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 > > 历史上的谣与谶:权利斗争中的异类武器(中国档案出版社 2006).pdf

历史上的谣与谶:权利斗争中的异类武器(中国档案出版社 2006).pdf

历史上的谣与谶:权利斗争中的异类武器(中国档案出版社 2006…

上传者: 金郭玉堂
5699w+次下载 1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4-20 举报

简介:当前资料暂无简介!

谣言和谶()语都是古人对预言的一种称呼。如果是以民间谣、歌、谚的形式出现,则称做“谣言”,而如果这预言对统治者有利,他们就换个名,或是中性的“谶”,或是直白的“符命”、“天命”;如果是不利于统治者的话,那自然就是叫“妖言”了。但名称虽然不同,它们的预言性质却没有区别,都是上天意志在人间的预警或预告。纬书曾经在数百年间与五经并驾驱驰于中国思想、学术领域,在东汉时,朝廷上的疏奏章表,朝廷外的墓碣碑铭是动辄引纬的。而纬书的品类多达数十种,篇幅多达数百万言,所谓儒生的“皓发穷经”,多半时间恐怕是耗费在汗牛充栋的纬书上。但时过境迁,纬书到隋唐以降就成了灭绝的恐龙,只剩下片鳞只爪的化石了。这灭绝的直接原因主要是统治者的禁毁。西晋初年曾经“禁星气谶纬之学”,但看来并不怎么凌厉。到了南北朝时,势不共天的南方萧梁和北方元魏却在禁毁谶纬上取得共识,满肚子佛经动不动就大发慈悲掉眼泪的梁武帝,和励精图治的北魏孝文帝一样,都把收藏“图谶秘纬”者“以大辟论”了。但南北分裂的局面对文化的专制实在不力,所以最后的收功还要等到全国的统一。纬书遭遇的最后一次浩劫是隋炀帝的大手笔:“发使四出,搜天下书籍与谶纬相涉者皆焚之,为吏所纠者至死。自是无复此学!”这些皇帝的禁绝纬书当然不是因为纬书的封建迷信,而是因为纬书中搀杂了大量的“谶”,而谶却是非常“政治性”的。皇帝们要禁绝不利于自己统治的谶,就用了“灭九族”法,把谶的近亲纬书也一起消灭了。在中国统治者的眼里是从来没有所谓“纯学术”的。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讲,纬书的灭绝是受了谶的“株连”。从政治史的角度看,谶的地位和影响远远胜过纬。如果大家留意一下就会发现,自战国时(最早虽见于《左传》,但那究竟是战国时的书)就开始存在的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谣谶”,原来与中国二千年的政治斗争有着那么密切的关系,有时竟能影响历史的进程!大家熟知的陈胜、吴广的篝火狐鸣,“大楚兴,陈胜王”,是作为“革命”(本篇所用的“革命”都是它的本始含义,请勿误解)号召的“谶”,也就是当时的大造革命舆论。那谶是由陈胜和吴广编造的。但流亡于大泽中的无赖刘邦,一个人从大泽中出来,便对他的同伴们讲,他如何斩了一条白蛇,然后又遇一老妪,哭云:“赤帝子杀了我儿白帝子。”这又何尝不是他自造的谶。但《史记》却没有明白揭出,也许太史公是用《陈涉世家》中的造假来对映《高祖本纪》的“天命”,让读者自己两相比照,从而悟出刘邦的把戏吧!司马迁是否有用这种“春秋笔法”的意思,这并不重要。但在中国历史中成百上千次的大大小小的政权更替上,一向是“成者王侯败者贼”,于是陈胜一流的“谶”就是野心家本人的不轨,而刘邦一流的“谶”则成了上天的旨意。一个王朝兴起之后,陈胜一流的谶如果不被销毁灭迹,也是会被当做逆贼的罪证的。所以,一个王朝的衰落和一个王朝的兴起,总是伴随着造谶和禁谶的运动。造谶,对于一个政治势力的最后成功也许是无关紧要的,但在它最初兴起的时候却是成败攸关。可以想像,假如陈胜不搞“篝火狐鸣”、“鱼腹丹书”那套把戏,大泽乡铤而走险的成功就很难说。此后天下群雄并起,究竟出现了多少谶,由于史书阙载,已无从知晓。但像“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之类的话,肯定不会只是一种亡国遗民的诅咒。再对照王莽末年谣谶如潮的局面,秦末的谣谶想必不会只有存下来的那几条。王莽由汉朝的大司马变成安汉公,再变为“假皇帝”,最后“即真”为真皇帝,建立了新朝。除了“人心厌汉”的大形势外,“符命”和“谣谶”也起了很大的舆论作用。可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到了王莽末年,由于改制失败而“人心思汉”的时候,各路英雄就也拿起“谣谶”这个武器来对付王莽,同时证明自己的“天命”。最有名的是为刘秀做天子造舆论的《赤伏符》:“刘秀发兵捕不道,卯金修德为天子。”后来成了光武帝的刘秀是个知识分子出身的军阀,他不但精通造有利于自己的谶,还精通曲解政敌的谶以为自己所用。这也是“以柔道取天下”之一例。这种阴柔的战术表现在他对谶的运用上,简直是出神入化。成功或不成功的野心家们既然热心于用谶造革命舆论,政治权术中就又添了一手:用谶诬陷某人为野心家,以达到公报私仇的目的。北齐大将斛律光(字明月),就是那位用一曲“敕勒川,阴山下”鼓起士气转败为胜的大将斛律金的儿子,他精于武略,威震关西,屡次把北周杀得大败。北周名将韦孝宽忌其神勇,便造了几条谶,然后派间谍把这些谶语散布到北齐都城。北齐朝廷中斛律光的政敌祖珽,也随着加油添薪,补充了几条,结果斛律光就成了“谋反”的叛逆,举族被戮,而不久北齐也就亡了国。记得吴晗在六十年代初把这段历史写成了一篇极为悲壮的随笔,很是引起一些人的感慨,而后来也很是引起另一些人的“钻研”,铸成了吴晗的一条罪状。这种方法到后来更加的花样翻新,但手续往往趋于简便。武则天的特务们要陷害某人,就先在他家里藏下违禁的谶纬书,然后抄家,抄出来就灭族。这方法为历代的特务沿用,很少不奏效的。纬学虽然灭绝了,“谶学”却永远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历来的造反者也好,野心家也好,始终没有放弃“谶”这个舆论武器,而且愈演愈烈,从成篇累牍的《王子年歌》、《郭文金雄记》、《嵩高道士歌》、《甲子歌》,到图文并茂的《推背图》,以及多得可以专门编目的各种“宝卷”,都造了出来,成为中国“政治文化”的一大奇观。于是禁谶的手段自然也随着发展,禁毁的书目也随之扩大,由图谶扩大到一切有文字的东西,那最大的成就便是清代以来的文字狱。而这又是“文化政治”的一大奇观:一些不安份的文人绞尽脑汁地在文章中“含沙射影”,一些要用人血染红顶子的文人处心竭虑地从别人的诗文中挖掘可以锻炼成狱的素材,而另一些被吓昏的文人胆战心惊地检查自己的作品有没有容易被人“误读”的词句。除了用谶来诬陷政敌之外,还可以用造谶来蛊惑、教唆政敌谋反,这一着虽然曲折一些,但更可以看出中国智谋的神用。像《聊斋志异》的《九山王》那种先用符谶怂恿仇人造反,然后使仇人灭族的故事,在历史上也有实例。在世道不济的时候,社会上总是要出现大量的谣谶,与“灾异”一起“代表上天”向统治者示警。“赤厄三七。”(西汉元、成时谶)“八九年间始欲衰,至十三年无孑遗。”(东汉建安时荆州童谣)“草木萌芽,杀长沙。”(西晋八王之乱时童谣)这样的谣言不得不使统治者悚然不安。为了安慰自己,稳定人心,统治者这时往往也要造出一些“吉谶”来对付这些“凶谶”。北宋灭亡后,新即位的南宋高宗赵构一路南奔,听说一个人的名字吉祥些就像曹操在华容道上遇到了救兵,总要把它附会成谶,为跟随自己的残兵败将打气。中国的文字自有其神妙之处,只是一个字,也能从形、音、义上随意发挥,说它是吉就是吉,说它是凶就是凶。字形可以象形、会意、拆散拼合,字音可以谐音、转韵,再加上方言、别字,字义则中国的单字本来就是一词多义,再加上字的偏旁部首,互相通假,从这几个方面下手,就没有一个字不能随意附会的。举个例子:明朝灭亡之后,明朝的遗臣和农民政权扶立明宗室建立了几个小朝廷,坚持抗清。一个是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的政权,一个是鲁王朱以海在绍兴的政权,一在福州的政权,一个是桂王朱由榔在肇庆的政权,一个是唐王个是唐王朱聿亡于福建,由榔亡于夜郎,聿之弟朱聿在广州的政权。这几个皇帝或代理皇帝的寿命都不长,奇怪的是,鲁王以海最终亡于海上,聿亡于南粤。他们的名字竟然预示了他们灭亡的地名!本来是被捉于缅迷信的人可以把这看成是天意,不迷信的人会说这是巧合,但如果仔细一分析,却不过是利用中国语言文字的特性而进行的附会。我们只以鲁王朱以海为例,他死于台湾,台湾旧属福建,福建又称闽,也可称越,台湾为岛,岛可叫屿,岛在海上,海也可叫洋,这样串下去,能和台湾连在一起的词汇将有很多,所以鲁王不管叫什么名字,都有可能把它与台湾联系起来。而反过来看也是一样,即不管朱以海死在哪里,南七北六十三省,他随便选个地方驾崩,我们也都能与他的名字挂上钩。当然这要有会扇忽的本领,比如朱聿甸,被杀于云南,虽然与粤相近,但究竟差之千里,可是都在中国的大西南,一扇忽也就能蒙混过去了。一个字可以如此随意附会,如果再把字缀成词,再编成歌谣,用上古代的修辞学,占卜术,那就能把任何民谣或随便一句流行语都演绎成预言了。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历史上的巧合,比如北京的前三门,中间是正阳门,东边是崇文,西边是宣武门,凑巧的是,在北京建都的最后三个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个年号,元是至正,明是崇祯,清是宣统,各占了前三门的一个字。前些年,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关于“预言”的书,诸如翻印的《推背图》以及《预言成真》之类,不管编者加进多少现代化的解释,但总的目的是让读者相信这些预言的真实性是千真万确、不容置疑的。而且从互联网上也常常可以看到,一些年轻人一面敲着电脑,一面却相信所谓“大预言”的预测。这实在是一种可悲的现象。这些预言究竟是“天赐”的还是人造的,它们究竟有多大的真实性?对现代的读者来说,只要动一动脑筋,本来就会明白的。但由于这些预言涉及到一些历史知识,如果不作一些介绍,仅靠表面现象和编造者貌似博学的瞎“忽悠”,确实是有很大迷惑性的。所以我们编了这本小册子,汇集了一些中国历史上出现过的政治预言,并把它们的历史背景加以介绍,一方面是让读者知道中国的政治史中还有这样一种特殊的政治手段,中国的文化史中还有这么一个怪异的门类,同时也希望读者知古以鉴今。古代的先哲在相信天帝和神明的前提下尚且把“听于神”当成亡国和乱世之征,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在“科学与民主”的社会中相信什么天命呢!却出现了妖言:“弧箕服,实亡周国。”(《国语这大约是中国古代最早的一个预言性童谣了,因为据说它出现在西周时的宣王时期。虽然对这童谣的记载是几百年后战国时的《国语》,但距今也有两千多年了。郑桓公是西周末年时郑国的国君,同时又兼任着周天子即周幽王的司徒,这时他大约看出了周王朝的没落,就向史伯提出了问题:“周王朝是不是要完了?”史伯的官职是王朝的“史官”,那时史官和巫师是二任兼于一身的,所以史伯不仅掌管着周王朝的史籍文献,还担负着占卜国家吉凶的事务。史伯也是个悲观主义者,他对形势悲观的依据自然很多,诸如幽王的亲信谗佞,宠幸褒姒,朝政昏乱之类,而认定周朝肯定要亡的根据则是一首在周宣王时已经流传的童谣。周宣王就是周幽王的老爹,他在位的时候,曾使早已步履艰难的周朝振作了一下,所以史称“中兴”。但就在周宣王东征西讨、大逞威风的当口,自己国内弧”就是打猎用郑语》)“的弓,而“箕服”则是用来盛箭的。周宣王听说有夫妇二人正在国都里卖这种东西,就下令派人去捉他们,而且捉住就立刻杀掉。这夫妇二人听说了,就赶忙逃离都城。而事有凑巧,周宣王有个宫女,年纪还不大,就莫明其妙地怀了身孕,正在那二位逃亡的时候,这小妾把孩子生了下来。她不敢把这不明不白的女婴留在宫里,就请人扔到了城外。