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語言、歷史、哲學 ─論Quentin 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 3

語言、歷史、哲學 ─論Quentin 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 3.pdf

語言、歷史、哲學 ─論Quentin Skinner之政治思想…

LOVEFREEDOM
2011-04-2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語言、歷史、哲學 ─論Quentin 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 3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政治科學論叢∕第二十八期∕民國年月∕頁~ᄬ֏ă።ΫăࣰጯǕኢQuentinSkinner̝߆ڼޥຐ͞ڱኢ*ୖྈ૵**ၡāāࢋ在二十世紀中西方哲學界最蓬勃的發展之一就是分析哲學的興起。隨著分析哲學的發展西方哲學在語言分析、科學哲學、心靈哲學等都有著顯著的成果。這樣的哲學運動在政治思想研究裡也同樣可以發現影響力其中的一個關鍵人物就是QuentinSkinner。本文的目的除了試圖發掘出Skinner的研究方法與分析哲學間的關係、以瞭解分析哲學對政治哲學研究的影響之外也將討論Skinner理論中的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評價政治哲學文本的意義。Skinner的批評者通常都認為其理論過度強調作者意圖、而輕視文本本身的意義以致於陷入一種歷史斷裂狀態。本文所要指出的是這樣的批評乃是基於一種誤解認為Skinner只強調作者意圖。事實上Skinner的要旨在於:「意義」是一種叢集概念只偏重文本或者作者意圖都是不全面的理解。ᙯᔣфĈQuentinSkinnerăຍཌྷăᄬ֏-ҖજĄ*ώ͛ତצ઼ࡊົྃӄĞࢍ൪በཱིNSCHğĂ༊̚ొ̶̰टॲፂү۰ٺĶ઼̚߆ڼጯົѐົၱጯఙࡁ੅ົķٙ൴ܑ̝Ķ̶ژࣰጯ၆߆ڼநኢࡁտ̝ᇆᜩ-ͽQuentinSkinnerࠎּķԼᆷ҃јĂຏᔁ̚ࡁੰۤࡊ͕̚ችࡻ͛ࡁտࣶᄃ߆̂߆ڼրᏂ੼ޜି଱ٙ೩΍۞࣒ϒຍ֍ĄΩγ၆ٺ˟ҜઠЩᆶߤˠ۞ຍ֍Ă˵дѩ˘׀࡭ᔁĄ**઼̼͛̂̚ጯ߆ڼጯրӄநି଱Ăemail:lykfacultypccuedutwĄќቇ͟ഇĈѐ͟͡ć఼࿅͟ഇĈѐ͟͡語言、歷史、哲學─論Quentin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梁裕康分析哲學(analyticphilosophy)是二十世紀以來在西方各國廣為風行的一種哲學思潮但是分析哲學能否為政治理論的研究帶來若干啟發?本文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考察當代分析哲學的發展找出其對政治理論研究所可能帶來的一些新的方向。本文認為分析哲學實際上已經為政治理論研究開創了某些新的途徑例如QuentinSkinner根據日常語言分析學派中的「語言─行動」(SpeechAct)理論認為必須對作者的「意圖」(intention)有所認識才有可能正確理解其政治思想。在中文文獻方面陳思賢()曾做出很有價值的討論。本文則試圖更進一步的釐清當代語言哲學對Skinner的方法論的啟發。除了試圖耙梳Skinner理論與語言哲學的關係之外本文還要嘗試回答另一個問題:Skinner對作者意圖的重視是否在否定了文本本身的重要性?或者說作者意圖所代表的意義是否才是政治哲學所蘊含的真正意義?雖然KariPalonen()嘗試將Skinner的方法論與ReinhartKoselleck的概念史分析接榫並用以說明Skinner方法論的優越之處正在於他強調理解作者意圖乃是政治哲學研究的關鍵之處但是對作者意圖的解釋卻是Skinner的方法論中較受批判的部分。例如KeithGraham()質疑Skinner對於「語言-行動」理論的應用方式表達過保留的態度MarkBevir()也反對Skinner將政治思想史視為意識型態史的見解另外CharlesTaylor()則對Skinner的理論中反對真理(truth)的意見也不與認同。對於上述的分析與批評本文將大致分為以下幾個部分來討論。首先要說明的是Skinner如何運用語言分析哲學於他的方法論中。在這個部分裡除了在第一節說明當時哲學研究的發展背景以及在第二節中介紹Skinner如何根據當時新興的語言分析對歷史研究進行批判外第三節將說明Skinner如何將語言-行動理論轉化為研究政治思想的工具。第四節將介紹Skinner為了回應其他學者對其方法論(尤其是對於作者意圖的重視)的批評所做出的「修辭學轉向」。在最後的部分由於Skinner的批評者通常都認為其理論過度強調作者意圖、而輕視文本本身的意義以致於陷入一種歷史斷裂狀態因此在結論中作者將嘗試去指出這樣的批評乃是基於一種誤解。事實上Skinner的要旨在於:「意義」是一種叢集概念只偏重文本或者作者意圖都是不全面的理解。