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_高僧传_梦的梳理与文学解析_耿朝晖

_高僧传_梦的梳理与文学解析_耿朝晖.pdf

_高僧传_梦的梳理与文学解析_耿朝晖

Gordon志强
2017-05-24 0人阅读 0 0 0 暂无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_高僧传_梦的梳理与文学解析_耿朝晖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年第期青海社会科学年月No,QinghaiSocialSciencesJuly,《高僧传》梦的梳理与文学解析耿朝晖  【摘要】 《高僧传》延续了《左传》、《史记》以来的“记梦”传统,对梦文化及梦文学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书中所述帝王、传主、他人等不同类型之梦,展露出特定的文化习俗与社会心理,印证着中土与佛教两种文化的共生互融。书中诸梦虽有区别,但其要义都在宣扬佛教义理,沟通现实与超验世界,而不同类型的梦境描写也在审美、情节及题材方面丰富了《高僧传》的文学性特征。  【关键词】 《高僧传》梦文化梦的类型文学性  【中图分类号】I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高僧传》是中国第一部保存完整的僧人传记作品,它遵循了自《左传》、《史记》以来的记梦传统,忠实地记录了出现在传主生活中的寓意不同的梦。全书记记载了位僧人的正传,旁见附出者有位,其中约有篇记述了则梦,而梦一字的出现与被提及也多达余次,即在全书中有将近十分之一的传记里提到或记述了梦。书中梦的描写和阐释,突显出佛教文化与中土文化于梦的认识上的契合处,即在对梦的重视、解析与笃信,以及认为梦有神圣的启示作用上有着高度的一致性,由此显示出作为异质文化的印度佛教,在初入中土时寻求共同文化心理土壤以求传播发展的适应力。而从传记作品自身角度考察,《高僧传》中“梦”的描写,在显露出独立的文学性特征之余,也对其后梦文学的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一、梦文化与《高僧传》古人对于梦的认识不尽统一,常常是科学性与想象性阐释并存,甚至带有一定的宗教和神话色彩。种种关于梦的解释实质是一定文化观念和民族心理的展露,反映出特定民族及群体对具体现象的思维定势,在丰富人类文化整体构成之余,也生成了其自身的言说范式与概念体系,成就了梦文化的辉煌。从庄子的“真人无梦论”到列子的“神交”、“神遇”为梦,从王充的“梦用精神”到朱熹的“因气”、“心动”成梦从《周礼》的“六梦”到《梦列》的“十梦”,从《梦占逸旨》的“九梦”到《梦林玄解》的“十五梦”,古代知识分子对于梦的探求持续而专注,生成了丰富且独特的各种关于梦的理论主张,为中国梦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基础。这些成果中,有哲学理论的阐释,有神秘观念的表达,也有唯物认识的显露。成书于战国至西汉初年的《内经》,已经开始从中医理论解释梦的形成,其中《内经·灵枢》中的《淫邪发梦》篇,是中国第一篇分析梦的生理病理原因与机制的专论,集中反映了西汉以前人们对梦的看法。该篇采用黄帝与岐伯对话的形式,说明梦的产生及变化是由脏象所决定的,岐伯举出了十二种因脏气内“有余”而外“不足”者的梦象:“阴气盛则梦涉大水而恐惧阳气盛则梦大火而燔灼阴阳俱盛则梦相杀上盛则梦飞下盛则梦堕,甚饥则梦取甚饱则梦予肝气盛则梦怒肺气盛则梦恐惧、哭泣、飞扬心气盛则梦善笑恐畏脾气盛则梦歌乐、身体重不举肾气盛则梦腰脊两解不属凡此十二盛者,至而泻之立也。”