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中篇小说-阿袁-蝴蝶的战争

中篇小说-阿袁-蝴蝶的战争.doc

中篇小说-阿袁-蝴蝶的战争

dianchi1963
2011-03-1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中篇小说-阿袁-蝴蝶的战争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蝴蝶的战争蝴蝶的战争阿袁  对中文系的陈小摇老师来说有两种女人她一般是不与之交往的一种是对她不怀好意的另一种呢就是过于漂亮的。  一个女人判断一个男人是否不怀好意这很简单你只要看他的眼睛这是大学时同宿舍的老六的经典理论。她说男人的语言是可以躲的男人的行为也是可以躲的但男人的眼睛却是狐狸的尾巴是想藏也藏不了的。一个男人若对哪个女人有那个意思了他的眼睛就会发生奇妙的变化眼睛的世界本来是黑白的吧可突然间它会变成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里面开满了一朵一朵的粉红桃花。怎么可能呢?陈小摇觉得匪夷所思两个黑黑的大眼珠子无论形状还是颜色都和那千娇百媚的桃花风马牛不相及!但老六嗤之以鼻说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有些事情是要经历才能明白的。莫说变桃花人家老外的眼睛碧波荡漾的还能变五颜六色的热带鱼呢?陈小摇立时噤了声是呀若论对男人的阅历谁可以和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系花老六比呢?  但老六的这套桃花理论对陈小摇没什么用处。陈小摇一向需要判断的其实不是男人的不怀好意而是女人对她的不怀好意。这就不是眼珠子变桃花那么简单的事它显然更复杂也更隐蔽。女人要表白什么哪会像男人那样简单呢?男人的躲是掩耳盗铃似的躲是驼鸟撅着肥屁股钻沙坑似的躲骗得了自己却骗不了别人而女人呢指东却可能是意西指桑却可能是骂槐爱未必真是爱恨未必真是恨总之要生生地把别人绕进去才罢休。可陈小摇不怕绕陈小摇的眼睛是在太白炉里千年煅造的照妖铜镜任凭你生旦净丑任凭你千幻万化最后都要在陈小摇那面明晃晃的铜镜里现形。  比如吴敏。吴敏是体育系的老师陈小摇之所以能和吴敏成为好朋友表面看来是因为两人都在六栋住着陈小摇住吴敏住两人只是一墙之隔交往起来很方便。但一开始陈小摇并不想和吴敏走得太近。这倒和吴敏本人没什么关系而是因为吴敏有了老公马群的缘故。六栋是青年教工楼里面住满了单身的男女或者年轻的鸳鸯。陈小摇那时还是单身而吴敏却已经是一只和马群交颈而眠的雌鸳鸯这自然让陈小摇有点不舒服。但陈小摇是个很有涵养的人所有的阴暗情绪都能做到不形于色所以幸福之中的吴敏就没有察觉。依然有事没事的就到陈小摇的房间来串门。她是体育老师一星期十来节课无非是教教女生的排球或者健美操。体育课几乎是不用备课的因此吴敏空闲的时间多得很而她的老公马群又远在城东的财大教书一般只在周末和星期三才能回来和吴敏双宿双栖。欢乐之后的吴敏是耐不住寂寞的总爱手里拿袋葵瓜子坐在陈小摇的那张单人床上嗑嗑着嗑着就嗑到吃饭的时候了吴敏也不走依然倚着门框看陈小摇在走廊上炒菜做饭。陈小摇做饭的手艺是很好的六栋的人全知道。别的女老师有的喜欢看书有的喜欢唱歌有的喜欢逛街或者上网只有陈小摇奇怪得很像个家庭妇女似的只喜欢买菜做饭。楼里的单身男女谁不是吃食堂?可陈小摇不在宿舍的外面支个红色的单口煤气灶再放张旧课桌旧课桌上放满了油盐酱醋瓶瓶罐罐正经过日子似的。买了韭菜买了藜蒿放在水房里一根一根洗再在走廊里就着腊肉炒还要用文火蒸一个蛋羹。