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12世纪南宋沿海地区舰船数量考察.pdf

12世纪南宋沿海地区舰船数量考察.pdf

12世纪南宋沿海地区舰船数量考察.pdf

来上学 2011-04-15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12世纪南宋沿海地区舰船数量考察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二五年第三期世纪南宋沿海地区舰船数量考察何锋厦门大学历史系,福建厦门【内容提要南宋时期中国的海外活动频繁,政府的军事支持显得特别重符等。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二五年第三期世纪南宋沿海地区舰船数量考察何锋厦门大学历史系,福建厦门【内容提要南宋时期中国的海外活动频繁,政府的军事支持显得特别重要。据对北宋末年两浙路、淮南西路官方船场所造船只吨位的估算,北宋末年沿海地区政府拥有的舰船数约为万艘万吨。到南宋建炎年间沿海新增舰船约艘万吨。绍兴年间,南宋政府建立了正式的海军中央领导机构沿海制置使司。到世纪年代,南宋政府拥有万余艘舰船,并完成了多支大型海军舰队的组建工作。因孝宗将海军建设经费转投到内河水军的建设,导致海军建设陷入长期停滞、装备破损严重的艰难境地,南宋海军无可挽回地从兴盛走向衰败。〔关键词」南宋舰船吨位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刃刁一自汉唐帝国一统九州,中国就被视为典型的大陆帝国,似与海洋无关。然而,东南沿海绵延万多公里的海岸线却在古代孕育出了与大陆帝国迥异的海洋社会风貌。唐宋之际,伴随着经济结构的大变动,头枕江南、面向海洋的海洋发展路向开始萌动,并在宋元之际得到发展。关于唐宋之际的海洋问题,自世纪年代就有陈兰同、钱卓开等学者予以关注,年代有傅衣凌、刘铭恕等人继承,、年代有罗香林、冯承钧等学者发展。到年代,杨国祯、王日根、漆侠、张邦炜、施存龙、韩振华等大批学者继往开来,研究成果层出不穷。其研究领域主要集中在以下个方面关于唐宋时期的市舶司研究唐宋时期的海贸活动唐宋时期的海贸基地和航线对外交往有关航海知识的研究。相关论文和专著有数百篇之多,研究成果极为丰硕。但是这些研究成果也存在着一些缺憾,主要是对实施海洋活动所必须的两个基本要素即船只和人员的研究不足。因此,本文研究方向就选定在世纪南宋海上防卫力量要素之一,即舰船数量的考察上。一北宋末年沿海地区造船吨位估算根据《宋会要辑稿》的记载,年浙江温州和明州的造船年额是只。其中,淮南路和两浙路各负责只的打造任务。直到年政和四年,两地的造船数仍维持在这个水平上,但船只的大小没有说明。不过,在年尚书省发的一份诏令中提到“令两浙路转运司各打造三百料三百只江南东西、荆湖南北路转运司各打造五百料三百只。”由此可知,温州、明州每年所造船只大小应在料。即便有少数船只大于或者少于料,但不影响对该时期船只吨位的数量级估算。从年至年的年间,仅温州、明州官方船场理论上应交付的船只就有只,但并不是每年都能完成规定的造船额。事实上,拖欠造船额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年徽宗就因“诸路造船州军,未造数目至多”一事而亲自过问。即使是到了南宋,情况也没有多少改善。收稿日期以一一年,发运副使吕源就曾对江西的潭、衡、虔、吉四州两年内拖欠舟船只一事感到无奈。所以在这年里,温、明两州交付使用的船只不会达到巧只。再考虑到船只损坏、维修、更换等因素,可能交付、保有的船只数应在艘左右较为合理。不过,由于两浙路发运司在年一年里又另外打造了料船只,使得船只总数仍然达到了以〕只的数量级。以下是对这段时间里两浙路、淮南西路官方船场所造船只吨位的估算。料船的长、宽值中国从宋代到明代,船只常用“料”作为大小单位,文献里常见到“料”,“料”的记载。另外,船的载重也常用“石”宋代“一料”即是“一石”为衡量单位。如果不能确定“料”为何物,就不能确定“料船”究竟有多大或多重。近年来,对该问题的研究主要有篇论文发表。分别是韩振华的《论中国船的船料及其计算法则》、陈希育的《宋代大型商船及其“料”的计算法则》、山形欣哉的《关于南船靓里“料”的讨论》。和《今日中国文献中有关‘。料”论文的讨论》。。以下对船料的分析主要基于韩振华的研究成果。中国古代船只的长度有四种,分别是带虚梢的船总长、船的身长、水线长和底长或称中龙骨长。底长的倍为水线长,水线长的倍为身长,身长的倍或其以下为船总长。。而通过对泉州湾出土宋代海船的测量,发现一般海船的总长度与水线长度比例都在至之间,这证明了韩振华的分析是正确的。这里我们取,以求与考古报告中泉州海船的数据相一致,便于计算。