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上座部佛教入門與止觀手冊上座部佛教與止觀

上座部佛教入門與止觀手冊上座部佛教與止觀.doc

上座部佛教入門與止觀手冊上座部佛教與止觀

快乐一帆风
2018-09-07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上座部佛教入門與止觀手冊上座部佛教與止觀doc》,可适用于语言、文化领域

上座部佛教概况南傳上座部佛教及其止觀禪法Namotassabhagavatoarahatosammàsambuddhassa!禮敬彼世尊、阿拉漢、全自覺者!南傳上座部佛教及其止觀禪法上编上座部佛教概況一、什麽是上座部佛教上座部佛教巴利語Theravàda。thera,意为长老上座vàda,意为说,论,学说,学派,宗派,部派。上座部佛教又稱南傳佛教、巴利語系佛教。、此系佛教傳承了佛教中「上座部佛教」的系統遵照佛陀以及聲聞聖弟子們的言教和行持過修行生活故稱「上座部佛教」。、上座部佛教是由印度本土向南傳到斯裏蘭卡(SriLanka,錫蘭)、緬甸等地而形成的佛教體系在地理位置上處於印度之南故稱「南傳佛教」。又或因其主要流傳於東南亞、南亞一帶地區故也稱為「南方佛教」。、南傳佛教所傳誦的三藏經典使用的語言屬於巴利語所以也稱爲「巴利語系佛教」「巴利佛教」。巴利語(pàëi)是由佛陀在世時中印度馬嘎塔國(Magadha,摩揭陀國)一帶使用的方言變化而來它屬於與古印度正統的雅語梵語(Sanskrit)相對的民衆方言布拉格利語(Pràkrit)的一種。南傳上座部佛教認爲巴利語是佛陀當年講經說法時所使用的馬嘎塔口語故又稱爲「馬嘎底語」(Màgadhika,Màgadhã,摩揭陀語)。在正式的用法上「巴利」(pàëi)一詞乃是專指聖典、佛語、三藏以區別於作爲解釋聖典的文獻義註(aññhakathà)和複註(ñãkà)。也因如此記錄聖典、佛語的專用語「馬嘎底語」到後來也就逐漸成了「聖典語」「佛經語」的代名詞。南傳上座部屬於佛教中的「保守派」甚至就連用來記錄佛經的語言都不敢隨意改動。巴利語在古印度只是一種口頭語言並沒有自己獨立的文字。當使用巴利語傳誦的三藏聖典傳入斯裏蘭卡後當時的比庫們以極尊重的態度把它們記誦下來便形成了上座部傳誦的巴利語三藏聖典。西元前一世紀開始斯裏蘭卡長老們又用新哈勒(Sinhalese,僧伽羅)字母來拼寫巴利語並刻寫在棕櫚樹葉(tàlapatta)上一直保存到今天。當巴利語聖典傳入緬甸、泰國、柬埔寨、寮國等地時這種傳統保持不變也相應地出現了以緬文、泰文、高棉文、寮文等字母音譯的巴利語三藏聖典。所以現在上座部佛教弟子在讀誦佛經時都採用巴利語。一位上座部佛教比庫除了要懂得本國語言以外還必須學習巴利語。假如現在尚存一種巴利文字母的話這些不同文字版本的經典都可以還原爲巴利文原典是對上座部佛教的莫大誤解。佛陀曾對諸比庫說:「諸比庫諸婆羅門、居士對你們有許多助益因爲他們供養你們衣服、飲食、住所、病人所需的醫藥資具。你們對諸婆羅門、居士也有許多助益因為你們爲他們宣說初善、中善、後善有義有文的正法顯示完全圓滿、遍淨的梵行。諸比庫如此通過彼此間的互相資助使導向超越諸流、正盡苦邊的梵行得以住立。」(《小部·如是語》第經)作爲佛教比庫第一要務當然是精進修行以期早日解脫生死(自利)。此外比庫尚擔負著住持佛法的職責。住持佛法包括學習三藏聖典以傳續佛陀的正法以及說法利人。比庫們通過從事高尚聖潔的梵行生活來培育心智同時也通過實踐世尊的正法、律以及弘揚佛法來回報社群、自利利他。在《長部·教誡新嘎喇經》中佛陀提及出家沙門與在家人之間應當承擔的相互責任與義務。在家人應當以五種方式來奉待作爲上方的沙門、婆羅門:以身行慈以語行慈以意行慈不關閉門戶供養必需品。相應的作爲上方的沙門、婆羅門應以六種方式來慈愍在家人:勸阻他们作惡令他们住立於善以善意慈愍令聽聞未曾聽聞之法已經聽聞者令清淨指示生天之道。佛陀提及的這些責任與義務是相互關係的唯有彼此之間皆承擔責任和履行義務僧俗之間的關係才是正常的佛陀的正法才能因此而得以久住。在家信衆佈施供養出家人衣服、飲食、住所、醫藥等日用必需品在物質生活方面資助出家人。而作爲對廣大信衆的回報佛陀要求比庫們應當在言行舉止上能夠作爲人天師範、道德楷模在心靈上、信仰生活上也應當對在家人起到幫助鼓勵和皈依投靠的作用比庫們必須是在家信衆的精神導師和心理醫生。因此一位佛教比庫除了嚴持戒律、潛心止觀禪修、保持佛法傳承之外還應當以適當的方式適時地向在家人宣揚佛法、開導群迷。那麽誰才有資格說法與教禪呢?是否只需看過幾本經論、瞭解一些名相、懂得談玄說妙就可以高升法座、廣開法筵了呢?是否曾經打過幾天坐、有些禪修覺受就可以著書立說、傳法授徒了呢?世尊在《中部·減損經》中對大准達尊者說:「准達他自己確實已陷入沼澤而將能救出其他陷入沼澤者無有此事!准達他自己確實沒有陷入沼澤而將能救出其他陷入沼澤者乃有此事!准達他自己確實未調御、未調伏、未般涅槃而將能調御、調伏他人令般涅槃者無有此事!准達他自己確實已調御、已調伏、已般涅槃而將能調御、調伏他人令般涅槃者乃有此事!」已經證悟聖道聖果的禪修者堪稱爲照亮這個世間的「世間燈」堪作世間最上福田衆生對他們哪怕只是一合掌、一讚歎皆已種下殊勝之善業因更何況是禮敬、奉事、供養、佈施!所謂「一切佈施中法佈施最勝」。真正的救度衆生應該是使衆生越渡生死苦海而不是只種些世間的小善小福而已。「正人先正己」人們應自己先修好善法知解法、徹見法、悟入於法然後才能教導他人。一位已經證悟道果的聖者有能力更好地指導他人正確地禪修。佛陀曾把生死譬喻爲瀑流把世間譬喻爲苦海。如果自己尚沈溺生死瀑流如何救拔有情出離苦海?如果自己尚是凡夫俗子如何教導衆生具足聖智?如果自己尚未徹悟聖法又如何能指引衆人體證涅槃?當然如果說唯有證悟阿拉漢果、證悟涅槃的聖者才有資格講經說法的話那麽在當今聖賢寥若晨星、阿拉漢更是如鳳毛麟角的時代比庫僧團幾乎就無法弘揚佛法談不上化世導俗了。爲此《清淨道論》在談及親近善友時提到:全自覺者是最好的善友其次爲八十位大弟子然後依次是漏盡阿拉漢、不來、一來、入流、得禪凡夫、三藏持者、二藏持者、一藏持者若一藏持者也沒有則可親近精通一誦及其義註的知恥者因爲這樣的知恥者能夠維護傳統而不會自我作古。