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多少恨—张爱玲.doc

多少恨—张爱玲.doc

多少恨—张爱玲.doc

上传者: 火龙果 2011-04-15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多少恨—张爱玲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多少恨我对于通俗小说一直有一种难言的爱好那些不用多加解释的人物他们的悲欢离合。如果说是太浅薄不够深入那么浮雕也一样是艺术呀。但我觉得实在很难写这一篇符等。

多少恨我对于通俗小说一直有一种难言的爱好那些不用多加解释的人物他们的悲欢离合。如果说是太浅薄不够深入那么浮雕也一样是艺术呀。但我觉得实在很难写这一篇恐怕是我能力所及的最接近通俗小说的了因此我是这样的恋恋于这故事现代的电影院本是最廉价的王宫全部是玻璃丝绒仿云石的伟大结构。这一家一进门地下是淡乳黄的这地方整个的像一支黄色玻璃杯放大了千万倍特别有那样一种光闪闪的幻丽洁净。电影已经开映多时穿堂里空荡荡的冷落了下来便成了宫怨的场面遥遥听见别殿的箫鼓。迎面高高竖起了下期预告的五彩广告牌下面簇拥掩映着一些棕榈盆栽立体式的圆座子张灯结彩堆得像个菊花山。上面涌现出一个剪出的巨大的女像女人含着眼泪。另有一个较小的悲剧人物渺小得多的在那广告底下徘徊着是虞家茵穿着黑大衣乱纷纷的青丝发两边分披下来脸色如同红灯映雪。她那种美看着仿佛就是年轻的缘故然而实在是因为她那圆柔的脸上眉目五官不知怎么的合在一起正如一切年轻人的愿望而一个心愿永远是年轻的一个心愿也总有一点可怜。她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小而秀的眼睛里便露出一种执着的悲苦的神气。为什么眼睛里有这样悲哀呢?她能够经过多少事呢?可是悲哀会来的会来的。她看看表看看钟又踌躇了一会终于走到售票处问道:“现在票子还能够退吗?”卖票的女郎答道:“已经开演了不能退了。”她很为难地解释道:“我因为等一个朋友不来这么半天了一定是不来了。”正说着戏剧门口停下了一辆汽车那车子像一只很好的灰色皮鞋。一个男人开门下车早已有客满牌放在大门外然而他还是进来了问:“票子还有没有了?只要一张。”售票员便向虞家茵说:“那正好你这张不要的给他好了。”那人和家茵对看了一眼。本来没什么可窘的如果有点窘只是因为两人都很好看。男人年轻的时候不知是不是有点横眉竖目像舞台上的文天祥经过社会的折磨蒙上了一重风尘之色反倒看上去顺眼得多。家茵手里捏着张票子票子仍旧搁在柜台上向售票员推去售票员又向那男子推去。这女售票员端坐在她那小神龛里身后照射着橙黄的光也是现代人供奉的一尊小小的神旋可是男女的事情大约是不管的。她隔着半截子玻璃冷冷地道:“七千块。”那人掏出钱来见家茵不像要接的样子只得又交给售票员由售票员转交。那人先上楼去了家茵随在后面离得很远的。她的座位在他隔壁他已经坐下了欠起身来让她走过去。散戏的时候从楼上下来被许多看客紧紧挤到一起也并没有交谈。一直到楼梯脚下她站都站不稳了他把她旁边的一个人一拦她微笑着仿佛有道谢的意思他方才说了声:“挤得真厉害!”她笑道:“嗳人真是多!”挤到门口他说:“要不要我车子送您回去?人这么多叫车子一定叫不着。”她说:“哦不用了谢谢!”一出玻璃门马上像是天下大乱人心惶惶。汽车把鼻子贴着地慢慢的一部一部开过来车缝里另有许多人与轮子神出鬼没惊天动地呐喊着简直等于生死存亡的战斗惨厉到滑稽的程度。在那挣扎的洪流之上有路中央警亭上的两盏红绿灯天色灰白一朵红花一朵绿花寥落地开在天边。家茵一路走了回去。她住的是一个弄堂房子三层楼上的一间房。她不喜欢看两点钟一场的电影看完了出来昏天黑地仿佛这一天已经完了而天还没有黑做什么事也无情无绪的。她开门进来把大衣脱了挂在柜子里其实房间里比外面还冷。她倒了杯热水喝了一口从床底下取出一双旧的绣花鞋来才换上一只有人敲门。她一只脚还踏着半高跟的鞋一歪一歪跑了一开门便叫起来道:“秀娟!啊呀你刚才怎么没来?”她这老同学秀娟生着一张银盆脸戴着白金脚眼镜拥着红狐的大衣手笼笑道:“真是对不起让你在戏院里白等了这么半天!都是他呀忽然病倒了!”家茵扶着门框道:“啊?夏先生哪儿不舒服啊?”秀娟道:“喉咙疼先还当是白喉哪!后来医生验过了说不是的已经把人吓了个半死!我打电话给你的呀!说我不能去了你已经不在家了。”家茵道:“没关系的不到就是后来我挺不放心的想着别是出了什么事情。”她掩上了门扶墙摸壁走到床前坐下把鞋子换了。秀娟还站在那里解释个不了道:“先我想叫个佣人跑一趟上戏院子里去跟你说佣人也都走不开你没看见我们那儿忙得那个乌烟瘴气的!”家茵重又说了声:“没关系的。”她把一张椅子挪了那道:“坐坐。”便去倒茶。秀娟坐下来问道:“你好么?找事找得怎么样?”家茵笑着把茶送到桌上顺便指给她看玻璃底下压着的剪下的报纸说道:“写了好几封信去应征了。恐怕也不见得有希望。”秀娟道:“登报招请的哪有什么好事情总是没有人肯做的才去登报呢!”家茵道:“是啊可是现在找事情真难哪!我着急不是为别的我就没告诉我娘我现在没有事我怕她着急!”秀娟道:“你还是常常寄钱给你们老太太吗?”家茵点点头道:“可怜她用的倒是不多……”她接着却是苦笑了一笑她也不必怕秀娟误会以为她要借钱。秀娟一直这些年来和她环境悬殊而做着朋友自然是知道她的脾气的当下只同情地蹙着眉点了点头道:“其实啊……你父亲那儿你不能去想想办法么?”家茵听了这话却是怔了一怔不由得满腔不愿意的样子然而极力按捺下了答道:“我父亲跟母亲离婚这些年了听说他境况也不见得好而且还有他后来娶的那个人待会儿给她说几句我倒不想去碰她一个钉子!”秀娟想了想道:“嗳也是难!我倒是听见他说他那堂房哥哥要给他孩子请个家庭教师。”