将船的长阔相乘所得的丈数换算成尺数,再按尺料,就可计算出该船的料数。通过料数反推,我们也可得出船只的长、宽、深等数据,进而计算出船只的吨位。船的长宽比是另一个要考虑的因素。宋代船只的长宽比一般在一之间,除了出使高丽的客船和海船的长宽比为外。,其他的船比值一般在一之间。此外,由于长宽比在一间的船一般只有料至料。,考虑到材料中船的料数,因此本处长宽比拟取。在宋代,民间计料是以水线长乘以面阔来算,官方计料是以底长乘以底阔来算。因此同样一只船,官料的船料仅为民间工料的一半。。所以料等于尺,等于丈。在计算中设底阔为“”,底长为“”单位丈。求解得二丈丈即船底长尺,底阔尺。相应的,船的水线长为二尺,船身长为尺,船总长为灯尺,船面阔为尺。因为上述船只绝大多数是两浙路制造的,所以按宋代浙尺尺约合今米计,料船总长米,身长米,水线长米,船底阔约米,面阔约米。料船的总吨位根据《年国际船舶吨位丈量公约》第三条的规定,船舶总吨位的计算公式为。其中船舶所有围蔽处所的总容积,单位为立方米。围蔽处所是指由船壳、固定的或可移动的隔板或舱壁、甲板或盖板所围成的所有处所,但永久的或可移动的天蓬除外,无论是甲板上有间断处,或船壳上有开口,或甲板上有开口,或某一处所的盖板上有开口,或某一处所的隔板或舱壁上有开口,以及一面未设隔板或舱壁的处所,都不妨碍将这些处所计人围蔽处所之内。二匆。气船身长、面阔、船深。。料船的总吨位应是二,构二二吨由此推算,按官料计,料船的总吨位约为吨。料船的排水量吨位排水量吨位是船舶在水中所排开水的吨数,也是船舶自身重量的吨数。排水量吨位又可分为轻排水量、重排水量和实际排水量三种。轻排水量,又称空船排水量,是船舶本身加上船员和必要的给养物品三者重量的总和,是船舶最小限度的重量。根据《年国际船舶吨位丈量公约》的规定,军用舰船一般只计算其轻排水量。因此文中的排水量均为轻排水量。重排水量肠,又称满载排水量,是船舶载客、载货后吃水达到最高载重线时的重量,即船舶最大限度的重量。实际排水量,是船舶每个航次载货后实际的排水量。排水量的计算公式如下排水量公吨长宽吃水方行系数立方米海水或淡水立方米这里,我们取轻排水量,单位为公吨。料船的排水量吨位计算如下船身长二米船宽二面阔米船只最大宽度面阔,米宽吃水比吃水米方行系数二一之间取中数在海中排水量公吨在江中排水量二公吨因此,料船的轻排水量应在公吨以下简称“吨”左右。在考虑到船舶全寿命期更换的情况下,一年的年间,两浙路和淮南路的船舶数量应有约艘,计二吨。北宋的沿海地区除了两浙、淮南路外,还有京东东路、福建路、广南东西路,而这些地区由于没有文献记载其造船数量,所以只能比照两浙路、淮南路的数据,再综合考虑其海外贸易的兴盛程度、造船能力、以及海防力量等情况,来推测该时期沿海地区的船舶数量和吨位。首先是京东东路。北宋政府曾在该路的登州设立“刀鱼巡检”,所以该路的船只似主要应以海军舰船为主。登州在山东半岛东端,与辽朝的辽东半岛隔海相望。年宋仁宗庆历二年十一月,该处“置登州海水军弩手两指挥”。,加上平海水军两指挥,共驻水军四指挥,建成“刀鱼水寨”,“长屯重兵,教习水战”。登州水军便是以刀鱼水寨为其海军基地,停泊战船,补充给养,训练水师,出海巡逻,护卫登州海域。但即便登州是当时全国最大的海军基地,其舰队规模也不可估计过高。原因很简单,一是北宋政府自吞并北汉后,其作战对象主要就是陆路相连的辽朝,于是水军建设便降到很次要的地位了叭二是登州水军的作战能力不高。,间接地反映了这支部队的建设很成问题,因此舰队规模不可能很大。由于无直接的数据,我们只能比照南宋中兴四大将所辖水军的规模和年潮州守臣傅自修请求派军防守海道的文献记载来对登州水军规模进行猜测。大约四指挥辖人,他们春夏之际负责戍守沙门岛,加上后勤人员和一些非战斗人员,总人数不超过人,各种大小舰船总数不到只。其次是福建路和广南东西路。福建路的福州、泉州,广南东路的广州在宋代是有名的外贸港口,也是海防重地。因此两路的造船数较之两浙路差距应不太大,估计官方造船场年造船数不下只。按一船料计,则一年所造船舶总吨位就有吨。而在一年的年间,福建路和广南路船舶总数理论上就有艘约万吨。同样考虑到船只使用年限、更换、毁损等因素,实际保有船舶数量约艘,总吨位在万吨左右。综上所述,在年到年的年里,京东东路有艘,淮南路和两浙路有艘,福建路和广南路有艘左右,舰船保有量总数艘,接近艘,总吨位约万吨。如果算到北宋末年,沿海地区的舰船数可能会更多。。如果少算一点的话,至少艘这个数量级会一直保持到年北宋灭亡。二南宋建炎年间沿海船舶的船型分析和船数估算公元年,当金军的作战部队向北宋都城开封发动新一轮攻击时,赵构以兵马大元帅的身份留在了河北,并放弃救援开封,这使他迅速获得了政治上的好处,支持他的大臣帮他在河南商丘重建了朝廷,这便是南宋。立国之初,南宋的处境极为不利。外有金兵的人侵,内有盗匪的横行,原有的国防体系已经崩溃。因此,对于高宗赵构而言,即位之后的首要任务就是重建国防,保卫新政权的生存。