而在佛教经典《大智度论·解了诸法释论》中则同样认为梦有五种:“若身中不调:若热气多,则多梦见火,(梦)见黄、(梦)见赤若冷气多,则梦见水、(梦)见白若风气多,则多梦见飞、(梦)见黑。又复所闻见事,多思维念故,则梦见或天与梦,欲令知未来事。”在古人看来,除了生理原因外,得梦缘由还有思想说、情感说、境况说、神遇说等等,这与《毘婆沙论》第四十七中所列举的由他引(梦)、由曾更(梦)、由当有(梦)、由分别(梦)、由诸病(梦)等五种得梦事缘由有许多相似之处。无论本土的梦阐释,还是佛教的得梦缘由,对于梦产生的生理、心理原因,及认同神灵对于梦的生成之启示作用方面大概相通,这或许即是《左传》、《史记》和《高僧传》都重视梦之记载的共同文化心理基础。依此来看,作为人的精神活动之一的梦,显示了  本文是陕西师范大学国家工程三期重点学科建设项目“长安文化与中国文学”的阶段性成果。DOI:jcnkiqss中土、佛教两种不同文化之间沟通交流的可能。除成因外,在对梦的神奇力量的笃信方面,中土文化与《高僧传》中体现出的佛教文化内涵也是相一致的。梦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已成为一种潜在的文化基因,自《左传》始,梦境描写已成为古代史书的通例。据清代学者汪中考证,先秦史官除了记述人事外,各种有关天道、鬼神、灾祥、卜筮、梦之备书于策者,都属于“史之职也”。这也就是说,“记梦”在先秦本来就是史官的职责之一,《汉书·艺文志》说:“众占非一,而梦为大,故周有其官。”可见,历代史官都把梦境作为昭示人物际遇、命运的重要手段,而史官、占梦官对梦的阐释也是充满政治话语的。这种对梦的推崇与笃信,可以说是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文化心理。“崇尚梦验的文化土壤在社会上长期存在,形成了古代史书编纂操作中独特的文化现象。”从历史上看,正由于占梦活动的奇特性,故而它在社会文化中的影响比占龟、占象都要更为广泛和深入人心。在相关记载中,梦有时甚至会起到改变政治发展的作用,尤其是帝王之梦最能昭示梦的力量,有时会对国运兴衰变化产生影响,具有较强的心理暗示作用。历史上统治者就非常相信梦的启示力量,帝王每每有异梦,辄召臣占卜,重则举国震动。这在《高僧传》中表现同样鲜明,帝王占梦习俗在时人心中已成为重要的文化仪式。《高僧传》有四则传记记述了与帝王有关的梦,梦与《高僧传》之关系可谓微妙。不知是巧合还是夙缘,《高僧传》在首卷、首传、首页中就出现了“梦”的记述和分析,据传也正是这个梦将佛教带进了中国,这种解释颇具神秘的暗示性。如首页中出现的帝王之梦,即卷一《汉洛阳白马寺摄摩腾》传中所记录的汉明帝梦见佛像之梦,该梦在《后汉书·西域传》中同样有记录,《牟子理惑论》中也有论及,从中更可见出梦在当时社会上的影响力之大:汉永平中,明皇帝夜梦金人飞空而至,乃大集群臣以占所梦。通人傅毅奉答:“臣闻西域有神,其名曰`佛',陛下所梦,将必是乎。”帝以为然,即遣郎中蔡愔、博士弟子秦景等,使往天竺,寻访佛法。该梦对于佛法之入中土进行了带有象征意味的解释,成为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典故,在《高僧传》的其他篇章中也屡屡以“汉梦通神”等形式被提及。另外,关于帝王之梦的记载在其他传记中也屡有出现,如卷三《宋京师祗洹寺求那跋摩》传所记:“阇婆王母夜梦见一道士飞舶入国,明旦果是跋摩来至。王母敬以圣礼,从受五戒。”师子国阇婆王母梦道士至,求那跋摩果至。“果”字既是对求那跋摩是梦中真道士的肯定,也是对该梦的肯定,结果“敬以圣礼”。可见师子国亦重视梦的启示作用,这种文化心理是相同且共通的。同样在卷三《宋上定林寺昙摩蜜多》传中,龟兹王梦神告其蜜多来,在梦中有名称等细节具体相告,又用“果至”来表明梦之不虚。