒论)的方证同条"而修改了方证分论的原貌。为了说明唐孙思邈修改(伤寒论)这一事实试观(千金翼方卷第九)之文:”旧法方证意义幽隐乃令近智所迷。览之者造次难语中庸之士绝而不思故使闾里之中岁致夭枉之痛远想令人慨然无巳。今以方证同条比类相附须有检讨仓卒易知。……方虽是旧弘之惟新。"由此可见把(伤寒论)原本的证在前方"在后的体例改成方证同条、比类相附乃是孙思邈开其先例宋治平校注(伤寒论)时承袭了孙氏的”方证同条比类相附"的体例这是显而易见之事。由此可以得出结论:仲景之书在其历史长河中发生了三次大的变革:经晋王叔和的撰次整理此其一唐人孙思邈倡方证同条之义此其二宋臣林亿等大校注治平本时沿袭了唐本"方证同条之义又及于(金匮要略方论)此其三。基于以上理由我认为唐本与宋本的(伤寒论)已非王叔和撰次之旧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调整与移动。那么我可以说流行于世又能接近叔和撰次之原貌也未受唐宋两代"方证同条"之影响恐怕只有现在仅存的(金匮玉函经)了。这本书虽然也经过宋臣的校注但他们小心翼翼地"依次旧日未敢移动今据宋臣之疏序可以证实:。(金匮玉函经)与(伤寒论)同体而别名欲人互相检阅而为表里以防后世之亡逸其济人之心不已深乎细考前后乃王叔和撰次之书。……国家诏儒臣校正医书臣等先校定(伤寒论)次校成此经其文理或有与(伤寒论)不同者然其意义皆通圣贤之法不敢臆断故并两存之。凡八卷依次旧目总二十九篇一百一十五方。"我们从宋臣疏序来看可有以下几种的理解:一这本书的"前后"(指证在前方在后的体例)乃是王叔和整理原书的之体例非为出自六朝或唐人之手二、宋臣认定此书确为仲景所著所以可与他们校注的本子乃是同其体别其名而已三此书可与校注本互相检阅也可以互为表里这样作是为了"以防后世之亡逸"而设的四宋臣对此书的内容采取了慎审态度认为"其文理或有与(伤寒论)不同者然其意义皆通圣贤之法不敢臆断故并两存之"这就说明了不改动主本的真实意义。所以宋治平本校注的(伤寒论)版本既有改革了的原来证在前、方在后的版本而又保存了证在前、方在后的原貌。这种"故并两存之"用心之苦亦跃于纸上五、此书"凡八卷依次旧目总二十九篇一百一十五方"。从以上的"依次旧目"说明了此书条文未加变动因此它逼真了叔和撰次之旧。然而此书第一卷有"生熟二脏之间""故张仲景曰"的第二人称显然为后世医家粗人之文不得与正文混为一谈。第三节(伤寒论)的文法举隅(伤寒论)为辨证论治之巨著其文以言简义深寓意奥妙见称。严器之日:"其言精而奥其法简而详。"学习研究(伤寒论)文法之特点乃是打开仲景宝藏秘密之钥匙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为此不揣肤浅仅就(伤寒论)的"宾主假藉""虚实反正""对比发明"三种文法举例分析如下使人由文达医籍以提高辨证论治水平。一宾主假藉也有人称为"假宾定主"之文法。"假"藉助也"定"肯定也。即藉助。宾文"所起的效果而促进"主文"使它卓然醒目表现突出而使辨证论治准确无误。举例而言第条(赵本下同)的前半段"发汗后恶寒者虚故也。。叙证时方药皆略则属于"宾文"之义。下半段的"不恶寒但热者实也。当和胃气与调胃承气汤。"所叙内容辨证论治齐备辨证思想突出故属于"主文"之义。本条文一共有个字"宾文"个字"主文"T个字。如果只写主文的个字则使人读之索然乏味。加了个宇的"宾文则效果极佳文简而义深第一、藉助了虚证以烘托出主文的实证自有水到渠成而使人肯定无疑第二又可以从"实"以例虚反主而为客则使两个问题彼此印证相得益彰咀嚼不尽玩味无穷。再举一个例子第条前半段(太阳病发汗后……至胃气和则愈)其文有证而略脉则属于"宾文"。下半段则脉因证治齐备而属于"主文无疑。这一条的"假宾定主"文法较第条的义理为胜。第一纠正了时医一见咽燥口渴动手辄用滋濡之弊。第二清晰地指出了下焦太阳蓄水小便不利的口渴病变为气不化津。结合临床而论蓄水而津液不化的口渴反用生津止渴之药治疗临证所见为多试举一例于后。患者张xx口渴欲饮饮后又渴咽喉似痛非痛如有物梗小便不利脉来沉弦舌苔水滑。余辨为气寒津液不化之证悉摒生津止渴之药。为疏"茯苓克、桂枝克泽泻克白朮克猪苓克。此方仅服剂则小便畅利其病全瘳。  由此可以证明仲景在"胃中干"的口渴上而下落滋阴养液之窠臼提示了消渴小便不利的下焦蓄水五苓散证治。"宾文"写的恰如其分"主文"则另辟蹊径而别具一格又能针对俗见变津干为津聚之妙烘托入微使人叹为观止。二虚实反正"虚"非是空虚无物乃是义藏于内的一种文体。"实"是对虚而言是脉因证治一目了解毫无隐晦的一种写法。例如:第条在"一日二三度发"前提下连举三种转归仲景就用了虚实对写文法。第一个转归是:"脉微缓者为欲愈"第二个转归是:"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第三个转归是"面色反有热色者……身必痒。"在此仲景写证而略脉不与上两段等同。这并非仲景疏漏乃是在"实写"之后改用了"虚写"文笔必然要引起人们的注意与猜想。