上座部佛教的在家信衆有每月四齋日前往塔寺佈施、持戒、聞法與禪修的優良傳統。同時寺院也會在這幾天選派比庫爲信衆授戒、講經開示。在此以緬甸毛淡棉的帕奧禪林(PaAukTawyaForestMonastery)爲例:在帕奧禪林只有三種比庫被選派爲大衆作開示:德高望重的督導長老(nàyakasayadaw)學完止觀禪修學程、堪任教禪的業處導師(kammaññhànàcariya,禪師)通達經論、取得「法師」(dhammàcariya,達摩阿闍梨)資格的比庫。雖然帕奧禪林人才濟濟但真正能被選派者的比例還不到全寺比庫人數(全寺人數約人比庫位左右尚不包括沙馬內拉)的。由此可見雖然說弘法利生是比庫僧團的本分但是基於對法的恭敬與對傳統的尊重上座部佛教在對弘法者資格的認定方面還是比較嚴格和謹慎的。上座部佛教流傳的地區幾乎都是全民信教的地區這固然與當地的風俗習慣及歷代諸王的護持有關但佛教僧團所起到的表率作用也不容忽視。在傳統上上座部佛教寺院既是兒童接受傳統教育的學校又是當地村民社區活動的中心基本上村中所有的會議、公共活動都是在寺院中舉行。作爲上座部比庫他們既是知識的代表及道德的楷模又是積累功德的對象及道德理想的倡導者他們充當著廣大在家信徒精神導師和心理醫生的角色。佛教的影響在上座部教區無所不在幾乎滲透到每一個人的生活方式、行爲模式、價值觀念、人生趣向等方面。在泰國一位佛教徒一生的追求就是成爲一名僧人、修建寺塔、供養僧團、服役寺僧、日常守持五戒、齋日供佛並守持八戒等。受到佛教「不殺生」的影響在緬甸屠宰、狩獵、網捕、畜牧被視爲令人厭惡的職業。據說市場上鮮魚活蝦沒有人買以至有些外國人還認爲緬甸人喜歡吃臭魚死蝦。在下緬甸克因邦帕安地區(HpaAnTownship,KarinState)有位薩曼雅道西亞多(Sàma¤¤adaungSayadawBhaddantaVinaya)在其慈悲的感化之下周圍方圓英里(約公里)範圍之內的人都不吃肉、不飲酒。在緬甸佛教寺院基本上可以分爲經教寺院和禪修中心兩大類。經教寺院(PariyattiKyaung)以學習三藏、研究教理為主而禪修中心(SàsanaYeikthar)則以修習禪觀、實踐佛法為主。除此之外還有一類緬語稱爲PondawkyiPinnyathin的寺院。這類寺院義務辦學免費教導廣大村民的孩子讀書識字爲他們提供上學受教的機會同時還解決無家可歸的孤兒們的食宿問題。這一類的寺院在現代型的世俗學校尚未興辦之前充當著普及全民基礎教育的角色。時至今日它們仍然遍佈全緬各地鄉間村落承擔著普及教育的義務。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亞洲各國紛紛掀起一股「主義」熱潮在一些落後的農村地區及山地少數民族爆發了反政府鬥爭及武裝暴動。爲了遏制這股熱潮增加農村人民的福利泰國政府於年開始先後推行了「傳法使計劃」和「弘法計劃」想用佛教思想來統一各民族保障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被選派前往各地弘法比庫的任務是向村民講解佛法勸人皈依佛教、受持五戒、樂善好施、熱愛國家及效忠國王幫助解決心理和精神的煩惱與壓力。此外比庫們還教導公共衛生、健康常識、現代農業技術幫教罪犯、濟助窮困等。據泰國宗教事務局統計的數字僅年傳法僧人爲人人民受教數爲,,人公共場所受教人數爲,,人宣誓的佛教徒有,修禪者爲,人。上個世紀中葉泰國周邊的緬甸、寮國、柬埔寨等國家一直動蕩不安而泰國在經濟等領域的穩步發展與佛教所起到的作用不無關係。當代上座部佛教比庫到政府機關、學校、醫院等地弘法教化是司空見慣之事許多寺院還定期不定期舉行各種弘法、禪修、星期日學校、社會公益、節慶等活動有些德高望重的長老比庫還經常受邀前往歐美澳等西方國家弘法教禪。從種種的現實事例來看南傳上座部佛教並非自私自利、不顧衆生苦難的「小乘佛教」。除了上述五點以外上座部佛教還有許多特色比如重視傳統、敬重長老、僧俗分明、盛行頭陀、龍象輩出、禮敬佛塔等。限於篇幅於此不作詳述。下编上座部佛教止觀禪法一、八聖道與止觀佛教修行的目標是爲了解脫生死。爲什麽要解脫生死?因爲生死本身就是苦而且伴隨著生死還有諸如衰老、疾病、愁、悲、苦、憂、惱等無量之苦。只要還沒有解脫生死就會一再地輪轉於三界六趣之間不斷地生而又死、死而再生猶如車輪回轉不停周而復始了無出期。爲什麽會生死輪迴呢?因爲有情從無始生死以來造作了各種或善或不善之業以這些業爲緣推動有情不斷地流轉於生死之中承受著由其業而招引來的果報。導致有情造業之因是煩惱。煩惱有多種歸納有三即:貪、瞋、癡。只要有煩惱就必定有生死必定不能出離苦海。煩惱與業導致世間之輪轉這是世間之因果。要出離世間證悟涅槃就必須斷除苦之因亦即斷除煩惱。應如何斷除煩惱?佛陀教導我們要修持八聖道修持戒定慧。在《大般涅槃經》中世尊明確地對遊方僧蘇跋達說:「蘇跋達凡是在法、律中沒有八聖道者那裏就沒有沙門沒有第二沙門沒有第三沙門沒有第四沙門。蘇跋達凡是在法、律之中有八聖道者那裏就有沙門第二沙門、第三沙門、第四沙門。蘇跋達在此法、律中有八聖道。蘇跋達只有這裏才有沙門第二、第三、第四沙門其他外道則無沙門。蘇跋達於此只要比庫們正確地安住則世間將不空缺阿拉漢!」應當值得注意的是世尊於此經中對蘇跋達尊者的教誨明確地表示:八聖道只有在世尊的正法、律之中才完全具備同時也只有通過修習八聖道才能證悟出世間聖道果才能趣向究竟之寂滅如果一個教派或一種修行體系偏離了八聖道則不可能證悟屬於出世間的第一入流果、第二一來果、第三不來果、第四阿拉漢果。世尊在《法句經·道品》中又如是說道:「諸道八支勝諸諦四句勝諸法離欲勝兩足具眼勝。唯此道無他令知見清淨。你們依此行魔為此迷惑。你們依此行將盡苦邊際。我實宣說道證知拔箭刺。你們應努力!如來唯說者行道禪修者解脫魔系縛。」(Dp)八聖道又可歸納爲戒定慧三學。戒定慧包攝了八支聖道是全部佛法的止要也是一切修學世尊正法、律者所必修之學。在《中部·有明小經》中法施比庫尼對維沙卡居士說:「賢友維沙卡並非八支聖道包攝三聚賢友維沙卡乃是三聚包攝八支聖道。