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法国大革命的现代民主宪政意义.pdf

法国大革命的现代民主宪政意义.pdf

法国大革命的现代民主宪政意义.pdf

上传者: 依承 2011-04-05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法国大革命的现代民主宪政意义pdf》,可适用于教育、出版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法国大革命的现代民主宪政意义「门寸幸护、,肠、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宪政理论与实践研究一史彤彪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国大革命是世界近代史上的重要事件,符等。

法国大革命的现代民主宪政意义「门寸幸护、,肠、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宪政理论与实践研究一史彤彪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国大革命是世界近代史上的重要事件,其影响广裹深远,其争论尖锐激烈,为其他资产阶级革命望尘莫及。它虽然不像英国那样确立了程序政治、选民政治,也不像美国那样确立了以自由主义为根基的现代民主政治,但它阐释了现代性的最重要主题,现代政治的基本问题都能在法国大革命的宪政中找到注脚。在这个意义上,毛姆说,“法国人死了,灵魂上天堂美国人死了,灵魂到巴黎”。但在资产阶级革命的宪政研究中,人们更多关注英美,法国则被冷落。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史彤彪教授的《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宪政理论与实践研究》让我们从罗伯斯庇尔这位卢梭思想的实践者身上看到了极端民主的危险,从“无套裤汉”身上看到了激进平等的虚幻,从集会自由的缺失看到了公民社会在对抗国家侵害时的软弱,从被曲解的公意看到了权力的失衡。《研究》不但文笔流畅,而且资料翔实,全书八百多处注解且大多详尽,请读者阅读时留意,制度史的演变转化成为一个个生动的具象。形式是内容的反映。可贵的是,作者并没有仅仅停留在写作框架和方法等外在形式的创新上,而是试图在一些重大理论问题上有所突破。例如,作者比较了法国大革命和英美革命时期的宪政文化,认为“抗英情节”和“超美心态”是导致法国大革命另起炉灶自辟一路的原因在对自由的理论和实践研究中作者正确地指出,法律没有规定必要的保障人权自由的措施、以法律名义限制和压制个人自由、缺乏必要的救济权以及没有足以平衡立法权的独立的司法权威等,是自由理论和实践相脱节的原因在对大革命时期宪政教训的分析中,作者指出“法律至上和良法之治”乃是宪政的前提。”’国’书”一‘从体例上看,《研究》以平等、自由和权力分立三个维度统摄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宪政理论和实践,可以说紧紧抓住了宪政的内核。宪政的发展史其实就是一个保障权利和约束权力的历史,如何界定和发展平等、自由如何防止国家权力对公民权利的侵害失衡的权力配置导致什么恶果《研究》一书在总结法国大革命宪政的经验和教训时,给我们做出了回答。与英国革命不同,法国革命非常重视平等的价值,而英国革命恰恰忽视“平等”价值。在这个意义上,法国学者索布尔指出,“作为争取平等的革命,法国大革命大大超过了以往的历次革命”。《研究》指出,法国革命人士之所以将平等放在首位,恰恰是因为旧制度封建特权的典型性和顽固性,这使得法国革命的平等观异乎寻常的绝对化。在人身平等方面,一夜之间贵族与平民平起平坐,废除了人身特权,这是法国大革命令人振奋的事情但这一时期的财产平等是以平均主义为主导的,缺乏对财产权应有的尊重在政治平等上,法国大革命的宪政实践又是有限的。当然,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法国大革命将平等纳人现代民主政治的价值体系,这是法国大革命对现代政治的一大贡献。而且,这对于解答罗尔斯的困惑为什么发达的美国民主反而导致了巨大的贫富差距应会有所启发。与英国和美国相比,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在自由问题上走的要远得多。英美宪法最初都没有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的规定,而法国宪法除了年宪法外,历部宪法都有对公民权利作出了具体规定。