“未至一日,王梦神告王曰:`有大福德人,明当入国,汝应供养。'”后神又降梦告王蜜多去。蜜多的来与去皆有神降梦告知:“神又降梦曰:`福德人舍王去矣。'王惕然惊觉,既而君臣固留,莫之能止。”由此可见上述三个不同国度,对帝王之梦的认识及笃信是相同的,从而体现出不同文化类型交流互融的共同基础。二、《高僧传》中梦的类型《高僧传》中梦的类型按做梦者的身份来划分,可以分为帝王之梦、传主之梦、他人之梦三类,在这些梦的记述中,基本形成了求梦、得梦与验梦的三段模式。书中所现的梦境描写,帝王之梦基本是先验式、预测式的传主之梦基本是因果式的他人之梦多是旁证式的。从梦的内容和所起的作用来看,又可分为预示之梦、启示之梦和昭示之梦三种。帝王之梦是预示型,令帝王提前预知高僧的来去走向,毕竟帝王的关注是佛教传播的重要条件,道安就曾说“不依国主,法事难成”。传主之梦多是启示型,其中又分为解疑类、示处类和神授类三种。他人之梦多是昭示型,主要在说明传主的来历不凡、去处不俗和验证已取得的成就等。帝王之梦前文已有论述,兹不再言,下文将着重分析传主之梦和他人之梦两种类型。首先看传主之梦。传主之梦是具有启示意义的解疑类的梦,即得到神明或其他超自然力量解答传主心中的困惑或疑难,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梦在古代人们的心目中是一种与鬼神沟通的渠道之一,鬼神会在梦中给人们留下一些即将发生的事件的征兆,遵守梦的启示,从而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如卷一《晋江陵辛寺昙摩耶舍》传中传主梦博叉天王开启而悟。在得梦之前关于人物“年将三十尚未得果”的“剋责”心理描写极为生动,正因有了这样强烈的内心愿望,才得到了神明的启示。另有卷七《宋京师庄严寺释昙斌》传中传主梦神人启疑义,命游方。此结果与上一个梦例相同,而“于是”出行游方,可谓是对梦中受神所启深信不疑的最好证明。解疑还有通过传主反复做梦,后按照梦中启示在现实中达成愿望一类。如卷十三《晋京师安乐寺释慧受》传中传主屡屡梦见于特定场所建立寺院,后果求得此园地建立寺庙。立寺后又“每夕”梦一青龙化为刹柱,整个寺庙建立的过程是在传主奇异的频频出现的梦的感召下完成的:“(释慧受)尝行过王坦之园,夜辄梦于园中立寺,如此数过。受欲就王乞立一间屋处,未敢发言。”后来鼓起勇气“即诣王陈之,王大喜,即以许焉”。与解疑相并列的是示处类的梦,即指出寻找之物的方位所在等。卷七《宋京师祗洹寺释慧义》传中传主梦一老者指明物之所在,后果如梦所见,这则梦中“求梦”与“得梦”两个环节颇有特色,是传主主动虔心求得此梦和梦中的神示:冀州有法称道人,临终语弟子普严云:“嵩高灵神云,江东有刘将军,应受天命,吾以三十二璧镇金一鉼为信。”遂彻宋王。宋王谓义曰:“非常之瑞,亦须非常之人,然后致之。若非法师自行,恐无以获也。”义遂行。以晋义熙十三年七月往嵩高山,寻觅未得。便至心烧香行道,至七日夜,梦见一长须老公,拄杖将义往璧处指示云:“是此石下。”义明便周行山中,见一处炳然如梦所见,即于庙所石坛下,果得璧大小三十二枚,黄金一鉼。此瑞详之《宋史》。义后还京师,宋武加接尤重,迄乎践祚,礼遇弥深。这则事例记述颇为曲折,缘何求梦、如何得梦与最终验梦,以及验梦后传主所受之礼遇,皆显示了梦的神奇与魅力。其中“非常之瑞,亦须非常之人,然后致之”,从侧面点出高僧释慧义正是这样的“非常之人”。最后“此瑞详之《宋史》”,严肃地指出这是真实不虚的史实,是中国本土的“君权神授”思想与佛教高僧高深道行结合的事例。在卷六《晋新阳释法安》传中,有一则相似梦例较此则简单得多,也是在困惑中得到指示,故能使心愿圆满达成。“(释法安)后欲作画像,须铜青困不能得。夜梦见一人,迂其床前云:“此下有铜钟。”觉即掘之,果得二口,因以青成像。”另外神授类也是传主梦的一种类型,即于梦中得到神所赋予的某种禀赋或才能。