古人有"虽是无声胜有声"之说从发热身痒太阳之小邪末解则其脉必见浮亦呼之欲出跃于纸上。所以不写浮而脉自见似比实写更能引人联想翮翩。现在谈一谈反正的文法。"正"和"反"相对而生。仲景行文布局有的从正面来写有的也从反面来写。凡是正、反两写之文反面比正面所取得的效果更为精彩。举例而言第条"伤寒服汤药下利不止心下痞鞭服泻心汤已……。以上个字证治俱全属于正面的写法。"复以它药下之利不止医以理中与之利益甚。理中者理中焦此利在下焦赤石脂禹余粮汤主之复不止者当利其小便。"这个字则与"正写"相反是仲景设法御变以引伸"心下痞"、"下利"的各种病理变化和各种治疗方法。这种"反面"的写法剥去一层又有一层能讲得详论得透又不受"正面"文法之拘束。夫"正"与"反"在事实上也是不可分割的所以仲景写的"反面"文章也正是补充"正面"文章之不逮。因为辨证方法是多样化不能停留在一个模式之上。三、对比发明"对比"文法是对证候的两方进行排列对比分析研究互相发明的一种方法。例如第条的。太阳中风。的桂枝汤证和第条的"太阳(病的桂枝汤证看来两条极相近似然其重出之义经过对比之后我们发现第12条冠以”钛阳中风”四而第13条则只提”太阳病”缺少中风"两宇。由于排列对比看出第条的桂枝汤局限于太阳病中风。而第条没有”中风”二字则桂枝汤可以泛治太阳病汗出恶风的一切表证。于是桂枝汤治疗的狭义和广义之分灼然可见达到了辨证论治的目的。如第93、95三条并列分析三种不假药力而汗出的不同机制。第条的。冒汗。可责其虚条的"战汗"为邪巳外解条的”自汗”则为卫强荣弱而邪不去。三种汗出进行对比发明"则引导辨证思维活力自在其中。总的来说仲景的文法、无论宾主、虚实、反正、对比等等都是从两个方面立论具有一分为二的辨证法思想。所以做到了文简义深奥妙无穷。至于。夹叙。、。倒装"等文法从略不述。第四节从(伤寒论)书名谈起(伤寒论)原名叫(伤寒杂病论)或叫(伤寒卒病论)。此书问世不久就因兵火洗劫而散佚不全。后经西晋太医令王叔和搜集整理使此书得以传至今日。到了宋朝嘉佑三年(公元年)八月辛酉置校正医书局于编修院。治平二年(公元年)高保衡孙奇、林亿等儒臣奉命校正医书时考虑到百病之急无急于伤寒因此先校订(伤寒沦)十卷于治平三年正月中旬竣工而颁行于世。(伤寒论)十卷二十二篇本来是伤寒与杂病有机联系互相渗透相互为用的一部书自宋治平梓版简称(伤寒论)以来使人误解为(伤寒论)是专论伤寒热病的专著而其杂病部分则认为尽收于(金匮要略方论)之中这种看法陈陈相因一直流传至今。殊不知伤寒与杂病只能合论方可体现两者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把杂病从伤寒中分开来讲则大失仲景著书之旨。这是因为单纯病伤寒者少而与杂病相兼者多。所以只论伤寒不及于杂病则就不够全面。况且大分男女体有强弱年分老幼感邪虽一而发病则异。如果辨证不明杂病之理则亦不能明伤寒之治。又有先患它病后患伤寒内伤外感杂揉出现难求一致。所以就不能用伤寒一种发病形式而统摄诸病之原委。柯韵伯深有体会地说:"伤寒之中最多杂病虚实互呈故将伤寒、杂病合而参之此扼要法也。。柯氏之说我认为非常正确。重要的是六经辨证原为诸病而立非为伤寒一病而设方有执曾有论病以辨明伤寒非谓伤寒之一病也"他的论法使人眼界大开。由此可知(伤寒)是将伤寒与杂病有机结合起来以发挥六经辨证之特长。如果把伤寒与杂病分成两个内容来论我认为都是和仲景之学格格不入的。如果用这种分开的思想来指导学习恐怕是降格以求则就难免失其大而得其小了。学习(伤寒论)是为了提高辨证论治水平和掌握理法方药的治疗规律这就是"从大处着眼"这样才能求到。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的境界。余不敏从事中医有五十余年之久总结起来(伤寒论)方法治疗外感热病的机会不过十分之三而治内科杂病则十居其七事实如此胜于雄辩。(伤寒论)的"伤寒"亦有广狭之分。广义之伤寒正如(伤寒例)所说:"中而即病者名曰伤寒不即病者寒毒藏于肌肤至春变为温病至夏变为暑病。……成无已注:温暑之病本伤于寒而得之故太医均谓之伤寒也。(肘后方)也说"贵胜雅言总呼伤寒"而(素问热论)的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这都属于广义伤寒之辞。狭义伤寒正如(伤寒例)所说:"冬时严寒万类深藏君子固秘则不伤于寒。触冒之者乃名伤寒耳。"成无己注:"其涉寒冷触冒霜雪为病者谓之伤寒也。"这是说的狭义之伤寒。(伤寒论)既以伤寒名书又论述了伤寒、中风、温湿、暍等多种热病的内容说它是广义的伤寒而似无可疑。但是如果从其内容分析则发现仲景所论之重点仍在于狭义之伤寒。何以见之试从仲景条文排列来看:第一条论太阳病的提纲证第二条论太阳病中风脉证第三条论太阳病伤寒脉证第四条令人可怪的未论温病脉证而反论述了传经问题。延至第六条才讲述温病的情况。从条文衔接来看第二条可以接第十二条的桂枝汤证第三条则可接第三十五条的麻黄汤证这种写法叫做头尾相顾形成辨证论治的完整体系。