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作为手法的艺术[维克多·什克洛夫斯基]

作为手法的艺术[维克多·什克洛夫斯基].pdf

作为手法的艺术[维克多·什克洛夫斯基]

童心
2011-04-1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作为手法的艺术[维克多·什克洛夫斯基]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作为手法的艺术维••••什克洛夫斯基自《散文理论自《散文理论自《散文理论自《散文理论》》》》什克洛夫斯基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什克洛夫斯基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什克洛夫斯基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什克洛夫斯基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年年年年“艺术这就是形象思维。”这句话既可出自一个中学生之口也是一个在文学理论内着手建立某种体系的语文学学者的出发点。这个想法在许多人头脑里根深蒂固而波捷勃尼亚①无论如何该称为具有这种想法的先驱者之一。②他说:“没有形象就没有艺术具体说来就没有诗。”③他在另一个地方又说:“诗散文亦然首先是而且也主要是某种思想和认识方式。”④诗是一种特殊的思维方式即形象思维方式。这种方式能在某种程度上节约智力能产生“过程的相对轻松感。”审美感就是这种节约的反射。奥夫相尼科库里科夫斯基院士的这种理解和归纳大概是正确的他无疑仔细研读过他的老师的著作。波捷勃尼亚和他的人数众多的学派认为诗是一种特殊的思维即用形象进行的思维而形象的任务则是把各种不同的事物和动作分门别类并通过已知之物来解释未知之物。或者用波捷勃尼亚的话说:“形象与被解释之物的关系是:)形象是可变主语的固定谓语是吸聚多变的统觉经验的固定手段……)形象是某种比被解释之物更简单明了得多的事物”⑤也就是说“既然形象性的目的是使我们更容易理解形象的意义既然舍此则形象性失去意义所以形象应当比它所解释的事物更为我们所熟悉。”⑥用这条规律来看丘特切夫将夜晚的闪光比作聋哑的恶魔或是果戈理把天空比作上帝的法衣是颇为有趣的。“没有形象就没有艺术。”“艺术即形象思维。”人们从这些定义出发生拉硬扯地做出了莫大的荒唐事:竟要把音乐、建筑和抒情诗也理解为形象思维。奥夫相尼科库里科夫斯基院士经过四分之一世纪的辛劳之后终于不得不把抒情诗和音乐划出来把它们归入一种特殊的新形象艺术他称它们为直接诉诸情绪的抒情艺术。⑦结果存在一个很大的艺术领域并不是一种思维方式但这一领域中的一种艺术抒情诗(狭义上的)却又与“形象的”艺术完全相似因为它同样是运用词语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形象的艺术之转化为非形象艺术竟然全然不露形迹我们对这二者的感受也相同。“艺术即形象思维”这意味着(略去这一等式的许多众所周知的中间环节)艺术首先是象征的制造者这一定义却留存下来它在它赖以建立的理论崩溃之后仍然留存着。首先它在象征主义流派中仍有活力尤其是在它的理论家那里。所以许多人仍然认为形象思维诸如“道路与阴影”、“犁沟与田界”之类是诗的主要特征。所以这些人理当期望这个被他们称之为“形象的”艺术的历史应该就是形象变化的历史。但事实上形象几乎固定不变。形象从一个世纪到另一个世纪从一个国度到另一个国度从一个诗人到另一个诗人之间流动毫无变化。形象“无所归属”“来自天赐”。