家茵在她旁边坐下道:“噢。”秀娟道:“可是有一层就是怕你不愿意做要带着照管孩子像保姆似的。”家茵略顿了顿微笑说道:“从前我也做过家庭教师的所以有许多麻烦的地方我都有点儿懂挺难做人的!”秀娟道:“不过我们大哥那儿倒是个非常简单的家庭他自己成天不在家他太太么长住在乡下只有这么个孩子没人管。”家茵道:“要么我就去试试。”秀娟道:“你去试试也好。这样子好了我去给你把条件全说好了省得你当面去接洽怪僵的!”家茵笑道:“那么又得费你的心!”秀娟笑着不说什么却去拉着她一只手腕轻轻摇撼了一下顺便看了看家茵的手表立刻失惊道:“嗳呀我得走了!他一不舒服起来脾气就更大佣人呢又笨孩子又皮……”家茵陪着她站起来道:“我知道你今天是真忙。我也不敢留你了。”家茵第一天去教书那天天气特别好那地方虽也是弄堂房子却是半隔离的小洋房光致致的立体式。楼上一角阳台伸出来荫蔽着大门她立在门口如同在檐下。那屋檐挨近蓝天的边沿上有一条光极细的一道像船边的白浪。仰头看着仿佛那乳黄水泥房屋被掷到冰冷的蓝海里去了看着心旷神怡。她又重新看了看门牌然后揿铃。一个老妈子来开门家茵道:“这儿是夏公馆吗?”那女佣总怀疑人家来意不善说:“嗳找谁?”家茵道:“我姓虞。”这女佣姚妈年纪不上四十是个吃斋的寡妇生得也像个白白胖胖的俏尼僧。她把来人上上下下打量着说:“哦……”家茵又添了一句道:“福煦的夏太太本来要陪我一块儿来的因为这两天家里事情忙走不开……”姚妈这才开了笑脸道:“唉你就是那个虞小姐吧?听见我三奶奶说来着!请来吧。”家茵进去了她关上大门开了客室的门说道:“您坐一会儿。”回过头来便向楼上喊:“小蛮!小蛮!你的先生来了!”一路叫上楼去道:“小蛮快下来念书!”客室布置得很精致那一套皮沙发多少给人一种办公室的感觉。沙发上堆着一双溜冰鞋与污黑的皮球一只洋娃娃却又躺在地下。房间尽管不大整洁依旧冷清清的好像没有人住。里间用一截矮橱隔开来作为书房。家茵坐下来好一会方见姚妈和那个孩子在门口拉拉扯扯姚妈说:“进来呀!好好地进来!“女孩子被拖了进来然而还扳住门口的一只椅子。姚妈道:”我们去见先生去!叫先生!“家茵笑道:”她是不是叫小蛮哪?小蛮几岁了?“姚妈代答道:”八岁了还一点儿都不懂事!“一步步拖她上前连椅子一同拖了来。家茵道:”小蛮你怎么不说话呀?“姚妈道:”她见了生人胆儿小平常话多着哪!凶着哪!“硬把她捺在椅上坐下自去倒茶。家茵继续笑问道:”小蛮是哑巴是不是啊?“姚妈不在旁边小蛮便不识羞起来竟破例地摇了摇头。而且看见家茵脱下大衣她便开口说:”我也要脱!“家茵道:”怎么?你热啊?“她道:”热。“家茵摸摸她身上棉袍上罩着绒线衫里面还衬着绒线衫羊毛衫便道:”你是穿得太多了。“给她脱掉了一件。见桌上有笔砚家茵问:”会不会写字啊?“小蛮点点头。家茵道:”你把你的名字写在你这本书上好不好?我给你磨墨。“小蛮点点头果然在书面上写出”夏小蛮“三字。家茵大加夸赞:”小蛮写得真好!“见她仍旧埋头往下写着连忙拦阻道:”嗳好了好了够了!“再看原来加上了”的书“二字不觉笑了起来道:”对了这就错不了了……!“姚妈送茶进来见小蛮的绒线衫搭在椅背上便道:“哟!你怎么把衣裳脱啦!这孩子快穿上!“小蛮一定不给穿家茵便道:”是我给她脱的。衣裳穿得太多也不好她头上都有汗呢!“姚妈道:”出了汗不更容易着凉了?您不知道这孩子就爱生病还不听话“家茵忍不住说了一句:”她挺听话的!“小蛮接口便向姚妈把头歪着重重的点了一点道:”嗳!先生说我听话呢!是你不听话你还说人!“姚妈一时不得下台一阵风走去把唯一的一扇半开的窗砰的一声关上了咕噜着说道:”我不听话!你冻病了你爸爸骂起人来还不是骂我啊!“钟点到了家茵走的时候向小蛮说:“那么我明天早起九点钟再来。”小蛮很不放心跟出去牵着衣服说:“先生你明天一定要来的啊!”姚妈一面去开门一面说小蛮:“我的小姐你就别上大门口去了!再一吹风衣裳又不穿”家茵也叫小蛮快进去她一走姚妈便把小蛮一把拉住道:“快去把衣裳穿起来!”小蛮道:“我不穿!你不听见先生说的”她一路上给横拖直曳的两只脚在地板上嗤嗤的像溜冰。姚妈一面念叨着一面逼着她加衣服:“先生说的!才来了一天工夫就把孩子惯得不听话!孩子冻病了冻死了你这饭碗也没有了!碍不着我什么呵我反正当老妈子的没孩子我还有事做!没孩子你教谁!“小蛮挣扎着乱打乱踢哭起来了汽车喇叭响接着又是门铃响姚妈忙道:“别哭爸爸回来了!爸爸不喜欢人哭的。”小蛮抹抹眼睛抢先出去迎接叫道:“爸爸!爸爸!新先生真好!”她爸爸俯身拍拍她道:“那好极了!”问姚妈道:“今天那位虞小姐来过了?”姚妈道:“嗳。”。她把他的大衣接过来问:“老爷要不要吃点什么点心?”主人心不在焉的往里走道:“嗯好有什么东西随便拿点来吧快点我还要出去的。”小蛮跟在后面又告诉他:“爸爸我真喜欢这新先生!”她爸爸还没有坐下就打开晚报身入其中只说:“好极了以后你有什么事都去问先生我可以不管了!”小蛮道:“唔……那不行。”她扳着他的腿使劲摇着他罗嗦不休道:“爸爸这个先生真好看!”她爸爸半晌方才朦胧地应了声:“唔?”小蛮着急起来道:“爸爸怎么不听我说话呀?……爸爸先生说我真乖真聪明!“她爸爸耐烦地说道:“嗳小蛮是真乖你听话你让姚妈带你上楼去玩啊!爸爸要清静一会儿。”小蛮有一天很兴奋地告诉家茵说明天要放假。家茵笑道:“怎么才念了几天书倒又要放假啦?”小蛮道:“我明天过生日。”家茵道:“啊你就要过生日啦?你预备怎么玩呢?”小蛮听了这话却又愀然道:“没有人陪我玩!”家茵不由得感动了说:“我来陪你好不好?”小蛮跳了起来道:“真的啊先生?”家茵问:“你喜欢看电影么?”小蛮坐在椅子上一颠一颠眼睛朝上翻着看着自己额前挂下来的一络头发击打着眉心笑道:“爸爸有时候带我去看。爸爸挺喜欢带我出去的。爸爸就顶怕跟娘一块儿去看电影!“家茵诧异道:”为什么呢?“小蛮道:“因为娘总是问长问短的!”家茵撑不住笑了道:“你不也问长问短的么?”小蛮道:“爸爸喜欢我呀!”