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5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不能完成的颠覆_论莎士比亚女性主义研究

不能完成的颠覆_论莎士比亚女性主义研究.pdf

不能完成的颠覆_论莎士比亚女性主义研究

yunyun
2011-04-09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不能完成的颠覆_论莎士比亚女性主义研究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不能完成的颠覆论莎士比亚女性主义研究张 琦内容提要:本文考察了年代英美女性主义批评在莎剧研究上所做的工作,指出女性主义之所以在莎评阐释中表现出了一种谨慎的温和态度,一方面是出于其良好的学术修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女性主义这一理论方法本身和莎剧的特点之间有不相契合的地方。关键词:莎士比亚 女性主义 文艺复兴世纪,在各种批评理论的冲击下,莎士比亚研究掀起了一个又一个新浪潮。而年代最为活跃、影响最大的莎评流派是女性主义。应该说,在莎学研究史上,“莎士比亚的女性角色”并不是一个新话题。资料表明,最早一部带有女性主义色彩的批评论著出现在英国文艺复兴时期,它针对莎士比亚时代人们对女性抱有的偏见,提出要“保护妇女”。此后,相关的批评兴趣不断增长。但是正如美国女性主义代表人之一伊莱恩·肖瓦尔特(ElaineShowalter)所说:“只有到了革命的年之后,妇女才开始把她们自己看成是‘女性主义批评家’,并将在妇女解放运动中形成的政治视角和在当代文学研究机构中受到的训练这两者结合起来考察文学。”①同样,女性主义在莎评领域真正开始产生较为广泛的影响也是在七十年代中期之后。通常认为,标志着这一重大变化发生的有两件事。一是年《莎士比亚及女性特征》的出版,朱丽叶·达辛贝尔(JulietDusinberre)这部颇有争议的论著被人们看成是以女性主义批评思想对莎剧做的第一次全面研究。其二是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年女性主义莎评专题会议的召开,这次大会不仅产生了女性主义莎评第一部论文集《女性的角色》,而且极大地鼓励了女性主义莎评彼此间的交流和联系,使其从私下的一种出于个人兴趣的尝试转变成为公开的学术讨论。我们看到,在从女性的视角对莎士比亚进行考察的过程中,女性主义批评家们对莎剧做出了各种新解读。比如英国著名批评家科波利娅·卡汉(CoppeliaKahn),她分析了“性身份”对于莎剧人物塑造的意义。在《男人的地位:莎士比亚男性身份》一书中,卡汉指出莎士比亚笔下男主人公的悲剧命运往往同他们在寻找自我成熟的性身份时遭遇的困惑和焦虑有关。拿莎士比亚创作的最后一个悲剧英雄科利奥兰纳斯来说,在血淋淋的形象背后,他其实是个没有长大的男孩。他的男子汉气概并不是他自身所有的,而是他的母亲灌输给他的,后者使他相信,只有通过暴力才能使他成为真正的男子汉。但是就当科利奥兰纳斯在母亲的激励下,到战场上追逐光荣,并为自己的英勇无畏感到骄傲时,却发现整个罗马的政治发生了变化,他严厉的正直已经不合时宜,他贵族的骄傲也成了一种负累。更为严重的是,母亲伏伦妮娅也改变了她原先的立场。为了执政的职位,她要求他用“权谋”代替“英勇”,向那些曾被她称为“萎靡软弱的货色”(,)②卑躬屈膝,讨好献媚。面对这种翻云覆雨的变化,科利奥兰纳斯不知所措。为了维护他··不能完成的颠覆的自我准则和价值,他背弃了自己的城邦转而投靠敌人,但是这一象征性的自立没能成功。他在性身份上的困境,既想逃脱母亲的影响但又受到她的约束,既要做一个独立的男人又要当她的小男孩,这种摇摆不定最终毁灭了他。卡汉说,性身份的困扰是莎士比亚的一个重要主题,而其兴趣的中心就在于这场为实现成为一个真正男人的再生而进行的成人的斗争。