那逃亡的夫妇大约是没有孩子吧,见了这个弃婴,就拾了起来,带着一起跑到了褒国。那位未婚而孕的宫女究竟是怎么怀孕的呢?那就更离奇了。话说早在夏朝末年的时候,王宫里出现了两条龙,这龙是褒国的二位国君的精魂所化。夏王爷让巫师占卜,是杀掉还是把它们赶走,或者是把它们留在宫中,巫师算了半日,褒这位得宠的姑娘不是别人一笑倾宗周”的褒姒。于是生下也没有个结果,那就只得听之任之,让这两条龙自己决定去留了。可是夏王爷也是多事,他让人把龙吐出来的涎沫收集了起来,盛在一只木匣中,放入了国库。这一放就是几百年,商朝时没人动,进入周朝又经历了几百年,到了周厉王的时候,有人好奇,把木匣打开。那龙的涎液居然没干,自己往外流,流到庭院里,无法把它收起。过了一会儿,那涎沫竟然变成了一只黑色的癞头鼋,从从容容地爬进了王宫。那位未婚而孕的宫女那时还是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恰巧碰上了这只癞头鼋,当时也没有什么异兆,到了她十五岁的时候,突然就怀了孕了那个女婴。且说那二位逃亡的夫妇带着女婴,来到了褒国。过了若干年,女孩长大了,生得如花似玉,美艳无比。这时已是周幽王时代了。有个叫褒姁的得罪了幽王,幽王要拿他治罪。褒姁便把那姑娘当做礼物送给了幽王。幽王一见,如获至宝,立刻三千宠爱在一身,而褒姁的罪自然已经被功赎了。这位得宠的姑娘不是别人,正是“烽火戏诸侯,一笑倾宗周”的褒姒。正是“烽火戏诸侯,这样一来,西周灭亡的责任就由昏乱的幽王转移到那可怜的弃婴身上了。但根据这个故事,周朝的亡国乃是天意,而且早在夏朝末年以前即已被上天埋下了根芽。可是我们要问:夏朝的都城在何处?商朝的王宫又在哪里?从夏末到周宣王,其间至少有八百年,八百年前的档案文献都荡然无存,难道这个木头匣子就这样珍贵,被商周的列祖列公们搬来搬去、小心收藏着?如果它值得珍贵,为什么八百年来就没有人打开看看呢?所以史伯的故事只是一部“封神演义”而已。公元前这是一篇用童谣预测战争胜负的故事,发生在春秋时的鲁僖公五年,就是年。这场战争对读者并不陌生,就是我们平时成语中说的“唇亡齿寒”典故的来源。晋献公想伐灭虢国,但要路过虞国。于是晋献公就向虞公借道。虞国的大夫宫之奇便向虢公讲了一番唇亡齿寒的道理,但贪图小利的虞公不听。这样一来,晋献公就先灭掉了虢国,然后在回来的路上又灭掉了虞国。据这个故事,晋国伐虢的结局,以及虢国灭亡的时间,早已在童谣中预言了。这童谣道:“丙之辰,龙尾伏辰,均服振振,取虢之旗。鹑之贲贲,天策焞焞,火中成军,虢公其奔。”(《春秋左氏传》僖公五年)童谣中说的丙子、龙尾、鹑、策、火,都是天文中的星宿,然后又明确说明了日、月运行到这些星宿位置是所表示的时间,而且童谣中公然讲到了“取虢之旗”和“虢公之奔”;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丙子日的清早,龙尾星为日光所照;军服威武美好,夺取虢国的旗号。鹑火星像只大鸟,天策星没有光耀,鹑火星下人欢马叫,虢公就要逃跑。”(沈玉成译文)话说得那么明显,虢公为什么不因为这个童谣而提高警惕呢?虞国的宫之奇为什么不用这个童谣来劝谏虞公呢?如果说这个童谣只在晋国流传,一二百里以外的虞、虢不会知道,那么国家灭亡的大事,难道虞、虢二国就没有什么童谣来预言么?其实,这个唇亡齿寒的故事虽然有名,这场战争却并不大;对于晋国来说,他们国内更有一件大事需要预言的,那就是在这前一年,晋献公的宠姬骊姬用毒计除去了晋献公的几个儿子,过了二年,晋献公病死,从此晋国就开始了内乱外患,直到十几年后才稳定下来。像这样的大事,晋国却没有什么童谣来预测,也许那时的童谣也是“报喜不报忧”吧。前面的故事提到晋献公的几个儿子,现在就说到他们了。晋献公原来有三个儿子,老大申生,早已被立为太子,是法定的继承人,下面就是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了。后来,晋献公得到了一个美人骊姬,骊姬也给他生了个儿子,叫奚齐。骊姬想让自己的儿子当太子,就设计诬陷申生企图用毒酒害死晋献公,于是老实的申生无法自明,就自杀了。骊姬并不甘休,又要害死另外两个儿子,那二位更葬矣。后十四年,晋亦不昌,昌乃在兄。”(《史记并不呆,听到消息就逃到外国去了。晋献公一死,骊姬的儿子奚齐就当了晋国的国君。可是晋国的大臣里克不忿,没等献公的丧事完结,就把奚齐杀了。另一个大臣荀息把骊姬的陪嫁妹妹生的孩子卓子立为国君,里克就又把卓子连同骊姬一齐杀掉。晋国从此就不安定了。公子夷吾在秦国和齐国的支持下,回国当了国君,就是晋惠公。惠公也不是好国君,内政外交搞得一塌胡涂,先是背弃了扶立他的秦国,然后又杀死了支持他上台的里克,而对冤死的太子申生,也没有好好按太子的规格重新办理丧事。这一年秋天,晋国的大臣狐突前往下属的小国,路上遇见了申生的鬼魂。申生坐上狐突的车,对他说:“夷吾对我无礼。我已经请示过上帝了,上帝同意我把晋国送给秦国,让秦国祭祀我的鬼魂。”狐突说:“秦国不是你的后代,您的魂灵也不能享受他们的祭祀。要是秦把晋灭了,您不就成了无祀的孤魂了么?您还是另改主意吧。”申生说:“好吧,让我再请示一下上帝。十天之后,我将降灵于新城西面一个巫师的身上,那时你再去见我吧。”过了十天,狐突果然又遇到了申生附在那巫师身上的鬼魂。申生说:“上帝同意不灭掉晋国,而是让夷吾在韩那个地方倒个大霉,以做惩罚。”于是不久晋国就出现了一个童谣,这童谣道:“恭太子五行志晋世家》、《汉书中》)大意是:“恭太子(申生谥恭)将要重新举行葬礼。十四年之后,晋国即将衰落,如果要昌盛,只有等他的哥哥上台了。”估计这童谣就是申生的鬼魂,或者说透彻些,就是那个巫师编的吧。到了鲁僖公十五年,即晋惠公上台的第七年,秦晋大战于韩原,惠公当了秦国的俘虏。他被放回以后,又过了七年,就病死了。此时他的哥哥重耳才回国,成了有名的五霸之一的晋文公。窝窝囊囊的申生被诬陷之后不肯辩白,说是如果我辩白清了,骊姬就活不成了。我父亲没有骊姬,吃饭不香,睡觉不甜,我不如索性自己去当冤死鬼吧。他死了之后,当然更不肯去找害死他的骊姬算账了。可是奇怪的是,夷吾上台之后,把他重新安葬,他却因为丧事办得不够规格,便大发脾气,竟然要把自己的国家送给秦国,这鬼也算是少有的浑账了。看他当时气哼哼的样子,好像立刻就要把夷吾收拾掉,其实却不然,一切都是多少年之后的事,申生还留给夷吾十四年的时间继续祸害晋国!咄咄怪事?但是读者还是要问土中做窝呢?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知道古代人对预兆出现的一个分辨方法,即如果本地出现了从来未有的事物和现象,那就一定是预兆着什么祥或不祥的事。中年,而鲁昭年,鲁成公在位的最后一年即十八年是公元前五行志中》)年,鲁国突然出现鸲鹆来结巢,这是历来记鲁昭公二十五年,即公元前汉书载中都没有的事,所以被国人看做变异。于是师己就提起了一百年以前鲁国流传过的一首童谣:“鹑之鹑之,鸲之鹆之,公出辱之。鸲鹆之羽,公在外野,往馈之马。鸲鹆跦跦,公在乾侯,征褰与襦。鸲鹆之巢,远哉遥遥,裯父丧劳,宋父以骄。鸲鹆鸲鹆,往歌来哭。”(《春秋左氏传》昭二十五、这个鲁国流传的童谣却是“报忧不报喜”的,它预言了一百年之后鲁国内乱、昭公出逃的灾祸。这童谣流传于鲁文公、鲁宣公、鲁成公那个年代,鲁文公元年是公元前年,如此说来,童谣的出现和流传应该在昭公出逃公二十五年则为公元前之前的一百多年到六七十年之间。(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是周文王和周成王的时代,那就更为悠远了。)童谣的意思是:“鸲呀鹆呀,国君出国要受到羞辱呀。鸲鹆的羽毛,国君住在远郊,臣下去把马匹送到。鸲鹆蹦蹦跳跳,国君住在乾侯,问人要裤子短袄。鸲鹆的老巢,路远迢迢,裯父死于辛劳,宋父以此骄傲。鸲鹆鸲鹆,去的时候唱歌,回来的时候号啕。”(沈玉成译文)这童谣预言着鲁国国君的灾难,百十来年一直没有应验。到了鲁昭公二十五年,鲁国出现了鸲鹆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异事,所以师己觉得不同寻常,童谣该应验了。果然,就在这一年,鲁昭公和执掌鲁国大权的季氏矛盾激化,昭公发兵攻打季氏,结果自己败了,只好逃到了齐国。齐国攻打鲁国,取了郓城,让昭公住下。过了二年,昭公又搬到了乾侯,最后死在那里。按照《左传》的记载,这童谣真是灵验之极。但现在还有一个疑问:鸲鹆就是八哥,这种鸟在中国北方各省无处不见,为什么鲁国却偏偏没有这种鸟,出现一次就要预兆着什么呢?既然鲁国没有这种鸟,鲁国的儿童为什么会把它编进歌谣中呢?这样一来,童谣的预言就出现了危机。于是古代的学者为了维护《左传》的权威性,就编了一个莫明其妙的理由:这里说的“巢”指的是土穴,鲁国虽然有八哥,但从来没有把土穴做窝的,而现在八哥居然从树上钻进土中,岂不是鲁国的八哥不在土里做窝,那么哪里的八哥又在到了洛阳周平王周平王封秦襄公为诸侯,自己把都城迁就把周的土地给了秦国,这就是“合而离”。秦昭王五十二年(公元前国古代的灾异学说,基本上就是以“天灾”(灾)和“怪现象”(异)为依据的。但某种怪现象究竟预兆着什么,是吉还是凶,却是众说不同。灾异与预言都是中国预测学说的一部分,它们有时是互相补充的,本条故事就是一例。《史记封禅书》中记录了春秋时周太史儋对秦献公说的一段话:“秦始与周合,合而离,五百岁当复合,合十七年而霸王出焉。”对周太史儋的这一预言,后人是这样解释的:原来秦国的土地是西周王朝的一部分,所以叫“始与周合”。后来周平王封秦襄公为诸侯,自己把都城迁到了洛阳,就把周的土地给了秦国,这就是“合而离”。从周平王封秦襄公为诸侯到年),西周君(当时周分为东、西二周)献出自己的那一小块城邑,共五百一十六年,这就是“五百岁当复合”。又过了十七年,为秦始皇元年,这就是“霸王出焉”。但又有另外一种解释:秦、周都是黄帝之后,这就是“秦始与周合”。到秦的始祖非子之时,才得到封地为秦,这是“合而离”。从非子过了二十九代君主,到了秦孝公二年,整整五百年,此时周显王与秦相亲近,此即“五百岁当复合”。又过十七年,秦孝公为“伯”(霸),后来秦惠王称王,这就是“霸王出焉”。至于太史儋是何人?有人说就是写《道德经》的那位老子,但也有说不是老子的,至今仍无定论。赵国与秦国是同一个祖先,即都是嬴姓。这事说来真是话长,那是商朝的事,有个叫中衍的人,曾为商王太戊驾过车。中衍的后代有个叫蜚廉的,生了两上生毛。”(东汉应劭个儿子,一个是恶来,就是《封神演义》中纣王的帮凶,后来被周武王杀死了,但他的后代就是秦的祖先;恶来的兄弟叫季胜,就是赵的祖先。经过了八百年,已经是战国的后期了,这时的秦王是嬴政,即后来的秦始皇;而赵国的国王是赵迁。当时赵国的大将是李牧,智勇双全,强大的秦国对赵国无可奈何,便用离间计,让赵王杀死了李牧,却任命无能的赵葱为大将。于是一击而溃,赵王迁就成了秦军的俘虏。在此之前一年,即赵王迁六年(公元前风俗通义年),赵国大饥,百姓间流传着一首童谣:“赵为号,秦为笑。以为不信,视地皇霸篇》)意思说赵国人将要号淘大哭,而秦国人则幸灾乐祸。如果你认为这话不可信,那就请看地上是不是长了毛。“地上生毛”这句话有些费猜解。因为地上或水里的草,古代都是可以称做“毛”的。《左传》中说的“涧溪沼沚之毛”就指的是水草。如果以草为毛,那么“以为不信,视地上生毛”就是说,你看地上有草没有,地上当然有草,所以这预言就不可能有错。但好像这里说得没那么简单,这“地上生毛”八成是指一种奇异的自然现象。这种现象史书中断不了有记载,有的书更说生的是“白毛”,而且坚韧得用刀都割不断。这种怪事自然要被人们视为妖异了。但我估计这种白毛可能是石棉之类的矿物,在现在并没什么希罕的。但无论如何,在赵国灭亡之前,地上生出了白毛,失去了赵牧的赵国已经不像个国家,被秦吞灭是早晚的事,只看秦国愿意什么时候张嘴了,所以人们见到什么怪事出现总要与灭国联系起来,这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民间故事,记载在晋朝人干宝编的《搜神记》中:由拳县,本来叫长水县。