随又抱怨着:“不过他老是没工夫……先生你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来的!”家茵道:“好。我去买了礼物带来给你啊!”小蛮越发蹦得多高道:“先生你可别忘啦!”这倒提醒了家茵下了课出来就买了一篮水果去看秀娟的丈夫的病。本来这几天她一直惦记着应当去一趟的。然而病人倒已经坐在客室里抽烟了秀娟正忙着插花摆糖果碟子。家茵道:“哟夏先生倒已经起来啦?好全了没有?”夏宗麟起身让坐家茵把水果放在桌上道:“这一点点东西我带来的。”秀娟道:“嗳呐谢谢你你干吗还花钱哪?你瞧我这儿乱七八糟的!你上我们大哥家去来着吗?小蛮听话吗?”家茵趁此谢了她。秀娟道:“嗳真的今天就是他们公司里请客呀你就别走了待会儿大哥也要来。你不也认识大哥吗?”今天是请一个要紧的主顾是宗麟拉来的秀娟很为得意。宗麟是副理他大哥是经理。家茵便道:“不了我待会儿回去还有点儿事。我一直还没有见过那位夏先生呢。”秀娟道:“嗳呀还没看见哪?那么正好今天这儿见见不得了!”正说着女佣来回说酒席家伙送了来了秀娟道:“你等着我来看着你摆。”家茵便站起身来道:“你这儿忙我过一天再来看你罢。”到底还是脱身走了。次日她又去给小蛮买了件礼物。她也是如一切女人的脾气已经在这一家买了还有点不放心隔壁两家店铺里也去看看要确实晓得没有更适宜更便宜的了。谁知她上次在电影院里遇见的那个人这时候也来到这里觉得这橱窗布置得很不错望进去像个圣诞卡片扯棉拉絮大雪飘飘搭着小红房子有些米老鼠小猪小狗赛璐珞的小人出没其间。忽然如同卡通画里穿插了真人进去似的一个女店员探身到橱窗里来拿东西隔着雪的珠帘还有个很面熟的女人在她身后指点着。他一看见不由得怔住了。他也走到这爿店里去先看看东西然后才看到人两人都顿了一顿轻轻的同时叫了出来:“咦?真巧!”他随即笑道:“又碰见了!我正在这儿没有办法不知道您肯不肯帮我一个忙。”家茵用询问的眼光向他望去他道:“我要买一个礼送给一个八岁的女孩子不知买什么好。”说到这里他笑了一笑又道:“女孩子的心理我不大懂。”家茵也没有理会得他这话是否带有说笑话的意思她道:“女孩子大半都喜欢洋娃娃吧?买个洋娃娃怎么样?”他道:“那么索性请你替我拣一个好不好?”有的脸太老气有的衣服欠好有的不会笑她很认真地挑了个。他付了钱道:“今天为我耽搁了你这么许多时候无论如何让我送你回去罢。”家茵踌躇了一下:“要是不太绕道的话……不过我今天要去那个地方很远。在白赛仲路。“他道:”那就更巧了!我也是要到白赛仲路!“这么说着自己也觉得简直像说谎。两人坐到汽车里车子开到一家人家门口停下来那时候他已经明白过来了脸上不由得浮起了说谎者的微妙的笑容。他先下车替她开着车门家茵跳下来说:“那么再会了真是谢谢!”她走上台揿铃他也跟上来她一觉得形势不对便着慌起来回身笑说:“真是对不起我不能够请您进来了这儿也不是我自己家里”然而姚妈已经把门开了家茵无法把她背后这盯梢的人马上顿时立刻毁灭了不叫人看见唯有硬着头皮赶快往里一窜不料那个人竟跟了进来笑道:“可是这儿是我自己家呀!”家茵吃了一惊手里的包裹扑地掉在地下。小蛮跑出来叫道:“先生!先生!爸爸!”家茵道:“您就是这儿的夏先生吗?”夏宗豫弯腰给她拣起包裹笑道:“是的是虞小姐是吗?”他把东西还她。她说:“这是我送小蛮的。”宗豫便交给小蛮道:“哪这是先生给你的!”小蛮来不及地要拆问道:“先生是什么东西呀?”宗豫道:“连谢都不谢一声的啊?”姚妈冷眼旁观到现在还是没十分懂但也就笑嘻嘻地帮了句腔:“说‘谢谢先生!’”小蛮早又注意到宗豫手臂里夹着的一包指着问:“爸爸这是什么?”宗豫道:“这是我给你买的。你不说谢谢我拿回去了!”然而小蛮的牛性子又发作了只是一味的要看。家茵送的是一盒糖。宗豫向小蛮道:“让姚妈妈给你收起来等你牙齿长好了再吃罢。”又向家茵笑道:“她刚掉了一颗牙齿。”家茵笑道:“我看……”小蛮张开嘴让她看了一看却对着那盒糖发了会呆闷闷不乐。家茵便道:“早知我还是买那副手套了!我倒是本来打算买手套的。”小蛮得不的这一句话就闹了起来:“唔……我不要!我要手套*獱!宗豫很觉抱歉。这孩子真可恶!当着先*坏憷衩惨裁挥校币凰担餍院焱氛橇晨蘖似鹄础<乙鹆θ白牛骸敖裉旃眨豢梢钥薜模。毙匮实溃骸拔乙痔祝奔乙鸷退那纳塘康溃骸澳阆不妒裁囱丈氖痔祝俊毙缟系哪驶迫尴呶Ы淼溃骸拔乙飧鲅丈模*姚妈得空便掩了出去有几句话要盘问车夫。车夫搁起了脚在汽车里打瞌盹姚妈倚在车窗上一只手抄在衣襟底下缩着脖子轻声笑道:“嗳喂!这新先生原来是我们老爷的女朋友啊?”车夫醒来道:“唔?不知道。从前倒没看见过。”姚妈道:“今儿那些东西还不都是老爷自个儿买的给她做人情说是‘先生给买的礼物’。”车夫把呢帽罩到脸上睡沉沉的道:“我们不知道别瞎说!”姚妈道:“要你这么护着她!”她把眼睛一斜自言自语着:“一直还当我们老爷是个正经人呢!原来……”车夫嫌烦起来道:“就算他们是本来认识的也不能就瞎造人家的谣言!”姚妈拍手拍脚地笑道:“瞧你这巴结劲儿!要不是老爷的女朋友你干吗这样巴结呀?”吃点心的时候姚妈帮着小蛮围饭单便望着家茵眉花眼笑地道:“这孩子也可怜哪没人疼!现在好了有先生疼也真是缘份!”宗豫便打断她道:“姚妈去拿盒洋火来。”姚妈拿了洋火又向小蛮道:“真的小姐赶明儿好好的念书也跟先生似的有那么一肚子学问爸爸瞧着多高兴啊!”宗豫皱着眉点蛋糕上的蜡烛道:“好了好了你去罢有什么事情再叫你。”他把蛋糕推到小蛮面前道:“小蛮得你自己吹。”家茵笑道:“一口气把它吹灭让爸爸帮着点。”菊叶青的方棱茶杯。吃着茶宗豫与家茵说的一些话都是孩子的话。两人其实什么话都不想说心里静静的。讲的那些话如同折给孩子玩的纸船浮在清而深的沉默的水上。宗豫看看她她坐的那地方照着点太阳。她穿着件袍子想必是旧的因为还是前两年行的大袖口。苍翠的呢上面卷着点银毛太阳照在上面也蓝阴阴的成了月光仿佛“日色冷青松”。