在卷十三《晋京师建初寺支昙籥》传中传主尝梦天神授声法。“籥特禀妙声,善于转读。尝梦天神授其声法,觉因裁制新声。”神授是古代梦境中常见的类型,是人们解释某种特异才能的最佳途径之一。传主梦中还有于梦中得到佛的慰示而遇难化祥的例子。在卷十三《宋豫州释僧洪》传中,传主因违犯铸铜戒律被抓,“唯诵《观世音经》,一心归命佛像。夜梦所铸像来,手摩洪头,问怖不洪言自念必死,像曰无忧。”后来果然平安释放。这则梦也被记录进了《梦林玄解》,作为梦佛像即祥瑞的典型梦例来分析。卷六《晋庐山释僧济》传也是如此,“(释僧济)于是暂卧,因梦见自秉一烛,乘虚而行,睹无量寿佛,接置于掌,遍至十方,不觉欻然而觉,具为侍疾者说之,且悲且慰。”病中梦到无量寿佛的抚慰,顿感宽慰,后圆寂时也呈现出被无量寿佛接走的瑞相。其次来看他人之梦,即在传中出现的与传主相关的其他人所做的梦,这些梦基本上与传主有着密切联系,从旁人的角度侧面展示传主的不凡与成就。其中又有一类独特的群梦现象需要注意,也就是多人怀有同一梦境。如出现于卷二《晋河西昙无谶》传的:“其夕同止十余人,皆感梦如进所见。”甚至当时并不在寺的道朗,“当进感戒之夕,朗亦通梦”。预示传主身份的首先是母胎梦,母胎梦往往说明传主不凡的来历,书中记载有二:第一则是卷七《宋吴虎丘山释昙谛》传中其母梦见一僧唤其为母,并寄物而怀胎,预示了其前世今生的身份。母黄氏昼寝,梦见一僧呼黄为母,寄一麈尾,并铁镂书镇二枚,眠觉见两物具存,因而怀孕生谛。谛年五岁,母以麈尾等示之,谛曰:“秦王所饷。”母曰:“汝置何处”答云:“不忆。”佛教认为死亡并不意味着灵魂的消亡,而轮回会把人重新带来到这个世界,这则梦既宣示传主身份不凡,又证明了佛教轮回说的基本教义。第二则是卷十一《宋伪魏平城释玄高》传中其母梦见一梵僧,“见梵僧散华满室,觉便怀胎”。都是在梦的启示下,或者说借梦的启示,告知世人高僧的身世不凡。这一类梦境的后续影响中,最典型的是苏轼曾于七八岁时梦见他是高僧,暗示自己是僧人转世,其于《冷斋夜话》中记其母怀胎时,“梦一僧来投宿,记其欣然而眇一目”。这与《高僧传》中上述二梦有很大的相似处。除了出生不凡外,他人之梦中还有一些梦暗示了传主不凡的去处。由于他们勤苦修行,成就卓著,借他人梦中之口道出,更具有信服力。如卷八《齐山阴法华寺释慧基》传中弟子梦见梵僧暗示身份成就:“初基寝疾,弟子梦见梵僧数人,皆踞砌坐,问所从来答云:`从大乘国来,奉迎基和上。'后数日而亡。”另有卷十三《梁剡石城山释僧护》传中,传主弟子释慧逞梦黑衣大神来接传主等等,都大致若此。来去皆不凡的高僧在现世中也有许多功德,一些梦旨在昭示传主的不凡成就。如卷八《齐琅琊山释法度》传中庙巫梦山神,“山庙巫梦神告曰:`吾已受戒于度法师,祠祀勿得杀戮。'由是庙用荐止菜脯而已。”侧面烘托了传主的成就与影响,书中亦有评价曰:“其征感若此”。卷十三《晋并州竺慧达传》中五僧得梦而知神像之下落,也说明传主修行不凡。另外在卷五《晋山阴嘉祥寺释慧虔》传中,对得梦者的“他人”也有了一定要求:(释慧虔)涉将五载,忽然得病,寝疾少时,自知必尽,乃属想安养,祈诚观世音。山阴比寺有净严尼,宿德有戒行,夜梦见观世音从西郭门入,清晖妙状,光映日月,幢幡华盖,皆以七宝庄严。见便作礼,问曰:“不审大士今何所之。”答云:“往嘉祥寺迎虔公。”这里梦见观世音的因缘有二,首先是传主的修行与虔诚,“乃属想安养,祈诚观世音”其次是得梦者的“宿德有戒行”,因缘和合,才得以梦见观世音。《高僧传》中的梦虽可分为帝王之梦、传主之梦和他人之梦三种,但不论是哪一种梦,最终都是在借梦来验证传主的成就,以及虔心向佛功德圆满等教理,梦对现实的启示作用终归在现实中得到证明。因此许多形式荒诞、内容严肃的记梦之笔,实质在借梦这样一种平民化的日常现象传播佛教义理。如宣教笃信即得拯救与解脱,梦见观音救度,无量寿佛抚慰,佛像安慰并拯救,因弘经必当见佛等。