賢友維沙卡正語、正業、正命這些法包攝於戒聚中正精進、正念、正定這些法包攝於定聚中正見、正思惟這些法包攝於慧聚中。」其中正語、正業與正命三支聖道屬於增上戒學正精進、正念與正定三支聖道屬於增上心學正見與正思惟二支聖道屬於增上慧學。增上戒學包括四種遍淨律儀即:別解脫律儀、根律儀、活命遍淨律儀與資具依止律儀於此不作詳論。增上心學與增上慧學又可稱爲止觀的修習。其中修習止業處屬於增上心學修習觀業處屬於增上慧學。止巴利語samatha意爲平靜。為心處於平静、專一、無煩惱、安寧的狀態亦即禪定的修行法門。古音譯作奢摩他。諸經論的義註中說:「令諸敵對法止息為止。」(paccanãkadhammesametã'tisamatho)(DsAPsA)觀巴利語vipassanà又音譯為維巴沙那。為直觀覺照一切名色法(身心現象)的無常、苦、無我本質亦即培育智慧的修行法門。古音譯作毗婆舍那、毗缽舍那。諸經論的義註中說:「以無常等不同的行相觀照為觀。」(aniccàdivasenavividhenaàkàrenapassatã'tivipassanà)(同上)下面我們將以緬甸帕奧禪師(TheMostVenerablePaAukTawyaSayadaw)所教授的禪法爲例來探討上座部佛教的止觀禪法。二、止業處在《相應部·定經》中佛陀教導:“Samàdhiübhikkhavebhàvetha,samàhito,bhikkhave,bhikkhuyathàbhåtaüpajànàti”「諸比庫應修習定。諸比庫有定力的比庫能夠如實了知。」在《清淨道論》中也提到智慧的近因是定。佛教不同於一般宗教與世間學說的殊勝之處就在於智慧。唯有通過智慧才能證悟至樂的涅槃才能斷除一切煩惱。而要培育如實知見諸法的智慧必須先培育定力。在強而有力的禪定力之支助下修習觀業處透徹地觀照諸行法的無常、苦、無我才能如實知見諸法解脫生死、究竟出離。、入出息念南傳上座部佛教把修習止的方法歸納爲四十種業處。禪修者可以選擇其中一種適合自己的禪修業處來作爲入門的方便。然而在四十種止業處當中最爲禪修導師們推崇與教導的應該是入出息念。佛陀於《大念處經》等諸經中教導入出息念的修行方法。佛陀於該經中說:「諸比庫於此比庫前往林野前往樹下或前往空閒處結跏趺而坐保持其身正直置念於面前。他只念於入息只念於出息。、入息長時了知:『我入息長。』出息長時了知:『我出息長。』、入息短時了知:『我入息短。』出息短時了知:『我出息短。』、他學:『我將覺知全身而入息。』他學:『我將覺知全身而出息。』、他學:『我將平靜身行而入息。』他學:『我將平靜身行而出息。』」開始修行時可以先找個安靜、少干擾、少噪音且適合禪修的地方以舒適、自然且能持久的姿勢坐著上身保持正直然後閉上眼睛將正念安住於禪修的目標呼吸。應嘗試覺知經由鼻孔而進出身體的氣息(呼吸時的鼻息)只應借助在鼻子的正下方(人中)或鼻孔出口處周圍的某一點來感覺氣息的進出而不要跟隨氣息進入體內或出到體外。如果跟隨氣息進出將難以成就禪定。反之只是在氣息與皮膚接觸最明顯的那一點覺知氣息將能培育及成就禪定。不要注意氣息的自相或共相。自相是指氣息中地、水、火、風四界的個別特徵如:柔軟、流動、冷、暖等。共相是氣息的無常、苦、無我的性質。同時也不要注意氣息擦過皮膚的感覺因爲皮膚的感覺屬於觸所緣而不是入出息念的所緣。只需覺知入出息的本身。入出息的本身才是入出息念的所緣也即是必須專注以培育定力的對象。如果禪修者在過去世曾經修行過此禪法累積相當的巴拉密他將能輕易地專注入出息。如果心無法輕易地專注於入出息《清淨道論》建議用數息的方法協助培育定力在每一呼吸的末端數:「入、出、一入、出、二入、出、三……入、出、八」。至少應數到五但不應超過十。通常鼓勵禪修者數到八因爲它提醒禪修者正在培育八聖道分。禪修者應該下決心在數息期間不讓心漂浮到其他地方只應平靜地覺知氣息。如此數息時能使心專注平靜單純地只覺知氣息。當心變得專注、單純且少妄念時則可放棄數息只是覺知入出息本身。能如此專注至少半小時後禪修者可以對入出息的長短培育覺知。只應覺知經過鼻孔接觸點之氣息進出的時間長短覺知有時入出息的時間長有時入出息的時間短。但自始至終只應專注於自然的氣息而不應故意使氣息變長或變短。對於某些禪修者而言禪相可能會在此階段出現。然而若能如此平靜地專注約一小時禪相仍然未出現禪修者則可以覺知呼吸從頭到尾的整個過程(全息息之全身息之初、中、後)。如此修行時禪相可能會出現。如果禪相出現不應立刻轉移注意力至禪相而應繼續覺知氣息。如果平靜地覺知每一次呼吸時從頭到尾的整個過程持續約一小時禪相仍然沒有出現則應下定決心使氣息平靜下來然後持續不斷地專注於每一次呼吸從頭到尾的整個過程。不應刻意使用任何方法使氣息變得平靜因爲這樣做將使定力退失。在這階段所需要做的只是下定決心使氣息平靜下來然後持續不斷地專注於氣息。以此方法修行氣息將變得更平靜禪相也可能會出現。在禪相即將出現之時許多禪修者會遇到一些困難。大多數禪修者發現氣息變得非常微細而不能清楚地覺知氣息。如果這種現象發生禪修者應保持覺知的心在之前還能注意到氣息的那一點等待氣息重現。禪相(nimitta)是修行止業處時心專注的對象是心的影像或概念。禪相一般上基於色法而産生所以取此相爲所緣而達到的禪定屬於色界定。修行入出息念所産生的禪相並非人人相同。不同的人會生起不同形態的禪相因爲禪相從「想」而生。像棉花一樣純白色的禪相大多數是「取相」(uggahanimitta)因爲取相通常是不透明、不光亮的。當禪相像晨星一般明亮、光耀和透明時那就是「似相」(pañibhàganimitta)。當禪相像紅寶石或寶玉而不明亮時那是取相當它明亮和發光時那就是似相。達到這階段時很重要的是不要玩弄禪相不要讓禪相消失也不要故意改變它的形狀或外觀。若如此做定力將停滯且無法繼續提升禪相也可能因此消失。所以當禪相還不穩定時不要把專注力從氣息移到禪相。若禪相出現在禪修者面前遠處則不要注意它而只是繼續專注於經過接觸點的氣息慢慢地禪相就會自動地移近並停留在接觸點上。若禪相在接觸點出現並保持穩定而且似乎禪相就是氣息氣息就是禪相此時就可以忘記氣息只專注於禪相。保持注意力於禪相時它變得越來越白當它白得像棉花時這便是取相。