③有的批评家则发现不同时期的莎剧具有不同的性别色彩。最先提出这一论题的是玛利林·弗兰奇(MarilynFrench)。在《莎士比亚经验的分域》中她把莎剧分成两种类型。以讲述爱情故事为主的喜剧,展现的是女性的世界,它注重情感、内在体验、交流与融合而悲剧体现的是男性原则,它强调英雄行为,追求权力和正义,表现了在一个人物统治下森严的等级秩序。弗兰奇说,莎士比亚在刚开始创作时,尊崇男性品质而对女性表示怀疑,但到了他职业生涯的后期,他越来越对男性准则的力量及反复无常感到惊惧和痛惜,因而将女性特征的某些方面理想化了。和弗兰奇的批评遥相呼应,《女性的角色》的主编者之一卡罗尔·尼莉(CarolNeely)讨论了悲剧《奥瑟罗》和莎士比亚喜剧之间的一种“深刻的相似性”④。尼莉指出,在《奥瑟罗》里莎士比亚沿用了很多喜剧中的情节,如第一幕苔丝狄蒙娜和父亲发生冲突,就和《仲夏夜之梦》里赫米娅要求婚姻自主形式完全一样。而在戏剧结构上,《奥瑟罗》也模仿了田园喜剧,随着故事的发展,戏剧中心从城市转移到了一个相对与世隔绝的退隐之地。塞浦路斯,虽然被奥瑟罗说成是“新遭战乱的城市”(,),但当土耳其人的威胁随着暴风雨一起烟消云散后,它实际上成了爱神的小岛,一个纵情狂欢的地方,到处是笙歌燕舞、饮酒嬉乐⋯⋯然而,尼莉说,《奥瑟罗》是“喜剧的一个可怕的终结”⑤。许多喜剧在开场时,和《奥瑟罗》一样,最先出现的是一个男性的世界,孤立、僵硬、严厉,充满着敌意。但是女性进来了,控制了局势,并用她们敏慧多能的才智将男人从迟钝的情人转变成了体贴人意的夫婿。喜剧结尾常常出现的百年好合的热闹婚礼就象征着这种两性和谐的最终建立。但在《奥瑟罗》里,女性的才智遭到了贬抑,她们影响男人的力量消失了。不管是苔丝狄蒙娜温柔的爱,还是爱米利娅伶牙俐齿的泼悍,都不能打动男人,使他们放弃对流血的嗜好。《奥瑟罗》结束时仍和它开始时一样,遗留在舞台上的是一个男人的世界,一个没有女人,没有爱,政治化的男性世界。女性主义批评家们对莎剧意义所做的这些阐释非常新颖,扩展了人们对莎士比亚的理解。但是人们在赞赏之余,或多或少也感到了意外。众所周知,女性主义的出现,其目的就是要改变女人和男人之间现有的权力关系,“在这个宣称女人只是女性的世界里为女人作为人而斗争”。⑥而参与这场斗争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阅读。阅读已经不再仅仅是个人好恶的问题,选择读什么,以及怎么读,都被看成是阅读者本人政治立场和文化立场的一种反映。因此,女性主义在广泛讨论了女性形象在文学作品中遭到限制、歪曲以及被边缘化的种种表现之后,接着就把目光投向了文学作品本身。女性主义认为,现有文学史评判经典著作的标准是不健全的,它反映了父权话语机制下男性的幻想和偏见。现在女性主义就要对这些所谓的经典之作进行全面检查,重新加以评价。而这中间,莎士比亚首当其冲是被质疑的对象。作为一个男性作家,莎士比亚不仅在传统文学史上占有核心地位,三百年来一直受到人们近乎偶像化的崇拜,而且在他身后还有一支庞大的批评队伍,其主要成员无一例外都是男性。对此,丽沙·加丁(LisaJardine)说:“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女性主义批评甚至在开始阐明它关于研究世纪和世纪文学的独特想法之前,便要向最具父权化的文本威廉·莎士比亚的作品率先发难。”⑦但是,尽管女性主义致力于“做一个反抗的而非顺从··外国文学研究年第期的读者”⑧,从上面她们对莎士比亚所做的那些阐释中我们却看到,女性主义的所谓批判性阅读其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具有颠覆性,相反,即使有一些言辞激烈的论争,矛头所向大多也不是莎士比亚,而是以往的莎评。一位研究者在评述女性主义的莎剧研究时,曾以《驯悍记》为例指出:“从年开始,许多女性主义批评家在研究中都表现出了一种悖论,她们总是想让这个剧本同最初看起来的相比,不是更多,而是较少地带有父权色彩。”