在秦始皇时,有一首童谣说:“城门有血,城当陷没为湖。”也就是说城门上出现了血迹,这城就要陷没为湖了。有位老太太听说了,每天去城前张望,看看是否有血。守城门的官吏觉得她可疑,就要把她捆起来送官。老太太说明了缘故,那门官就放了她,笑着说:“既然如此,您老人家就天天来看吧。”这门官很有幽默感,这天悄悄用狗血把城门洒了一片。第二天老太太又照常来了,一发现了血迹,扭头就跑。而就在这时,突然发起了大水,眼看着就要淹没县城了。县主簿派差人去汇报县太爷,县太爷一见差人,就说:“你怎么变成鱼的模样了?”差人说:“大人您也成了鱼啦!”于是这县城就“陷没为湖”了。由拳县就在今天的浙江省嘉兴市。秦时原来叫长水县,据《水经注》说,秦始皇嫌这里的风水太旺,怕将来要出造反的人物,就命囚徒十万把这里掘个大坑,于是改名为“囚卷”,后来又因为音变叫做由拳。可是《至元嘉禾志》的说法略有不同,大约是觉得十万人平地挖个大坑,挖出的土也没地方放,未免有些不可思议吧,所以改词道:由拳县内有一山,名叫拳山,秦始皇见山上有“王气”,就命囚徒凿破此山。囚徒凿山凿得疲累不堪,于是人们就把此县叫做“囚倦”,后来讹传,才叫成了由拳。还有一个预言传说,也是这长水县的。不知是何时产生,却见于宋朝的《太平寰宇记》,大约是当地的民间故事吧,说是长水县当地老百姓有个民谣:“水市出天子。”秦始皇东狩,一直留神着“水市”这个地名,可是问谁都说不知道。这天路过长水,见本地人驾着船在水上做生意,秦始皇一看,这不就是“水中为市”么,便把长水县改名为由拳县,意思是去掉县名中的“水”字,就把风水破燃,那立刻就是燎原之势。头一年即公元前秦始皇本采集不死之药。了,也就不会再出天子了。如此说来,秦始皇的时候,这里本已是一片水乡了。当然,这也是一个传说,不大靠得住的。看来秦始皇巡游天下,当时流传的故事比乾隆下江南的故事也不少,只是无关乎风流,却多是对秦政权的诅咒。史记秦始皇自以为开天辟地,要建立一个万世一系的大帝国,同时又想自己长生不死,做个真的“万岁”皇帝。于是就召请了一大批燕、齐方士,让他们到海上去寻找蓬莱神山,采集不死之药。其中一位是燕人卢生,他从海上回来,不死药没弄到手,却奏上一个预言来交差,这预言是在一部天书中发现的,就是一句话:“亡秦者胡也。”(做个真的“万岁方士,纪》)于是秦始皇就认为这“胡”是指北方的胡人,即匈奴人,派遣将军蒙恬发兵三十万,北击胡人,然后又大修长城,以防胡人入侵。卢生是燕人,邻近北边,熟知匈奴人的强盛对北疆的威胁,所以他编的“预言”其实并不完全是骗人,而是代表了北方百姓的一种忧虑。正是因为秦始皇大伐匈奴,所以终秦之世,胡人也不敢窥边。秦朝没有亡于胡人,而是亡于遍及全国的农民和六国贵族的造反,看来这预言是落空了。但后代的方士并不如此说,他们说卢生的预言应验了,那胡不是胡人,而是秦始皇的小儿子,秦二世胡亥。这样一来,“亡秦者胡”不过是老天爷与秦始皇开了个声东击西的玩笑,秦朝是必定要亡的,你备了胡人,却没有想到还有个胡亥在等着,而胡亥才是真正的“胡”。这样一说,好像天书和预言都是实有其事了。但仔细一想,秦朝灭亡的责任怎么能推到一个受着赵高和李斯控制的浑账小子身上呢?秦始皇的暴政早就在全国埋下了造反的火种,只等大泽乡或者别的什么一个地方的导火索点年的七月秦始皇死在巡游路上,皇帝。于是就召请了一大批燕、齐秦始皇遣使求仙图秦始皇自以为开天辟地,要建立一个万世一系的大帝国,同时又想自己长生不死,让他们到海上去寻找蓬莱神山,第二年的七月陈胜就在大泽乡揭竿而起,短短一年,胡亥就是一天三班倒地做坏事,也完不成亡秦的大事业啊。当然,也可以换一种方式来解释这个预言,说秦朝之亡,终于胡亥。但也还是说不通。因为虽然说秦是“二世而亡”,其实是“二世半”,胡亥被赵高逼得自杀之后,赵高又立了秦始皇长子扶苏的儿子子婴为秦王。虽然这子婴只做了四十六天秦王,但也不能不算数,如果用后一种方式来解释预言,那就应该改成“亡秦者婴”了。说起秦朝的速亡,不能不给赵高记上头功。秦始皇一咽气,他就策划修改遗诏,把公子扶苏和大将蒙恬赐死,其他诸公子也一律宰了,这就断了秦朝的命根。剩下一个小浑蛋胡亥做了皇帝,赵高便指挥他学着老爹的样,又是巡游天下,又是大兴土木,给秦朝的暴政再加上一把火。终于弄到六国造了反,丞相李斯、去疾等人却想把暴政降降温,安抚天下,收买人心;赵高哪能让“革命”这么快就流产了?就下狠手把这三个人收拾了,从此秦朝就失去了用“反革命两手”对付六国的指挥中心。赵高让秦二世呆坐在咸阳宫中,等到刘项的义军打到老秦国的地盘上,赵高就积极配合,先收拾了二世,然后宣布大秦国解体,秦皇帝退位为秦王。赵高在关键时刻走的每一招都极为精彩,不能不让人怀疑他是自愿的第五纵队,称他为“男西施”都不足以表其功的。所以郭沫若老先生就做过假想,既然赵高本是赵人,就未尝不是辱身复仇,于是他在写“刺秦”的高渐离时就捎带了这一笔。其实历史上对赵高也并不都是一片骂声的,最典型的就是对赵高最后失于防范而死于子婴之手表示同情,于是而有了赵高本是仙人的故事。子婴大约是觉得赵高颇得人心吧,起初只想暗暗把他处死。他先把赵高头朝下倒悬在井中,七日不死,又用大锅来煮,那锅竟七日不沸,最后只好戮死于市了,而当时泣送者竟有千家之多。但赵高并没有真死,一只青雀从尸体中飞出,直上云霄,看来不过是神仙尸解罢了。这当然不过是神话,可是也能看出一些人对赵高的评价。阿房,就是阿房宫。秦始皇动用了几十万刑徒来兴造的这个绵延三百里的年),就出现了童谣,道:“阿房阿房,亡始皇。”(梁任昉《述异记》卷下)是大一统之后老百姓得到的第一个“好处”。于是到了二十八年(公元前向咸阳集中,然后发动全国工匠和役徒,为他照着六国宫殿的蓝本修造宫殿。这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年)统一六国,就开始把六国的珍宝和美女刑,这才让始皇帝出了口鸟气。而这次他听了“山鬼”始皇帝死而地分”七个字。宫殿群,直到他死也没有完工。这工程的浩大,仅其中的前殿就“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其余可想而知。秦始皇奴役天下人以饱一己之欲,自然是天怒人怨。“阿房阿房亡始皇”,就是普天下百姓对他的诅咒。年),即到了三十六年(公元前秦始皇死前一年,东郡(今河南省濮阳西而地分”七个字(《史记南)落下一块陨石,上面刻了“始皇帝死秦始皇本纪》)。相信天命的秦始皇到此时就不认为那七个字是天上掉下来的,便派御史追查,要找出刻这几个字的人。因为没有结果,他就下令把陨石附近的居民全部杀死了。这是典型的人造预言,可以由此知道当时流传的预言秦朝灭亡的民谣、谶语的来历。上面刻了也是三十六年的事,郑地的客人(一些书把“客”字写作“容”,那么就是一个叫郑容的人了)从关东来秦都咸阳,路过华阴,望见有素车白马自华山上跑下,车上有位神人,给郑客一只玉璧,说:“你替我捎给镐池君。”又说:“今年祖龙死。”(《史记。秦始皇本纪》)镐池君究竟是谁?在长安城西有个湖,叫镐池,周匝二十二里,这镐池君也许就是这湖的湖神吧。郑客没有把玉璧去投到湖里,却去献给了秦始皇。始皇一看,这玉璧正是八九年前路过长江时抛进江中的那块玉璧。而“祖龙”就是“始皇”,这字谜并不难猜。而郑客居然敢冒大不韪,把这晦气的话告诉秦始皇,真是“不知有几个脑袋”了。所以有的书就把郑客改为“使者”。而据史书记载,秦始皇晚年学仙,就是一般的大臣也很难见到他;但书上却说,这个使者不仅见到了秦始皇,而且秦始皇听了使者的汇报,沉默了很久,才说:“山鬼不过知道一年内的事而已!”意思是只要熬过年,山鬼的预言就过期作废了。太史公把当时的情景写得出神入化,却不大合乎始皇帝的脾气。暴虐的始皇帝当年巡狩路过湘山,因为老天爷没有给他好天气,他一怒之下,要给湘山判刑。可是五刑中的墨、劓、剕、宫和大辟好像对这木石蠢物都用不上,徒流更是别想,最后大约是法律博士们出的主意,把湘山的树都砍光了,算是施以髠华山神或镐池神的诅秦始皇秦始皇死前一年,东郡《今河南省濮阳西南》落下一块陨石秦二世元年(公元前殷芸《小说》)据说这是秦始皇时的民谣,可是咒,居然没有发雷霆之怒,把华山铲平,把镐池淘干,不是很令人奇怪么?刘敬叔《异苑》卷四、梁说到诅咒秦始皇的预言,不能不提到一首民谣:“秦始皇,何强梁。开吾户,据吾床,饮吾酒,唾吾浆。飱吾饭,以为粮。张吾弓,射东墙。前至沙丘当灭亡。”(刘宋见于记载却是六朝时的事,但歌谣写得不错,而且还有故事,所以对它的暧昧身份就不必追究了。原来在始皇帝焚书坑儒之后,觉得不能便宜了儒生的老祖宗孔丘,就在巡游天下路经曲阜时,命人把他的墓掘了,想从里面找到一些漏网的儒家经典。可是墓一打开,就见这首歌谣刻在墓壁上,原来孔老先生早就知道了嬴政掘坟的事,而且预言了他的死。这预言还有一个版本,不是刻在孔子墓壁上,而是孔子死前的遗书,词句也有出入,造得好像更古拙些:“不知何男子,自谓秦始皇,上我之堂,据我之床,颠倒我衣裳,至沙丘而亡。”秦始皇崩于沙丘,史有记载,那地方就在今天河北境内。但这事到了民间就要把它做一下趣味性处理。据说这预言让始皇帝很是不爽,在剩下的路途中特别指示:见了沙丘就要绕着走。可是有一天,在路上见到几个小孩子玩沙子,也就是把沙子堆成堆儿,始皇帝便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小孩子答道:“这是沙丘啊。”于是始皇帝就崩了。后面的故事很有些皇太后吃柿饼的风味,显然不是出于文人了。年)七月,陈胜、吴广与闾左九百人赴戍渔阳,行至大泽乡,正遇大雨连日,道路不通。他们不能如期赶到戍地,按秦法,误期者当斩。陈胜与吴广商议,反正要死,何不做一番事业?于是他们便策划起义。为了号召戍卒起兵,他们利用人们的迷信心理,先在一块帛上写了“陈胜王”三字,然后把帛书藏到一条鱼的肚子里。有人买了这条鱼,发现了帛书,大家就已觉得奇怪,在下面悄悄议论,难道这天书上写的就是我们这里的陈胜?陈胜又让吴广到附近的一座野庙,半夜里燃起篝火,学着狐狸的声音,叫道:“大楚兴,陈胜王。”(《史记陈涉世家》)大家听到了,都认为陈胜得了天命。于是陈胜振臂一呼,九百人揭竿而起,秦末农民大起义的序幕就这样拉开了。这是史书中第一条揭出制造谣谶的动机、过程的材料。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揭出这条材料的目的,是为了让读者对看《高祖本纪》中的另一条自言天命的“谶语”:刘邦亡命期间,喝醉了酒,行至大泽之中,见有大蛇当道,乃拔剑斩蛇,蛇分为两,道开。他又走了数里,觉得困倦,就躺倒睡了。后来有人来至斩蛇之处,见一老妪夜哭,说:“我的儿子是白帝子,化为蛇,当道,今为赤帝子斩之,故哭。”这条材料是写刘邦受天命,以赤帝子的身分取代白帝子(秦帝)而为天下主的。但此事谁见了?没有人见,是高祖爷自己说的,难道有问题么?身为汉朝史官的司马迁当然不敢对高祖爷的自传体小说表示怀疑,但他却用陈胜的篝火狐鸣来含沙射影,让后代的读者去连类推及,想入非非:既然篝火狐鸣是人搞的把戏,那么所谓白蛇当道的故事,以及后世所有那些帝王自称得了什么天命的故事,也不过是陈胜故伎的重演而已。行至大泽刘邦之中,刘邦亡命期间,见有大蛇当道,两道开。喝醉了酒,乃拔剑斩蛇,蛇分为完成了春秋汉高帝刘邦本是个无赖,但他编出的天命故事虽然难免无赖气,却也有些可爱处。除了那个斩白帝子的故事外,还有他自觉出身平民,就是编祖宗也编不出个名人来,索性就更直捷些,说自己是老娘与天龙杂交的产物,这样一来,他就是天龙的儿子,而那天龙自然就是天帝爷的变形了。后代的暴发户就少有这样的气魄,只能爬到一千年之前,到同姓的历史名人中去认祖宗。但也有一些不怎么高明的预言汉家天命的谶语,但那都是出自后代儒生之手,高祖爷是不负责任的。下面介绍的是汉代纬书《孝经钩命诀》中编造的故事,是用神化的孔子来论证汉朝天子的君权天授的。鲁哀公十四年(公元前年),也就是有名的“西狩获麟”之后孔子结束《春秋》写作的那一年,孔子夜里梦见在丰、沛,即后来汉高祖刘邦的老家,出现了一股赤色的烟气。他醒来之后,就招呼颜渊、子夏两个得意弟子,驾车从鲁国跑到了楚地的范氏街前往观看。