基于战线已被金军压迫至江、淮一线,长江以北国土大部沦丧的现实,右仆射李纲建议火速在江淮地区设立水军,以阻挡金军的进攻。在得到高宗的许可后,李纲开始大规模建设水军,这为南宋海上力量的建设提供了一个大好契机。南宋政府在宋金战争中丢失了淮河以北的大片领土,但值得庆幸的是,它位于东南沿海的造船基地却得以保存下来。两浙、闽、广的造船能力在两宋之交虽不可避免地遭到了损失,但随着政府建设水军力度的加大,大批的造船指令使沿海船场重又焕发了生机。巨大的造船潜能在军事需求的拉动下变成源源不断投人使用的战舰,使得南宋在不长的时间内拥有了强于对手的水军部队。这些水军主要由负责江、淮防务的内河水军和负责沿海防务的巡海水军组成,后者就是通常所说的海军。而海军作战类型按海洋地理学来区分通常有四种类型内河海军、褐水海军、绿水海军、蓝水海军。上述分类所标志的作战类型从内河水域作战到规模庞大和自给能力相对较强的全球部署。根据中国的情况,内河指的是内陆水系到海岸的区域,褐水是指从海岸到向海海里的区域,绿水指的是从褐水区域的终点延伸至卡罗林群岛和其他岛屿的海域,距海岸线约海里,蓝水则是指其余的全球海域。可见,中国古代的水军实际上包括了今天所说的内河海军和褐水海军。因此,在研究南宋海上力量时,必须视作战情况考虑部分从事江防任务的水军。,以期尽可能反映当时海上力量的情况。船型分析纫鱼船又称“钓槽”,俗称“荡浪斗”。头小、尾大、底尖,主要航行于浙江沿海的浅海区。。这种船一般一艘可容五十人,面阔一丈二尺,身长五丈。,每只船建造费用按照民间工料计算是绪,船型为军民通用型。。据此测算船身长二丈二尺按宋代浙尺尺约合今米计。,船身长二米船水线长二丈。,约合米面阔二丈尺二、米底阔一,丈尺二米。由于纫鱼船在建造时是按民料计算的,所以船的大小应是按水线长乘以面阔所得的尺数来换算成料数。水线长丈乘以面阔丈得丈,即尺按尺料计,钓槽的大小就是料,相当于官料料。船身长面阔船深二二二匈。,吨船身长米,船宽二面阔二米最大宽度二二米。宽吃水比二,吃水宽乃二乃二米方行系数一之间取中数排水量二吨二吨由以上数据可知,纫鱼船总吨位约吨,轻排水量约为吨左右。,很明显是一款近海船型,只能在浙江沿海浅海区担负巡逻任务,至于海战则应由更大型的战舰去完成。林之平所募海舟年建炎三年二月,监察御史林之平被任命为沿海防拓,负责上起太平州下至杭州的江海防任务。他请求在福建、广东沿海州军雇募海船,按船只大小分成三等。“上等船,面阔二丈四尺以上中等,面阔二丈以上下等面阔一丈八尺以上”。,共招募艘。。上等船根据“面阔二丈四尺”来推算,面阔尺的海船其长宽比应在一之间,参考泉州出土宋代海船的长宽比,初步将口值定在,则船的身长为尺,船水线长尺,料数为面阔丈乘以水线长,丈,约等于丈。上等船是民料为千料的海船。换算成现在的单位船身长二米二米。面阔米二米船深二面阔米二构二吨二吨宽吃水比二。,吃水宽度二乃二米最大宽度二米排水量吨二吨上等海船总吨位约吨,排水量约吨左右。中等船根据“面阔二丈以上”来推算,面阔尺,口值为,船身长尺,水线长尺,合民料料。换算成现在的单位船身长米二米面阔米船深二面阔二米抖,二,,构盯吨“吨宽吃水比吃水二宽度乃二米最大宽度米排水量二吨、吨中等海船总吨位约吨,排水量约吨。下等船根据“面阔一丈八尺以上”推算,面阔尺,口值为,船身长尺,水线长尺,合民料料。换算成现在的单位船身长米二米面阔二米船深二面阔二米二,二,二构二吨二吨宽吃水比吃水二宽度乃二米最大宽度米排水量二吨二吨下等海船总吨位约吨,排水量约吨。平江府所造八格战船南宋两浙东路的平江府今江苏苏州吴县造船场在年曾造“四百料八槽战船,每支通长八丈。”,这种船身长丈,水线长丈,底长丈。因为船的大小是官料料,所以水线长和宽的比值为,则船最大宽度为丈,面阔丈,底阔丈。按照浙尺尺等于米换算成现在单位船身长二丈二尺二二米面丈尺二米最大宽度二丈尺二米宽吃水比二吃水二乃米二二,匈”二吨排水量二二吨平江府造四槽海鹊船海鹊船“头低尾高,前大后小,如鹊之形。船上左右置浮板,形如鹊翼,翅助其船,虽风涛怒涨而无侧倾覆。”四槽海鹊船“每支通长四丈五尺”。是一款浅海战船。这种船身长丈,水线长丈,底长丈。为,则船最大宽度为丈,面阔丈,底阔丈。合官料料。由于平江府所造八槽战船和四格海鹊战船活动范围主要在太湖水域和长江人海口,非海战主要船型,且没有具体建造数量的记载,因此不将其纳人海上力量的考察范围。提领海船张公裕所募海舟年建炎三年十二月,宋高宗为躲避金军进攻撤退到明州,提领海船张公裕告诉皇帝“已得千舟,上甚喜”。。这多只海船是张公裕在两浙沿海搜集到的,其中既有官方船场船只,又有民船。船只多为官料料左右的民间海船,吨位不大,一般不过吨,但其中也有一些千料左右能进行海战的大海船。。徐文所辖海船年建炎四年六月,徐文率领仪幻人和巧。艘海船归顺南宋。,这对于刚刚经历了年海上逃亡的宋高宗来说是一个好消息。旋即,徐文被任命为御前忠锐第七将。,所率舰船和人员被并人南宋水军部队,以加强南宋海军的力量。