你对一个时代知之愈深就愈加确信你原来认为系某个诗人独创的形象实际上取自别人而且几乎原封不动。各种诗派的全部工作归根到底都是积累和发现运用与加工词语材料的新手法而且运用形象的工作较之创造新形象要多得多。形象是现成的在诗歌里对形象的回忆要大大超过用形象来思维。形象思维至少不是一切门类的艺术或者甚至也不是一切种类语言艺术的共同点。形象的变化也不是诗的运动的实质所在。我们知道常常有这种情况:有些词组被当作某种有诗意的东西是为艺术欣赏而创造的但实际上它们并非为产生这种感受而创造的。例如安年斯基关于斯拉夫语言特别有诗意的见解就属于这种情况。安德烈•别雷⑧对俄国十八世纪诗人置形容词于名词之后的手法的赞赏也是如此。别雷对此大加赞赏识为这是某种艺术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有意而为的创作认为这就是艺术。实际上这只不过是这种语言的一般特征(斯拉夫教会语的影响)。这样一来事物可能有两种情况:()作为一般事物而创造但被感受为诗()作为诗而创造但被感受为一般事物。这说明这一事物的艺术性它之归属为诗是我们感受方式产生的结果。而我们(在狭义上)称为艺术性的事物则是用特殊的手法制作制作的目的也在于力求使之一定被感受为艺术性的事物。波捷勃尼亚的结论可以表述为:诗=形象性这一结论产生了形象性=象征性即形象成为可变主语的不变谓语的能力的一整套理论。这一结论由于在观念上的血缘相通而深受安德列•别雷及《永恒的伴侣》的作者梅列日科夫斯基⑨等象征派作家的青睐并成为象征主义的理论基础。这一结论部分地源出于波捷勃尼亚对诗的语言与一段语言之不加区分。由于这一原因他未注意到有两种形象:即作为实际的思维手段、把事物进行归类的手段的诗的形象与作为加强印象的手段的形象。我举个例子来说明。我在街上走看见走在我前面那个戴帽子的人掉了一个纸袋。于是我叫他:“喂戴帽子的你丢了个纸袋。”这是个纯粹一般语言的转喻形象的例子。另外一个例子队列中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个站立的姿势很不象样排长见了对他说:“喂笨蛋⑩你怎么站的﹖”这个形象则是诗的语言的转喻。(在前一例中“щляпа”一词是换喻后一例中则是隐喻不过我在这里并不是要注意这两种转喻之区别)。诗的形象是产生最强印象的多种方法之一。作为方法它与诗的语言的其他手法相同与正反的排比、比较、重复、对称、夸张相同与一切被称为修辞格的东西相同与这一切增加事物实感的方法相同(词或者作品本身的声音都可以是一种事物)。但诗的形象只是表面上与作为寓言的形象和作为思想的形象相似譬如一个小姑娘把一个圆球称为小西瓜就属这种情况。诗的形象是诗的语言手段之一。一般语言的形象是抽象的手段:用小西瓜来代替圆灯罩或用小西瓜代替头只是把事物的诸多品质之一抽象出来它与头=圆球西瓜=圆球的说法毫无二致。这是思维但与诗毫不相干。节省创造力的规律也是公认的规律之一。斯宾塞写道:“我们发现决定选词用字的一切规则的基本共同点是:节省注意力……通过最容易的途径把思想引向想要达到的概念往往是唯一目的并且永远是主要目的。”“如果心灵拥有的力量不可穷尽那么从这永不干涸的源泉中要耗费多少的问题对它当然无关宏旨。重要的看来只是必需耗费多少时间的问题。但是既然心灵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它力图最合理地完成统觉过程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也就是说要最少地耗费力量或者说要得到最大的效果。”彼特拉日茨基只援引节约精神力量这一普遍规律来摒弃横阻他思路的理论即詹姆士关于感情冲动的生理基础的理论。创作力节约原则在研究节奏时尤其有诱惑力亚历山大•维谢洛夫斯基也承认它并进一步发挥斯宾塞的思想:“高超的文体恰恰就妙在以最少的字数传出最多的思想。”