只见一个打柴的孩子捉到了一只麒麟,伤了它的左足,见来了人,就用柴草把它盖了起来。孔子说:“孩子,你过来。汝姓为赤诵,名子乔,字受纪。你是不是见到了什么?”孩子说:“我见到了一只野兽,大如羔羊,头上有角,角的顶端有肉。”孔子听了便道:“天下已有主也,为赤刘,陈项为辅,五星入井从岁星。(天下已经有了主人了,是赤刘,有陈、项二人为辅佐,那是金木水火土五星进入井宿的那一年的事了。)”孩子揭开柴草,把麒麟让孔子看,孔子急匆匆地跑过去,见麒麟垂下了耳朵,口中吐出了三卷图书,宽三寸,长八寸,每卷二十四个字,大致意思是说“赤刘”将要兴起;周朝要亡,赤气升起,有个“卯金”要作皇帝,孔丘要为这未来的皇帝提前定下制度。于是孔子就赶忙,又写了孝经》,率领七十二弟子面对北斗星,鞠躬九十度,让符瑞志上》)这里说的“刘季”,就是汉高祖刘邦,他的字曾子怀抱着《河图》、《洛书》,向老天爷汇报说:“在下已经把这几部为后世皇帝做经典的书完成了。”于是天上降下白雾,有赤色的长虹从天而下,化做一块黄玉,长有三尺,上面刻着一段预言,道:“宝文出,刘季握。卯金刀,在轸北。字禾子,天下服。”(《宋书是季。“卯金刀”是“刘”的拆字,“禾子”合起来是“季”。这故事可不是编出来为好玩的。编故事的儒生用孔子来证明汉天子的合乎天命,接着又证明孔子的《春秋》、《孝经》是汉天子必须尊崇的治国大典。说《春秋》、讲《孝经》就是这些儒生的本行,于是他们就证明了皇帝必须给自己一个铁饭碗。这个故事有它更接近真实的故事原型,即所谓“西狩获麟”。那是在鲁哀公十四年的春天,鲁哀公和他的卿大夫们到鲁国的大野去狩猎,大夫叔孙氏的部下猎得一个怪兽,以为不祥。孔子看了,说:“这是麒麟呀!”于是他叹息道:“黄河不再出现《河图》,洛水不再出现《洛书》,没有圣人出世来拯救天下了,我的理想和事业也完了!”按后人的附会,这麒麟是个瑞兽,它是为圣人孔子而出现的,但一出现就被打伤擒获,这只能像孔子哀叹的那样:“吾道穷矣!”可是到了孔圣人的徒子徒孙手里,悲剧成了喜剧和闹剧,他们的祖师爷成了巫师。汉朝的皇帝还不至于无知到分不出历史和神话的地步,但既然神话是为他们捧场的,他们就宁肯被儒生哄骗了。这些谈天命的预言听多了要出毛病的,还是插进点儿讲人命的吧。汉高祖八年(公元前年),是刘邦很窝气的一年,头一年和匈奴人开战于平城(今山西大同),被围于白登(今山西大同东),要不是陈平用了有点儿下三滥的奇计,他可能就要彻底栽到那里。他从平城回都城时路过赵国,赵王张敖是刘邦的女婿,亲自低声下气地服侍刘邦,刘邦嘴里还是骂骂咧咧。赵国的国相贯高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想立马把这个老无赖宰了。可是又怕连累了赵王,所以打定主意以后找机会单干:以后你别过我这儿,再来就不会便宜你。也是事有凑巧,到了第二年,韩王信的余党又在东垣(今河北正定)起兵。刘邦在匈奴那里窝的火总算找到发泄的地方,亲自出征,三拳两脚就把叛乱平了。在他回都城长安时,又要经过赵国的封地了。贯高料定刘邦要在柏人那里歇息,就预先在驿馆的夹壁墙中埋伏下武士,只要刘邦一住下,就把他宰了。也是贾谊悒郁不乐,常登此台,悲吟愁苦,所以叫做“愁台”(张耳陈余列传》)就不宿而去,躲过了暗算。刘邦命大,他走到柏人,从人就准备安排住宿,但他心中一动,顺口就问了一句:“这是什么地方?”从人答道:“这是柏人县。”刘邦道:“柏人者,迫于人也!”(《史记“柏”字读音与“迫”字相近,柏人读成迫人也未尝不可,但“迫人”怎么就会成了“迫于人”呢?打人就是被人打,逼债就是被债逼,刘邦虽然不学,但话总是会说的,总不会掉文掉得翻了个吧。所以这刘邦的第六感,不过是别人的附会。以他的老谋深算,不会对贯高的阴谋一无所知的,所以他很快便发现了一切,灭了贯高及同党的三族。心惊肉跳,对于好迷信的人不算什么希罕,其实就是不迷因为地名不吉而信的人也不愿意搬到名字龌龊不祥的地方去,所以我们看到的地名大多是富贵吉祥。虽然人多忌讳,好以地名占吉凶,但应验的事却是极罕见。但也不是没有。五代后唐庄宗末年,魏博军乱,河北诸镇相继响应。庄宗派李嗣源前往征讨,结果到了邺城,嗣源反被乱军拥立为帝。庄宗只得亲自出兵,途中见一高台(或说为一高冢),便问从者这是什么台。从者说:西汉初,贾谊为梁王太傅,梁王早死,庄宗旧五代史纪》)。庄宗这时正处在众叛亲离、孤家寡人的地步,听了这台名,自然要有感触,于是郁郁不欢。果然,他到了洛阳之后,又发生兵变,最后自焚而死。“愁台”的名字本身就不吉利,但有些吉利的名字也会因人而变得不吉利。北宋仁宗皇(公元帝没有儿子,便以他兄弟濮安懿王允让的儿子赵曙为嗣子,养于宫中。到了嘉祐年)末年,仁宗身体一直不大好,这一天觉得轻松一些,就乘“迎曙亭”(宋着小辇到御花园里闲游。见东面假山上遥立一亭,走近一看,上面的匾额题着张师正《括异志》卷一)三字。仁宗心中一震,便觉得这不是好兆头:“迎曙就是赵曙要作皇帝,难道我的命要到头了?”可能在第二天,仁宗就龙驭上宾了,赵曙即位为宋英宗。一说,那“迎曙亭”三字本来就是仁宗自己题的。与此相类的是宋哲宗的事。宫里新造一堂,是为了退朝后继续办公所用。让的,叫“迎端”(南宋翰林学士们给起个好名字,多次拟进,哲宗都不满意,最后的名字是他自己起周密《癸辛杂识》前集),其意本谓“迎事端而治之”。可是没想到,时间不久,哲宗就病死,朝廷迎哲宗之弟端王赵佶为帝,就是宋徽宗。可是用地名占吉凶的方法,本身就是很随意的,那吉凶占的是自己还是对方,也是因结果而定。还是北宋仁宗时的事,贝州的王则造反,先派明镐去镇压,个文字,不就是败字么?看来王则必将就擒了。”(宋结果劳师无功。后来文彦博自报奋勇,要去征讨。仁宗欣然应允,并说:“贝字加王辟之《渑水燕谈录》)但这话听着总是很别扭,“文”入贝州就是个“败”,看那意思,要败的似是文彦博了二百一十年,汉朝的末运就要到了。刘邦称帝是公元前是公元系,当有九虎争为帝。”(晋记》卷五)尾这事只见于几百年后十六国时期王嘉的《拾遗记》,所以汉武帝时是否真有这条谶语,别无旁证。但据《汉书》记载,这里的“三七末世”一语,在汉元帝以后确实存在,路温舒在元帝之世上封事说“汉厄三七之间”(《汉书路温舒传》),谷永传》),都是关于汉朝衰谷永在成帝之世上书说“涉三七之节绝”(《汉书落的预言。路温舒精通天文历算,这个“三七”大约是根据天文推算出来的。至于这个“三七”是什么意思?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可是当时那些人都没有,也许是不敢明确解释。等到了王莽篡位,这才明白:三七二百一,是从汉高祖开始,过年,过二百一十年年左右,而王莽宣布即皇帝位正是公元年的事。《汉书》记载“三七才对。想当年,唐末黄巢造反,打到了金陵,有人就劝他:“大王千万不要打金陵。’(即‘锁’字)了么?”您的名字叫‘巢’,‘巢’要是进了‘金’,不就成了‘(北宋陈师道《后山谈丛》卷二)于是黄巢就撤兵而去。以此推论,文彦博入贝州只能打败仗。当然这只是个虚构的故事,如果宋仁宗真的在当时这么联想起来,可能就会另派他人了。年),汉武帝太初二年(公元前大月氏国进贡双头鸡,四足一尾,显然是二鸡连体的一只怪胎。把这只雄鸡放进它的同类之中,它总是不肯啼鸣。按灾异学说,雄鸡不鸣而牝鸡司晨,这是阴阳反常、家道衰落的预兆。武帝觉得不祥,就让使者把鸡带回月氏。等走到西关的时候,这鸡突然掉过头,朝着汉朝的宫阙哀鸣起来。于是当时就出现了一条谣言,道:“三七末世,鸡不鸣,犬不吠,宫中荆棘乱相王嘉《拾遗大月氏国进贡双头鸡汉武帝刘彻汉武帝太初二年武帝觉得不祥,就让使者把鸡带回月氏。四足一一件是汉武帝的儿子汉昭帝元凤三年(公元前末世”时所以不敢多做解释,大约就是因为一说是二百一十年,就好像承认了王莽的天命。这似乎是很灵验的了,汉朝果然存在了二百一十年就亡了,其实又不尽然。因为正是先有了“三七之厄”这一谶语,而王莽恰好在那时很得人心,所以这谶语给王莽代汉自立打实了舆论基础,不止是王莽集团,就是全国也有不少人认为天意如此。另外,王莽即皇帝位之时,中国并没有发生大乱,“宫中荆棘乱相系”这句是完全落空的。而王莽的将军虽有“九虎”之号,却也没有“争为帝”的事。那时正是“人心厌汉”,王莽是在万众欢腾声中上台的。汉武帝在位时,好像没有什么可靠的谣言流传下来。但他死后,汉朝政权出现了危机,而谣言也就多了起来。这里的两条材料都是儒生眭孟向朝廷提供,并因此而丢掉了自己的脑袋。年)的事,那年的正月,在泰山附近的莱芜山的南面,突然出现一片嘈杂,好像有几千人在哄嚷着什么。当地百姓跑去一看,什么人都没有,却发现一件怪事:一块很大的石头,高有一丈五尺,粗有四十八个人才围得起,本来是躺着的,此时却立了起来,入地八尺,但石头着地之处却只有三尺之径。就在石头挺立的地方,还集合了几千只白色的乌鸦。这事情确实是怪得不可思议,不要说别的,只说那白色的乌鸦,几百年也碰不到一只的,此时却一下子来了几千只。这事眭孟并没有看见,却很是相信,而且据此推论道:“石是阴类,象征着平民,而泰山是历代帝王封禅告天,改朝换代的地方。所以这件怪事就预兆着将有平民来取代汉天子的皇位。”第二件怪事发生在皇帝的园林上林苑中。那里有一棵大柳树,本来已经折断倒地了,这一天突然自己立了起来,而且很快长出了枝叶,又很快地出现了虫汉书子,把树叶咬出了一串文字,写的是:“公孙病已立。”(五行志中》、《眭弘传》)上林苑方园数百里,究竟有多少柳树,哪一棵曾倒下,只有老天爷才会知道。而且能在窄窄的柳叶上像绣花一样地咬出一行字,或者仿佛是一行字来,这样的虫子该有一张多么巧的嘴巴!这样的怪事眭孟当然也相信,而且依旧当成是平民要取代汉天子的预兆。于是他把这上天的指示上书给皇帝,要求皇帝顺从天意,主动地下台。当时汉昭帝年岁还小,正是大将军霍光执政,他说:“这呆子的脑袋有问题,把它砍下来吧!”于是眭孟就被砍了头。“井水溢,灭灶烟,灌玉堂,流金门。”(《汉书然而,史书上却说,眭孟的推论是正确的。因为不久昭帝就病死了,也没有留下儿子。朝廷大臣们商量,请了昌邑王来当皇帝,这位王爷带着自己王国的臣子们进了京,想搞个一朝天子一朝臣,结果霍光趁着手里的权还没夺走,赶紧把这皇帝和他的亲信们轰了下来。霍光明白了,要扶立新天子,还要保持自己的地位,必须让这候选天子来自下层。于是他就找到了汉武帝被废死的戾太子的孙子,当时正流落在民间的刘询,让他当了皇帝。而刘询的小名正叫“病已”。眭孟所揭出的预言终于被证实了。但霍光的“不学无术”也受到了惩罚:就是这个来自下层、孤立无援的汉宣帝,在霍光死后,就找了个碴儿,把霍光的全家杀个净光。如此看来,眭孟好像是被冤枉了。其实也未必。那块突然如黄山飞来石一般立起的巨石,谁也没有见到过,不仅眭孟没有见到,就是后来的任何书本都没有别人见到过它的记载。而且如果那块巨石真的存在的话,现在也应该依旧在那里立着,但是此后两千多年,至今也没有任何人想去证实一下。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都知道那本来就是一个谣传。五行志中》)这是汉宣帝的儿子汉元帝在位时的童谣。这童谣通俗易懂,意思是:井水溢出来,浇灭了灶里的火,灌进了玉堂,流进了金门。到了元帝的儿子成帝在位的时候,果然出现了童谣里说的现象,北宫中一个井的井水溢了出来。这正和春秋时期鲁国的鸲鹆歌一样,先有歌谣,后来就出现了应验。但这童谣预兆着什么呢?井水是阴类,玉堂、金门是皇帝的住处,现在井水灌进了玉堂,就预兆着要有臣下占有宫室,也就是篡位。后来,王莽以外戚为大司马,终于取代了汉朝皇帝。但这似乎不是惟一的解释,因为这里提到了“灶烟”,“金门玉堂”里怎么会有“灶烟”,难道大殿里还砌什么炉灶,起火做饭不成?所以我认为这“灶烟”正是“赵燕”的谐音,赵燕自然是指赵飞燕了。这个童谣讥刺

历史上的谣与谶:权利斗争中的异类武器(中国档案出版社 2006).pdf

历史上的谣与谶:权利斗争中的异类武器(中国档案出版社 2006…

上传者: 金郭玉堂
5699w+次下载 1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1-04-20 举报

简介:当前资料暂无简介!