姚妈进来说:“虞小姐电话。”家茵诧异道:“咦?谁打电话给我?”她一出去姚妈便搭讪着立在一旁向宗豫笑道:“不怪我们小姐一会儿都离不开先生。连我们底下人都在那儿说:”真难得的这位虞小姐又和气又大方看是得人心‘“宗豫沉下脸来道:”你怎么尽管罗唆?“正说着家茵已经进来了说:”对不起我现在有点儿事情就要走了。“宗豫见她面色不大好站起来扶着椅子说了声“咦”家茵苦笑着又解释了一句:“没什么。我们家乡有一个人到上海来了。我们那儿房东太太打电话来告诉我。”是她父亲来。家茵最后一次见到她父亲的时候他还是个风度翩翩的浪子现在变成一个邋遢老头子了鼻子也钩了眼睛也黄了抖抖呵呵的袍子上罩着件旧马裤呢大衣。外貌有这样的改变而她一点都不诧异她从前太恨他太“认识”他了真正的了解一定是从爱而来的但是恨也有它的一种奇异的彻底的了解。她极力镇定着问道:“爸爸你怎么会来了?”她父亲迎上来笑道:“嗳呀我的孩子现在长的真真是俊!嗬!我要是在外边见了真不认识你了!”家茵单刀直入便道:“爸爸你到上海来有什么事吗?”虞老先生收起了笑容恳切地叫了她一声道:“家茵!我就只有你一个女儿我跟你娘虽然离了你总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不想来看看你呢?”家茵皱着眉毛别过脸去道:“那些话还说它干什么呢?”虞老先生道:“家茵!我知道你一定恨我的为着你娘。也难怪你!*銧!你娘真是冤枉受了许多苦啊!”他一眼瞥见桌上一个照相架子*阕呓叭ィ攀郑焉碜右淮欤驼掌扯粤诚嗔艘幌啵械溃*“嗳呀!这就她吧?呀头发都白了可不是忧能伤人吗?我真是负心”他脱下瓜皮帽摸摸自己的头叹道:“自己倒还年轻把你害苦了现在悔之已晚了!”家茵不愿意他对着照片指手划脚仿佛亵渎了照片她径自把那镜架拿起来收到抽屉里。她父亲面不改色的继续向她表白下去道:“你瞧我这次就是跟一个人来的。你那个娘我现在娶的一个她也想跟着来我就带她来。可见我是回心转意了!”家茵焦虑地问道:“爸爸我这儿问你呢!你这次到底到上海来干什么的?”虞老先生道:“家茵!我现在一心归正了倒想找个事做做所以来看看有什么发展的机会。”家茵道:“嗳哟爸爸你做事恐怕也不惯我劝你还是回去吧!”两人站着说了半天虞老先生到此方才端着架子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徐徐地捞着下巴笑道:“上海这么大地方凭我这点儿本事我要是诚心做还怕”家茵皱紧了眉头道:“爸爸看你不知道现在找事的苦处!”虞老先生道:“连你都找得到事我到底是个男子汉哪嗳真的你现在在哪儿做事呀?”家茵道:“我这也是个同学介绍的在一家人家教书。这一次我真为了找不到事急够了所以我劝你回去。”虞先生略愣了一愣立起来背着手转来转去道:“我就是听你的话回去连盘缠钱都没有呢白跑一趟算什么呢?”家茵道:“不过你在这儿住下来也费钱啊!”虞老先生自卫地又有点惭恧咕噜了一句:“我就住在你那个娘的一个妹夫那儿。”家茵也不去理会那些自道:“爸爸我这儿省下来的有五万块钱你要是回去我就给你拿这个买张船票。”虞先生听到这数目心里动了一动因道:“嗳家茵你不知道一言难尽!我来的盘缠钱还是东凑西挪借来的你这样叫我回去拿什么脸见人呢?”家茵道:“我就只有这几个钱了。我也是新近才找到事。”虞老先生狐疑地看看她这一身穿着又把她那简陋的房间观察了一番不禁摇头长叹道:“*銧!看你这样子我真是看不出原来*阋彩钦饷纯喟。銧!其实论理呀你今年也二十五了吧?其实应该是我做爸爸的责任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儿那么也就用不着自个儿这里苦了!”家茵蹙额背转身去道:“爸爸你这些废话还说它干吗?”虞老先生自嗳:“算了吧!我不能反而再来连累你了!你刚才说的有多少钱?”他陡地掉转话锋变得非常爽快利落:“那么你就给我。我明天一早就走。”家茵取钥匙开抽屉拿钱道:“你可认识那船公司?”虞老先生接过钱去笑道:“*銧*惚鹂床黄鹞野职郑俏以趺醋愿龆桓鋈伺艿缴虾@吹哪兀俊彼底牛咽卿熹烊魅鞯仵饬顺鋈ァ*他第二次出现是在夏家的大门口宗豫赶回来吃了顿午饭刚上了车子要走他这一向总是常常回来吃饭的时候多虞老先生注意到那部汽车把车中人的身份年纪都也看在眼里。他上门揿铃:“这儿有个虞小姐在这儿是吧?”他嗓门子很大姚妈诧异非凡虎起了一张脸道:“是的。干吗?”虞老先生道:“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是她的老太爷来看她了。”姚妈将头一抬又一低把他上上下下看了道:“老太爷?”里面客室的门恰巧没关上让家茵听见了她疑疑惑惑走出来问:“找我啊?”一看见她父亲不由得冲口而来道:“咦?你怎么没走?”虞老先生笑了起来道:“傻孩子我干吗走?我走我倒不来了!”家茵发急道:“爸爸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虞老先生大摇大摆的便往里走道:“我上你那儿去你不在家*獱!”家茵几乎要顿足跟在他后面道:“我怎么能在这儿见你我*舛挂淌槟兀庇堇舷壬还芏盼魍踹踉薜溃骸罢媸遣淮恚币β杩凑馇樾问钦媸羌乙鸬母盖祝谈谋涮龋娲悍绲耐锶茫担骸袄咸岫桑揖腿ジ阃肴炔瑁庇堇舷壬缤甏虿泻伤频牡阃饭坏ρ玻骸袄图堇图荩业拐诟赡兀蛭詹盼绶苟嗪攘艘槐5缴虾@匆惶耍皇悄训寐穑*姚妈引路进客室笑道:“你别客气虞小姐在这儿还不就跟自个家里一样您请坐我这儿就去沏!”竟忙得花枝招展起来。小蛮见了生人照例缩到一边去眈眈注视着。虞老先生也夸奖了一声:“呦!这孩子真喜相!”家茵一等姚妈出去了便焦忧地低声说道:“嗳呀爸爸真的我待会儿回去再跟你说吧。你先走好不好?”虞老先生倒摊手摊脚坐下来又笑又叹道:“嗳你到底年纪轻实心眼儿!你真造化碰到这么一份人家就看刚才他们那位妈妈这一份热络干吗还要拘呢就这儿椅子坐着不也舒服些么?”