惟独第六条的温病则无明确的条文与之相接‥所以说温病的行文有头而无尾更缺少相应的治疗方法。反映了仲景对温病只能为宾而不能为主。有的学者提倡的。寒温统一。这只是个人见解自当别论而不能分庭抗礼混为一谈。第五节六经经络学说之我见在研究(伤寒论)的六经实质问题时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认识和意见。一种认识他们承认(伤寒论)继承了(素问热论)的六经分证方法以经络脏腑的生理病理变化作为辨证的根据。另一种认识则恰恰相反他们认为(伤寒论)六经已非(热论)之旧乃是张仲景别出机杼另辟新义已与经络六经丝毫无关。以上两种意见进行激烈的辩论。我认为对待古典医着研究应当坚定的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立场运用辨证法的思想方法观点认识问题分析问题才能避免形而上学主观片面唯心主义的错误。凡是主张"非经"说的他们坚决不承认(伤寒论)与(热论)两书在历史上的渊源。因此他们挖空心思用种种说法来诽谤经络的六经。殊不知如果经络的六经格局被破坏则(伤寒论)全局皆非。对发病时脏腑经络的生理病理客观规律则全然不解。我们认为(伤寒论)的问世乃是我国中医学发展的总结。所以它的来龙去脉都有秦汉时期的医学痕迹也都有它的继承内容例如仲景提的"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汤大论)等书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明朝人吕复说过(伤寒论)十卷乃后汉张机仲景用(素问热论)之说广伊尹(汤液)而为之。"日人丹波元胤也说:"阴阳五行汉儒好谈之。五脏六腑经络流注(史记篇仓传)间及于此(汉志)亦多载其书目仲景生于汉末何独摒去"我认为吕复的话讲出了(伤寒论)的学术渊源与一脉相承之旨丹波氏则说出两书历史很近焉有不继承经络之理。他们的认识闪灼着历史唯物主义和唯物辨证法的光辉思想。非经论者废除了经络以后换上了很多概念性的东西什么六病""症候群""阶段"、"地面""控制论""系统论"等等。这样他们把经络学说从中医理论中踢出了大门之外。他们根本不知 道邪气客入人体经络先受方能逐次入里。所以(素问皮部论)指出"凡十二经络脉者皮之部也。是故百病之始生也必先起于皮毛邪中之则腠理开开则入客于络脉留而不去传大于经留而不去传入于腑廪于肠胃。"由此可见经是受邪之体也是传入的道路。经言皇皇为何不见由于”非经之说渐深有的老师讲(伤寒)课不敢提传经把经络的存在当做了反科学的东西岂不咄咄怪事。经络学意义深远有他的独特理论决非诸家纷纷为了经络一线而聚讼不休。实际上经络在人体起到了联系沟通、交流转化促进等种种作用。凡是认为中医理论具有整体观和辨证法的离开经络学说则寸步难行。(素问热论)说:"巨阳者诸阳之属也其脉连于风府故为诸阳主气也。风府穴在脑后入发际一寸大筋内宛宛中为督脉阳维之会能有总督诸阳之权势故为"诸阳主气"。所以太阳能"总六经。、。统荣卫。、”肥腠理。"司开阖。、。卫外而为固"与它的经脉大有关系。我们认为太阳经脉是主表的物质根据因此太阳受邪则经脉先病。(伤寒例)说:。尺寸俱浮者太阳受病也当一二日发以其脉上连风府故头项痛腰脊强。”说明了太阳的生理病理变化无不与其经脉相关。”医之始本岐黄。。我们讲经络明气血乃宗岐黄之旨有论点、论据为证。而企图从(伤寒论)中取消经络岂不令人大吃一惊!太阳经不但主表而且表现在脏腑连系上更为突出因为太阳之经脉内系膀胱如果太阳在经之邪不解而邪气随经入里则可出现膀胱腑证。例如:第条的太阳病六七日表证仍在脉微而沉反不结胸。其人发狂者以热在下焦少腹当鞭满。小便利者下血乃愈。所以然者以太阳随经瘀热在里故也。"吴又可注曰:案伤寒太阳病不解从经传腑热结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者愈。血结不行者宜抵当汤。"第条的"太阳病发汗后……若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五苓散主之。"此证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系水邪结于膀胱而使太阳气化不及上不能润下不能化所以渴而小便不利。太阳经证有伤荣伤卫之分太阳腑证则有病血病气之异。充分反映了太阳经腑的内在连系以及本经发病的系统性和规律性。然而足太阳经脉又络肾属膀胱足少阴经脉贯脊属肾络膀胱两经互相连系故太阳与少阴成为阴阳表里关系构成阴阳互通与"实则太阳虚则少阴。的转化之机。例如:第条的"少阴病八九日一身手足尽热者以热在膀胱必便血也。"钱璜注曰:一身手足尽热者盖以足少阴肾邪传归足太阳膀胱也。肾与膀胱一表一里乃脏邪传腑为自阴还阳以太阳主表故一身手足尽热也。热邪在膀胱迫血妄行故必便血也。。而第条说的更为精辟"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细辛附子汤主之。"