保持平靜地專注於白色的取相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或更久它會變得清澈、明亮及光耀這就是似相。到了這階段禪修者應下定決心及練習保持心專注於似相一小時、兩小時或三小時直到成功。在這階段禪修者將達到近行定(upacàra)或安止定(appanà)。近行定是進入禪那之前非常接近禪那的定安止定就是禪那(jhàna,心的完全專一狀態)。這兩種定都以似相爲對象二者的差別在於:近行定的諸禪支尚未開展到強而有力。由於這緣故在近行定時「有分心」(bhavaïga,生命相續流)還能生起而禪修者可能會落入有分心。經驗到這現象的禪修者會說一切都停止了甚至會以爲這就是「涅槃」。事實上心還未停止只是禪修者沒有足夠的能力察覺它而已因爲有分心非常微細。爲了避免落入有分心以及能夠繼續提升定力禪修者必須借助五根:信(saddhà)、精進(vãriya)、念(sati)、定(samàdhi)、慧(pa¤¤à)來策勵心並使心專注、固定於似相。信是指相信修入出息念能夠證入禪那精進是指致力於修入出息念至禪那的階段念是指不忘失入出息念的所緣定是指心毫不動搖地專注入出息念的所緣慧是指明瞭入出息念的所緣。當五根得到充分培育時定力將超越近行定而達到安止定。達到禪那時心將持續不斷地覺知似相並可能維持數小時甚至整夜或一整天。心持續地專注於似相兩小時或三小時之後禪修者應嘗試辨識心臟裏意門(bhavaïga,有分識有分心)存在的部位也就是心所依處。若如此一再地修行多次能辨識到依靠心所依處的意門以及呈現在意門的似相後應嘗試逐一地辨識尋、伺、喜、樂及一境性這五禪支一次辨識一禪支。持續不斷地修行直到能同時辨識所有五禪支。初禪的五禪支是:、尋(vitakka):將心導向及投入於似相、伺(vicàra):保持心持續地注意似相、喜(pãti):喜歡似相、樂(sukha):體驗似相時的樂受或快樂、一境性(ekaggatà):對似相的一心專注。它們個別分開來說稱爲禪支(jhànaïga)但整體合起來則稱爲禪那。剛開始修行禪那時應練習長時間進入禪那而不應花費太多時間辨識禪支。同時也應練習初禪的五自在:、轉向自在:能夠在出定後把心轉向於諸禪支、入定自在:能夠在任何想入定的時刻入定、住定自在:能夠隨自己預定的意願住定多久、出定自在:能夠在所預定的時間出定、省察自在:能夠辨識諸禪支。熟練地掌握了初禪之後可以進而次第地修習第二禪、第三禪與第四禪以及它們的五自在。禪修者的定力將隨著修行四種禪那而增強呼吸逐漸變得愈來愈平靜。在進入第四禪時呼吸完全停止。禪修者修行入出息念達到第四禪並修成五自在之後當禪定産生的光晃耀、明亮、光芒四射時他可以隨自己的意願繼續修行三十二身分、十遍(地遍、水遍、火遍、風遍、青遍、黃遍、紅遍、白遍、光明遍、限定虛空遍)、四無色定(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四無量心(慈心修習、悲心修習、喜心修習、捨心修習)、四護衛業處(慈心修習、佛隨念、不淨修習、死隨念)等其他止業處也可以轉修觀業處。、四護衛業處上座部佛教的止業處可分爲兩類即:應用業處與一切處業處。應用業處是依禪修者性行差別而修習的各別禪修方法。一切處業處是所有禪修者皆應修行的業處即四種保護禪修者免除種種危險的護衛業處:佛隨念、慈心修習、不淨修習與死隨念。、佛隨念(Buddhànussati):思惟佛陀的九種功德:「彼世尊亦即是阿拉漢、全自覺者、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調御丈夫、天人導師、佛陀、世尊。」也可以只憶念佛陀九德中的一項功德如「阿拉漢阿拉漢」。此業處只能達到近行定不能證得安止。、慈心修習(MettàBhàvanà):先以自己爲對象修習慈心然後對所敬愛的同性、無愛憎者、怨敵等散播慈愛直到破除存在於不同類人之間的差異達到第三禪。再修行五百二十八種遍滿慈愛至十方的方式。成就慈心禪那者可獲得十一種功德即:安眠安寤不見惡夢爲人愛敬爲非人愛敬諸天守護不爲火燒或中毒或刀傷心得迅速等持容顔光彩臨終不昏迷若不通達上位(即未證得阿拉漢果)則可以投生到梵天。、不淨修習(AsubhaBhàvanà):有兩種不淨修習第一種是思惟三十二身分的不淨與厭惡(身至念)第二種爲思惟死屍腫脹腐爛的十種不淨相(十不淨)。修習不淨業處能暫時地鎮伏貪欲。、死隨念(Maraõànussati):可選擇「我必然會死我必然會死」來專注思惟自己命根斷絕、死亡無法避免從而生起悚懼感警策修行。、修習止業處之功德修習止業處屬於八聖道的最後三項也是戒定慧三學之一在佛陀的教法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修習止業處有五種功德即:、現法樂住:安止定是今生的安樂住處。、修觀:強而有力的禪那是修習觀業處的基礎。、神通:以禪那爲基礎可以修成一種乃至五種神通。、勝有:證得禪那者死後能投生於梵天界。、滅等至:成就四禪八定的不來與阿拉漢聖者能入滅等至。三、觀業處觀業處的所緣必須是究竟法(paramattha,勝義法第一義法)。根據《阿毗達摩》究竟法有四種即:心法、心所法、色法和涅槃。其中涅槃屬於無爲法並非觀智的目標而心法和心所法合稱爲名法。名法和色法亦即精神現象和物質現象乃是由因緣和合而成因此也稱爲緣生法、有爲法、世間法、行法等。修習觀業處就是如實地觀照諸行法的無常、苦、無我三相。如果還未能知見究竟法就不能修習真正的觀業處。爲了如實知見究竟名色法以及名色之因禪修者在修習觀業處之前必須先修習:1色業處(råpakammaññhàna)辨識究竟色法2名業處(nàmakammaññhàna)辨識究竟名法3緣起(pañiccasamuppàda)透視過去、現在、未來三世名色法之間的因果關係。、色業處有兩條修習觀業處的途徑:第一條途徑是先修行止業處達到禪那然後進一步修行觀業處這類禪修者稱爲「止行者」(samathayànika)第二條途徑是以四界分別培育專注力達到近行定但尚未達到禪那就直接修行觀業處這類禪修者稱爲「純觀行者」(suddhavipassanàyànika)。然而無論依循哪一條途徑禪修者在開始修行觀業處之前都應當先修行「四界分別」。