他在沙发上颠了一颠跷起腿来头动尾巴摇的微笑说下去:“也许有机会他们主人回来了托他给我找个事还怕不成么?”家茵越发慌了四顾无人道:“爸爸!你这些话给人听见了拿我们当什么呢?我求求你”一语未完姚妈进来奉茶又送过香烟来帮着点火道:“老太爷抽烟。”虞老先生道:“劳驾劳驾!”他向家茵心平气和地一挥手道:“你们有功课我坐在这儿等着好了。”姚妈道:“您就这边坐坐吧!小蛮念书还不也就那么回事!”家茵正要开口被她父亲又一挥手抢先说道:“你去教书得了!我就跟这位妈妈聊聊天儿。这位妈妈真周到。我们小姐在这儿真亏你照顾!“姚妈笑道:”嗳呀!老太爷客气!不会做事。“家茵无奈只得和小蛮在那边坐下一面上课一面只听见他两个括辣松脆有说有笑的彼此敷衍得风雨不透。虞老先生四下里指点着道:“你看这地方多精致收拾得多干净啊你要是不能干还行?没有看见别的妈妈?就你一个人哪?”姚妈道:“可不就我一个人?”虞老先生忽又发起思古之幽情叹道:“那是现在时世不同了要像我们家从前用人谁一个人做好些样的事呀?管铺床就不管擦桌子!”姚妈一方面谦虚着一方面保留着她的自傲说道:“我们这儿事情是没多少不过我们老爷爱干净差一点儿可是不成的!我也做惯了!”虞老先生忙接上去问道:“你们老爷挺忙呢?他是在什么衙门里啊?刚才我来的时候看见一位仪表非凡的爷们坐着汽车出门就是他吗?”姚妈道:“就是!我们老爷有一个兴中药厂全自个儿办的忙着呢成天也不在家。我们小蛮现在幸亏虞小姐来了她已有伴儿了。”小蛮不停地回过头来家茵实在耐不住了走过来说道:“爸爸你还是上我家去等我吧。你在这儿说话小蛮在这儿做功课分心。”姚妈搭讪着便走开了怕他们父女有什么私房话说嫌不便。虞老先生看看钟也就站起身来道:“好好我就走。你什么时候回去呢?”家茵道:“我五点半来。”虞老先生道:“那我在你那儿枯坐着三四个钟头干吗呢?要不你这儿有零钱吗给我两个我去洗个澡去。”家茵稍稍吃了一惊轻声道:“咦?那天那钱呢?”虞老先生道:“*銧!你不想上海这地方*逋蚩榍苏饷葱矶嗵欤共凰闶〉穆穑俊*家茵不免生气道:“指定你拿了上哪儿逛去了!”虞老先生脖子一歪头往后一仰厌烦地斜瞅着她道:“那几个钱够逛哪儿呀?*銧你真不知道了!你爸爸不是没开过眼的!*忧吧虾L米永锕媚铮崞鹩荽笊倮矗恢溃牵鞘焙虻馁娜耍。嬗幸桓惫埽钦媸怯幸皇郑衷冢衷谡獍啵裁次枧蓿虻悸蓿铱吹蒙涎郏慷际切痪盗返幕泼就罚缓萌テВ奔乙鹋琶纪罚膊蛔錾ぐ〕黾刚懦钡莞阉妥吡恕*小蛮伏在桌上枕着个手臂一直没声儿的这时候却幽幽地叫了声:“……先生我想吃西瓜!”家茵走来笑道:“这儿哪有西瓜?”小蛮道:“那就吃冰淇淋。我想吃点儿凉的。”家茵俯身望着她道:“呦!你怎么啦?别是发热了?”小蛮道:“今天早起就难受。”家茵道:“嗳呀!那你怎么不说啊?”小蛮道:“我要早说就连饭都没得吃了!”家茵摸摸她额上吓了一跳道:“可不是热挺大呢!”忙去叫姚妈又回来哄着拍着她道:“你听先生的话赶快上床睡一觉吧睡一觉明儿早上就好了!”她看着小蛮睡上床去又叮嘱姚妈几句话:“等到六点钟你们老爷要是还不回来你打电话去跟老爷说一声。她那热好像不小呢!”姚妈道:“噢。您再坐一会儿吧?等我们老爷回来了让汽车送您回去吧?”家茵道:“不用了我先走了。”她今天回家特别早可是一直等到晚上她父亲也没来猜着他大约因为拿到了点钱就又杳如黄鹤了。当晚夏家请了医生宗豫打发车夫去买药。他在小孩房里踱来踱去人影幢幢孩子脸上通红迷迷糊糊嘴里不知在那里说些什么。他突然有一种不可理喻的恐怖仿佛她说的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语言。他伏在毯子上凑到她枕边去凝神听着。原来小蛮在那里喃喃说了一遍又一遍:“先生!先生!唔……先生你别走!”宗豫一听心里先是重重跳了一下倒仿佛是自己的心事被人道破了似的。他伏在她床上一动也没动背着灯他脸上露了一种复杂柔情可是简直像洗濯伤口的水虽是涓涓的细流也痛苦的。他把眼睛眨了一眨然后很慢很慢地微笑了。家茵的房里现在点上了灯。她刚到客房公用的浴室里洗了些东西拿到自己房间里来晾着。两双袜子分别挂在椅背上手绢子贴到玻璃窗上一条绸花白累丝手帕一条粉红的上面有蓝水的痕子一条雪青窗格子上都贴满了就等于放下了帘子留住了她屋子的气氛。手帕湿淋淋的玻璃上流下水来又有点像“雨打梨花深闭门”。无论如何她没想到这时还有人来看她。她听见敲门一开门便吃了一惊道:“咦?夏先生!”宗豫道:“冒昧得很!”家茵起初很慌张说:“请进来请坐罢。”然后马上想到小蛮的病也来不及张罗客人了就问:“不知道夏先生回去过没有?刚才我走的时候小蛮有点儿不舒服我正在这儿不很放心的。”宗豫道:“我正是为这事情来。”家茵又是一惊道:“噢请大夫看了没有?”宗像道:“大夫刚来看过。他说要紧是不要紧的。可是得特别当心要不然怕变伤寒。”家茵轻轻地道:“嗳呀那倒是要留神的。”宗豫道:“是啊。所以我这么晚了还跑到这儿来想问问您肯不肯上我们那儿住几天那我就放心了。”家茵不免踌躇了一下然而她答应起来却是一口答应了说“好我现在就去。”宗豫道:“其实我不应当有这样的要求不过我看您平常很喜欢她的。她也真喜欢您刚才睡得糊里糊涂的还一直在那儿叫着‘先生先生’呢!”家茵听了这话倒反而有一点难过笑道:“真的吗?那么请您稍坐一会儿我来拿点零碎东西。”她从床底下拖出一只小皮箱开抽屉取出些换洗服装在里面。然后又想起来说:“我给您倒杯茶。”倒了点茶卤子在杯子里把热水瓶一拿起来听里面簌簌她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哦我倒忘了这热水瓶破了!我到楼底下去对点热水罢。”宗豫先不知怎么有一点怔怔这时候才连忙拦阻道:“不用了不用了。”他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了才一坐下她忽然又跑了过来红着脸说:“对不起。”