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20世纪宋明理学研究的回顾与前瞻_下_.pdf

20世纪宋明理学研究的回顾与前瞻_下_.pdf

20世纪宋明理学研究的回顾与前瞻_下_.pdf

上传者: 来上学 2011-04-15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20世纪宋明理学研究的回顾与前瞻_下_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研究资料《哲学动态》入刃年第期世犯宋明理母研究的回顾与谕暗彭国翔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下北京加〔中图分类号办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加一砚场刀犯侧邓一仍整符等。

研究资料《哲学动态》入刃年第期世犯宋明理母研究的回顾与谕暗彭国翔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下北京加〔中图分类号办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加一砚场刀犯侧邓一仍整个世纪的宋明理学研究,迄今可谓已经积累了相当的成果。但就真正成熟的学术研究而言,无论港台新儒家学者在一年代所取得的成就,还是大陆学者在年代到年间所取得的成绩,对于整个宋明理学的研究来说,也还只是开了个好头,宋明理学的研究仍然具有广阔的空间有待开拓。对于进一步推进并深化宋明理学的研究,笔者认为有几个彼此密切相关的问题值得注意。首先,迄今为止,就正式出版和发表的著作与论文来看,中文世界的宋明理学研究主要还是集中于一些“大”人物之上,如程、朱、陆、王。当然,由于其本身重要的思想内容与历史地位,这些人物理所当然会成为研究的重点。但如果研究始终围绕这些人物而不能充分涵盖整个宋明理学其他的人物,对宋明理学的理解恐怕难免有化约论找刁之虞。除了程、朱、陆、王之外,宋明理学其他人物是否有其自身的学术思想价值当我们对这些人物有了深人的了解,从而进人到宋明理学的整体脉络之中,我们对整个宋明理学的理解是否会有新的境界这都是值得研究者思考的问题。举例来说,相对于历史上沿袭已久的程朱理学与陆王心学这两大系,牟宗三之所以能够提出宋明理学的三系说,将胡宏和刘宗周作为独立于程朱与陆王两系之外的另一种重要的思想形态,显然基于他对胡宏与刘宗周思想的深人研究,而胡、刘二人在以往的宋明理学研究中显然是不曾触及或语焉不详的。如今,无论研究者是否同意牟宗三有关宋明理学谱系的划分及其对于不同谱系的评价,胡宏与刘宗周思想的重要性,则恐怕是无人会否认的。事实上,大陆卯年代以后出现有关研究胡宏与刘宗周的博士论文与专著,在一定意义上正是受到牟宗三的影响而做的进一步研究。由此可见,要在宋明理学的研究中有所突破,除了运用新的研究方法继续对程、朱、陆、王这些人物进行多方面、多角度的研究之外,还需要拓宽视野,充分注意研究宋明理学中那些大量相对研究不足的人物。其实,某个人物是否称得上一流的思想家,或者其思想中是否存在有价值和原创性的东西,是要在有了较为全面与深人的研究之后才能够加以判断的。历史上一些重要的思想家,之所以会有经历受忽略之后再被重视的现象,常常是以往研究不够所致,并非这些思想家的思想本身缺乏内容。譬如,在国内学术界,王阳明之后中晚明的阳明学历来研究薄弱,但其实,中晚明的阳明学并非只是王阳明思想的余续,当时诸多阳明学者也不应当仅仅被作为王阳明到清初大儒之间的过渡人物,他们思想的深度和丰富性皆足以分别从事专门的个案或专题研究,而这在国内学术界还几乎是空白。其次,以往中文世界的宋明理学研究之所以对许多值得研究的人物有所忽略或语焉不详,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文献依据的问题,即研究者没有充分掌握那些理学人物的思想材料。客观方面是由于许多人物第一手的文献资料不易找到,主观方面则是研究者缺乏全面占有第一手文献的自觉意识。只有从全面掌握原始的文献材料人手,对这些思想材料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才能真正发前人所未发,在宋明理学的广阔领域内开辟新的天地,突破以往既定的各种范式。而能够发掘出以往研究不足的思想人物与问题,从而改变或深化对宋明理学思想脉络的认识,恰恰是要以坚实文献的工夫为基础的。牟宗三之所以能够写出《心体与性体》和《从陆象山到刘的山》那样的著作,极大推进了宋明理学的研究,关键之一就在于他能够从最基本的原始文献人手,走所谓“文献的途径”。事实上,强调文献的途径,正是牟宗三反复强调的一点,而他对整个中国哲学史的研究,包括宋明理学、隋唐佛学和魏晋玄学的研究,无不很好地贯彻了这一方法论原则。不论牟宗三诊释文献所得的各个具体结论是否人皆同意,他对材料熟悉和掌握的程度,相信是所有读过其著作者都会有深切感受的。同样,国内年代末以来在宋明理学研究方面获得普遍公认的成果,如陈来的《朱熹哲学研究》和《有无之境王阳明哲学的精神》等,也几乎无不是立足于扎实的文献工夫。其实,“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离开对思想材料全面与深人的掌握,再聪明的头脑也难以施展。