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1991年日本的中国史研究回顾与展望_五代_宋_元_.pdf

1991年日本的中国史研究回顾与展望_五代_宋_元_.pdf

1991年日本的中国史研究回顾与展望_五代_宋_元_.pdf

上传者: 来上学 2011-04-15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1991年日本的中国史研究回顾与展望_五代_宋_元_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中国史研究动态年第期年日本的中国史研究回顾与展望五代、宋、元日平田茂树前年学会发表了中国史研究会的著作《中国专制国家与社会统一》以及岸本美绪根据道德符等。

中国史研究动态年第期年日本的中国史研究回顾与展望五代、宋、元日平田茂树前年学会发表了中国史研究会的著作《中国专制国家与社会统一》以及岸本美绪根据道德经济论对中国社会进行分析的文章,对中国的国家和社会提出了新的问题,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去年,小岛毅基于同样观点又发表了《中国儒教史新的研究视角》思想》八五,作者对比了日本与美国对儒教研究的角度,根据历来的学案型研究据作者说,就是以大思想家为中心,包括其弟子和论政在内,分析其思想的传播和影响,由此论述思想的历史变迁,高度评价了美国的研究,即从思想和社会的相互关系,探讨当时的社会秩序是如何建立和维持的研究方法。这种研究倾向今后有可能得到更大的发展。现在姑且不论日美研究方法的优劣问题,我们的课题应该是阐明中国历史,应该虚心接受向前看的新问题的提出。政治、制度史富田孔明在《关于宋二府沿革的考察研究》中指出,宋的二府体制总的来说并没有脱离以李晋中枢体制为基础的后唐的“枢相体制”,它没有根本改变“枢相体制”。作者的论旨虽很有意义,但探讨宋代政治结构的实证是不充分的,如仁宗朝代暂时施行的宰相兼枢密使体制,是在同西夏交战的情况下进行的宋代二府与五代二府不同,其重点应该是中书问题,这本属于常识的范畴。希望作者在上述各种事实关系的基础上加以探讨。板桥真一的《北宋前期的资格论和财政官僚》东洋史研究》五一一二以《资格论》为根据探讨了仁宗朝代前后财政官僚的变化,三司系官僚的人材在仁宗时期有可能随着三司变为一般官僚的职阶。但是作者应该对比分析在此之前以丁谓党为代表的三司系官僚的形成问题。据认为宋代的铃选制度是由“资格”和“荐举”构成的,因此注视后者在制度上的变化也应该成为阐明财政官僚变化的一个线索。山内弘一的《北宋时代的太庙》上智史学》三五从建筑结构、祭祀、皇帝位次的变迁等各个角度论述了北宋时代的太庙。宋代的御史与唐制不同,它作为谏官的同时还担任“言事”,进行着活跃的言论活动。去年发表了以台谏为对象的两篇研究论文。一篇是熊本崇的《宋天禧元年二月诏》研究纪要》,石卷专修大学,二,作者以天禧元年二月诏据说是御史言事权的依据和当时设置的“言事御史”为根据,对仁宗朝代的御史进行了分析,他指出,由“天禧故事”而产生的“言事御史”虽然没有在台谏官的言论活动中一贯起到中心作用,但是它象征着仁宗朝代御史所能发挥的言事权的作用。作者对制度所作的致密考证是很有意义的,遗憾的是没有谈及“言事御史”建立及其作用的政治背景。另一篇是小林义广的《蹼议小考》《纪要》,东海大学文学系,五四,作者对历来认为只是礼仪问题的淮仪,从中书和台谏的政治对立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这一政治斗争的背景是两者对君主和国家的见解不同。