但为什么对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侵害最烈的,恰恰又是在法国《研究》指出,接二连三的革命运动和政权更迭,是导致自由之花夭折的主要原因。作者认为,法国大革命时期的自由理论和实践,对错交杂、功过参半,这个时期宪政的发展出现两个趋势一个倾向于自由,一个则倾向于专制。法国大革命时期对自由问题的处理是不恰当的,激情有余而理性不足。它不是把自由的诸要素看做一个系统,而仅仅只是片面强调某类自由。法国人权宣言没有规定集会的自由,这导致社会层面的自由是虚弱的。民主理论告诉我们,如果不开拓社会层面上的自由,只动员政治层面的直接民主制,可能会为专制铺平道路。世纪政治发展理论表明,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的转型过程,是民众政治参与扩大化的过程。并且,伴随着政治参与扩大化进程的是参与的组织化。正如康斯坦特所言“即使在最自由的国度,个人也只是表面上的主权者,他的主治权是受限制的”。权力分立与制衡是现代政治的理念,但法国大革命试图为增进个人权利而树立法治的目标并未实现。其原因在于大革命怀着一种致命的信念既然所有的权力都已置于人民手中,一切用以防止权力滥用的保障措施也就不再必要了。《研究》指出,在立法权和行政权的关系上,他们只讲立法权对行政权的监督权、弹劫权,却力图架空行政权对立法权的制约,在立法权和司法权的关系上,他们则拒不承认司法权有审查立法机关活动是否符合宪法的职能同时在立法权内部,他们还极力反对建立两院卜‘“’“‘’一品评’”相互牵制的关系。大革命自始至终呈现着权威分割的局面在合法的代议制权威旁边,竖立着同样合法的直接民主制权威。法国人不自觉地表达着对代议制的怀疑和抵抗,出现了由民众直接监控议会的特有做法,也难怪法国人米歇尔维诺克在见识了巴黎议会中的哄笑、掌声和叫骂声后,对这种无秩序的议会场所颇有微词。如果说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宪政实践显示出“自由、平等的有限性”和“权力的失衡”等特征,那么贯穿其中的精神品格可归纳为绝对理性。马克思认为,法国革命是典型的政治理智时代。《研究》认为,法国大革命在政治范围内进行思索,由于信奉绝对理性,它越敏锐,越活跃,就越没有能力去理解社会疾苦,法国革命的英雄们并没有在国家的原则中去寻找社会缺陷的根源,相反地,他们却认为社会缺陷是政治上混乱的原因。绝对的理性呼唤奇理斯玛式的统治者,而在被统治者这端,则呼唤意识形态控制。政治神学导致政治斗争道德化,出现道德嗜血症政治命题转变为道德话语,事实判断让位于价值判断,工具理性让位于价值理性绝对的理性催生了废神和造神运动罗伯斯庇尔宣布的最高主宰既是一种道德宗教,又是一种政治宗教。他希望通过树立对最高主宰的崇拜,把社会各阶层团结在同一种信仰中,对罗伯斯庇尔而言,推行道德的方式就是恐怖,他断言,没有道德的恐肺是有害的,没有恐怖的道德是无力的。由于信奉绝对的理性,人们便有超乎寻常的信心来同时而系统的废除所有现行法律和惯例托克维尔将此喻为有史以来一场规模最大最为危险的革命。托克维尔指出,那些明天就将成为牺牲品的人对此全然不知他们认为,借助理性,光靠理性的效力,就可以毫无震撼地对如此复杂、如此陈旧的社会进行一场全面而突然的改革。这些可怜虫他们竟然忘掉了他们先辈年前用当时朴实有力的法语所表达的那句格言谁要求过大的独立自由,谁就是在寻求过大的奴役。虽然法国大革命过去了多年,但作为人类历史上的重要事件,法国大革命的宪政实践仍有其重要意义。《研究》正确地指出,在我们建设现代化法治国家过程中,尊重个体利益、防止仇富心理、既尊重理性也尊重权威、遵循程序正义以及宪政呼唤良法之治等理念,是我们不可忽略的问题。另外,就法国大革命的宪政实践本身而言,它也有值得进一步思考的地方。法国大革命催生了现代民主政治,自此,人民成为政治权力唯一的源泉,这是法国而不是英国革命的贡献。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恩格斯认为法国革命为欧洲的民主制奠定了基础。并且,法国大革命为宪政提供了一整套的价值体系。美国政治学家熊彼特认为,民主的根本就是选举政治,就是多数机制。但是,为民主提供整套基本价值的则是法国大革命,通过法国大革命宪政的实践,我们会看到,民主是建立在自由、平等、博爱以及人权这些价值之上的。这一整套的价值理念,应该成为程序政治的依据。困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中国图书评论俪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3
1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