此证察其发热则寒邪在表诊其脉沉则阴寒在里。表者足太阳膀胱也里者足少阴肾也。肾与膀胱一表一里而为一合表里兼治。"由此可见六经经络学说的连系关系在辨证中能够分析出太阳病的经证随经入里的腑证由太阳内犯少阴或由少阴外出太阳的阴阳寒热转化等证体现了张仲景说的"经络府俞阴阳会通玄冥幽微变化难极"的病理变化奥旨。”非经"说者否定了六经经络的存在自以为甩掉了经络羁绊但是适得其反无论病理上经络脏腑连系上辨证论治上必然是心无主见手忙脚乱不能掌握阴阳表里辨证论治的内涵和客观规律。黄帝曰:"经脉者所以能决死生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又说:"凡人之生病之成人之所以治病之所以起莫不由之。"经络学说如此地重要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使中医药学不断地向前发展。为了中医理论和伤寒学的健康发展抱着争鸣精神提出自己的见解请大家指教!第六节(伤寒论)的六经提纲近年来有些同志本着争鸣精神对(伤寒论)六经提纲提出异议认为六条提纲证内容较窄起不到提纲的作用若依据提纲之理学习(伤寒论)则会束缚人们的思想对六经病的全面认识和正确理解。更有甚者认为六经提纲之说实是研究(伤寒论)的桎梏必须打破。问题提得很严重使人读后不能默默。如有主观片面之处尚希指正。考古人著书率有纲目之制书中之章节条目必统摄于一定的理论原则之下使读者能采摭要义如纲绳在握则心胸井然有序。所以书中之有提纲乃是必然之举。如果著书胸无定见不讲文法平铺直叙缺纲少目则读如嚼腊此虽有书亦不足以为书也。如此而欲达到文以载道成为传世之作则岂非空话也。(伤寒论)乃是一部医文并茂言简意赅之巨著其中提纲子目仲景虽未明言然读书如饮水冷暖而入自知也。然则"纲。之义为何考(书经盘庚上)曰:"若网在纲有条而不紊。。韩非子也说过:"善张网者引其纲不一一摄万目而后得。"由此推知凡书中之提纲皆具有统摄与指导之意义而(伤寒论)除体现了仲景对疾病运动规律的正确认识之外同时在写法上也是以纲带目主次有序前后联系首尾相顾古人所谓"鳞甲森然"者也。那么(伤寒论)之提纲体现于何处目前对提纲的认识可分为两种:一种主张以六经做为辨证提纲其理由认为仲景辨证方法总不离六经之范畴。这一观点为国内大多数医家所赞同。另一派指国内少数医家亦包括日本国古方派他们认为仲景辨证提纲不是六经而是阴阳只要辨出是阴是阳则表、里寒、热虚实等情自可迎刃而解。这就在伤寒学上形成了一宗六经一主阴阳的两种观点。我们认为(伤寒论)确实有以阴阳为纲之处如(辩脉法)的。凡脉大浮、数、动、滑此名阳也脉沉、涩、弱、弦微此名阴也。可见仲景以阴阳为纲而统摄辨脉之法也(太阳病上篇)第条的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此又以阴阳为纲统摄辨证之大局也(太阳病中篇)第条的。凡病若发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亡津液阴阳自和者必自愈此仲景又以阴阳为纲概括治疗之大法也。如此看来阴阳似乎可以代替六经而为(伤寒论)一书之提纲矣。然而阴阳作为辨治总纲大则大矣、美则美矣而其义犹末尽善也。何以见之因为中医阴阳学说是建立在唯物论基础之上的物有象故阴阳必须应象。若应于人则五脏为阴六腑为阳血为阴而气为阳荣为阴而且为阳也。所以(伤寒论)以太阳应膀胱阳明应胃家少阳应于胆……于是六经辨证体系始得以建立。倘无脏腑经络之形客观存在则阴阳无象可应。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就无法进行辨证论治。可见阴阳不能脱离物质而独立存在。后世医家不识此理企图把阴阳与六经分开。殊不知阴阳如果没有六经物质基础则使仲景之辨证论治之道无法进行。(伤寒论)向有法之称若无纲目之制则读者未有不望洋兴叹。于是仲景锦心绣手于六经之首各设提纲证以统摄之开宗明义提要钩玄以反映本经病证的脉证特点和主要病机故为方有执钱虚白、徐灵胎柯韵伯等伤寒大家所公认亦为后世广大学者所遵循。可惜的是有的同志由于对提纲证之义不做深入分析为了否定"提纲"竟提出太阳病提纲未言"发热"二宇从而否定六经提纲理论。可以看出这些同志对仲景之学柯琴之注缺乏系统的研究对仲景为何不提发热之底里则更茫然不解。仲景曾在第三条说过: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很清楚他提发热时用"或"字提"恶寒”则用"必"字。仲景认为发热乃后现之证所以不列入提纲之中。柯琴指出:"太阳为巨阳阳病必发热提纲亦不言及者以始受病或未发热故也。此言深获仲景之心。否定提纲说的同志们认为六经提纲证内容过简不能概括六经的"所有病证"。这表明这些同志尚未领会"纲"之概念和意义。纲"为网上之绳喻事物最主要的部分。凡张网者必先引其纲方能有条而不紊。纲举而后目张所谓"不一一摄万目而后得也"。