卷七《宋京师东安寺释慧严》传先梦一人“形象极伟”,后“又梦神人告曰:`君以弘经之力,必当见佛也。'”作为虔诚修行的验证,增强了修行的信心。这些不同种类的梦都是佛理不虚、佛教宣验的例证,传记本身“对于佛教信徒来说,是用来坚定佛教徒的信念,树立榜样以资遵循”的样本。此外梦还作为与山神、龙王交流的媒介,起到沟通作用。书中至少有八则梦涉及了与山神或与鬼物接触,这些神物最后都被高僧感化并度脱。如卷十二《宋京师瓦官寺释慧果》传中传主救厕鬼,后又梦鬼致谢并告知已改生,证明了传主的成就。高僧与山鬼的交流中有时也会有激烈斗争,卷十一《晋剡隐岳山帛僧光》传中传主最初是梦见山神不喜,并且在梦中就显示种种异形来进行威胁,经过“怖光”与“不恐”的来回交锋,山神显然是败下阵来。最后传主再次梦见山神,山神就推室相奉,两个梦中山神态度的变化证明帛僧光感化了山神。上述斗争基本都以本土神灵的妥协失败而告终,这既是高僧修行成就的验证昭示,又是佛教初传时与人们旧有信仰相抵牾的曲折反映,故而高僧的成功与慈悲通过梦的折射,增强了人的信念。其中有山神主动来受戒就是一典型事例,如卷六《晋庐山释昙邕》传中所记:“乃于山之西南营立茅宇,与弟子昙果澄思禅门。尝于一时,果梦见山神求受五戒,果曰:`家师在此,可往咨受。'后少时,邕见一人着单衣帽,风姿端雅,从者二十许人,请受五戒。邕以果先梦,知是山神,乃为说法授戒。神以外国匕筋,礼拜辞别。倏忽不见。至远临亡之日,奔赴号踊,痛深天属。”再如卷十一《齐钱塘灵隐山释昙超》传中,群龙俯首,白日与释昙超相见时只是相对无言,在夜里将妥协的意图托梦以告,梦在这里成为神龙所选择的一种最佳沟通方式。应该指出的是,与《左传》及《史记》等相比,《高僧传》对于梦的表述有其自身的特色。首先是多了“求梦”这样一个环节,得梦前多有做梦者虔心祝祷,愿求启示,表达方式有“愿见瑞相”、“乞求冥应”、“便至心烧香行道”等。其次就得梦与验梦两个环节看,作者的笔调是严肃而冷静的,既符合史家笔法,又使得梦境真实可信。尤其是验梦一环节,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几乎在每个梦后都要强调,一是说明梦境不虚,梦是神佛给人预示的信息载体,白日所祈祷之事在梦中会得以解答回应二是用以强化宣教作用,“梦体验也是佛教信仰的重要的心理基础”。此外,在《高僧传》的梦境叙述中,也极少有《左传》“梦占验”中的“占梦”一环节,原因在于传中之梦意义明昭,主要是对传主身份、成就及去处做明示或旁证,多不必占。三、《高僧传》中梦的文学解析《高僧传》作为佛家史籍,其文化与史料价值历来备受重视与肯定,但它的文学价值却一直为研究者有意或无意地忽略。客观来讲,《高僧传》既是佛家史籍,也是传记作品,书中梦的描写除了宣教及文化传播作用之外,自有其文学价值。正如《史记》之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高僧传》之文采词韵,以及它对后世文学创作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而梦的描写对于全书文学性的构成至关重要,梦境氛围的营造,梦在篇章中的建构作用,梦所提供的题材及影响等,都是值得关注的现象。以文学性之维度观照,“梦”首先具有审美上的神秘感和奇特性。梦境世界虽源于现实生活,但毕竟是现实之曲折反映,属于别一虚幻世界,占梦术的长盛不衰又在印证着梦境背后隐藏的深层义项。因此,文学对于梦的描写不可避免带有一定的朦胧性和神秘感,如《诗经》中梦的恍惚怪奇,唐诗所呈现出的“梦境迷离,词义伟怪”之景象。《高僧传》中的梦同样具有神秘性的重要特点,从美学效果来看,主要是增添神秘色彩,制造神秘氛围。如在卷五的《晋山阴嘉祥寺释慧虔》传中,描述了梦中观音出现时的种种妙状:“夜梦见观世音从西郭门入,清晖妙状,光映日月,幢幡华盖,皆以七宝庄严。”令人肃然起敬。