即代表中书的欧阳修根据庆历改革以来的官僚舆论为基础,主张至高伦理夭子的“皇帝机关论”,而代表台谏的司马光则主张君主或国家绝对性的“国家主义”式国家论。该文开辟了淮议研究的新局面探讨了士大夫从庆历转向嘉佑的政治意识,是一部精心作品,但在对淮议和君主论的分年日本的中国史研究回顾与展望五代、宋、元析之间,有些论理的跨越,要想具有说服力,还应该广泛收集和分析当时士大夫的言论。关于科举的研究,有下述两篇论文古垣光一《宋代的殿试》纪要》,目白女子短期大学二七,近藤一成的《东坡应举考》史观》一二五。文以《赵清献公充御试官日记》为依据,对嘉佑六年的殿试作了复元,这在了解科举制度上是很有益的。但是我对作者的几个观点有不同看法如作者对被认为嘉枯二年废止了殿试默落制的通论所进行的批判,以及认为“谢网朝谢”就是唐代的“过堂赴都堂向宰相致谢等等。文论述了苏轼、苏辙兄弟于嘉枯元年未在原籍眉州。而是在受到“寄应取解禁”被禁止的开封府进行了解试。作者指出,其背后有政府高官张方平的支持,由此可见,当时的科举除了贡举条制之外,还存在一种如高官的推荐、作保等利用人际关系的应举之路这个观点,对我们了解宋代政治人际关系是很有意思的。希望今后进一步探讨开封府解试的实际清况以及科举当中的推举究竟起到多大作用等具体问题。关于军制的研究有下述三篇论文齐藤忠和《关于宋代阶级法的试论》立命馆文学》五一八,同一作者的《北宋熙宁初禁军的部署》论集》,京都学园高校,二一,冈田宏二的《宋代广南西路左、右江地区的恫丁》纪要》,大东文化大学人文科学,二八。文认为军法之一的阶级法,是从严罚和赏格两个方面规定军队内部阶级之间的绝对上下关系。作者敢于探讨军法这一尚未干拓的领域,精神可嘉,但文中对军法的误读很多,如把“其不干己之罪、仍坐”解释为“如果不关自己的罪,则罪”等。文用图表表示了熙宁初禁军的部署情况,今后的课题是如何利用该图表。妙趁认为,宋朝利用以“恫酋”为媒介的羁糜政策对该地区实行统治从属于其下的桐丁在对交趾政策,七发挥重要作用,它是不能同其他乡兵一概而论的。此外,冈田宏二还发表了《南宋时代广南西路的财改问题白鸟教授古稀纪念论丛刊行会编《亚洲各民族的历史与文化,白鸟芳郎教授古稀纪念论丛、,六兴出版,文章指出,南宋时代广南西路的财源是靠盐利收入的。作者的论点已由家田诚元和左怕富等人在以往的论文中提出过,我认为要想不使研究仅限于地区研究,应该提出独自的观点。在辽和金朝的研究方面发表了两篇论文爱宕松男的《辽道宗宣兹皇后契丹文哀册撰者考矛史窗》四八,高桥弘臣的《金末行省的性质与实态》社会文化史学》二七。指出,关于宣悠皇后受牵连的冤狱事件,《辽史》将其隐讳,没有记载,而《楚椒录》则作了详尽的记载。作者就此笋件解读了与汉文哀册不同的契丹文哀册的记载,认为其撰者是耶律常哥,因而具有可靠性作者踏实的论证手法,是值得利用正史研究者参考的。文对以往很少论及的金末行省问题,分为海陵王至章宗时代和遭受蒙古进攻后的两个时期,结合地域和权限进行了分析,指出,特别是在蒙古进犯后,行省掌握了兵权和民政权,成为与中央尚书省比肩的强力机构,并且它还具有与元朝的行省类似的性质。对于包括蒙古帝国时期的行省的阶段性变化的分析研究,应该是留待今后的研究课题。在元朝官僚制度的研究方面有宫本则之的《元朝高官阶层的动态》研究纪要》大谷大学研究生院,七,植松正的《元代江南行省宰相考》研究报告》,香川大学教育系,一八三‘文以元朝历代入相者为对象,通过对他们父祖和子孙的调查和统计上的考察,认为元朝宰相阶层的社会移动,其移动性在二世代间较低,但在三世代、四世代之间较高。绘制了元朝江南行省宰相表,并把该表分为三个时期世祖、成宗时期,中间时期,元末顺帝时期分析了就任者的趋势。