这一道理还是柯琴讲得妙他说仲景择本经至当之脉证标之而为六经之提纲也。如果不符合"至当"二字者则就宁缺勿滥又有何不可如果要求所有脉证都在提纲条里一一体现那还有什么"纲"可言呢至于说提纲是研究(伤寒论)的"桎梏"则更是危言耸听。提纲挈领以纲带目乃善于文之所为也焉有反使人愈发湖涂之理所以柯韵伯在强调了六经提纲的意义之后又进一步指出:读书者须紧记提纲以审病之所在然提纲可见者只是正面读者又要看出底板再细玩其四旁参透其隐曲则良法美意始得了然。。柯氏不但举提纲以审病之所在又能由正面至底面四旁分出纲与目的不同层次提出辨证的具体方法其体会之深论述之精辟令人叹为观止。历史上象柯韵伯这样赞同提纲说者大有人在。他们研治伤寒之学非但未被提纲所束缚而且各有成绩铮铮有声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那么"桎梏"之说可以休矣。综上所述提纲是起指导统摄作用的关键凡是科学研究著书立说莫不以提纲突出首要然后文义得以实施。(伤寒论)于六经辨证中各有提纲一条犹大将之建旗鼓使人知有所向这是何等重要之事然竟遭如此非议岂不令人费解(伤寒论)贵在能指导实践我们既要从理论进行研究也应从临床加以验证。为此仅以太阳病提纲为例对其指导临床之意义略抒管见。太阳指的是足太阳膀胱经。(素问热论)云:"巨阳者诸阳之属也其脉连于风府故为诸阳主气也。"因此太阳才有总六经统荣卫司一身之表的功能。凡风寒等邪犯表太阳必首当其冲。此时正邪相争于表故其证候之提纲即如第一条所云:"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柯韵伯认为:"观五经提纲皆指内证、惟太阳提纲为风寒伤表设"本条的脉浮是邪客于表气血向外抗邪的反映故浮力表证之纲脉。头项强痛。、。恶寒”则为表证之纲证。之所以把这些脉证都提高到纲的高度加以认识正是由于它们对于临床辨证具有切实的指导作用。现在先论太阳病的纲脉浮脉。浮脉主表乃是任人皆知之事但作为表之纲脉来认识则不见得能为人们所重视。本条中先论脉而后论证体现了凭脉辨证的精神。举例说患者有头痛恶寒等证候看来极象表证但如果切其脉不浮而反见沉迟之脉就很难说它是太阳病当然也就不能采取发汗解表之法了。即便是寸、关皆浮惟有尺脉不浮的根据仲景所示也不能发汗。浮脉为纲的严格是很值得我们重视。由此可知凡已经切到了寸口之脉浮那就不论其为何病也不要管病程多久都应首先考虑该病是否为表邪不解抑或由于表邪不解所引发的各种疾患对此必须认真加以对待方不致发生差错。我在浮脉主表问题上既有经验又有教训。记得过去看过一个头痛发热的病人切其脉浮这本是外感的头痛发热治当解表发汗使风寒一散就会热退身安的。然而由于我对浮脉主表这个纲未能抓住反误用了一些寒凉清热之药品反使阳气闭遏更甚表邪无路可出因而发热不退造成误治。类似这种情况尚不限于个人故愿公之于天下。吃一堑、长一智。经过这一次教训方便我明白了太阳病脉证提纲的意义而对浮脉主表的临床价值才有了切身的体会。再谈太阳病的纲证。"头项强痛"的出现与太阳受邪之后经脉气血不利有关。(灵枢本脏篇)曰:"经脉者所以行血气而营阴阳濡筋骨而利关节者也。"太阳经络脑下项故太阳为病可见头项强痛之证。柯韵伯指出:"三阳俱有头痛证六经受寒俱各恶寒惟头项强痛是太阳所独也。……盖太阳为诸阳主气头为诸阳之会项为太阳之会故也。如脉浮恶寒发热而头不痛项不强便知非太阳病如头但痛不及于项亦非太阳定局。"由此可知头项强痛"为太阳病的提纲证确实可信的。至于恶寒则属卫阳受伤不能温煦肌表的病理反映。根据学者们发现凡文中。而"字以下的证候都属关键问题如"无汗而喘"的。喘""不汗出而烦躁"的"烦躁"等证。所以本条中"头项强痛而恶寒"的"恶寒"也就成为提纲的证候。古人云:”有一分恶寒便有一分表证"故凡证见恶寒的就应考虑从表论治的问题。如第164条的"伤寒大下后复发汗心下痞恶寒者表未解也。本条迭经汗下而"不可攻痞当先解表所以然者以其人恶寒未罢而表犹未解故也说明了恶寒在辨证中的重要地位。综上所述太阳病脉证提纲确是字字珠玑其实用价值不容低估。但也应看到脉与证并非各自孤立存在而是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如在脉浮的同时又应有头项强痛或恶寒等主证出现。此外学习六经提纲证尚应参合其它诸条脉证这样抓纲带目执简驭繁层层深入则更有利于辨证论治。除六经提纲学说之外尚有方喻的三纲鼎立说沈金鳌的(伤寒纲目)等等虽然各自的格局不同内容有异但他们承认(伤寒论)之有提纲则一也。由此来看"提纲非纲"之说徒乱人忘似乎可以休矣。第七节 (伤寒论)的气化学说研究(伤寒论)的六经辨证理论是丰富多采美不胜收的。其中以六经六气标本中见理论指导六经证治之法则称之为气化学说。这个学派的代表人物有张隐庵陈修园等人在清代受到伤寒学家的重视。时至今日气化学说处于被否定的局面甚至有的伤寒家目为形而上学加以批判。殊不知气化学说乃是伤寒学最高理论它以天人相应的整体观念沟通人体经气寓有辨证法的思想体系。