一个人的饭菜她做的一丝不苟做得有滋有味把旁边的吴敏都看迷了舍不得走。不走的吴敏只有留下来和陈小摇一起吃一个人的饭菜两个人吃自然有些紧张更何况吴敏是个体育老师吃起东西来风卷残云的辛苦了半天的陈小摇反倒没吃上几口。陈小摇心里其实是有些不高兴的但她在面上对人体贴惯了怕吴敏不好意思反去安慰吴敏说没事我最近胃不舒服不能吃多。  陈小摇的这种态度自然让吴敏得寸进尺。所以吴敏后来的蹭饭再不会像最初那样要死等着陈小摇开口而是理直气壮地说陈小摇今天晚饭我在你这儿吃了陈小摇我买了草菇你炖个草菇汤吧。吴敏对待陈小摇有时就像对待马群一样语气里有撒娇的意思也有吆喝的意思。两个女人的交情就这样开始了不是从谈风谈月或谈别人的短长开始的而是像男人一样从吃吃喝喝开始的。这桩友情表面看似乎是吴敏单方面主动的结果但世上哪有一个碗敲得叮当响的事呢?倘若陈小摇真想拒绝吴敏的话她其实也是有办法的一一对门的小瞿原来也是老来蹭饭的一到吃饭的时候她就一惊一乍地往陈小摇的房间跑。可没跑几次就不跑了。因为什么?就为陈小摇的那种说不清的态度。陈小摇倒没有给小瞿脸色看只要来了依然是客客气气的。问题是她太客气了本来大家都是年轻人嘻嘻哈哈的很容易地就会不分彼此起来可陈小摇就是不和她嘻嘻哈哈。每次吃过饭之后小瞿就会投桃报李地拿些小吃食送给陈小摇可陈小摇什么也不要一一拿了怪味豆陈小摇就说我从来不吃这玩艺儿的拿了牛肉干陈小摇就说她不喜欢有膻味儿的东西就连南瓜子她也不吃小瞿一粒。这样一来饭还怎么蹭下去呢?女人之间的情意和男人不一样男人要的是高山流水、肝胆相照至于那些小恩小慧不太计较的可女人呢靠的就是这零零碎碎的你来我往时间长了虚的成了实的假的成了真的。所以陈小摇这种有去无回的生分样子是成了心不交小瞿这个朋友小瞿是教社会学的老师哪能没意会这其间的微妙?自然只好讪讪作罢了。大家都是读过书的女人面子还是要的谁还能为了几顿饭的事儿破了自己的脸呢?  小瞿其实不知道陈小摇拒绝她是因为她如花的容颜。这是陈小摇的隐痛从不与人说的。从不到大陈小摇饱受了漂亮的压迫。哥哥是漂亮的姐姐也是漂亮的都随了父亲长得眉清目秀、俊朗修长只有她细眯眼塌鼻子丑得和母亲一模一样可正是这一模一样让母亲嫌弃她疏远她。母亲自己虽然不漂亮爱漂亮的心却是非常强烈的。所以她总喋喋不休地对父亲说本来两个孩子就够了本来两个孩子就够了。这话是什么意思呢?陈小摇虽然小小年纪还是听得懂不就是后悔吗?一一后悔生下了她!母亲这种以她为羞的态度自然伤害了陈小摇但伤害是在骨子里别人是看不见的。别人看见的陈小摇是后来考取了重点大学的陈小摇是性格既内敛又温柔的陈小摇可还有一个陈小摇呢?那个既恨父亲又恨母亲那个对漂亮既心向往之又暗怀恨意的陈小摇呢?是躲在背后的躲在茧里的是隐形人别人看不见。  吴敏和小瞿不一样。小瞿的妖娆让男人眉飞色舞而吴敏呢却是那种长得让女人为之心花怒放的人。但这只是陈小摇接纳吴敏一次次蹭饭的原因之一其实还有一个更加隐秘的原因一一那就是对吴敏和马群婚姻的好奇。吴敏的老公马群无疑是英俊的既便他斜背个挎包匆匆走在六栋那昏暗的走廊上你看不清他的眉目依然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的英气。漂亮的男人简直就是一盏亮晃晃的灯笼把人照得眼睛都睁不开。可这样的一个男人他为什么要娶吴敏呢?难道他是色盲吗?难道这背后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陈小摇简直抑住不住地想知道这其中的缘故一一就像当年想知道她英俊的父亲为什么要娶她塌鼻子母亲一样。父亲为什么娶母亲陈小摇后来倒是搞清楚了是奶奶撇着嘴告诉她的。奶奶说当年是陈小摇的母亲姚婵娟引诱了她单纯的儿子也就是陈小摇不争气的父亲他们是奉子成婚的。