作者认为,总的来说就任行省宰相世袭倾向较强,在第一个时期主要由蒙古、色目人以及史天泽等中国一红部川身的有实力武将就任宰相,此外还有南方的降将。在第二个时期,大德年间南方豪民被诛杀,因此月蒙古、色目人、北中国北部出身者而且是世臣子孙就任宰相。在第三个时期,实行科举后的科举登第中国史研究动态年第期者、文人、学者官僚就任宰相,在元末混乱时期,还有土著南方人及其势力下的人物就任了行省宰相。由此可见,宰相就任者随着时代的变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上述两篇论文都是以官僚阶层的动态为主题的,但在其社会移动问题上,前者推定了流动性较大的社会,而后者的见解近乎已往的通论,认为是世袭性较大的社会。两者见解的差异,也可能是由于各研究对象的阶层差别造成的,如果文仿照文的手法划分时期进行政治史分析,那会得出什么样的结果呢。希望今后对此问题有进一步的讨论。此外,牧野修二发表了《成吉思汗对金国进攻四》《论集》,爱媛大学法文系,文学二三,作者指出,历来认为的四次中都攻防战中,第一次和第二次都不是史实。社会经济史在这个领域里首先应该提出的是斯波义信发表的《宋代的消费、生产水准试探》中国史学》一,作者探讨了消费结构这一新的研究领域。以往的经济史研究是针对供应方面进行的,而作者试图探讨需求结构。例如作者对宋代每人谷物消费量进行分析后指出,宋代人均谷物消费宋量一升相当于现在的市升,等于明清、民国时期临界水准消费量的实质,并不充裕。但正如作者所说,这种利用超微量参考值进行概算是有限度的,我们应该发掘新资料,采用既有全国视野又有微量分析的地域组织分析法。草野靖《两税法以后的主客户制度上下》《论丛》,熊本大学文学系,三三、三七一文,对作者以往的客户论作了新论述。作者指出“所谓客户,是指离开本籍贯地而居住他州的人,他们在现住地取得税产,因此按照两税科则入户籍,被科以夏秋二税和和买。对于摇役,考虑到外来客户不便充当负责州县乡行政末端业务的色役户役,所以原则上客户被免去差发,也不受户等的推排,只负担本身的夫役。”作者新提出唐、五代、明清的史料,使全篇文章系统化,比起以前的论述来主旨明确。但是大部分文章是与前稿重复的,很难说已经消解了柳田节子、梅原郁等人对前稿的批判点。特别是对于争论的焦点即客户是两税负担户的理解,作者并没有提出新的具有决定性的史料。小仓正昭的《募役法资产对应负担原则的历史意义二》《纪要》,铃鹿工业高专,二四一认为募役法是以户等制为基准的,并对认为募役法以后户等制被消灭的见解进行了批判。但是作者把整个情况都与户等制联系起来解释,是有些牵强的。古林森广的《宋代福建的腊茶》史学研究》一九四论述了福建腊茶的生产与流通问题。作者还指出了制茶业者园户的专业化以及以客商为媒介所建立的地区之间的流通组织。希望今后不单单研究腊茶,能否对整个茶业进行还原。社会史、法制史自从介绍明版《清明集》以来,关于这个领域的研究有所增多。在审判制度的研究方面发表的论文有川村康的《宋代折杖法初考》早稻田法学》六五四,高桥芳郎的《务限法与茶食人》史朋》二四,平田茂树的《南宋审判制度小考》集刊东洋学》六六。文论述了宋代折杖法的作用,折杖法是把律救规定的唐律五刑的刑名,在执行阶段变成刑罚的法规。在其运用过程中有南宋判语史料所记载的“勘杖”、“决杖”之差。“勘杖”是经过推鞠、检断之后初步确定刑名,这时作“勘杖”的判决,此后以此刑名为前提更换成赎铜,按照情状和赦进行减免,确认履行代替实刑的条件,经过上述各种手续后,认为适于执行实刑时,宣告“决杖又火”,而折杖法是在这最后阶段进行改读的。过去前辈们阐明了缓期执行体系“封案”和“折断”,这次又由作者指出了中间判决的存在,这是值得注意的。但是“勘杖”是同编管组合一起如“勘杖又编管州”执行的,作为中间判决的解释,希望再进一步作分析研究。