从他的椅背上把一双湿的袜子拿走了挂在床栏杆上。她理东西他因为要避免多看她便看看这房间。这房间是她生活的全貌一切都在这里了。壁角放着个洋油炉子挨着五斗橱橱上搁着油瓶饭锅盖着碟子的菜碗白洋瓷脸盆盒上搭着块粉红宽条的毛巾。小铁床上铺着白色线毯一排白穗子直垂到地上她刚才拖箱子的时候把床底下的鞋子也带了出来单只露出一只天青平金绣花鞋的鞋尖。床头另堆着一叠箱子最上面的一只是个小小的朱漆描金皮箱。旧式的控云铜镇已经锈成了青绿色配着那大红底子鲜艳夺目。在昏黄的灯光下那房间如同一种暗黄纸张的五彩工笔画卷。几件杂凑的木器之外还有个小藤书架另有一面大圆镜子从一个旧梳妆台拆下来的挂在墙上。镜子前面倒有个月白冰纹瓶里插着一大枝腊梅早已成为枯枝了老还放在那里大约是取它一点姿势映在镜子里如同从一个月洞门里横生出来。宗豫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有这样一种恍惚的感觉也许就因为是她的房间他第一次来。看到那些火炉饭锅什么的先不过觉得好玩再一想她这地方才像是有人在这里诚诚心心过日子的不像他的家等于小孩子玩的红绿积木搭成的房子一点人气也没有。他忽然觉得半天没说话了见到桌上有个照相架子便一伸手拿过来看了看笑道:“这是你母亲么?很像你。”家茵微笑道:“像么?”宗豫道:“你们老太太不在上海?”家茵道:“她在乡下。”宗豫道:“老太爷也在乡下?”家茵折叠衣服却顿了一顿然后说:“我父亲跟母亲离了婚了。”宗豫稍稍有点惊异轻声说了声:“噢那么你一个人在上海么?”家茵说:“嗳。”宗豫道:“你一个人在这儿你们老太太倒放心么?”家茵笑道:“也是叫没有办法一来呢我母亲在乡下住惯了而且就靠我一个人在乡下比较开销省一点。”宗豫又道:“那么家里没有兄弟姊妹吗?”家茵道:“没有。”宗豫忽然自己笑了起来道:“你看我问上这许多问句倒像是调查户口似的!”家茵也笑因把皮箱锁了起来道:“我们走罢。”她让他先走下楼梯她把灯关了房间一黑然后门口的黑影把门关了。玻璃上的手帕贴在那里有许多天。虞老先生又到夏家去了一趟。这次姚妈一开门便满脸堆上笑来道:“啊老太爷来了!老太爷您好啊?”虞老先生让她一抬举也就客气得较有分寸了只微微一笑道:“嗳好!”进门便问:“我们小姐在这儿吗?我上那儿去了好几趟都不在家。”姚妈道:“虞小姐这两天住在我们这里。”“哦……”他两眼朝上翻着手摸着下巴暗自忖量着踱进客室接上去就问:“你们老爷在家么?”姚妈道:“老爷今天没回来吃饭大概有应酬老太爷请坐!”虞老先生坐下来把腿一跷不由得就感慨系之道:“*銧像你们老爷*庋呛浜淞伊业氖焙颉N颐鞘遣恍朽丁耸钡娜肃叮闪唬币β杳Φ溃骸澳憷咸鹚嫡庑埃F茫姓饷匆桓鲂〗悖庖槐沧踊古率裁绰穑俊毖晕薅洌〉拇虻接堇舷壬目怖锶ィ簿驼Φ溃骸澳俏颐切〗悖勾有「痛厦鳎餐τ辛夹模煌魑姨鬯怀。惚鹎扑淮笏祷埃τ行难圩拥摹厦鞫换岽砟愕模币β杼饪谄狗路鹚丫撬窍募业娜肆耍饣暗菇胁缓么鸬模笔本椭恍α诵Γ溃骸翱刹皇牵菪〗愦颐堑紫氯苏娌淮恚胰デ胗菪〗阆吕础!笔O掠堇舷壬桓鋈嗽诳褪依铮砩鲜置怕移鹄矗讼阊掏沧泳屠塘税严阊倘揭麓铩*姚妈笑吟吟的去报与家茵:“虞小姐老太爷来了。”家茵震了一震道:“啊?”姚妈道:“我正在念叨着呢怎么这两天老太爷没来嘛?老太爷真和气一点儿也不搭架子!”家茵委实怕看姚妈那笑不嗤嗤的脸色她也不搭碴只说了声:“你在这儿看着小蛮我一会儿就上来。”她一见她父亲就说:“你怎么又上这儿来做什么?上次我在家里等着你又不来!”虞老先生起立相迎道:“你干吗老是这么狠?都是你不肯说”他把声音放低了借助于手势道:“这儿这夏先生有这么大一个公司他哪儿用不着我这样一个人?只要你一句话!”家茵愁眉双锁两手直握着道:“不是我不肯替你说我自个儿已经是荐了来的不能一家子都靠着人家!”虞老先生悄悄地道:“你怎么这么实心眼子啊?这儿夏先生既然有这么大的事业你让他安插个人还不容易么?你爸爸在公司里有个好位子你也增光!“家茵道:”爸爸你就饶了我罢!你不替我丢脸就行还说增光!“一句话伤了虞老先生的心。他嚷了起来道:”你不要拿捏了!你不说我自个儿同他说!他对你有这份心横是也不能对你老子这一点事都不肯帮忙!我到底是你的老子呀!“他气愤愤的往外走家茵急得说:”你这算哪一出?叫人家底下听着也不成话!“拦他不住他还是一路高声叽咕着出去:”说我塌台!自个儿索性在人家住下了也不嫌没脸!“姚妈这时候本来早就不在小儿床前而在楼下穿堂里她抢着替他开门道:”老太爷您走啦?“虞老先生恨恨的把两手一摔袖子一洒朝她说了句:“养女儿到底没用处!从前老话没错!”家茵气得手足冰冷。她独自在楼下客厅里有半天的工夫。回到楼上来还有点神思恍惚。一开门却见姚妈坐在小蛮床上喂她吃东西床上搁着一只盘子里面托着几色小菜。家茵一时怔住了说不出话来姚妈先笑道:“虞小姐我给小蛮煮了点儿稀饭”家茵慌忙走过来道:“嗳呀她不能吃她已经好多天没吃东西了禁不起!”姚妈不悦道:“哟!我都带了她好多年了我还会害她呀?”家茵一看托盘里有肉松皮蛋一着急马上动手把盘子端开了道:“你不懂医生说的恐怕会变伤寒只能吃流质的东西”姚妈至此便也把脸一沉一只手端着碗一只手拿着双筷子在空中点点戳戳道:“我当然不懂我又没念过书不认识字!不过看小孩子我倒也看过许多了养也养过几个!”家茵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太欠斟酌勉强笑了一笑道:“当然我知道你是为她好不过反而害了她了!”姚妈道:“我想害她干吗?我又不想嫁给老爷做姨太太!”家茵失色道:“姚妈你怎么了?我又不是说你想害她”姚妈把碗筷往托盘里重重的一搁端了就走一路嘟囔着:“小蛮倒这么大了怎么活到现在啦?我知道我们老爷就是昏了心。“家茵到这时候方才回味过来不禁两泪交流。姚妈将饭盘子送入厨下指指楼上对厨子说道:“没看见这样不要脸的人!