虽然年后他又“叛奔伪齐”,并带走了人和只海船。。徐文带来的舰队规模有多大,由于没有直接的数据,我们只能进行推测。人乘坐艘海船逃走,平均每艘船载员人。按一般军舰搭载的步兵和水手比例约为来推测,则每船有水手约人,步兵人。而根据林之平招募海船的记载,“上等船募梢工二人,水手四十八人”。。那么徐文的只海船与林之平所募上等海船大小相近,约为民料料,总吨位约吨左右,艘海船就有吨。根据还剩下人和艘海船推测,这剩下的艘海船应是一些小型军辅船,平均不过百料,总吨位不超过吨,艘海船共计吨。总计徐文的舰队总吨位约达到吨。韩世忠水军所辖的舰船韩世忠的水军部队在年至年间人数不过,拥有招募的民间海船余只。。年四月,韩世忠在焦山今江苏镇江以东伏击兀术,又俘获金军余艘舰船。。在这些舰船中,韩世忠原有的余只船为海船,俘获金军的余只船多为金军在明州沿海抢掠的民间海船。因此,在随后的黄天荡之战中,韩世忠的水军实际上拥有余艘海船。按战前情况分析,只船载人,每只船平均载人,其人员编制与徐文的舰队非常相似。因此韩世忠的舰船应与林之平招募的上等海船大小相近,也是民料料的海船,总吨位吨。而俘获的金军舰船由于与韩世忠的舰船同出自于浙江沿海,因此在船只的大小上应该相去不远。黄天荡之战后,由于韩世忠水军的舰船被金军用火箭烧毁了不少,加上在瓜步撤退时又损失了一些。,因此战后韩世忠的水军大小舰船应不到艘。温州和明州船场所造船只年浙江温州和明州的造船年额是只,年政和四年两地的造船数仍维持在这个水平上,所造多为官料料的船。。年仅温州造船场一年就要造船只。,估计明州造船数不会低于温州。因此,在至年间,温、明船场年造料船可能在只左右,这比北宋末期多出了多只。福建路和广南东西路船场所造船只如前所述,北宋末年福建路和广南东西路官方造船场年造船数不下只。如果按官料料计,则一年所造船舶的总吨位就有吨。到南宋初年,造船能力又有提高,估计每年不下只。。吨位估算年沿海州军拥有纫鱼船分别是濒海沿江巡检只。,沧州、滨州共只,共计只,总吨位约吨。年,林之平招募的海舟上等船有艘,中、下等船有艘。艘上等船总吨位是吨艘中、下等船按每等只算,总吨位是加吨,则艘海船总吨位有创刃吨,取约数为吨。年,提领海船张公裕募集海船艘,比照林之平招募的民料一料的中、下等船计算,则总吨位约一吨。考虑到其中有一部分千料以上的大型海船和一部分小型海船,因此估计总吨位约在吨左右。年,徐文的舰队归顺南宋政府,舰船艘,总吨位约吨。年,黄天荡之战后,韩世忠水军拥有不到艘海船。其中余艘是总吨位达吨的千料海船,其余的则为总吨位吨左右的一般船舶,因此舰队实际拥有的总吨位不会超过吨。一年间,温、明船场年额料船只,年共造船只,总吨位约万吨闽、广两路的年额略少于两浙路,有只以上,年共造船只,总吨位约万吨。合计约艘船,总吨位约万吨。综上所述,一年间沿海地区南宋政府新增舰船只,舰船总吨位吨,取约数为艘万吨。但是韩世忠、徐文和张公裕的舰船中,有些是俘获的敌船,有些是民船,有些是由温、明船场所造,又流落到民间和敌方的船只。如果三类船各占的话,则大约有多艘船要从温、明船场年额中扣除,因此实际新增舰船约艘万吨。将上述参数列表均为近似值船船只类别年份官料民料料总吨位吨排水量吨数量艘扣除重复数数纫纫鱼船年否否林林之平海舟年上等〕以否否中等否否下等否否张张公裕招募的海船年扣除乃乃徐徐文的船只年大型《减〕〕扣除小型扣除乃乃韩韩世忠舰船年大型《五扣除乃乃小型刃刃扣除乃乃温温、明船场船只一年年犯犯否否闽闽、广船场船只一年年否否总总计一年新增舰船约汉艘,万吨。。三绍兴年间舰船情况考察年建炎四年十月下旬,宋金间的战事进人尾声,完颜宗弼率领的中路军在黄天荡遭到宋军打击后不敢深人江南,于是渡江北返。南宋政府在经历了这次严峻的战争考验后开始大力建设水军,特别是海军。年绍兴二年,南宋政府建立了正式的海军中央领导机构沿海制置使司。,由福建两浙淮东沿海制置使仇念统管海军事务。。吕颐浩还就海军部的建立发表了他的看法“朝廷近置沿海制置司,最为得策。”沿海制置司的编制“拥有海船三百艘以上、舟师、水军官兵”官额有“制置使、副使、参议官、干办公事、书写机宜文字、准备差使”。年六月,更名为总领海船所,由明州守臣李承造和合州防御使制置副使张公裕共同负责。同年九月恢复原名。绍兴初期,出于对金军渡江淮防线南下进攻的担心,水军的建设以江防部队为重。赵鼎、张浚等重臣都向中央提议增加预算用来建造战船,以更好的防卫沿江州县。年绍兴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赵鼎上奏“本路边临大江,控扼千里,打造战船二百只,般载钱粮船一百只,工费不下十余万贯,乞就吉州榷货务支降现钱一十万贯。诏令吉州榷货务支降现钱二万贯,依数打造般载钱粮船。”气年绍兴四年二月七日,张浚“欲添置二十丈车船六只,每支所用板木材料人工等共约二万贯。若用系官板木止用钱一万贯,共约钱六万贯。”。年绍兴四年秋七月“诏江东安抚司,许招水军千五百人。