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5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批判陈寅恪先生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史学方法

批判陈寅恪先生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史学方法.pdf

批判陈寅恪先生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史学方法

zcx1997
2011-04-18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批判陈寅恪先生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史学方法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批判陈寅恪先生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史学方法金应熙陈寅恪先生在中国史学界工作了三十多年他的史学观点和方法一向有很大的影响。解放以来陈先生一直保留他的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丝毫不肯改变。他的史学观点方法的影响也长期没有消除。许多研究历史和文学的资产阶级专家把陈先生看成不可企及的高峰奉为他们的“旗帜”以陈先生的研究作为自己的方向。不少年青人受到迷惑跟着陈先生走上了烦琐考证和形而上学的道路。例如中山大学历史系有个同学听了陈先生主讲的“元白诗证史”的课程在陈先生鼓励下再三写文章来探究白居易卖炭翁一诗中牛车行进的方向对无关主旨的小事进行烦琐的论证。这告诉我们:认真批判陈寅恪史学方法对于在历史科学领域中贯彻两条道路的斗争拔白旗插红旗确立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阵地是一项刻不容缓的工作。陈先生坚持反对马克思主义广大史学工作者对此并不是毫无所知几年来陈先生讲学华南在广东史学界特别是中山大学历史系师生说来这更是周知的事实。陈先生的史学方法所以能有不小的影响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有一种为陈寅恪史学方法辩护的论调说:陈先生虽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他却有自发的辩证法或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因此按照他的方法来进行研究可以和马克思主义殊途同归。首倡这一谬论的是右派分子赵俪生。他在“北魏末的各族人民大起义”一文中说陈先生有某些自发地与科学历史法则相吻合的观点以后他又在另一篇文章中故意贬低闻一多先生的学术成就而继续为陈寅恪史学方法吹嘘。有一些人未能明确地区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辩证法与形而上学于是就为赵俪生所惑从而为陈寅恪史学方法赢得了一定的市场。为此我们在批判陈寅恪先生的历史观时必须着重分析其唯心主义的、形而上学的本质彻底驳倒赵俪生的谬论。本文试从这方面提出一些意见。一首先必须指出陈寅恪先生的史学方法和他的唯心主义世界观是不可分的因而渗透了主观唯心主义的色彩与唯物主义是根本对立的。马克思主义者从唯物主义出发认为必须从社会物质生活条件中去探求各种社会思想、政治理论和政治制度形成的根源。而在社会物质生活条件的体系中又以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为决定社会结构和历史发展的力量。陈先生的看法与此恰恰相反。他在分析史实时一般多把历史归结为统治阶级中某些集团及其代表人物的活动。这是明显的唯心主义必然导致错误的结论。