要修行四界分別首先應逐一地在全身辨識地、水、火、風四界的十二種特相。根據《法聚論》這十二特相是:地界:硬、粗、重軟、滑、輕水界:流動、黏結火界:熱、冷風界:支持、推動。有系统地熟練辨識全身的十二種特相後再辨識它們爲地、水、火、風使心平靜及獲得定力。繼續以四界分別觀培育定力並趨向於近行定。此時禪修者發現全身呈現爲一團白色物體。繼續辨識白色物體中的四界將發現它變得晶瑩透明猶如冰塊或玻璃。持續專注於此光中的四界即能達到近行定。禪修者將發現透明體粉碎成許多微粒即「色聚」(råpakalàpa)。達到此階段時稱爲「心清淨」禪修者可藉著進一步分析這些色聚而培育「見清淨」。辨識個別色聚裏的地、水、火、風四界將發現這些色聚非常迅速地生滅。由於還未破除三種密集即:相續密集、組合密集與功用密集禪修者還看到色聚是有體積的微小粒子所以還停留在「概念法」的領域尚未達到究竟法的境界。更進一步分析四界直到能在單獨一粒色聚中見到四界。隨後再逐一地辨識眼處、耳處、鼻處、舌處、身處與心所依處裏諸色聚的四界分析每一粒色聚中至少含有八種基本色法即:地、水、火、風、顔色、香、味與食素。在分析了諸色聚裏的八種基本色法之後進而分析個別色聚裏的其餘色法如:眼淨色、耳淨色、鼻淨色、舌淨色、身淨色、心所依處色、命根色、性根色等直到分析了一切種類色聚裏的所有色法並依次辨識六處門與四十二身分裏的業生色、心生色、時節生色和食生色以此來修習「色業處」。之後即可進而轉修「名業處」也即是辨識名法。、名業處名法可分爲能認知對象的「心」與伴隨著心生起的「心所」「心」可以分爲八十九種「心所」可以分爲五十二種。如果禪修者已能達到禪那那麽分析名法可以從辨識與禪那相應的心和心所開始。禪修者先進入初禪出定後辨識初禪的五禪支直至能夠辨識在每一個初禪速行心的心識刹那裏的所有三十四種名法。之後再辨識初禪心路過程裏其他每一種心識刹那中的所有名法。能夠辨識禪那心路過程名法後還應以同樣的方法系統地辨識眼門、耳門、鼻門等六根門在取相應的顔色、聲音、氣味(香)等所緣而生起的所有六門善與不善速行心路過程裏名法。在分析了內在的名色法之後還必須以直接的觀照力分析外在的名色法乃至把觀照的範圍逐漸擴大至整個宇宙。如此辨識內外的名色法時能夠暫時斷除「有身見」因爲當時不見有衆生、男人、女人等等只不過是名與色而已。於是證得了「名色識別智」。因為這個階段暫時地鎮伏了執取有所謂「我」、「人」、「有情」等的邪見故稱為「見清淨」。、緣起此後禪修者應進而修習緣起即分析名色法之因。由於令禪修者獲得此生的因是前一世臨死時成熟的業所以必須照見自己過去世的名色法。禪修者需要辨識過去、現在、未來的五蘊之後再辨識在這三世之間因與果的關係。禪修者可以先培育定力然後把智導向過去漸次地觀察自己過去的名色法:一天前、兩天前、三天前、一個月前、兩個月前、三個月前、一年前、兩年前、三年前、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直到今生結生(入胎)時的那一刹那。然後再以智慧之光照向過去禪修者將會見到前一世臨死時的名色法或臨死速行心的目標。該目標將是業(kamma)、業相(kammanimitta)或趣相(gatinimitta)三者之一。如果找到了該目標就肯定能夠找到作爲今生果報五蘊之因的行與業有以及圍繞著該行與業的無明、愛和取。辨識前一世的無明、愛、取、行與業這五因造成今世的結生識、名色、六處、觸與受這五果以此方式來觀照前世與今生名色法之間的因果關係。此後以同樣的方式逐漸地向過去辨識以前的第二世、第三世、第四世……。如此盡能力辨識過去多世。藉著辨識過去世因果而培育起觀智的力量後可以用同樣的方法來辨識未來世的因果一直辨識到證悟阿拉漢果以及般涅槃之時。那時禪修者能辨識到因爲無明滅所以色法滅等等。能用這種方法辨識緣起後也應繼續學習佛經與註疏中教導的其他辨識緣起的方法。此時禪修者能暫時斷除斷見、常見、無因見、無作見等邪見亦能斷除對過去、現在與未來世的疑惑證得「緣攝受智」達到「度疑清淨」。、觀業處在分析究竟名色法與緣起之後應進而修習觀業處觀照它們爲無常、苦、無我。因爲觀業處的所緣必須是究竟名色法與緣起所以在還不能夠辨識它們之前就修觀並不能算是修習真正的觀業處。第三種觀智是「思惟智」培育這種觀智需要將行法以分組的方式進行覺照。將行法分爲兩組:名與色五組:五蘊十二組:十二處十八組:十八界十二組:十二緣起支。於此階段禪修者必須逐一觀照每組行法的「無常、苦、無我」三相。以智觀照一切行法的生滅本質爲「無常」不斷受到生滅壓迫的本質爲「苦」沒有永恒不壞滅的實質或我爲「無我」。在「生滅隨觀智」階段禪修者必須觀照一切名色法直至它們的當下刹那(khaõapaccuppanna)並很清楚地觀照到它們極其迅速的生滅。從「壞滅隨觀智」開始禪修者不再作意行法或名色法的生起而只作意其壞滅觀智成熟時將會只看到行法的壞滅。此時禪修者在觀照稱爲「所知」(¤àta)的行法之同時也必須修習「反觀」(pañivipassanà)即觀照稱爲「智」(¤àõa)的觀智也是無常、苦、無我。禪修者如此觀照所有內、外、過去、現在、未來行法的壞滅爲「無常、苦、無我」之後會看到沒有任何東西可執取的諸行法之過患並因此對它們感到厭離內心之中自然會産生從它們當中獲得解脫的願望尋求唯一的無爲法涅槃。如果禪修者在過去生中累積了足夠的巴拉密而在今生又足夠精進地修行觀業處當觀智成熟時就能夠證悟以涅槃爲目標的道智與果智。此時禪修者將發現所有的行法止息了而內心卻能完全地覺知寂界涅槃獲得四聖諦的真實智慧現法親證涅槃。如果對上座部佛教止觀禪法感興趣的禪修者應當閱讀巴利三藏聖典及《清淨道論》、《攝阿毗達摩義論》等也可以閱讀緬甸帕奧禪師講述的《智慧之光》、《如實知見》、《去塵除垢》、《菩提資糧》、《正念之道》、《顯正法藏》等止觀禪法的指導書籍。有了進一步的瞭解之後就應該直接去實踐並親自體證。四、斷煩惱與證道果所謂「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導致生死諸苦之因是煩惱有煩惱就必定有生死諸苦這是世間之因果。要出離生死就必須斷除煩惱通過修習戒定慧在證悟聖道時則可以斷除煩惱這是出世間之因果。