政治科學論叢∕第二十八期∕民國年月ԔѡĈ̶ژࣰጯ雖然分析哲學(analyticalphilosophy)已被公認為二十世紀中最具影響力的哲學風潮之一但是對於何謂「分析哲學」卻一直沒有一個清晰的界定。一般而言分析哲學最早是指風行於英語世界(尤其是英國)的一種做哲學(philosophize)的方法其主要的特徵在於揭露被自然或日常語言所掩蓋的邏輯結構以獲致人類知識最終的明確性。羅素(BertrandRussell)曾說「我喜歡確定性的程度就像人們喜歡宗教信仰那樣」(轉引自高宣揚:)這樣的態度可以說完整地表達出分析哲學的精神。雖然追求明確知識是因為受到當時科學快速發展的影響但是這種哲學運動的直接起因卻是來自於二十世紀初的哲學家們發現了邏輯雖然沒有辦法直接用來談論這個世界但卻可以用來揭露個別語句之間的關係例如¬¬x(notnotx)跟x的意思是一樣的。換句話說科學使用語言表達出外在世界的確定關係(也就是要處理whatisoutthere的問題)而邏輯-一種「分析」的方法-則可以用來檢驗語句本身。如此一來邏輯連同科學成了追求確定性的最佳伙伴。而英美哲學界也隨之開始了RichardRorty所稱的「語言的轉向」(thelinguisticturn)(Rorty,:Introduction)。所謂語言的轉向指的是哲學研究的重心從邏輯本身轉而把焦點放在對所謂的語言的考察。對羅素這些傾心於邏輯研究的人來說哲學必須要穿透不清晰的日常語言去分析語言背後的邏輯形式與內容。在這個風潮下最突出的分析哲學學派是羅素與其學生維根斯坦(LudwigWittgenstein)的早期作品為代表的邏輯原子論(logicalatomism)以及以維也納學派(theVienaCircle)為代表的邏輯實證論(logicalpositivism)。前者認為世界分析到最後是由原子事實(atomicfacts)所組成而這個結構可以用語言中的原子命題(atomicpropositions)以圖像對應(picturing)的方式來呈現。後者則認為只有二種語句是有意義的:科學的綜合(synthetic)語句-亦即那些直接指涉真實世界的語句以及合乎邏輯或數學的分析(analytic)語句-亦即那語言、歷史、哲學─論Quentin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梁裕康些雖然沒有直接指涉真實世界但能合乎邏輯或數學要求的語句。但是這樣的看法後來遭到了懷疑而這樣的懷疑最早竟然是出自維根斯坦。後期的維根斯坦開始感覺到邏輯原子論似乎行不通因為世界似乎還有許多東西是無法以這種方式被揭露出來的。換句話說沒辦法用邏輯分析或不符合科學原理的語句似乎仍然是有意義的。因此在他的後期作品中他逐漸放棄了對邏輯的依賴轉而把注意力放在對日常語言的用法(use)上後來通常被稱為日常語言哲學(ordinarylanguagephilosophy)。由於這種新的方向是對前一種哲學風潮的反省特別是其中的「分析」意味大幅降低因此日常語言哲學是否算是分析哲學的一部份常有爭議。但是不論如何這種對語言的考察方式後來獲得牛津大學一群哲學家─包括GilbertRyle,JohnAustin,PeterStrawson還有後來的PaulGrice─的迴響。其中Austin更發展出一套「語言─行為」理論(SpeechAct)(Austin,)。簡單地說這個理論認為一個語句的表達(utterance)包含了三種力量(forces):locutionary─即該語句字面上的意義(literalmeaning)illocutionary─即表達者所意圖傳達給接收者的內容以及perlocutionary─即表達者所欲對接收者所引發的效果。Austin更進一步指出當表達者做݈۰۞΃ܑ඾үߏWittgenstein()Ąޢ۰݋Β߁MoritzSchlickăRudolfCarnapăOttoNeurathඈˠĄࡻᄬ͵ࠧ݋ߏϤAJAyer͔ٙซĂΞણ҂׎඾үĞAyer,ğĄჯॲ೻؃ѣ˘Ѩྫྷ΁۞ڈ̓PieroSraffa᜜ኢ΁۞ទᏭࣧ̄ኢĂᄮࠎ׻ᗟᄃ׎ٙೡࢗ۞ְۏυ൒ѣ࠹Т۞ទᏭඕၹĄѩॡSraffaϡ˘੸͘۞͘޽γቡᅅᅅବ࿅ᓚᐙ۞˭͞ů˘჌֤̙ઙ೻ˠ૱ϡֽܑϯ̙ढٕᅅෛ۞͘๕Ă֭યჯॲ೻؃఺࣎͘๕۞ទᏭԛёࠎңĉSraffa఺࣎ኳયឰჯॲ೻؃୮൑٢ߛዶгĂ΁ޢֽҋٚSraffa۞ּ̄ឰ΁ฟؕຍᙊז΁۞ទᏭࣧ̄ኢΞਕѣࢦ̂۞৿ౝĂѣֱ̙ЪͼᚑॾទᏭԛё۞͟૱ᄬ֏̪Ξਕߏѣຍཌྷ۞ĞMalcolm,:ćᖼ͔ҋᅀ೶රĂĈğĄillocutionaryᄃperlocutionaryߏAustinҋ౹۞ෟĄ׎݈̚۰޽۞ߏĶinlocutionķ҃ޢ۰ߏĶbylocutionķĄࣃ଀˘೩۞ߏĂ༊ኢ̈́ᄬ֏ůҖજĞּтߙ࣎perlucutionaryactğॡĂAustinᔘপҾ޽΍˘࣎ᄬ֏ůҖજߏϤߙ჌force(Austin,:)ΐд˘࣎পؠ۞propositionalcontentٙயϠ۞effect(Austin,:)Ă݈۰޽۞ߏ˘߱൴ᄬԓ୕тңజநྋĞhowanutterenceistobetakenğĂ҃ޢ۰޽۞݋ߏ˘߱൴ᄬ၁ᅫ˯тңజநྋĞhowanutterenceisactuallytakenğޢٙ଀ז۞ड़ڍĄAustin۞ጯϠJohnRSearleഅགྷ၆఺ᕇઇ΍ͧྵ୻຾۞̶ژĄغ˭ѣ˟࣎ή̄Ĉ᭡Samsmokeshabitually᭢DoesSamsmokehabitually఺˟࣎ή̄׍ѣ࠹Т۞propositionalcontentĈ͹ෟٙ޽ঘ۞ĞreferringğౌߏSamĂ҃ࢗෟٙೡࢗ۞ĞpredicatingğౌߏsmokinghabituallyĞѩӈྍutterance̚۞政治科學論叢∕第二十八期∕民國年月出某種表達時他並不僅是做出某種描述而是在施行某種行為。