安德列•别雷在其著作的杰出篇章中举了许多诗律诘屈聱牙的实例并以巴拉丁斯基的诗句为例说明诗的形容语的晦涩费解他也认为有必要在自己的书中论及节约的规律该书试图依据过时书籍里未经验证的事实依据对诗歌创作手法的渊博知识以及克拉耶维奇按照中学教学大纲编写的物理教科书来建立一套艺术理论这真堪称是大壮举。省力是创作的规律和目的就语言的局部情况即就“日常”语言而言这一思想是正确的。但由于不了解日常语言规律与诗歌语言规律的区别这一思想也被推而广之于后者。最初实际表明这两种语言并不相吻合的是指出日本的诗歌语言中有些声音在日本日常实用语言中并不存在。列•彼•雅库宾斯基有一篇文章讲到诗歌语言中没有流音异化规则但却允许有相同声音的拗口组合此文实际上是第一次指出(虽然只是针对这一点而言)诗歌语言规律与日常语言规律相悖这一看法是经得起科学的批评的。因此在论及诗歌语言中的耗费与节约规律时不应与一般日常生活语言相比而应根据其自身的规律来探讨。如果我们来研究感受的一般规律就会发现动作一旦成为习惯就会自动完成。譬如我们的一切熟巧都进入无意识的自动化领域。谁要是记得自己第一次握笔或第一次说外语的感受并以之与自己后来第一万次做这些事时的感受相比较就会同意我们的意见。我们的日常言语中有不完全句或只说出一半的词语这种规律性现象就归因于自动化过程。代数学是这一过程的理想表现在代数学里一切事物都为符号所代替。在快速的实际言语里词语并不说出来只是在意识中隐约出现各字的前几个声音。波果金举过一个例子。一个男孩在想“瑞士的山很美”这句话时脑子里只有一排字母:I,m,d,l,S,s,b。思维的这一特性不仅提示了代数学的途径甚至也提示了象征的选择(字母而且是词首的字母)。在用这种代数的思维方法时事物是以数量和空间来把握的它不能被你看见但能根据最初的特征被认知。事物似乎是被包装着从我们面前经过我们从它所占据的位置知道它的存在但我们只见其表面。在这种感受的影响下事物会枯萎起先是作为感受后来这也在它自身的制作中表现出来。正是由于这种感受日常语言中的词语不会被全部听见(见列•雅库宾斯基的文章)因而也就不会全部被说出(一切口误失言皆来源于此)。在事物的代数化和自动化过程中感受力量得到最大的节约:事物或只以某一特征如号码出现或如同公式一样导出甚至都不在意识中出现。“我在房间里抹擦灰尘抹了一圈之后走到沙发前记不起我是否抹过沙发。由于这些动作是无意识的我不能、而且也觉得不可能把这回忆起来。所以如果我抹了灰但又忘记了也就是说作了无意识的行动那么这就等于根本没有过这回事。如果那个有心人看见了则可以恢复。如果没人看见或是看见了也是无意识地如果许多人一辈子的生活都是在无意识中渡过那么这种生活如同没有过一样。”(列夫•托尔斯泰年月日日记。尼科斯克村)。生活就是这样化为乌有。自动化吞没事物、衣服、家具、妻子和对战争的恐怖。“如果许多人的全部复杂生活都不自觉地度过这种生活如同没有过一样。”正是为了恢复对生活的体验感觉到事物的存在为了使石头成其为石头才存在所谓的艺术。艺术的目的是为了把事物提供为一种可观可见之物而不是可认可知之物。艺术的手法是将事物“奇异化”的手法是把形式艰深化从而增加感受的难度和时间的手法因为在艺术中感受过程本身就是目的应该使之延长。艺术是对事物的制作进行体验的一种方式而已制成之物在艺术之中并不重要。诗的(艺术的)作品的生命是从可见走向可知从诗走向普通文字从具体走向一般从在公爵府邸里半昏半醒地忍受屈辱的迂夫子和穷贵族堂吉诃德发展到屠格涅夫笔下那个虽则豁达然而空虚的堂吉诃德从查理大帝到“皇帝”的名字。随着作品和艺术的消亡作品逐渐扩大寓言比长诗更有象征性而谚语较之寓言又有过之。所以波捷勃尼亚的理论在研究寓言时最能自圆其说他正是以自己的观点对寓言进行了透彻的研究。但这一理论并不适用于“实实在在”的艺术作品正因为如此波捷勃尼亚的书终未写完。