仍赐钱三万络,为造舟之费。”。同时,大批适于在江河湖网地带作战的车船被建造出来投人现役。年绍兴四年,鼎州知州程昌禹建造了一种可容七八百人的大型车船。年绍兴五年闰二月,江东、浙西路各造“九车战船十二艘”,浙东造“十三车战船八艘。”。五月,两浙东西路又各建造五车十桨小船“一十四支”,“江东一十二只,江西一十六只”。,“以贴纳盐袋钱五万绪为造船之费”。。随着江防的巩固,海上防卫的紧迫性在绍兴中期凸显出来。猖撅的海盗威胁着海上交通线的安全。,影响了南宋政府的外贸收人。而金朝大规模建设水军,并妄想通过海陆并进一举消灭南宋的企图更使南宋认识到加强海上力量建设的必要性。年建炎三年九月时,就有“谍报金人陷登、莱、密州,且于梁山泊造舟,恐由海道以窥江浙。”到了犯年绍兴二年五月,枢密院再次发出警告“据探报,敌人分屯淮阳军、海州。窃虑以轻舟南来,震惊江浙。缘苏洋之南,海道通快,可以径趋浙江。”可见南宋政府开始认识到建设海军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一年间舰船数量考察在年的战争中,两浙路沿海造船业遭到了巨大的破坏。宋高宗于年十二月中旬逃。到明州,在当地搜集了一批海船约只出逃。而张公裕奉皇帝的命令也在两浙路沿海地区搜集海船千余只。到了年正月中旬,完颜宗弼的将军阿里和蒲卢浑率人攻破明州、定海今浙江镇海、昌国县今浙江舟山市定海,又在当地搜掠海船追击宋高宗。交战双方对明州地区海船的劫掠严重破坏了当地的造船业,使当地的造船能力随之下降,短期内难以恢复。年,两浙路的造船情况是温州船场的年额是只官料料甄两浙转运司打造了料官料船只代明州因为金军的破坏,暂时无法造船,年额不计算在列。合计造料官料船只,每只吨,共吨料官料船只,每只吨,共吨。两项共计总吨位约吨。福建路、广南路由于没有遭到战争破坏,造船能力应比建炎年间有所提高。闽、广两路的年造船数额在年时略少于两浙路,但也有只以上。如果年的造船数与年持平,按官料料计则有吨的新船竣工。因此在年,两浙、闽、广的官方船场新近竣工舰船艘,约万吨。年,江东大使司水军统制张崇、耿进的部队纳入到了韩世忠水军的编制。张、耿的水军拥有以人和艘舰船,平均一艘船载员人,近料官料。在此假设前提下,这种船是一种比纫鱼船更小的船,其排水量不到吨,总吨位不过余吨,整个舰队舰船总吨位不过吨。这种船如此之小,以至于它不可能用于任何作战目的。因此,能够给予此现象合理解释的就是,张、耿率领的这支舰队是一支由少数大吨位战斗舰和众多小吨位军辅船组成的舰队,并且除战斗舰只达到齐装满员外,众多的小型军辅船只有几名水手驾驶,因此才使人用去了艘船。这支舰队的到来大大增强了韩世忠水军的力量,使韩的整个水军达到了艘舰船总吨位近万吨的规模。接下来的一年是韩世忠水军急剧扩充的一年。年七月,韩世忠水军“上江捉杀,收集到舟船三四千只。”这次战斗使得韩的水军部队达到了空前的规模,成为一支拥有近艘各类舰船总吨位近万吨的庞大舰队,并且担负着保卫沿海、沿江地区安全的重任。年对于海军部队来说是一个喜忧参半的一年。徐文的叛逃投敌给海军部队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有艘船和人跟随徐文叛逃到了伪齐,并随即加人到了伪齐的水军部队中。这件事或多或少冲淡了韩世忠的胜利给部队带来的喜悦感,但并没有动摇政府继续发展水军的决心。年,为了填补张崇、耿进的水军被抽调后造成的江防力量空虚,中央批准江东安抚司新招“水军千五百人”。并“赐钱三万缉,为造舟之费。”同时,为了解决“军兴以后,船户例遭驱虏,民间莫敢置船”的危机,“令两浙、江东西后,各造船二百只,转充运粮使用。船上分明雕刻字号,诸处不得指占。”矛这一政策对于保持国家的战争潜力非常重要,它使得民间的造船潜能源源不断地转化为军事供给,从而保持海军部队持久的战斗力。从年到年,未见海军建设有什么大的动作,其间只有两次部队调动见于文献。一次是年朱聪以都督府水军统领的身份率“所部海舟三十屯镇江”,另一次是年,提举淮南盐事蒋璨提督措置控扼海道事务,率“海舟八十艘屯通州料角。”到了年,升任资政殿大学士福建路安抚大使的张浚才又掀起了一次海军建设的高潮。他在当年“大治海舟至千艘。”,使自己所辖的水军真正成为一支能够遂行江、海地区作战任务的部队,而非以前仅能在江、湖地带战斗的内河水军。一年间南宋政府新造舰船大致情况是两浙、闽、广的官方船场不含明州船场每年竣工余艘舰船万余吨,年共竣工约艘万吨。如果考虑年代后期明州船场的恢复,那年中可能有万艘舰船投人使用韩世忠的水军拥有近艘战舰万余吨。如果年得到的艘船中有艘占总数的强源自官方船场,再扣除张崇、耿进的艘官造船只,韩军实际增加约艘舰船张浚的水军拥有余艘新造战舰,如果舰型与韩世忠的相仿,那么总吨位有可能达到万吨。总计年间约有艘舰船投人使用。经过年的发展,南宋的造船业逐步壮大起来,并为它的海军和内河水军提供了大批的舰船。