文指出根据务限法,民事审判的起诉期间是十月一日至一月三十日,审判期间至三月三十日,比起诉期间长两个月。北宋末期,书铺的代书成为起诉的必须条件,到了南宋,茶食人、停保人等经营住宿设施的保职人的保证又被加入起诉的条件。年日本的中国史研究回顾与展望五代、宋、元文是根据《朱文公文集》卷百“约束榜”详尽地分析了从起诉到受理的审判手续,作者指出,在南宋时代已经形成了清代审判制度的原型。文和文都是以有关清代法制史的丰硕研究成果为依据进行研究的,但还应该注意到宋代的时代性加以考察研究。如文指出“茶食人印刷和出售后世那种印有固定文字的定型诉状用纸,而书铺户的任务是在诉状纸上书写诉讼内容”,但是“印子”能否解释为诉状原纸,宋代是否已经建立了清代那种分业体制,都是值得怀疑的。关于女性财产权的研究有永田三枝《南宋时期的女性财产权》《北大史学》三一,小松惠子《宋代的女性财产权》东洋史研究室报告》,广岛大学文学系,一三。文对仁井田和滋贺二人有关女性财产权的争论以及近来发表的滋贺学说进行批判,重新探讨主张女性财产权存在的柳田学说。作者在户绝财产的分产法和女子分产法问题上支持滋贺学说,在寡妇财产权特别是改嫁时的财产权问题上支持柳田学说。文是继伊布利、袁俐和柳田节子三人的研究后,探讨了最近的女性财产权以及女性地位等有关女性史的研究动态和课题,我们应该一并作为参考。佐藤明的《前近代中国的地区统治构图》中国史学》一根据明清的乡绅统治论,通过审判事件来论述宋代也存在相同的社会结构。作者认为其统治结构是由地区有权者青吏国家权力构成的,但在有关审判的统治方面,还应该考虑相当于代书、保识的书铺户。同样称为地区社会,但县、州、路对有关审判事件的处理情况是不同的,希望作者进一步作致密的分析。宗教、思想首先介绍有关道学的三篇论稿土田健次郎《晚年的程颐》沼民论集》以程颐晚年的生涯与思想为中心,通过他周围情况的变化和反应,探讨道学向社会渗透的过程。市来津由彦的《朱熹在福建的初期交游者》纪要》,东北大学教养系,五四针对朱熹四十岁建立“定论”以前的思想仿徨时代,探讨了福建士人同朱熹的关系,试图阐明朱熹学术扩展的精神基础。作者指出,朱熹的初期交流者,有的倡导儒佛融合论,有一种接受程学心性论和与地区社会活动两立的志向。在这些人的思想里,已经萌发着个人的心主体的、句题以及如何同社会活动结合的朱子学的问题意识,因此成为共同的精神基础。后藤延子《朱子学的建立与佛教》《论集》,信州大学人文系,人文科学二五一文,分析中唐以后士人对佛教的批判之后指出,朱熹由于批判和克服了佛教中最接近儒学的看话禅和受佛教影响的儒学内部各派,才确立了朱子学的基础。上述论文都是探讨道学向社会渗透的精心作品,但似乎把视点都集中到连接二程朱熹的粗线上,从结果来看,分析向士人社会扩展的深度是不够的。如文把程颐和苏轼的争执作为思想史事件提出分析,但结论只提出两者的对立是“以体系化为目标的程颐的学术,同具有一贯主题而试图多样化的苏轼的文化活动,只能用弹勃和挪榆的形式进行交流。”在程颐晚年的哲宗朝和徽宗朝初期,党派和学阀关系错综复杂,而且还有著述新旧哲宗实录等史料问题,在了解人际关系和思想倾向上固然有一定的困难,但在另一方面,关于礼制、役法、科举和学校制度等很多史料有待研究。此外,去年还发表了两篇探讨中国宗教文化朱子学与民间信仰关系的论文小岛毅的《正祠和淫祠》纪要》,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一一四,同一作者的《牧民官的祈祷》史学杂志》一一一。文对福建省地方志所记载的庙的内涵进行分析,并指出庙反映了宋代以后地方言论中的民众崇拜。文根据真德秀祈祷文所记载的祭祀礼仪,探讨了官衙与地方社会的关系。