以Strawson所舉的例子來說當一個警察對另一個在結冰的湖面上滑冰的人高喊“Theiceoverthereisverythin!”的時候雖然字面上的意義是「那裡的冰很薄」可是實際上這個表達真正的意義是那個警察在對滑冰者做出警告。換句話說表達本身並非對行動的描述而是行動本身。在這種情況下接收者如果要瞭解一個語句的意義不能只去瞭解locutionary那一面而必須去瞭解illocutionary的那一面──也就是要瞭解表達者到底要藉這個表達做什麼。更進一步來看若要理解某個表達中的illocutionaryforce顯然就必須去瞭解表達者的意圖。如此一來對意義理論的研究已經從邏輯本身移轉到語言本身。或者換個方式說哲學的焦點從指涉理論(theoryofreference)轉移到了意義理論(theoryofmeaning)。邏輯分析與日常語言分析這二種哲學途徑之間的差異或許可以用JohnSearle某一次的訪談來說明:఺୧ቢ৶͹ࢋߏᙯٺຍཌྷᄃৌந̝ม۞ᙯܼ۞Ąд఺˘็௚̚Ăᙯᔣ۞યᗟߏĶ൴ᄬĞUtteranceğ۞ৌந୧Іߏ̦ᆃĉķᛳٺ఺჌็௚۞ࣰጯछ˘ਠౌ࡭˧ቁϲٕՙؠή̄ৌቁ۞୧ІĂព҃ٽ֍Ă఺୧ቢ৶ᄃࡊጯࣰጯღ૜࠹ᓑĄΩ˘୧ቢ৶Ă…Ăᐌ඾ᄬ֏locutionarymeaningğĄдទᏭඕၹ˯˟࣎ή̄Вֳ˞࠹Т۞͹ෟᄃࢗෟĂ֤ᆃߏ̦ᆃឰ఺˟࣎ή̄ѣ̙Тຍཌྷ׸ĉSearleĞᄃAustin˘ᇹğᄮࠎ˟۰۞मளдٺ༊̚۞ү۰ຍဦĞӈillocutionalforceğ̙˘ᇹĈ݈۰۞forceߏ˘჌ᕝ֏Ğassertionğ҃ޢ۰݋ߏႷયĞquestionğĞSearle,:ğĄ఺˟̙࣎Т۞illocutionaryforcesឰ఺˟࣎׍ѣ࠹Тpropositionalcontent۞ή̄Чҋјࠎ̙Т۞illocutionaryactsĄઇ΍఺ᇹડ̶۞ࣧЯĂдٺforce̙˘ؠਕ૲ֽĞbringaboutğ࿰ഇ۞effectůΪѣдјΑ۞ᄬ֏ůҖજ̚forceᄃeffect̖ົ˘࡭Ąּт๽๽၆඾ޅ̄ᄲĈĶΝᆷΑኝĊķĞ˘࣎׍౯ࡆֹήݭ۞ᄬ֏ůҖજğĂΞߏޅ̄ݒ·̙҅ჷᚶᜈ࠻࿪ෛĄд఺ְ࣎І̚ĂΞͽ࠻ז఺࣎൴ᄬ̚ቁ၁૲ѣperlocutionaryforceĞϺӈ̈ޅ᝘֍҃ͷநྋ๽๽۞׻΄ğĂҭߏݒ՟ѣ଀ז࿰ഇ۞perlocutionaryeffectĞϺӈ̈ޅᙯଫ࿪ෛΝᆷΑኝğĄᖎಏгᄲĂᄬ֏ůҖજٙ̚૲ѣ۞forcesᄃeffectsߏ̙Т۞ໄهĂ̙ᑕ஄ࠎ˘ኘĄдౘޥኰ۞͛ĞౢϔĈğ̚Ă΁֭՟ѣۡତΝኘኢlocutionaryăillocutionaryᄃperlocutionary఺ˬ࣎ࢗෟĂ҃ߏኘኢlocutionarymeaningăillocutionaryforceͽ̈́perlocutionaryeffectĄ˵ಶߏᄲĂౘޥኰޝᖰຕгઇ΍˞ᄃү۰ᙷҬ۞ડ̶Ąଂ఺࣎֎ޘ҃֏Ăү۰ᄃౘޥኰ۞ຍ֍֭՟ѣ͉̂۞मளĄѩ఍ࢋຏᔁઠЩᆶߤˠ̝˘۞޽ϒĄ語言、歷史、哲學─論Quentin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梁裕康జ࠻ઇˠᙷҖࠎ۞˘ొЊĂՀкгڦຍᄬ֏۞ֹϡયᗟĄ఺୧ቢ۞ᙯᔣયᗟ̙ߏĶຍཌྷ׶ৌந̝ม۞ᙯܼߏ̦ᆃĉķ҃ߏĂĶᄲྖ۰۞൴ᄬдຍཌྷ׶ྻϡĂٕ۰ຍཌྷ׶ຍဦ̝ม۞ᙯܼߏ̦ᆃĉķ఺ߏԧ࠻ז۞׌୧൴णቢ৶Ğ౪ૄ:ğĄ።ΫࡁտĈఢቑّ҃ܧೡّࢗ在政治學界受到邏輯實證論的鼓舞興起一股行為主義(behaviorism)的風潮。在這股風潮的最高峰時甚至出現了「政治哲學已死」與「意識型態的終結」的看法宣判了不能合乎邏輯分析的命題─也就是政治哲學研究的對象─的死亡。「政治哲學之死」、「意識型態的終結」等口號的出現標示了分析哲學對政治理論研究的一次頗具破壞力的高潮。根據邏輯實證論中的邏輯原子論若一個語句無法被分析成可以反應世界的邏輯形式則這個語句不具備任何認知意涵─因為其中沒有真假值(truthvalue)在內。而不幸的是傳統意義下的政治理論正是落在這個範疇中。這種見解背後所隱含的意義是所謂的哲學研究的對象必須是那些必然為真的命題或者說是能反映事實(correspondingtofacts)的命題。根據這種看法可以推論哲學不會是偶然(contingent)的結果。這種看法在當時席捲了學術界甚至在英國歷史學界中也能找到人呼應認為歷史研究的目的是要從全然不同的事實中推論出真理(truth)。然而這樣的歷史研究方式也遭到了不少批評。一種批評認為至少在政治理論的研究中哲學研究無法與歷史分開因為哲學研究無法全然獨立於歷史情境之外─也就是說政治哲學在某種程度上會是偶然的。在這群理論家當中PeterLaslett與JohnPocock可說是對後來這種新型態政治思想史研究方法的先驅。Laslett曾做出「政治哲學已死」的著名宣稱─雖然他自己並不同意這樣的論點。他在這方面的研究是從對洛克的研究切入。