这对抗击金军的进攻,保卫南宋的安全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至世纪年代,南宋政府理论上拥有各类舰船数约为年舰船可能的保有量至年间的建造数年至年间的建造数一至年到期报废的船只数一艘因此到年代,沿海地区政府实际可能拥有各类舰船约万艘。而从年到年,年间共增加舰船约艘,这相当于每年增加约艘舰船。巧一年间舰船数考察年绍兴二十八年,驻防福建路的左翼军统制陈敏从本路安抚转运司处接受了只新造尖底海船。船是按照“陈敏水军现管船样’,建造的,非常适合在福建、广南深阔的海道上行使,每艘船“面阔三丈,底阔三尺应为二十尺之误,约载两千料。”根据面阔丈,底阔尺,载料的参数来推算,以〕料的尖底海船其长宽比应在左右,这与《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中所载以〕料客舟的技术参数相近。尖底海船大小为面阔丈,底阔丈船身长丈,水线长丈,底长丈。水线长乘以面阔丈,得丈,尺,取整数尺,尺料得料。这是民料料。料尖底海船的技术参数如下船身长、二米,面阔二二米,船深二米,长宽比二,最大宽度米,吃水二宽度二米,二、,匆。,二吨二吨排水量吨二吨由此可见,陈敏水军接收的这艘海船绝对是一种用于海战的大型主力战舰。如果这艘战舰是用于替换原有战舰执行战备值班任务的话,那么按照主力战舰巡航和预备役比例通常为的原则计算,则陈敏水军原有同类型战舰不少于艘。综合估计,陈敏的海军舰队拥有此类型海船约艘,其总吨位近以〕吨。一年以后,陈敏又招募了万人的水军。比照林之平招募海船艘需要水军人的情况,陈敏水军最少需要各型大小舰船约艘。不过这些船应该是年之后官方船场所造,因此不再重复计算到一年的官方船场造船数量中去。年,福建浙东安抚司接受了温州总辖海船王宪的建议,依照温州“平阳、莆门寨所造巡船”,建造了一批新式巡海战船。每艘船“面阔二丈八尺,上面转板平坦如路,堪通战斗”,以“空名告身六十道。”为造船经费。由于该船“面阔二丈八尺”,与福建陈敏水军所辖尖底海船尺寸相近,因此当是一种合民料料即官料料的战舰。千料战船的建造费用一般是每艘用钱创刃贯以上。,每道空名告身度碟在嘉定十四年时可以折钱贯。,道度碟就可以折钱贯。但这个比价反映的是嘉定以后物价飞涨的情况,因此在世纪年代时,度碟和铜钱的比价应该更高,道度碟应该可以兑换不止贯铜钱。即便是按嘉定时期的低汇率来换算,这些度碟也可以建造艘刃料的新式巡海战船,其总吨位近万吨。而要是在世纪年代,则可以建造更多的料的新式巡海战船。年即绍兴三十二年,是宋高宗在位的最后一年。这一年的农历四月,广西的雷州和琼州各建立了一支人的水军部队,主要负责警戒海道、防御海贼的袭扰。雷州水军在雷州驻扎,琼州水军在‘白沙海港岸置寨屯驻”。,后者拥有“先锋战船六支,面阔一丈六尺”,“大战船四只,面阔二丈四尺”。先锋战船是一种合民料料的船,总吨位约吨,排水量余吨大战船是一种合民料料的战船,总吨位约吨,排水量约吨。共计琼州水军拥有海战舰船艘,总吨位约吨。造成该年海军建设投人不多的原因是经费主要投在了江船的建造上。当时,兼任建康府江南东路安抚使和江淮东西路宣抚使的张浚向皇帝争取到了万贯的经费,作为建康府界“沿江诸军造舟之费”。。从到年,余年时间又过去了。在这年里,沿海造船场如果按每年新增艘舰船来计算,则一共增加了艘舰船。再加上平阳、莆门寨水军和琼州水军额外增加的近艘战舰,以及年代已有船只保有量基数,那么到年,南宋政府应该有艘舰船,取约数万艘。在建炎四年的战争中劫后余生的高宗赵构经过绍兴三十多年坚持不懈地建设水军,终于完成了多支大型海军舰队的组建工作,从而使他没有再次陷人年那样“入海避敌”的窘境当中。在他为下一任皇位继承者赵睿留下的众多财富中有这样一笔是应当被后人记住的一个海军中央领导机构沿海制置司两支庞大的海军部队,分别隶属于韩世忠和张浚的水军,拥有约艘总吨位达万吨的各型战舰还有万多艘为政府所有的各型船舶,以及东南沿海发达的造船业。四南宋海军力量的衰败孝宗赵睿于年登上皇位,在他当政的年里,海军的建设开始放缓,再也没有出现高宗时期的建设高潮。这个时期,海军使用的舰船由高宗时期的政府建造逐步变为招募民间海船。年,都督府允许明州按历年常规“籍民间海船更护防拓”。年,殿前司“于本军差择官兵两千人,募海船二十六艘,差左翼军统领李彦椿部,率于江阴军岸次系泊,弹压海贼。”所用船只“元系自泉州遣发。’,叭年,福州番船主王仲硅等言“本州差发海船百艘,至明州定海冯湛军前。”也许是因为民间发展起来的船舶制造业已经能够为海军提供大批质优价廉的舰船以供使用的缘故吧,总之在孝宗一朝未见政府对海军舰船拨款建造的记录。将民间海船交由军方管理使用,既为政府省去了一笔庞大的舰船采购费,也让军方可以从民间得到质量更好的军事装备,因为官方船场建造的船只常常因为“造船官吏通为奸弊。”而导致质量“殊极简蔑’,,以至于有时皇帝本人要亲自告诫造船官员,建造船只时“务要坚壮,毕工日更加审验。”