有人说:张仲景只讲六经阴阳而不许六气阴阳我认为这话不对。张仲景是讲六气阴阳的并且有其文章为证:(原序)说:"夫天布五行以远万类人禀五常以有五脏。经络腑俞阴阳会爱玄冥幽微变化难极。这段话的意思仲景认为自然界分布着木火土金水的五行用以化生风寒暑湿燥火天之六气而后才能化育万物品类咸彰。人体禀受五运六气而具有五脏经络腑俞阴阳交会贯通玄妙深奥千变万化而难以穷尽。以上就是仲景讲求气化学说一个明证任何人都不能对此加以否定。气化学说来源于(内经)的运气学论。(内经)的大论七篇而以(阴阳大论)为蒿矢张仲景的著作撰用了(阴阳大论)的内容在(伤寒例)中可见其痕迹或者说一鳞半爪。以是之故气化学经过伤寒学家们发掘与移植用以说明六经六气标本中见之理以反映六经六气为病的生理病理特点而指导于临床。(素问六微旨大论)说:"少阳之上火气治之中见厥阴阳明之上燥气治之中见太阴太阳之上、寒气治之中见少阴厥阴之上风气治之中见少阳少阴之上热气治之中见太阳太阴之上湿气治之中见阳明所谓本也。本之下中之见也见之下气之标也。"张介宾注曰:"三阴三阳者由六气之化为之主。而风化厥阴热化少阴湿化太阴火化少阳燥化阳明寒化太阳故六气谓本三阴三阳谓标也。而兼见于标本之间者是阴阳表里之相合而且为中见之气也。其于人之应之者亦然。故足太阳、少阴二经为一合而膀胱与肾之脉互相络也。足少阳、厥阳为二合而胆与肝脉互相络也。足阳明太阴为三合而胃与脾脉互相络也。手太阳少阴为四合而小肠与心脉互相络也。手少阳厥阴为五合而三焦与心包络之脉互相络也。手阳明太阴为六合而大肠与肺脉互相络也。此即一表一里而阳中有阴阴中有阳之义。"由于(内经)的阴阳六气标本理论的建立而又有"物生其应气脉其应"的天人合一原理所以就为伤寒学六经气化学说提供了理论上和方法上的根源。由此而论用气化学说研究(伤寒论)乃是最高层次应当另眼看待不得加以非议。下面将六经六气标本中见格式分述如下:()六经标本中气:六经之气以风寒热湿火燥为本三阴三阳为标。本标之中见者为中气。中气如少阳厥阴为表里阳明太阴为表里太阴少阴为表里。表里相通则彼此互为中气。()脏腑经络之标本脏腑为本居里十二经为标居表。表里相络为中气居中。所谓络者乃表里互相维络如足太阳膀胱经络于肾足少阴肾经亦络于膀胱也。()(内经至真要大论)曰:"少阳、太阴从本少阴、太阳从本从标阳明厥阴不从标本从乎中也。何为少阳太阴从本者以少阳本火而标阳太阴本湿而标阴标本同气故当从本然少阳太阴亦有中气而不言从中者以少阳之中厥阴木也"木火同气木从火化矣故不从中也。太阴之中阳明金也土金相生燥从湿化矣故不从中也。少阴、太阳从本从标者以少阴本热而标阴太阳本寒而标阳标本异气故或从本或从标而治之有先后也。然少阴、太阳亦有中气以少阴之中太阳水也太阳之中少阴火也同于本则异于标同于标则异于本故皆不从中气也。至若阳明厥阴不从标本从乎中者以阳明之中太阴湿土也亦以燥从湿化矣。厥阴之中少阳火也亦以木从火化矣。故阳明厥阴不从标本而从中气也。要之五行之气以木遇火则从火化以金遇土同从湿化总不离于水流湿火就燥同气相求之义耳。然六气从化末必皆为有余知有余之为病亦当知其不及之难化也。夫六经之气时有盛衰气有余则化生太过气不及则化生不前从其化者化之常得其常则化生不息逆其化者化之变值其变则强弱为灾。如木从火化也火盛则木从其化此化之太盛也。阳衰则失其化此化之不前也燥从湿化也湿盛则燥从其化此化之太过也。土衰则金失其化亦化之不前。五行之气正对俱然此标本生化之理所必然者化而过者宜抑化而不及者不宜培耶。以上之论采集了张景岳、陈修园对六经六气标本中见从化之理玄冥幽微实非一目了然之事。并且古人对从标从本、从中见之理而不联系六经的生理病理有机地进行辨析而只用六气标本中见的从化模式解释六经病证反使读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于接受气化学说之旨趣。渡舟不才试以个人之见进行新的观念以解释六经之为病总以临床实践而为立脚点。一太阳经病太阳为寒水之经本寒而标热中见少阴之热化。古人认为太阳标本气异故有从本从标两从之说。然而寒水虽为太阳之本但它能发生标阳之热因为太阳的中气是少阴(古人只讲表里相络者为中气居中的形式和位置而不谈中气与本经的生理病理关系)少阴之气为热而与太阳膀胱相通所以它能温化寒水变而为气则外出太阳达于体表布于全身而起到固表抗邪的作用。可以说。”气”从水生"水"则由气化两者相互为用达成阴阳表里之关系。亦见太阳藉赖"中气"的气化功能而成其生理作用。为此在太阳病中也出现较多的少阴寒证如第条的四逆汤证第六十一条的干姜附子汤证第八十二条的真武汤证等。这和太阳的中气少阴阳虚气化不及有着千丝万缕内在联系。外邪初客于表时出现的恶寒之证陈修圈曰:"太阳主人身最外一层有经之为病有气之为病……何以为气(内经)云:太阳之上寒气主之其病有因风而始恶寒者有不因风而自恶寒者虽有微甚而总不离乎恶寒。盖人周身八万四千毛窍太阳卫外之气也。若病太阳之气则通体恶寒若病太阳之经则背恶寒。" 至于太阳病出现发热之证我们可理解为从太阳标气之热而化生。旧注至此则不再发挥其义使读者难明。