良心也黑连这么一个孩子因为是我们太太养的都看不得!将来要是自己养了还了得吗!”厨子诧异道:“嗳你怎么了?”姚妈只管烘烘地数落下去道:“现在时世也不对了从前的姨奶奶也得给祖宗磕了头才能算现在是她自个儿老子说的就住到人家来了还要掐着孩子管!”厨子徐徐地在围裙上擦着手笑道:“今天怎么啦?你平常不是巴结得挺好吗?今天怎么得罪了你啦?”姚妈也不理他自道:“可怜这孩子再不吃要饿死了!不病死也饿死了!这些天了一粒米也没吃到肚里。可怜我们太太在那儿还不知道呢!她没良心我能没良心我明儿就去告诉太太去!太太待我不错呀!“说着倒伤感起来掀起衣角擦了擦眼睛回身便走。厨子拉了她一把道:”我劝你省省罢!“姚妈道:“呸!像你这种人没良心的!太太从前也没错待你!眼看着孩子活活地要给她饿死了!我这就去归折东西去。”不久她拾着个大包袱穿过厨房厨子道:“啊?你真走啦?”姚妈正眼也不看他道:“还是假的?”厨子赶上去拦着她道:“嗳你走不跟老爷说?待会儿老爷问起你来我们怎么说?”姚妈回过头来大声道:“老爷!老爷都给狐狸迷昏了!你就说好了:说小蛮病了我下乡去告诉太太去了!”小蛮的卧房里晚上点着个淡青的西瓜形的灯瓜底下垂下一丛绿穗子家茵坐在那小白椅上拆绒线宗豫走进来便道:“咦?你的围巾为什么拆了?”家茵道:“我想拆了给她打副手套。”宗豫抱歉地笑道:“嗳呀真是我要是记得我就去给她买来了!”家茵笑道:“这颜色的绒线很难买我到好几个店里都问过了配不到。”小蛮醒了转过身来道:“爸爸等先生给我把手套打好了我马上戴着上街去上公园去。”宗豫笑道:“这么着急啊?”小蛮道:“我闷死了!先生你讲个故事给我听。”家茵笑道:“先生肚子里那点故事都讲完了没有了。我家里倒有一本童话书过去我拿来给你看好不好?”小蛮闷恹恹的又睡着了。家茵恐怕说话吵醒她坐到远一点的椅子上去将绒线绕在椅背上。宗豫跟过来笑道:“我能不能帮忙?”家茵道:“好那么您坐在这儿把手伸着。”他让她把绒线绷在他两只手上又回过头去望了望小蛮轻声道:“手套慢慢地打不然打好了她又闹着要出去。”家茵点头道:“我知道。小孩就是这样!”宗豫听她口吻老气横秋的不觉笑了起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你比她大不了多少。倒好像一个是我的大女儿一个是我的小女儿。”家茵瞅了他一眼低下头去笑道:“哦?你倒占人家的便宜!”宗豫笑道:“其实真要算起年纪来我要有这么大的一个女儿大概也可能。”家茵道:“不哪里!”宗豫道:“你还不到二十罢?”家茵道:“我二十五了。”宗豫道:“我三十五。”家茵道:“也不过比我大十岁!”正因为她是花容月貌的坐在他对面倒反而使他有一点感慨起来道:“可是我近来的心情很有点衰老了。”家茵道:“为什么呢?在外国像这样的年纪还正是青年呢。”宗豫道:“大概因为我们到底还是中国人罢?”一个新雇的老妈子来回说有客来了递上名片。宗豫下楼去会客。小蛮躺在床上玩弄着他丢下的一副皮手套给自己戴上试试大得像熊掌。她笑了起来道:“先生你看你看!”家茵硬给她脱下了把手塞到被窝里去道:“别又冻着了!刚好了一点儿。“她把宗豫的手套拿着看看边上都裂开了。她微笑着便从皮包里取出一张别着针线的小纸给他缝两针。小蛮忽然大叫起来道:“先生你怎么给爸爸补手套倒不给我打手套?几时给我打好呀?”家茵急急把线咬断了把针线收了起来道:“你别嚷嚷。待会儿爸爸来了你也别跟他说啊。你要是告诉他我不跟你好了我回家去了!”小蛮道:“唔……你别回家!”家茵道:“那么你别告诉他。”她把那手套仍旧放在小蛮枕边。宗豫再回到楼上来先问小蛮:“先生呢?”小蛮道:“先生去给我拿桔子水去了。”宗豫见小蛮在那里把那副手套戴上脱下地玩便道:“你就快有好手套戴了你看我的都破了!”小蛮揸开五指道:“哪儿破了?没破!”宗豫仔细拿着她的手看了看道:“咦?我记得是破的*獱!”小蛮笑得格格的他便道:“今天大概是*昧耍裾饷春茫撬股系模俊毙约何孀抛欤溃骸拔也桓嫠吣悖弊谠サ溃骸拔裁床桓嫠呶夷兀俊毙溃骸拔乙歉嫠吣悖壬筒桓愫昧耍弊谠ノΦ溃骸昂茫敲茨憔捅鸶嫠呶伊恕!彼醋攀痔祝夯旱淖约捍魃狭耍锤纯醋拧*家茵一等小蛮热退尽了就搬回去住了。次日宗豫便来看她买了一盒衣料作为酬谢说道:“我买衣料是绝对的不在行恐怕也不合式。”“还有一个盒子。”家茵微笑道:“您真太细心了真是谢谢!”洋油炉子上有一锅东西嘟嘟煮着宗豫向空中嗅了一嗅道:“好香!”家茵很不好意思地揭开锅盖笑道:“是我母亲从乡下给我带来的年糕”宗豫又道:“闻着真香!”家茵只得笑道:“要不要吃点儿尝尝可是没什么好吃。”宗豫笑道:“我倒是饿了。”家茵笑着取出碗筷道:“我这儿饭碗也只有一个。”她递了给他她自己预备用一个缺口的蓝边菜碗宗豫见了便道:“让我用那个大碗我吃得比你多。”家茵笑道:“吃了再添不也是一样吗?”宗豫道:“添也可以多添一点。”家茵在用调羹替他舀着楼梯上有人叫:“虞小姐有封信是你的!”家茵拿了信进来一面拆着便说:“大概是我上次看了报上的广告去应征来的回信。”宗豫笑道:“可是来的太晚了!”家茵读着信道:“这是厦门的一个学校要一个教员要担任国英算史地公民自然修身歌唱体操十几种课程可了不得!还要管庶务。”宗豫接过来一看道:“供膳宿酌给津贴六万块。这简直是笑话*獱!也太惨了!这样的事情难道真还有人*献鲆悦矗俊绷饺诵α税胩欤涯旮馓莱粤恕*宗豫想起来问:“哦你说你有一本儿童故事小蛮可以看得懂的。”家茵道:“对了让我找出来给你带了去。”宗豫道:“我们中国真是不大有什么书可以给小孩看的。”家茵道:“嗳。”她在书架上寻来寻去寻不到忽道:“哦垫在这底下呢!这地板有一条塌下去了所以我拿本书垫着”她蹲下身去把那本书一抽不想那小藤书架往前一侧一瓶香水滚下来泼了她一身跌在地下打碎了。宗豫笑道:“嗳呀怎么了?”他赶过来掏出手绢子帮她把衣服上擦了擦。家茵红着脸扶着书架子道:“真要命我这么粗心!”