而聪明的头脑如果能再加上细密坚实的文献工夫,则一定会在具体的研究工作中不断有所突破,这大概是人文学科研究工作的一项通则,不独宋明理学的研究为然。再次,尽管不充分掌握第一手的文献材料一定无法取得最佳的研究结果,但仅有扎实的文献工夫,接触了以往研究者不曾注意的文献材料,却也未必就能理出思想内容上的头绪。尤其对于宋明理学这样一种代表中国哲学理论思维高峰的“义理之学”,除了文献的工夫之外,还要具备周密细致的分析思考的能力。只有能够抽丝剥茧般地“辨名析理”,才能真正充分理解宋明理学中诸多观念、命题和思想系统的内在蕴涵并进而将其诊释出来。而那种分析思考能力的培养,又与接受西方哲学的训练或者说吸收西方哲学的理论资源密切相关。这是推进并深化宋明理学研究需要考虑的第三个问题。当然,不接受西方哲学的训练,并不意味着不可以进行清晰严密的思考,宋明理学本身精微与严密的程度与理论思辨性就不亚于西方哲学的任何流派。不过,对于现代学科意义上的哲学研究工作来说,西方哲学作为需要消化吸收的理论资源或至少是参照对象,都是整个中国哲学的研究所不可忽视的。对于那种简单汲取西方哲学的某种框架裁剪中国哲学思想材料、削中国哲学之足以适西方哲学之履的研究方法,以及在中西方不同哲学观念之间的随意比附,固然应当警惕和摒弃,但亦不可矫枉过正,对西方哲学产生不必要的恐惧,试图无条件地清除中国哲学研究中的所有西方哲学成分,使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绝缘。自现代学科体系建立以来,在中国哲学方面能够推陈出新而真正有所建立者,几乎无不对西方哲学有深人的了解和吸收。’〕就此而言,在宋明理学的研究领域,老一代学者如冯友兰、牟宗三、唐君毅等人推进宋明理学研究的原因之一,就在于他们尽可能吸收西方哲学,以之为参照对象、诊释资源,从而对宋明理学的内在问题进行思辨严密的考察。而在新一代的学者中,像杨国荣等人对于宋明理学的研究,也尤其在吸取西方哲学的相关资源方面有特别突出的表现。只有在一个中西比较的广阔视域中,才能够更多地发掘出宋明理学中具有普遍意义的理论内容。最后,本文之所以使用“中文世界”的宋明理学研究这种说法,预设了宋明理学的研究其实并不限于中文世界。事实上,随着宋明时代儒学扩展成为东亚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及儒学在世纪年代以后开始进人西方的直接经验和意识领域并成为可供西方人士选择的一种价值系统与生活方式,图宋明理学研究也早已不再是中文世界的专利,而已经成为国际学术界许多学者的一项共业。如果对日本与欧美学术界宋明理学的研究状况有所了解,相信我们一定会愈发感受到,无论在研究的细致程度还是在设释的多样性方面,中文世界的宋明理学研究的确还有广阔的空间需要我们进一步探索与开拓,而海外的宋明理学研究业已积累的相当的研究成果值得我们借鉴。譬如说,日本的荒木见悟先生早在世纪年代末就有研究晚明会通三教的重要人物管志道字登之,号东溟,一团的专著出版,而对国内许多业内人士来说,恐怕管志道还是个陌生的名字。再譬如对邵雍的研究,大陆地区除了一本《邵雍评传》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之外,大概迄今还没有其他研究专著出版,而美国年和卯年分别已经有司脚七和的两本研究邵雍的专著问世,法国么年也出版了龙为,研究邵雍的最新的专著。当然,我们无需妄自菲薄,但开阔的胸襟与广阔的视野对于如今的学术研究来说格外必要。自世纪年代末以来,随着全球一体化的趋势,国际学术界也日益联系成为一个不同社群之间交往互动密切的整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视野就不仅要扩展到包括港台地区在内的整个中文世界,更要充分伸展至包括日本和西方在内的整个国际学术界。当今之世,在自身缺乏中国传统历史文献严格训练的情况下对海外学界的中国研究趋之若鹜在缺乏自身判断力的情况下“一切惟泰西是举”,自然无法在中国文化的广阔研究领域内真正卓然有所建立。而忽视海外中国文化研究的相关成果,不能尽可能全面深人地将其充分地消化和吸收,也终难成为现代意义上学术研究的大家。假如我们对宋明理学的研究不能放眼世界、立足于国际学术界的整体脉络,不能尽可能充分吸收各种相关的研究成果,闭门造车,难免得一察焉以自好,以管窥天,终究无法真正做到推陈出新、居于前沿,得到国际学术界的普遍认可。世纪年代以来,这一点尽管已经逐渐开始引起一些研究者的注意,但对海外研究成果的充分吸收,目前仍然是一个有待加强的问题。本文的讨论范围限于宋明理学研究,但是,上述四个方面的问题,相信不但对于今后的宋明理学研究具有直接的相关性和重要意义,在相当程度上,也是整个中国哲学的研究需要认真面对的。完注释〔〕大概只有熊十力是一个例外。但熊氏的逻辑思维能力得益于内学院的唯识学训练,并且,熊氏对西方哲学也颇感兴趣。〔〕参见彭国翔《从西方儒学研究的新趋向前瞻世纪的儒学》,《孔子研究》年第期。该文亦见《中国儒学年鉴》年创刊号,北京,商务印书馆,,第一抖页。责任编辑贾红莲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3
1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