两篇论文的前提都是洪武三年诏文宣布的对祠庙的统制。文指出嘉靖年间以后地方志对淫祠的定义进一步严格,关于赐号、封号的记述减少了,由此说明,宋元、嘉靖至康熙、乾隆以后的地方志记述有差异,由此可见编著者的意识里有国家对宗教政策的反映。文指出,被认为由朱子学伦理所中国史研究动态年第期决定的洪武三年的改革内容,实际上早在年前信奉朱子学的地方官真德秀就有这种想法。作为牧民官的真德秀并不是从正面扼杀民众的俗信,而是巧妙地维持了管区内的安宁。作者的论理结构很出色但其对象仅仅限于福建的真德秀,这样就难以具有普遍性还有,地方志的记述为什么从嘉靖年以后改变,而不是在洪武三年以后就改变呢要想阐明这些疑问,应该对作为关键问题的明朝的宗教政策进行分析。横手裕在《全真教的演变》中国哲学研究》二中对以往认为陈致虚使全真教南北二宗结合的见解提出了不同看法,作者分析在此之前全真教与南宋内丹道以李道纯的思想为中心合流的过程后指出,李道纯是受全真教和南宋内丹道道教影响的最早的全真教徒,在他以后,两个道教融合并产生了新的全真教。北村高的《元代杭州藏的刻工》论集》,熊谷大学,四三八对杭州藏即主要由白云宗的僧侣和信徒出版的大藏经刻工的出身地进行分析后指出,一向认为白云宗的布教圈是浙西地区,但有可能把布教范围和势力范围扩张到浙东和福建地区。作者的想法是很出色的,希望进一步阐明刻与白云宗信仰的关系。都市、士大夫去年,伊原弘发表了三篇有关宋代的都市和士大夫的论文《中国开封的生活和岁时山川出版社,《中国知识分子的基层社会》思想》八口二,《中国中世的都市和生活空间》比较都市史研究会编《都市和共同体》上,名著出版社。文虽然是一般论著,但在了解当前宋代都市研究的水平和问题点上是很有益的。关于此书,我曾作过评论,这里不再重述,只是感觉书中依靠唐代都市研究成果的部分较多,希望多参照宋代史加以探讨。文论稿是值得重视的。以往的士大夫论正如宫崎市定提出的官僚、地主、读书人三位一体论,即从政治、经济、社会的复合观点进行分析的,而作者则是从应试科举的学习人的立场、以温州士大夫为素材进行分析的。据说近年来美国的士大夫研究多受布鲁迪的《再生产》理论的影响,目前已由秦玲子翻译出版了其成果之本杰明埃尔曼的《作为再生产配置的明清时期的科举》思想》八一,作者的研究勺度一与此大致相同。希望作者不单单探讨温州的永嘉学派,还应该进一步扩大地区范围,分析士大天与向一时代的朱子学的交流等问题。牧野修二的《宋元时代的儒士》爱媛大学人文学会编《爱媛大学人文学会创立十五周年纪念论集》同会指出,宋元时代被称为儒士的人,是学习儒业、艺业、学业等针对科举的学问,试图通过科举任官僚士大夫的人。作者的观点与伊原论文的观点相似。文化、风俗、文献学在茶文化的研究方面有高桥忠彦《宋诗所见的宋代茶文化》纪要》,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一一五,田中美佐《宋代的饮茶和茶药》《史窗》四八。文分析了代丧一匕宋和南宋的六位作者的茶诗,论述了士大夫的嗜好从团茶、点茶文化向草茶、煎茶文化的变化。万,文的作者注意到《参天台五台上记》和《禅苑清规》所载茶药一词,指出此药与市中的食药相同,在寺院中饮茶时吃这种药该文在了解当时的风飞谷上是很有趣味的。在造酒法的研究方面,中村乔发一表了《北山酒经的造酒法》东洋史研究》五幼一一三,作者根据《北山酒经》介绍了北宋时代的造酒法,此外作者还发表了有关中国酒书的译注《中国的酒书》东洋文库》平凡社,两者都是在了解当时的造酒法上是很重要的研究。稻叶一郎的《历年图和通志》《史林卜七四一四认为司马光之所以采用编年体史的编纂万法,是因为当时受到了春秋学的影响以及他的内在使命感,即准确地概括以往浩如烟海的纪传体史的记述内容,作为为政参考书提供给皇帝。