谣言和谶()语都是古人对预言的一种称呼。如果是以民间谣、歌、谚的形式出现,则称做“谣言”,而如果这预言对统治者有利,他们就换个名,或是中性的“谶”,或是直白的“符命”、“天命”;如果是不利于统治者的话,那自然就是叫“妖言”了。但名称虽然不同,它们的预言性质却没有区别,都是上天意志在人间的预警或预告。纬书曾经在数百年间与五经并驾驱驰于中国思想、学术领域,在东汉时,朝廷上的疏奏章表,朝廷外的墓碣碑铭是动辄引纬的。而纬书的品类多达数十种,篇幅多达数百万言,所谓儒生的“皓发穷经”,多半时间恐怕是耗费在汗牛充栋的纬书上。但时过境迁,纬书到隋唐以降就成了灭绝的恐龙,只剩下片鳞只爪的化石了。这灭绝的直接原因主要是统治者的禁毁。西晋初年曾经“禁星气谶纬之学”,但看来并不怎么凌厉。到了南北朝时,势不共天的南方萧梁和北方元魏却在禁毁谶纬上取得共识,满肚子佛经动不动就大发慈悲掉眼泪的梁武帝,和励精图治的北魏孝文帝一样,都把收藏“图谶秘纬”者“以大辟论”了。但南北分裂的局面对文化的专制实在不力,所以最后的收功还要等到全国的统一。纬书遭遇的最后一次浩劫是隋炀帝的大手笔:“发使四出,搜天下书籍与谶纬相涉者皆焚之,为吏所纠者至死。自是无复此学!”这些皇帝的禁绝纬书当然不是因为纬书的封建迷信,而是因为纬书中搀杂了大量的“谶”,而谶却是非常“政治性”的。皇帝们要禁绝不利于自己统治的谶,就用了“灭九族”法,把谶的近亲纬书也一起消灭了。在中国统治者的眼里是从来没有所谓“纯学术”的。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讲,纬书的灭绝是受了谶的“株连”。从政治史的角度看,谶的地位和影响远远胜过纬。如果大家留意一下就会发现,自战国时(最早虽见于《左传》,但那究竟是战国时的书)就开始存在的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谣谶”,原来与中国二千年的政治斗争有着那么密切的关系,有时竟能影响历史的进程!大家熟知的陈胜、吴广的篝火狐鸣,“大楚兴,陈胜王”,是作为“革命”(本篇所用的“革命”都是它的本始含义,请勿误解)号召的“谶”,也就是当时的大造革命舆论。那谶是由陈胜和吴广编造的。但流亡于大泽中的无赖刘邦,一个人从大泽中出来,便对他的同伴们讲,他如何斩了一条白蛇,然后又遇一老妪,哭云:“赤帝子杀了我儿白帝子。”这又何尝不是他自造的谶。但《史记》却没有明白揭出,也许太史公是用《陈涉世家》中的造假来对映《高祖本纪》的“天命”,让读者自己两相比照,从而悟出刘邦的把戏吧!司马迁是否有用这种“春秋笔法”的意思,这并不重要。但在中国历史中成百上千次的大大小小的政权更替上,一向是“成者王侯败者贼”,于是陈胜一流的“谶”就是野心家本人的不轨,而刘邦一流的“谶”则成了上天的旨意。一个王朝兴起之后,陈胜一流的谶如果不被销毁灭迹,也是会被当做逆贼的罪证的。所以,一个王朝的衰落和一个王朝的兴起,总是伴随着造谶和禁谶的运动。造谶,对于一个政治势力的最后成功也许是无关紧要的,但在它最初兴起的时候却是成败攸关。可以想像,假如陈胜不搞“篝火狐鸣”、“鱼腹丹书”那套把戏,大泽乡铤而走险的成功就很难说。此后天下群雄并起,究竟出现了多少谶,由于史书阙载,已无从知晓。但像“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之类的话,肯定不会只是一种亡国遗民的诅咒。再对照王莽末年谣谶如潮的局面,秦末的谣谶想必不会只有存下来的那几条。王莽由汉朝的大司马变成安汉公,再变为“假皇帝”,最后“即真”为真皇帝,建立了新朝。除了“人心厌汉”的大形势外,“符命”和“谣谶”也起了很大的舆论作用。可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到了王莽末年,由于改制失败而“人心思汉”的时候,各路英雄就也拿起“谣谶”这个武器来对付王莽,同时证明自己的“天命”。最有名的是为刘秀做天子造舆论的《赤伏符》:“刘秀发兵捕不道,卯金修德为天子。”后来成了光武帝的刘秀是个知识分子出身的军阀,他不但精通造有利于自己的谶,还精通曲解政敌的谶以为自己所用。这也是“以柔道取天下”之一例。这种阴柔的战术表现在他对谶的运用上,简直是出神入化。成功或不成功的野心家们既然热心于用谶造革命舆论,政治权术中就又添了一手:用谶诬陷某人为野心家,以达到公报私仇的目的。北齐大将斛律光(字明月),就是那位用一曲“敕勒川,阴山下”鼓起士气转败为胜的大将斛律金的儿子,他精于武略,威震关西,屡次把北周杀得大败。北周名将韦孝宽忌其神勇,便造了几条谶,然后派间谍把这些谶语散布到北齐都城。北齐朝廷中斛律光的政敌祖珽,也随着加油添薪,补充了几条,结果斛律光就成了“谋反”的叛逆,举族被戮,而不久北齐也就亡了国。记得吴晗在六十年代初把这段历史写成了一篇极为悲壮的随笔,很是引起一些人的感慨,而后来也很是引起另一些人的“钻研”,铸成了吴晗的一条罪状。这种方法到后来更加的花样翻新,但手续往往趋于简便。武则天的特务们要陷害某人,就先在他家里藏下违禁的谶纬书,然后抄家,抄出来就灭族。这方法为历代的特务沿用,很少不奏效的。纬学虽然灭绝了,“谶学”却永远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历来的造反者也好,野心家也好,始终没有放弃“谶”这个舆论武器,而且愈演愈烈,从成篇累牍的《王子年歌》、《郭文金雄记》、《嵩高道士歌》、《甲子歌》,到图文并茂的《推背图》,以及多得可以专门编目的各种“宝卷”,都造了出来,成为中国“政治文化”的一大奇观。于是禁谶的手段自然也随着发展,禁毁的书目也随之扩大,由图谶扩大到一切有文字的东西,那最大的成就便是清代以来的文字狱。而这又是“文化政治”的一大奇观:一些不安份的文人绞尽脑汁地在文章中“含沙射影”,一些要用人血染红顶子的文人处心竭虑地从别人的诗文中挖掘可以锻炼成狱的素材,而另一些被吓昏的文人胆战心惊地检查自己的作品有没有容易被人“误读”的词句。除了用谶来诬陷政敌之外,还可以用造谶来蛊惑、教唆政敌谋反,这一着虽然曲折一些,但更可以看出中国智谋的神用。像《聊斋志异》的《九山王》那种先用符谶怂恿仇人造反,然后使仇人灭族的故事,在历史上也有实例。在世道不济的时候,社会上总是要出现大量的谣谶,与“灾异”一起“代表上天”向统治者示警。“赤厄三七。”(西汉元、成时谶)“八九年间始欲衰,至十三年无孑遗。”(东汉建安时荆州童谣)“草木萌芽,杀长沙。”(西晋八王之乱时童谣)这样的谣言不得不使统治者悚然不安。为了安慰自己,稳定人心,统治者这时往往也要造出一些“吉谶”来对付这些“凶谶”。北宋灭亡后,新即位的南宋高宗赵构一路南奔,听说一个人的名字吉祥些就像曹操在华容道上遇到了救兵,总要把它附会成谶,为跟随自己的残兵败将打气。中国的文字自有其神妙之处,只是一个字,也能从形、音、义上随意发挥,说它是吉就是吉,说它是凶就是凶。字形可以象形、会意、拆散拼合,字音可以谐音、转韵,再加上方言、别字,字义则中国的单字本来就是一词多义,再加上字的偏旁部首,互相通假,从这几个方面下手,就没有一个字不能随意附会的。举个例子:明朝灭亡之后,明朝的遗臣和农民政权扶立明宗室建立了几个小朝廷,坚持抗清。一个是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的政权,一个是鲁王朱以海在绍兴的政权,一在福州的政权,一个是桂王朱由榔在肇庆的政权,一个是唐王个是唐王朱聿亡于福建,由榔亡于夜郎,聿之弟朱聿在广州的政权。这几个皇帝或代理皇帝的寿命都不长,奇怪的是,鲁王以海最终亡于海上,聿亡于南粤。他们的名字竟然预示了他们灭亡的地名!本来是被捉于缅迷信的人可以把这看成是天意,不迷信的人会说这是巧合,但如果仔细一分析,却不过是利用中国语言文字的特性而进行的附会。我们只以鲁王朱以海为例,他死于台湾,台湾旧属福建,福建又称闽,也可称越,台湾为岛,岛可叫屿,岛在海上,海也可叫洋,这样串下去,能和台湾连在一起的词汇将有很多,所以鲁王不管叫什么名字,都有可能把它与台湾联系起来。而反过来看也是一样,即不管朱以海死在哪里,南七北六十三省,他随便选个地方驾崩,我们也都能与他的名字挂上钩。当然这要有会扇忽的本领,比如朱聿甸,被杀于云南,虽然与粤相近,但究竟差之千里,可是都在中国的大西南,一扇忽也就能蒙混过去了。一个字可以如此随意附会,如果再把字缀成词,再编成歌谣,用上古代的修辞学,占卜术,那就能把任何民谣或随便一句流行语都演绎成预言了。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历史上的巧合,比如北京的前三门,中间是正阳门,东边是崇文,西边是宣武门,凑巧的是,在北京建都的最后三个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个年号,元是至正,明是崇祯,清是宣统,各占了前三门的一个字。前些年,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关于“预言”的书,诸如翻印的《推背图》以及《预言成真》之类,不管编者加进多少现代化的解释,但总的目的是让读者相信这些预言的真实性是千真万确、不容置疑的。而且从互联网上也常常可以看到,一些年轻人一面敲着电脑,一面却相信所谓“大预言”的预测。这实在是一种可悲的现象。这些预言究竟是“天赐”的还是人造的,它们究竟有多大的真实性?对现代的读者来说,只要动一动脑筋,本来就会明白的。但由于这些预言涉及到一些历史知识,如果不作一些介绍,仅靠表面现象和编造者貌似博学的瞎“忽悠”,确实是有很大迷惑性的。所以我们编了这本小册子,汇集了一些中国历史上出现过的政治预言,并把它们的历史背景加以介绍,一方面是让读者知道中国的政治史中还有这样一种特殊的政治手段,中国的文化史中还有这么一个怪异的门类,同时也希望读者知古以鉴今。古代的先哲在相信天帝和神明的前提下尚且把“听于神”当成亡国和乱世之征,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在“科学与民主”的社会中相信什么天命呢!却出现了妖言:“弧箕服,实亡周国。”(《国语这大约是中国古代最早的一个预言性童谣了,因为据说它出现在西周时的宣王时期。虽然对这童谣的记载是几百年后战国时的《国语》,但距今也有两千多年了。郑桓公是西周末年时郑国的国君,同时又兼任着周天子即周幽王的司徒,这时他大约看出了周王朝的没落,就向史伯提出了问题:“周王朝是不是要完了?”史伯的官职是王朝的“史官”,那时史官和巫师是二任兼于一身的,所以史伯不仅掌管着周王朝的史籍文献,还担负着占卜国家吉凶的事务。史伯也是个悲观主义者,他对形势悲观的依据自然很多,诸如幽王的亲信谗佞,宠幸褒姒,朝政昏乱之类,而认定周朝肯定要亡的根据则是一首在周宣王时已经流传的童谣。周宣王就是周幽王的老爹,他在位的时候,曾使早已步履艰难的周朝振作了一下,所以史称“中兴”。但就在周宣王东征西讨、大逞威风的当口,自己国内弧”就是打猎用郑语》)“的弓,而“箕服”则是用来盛箭的。周宣王听说有夫妇二人正在国都里卖这种东西,就下令派人去捉他们,而且捉住就立刻杀掉。这夫妇二人听说了,就赶忙逃离都城。而事有凑巧,周宣王有个宫女,年纪还不大,就莫明其妙地怀了身孕,正在那二位逃亡的时候,这小妾把孩子生了下来。她不敢把这不明不白的女婴留在宫里,就请人扔到了城外。那逃亡的夫妇大约是没有孩子吧,见了这个弃婴,就拾了起来,带着一起跑到了褒国。那位未婚而孕的宫女究竟是怎么怀孕的呢?那就更离奇了。话说早在夏朝末年的时候,王宫里出现了两条龙,这龙是褒国的二位国君的精魂所化。夏王爷让巫师占卜,是杀掉还是把它们赶走,或者是把它们留在宫中,巫师算了半日,褒这位得宠的姑娘不是别人一笑倾宗周”的褒姒。于是生下也没有个结果,那就只得听之任之,让这两条龙自己决定去留了。