ކӘѩࢲሗֽᓜ۞ᇾ۞ّүݡࠎLaslett()ĄΩγ၆ٺѩ˘ྻજ۞ໄࢗĂΞણ҂Plant(:Ch)Ą政治科學論叢∕第二十八期∕民國年月傳統上多半將TwoTreatisesofGovernment視做洛克對一六八八年的光榮革命(GloriousRevolution)事後的理論化與理性化工作。但是Laslett卻把這二本著作的寫作時間推前到光榮革命之前。藉著重新界定這二本作品的完成時間Laslett實際上把洛克寫作的動機與目的完全反轉過來。因為根據原本的理解洛克寫作的目的是為了耙梳光榮革命的理據並且給予某種的證成。然而一旦寫作的時間被提前到光榮革命之前顯然這樣的目的是不能成立的。那麼洛克寫作的目的會是什麼?對Laslett而言長久以來TwoTreatises被當作是事後理性的沈積現在在他的筆下卻變成了事前鼓吹革命的行動綱領(Palonen,:Laslett,:)。更進一步來看一個看似不甚重要的歷史考據卻被Laslett賦予了較其乍看之下更為重大的意義:政治哲學家不再是黑格爾筆下的OwlofMinerva只有在夜幕低垂之後才開始活動。對Laslett來說政治哲學家不再只是一個旁觀者他自己就是政治事件中的參與者而他參與的方式就是發表他的理論或哲學。也就是說從事政治哲學研究本身不再只是一種回溯或記錄而是一種行動。Laslett也因此認為把政治哲學視為獨立於歷史事件之外的理性建構並不恰當。相較於Laslett把政治哲學全然等同於政治實踐Pocock則對政治哲學做出另一種層次的分析。除了Laslett所指出的實踐層面之外Pocock認為ѩޢᖎჍTwoTreatisesĄઠЩᆶߤˠ̝˘޽΍ĂLaslett఺࣎ᖙ९̍ү۞ў኷ĂߏࢋܑځTwoTreatises۞ᆷүϫ۞ᄃ༊ॡ۞ĶቪᕈП፟ķĞexclusioncrisisğѣ࠹ᙯ۞ాඕĂЯѩ̙˘ؠߏĶခәࢭ׻۞ҖજჩᅳķĄ൒҃LaslettݒҋٚĶTwoTreatisesְ၁˯តј၆͔੓ࢭ׻۞ࢋՐĂ҃ܧ၆ާᅮజ᜜᜕۞ࢭ׻۞˘჌நّ̼̍үķĞĈćᖼ͔ҋPalonen,:ğĄೱήྖᄲĂώ͛ү۰дѩࢋᄲځ۞Ă֭ܧࠃҹᆷүѩ३ॡ۞ຍўĂ҃ߏLaslettдྚᛖࠃҹॡտౣणன΍˞ң჌illocutionaryactĄଂᄬ֏-Җજநኢ۞֎ޘֽ࠻ĂLaslettдѩĂ޷Searle۞̶ᙷĂ֭ܧдઇᕝ֏Ğassertiveğ-ܑځ΁۞ᄲڱߏ௑Ъְ၁۞Ă҃ͧྵညߏдઇކӘĞdeclarationğ-༊ކӘјϲॡĂ͵ࠧӈ૟޷໰׎ކӘ̰ट҃ྻҖĄּтĞSearleҋ̎۞ּ̄ğ༊ԧјΑг޽ؠҰࠎ͹यॡĂҰಶৌ۞តј͹यĞĈćᖼ͔ҋFotion,:ğĄ༊൒LaslettߏӎϒቁгநྋĞuptakeğࠃҹдTwoTreatisesٙ̚ᔳӣ۞ᄬ֏-Җજߏ˘аĂְҭߏLaslettдྚᛖTwoTreatisesॡणன˞ң჌ᄬ֏-Җજ݋˫ߏΩ˘࣎યᗟĄࣃ଀ྃ·۞ߏĂLaslettҋ֭̎՟ѣྻϡᄬ֏-̶ژ۞͞ڱֽଂְ።ΫࡁտĂЯѩѩᄲڱ֭ܧLaslettҋ̎۞֍ྋĂ҃ߏޢֽ۞᝝۰ĞтPalonenğְޢа໖۞ࢦޙඕڍĄ語言、歷史、哲學─論Quentin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梁裕康對政治事務的思辨本身就是人類生活中的一種活動就如同「征戰或耕作或做其他事一樣」(:)。也就是說從事思想史(intellectualhistory)的研究其實包括二種意涵:「研究行動」與「研究思想」二種途徑。前者要研究的是政治思想如何幫助我們理解這些思想家們的行為(如同Leslett所做的一般)後者則是著重如何從一個具體歷史情境中獲致或推出特定的政治理論(Pocock,:)。對Pocock而言一個思想史家所要研究的是相應的歷史事件與政治哲學間的對應關係。與Laslett不同之處在於:Pocock不只要求驗證政治哲學如何實際引領具體歷史事件的發生他還認為如何從歷史事件推演出政治哲學、以及推演出怎樣的政治哲學都是思想史家正當的工作。換句話說他要研究的是歷史與哲學間雙向的相互關係而不是邏輯實證論所認為將歷史置於哲學之下、也不是如Laslett所認為的將哲學置於歷史之下的研究。不論Laslett與Pocock在理論上對Skinner發生了多具體的影響他們二人至少引領Skinner到一個新的研究方向。Skinner隨後也加入了他們從哲學中拯救歷史的行列。然而與他們不同之處在於一方面Skinner並沒有如Laslett一樣把政治哲學視為行動綱領把歷史抬高到哲學之上。另一方面他也不同意Pocock把思想史研究劃分為「行動」與「思想」二個範疇而認為這二者間的劃分是不需要的(Palonen,:)。因此對Skinner來說(二者間無法完全劃分的)思想史與政治哲學不再如邏輯實證論所認為的無意義或者是某些史學家所認為的關於事實與由事實所推演出的結果而是一種評價式的(evaluative)或規範的(normative)概念畢竟政治哲學不能獨立存在於所有的時空之外。若思想史家想理解某個特定的政治哲學就必須把哲學中評價或規範的那一面─也就是受限於歷史條件的偶然的那一面─加以考量。要說明這個論點Skinner所採用的途徑是從後期維根斯坦以來的角度─即Searle所稱的第二種途徑─來從事研究也就是以語言的用法來取代語言與真理間的關係作為研究方式。換句話說Laslett與Pocock開啟了Skinner對歷史研究的新的視野但是與他們不同的是Skinner採用了更新穎的哲學武器─也就是一種新的語言哲學作為分析的工具。