一向和母亲不和的奶奶是有可能造谣的但陈小摇不管陈小摇情愿相信这说法不然怎么解释这桩莫明其妙的婚姻呢?如果以此类推的话难道吴敏也引诱了马群吗?似乎又不可能一一这年头哪还有那种单纯得没见过世面的男人呢?  到底是为什么呢?和吴敏相处久了陈小摇倒渐渐地有几分明白了一一吴敏在某些方面似乎是有些二百五的!要说哪个女人对自己的长相不是瞎子吃馄饨心里有数呢?小瞿知道自己的美所以走起路来就一波三折也爱串门也爱用话梅瓜子大宴宾客陈小摇呢正相反知道自己的不美所以走路就不招摇除了上课和到超市买菜基本上窝在六栋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但吴敏这个人却奇怪似乎对自己长得没有姿色一点也不自觉。不觉得自己的丑也不觉得马群的帅所以她走起路来昂首阔步和女人也谈笑和男人也谈笑声音明媚爽朗得像南方四五月的天。这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在陈小摇的经验里丑女人就像风中的蝴蝶往往是更敏感和尖锐的。知道自己的短处也知道别人的长处能意会女人的笑容也能意会男人的怠慢。她们性格或乖逆、或体恤、或清高但那又怎样呢?不过是蝴蝶身上的色彩斑斓的件件外衣罢了。蝴蝶还是蝴蝶陈小摇一眼就能识破它因为那种惟恐受伤的警惕的神色是变不了的那种在风中摇摆时刻准备扑翅而飞的姿态是变不了的。但吴敏呢?那个身上没有盔甲手上没有长矛在走廊上和男男女女谈笑风生的吴敏呢?陈小摇却识不破。知道自己美的女人是有力量的不知道自己丑的女人原来也是有力量的。陈小摇对吴敏这个人是愈来愈着迷了。  着了迷的陈小摇就任了吴敏隔三岔五的蹭饭再说吴敏也不白吃的吴敏给陈小摇带来了朱乐耕。吴敏对陈小摇说这是我老乡听我吹嘘了你做菜的手艺因此慕名而来的。朱乐耕是食品系的老师住在四栋也和吴敏一样是个自来熟。和吴敏一起来了没两次就自己腆着脸来了。有时买条鱼有时买块五花肉来他是搞食品的做菜也很在行。糖醋鱼也好红烧肉也好做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吴敏现在吃饭时倒不大来了开始时陈小摇还去招呼她但她挤眉弄眼的不肯来。陈小摇知道她的用意一一她是在撮合自己和朱乐耕。对二十九岁依然还没有男朋友的陈小摇来说这样的撮合似乎是必要的也是体恤的。但陈小摇依然觉得有些不舒服不舒服倒不是因为朱乐耕一一朱乐耕的条件是差点家在乡下又长得不体面偏矮、偏黑一点也没有学院里的男人气质和风流倜傥的马群更是不能比但陈小摇不舒服还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不愿意让吴敏给自己牵线。二十九岁还没有男友自然是难堪的是女人不能碰的痛处可这种难堪是关起门来的难堪这种痛是掩在衣服下面的痛无论如何也要咬紧牙关暗暗承受的真要医也要去陌生的地方请陌生的大夫而不能让眼皮底下的幸福的吴敏来当这个观音。  可陈小摇的这种不快到底是细微的经不起朱乐耕的再三殷勤。看着在走廊和水房之间来来回回忙的朱乐耕陈小摇的心就软了软得像春天随风飘舞的杨花。陈小摇二十九岁了在酒宴间也好在工作中也好受惯了男人的冷落也知道用什么表情什么姿态来对付这种冷落可对付男人的好呢?陈小摇却是完全没有经验的。再说没受过妈妈疼的孩子总是能养成懂事和珍惜的习惯陈小摇就这样从小就知道人生的艰难也不舍得放弃到手的东西。所以对待朱乐耕的态度就有些温柔说话也好不说话也好笑也好不笑也好表情都有点欲迎还拒、欲就还推的意思久经沙场的朱乐耕还看不出来这意思?于是更放开了手段来追二十九岁的陈小摇原本是朵开满了的花是个熟透了的果哪还经得起这样的摇晃呢?没几个回合就稀里哗啦地落到了朱乐耕的手里。  这以后两个女人的关系就更亲密了起来。