大家都知道《文学理论札记》一书出版于作者逝世后十三年的一九○五年。该书中也只有关寓言的一章是由波捷勃尼亚本人最后定稿的。事物被感受若干次之后开始通过认知来被感受:事物就在我们面前我们知道这一点但看不见它。所以我们关于它无话可说。在艺术中把事物从感受的自动化里引脱出来是通过各种方式实现的。在本文中我想指出列•托尔斯泰所经常使用的一种方法。这位作家至少在梅列日科夫斯基看来是如此似乎总是按自己的所见来呈现事物他始终用这种眼光去看不加变化。列•托尔斯泰的奇异化手法在于他不说出事物的名称而是把它当作第一次看见的事物来描写描写一件事则好像它是第一次发生。而且他在描写事物时对它的各个部分不使用通用的名称而是使用其它事物中相应部分的名称。我举个例子。在《可耻》一文中托尔斯泰对鞭笞这一概念是这样奇异化的:“……把那些犯了法的人脱光衣服推倒在地并用树条打他们的屁股”几行以后他又写道:“鞭打脱得光光的屁股。”他还在这里加了一条注解:“为什么一定用这种愚昧、野蛮的方法致人疼痛而不用别的方法譬如用针刺肩膀或身体其他部分把手或脚夹在钳子里或是某种其他类似的方法。”恕我举这个令人难受的例子但这是托尔斯泰为触动良心所使用的典型方法。他通过描写通过建议改变其形式但不改变其实质而把司空见惯的鞭刑奇异化了。托尔斯泰经常运用奇异化手法:有一次(《霍尔斯托密尔》)由一匹马出面来讲故事于是事物被不是我们的而是马的感受所奇异化了。这就是马对私有制的感受。“他们关于鞭答和基督教的谈论我都十分明白但有些话的意思却一点也搞不懂譬如:自己的他的小马驹。从这些话里我看出人们认为在我和饲马总管之间有某种联系但这到底是种什么关系我那时怎么也搞不清。只是在很久以后在把我和其他马分开饲养之后我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在当时我怎么也不懂把我称为某人的所有物是什么意思。‘我的’这几个词是针对我一匹活生生的马说的。在我看来这几个词和‘我的土地’、‘我的空气’、‘我的水’这些词一样奇怪。“但这几个词却对我产生了巨大影响。我对这件事日思夜想只是在和人们发生各种不同的关系很久以后我才终于明白人们赋予这些奇怪字眼的涵义。这些词的意思是这样的:人们在生活中不是以做的事而是以说的话为依据的。他们所热衷的与其说是能做或不能做什么事不如说是能就各种东西讲一些他们之间约定的一些话。像‘我的这我的那’就属于这种词他们用这些词来说种种不同的事物、物件和东西甚至用来说土地、人和马。他们约定关于某一件事物只有一个人能够说:我的。谁按照他们之间规定的这种游戏能够把最多数量的东西称为‘我的’谁就被他们认为是最幸福的人。为什么要这样我不知道但事情就是这样。原来在很长时间里我努力以有某种直接的好处来解释这件事结果这并不正确。“譬如许多把我叫作他们的马的人并没骑过我骑过我的完全是另外一些人。喂养我的也不是他们而完全是另一些人。为我做好事的也不是那些把我叫成他们的马的那些人而是车夫、兽医。总而言之是那些不相干的人。后来在我的观察扩大之后我认识到除了被人们称为私有感或私有权的这种低级的动物本能之外‘我的’这个概念毫无道理不仅就对我们这些马而言是如此。一个人说‘我的房子’却从不在里面住而只关心房子的建造和维修。又譬如商人说‘我的店铺’‘我的呢料店’可他却没有用他店里的好呢料缝制的衣服。“有人把一块土地称作他自己的可却从未见过这块地也没在上面走过。有人把另一些人称作自己的可也从未见过这些人他们与这些人的全部关系就是对他们作恶。“有一些人把一些女人称作自己的女人或妻子可是这些女人却和别的男人住在一起。人们在生活中追求的不是去做他们认为是好的事而是尽可能把更多的东西称作自己的。我现在确信这就是人们与我们之间的根本区别。因此仅根据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大胆地说在有生物的阶梯上我们比人站得更高更不必说我们胜过人的其他优点了。