例如他不从唐代中叶以后中小地主阶级的发展来探求古文运动兴盛的原因而将古文运动的兴起归因于唐德宗这个封建君主的个人爱好:“德宗本为崇奖文词之君主自贞元以后尤欲以文治粉饰苟安之政局……所谓‘文起八代之衰’之古文运动即发生于此时殊非偶然也。”(元白诗笺证稿页)这不待说是片面的、错误的。在另外一些场合中陈先生则过分强调社会物质生活条件中地理环境等因素将它代替了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例如他在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论述唐太宗进攻高丽失败的原因即夸大了气候条件的作用认为隋唐武力中心在西北进攻高丽军运困难必须在一年中三月至七月即寒冷期已过而雨季来临的短期中获得全胜才能成功隋炀帝、唐太宗进攻高丽的失败都由于未能克服这一困难。陈先生并且企图抓住这一条纲来说明“中国在唐以前经营东北失败利钝所以然之故。”这一论述也是片面的、不正确的。杨广和李世民侵犯高丽的相继失败首先是由于他们进行了侵略的非正义的战争。高丽人民在两次战役中都表现了为争取独立自由而英勇牺牲的精神所以才能击退强敌。如果不从战争的性质和作战两方的情况来作具体的分析那就如陈先生那样不能不歪曲历史事实了。这种强调地理环境作用的历史观归根到底仍是唯心主义的变相。这从论述稿中关于隋唐内重外轻的分析中也可以看出来。陈先生原来想突出说明所谓“关中本位政策”造成了内重外轻的形势及其作用但接下去就说:“……隋炀帝远游江左所以卒丧邦家唐高祖速据关中所以独成帝业。”把隋唐朝代的更迭决定于杨广个人。假如当时杨广作南游而留守关中或东都能不能说农民战争的火焰烧得再猛烈些隋的封建统治也可不致灭亡呢?陈先生那样的论断其实是忽视物质资料生产方式的作用所得出来的。陈先生在论述武则天与佛教、魏晋清谈思想的若干论文中提出了宗教和哲学都可为政治斗争服务的观点。曾有些人引证这些论文为陈先生辩护认为他在这里自发地接近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观点是唯物主义的。我们认为这种意见是错误的有害的。其所以有害即如上所述它迷惑了一部分的视听使人感觉到只要钻研史料功夫深无须学习马克思主义也可以自发地具有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这对陈先生也没有什么好处使陈先生对自己的治学态度加深了自信以为自己以为可以不需要思想改造了。所以今年中大历史学鸣放时有个同学出大字报要陈先生多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陈先生就答复说:“请你读一下我的‘武曌与佛教’吧!”(大意)其实陈先生对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看法也是和马克思主义对立的。他不从经济基础的改变中去说明上层建筑变化发展的原因却从某些人物(如封建士大夫)的头脑活动中去找寻这些发展的泉源。读他的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决不能明了隋唐制度究竟如何变化为什么变化而只见到文化、制度随着某些封建士大夫家族及个人的来去而转移。例如他不能从北魏社会跃进到封建社会后皇室与豪强矛盾尖锐化来解释三长制的建立而只是强调李冲个人“用夏变夷”的作用。这说明陈先生并没有在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关系这个问题上自发地接近了唯物主义。我们并不否认陈先生通过辛勤劳动掌握了政治与文化间互相联系的某些片段材料但那与自发的唯物主义完全是两回事绝对不能混淆。另外有人还认为陈先生说“实事求是”尊重证据的这就是唯物主义。这种论调也是错误的。右派分子赵俪生就曾吹嘘过陈先生不抹杀反证而从反证的攻倒中来建立自己的论点说这值得现代史学界学习。事实上陈寅恪史学方法和马克思主义的“实事求是”的方法有根本的分歧。