前言太阳之气布于周身卫外而为固也若被邪伤则阳气郁而不开阳(正)与邪争故而发热。陈修园注云:"按风阳邪也太阳之标为阳两阳相从之为病重在发热二字。他道出了阳郁发热的病机。 太阳之本为寒水太阳之标为阳热。这就是中气(少阴之热)把太阳寒水温化而为气所以就改变了单一的太阳水寒格局。如果太阳经标阳之邪而及于腑经标有邪则脉浮发热本腑气不化津则见口渴而小便不利。仲景治用五苓散发汗以利小便若太阳本腑之邪及于经标本腑有病则小便不利心不满微痛经标有病则头项强痛、无汗而翕翕发热‥仲景治用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汤是利小便以解外之法。清人唐容川对这两条(条、条)体会颇深他说:"五苓散重桂枝以发汗发汗即所以利水也此方(指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汤)重苓朮以利水利水即所以发汗也。实知水能化气气能行水之故“所以左宜右宜"。唐氏的话如用太阳标本寒热以及中见少阴热化之理分析他既揭示了太阳标本之间发病的关系又能道出"中气"在发病中的作用故成为气化学说之理论。二、阳明经病古人认为阳明气化不从标本而从太阴中见之湿化。因为两阳合明名曰阳明则其经阳气之旺盛亦可见矣。故必以阴制之以节其燥亢方使气和而无病。为此应从中见太阴之湿而使平。况且阳明恶燥而喜湿燥得湿则相济为美。若湿太盛或燥太盛则燥湿不得其平反而为病。例如:阳明之中气(湿)不及则不从中化而反从本气之燥化抑或从阳明标阳之热化则阳明燥热亢盛更可发生阳明病的"热证"或者"实证"。阳明病的热证:在于上者则心中懊怵舌上有苔在于中者则渴欲饮水口干舌燥在于下者则脉浮发热渴欲饮水小便不利。阳明病的实证"潮热腹满大便燥不解手足濈然汗出谵语脉沉紧舌燥苔黄。古人认为阳明而从中见之湿化这在阳明病篇非常突出例如第条的:"伤寒脉浮而缓手足自温者是为系在太阴。太阴者身当发黄若小便自利者不能发黄。至七八日大便坚者为阳明病也。"陈修园注曰:"阳明与太阴之气相为表里邪气亦交相为系。伤寒阳明脉大今浮而缓阳明身热今手足自温是为病不在阳明而系在太阴。太阴者湿土地湿热相并身当发黄。若小便自利者湿热得以下泄故不能发黄。至七八日己过唯八日值阳明主气之期遂移其所系而系阳明胃燥则肠干其大便无有不坚者以为阳明也。"他又说:此节合下节明阳明与太阴相表里之义也殊不知阳明从中见太阴之湿化为正局而不从标、本之化也。所以本节为中见太阴湿化之典范陈氏反解为阳明与太阴相表里之病勿乃千虑之一失欤由上所述。可以看出阳明病燥则从本热则从标湿则从中见也。读古人书要理解其意义所以古人指定从中见之义是让我们从湿的对立之气去认识燥热之病。何况阳明病开宗明义而以三阳阳明立论首先提出"太阳阳明为脾约"把脾之津液为胃燥所竭约结合阳明中见太阴湿化之理能不令人玩味而无穷也。另外也应看到在阳明病中出现了大量寒湿证治正如张隐庵所说:"阳明发热而渴大便燥结、此阳明之病阳也。如胃中虚冷水谷不别食谷欲呕脉迟恶寒此阳明感中见阴湿之化也。"张氏虽然论寒湿而湿热诸证自在言外。三少阳经病少阳本火而标阳中见厥阴风木。因少阳标本同气故从本气之火以概其标。然少阳为始生之阳其气向上向外生生不已最畏邪气抑郁其气机。另外少阳之气初出于地上虽然生机盎然然稚而不强必须藉赖中见厥阴之风阳温煦鼓动以助少阳生升之气不已。少阳病的口苦咽干心烦等热证是邪从少阳之本火气之化也其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乃是少阳受邪之后气机郁勃不舒之象也至于头目眩晕又是中见风木之气的病机反映也。令人最感兴趣的是少阳与厥阴两经在发病中其证候亦颇近似如少阳病的咽干与厥阴病的消渴少阳病的心烦与厥阴病的心中疼热少阳病的默默不欲饮食与厥阴病的饥不欲食少阳病的喜呕与厥阴病的吐蚘少阳病的往来寒热与厥阴病的厥热胜复两经在证候上都有貌似神合之处。由此观之少阳为病不但从本亦未尝不从中气之化。四、太阴经病太阴本湿而标阴中见阳明燥化。因其标本气同不悖故太阴从本以概标。  太阴既从本气之湿寒则中焦清浊失判正如第条所说:"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硬。"按脾主腹太阴为病无论传经而成或因湿寒直中或误治损伤脾阳而使脾阳不运湿寒内阻表现为腹胀满湿寒凝于中州所以在腹满的同时还常兼见腹痛因属虚寒故疼痛喜温喜按。脾与胃互为中见寒湿困脾清阳不升水谷不化故见不利寒湿犯胃浊阴不降胃气上逆故而作吐。脾运不健胃气呆滞所以饮食不下。下利本属虚寒利则虚寒越甚因而上述诸证也就愈重。病属虚寒法当温补若误以实治而用攻下则脾气受创寒湿更加凝结则见胸下结硬。然而从辨证上看太阴湿寒得以猖獗亦必是阳明中气燥化之不及阳不胜阴故有脾家寒湿之变。试观(太阴病篇)第条所云:"伤寒脉浮而缓手足自温者系在太阴。太阴当发身黄若小便自利者不能发黄。至七、八日虽暴烦下利日十余行必自止。以脾家实腐秽当去故也。钱璜注日:“缓为脾之本脉也。手足温者脾主四肢也。以手足而言自温则知不发热矣。