⑨《驯悍记》里引起人们议论的是女主人公凯瑟丽娜在全剧结束时说的一段话:“你的丈夫就是你的主人、你的生命、你的所有者、你的头脑、你的君王他照顾着你,抚养着你,在海洋里陆地上辛苦操作,夜里冒着风波,白天忍受寒冷,你却穿得暖暖的住在家里,享受着安全与舒适。他希望你贡献给他的,只是你的爱情,你的温柔的辞色,你的真心的服从你欠他的好处这么多,他所要求于你的酬报却是这么微薄!一个女人对待她的丈夫,应当像臣子对待君王一样忠心恭顺⋯⋯我们的力量是软弱的,我们的软弱是无比的,我们所有的只是一个空虚的外表。所以⋯⋯跪下来向你们的丈夫请求怜爱吧。为了表示我的顺从,只要我的丈夫吩咐我,我就可以向他下跪,让他因此而心中快慰。”(,)这番话表露了如此赤裸裸的夫权思想,就连萧伯纳等男性读者也深表不满。但是,面对这段台词,女性主义批评家们却从各个不同的角度作出了另一番解释。她们有的认为凯瑟丽娜并没有真地被驯服,虽然她模仿了那些大男子主义的陈词滥调,但这种模仿本身就是一种颠覆性很强的反讽。还有的认为凯瑟丽娜假装顺从是因为她最终醒悟到彼特鲁乔行为的真正含义,于是她开始参与后者“粗野”的玩笑,以对抗周围这个病态的社会和那些企图嘲笑他们的人。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教授约翰·比恩(JBean)则从凯瑟丽娜的突然转变中看到了爱的和谐:“《驯悍记》里凯德最后一段话⋯⋯强调了女人的温柔和美丽,而不是她深重的罪孽,因此,它所复述的不是中世纪关于妻子的陈腐观念,而是出自人文主义改革的较为现代的思想。男性的专制⋯⋯在这儿让位于由相互爱恋所带来的非专制性等级秩序。”βκ比恩说,驯悍是文艺复兴时期民间故事、滑稽戏以及闹剧中的常见题材,但莎士比亚在处理这一传统题材时没有像当时人们通常所做的那样,说什么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男人,又用男人的肋骨创造了女人,女人给男人带来罪恶,男人因此注定要走向死亡。相反,在妻子应该服从丈夫这个主题下,莎士比亚让凯瑟丽娜谈的主要是婚姻关系中夫妻双方各自所应承担的责任,而这一责任产生的基础就在于男人和女人彼此间与生俱来的互补性。凯瑟丽娜正是因为意识到了她作为女性的力量,才把家庭想象成一个秩序井然的王国,臣子的服从不是为了满足君王的意愿而是出于对他爱的回报。比恩指出,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婚姻中的专制和“合法的主权”(,),这两者间的差别也许是很难理解的,但在十六世纪晚期,在一个对理想的君王,对所谓恰当地运用权力十分着迷的年代里,这种差别却相当重要。比恩的分析未尝没有道理。但是,在对凯瑟丽娜这段话能够做出两种分析和两种判断的情况下,比恩等人选择了赞美,而不是批评,其态度之温和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注意。有的研究者认为,女性主义批评必定是软弱的。年代,整个西方世界出现了各种少数派争取权益的抵抗运动,诸如黑人反抗白人,被殖民者反抗殖民者,女性主义提出的所谓女人反抗男人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女性主义,研究者们指出,构成其斗争的社会基础在性质上和其他少数派有着根本的不同。黑人、白人,殖民者、被殖民者,他们作为不同的社会集团,因利益不同而相互对立而女人,虽然也是一个社会群体,但她从来就不是一个独立的社会阶层。事实上,一个女人总是把自己的利益和她爱以及爱她的那个男人结合在一起,而不是和另一个女人,一个在私交上没有什··不能完成的颠覆么关系的女人结合在一起。我们看到,随着女性主义今天的进一步发展,它在纯理论层面上的研究越来越精致,越来越系统,但作为一种社会政治运动却日渐衰竭,几近消失,应该说,这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和它本身缺乏真正明确的斗争目标有关。