雖然可以說這種立場或多或少都反映在Skinner的每件作品當中但是政治科學論叢∕第二十八期∕民國年月在他從事思想史研究三十餘年以後所發表的的一篇文章可以看到Skinner對傳統歷史研究以及對思想史的偏見所做出的反擊。在他的“SirGeoffreyEltonandthePracticeofHistory”()中Skinner所要抨擊的主要對象是他所接任的劍橋大學現代歷史欽定教授(RigiusProfessorofModernHistory)一職的前任教授GeoffreyElton。Elton認為首先由於從事歷史研究時是歷史學家而非哲學家在對歷史做出解釋因此哲學在歷史研究中的功能是不存在的(Skinner,:Elton,:,,,)。此外Elton認為把歷史哲學當成歷史研究的對象或本質來對待並不恰當因為歷史研究所要做的是「從全然相異的事實中推演出結論(consequences)」(Skinner,:Elton,:)而這裡所謂的結果指的是真理(truth)(Skinner,:Elton,:,)。依照這種看法什麼是事實就會決定歷史研究的結果(即是否能真正找到真理)的成敗。換句話說在歷史研究中哲學解釋根本沒有扮演任何角色因為真正重要的是事實與結論的關係。從這裡Elton推論出「歷史所要處理的是事件(events)而非(事件的)狀態其所要探究的是事情如何發生而非指認出發生過那些事情」(Elton,:quotedfromSkinner,:)。這裡的意思是借用Elton自己的比喻來說歷史學者就像是個木匠一般重要的是他的手藝好不好至於他藉著他的好手藝做出了怎樣的作品反而其次。按照這種見解Elton給了幾個如何從事歷史研究的指示。第一歷史研究的對象(亦即其所要發掘事實的歷史對象)必須是「真正的」或「硬的」歷史─也就是與政府與被統治者的公共生活相關的歷史(即一般的政治史)。至於其他的歷史研究對象(例如經濟史或藝術史或思想史)除了與「真正的」歷史相關否則不存在研究的價值(Skinner,:Elton,:,,)其次無可被懷疑的歷史事實確實存在(Skinner,:,Elton,:,)第三歷史學者可以界定哪些歷史事實是相關的。這裡又可以分為二個部分:第一專業的歷史學家從事歷史研究時是隨著歷史事實走、根據歷史事實的重要性而不像那些業餘或玩票的歷史研究者選擇歷史事實來研究(Skinner,:Elton,:)。二者的差別在於後者把自己的研究興趣強加到歷史研究中而前者則是研究確實存在的歷史事實中自然浮現出來的問題。說得更簡單一點就是業語言、歷史、哲學─論Quentin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梁裕康餘歷史學家是自己找研究題目而專業歷史學家則是聽從歷史事實的建議研究應該研究的題目。最後為了達到上述的目的歷史學家必須要對必然存在的歷史事實具備全面的認識(totalacquaintance)意即歷史學家必須要沒有遺漏地熟悉所有的歷史事實。不管Elton是否直接受到邏輯實證論的影響他的見解確實非常能迎合邏輯實證論對政治哲學(對Skinner而言這相當於是說思想史)的攻擊。歷史研究的目的在於以不偏不倚地處理歷史事實的態度去發掘過去的事實中所隱藏的真理。這是為什麼Skinner形容Elton的歷史觀耽溺在一種「對事實的狂熱」(thecultofthefact)當中。然而Skinner對Elton這種狀似合乎科學要求的歷史研究幾乎是全盤的否定。對他而言Elton見解可以說沒有一點能被接受。首先何以「真正的」歷史必須是Elton所稱的政治史?Skinner用了一個Elton不會認可的方法所得到的答案來否定所謂「真正的」歷史存在他認為這是傳統英國大學教育與政治菁英教育高度相關的結果。一旦這種聯繫被鬆綁政治史的重要性自然也會大幅降低(Skinner,:)。換句話說Elton的看法正是一種意識型態的表現。至於歷史事實是否存在如何達成對歷史事實的「全面認識」以及什麼是有價值的歷史問題等Skinner()則從一種維根斯坦式(Wittgensteinian)的角度反對Elton的說法。Skinner並不否認Elton所說的事實會存在。然而問題是如果我們不知道挖掘這些事實的目的是什麼那麼這些事實都是瑣碎的而且會有無窮的事實存在。Skinner舉了一個例子來說明這個論點。假設ChatsworthHouse的存在是事實而且其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這些都是Elton所認可的歷史事實。但是問題在於:與此屋相關的事實有無計其數:舉凡藏書幾冊、窗戶幾扇等等都是歷史事實。Skinner就質疑若連如此繁瑣的事物都構成所謂的歷史事實歷史學家要如何窮盡這些事實─即使這些都是可被驗證的「事實」?換句話說Skinner認為除非我們先知道研究的論旨為何否則研究者根本無法取捨哪些歷史事實是有用的。打個比方來說若有人冒失的問「怎麼走?」ѩޏߏDevonshire̳ᒑ̈́׎ޢ΃͵ا̝఍Ăௐ˘΃̳ᒑߏѐЍၷࢭ׻̚ዂॾᛨࢦࢋᅳఞ̝˘Ą政治科學論叢∕第二十八期∕民國年月大概沒有人可以真正的給他方向除非問路的人先告訴我們他的目的地在哪(例如「中正紀念堂怎麼走?」「順著中山南路走就到了。」)。也就是說若要理解歷史研究的意義研究者的目的或意向(intention)是必須被優先列入考慮─而非Elton所說的會自然從事實中浮現否則再多事實堆積都是瑣碎而不重要的─注意是瑣碎而不重要而非不真實的。