邪在太阴所以手足自温不至如少阴、厥阴「四肢厥冷」故曰系在太阴。然太阴湿土之邪郁蒸当发身黄若小便自利者其湿热之气已从下泄故不能发黄也。如此而至七、八日虽发暴烦乃阳气流动肠胃通行之故也。下利虽一日什余行必不尽而自止。脾家之正气实故肠胃中有形之秽腐去秽腐去则脾家无形之湿热亦去故也。此条当与(阳明篇)中伤寒脉浮而缓……至八、九日大便坚者此为转属阳明条互看。以上之文证实了阳明与太阴的中气为病关系燥湿转化的微妙之理使人玩味无穷。五.少阴经病少阴本热而标阴中见太阳寒水之气化。因其标、本之气迥异故少阴气化应本标两从。所以后世注家反映少阴为病总不外寒化与热化两类。 少阴寒证:第条曰:少阴病欲吐不吐心烦但欲寐。五六日自利而渴者属少阴也。虚故引水自救若小便色白者少阴病形悉具。小便白者以下焦虚有寒不能制水故令色白也。程应旄注曰「少阴病治之不急延至五六日下寒甚而闭藏彻矣故下利。……虚故引水自救非徒释'渴'字指出一虚字来明其别于三阳证之实邪作渴也。然则此证也自利为本病。溺白正以征其寒故不但烦与渴以寒断即从烦渴而悉及少阴之热证非戴阳即格阳无不可以寒断而从温治。肾水欠温则不能纳气气不归元逆于隔上故欲吐不吐肾气动膈故心烦也。"少阴热证:第条曰: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若属阳虚阴盛的则以但欲寐、寤少寐多为主若属阴虚阳亢的必见心烦不得卧寐。因为在正常的生理情况下心火要不断下降以温肾水肾水亦不断上承以济心火少阴心肾水火能以交通既济才能达到阴平阳秘阴阳相对平衡状态从而维持人体正常的活动。而今少阴病肾水亏虚心火无制而上炎阳不入阴而躁扰就要发生心烦特甚以致不能卧寐之证。其证既属阴虚火旺必见舌质红绛苔净而光甚则鲜艳如草杨梅脉数而细小便必黄。以上举寒化与热化两类证候。以反映少阴为病标、本两从之情况。少阴病除从标本之气化以外也与中见太阳有关。例如第条的少阴病小便不利……此为有水气治用真武汤第条的以热在膀胱必便血也。可见少阴勿论从寒从热而与中见之太阳膀胱仍有互相沟通之内在关系。六厥阴经病厥阴本气为风标气为阴中见少阳相火。古人认为厥阴不从标本而从中见之少阳火气。这因为两阴交尽名曰厥阴阴气到此已极尽则阴极阳生故从中见少阳之火化。此时由阴变阳阴退阳进则使生气相续而不致绝灭。第条曰: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蚘不之利不止。"厥阴病是伤寒六经病证的最后阶段为三阴经之末。病至厥阴则阴寒极盛但是物极必反物穷则变故阴寒盛极则有阳热来复也就是阴尽而阳生寒极则生热。厥阴与少阳为表里而又从中见少阳之火化少阳为一阳之气乃是阳气的初生奠定了阴尽阳回的基本条仵。所以上述之厥阴提纲证阴中有阳常以寒热错杂的证候为其特点。又由于阴阳有消长寒热有胜复故厥阴病又可表现为寒证热证以及阴盛亡阳的死证。厥阴病从本气风化证者如"气上撞心心中疼热是也从标阴寒化证者如干呕吐涎沫头痛是也从中见少阳火化证者如呕而发热是也。然而应该指出的是厥阴病以寒热错杂之证为主以尽阴阳对立统一转化与变革的运动规律。以上论述了六经为病的标本中见气化学说以反映六经六气阴阳气化之理。充分体现了气化学说湛深的理论。但是临床医家只承认肝风上旋脾湿不运心火炎上之说奉为圭臬。惟对伤寒之六经六气气化学说则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甚至百谤丛生以致仲景之学(内经)奥旨不得发扬则何其偏也。第八节六经辨证包括了八纲辨证在明清两代一些杰出的医学家如张景岳程钟龄江笔花等人他们从六经辨证中抽出阴阳两纲以统领表里、寒热虚实的辨证方法后来又加以发展和完善才逐步形成完整的大纲辨证方法。我们从江氏的<<表里虚实寒热辨>>之文还可看出当时只是阴阳称纲而末及其余。江氏说:凡人之病不外乎阴阳而阴阳之分总不离乎表里、虚实、寒热六字尽之。夫里为阴表为阳虚为阴实为阳寒为阴热为阳。良医之救人不过辨此阴阳而已庸医杀人不过错认此阴阳而已。" 他的说法和张景岳的“两纲""六变"的意义基本相似。可以说这是八纲辨证体系的雏型。然而必须指出的是八纲辨证的思想源于<<伤寒论>>的六经辨证。六经与八纲的辨证方法本是相互依存紧密相连而缺一不可。这是因为六经是物质构成的脏腑经络的概括辨证必须客观必须建立在物质之上所以诸病不能越出六经的前提。然而六经病证的表现也不能离开八纲证候之规律。可以说六经是体属于物质范围八纲是用属于证候运动范围。所以二者本来是不可分离的如影随形紧密相随。为了说明问题现将八纲辨证与六经辨证具体结合起来试述如下:一、阴阳(一)太阳病的阴阳:太阳与少阴为表里"实则太阳虚则少阴"故有阴、阳两种病证发生之分。如果太阳病脉浮、发热而恶寒的则为病发于太阳叫做阳证。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39

伤寒论临证指要-刘渡舟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