当然,就莎评而言,女性主义态度的这种宽厚所体现的首先还不是文化立场的软弱,而是学术研究上的训练有素。从第二次浪潮中崛起的这一批女性主义批评家,可以说是在高等教育院墙内成长起来的一代。她们不仅熟知当代人文科学的各种理论学说、思想成果,而且熟知从事学术研究所必须遵循的各种规范和要求。因此,虽然女性主义的批评话语常常充满了激情和义愤,但其探讨理论问题的方式,美国结构主义代表人乔纳森·卡勒(JonathanCuller)却称赞说“是具体而中肯的”βλ。对于莎士比亚,女性主义同样也竭力表现出一种客观公正的批评态度。年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召开女性主义莎评专题会议时,女性主义莎评还处在起步阶段,但卡罗琳·兰兹(CarolynLenz)等人就已经反复强调,“女性主义莎评家必须有选择地使用这种新方法的策略和见解,因为她们是在考察一个处在遥远的时代,著作范围相当广泛的男性剧作家,那时妇女的地位显然要比我们的时代受到更多的限制,而相关的争论也要少得多。此外,女性主义批评家也认识到那些最伟大的艺术家不一定会在他们的作品中复制当时文化的正统观念,他们可能利用它塑造人物或强化冲突,也可能与之斗争,批评它或超越它。莎士比亚,看上去比大多数作家要包容得多,说教得少。几百年来,人们争论他的宗教信仰、政治观点、性取向。他对女性的态度同样复杂而需要仔细考察”决不能“以新的偏见取代旧的偏见,用一套陈词滥调代替另一套陈词滥调”。βµ严格的学术训练虽然使女性主义对莎士比亚所做的评价,从一开始就表现得相当成熟而老练,但她们之所以采取这种谨慎的保守态度,某种程度上,也因为女性主义固有的阅读方法在莎剧中遇到了困难。我们知道,关于莎士比亚本人对女性的看法,他是个父权主义吗还是他已经跨越时代向女性主义表示出了他的同情女性主义批评家们曾经进行了一场激烈而持久的争论。一部分女性主义批评家,如朱丽叶·达辛贝尔等,认为莎士比亚的天才使他超越了父权思想的偏见,莎剧女性身上令人赞叹的个性色彩反映了伦敦小资产阶级妻子们正在萌发的解放意识。在《莎士比亚及女性特征》里,达辛贝尔指出,文艺复兴时期英国整个社会对女性的态度发生了积极的变化。托马斯·莫尔等一批人文主义者鼓励增进对妇女的教育伊丽莎白女王的个性、权力以及成功的统治为她的时代提供了鲜明的榜样⋯⋯此外,还有清教主义的影响。清教一向被认为是虔敬、拘谨,讲求实利,代表了中产阶级市民狭隘的道德意识和偏执的宗派思想。但是,在世纪末世纪初它却是一支进步的社会力量,在反对天主教残余因素的同时,它对社会生活中的许多事物进行了新的思考。比如“贞洁”,一直以来这是妇女必须恪守的最重要的道德准则之一,但中世纪禁欲主义鼓吹的贞洁是指保持所谓的童贞,而主张世俗生活和宗教信仰融为一体的清教却赋予了“贞洁”这个词不同的含义。作为一种美德,贞洁被理解为和谐婚姻关系中夫妻双方彼此的忠诚。βν清教的这些思想极大地影响了莎士比亚同时代的剧作家,本·琼生就把他的喜剧看成是社会改革的一种手段。莎士比亚虽然没有表示出明显的改革目的,但他同样也吸收了清教思想的精华,揭示了传统价值观对女性的束缚。《一报还一报》里,依莎贝拉拒绝向安哲鲁出卖贞操换取对兄弟的赦免,但她拒绝的理由表明她是接受了社会对于女性的偏见,即认为贞洁是女性生命的唯一价值。剧中另一位女主人公玛利安娜却不受这种限制的影响,为了获得婚姻的幸福,她不仅甘愿顶替依莎贝拉和安哲鲁暗中相会,当后者行将遭··外国文学研究年第期受责罚时,她又挺身而出为其品行不端做爱的声辩。同其他剧作家比,达辛贝尔说,莎士比亚是自由而不受约束的,他没有把自己装扮成女性的保护者,但他消融了两性之间人为的差异。还有一些女性主义批评家则认为,莎士比亚的世界是男性沙文主义的世界。《第十二夜》里,奥西诺公爵正在热烈地追求奥丽维娅,但是谈到女人他却不假思索地说:“女人的小小的身体一定受不住像爱情强加于我心中的那种激烈的博跳女人的心没有这样广大,可以藏得下这许多她们缺少含忍的能力。