人的活动至少就我与之有关的那些人而言是受字眼支配的而我们的活动则受事支配。”在小说结束时马已被宰杀但叙述的方式它的手法末变:“在人间行走过、吃过、喝过的谢尔普霍夫斯基的躯体在很久以后才埋进土里。无论是他的皮、还是肉和骨头都毫无用处。“他在人间来回走动的行尸走肉般的躯体二十年来一直是一切人的大累赘所以把这副躯体埋进土里也只不过是又给人增添一次麻烦。他早已对任何人都没有用处早已成为大家的负担。尽管如此那些埋葬行尸走肉的行尸走肉们认为有必要给这具立刻烂掉的肥胖的身躯穿上好制服、好靴子把它放进四角挂着新缨串子的又新又好的棺材里然后又把这具棺材放进另外一具铅制棺材里运往莫斯科在那里掘开那些早就埋在地里的人的骸骨并把这具正在腐烂长满蛆虫和穿着崭新制服与锃亮皮靴的肉体掩埋在这里然后用土把一切埋上。”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在故事的结尾虽然脱离了那个偶然的动机采用的仍是这一手法。托尔斯泰用这种手法描写了《战争与和平》中的所有战斗它们首先被描写为奇异的事物。我不援引这些描写因为它们太长那样的话我就得把小说第四卷的很大部分抄下来。他用同样的手法描写沙龙和剧院。“舞台中间是整齐的木板两边立着涂颜色的表示树木的纸板后面是在木板上拉着一块布。舞台中心坐着穿红胸衣和白裙子的女郎其中有一个穿白绸衣的长得特别胖坐在矮板凳上的姿势很特别板凳后面粘着一张绿色硬纸板。她们都在唱着什么。唱完之后穿白绸衣的女郎走到提台词的小室前一个大腿粗壮、穿绸紧身裤的男子走到她旁边张开双手唱了起来。穿紧身长裤的男子一个人唱完之后她再唱。然后两人都不作声响起了音乐。男子开始用几个手指头摸弄白衣女郎的手显然是在等着和她一起再唱一曲。两人一起唱完后剧场里的人都拍巴掌和叫喊起来台上那些装成恋人的男男女女也微笑着张开双手鞠起躬来。“第二幕的布景表示一些纪念碑幕上有些小洞表示月亮。灯框上的灯罩被掀起奏起低音号和低音提琴从左右两边出来许多穿黑斗篷的人。人们开始挥动双臂他们手里握着类似剑一样的东西。后来又跑来些人他们拉曳那个原来穿白衣的女郎现在她穿天蓝色衣服了。他们没把她马上拉走而是和她一起唱了很久然后才拉走。后台有人在一个金属东西上敲了三下。于是所有的人都跪下唱起祷诗。在这中间所有这些动作被观众欣喜若狂的喊叫打断过好几次。”第三幕也是这样描写的:“……突然狂风暴雨大作乐队里起半音阶和低七音度和弦所有的人都跑动起来并把台上一个人拉到后台去了然后落幕。”第四幕是这样:“有个魔鬼他一面唱一面晃动着两臂直到抽掉他脚下的板子他才掉下去。”托尔斯泰在《复活》里对城市和法庭的描写也是这样的。他也在《克莱采奏鸣曲》里这样描写婚姻。“为什么人们心灵相亲就应该一起睡觉。”但他运用奇异化手法的目的并不仅限于使人们看见他对之持否定态度的事物。“彼埃尔从他的新朋友身边站起来穿过篝火走到路对面去。他听说被俘虏的士兵在那里想和他们谈谈。一个法国哨兵拦住他叫他回去。彼埃尔往回走不过没回到篝火旁他的朋友们那里而是走到一辆卸了套的马旁车上一个人都没有。他盘起腿垂下头坐在车轮旁冰冷的地上而且很久都坐在那里想心事。过了一个多小时没有人来打扰他。忽然他憨厚地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都惊讶地回过头来看这个显然笑得十分奇怪的人。“哈哈哈彼埃尔笑着。他还自言自语地说:那个士兵不让我走。他们抓住了我把我关起来。把我我……我的不朽的灵魂。哈哈哈他笑着眼里涌出了泪水。……“彼埃尔仰望天空仰望那闪烁远逝的星星的深处。‘这一切都是我的这一切都在我身内这一切也就是我’彼埃尔想道。‘他们把这一切都捕捉住并且关进这个木板棚’他笑了走到他的朋友们身边躺下睡觉。”任何一个很熟悉托尔斯泰作品的人都能找出几百个上述类型的句子。