她换了本书把书架垫平了连忙取过扫帚把玻璃屑扫到门背后去。宗豫凑到手帕上闻了一闻不由得笑道:“好香!我这手绢子再也不去洗它了。留着做个纪念。”家茵也不做声只管低着头把地扫了把地下的破瓶子与那本书拾了起来。宗豫接过书去上面溅了些水渍子他拿起桌上那封信便要用它揩拭却被家茵夺过信笺道:“嗳不我要留着。”宗豫怔了一怔道:“怎么?你想到厦门去做那个事情么?”家茵其实就在这几分钟内方才有了一个新的决心她只笑了一笑。宗豫便也沉默了下来。打碎的那瓶香水虽然已经落花流水杳然去了香气倒更浓了。宗豫把那破瓶子拿起来看了看将它倚在窗台上站住了顺手便从花瓶里抽出一枝洋水仙来插在里面。家茵靠在床栏杆上远远地望着他两手反扣在后面眼睛里带着凄迷的微笑。宗豫又把箱子盖上的一张报纸心不在焉地拿在手中翻阅道:“国泰这张电影好像很好一块儿去看好么?”家茵不禁噗嗤一笑道:“这是旧报纸。”宗豫“哦”了一声自己也笑了起来又道:“现在国泰不知在做什么?去看五点的一场好么?”家茵顿了顿道:“今天我还有点儿事我不去了。”宗豫见她那样子是存心冷淡他当下也就告辞走了。她撕去一块手帕露出玻璃窗来立在窗前看他上车子走了还一直站在那里呼吸的气喷在玻璃窗上成为障眼的纱也有一块小手帕大了。她用手在玻璃上一阵抹正看见她父亲从弄堂里走进来。虞老先生一进房先亲亲热热叫了声:“家茵!”家茵早就气塞胸膛哭了起来道:“爸爸你真把我害苦了!跑到他们家去胡说一气……”他拍着她安慰道:“嗳哟我是你的爸爸你有什么话全跟我说好了!我现在完全明白了你怕我干什么呢?夏先生人多好!”家茵气极了反倒收了泪道:“你是什么意思?”虞老先生坐下来把椅子拖到她紧跟前道:“孩子我跟你说”他摸了摸口袋里只摸出一只空烟匣因道:“嗳你叫他们底下给我买包香烟去。”家茵道:“人家的佣人我们怎么能支使啊?”虞老先生道:“那有什么要紧?”家茵道:“住在人家家里处处总得将就点。”虞老先生道:“不是我说你有那么好的地方怎么不搬去呢?偏要住这么个穷地方多受憋啊!”家茵诧道:“搬哪儿去呀?”虞老先生道:“夏先生那儿呀!他们那屋子多讲究啊!”家茵道:“你这是什么话呢?”虞老先生笑道:“嗳呀对外人瞒末对自己人何必还要”家茵顿足道:“爸爸你怎么能这么说!”虞老先生柔声道:“好我不说我不说!我们小姐发脾气了!不过无论怎么样你托这个夏先生给我找个事那总行!”正说到这里房东太太把家茵叫了去听电话。家茵拿起听筒道:“喂?……哦是夏先生吗?……啊?现在你在国泰电影院等我?可是我喂?喂?怎么没有声音了?”她有点茫然半晌方才挂上电话。又愣了一会回到房里来便急急地拿大衣和皮包向她父亲说:“我现在要出去一趟有点事情你回去平心静气想一想。你要想叫我托那夏先生找事那是绝对不行的。你这两天搅得我心里乱死了!”虞老先生神色沮丧道:“噢那么我在这儿再坐会儿。”家茵只得说:“好罢好罢。”她走了虞老先生背着手徘徊着东张西望然后把抽屉全抽开来看过了发现一盒衣料忽然心生一计。他携着盒子一溜烟下楼幸喜无人看见。他从后门出去了又进来来到房东太太的房间里推门进去笑道:“孙太太我买了点儿东西送你。我来来去去一直麻烦你不成敬意!”房东太太很觉意外笑得口张眼闭道:“嗳哟虞老先生您太客气了干吗破费呀!”虞老先生道:“嗳小意思小意思!”他把肩膀一端:仿着日本人从牙缝里“咝……”吸了口气攒眉笑道:“我有点小事我想托你不知肯不肯?”孙太太道:“只要我办得到我还有什么不肯的么?”虞老先生道:“因为啊不瞒你孙太太说我女儿在你这儿住了这些时本来你什么都知道的我知道你是好人也不会说闲话的。不过你想弄了这么个夏先生常跑来外人要说闲话了!女孩子总是傻的这男人你是什么意思!我做父亲的不到上海来就罢既然来了我就得问问他是个什么道理!”孙太太点头道:“那当然那当然!”虞老先生道:“我也不跟他闹就跟他说说清楚。他要是真有这个心那么就趁我在就把事情办了!”孙太太点头不迭道:“那也是正经!”虞老先生道:“我想请你看见他来了就通知我一声。他什么时候着来我女儿总不肯告诉我。”孙太太道:“那我一定通知你!”家茵赶到戏院里宗豫已经等了她半天靠在墙上穿着深色的大衣虽在人丛里脸色却有一点凄寂很像灯下月下的树影倚在墙上。看见她微笑着迎上前来家茵道:“怎么你只说一个地点时间就把电话挂断了?我也没来得及跟你说我不能够来。不来又怕你老在这儿等着我。”宗豫笑道:“我就是怕你说你不能够来呀!”家茵笑道:“你这人真是!”他引路上楼梯道:“我们也不必进去了已经演了半天了。”家茵道:“那么你为什么要约在戏院里呢?”宗豫道:“因为我们第一次碰见是在这儿。”二人默然走上楼来宗豫道:“我们就在这儿坐会儿罢。”坐在沿墙的一溜沙发上那里的灯光永远是微醺。墙壁如同一种粗糙的羊毛呢。那穿堂里望过去有很长的一带都是暗昏昏的沉默有一种魅艳的荒凉。宗豫望着她过了一会方道:“我要跟你说不是别的昨天听你说那个话我倒是很担心怕你真的是想走。”家茵顿了一顿道:“我倒是想换换地方。”宗豫道:“你就是想离开上海是不是?”家茵道:“是的。我觉得老是这样待下去好像是不大好。”宗豫明知故问道:“为什么?……我倒劝你还是待在上海的好。“有个收票人看他们一谈谈了有三刻钟不由得好奇起来走过去仿佛很注意他们。宗豫也觉得了他做出不耐烦的神气看了看手表大声道:”嗳呀怎么老不来了!不等他了我们走罢。“两人笑着一同走了。又一天他忽然晚上来看她道:“你没想到我这时候来罢?我因为在外边吃了饭时候还早想着来看看你。不嫌太晚罢?”家茵笑道:“不太晚我也刚吃了晚饭呢。”她把一盏灯拉得很低灯下摊着一副骨牌他道:“你在做什么呢?”家茵笑道:“起课。”宗豫道:“哦?你还会这个啊?”他把桌上的一本破旧的线装本的课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46
1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