唉,她们的爱就像一个人的口味一样,不是从脏腑里,而是从舌尖上感觉到的⋯⋯”(,)而类似于这样对女性轻蔑的评论在莎剧中随处可见。批评家们认为莎士比亚的确是尽了他最大努力去真实地反映生活,但是那个时代社会对女性狭隘的认识,以及莎士比亚作为男人这一事实本身,使得莎剧女性形象不可避免地遭到了限制、贬低,乃至歪曲。即使是像罗瑟琳这样的浪漫喜剧女主人公,虽然一直以来被誉为莎士比亚的一大创造,但是其形象也并不真地就像人们说的那样体现了女性不变的卓越和进取。虽然通过乔装打扮,罗瑟琳确实获得了那些在传统上原本属于男性的优秀品质,诸如理智、聪慧、勇敢、力量,但是在莎剧里,改换服装并不会导致对男性秩序的直接挑战,而女扮男装的罗瑟琳显然很高兴能够重新确认她作为女性的身份和职责。全剧最后一场,她对她的父亲和情人说:“我把我自己交给您,因为我是您的。”(《皆大欢喜》,)这时,她就已经完全放弃了她在前几幕表现出来的那种无畏的女性主体意识,而自觉自愿地置身于一种从属的地位,将自己像一份财产一样赠予了出去。因此,尽管《皆大欢喜》最终重建了一个新社会,但这个社会仍然是父权制的社会,它所强化的也是女性低人一等的旧观念。和其它许多争论一样,女性形象在莎剧里的种种表现究竟意味着什么,莎士比亚到底站在哪一边,女性主义莎评的这场争论是没有结局的。但就从这场没有结局的争论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不管女性主义批评家认为莎士比亚对女性所做的描写是真实的还是歪曲的,他本人的态度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她们都像丽沙·加丁所说的那样,是把莎士比亚的戏剧人物“当做现实生活中的真人一样进行分析”。βο我们看到,作为一种社会运动的文化载体,女性主义在反对形式论者把文学文本看成是自足自律的独立个体,而提出要考察作品创作的外部因素时,她们实际上转而持有了一种更为传统的观念,即认为文学是生活的模仿,表达了作者本人的思想和人生体验。尤其是英美女性主义,素来注重社会历史批评,虽然在其理论发展过程中也吸收了大量语言学、解构主义、符号学的思想方法,但具体到文本,也还是关注作者的经验,作品的意义。可是,这种把作者和文本,文本和现实关系简单化的做法,用于批评弥尔顿、雪莱、劳伦斯这样的作家或许是有效的,但对于莎士比亚,情况却有所不同。艾略特在谈到人们对莎士比亚本人自觉见解所做的种种猜测时曾说:“莎士比亚在私生活中所持的意见,跟我们从他那极端富于变化的、发表了的作品中摘录下的一段,有极大的出入。”βpi的确,像弥尔顿、劳伦斯等作家,只要我们认真读几部他们最重要的作品,就能大致了解他们对于有关事物的看法,但莎士比亚戏剧,《哈姆莱特》、《亨利四世》、《辛白林》却是各自从不同的角度来反映事物的。莎士比亚具有这样的特点,并不是说他在思想方法上高于或低于雪莱、劳伦斯那样的作家,也不是说他的思想本身,就像女性主义认为的那样,具有异乎寻常的复杂性。相反,也许比人们想象的要简单,这只是因为莎士比亚他写的是供舞台演出的戏剧。戏剧和诗歌、小说不同,后者虽然也要面对读者,但或多或少总有作者自我抒写的成分而戏剧,特别是当它不属于剧作家本人,而作为共同财产属于剧团的时候,它的创作就和今天的大众影视一样,编导者当然会在题材、叙述方式、主题思想等方面做出自己的选择,但却很少会把自我身份放进去直接加以表现。因此,在某种··不能完成的颠覆程度上,莎士比亚戏剧里汇聚了那么多思想和常识,也许确如艾略特所说,从中他只是汲取了某种纯粹的戏剧效果。当然,很久以来莎士比亚就是供人阅读重于供人观赏而且,文学批评也不是科学,虽然世纪这一领域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使其看上去和科学更相似,但它仍然不是科学。今天的莎评也和过去一样,阐释莎剧和用莎剧来阐释始终难舍难分地纠缠在一起。