这种把事物从其环境中抽离出来看的方式使托尔斯泰在晚期作品中剖析种种教规和仪式时也对之采用奇异化的描写方法。他不使用习惯的宗教用语而是用普通涵义的词于是产生某种奇怪的荒诞不经的效果被许多人真诚地看成是对神的亵渎刺痛了许多人。这其实是托尔斯泰感受和叙述周围事物的一贯的同一手法。托尔斯泰式的感受动摇了托尔斯泰的信仰触及了他久久不愿触及的事物。奇异化手法并非托尔斯泰所专有。我之所以用托尔斯泰的材料来描述这一手法纯系出于实际的考虑:这些材料大家都很熟悉。在弄清这一手法的性质之后我们现在来大致界定一下它的运用范围。我个人认为几乎是哪里有形象那里就有奇异化。换言之我们的观点与波捷勃尼亚的观点的区别可以表述如下:形象不是可变谓语的不变主语。形象的目的不是使其意义易于为我们理解而是制造一种对事物的特殊感受即产生“视觉”而非”认知。”形象性的目的在色情艺术中可以观察得最清楚。这里通常都把色情客体表现为某种第一次见到的事物。譬如在果戈里的《圣诞节前夜》里:“这时他更挨近她身边、清了清嗓子用手指碰碰她裸露而丰满的胳膊满脸狡谲而又得意地问道:“‘好漂亮的索洛哈您这是什么东西﹖’说完他又倒退了几步。“‘怎么什么东西﹖这是胳膊、奥希普•尼基福格维奇!’索洛哈回答道。“‘喂手胳膊嘿嘿嘿!’执事因为自己上了手打心眼里得意。他在房间里踱了几步。“‘您这又是什么最亲爱的索洛哈﹖’他还带着那种表情说重又凑近她身旁用一只手轻轻地搂了搂她的颈脖然后又像原来那样后蹦了几步。“‘您难道看不见吗﹖奥希普•尼基福洛维奇?’索洛哈回答道。‘这是脖子脖子上有一串项链。”“‘嗯!脖子上是串项链!嘿喂嘿!’执事又在房间里踱起方步来一面搓着两手。“‘无与伦比的索洛哈您这又是什么﹖’执事长长的手指现在都不知道要摸到什么地方去了……”。又如在汉姆松的《饥饿》里:“她衬衫下露出两个白白的妙物。”有时色情的事物被以影射的方式描绘出来这种描绘的目的显然也不是“使之易于理解。”用锁和钥匙、织布工具、弓与箭环与钉(如关于斯达维尔的民间壮士歌中)来表示性器官也属于这种情况。丈夫认不出化装成壮士的妻子。妻子让他猜道:斯达维尔你可记得我们小时候常到街上去。我和你一起玩投钉子游戏你的钉子是银的我的环却是金的﹖我那时老是投环你那时可总是中环。戈金的儿子斯达维尔说:我和你用钉子什么花样都玩过!华希丽莎•米库丽恰说:斯达维尔你可记得我们曾一起玩过写字游戏。我的墨水瓶是银的而你的笔是金的!我总是去瓶里蘸蘸墨水你总是到瓶里来蘸蘸墨水?在另一种文本的壮士歌中谜底被猜破:于是威严的使节华希丽柳什卡把自己的衣服一直提到肚脐上。于是戈金的儿子年轻的斯达维尔认出了那个镀金的环……然而奇异化不仅是色情谜语婉转化的手法而是一切谜语的基础和唯一的意义。每一则谜语或是用通常并不使用的词语来说明和描绘事物(如“两头两个环、中间一根钉”之类)或是用某种类似滑稽模仿的声音的奇异化:“TOHДаTOTOHOK”(ПOЛNПOTOЛOK)“CЛOHДAKOHДРИK”(Заслонконник)有些色情形象非谜语但也是一种奇异化如所有轻佻小曲中的“木球槌子”、“飞机”、“小娃娃”、“小兄弟”等等。这些形象与踩青草和砍荚蒾等民间形象有相通之处。在色情散文里普遍运用熊和其他动物(或魔鬼:辨认不出的另一个理由)辩认不出人的情节和形象这也是十分明显的奇异化手法(《无畏的老爷》、《公正的士兵》)。德•康•泽列宁所编的童话集中第七十篇童话里的“认不出来”是很典型的。“一个农夫赶着匹花斑马耕地。熊走过来问道:‘大叔是谁把这匹马弄成了花斑的﹖’‘是我自己弄的。’‘是怎么弄的﹖’‘我也把你弄成花斑的吧?!’熊同意了。农夫用绳子捆住熊的脚从双轮犁上卸下犁刀把犁刀在火上烧热然后就在熊背上大烫特烫起来:灼热的犁刀烧掉熊的毛皮露出肉来熊就变成了花斑熊了。农夫给熊松了绑熊走开几步在一棵树下躺下。飞来一只喜鹊在马身上啄肉吃。农夫捉住它并扯断它一条腿。喜鹊飞到下面躺着熊的那棵树上停下。