毛主席教导我们实事求是就是要研究和发现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亦即规律性。正是当我们把实事求是的精神应用到社会历史的研究上来从纷纭复杂的历史现象中发现客观规律并且按照客观规律来说明社会历史的发展过程时才使历史研究真正成为一门科学。陈先生则认为历史是“团团转”的:“时尚变迁、回环往复此古今不殊之通则。”(元白诗笺证稿新乐府上阳白发人条)在这样的“通则”下当然没有任何历史发展规律可言了。否认社会发展规律这不是唯心主义是什么呢?与实事求是的精神又有哪一点共同之处呢?那只是资产阶级的伪科学罢了。至于尊重证据一点我们还需要作更深入的分析。陈先生在对历史真实的认识可能性上存有怀疑而主张乞怜于一种“直觉”。他说:“古代哲学家去今数千年其时代之真相极难推知……必须备艺术家欣赏古代绘画雕刻之眼光及精神然后古人立说之用意及对象始可以真了解。所谓‘真了解’者必神游冥想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而对于其持论之所以不得不如此之苦心孤诣表一种之同情始能批评其学说之得失而无隔阂肤廓之病。”(见冯友兰中国哲学史审查报告一)在这种认为要真了解历史必须依靠“神游冥想”的主观唯心主义思想指导下当然谈不上真正的尊重证据。陈先生是不愿意把自己的研究局限于个别事实的考证的。他的史学方法的特点之一是企图在错综复杂的历史现象中抓住一些他认为重要的环节先行解决然后再以所得的结论为出发点连带说明一系列的其他问题。这种方法使陈先生的研究成果带有一种系统性而和其他一些专搞考据的资产阶级史学家有所不同。但是由于陈先生从主观唯心主义的出发点来认识历史因而对所抓的环节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时常不免流于主观的臆断。要在这些主观臆测的基础上建立系统当然十分勉强结果在处理证据方面就不免多取有利的证据而于反证则往往不愿顾及。这是与陈先生力求谨严的初衷相剌谬的。例如陈先生认为北魏的制度有来自河西的一源都城建筑也不例外。所以他在研究北魏太和年间洛阳建筑时开头就说:“若依寅恪前所持文化渊源之说则太和洛阳新都之制度必与……河西……有关无疑。”这是从自己的假定出发(渊源略论稿页)下文为了证实这一假定迂回求证力图证明洛阳的建筑是以河西姑臧城为蓝本的。但始终无法得到有力的论证而对于若干于己不利的情况亦置之不顾(例如陈先生强调前汉长安建筑系按照周礼“面朝背市”的规定的但他忽略了长安市和周礼原文上一句“左祖右社”则是不相符合的。其实长安也是随着形势而发展建筑起来的并没有严格按照规定的制度。陈先生对这点没有注意到。)假如陈先生抛弃自己的假定则洛阳新都的建筑本来是容易解释的。因为从邙山在北、洛水居南的形势看来不论从政治上居高临下便于控制或从经济上便于交通运输而言统治者都是以宫城在北市场在南较为适当。这一个例子说明从主观唯心主义的世界观和认识论出发也必然陷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主观唯心主义的方法论这当然和马克思主义尊重证据的态度根本不同的。二其次我们要指出陈寅恪先生的史学方法是形而上学的和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方法有着根本的分歧。这个根本分歧突出地表现为对历史的变化和发展陈先生和我们的看法完全对立。马克思主义教导我们必须从现象的发生、发展和衰亡的观点来研究历史。历史发展不是旧东西的重复而是“推陈出新”的过程即旧东西衰亡和新东西产生的过程。新东西是在旧东西内部萌芽的事物内部的矛盾的发展是发展和变化的根本原因。陈先生表面上也不得不承认历史上有变化和发展的事实但实际上他和一切形而上学者一样归根究底是在否定历史的前进和发展的。首先陈先生在研究他所谓历史“演进”时很不重视以至根本抹煞广大人民劳动生产和阶级斗争对历史发展的推动作用却极力夸大各个民族的接触和外来文化的影响。在他看来没有外来文化的影响则本国文化的“演进”就很难想象甚至微小如一种装束也非在外国文化影响下不能有新的时尚:“凡所谓摩登之妆束多受外族之影响此乃古今之通则而不须详证者。”