世間之因果屬於苦聖諦與集聖諦出世間之因果屬於滅聖諦與道聖諦。修行戒定慧或者說修行止觀可以斷除煩惱。然而煩惱是在哪個階段被斷除的呢?斷除哪些煩惱呢?又是如何地斷除呢?爲什麽能斷除呢?下面將依據上座部佛法對此進行解釋。煩惱的根本有三種即:貪、瞋、癡。若再細分又可分爲「十結」(dasasaüyojanàni)即:欲貪結、色貪結、無色貪結、瞋恚結、慢結、見結、戒禁取結、疑結、掉舉結、無明結。此「十結」將分別在四種出世間聖道中被斷除而阿拉漢聖道則能斷除一切煩惱。在修行觀業處時依據修習世間慧乃至出世間慧而次第成就的觀智可分爲十六種即:名色識別智、緣攝受智、思惟智、生滅隨觀智、壞滅隨觀智、怖畏現起智、過患隨觀智、厭離隨觀智、欲解脫智、審察隨觀智、行捨智、隨順智、種姓智、道智、果智、省察智。其中能夠斷除煩惱的是道智。道智又可分爲四個層次由低至高依次爲:入流道智、一來道智、不來道智與阿拉漢道智。所有的道智皆執行與四聖諦有關的四種作用即:、遍知苦:如實知見五取蘊、斷除苦之因:道智能斷除(減弱)相應的煩惱、證悟涅槃(苦之滅):道智取涅槃為所緣、開展聖道:道心中同時具足八支聖道。、入流道智當禪修者觀照一切諸行無常、苦、無我的世間觀智成熟時即生起一刹那緣取涅槃爲目標的更改種姓心(gotrabhåcitta)超越凡夫種姓而達到聖者種姓。此後即刻生起一刹那的入流道心。入流道心(sotàpattimaggacitta)又稱爲入流道智、初道智。入流巴利語sotàpanna又作至流即已進入聖道之流必定流向般涅槃。入流道智能斷除最粗的三種結:①、執著實有我、我所、靈魂、大我、至上我存在的「有身見」(sakkàyadiññhi,又作薩迦耶見身見我見邪見)②、執著相信修持苦行、祭祀、儀式等能夠導向解脫的「戒禁取」(sãlabbattaparàmàsa)③、對佛法僧、戒定慧、三世因果及緣起的「疑」(vichikicchà)。同時入流道智也能斷除一切強得足以導致投生至四種惡趣(地獄、畜生、餓鬼、阿蘇羅)的貪瞋癡以及所有尚未産生四種惡趣果報的惡業。因此初果入流聖者不可能再墮入四惡趣。入流道智生起之後即證悟入流聖果。對於漫長的生死旅途來說入流聖者已經走近了輪迴的終點他們的未來世將只投生於人界與天界兩種善趣當中而且次數最多不會超過七次。也即是說:入流聖者將於不超過七次的生命期間必定能得究竟苦邊趣無餘依般涅槃絕不會再有第八次受生。所以聖典中常如此描述入流聖者:ßtiõõaüsaüyojanànaüparikkhayàsotàpannohotiavinipàtadhammoniyatosambodhiparàyaõo'tiû「滅盡三結成為入流者不退墮法必定趣向正覺。」入流聖者已經斷除了邪見他們不可能在任何情況下故意造作諸如殺生、偷盜、邪淫、妄語之類的惡行即使是在夢中他們也不會再造作此類的惡業因爲他們已經根除了造作這些惡業的潛伏性煩惱。守持五戒是證悟入流聖果以上的聲聞聖弟子們的行爲素質。同時他們對佛陀、正法與僧伽具有堅定不移的清淨信心戒行聖潔(四種不壞淨)深信緣起深信因果並如實知見四聖諦親證涅槃成爲出世間聖者。入流聖者根據投生的次數又可分為三種即:最多七次者(sattakkhattuparama)、家家者(kolaïkola)和一種子(ekabãjã)者。在《人施設論》中說:「哪一種人為最多七次者?有一種人滅盡三結成為入流者不退墮法必定趣向正覺。他流轉輪迴於天界和人界七次後作苦之終結。這種人稱為『最多七次者』。哪一種人為家家者?有一種人滅盡三結成為入流者不退墮法必定趣向正覺。他流轉輪迴兩或三家後作苦之終結。這種人稱為『家家者』。哪一種人為一種子者?有一種人滅盡三結成為入流者不退墮法必定趣向正覺。他只投生為人一次後即作苦之終結。這種人稱為『一種子者』。」(Pp)、一來道智一來道智並不能斷除任何「結」但卻能減弱較粗的欲貪(對欲樂之貪求)與瞋恚。一來道智生起之後即證悟一來聖果。一來巴利語sakadàgàmin,意為再回來此世間結生一次。在《人施設論》中說:ßKatamocapuggalosakadàgàmãIdhekaccopuggalotiõõaüsaüyojanànaüparikkhayà,ràgadosamohànaütanuttàsakadàgàmãhoti,sakidevaimaülokaüàgantvàdukkhassantaükarotiÝayaüvuccatipuggalo`sakadàgàmã'û「哪一種人為一來者?於此有一種人滅盡三結貪瞋癡減弱成為一來者只來此世間一次即作苦之終結。這種人稱為『一來』。」(Pp)一來聖者初道時已斷了有身見、戒禁取、疑三結於今又減弱了較粗的欲貪、瞋恚與愚癡最多只會再回來此欲界世間受生一次即盡苦邊。一來聖者偶然還會生起一些較輕的煩惱但並不會時常發生同時它們的困擾力已經很弱。對於「只來此世間一次」(sakidevaimaülokaüàgantvà),《中部·若希望經》的義註解釋為「只來此人界結生一次。」(ekavàraüyevaimaümanussalokaüpañisandhivasenaàgantvà)(MA)該經註和《人施設論》註又提到有五種一來者:有一種在此人界證得一來果後即在此人界般涅槃。但這種人並不在「回來一次」之列。有一種在此人界證得一來果後生於天界並在其處般涅槃。有一種在天界證得一來果後在其處般涅槃。有一種在天界證得一來果後再生於此人界才般涅槃。有一種在此人界證得一來果後生於天界在天界命終後再生於此人界才般涅槃。一種子者和第五種一來的差別在於:一種子者只有一次結生但這種一來還有兩次結生。《人施設論》註認為只有這第五種一來才屬於真正的「一來」因為他還要再回來此人界結生一次。(PpA)、不來道智不來道智能斷除欲貪與瞋恚二結。不來道智生起之後即證悟不來聖果。不來巴利語anàgàmin,意爲不再返回欲界受生。聖典中常如此描述不來聖者:ßpa¤cannaüorambhàgiyànaüsaüyojanànaüparikkhayàopapàtikohoti,tatthaparinibbàyãanàvattidhammotasmàlokàû「滅盡五下分結成為化生者在那裏般涅槃不再從那世間回來。」因爲此聖道已斷盡了能把有情系縛於欲界的欲貪與瞋恨兩結所以不來聖者不會受到欲界的煩惱力牽引而再投生到欲界。