喜鹊飞走后又飞来一只大苍蝇它也停在马身上啄起来。农夫捉住它往它屁股里插进一根小棍子把它放走。苍蝇也飞到那棵树上停下来。它们三个都呆在那里。农夫的妻子把午饭给他送到地里来。农夫和妻子在清新的空气里吃过饭然后把她按倒在地上。熊看见了对喜鹊和苍蝇说:‘我的老天爷农夫又要把谁弄成花斑的?’喜鹊说:‘不对他要把人家的腿扯断’苍蝇则说:‘也不对他要往人家屁股里插根棍子。’”我想谁都清楚这篇童话用的手法和《霍尔斯托密尔》的手法里一样的。在文学中常常见到对动作本身的奇异化。如《十日谈》中的“刮酒桶”、“捉夜莺”、“弹羊毛的愉快游戏”后面这个形象并未扩展为情节。在描写性器官时也经常用奇异化。有一系列故事情节是建立在其“不能辨识”的基础上。如阿法纳希耶夫所编《历代童话精选》中的《胆小的贵妇人》整个童话的故事都建立在不用本来的名称来称呼事物的基础上即建立在不能辩识的巧用上。昂丘科夫所编童话集中第二百五十二首《女人痣》、《历代童话精选》中《熊与兔子》都是如此。熊和兔子修补“伤口”。象“杵与臼”或“魔鬼与地狱”这类结构也属奇异化手法(《十日谈》)。有关心理排比中的奇异化问题我将在关于情节编构一文中论及。这里我要再次重申:在排比中重要的是感觉出同中有异。排比的目的一船说来与形象性的目的相同是把事物从它通常的感受领域转移到一个新的感受领域也就是说是某种特殊的语义变化。我们在研究诗歌言语时无论是研究它的语音和词汇构成还是研究它的词语位置的性质以及由词语组成的意义结构的性质我们处处都能见到艺术具有同一的标志:即它是为使感受摆脱自动化而特意创作的而且创造者的目的是为了提供视感它的制作是“人为的”以便对它的感受能够留住达到最大的强度和尽可能持久。同时事物不是在空间上而是在不间断的延续中被感受。诗歌语言正符合这些特点。在亚里斯多德看来诗的语言应具有异域的、奇特的性质事实上它也常常是异域的:如苏美尔语之于亚速利亚人拉丁语之于中世纪欧洲阿拉伯语之于波斯人古保加利亚语之作为俄罗斯标准语的基础或者它也常常是一种被提高的语言如与标准语相近的民歌语言。诗歌中古词语的广泛运用“doicestillnuovo”(悦耳新文体)语言的艰深化阿尔诺•丹尼埃尔的晦涩文体以及造成发音困难的种种形式(迪埃兹。《行吟诗人的生活与劳动》第页)都属这种情况。列•雅库滨斯基在他的论文里阐明诗歌语言中的一种规律即有时通过重复相同的声音以造成语音上的困难。所以诗歌语言是一种困难的、艰深化的、障碍重重的语言。有时诗歌语言与散文语言相近但这并不与艰深化的规律相悖。普希金写道:“她的名字叫塔季雅娜……我们第一次用这样的名字让充满柔情的篇章生辉这样做真有几分放肆”普希金的同代人习惯于杰尔查文那种文体高昂的诗歌语言而普希金那种(在当时看来)低俗的文体倒是显得出乎意料地难以理解。我们都记得普希金的同代人当初都因他用语粗俗而大惊失色。普希金把使用民间俗语作为一种引起注意的特殊手段正如他的同时代人平常说法语时也总是用用俄语词一样(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中的例子)。现在正发生一种更为典型的现象。俄罗斯标准语其根源本出自俄国的异邦它已深深渗入人民底层使许多民间俗语为之同化。但文学却开始热衷于方言(列米佐夫、克柳约夫、叶赛宁和其他一些作家他们彼此才华迥异而语言却相近都有意追求一种外省语言)和外来语(因此才可能出现谢维利雅宁诗派)。马克西姆•高尔基现在也从标准语到标准的“列斯科夫腔。”这样一来民间俗语与标准语交换了位置(维亚切斯拉夫和其他许多作家)。终于出现了要创造新的、专门的诗歌语言的强烈倾向。大家都知道这一派的首领就是维利密尔•赫列勃尼科夫。所以我们给诗歌下定义:它是一种障碍重重的、扭曲的言语。诗歌言语是一种言语结构。散文则是普通言语:节约、易懂、正确的语言(散文女神是正确的、易产的女神婴儿“胎位正常”的女神)。