從這點來看歷史研究是無法如Elton所說的那樣擺脫哲學的考量。如果如Skinner所說歷史研究無法擺脫哲學而哲學研究如Laslett與Pocock所說也無法擺脫歷史那麼如何進行歷史研究才是合理的方法呢?對於這個問題Skinner發展出自己的一套觀點。IntentionᄃConvention既然對Elton的事實取向歷史研究方法有所質疑Skinner就提出另一種研究途徑。值得一提的是Skinner所反對的研究途徑顯然是受到分析哲學(尤其是邏輯實證論)有相當的親近性但是他自己所推崇的研究途徑卻也同樣得到分析哲學的啟發。Elton所跟隨的是Searle所指出的第一種方向而Skinner所跟隨的則是第二種方向。然而對Skinner而言他確實反對第一種途徑獨大的情況。尤有甚者他甚至更進一步地認為在思想史或政治哲學的研究裡第一種途徑是不適當的方法。換句話說對Skinner而言或許有些題材是適合第一種途徑的甚至有些可能同時可以包含二種途徑但是卻也有些對象只適合第二種途徑。顯然Skinner就認為政治哲學屬於這一類題材。Skinner指出當從事歷史研究時研究者所遭遇的問題是到底研究對象(在思想史研究中指的是文本)的意義是什麼。他根據Austin的「語言─行動」理論把日常語言(ordinarylanguage)中的三種分析層次運用到歷史資料上:字面上的意義是什麼?對我(即讀者)而言文本指的是什麼?以及作者想藉這個文本指什麼(Skinner,:)?這個區分顯然與༊൒Ă఺̙֭྆ຍק඾дࣰጯࡁտ̚˟჌౉शߏ੫ዡ࠹၆۞Ąְ၁˯˟۰Ϊ̙࿅ߏ̙Т۞ࡁտפШ҃̏Ă̙υ൒׍ѣЇң۞ᚮۋᙯܼĄ語言、歷史、哲學─論Quentin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梁裕康Austin的locutionary,perlocutionary以及illocutionaryforces的分類完全一致。Skinner─與Austin一樣─更進一步指出他把他的研究重心放在第三種意義上。在“MeaningandUnderstandingintheHistoryofIdeas”()一文中Skinner把「語言─行動」理論運用在思想史研究的嘗試開始獲得廣泛注意。他在此文中指出了「文本主義」(textualism)的問題認為只求瞭解文本本身的意涵是不充分的因為除了要瞭解文本作者說了些什麼以外歷史學者還需要瞭解作者說這些東西要做什麼(Skinner,:)?也就是說歷史研究除了要瞭解文本的內容(whatisthecontent)之外還必須要瞭解文本的作用或目的(whantisthetextfor)或者用Skinner自己的話來說我們必須瞭解這些文本是要幹嘛用的(whatpointisit)(Skinner,:)。Palonen指出後期Skinner認為意義的理解不只是文本內容而已還涉۞ቁĂSkinnerநኢ۞८͕ߏࢋ૟జྚᛖ۞͹វͽ̈́ྚᛖމវ۞Җજ۰ຍᙊݭၗాඕ੓ֽĄҭߏĂઠЩᆶߤˠ̝˘ኳႷĂ఺ߏӎܑϯѩ఍۞ௐ˟჌ຍཌྷᄃௐˬ჌ຍཌྷౌТᇹߏ޽ঘү۰ຍဦ׸ĉдኢ̈́ௐ˟჌ຍཌྷॡĂSkinnerপҾᓝPaulRicoeur۞៍ᕇࠎּĂૻአѩ჌ຍཌྷᙯᔣдٺྚᛖ۰ᑕྍ඾ࢦдĶ͛ώд̳Вຍཌྷ˯۞តዏĞchangingpublicmeaningsoftextsğ҃ܧĶࣧү۰ຍဦ޽ؠĞд͛ώ˯ğ۞ຍཌྷĞthemeaningsthattheiroriginalauthorsmayhaveintendedtoassigntothemğķĞSkinner,:ğĄ΁Հ͔ϡ˞Ricoeurֽᄲځௐ˟჌ຍཌྷ۞ຍཌྷࠎңĈĶனд͛ώٙᄲ۞ᅈͧү۰ٙᄲ۞ՀࢋღķĞRicoeur,:ćᖼ͔ҋSkinner,:ğĄ˵ಶߏᄲĂௐ˟჌ຍཌྷٙࢋ੠Ր۞̙ߏ၆ү۰ຍဦ۞ଣྙĄࡶߏтѩĂңͽSkinnerΪᙯ͕illocution̙҃ᙯ͕perlocution-ӈңͽSkinner૟൏ᕇٸдௐˬ჌ຍཌྷ҃نரௐ˟჌ຍཌྷĉ఺࣎યᗟΞͽϡΩ˘࣎͞ёֽྙયĄSkinnerٙኳႷ۞ߏĈңͽRicoeurඈˠΪࢦෛௐ˟჌ຍཌྷ̙҃ࢦෛௐˬ჌ຍཌྷĉ΁ࣇ۞ඍ९ߏĈЯࠎү۰ຍဦ൑ڱజೇࣧநྋćٕ۰ߏӈֹਕజೇࣧநྋĂ၆ٺநྋ͛ώຍཌྷ˵̙ࢦࢋĄSkinner၆఺჌ၗޘ۞ͅᑕߏĈү۰ຍဦӈֹ൑ڱజԆБೇࣧĂҌ͌˵ਕజೇࣧזߙ჌඀ޘĄՀࢦࢋ۞ߏĂநྋĞӈֹΪѣొ̶ğү۰ຍဦ၆நྋ͛ώѣᙯᔣࢦࢋّĂЯࠎ઱ѣтѩ̖ਕநྋү۰۞illocutionaryactsĞSkinner,:ğĄSkinner̝ٙͽົઇ΍఺ᇹ۞֍ྋĂߏЯࠎ΁ᄮࠎ͛ώү۰၁ᅫ˯ߏдଂְ໛఼Ğcommunicationğ-ᄃ᝝۰໛఼-۞̍үĄ၆ٺјΑ۞໛఼ֽᄲĂநྋ൴ᄬ۰۞ຍဦ༊൒ߏநྋ׎൴ᄬຍཌྷ۞υࢋ୧ІĂ఺˵ߏᄬ֏-Җજநኢ۞८͕ໄهĄ၆ٺү۰ຍဦᄃјΑ໛఼ม۞ᙯܼĂΞણ҂Searle(:)Ąҭдൾޢ۞࣒ࢎۍĞğ̚ĂЯࠎSkinnerᄮࠎtextualism఺࣎ෟົౄјࡶ̒஄஑Ăٙͽ̙Гᚶᜈֹϡ఺࣎ෟĄ政治科學論叢∕第二十八期∕民國年月及到了文本如何以及為何被以某種特定形式來表現(howandwhyitissaid)。更重要的是後者是前者的先決條件:若不知道文本為何以及如何表現那麼就無法理解文本的內容是什麼(Palonen,:)。對照Skinner後來轉向強調修辭(rhetoric)來看這樣的見解其實是合理的事實上等於是為他後來的轉向奠基。