可是夏王爷也是多事,他让人把龙吐出来的涎沫收集了起来,盛在一只木匣中,放入了国库。这一放就是几百年,商朝时没人动,进入周朝又经历了几百年,到了周厉王的时候,有人好奇,把木匣打开。那龙的涎液居然没干,自己往外流,流到庭院里,无法把它收起。过了一会儿,那涎沫竟然变成了一只黑色的癞头鼋,从从容容地爬进了王宫。那位未婚而孕的宫女那时还是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恰巧碰上了这只癞头鼋,当时也没有什么异兆,到了她十五岁的时候,突然就怀了孕了那个女婴。且说那二位逃亡的夫妇带着女婴,来到了褒国。过了若干年,女孩长大了,生得如花似玉,美艳无比。这时已是周幽王时代了。有个叫褒姁的得罪了幽王,幽王要拿他治罪。褒姁便把那姑娘当做礼物送给了幽王。幽王一见,如获至宝,立刻三千宠爱在一身,而褒姁的罪自然已经被功赎了。这位得宠的姑娘不是别人,正是“烽火戏诸侯,一笑倾宗周”的褒姒。正是“烽火戏诸侯,这样一来,西周灭亡的责任就由昏乱的幽王转移到那可怜的弃婴身上了。但根据这个故事,周朝的亡国乃是天意,而且早在夏朝末年以前即已被上天埋下了根芽。可是我们要问:夏朝的都城在何处?商朝的王宫又在哪里?从夏末到周宣王,其间至少有八百年,八百年前的档案文献都荡然无存,难道这个木头匣子就这样珍贵,被商周的列祖列公们搬来搬去、小心收藏着?如果它值得珍贵,为什么八百年来就没有人打开看看呢?所以史伯的故事只是一部“封神演义”而已。公元前这是一篇用童谣预测战争胜负的故事,发生在春秋时的鲁僖公五年,就是年。这场战争对读者并不陌生,就是我们平时成语中说的“唇亡齿寒”典故的来源。晋献公想伐灭虢国,但要路过虞国。于是晋献公就向虞公借道。虞国的大夫宫之奇便向虢公讲了一番唇亡齿寒的道理,但贪图小利的虞公不听。这样一来,晋献公就先灭掉了虢国,然后在回来的路上又灭掉了虞国。据这个故事,晋国伐虢的结局,以及虢国灭亡的时间,早已在童谣中预言了。这童谣道:“丙之辰,龙尾伏辰,均服振振,取虢之旗。鹑之贲贲,天策焞焞,火中成军,虢公其奔。”(《春秋左氏传》僖公五年)童谣中说的丙子、龙尾、鹑、策、火,都是天文中的星宿,然后又明确说明了日、月运行到这些星宿位置是所表示的时间,而且童谣中公然讲到了“取虢之旗”和“虢公之奔”;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丙子日的清早,龙尾星为日光所照;军服威武美好,夺取虢国的旗号。鹑火星像只大鸟,天策星没有光耀,鹑火星下人欢马叫,虢公就要逃跑。”(沈玉成译文)话说得那么明显,虢公为什么不因为这个童谣而提高警惕呢?虞国的宫之奇为什么不用这个童谣来劝谏虞公呢?如果说这个童谣只在晋国流传,一二百里以外的虞、虢不会知道,那么国家灭亡的大事,难道虞、虢二国就没有什么童谣来预言么?其实,这个唇亡齿寒的故事虽然有名,这场战争却并不大;对于晋国来说,他们国内更有一件大事需要预言的,那就是在这前一年,晋献公的宠姬骊姬用毒计除去了晋献公的几个儿子,过了二年,晋献公病死,从此晋国就开始了内乱外患,直到十几年后才稳定下来。像这样的大事,晋国却没有什么童谣来预测,也许那时的童谣也是“报喜不报忧”吧。前面的故事提到晋献公的几个儿子,现在就说到他们了。晋献公原来有三个儿子,老大申生,早已被立为太子,是法定的继承人,下面就是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了。后来,晋献公得到了一个美人骊姬,骊姬也给他生了个儿子,叫奚齐。骊姬想让自己的儿子当太子,就设计诬陷申生企图用毒酒害死晋献公,于是老实的申生无法自明,就自杀了。骊姬并不甘休,又要害死另外两个儿子,那二位更葬矣。后十四年,晋亦不昌,昌乃在兄。”(《史记并不呆,听到消息就逃到外国去了。晋献公一死,骊姬的儿子奚齐就当了晋国的国君。可是晋国的大臣里克不忿,没等献公的丧事完结,就把奚齐杀了。另一个大臣荀息把骊姬的陪嫁妹妹生的孩子卓子立为国君,里克就又把卓子连同骊姬一齐杀掉。晋国从此就不安定了。公子夷吾在秦国和齐国的支持下,回国当了国君,就是晋惠公。惠公也不是好国君,内政外交搞得一塌胡涂,先是背弃了扶立他的秦国,然后又杀死了支持他上台的里克,而对冤死的太子申生,也没有好好按太子的规格重新办理丧事。这一年秋天,晋国的大臣狐突前往下属的小国,路上遇见了申生的鬼魂。申生坐上狐突的车,对他说:“夷吾对我无礼。我已经请示过上帝了,上帝同意我把晋国送给秦国,让秦国祭祀我的鬼魂。”狐突说:“秦国不是你的后代,您的魂灵也不能享受他们的祭祀。要是秦把晋灭了,您不就成了无祀的孤魂了么?您还是另改主意吧。”申生说:“好吧,让我再请示一下上帝。十天之后,我将降灵于新城西面一个巫师的身上,那时你再去见我吧。”过了十天,狐突果然又遇到了申生附在那巫师身上的鬼魂。申生说:“上帝同意不灭掉晋国,而是让夷吾在韩那个地方倒个大霉,以做惩罚。”于是不久晋国就出现了一个童谣,这童谣道:“恭太子五行志晋世家》、《汉书中》)大意是:“恭太子(申生谥恭)将要重新举行葬礼。十四年之后,晋国即将衰落,如果要昌盛,只有等他的哥哥上台了。”估计这童谣就是申生的鬼魂,或者说透彻些,就是那个巫师编的吧。到了鲁僖公十五年,即晋惠公上台的第七年,秦晋大战于韩原,惠公当了秦国的俘虏。他被放回以后,又过了七年,就病死了。此时他的哥哥重耳才回国,成了有名的五霸之一的晋文公。窝窝囊囊的申生被诬陷之后不肯辩白,说是如果我辩白清了,骊姬就活不成了。我父亲没有骊姬,吃饭不香,睡觉不甜,我不如索性自己去当冤死鬼吧。他死了之后,当然更不肯去找害死他的骊姬算账了。可是奇怪的是,夷吾上台之后,把他重新安葬,他却因为丧事办得不够规格,便大发脾气,竟然要把自己的国家送给秦国,这鬼也算是少有的浑账了。看他当时气哼哼的样子,好像立刻就要把夷吾收拾掉,其实却不然,一切都是多少年之后的事,申生还留给夷吾十四年的时间继续祸害晋国!咄咄怪事?但是读者还是要问土中做窝呢?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知道古代人对预兆出现的一个分辨方法,即如果本地出现了从来未有的事物和现象,那就一定是预兆着什么祥或不祥的事。中年,而鲁昭年,鲁成公在位的最后一年即十八年是公元前五行志中》)年,鲁国突然出现鸲鹆来结巢,这是历来记鲁昭公二十五年,即公元前汉书载中都没有的事,所以被国人看做变异。于是师己就提起了一百年以前鲁国流传过的一首童谣:“鹑之鹑之,鸲之鹆之,公出辱之。鸲鹆之羽,公在外野,往馈之马。鸲鹆跦跦,公在乾侯,征褰与襦。鸲鹆之巢,远哉遥遥,裯父丧劳,宋父以骄。鸲鹆鸲鹆,往歌来哭。”(《春秋左氏传》昭二十五、这个鲁国流传的童谣却是“报忧不报喜”的,它预言了一百年之后鲁国内乱、昭公出逃的灾祸。这童谣流传于鲁文公、鲁宣公、鲁成公那个年代,鲁文公元年是公元前年,如此说来,童谣的出现和流传应该在昭公出逃公二十五年则为公元前之前的一百多年到六七十年之间。(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是周文王和周成王的时代,那就更为悠远了。)童谣的意思是:“鸲呀鹆呀,国君出国要受到羞辱呀。鸲鹆的羽毛,国君住在远郊,臣下去把马匹送到。鸲鹆蹦蹦跳跳,国君住在乾侯,问人要裤子短袄。鸲鹆的老巢,路远迢迢,裯父死于辛劳,宋父以此骄傲。鸲鹆鸲鹆,去的时候唱歌,回来的时候号啕。”(沈玉成译文)这童谣预言着鲁国国君的灾难,百十来年一直没有应验。到了鲁昭公二十五年,鲁国出现了鸲鹆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异事,所以师己觉得不同寻常,童谣该应验了。果然,就在这一年,鲁昭公和执掌鲁国大权的季氏矛盾激化,昭公发兵攻打季氏,结果自己败了,只好逃到了齐国。齐国攻打鲁国,取了郓城,让昭公住下。过了二年,昭公又搬到了乾侯,最后死在那里。按照《左传》的记载,这童谣真是灵验之极。但现在还有一个疑问:鸲鹆就是八哥,这种鸟在中国北方各省无处不见,为什么鲁国却偏偏没有这种鸟,出现一次就要预兆着什么呢?既然鲁国没有这种鸟,鲁国的儿童为什么会把它编进歌谣中呢?这样一来,童谣的预言就出现了危机。于是古代的学者为了维护《左传》的权威性,就编了一个莫明其妙的理由:这里说的“巢”指的是土穴,鲁国虽然有八哥,但从来没有把土穴做窝的,而现在八哥居然从树上钻进土中,岂不是鲁国的八哥不在土里做窝,那么哪里的八哥又在到了洛阳周平王周平王封秦襄公为诸侯,自己把都城迁就把周的土地给了秦国,这就是“合而离”。秦昭王五十二年(公元前国古代的灾异学说,基本上就是以“天灾”(灾)和“怪现象”(异)为依据的。但某种怪现象究竟预兆着什么,是吉还是凶,却是众说不同。灾异与预言都是中国预测学说的一部分,它们有时是互相补充的,本条故事就是一例。《史记封禅书》中记录了春秋时周太史儋对秦献公说的一段话:“秦始与周合,合而离,五百岁当复合,合十七年而霸王出焉。”对周太史儋的这一预言,后人是这样解释的:原来秦国的土地是西周王朝的一部分,所以叫“始与周合”。后来周平王封秦襄公为诸侯,自己把都城迁到了洛阳,就把周的土地给了秦国,这就是“合而离”。从周平王封秦襄公为诸侯到年),西周君(当时周分为东、西二周)献出自己的那一小块城邑,共五百一十六年,这就是“五百岁当复合”。又过了十七年,为秦始皇元年,这就是“霸王出焉”。但又有另外一种解释:秦、周都是黄帝之后,这就是“秦始与周合”。到秦的始祖非子之时,才得到封地为秦,这是“合而离”。从非子过了二十九代君主,到了秦孝公二年,整整五百年,此时周显王与秦相亲近,此即“五百岁当复合”。又过十七年,秦孝公为“伯”(霸),后来秦惠王称王,这就是“霸王出焉”。至于太史儋是何人?有人说就是写《道德经》的那位老子,但也有说不是老子的,至今仍无定论。赵国与秦国是同一个祖先,即都是嬴姓。这事说来真是话长,那是商朝的事,有个叫中衍的人,曾为商王太戊驾过车。中衍的后代有个叫蜚廉的,生了两上生毛。”(东汉应劭个儿子,一个是恶来,就是《封神演义》中纣王的帮凶,后来被周武王杀死了,但他的后代就是秦的祖先;恶来的兄弟叫季胜,就是赵的祖先。经过了八百年,已经是战国的后期了,这时的秦王是嬴政,即后来的秦始皇;而赵国的国王是赵迁。当时赵国的大将是李牧,智勇双全,强大的秦国对赵国无可奈何,便用离间计,让赵王杀死了李牧,却任命无能的赵葱为大将。于是一击而溃,赵王迁就成了秦军的俘虏。在此之前一年,即赵王迁六年(公元前风俗通义年),赵国大饥,百姓间流传着一首童谣:“赵为号,秦为笑。以为不信,视地皇霸篇》)意思说赵国人将要号淘大哭,而秦国人则幸灾乐祸。如果你认为这话不可信,那就请看地上是不是长了毛。“地上生毛”这句话有些费猜解。因为地上或水里的草,古代都是可以称做“毛”的。《左传》中说的“涧溪沼沚之毛”就指的是水草。如果以草为毛,那么“以为不信,视地上生毛”就是说,你看地上有草没有,地上当然有草,所以这预言就不可能有错。但好像这里说得没那么简单,这“地上生毛”八成是指一种奇异的自然现象。这种现象史书中断不了有记载,有的书更说生的是“白毛”,而且坚韧得用刀都割不断。这种怪事自然要被人们视为妖异了。但我估计这种白毛可能是石棉之类的矿物,在现在并没什么希罕的。但无论如何,在赵国灭亡之前,地上生出了白毛,失去了赵牧的赵国已经不像个国家,被秦吞灭是早晚的事,只看秦国愿意什么时候张嘴了,所以人们见到什么怪事出现总要与灭国联系起来,这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民间故事,记载在晋朝人干宝编的《搜神记》中:由拳县,本来叫长水县。在秦始皇时,有一首童谣说:“城门有血,城当陷没为湖。”也就是说城门上出现了血迹,这城就要陷没为湖了。有位老太太听说了,每天去城前张望,看看是否有血。守城门的官吏觉得她可疑,就要把她捆起来送官。老太太说明了缘故,那门官就放了她,笑着说:“既然如此,您老人家就天天来看吧。”