(元白诗笺证稿第五章新乐府时世妆条)同时陈先生心目中也没有什么劳动人民创造的民族文化传统:“元白诸公之所谓华夷之分实不过古今之别但认输入较早之舶来品或以外国材料之改装品为真正之国产土货耳。今世侈谈国医者其无文化学术史之常识适与相类可慨也。”(同上法曲条)这真是奇怪、武断的逻辑!难道中国人民就连一种新的服装都不能创造吗?难道扁鹊、仓公、张机、华佗这许多古代著名医药家都只是“输入”、“舶来”的医药技术而没有自己的独立创造吗?陈先生一方面鄙薄本国劳动人民的创造能力另方面却对于封建社会的伦常礼教竭力维护说成为不可变动的。他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是他的史学观点中的重要一条在很多文章中都提到过。这本是清末张之洞的主张。陈先生也承认张之洞对他的影响说:“寅恪生平为不古不今之学思想囿于咸丰同治之世议论近乎湘乡南皮之间。”(冯友兰中国哲学史审查报告三)我们都知道张之洞乃是清末封建官僚中的顽固派头子之一。他著“劝学篇”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主张目的是在于反对当时的维新运动来维护封建的纲常名教反对民权。根据张之洞说来中国的封建专制政权以及附丽于其上的一切旧道德旧文化决不可变。这样露骨反动的主张连梁启超也批评它说:“不三十年将化为灰烬为尘埃其灰其尘偶因风扬起闻者犹将掩鼻而过之。”不幸陈寅恪先生中了他的毒接受这种“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主张带着有色眼镜来看中国文化与其他民族文化接触的历史结果到处发现“尊王攘夷”“用夏变夷”的主张(陈先生把唐代古文运动看成尊王攘夷思想的发扬就是一个牵强附会的例子)。这种观点应用到我国今日的文化发展上面就得出下列的结论:“窃疑中国自今日(年)以后即使能忠实输入北美(按指资产阶级文化)或东欧(按指苏联社会主义国家)之思想其结局当亦等于玄奘唯识之学在吾国思想史上既不能居最高之地位且亦终归于歇绝者。其真能于思想上自成系统有所创获者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中国哲学史审查报告三)这一段话的意思就是:不管什么思想传播到中国来如果不向中国封建文化妥协实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主张就不能站得住脚封建文化是不能动摇的。陈先生既然把社会主义思想错误地看成东欧的思想他就在暗中忧虑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会“用夷变夏”引致中国文化(实则是中国封建文化)的灭亡。所以他在解放后寄北京友人的诗中说:“名园北监仍多士老父东城剩独忧!”这种思想也就是陈先生在解放以来所以对马克思主义采取深闭固拒态度的思想基础。我们不能不指出这种思想在今天是比较张之洞写“劝学篇”的时候更为反动的。掌握并运用马克思主义辩证方法关于历史变化和发展的观点那是只有工人阶级才能做到的。工人阶级根据这种观点认识到:被压迫、被剥削的阶级进行革命是完全合乎规律的我们在政治上要做革命家而不能做改良主义者。顽固地维护封建礼教的人不可能不敌视辩证方法不可能不以憎恨的态度来对待现代社会的一切变化。陈先生曾说过:“尝综览吾国三十年来人世之剧变至异等量而齐观之诚庄生所谓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者。若就彼此所是非者言之则彼此终古末由共喻。”这一段话暴露了陈先生对中国社会的飞速发展抱着相对主义的态度。他不相信这些变化是能持久的他相信历史的进程“回环往复”到头了还会倒回来他有时又以旧眼光看新的事物恶意地把新事物攻击为腐烂的旧东西。他写了一首小诗讥讽马克思主义:“八股文章试贴诗尊师颂圣有成规。白头宫女呵呵笑眉样如今又入时!”归根到底陈先生仍然是认为太阳底下无新事自己也可以以不变应万变这和辩证法显然是相去十万八千里的。陈寅恪史学方法和马克思主义辩证方法的根本分歧还突出地表现为对矛盾的看法他和我们是完全对立的。