畢竟文本如何與為何被以某種特定來表現顯然與語言的使用方式─修辭學裡的主題之一─有密切的關係。然而這個轉變並不突然。在Skinner較早期的作品中就能發現若干端倪。最重要的線索應該是他對「常規」(convention)與「意圖」─分別處理how與why的問題─的一貫重視。雖然這些問題在Austin的理論中就已經被提出但是卻被Skinner借來分析歷史現象使得這點也成為他的研究方法中與語言分析最清晰的關連之一。在“ConventionandtheUnderstandingofSpeechActs”()一文中Skinner希望能夠對Austin的理論中若干未決的問題做出補充。Skinner認為Austin雖然指出除了locutionaryforce以外日常語言還同時帶有illocutionary與perlocutionaryforces。然而᭡他卻沒有對後二者間的區別做出比較細緻的分析而且᭢他也沒有說明要如何去「理解」(uptake)日常語言中illocutionaryforce的條件。對於這些問題Skinner嘗試做出回應。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可說都是純粹語言分析哲學的討論。一直要到文章後段Skinner才提及這些討論對歷史學者的影響。事實上對Austin理論中這些闕漏之處並不是沒有被其他人所注意到。例如另一位語言哲學家PeterStrawson就指出一個受話者A要理解說話者S的發語中的illocutionaryforce的(至少是必要)條件就是S必須能提供某種「本質上可被表達出來的」(essentiallyavowable)的意圖。 根據這樣的標準Strawson提出二種理解illocutionaryforce的溝通型態:一是A理解那些去解釋(decode)S的「本質上可被表達出來」的意圖所需ຍޥߏᄲ఺჌ຍဦ֭Ϗజ၁ᅫܑ྿΍ֽĄЯࠎ˘όజ၁ᅫܑ྿΍ֽĂ఺჌forceಶ̙Гߏillocutionary҃ߏlocutionary˞ĄͧтᄲAયBĶႳᚊ႓̙႓ܪĉķBаඍĶсّ࣎ޝрĄķᔵ൒B֭՟ѣۡତаඍA۞યᗟĂҭߏព൒΁۞ඍ९ߏӎؠ۞ĞຍӈBৌϒ۞ຍޥߏႳᚊ̙႓ܪğĄ఺࣎ৌϒ۞ຍဦᔵ൒՟ѣజB̳ฟܑ྿΍ֽĂҭߏ̙Ξӎᄮ׎׍ѣజ̳ฟܑ྿۞ΞਕّĄ語言、歷史、哲學─論Quentin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梁裕康要的常規而這也是Austin理論中所認可的另一種則是有些illocutionaryforce是不需要經過常規過濾A就可以直接「理解」S的意圖(Strawson,)。然而Skinner對Strawson的分析卻不甚贊同並且提出二種狀況來反駁。第一種是所謂「閃爍其辭」(oblique)的狀況意即雖然S的「本質上可被表達出來」的意圖存在但是真正把這種意圖表達出來的結果無助於A「理解」S的發語中的illocutionaryforce。另一種是「不能表達出來」(nonavowable)的狀況。在這種狀況下雖然S的「本質上可以被表達出來」的意圖存在但是不能被公開表達。因為一旦這麼做反而會破壞原本發語中的illocutionaryforce(Skinner,:)。舉例來說前者如一個聽不懂笑話的人問說笑話的人到底哪裡好笑。「哪裡好笑」當然可以解釋但是經過解釋之後原本說笑話的目的就喪失了(這種「笑話」還讓人覺得好笑嗎?)後者(如Skinner自己給的例子)像是諂媚(flattering)。若說話者對他所奉承的對象明示他的所作所為是為了拍他馬屁那麼等於是在破壞這個行為本身(因為實際上這樣會激怒對方)反而引起反效果。或許這二種行為並不如Skinner自己所認為地可以被清楚劃分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這些種類的狀況的確不是Strawson所能解釋的因為就這些例子來看其實是需要某些東西來輔助才能掌握到那些「本質上可被表達出來」的意圖所展現的illocutionaryforce。因為S的意圖在可被表達卻沒有被表達出來的情況下A是不可能直接去「理解」的(Skinner,:)。Skinner指出以諂媚的狀況為例一次成功的溝通必須在A與S都同時認知到雙方都在一種特殊的情境中否則他們會連要溝通什麼都不知道。這種觀點應該是源自維根斯坦的「語言-遊戲」(languagegame)概念(Wittgenstein,)而Skinner更進一步指出認為辨別每種遊戲的規則的能力來自常規(Skinner,:)。簡言之Skinner在此所要論ͧтᄲS၆A޽඾˘ૺϨ৽Ă֤ᆃזغSࢋܑ྿̦ᆃĉA˫ਕଂ఺࣎Җࠎ̚Ķநྋķ̦ᆃĉזغSࢋܑ྿۞ߏѣĶ˘ķૺϨ৽Ğ޽ᇴณğăѣ˘ૺĶϨķ৽Ğ޽ᗞҒğăᔘߏѣ˘ૺϨĶ৽ķĞ޽ّኳğĉੵܧᗕ̏͞གྷ࿰А၆఺ᕇѣВᙊĞagreementğĂӎ݋S۞ຍဦॲώ̙ΞਕࠎAٙଣۢĄ҃఺ᕇᄃჯॲ೻؃۞ࣧຍҬͼѣֱ΍ˢĄჯॲ೻؃ϡĶםᛉķ(agreementğֽԛट఺჌政治科學論叢∕第二十八期∕民國年月證的是Skinner對於Strawson所提出受常規規範以及不受常規規範的語言─行動(conventionalandnoncenventionalillocutionaryacts)的分類方式並不贊同。