亲密的表现是话题的变化之前两人还只是说说吃喝说说头天晚上看的电视剧这之后呢两个已婚的女人开始谈一些男女之事以及别人的是非短长一一女人之间总是靠这个来说明交情的深浅。读过书的女人尽管更谨慎但嘴碎的毛病与生俱来改不了。陈小摇其实是有些孤陋寡闻的可吴敏却是师大的百科全书渊博得很师大所有人的传奇和掌故从校长到澡堂里卖票的整日斜眼看人的女孩小谢她都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吴敏说别看你们的系主任姚丽丽平日里一本正经的把自己当作一个学者可只要一看见老潘校长就扭捏起来了和广州路的那些小姐也差不多你看教务处的韩科长每次巡考的时候人模狗样的虎视眈眈地盯着老师要老师从严监考自己呢却去接受学生的贿赂什么东西?!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当年他在图书馆偷窥女厕所的丑事偷窥的据说还是个半老的女人简直丢人现眼到老家了!类似的故事总能让陈小摇忍不住开怀大笑。背后说别人的事非是没有教养的但背后说别人的事非其实又是非常痛快的。再说教养这东西有些像京剧里的水袖女人甩给男人看男人甩给女人看可女人在女人面前呢有时似乎就没有甩的必要。脱了戏服缷了妆的女人非常兴奋喝了酒一样面色绯红眼睛清亮比平日里都漂亮几分。除了周末马群是总呆在财大的朱乐耕又总要去实验室的两个女人在晚饭之后有大把的时间。吴敏最爱说的是师大那些漂亮女人的丑事陈小摇最想听的也是师大那些漂亮女人的丑事两人你凹我凸一拍即合。但陈小摇在这个时候还是有些犹抱琵琶的想听谁的故事不直接说却用心思让吴敏自己开口。比如想听中文系教务秘书小史的故事就说我们系的小史结婚都那么多年了和她老公还那么恩爱。恩爱?吴敏冷笑着说对小史和谁都能恩恩爱爱。她当年在师大做学生的时候就和学工处的刘杨勾勾搭搭不然凭她一个大专生能留师大?现在和校办的余建中又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她这个女人和男人一样有本事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吴敏在这个时候是有几分刻薄的但陈小摇喜欢这样的刻薄。在陈小摇看来这种刻薄是李敖似的刻薄是游龙戏风是剑走偏锋让旁观的陈小摇都觉酣畅淋漓身轻如燕但陈小摇自己却做不来一一陈小摇只能把什么都放在心里恨也罢嫉妒也罢痛也罢都要包包裹裹放到角落里去哪怕里面再飞沙走石衣袂翻舞面上呢也是声色不动波澜不惊的。可现在吴敏随随便便地就把这些层层叠叠的包裹打开了。陈小摇有些惊慌像一只习惯了在黑暗中行走的昆虫突然被捉到了艳艳的阳光之下有种晕眩的感觉可晕眩之后呢是解放以及被解放了的四仰八叉的幸福。有时聊到兴头上陈小摇也会像一个开了酒戒浑戒的和尚不太忌口了。陈小摇问你家的马群怎么这么爱你呀?马群爱吴敏全六栋的女人都知道都眼红都想知道为什么。就说小瞿六栋的男人结了婚的也罢没结婚的也罢谁见了她不是笑嘻嘻的设法搭讪几句风言风语一一也不都是生了什么念头不过男人对漂亮女人巴结惯了。只有马群真把她当邻居待过道里狭路相遇了点点头或笑一笑总是客客气气的。男女之间的关系最是不能客气的一客气就远了就生分了就表明这个男人对你这个女人没那方面的意思。这时你既便再有万般风情也要统统收起不然让人看轻了。就因为这个小瞿见了吴敏总有些气短一一没奈何呀!就算她在六栋是集三千宠爱可面对了吴敏她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不光是小瞿全六栋的女人其实都是有些不甘的都想追根究底。但这时的吴敏倒又不二百五了陡然间会变得像狐狸一样狡猾虚晃一枪说我给他喝迷魂汤呀!这自然不是陈小摇想要的答案。