毛主席教导我们事物内部的矛盾性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一事物和他事物的互相联系和互相影响则只是事物发展的第二位的原因(矛盾论)。从历史的发展来说发展主要是由于社会内部矛盾的规律性来起作用。陈先生把外部原因从内部原因割裂开来并且加以片面的夸大这样就抹煞了历史发展的规律性而陷入偶然性的错误。例如唐代封建地主阶级内部的矛盾即身份性地主和非身份性地主的矛盾它是中国封建社会发展和变化的必然结果。要分析这一矛盾的发生和发展应从根本上由中国封建社会的矛盾的特殊性入手即从中国封建社会内部氏族制度残余的长期保留而发生了因贵致富的门阀豪族身份性地主的长期存在。其次则应分析清【隋】末唐初以后社会财产占有状况和阶级关系的发展和变化。由于均田制度并未损害土地私有制在土地私有制发展的影响下中小地主的地位开始上升并且通过科举制度进入政治舞台与过去垄断政权的大族官僚集团展开了剧斗。但是陈先生却从外部矛盾来解释这项历史发展他认为东突厥衰败后突厥本部和别部的诸胡族分别迁入中国边境河北地区胡人一天天增多就把长期以来在河北聚居的山东士族迫得离乡出走这些山东士族丧失了家乡的根据地后不得不从科举出身这就和中小地主发生尖锐的冲突(见中山大学学报年第期。陈寅恪:论李栖筠自赵徙卫事)。显而易见这样从表面的外部原因来解释历史是错误的。用这样的方法可以把两件时间空间相隔遥远的事件随意牵扯起来这只能是概念游戏而不是历史科学。为什么破亡之余的胡部能够赶跑占统治地位的山东士族呢?这中间更本质的原因陈先生就没有去探究。过去梁启超曾经运用和陈先生相类的方法证明汉代进攻匈奴影响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这同样说明忽视事物内部矛盾的形而上学史学方法必然彻底破产。在处理矛盾的问题上陈先生还有一个突出的错误就是以次要矛盾来掩盖主要矛盾。中国封建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的矛盾。农民阶级反抗地主统治的多次起义乃是推动封建社会向前发展的主要动力封建社会中的一切其他矛盾对这个矛盾说来都只处于次要和服从的地位。因此研究中国封建社会史必须先以全力抓紧这个主要矛盾其他问题才得迎刃而解。但是陈先生却夸大了封建地主阶级内部各集团间的矛盾把它看成中国封建社会历史的主流。他从资产阶级观点来看阶级漠视社会阶级划分的物质阶级基础把封建地主阶级内部各个集团也都称为“阶级”这样就使主要矛盾更加模糊不清。例如在研究汉末和三国一段历史时应当着重研究黄巾起义的背景、发展和影响但陈先生却把注意力放在地主阶级中大族(袁氏)和寒族(曹氏)的矛盾斗争上面。他没有想到不先把从黄巾起义表现出来的汉末农民和地主的矛盾研究清楚对大族和寒族的斗争也不可能有深入的理解。袁曹两支地主武装都是靠镇压黄巾起义起家的他们共同屠杀起义农民特别在镇压起义农民黑山军时曾经密切合作只是在农民起义已经失败统治秩序重新稳定的时候袁绍和曹操才尖锐冲突起来。在袁曹斗争中曹操对农民作了一定的让步实行屯田政策稍微减轻剥削。而代表豪族大地主的袁绍是不可能这样的他仍然继续纵容大地主加紧剥削农民。在这样情况下袁曹的力量对比迅速发生变化袁绍终于为曹操所灭。这就可见地主阶级内部矛盾的发展对主要矛盾是占从属地位的是围绕着主要矛盾展开的。陈先生夸大了这个次要矛盾把它从主要矛盾割裂开来结果不但不能抓住问题的中心连他自己重视的袁绍、曹操间的矛盾发展过程也不能分析清楚。三陈先生的史学观点和方法的形成不是偶然的。陈先生生长于封建大地主的所谓“书香世家”又为名父之子是在中国封建文化的传统中培养起来的。他的祖父曾赞成新政陈先生以“元佑党家”(见他的挽王国维诗)之子弱冠远赴异国求学接受了一套资产阶级史学方法。按理说资产阶级的思想对于封建礼教多少应该起一点摧陷廓清的作用然而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的社会环境里特别是在陈先生回国后所交游的圈子的气氛影响下陈先生所接受的资产阶级学术思想却不能在这方面有所表现而只能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系统内占一个“为用”的次要地位。