这门官很有幽默感,这天悄悄用狗血把城门洒了一片。第二天老太太又照常来了,一发现了血迹,扭头就跑。而就在这时,突然发起了大水,眼看着就要淹没县城了。县主簿派差人去汇报县太爷,县太爷一见差人,就说:“你怎么变成鱼的模样了?”差人说:“大人您也成了鱼啦!”于是这县城就“陷没为湖”了。由拳县就在今天的浙江省嘉兴市。秦时原来叫长水县,据《水经注》说,秦始皇嫌这里的风水太旺,怕将来要出造反的人物,就命囚徒十万把这里掘个大坑,于是改名为“囚卷”,后来又因为音变叫做由拳。可是《至元嘉禾志》的说法略有不同,大约是觉得十万人平地挖个大坑,挖出的土也没地方放,未免有些不可思议吧,所以改词道:由拳县内有一山,名叫拳山,秦始皇见山上有“王气”,就命囚徒凿破此山。囚徒凿山凿得疲累不堪,于是人们就把此县叫做“囚倦”,后来讹传,才叫成了由拳。还有一个预言传说,也是这长水县的。不知是何时产生,却见于宋朝的《太平寰宇记》,大约是当地的民间故事吧,说是长水县当地老百姓有个民谣:“水市出天子。”秦始皇东狩,一直留神着“水市”这个地名,可是问谁都说不知道。这天路过长水,见本地人驾着船在水上做生意,秦始皇一看,这不就是“水中为市”么,便把长水县改名为由拳县,意思是去掉县名中的“水”字,就把风水破燃,那立刻就是燎原之势。头一年即公元前秦始皇本采集不死之药。了,也就不会再出天子了。如此说来,秦始皇的时候,这里本已是一片水乡了。当然,这也是一个传说,不大靠得住的。看来秦始皇巡游天下,当时流传的故事比乾隆下江南的故事也不少,只是无关乎风流,却多是对秦政权的诅咒。史记秦始皇自以为开天辟地,要建立一个万世一系的大帝国,同时又想自己长生不死,做个真的“万岁”皇帝。于是就召请了一大批燕、齐方士,让他们到海上去寻找蓬莱神山,采集不死之药。其中一位是燕人卢生,他从海上回来,不死药没弄到手,却奏上一个预言来交差,这预言是在一部天书中发现的,就是一句话:“亡秦者胡也。”(做个真的“万岁方士,纪》)于是秦始皇就认为这“胡”是指北方的胡人,即匈奴人,派遣将军蒙恬发兵三十万,北击胡人,然后又大修长城,以防胡人入侵。卢生是燕人,邻近北边,熟知匈奴人的强盛对北疆的威胁,所以他编的“预言”其实并不完全是骗人,而是代表了北方百姓的一种忧虑。正是因为秦始皇大伐匈奴,所以终秦之世,胡人也不敢窥边。秦朝没有亡于胡人,而是亡于遍及全国的农民和六国贵族的造反,看来这预言是落空了。但后代的方士并不如此说,他们说卢生的预言应验了,那胡不是胡人,而是秦始皇的小儿子,秦二世胡亥。这样一来,“亡秦者胡”不过是老天爷与秦始皇开了个声东击西的玩笑,秦朝是必定要亡的,你备了胡人,却没有想到还有个胡亥在等着,而胡亥才是真正的“胡”。这样一说,好像天书和预言都是实有其事了。但仔细一想,秦朝灭亡的责任怎么能推到一个受着赵高和李斯控制的浑账小子身上呢?秦始皇的暴政早就在全国埋下了造反的火种,只等大泽乡或者别的什么一个地方的导火索点年的七月秦始皇死在巡游路上,皇帝。于是就召请了一大批燕、齐秦始皇遣使求仙图秦始皇自以为开天辟地,要建立一个万世一系的大帝国,同时又想自己长生不死,让他们到海上去寻找蓬莱神山,第二年的七月陈胜就在大泽乡揭竿而起,短短一年,胡亥就是一天三班倒地做坏事,也完不成亡秦的大事业啊。当然,也可以换一种方式来解释这个预言,说秦朝之亡,终于胡亥。但也还是说不通。因为虽然说秦是“二世而亡”,其实是“二世半”,胡亥被赵高逼得自杀之后,赵高又立了秦始皇长子扶苏的儿子子婴为秦王。虽然这子婴只做了四十六天秦王,但也不能不算数,如果用后一种方式来解释预言,那就应该改成“亡秦者婴”了。说起秦朝的速亡,不能不给赵高记上头功。秦始皇一咽气,他就策划修改遗诏,把公子扶苏和大将蒙恬赐死,其他诸公子也一律宰了,这就断了秦朝的命根。剩下一个小浑蛋胡亥做了皇帝,赵高便指挥他学着老爹的样,又是巡游天下,又是大兴土木,给秦朝的暴政再加上一把火。终于弄到六国造了反,丞相李斯、去疾等人却想把暴政降降温,安抚天下,收买人心;赵高哪能让“革命”这么快就流产了?就下狠手把这三个人收拾了,从此秦朝就失去了用“反革命两手”对付六国的指挥中心。赵高让秦二世呆坐在咸阳宫中,等到刘项的义军打到老秦国的地盘上,赵高就积极配合,先收拾了二世,然后宣布大秦国解体,秦皇帝退位为秦王。赵高在关键时刻走的每一招都极为精彩,不能不让人怀疑他是自愿的第五纵队,称他为“男西施”都不足以表其功的。所以郭沫若老先生就做过假想,既然赵高本是赵人,就未尝不是辱身复仇,于是他在写“刺秦”的高渐离时就捎带了这一笔。其实历史上对赵高也并不都是一片骂声的,最典型的就是对赵高最后失于防范而死于子婴之手表示同情,于是而有了赵高本是仙人的故事。子婴大约是觉得赵高颇得人心吧,起初只想暗暗把他处死。他先把赵高头朝下倒悬在井中,七日不死,又用大锅来煮,那锅竟七日不沸,最后只好戮死于市了,而当时泣送者竟有千家之多。但赵高并没有真死,一只青雀从尸体中飞出,直上云霄,看来不过是神仙尸解罢了。这当然不过是神话,可是也能看出一些人对赵高的评价。阿房,就是阿房宫。秦始皇动用了几十万刑徒来兴造的这个绵延三百里的年),就出现了童谣,道:“阿房阿房,亡始皇。”(梁任昉《述异记》卷下)是大一统之后老百姓得到的第一个“好处”。于是到了二十八年(公元前向咸阳集中,然后发动全国工匠和役徒,为他照着六国宫殿的蓝本修造宫殿。这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年)统一六国,就开始把六国的珍宝和美女刑,这才让始皇帝出了口鸟气。而这次他听了“山鬼”始皇帝死而地分”七个字。宫殿群,直到他死也没有完工。这工程的浩大,仅其中的前殿就“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其余可想而知。秦始皇奴役天下人以饱一己之欲,自然是天怒人怨。“阿房阿房亡始皇”,就是普天下百姓对他的诅咒。年),即到了三十六年(公元前秦始皇死前一年,东郡(今河南省濮阳西而地分”七个字(《史记南)落下一块陨石,上面刻了“始皇帝死秦始皇本纪》)。相信天命的秦始皇到此时就不认为那七个字是天上掉下来的,便派御史追查,要找出刻这几个字的人。因为没有结果,他就下令把陨石附近的居民全部杀死了。这是典型的人造预言,可以由此知道当时流传的预言秦朝灭亡的民谣、谶语的来历。上面刻了也是三十六年的事,郑地的客人(一些书把“客”字写作“容”,那么就是一个叫郑容的人了)从关东来秦都咸阳,路过华阴,望见有素车白马自华山上跑下,车上有位神人,给郑客一只玉璧,说:“你替我捎给镐池君。”又说:“今年祖龙死。”(《史记。秦始皇本纪》)镐池君究竟是谁?在长安城西有个湖,叫镐池,周匝二十二里,这镐池君也许就是这湖的湖神吧。郑客没有把玉璧去投到湖里,却去献给了秦始皇。始皇一看,这玉璧正是八九年前路过长江时抛进江中的那块玉璧。而“祖龙”就是“始皇”,这字谜并不难猜。而郑客居然敢冒大不韪,把这晦气的话告诉秦始皇,真是“不知有几个脑袋”了。所以有的书就把郑客改为“使者”。而据史书记载,秦始皇晚年学仙,就是一般的大臣也很难见到他;但书上却说,这个使者不仅见到了秦始皇,而且秦始皇听了使者的汇报,沉默了很久,才说:“山鬼不过知道一年内的事而已!”意思是只要熬过年,山鬼的预言就过期作废了。太史公把当时的情景写得出神入化,却不大合乎始皇帝的脾气。暴虐的始皇帝当年巡狩路过湘山,因为老天爷没有给他好天气,他一怒之下,要给湘山判刑。可是五刑中的墨、劓、剕、宫和大辟好像对这木石蠢物都用不上,徒流更是别想,最后大约是法律博士们出的主意,把湘山的树都砍光了,算是施以髠华山神或镐池神的诅秦始皇秦始皇死前一年,东郡《今河南省濮阳西南》落下一块陨石秦二世元年(公元前殷芸《小说》)据说这是秦始皇时的民谣,可是咒,居然没有发雷霆之怒,把华山铲平,把镐池淘干,不是很令人奇怪么?刘敬叔《异苑》卷四、梁说到诅咒秦始皇的预言,不能不提到一首民谣:“秦始皇,何强梁。开吾户,据吾床,饮吾酒,唾吾浆。飱吾饭,以为粮。张吾弓,射东墙。前至沙丘当灭亡。”(刘宋见于记载却是六朝时的事,但歌谣写得不错,而且还有故事,所以对它的暧昧身份就不必追究了。原来在始皇帝焚书坑儒之后,觉得不能便宜了儒生的老祖宗孔丘,就在巡游天下路经曲阜时,命人把他的墓掘了,想从里面找到一些漏网的儒家经典。可是墓一打开,就见这首歌谣刻在墓壁上,原来孔老先生早就知道了嬴政掘坟的事,而且预言了他的死。这预言还有一个版本,不是刻在孔子墓壁上,而是孔子死前的遗书,词句也有出入,造得好像更古拙些:“不知何男子,自谓秦始皇,上我之堂,据我之床,颠倒我衣裳,至沙丘而亡。”秦始皇崩于沙丘,史有记载,那地方就在今天河北境内。但这事到了民间就要把它做一下趣味性处理。据说这预言让始皇帝很是不爽,在剩下的路途中特别指示:见了沙丘就要绕着走。可是有一天,在路上见到几个小孩子玩沙子,也就是把沙子堆成堆儿,始皇帝便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小孩子答道:“这是沙丘啊。”于是始皇帝就崩了。后面的故事很有些皇太后吃柿饼的风味,显然不是出于文人了。年)七月,陈胜、吴广与闾左九百人赴戍渔阳,行至大泽乡,正遇大雨连日,道路不通。他们不能如期赶到戍地,按秦法,误期者当斩。陈胜与吴广商议,反正要死,何不做一番事业?于是他们便策划起义。为了号召戍卒起兵,他们利用人们的迷信心理,先在一块帛上写了“陈胜王”三字,然后把帛书藏到一条鱼的肚子里。有人买了这条鱼,发现了帛书,大家就已觉得奇怪,在下面悄悄议论,难道这天书上写的就是我们这里的陈胜?陈胜又让吴广到附近的一座野庙,半夜里燃起篝火,学着狐狸的声音,叫道:“大楚兴,陈胜王。”(《史记陈涉世家》)大家听到了,都认为陈胜得了天命。于是陈胜振臂一呼,九百人揭竿而起,秦末农民大起义的序幕就这样拉开了。这是史书中第一条揭出制造谣谶的动机、过程的材料。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揭出这条材料的目的,是为了让读者对看《高祖本纪》中的另一条自言天命的“谶语”:刘邦亡命期间,喝醉了酒,行至大泽之中,见有大蛇当道,乃拔剑斩蛇,蛇分为两,道开。他又走了数里,觉得困倦,就躺倒睡了。后来有人来至斩蛇之处,见一老妪夜哭,说:“我的儿子是白帝子,化为蛇,当道,今为赤帝子斩之,故哭。”这条材料是写刘邦受天命,以赤帝子的身分取代白帝子(秦帝)而为天下主的。但此事谁见了?没有人见,是高祖爷自己说的,难道有问题么?身为汉朝史官的司马迁当然不敢对高祖爷的自传体小说表示怀疑,但他却用陈胜的篝火狐鸣来含沙射影,让后代的读者去连类推及,想入非非:既然篝火狐鸣是人搞的把戏,那么所谓白蛇当道的故事,以及后世所有那些帝王自称得了什么天命的故事,也不过是陈胜故伎的重演而已。行至大泽刘邦之中,刘邦亡命期间,见有大蛇当道,两道开。喝醉了酒,乃拔剑斩蛇,蛇分为完成了春秋汉高帝刘邦本是个无赖,但他编出的天命故事虽然难免无赖气,却也有些可爱处。除了那个斩白帝子的故事外,还有他自觉出身平民,就是编祖宗也编不出个名人来,索性就更直捷些,说自己是老娘与天龙杂交的产物,这样一来,他就是天龙的儿子,而那天龙自然就是天帝爷的变形了。后代的暴发户就少有这样的气魄,只能爬到一千年之前,到同姓的历史名人中去认祖宗。但也有一些不怎么高明的预言汉家天命的谶语,但那都是出自后代儒生之手,高祖爷是不负责任的。下面介绍的是汉代纬书《孝经钩命诀》中编造的故事,是用神化的孔子来论证汉朝天子的君权天授的。鲁哀公十四年(公元前年),也就是有名的“西狩获麟”之后孔子结束《春秋》写作的那一年,孔子夜里梦见在丰、沛,即后来汉高祖刘邦的老家,出现了一股赤色的烟气。他醒来之后,就招呼颜渊、子夏两个得意弟子,驾车从鲁国跑到了楚地的范氏街前往观看。只见一个打柴的孩子捉到了一只麒麟,伤了它的左足,见来了人,就用柴草把它盖了起来。孔子说:“孩子,你过来。汝姓为赤诵,名子乔,字受纪。你是不是见到了什么?”