按吴敏自己的理论每个人每件事都是有两面性的。正经的背后是不正经干净的背后是龌龊那幸福的背后呢就应该是不幸福。陈小摇之所以这样问其实是想听吴敏的难言之隐的一一比如马群根本不爱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做给外人看的比如马群在财大有一个情人那些不回来的日子就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比如马群的身体有毛病。这样说不是更正常更可信吗?什么事情都是要有根据的一个女人莫明其妙的幸福自然让人觉得可疑并且在感情上伤害了其它的女人。可吴敏从不说马群的不好只说他对她如何缠绵说他对她家人如何慷慨甚至说到了他们下辈子还要做夫妻。吴敏说这些话题的时候陈小摇是从不插嘴的只是笑着听。陈小摇是从来不和吴敏说朱乐耕的因为不好说一一说朱乐耕好吧陈小摇不愿意要知道朱乐耕是吴敏介绍的说朱乐耕不好吧陈小摇也不愿意因为朱乐耕现在是她陈小摇的丈夫。陈小摇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多心的人凡事要三思而后言的。再说朱乐耕和马群怎么能放在一起说呢?丈夫就如女人的首饰原不好放在一起比的一个女人带了钻石另一个带金银的呢就要偷偷地掩起来这是女人的脸面需要仔细惜护的。所谓沉鱼落雁所谓闭月羞花说的都是这个意思。倘若不是朱乐耕破格评了教授陈小摇和吴敏的朋友或许就那么做了下去。尽管吴敏喜欢蹭饭尽管吴敏有一个英俊的老公但这些都没有破了陈小摇的交友原则而且吴敏也有吴敏的好不是一一吴敏的交游广呀医务所的总务处的财务处的全师大似乎没有一个人是吴敏不认识的。陈小摇的皮肤不好一到夏天就总要去医务所开药如果陈小摇自己去就只能开些用小白纸袋装的一粒一粒的药片或者皮炎平、绿叶膏之类的廉价药如果和吴敏一起去呢就能开到皮康王甚至还可以开些红花油、阿莫西林等家庭常备药甚至去总务处找人换块窗户玻璃只要和吴敏一起去师傅也比平日爽快多了说来就来不像以前那样推三阻四的。还有吴敏的饶舌陈小摇心里其实也是喜欢的反正饶来饶去的也是别人的事非于她陈小摇又没什么妨碍?不仅没有妨碍而且陈小摇心里还是有几分喜欢的一一既大块朵颐了别人的秘密又没有伤及自己的修养何乐而不为?在这方面陈小摇是有些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可其貌不扬其才不张的朱乐耕竟然当上了教授这是六栋的人谁也没想到的一一吴敏也没想到激动中的吴敏在水房大声对陈小摇说还是你家朱乐耕搞食品专业好哇弄个南瓜来炒炒南瓜干弄几条苦瓜来捣捣苦瓜凉茶就算做了课题了成果就在省里获奖了。可我家马群学什么鬼数学专业折腾半天别说获奖别说教授就连想在核心刊物上发篇论文评个副教授都难。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最后那句李白的诗吴敏是用戏腔唱的唱得字正腔圆拖音袅袅。陈小摇知道吴敏唱的意思不就是想表明她是在开玩笑吗?不就是要用这说说唱唱的形式遮了她对朱乐耕的嘲讽吗?陈小摇是搞中文的对语言敏感得很还不明白这里里外外的意思?但明白了的陈小摇也假装没明白任了吴敏说也任了水房里其他人意味深长地笑只低头洗自己的菊花菜。菊花菜一小颗一小颗的难洗得很细细的菜梗里面藏有许多黑泥。想着它长在菜地里时可能被尿浇过被粪便浇过陈小摇就不敢有半点马虎。她要把它仔细洗净了晚饭时好给朱乐耕做一砵菊花泥鳅汤。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3

中篇小说-阿袁-蝴蝶的战争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