陈先生一直对清朝同治以后洋务运动的一段时间是非常憧憬的而对于辛亥革命以后特别是中国工人阶级进入历史舞台以后中国社会的急剧变化则是很看不顺眼的。在他看来清代末年是“依稀廿载忆光宣犹是开元全盛年海宇承平娱旦暮京华冠盖萃英贤”(挽王国维诗)的太平日子直到年他还写了“贞元朝士曾陪座一梦华胥四十秋”的诗不胜抚今追昔之感。另方面呢他对中国人民起来推翻清朝封建政权则极不满意称为“潢池小盗”满腹牢骚地写:“齐州祸乱何时歇?今日吾侪皆苟活。但就贤愚判死生未应修短论优劣。”(俱见挽王国维诗)。正因为他反对人民革命他就不能不反对指导人民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学说反对辩证法。事物内在矛盾的法则指出封建社会的文化必将彻底灭亡(当然其中好的东西我们还可批判地吸收)这正是陈先生所不愿意承认的所以他不能不走向主观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他之所以在认识历史真相中要借助于“神游冥想”也是和他的政治态度有关的。他提出要对古人抱一种同情究竟是怎样的同情呢?同情谁呢?在对待剧烈战斗着的双方中不能同时对双方都表同情例如同情王充就不能又同情谶纬之学同情黄巢就不能又同情唐末封建王朝这是很明显的。而陈先生的同情从他攻击黄巢破坏东南财赋地区致唐于灭亡从他推崇韦庄的“秦妇吟”等来说其“同情”显然是不在黄巢方面的。陈先生为“王静安先生遗书”写序希望有人能理解并同情王国维。他说:“寅恪以为古今中外志士仁人往往憔悴忧伤继之以死。其所死之事所死之故不止局于一时间一地域而已盖别有超越时间空间之理性存焉。而此超越时间地域之理性必非同时间地域之众人所能共喻。”这一段话充分表露了他所要同情的是甚么样的人物?原来正是王国维这样的死抱住封建王朝不放的人物。陈先生甚至还痴望着神州之外的九州今世以后的来世会有人读王国维的书“神理相接”而表同情于王国维的“奇哀遗恨”。我们不能不向陈先生进一言:我们对王国维在学术上的业绩并不会一笔抹杀而是将给予批判的吸收的但是今天在共产党领导下站起来的中国人民经过思想改造的知识分子就不会有人表同情于王国维的“愚忠”的政治态度了。封建王朝的孤臣孽子在我们的社会里是不会得到人们的任何同情的。陈先生的政治思想使他在某些方面还受到胡适派实用主义的毒害。当然陈先生和胡适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胡适是我国人民的凶恶敌人是个卖国的奸贼而陈先生是我们尊敬的老师。但是事实说明陈先生的史学方法一部分的确受到胡适派的影响。陈先生在早期关于西游记玄奘弟子故事演变等考证中明白采用了胡适派所谓“历史的方法”其后在使用“以诗证史”的方法中则陷入俞平伯先生等新红学派的窠臼中混淆了诗歌的艺术性与历史的真实性仿用研究红楼梦考证曹雪芹生平的方法来考证崔莺莺的籍贯、姓名。特别显著的是陈先生也有“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实用主义方法还对中国文化所受西来影响表现了民族虚无主义的倾向。所有这一切使我们深深感觉到批判陈寅恪史学思想实际上也就是要继续深入肃清实用主义在我国史学界的影响。我们也不是要全盘否定陈寅恪先生的学术成就不是要抹煞陈先生三十多年来的辛勤劳动我们只想指出一点:白专的路是走不通的。是自误误人的。以陈先生掌握史料、语文工具等条件较优越但是由于他的史学方法是主观唯心主义的和形而上学的致使他的研究中发生了许多基本性的错误旁的条件更不如他的人坚持“白专”的道路又将何处讨生活呢?我们通过这次红专辩论和教学改革中提高了认识下决心“兴无灭资”决心要继续拔掉史学界中的白旗力争史学思想的两条道路的斗争的彻底胜利。年月日初稿月日修改原载:《理论与实践》年期页~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6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