他不贊同的原因在Strawson的分類無法處理於他所提出的二種非標準的語言─行動:因為一方面這二種語言─行動並非像球賽一樣由規則所規範(rulegoverned)因此難被認為這種語言─行動必須透過常規來理解然而另一方面顯然要理解這樣的語言─行動發語者與聽眾間又必須具有某種程度的默契這卻似乎預設了某種常規的必要性。因此Skinner主張「A(Audience聽眾)所能正確理解的所有意圖連同S(speaker發語者)所意欲讓A所理解的意圖都必須全然是社會常規性的意圖(sociallyconventionalintention)(Skinner,:)。」在這些純粹語言哲學的討論之後Skinner回過頭來討論這些理論對歷史研究的意義所在。既然常規是理解語言行動時不可少的關鍵而歷史文本又是語言行動的一種表現那麼歷史學者必然需要理解他所研究的對象所浸淫的常規為何。然而這種理解是否可能?Skinner的答案是肯定的他並以「無意中聽見」(overhear)的例子來說明。當S對A施行一項illocutionaryforce時被一個第三者N(意即S與A以外的人)偶然聽見。雖然N不是這場對話中的對話者但是N仍可能瞭解這個force(Skinner,:)。這個例子說明了跨時期或者同時期的異文化的理解在某種程度上仍是可能的只要能夠掌握控制研究對象的常規。歷史學者的工作正是要從事這個方面的解釋。這種高度重視常規的看法讓Skinner被很多人認為他是一個結構主義者(structuralist)。因為既然常規是規範受話者是否能「理解」illocutionary྿јВᙊ۞࿅඀Ăᔵ൒఺࣎фѣֱᄱጱ۞үϡĂЯࠎ఺࣎ф۞фཌྷҬͼຳϯ඾྿јםᛉߏ˘჌Ԡᙸ۞Ğvoluntaryğ۞࿅඀Ăҭߏჯॲ೻؃̙֭఺ᆃᄮࠎĄ࠹ͅг΁ᄮࠎˠࣇߏĶ۠ϫгķĞblindlyğᏲчఢ݋ĞWittgenstein,:parağĄSkinnerࣄϡ͟૱ᄬ֏̶ژ͞ڱֽଂְ።Ϋ̶ژĂ׎̚ѣ˘࣎યᗟĂಶߏ˟჌ࡁտ౉श۞ࡁտ၆෪̙ТĄ݈۰ࡁտ۞ߏ͟૱ᄬ֏̚۞ᄬήĞsentenceğ҃ޢ۰ࡁտ۞݋ߏ͛ώĂ˟۰ព൒ѣ඾ቑᘞ˯Ğcategoricalğ۞मளĄೱήྖᄲĂSkinnerυืࢋྋᛖңͽਕૉԯࡁտᄬή۞͞ڱᑕϡז̶ژ͛ώ˯Ąࢋᑓྃ఺࣎நኢ˯۞म෼ĂSkinner๕υᅮࢋ૟Ķᄬ֏-Җજķநኢଂᄬ֏̶ژ۞ᆸࢬᖼೱјࠎҖજࣰጯĞphilosophyofactionğĄ੫၆఺࣎ᖼԶĂү۰дώ͛ൾޢ఍ົ೩΍ᄲځĄ語言、歷史、哲學─論Quentin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梁裕康force的必要條件那麼把語言行動視為是常規的產物、或是被常規所決定的結果似乎不是太不合理的推論。然而出人意料的是Skinner自己卻明白地反對這種說法(Skinner,:)。對於這個問題或許Skinner對意圖的看法可以說明何以他會採取反對的態度。在“OnPerformingandExplainingLinguisticActions”()一文中Skinner說明了語言─行動與意圖之間的關係以及如何解釋語言─行動這二個問題。首先Skinner先問若語言─行動是一種志願的行動(voluntaryaction)那麼語言─行動與其他的一般志願性行動的差異在哪裡?根據當時行動哲學的看法是:當一個狀況可以被語言以“AbringingitaboutthatP”(「A引發了P」)的形式所重述(redescribe)時其中A是此一狀況中的行動者(agency)P是A所做的一個行動φ所獲得的結果(result)而φ是重述此一狀況的語句中的動詞所代表的行為。在這裡φ是「A在做什麼?」(whatisAdoing)這個問題的答案(Skinner,:)。當然φing必須要符合若干條件重述的語句才能符合原來的狀況。Skinner首先要挑戰的正是這些條件是否真的有效。他的基本觀點是:有些illocutionaryact是有效的志願行為但卻不能被上述的重述形式所包含在內(Skinner,:)。這個問題之所以會產生正是因為一個語句中常會包含一些(用HPGrice的話來說)「非自然的」(nonnatural)意義。更重要的是若一個行動的定義(如前面提及的重述行為的語言形式之中)包含了受話者的某些事態的改變我們將很難判斷這是否為說話者偶然或者不經意(peraccidens)的舉措所引起除非這樣的illocutionaryact是一種意向性ॲፂGrice۞ᄲڱĂߙֱᄬή׍ѣĶҋ൒۞ķຍཌྷĂ҃ߙֱᄬή݋׍ѣĶܧҋ൒۞ķຍཌྷĄͽ΁ҋ̎ᓝ۞ּֽᄲĂ݈۰ညߏĶֱ֤೹ᕇ΃ܑ౫ৃķĂԧࣇ̙ਕᄲĶֱ֤೹ᕇ΃ܑ౫ৃĂҭߏ΁ᓚ˯ֱ֤Ğ΃ܑ౫ৃ۞ğ೹ᕇ̙ߏ౫ৃĄķ˵ಶߏᄲĂٙᏜĶҋ൒۞ķຍཌྷ޽۞ߏࣧЯᄃඕڍม۞ᙯܼĂЯѩ׎Ķҋ൒۞ķຍཌྷxߏĶxຍ޽p҃ͷxຍ޽p͔੓pķĞxmeansthatpandxmeansthatpentailspğĄҭߏΩ˘჌ᄬήĂּтĶĞ̳֘˯۞ğ࿚ᜩˬᓏܑϯĺ఺঱֘މ႕ĻĄķݒ՟ѣ݈ࢬּ֤࣎̄۞ېڶĂЯࠎѣ̳֘Φ፟ອ᏾࿚Ąд఺ּ࣎̄Ă̚Ķxຍ޽p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32

語言、歷史、哲學 ─論Quentin Skinner之政治思想方法論 3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