作者指出,《历年图》是《通志或是《资治通鉴的草图,而《通志》是根据草图著述的。土肥佑子的《关于诸蕃志的著者赵汝适》南岛史学》三六利用评《宋代商业信用研究》最近发现的墓志,论述了赵汝适的一族以及他的经历。此外还出版了藤善真澄译注《诸蕃志》关西大学出版部,上述资料今后有可能被广泛利用。在译注的出版方面有佐藤武敏的《王祯农书有关灌溉二编译注三、完》《中国水利史研究》二一,东北大学《朱子语类》研究会《朱子语类本朝人物篇译注二四、二五》《集刊东洋学》六五、六六,宋明研究会《朱子语类译注八、九》汲古》一九、二,清明集研究会《名公书判清明集惩恶门译注稿其一,宋元文学研究会编《朱子绝句全译注》第一册汲古书院。艾廉莹摘译自日本《史学杂志》,年第钊评《宋代商业信用研究》高聪明中国封建社会可以划分为两个时期,而后期则以宋代为开端,标志之一就是商品经济的显著发达,宋代商业发展不仅远超以前诸代,而且对明清时期也有重要影响,所以宋代的商品经济一直是受关注的研究领域,并且也取得了不少的成绩。但是有些方面的研究还很不够比如,宋代商业发展中,信用商业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形式,但这方面的研究却很不够,始终没有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成果问世。最近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姜锡东同志的新作《宋代商业信用研究万一朽无疑是填补空白之作。是书分章,共万字是漆侠先生主编的《宋史研究丛书》中的一种。宋代商业信用内容丰富,从商业信用的形式看有赊卖、赊买以及预付货款从信用关系的双力来看既有民间的,也有官民之间的从信用关系的发生和建立看又涉及中介人和担保题以及有关的法律规定由于宋代信用关系的发达,还出现了信用票证及其流通市场。对于这些问题该书都作了深入的研究从内容看,该书包括了商业信用的各个方面,所以说该书的研究是全面、系统的中国古代的商业信用并不始于宋代,其起源很早。该书追本溯源,首先论述了宋以前各代商业信用发展的一般情况,脉络线索清楚,从比较中可以更明确地反映出宋代商业信用发展的特殊地泣和意义。商业信用根据其规模和功用可以分为零售商业中的信用赊卖和赊买,如书中所列举的赊相以及士兵、民间偶然发生的买卖中的信用关系。另一种则是商品流通过程中特别是的批发环节上的商业信用,以及生产过程与商品过程中所发生的信用关系。从商品所经历的生产、产品出售、批发、零售、消费这一整个过程来看,前者发生于商品流通的下游阶段,而后者则发生于上游阶段一从大量典籍以及考古发现所提供的简册文契来看,宋代以前的商业信用仍然停留在下游阶段,即主要一仔在于零售消费阶段。而宋代的商业信用则明显突破了零售消费阶段,向上延伸,在批发商业中,言用商业成为非常重要的形式,甚至是最重要的形式,并且在生产与商业的联结点上也发生了吊祝关系通过这样的追溯,不仅搞清了宋代以前商业信用发展的脉络,而且有力地说明一宋代商业信用友展的地位和作用。该书对宋代商业信用研究的贡献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在前人基础上研究更加深入细致和系统化。如对于宋代的赊卖赊买,加藤繁最早对此进行了研究,有开创之功,但基本上是根据为数不多的史料进行的一般性论述,而该书的研究则以民问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6
1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