不來聖者若在今生不能夠證悟阿拉漢果死後只會投生於色界或無色界梵天並於其處證趣般涅槃。、阿拉漢道智不來聖者雖然已經斷盡了「五下分結」不再投生於欲界但卻還是被殘餘的五種極爲微細的「上分結」系縛於生死輪迴之中。阿拉漢道智能徹底地剷除此「五上分結」(pa¤cannaüuddhambhàgiyànaüsaüyojanànaü)即:色貪(對色界生命之貪)、無色貪(對無色界生命之貪)、我慢、掉舉與無明。阿拉漢道智(arahattamagga¤àõa)是使心完全從一切煩惱中解脫出來、並直接證悟阿拉漢果之心它斷除了殘餘的有漏與無明漏而使阿拉漢聖者被稱爲「漏盡者」(khãõàsava)。同時阿拉漢道智也斷除了剩餘的所有不善心所:癡(無明)、無慚、無愧、掉舉、慢、昏沈與睡眠。阿拉漢道智生起之後即證悟阿拉漢聖果。阿拉漢巴利語arahant的音譯。直譯為應當的值得的有資格者。諸經律的義註解釋「阿拉漢」有五種含義:以已遠離(àrakattà)一切煩惱故為arahaü以已殺煩惱敵故(arãnaühatattà)為arahaü以已破輪迴之輻故(arànaühatattà)為arahaü以有資格(arahattà)受資具等供養故為arahaü對惡行已無隱秘故(pàpakaraõerahàbhàvato)為arahaü。聖典中經常如此描述證悟阿拉漢道果的聖者:“`Khãõàjàti,vusitaübrahmacariyaü,kataükaraõãyaü,nàparaüitthattàyà'tipajànàti”「他了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已作再無後有。』」阿拉漢聖者已經圓滿地培育了戒定慧三學、完全地開展了八聖道所應作者皆已成辦所應學者皆已圓滿故阿拉漢又被稱為「無學」(asekha)。他們已經竭盡了一切作爲生死之因的煩惱究竟正盡苦邊在身壞命終之後將不會再有生死輪迴。在四種出世間聖道每一者之後聲聞聖弟子通常都會省察道、果與涅槃前三種道還會省察已斷與殘餘的煩惱但第四聖道則只有四種因爲已完全解脫的阿拉漢再無可省察的煩惱。爲了方便理解茲把止觀禪法系統中關於三學、七清淨、十六觀智的修習次第列於下表以供參考:三學七清淨十六觀智增上戒學戒清淨(四遍淨戒)增上心學心清淨(近行定與安止定)增上慧學見清淨名色識別智度疑清淨緣攝受智道非道智見清淨思惟智生滅隨觀智(未成熟)行道智見清淨生滅隨觀智(成熟)壞滅隨觀智怖畏現起智過患隨觀智厭離隨觀智欲解脫智審察隨觀智行捨智隨順智種姓智(解脫)智見清淨四種出世間道智四種出世間果智(解脫知見)省察智三學、七清淨與十六觀智關係表如是依據上座部佛教及其實修傳承簡單地介紹了上座部佛教的概況及其止觀禪法。MahindaBhikkhu(瑪欣德比庫)初稿成於佛曆二五四五年十一月初一日修訂於佛曆二五五一年八月初三日迴向:願我此功德導向諸漏盡!願我此功德爲證涅槃緣!我此功德分迴向諸有情願彼等一切同得功德分!Sàdhu!Sàdhu!Sàdhu!薩度!薩度!薩度!主要參考書目《如實知見》緬甸帕奧禪師講述弟子合譯《菩提資糧》緬甸帕奧禪師講述弟子合譯《智慧之光》(第三版)緬甸帕奧禪師著弟子合譯《阿毗達摩概要精解》菩提比丘英編尋法比丘中譯《清淨道論》覺音尊者編著葉均譯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印行《攝阿毗達摩義論》阿耨樓陀著葉均譯中國佛教協會印行《南傳佛教史》淨海著宗教文化出版社《神聖與世俗》宋立道著宗教文化出版社�將馬嘎底語稱為「巴利語」(pàëibhàsà)應該是在西元五世紀的佛音時代。由於南傳上座部佛教所流傳的國家和地區都有自己的母語或本族語這種只用來學習和記誦佛教聖典而平時很少用來溝通交流的外來語言「巴利」也就逐漸成了這種語言的名稱。�比庫:巴利語bhikkhu的音譯有行乞者、持割截衣者、見怖畏等義。即於世尊正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之男子。漢傳佛教依梵語bhikùu音譯爲「比丘」、「苾芻」等含有破惡、怖魔、乞士等義。其音、義皆與巴利語有所不同。現在使用「比庫」指稱巴利語傳承的佛世比庫僧衆及南傳上座部比庫僧衆而使用「比丘」、「比丘尼」指稱源自梵語系統的北傳僧尼。�棕櫚樹:舊譯作多羅樹屬棕櫚科植物常見於熱帶地區。其莖幹直立葉片大呈掌狀深裂曬乾後可用來製作扇子或蓋屋頂。古代的佛教僧人在其曬乾後的葉片上刻寫經文古稱「貝葉經」。�微細又微細的學處:巴利语khudda,意为微细的anukhuddaka,意为更微細的sikkhàpada,意為學處即戒律。「微細又微細的學處」古代也意譯為小小戒、雜碎戒。根據《彌林達問經》惡作罪(dukkaña)為微細學處惡說罪(dubbhàsita)為又微細學處。 佛陀在臨般涅槃前的所說的這一句話在整部三藏中是絕無僅有的。佛陀曾無數次強調「對於微細的罪過也見到危險。」甚至制定說即使輕視這些學處也將會犯戒:「若比庫在誦巴帝摩卡時如此說:『為什麼要誦這些微細又微細的學處呢?那只會導致疑悔、惱害、混亂而已!』誹謗學處者巴吉帝亞。」(Pc)義註在解釋「可以捨棄」一詞時說:為什麼不用肯定語氣「應捨棄」而使用不定語氣呢?因為世尊預見到馬哈咖沙巴將在第一次結集中將不會捨棄任何學處。《彌林達問經》中解釋世尊之所以說這句話是為了考驗僧團。�甘馬:巴利語kamma的音譯。原意為業行為於此指僧團會議。漢傳佛教依梵語karma音譯爲「羯磨」。�有人認為這只是馬哈咖沙巴等上座們的意見。然而這的確是佛陀的本意因為佛陀不止一次地強調過這項原則。(DAPr)�韋沙離城(Vesàlã):意爲廣嚴城。位於恒河中游北岸爲西元前六世紀時瓦基國(Vajjã,跋耆國)的都城。古音譯作毗舍離、吠舍厘等。�阿首咖王:巴利語Asoka的音譯又作阿育王阿輸迦王無憂王西元前前年在位。�據考證金地位於今天緬甸南部的達通(Thaton)至泰國中部的佛統(Nagarapaññhama)一帶蒙族人(Mon)居住的地區。�獅子國:又稱獅子洲、蘭卡島、楞伽島(Laïka)即今斯里蘭卡。