孩子说:“我见到了一只野兽,大如羔羊,头上有角,角的顶端有肉。”孔子听了便道:“天下已有主也,为赤刘,陈项为辅,五星入井从岁星。(天下已经有了主人了,是赤刘,有陈、项二人为辅佐,那是金木水火土五星进入井宿的那一年的事了。)”孩子揭开柴草,把麒麟让孔子看,孔子急匆匆地跑过去,见麒麟垂下了耳朵,口中吐出了三卷图书,宽三寸,长八寸,每卷二十四个字,大致意思是说“赤刘”将要兴起;周朝要亡,赤气升起,有个“卯金”要作皇帝,孔丘要为这未来的皇帝提前定下制度。于是孔子就赶忙,又写了孝经》,率领七十二弟子面对北斗星,鞠躬九十度,让符瑞志上》)这里说的“刘季”,就是汉高祖刘邦,他的字曾子怀抱着《河图》、《洛书》,向老天爷汇报说:“在下已经把这几部为后世皇帝做经典的书完成了。”于是天上降下白雾,有赤色的长虹从天而下,化做一块黄玉,长有三尺,上面刻着一段预言,道:“宝文出,刘季握。卯金刀,在轸北。字禾子,天下服。”(《宋书是季。“卯金刀”是“刘”的拆字,“禾子”合起来是“季”。这故事可不是编出来为好玩的。编故事的儒生用孔子来证明汉天子的合乎天命,接着又证明孔子的《春秋》、《孝经》是汉天子必须尊崇的治国大典。说《春秋》、讲《孝经》就是这些儒生的本行,于是他们就证明了皇帝必须给自己一个铁饭碗。这个故事有它更接近真实的故事原型,即所谓“西狩获麟”。那是在鲁哀公十四年的春天,鲁哀公和他的卿大夫们到鲁国的大野去狩猎,大夫叔孙氏的部下猎得一个怪兽,以为不祥。孔子看了,说:“这是麒麟呀!”于是他叹息道:“黄河不再出现《河图》,洛水不再出现《洛书》,没有圣人出世来拯救天下了,我的理想和事业也完了!”按后人的附会,这麒麟是个瑞兽,它是为圣人孔子而出现的,但一出现就被打伤擒获,这只能像孔子哀叹的那样:“吾道穷矣!”可是到了孔圣人的徒子徒孙手里,悲剧成了喜剧和闹剧,他们的祖师爷成了巫师。汉朝的皇帝还不至于无知到分不出历史和神话的地步,但既然神话是为他们捧场的,他们就宁肯被儒生哄骗了。这些谈天命的预言听多了要出毛病的,还是插进点儿讲人命的吧。汉高祖八年(公元前年),是刘邦很窝气的一年,头一年和匈奴人开战于平城(今山西大同),被围于白登(今山西大同东),要不是陈平用了有点儿下三滥的奇计,他可能就要彻底栽到那里。他从平城回都城时路过赵国,赵王张敖是刘邦的女婿,亲自低声下气地服侍刘邦,刘邦嘴里还是骂骂咧咧。赵国的国相贯高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想立马把这个老无赖宰了。可是又怕连累了赵王,所以打定主意以后找机会单干:以后你别过我这儿,再来就不会便宜你。也是事有凑巧,到了第二年,韩王信的余党又在东垣(今河北正定)起兵。刘邦在匈奴那里窝的火总算找到发泄的地方,亲自出征,三拳两脚就把叛乱平了。在他回都城长安时,又要经过赵国的封地了。贯高料定刘邦要在柏人那里歇息,就预先在驿馆的夹壁墙中埋伏下武士,只要刘邦一住下,就把他宰了。也是贾谊悒郁不乐,常登此台,悲吟愁苦,所以叫做“愁台”(张耳陈余列传》)就不宿而去,躲过了暗算。刘邦命大,他走到柏人,从人就准备安排住宿,但他心中一动,顺口就问了一句:“这是什么地方?”从人答道:“这是柏人县。”刘邦道:“柏人者,迫于人也!”(《史记“柏”字读音与“迫”字相近,柏人读成迫人也未尝不可,但“迫人”怎么就会成了“迫于人”呢?打人就是被人打,逼债就是被债逼,刘邦虽然不学,但话总是会说的,总不会掉文掉得翻了个吧。所以这刘邦的第六感,不过是别人的附会。以他的老谋深算,不会对贯高的阴谋一无所知的,所以他很快便发现了一切,灭了贯高及同党的三族。心惊肉跳,对于好迷信的人不算什么希罕,其实就是不迷因为地名不吉而信的人也不愿意搬到名字龌龊不祥的地方去,所以我们看到的地名大多是富贵吉祥。虽然人多忌讳,好以地名占吉凶,但应验的事却是极罕见。但也不是没有。五代后唐庄宗末年,魏博军乱,河北诸镇相继响应。庄宗派李嗣源前往征讨,结果到了邺城,嗣源反被乱军拥立为帝。庄宗只得亲自出兵,途中见一高台(或说为一高冢),便问从者这是什么台。从者说:西汉初,贾谊为梁王太傅,梁王早死,庄宗旧五代史纪》)。庄宗这时正处在众叛亲离、孤家寡人的地步,听了这台名,自然要有感触,于是郁郁不欢。果然,他到了洛阳之后,又发生兵变,最后自焚而死。“愁台”的名字本身就不吉利,但有些吉利的名字也会因人而变得不吉利。北宋仁宗皇(公元帝没有儿子,便以他兄弟濮安懿王允让的儿子赵曙为嗣子,养于宫中。到了嘉祐年)末年,仁宗身体一直不大好,这一天觉得轻松一些,就乘“迎曙亭”(宋着小辇到御花园里闲游。见东面假山上遥立一亭,走近一看,上面的匾额题着张师正《括异志》卷一)三字。仁宗心中一震,便觉得这不是好兆头:“迎曙就是赵曙要作皇帝,难道我的命要到头了?”可能在第二天,仁宗就龙驭上宾了,赵曙即位为宋英宗。一说,那“迎曙亭”三字本来就是仁宗自己题的。与此相类的是宋哲宗的事。宫里新造一堂,是为了退朝后继续办公所用。让的,叫“迎端”(南宋翰林学士们给起个好名字,多次拟进,哲宗都不满意,最后的名字是他自己起周密《癸辛杂识》前集),其意本谓“迎事端而治之”。可是没想到,时间不久,哲宗就病死,朝廷迎哲宗之弟端王赵佶为帝,就是宋徽宗。可是用地名占吉凶的方法,本身就是很随意的,那吉凶占的是自己还是对方,也是因结果而定。还是北宋仁宗时的事,贝州的王则造反,先派明镐去镇压,个文字,不就是败字么?看来王则必将就擒了。”(宋结果劳师无功。后来文彦博自报奋勇,要去征讨。仁宗欣然应允,并说:“贝字加王辟之《渑水燕谈录》)但这话听着总是很别扭,“文”入贝州就是个“败”,看那意思,要败的似是文彦博了二百一十年,汉朝的末运就要到了。刘邦称帝是公元前是公元系,当有九虎争为帝。”(晋记》卷五)尾这事只见于几百年后十六国时期王嘉的《拾遗记》,所以汉武帝时是否真有这条谶语,别无旁证。但据《汉书》记载,这里的“三七末世”一语,在汉元帝以后确实存在,路温舒在元帝之世上封事说“汉厄三七之间”(《汉书路温舒传》),谷永传》),都是关于汉朝衰谷永在成帝之世上书说“涉三七之节绝”(《汉书落的预言。路温舒精通天文历算,这个“三七”大约是根据天文推算出来的。至于这个“三七”是什么意思?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可是当时那些人都没有,也许是不敢明确解释。等到了王莽篡位,这才明白:三七二百一,是从汉高祖开始,过年,过二百一十年年左右,而王莽宣布即皇帝位正是公元年的事。《汉书》记载“三七才对。想当年,唐末黄巢造反,打到了金陵,有人就劝他:“大王千万不要打金陵。’(即‘锁’字)了么?”您的名字叫‘巢’,‘巢’要是进了‘金’,不就成了‘(北宋陈师道《后山谈丛》卷二)于是黄巢就撤兵而去。以此推论,文彦博入贝州只能打败仗。当然这只是个虚构的故事,如果宋仁宗真的在当时这么联想起来,可能就会另派他人了。年),汉武帝太初二年(公元前大月氏国进贡双头鸡,四足一尾,显然是二鸡连体的一只怪胎。把这只雄鸡放进它的同类之中,它总是不肯啼鸣。按灾异学说,雄鸡不鸣而牝鸡司晨,这是阴阳反常、家道衰落的预兆。武帝觉得不祥,就让使者把鸡带回月氏。等走到西关的时候,这鸡突然掉过头,朝着汉朝的宫阙哀鸣起来。于是当时就出现了一条谣言,道:“三七末世,鸡不鸣,犬不吠,宫中荆棘乱相王嘉《拾遗大月氏国进贡双头鸡汉武帝刘彻汉武帝太初二年武帝觉得不祥,就让使者把鸡带回月氏。四足一一件是汉武帝的儿子汉昭帝元凤三年(公元前末世”时所以不敢多做解释,大约就是因为一说是二百一十年,就好像承认了王莽的天命。这似乎是很灵验的了,汉朝果然存在了二百一十年就亡了,其实又不尽然。因为正是先有了“三七之厄”这一谶语,而王莽恰好在那时很得人心,所以这谶语给王莽代汉自立打实了舆论基础,不止是王莽集团,就是全国也有不少人认为天意如此。另外,王莽即皇帝位之时,中国并没有发生大乱,“宫中荆棘乱相系”这句是完全落空的。而王莽的将军虽有“九虎”之号,却也没有“争为帝”的事。那时正是“人心厌汉”,王莽是在万众欢腾声中上台的。汉武帝在位时,好像没有什么可靠的谣言流传下来。但他死后,汉朝政权出现了危机,而谣言也就多了起来。这里的两条材料都是儒生眭孟向朝廷提供,并因此而丢掉了自己的脑袋。年)的事,那年的正月,在泰山附近的莱芜山的南面,突然出现一片嘈杂,好像有几千人在哄嚷着什么。当地百姓跑去一看,什么人都没有,却发现一件怪事:一块很大的石头,高有一丈五尺,粗有四十八个人才围得起,本来是躺着的,此时却立了起来,入地八尺,但石头着地之处却只有三尺之径。就在石头挺立的地方,还集合了几千只白色的乌鸦。这事情确实是怪得不可思议,不要说别的,只说那白色的乌鸦,几百年也碰不到一只的,此时却一下子来了几千只。这事眭孟并没有看见,却很是相信,而且据此推论道:“石是阴类,象征着平民,而泰山是历代帝王封禅告天,改朝换代的地方。所以这件怪事就预兆着将有平民来取代汉天子的皇位。”第二件怪事发生在皇帝的园林上林苑中。那里有一棵大柳树,本来已经折断倒地了,这一天突然自己立了起来,而且很快长出了枝叶,又很快地出现了虫汉书子,把树叶咬出了一串文字,写的是:“公孙病已立。”(五行志中》、《眭弘传》)上林苑方园数百里,究竟有多少柳树,哪一棵曾倒下,只有老天爷才会知道。而且能在窄窄的柳叶上像绣花一样地咬出一行字,或者仿佛是一行字来,这样的虫子该有一张多么巧的嘴巴!这样的怪事眭孟当然也相信,而且依旧当成是平民要取代汉天子的预兆。于是他把这上天的指示上书给皇帝,要求皇帝顺从天意,主动地下台。当时汉昭帝年岁还小,正是大将军霍光执政,他说:“这呆子的脑袋有问题,把它砍下来吧!”于是眭孟就被砍了头。“井水溢,灭灶烟,灌玉堂,流金门。”(《汉书然而,史书上却说,眭孟的推论是正确的。因为不久昭帝就病死了,也没有留下儿子。朝廷大臣们商量,请了昌邑王来当皇帝,这位王爷带着自己王国的臣子们进了京,想搞个一朝天子一朝臣,结果霍光趁着手里的权还没夺走,赶紧把这皇帝和他的亲信们轰了下来。霍光明白了,要扶立新天子,还要保持自己的地位,必须让这候选天子来自下层。于是他就找到了汉武帝被废死的戾太子的孙子,当时正流落在民间的刘询,让他当了皇帝。而刘询的小名正叫“病已”。眭孟所揭出的预言终于被证实了。但霍光的“不学无术”也受到了惩罚:就是这个来自下层、孤立无援的汉宣帝,在霍光死后,就找了个碴儿,把霍光的全家杀个净光。如此看来,眭孟好像是被冤枉了。其实也未必。那块突然如黄山飞来石一般立起的巨石,谁也没有见到过,不仅眭孟没有见到,就是后来的任何书本都没有别人见到过它的记载。而且如果那块巨石真的存在的话,现在也应该依旧在那里立着,但是此后两千多年,至今也没有任何人想去证实一下。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都知道那本来就是一个谣传。五行志中》)这是汉宣帝的儿子汉元帝在位时的童谣。这童谣通俗易懂,意思是:井水溢出来,浇灭了灶里的火,灌进了玉堂,流进了金门。到了元帝的儿子成帝在位的时候,果然出现了童谣里说的现象,北宫中一个井的井水溢了出来。这正和春秋时期鲁国的鸲鹆歌一样,先有歌谣,后来就出现了应验。但这童谣预兆着什么呢?井水是阴类,玉堂、金门是皇帝的住处,现在井水灌进了玉堂,就预兆着要有臣下占有宫室,也就是篡位。后来,王莽以外戚为大司马,终于取代了汉朝皇帝。但这似乎不是惟一的解释,因为这里提到了“灶烟”,“金门玉堂”里怎么会有“灶烟”,难道大殿里还砌什么炉灶,起火做饭不成?所以我认为这“灶烟”正是“赵燕”的谐音,赵燕自然是指赵飞燕了。这个童谣讥刺
  • 相关资料
  •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上传我的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243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