卷八《齐上定林寺释僧柔》传“沙门僧绪梦见神人,朱旗素甲,满山而出。”色彩绚丽、声势浩大,满山神人的出现都是为迎接法师,令人不禁惊叹,故僧绪立刻“扫饰山门,有终焉之志”。为传记增添不少神奇色彩。梦境世界的自由虚幻往往和大胆而夸张的想象相互联系,营造出奇特甚至是怪异的意象及景象,带给读者“陌生化”的情绪体验,在梦境与现实、凡常与异样之间释放出情感的张力。如卷十三《晋京师安乐寺释慧受》传中传主“每夕复梦见一青龙从南方来,化为剎柱”。所梦之青龙在现实中化为刹柱来助传主建立寺院,想象奇特,寓意深刻,超自然力量以梦的形式获得“合理”表现的空间。其次,梦在《高僧传》的篇章结构中具有建构全篇的作用。梦可以是一个传记的核心,全篇以梦始、也以梦终梦也可以是缘起,作为传记的情节分子推动情节向前发展,如(建寺)传记中常常借梦来带动情节。卷十一《宋伪魏平城释玄高传》传中,传主一生重大事件都与梦有着深刻的联系。玄高是其母因梦而孕,后自己由替太子致梦惹祸而卒,在传主一生的叙述中,梦始终相随。首先自梦始:“梦见梵僧散华满室,觉便怀胎,至四年二月八日生男。”最后因梦终:“伪太子拓跋晃事高为师。晃一时被谗,为父所疑,乃告高曰:`空罗枉苦,何由得脱'高令作金光明斋,七日恳忏。焘乃梦见其祖及父,皆执剑烈威,问:`汝何故信谗言,枉疑太子'焘惊觉,大集群臣,告以所梦。诸臣咸言,太子无过,实如皇灵降诰。焘于太子无复疑焉,盖高诚感之力也。”在这里释玄高用自己的法力,使得拓跋焘梦见“其祖及父”怒斥自己冤枉太子,帮太子躲过一劫,但也正是这次的虔诚致梦,导致了释玄高最后的遇害。“时崔皓、寇天师先得宠于焘,恐晃纂承之日,夺其威柄。乃谮云:`太子前事,实有谋心。但结高公道术,故令先帝降梦。如此物论,事迹稍形,若不诛除,必为巨害。'焘遂纳之,勃然大怒。即勅收高。”这里表面看是因梦得祸,实则为当时佛道之间的斗争激烈,释玄高所致之梦只是导火索而已。通过上述两梦,可见梦在篇章结构中所起作用。梦为情节则如卷十三《晋京师安乐寺释慧受传》中传主屡屡梦见建寺,建寺缘由、建寺地点以及后来建寺实施过程中的材料来源都与梦境相关,这里的梦境实则已经成为全篇的主导,是建寺行为的灵魂。梦于此不仅仅是在传主生活中起到启示与引导作用,而且是全篇传记建构框架的主干。最后,《高僧传》中的梦在题材方面具有启发与开创作用。首先,后续的《高僧传》及其它僧传,如《玄奘传》中延续了对梦的记载其次丰富了梦文学的内涵,从《诗经》到《左传》、《史记》,从唐传奇到《聊斋志异》、《红楼梦》,梦的题材贯穿于整个中国文学史,《高僧传》以传记形式对佛家思想的传达无疑扩大了梦文学的表现范围再次奇特的想象为后世小说创作提供了母题和题材,如换头、母胎梦、神授等现象常为所用。卷三《宋京师中兴寺求那跋陀罗传》中载,“梦有人白服持剑,擎一人首来至其前,曰:`何故忧耶'跋陀具以事对,答曰:`无所多忧。'即以剑易首,更安新头。语令回转,曰:`得无痛耶'答曰:`不痛'。豁然便觉,心神悦怿。旦起,道义皆备领宋言,于是就讲。”这种换头梦似是神授梦的一种变形,是由于传主“未善宋言,有怀愧叹”后虔心礼忏“乞求冥应”的结果。类似情景在《幽明录》、《宣验记》等作品中也有记载。《高僧传》中还有以梦为喻的一些字句,如论赞中有“体三界为长夜之宅。悟四生为梦幻之境”,“乃机象通于寝梦。欣欢百于子来”等等。表现出作为《金刚经》“六如”之首的梦,已成为一种有效的文学表达手法。梦“既是文学创作的题材、内容、表现对象,又是一种非常普遍而有效的表现手法,它有着为一般严格的现实描写和其他表现方法所不能代替的效用与美学价值”。古往今来的史籍及文学作品赋予梦超出自身的多重涵义,这样就有了梦文化及梦文学的诞生。梦既是一种现实存在,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对于它的不同角度的阐释,实际是一定社会心理和文化习俗的自我展示。