�瓦薩:巴利語vassa的音譯即戒齡僧齡。比庫每度過一年一度的雨季安居其戒齡則增加一歲。因雨季安居的巴利語爲vassa故比庫度過了幾個雨安居則計算多少個瓦薩。�佛陀入滅之後則以菩提樹、舍利塔或佛像來代表佛陀。�沙馬內拉:巴利語sàmaõera的音譯。是指於世尊正法、律中出家、受持十戒之男子。漢傳佛教依梵語÷ràmaõeraka訛略爲「沙彌」。�從年至年為至的五十年間緬甸已經出現九位能夠背誦巴利三藏聖典的三藏持者(Tipiñakadhara)現在有四位已經去世。�南傳上座部佛教似乎並不注重歷代祖師大德的論著。�受到西方思維模式的影響上座部佛教的古老傳統在近百年來也開始面臨著挑戰。如有些受西式教育者開始懷疑甚至否定代表上座部傳統的阿毗達摩以及三藏義註有些人鼓吹恢復業已斷層的比庫尼傳承等等。�北傳大乘佛教包括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都普遍認為現在是末法時期並且早在南北朝、隋唐時期就已開始流行了末法思想。隋嘉祥吉藏的《法華義疏》卷五中說:「佛雖去世法儀未改謂正法時。佛去世久道化訛替謂像法時。轉復微末謂末法時。」(大正,pa)然而有趣的是上座部佛教並不認為現在是末法時期。�雖然緬甸近現代都曾出現過能飛行空中、普遍被認為是阿拉漢的大長老但因為現在是最高也只能證悟到「三明阿拉漢」的時期所以即使具足六通也算是「三明」。�解脫味:即解脫煩惱之味。一切於教法中得成就者必定只是心無執取而從諸漏解脫。�所謂的聲聞乘、解脫道是北傳佛教所安立的名詞南傳上座部佛教並無此說。�有些人喜歡批評與貶低「聲聞」說他們是所謂的「小乘」是佛陀「但為鈍根少智眾生假分別說。」甚至詆毀為「焦芽敗種」。「小乘」的「小」梵語hãna,意為下賤的低級的卑鄙的惡劣的庸俗的可恥的被唾棄的「小乘」即「卑劣乘」、「下賤乘」之義。這種論調旨在譴責成為佛陀的弟子是下賤的、可恥的、愚癡的是一種低劣、卑鄙的選擇。�巴拉密:巴利語paramã的音譯。是以大悲心與行善的方便善巧智為基礎的聖潔素質例如佈施、持戒等而且這些素質必須不受渴愛、我慢與邪見所污染。古代音譯作波羅蜜多。�未調御(adanto):在此是指未能自制者。未調伏(avinãto):未通學律藏者。未般涅槃(aparinibbuto):未寂止諸煩惱者。他自己尚且如此而想要調御他人、制止他人令他人調伏與學習三學令他人證悟般涅槃或寂止諸煩惱者這是不可能的事!�齋日(uposatha):又作伍波薩他日、布薩日。約相當於中國夏曆每個月的初八、十五、二十三與三十日(小月爲二十九)。�因爲上座部佛教並沒有諸如極樂世界、中陰身、超度之類的觀念所以在緬甸也就不存在以從事經懺法會等爲業的上座部寺院。�沙門(samaõa):原為古印度對出家人的統稱在這裏是指沙門果即出家人通過修行所能夠達到的最高目標解脫。這段經文的意思是:如果某種教法離開了八聖道在這種教法裏就沒有第一入流果沙門也沒有第二一來果沙門、第三不來果沙門、第四阿拉漢果沙門。�此首偈頌的意思是:於諸道之中八支聖道最殊勝於諸諦之中四聖諦最殊勝於諸法之中離欲的涅槃最殊勝於兩足的人類之中具眼的佛陀最殊勝。�業處:巴利語kammaññhàna字義為「工作處所」即修行的法門或修行時心專注的對象。�入出息念:巴利语ànàpànassati或稱阿那般那念、安般念即保持正念專注於呼吸的修行方法。�慈心修習:過去多數依北傳的「五停心觀」訛譯為「慈心觀」。實際上培育慈心業處屬於止而非觀。巴利語的正確譯法為「修慈」或「培育慈心」。�色聚是最小單位的密集概念。�這八種基本的究竟色法稱為「八不離色」。�前世臨死速行心的目標與今世結生心、有分與死亡心的目標為同一目標。�入流:巴利語sotàpanna。sota,意為流河流àpanna,意為已進入已到達。《增支部·第十集》之義註中說:「入流者為已進入聖道之流。」(sotàpannà'tiariyamaggasotaüàpannà)(AA)漢傳佛教依梵語srotaàpanna音譯作須陀洹、窣路多阿半那、窣路陀阿缽囊等。以上是就聖果位而言的。若就聖道位而言巴利語則為sotàpatti。sota(流)àpatti(進入到達)中文也譯作入流。在聖典中也常作sotàpattiphalasacchikiriyàyapañipanna直譯作「為現證入流果的已行道者」或「正進入證悟入流果者」。�從證悟入流果之後就不可能投生在低賤的家庭只會投生於大富貴家。「兩或三家」即投生在天界或人界兩或三次。�一來:巴利語sakadàgàmin。為sakid(一次)àgama(來前來)in(者,…的人)的組合直譯為只來一次者。《中部·若希望經》註中說:「一來者為回來一次。」(sakadàgàmã'tisakiüàgamanadhammo)(MA)《人施設論》註中說:「再回來結生一次者為一來。」(pañisandhivasenasakiüàgacchatã'tisakadàgàmã)(PpA)漢傳佛教依梵語sakçdàgàmin音譯作斯陀含、沙羯利陀伽彌等。�不來:巴利語anàgàmin。為na(不)àgàma(來前來)in(具有)的組合。在《五部論註》中說:「不來者名為對欲貪、瞋恚於心不動搖以及決定性不會再從其世間退回來者。」(anàgàmã'tikàmaràgabyàpàdehiakampanãyacittàyacatamhàlokaanàvattidhammatàyacañhitasabhàvonàma)(PkA)漢傳佛教古音譯作阿那含、阿那伽彌等也意譯為不還。�五下分結(pa¤cannaüorambhàgiyànaüsaüyojanànaü):下分意即連接到下界的為投生到欲界之緣的意思。五下分結即前面所說的三種結再加上欲貪結和瞋結。不來聖者已斷除了這五種下分結。�成為化生者在那裏般涅槃(opapàtikoassaütatthaparinibbàyã):不來聖者已排除了胎生等三種生只會化生為梵天人並在梵天界那裏般涅槃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34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