唯一感到遗憾的是,这一政策在使政府和军方人士受益的同时,却将沉重的负担压在了沿海百姓的头上。这种将政府负担转嫁给民间的做法最终会阻碍民间造船业的健康发展。由于与金国隔江对峙,赵睿本人对内河水军开始给予更多的关注,当他将海军建设置于可有可无的境地时,却为水军部队提供了大笔经费来建造车船和运粮船。年四月,江南东路安抚使兼沿江水军制置使史正志请求“将所椿现钱十万贯权系制置司水军,赤历择买良材,就建康置场增造一车十二桨四百料战船,相兼使用。’,这一请求得到皇帝的批准。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定海水军统制官冯湛身上。冯湛的水军包括海军和内河水军,他的海军部队在年使用的战舰是由民间海船充当的,而他的内河水军部队在年却得到了朝廷拨款建造的只多桨战船。这种船“系湖船底、战船盖,海船头尾。通长八丈三尺,阔二丈,并淮尺计八百料,用桨四十二枝。江海淮河无往不可,载甲军二百人,往来极轻便。”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多用途战舰。不过由于这种船仍然是以湖船底为基本船型,因此它的使用范围主要还是在江河地区,海上作战不是它的强项。年淳熙三年十一月一日孝宗下诏,让“钱良臣造多桨船百余只。”叭年六月,令荆湖南路和江南西路转运司共造粮船只。同年八月七日,又批准“建康府统制官陈镬措置创造车战等船九十只。’,赵睿似乎要纠正前任帝王偏激的海军建设倾向。他试图通过把原先用于海军建设的经费转投到内河水军,来达到平衡两者力量的目的,但这却给海军部队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年宋光宗绍熙五年,即孝宗死后第年,沿海制置司就报告“制置司水军现管海战船三十八只,内有未修船十五只。”要知道,高宗时这可是一支有着艘海船的大舰队。经过孝宗年的统治,这支舰队在世纪年代只剩下艘舰船可以出海作战,舰船数减少了,战斗力几乎丧失殆尽。至于韩世忠和张浚留给后人的海军,其境况可能与沿海制置司差不多或者更糟。如果两支海军部队缩减了的话,那么在世纪来临的时候,可能只有一艘海军舰船守卫着南宋的万里海疆,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可能是海军部队的萎缩程度大大超过了皇帝的预想,以至于直接威胁到了东南沿海的安全与稳定。年即位的光宗赵淳便开始有意识地增加对海军的投人。年,他批准了一项耗资万贯的海船建造计划,用来打造艘千料舰船年,他又批准从封椿库中拨款万余贯钱用以修理沿海制置司的巧艘海军舰船,以期恢复过于衰弱的海军,从而使政府能有效地控制沿海地区,保护可观的外贸收人。可惜的是,光宗在位时间太短,在他能为海军做出更多贡献之前就死了。宁宗赵扩于年登基,并一直统治这个国家到年。他没有继承光宗试图恢复海军的努力,相反倒承袭了孝宗的做法,再次将建设重点转向了内河水军。年七月,殿前副都指挥使郭倪向皇帝奏报,殿前司“于保德门外本司后军教场侧,起造船场一所”,用以打造马船和草料船气同年八月又下诏,让三衙所属的“江上诸军”按照池州的“铁壁桦嘴平面海鹊战船’,式样建造新的战船,用以替换损坏的旧船。年嘉定十五年,又拨钱近万贯让两浙司“打造三十只,内一千五百料、一千料、三百料马船各五只,七十料脚船十五只。”在宁宗的整个统治时间里,仅有一次拨款给海军部队用以建造舰船。这件事发生在年嘉定十四年五月,皇帝下诏“令封椿库于现椿度碟内取发三十道付温州专一充打造淮阴水军海船使用,每道作八百贯文变卖”,共造“海船二十五只,赴淮阴县交管。”由于孝、宁两位皇帝对海军建设的长期漠视,终于导致南宋海军无可挽回地从兴盛走向衰败。现在这支曾经强大的海军陷人了建设长期停滞、装备破损严重、人员素质降低的艰难境地,就象王朝本身所遭遇到的情况一样。它的许多海军将领在未来的宋元战争中也不再效忠朝廷,转而加人到了元朝水军的行列,为强大的元帝国海军继续贡献自己的智慧与才干。注释陈兰同,《唐宋元明的南海舶政》,《南洋研究》,,卷期钱卓开,《唐宋以来之市舶司制度》,《遗族校刊》,,卷期。傅衣凌,《宋元之际江淮海商考》,《财政知识》,科,卷期刘铭恕,《宋代海上通商史杂考》,《中国文化研究汇刊》,,卷上。罗香林,《屯门与其他自唐至明之海上交通》,新亚学报》,,卷期冯承钧,《宋代之海商》,《中国南洋交通史》,年。宋会要辑稿》食货,第册,第页。该页记载“哲宗元佑五年正月四日诏。温州、明州岁造船以六百只为额,淮南两浙各三百只。”《宋会要辑稿》食货,第册,第页。该页记载“政和四年八月十九日两浙路转运司奏明州合打额船,并就温州,每年合打六百只。”《宋会要辑稿》食货,第册,第页。《宋会要辑稿》食货,第册,第页。《宋会要辑稿》食货,第册,第页。