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应该清楚地看到,当一种理论试图越过它原有的基础和范围,扩张成一种普遍的标准,这种做法虽然很流行,但其合法性却值得怀疑和警惕。同样,对于女性在社会生活中处境的真实状况,今天女性主义的描述仍然是不充分而且带有主观色彩的,而用这种描述去衡量解释莎士比亚,也就不免会有种种犹疑和折衷。①ElaineShowalter,"FeminismandLiterature",LiteraryTheoryToday,EdPhilipCKolinCambridge:PolityPress,,p②《莎士比亚全集》,朱生豪译,人民文学出版社,。本文所引莎剧皆据此版本,以下不再作注,只在文中标明幕次,场次。③CoppeliaKahn,"TheMilkingBabeandtheBloodyManinCoriolanusandMacbeth",ShakespeareanCriticism,vol,EdsLanzenHarrisandMWScottMichigan:GaleResearch,,pp④CarolNeely,"WomenandMeninOthello",TheWoman’sPart,EdsCarolynLenz,etalIllinois:IllinoisUniversityPress,,p⑤Ibidp⑥See,TheWoman’sPart,EdsCarolynLenz,etalIllinois:IllinoisUniversityPress,,p⑦LisaJardine,StillHarpingonDaughters:WomenandDramaintheAgeofShakespeare,NewYork:theHarvesterPress,,p⑧JonathanCuller,OnDeconstruction:TheoryandCriticismafterStructuralism,London:RoutledgeKeganPaul,,p⑨StephenBretzius,"Shakespeare",EncyclopediaofFeministLiteraryTheory,EdsWSpurlinandMFischerNewYork:GarlandPublishingInc,,pβκJohnCBean,"ComicStructureandtheHumanizingofKateinTheTamingoftheShrew",TheWoman’sPartEdsCarolynLenz,etalIllinois:IllinoisUniversityPress,,pβλJonathanCuller,OnDeconstruction:TheoryandCriticismafterStructuralism,London:RoutledgeKeganPaul,,pβµCarolynLenz,etaledsTheWoman’sPart:FeministCriticismofShakespeare,Illinois:IllinoisUniversityPress,,p,pβνJulietDusinberre,ShakespeareandtheNatureofWomen,NewYork:StMartin’sPress,,ppβοLisaJardine,StillHarpingonDaughters:WomenandDramaintheAgeofShakespeare,NewYork:theHarvesterPress,,pβpiTS艾略特:《莎士比亚和塞内加的苦修主义》,《莎士比亚评论汇编》(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页。(作者单位:南京大学中文系 邮编:)责任编辑:聂珍钊··外国文学研究年第期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6

不能完成的颠覆_论莎士比亚女性主义研究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