作为佛家典籍同时又是传记作品的《高僧传》,在宣示高僧功德成就、宣教佛教义理主张的同时,也在表达着特定的文化价值,显示出不同文化之间的互融共生。同时,《高僧传》对于梦的描述,又在审美、情节结构及主题题材方面突显其身为作品的内质及实际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讲,《高僧传》的史料价值、佛家义理、文化交流作用及文学特征,都是值得关注并深入研究的课题,惟其如此,方能对历史存在作出全面客观的评价。【注释】李梦奎左传梦境描写的文化阐释J吉林师范学院学报,,()钟敬文主编中国民俗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任继愈学术论著自选集M北京:北京师范学院出版社,刘文英,曹田玉梦与中国文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见于《金刚经》第品:“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傅正谷中国梦文化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作者简介】 耿朝晖,女,蒙古族,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青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讲师。研究方向: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文学。(上接第页)活背景是四川成都,那是一个具有相当开放意识与自然闲适心态的西部大城市,所以杨红樱所捕捉到的这一代城市儿童生活环境的巨大裂变,与他们自身在这种开放发展的时代精神下,所天然地具有的主体精神气质一点儿也不逊色于东部作家,甚至领先于整个国内潮流。在开放的文化视野下,杨红樱塑造出了健康阳光的当代中国儿童形象,代表人物是马小跳。同时,有关东西方儿童的接触与交流,东西方教育理念的碰撞等,在杨红樱笔下也有前瞻的观照。《笑猫日记》是杨红樱创作的最新阶段。这一系列集合了杨红樱此前创作的所有经验,形成了一种具有崭新审美风格的新童话状态。笑猫是这个系列的主人公,它是一只具有特殊性格魅力的中国猫,它会各种笑,能洞察世事,超脱于凡俗人生,内心丰富无比,对爱情、友情等珍贵的东西坚持守候。这是一只具有深度东方智慧的猫,它与自然、人、其他各种动物和谐共存,“安静”地面对生活,清醒地看清世事,自然地享受人生。这是一只习得了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精髓而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奇特的猫,所以在物欲化时代人的主体性急速消亡的当下,笑猫的人生境界就有了非同寻常的审美力量与精神价值。中国西部其实有非常好的文化多样性的生态环境,但是文化多样性在西部儿童文学中的渗透与表现还不是特别充分,无论创作界,还是研究界,对这个问题的自觉认识还有待继续深化。【注释】角巴东主主编《格萨尔》儿童文学丛书(本)M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作者简介】 李利芳,文学博士,兰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后。研究方向:儿童文学。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5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