有着丰富航海经验的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写道“当一艘船航行了一年或一年以上需要修理时,通常是将一层板再覆盖在原来的底板上,形成第三层板子,并和前面所说的一样,再用麻絮和溶解的沥青填缝,并用软膏油好“软膏”可能是一种类似捻料的粘合剂。以后如果还要修理的话,依旧照样进行,直到累计达六层板子为止。此时,船便认为是报废了,不能继续使用。”见《马可波罗游记》,马可波罗著,梁生智译,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年,第页。由此可知,帆船时代木质海船一般使用年限约年,即船舶的全寿命期一般约为年。但有些用铁梨木造的船寿命可达年之久。而船舶的保有量是同船舶在其全寿命期内的建造数量相等的,因此按年竣工艘船计算,全寿命期内就有艘船竣工。如果年造船额不出现每年递增的情况,则船舶的保有量应当维持在此数量级。《宋会要辑稿》食货,第册,第页。该统计数字从以下记载中得出政和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发运司打造舟船勘会,所打舟船一千三百只、座船一百只、浅底屋子船二百只、杂般座船一千只,并三百料。韩振华,《论中国船的船料及其计算法则》,《海交史研究》,。陈希育,《宋代大型商船及其“料”的计算法则》,《海交史研究》,。日山形欣哉,《关于南船纪里“料”的讨论》,《海事史研究》日文第五十三号,年。日山形欣哉,《今日中国文献中有关“料”论文的讨论》,《海事史研究》日文第五十四号,年。韩振华,《论中国船的船料及其计算法则》,《海交史研究》,,第页。《泉州湾宋代海船发掘与研究》,海洋出版社,年,第页。《泉州湾宋代海船发掘与研究》,海洋出版社,年,第页。《泉州湾宋代海船发掘与研究》,海洋出版社,年,第页。《泉州湾宋代海船发掘与研究》,海洋出版社,年,第页。韩振华,《论中国船的船料及其计算法则》,《海交史研究》,,第页。郭正忠,《三至十四世纪中国的权衡度量》,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页。原文如下“二。二韩振华,论中国船的船料及其计算法则》,《海交史研究》,,第加页。韩认为在中国古代,船的深、阔基本相等。这里的宽度是指船的最大宽度,相当于面阔的倍。数值取自《泉州湾宋代海船发掘与研究》,海洋出版社,年,第页。《续资治通鉴长编》卷,第册,第页。冯东礼、毛元佑著,《中国军事通史》第卷《北宋辽夏军事史》,军事科学出版社,年,第页。袁晓春,《我国最早的海军基地一蓬莱水城》,《舰船知识》,。冯东礼、毛元佑著,《中国军事通史》第卷《北宋辽夏军事史》,军事科学出版社,年,第页。根据徐梦萃《三朝北盟会编》卷第页的记述,在年的八月份,登州守臣王师中派了个人随同高药师去渤海湾地区侦察金军情况,但行动失败了。并且,在年和年的两次金军进攻东京的战斗中,登州的水军都没能组织起有效的军事行动来抗击金军的水军。《文献通考》卷巧,兵,第页,载,’乾道四年枢密院言潮州守臣傅自修欲于本军禁军咽额人数内发三指挥二百人专守海道,以谙识水势人充。”清《蓬莱县志》卷载“北宋水兵三百戍沙门岛,备御契丹。”《宋会要辑稿》食货,第册,第页载,建炎二年年六月五日,发运副使吕源称“近江湖四路沿流州县打造粮船一千只,并潭、衡、虔、吉四州两年拖欠舟船八百三十九只,江东路打造末到船二百五只,乞限至年终一切了毕。”据此,郑学檬在《技术进步两宋航运业发展的动力》发表于《厦门大学学报》,,第页一文中认为,南宋初江湖四路沿江各州县及潭、衡、虔、吉四州两年拖欠船只只,合计订造只,加上江东路只,总计达叫只。若另加两浙、福建、广南诸路,造船总额亦在只左右,只略低于北宋时期。如果郑学檬的分析是对的,则两浙、福建、广南路这些濒海地区官方船场的年造船额应在侧只左右。除去两浙路年额只外,福建、广南路年额就是只。史料记载,北宋晚期经常有“贾人由海道往外藩,官给以券。”只是不得“带兵器或可造兵器及违禁之物”,也不许“往北界”。可见民间海上贸易活动是很频繁的,相应的民间的海船需求量也是很大的。见《宋史》卷,第册,第页。《文献通考》卷巧,第页载高宗建炎元年,右仆射李纲曰“当于沿河、沿淮、沿江帅府置水兵二军,要郡别置水兵一军,须要郡别置中军,招集善波操舟便利之人,拟立军号曰凌波、楼船军。”《宋史》卷,志,兵一,禁军上,第页也记载建炎初,李纲请于沿江、淮、河帅府置水兵二军,要郡别置水兵一军,次要郡别置中军,招善舟揖者充,立号凌波、楼船军。作为主战派的代表人物,李纲在建炎元年年六月庚申上奏“莫若一切罢合议,专务自守之策。建藩镇于要害之地,置帅府于大河及江、淮之南。修城壁,治器械,教水军,习车战。使其进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17
1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