关于阻滞和延缓是艺术的普遍规律问题我将在谈情节编构一文中更详细地加以论述。初看起来那些提出节约力量是诗歌语言某种本质特征甚至是其决定性特征这一概念的人们他们的立场在节奏问题上是十分有力的。斯宾塞对节奏作用的解释看来也完全不容置疑他说:“如果我们经受的拳击不均匀我们就不得不使肌肉保持多余的有时是不必要的紧张因为我们不能预计到下一拳何时出来。如果打击均匀我们就能省力。”这个见解似乎很有说服力但却犯了一个通病混淆诗的语言与日常语言的不同规律。斯宾塞在其《风格哲学》一书中对这二者完全不加区别而实际上可能存在两种节奏。一般语言(散文的)的节奏、劳动歌和劳动号子的节奏它一方面能够代替在必要时喊一声“吭唷加油”的口令另一方面能够减轻劳动使之自动化。的确在音乐伴奏下走路要比没音乐时轻松但一面走一面进行活泼热闹的谈话同样也轻松因为此时走路的动作我们并不意识到。所以一般语言节奏作为产生自动化的因素是重要的。但诗的节奏则与此不同。在艺术中有“建筑柱型”但希腊神庙中的园柱没有一根是精确地立在建筑柱型规定的位置上。艺术的节奏存在于对一般语言节奏的破坏之中。对这种种破坏规律的现象人们已经在试图加以系统化这正是节奏理论今天面临的任务。可以预料这一进行系统化的努力将不会取得成功。因为这不是节奏复杂化的问题而是打乱节奏的问题这种打乱是无法预测的。如果这种打乱成为一种范式它就失去其艰深化手法的功用。不过与节奏有关的诸多问题我不在此详谈将在另本书中专门论述。①亚•波捷勃尼亚俄国著名斯拉夫学、语文学学者译者注②按别林斯基早在年就说过:诗歌是“寓于形象的思维”。译者注③亚•波捷勃尼亚《文学理论札记》年第页。以下只注“波捷勃尼亚”不再写著作名称下文其他论著均依此处理。④同上第页。⑤波捷勃尼亚:第页。⑥波捷勃尼亚:第页。⑦见奥夫相尼科库里科夫斯基:《语言与艺术》彼得堡年第页第页。以下均注“奥夫相尼科库里科夫斯基。”⑧安德烈•别雷()俄国象征派作家。译注⑨季•谢•梅列日科夫斯基()俄国象征派作家及评论家《永恒的伴侣》()是他的文集。译注⑩第一例中的“戴帽子的”和第二例中的“笨蛋”在俄语中都是“ТДЛЯПА”这个词在俄语中的涵义。译注○奥夫相尼科夫库里科夫斯基:第页。○赫•斯宾塞:《风格哲学》第卷彼得堡年第页。○理•阿芬那留斯:《哲学是按最少耗力原则进行的关于世界的思考》彼得堡年第页。○《亚•维谢洛夫斯基文集》第卷彼得堡帝国科学院语文部出版第页。以下皆注维谢洛夫斯基。○《诗歌语言理论论文集》第期彼得堡年第页。○此句原为法语。译注○维•什克洛夫斯基:《词的复活》彼得堡年。○以上引文均出自《战争与和平》第卷。译注○是“地板与天花板”是“遮体骑士”之意这些词在俄语中都有某种程度的谐音。译注○《亚里斯多德》:《诗学》第章莫斯科年第页。○阿尔诺•丹尼埃尔()法国行吟诗人。译注○弗•迪埃菲()法国语言学家。译注○这是《叶甫盖尼•奥涅金》中的诗句“塔季雅娜”是农家少女常用的名字略有几分“土气”译注自《散文理论自《散文理论自《散文理论自《散文理论》》》》什克洛夫斯基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什克洛夫斯基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什克洛夫斯基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什克洛夫斯基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年。年。年。年。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1

作为手法的艺术[维克多·什克洛夫斯基]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